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厚顏無恥相伴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赵敏听了华筝的问话,没由来想起那次在蒙古大营中慕容复曾躲进她浴桶里的事,顿时警惕起来,“你问他干什么?”
华筝脸色僵了一僵,随即恢复自然,“没什么,就是觉着你都快嫁给别人了,他要是对你有情的话,怎么也该来见你一面。”
赵敏心里打起十二分警惕,脸上不动声色,“这谁知道,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或许是知道了有心无力,毕竟现在大汗恨他入骨,他又怎敢跑大都来。”
华筝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迟疑了下,她又问道,“敏敏,你有没有想过离开大都去找他?”
此言一出,赵敏先是一怔,而后又是诧异,“公主,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华筝公主叹了口气,“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你和扎牙笃这场婚事注定会是一个悲剧,不止你和扎牙笃会陷在这个旋涡中,可能……可能还会有很多很多人牵连进来。”
赵敏秀眉微蹙,“公主能否说得明白些?”
华筝摇摇头,“只要你一走,后面可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可能是倾盆暴雨,但无论如何都比暗流旋涡要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暗流爆发会卷起多大风浪。”
赵敏登时恍然明白过来,而屋外的慕容复也听懂了,华筝的意思就是现在两个棋手杀得你来我往,如果这个时候把棋盘和棋子撤走了,那么两个棋手要么握手言和,改玩别的去,要么亲身上阵肉搏。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这两个棋手一齐把怒火发泄到那个掀桌子的人身上,不知道华筝没有想到,还是想到了故意不点破。
赵敏苦笑一声,“公主想得未免太简单了,现在不是我想走就走得了的,还有我大哥,我父王,他们会走么?走得掉么?”
“这……”华筝公主面色微滞,“对了,你哥哥究竟怎么回事?”
赵敏撇撇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还能什么事,为了一个女人,与葛尔部的新首领起了冲突,男人,哼,都一个德性。”
“葛尔部首领?是那个叫葛尔丹的?”
“就是他,把我哥关进天牢后,不让任何人探视,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
华筝公主讶然,“他没那个胆把你哥怎么样吧?”。
赵敏摇摇头,若有深意的说道,“谁知道,传闻他跟某些手眼通天的人走得很近。”
华筝公主登时不说话了,沉默片刻,她叹了口气,“敏敏,我会设法打探一下你哥哥的消息,不管怎么说,如果你想走的话,我会支持你的。”
“谢谢。”赵敏感激的说了一句,心里却有些奇怪,她跟华筝公主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以前见面也很少,唯一的交集就是那次华筝公主的营地被刺客破坏后,到她那里住过一段时间,现在竟劝她违背皇命逃离大都,要知道这事一旦让大汗知道,即便她是大汗的爱女也绝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华筝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热心了点,微微摇头,“不必言谢,我并非全为了你。”
“这话我倒信,但你究竟为了什么呢?”赵敏心中暗想,嘴上说道,“对你来说可能只是顺势而为,对我来说却是身家性命。”
“行了行了,你看你,我还什么都没做,都快被你说成救命恩人了。”
……
二女聊了一阵,华筝公主告辞离去。
慕容复正要进去,屋中的赵敏忽然大发雷霆,“这个女人不会是冲那混蛋来的吧?”
“好敏锐的嗅觉……”慕容复心中暗道一声,迟疑了下,返身去追华筝公主。
赵敏可能只是怀疑,但他却十分清楚,华筝就是冲自己来的。
华筝公主的銮驾就停在汝阳王府外,慕容复赶来时,华筝公主已经上了轿,他身形化作一道影子,无声无息的跟了上去。
“啊……唔!”华筝公主忽然察觉到轿中多了一人,顿时惊吓出声,不过很快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继而整个身子也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慕容复温香在怀,轻轻嗅了口香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华筝美目瞪得大大,渐渐恢复正常,眼底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喜色。
“公主,起驾回宫吗?”这时,外面伺候的宫女出声问道。
华筝公主瞬间回过神来,漆黑的眼珠转了转,示意慕容复先松开她。
慕容复轻笑一声,松了手。
华筝深深吸了口气,用平时说话的语气答道,“先不回宫了,先去城南‘古月楼’一趟,我要给父汗带点东西。”
“是!”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鸾轿轻起,不疾不徐的平稳前进。
华筝公主看了看慕容复,脸色渐渐转冷,瞥了还环在自己腰上的手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复张手撑开一个隔音气罩,开口道,“华筝公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华筝公主大惊失色,这么近的距离,要是叫人发现她轿中多了个男人,她还怎么活啊,不过等了一会儿轿外也没有什么反应,她又有些疑惑了。
慕容复微笑着解释道,“有我的内力隔绝,外面的人听不到我们说话。”
华筝公主恍然大悟,轻轻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你……你怎么会在这?”
声音很细很柔,也很小,或者说她下意识的害怕被外面的人听到。
慕容复搂着她坐到软塌上,嘿嘿笑道,“你刚刚不是还跟敏敏说,我应该来看看她么?”
“你……”华筝公主登时一惊,“刚才你也在房中?”
“你别误会,敏敏不知道我来了,我是在房外听到你们说话的。”
“这么说你刚来大都?”
慕容复也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微微点头,“是刚来,这不今天去看看敏敏,但遇到你就先来看你了。”
华筝居然有种把赵敏比下去的感觉,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喜色,但很快恢复冰冷,“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不敢?”慕容复反问道。
“你这个无耻色狼,玷污了我的清白!”华筝生气道,但脸上却是飘起两抹红晕,怎么看也不像在生气的样子。
慕容复脸上似笑非笑,“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可比我爽多了,吃亏的好像是我吧?”
“你……”华筝为之气结,她实在想不到,这个人的脸皮竟如此之厚,冷冷瞪了他一眼,剧烈挣扎起来,想要脱离他的怀抱。
慕容复没有放手,嘴上投降道,“好好好,那天晚上是我的错,是我玷污了你,我罪该万死,死不足惜。”
华筝这才停下挣扎,但嘴上仍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放开我。”
慕容复知她口是心非,哪会放开,当即笑嘻嘻的说道,“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放开你。”
“无赖!”华筝骂了一句,却没说原谅还是不原谅,僵持了一会儿,她问道,“你不是说什么‘梦一场’么,怎的还来找我?”
