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0er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何日請長纓》-第四百三十八章 好說好說相伴-ep778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唐先生,你们需要什么资源?”
弗罗洛夫在一刹那间就做出了正确的决断,他看着唐子风,认真地问道。
唐子风对于对方的表现很是满意。在他看来,和骗子打交道,远比和正人君子打交道更容易。他自己前一世就是干坑蒙拐骗这一行的,知道骗子从良金不换的道理。弗罗洛夫所求的,不过就是利润而已,如果他能够给临机集团创造出价值,唐子风不吝给他分润一些好处。
“你从我们这里订购光机,是准备销售到什么地方去的?”唐子风问道。
“欧洲。”弗罗洛夫说,看到唐子风的目光有些不豫,他又赶紧补充道:“我们最近联系上了一家在捷克的老客户,我是说,他们是我们过去的客户。他们需要3台重型磨床,但出不起太高的价钱,所以我就决定从中国给他们弄到光机,再从德国给他们弄到数控系统,帮他们组装出这3台重型磨床来。”
“你们这样的客户多吗?”唐子风又问。
“有一些。”弗罗洛夫说,他已经有些明白唐子风的意思了,所以也就不再向唐子风打马虎眼,而是实实在在地回答着唐子风的问题,希望能够换取唐子风的好感。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弗罗洛夫此前牛烘烘,纯粹是为了能够把临机集团唬住。现在人家已经查清了他的底细,他已经没有任何谈判资本了,这个时候再玩什么花招,只能是自取其辱,没准还会失去可能的合作机会。
像彼得罗夫机床厂这样的企业,在俄罗斯还有不少,唐子风并不一定非要和他合作,而是可以选择其他更听话的企业进行合作。彼得罗夫机床厂现在财务状况非常严峻,已经到了任何一根稻草都要死死抱住的地步,弗罗洛夫能不老实吗?
“你说的这家捷克企业,愿意为每台重型磨床支付多少钱?”唐子风问。
弗罗洛夫说:“18万美元之内。”
“如果由我们提供包括数控系统在内的成品机床,以每台15万美元的价格交给你,你们负责为客户提供调试和售后服务,你能接受吗?”
“你说的15万美元,包含了机床从中国到捷克的运费吗?”
“……可以包括。”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接受!”
“你看,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这样跟我们谈,不是省掉了很多麻烦吗?”唐子风微笑着说道。
“我很抱歉。”弗罗洛夫苦笑着答道。
初劍
唐子风的这个方案,能够让他在每台机床上赚到3万美元,3台机床就是9万美元,也算是不错的一笔收入了。但他一开始的目标,却是比这个要大得多。如果他能够以成本价从临机手里买到磨床光机,再从德国的某个小企业那里买到数控系统,自己装配出来之后再卖给客户,一台磨床他至少可以赚到6万美元以上的利润。
彼得罗夫机床厂过去的实力也是非常不错的,能够完成机床装配的工作,付出的成本不大,但却可以赚到更高的差价。像现在这样,直接沦为临机的销售商,只能拿一份销售提成,总是有些失落的。
但失落归失落,有利润总比没利润强。弗罗洛夫无法从其他国家获得磨床的光机,被唐子风揭了老底后,他要想从中国的其他机床企业手里获得光机,恐怕也已不可能。毕竟全中国能够做重型磨床的企业也就是三四家,而且肯定都是互相有联系的,唐子风在群里吆喝一声,还会有谁愿意和他弗罗洛夫合作呢?
位面誠實商人
“唐先生,这是不是意味着贵集团未来也不可能再向我们提供机床光机了?”弗罗洛夫问道。
殘酷王爺絕愛妃
隱身情人【完結】 風度猶存
唐子风点点头说:“正是如此。不过,老弗,你可别误会,我不是不想让你们赚这笔钱,而是觉得你们自己已经没有数控机床的制造能力,光靠从不同厂商那里采购光机和数控系统来进行组装,组装出来的设备性能上恐怕也是不太理想的吧?
“我们临机集团的机床是整体设计的,光机和数控系统的配合更为协调,远比你们使用德国小厂子的数控系统凑出来的机床要好。我们这样做,也是对客户负责,对不对?”
“可是,我们有一些客户,还是更愿意接受德国的数控系统的。”
“我想,你会有办法说服他们接受中国数控系统的,对吗?”
“当然,如果价格上有一些优势的话,我想这些客户也是能够做出比较的。”
“价格上的事情,我想全权交给弗罗洛夫先生去做。不管你和客户的最终成交价是多少,我们都承诺给你们16%的销售提成,你看如何?”
“唐先生说的是这3台销往捷克的机床吗?”
“不不不,我说的是任何经彼得罗夫机床厂销往欧洲的机床。”
女帝風華
“唐先生的意思是,希望我们成为贵公司在欧洲市场的代理商?”弗罗洛夫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如果加上‘之一’这个约束,那就是我的意思了。”唐子风才不会上当,他没有必要把所有的鸡蛋都塞在弗罗洛夫这个篮子里。
“如果是这样,16%的销售提成,对于我们来说有些偏低了。”弗罗洛夫说,“毕竟我们还要负责机床的售后工作,这也是需要付出大量工作的。”
“听说贵厂有2000多名职工,你不觉得给这些职工找一些事情做是非常必要的吗?”唐子风笑呵呵地回应道。
弗罗洛夫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但这还不足以让唐子风想与其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唐子风看中的,是彼得罗夫机床厂所拥有的资源。彼得罗夫机床厂是一家老牌机床企业,虽说这些年已经衰落,但原来的基础还在,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彼得罗夫机床厂有2000多名职工,其中包括大批有机床制造、装配和维修经验的熟练工人,这些人可以成为机床的售后服务人员。
彼得罗夫机床厂在前苏联时期生产十分红火,客户遍及前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以及东欧各国,还有一些产品出口到了西欧以及亚非拉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客户资源极其丰富,这也是临机集团所缺乏的。
彼得罗夫机床厂作为一家俄罗斯企业,与欧洲客户之间的语言和文化障碍较少,而临机集团就没有这个便利。
如果能够把彼得罗夫机床厂绑在自己的战车上,通过这个中介,把自己的产品卖到欧洲去,对于临机集团的总体战略是大有裨益的。在这之前,临机集团就已经确定要和彼得罗夫机床厂合作了,只是那时候想的是平等合作,而现在,却可以改成一种具有主从关系的合作,让彼得罗夫机床厂成为临机集团的下属。
“我希望能够把销售提成比例提高到20%。”弗罗洛夫说道。
“完全可以。”唐子风答应得极其爽快,没等弗罗洛夫高兴,他又补充道:“前提是你们每年能够完成300万美元以上的销售。”
“300万美元……,这是一个很高的目标。”弗罗洛夫说。
唐子风摇摇头,说:“不不,弗罗洛夫先生,这个目标一点也不高。你想想看,俄罗斯自己的机床业已经完全衰败了,但俄罗斯的其他行业还要生产,难道他们不需要机床吗?中国机床物美价廉,售后服务周到……,当然了,这一点取决于贵厂的努力。
“300万美元的销售额,对于一家大企业来说,只是小意思。我听说普……正准备恢复俄罗斯的军事工业,我想这些军工企业也需要大量更新机床吧,你可别跟我说你和他们不熟。”
弗罗洛夫败了。他觉得自己就已经够流氓了,没想到眼前这位年轻的中国总经理比他还流氓。唐子风没有绕任何弯子,直接把利害关系摆到了明面上,逼着他接受,弗罗洛夫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与唐子风讨价还价好。
“如果我们能够完成更高的销售额,比如说……600万,那么我们之间的分成比例,是不是可以再调整一下呢?”弗罗洛夫问道。
经唐子风一提醒,弗罗洛夫觉得一年完成300万美元的机床销售,似乎也是可以做到的。俄罗斯的军工企业最近的确有复苏的迹象,经过十几年的停工,这些企业的生产设备已经老旧不堪,急需更新。俄罗斯政府的财务状况很不乐观,能够拿出来的钱非常有限,这就决定了俄罗斯的军工企业买不起昂贵的西方设备,找中国人买设备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如果自己能够搭上临机集团这条线,成为俄罗斯军工企业从中国采购设备的中间商,一年别说300万的销售额,就是600万、900万,也是可以期待的。
那么,现在就该和这位唐总谈谈分成的问题了。如果对方过于吝啬,自己或许可以去找找其他的中国机床企业。毕竟,这种能够给人家拉来业务的事情,哪家企业都是不会拒绝的。
唐子风见弗罗洛夫眼珠子乱转,多少也猜出了他的想法。他笑着说:“好说好说,如果你们能够给我们做成600万美元的业务,给你们的提成提高到22%也是可以的。不过,在价钱方面,你们不能压得太狠,需要有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成交价格。”
“这一点唐先生请放心,对于机床价格,我还是有数的。”弗罗洛夫自信满满地说。

eqb5q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何日請長纓 齊橙-第四百三十七章 你接着給我編讀書-lx2oo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雅科布走出办公楼的时候,脸上带着傻笑,后背上的汗水还没有干透。刚才这一会,他也算是经历了冰火两重天。从担心自己会被送到中国版的西伯利亚去劳改,到接受苍龙研究院年薪12万元人民币的聘任,身份转变之快,让他那惯长于逻辑思考的大脑都出现了长时间的宕机状态。
“这家伙值这个价吗?”唐子风私下里向秦仲年打听。
“值,太值了!”秦仲年乐得合不拢嘴,“他在机床研究上很有想法,只是缺少实际应用的机会。这样一个人才,放到俄罗斯就浪费了,到咱们这边来,肯定能派上大用场的。”
“我是说,一年12万人民币的这个价钱,是不是太高了?”唐子风说。
秦仲年把眼一瞪:“你说啥呢!我们现在随便聘个外国专家,起码也是5至8万美元,你算算看,这是多少人民币?你说一年12万,我当时还真怕雅科布掀桌子呢!”
