02udp精华都市小说 洪荒歷 ptt-第一百一十一章:大局已定看書-2umjj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昊知道自己是特殊的,事实上,不光是他,能够参与到这一战的人就没有普通的,要么就是天命之人,要么就是命定终极,要么就是论外之人,无论是那一种都不能够说普通。
但是昊知道他是最特殊的,因为他是最初之人一点真灵的转世,证据就是昊天镜,此镜本是世界的证道之宝,作为多元宇宙的嫡亲子,世界当掌此宝贝,昊天镜就是所有先天灵宝中最为强大,最为特殊的那一个,占据了先天灵宝总量最多最多的份额,可称一句先天至宝也不为过。
官場風流
爆笑屍姐之惹佛成魔 十指拈佛
昊现在知道,他们所处的这个多元其实是特殊的,这些都是未来很久很久之后,直到升华历时昊才真的知晓,到了那时,他和好其实已经各自独立,都为新生命,好才是张好焕真实的母亲,只是现在终究还算一人,没有彻底分离独立罢了。
到了升华历时,诸多事情才算是有了彻底的定论,当然了,还必须由大领主开启那最后一战才行,而到了那时,昊才知道,当初世界为他付出了多少。
大陰陽真經 獨悠
其实多元宇宙并不是所有一切的总和,在多元宇宙以外就是虚无,虚无无尽,还有别的多元宇宙,而多元宇宙也有强弱之分,强大的多元宇宙甚至可以承载五个,七个,乃至是十个终极,这是由多元宇宙的体量所决定的,虽然目前昊依然不知多元宇宙究竟是如何诞生,但是毫无疑问,多元宇宙也是从弱小慢慢成长,一次纪元就是一次多元宇宙的生灭与累积,而不知道多少纪元才诞生出了现在他们所处的这个无限多元宇宙。
他们的这个无限多元宇宙已经到了进化的临界点,再进一步,这个多元宇宙就可以进化到下一层的多元宇宙级别,距离真正的无限又近了一步,而世界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无限多元宇宙的一点精髓本质降临为生命而成。
这其实也有说道,多元宇宙到了临界点后,其实有两种进阶方式,一种是多元宇宙继续累积,但是这就有着大危险,一是外魔,一是内因,无论那一种都具备着毁灭整个多元的大恐怖,一旦累积到临界点,就可能产生自爆,因为是进无可进了,但是一旦累积质变,那么多元宇宙也可以安然进阶,而这种进阶后的多元宇宙体量最大,可以承载的终极数量也最多。
另一种办法就是无限多元宇宙所使用的办法,就是让一点多元宇宙的精髓降临为生命,成为多元宇宙的嫡亲子,这生命天生就具备着大气运,掌了先天灵宝中最强的那一个,甚至是几个,最有可能成就终极,然后以终极之身守护整个多元,这还只是一般的多元宇宙的办法,而类似无限多元宇宙这样的临界进阶的宇宙,其降生的嫡亲子更是有一线机会成就超脱,若是如此,这个多元就有着无比强大的后盾了,之后那怕进阶到下一层,都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有着足以让其继续进阶无数次的底蕴。
当然了,也要看这嫡亲子自身的造化与能力,而世界就是这样的天之骄子,不但是气运深厚无比,自身资质更是逆天,属于那种即便没有嫡亲子身份,也会有大成就的人物,再加上他嫡亲子的身份,怀抱昊天镜而生,自身又有大才能,大天赋,成就了世界这个最难成就,最接近九宫的大道,可以说,他真的有了一线超脱之机,只需要继续容纳更多的基础规则,比如彻底吞噬全部的三千先天魔神,再演化世界,那么他还真可能步入那不可思议的一步。
但是这一切都结束了,世界为了复活好,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甚至为此放弃了世界大道,连自身都道解三分,彻底从终极落下,不过也因此发觉了这幕后的真相,真正的真实,为此,世界甚至连大德行都彻底放弃,将其给予了大领主,自身可以说除了那多元宇宙的些微气运遗泽,以及世界终极的少许庇护,别的什么都不剩下了。
这牺牲之大,昊在未来知晓后也是感动莫名,其实不如此,他也不可能靠着一丁点残破真灵转世,而且为了偿还这恩情,他也生生割裂了自己,灭了自己成就大德行的可能性,将自己化为了昊与好,如此方才没负了世界。
至于之后张恒成就搞笑大道,甚至开发出了搞笑暴走这等有些许凌驾在终极以上的力量,甚至因为好的一次偶然死亡,导致了搞笑暴走彻底引爆,几乎差点让多元宇宙万劫不复,这其实都和世界无关了,这是张恒自己的天赋才情,这才成就了搞笑大道,其实由此也可以知晓,当初世界其实是真的有一定几率踏入超脱境界的,而且这几率很可能还不低,不然怎么可能有世界,有张恒成就了两次终极?
變身韓娛
而这一切的起因,之所以让世界如此大的牺牲,之所以引发了后面的一切,以及之所以找到了幕后真凶,找到了一切的真实,一切的起因就在于最初之人……好!
好的死亡,以及世界没踏入那一步,这一切都是幕后者在搞鬼,为的就是不让世界踏入那一步,以及要开启“正确”的时代,为此不但世界是其眼中钉,好这个最初之人的身份更是必须被杀死,因为对于那幕后真凶来说,好才是最大的威胁!!
