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99n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愛下-第七百五十六章 相見恨晚,仙境之地展示-02xg2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眉千笑拿到徐洛青唤人拿来的火折子。
最让眉千笑无奈的是来人看着眉千笑一副看着自己人的眼神,一点都不带陌生……虽然老子每次来都得陪你们老板娘喝酒,但老子真不是要当她的伙计好吗!
咱们不一样!
“不一样个啥?剩下的交给你!”
徐洛青像交代刚才那下人一样的态度拍了拍眉千笑的胸膛。
尽管态度傲慢,但手上却是多了一丝柔情。
“确定是来闹事的你直接抓走,我给下面交代好了不会拦你。不闹事,你就好言劝走,我们给他打个折。”徐洛青打了个呵欠,倩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这些天来回跑我是真困了,改天请你吃饭再聊。”
嗯,徐洛青是真累了,居然说出请吃饭这种话……堂堂大老板,上次请客吃饭得追溯到合作帮忙解了皇城叛乱这么大的事,可见有多抠门。
眉千笑轻声走入,利落地把灯点着。
屋内环境高雅,桌椅摆饰全有讲究。金凤楼一直走的是清雅的装潢风格,简简单单之中却藏着巧匠慧心,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师之手。
支點 夜余
这房间面向宽阔城楼,视野极好,还有个大大的露台摆着适合小酌的桌椅,旁边一套古琴静候夜色之中。能坐在那听琴赏月品美酒绝对是人生一大幸事。
腹黑媽咪呆萌寶(邪毒娘親乖萌寶)
瞧着瞧着,眉千笑明白虽然是对门,但这可比他的包间高档一两个档次包间……还没搞明白对方来头就给这么高的逼格,不像金凤楼的风格……
也不管了,反正徐洛青说过这醉汉喊不醒,静悄悄把他抬出去找个干净的地方放着,这边大不了帮他买了这瓶酒的单……一瓶普通美酒的钱换3888黄金会员卡,怎么算也超值。
正欲动手,忽然,那人坐直了身子。
眉千笑有些意外,他放轻了脚步自认即便遍布高手的皇宫也能出入自如,居然惊醒了此人。想来,应该是这人正好酒醒吧,真邪门。
“你来了?”那人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人的声音爽朗亲和,但眉千笑确认陌生的很,怎么对方一副和自己很熟的调调?
抬头看去,那人如徐洛青所说是个帅哥。他的五官英挺,气质随和,一头长发整齐梳理在后。
校花保鏢 碼頭的漁人
刚对上眼,眉千笑浑身一震。
那人的眼睛黑白分明,弧光流转,无形有种摄人心神的魔力,如同它有许多话要对你说……但再回过神来,好似已过千秋,所言所感皆了然于心。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相视一眼,如过万世的奇妙感觉!
