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5q7精品都市异能 我是演技派笔趣-第六百三十三章 我會崩潰的分享-jbtq9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四月初,夜。
“老爷,阿新那里你准备怎么答复?”
施楠生泡了一杯参茶端给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块画板勾勾画画的徐老怪。
这人老了,需要保养。
徐老怪放在手里的东西,接过参茶抿了一口,沉默片刻,抬头问道:“你觉得呢?”
施楠生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道:“剧本不错,而且我也问过陈果富,这个本子他确实参与过,而且一开始很想执导。只是因为阿新不愿意接受华艺兄弟的投资,才不得不忍痛割爱。他倒是挺认同那位高群叔导演的,觉得是个不错的导演人选。”
“阿新为什么要拒绝华艺的投资呢?”徐客感觉很新鲜的问道。
他做了几十年的电影,哪怕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一部电影的投资很多时候往往都是多元化的,分摊风险,资源共享。除非是那种自信能够稳赚不赔的项目,才敢有人吃独食。
我的良人
“原来我以为可能是因为博纳和华艺的竞争关系,但听陈果富的意思,好像是阿新对这部电影有足够的信心,不想更多的入局分一杯羹。”
“噢,难道阿新这么有信心?”徐老怪顿时惊讶道。
“你可千万别小看他,如今他在内地电影圈是出了名的眼光好,你别忘了两年前的《石头》,还有去年的《双驴记》。”施楠生提醒道。
“……”
徐老怪顿时无言以对,想想当初自己拍的那部投资一亿多的《七剑》在内地市场仅仅只有八千多万的票房,而人家一部投资甚至都没有《七剑》十分之一的《石头》却拿下了将将要破亿的票房。真真是让他情以何堪啊!
畫皮之狐妖的石神夫君
而且他拍了这么多的电影,就是在华语圈打转,从未在国际上证明过自己。别看他一直以商业片导演自居,但要知道每个导演的心中都藏着一颗文艺心。并不是说他不在乎,而是够不到而已。
施楠生看了他一眼,夫妻这么多年,她对徐客太了解,虽然外界都说的老了,过时了,但是施楠生心里很清楚,这个一直以来让她深爱、让她崇拜的男人,从来没有失去过雄心,如今只不过是蛰伏而已,总有一天会东山再起,重新证明自己的。
最強少主
“还有件事情,上次陈果富还跟我说他的那个《狄仁杰》的剧本弄的差不多了,准备明年启动。”施楠生又道。
“他这个《狄仁杰》终于弄好了?”徐客愣了一下,继而笑道。
陈果富的这个《狄仁杰》,他知道,早在十年前就开始搞了,一开始还想请他执导。但是搞搞停停,中间又经历了哥伦比亚公司中国分部的关门,然后陈果富本人又加入华艺,前几年基本上都是在幕后帮冯晓刚操作项目,这个《狄仁杰》又停顿了下来。
施楠生却看着他认真道:“他还是请你执导这部戏,但是有个前提是你要给他一个说服老板的理由。这是个大制作的项目,成本可能要超过一个亿。”
徐客不由再次沉默了。
好几年,他就和陈果富谈论过这个项目,说实话他也很喜欢狄仁杰这个题材。但是当时的他正处于事业的高潮,而且一心想翻拍特效大片《蜀山传》。原本说好等完成了《蜀山传》,再拍《狄仁杰》。
结果《蜀山传》扑街,于是当时陈果富所供职的哥伦比亚公司显然对徐老怪这种所谓特效大片失去了信心,暂时搁置了这个项目,转而投资了何评的《天地英雄》。
而徐客蛰伏两年之后重新出山,雄心万丈的准备复制自己曾经成功的《中国往事》系列,准备打造一个梁羽生的武侠世界系列。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哥伦比亚公司中国分部因《天地英雄》的巨额亏损,值得关门了事。而徐客的所谓《七剑》三部曲,头一部就扑街。
如今又过了几年,陈果富居然还念念不忘《狄仁杰》,而且还是投资上亿的大制作,难免让徐客这颗不安分的心,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他也很快就被听明白了施楠生的潜台词。
“你的意思是让我接下《风声》这部戏?”