慕容复眉头一皱,“我说过这话?”
“你……”
“行行行,就当我说过,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你不知道啊,这个世上,不但女人会口是心非,男人也会,当时我一定是口是心非才说出那种话的,其实我……”
说到这慕容复顿了顿,华筝脱口问道,“你什么?”
慕容复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其实我心里是很想把你留下的,可我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你是大元公主。”
华筝听了这话心里没由来的有些发堵,“那你还来大都干什么?是为我还是为了敏敏?你可别忘了,她也是大元郡主。”
慕容复果断在原来的计划中加上一个目标,“既为了敏敏,也为了你。”
“你还想两个都要!”华筝心里高兴之余,却又气愤不已。
慕容复好生解释道,“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敏敏怎么说都在你前面的,我不能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吧。”
“可你玷污了我的清白!”华筝怒道。
本来对于这个男人,她心底只有那么一丝十分缥缈的幻想,甚至她曾幻想过,如果这个男人出现,就算跟赵敏共侍一夫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可当这个男人真正出现在眼前时,她又忍不住生气。
慕容复笑道,“那我还玷污了敏敏的清白,总不能为了你把她抛弃吧,如果真是这样,以后我可能也会为了别的女人把你抛弃,你愿意我成为那样的人么?”
华筝居然无言以对,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那你就别来找我,找敏敏去。”
慕容复摇头叹了口气,“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有几件事想请教你。”
华筝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慕容复自顾自的问道,“你老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敏敏的婚事关他什么事他要横加插手?”
华筝别过头去,不说话。
慕容复嘿嘿一笑,环着她纤腰的手一点一点往上攀,轻轻吹着她的耳垂说道,“你不会是想我在这鸾轿中对你做点什么吧?”
华筝初经人事,但这两个月却没能再一尝夙愿,可谓食髓知味,被他轻轻一撩拨,心里异样升腾,身子软了几分。
如果换做另一个地方,她半推半就就从了,但现在是在鸾轿上,她还保持着几分理智,急忙按住慕容复的坏手,“你别乱来,我回答你就是。”
“你说。”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優秀都市异能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再遇華箏閲讀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随后慕容复把赵敏送回王府,本想跟她回屋顺便发生点什么,岂料她突然翻脸,死活不让他进去。
慕容复知道今晚的事包括后面威胁她那些话都有些过分,她是真的生气了,当下也不好强闯,在门外哄了好一阵没有效果,便悻悻离开了。
回到客栈,搂着软绵绵的小昭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慕容复照常把小昭弄得死去活来才起床离开,临走之前又去隔壁看了看韩姬,并将小昭的身份告诉她,小昭跟了他这么久,许多事情他不用交代小昭也知道怎么做。
在街上转了一圈,没什么异常,慕容复慢悠悠来到昨天与阿琪约好的地方。
“难道她改变主意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眼看午时将至,阿琪还没有来,慕容复不禁皱起了眉头。
又等了一会儿,就在慕容复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终于,一道蓝影闪过,门口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手上提着一柄长剑,正是阿琪。
慕容复脸色一喜,招了招手,阿琪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她拱手施了一礼,歉然道,“抱歉,路上有点小事耽搁了。”
慕容复摆摆手,“没什么,阿琪姑娘请坐。”
阿琪落座后,立刻开口道,“慕容大侠……”
“阿琪姑娘,我可不是什么大侠,你叫我全名或是‘慕容公子’都行。”慕容复笑着打断道,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他“慕容大侠”,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阿琪还道他为人谦逊,“那阿琪就称你一声‘慕容公子’吧。”
“随意。”
“慕容公子约我到此,有什么事么?”
慕容复沉吟了下,不答反问,“阿琪姑娘是铁剑门的人?”
阿琪略一迟疑便点点头,“不错,家师木桑道人。”
“什么!”慕容复一听,差点跳了起来,“你是木桑道人的徒弟?”
“是啊。”阿琪愣了愣,“有什么问题吗?”
“呃……”慕容复斟酌了下言辞,说道,“倒不是有什么问题,我曾与木桑道人有过数面之缘,但从未听说过他有徒弟啊?”
在原来的轨迹中,木桑道人只有阿九一个徒弟,可这个时空阿九未跟木桑道人产生交集,按理说木桑道人是没有徒弟的,没想到居然收了一个,而且还是阿九原来的徒弟,这未免也太诡异了点。
阿琪抿嘴一笑,“公子有所不知,家师收我为徒只有袁师兄、穆伯伯等几个至交好友知晓,而且家师对门下极为严厉,艺成之前不准下山,阿琪这是第一次在江湖上走动。”
“原来如此,”慕容复微微点头,虽然有些好奇木桑道人怎会收了阿琪为徒,不过这种事也不好刨根问底,话锋一转问道,“不知阿琪姑娘怎会到这大都来?”
阿琪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说来话长。”
“姑娘若是愿意的话,不妨说来听听。”
阿琪目光闪了闪,“倒也没什么,一个多月前,耶律洪基率三十万大军陈兵雁门关外,家师派了我和金蛇营的几个弟兄过去打探消息,孰料刚到雁门关就遭遇契丹大军叛乱……”
慕容复听了这话不禁一阵错愕,“契丹大军叛乱?”
阿琪点点头,“具体情形我也不知,只知道当时契丹大军疯了一样到处追杀什么人,我和几个弟兄被卷进混乱之中,一路逃跑,经历大小十几战,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却发现来到了长安地界。”
慕容复恍然明白过来,所谓的叛乱应该是耶律洪基被刺杀那次,当时他只收到血影殿任务失败的消息,却不知道这事居然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想想也是,一国之君被刺杀,动静怎会小了去,甚至再往深处想想,耶律洪基被逼得南下逃亡,会仅仅因为有人刺杀他么?
寻思半晌,他问道,“既然已经安全了,你还留在大都做什么?”
优美都市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再遇華箏展示
阿琪犹豫了下,咬牙道,“实不相瞒,我……”
话未说完,忽然一声冷笑传来,“你果然在这里。”
跟着窸窸窣窣一阵,一群士兵鱼贯而入,为首之人正是葛尔丹。
阿琪瞬间变了脸色,“你怎么会在这?”