若是原本的好,这威胁其实是潜移默化的,也就是某种标杆性的存在,凡人状态的好还无法动用这种威胁,但是现在的昊不同,现在的昊是临终极的实力,再加上他的特殊,可以在短时间内与好的躯体,也就是最初之人的躯体相合,这就会发生一种质变……
在好的躯体睁开双眼的一瞬间,所有的日月上都浮现出了如同污泥一样的巨大漆黑,这漆黑仿佛人形,仿佛兽性,仿佛无形,俱都哀嚎着消散不见,而这些日月微微停顿了一瞬间,紧接着全部消散不见,就如同他们原本就不存在一样,而与这些日月同样消散的,还有已经化为污泥样的似鱼似鸟怪物,以及所有与这似鱼似鸟怪物战斗的人们,包括了正在低纬度与似鱼似鸟怪物战斗,同时还顺便殴打了熵等顶级先天魔神的古,以及正在与似鱼似鸟怪物猜拳,然后猛的回头看向了睁眼的好,然后就开始打算脱裤子的绿色面具怪人,以及看到绿色面具怪人开始脱裤子,实在忍不住打算放出四象五行八卦的英武青年,这些人全都消散不见了。
这其实就是好的特殊,或者说最初之人的特殊性,否定一切可能性!!!
然后在干手中的逆模因就此飘起,在昊的意念中投入到了遥远外的一名高圣手中,而这名高阶圣位正是去死去死团中,烧死异性恋的其中一个首领。
“可不能让你们逆了大领主的这一战,忘记这一切吧。”
昊的话语声中,昊天镜的青光照耀下,这十多人,包括了掌了逆的干全都眼神朦胧,陷入到了某种呆滞之中。
而跟随而来的所有人中,只有楚轩依然完好的站立原地,周围的时间与空间都陷入到了一片沉静里,楚轩就看到昊的虚影出现在了他面前,正微笑着看向了他。
“未来承蒙你的关照,特别是人皇悲歌之时,要不是你,未来又不知会发生何种变化,真是多谢了。”昊率先对着楚轩说道。
楚轩则默默的将这信息记忆在了脑海之中,然后他就看向了周边道:“这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天師繼承人 浮雲幽
誰與爭鋒 南朝陳
昊愣了一下,还是立刻回答道:“不,这只是其中一个节点,从银色大地之战爆发时,一共有三大节点,这是第二个节点,还有一个节点就是大领主获得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时的节点,那是最难的一个,我们依然不知道当初是如何度过了这个节点,不过现在至少知道了第二个节点,也就是最初之人的节点,是由我来度过,这已经很好了。”
心的夾縫
楚轩点了点头,他就对昊说道:“那现在就封印我的记忆,并且把我送回去吧。”
昊就微笑着道:“不忙,其实时间并不是线状或者河状,未来也并没有百分之百注定,你未来还有颇多波折,我也承了你的恩情,现在需得还你一些因果才是。”
说完这句,昊就伸手一招,在最初之人躯体上的那根长矛,就有一丝一缕被折了下来,就这一下,昊的脸色就变得了苍白,这青光也开始了波动,似乎就将要熄灭一样,而昊却是依然微笑不停,他将这一些物质投入到了楚轩的身体之中,这才说道:“不如此,你未来也无法掌了封神榜,那也是核心关键,人皇悲歌时还用得上……”
就在这话音之中,楚轩就感觉到了一阵似梦似醒,当他再度睁开双眼时,已经坐在了他一直坐在的实验室椅子上,他就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有想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就这样沉默了许久,他才喃喃的道:“……真正的活着……”
然后昊就打算收回昊天镜,这时候他又看到了睡在地上的杨烈等人,当下昊就从怀里取出了一颗小光球,他笑了一下,又看向了远方,在那里,大领主吴明与孔宣二人已经接近了地灵族实验室的核心,这个节点已经即将结束。
“也罢,我现在有了脚男权柄的一部分,初代主神的碎片居然被我所得,真是不可思议,以往无数次的可能性都没有这一幕,莫非是由于初始态的那位愚者?不管怎么说,你们还将为我而战,所以……我就只能够慷大领主之慨了……”
昊嘀咕着,冲着大领主吴明轻轻招了招手,似乎就有什么东西被引出,然后做了这一切的昊,再也控制不住一切,他就随着昊天镜一起消失不见了。

7lmkw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歷 線上看-第一百零八章:楚軒在行動讀書-zd7us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我草啊!这是什么鬼副本啊!!!”杨烈拉着天啊,边跑边大声叫着,在其身后,一名玩家满脸惊恐的翻倒在地,看着从远处飘来的一个恐怖幽灵,他仿佛女人一样的尖声叫了起来,然后这幽灵就裹住了这名玩家,待到幽灵飘开时,这名玩家已经变成了肉馅,字面意思的肉馅。
看到这一幕,所有玩家们都是胆寒,剩下的玩家已经不多了,除了杨烈与天啊以外,就只剩下了三名玩家,死在鬼怪或者幽灵手中的玩家们,大概率会刷新在这医院里的某处,那附近也多半是安全的,但是随着时间过去,那附近会越来越危险,直到鬼怪彻底降临,要么逃跑,要么被其变成各种肉馅啊,碎肉条啊,或者扭曲起来的肉体,甚至是直接被拉入马桶,下水道,水管,或者某些狭小电器里去,最最恐怖的是,有些时候一时间还没有死,那才是真正的巨大恐怖。
一般来说,玩家脚男们是根本不可能惧怕游戏人物死亡的,最多也就是心疼这种死亡后的损失罢了,经验啊,装备啊什么的,除此以外可能还不如现实里摔一下那么恐惧。
秘書的食客 米恩