话虽然不是疑问句,但是意思是肯定的。
施楠生只是朝他抿嘴笑着耸耸肩。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陈果富就是在帮贺新当说客。给他一个说服老板的理由,光凭现在徐客正在拍的这部《女人不坏》,显然是不现实的。徐客还需要一部能够拿得出手的作品来证明自己。而目前看来《风声》就是最好的选择。
徐老怪是个干脆的人,稍稍沉吟片刻便点头道:“好,你跟阿新谈一谈。”
既然是证明自己,那么就不可能是监制,而是他要作为导演的身份来参与《风声》这部戏。
至于是不是联合执导,这个问题不大。一方面陈果富对这位高导演是认可的,另一方面徐客目前还无法抽身,至少要等完成手头这部《女人不坏》才行。
……
夜,家。
四月初,暖气早就停了,但晚上还是有点凉,程好穿着一身粉色带斯诺比图案的天鹅绒睡衣蜷缩在三人沙发的角落里,脸上敷着面膜惨白兮兮的。
贺新穿着同款的蓝色睡衣,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电视机没开,客厅里显得很安静,两人各自手里捧着剧本,偶尔发出翻动纸页的沙沙声。
学习氛围很浓,就连串串也乖巧的趴在狗窝里。
“啊!受不了!”
程好突然惊叫一声,把剧本扔到一边,整个人打了个寒战猛地坐起来,一副浑身不自在的样子。
突如其来,不光把贺新吓了一跳,就连串串也吓了一个激灵,从狗窝里跳起来,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迷惑且警惕地看着女主人,摇了摇尾巴,往前走了两步,可能感受到从女主人身上散发出的冰冷之气,顿时停下脚步,一个拐弯,小跑到男主人的脚边,蹭蹭男主人的小腿,呜咽着。
桃花夭夭
贺新赶紧摸了摸狗头,安慰了一下,同时望着女朋友诧异道:“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吹屍人
程好撇着嘴,想到刚刚看到的情节,又忍不住打了寒颤,道:“噫!每次看到这个绳刑,我这脊梁骨发凉,浑身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呃……”
这个贺新还真的没法说。如果说原版的《风声》中哪个画面让他印象最深刻,当然是几个大汉架着周讯骑跨在一根布满毛刺的粗麻绳上反复拉扯,染红的白裙子、血淋淋的麻绳,还有周讯那撕裂的惨叫的那个画面。
就算贺新是男人,但是每每想到麻绳摩擦的那个娇嫩的部位,也不由让他毛骨悚然,甚至下意识的夹紧双腿。
但是站在施刑者的角度,如何让受刑人最恐惧、最痛苦,直至不能忍受,才是他们的目的。
当初决定让女朋友来顾小梦这个角色,贺新最为难的就是这个情节,用自己的女朋友代替原本印象中的周讯,说不定将来还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影响今后夫妻的生活的质量。
但同时这个镜头不但对于演员来说是非常出彩的,而且对于电影本身更增加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爆发力。
总之,心里难免有些矛盾。
“那你能演吗?”贺新犹豫着道。
他还真担心女朋友演不了。
“不知道!”程好摇摇头。
她现在甚至都不敢想象,只要脑子里一出现剧本中描述的那个画面,她就忍不住会发抖。
“这个实在太残忍了,如果我是顾小梦,我一定会崩溃的!”
说着,她还一脸余悸道:“英雄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
贺新暗暗叹了一口气,只得安慰道:“慢慢来吧,反正还早。”
程好此时彻底没了在看剧本的心情,又想起来问道:“哎,对了,上次你说请徐客导演,那边有回音了没有?”
虽说徐老怪之前接连搞砸了两部大制作,但是在演员心目中他依旧是传说中的大导演,依旧特别希望能跟曾经创造出无数经典银幕形象的大导演合作。
閃婚甜妻:高冷老公,陪陪我
“还没有。”贺新郁闷的摇头。
自从上次跟徐老怪和施楠生谈过之后,这一转眼差不多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那边至今还没有任何回音。
“真是麻烦!”
程好烦躁的双腿在沙发上蹬了两下,不甘心的问道:“那你说,徐客导演有可能答应吗?”