葛尔丹眼底闪过一丝恨色,口中歉然道,“阿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跟踪你,只想派人保护你。”
阿琪哪会相信他的说辞,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却没有戳破,瞥了慕容复一眼,欲言又止。
葛尔丹说道,“阿琪,这个人是大元的通缉犯,我奉命捉拿,你让开。”
阿琪脸色有些为难,迟疑不定。
慕容复见此微微一笑,“阿琪姑娘不必为难,仅凭这几个跳梁小丑,还奈何不了我。”
“是吗?”葛尔丹冷笑一声,示意两个士兵将阿琪拉开,然后走到桌旁坐下,“我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武功极高,你觉得我没有准备会到这来?”
话音刚落,噔噔噔一阵乱响,墙壁陡然破开,几支铁爪飞了进来,继而一拉,整面墙壁轰然倒下,外面赫然站满了近千骑兵,其中一半手持弓箭,另一半手上拿着飞爪、绳索等一类专门对付武林中人的工具。
人氣連載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再遇華箏讀書
慕容复对外面的骑兵视若无睹,只是有些意外的问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葛尔丹压低声音,“你叫慕容复对么?”
慕容复神色微动,“四王爷告诉你的?”
虽说葛尔丹想要查到他的身份并不困难,但肯定要花费一些周折,不可能那么快查到,除了忽必烈再也没别的解释了。
葛尔丹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坦然道,“不错,是四王爷告诉我的。”
尽管心中早有猜测,但慕容复听到这个答案仍有些意外,不解道,“我不明白,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为何不上报给你的主子?”
葛尔丹却没有解释的意思,“行了,事到如今,谁也救不了你,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要负隅顽抗?”
脸上得意之色更甚,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他也确实有资格得意,就外面这配置,绝顶高手都很难逃脱。
但慕容复已经不是寻常绝顶高手,他目光闪烁一阵,终是叹了口气,“你敢冒然出现在我面前,说明你还是不够了解我,不过今天是你运气,我不想动手,下次别这么冒失,不会每次都有好运的。”
葛尔丹听到这话不禁呆了一呆,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我本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为了找回点面子竟能说出这般幼稚的话,你还不如向我求饶更实际一些,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放了你呢?”
“求饶?”慕容复摇头一笑,“谁向谁求饶还不一定,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我要走了,下回见。”
精彩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再遇華箏讀書
葛尔丹闻言正要大笑,却见慕容复身影渐渐变淡,最后碎裂消失,他悚然一惊,“人呢!哪去了?”
周围士兵面面相觑,根本没发现慕容复怎么离开的。
别说他们,就连武功不俗的阿琪也看不破慕容复的轻功轨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都市小说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愛下-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再遇華箏看書
“将军,怎么办?”一个士兵开口问道。
葛尔丹心里又惊又怒,吼道,“马上去找,搜遍全城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是!”
……
另一条街上,慕容复闲庭信步的走着,心里颇为不解,忽必烈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葛尔丹,肯定是想利用这个人来对付自己,可葛尔丹是阿里不哥的亲信,难道忽必烈就不怕葛尔丹告密?
“看来动作要快了啊……”慕容复喃喃一句,不管怎么样都必须尽快除掉葛尔丹,但鹿杖客给他回复之前暂时还不能动手,他要的并不是单单杀个人那么简单,他也想利用葛尔丹做点事情。
至于阿琪,他没有要带走的想法,一来二人并不熟,带在身边不方便,二来阿琪接近葛尔丹明显有目的,不如先让她去缠住葛尔丹,拖延时间。
思绪片刻,慕容复本想立刻去找鹿杖客,但转念一想时间还早,干脆折路去了汝阳王府,令他意外的是,居然在这里见到华筝公主。
此时,赵敏房中,二女相对而坐,华筝公主正说着话,“我本来想回草原的,但父汗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只好留下来多陪陪他了,今天出来买点东西,正好到汝阳王府来看看你。”
赵敏脸上满是不信,堂堂大元公主,前呼后拥,想要什么不过一句话的事,需要亲自出宫?
华筝公主似乎看出她心中想法,巧笑着解释道,“其实我就是在宫里太闷了,出来散散心。”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赵敏更加狐疑了,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来看望自己的,也就按下疑心,抿嘴笑道,“承蒙公主挂碍,敏敏可是受宠若惊啊。”
“行了,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华筝公主白了她一眼,随即又叹了口气,“敏敏,婚约的事我没能帮上忙,很抱歉。”
赵敏摇摇头,“别这么说,你能帮我父王求情,免了满门抄斩我已经很感激了。”
二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慕容复在屋外听了一会儿,犹豫着要不要现身,就在这时,华筝公主忽然问了一句,“敏敏,你那个心上人有没有来找你?”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氣壞的葛爾丹閲讀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葛尔丹一听这话勃然变了脸色,一旦今晚之事传到阿里不哥耳中,定会有所猜疑,今后再也不会重用他,说不定手上的兵权也会被收走。
可偏偏他又无法辩解,他不是笨蛋,如果否认慕容复所说的“与忽必烈更加亲近”,那就是当面打忽必烈的脸,势必得罪于他,如果承认,阿里不哥绝不会放过自己,现在局势不明,自然不能把所有退路都堵死。
相反忽必烈就没有这层顾虑,甚至巴不得今晚之事传到阿里不哥耳中,好离间二人关系,因此老神在在坐在原地,吃着火锅,一句话也不说,似乎想看看葛尔丹会怎么回答。
葛尔丹如坐针毡,背心没一会儿就湿透了,终是语气生硬的说道,“休要挑拨离间,本将军忠于大元,忠于大汗,尊重二位王爷,没有半点私心。”
慕容复嗤笑一声,朝忽必烈说道,“王爷,这种墙头草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实在难当大任啊。”
忽必烈笑了笑,“公子莫要开他玩笑了,我与葛尔丹将军曾是同袍兄弟,自从回到大都还没有聚过,今晚特地邀他出来叙叙旧,没有别的意思。”
葛尔丹闻言松了口气,“王爷抬爱了,小王岂敢高攀。”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氣壞的葛爾丹看書
说完又瞪了慕容复一眼,“你这卑贱的汉人,非但勾引我朝郡主,还妄想挑拨离间,真真是罪无可恕,若非看在王爷的面子上,我今日定要将你抓进大牢,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蓝衣女子听他口口声声“卑贱的汉人”,不禁秀眉微蹙,甚为不悦。
慕容复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忽的扭头看向蓝衣女子,“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我?”蓝衣女子微微愣了一下,她自从走进这间屋子就跟个小透明一样,话也未说过一句,没想到慕容复会突然问自己的名字,迟疑道,“我……我叫阿琪。”
“还真是你……”慕容复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嘴中笑道,“阿琪姑娘,你好像也是个低贱的汉人吧,怎敢坐在高贵的葛尔丹王子身边,不如过来与我同坐,如何?”