唐子风笑道:“能省就省一点吧,俄罗斯现在穷得很,给他一年12万,他乐还乐不过来呢,怎么可能掀桌子?等他过来,看他的贡献大小,如果有贡献,就给发个一两万的年终奖啥的,这不也是一种激励措施吗?”
安排人把雅科布带走,唐子风随即便让韩伟昌把弗罗洛夫和阿瓦基扬二人带过来。与弗罗洛夫的谈话,自然不可能在这个临时审讯室里进行了。唐子风找了个小会议室,陪同他参加会谈的人也只有张建阳和韩伟昌二人。
“弗罗洛夫先生,阿瓦基扬先生,二位请坐吧。咱们今天开的是个小会,连翻译刘小姐我也没让她参加,以便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你们觉得如何?”
在韩伟昌关上会议室的门之后,唐子风开门见山地说道。
弗罗洛夫下意识地看了阿瓦基扬一眼,随即便向唐子风摇着头,指着自己的耳朵,用中文说道:“同志,我不知道……”
唐子风呵呵冷笑:“你不知道不要紧,阿瓦基扬先生,麻烦你向弗罗洛夫先生解释一下吧?你可别告诉我说你也不知道哦。”
意動九天 幻世北天
阿瓦基扬的脸一下子就胀红了,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弗罗洛夫看出了不对,他用俄语向阿瓦基扬问了一句,阿瓦基扬回答了几句,弗罗洛夫沉默了片刻,向他点了点头,阿瓦基扬这才看向唐子风,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道:“唐先生,非常抱歉,我的确懂一点点中文,不过只是一点点,恐怕很难承担起翻译的工作。”
王牌殺手
“足够用了。”唐子风笑着说道。
雅科布已经向他交了底,说这位阿瓦基扬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汉语的,早些年在彼得罗夫机床厂负责与中国的贸易,中文水平是很不错的。
弗罗洛夫到中国来做生意,身边当然不可能不带一个懂中文的人,否则被人贩子拐到黑煤窑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谈判客户面前,弗罗洛夫有意隐瞒阿瓦基扬懂中文这件事,目的就是想让客户误以为他们几个人都听不懂中文,从而会不经意地在他们面前用中文交流意见。
一旦阿瓦基扬窃听到了对方的内部意见,就可以在私底下告诉弗罗洛夫,弗罗洛夫则可根据对方的底牌来确定自己的谈判策略。
弗罗洛夫的这一手,骗过了赵兴根,也骗过了唐子风,却不料被韩伟昌给识破了。
都市教父 黑眼圈不要啊
“对不起,唐先生,我们并没有欺骗贵方的意思。阿瓦基扬先生虽然的确是懂一点中文,但已经有很多年不运用了。在涉及到双方合作的事情上,我担心他的中文水平不够,错误理解了贵方的意见,导致双方出现不应有的误会,所以便没有说明这一点,而是请贵方聘用一位更专业的翻译人员来从事翻译工作。”
尽管被对方揭了老底,弗罗洛夫并不显尴尬,而且故作镇静地给自己找着理由,想把这事糊弄过去。
漢末大明星
在他的心里,当然知道这件事的暴露对自己是很不利的,这将影响到自己与临机集团的谈判氛围,对方会因此而对自己加强警惕,自己不得不编更多的谎言才能把对方唬住。
宮女為後:帝君獨寵小嬌妻
要不要说自己和***是高中同学呢?
呃呃,这个料有点过猛了,没准会穿帮……
让弗罗洛夫没有想到的是,唐子风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而是像完全不在意一般,转而问起了另一个问题:“弗罗洛夫先生,我想了解一下,贵厂目前的数控机床产能是多少?”
阿瓦基扬已经接受了现实,开始兢兢业业地当起了双方的翻译,把唐子风的话转述给了弗罗洛夫。
“产能吗?”弗罗洛夫的思绪跑得太远,一下子没回过味来。他沉了一下,然后用凝重的表情说道:“产能方面,实不相瞒,受俄罗斯经济状况的影响,我们的产能损失很大,目前一年的数控机床产量已经不足1000台了。”
“你确信弗罗洛夫先生说的是不足1000台?”
听完阿瓦基扬的翻译,唐子风向阿瓦基扬问道。
阿瓦基扬的脸再次红了,他不敢正视唐子风的目光,吭吭哧哧地说道:“是的,弗罗洛夫厂长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也对,不足1000台这个说法也是对的。那么,是100台呢,还是10台呢?或者是完全停产了呢?”唐子风用揶揄的口吻问道。
“唐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弗罗洛夫把脸一沉,不满地说道。
“不明白我的意思?”唐子风笑道,“据俄罗斯机床协会去年11月份的统计,在2003年的前8个月,全俄的数控机床产量只有80台,我想问问,其中有多少台是贵厂生产的?”
“不,这不可能!”弗罗洛夫终于有些慌了,不再是那副淡定自若的牛叉模样。
韩伟昌隔着会议桌把一张传真纸推了过去,这是一份俄罗斯期刊的复印件,又通过传真发送过来,上面的字迹已经有些不太清晰了。不过,弗罗洛夫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到其中的关键内容,那正是唐子风说的那个统计数据。
“编,你接着给我编!”唐子风用手指着弗罗洛夫喝斥道。
“这件事,可能是一个误会……”弗罗洛夫脑门顶上沁出了汗水,显示出他的大脑正在超频,这是水冷风扇开始运转了。
“误会你妹啊!”