眉千笑终于有点明白徐洛青的说法……这人不简单,但又说不出哪里不简单,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你认识我?”眉千笑回应对方的话时,已过了数分钟,但茫然不觉。
萌宅千姬變
再次打量这人时,对方好似一个富家公子,又似一个风流才子,常见于世,却多了一丝格格不入。唯一不变的,是那如历沧海桑田的神情和不过中年的相貌。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那人淡淡一笑,倒满两杯酒,不知为何落在眉千笑眼中那笑容似曾相识。
“坐下喝杯?”那人自己端起一杯,一饮而尽。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动作,透出的却是有别世俗的豁达和洒脱。
眉千笑不容多想,对方的话似乎有莫大吸引力,或者说对方冥冥之中散发着吸引力,让他无从拒绝。
“这酒摆了三天,不香不醇,不如换了再饮。”眉千笑在那人身旁,拿起酒杯闻了闻劝道。
“你我喝什么酒有何区别?”那人依然挂着笑容看着眉千笑,又给自己满了一杯,但这次慢慢品尝,仿佛喝的是世间珍藏。
“此话何解……”眉千笑疑问着,但依然把酒送进嘴里。
不得不说这人说得极对……他能喝得出佳酿和二窝头兑水的区别,但其实他并不喜欢酒,对于他来说什么酒都一样,充满回忆的竹叶青最佳……喝酒,只是一个寻得心灵慰藉的借口罢了。嗜好寻美酒喝,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慰藉显得高档一些……
眉千笑苦笑,被人一言点破,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幼稚。
“何解……”那人清明的眼睛变得浑浊,千般情绪油然而生,“因为我看到你犹如看见我自己。”
眉千笑愣了一愣。
随后释然地笑了……他恍然大悟。
为何一见对方有种陌生的熟悉感……那是因为对方和自己何其相似。
那千愁难解的苦涩笑容,迷惘失落的眼神,就和照着镜子一般。
难怪自己对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也难怪觉得他对自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眉千笑也呢喃了一遍这最合适他们这个情况的句子,自发为两人再倒了一杯。
默契地互相碰了一下杯子,没有祝酒令没有多余的借口,各自淡淡抿了一口酒,感受着自欺欺人的醉意。
“我从没见过如我一般的人……你,你们为何……”那人一字一句地说着,但内容掐头去尾道。
既如镜里人,心意已相通,说话又何必累赘。
“身份,和误会。”眉千笑摆下酒杯,淡淡道。
“天下误会何其多……总有一天能解释得清。至于身份,只是世俗的看法。”那人安慰道,“你还有机会。”
“没有机会了,她选择嫁人就是最好的回答。”眉千笑起身走向露台,看着渐渐冒头的星光道,“而我选择放下。”
那人带着酒壶和酒杯也来到露台,随同坐下仰望星空,闻言陷入了沉思。
權相嫡女
“你呢?”眉千笑反问道。
那人从沉思中抽离,苦涩一笑,回头看着眉千笑,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浑浊的情绪愈发浓重,眉千笑好似要深陷其中一般。
一刹,还是一生?
修真少年闖花都 臥巢
等回过神来,眉千笑甩了甩脑袋,惊讶地发现自己站在一处山谷之中。此处鸟语花香与世隔绝,四周看去只有与此平高的仙雾缭绕的山峰。只不过一眨眼功夫,他为何会在此处?
“诸葛华我再说一遍,小倩与我清清白白,你别凭空污人清白!”火气冲天的怒吼在他背后响起。
眉千笑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张漂亮如不食人间烟火仙子的脸蛋突然出现在眼前。她长衣翩翩,衣摆如云似雾,完美无瑕的五官满是怒容,让眉千笑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了什么仙境之地碰见了真正的仙子。
“哼……妄称清白!你们的事我已经一清二楚,你还不如爽快承认,难道我们还不舍得祝君一声百年好合!!”
特殊事件辦公室又稱民調局異事錄 空虛大濕
仙子话音刚落,蓄力一掌朝眉千笑拍出。
怒气冲冲的一掌刚起,掌前的空气便已被挤压成雾,好似掌中聚集天空云朵!
但人家连空气都砸化成雾的掌力不似云朵那般软绵!澎湃掌力瞬间便至,内力精纯得让眉千笑都自叹不如!眉千笑不敢托大,身形急欲脱离,却发现竟然不如对方这掌来得更快!
“搞毛啊,我他喵死得冤啊!”
眉千笑惨喝一声,全身内力聚齐,身外形成一道护体罡气,双手护体硬抗这完全不讲道理的一掌,就没搞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轰的一声巨响扬长而去,传遍远天,犹如惊雷!
预料中的重击并没有如期而至,眉千笑颤栗着眯开半只眼睛……竟看到原本花草丛生的地面多了一道圆拱形的凹陷,直通后方。回头看去,这凹陷延伸之处竟直接打通了一座嶙峋山峰!
愚公门外他喵有这么一掌相助他可省好几代人的事了,可见仙子这一掌威力有多惊人!