但是这一次的副本不同,来到这个副本以后,他们就发现自己的疼痛选项无论如何都无法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同时,以往这些玩家不是没有在阴森的夜里独自刷怪过,也不是没有去到那些恐怖的尸山血海战场上过,他们都无所谓恐惧,但是来到这个副本后,他们却感觉到了恐惧,极大的恐惧感,漆黑,闪烁的灯泡,甚至是NPC的尸体都可以让他们感觉到恐惧,就更别提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怪物,鬼怪,幽灵什么的了,便是胆子最大的杨烈都是吓得身体都在颤抖,这在以往的游戏中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这个副本有古怪啊!莫不是真的有鬼?入侵了洪荒OL!?”有玩家大声叫喊着,这玩家已经死过一次了,死的那一次是被扯成了肉条,却一直没死,嘶吼叫唤了足有两三分钟才死过去,而复活之后的场景则是停尸房,据说他当场吓得似乎都尿了,之后就看到跑动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跟随了上去。
别的玩家也都不好过,除了杨烈和天啊幸运的一次没死以外,平均都死过一两次了,最恐怖的是,他们居然无法下线,要不是系统这些都在,人物数据什么的都在,而且还可以复活,同时系统显示了处于特殊副本中无法下线,他们恐怕吓都要被吓死了。
逍遙九天 子君逍遙
天啊跑得气喘吁吁的,她边跑边说道:“别,别吓人啦!这就是一个特殊副本,系统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什么鬼啊的东西……现实里根本就没有鬼好不好!你再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
那玩家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就看向了其余人道:“是是是,特殊副本,但是也没有现在这样特殊啊,你们不觉得这也太过特殊了吧?你们自己想,连疼痛开关都被锁定了,而且这恐惧感,怎么可能,这只是游戏啊,游戏公司真不怕出人命?亏得我们这些人都还是年轻人,你来一个中年人或者老年人试试,怕不是分分钟都被吓死了啊!而且最最最可怕的是,连下线都不行,是,别的许多游戏也有在某些副本,某些任务,某些战斗时不能下线的设定,但是可以直接Alt+F4吧?这个游戏就不行了,强迫我们非要在这里,一直被虐杀,这……可能吗?”
其余玩家们都是不言,便是一口否认的天啊心里都是颤抖不安,这时,杨烈忽然问道:“那个特殊NPC楚轩呢?人在那里?我觉得他可以带我们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玩家们都是彼此对望,然后有一名玩家脸上就有了不安的神色,他小声的道:“你们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哈……我再三重复哦,我是说如果哈……如果那个特殊NPC死了,我们会不会永远都被困在这里呢?”
其余玩家们闻言,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了卡白,个个彼此对望,这次是真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甚至别说说话,天啊直接连呼吸都仿佛要停止了一样。
现在他们的情况是,既会感觉到疼痛,即便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疼痛,但是当疼痛基数足够大时,比如将脊椎反向折断,比如将整个人盘成一颗球,浑身骨头都粉碎,浑身肌肉都被扯断,内脏全部被扭曲成了一团,在这种痛苦下,别说是百分之五十了,便是百分之十都可以痛死人的。
覓仙路 何不語
同时,他们感觉到极端的恐惧,便是明知道这是游戏里,依然有着正常世界时的那种恐惧感,看到怪物,看到鬼怪,看到幽灵时的恐惧简直让他们连动弹一下都困难无比,这根本不是生物所能够承担下的恐惧,至少不是他们可以承担下来的。
異陸王途 紫淵
推理在密室中
与此同时,他们也知道在这一系列的特殊副本中,与现实里的时间差非常巨大,他们在这里待一天,现实里或许连一个小时都没有,甚至是越是深入这些恐怖副本,时间差越大,换言之,若是他们真的无法离开这个游戏,意识和思维都只能够在这游戏里,现实里的身体恐怕要饿渴上三四天才会有动静,甚至身体更好的,恐怕要好多天之后才会饿死渴死,而在那之前,他们或许已经在这个副本里待上了几年都有可能……
这绝对是比死亡都还要恐怖的事情,光是想到这个,他们全部都浑身冰凉。
立刻就有玩家问向了刚刚说话的那人道:“说起来,之前不是你们小队在照看着那名特殊NPC吗?”
这被询问的玩家张了张嘴,好半天后才苦涩的道:“有了痛觉,而且感觉到了恐惧,在看到两只剥皮了的鬼怪出来后,我们就直接跑散了,当时看地面都是金属的,估计……我们也估计不出是什么地方了。”
“是实验基地!”这时,一直没说话的一名玩家忽然道:“看那布局,和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高科技基地很类似,金属地面,各种实验房间,还有各种仪器与各种怪物的尸体,我在那里面复活过一次,当时还不知道,现在这么一说,估计那实验基地就在地下,这座医院肯定是掩饰啊!”
“那我们就往地下走!”杨烈大声说着,拉着天啊就向着楼梯间位置跑了去。
另一边,楚轩带着两名浑身都在颤抖的玩家,向着某处房间走了去,这两名玩家就见得楚轩要推开里面散发红光的房间大门,其中一个玩家立刻凄厉无比的嘶吼道:“不要开门啊,有开门杀的!”
楚轩淡然的回头瞟了他一眼,就直接推开了大门,这名才复活的玩家立刻抱着脑袋发出了女人式尖叫,但是很可惜,房间里没有怪物,也没有突然出现鬼影扑过来,楚轩很自然的走了进去,另一名玩家呆愣了半响,用力敲了一下还在尖叫的那名玩家道:“走啦,里面没怪物!”