唐子风打断了阿瓦基扬的翻译,至于对方的中文水平是否足以理解啥叫“妹”,唐子风就管不着了。
“弗罗洛夫,我看你也是一把岁数的人,你家老爷子还当过援华专家,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你也算是根正苗红了,腆着脸跑到中国来坑蒙拐骗,你合适吗?”唐子风开启了损人模式,一下子就给对方扣了一堆帽子。
阿瓦基扬苦着脸,向韩伟昌低声嘟哝了几句,大致是说唐子风说的梗太多,超出他的知识范畴了。韩伟昌忍着笑,把唐子风的话来了个“中译中”,变成更为通俗的说法,阿瓦基扬这才向弗罗洛夫做了翻译,而且还悄咪咪地告诉弗罗洛夫,这位唐先生似乎很生气,情况很严重。
“这件事,我很抱歉。”弗罗洛夫站起来,向唐子风等人微微欠了欠身。他脸上的表情已经重趋平静,因为他已经知道,对方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了,自己想洗白这件事,完全是徒劳的。
在这一刹那,他也想清楚了,与临机的合作肯定是泡汤了,但临机方面也没法拿他怎么样。他现在最担心的,也就是临机让他赔偿这几天的食宿费用。自己喝了人家一箱二锅头,一水红盖绿标的好酒,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如果要全额赔偿的话,自己这趟出门带的钱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抱歉就免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唐子风把手一摆。
“警察?”阿瓦基扬一愣,“唐先生,你说警察?”
“我没说警察。”唐子风断然否认,“我是想问问弗罗洛夫,他打算怎么办?”
“我们可以赔偿贵方的损失,我是说,如果我们喝的酒不是特别贵的话……”弗罗洛夫怯怯地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还真怕唐子风狮子大开口,说那是1840年的牛栏山,每瓶找他要个三五百美元的。
彼得罗夫机床厂现在已是走到破产的边缘,他这个当厂长的,手上也没多少钱,实在是赔不起啊。
“几瓶酒的事情,……以后再说。”
異能特工:軍火皇後
怪物別墅
唐子风原本想说几瓶酒无所谓,灵机一动改成了“以后再说”,他对弗罗洛夫说道:“弗罗洛夫先生,我想问的是,对于我们双方的合作,你是如何考虑的?如果你愿意与我们合作,别说过去那些酒钱一笔勾销,就算是再送你几箱酒,又有何难?”
“合作?你是说,你们还想和我们合作?”弗罗洛夫愣住了。
唐子风说:“我们当然想和你们合作。如果不想和你们合作,我在这里跟你费这些口舌干什么?只是,你别再拿什么数控技术和日本、德国差不多这样的屁话来糊弄我们,你老老实实地说,你有什么资源能够给我们利用。如果你的资源真的有用,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j28h4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何日請長纓 起點-第四百三十六章 弗羅洛夫是個好人熱推-krdzm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集团高层的碰头会很快就形成了决议,彼得罗夫机床厂的这个机会不能放过,但在具体的合作条件上,要做出重大的改变。既然弗罗洛夫只是一个“空手道”,临机集团与他的关系就得重新定位了,要让他变成一个打工者,而不是一个合作者。
堡垒是要从最弱的地方突破的。大家一致认为,弗罗洛夫带来的工程师雅科布应当就是这三个人中最弱的一个,于是唐子风便决定先拿他试刀了。
为了给雅科布制造出最大的心理压力,唐子风没有选择在雅科布已经比较熟悉的苍龙研究院与他谈话,而是在临一机的旧厂部找了一间办公室,让人把雅科布带了过来。
雅科布在走进办公楼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些异样,待到被人客客气气地请进那间办公室,他就彻底傻眼了。
这哪里是什么会议室,分明就是一间审讯室好不好?房间的一端摆了几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几位冷面汉子。房间的正当中是一把孤零零的椅子,雅科布用不着别人指示,也知道那是对方给自己留的位置。
“雅科布,坐下吧。”
坐在审讯席上的唐子风用手一指那把椅子,向雅科布命令道。
“可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雅科布争辩道,他说的是英语,唐子风也能听懂,同时还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生活的颤音。
“你先坐下,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就明白了。”唐子风说道。
唐子风当了这几年总经理,多少已经有了一些官威,雅科布扛不住这种威压,乖乖地在椅子上坐下了。
隱少房東
“雅科布,你自称是彼得罗夫机床厂的工程师,并以这个身份和我们苍龙研究院的工程师进行了三天的技术交流,是这样吗?”唐子风问。得益于肖文珺的一对一家教,唐子风的英语口语也非常不错了,能够不借助翻译而与雅科布交流。
“是的。可是我的确是彼得罗夫机床厂的工程师啊。”雅科布说。
極品公子混在校園
異能最強
“你在撒谎!”唐子风厉声道,“我们已经派人去喀山调查过了,彼得罗夫机床厂根本就没有一个名叫雅科布的工程师!你用假冒的身份混进中国,并且和我们的工程师进行技术交流,你的用意是什么!是不是受西方企业的派遣来当工业间谍的!”
“不不不,我绝对不是工业间谍!”
雅科布彻底地慌了。这才几天时间,人家就能专门派人去喀山调查他的身份,这说明这个临机集团是有极大来头的,没准是中国的军工企业,密级极高的那种。雅科布也是经历过前苏联年代的,知道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西方间谍”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
搁在前苏联,如果一个外国人被认定为“西方间谍”,他的余生就将会在西伯利亚度过了。中国是不是也有一个类似于西伯利亚的地方,雅科布不清楚,但他也绝对不想亲自去弄清楚这个问题。
“唐先生,你听我解释!的确,我承认我并不是彼得罗夫机床厂的工程师,我是莫斯科大学的教授,是弗罗洛夫花钱雇我到中国来的,这一点你们可以向弗罗洛夫求证。”
胆战心寒的雅科布也来不及思考唐子风的话里有没有破绽,赶紧就开始甩锅了。
“他雇你到中国来的目的是什么,是要刺探我们的技术情报吗?”
娛樂天王 府尹大人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可以向上帝发誓。他只是让我来和中国的工程师交流,目的是让中国人相信彼得罗夫机床厂有雄厚的技术实力。除此之外,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这些天我与贵公司同行交流的技术内容,一个字也没有向弗罗洛夫报告过。”
“你说弗罗洛夫想让我们相信彼得罗夫机床厂有雄厚的技术实力,那么它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呢?”
“真实情况……”
雅科布打了个激灵,看向唐子风的眼神里有了几分恍然、几分委屈。
尼玛,你都派人去彼得罗夫机床厂调查我的身份了,你还不知道这家厂子是怎么回事吗?合着你刚才那话,完全是在诈我,实际上你根本就没去做过什么调查。都说漂亮女人会骗人,你个眉清目秀的美男子怎么也会骗人啊!
唐子风看到雅科布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识破自己的诈术了,这家伙情商欠费,但智商不低啊,能够把老秦都唬得一愣一愣的技术高手,那逻辑分析能力可是钢钢的。
可是,就算你反应过来了,又能如何?你已经亲口承认自己身份造假,现在还能再把话收回去吗?以假冒身份来与一家大型研究机构的工程师进行技术交流,说你是工业间谍还冤枉你了吗?