驚雷
但更惊人的是眉千笑自己身上居然没有半点损伤,仿佛掌力透体而过,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尽管他是一位唯物主义者,但也不得不思考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变成鬼魂,所以才来到这仙地,也不会中这一掌。
“你!你居然对不懂武功的人痛下杀手!你太过分了!”
等下,老子也不完全算是不懂武功吧,这话好伤人!老子堂堂魔教教主这么被瞧不起的吗!
这声比较熟悉的声音从上边传来,眉千笑迷茫中抬头看去。
只见一位白衣诀诀的男子抱着一位柔弱的少女在空中缓缓飘了下来,男子一张俊脸也是满面怒容。
死亡遊戲之暴食君主
眉千笑看到男子怀中少女那吓坏了的眼神,约莫猜到人家说的不懂武功应该指的是这位少女。
錯嫁總裁
再看男子,怒气腾腾浑身内力散发,顿时狂风大作,仿佛天地为之动容。
嗯……哥是不是碰到神仙打架了……

vp0lm精品玄幻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討論-第七百五十二章 舌戰羣雄,立場分明鑒賞-qkrqv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那几人不明就里,抬头一看,高台上林家前后两位武林盟主一起投来温怒的视线,他们大约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这些门派地位稍低,没怎么接触过核心圈子,所以信息不怎么流通。
布依寨在正道武林核心圈中可相当有地位。
武俠之我是盜聖 熊愛吃漁
先不说人家和林家庄是亲家,是当今武林盟主外婆家……人家还和大理段氏有些类似,乃贵州一带几乎一家独大的势力,而且还是凭独有染布技术给皇上专供御品靛蓝布匹深受器重的顶级布坊,和皇家关系不错……人家掏出家底来灭你们这种小门派那是易如反掌。
只是人家不像大理段氏那么臭屁,低调得让人都忘了他们存在罢了。敢放言人家是小破寨,只能说这些人坐井观天没见过世面。
“还有天煞门、五毒教等,还办过行刺皇上的恶行,他们全都是日月神教的分堂,难道分堂做的恶行就和日月神教无关?”他们没搞明白蓝丹雀是什么大人物,但也看眼色地烧减气焰,质问道。
“日月神教可有承认他们是自己分堂?”蓝丹雀反问道。
“这、这还需日月神教出来承认才是分堂?!”
蓝丹雀深知武林中大多这类没接触过日月神教核心的外围门派,正是推崇日月神教奸邪无道的无知之辈,都懒得解释,摆出一个请的手势朝座位最前的一位代表:“你们可去问问少林方丈。”
冰火戀歌
少林这边方丈澄灯大师亲自来了。
今日武林大会上的这些事,少林方丈澄灯大师哪个需要听澄清的?林夕雨名声?他们都和尚……日月神教冤屈,他一清二楚……所以一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还打起了瞌睡。
这下突然被点了名,心中嘀咕蓝家那臭小子居然把最难解释的东西丢自己身上,还是不得不站起来。
“阿弥陀佛……拒老衲所知,日月神教并无建立分堂。江湖上所有自称日月神教分堂的教派,皆可视为信口开河。”
澄灯方丈也不愿意多费口舌,简单概括说个总结就罢了。
但澄灯方丈地位崇高,他这么一说谁还敢质问一番?
“如澄灯方丈所言,故而对他们的责任应该严谨划分,各为独立门派,不能把祸事全扣日月神教头上。天煞门五毒教行刺,是天煞门五毒教行刺,与日月神教何关?”蓝丹雀要的只是方丈的地位压人,接着补充道。
君心應猶在
“即便他们不认,但血刀门和日月神教关系紧密,以日月神教马首是瞻。还有上次落鹿坡的武林大会,一众魔教中人拜见日月神教的教主,这点你有什么解释?”