这名玩家这才含泪的仔细看了看,他看着楚轩和那名玩家深入到了房间里,虽然房间里的灯光是红光,看起来就渗人,但是这过道也好不到那里去,灯光不停闪烁,时黑时亮,而且远处还有各种怪物的呻吟与嘶吼声,他咬了咬牙,就跟随而上了。
在房间中,最先进入的玩家几步快跑到了楚轩身旁,他低声问道:“你知道什么地方没怪物与鬼怪吗?我刚刚看你带着我们向前走路,明明可以一个拐角就来到这个房间,可是你偏偏带着我们绕了至少三个大圈,从另一边过道才来到这个房间,为什么这么走?有什么原因吗?”
楚轩摇了摇头没说话,只是向着前方一连排的书柜走去,这名玩家却是咬了咬牙,一把拉扯住了楚轩的衣服道:“你不说,那大家都死在这里好了,我已经死了八次了,别人最多才死两三次,本来我现实里运气就不好,就是纯粹非酋,玩个山口山,别人都毕业两三个月了,我他妈才有一半装备刚出,玩个DXX,别人都是神话挑选了,我他妈连一套完整的史诗都没有,玩个元神,别人都是初始就有五星,我成氪金母猪了都才四星没齐,所以我算是知道了,我是永恒非酋,或许这个副本,别人可以靠运气挺过去,我估计已经死成精神病了都还没法出去,你不说,那就一起死!”
楚轩淡淡的看着这玩家,他居然就点头道:“好,边走边说。”然后他就开始继续向前走去。
玩家迟疑了一下,还是拉着楚轩的衣服,跟着他一起向前,而楚轩果然开口道:“从最初我们去到那个岛上,我就一直刻意选择商业路线,这一系列的世界……副本,就是根据你的作为来选择前进的下一个副本状态,这点你们应该知道的。”
獵心計:女人,休想逃跑!
跟上来的那个尖叫玩家忽然恍然道:“啊,原来如此,是了是了,最初的那个岛屿上有海盗,有殖民者,有巫蛊传说,还有探险家们所说的海上秘宝,原来如此,那是不是选择海盗,就可以去到加勒比海盗副本?”
楚轩没回答他,只是继续说道:“然后我刻意进行了选择,既选择了科技世界,又选择了商业集众路线,同时还有意的让商业路线产生了各种争端,由此,我们进入的下一层世界就更有可能出现商业寡头集团,掌控了战争,生化,或者你们口中的黑科技实验品之类。”
两名玩家仔细回想,都是恍然,楚轩带着他们连续下来了四五个副本,前面一些还略好,最多就是出现了商业暗战,加上雇佣兵集团的袭杀,了不起就是一些高科技武器,但是在前一个副本就出现了机器人直接袭击,当时玩家们还高兴得不行,但是随之就来到了这个医院副本,到处都是怪物,鬼怪,幽灵什么的,而且最低疼痛被锁定了,还感受到了恐惧这些,甚至连下线都做不到,这就是玩家们恐惧和要崩溃的地方了。
楚轩就继续说道:“银色大地的形成,是和地灵族有关系,而万族中的地灵族,是以超高科技与魔导科技闻名,但是个体实力却很弱,不比人类强上多少,换言之,要发展到足以威慑别的万族的地步,就必须要行集众制,而集众制的根本,除了制度以外,其实就是利益分配,其中商业必占据极大比例,走商业路线,也可以去到核心,同时,银色大地本身就是地灵族的研究与军事核心,所以走商业,争斗,黑科技,实验室等线索,去到核心的速度就最快……”
洪荒鬥戰錄 真我戰神
说到这里时,两名玩家彼此对望了一眼,那名扯着楚轩衣服的玩家立刻叫道:“等,等一下,我不是想要问你这个!!!”
楚轩居然愣了一下,以极低的轻声说道:“不是这个?那你想要问我什么?”
这玩家立刻怒吼道:“我是想要问你,我们该怎么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直接从地面浮现了出来,将这玩家整个吞了进去,他一刹那间就不见了踪影,剩下的那名玩家立刻又抱着脑袋发出了女式尖叫来,立刻,就有大量黑影浮现,向着这名尖叫玩家扑了上去。
楚轩却是看也不看,他直接走向了那一柜子的文件与图书,边走边用极低的声音道:“书籍,文件,档案室,图书馆,阅读间……这些地方都禁止高声喧哗。”
可惜,两名玩家都听不到了,楚轩就趁着这些黑影扑到那尖叫玩家的身上空隙中,走到了文件与图书中,开始抽出一份份文件快速看着,然后边看他边点头,渐渐的,他的身影开始变得了虚幻,而当那些黑影向着楚轩扑来时,他已经消失不见,与他同样消失不见的,还有这个碎片中所有的玩家们……

xr20d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歷 txt-第一百零四章:釣到了相伴-rjuj5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古是看不懂楚轩在做什么的,就如同他看不懂钧的许多做法一样,许多时候都是事情发生之后他才回过神来,而这种回过神来往往意味着三种可能性。
他成工具人了。
他被坑了。
他险死还生了……
想到这些,古就觉得心里渗得慌,也怒得很。
他已经很清楚明白的告诉过钧了,他不是什么工具人,也绝对不是什么被祭天的对象!!!