“现在还不好说。”
虽说当初他和徐客、施楠生谈的都挺好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里也难免有些打鼓。他一直忍着没有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免得给对方留下上杆子的印象。
计划等到《女人不坏》杀青后,如果那边再没有回音,他就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考虑和陈可欣或者陈家上谋求合作了。
贺新现在不想聊这个话题,免得心烦,岔开话题道:“你们公司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哼,还能怎么样?分家是必要了!花姐都已经在SOHO现代城那边租了新公司,正在装修呢。老吴今天还找我了……”
婚內纏綿
程好的话说到一半,贺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当他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顿时眼睛一亮,忙不迭的接通电话:“楠生姐,你好……”

16sr9人氣玄幻小說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六百三十章 靠譜的監製相伴-arija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你这家伙,说话也不知道婉转点,你这样让小范很难堪的。”送走了范小胖一行,于东苦笑道。
臨時審訊室 CKS001
“我已经够婉转的了,本来就是办不到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婉转?”贺新双手一摊,无奈道。
“哎,你该不会对小范有什么看法吧?”
“没有,我都没跟她打过几次交道。”他摇摇头。
不过仔细想想,或许潜意识中可能有种本能的排斥,也许是范小胖太过漂亮了,也许是她的野心很大,又或许是后世印象中她的种种不堪的负面新闻……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算了!来,喝茶。”
坐下后,于东递了根烟过来。嗯,软中华,这才是大老板的标配。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看好何评导演,还是不看好《麦田》这部戏?”于东还是忍不住问道。
自从《双驴记》之后,肠子都快悔青的他确实对贺新的眼光有些迷信。
看着老于那种疑惑的脸,贺新不由笑道:“这怎么可能?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说话不算数,还有就是轧戏。我这前头答应了黎叔,然后回过头来又放他鸽子,这样的合作伙伴,你是不是以后也得留个心眼?
再说了,我有什么资格不看好何评导演?我还特别喜欢他的《双旗镇刀客》;至于那什么《麦田》,我连剧本都没看呢。”
贺新的这番话说的于东有点不好意思,一开始就是他怂恿贺新放鸽子来着。
他讪笑着道:“我就是觉得挺可惜的,《麦田》这个故事真不错,讲的是战国时期长平大战之后,秦国的小兵跳进一座寡妇城,然后……”
“得得得,东哥,你就别吊我胃口了。”
贺新连忙摆手打断,这个什么《麦田》他实在没啥印象,但他也不敢妄下评论,毕竟他不是其他娱乐小说作者笔下的那些男主角,对一切影视剧、流行歌曲都了如指掌,信手拈来,浪得飞起。
他没印象的不等于这种片子就不会成功,包括他演的《蓝宇》、《双驴记》这些片子,他同样都没什么印象,却都非常成功。
“咱们还是说正事吧。老高那边对《风声》这部片子有些不太托底,我想让你帮着找个靠谱一点的监制……”
他把《风声》目前遇到的困难跟于东简单的说了一下。
我夢見了欲望 月中馬
《风声》这个项目博纳方面注定是要参与的,虽然具体合作细节还没有谈,但以目前新皓传媒和博纳良好的合作关系,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波折。再者,于东这个人在男女关系方面虽说是渣了点,但在生意上还是比较有节操的。不至于出现象黄家兄弟那种口头上达成协议,然后转脸就不认账了。
而且于东跟港圈的关系很好,别看贺新之前怼这个怼那个的,但就目前而言,港台方面的导演在商业片领域较内地导演还是相对比较有经验,比较靠谱的。
于东听完沉吟道:“既然老高自己都没啥自信,那索性就换个导演!”