“不难解释。例如我们公举林家庄为武林盟主,也以武林盟主马首是瞻……但我等犯错,可冠林家庄之名?”蓝丹雀淡淡道。
这些人相顾无言,理确实是这个理。
“还有血刀门,和日月神教确实关系紧密,以下属自居。但他们杀害王侠士乃私人恩怨,并非日月神教指使。江湖恩怨江湖了,这不是常态?你们和谁有个恩怨动了手打死了人,难道就该定为大奸大恶?血刀门出手比较暴戾没错,但从来没有草菅人命,你们有仇去报就是了,名门大派报仇说合理、血刀门报仇扯道义,这可是双重标准?”
蓝丹雀一话说得他们无话可说,一一坐下。他们并非被说服,依然心气不顺……根深蒂固的理念下,魔教为邪我等为正的理念已刻入脑髓,不会听三言两语就觉得魔教没错。魔教肯定有错,现在的区别是哪个教的错,他们只是暂时找不到道理反驳才坐下罢了。
“谁说血刀门没有草菅人命?孔氏一家被血刀门满门碎尸,孔氏一家可没和血刀门有什么江湖仇恨……而且祸不及子女,怎可出手如此残忍!”一位侠士站了起来怒道。
“此事我们华山派一会正想说明。孔氏一家碎尸灭门乃魔教恨绝魔君所为……我们华山派曾围剿这个大魔头,他临死之前说的。所以这个罪名与血刀门和日月神教无关。”华山派掌门周清华起身说道。
不愧是大门大派的掌门,说话不急不慢从容大度。
“周掌门既然知道这事,为何不一早说清楚,让我等闹了个大笑话,见笑了。”对方可是华山派掌门,起来这人顿时态度和煦道。
名门正派中多得是这样的伪君子,周清华见怪不怪,笑道:“为何要一早说清楚?孔氏一家的案子不一直是悬案吗?谁找到证据说是血刀门干的?”
那人哑口无言,又只能坐下。
孔氏一家灭门惨案确实一直都是悬案,只是凶手出手和血刀门一样暴戾,所以大家都默认是血刀门所为。
接下来一个接一个名门大派代表起身说话,把自己所知的事件给日月神教理清,这是他们所在地发生的事件他们都知道真相,只是没能传播出去让日月神教背了锅,出来说清楚也不是什么问题。
当头的要数五岳剑派,居然来的全都是掌门,说的话落地有声令人信服。
青梅養成記 我是師師
“照你们这么说,日月神教岂不是该归入我们正道之中?”峨眉派来的还是灭情师太,她看着五岳剑派的掌门们冷哼道。
她搞不明白这几个大派的掌门为何要亲自来为日月神教说话。纵使是皇上的请求,派个弟子来解释也就完事了,这种态度太奇怪。
灭情师太当然不知道,五岳剑派掌门都来了是为了大事……
因为皇上要帮任你们行欠他们的钱给还清啊!能不来吗!
谁管日月神教名声臭不臭冤不冤!各大派来的人越是位高权重,说明还款数额越大而已啊!!!
看,这不连方丈都亲自来了吗!任你们行当年欠少林上下的灯油钱最是大额呢!
多年追债的心结解开,他们也不介意帮日月神教多说两句……反正说的都是事实罢了。
“听灭情师太的意思,日月神教似乎多有得罪?”蓝丹雀拱手行礼问道。
數據封神
“哼……任你们行在我派大闹,写下这罪证可有假!”
灭情师太拿出了大杀器……大家纷纷传阅,居然是一张认罪书!
“这是谁写的?”蓝丹雀看了看问道……字稍微比较好看,分明不是月的字迹。
奸妃當道,APP養成記 權小壕
天傲
“任你们行。”灭情师太冷笑道。
“他怎么大闹峨眉了?”蓝丹雀问出大家心中好奇。
“与你们无关!”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弄清淺
灭情师太肯定不会把任你们行那老不修上来偷看澡堂的事情说出来自毁名誉……这事又成了日月神教所犯罪行的一个迷。
“他说要把弟子压来赎罪,一走了之。后来他徒弟月来了,不遵守协议不说,还又大闹了一通,还在后山欺负了我的亲传弟子!”