这话一出,除了葛尔丹之外,其余几人脸色均是精彩莫名。
阿琪略一寻思也就明白过来,轻笑道,“公子这话有理,我们这些低贱的汉人确实不配与高贵的蒙古王子坐在一起。”
说着大大方方的起身走向慕容复。
“阿琪,我不是那个意思……”葛尔丹哪还不明白,慕容复就是故意报复自己,也怪他恼怒之下嘴不把门,忘了身边的女子同样是汉人。
“如果姑娘不嫌弃,不妨与我们共用一个锅吧。”慕容复搬了个凳子给阿琪坐下,大大咧咧的说道。
嫌弃当然是有点嫌弃的,可他都这么说了,阿琪反倒不好意思推拒,只好顺势说道,“公子言重了,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只要吃不死人就行了。”
慕容复马上打蛇随棍上,给她夹了一片肉,然后又挑衅的瞥了葛尔丹一眼。
葛尔丹气得脸都绿了,手指骨节捏得咯吱作响,更叫他七窍生烟的还在后面,阿琪竟然真吃了慕容复给她夹的菜。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討論-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氣壞的葛爾丹分享
砰的一声,他忍无可忍之下,忽的一巴掌拍在矮几上,把矮几拍得粉碎,汤锅洒落一地。
忽必烈脸色微变,慕容复的武功他是亲眼见识过的,想当初已是绝顶高手的灵智上人被他一巴掌就拍没了,这要激得他暴起出手,屋中谁能拦他?
“你要是想死也别连累本王!”忽必烈心里暗骂一句,嘴上淡淡道,“将军何以至此?可是本王有何招待不周之处?”
“王爷,他……”
“别说了,将军若不愿赏脸,本王自不会强求。”忽必烈打断道。
葛尔丹深深吸了口气,“卑职不敢,刚才是卑职失态了,抱歉。”
“这没什么,男儿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方能有所成就,否则一辈子就是庸人一个。”忽必烈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随即叫了下人进来收拾。
整个过程慕容复都没有说话,见葛尔丹被忽必烈劝回去,他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真是个孬种,要是我的女人被人抢了,我非把那人大卸八块不可,原来高贵的蒙古王子就特么一个活王八,真是叫人失望。”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氣壞的葛爾丹熱推
笔下生花的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氣壞的葛爾丹讀書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討論-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氣壞的葛爾丹展示
阿琪听了这话,瞬间俏脸通红,这人好生无礼,自己什么时候成葛尔丹的女人了?又什么时候被他抢了?
赵敏的反应也很大,虽然知道慕容复是故意气葛尔丹,可心里还是不爽,似乎为了表现自己的存在,手腕伸到慕容复肋下,捏着他的软肉狠狠扭了一圈。
葛尔丹脸上青筋暴跳,可到底还是顾忌到忽必烈的存在,没有轻举妄动,心中暗暗想道,“这里有四王爷替你撑腰,等走出这个酒楼,我一定叫你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还有那个臭婊.子,平时装得多么冰清玉洁,没想到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贱.货,等着吧,我不把你玩烂玩死就是畜生养的!”
他恼怒阿琪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还跟慕容复表现得如此亲密,便将她也恨上了。
慕容复轻轻捉住赵敏的小手,一边给阿琪夹菜,一边朝忽必烈说道,“王爷,说了半天你还是没给我个交代,敏敏这事究竟怎么说?”
赵敏一听又掐了他软肋一下,这次不是因为吃醋,而是叫他别再提这事了。
忽必烈脸上闪过一丝难色,苦笑道,“公子,敏敏的婚事由大汗钦点,现在连婚期都定下了,本王也爱莫能助啊。”
“是吗?”慕容复冷笑一声,“如果让你们大汗知道襄阳城那件事,不知他会有何感想?”
他这话说得有点模糊,可忽必烈却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脸色陡然一变,不悦道,“公子,事情不用做得那么绝吧,当初你可是答应过本王绝不泄露出去的,怎能出尔反尔?”
当初他为了保命,也为了保存实力,让慕容复白白牵走十五万战马,如果这件事传扬出去,那他这辈子都休想再染指皇位了,别说大元军民不会支持他,就是铁木真也绝饶不过他。
说到这可能会有人觉得奇怪,铁木真已经处于劣势,甚至做出妥协之举,他凭什么不饶过忽必烈?如果真有办法对付忽必烈,为何又会处于劣势?
别忘了,铁木真还有狼盟,还有伊玛目这个化生境的绝世高手,真要取忽必烈性命其实是易如反掌的,阿里不哥也一样。
至于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忽必烈和阿里不哥都是他的亲孙子,大元迟早有一天要交到他们手上,他不可能为了巩固皇位就把继承人杀掉,而且刺杀这种行为是严重破坏规矩,他不会开这个遗祸无穷的先例,平白削弱大元力量。
当然,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勾结外人背叛大元,俗称“汉奸国贼”,这种人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年代,都是不能容忍的,如果让铁木真知道忽必烈与慕容复的无耻交易,他定会毫不留情的下令诛杀忽必烈。
这就像一家人打得头破血流,可到底血浓于水还是一家人,一旦有人勾结外人来对付自家人,出卖家族利益,那么这个人一定会被其他人联手驱逐消灭。
忽必烈没想到慕容复会拿出这件事来威胁自己,一时间也是惊怒不已。
慕容复却不以为意,没有丝毫觉得愧疚,嘿嘿笑道,“王爷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打个比方,但你知道,有时候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到了深处,他就会身不由己,不择手段,很不巧,本公子就是这种痴情的人,希望王爷不要逼我啊。”
赵敏听他前半句还有些感动,可听得后面的“痴情”二字,感动顿时烟消云散,悄悄朝他做了个干呕的动作表示恶心。
忽必烈脸色很快阴沉下来,他对慕容复忌惮不假,可被人如此赤果果的威胁,任谁也会不爽,“那你想怎么样?”