“说说吧,我党的政策你也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只是拿了弗罗洛夫的钱,并没有帮他做坏事,现在及时回头还来得及。如果你执迷不悟,再往下和你谈话的,就不是我,而是我们国家安全部门的官员了。”唐子风笑呵呵地向雅科布说道。
雅科布叹了口气,说:“彼得罗夫机床厂,在前苏联时期,也是我们国家最大的机床厂之一,实力的确是非常雄厚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经济长期得不到恢复,大批企业破产,机床的需求量下降到连原来的1/10都不到,全俄的机床企业都经营不下去了。
“有些企业被西方的机床企业兼并了,还有一些破产了,彼得罗夫机床厂虽然没有破产,但生产能力几乎完全丧失了,过去这十几年,基本没有生产过数控机床,也谈不上有数控机床的研究能力。”
“前苏联时期,你们的数控机床技术还是可以的,怎么会一下子就全崩溃了呢?”秦仲年忍不住插话问道。老爷子现在还在纠结于俄罗斯机床业衰落的事情,想问个究竟。
雅科布说:“苏联时期的机床产业,是建立在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基础上的。那时候,各个加盟共和国都承担着一部分机床部件的生产,比如大型铸件是由白俄罗斯的企业承担的,光栅元件是由乌克兰的企业承担的,大家各有分工,又相互协作,这才有了前苏联的强大的机床制造业。
“苏联解体之后,各个加盟共和国都独立了。大家想法不一致,还怎么能够协作得起来?乌克兰的红旗研究院,原来是苏联实力最强的光栅元件研究机构,为全苏的机床企业提供光栅元件。乌克兰独立之后,他们觉得继续花钱支持这样一个研究院毫无必要,所以就把研究院的经费全部砍掉了。
“这样一来,原来俄罗斯境内的那些机床厂,就只能从西方购买光栅元件了。西方的数控技术体系和我们大不相同,西方的光栅元件无法直接用在我们的机床产品上,而要求对方根据我们的情况重新设计,人家又不屑于做。
“所以……”
说到这,雅科布把手一摊,做出一个无奈的样子,在场的众人倒是都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你说彼得罗夫机床厂已经不生产数控机床了,那么弗罗洛夫从中国采购光机是干什么用的?”唐子风问。
雅科布说:“他没有跟我说过,不过我私下里和阿瓦基扬聊天的时候,了解到弗罗洛夫和东欧的一些机床经销商有一些联系,想必他是把从中国采购到的光机转售给了这些代理商。”
“可是龙湖机械公司说他们曾从弗罗洛夫那里买过数控系统,而且这些数控系统是由彼得罗夫机床厂生产的。”唐子风说。
雅科布脸上露出一个微笑:“这很简单,我想他向东欧销售那些中国机床的时候,也会在上面标注彼得罗夫的品牌的。欧洲有一些小公司,能够应客户的需要生产一些无品牌的数控系统,对了,就是OEM的方式。弗罗洛夫把这些数控系统低价采购过来,再加价卖给中国朋友,应当也是很容易的。”
“你刚才说到阿瓦基扬,他也是弗罗洛夫从外面聘来的人吗?”
“这倒不是,他原本就是彼得罗夫机床厂的职工。弗罗洛夫在苏联解体前就是彼得罗夫机床厂的厂长。苏联解体后,彼得罗夫机床厂被私有化了,弗罗洛夫依然担任着厂长。据说,他承诺只要他依然是厂长,彼得罗夫机床厂就绝对不会解雇一名原来的职工。”
“还有这事?”秦仲年面有惊讶之色,他转向唐子风,说道:“小唐,这个弗罗洛夫不简单啊,能够做出这样的承诺,也不失为一个好人了。咱们回头和他谈判的时候,还是得给他足够的尊重的。”
唐子风无语地看了秦仲年一眼,却也知道这就是老先生的世界观,毕竟这位老先生也是一个绝对的好人。他没有接秦仲年的话,而是对雅科布问道:
“雅科布先生,我提最后一个问题,弗罗洛夫聘你到中国来,给了你多少费用?”
六道仙
“这个……”雅科布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他倒不是要保密,而是觉得谈钱的问题太俗气了,他有些说不出口。
唐子风冲他嫣然一笑:“雅科布教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你有没有兴趣到中国来工作?无论弗罗洛夫给你多少钱,我加倍。”

b7d1l爱不释手的小說 《何日請長纓》-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有沒有搞錯鑒賞-h53r2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唐总,你记得弗罗洛夫那个随从阿瓦基扬吗?”韩伟昌问。
“这怎么不记得。”唐子风说,“不太说话,像是专门来给弗罗洛夫拎包的。怎么,这人有问题?”
“他懂中文。”韩伟昌说。
“什么!”唐子风一惊,“你是说,他能听懂咱们说话,然后一直装成听不懂的样子?”
“正是如此。”韩伟昌点点头,“我一开始也没发现,但有好几次,我说什么事情的时候,没等小刘给他们翻译完,他就已经在看某个地方了,这就让我起了疑心。后来我认真观察,发现他一直都竖着耳朵听周围的人说话。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们听不懂中文,所以说一些事情的时候也没有刻意回避他们,结果就被他听了个正着。”
“有什么不该让他们听的事情被他们听到了吗?”唐子风问。
女體
韩伟昌说:“倒是没什么技术秘密,但关于我们想和彼得罗夫机床厂合作的事情,这个阿瓦基扬肯定听到了不少,我们的底牌估计他们也掌握了一些。我发现有问题之后,就跟几个人打了招呼,让他们注意,然后还故意说了一些迷惑性的话,算是亡羊补牢吧。”
“这个弗罗洛夫,还真是够阴的。”唐子风把牙咬得格格作响。
爛尾鼠 望潮
实在是弗罗洛夫此前的表演太出色了,他自己学了几句蹩脚的中文,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让人觉得他们一行几人都是不懂中文的,所以在他们面前聊天的时候,也就不太谨慎了。
劍鎮神州
当然,该有的小心,唐子风等人还是有的,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在弗罗洛夫一行面前说的话,也不涉及到太高的密级,充其量就如韩伟昌说的那样,只是暴露了临机集团想与彼得罗夫机床厂合作的心思。对方可以抓住临机集团的这种想法,在谈判中做点姿态,但既然中方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也就不会被对方拿捏住了。
说到底,商业合作拼的还是双方的实力,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可以发挥一些作用,但绝对不会是决定性的因素。
“老韩,对方对于合作,是什么态度?”唐子风问。
韩伟昌说:“根据我和弗罗洛夫交流的情况来看,他是想空手套白狼。”
“骗我们的货,然后不付款?”唐子风问。
“这倒不至于。我们也不可能上这个当,他们的货款不到,咱们肯定是不能发货的。”
“那么你说的空手套白狼,是什么意思?”
“他们应当是想以很低的价格拿到我们生产的光机,然后到东欧去卖个好价钱。”
“低到什么程度?”
“咱们的生产成本,再加上一两成的管理费用。”
傳奇領主
“这可就是让咱们白干了。”唐子风冷笑道。
光机的利润低,数控系统的利润高,这是泛泛而言的。事实上,不同的光机利润率水平也是不同的。龙湖机械公司生产的光机,属于低端产品,技术水平低,生产批量大,每台机床光机的利润不高,但总体收益还可以。
彼得罗夫机床厂想请临机集团代工的产品,是高端重型机床,批量很小,技术含量也很高,如果按照生产成本销售,临机集团就真的是在卖苦力了,这种事情是临机不可能接受的。
“弗罗洛夫知道我们想借他们的平台进军欧洲市场,话里话外流露出可以给我们提供这个方便的意思,目的就是引诱我们以低价向他提供光机。”韩伟昌说。
“这还真是抓住了我们的心理啊。”唐子风说,“这一点,是那个阿瓦基扬听到的吗?”