嗯?!?!
老大还有这一遭猎艳狂事?!
易泽和段志行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争先恐后站起来问:“他怎么欺负您弟子了!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帮峨眉派抓他回来认罪!”
灭情师太皱了皱眉头,这两货刚才还说和月有关系的人为何突然倒伐??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奇怪啊……
她轻描淡写道:“月在后山打得我亲传弟子毫无还手之力,导致心性大受影响,不知所踪……这还不算欺负?”
切……
两人齐齐坐下,对事实真相相当不满。
这种事情他们熟啊……哪个没被月给揍得服服帖帖的?
灌籃高手之赤木來襲 潘森的迷宮
“大闹峨眉派当然是日月神教的不对……所以我也没说日月神教不是魔教。他们行事猥琐至极奇贱无比,当然要列入邪道之中,他们有什么资格归正?”蓝丹雀斩钉截铁道,“我们今日所说只是理清莫须有的罪名,并非指黑为白。”
灭情师太这么一听,觉得确实是这个理,轻哼一声也坐下了。
易泽和段志行等人也连连点头,日月神教肯定不是世面上所传那般大奸大恶,但这种无赖地痞铁定还是归入魔道一途,谁敢拨正他们才第一个反对!
籃球之王牌後衛
大哥不是罪大恶极,但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的立场可分明可坚定了。

os185引人入胜的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五十章 自嘲澄清,親切投緣推薦-o81kc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数日后,林家庄。
掌控天羅
皇上私下联系,号召江湖群雄在林家庄相聚,要组织一次武林大会。
参会的人不算多,来的都是江湖大派而且只是派出个别代表,所以大会在室内举办。
林家庄作为两代武林盟主,这种事情可办得多了。拿出一个大圆形的厅堂,正合适这种一百多号人规模的大会。
皇上九五之尊,坐在高台为首一席,面对群雄而坐。久为上位者的气势,让他如泰山伫立,凌驾一众江湖人士之上。
王妃不乖:獨寵傾城妃
唯有一座与他并列排头,坐着一位白发苍苍但鹤发童颜的男子。他面如刀削,双眼凌厉内敛,不怒自威。身穿一身淡蓝色的素衣,腰间别着一把朴素的长剑。
仙道淩雲 小無相公
这位便是林家庄上任庄主,江湖盛名已久的传奇人物林飞冲!
如今在座的绝大多数江湖名流都是林飞冲的后辈,甚至后后辈,今日大会能见到这位已不大过问江湖俗事的老前辈自当仰慕有加。今日要不是皇上亲自参会,他也不会露面的。
林飞冲边上靠后还有一席,座位上坐着一位器宇轩昂的壮年男子,一身气势蓄而不发庄严不苟。
这位是当今武林盟主林奇衣。
虽说林奇衣是当今武林盟主,但大家都知道那是林飞冲不想当了才轮到他,而且他们自家的辈分林飞冲可是他爹,他坐次林飞冲一席很合理。
林飞冲身后站着一位白衣少女。她衣着简单,但朴素的衣裳依然剪裁出她玲珑有致的曲线。脖子展出的皮肤和曲线犹如天鹅雪项,白衣似雪,伊人犹佳。
她脸上挂着一条白色的蒙巾,遮住了大半张脸,只剩下一双明亮如秋水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地面,无精打采。看不清容貌,但出尘的气质让人只看到这神情便忍不住生出要为其解忧的冲动。
白衣少女有许多人不曾见过,但不必多说大家已猜到她是谁……她正是今日皇上劳师动众亲自屈尊号召这次武林大会的女主角,江湖第一绝色林夕雨。
作为林家庄的千金大家却不常见过也是正常,因为林夕雨从来不参加这种集会。
一来林夕雨喜静。
二来她容貌出众,本来求亲的人都快把他们家门槛给踩平了,再经常现身这种场合更有煽风点火的嫌疑。