“……”
换导演这事贺新不是没有想过,毕竟《风声》对于新皓传媒来说是第一部大片,尽管这个可能在于东眼里不过是部中等制作。
成为大片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大导演、大明星、大投资、大场面、大题材等等,但其中最重要的,或者说导演才是决定一部电影的质量和艺术风格的关键。
但是如果换个导演,他心里反而会不托底,毕竟原版的《风声》对他的印象太过深刻,同时也证明了老高作为导演是靠谱的。
而且他跟老高的关系不错,而记忆中老高的大银幕作品能够拿得出手好象也只有这么一部《风声》,不忍心看着老高混到最后连部代表作都没有。
“《风声》是悬疑题材,在这方面老高还是拿手,再说他又是剧本的编剧,没有比他更了解故事的细节。他就是自己不太自信,担心搞砸了对不起朋友。我觉得还是找个监制帮他把把关足够了,如果还是联合执导也没问题。”贺新沉吟道。
“阿新,工作管工作,朋友义气管朋友义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于东严肃道。
“东哥,这你放心,我们新皓传媒是小本经营,头一回拍大片,我比谁都在乎。但我可以保证老高还是靠谱的,这绝对不是什么朋友义气的事。我怎么可能拿几千万的事情来开玩笑?”贺新同样认真道。
于东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嗯,这样吧,回头我帮你介绍陈可欣导演或者陈家上导演,大家一起聊聊。”
“那太好了。”贺新连忙道。
陈可欣自不必说,年初的《投名状》最终票房还会突破了两亿。至于陈家上刚刚执导了由陈昆、周讯、赵燕子主演的《画皮》,同样也是一位实力派的商业片导演。
腐爛 不歸毛
“我可不敢打保票,具体怎么合作还得坐下来谈,到时你把老高也一起叫上。”
说着,于东抬腕看看时间,站起来道:“好了,中午我就不留你了,一会儿还得去探班。对了,你回公司么?正好一起走。”
“你去798探班?”
“对啊,《女人不坏》剧组这两天就在798老工厂取景,你不知道啊?”
有種你再踹一腳
“呃,我都好几天没去公司了……东哥,我跟你一块儿去看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于东要是不提,贺新还真忘了,相比不熟悉的陈可欣或者陈家上,这不现成还有一位徐老怪么!
徐客自从《七剑》扑街后,当时高调宣传打造《七剑》三部曲就没有然后了。而且接连搞砸了两部大制作,使得他这几年正处于一个低谷期。
当然虽说是低谷期,但并不意味着徐客无戏可拍。比如去年上半年他和林岭东、杜琪峰联合执导了《铁三角》、下半年的爱情片《深海寻人》,以及如今正在拍的有博纳投资的爱情喜剧片《女人不坏》。
只是这些除了《女人不坏》的投资有个两三千万,另外两部都是几百万的小制作。
圈内许多人都说他老了,也就这样了,和很多曾经的著名导演一样,小打小闹挣点养老钱,然后退出江湖颐养天年。
但是贺新并不这么认为,想想后世的《狄仁杰》系列,《龙门飞甲》、《智取威虎山》,六十多岁的徐老怪照样还在搞风搞雨。
巧合的是《狄仁杰》、《智取威虎山》都有点悬疑和谍战的色彩。
“中午正好我还要请徐导和几位主创一起吃饭,你也一起参加吧,咦……”
宇宙由我
说到一半,于东突然顿了一下,睁大眼睛道:“你该不会想打徐导的主意吧?”
“顺便么,先聊聊再说。毕竟徐导也是老熟人了。”贺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你可想好了。”于东面露犹豫之色道。
“你不也找他拍片么?”
“我这里情况不一样,投资不大,而且植入广告就已经差不多收回投资了。但《风声》不一样……”
跟许多圈内人一样,于东也同样对徐老怪存有疑虑。
娶妻需搖號
说起来还是黄家兄弟有魄力,一部《狄仁杰》不但让徐老怪打了个翻身仗,还让华艺兄弟票房口碑双丰收。
然后于东才赶紧跟风,才有了大卖的《龙门飞甲》和《智取威虎山》。
永恒之心
“先聊聊嘛。”贺新轻松的笑了笑道。
“你这家伙!”
于东摇摇头,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两人驱车来到七九八老厂区,这边离新皓传媒公司不远就隔了797和798两条路。到了现场就见在一堆密密麻麻的各种管子、蒸馏、反应炉的前面广场上已经搭起了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后面的蓝色彩钢板上横挂着一条浅黄色的条幅,上书几个大字“正义无敌,音乐不死!”
现场还有各种吊车、大摇臂、轨道,工作人员正在旁边的建筑物上搭着脚手架,还有布置音响和在那些黑重粗黑的工业设备上安装各种灯光。
裹着一件黑色羽绒服,花白的头发被风吹的跟鸡窝似的徐老怪此时正站在场地中央,环顾四周,还时不时的跟身边的张淑平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徐导!张sir!”
“阿新好久不见!”