韩伟昌说:“他应当是听到了一些。不过,我问过赵兴根,据赵兴根说,弗罗洛夫在来临机之前,就知道我们有这样的打算,他是吃透了我们的心思才来的。”
“老韩,你的看法呢?”唐子风问。
韩伟昌说:“我觉得,我们不应当接受他的讹诈。和他们合作,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机会,但我觉得,俄罗斯也并非只有他们这一家企业,我们既然想到了这种方式,大不了花点工夫到俄罗斯去找找,肯定也能找到其他的合作伙伴。弗罗洛夫想凭这一点来拿捏我们是办不到的。”
“没错,这也是我这几天在想的问题。”唐子风说,“我感觉,弗罗洛夫在对我们耍手腕,试图扰乱我们的判断,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如果我们觉得这个送上门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就会接受他的所有条件。但如果我们能够冷静下来,就会发现,我们并非只有他这一个选择,既然可以货比三家,我们又何必要急着和他签约呢。”
仙王的日常生活
“唐总的头脑,果然比我们这些人冷静。”韩伟昌大拍马屁,“我也是到了今天,才突然回过味来的。前几天,弗罗洛夫不停地跟我吹牛,说他们的企业如何如何有实力,在欧洲有很大的名气,让我觉得非和他们合作不可。
“现在想想,这家伙没准是在吹牛皮,他们的企业就算是有一些实力,也不见得就是俄罗斯最牛的企业吧?在前苏联的年代里,他们这家企业也不算是很出名的呀。”
太古星辰訣
“你让人调查过他们没有?”唐子风问。
韩伟昌说:“我让销售公司的人去了解过,得到的信息有些支离破碎的。有的资料上显示这家企业有点实力,有的资料则说它其实也挺一般的。咱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什么俄语的资料,就算找到了,也没人看得懂。”
巡按大人求您辭官吧
“没人看得懂?”唐子风打了个激灵,“是啊,你倒是提醒我了,咱们到目前为止,关于彼得罗夫机床厂的情况,都是从这个弗罗洛夫嘴里听到的,再不就是一些间接资料,还是前苏联年代的。彼得罗夫机床厂现在的情况如何,咱们是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和他们谈判,不是盲人骑瞎马吗?”
“这也没办法啊,谁让咱们过去就没关注过俄罗斯这边的事情呢,弄到现在,公司连个像样的俄语人才都没有。”韩伟昌说。
临机集团其实有一些懂俄语的人,但都是一些已经退休多年的老工程师。这些人年轻的时候是学过俄语的,还有几位曾经去苏联留过学。不过,从80年代开始,中国就全面转向西方的技术体系,很少有人还会去研究前苏联以及现在俄罗斯的技术,那些曾经留苏的工程师因为搁置多年,俄语也已经不太灵光了。
因为不需要研究俄罗斯的资料,所以临机集团这边几乎找不到稍微新一点的俄文资料,想让人去查彼得罗夫机床厂的情况也无从下手。这年代虽然已经有了互联网,但网上正经的学术资源却是极其稀少,想查点明星八卦没问题,要找这种偏门的资料是办不到的。
可是,在临河办不到,不意味着在京城也办不到啊。唐子风这几天光顾着琢磨如何与弗罗洛夫讨价还价,居然忘了安排人到京城去查一下彼得罗夫机床厂的底细,这可就是极大的失误了。
知错就改,是唐子风的好品德。他也不管韩伟昌还在场,摸出手机便拨通了肖文珺的号码。
“亲爱的,你能不能找到几个懂俄语的人,帮我查点资料?”唐子风的嘴比涂了蜜还甜,韩伟昌在旁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查什么资料?”肖文珺在电话那头用慵懒的口气问道,她估计正在干活,心思并没有放到唐子风的电话上。
“有一家名叫彼得罗夫机床厂的企业,好像在数控技术上有点名堂。他们的厂长到了临河,想和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我想找人查查俄罗斯那边的资料,看看这家厂子的实力到底如何,这关系到我们如何与他们合作的问题。”唐子风说。
“俄罗斯的企业,在数控技术上有点名堂?”肖文珺的声音显得认真了一点。
“是的,据他们自己说,他们在数控机床上的水平,可以和德国、日本的机床巨头齐肩,在欧洲市场上小有名气。”唐子风说。
“噗!”肖文珺在那边便笑喷了,“唐子风,你有没有搞错,俄罗斯哪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数控机床技术,他们的数控机床水平,现在在国际上连三流都够不上。”
“不会吧?”唐子风惊住了,“他们那边来了个工程师,可是把你家秦伯伯都给镇了。老秦说这家伙的水平很高,能够给我们苍龙研究院的工程师提供很多启发的。”
最好的結局 昨夜有風吹過
“启发当然会有。”肖文珺说,“俄罗斯的数控机床技术别出蹊径,有很多想法挺天才的,我们也经常会借鉴一下。但关键问题是,他们的想法都只是停留在概念层面上,别说具体应用,就连应用的思路都没有。”
“可是,老秦说,前苏联时代,俄国人的机床水平是很高的,尤其是数控机床,比我们强得多呢。”唐子风争辩道。
肖文珺冷笑道:“那已经是过去了。子风,我前几天刚才看过一篇文献,我跟你说个数据你就明白了。1991年,俄罗斯的数控机床产量是将近13000台,而到2001年,你知道是多少台吗?”
“3000?”唐子风猜道。从肖文珺的话里,他知道这肯定会是一个很低的数字,没准就只是过去的一个零头了。
“是250台。”
肖文珺的回答,直接就把唐子风给雷倒了。

trzj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何日請長纓 txt-第四百三十二章 儘量追求雙贏鑒賞-sd4ok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那么,弗罗洛夫先生这次到我们临机集团来,有什么想法呢?”
听完赵兴根的介绍,唐子风问道。
“这一点,就要请弗罗洛夫先生来说了。”赵兴根用手比划了一下,说道。
翻译把这话译给了弗罗洛夫,弗罗洛夫向唐子风点点头,说道:“亲爱的唐先生,这一次我请赵先生介绍我到贵公司来拜访,完全是为了我们和贵公司之间的传统友谊。我听赵先生说过,我父亲曾经工作过的滕村机床厂,目前是贵公司的一家子企业,这说明我们两家企业之间是有着深厚感情的。我们彼得罗夫机械厂,非常希望能够和贵公司重续这段友谊,成为最亲密的同志。”
“这也正是我们的愿望。”唐子风微笑着回答道,同时却在心里鄙夷地哼了一声:
我信你个鬼!
如果弗罗洛夫是在什么会议上与唐子风偶遇,说出上面这番话,唐子风或许还会相信一二。但这位老先生带着两个随从,不远万里专程来到临机集团,仅仅是为了和临机集团的领导畅谈父辈的友谊,这就属于用力过猛了。
赵兴根说过,这个弗罗洛夫是个有心机的人,而非常凑巧的是,唐子风也是一个非常有心机的人。两只老狐狸碰到一块,谁还能把谁给骗了?
“我们彼得罗夫机床厂,是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老牌机床厂,尤其是在数控技术方面,有着深厚的积累。早在苏联时期,我们厂就开发过40多种数控机床,产品销售到了欧洲十多个国家,也曾大量销往中国。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非常重视机床业的发展,先后制订了《国家保护机床制造业的联邦大纲(1993-1998)》以及《俄罗斯在2005年前期间发展机床和工具制造业的国家策略》,彼得罗夫机床厂得到了这些项目的资助,开发了近20种型号的新型机床,其中包括一部分面向21世纪的新型概念机床。
“可以这样说,我们目前的数控机床水平,在国际上是处于领先地位的,尤其是重型机床方面,完全不逊色于德国和日本。
“由于受到国内劳动力短缺因素的影响,我们在机床部件制造方面,存在着一定的不足,这也就是我们要寻求与中国同志合作的主要原因。”
弗罗洛夫侃侃而谈,几乎没给翻译留出时间。临机的小翻译忙不迭地在纸上记录着他说话的要点,直到他结束了长篇大论般的发言,小翻译才嗑嗑巴巴地把他说的内容用中文复述给了一干中国人。
“你译的内容没有遗漏吧?”唐子风听着小翻译的话,自己都替小翻译觉得累,最终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唐总,他说的主要内容,我都翻译过来了。有一些是他的口头语,很杂乱,我就没有全部记下。”小翻译说道。
君臨神座 六六大順
“小刘也挺不容易了。”秦仲年在一旁给小翻译说情。没办法,俄语现在在国内属于绝对的小语种,尤其是在临河这种南方城市,要找个懂俄语的人还真不容易。这位名叫刘艳的小翻译,是秦仲年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能够把弗罗洛夫的话翻译到这个地步,的确已经是很不错了。
“俄罗斯的情况,咱们是真不了解啊。”唐子风就着话头对秦仲年说道,“秦总工,老弗刚才说他们的数控技术水平处于国际领先地位,这话可靠吗?”