男子高校法則 滄海·鏡
可惜的是,他发现每次目的都达成了,而且许多时候那怕是一条绝境都可以闯出生天来,除了……昊……
但是古知道,那时候的事情其实怪不得钧,因为那怕是智者也是有极限的,昊也是智者,在那种情况下,特别是在作为第一个知道了一切真相的人心中,选择了那样的结局也是唯一的办法……
只是古始终无法释怀,或许,他永远都无法释怀,昊的牺牲改变了太多太多,之后……
老公出軌後
不管古如何想的,此刻的楚轩已经带领众人步入到了二十世纪中叶,差不多五六十年代的一座城市里,这城市范围比那小港口大了许多倍,而在城市的边缘依然还是虚无,不过依然有车辆不停进出这虚无。
这座城市是西方文化的城市,城市中白人黑人混杂,还有一条唐人街,甚至还有黑手党,还有各种黑道势力,各种帮派之类,而城中的政府基本都是由白人组成,贪污受贿,黑白勾结,各种乱象都在这座城市里上演,甚至大白天的都有黑帮在街道拿着武器枪战。
穿越千年:追愛太子
楚轩带着玩家们来到了这城市里,这一次他并没有过多的探索之类,而是仿佛事先就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立刻就开始了行动,首先他带着玩家们直接端了两处小帮派,有了启动资金后,他立刻就将一条废弃黑帮街道给盘了下来,然后就以玩家为主体成立了一个安保公司,专门承接各种商户以及个人的委托,特别是针对黑帮骚扰之类的委托。
而这个安保公司的名字叫做……保护伞公司。
“……我了个去。”一名玩家嘀咕道:“还是那句话,版权真的OK吗?”
“说了多少次了,这个游戏直接逆天了的好不好,别说版权了,天知道那些著名的影视啊,游戏啊有多少人进入这个游戏公司内部工作啊。”另一名玩家则无所谓的说着。
保护伞公司啊,这个公司对玩家们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啊,不知道多少游戏,多少电影,多少动画周边什么的是由这个公司名字而来的,其根源就是生化危机四个字啊。
不过从玩家们所观察的角度来看,这个名为楚轩的特殊NPC并没有别的任何举动,仅仅只是成立了一家普通的安保公司而已,然后以玩家为核心王牌,再加上招募了一批退伍军人加原黑道的混混,就这样在这城市中开张营业了。
然后接下来一周时间,玩家们见证了传奇的崛起,楚轩就以这么一个才成立的小安保公司,合纵连横下,借着各个黑帮势力的矛盾,各个商业集团的矛盾,以及黑帮与商业集团之间的矛盾与联合等等,居然成为了这座城市黑白两道间类似调解者一样的角色,而玩家们甚至根本不知道楚轩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他们的日常是,每天早上就从楚轩这里接取任务,要么是清扫某个帮派的大部分人员,要么是打扫某些街区的违禁品,要么就是殴打或者杀死某些白道人物,包括而不限于商人,公务员,政府机关或者警察机关人员……
然后一周时间过去,他们就发现楚轩建立的这个保护伞公司搬到了这座城市闹市区的一座商业楼里,占据了这栋大楼里的一整层楼,而他们仔细回忆,仿佛他们所做的事情根本不足以让这保护伞公司做到这一步吧?
綜太虛劍意 蓮子書
接着又是一周时间过去,这第二周中,玩家们接到的最多任务是贴身保护楚轩,以及在城市中散步……
没错,就是在城市中散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
第二周时间过去了,保护伞公司从调解者变成了仲裁者,特别是在这一周的星期四那天,股市大崩盘,导致了城市中百分之六十的商业集团主事人跳楼,以及百分之五十的黑道高层集体失踪,在那一天后,保护伞公司就成为了这座城市最大的集团,集商业白道,政府白道,以及各种黑帮黑道于一体……
“……他,就是那个特殊NPC,我怀疑这场股市大崩盘与他有关系,不然那能这么巧的啊,而且最让我疑惑的是,那些商人股市崩盘跳楼也就罢了,那些黑道老大们难道也把帮派资金投入到了股票里了?”一名玩家边吃着汉堡,边向着身旁的伙伴说话道。
另一名玩家则拿着一瓶可乐,他乐呵呵的道:“总不成是他搞崩了股市,然后将这些商人从楼上丢下去,再将一半的黑道大佬全部沉江了吧?”
穿越三部曲之桃花扇
代號唐刀
鳳凰鬥:攜子重生
玩家们都笑了起来,然后渐渐的都停下了笑容,气氛突然间变得了沉静,天啊就说道:“真的好可怕,这个NPC,现实里真有这样的人吗?区区两个星期,半个月时间,就几乎掌控了这整个城市,你们是不知道,这个NPC好歹对我们玩家还是不设防的,我之前看到他打开保险柜,就用他设置的密码重新打开看了看,然后我发现整个城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产业他都有涉及,基本上那些大集团大公司他都有股份在其中,所占比例还都不低……怎么做到的啊,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垄断了吧?”