“这话难道不是该我问王爷么?”慕容复反问道。
忽必烈神色阴晴不定变幻一阵,终是说道,“可否给本王一点时间。”
慕容复略一沉吟也就不再步步紧逼,似笑非笑道,“当然可以,就以五天为限,如果五天之后你还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那可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抱歉,断了两天,后面补上)

火熱連載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五百章 攤牌看書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低贱的汉人……”慕容复轻笑一声,出奇的没有动怒,反倒认真的答道,“好叫这位大人知道,在下只有一颗脑袋,不管汉人还是元人,也都只有一颗脑袋不是么?”
他这话一说,葛尔丹好似一拳打在了空处,心里有怒却又发作不得。
忽必烈见状急忙圆场道,“哈哈哈,误会,都是误会,葛尔丹将军请坐,实不相瞒,这位公子也是本王的朋友。”
他没有叫破慕容复的身份,显然对葛尔丹有所保留。
葛尔丹面色一缓,朝忽必烈拱了拱手,“倒是小王失礼了。”
“将军言重了,请坐。”
而恰在此时,掌柜追了进来,他一见屋中的情形,马上朝忽必烈拜倒,“王爷,小的……”
话未说完,忽必烈摆摆手,“好了,这个人是本王的朋友,不关你的事,你马上去准备,再添两个锅子。”
他见慕容复身后还有一人,虽不知其身份,但还是吩咐多加两个锅。
慕容复嘿嘿一笑,“不用这么破费,添一个锅就行了,我们两人吃一锅,是吧敏敏。”
赵敏不答,双手用力掐着他的手,心里都快把他骂死了,早知道是四王爷忽必烈在二楼,打死她也不会上来。
忽必烈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料想这个女人定跟慕容复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当即暧.昧的笑笑,“掌柜的,就照公子的话,立刻去准备。”
“是,是。”
掌柜应声而去,没多久就搬了个桌子进来,并重新准备一份火锅锅具,整个过程中,赵敏一直躲在慕容复身后,不知所措。
倒是那蓝衣女子一双美目好奇的打量着慕容复,就她所知,葛尔丹在大都已经是横着走的存在,可他在这位四王爷面前却又卑躬屈膝,而现在四王爷对这位年轻公子的态度实在叫人摸不着头脑,关键他还是一个汉人,这是她最奇怪的地方。
火锅备好后,慕容复拉着赵敏坐下,似乎才想起来一般,“哦对了,忘了给王爷介绍,这是贱内,敏敏·特穆尔。”
此言一出,众人均是一惊,赵敏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事到如今也没了法子,只有硬着头皮抬起脑袋,朝忽必烈福了一礼,“参见四王爷,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心里则将慕容复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个死慕容复臭慕容复,就算你要暴露我的身份,也该先跟我打个招呼啊,就算你有什么计划,也该先跟我商量一下啊,什么也不说就把我带到这里来,还故意戳破我的身份,这不是让我难堪么,哼,等离开这里,我一定要跟你翻脸,一定断绝关系,再也不理你,绝不!”
忽必烈脸色一片呆滞,半晌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葛尔丹大大咧咧的开口问道,“你就是邵敏郡主?你不是即将跟七王爷的儿子成婚么?怎么……”
慕容复幽幽扫了这人一眼,随即打断道,“王爷,敏敏给你行了礼,是不是先让她坐下说话。”
忽必烈顿时回神,急忙说道,“坐,请坐,敏敏不必多礼。”
赵敏脸颊发烫,木然落座。
慕容复在桌下拉过她的小手,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掌,传音道,“敏敏,你别怪我,是你先做了初一,才有今天的十五,你且稍安勿躁,稍后我自会跟你解释。”
赵敏低低哼了一声,不言不语。
汤锅很快沸腾起来,慕容复毫无形象的大吃大喝,赵敏本就肚子饿,被他这一带,也跟着吃了起来,只是心神仍有些恍惚,整颗脑袋都晕乎乎的。
其他众人也都神色各异,忽必烈心事重重,蓝衣女子是满腹疑问,而葛尔丹却是一脸鄙夷之色。
似乎觉得气氛有些过于尴尬,忽必烈爽朗开口道,“不知公子纡尊降贵,亲临大都,所为何事?”
说话的语气谈不上多恭敬,但极为客气,至少已将慕容复放在平等位置对待。
慕容复慢条斯理的涮了片羊肉,夹到赵敏碗里,然后才似笑非笑的看向忽必烈,“这还要问王爷啊。”
忽必烈心头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哦?却不知与本王何干?”
慕容复幽幽叹了口气,“唉,有人要娶我的女人,你说我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不该来?”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五百章 攤牌看書
“这……”忽必烈瞥了赵敏一眼,隐约明白了什么。
这时葛尔丹忽然插口道,“你说清楚点,你的女人指的可是邵敏郡主?”
他这话问的有点奇怪,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兴奋,似乎得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急着要证实一般。
慕容复神色莫名的点点头,“不错,敏敏是我的女人。”
葛尔丹目光一闪,又不说话了。
忽必烈接口道,“原来你跟敏敏有情,可这跟本王有什么关系?”
慕容复摇头一笑,“我听说,那七王爷一家获罪入狱,本来只要他一家死绝就什么事也没了,可有人在关键时候保了他一手,你说我是该找七王爷算账,还是找这个出手保他的人算账?”
忽必烈面色微滞,对于慕容复,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惧怕的,武功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这个人行事不拘常理,实在叫人摸不清他的脉。
慕容复继续道,“王爷,咱们是老朋友了,你给我出个主意,要把女人拱手送出去么?”