秦仲年皱了皱眉头,说道:“他这乍一说,我还真弄不清楚。苏联那个时候,我们倒是追踪过他们的数控机床技术状况,总体来说,比我们强一些,和西方国家相比,还有相当的差距。不过,俄罗斯人的数学水平很高,搞数控机床没准还真有点优势,这些年有什么进展,我还真没关注过。”
“搞机床也需要数学吗?”唐子风问道。
秦仲年的脸有点黑:“子风,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外行的话。我们技术部成天都在算数据,怎么可能不需要数学呢?”
唐子风说:“老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搞机床还需要那种很天才的数学吗?寻常做些计算,我当然是知道的,我媳妇儿也经常像鬼画符一样写很多数学公式的。”
秦仲年对唐子风真是有些吐槽无力了,他说道:“机床的开发,最终都是要落到数学上的。优秀的数学家能够解决很多机床设计中的难题,对于机床开发还是非常有帮助的。”
“嗯嗯,这个问题算我没问。”唐子风赶紧岔开话题,问道:“他刚才说的那个什么联邦大纲,还有国家策略啥的,是不是真的?”
真名之神 發條橙之夢
“这个应当是真的。”秦仲年说,“我过去也看过这方面的报道,俄罗斯政府对于机床产业的发展,还是非常重视的。”
“原来如此。”唐子风点了点头,然后转向弗罗洛夫,说道:“弗罗洛夫先生,你刚才说你们在寻求和中国同志合作,你们打算如何合作呢?”
弗罗洛夫说道:“我们希望能够和临机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开展合作,发挥我们各自的优势。由你们制造出机床实体,我们负担加装数控系统,并负责在欧洲市场上的销售,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一些传统渠道的,销路完全没有问题。”
唐子风转头去问赵兴根:“赵总,你不是说老弗一直在买你们的光机吗,怎么,他现在想甩开你们,改从我们临机采购了?”
赵兴根苦着脸,说:“弗罗洛夫说了,我们生产的光机质量不行,而且只能提供轻型机床,无法提供重型机床。他们未来还会继续和我们合作,采购我们的一部分机床光机,组装成数控机床后,卖到东欧的一些国家去。
“至于他想和临机合作的,我想应当是高端产品,以及重型机床产品。你是知道的,搞重型机床这方面,我们的实力完全没法和临机比。”
仙鴻
“重型机床?我们自己还不够用呢,哪有多余的卖给他们?”唐子风说,“光机不赚钱。如果是大路货,我们好歹能走个批量,有点成本优势。重型机床都是单件生产的,除非他们能够出得起高价,否则我们凭什么卖给他们?”
他这话,是对自己这边的人说的。对方是三个俄罗斯人,他倒也不用担心这些话被对方听到。翻译刘艳俄语水平一般,情商却挺高,知道哪些话要翻译,哪些话不需要翻译,甚至可以在弗罗洛夫问起来的时候,随口编个谎把对方蒙骗过去。
萌妻粉嫩嫩:大叔,別生氣
张建阳低声说道:“唐总,我倒是觉得,对方既然来了,咱们也不妨和他们谈谈,看看是不是有啥机会。他们说在欧洲那边有些渠道,如果真的能够把我们的机床卖到欧洲去,哪怕只是光机,也能间接地给我们做个广告,相比赚多少钱,这个广告的价值也是挺大的。”
“你说得有理。”唐子风说,“咱们以后是要去开拓欧洲市场的,现在借他们的平台造造势,倒也是一件好事。要不,我就先答应下来,随后你和老韩跟他们详细谈,把一些细节落实下来。如果真的对我们有好处,那么与他们合作也是可以的。”
吳策
“对,既然是弗罗洛夫先生亲自上门来了,我们还是应当接受对方的好意。合作方面,我们尽量追求双赢吧。”韩伟昌应道。
手下两员大将都持赞成态度,唐子风也就从善如流,他对弗罗洛夫说道:“弗罗洛夫先生,我们刚才讨论过了,对于你提出的合作要求,我们非常感兴趣。不过,具体的合作细节,恐怕还得进一步商谈。我方将会安排张先生和韩先生和你们对接,你们看怎么样?”
“非常高兴!”弗罗洛夫露出一个狂喜的样子,只是显得有些夸张了,他说道:“唐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够参观一下你们的生产过程,以便对你们的技术实力有一个更准确的评估,这对于我们双方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傲嬌男神你好壞 蘇如煙
“此外,雅科布是我们厂里的一位优秀的工程师,他很想和贵公司的工程师进行一些技术上的交流,不知道唐先生是否能够同意。”
唐子风向秦仲年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秦仲年点点头说:“这个没问题,我们也很想和俄罗斯同行进行一些技术交流。只不过,我们目前只有一位俄语翻译,如果你们要分开行动的话,我们怕很难找到另一名翻译来配合。”
“如果秦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用英语交流。”雅科布插话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的就是英语,虽然听起来发音有点怪,但并不妨碍交流。
秦仲年英语水平挺高,闻言同样换成英语,高兴地说:“如果是这样,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我们的工程师英语水平都是不错的,应当能够和雅科布先生进行充分的沟通。”
“那就先这样定下来吧。”唐子风说,“几位俄国朋友,我们可以为你们安排食宿,就请你们在这里多呆几天吧。至于现在,我刚收到短信,我们集团办公室为各位准备的接风宴已经安排好了,大家就到餐厅去用餐吧。”

81dl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何日請長纓 齊橙-第四百三十章 你說的肯定不是我推薦-wp17k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你愿意一辈子隐姓埋名吗?”
唐子风在京城的家里接待了于晓惠。听罢于晓惠的要求,他绷起脸,严肃地问道。
“可是,为什么要一辈子呢?”于晓惠诧异道。
同心劍 東方玉
“呃,这是一个形式嘛!就得这样问,才显得有情怀。”唐子风悻悻地说。他这样问,是想模仿当年前辈隐姓埋名搞军工科研的神圣感,无奈遇上这么一个喜欢较真的于晓惠,生生就把唐子风酝酿起来的气氛给破坏了。
陰陽拓本 八樓豬蹄
“其实也不用一辈子,只是五年时间罢了。”唐子风改口极快,“不过,晓惠,五年时间对于你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你子珺姐还想让你发几篇高区的SCI,将来可以留校。你如果申请去82厂的保密车间,这件事可就泡汤了。”
“是啊,晓惠,系里的几位老师都说你很有才华,想把你留下来呢。你如果到82厂去,留校的事情就不好办了。”肖文珺也在一旁敲着边鼓。
于晓惠是这家里的常客,正如韩伟昌说过的,唐子风一直是把于晓惠当成一个女儿来对待的,于晓惠到唐子风家里来,也就算是回家了,说话、做事都是没啥拘束的。听到唐子风两口子的规劝,她嘻嘻笑着,一边把小唐彦奇抱到怀里逗着,一边回答道:
“唐叔叔,文珺姐,其实我一直都想回临机去工作的,不想留校。我觉得我不适合做学术,还是去做实践更好。”
“你怎么知道你不适合做学术?我就觉得你挺适合做学术的。”肖文珺斥道,但接着又改口说:“就算是想做实践,呆在学校里也可以做啊。学校里的资源更丰富,机会也更多,更有利于你的发展的。”
唐子风却不干了,他反驳道:“肖教授说话理太偏,我们企业里怎么就没有资源了?这次和82厂合作开发替代机床,科工委答应投入1.5个亿,你们高校申请一个1.5亿的项目有多难,以为我不知道吗?”