所以这是她头一次参加武林大会,要不是蓝丹雀建议她来,这次关于她名声的武林大会她都不打算参加。
名声一落千丈沦为笑话又如何……心无着处,谁理世人笑或痴。
平日她不怎么喜欢蒙面,但这次人多聚众,她还是戴上少被围观为好。
除了林夕雨以外,皇上身后也站着几人,只是不如林夕雨那般抢眼。
当先一位是一身白衣形容枯槁的老人,看其形态像是服侍皇上的老太监。而后几人身穿便装,色厉而内敛,一看就知道是内功不俗的大内高手。
众人理解,皇上出行不带几个保镖也不像话。
一行人就坐之后,皇上和林飞冲、林奇衣各发表了一番客气话后,马上进入正题。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朕想来大家都深以为然。”
從背包到晶壁系
皇上参与武林大会这种情况大家都是第一次,一听皇上发言,大厅内安静得连根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皇上沉声发出的声音传遍大厅。
“林家乃一代豪杰,天下无不叹服,朕也是……”
皇上当众一阵彩虹屁拍出来,林飞冲也不得不立即拱手接话:“不敢当……都是大家给的面子。”
“你也不用客气了,两代武林盟主连出乃事实,林家还有什么好谦虚。”皇上笑道,接着说,“那时太子初立,万事需备。又想到林家有女落落大方,年纪适婚,又是一等一的美人,当下就起了心思……所以这事,是朕的主意,并非林家提议。反倒是林家给了朕的面子,才答应下朕的请求……”
“皇上言重了。”林飞冲又是郑重地拱了拱手。
这是皇上在为他们林家澄清外头谣传他们想攀贵的说法,让皇上亲自揽责挽回他们林家的声誉,说明皇上有多看重林家,林家上下岂能不感激。
“奈何天意弄人……不,也不能怪责天意,此乃人祸。孽子心怀不轨,遭到奸人蒙骗,急办大婚也只是为了好让他趁乱实行篡位恶行。好在有贵人相助,再加上镇国四武中之天厝大发神威,这才把朕的危难化险为夷。而孽子也再无利用价值,遭到奸人无情抛弃,命殒当场。”
情傾民國
“所以林夕雨和林家只是被孽子利用,大婚只是一场骗局,如何能算数。两人无名无分,大家都不必再多加叵测。而且那日林夕雨察觉乱象,立马出手相救连嫁衣都没来得及换,救满朝文武于水深火热,当嘉一等功!来人,赏!”
皇上把林夕雨名声的清白通过当时的侧面描述给澄清了,更以赏赐为证,重重挥了一下手。
陈公公领意,下台走到后边,再上来的时候已端着一盘金银珠宝上来。最亮眼的莫非一套白玉饰品,精雕细琢,华贵不失清雅,即便不识货的人也能一眼看出绝非凡品,世间难得一见。
皇上赏赐这事很突然,林飞冲和林奇衣都不知道会有这一遭,立马要起身阻止:“皇上不可!救驾乃武者分内事,况且夕雨也是乱计之因,顶多只能算戴罪立功,皇上不责怪就很好了,怎能算功劳!”
“你们都坐下……林夕雨惨遭利用,也是受害者,哪来的罪过!胡说八道,都坐下!你们这是想让朕奖罚不明,寒了天下义士的心?”皇上佯怒道。
皇上都这么说了,林飞冲和林奇衣只得坐回原位……不然还能站直身背这偌大的锅?
所谓无功不受禄,皇上又来帮他们澄清又给他们送礼物这怎么说得过去……林夕雨灵心慧齿,当下也明白父亲和爷爷的难处,该她站出来推脱。
“皇上,小女受之有愧。”林夕雨上前拱手推脱道。
“诶,不许多礼。”皇上来到林家庄私下已经见过林夕雨几次了,对这秀外慧中但又恩怨分明的侠女越看越中意,慈笑道,“这本就是朕要送你的东西,只是换了个名头罢了。”
林夕雨定睛一看,还真是皇上在太子大婚那日要送她的珠宝……可她已不是太子妃了,这东西送给她好像不太适合。
“但这些是……”
“在朕眼中你和儿媳妇没什么两样……咳咳,朕的意思是,朕觉得与你分外投缘,望你如女。你可要推却朕作为一位长者的心?”皇上笑道。
“这……”林夕雨余光看了一下父亲和爷爷,皇上打感情牌这套他们两也没话可接,难不成还能说皇上你不配给老子滚?