杨烈也是叹息着道:“其实我有仔细想过这十几天的经历,这个NPC并没有被游戏赋予什么特殊修改权限,他所得到的第一笔资金还是发布任务给我们,我们帮他获得的呢,然后他就用这笔资金成立了保护伞公司,当然了,一开始我们是无所谓的,是拿这个名字当笑话的,但是第一周过去,这个才成立的公司就已经在这城市里举足轻重了,仔细回想,我们所杀所揍的那些人,以及所做的那些任务,其实大部分都和保护伞公司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他就是通过无数奇妙的联系,将这些人或变成敌人的敌人,或者变成要打击某些敌人的引线,或变成取得政治或者商业资本的伏笔,这中间的种种我现在都还想不清,但是毫无疑问,这个NPC牛逼坏了啊。”
现在玩家正接受了楚轩的任务“散步”,没错,就是满城到处晃悠,而他们边走边聊着天,大体上都是关于楚轩与保护伞公司的,这个NPC半个月创造出来的奇迹,让这些玩家们都是暗暗心惊。
就在这时,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人围向了杨烈他们,杨烈几人彼此对望,都是呵呵一笑,各自都打算开始殴打刷出来的野怪,这时,黑西装后就有一个金发青年站了出来道:“诸位且满动手,我们老板想要和诸位做一笔交易,一笔价值上千万刀的交易……”
杨烈等人根本不在意这个小副本里所谓的金钱,他们本打算继续动手,但是谁知道忽然间他们的系统一阵杂音,然后就出现了系统音提示。
“突发任务,阵营抉择……”
“……协助新阵营,偷取保护伞公司内部机密,打败楚轩。”
杨烈等人停下了继续动手的打算,他们彼此对望,各自眼中都有古怪诡异的神色,然后各自都乐呵呵笑了起来。
然后在第三周的星期三时,保护伞新总部里,楚轩边翻阅着文件,边喃喃说道:“果然是这样,这就钓出来了吗?”
古的声音立刻好奇的问道:“是什么?我就说,你应该很快就可以去到下一层了啊,干嘛还要在这一层里耽搁,果然是有什么阴谋啊,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楚轩继续翻看着公司的各种业务文件,若无其事的淡淡说道。
“一定有什么,我真的很好奇啊。”古再次问道。
“那是你的问题。”楚轩依然淡然的回答道。
“可只要你告诉我,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啊。”古继续问道。
“那是我的问题。”楚轩又一次回答道。
“可……等,等一下,这段对话感觉好熟啊。”古似乎陷入到了沉思中,渐渐没了声音。
而楚轩依然定定的看着这些业务文件,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xcici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洪荒歷-第一百零二章:想多了熱推-90rdv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在无数偏转态中,只有极少极少的偏转态可以成为标准态,其核心其实就是三个,古,钧,以及人皇……自古而始,自人皇而终,这中间的时间跨度极大,而要靠近唯一态,也只有其中的某些时刻可以做到,然后就渐渐的再次滑入偏转态中。”
天蛇族青年犹,正坐于一张街边的椅子上,他在和他身旁的一个少年说着话。
这少年也是天蛇族人,而且还是天蛇族的智者,虽然现在还略显懵懂,但是智者就是智者,是天蛇族未来的希望之一,所以他带着了这少年,而且将诸多隐秘告知了这少年。
两人所坐的地方,是一处公众公园,公园不大,在公园外就是人来人往的街道,这少年厌恶的看着公园的那无数行人,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就说道:“这些恶心人类……我知道,这些你都说过,说实话,人类真的很恶心,而且非常卑鄙,从这次奇遇中,我才知道这诸多的隐秘,人类……真的好卑鄙啊!!!”
犹沉默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你会觉得人类很卑鄙呢?”
少年看着远处的行人,他沉默了许久才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觉得我受了族中舆论的影响,或者是万族时代终结的兔死狐悲的影响,或许有,但是不多,其实我一直都在思考着关于人类血色气运的事情,你知道的,我出生的时代是人类自古钧之后,已经远离了洪荒大陆,而我们万族万千位面,多元宇宙的追杀人类,而人皇已经出生,还在成长的时间里,洪荒历已经到了最后的末尾,一旦人皇成长完毕,登基为皇,那洪荒历立刻就宣告结束,所以我在未来谋同吾族之祖,与蛇母策划了妖皇计划,为人类历的终结埋下了伏笔,虽然我也身死,但是对万族,对多元都有大功德,世界归来时,我定然还会重生。”
犹静静的看着这少年,少年说到这里,他就停下了话语,良久后才悲痛的苦笑道:“说句不好听的,别看未来的万族默记我的功德,我的谋划深远,甚至连那只小冰凤能够成皇,也有我的谋划之功,但是做下这等谋划,我也算是卑鄙小人了,欺负一个年幼的人类女子,我心中其实有愧,未来不知道这一切的我,其实一直怀着这愧疚到死,而且便是世界归来,我复活过来,也要遭受妖皇之击,能不能熬过都是两说……”
“未来的我,其实一直都在思考着人类血色气运,那时候的我,其实一直认为是我们万族对不起人族,自人类诞生之后,因为实力弱小,就这样长期被凌虐屠杀,便是我都是不忍,但是这一次的奇遇,我才知道这不过是我迂腐过仁了,人类!哼!真该再强加亿万倍的屠杀于他们!!”
犹等少年说完,他才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在公园里一处小卖部买了两瓶可乐,递给了少年一瓶,自己喝了一瓶,这才对少年道:“我还是想问,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法醫王妃不好當! 青酒沐歌
替嫁:本宮要張休書
“为什么!?”
少年明显有些激动,他也没喝可乐,就直视向了犹道:“先说这血色气运,这还不是那几个已经固定了结局,不可动摇的存在,以大法力大威能,将无数偏转态,无数过去现在未来的人类齐落入低纬度,然后再从低纬度刷新在洪荒大陆吗?杀,不停刷新,不杀,就布满洪荒大陆,接触就落气运,善待就族灭,这种情况下,我们万族能怎么办!?我们能怎么办!?光是这个,那几个存在就有大罪,不当人子!!为了人类崛起,就这样将自己的族人抛出来当牺牲品,反倒是让我们背上了人类血色气运的锅,这不是卑鄙又是什么!?”