“可是,你们企业里能评教授吗?”肖文珺呛道。
“当然能,我们有教授级高工。”
“教授级而已,并不是真的教授啊。再说,在学校里可以专心搞科研,我们好歹是内行管理内行。到了企业里,就只能听一个不知道啥叫机械的文科生来指挥,说不定就是瞎指挥呢。”
“你说的肯定不是我。”唐子风自欺欺人地说。
“当然不是唐叔叔,唐叔叔现在也是半个机械专家呢。”于晓惠赶紧给唐子风正名。不过即便是作为脑残粉,于晓惠给唐子风的评价也只限于“半个”,因为唐子风的文科背景实在是硬伤,在两个理工科学霸眼里,他的机械知识也就是渣渣罢了。
“就是嘛,孙民和秦总工都说我已经入门了,还有肖兄也说过,我对机械很有悟性。”唐子风吹嘘道。
“还有谁?”肖文珺俏眼生愠。
唐子风陪着笑:“老……呃,是我老岳父,肖公,我说的是肖公。”
三國之大漢雄風川軍威
“唐叔叔,你也太不像话了!以后不许这样称呼肖伯伯了,知道吗?”于晓惠笑着警告了一句。
经过这一番闹腾,大家倒是把刚才的话题给岔开了。其实,于晓惠想回临机集团的事情,此前已经向唐子风、肖文珺二人说过多次,所以她这一次的决定对于唐子风夫妇来说也不算是突然。只是肖文珺身在高校,总觉得留在高校才是正道,对于于晓惠的选择多少有些惋惜。
“到82厂去呆一段时间也好,博泰的那几种机床,虽然是专用设备,但内在的原理是相通的。晓惠如果能够把这些原理弄明白,未来回来搞其他机床设计,也会有优势的,说不定,比一味呆在学校里做理论研究更有效呢。”肖文珺给自己找着心理平衡。
“我也觉得,在一件事情上投入的精力,肯定不会白费的。”于晓惠说。
“不过,这几年,你真的要像子风说的那样,要隐姓埋名了,你研究的成果都不能发表,甚至也不能参加学术交流,这对于一名学者来说,影响是很大的。”肖文珺提醒道。
于晓惠说:“我已经想好了,我不在乎这个。”
唐子风点点头说:“嗯,这样也好。现在我们在集团里组织工程师去82厂的保密车间,还真缺几个技术过硬的年轻人。晓惠到那里去,应当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至于说个人发展问题,晓惠你放心,等你从82厂回来,我直接给你评个高工,不会耽误你的发展的。”
肖文珺瞪了他一眼,问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早就存着这个心了?对了,这一次和博泰谈判,你非要让晓惠去给韩伟昌当翻译,是不是就有这个考虑在内?”
“没有没有。”唐子风连忙否认,“这次让晓惠去当翻译,主要是觉得她嘴严,不会泄露我们的底牌。换一个其他人,没准就被德国人给收买了,把我们的底牌都漏出去了。
亡國代嫁男妃
“年轻工程师这事,我们本来的打算是到几所顶尖的理工科学校去招几名博士或者硕士,但具体的招聘条件怎么写,是一个难处。既不能不提几年内不能发表成果的事情,又不能公开这样说,怕引起德国人的警惕。
爆笑同居:家有磨人小妖精 十三嬌
“晓惠如果愿意去,就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晓惠先过去盯着,我们这边以集团名义慢慢招聘,招进来的人可以考察一段时间,确定能力和政治素质都过关了,再派过去,就从容多了。”
于晓惠抿着嘴笑,她其实早就从孙民等人那里知道了公司的这个安排,此次主动请缨也是为了帮唐子风分担压力。听唐子风说自己解决了集团的燃眉之急,她有一种欢喜的感觉。
古人说学得文武艺,卖给帝王家,于晓惠的心思也是如此。在她心目中,觉得唐子风和肖文珺多年来一直对她关照有加,她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回报这种关照。她上大学的时候放弃了当时最热闹的金融、计算机等专业,选择了机械专业,也是存着这样的心思。
可以说,从她上大学那天起,她就是打算回临机去工作的,现在总算是遂了她的心愿了。
“晓惠,这一次去82厂,负责的是苍龙研究院的关墉,但他年纪已经比较大了,精力不足,知识结构也有些老化了。你过去之后,要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争取成为项目的核心。我们的目标不是要原样仿造出博泰的机床,而是要在博泰的基础上,设计出超越博泰的机床,这一点你必须时刻铭记在心。”唐子风严肃地交代道。
“让我成为项目的核心?”于晓惠有些惊讶地问道。
唐子风点点头:“我会任命你当项目组的副组长,名义上是协助关墉的工作,但实际上是主持全面工作。当然,一开始你要低调一些,毕竟别人岁数都比你大,资历比你深。你能不能成为项目的核心,就取决于你能不能在技术上折服大家,同时也要看你能不能建立起好的人缘关系。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清华高才生,天之骄子,目中无人……”
“打住打住!”肖文珺听不下去了,“唐子风,你不要以己度人。晓惠才不是那种会目中无人的人呢,你就放心吧,这个核心的位置,非晓惠莫属了。”
唐子风笑嘻嘻地看着于晓惠,问道:“晓惠,你自己觉得呢?”
于晓惠想了想,点点头认真地说:“我会尽力的。”
萌妻囂張:老公,我錯了
博泰与82厂之间的正式协议,很快就签订了。与此同时,临机集团也与博泰签订了一个备忘录,书面上的内容是约定两家企业形成友好合作关系,共同开发面向2035年的智能机床,其中却有一个不起眼的条款,规定为了保证合作双方的利益,双方各自承诺不在对方主打的机床领域里开展研发工作。
其中,临机集团主打的机床大多是中低端机床,原本就是博泰已经放弃的,上述的承诺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烟雾弹。临机集团承诺不对博泰主打的几款机床进行投入,才是这个录的核心。
按照这个备忘录要求,临机集团的各家子公司以及其参股的苍龙研究院在未来五年内将不研发几种特定的机床。至于五年后的事情,大家都觉得现在考虑为时过早,到时候视情况再续约就是了。
备忘录字迹未干,在82厂的一角,一个标着“第二机修”字样的保密车间已经悄然建立起来了。82厂的职工都是接受过保密教育的,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这样一个神秘出现的车间,在厂子里并未引起什么议论。
来自于国内十几家机床厂的一批技术骨干纷纷以“提供售后服务”的名义来到了82厂,进驻这个保密车间。82厂从生产线上腾出几台博泰机床,送到保密车间,供技术人员们研究。不要误会,大家并没有打算“山寨”这些博泰机床的意思,他们只是需要了解这些机床的性能以及运行情况,作为开发自主知识产权机床的参考。
按照军工系统的惯例,保密车间获得了一个代码,称为04项目组,来自于苍龙研究院的工程师关墉担任了项目组长,清华大学的在读博士生于晓惠担任了副组长。

jwmiu超棒的言情小說 何日請長纓 起點-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能夠做到守口如瓶-pulp0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听韩伟昌说起合作开发机床的事情,范朝东也不再打哈哈了,他认真地说道:
“这一次的事情,对我们的教训很深刻。科工委的领导已经说了,不管我们和博泰是否签订了协议,替代机床的开发都不能放弃。前期滕机开发精密铣床的4000万投资,我们会尽快全额支付。后续我们还要继续投入资金,与临机集团合作开发其他的机床,这一点请韩总放心,也请唐总放心。”
“唉,说来惭愧,我们准备付给滕机的这4000万,其实还是韩总帮我们省下来的。相当于我们一点力都没有出,白赚了临机的便宜。”柯国强略带着一些窘意地说道。
82厂从博泰引进的精密铣床,单价是人民币80多万元。在韩伟昌的软硬兼施之下,博泰方面答应每台降价20%,差不多就是接近20万元的折扣。82厂一次引进200台铣床,省下来的钱就有4000万了,正好抵了82厂答应付给滕机的铣床研发经费。
杯歡 圖坦卡朦
正如柯国强所说,这笔钱纯粹是临机帮他们省下来的,82厂啥也没损失,他们好意思厚着脸皮说自己付了研发费用吗?