“承蒙圣上赏识,小女只好答应暂时代为收下当做保管,哪日皇上想取回去,小女就给皇上送来。”林夕雨见推却不过,再拖拉下去反倒让众人看笑话,只好接下道。
靈瞳 靈靈七
“呵呵,好,好。”他这套舍不得送人的稀世珍品只要是个女人见着都要晃神,林夕雨这般无动于衷,当真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更让皇上笑不拢嘴。
搞不清楚状况的人见了还以为皇上在接儿媳妇大婚给敬茶那般高兴。
“现在大家可明白了?这档不成礼的婚事只是朕死皮赖脸给求来的,孽子和林夕雨面都没见几回,谈何感情。无情无份礼不成,所以大家以后不要再给林夕雨泼脏水,她就如朕的亲女儿那般,谁要说三道四的就往朕身上来!”
皇上扶林夕雨起身,拍着胸膛朝众人接地气地一番自嘲下,气氛顿时不再那么拘谨,大伙也都跟着一块乐了。
“这边林夕雨的事情朕给解释完了,接下来朕还得把另一个人的事情给整理一下……魔教教主月,关于他,你们答应给朕解释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皇上忽然道。
听到“月”这字,林夕雨微微一颤,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地退回角落。
所谓正邪不两立,在武林大会上提到魔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林夕雨不禁握住腰间长剑,脑海飘过那日白羽洞穿他肩膀血溅当场的情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名门正派与他正面冲突的那日终于要到了?1603390287

5h4fa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愛下-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熱推-dp3x8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青龍血
裝神弄詭 飛飛語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逆天妖聖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重生之天下權柄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葬神祭 雪融水語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sb0ls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鑒賞-87z3g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無限之絕地求生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天子的藏心情人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我家的守護神獸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縱寵—撲倒師妹 若如煙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被遺忘的第三者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tjc56超棒的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起點-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展示-8fq4e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惡靈談判專家 張廉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喪嫁 月下小溪本尊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毛毛:我們可不可以不逗比 風遷雨舍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總裁的小蘿莉:貼身嬌妻 牧野薔薇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好妹子才不黑化 所謂神跡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rdv2l精华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起點-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看書-94we7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盛夏光年:我愛過你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特工女皇桃花多 緋色檸檬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通靈珠 左手成仙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盛唐風華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綜漫蓋亞 海王波士頓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誘惑首席:餵,不要你的奶粉錢 巫霧
天庭賞罰官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蜜愛甜妻:豪門第一契婚 聖雪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暖心寵婚:老公請溫柔 桃夭灼灼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白雪公主的苦戀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sqerh超棒的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隴鷹-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展示-2fnkm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宅男的亡者軍團
掛名新妻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黑色豪門之純情老婆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和一個GAY形婚的日子 流嫣然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閃婚後愛之嬌妻難為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瘋子司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夢中騎士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老師,放過我 婉轉的藍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喪命遊戲 思萍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70r6k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起點-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5e1zh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鬼神異圖 夜下探花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我當婦女主任那些年 小輝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假如深海不快樂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世外神醫在都市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霸氣村妞,種個將軍當相公 雪夜妖妃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作賤 3號楊戩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a2jxe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ptt-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ydvap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鐵血狼兵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鳳絕天下:毒醫七小姐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魔舞蓬萊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一劍淩雲 晴雨茶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韓娛之大夢想 夢想筆談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異界召喚之王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帝姬嫡女 錦蘭依然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