犹欲言又止,但是终究什么都没说,少年又继续道:“再说这偏转态,要不是人类那几名结尾恒定的存在强要挣扎,何至于如此!?惹得万千众生不得安宁,各自都遭受苦难,到得最后全都面临破灭,他们也有大罪过!!”
“再说天皇仁慈,时时都想办法解决人类血色气运,也期望让人类加入万族,但是前后三次,人类都各自有持,先说大领主,再说昊,最后说古,个个都有人类大气运,掌了这人类血色气运,但是都自持傲慢,到得最后依旧面临这种困境,这也是有大罪过!!”
说到这里,少年脸色都气得激红,他就道:“就是如此,这还不算,更有穿越者回到洪荒时代,更有诸多人类气运之子,更有各种所谓的金手指,金大腿,还有主神……而我们万族有什么!?人类就是如此卑鄙无耻,而我们的高层却又太过迂腐过仁,特别是鲲鹏,他……”
“我们万族真的太难了。”
旅行體驗師
犹依然不说话,等到少年全都说完了,渐渐平静下来,他才又喝了一口可乐,然后幽幽的道:“若……事实真是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人类当真该诛,但是……眼见不一定为实,你所知之事不一定为真,那又该如何?”
犹如此说,少年就是诧异,他立刻冷笑着道:“你确实比我在这种状态久得多,但是最初之事我也当面看过,我们万族才是这个纪元的生命,而人类?不是上个纪元的余孽,就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外界之物,或者就是诡异模因偶然诞生,不如此,天地何至于如此压制人类,何至于剥削人类的气运?再加上我刚刚说的那些,人类血色气运的谋划,偏转态的放任,以及各种穿越者的搅局,我们万族太难了,有什么错?”
腹黑總裁:我要離婚 緋月淩
“不,没错!”犹却是笑了笑,他低着头喃喃的道:“保持这份认知,少年,人类就是如此的卑鄙无耻,所以我们万族才是受害者,我们万族才是这个多元宇宙理所当然的生灵,所以我们才要将人类赶尽杀绝,因为他们不配活着,光活着就是大罪过,所以我们才需要策反那些带有人类气运的英雄豪杰,让他们自己对付自己种族,要让他们明白人类到底有多卑鄙,我们万族到底有多无辜,我们是善,人类是恶,这才是永恒的真理!”
少年莫名的看着犹,他不满的道:“我感觉你在嘲讽我,还是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而你却知道的,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的告诉我,你也是智者,该知道智者最重信息,若是我知晓的信息是错误的,或者是虚假的,这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你该知道的,所以,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
無敵大領主
犹呵呵一笑,他看着蓝色的天空,良久后才说道:“谁知道呢……反正都是为了活下去,我们万族也是生命,也想要活下去啊,在生死面前,所谓的对错不说不存在,但也是微不足道的了……保持你这样的想法吧,这很棒,不是吗?”
少年依然皱眉,而犹依然微笑不语,两人就仿佛在表演哑剧一样,隔了好半天后,少年才忽然道:“依照你的态度和话语,那我就先假定我所知道的全部都是虚假的……不,若只是虚假,你的态度不会是这样,那我就先假定,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逆反的,比如,人类血色气运的无限人类刷新,并不是人类自己弄的,反倒是我们万族弄的,比如那些所谓穿越者,不是人类弄的,反倒是我们万族弄的,比如偏转态,不是人类弄的,而是我们万族弄的,比如这个纪元的多元宇宙生灵,并不是我们万族,而是人类……”
说着说着,少年的脸色逐渐变得了惨白,然后渐渐的,他说不下去了,而是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了犹,然后他乐呵呵一笑道:“是我想多了……”
“是我……想多了……”
“我们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集中到这个名为楚轩的人类身上吧,他既然如此重要,那就定要赢得这场。”
“赢得楚轩……吗?”
犹又一次呵呵笑了起来,他又一次抬头看向了天空,然后用那少年根本听不到的声音喃喃道:“赢得智者神上神吗?”
“不,我们只要不输就行了,要赢他的只是鲲鹏啊,而我们与鲲鹏……”
“呵呵,希望是我想多了。”

bpv6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洪荒歷-第一百零一章:絕密看書-bxw8z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是时候了……”
昊坐在云床上,在他身旁,不管是张好焕小队,还是艾伊以及别的还活着的人,全都看着了昊。
昊低声呢喃了这一句,然后所有人就见得昊直接划开了空间,空间另一端就是超时空战场,战场上各种诡异,各种怪物,血肉团一片模糊,更有各种高科技武器不停闪烁,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当首的张好焕就要穿入进去,昊的声音就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道:“保护好艾伊。”
张好焕撇了撇嘴,他现在却是知道了一切,记忆都恢复了,自然知道昊其实不算他母亲,他母亲是来世的新生命,但是这一脉相承的总是让他心底里别扭,特别是这一世的昊自有自己的感情,与他父亲毫无相干,所以他心里的感觉就更是别扭得慌了。
不过,艾伊将来……
张好焕怜悯的看了艾伊一眼,终究是对昊点了点头。
艾伊则不明所以,她不满的道:“我有混沌珠,更有最近学习到的修真手段,现在也是元婴阶了,干什么还要别人保护我?”