双方见面,热情的握手寒暄。
徐客还好,去年《黑三角》上映来京城做宣传的时候见过一次。张淑平倒是很久没见面了,说起来贺新跟他认识算是最早的。穿越到这个年代,贺新第一次拥有时髦体面的衣服,就是当初拍《蓝宇》那会儿,张淑平帮他置办的那十几套日系风流行时装。
“今天晚上能拍么?”于东看了看现场问道。
“没问题,如果顺利的话,这场戏三天就能完成。”徐客双手比划了一个大圆圈,信心满满道。
徐老怪还是那个徐老怪,丝毫不见低潮期的颓态,永远那么意气风发。
其实他跟姜闻是同一类人,经常会有奇思妙想。比如现在正在筹备的这场摇滚音乐会的戏,在来的路上,贺新就听于东吐槽过,说是剧本上是没有的,是徐老怪临时加出来的。
光群众演员就需要五百人,而且重新搭景,人工、场地费之类的,这就一场戏就要耗资二百多万。
不过相比姜闻肆无忌惮的放飞自我,徐老怪身后还有一个理性的施楠生帮他掌控着一切,才不会太离谱。

ecbhy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是演技派 ptt-第六百二十八章 投資過億的片子看書-mxn2e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贺新中午不出预料的喝多了。
每次跟这帮家伙喝酒,他几乎很少全身而退,尤其是身边还坐了“熬败”。
他只记得这个“熬败”一直在跟他叹苦经,什么原先说好了拍摄期只有四十天,然后被忽悠到山里足足拍了四个月;每天馒头咸菜,冻的跟狗似的;每天还要跟牛培养感情,如果现在让自己去养牛的话绝对是一把好手云云。
虽说这些话听上去苦大仇深,但是博哥说的绘声绘色,两眼亮晶晶,分明就是很过瘾样子。不得不说有点时候演员真的是贱皮子,就象当年他被宁皓忽悠着去拍《香火》一样。
“啥,他们俩真的去了?”
原本以为饭桌上大家就是帮着岳晓军开解开解,热闹一下,让他尽快走出失恋的阴影。至于什么自驾游散心这事谁也没当真。
没想到第二天贺新就接到消息,说是宁皓和岳晓军这俩货居然还真的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今天一大早两人就开着车一路向西。而且就是贺新昨天推荐的那条张家界、天门山、凤凰、芙蓉镇、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的路线。
据说原本岳晓军还有些举棋不定,结果耿浩来了一句:去丽江邂逅一场期待的艳遇吧!
小军顿时就下定了决心了。
咦,徐光头不在,没想到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耿浩居然也是老司机。
道醫天下 悶騷的蠍子
……
“东哥……哟,范小姐也在呢!”
贺新一走进于东的办公室,目光就被一道艳丽的身影吸引,范小胖居然也在。
“新哥!”范小胖看到他进来,连忙笑容满面的站起来打招呼。
同时还有两位中年男子也跟着站了起来,一位有点面熟但不认识。而另一位平头、眼镜、标志性的八字胡,倒是让他眼睛一亮,顾不得跟范小胖寒暄,忙上前打招呼道:“何导,您好!”
“贺老师,你好!”何评笑呵呵的跟他握手。
“不担当,何导,您叫我小贺就行。”贺新忙谦虚道。
开玩笑,这位曾经也算是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之一,只不过这几年显得有些低调。贺新很喜欢他曾经执导的两部作品——《双旗镇刀客》、《炮打双灯》。
尤其是《炮打双灯》成就了宁婧唯一一个国际A类电影节的影后,以至于那老娘们以此为资本,十几年后还在综艺舞台上搞风搞雨,大言不惭的怼这个,diss那个。
虽说这些都是综艺的剧本,不过她也确实有资格,毕竟中国女演员能够获得国际A类电影节影后的屈指可数。
“阿新,这位是冰冰工作室的总经理,也是冰冰的经纪人莫小光莫总。”于东帮着接受那位看上去有点面熟的男子。
“哦,莫总,您好!”