后续,82厂还要从博泰引进其他几种机床,博泰也都答应了在原来的报价基础上给予20%左右的折扣,这其中省下来的钱也是以千万计算的。未来82厂用这些钱作为投入,与临机合作开发新型机床,实在是占了极大的便宜。
机床是个高利润的行业,尤其是高端机床,净利润达到一半也不是什么神话。但是,要想维持这样的高利润,企业就必须有足够的科研投入,以便保证产品的垄断地位。博泰的技术是前些年积累下来的,研发投入早已回收,现在卖的机床也就是几吨钢材再加上少许的加工费,降价20%对于博泰来说,没有什么压力。
唐子风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让韩伟昌必须一口咬住,强迫对方降价。唐子风相信,博泰为了继续垄断中国市场,阻断临机进入这个领域的道路,是肯定愿意降价的。果不其然,对方真的答应了。
在博泰答应解除禁运而且还能降价20%的情况下,临机集团再进行替代机床开发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且不说临机集团要开发这几种机床需要好几年时间,就算开发出来,要想收回研发投入,就必须提高价格。而博泰的机床在降价之后,与临机的机床价格已经相差无几。一旦临机的机床连价格优势都不存在,客户会如何选择呢?
换成其他的国家,当然就会心甘情愿地放弃自主研发的想法,直接接受博泰的机床了。即便是中国,搁在十年前,同样会选择放弃自主研发。因为那时候国家财政十分紧张,有限一些研发资金只能投入到那些无法从国外获得的技术上,能够买到的技术,就先这样用着了。
不做选择题是富人的专利,穷人只能是挑最重要的事情去做。
这几年,国家的财政状况逐步好转,开始有一些余钱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就成为一种可能的方式。82厂能够一口气引进200台博泰的精密铣床,花费近2个亿,也是得益于财政的宽松。在这种情况下,技术装备的“备胎”计划才有了实施的可能。
“我们和博泰方面签了一个备忘录,承诺在未来五年内不开展相关机床的研发。所以,我们的研发工作,只能是秘密进行。唐总的意思是,由咱们两家合作,在82厂建立一个秘密车间,专门研制替代博泰的7种机床,这个秘密车间的密级,要和你们生产的武器装备一样,这一点你们能够做到吗?”韩伟昌问。
范朝东笑道:“韩总,要说做生意,我们82厂甘拜下风。但要说要保密,这可是我们的长项。你们放心,这个车间放到我们82厂,绝对一点风声都不会漏出去。
“不过,我只能保证我们厂的人守口如瓶,这个车间毕竟是以你们集团的人为主的,不知道你们那边的保密意识如何。”
韩伟昌说:“我们正在招募研发人员,名义上是派驻到82厂来做设备维护。所有被选中的人,都要和集团签保密协议,但凡有一点泄密,除了集团纪律处分之外,还要追究刑事责任。我们会挑选那些有经验而且政治素质过关的技术人员过来,这些人轻易不能离开82厂的厂区,对外通讯联络也要受到监控。”
“这方面,我们可以协助你们做。”柯国强说道。
“这样一来,你们临机可是做出牺牲了。”范朝东感叹道。
肖尔特能够想到的事情,范朝东自然也是能想得到的。临机集团要组织一个技术团队到82厂来开发军用机床,必然要耽误自身的民用机床研发。
博泰的这几款机床,技术水平都很高,能够吃透并且研制出类似机床的工程技术人员,必然都不是俗手,而这些人在临机集团也必然都是承担着重要任务的。
把这些人派到82厂来,临机集团的技术力量将会被大大削弱,而82厂能够支付的研发经费,远远无法补偿临机集团的这种损失。
韩伟昌笑道:“也不能这样说吧。博泰的这几款机床,的确是军工部门专用的,民用市场不大。但机床的原理都是相通的,我们集中一个团队,来攻克这种尖端机床技术,肯定能够获得大量的经验。这些经验对于我们未来的民品研发,也是有价值的。”
“这样就最好了。”范朝东说道。
一行人像来的时候那样一齐离开了,宋雅静临出门前,叮嘱韩伟昌和于晓惠务必不要忘记晚上82厂为他们举办的庆功宴,还替范朝东发出了“不醉不散”的诺言。
送走众人,于晓惠看着韩伟昌,好半晌突然问道:“韩叔叔,如果我想报名参加这个项目,你说唐叔叔会不会答应?”
“什么项目?”韩伟昌一时没反应过来。
全球人形精靈
于晓惠说:“就是咱们临机和82厂联合开发替代机床的这个项目啊。我是学机械的,主攻方向就是机床。前面苍龙研究院那边讨论这几种机床的研发思路的时候,我也全程参与了,我觉得我能够做一些事情的。”
“你的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我想唐总对你也是很欣赏的。不过,晓惠,参加这个项目可不是什么好机会,你没听刚才我和范厂长他们说吗,在未来五年时间里,所有参加这个项目的人,都必须遵守保密条例,任何事情都不能往外说。”
“我能够做到守口如瓶啊。”
“这也包括了你不能发表任何论文啊。你现在是个博士生,不发表论文,会不会影响你毕业呢?”
“这个倒没问题。”于晓惠说,“我们学校有好多院系都有涉密的项目,他们的博士生是可以用内部学术成果代替发表论文的,最后的毕业论文也可以不公开答辩。这件事情,如果科工委能够向我们学校发一个证明,我们学校那边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啞巴庶女:田賜良緣 鴻一
“论文答辩只是一方面。你如果五年时间不发表任何论文,未来对于你评职称也会有很大影响的。”韩伟昌劝道。
他虽然是销售公司的总经理,但过去也曾在临一机的技术处呆过,知道论文是技术人员的命根子,你要想评个高级职称,没有几篇过硬的论文是想都不用想的。
替代机床的研发必须秘密进行,这就决定了所有参与研发的人员不能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之于众。对于那些已经混到四五十岁的工程师来说,五年时间没有任何成果问世倒也无所谓,但于晓惠是处于上升期的青年学者,未来五年对于她在学术圈里的地位影响很大。在这个时候扎进一个秘密项目里,无异于牺牲自己的前途。
“我不是很在乎这个。”于晓惠轻描淡写地答道。
韩伟昌说:“晓惠,你现在还小,不知道竞争的厉害。在这个时候,你比别人慢一步,以后可就是步步都慢了。你是咱们厂里出的学历最高的子弟,我们都说你有希望像肖教授那样年纪轻轻就当上大学教授的。你如果在这个项目里耽误了,可就太可惜了。”
“没事啊,我愿意。”于晓惠说。
韩伟昌说:“晓惠,这件事,我说了也不算。涉及到你的事情,恐怕连孙处长也不敢做主,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去问唐总吧。整个临一机,谁不知道唐总对你就像亲生的女儿一样,他肯定不会同意你加入这个项目的。”
武裝煉金 騎豬的胖子
于晓惠脸上泛起了一点红晕,她说道:“这件事,我肯定要跟唐总说的。不过,韩叔叔,到时候你也帮我说几句好不好?你就说我对这几种机床特别了解,82厂的领导也希望我能够参与这个项目。”
“好吧。”韩伟昌像是接受了什么艰难的任务一样,苦着脸说:“我就帮你说几句,至于唐总听不听,我就管不着了。还有,晓惠,以后如果你后悔了,可别怪你韩叔叔,我是劝过你的。”
“我不会后悔的,韩叔叔,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
盛世良緣:農門世子妃 雨倩
于晓惠嘻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