忽必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当然明白慕容复的潜在意思就是要杀了七王爷一家,可这会儿他正筹备武力篡位之事,七王爷包括五日后的大婚都显得极为重要,哪能在这个时候出乱子。
想了想他委婉说道,“敏敏有婚约在身,且即将成亲,这事恐怕不好办啊。”
赵敏闻言脸色微微泛白。
“有什么不好办的,”慕容复陡然冷哼一声,“我不管你跟那七王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我的女人绝不会嫁给别人,如果有人一定要这么做,我一定会叫他后悔终生。”
“大胆!”葛尔丹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一听这话刷的跳了起来,“绍敏郡主的婚事乃大汗钦点,你张口闭口说她是你的女人,你可知道这是辱没皇亲的大罪!”
慕容复淡淡瞥了他一眼,“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叫葛尔丹?”
“哼。”葛尔丹冷哼一声,表示默认。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扫了忽必烈一眼,“我听说葛尔丹王子是阿里不哥王爷的亲信,怎么看二位的样子好像更亲近一些?哎,这要是让阿里不哥王爷知道,肯定会很伤心的,祸起萧墙,兄弟反目……”

h42id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雙方博弈閲讀-3817v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你……”
“怎么?”
“好,要茶是吧,我去给你倒。”
慕容复正要离开,汝阳王又说道,“府上一个下人都没有了,没有人烧水,恐怕你得走远一点才能找到。”
慕容复没有理会,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汝阳王确定他走了后,神色微动,起身匆匆离开书房,不一会儿又回来了。
慕容复差不多同一时间回来,手上提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茶壶,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汝阳王一眼,“王爷,这壶茶够你喝了吧?”
汝阳王不知怎的,竟好似一切都瞒不过这个人的眼睛,有种心虚的感觉,他接过茶壶,也没管什么仪态,对着壶嘴就喝了一口。
“噗”一大口水喷了出来,汝阳王怒气勃勃的看着慕容复,“你想烫死老子?”
慕容复摊了摊手,“抱歉,我忘记跟你说了,水是刚烧开的。”
“你……”汝阳王正要大骂,却见慕容复手上多出一物,是一根布条,上面写着几个字;慕容复潜入大都,现在汝阳王府。
汝阳王登时怔住,“你……你……”
“我什么?”慕容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轻轻一握,布条化为灰烬,“我没记错的话,刚刚有人还说我阴险小人,可现在王爷的所作所为似乎也没光明到哪去啊。”
汝阳王垂头丧气,“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会用这种方法对付你。”
“为什么?”慕容复平静道。
汝阳王倒也干脆,索性直言道,“你是害得敏敏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是你害得汝阳王府落到如今这步田地,难道我不该找你报仇么?”
“那你先前在敏敏房前说的话,都是假的了?”
汝阳王一愣,“当时你也在?”
“回答我的问题。”
汝阳王目光阴晴不定变幻一阵,“那是最后的办法,可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我……”
重生之绝世武神 风一刀
慕容复目光微动,“你就改变了主意?”
“不错!”汝阳王点点头,“大汗现在恨你入骨,如果能助他除掉你,我汝阳王府定可恢复昔日荣光,敏敏的婚约也另有转机。”
慕容复冷笑一声,“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除不掉呢?”
“这……”
“没想到,堂堂汝阳王,竟也会贪图荣华富贵,为了保命,不仅牺牲女儿的幸福,还能使出如此卑鄙下作的手段,我真是长见识了。”慕容复极尽嘲弄的说道。
汝阳王叹了口气,自嘲道,“汝阳王又怎么样,你先前也说了,如今的我哪有半分昔日的光彩,你以为我不想光明正大保护自己的儿女,保护家人?”
“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就是怕死,就是贪图荣华富贵!”
“哼!”汝阳王火气瞬间就上来了,“士可杀不可辱,事到如今本王无话可说,你也用不着奚落本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哟,看你这样子,好像是我对不起你一样。”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汝阳王府作对,与敏敏作对,害得她落得现在这副下场,你很对得起我吗?”
慕容复沉默了下,“算了,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刚才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说说吧,铁木真是怎么保下你的?还有,七王爷贪功冒进,致使十万大军从惨死,铁木真竟然会放过他?”
快穿最萌女配 沐小鱼
汝阳王本不想再跟他说什么,可听到后半句不禁吃了一惊,“什么,七王爷贪功冒进,害死十万大军?”
慕容复不禁错愕了一下,“你不知道?”
汝阳王脸色一黯,摇摇头,“我久疏战阵,关于襄阳城战败的具体情形所知不多,只知道七王爷犯下大错,具体是什么大错并不知晓。”
慕容复目光微闪,难道说关于襄阳城密道中的事,七王爷并没有泄露出去?还是说铁木真不打算公开?
在他想来,任何君主将帅吃了大败仗都是件极为丢脸的事,一定会想方设法找替罪羊,并把主要原因归咎到他人身上,纵观襄阳城一战,七王爷就是一个绝佳的背锅侠,又正好可以激起大元的民愤,实乃一举两得之上策,铁木真竟然没有公开?
“喂小子你哑巴了,你倒是说说,七王爷究竟是怎么贪功冒进的?”汝阳王不耐烦的催促道,作为一个统兵多年的老将,他对襄阳城一战的前因后果可是十分好奇的,而且七王爷手下的军队又都曾是他的亲军,这一战之后竟只回来两成不到,他如何不心疼。
慕容复沉吟半晌,“你先接着刚才的话说,把我的疑问解释清楚了,我才会回答你的问题。”
汝阳王无奈,只好说道,“你先前说现在大元朝廷是双方博弈,其实并不准确,应该说是三方博弈。”
“我在听,你继续。”
“除了阿里不哥和忽必烈,还有大汗也算一方。”
慕容复怔了怔,“大汗不是站在忽必烈一边的么?”
“不清楚,”汝阳王摇头道,“大汗虽然明面上站在忽必烈一边,帮他掌控朝堂势力,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一些动作看似在帮四王爷,实际上根本无关痛痒,四王爷在朝堂中的话语权还是很小。”
“这么说他是站阿里不哥一边了?”
“按理说应该是的,众多皇孙中,他最疼爱的就是阿里不哥,可他如果真要帮阿里不哥,就应该把兵权交到他手上,提升他在军中的影响力,让他足以在拳头上跟忽必烈抗衡,问题是大汗明里暗里都没有这个意思。”
慕容复皱眉思绪片刻,忽的说道,“我问你为什么还没死,你跟我东拉西扯的干什么?”