美女請留步 小少爺
贺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就是范小胖身后的那位男人。范小胖离开华艺,开工作室,包括和王雪兵分手,这一系列的操作,这位都是幕后推手。
而且这次博纳英龙注资了范小胖工作室,同样也是这位一手促成的。
这个博纳英龙可不是一家简单的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就是博纳、英黄以及房事龙,这也意味着范小胖和房事龙、博纳、英黄结成了利益共同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范小胖如今背后的资源比新皓传媒更加强大,和保利博纳的合作也比新皓传媒来得更加紧密。
毕竟前者是注资,而后者仅仅是合作而已。
眼前这位是个湾湾,据说以前在湾湾也是从事影视投资行业,后来在上海开会所。
这会儿贺新才想起来,难怪看他脸熟,因为网上伴随着范小胖的新闻,常常会看到他的身影。
“贺先生,请多关照!”莫小光表现的很热情。
“客气了,莫总。”
贺新跟他握了握手。
他并不知道今天于东这边会有这么多人,心里还挺纳闷的,自己是接了于东的电话才过来的,没想到何评和范小胖都在。
“东哥,那你们忙,我就……”
他跟在座的三位歉意的点了点头,便跟于东做了个要出门的手势。
“哎,别,叫你过来就是有事想跟你聊聊。”于东忙拉住他道。
说着,还笑着示意道:“我们大伙儿一起。”
“哦。”
贺新搞不清于东和他们这帮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先坐下来。
養貂成後,誤惹冷情帝王
“新哥,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范小胖热情道。
居然主动扮演起了茶水小妹的角色。
“茶,我喝茶!”
兩個小孩過家家 婉婉西情
他没有假客气,既然搞不清状况索性就坦然面对。
不过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数,大家都是吃影视行业这碗饭的,今天约他过来,无非就是两件事,约戏或者投资。
难道他们也看上了《风声》?
说起来《风声》这个项目如今在圈内并不是什么秘密,贺新回来这几天就已经接到好几拨有意向要投资的和旁敲侧击想介绍演员的。
好在接下来,于东没再继续卖什么关子,直接道:“是这样的,这次我们将和冰冰工作室共同投资拍摄一部古装大片,是何评导演潜心磨了六年的作品……”
说到这里,于东特地顿了一下,朝何评投去善意的目光。
何评则腼腆的笑了笑。
于东强调的这个六年,对于何评来说其实特尴尬。当年那部由他执导的,华艺兄弟和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公司联合投资了高达一亿的电影《天地英雄》,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事业上的一次惨败,以至于不得不蛰伏。
说起来当年这部《天地英雄》贺新也看了,客观来说这部片子汇集了姜闻、赵燕子、中井贵一、王学祈等众多明星,从阵容、剧性、场面、制作来说,都是不打折扣的华语大片,而且绝对份量十足。
片子集中国盛唐时期以及中东、日本音乐风格为一体,神秘新鲜大气。造型和武打设计尤为突出,武打动作是古龙式的,以快速的影像和利落的镜头节奏构成视听冲击力来完成。
应该说前面其实做得非常像史诗片或者西部片那么回事,但史诗片或者西部片突然变成怪力乱神——结尾处佛光的神力摧毁了一切邪恶。
当时贺新看的时候就差点骂街,这都什么玩意儿?
前面都是铺垫,完了都在期待最后的决战,居然来了这么一出,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
烂尾的结果使得这部所谓的“巨片”,内地票房堪堪超过四千万,海外市场更是没有打开任何一个出口,令一亿多的投资血本无归。
说起来搞笑,当初哥伦比亚投资这部电影的时候,以为《天地英雄》就是《英雄》。最后直接产生的后果便是哥伦比亚公司设立在中国分部直接关门了事。
黄家兄弟虽然也亏了本,不过他们的收获却是原来哥伦比亚公司负责监制的陈果富,因此顺理成章的跳槽到了华艺兄弟,然后成为内地票房最高的金牌监制,既成就了华艺,也成就了自己,直到《太极》系列和《一九四二》相继惨败,他才离开华艺,成立了自己的工夫影业。
对于何评来说,蛰伏了六年,迫切想要打个翻身仗。恰巧他的这个六年磨一剑的本子就被范小胖看中了。
无他,就是因为这是一部大女主的片子。
范小胖自立门户之后,在莫小光的扶持下,一步步走出负面新闻的阴影。去年凭借《心中有鬼》拿到了金马奖的最佳女配,今年年初她主演的《苹果》有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一举摘掉了“花瓶”的帽子。
于是乎,她急需一部商业大片来一举奠定和巩固自己内地一线女星的地位。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她和莫小光会出现在于东的办公室里。
鐵血東南亞 月下嗷狼
天體
果然,于东又把目光投给了范小胖,继续道:“冰冰将出演这部作品的女一号,目前加盟的还有王学祈和王志闻二位老师。至于男一号这个角色嘛……哈哈,何导觉得非你莫属。”
“是嘛,那我太荣幸了,谢谢何导!”贺新忙先客气了一声。
刚才于东一开口,他就知道是邀约。如果没有《爱有来生》的经历,或许他真的想范小胖搭搭手,毕竟也算是情怀吧。
可惜《爱有来生》的糟糕经历,让他彻底对想象中的美好,在现实中实在不敢恭维。不过后面听到王学祈和王志闻的名字他又有些心动。
这两位都是他非常欣赏的演员,尤其是王学祈在《天地英雄》中饰演的安大人绝对是影帝级的表演。
不过也仅仅是心动罢了,继而他便露出为难的神情道:“只是我今年的档期都满了,不知道何导这部片子什么时候……”
虎豹騎 易空
“我们打算五月份开机,五月末到六月这段时间麦子就要成熟了,正好是金黄的麦田。”何评道。
“这么急啊?”