昊揉了揉艾伊的脑袋,他说道:“位阶是位阶,实力是实力,这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你看大领主,便是金丹都可斩天仙,千古未有啊,你可不能骄傲了。”
说到大领主,艾伊没话可说了,与张好焕他们不同,作为这个时代的人,听着大领主的那些神话神迹一样的故事,是个生命都会有所撼动,而张好焕等人虽然知道大领主的事情,但是毕竟没接触过,只是知晓的故事而已,这感触就不深,所以张好焕不服气的道:“我若有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保管也可以想怼谁就怼谁。”
“岂是这么好用?”昊却是摇了摇头,他看向张好焕道:“你父亲成就搞笑终极时,为什么抛弃了这塔,原因他自己虽然不说,但是我们都是知道的,大德行其实负荷极重的,这虽是天地之公赏,但是便是成了终极,除非去到终极的终点,内有多元,否则都会形成巨大的负担,不然,你以为……那一位为什么会困顿人皇位果这么多年?明明最强之时已经可以镇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反掌之间,便是我这样的次终极都难以匹敌,还要抛弃人皇位果,从正反逆,又从逆转正,这才敢于……还不就是因为大德行的大负担,整个多元,大领主是唯一的特殊,只有他才可以无碍无负担的使用任何力量,你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若是你有幸得脱搞笑未来,那你也是有资格参与升华一战的,到了那时,这话却是再也不能说出口,否则便是大领主一贯大度的放过了你,别人也不会看得起你来。”
张好焕再次撇了撇嘴,却也什么都没说,便是他也是要点脸皮的,就他现在所知道的大领主的事情,那怕背后都不好说什么坏话,即便是万族的英豪也都要尊称一声大领主,他却是说不得了。
永恒之火
昊这才看着超时空战场道:“去吧。”
当昊说完这一句时,在场所有人都已经消失不见,而在那超时空战场上,整个超时空的时间与空间都是微微一滞,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那么一瞬间,昊知道这是体量的问题,不管是山河社稷图,还是混沌珠,论得体量来都比先天圣位要高了许多,这还是掌了山河社稷图的张好焕,以及掌了混沌珠的艾伊不够强,掌控不深的缘故,否则若是他们实力够强,掌控够深,连同这整个战场都可以割裂开来,化为一片虚拟之地,彻底被其镇压起来。
“不过目前也算是够了……”
在昊所看到的场景中,整个战场本已是岌岌可危,每一名玩家都死亡了数十次,便是尼奥斯开放了武器库也没用,玩家们虽然悍勇无比,毫不畏死,但是他们目前也只是初代脚男最早期罢了,与中期后期那种强大无法比较,在这样层次的战场上,随着怪物与三大灾实力的不停恢复,他们的作用会越来越小。
其实,三大灾与怪物的实力提升,侵蚀恢复,这本质上可以看作是昊的领域受到了压制,而此世之昊已经是临近终极的边界点,这实力甚至超过了皇,便是与终极相战都可以僵持片刻,这其实已经是实力的顶点,因为若要跨越这个层次成就终极,那就须得天地宇宙能够承担才行,目前的多元宇宙的极限就是三名终极,再多都是无法,除非有大德行可以绕开实力界限,但那也只是实力,而不是终极位格,所以昊的实力可以说已经去到了天花板了。
而能够在此时侵蚀到他的领域,让这些三大灾与怪物实力逐渐提升,本质上,对方的实力与他等同。
調教渣夫:嫡女長媳 瑾瑜
而昊是知道敌人是谁的,所谓的灭世刻度啊,其本质其实就是……
“你终于具现出来了……”
昊轻声嘀咕了一声,然后他从云床上直接踏步而下,然后转眼之间他就去到了一片茫茫然之地,在这片茫茫然之地中,有数之不尽的漆黑正在侵染。
这是从终极层面所看到的世界本质,这片茫茫然之地就是他所塑造出来的这个庇护所与超时空战场,而那些漆黑就是灭世刻度的侵染,这个末日世界的第三次灭世刻度已经出现,所有残存的空间中都在上演各种血肉狂欢,褐红色之黄昏,本就是血肉灾变的具现。
而昊所创造的空间虽然独立于世,但是依然算是此世的空间,除非是终极,否则昊也没有体内宇宙来停放这空间,所以也就有了被侵蚀的可能,只要力量本质能够达到他所在层次,那么这空间也并非牢不可破。
再联想到这灭世刻度的本质,昊心中也是叹息,他就伸手向那侵染这空间的气息一指,顿时,奇妙的气息闪烁,外界的所有诡异侵染度立刻降低,超时空战场上的表现最为明显,已经死了许多经验的玩家,他们甚至都有些畏战了,但是此刻,许多弱小的怪物忽然间就变成了蔬菜水果肉类,这一看就让所有玩家们眨巴起了眼睛来。
“这是……难度临时调整了?”有玩家疑惑的道。
神仙會所 江湖醉魚
旁边立刻就有玩家大声道:“废话,这个副本我们不是已经肯定是测试副本咯?我们是第一批测试玩家,刚刚估计就是最高难度的测试,然后确认了最高难度以我们现在的等级与装备还无法胜任,所以现在开始在线调整难度了呗,不然你以为哦,莫不是还要难度继续提高?”
“那继续搜集蔬菜肉类了?”
末世之軍火系統
“不然呢?死了这么多次,得的经验都还回去大半了,不继续搜集这些战利品,莫不是你还打算继续自爆不成?”
玩家们渐渐兴奋了起来,而诸多即将变异,或者已经变异到了一半的人们,他们发现自己的变异开始了停止,甚至是开始了逆转,这些人也都开始恢复了希望……
另一边,在这茫茫然空间中,昊直面着了漆黑具现之物,这是一个半人形,半诡异,而且还在不停变化着的恐怖怪物,形容不出其具体,因为它或大或小,或生或死,或有或无,不是具体的东西……
“灭世刻度,或者说真之代行……”
超級異世霸主 洋蔥
“灭世鲲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