汝阳王横了他一眼,“不是你问我朝堂上的局势么?”
“那好,现在朝堂的局势我清楚了,你说说你的事。”
汝阳王无语,“这没什么好说的,大汗回朝之后似乎将军令状的事给忘了,可七王爷不死心,派心腹当众揭破此事,又具表上奏,请求勒令敏敏下嫁七王府,并将汝阳王府满门抄斩。”
他这话听起来有些矛盾,其实不然,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赵敏有婚约在身,严格来说已经不算汝阳王府的人,所以满门抄斩的名单中是不会有她的。
“后来呢?”
“大汗有心保下我这把老骨头,按下奏折不提,却下令把七王爷一家打入天牢,本以为只等问斩之后这件事就结束了,不想四王爷却忽然向大汗提出,七王爷曾夺下樊城,立下大功,虽有过错,罪不至死,不该满门抄斩,如果要斩,也该先斩汝阳王府。”
慕容复听到这恍然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你们大汗为了保你,放过七王爷?”
汝阳王点点头,“姑且可以这么说,但究竟是不是,也只有大汗心里清楚。”
“既然如此,为何你们当时不趁机提出把婚约取笑了?”
“我只是一个罢官在家的旧臣罢了,有什么资格跟大汗讨价还价,更何况他能为汝阳王府做到这一步已是天高地厚之恩,我岂能再令他为难!”汝阳王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慕容复想了想,皱眉道,“忽必烈为什么要救七王爷?”
“七王爷战败回来后,手里还剩两万多残军,大汗本来是要顺势收回这部分兵权的,四王爷显然不愿意他这么做,这才力保七王爷,大汗只得折中一下,将我两家都放了,可婚约却必须照常履行。”
“为什么?”
“因为他需要一个平衡,倘若我们两家结亲,七王爷就不会明目张胆的倒向四王爷一边,至少四王爷不会完全信任他。”
“这算什么办法?简直狗屁不通。”慕容复气愤道。
汝阳王没有理会,自顾自的说道,“大汗智慧如渊,胸中自有沟壑,当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慕容复幽幽瞪着他,“如此说来,你是为了报答铁木真的救命之恩,才决定将敏敏嫁给七王爷儿子的?”
汝阳王长长吐了口气,“我知道敏敏一点都不喜欢七王爷的儿子扎牙笃,我不想让她痛苦一辈子,可我也不想违抗大汗的旨意。”
难怪他先前会那么纠结犹豫,慕容复隐约有点明白他的感受了,当然明白归明白,可要他坐视赵敏嫁给别人又怎么可能呢,眼中杀意一闪而过,“如果说七王爷的儿子死了呢?”
汝阳王闻言顿时吓了一跳,“你可不要乱来!”
“怎么,你不是不想害了女儿么?”
“唉,现在局势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大汗正在施行他的谋划,你要是把水搅浑,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后果关我屁事?”
“你若真想带走敏敏,我劝你不要这么做?”
“哦?为什么?”
“七王爷疼爱他扎牙笃胜过他自己,一旦扎牙笃死了,势必不计后果的倒向四王爷一边,到时大汗……”
话说一半,汝阳王又顿住,目光闪烁不定,没有后续了。
慕容复知道这老头肯定有事没说完,仅凭先前他支开自己出去放风就可证明眼前这个看似正直的老人,并没有表面那么磊落,寻思半晌,他淡淡道,“我不管铁木真会怎么样,反正话我放在这了,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带你一家离开这里,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对了,先前听你说你的儿子没了,怎么没的?”

ufmdj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大元局勢鑒賞-krnfu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慕容复脸色一黑,随即反唇相讥道,“是,你说的对,我是小人,我不否认,不过王爷你好像也好不到哪去,你看看你,连自己的儿女都护不住,还要靠女儿来保住性命,你说你除了害人害己还有什么用?”
“你……你……”汝阳王颤巍巍的指着他,气得胡子乱颤,你了数次也你不出个什么。
“我说错了?你浑身上下有哪一点值得骄傲?我要是混到你这个份上,一头撞死算了,还满口大义凛然,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汝阳王么?”
“我……我……”
“王爷别太激动,万一一不小心气死了,又要害我在敏敏面前撒谎,你可能不知道,我一向最不喜欢撒谎了,尤其是跟女人撒谎,每次都让我感到很愧疚,唉……”慕容复摇头晃脑,一副“你要死等我走了再死”的样子。
汝阳王气得几欲吐血,不过终究是久经战阵之人,承受能力没有表面那么脆弱,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渐渐缓了过来,他瞪着慕容复,“小子,你要是有能耐就把本王说死了,否则你还是别想娶敏敏。”
慕容复冷哼一声,“老头,别以为我叫你一声‘岳父大人’,就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我不远千里到这来不是要跟你提亲的,而是带走敏敏,谁也阻挡不了,包括你。”
“你……”汝阳王登时愣住了,半晌才喃喃道,“你怎么带走她?”
慕容复淡淡道,“这就要看你怎么选择了,如果你愿意配合我,我可以想办法救你全家出去,如果你不愿意配合,那我就带着敏敏远走高飞。”
说到后面,他眼神陡然变得深邃起来,一丝丝凌厉的光芒划过,“我宁愿她恨我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嫁给别的男人。”
汝阳王没由来的心中一寒,怔怔盯了他一会儿,“不知道敏敏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你老了,年轻人的事,你怎会明白。”
“或许吧,我真的老了。”汝阳王神色变幻一阵,终是重重叹了口气,“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慕容复暗暗松了口气,嘴中故作随意的问道,“现在大元朝廷是什么情况?我听说敏敏的军令状一旦输了,你就要被砍头,为什么这么久了……”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意思不言而喻。
可汝阳王听到这样的话,就好像在问他“你怎么还没死”一样,刚刚沉寂下去的怒火再次沸腾起来,“老子命硬,不行吗?”
慕容复微微点头,“你命硬不硬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除了铁木真没人能保得住你,或许敏敏也出了力,正是为了你她才甘心下嫁七王府。”
汝阳王闻言脸色一黯,“你猜的不完全正确,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你继续说。”
汝阳王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自大汗兵败归来,终日郁郁寡欢,无心朝政,朝堂里的局势变得十分微妙,凡是有资格登上大宝的皇子皇孙都开始紧张起来,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争权夺势,积极准备,直到四皇孙忽必烈率领十五万大军强势回归……”
“强势回归?”慕容复听到这不禁一愣,“你是说他一开始不在大都?”
按照他的想法,忽必烈当初保留了实力,又得到五万战马和铁木真的五万大军,应该立刻回朝篡位啊,因为铁木真那些被打散的大军迟早会回来,时间长了局势只会对忽必烈不利。
汝阳王不知道襄阳城大战是怎么打的,所以并不知其中内情,闻言不疑有他,“不错,据四王爷手下的幕僚传出消息说,襄阳城兵败之后,四王爷被追到了大草原上,他就地招兵买马准备反击,不想却得到了大汗回朝的消息,他这才班师回朝。”
慕容复目光闪动,转瞬明白过来,原来忽必烈采取了稳妥之策,先去招兵买马了,毕竟五万战马还要有人骑才能变成真正的战力。
这并不难理解,忽必烈纵然可以不管什么名义大义强势夺位,但铁木真包括诸位王子王孙同样可以纠集人马出兵勤王,到时他定会成为众矢之的,没有强硬的实力,他又怎敢冒险夺位,更何况当时他并不知道铁木真的大军究竟死伤如何。
“后来呢?四王爷是不是如愿以偿了?”
“没有,”汝阳王摇摇头,“四王爷虽握有十五万大军,可大汗手下同样有十五万大军。”
对于这个数字慕容复并没有多少意外,因为在襄阳城总的只找到三十万左右的蒙古大军尸体,也就是说,大元还剩下三十多万军队,除去忽必烈带走的八万,还有二十来万,只是被打散了而已,这二十万军队会陆陆续续的回到大元。
汝阳王继续道,“但大汗新败,士气低落,战马又……又陷在襄阳城,根本不是十五万骑兵的对手,不得已之下,大汗只得跟四王爷妥协。”
“妥协?他传位四王爷了?”
“这倒没有,”汝阳王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传位是件简单的事么?朝中除了四皇孙之外,还有一个人势力很大,大汗当然不可能草率传位。”
“哦?”慕容复怔了怔,“这倒有意思了,铁木真的十五万残军和忽必烈的十五万骑兵应该是你们大元的所有军队了吧,怎么又冒出一个可以跟忽必烈抗衡的人来。”
“所以我说年轻人,你还太嫩了点。”汝阳王冷笑着嘲讽一句,随即解释道,“朝政不等同于军事,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的。”
慕容复脸色有点发黑,不过现在不是争这口气的时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人家您说的对,我们年轻人自然是要鲜.嫩一点,那您倒是说说,朝中有谁的势力还能大过忽必烈?”
汝阳王自不难听出他话中的讽刺意味,却没有理会,嘴中答道,“这个人也是大汗的亲孙子,阿里不哥。”
“是他!”慕容复顿时想起了这号人物,在过去十几年中,铁木真包括忽必烈、蒙哥等一众皇子皇孙征战天下,大元朝政一直都是交在这个人手中的,不过这个人一向没什么存在感,如果不是汝阳王提起来,他几乎把这个人忘掉了。
汝阳王点点头,“想必你也知道,阿里不哥皇子在过去十余年中,代大汗监国,虽无建树,却不声不响的将整个朝堂势力掌握在手中,而四王爷一直在外征战,纵然手握大军,实际上在朝堂中没有什么话语权。”
“原来如此。”慕容复略一寻思也就明白过来,想要登基当皇帝,除了有兵权,还得有政权,现在局势很明显,这兄弟二人一个有兵权,一个有政权,除非大打出手,否则谁也奈何不得谁,说不定时间长了,忽必烈反而是失败的一方。
忽然他想起汝阳王刚才的话,奇怪道,“这不对啊,你刚刚说铁木真向忽必烈妥协,他为什么要妥协?现在的局势他完全可以稳坐钓鱼台,等那两个孙子分出胜负,又或是两败俱伤,他再出面收拾残局不是更好?”
汝阳王瞪了他一眼,“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关我什么事?”慕容复愕然道。
“大汗在襄阳城惨败的消息很快传遍天下,金、清两国边境蠢蠢欲动,大有出兵之势,为保大元的江山社稷,大汗只得偏向忽必烈,条件就是他要分出一半兵马开赴边关,守御国土。”
慕容复恍然大悟,“忽必烈答应了?”
“废话!”汝阳王白眼一翻,“不管谁做皇帝,首先要保住大元江山,否则四王爷夺得皇位又有屁用?”
慕容复被呛了一句,倒也不怒,目光微微闪动,阴笑道,“彼消等于此长,你们大汗就没有趁忽必烈分兵之际,对付他?”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阴险!”汝阳王逮到机会就骂一句,随即又解释道,“四王爷当然不会放心分兵,他要求大汗也分兵,而且最后他还使了点小手段,说是分兵一半,实际上只分出去三成,手中尚余十万兵马,而大汗只剩七八万。”
“明白了,”慕容复轻轻吐了口气,“所以现在是双方博弈,而你们大汗站在忽必烈一边,只等将权力一点一点移交给他,他就登基是吗?”
汝阳王点点头,又摇头,“你这么说并不全对。”
慕容复一愣,“老头,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小子,你对老子客气点,本王好歹是敏敏她老子!”汝阳王终于忍受不了他一口一个“老头”,怒气勃勃的说道。
“刚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慕容复心中腹诽,脸上讪然道,“是是是,岳父大人,麻烦您老人家一次把话说完行吗。”
汝阳王脸色微缓,但还是有些不悦,“现在叫‘岳父’为之过早,本王还没有决定是不是真把敏敏交给你。”
慕容复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随即变得更加灿烂了,和颜悦色道,“是,您老说什么是什么。”
浮生莫与流年错 天黑不放学
汝阳王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忽然干咳一声,“哎呀,这人老了,嗓子就不好,话说多了口就渴,如果现在能有杯茶送到本王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