贺新不由愣了一下,满打满算顶多也就两个月的时间,这对于一部电影来说筹备期够紧张的。
“前期工作我们去年就已经开始筹备了,因为这部作品要突出麦田的主题,所以必须要五月份开机,要不然就要拖到明年了。”
范小胖这时也插进来解释了一句,继而扑霎着她那双勾人的大眼睛,真诚道:“新哥,我真的很期待能够跟你一起合作。”
“这个……”
他听到何评和范小胖左一句麦田又一句麦田的,总觉得有点耳熟,但是实在想不起来。
“哎呀,什么这个那个的,不就是一部电视剧嘛,你推了不就完了。兄弟,你现在可是三金影帝,别老是再折腾什么电视剧了,你的战场应该在大银幕上。我们这可是一部投资过亿的片子!”

55jmo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是演技派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四章 節後閲讀-fwxyy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程好大年初一下午就急匆匆告别了家人,在丽江三义机场登上了直飞杭州的班机,经过三个半小时的飞行之后,她还将连夜赶回横店,因为第二天剧组就要开工了。
贺新那边同样也要开工。自从春节前那场在院子里的对话的重头戏过了之后,接下来的戏份居然出奇的顺利,原先预计春节后要超期一个月,结果不到二十天的时间转眼就要杀青了。
至于程爸程妈这边,贺新原本打算让老俩口多待一段时间,等他这边的戏杀青了,再带他们去苏杭、上海走一圈,顺便再去横店探个班。结果老俩口惦记着放在隔壁春花家寄养的强强,也吵吵着在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返回了青岛。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耀
剧组虽然窝在偏僻的滇西高原拍戏,但互联网的便利依旧能让他们能够时刻关注到持续发酵的某照门事件。
整个二月份,华语世界,无论是圈内圈外、明星路人,几乎所有的网民就象过年一样。据传闻照片的总数高达1400张,涉及到涉及十数位明星艺人、富豪千金等各界社会知名人士。
尤其是国内很傻很天真的网民哪见过这个,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发不可收拾。年轻人成了传播主力,特别是大学生。
甚至还有大学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公开表示:“同学们都很高调,上课的时候就直接问谁有最新照片,然后互相传看……拜托,老师不管的,辅导员都跟我们一起看,每天大家到我这里取货,我一分钟几十张上下啊!”
“我们有什么压力?这与道德无关了,你看不到就要追踪,不然聊天都要被人笑!对了,我还缺三张就凑足全套了,你那里有没有?”
天涯俠客
以至于到了后期京城警方明确表态:向朋友赠阅“某照门”图片系违法。如果是通过网络打包传播,且数量在200张以上,赠与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因传播这些图片,度娘被点名批评。包括京城警方在内的全国各地警方,开始对网络上的“某照门”图片进行全面清查,并关闭刊登这些照片的网页。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始作俑者陈老师公开出面道歉,并且表示将永远退出香港娱乐圈。
可是纵然陈老师道歉,某照门却犹未戛然关闭。
涉事的女明星们纷纷拼命自救,比如阿胶继公开哽咽的表示自己以前很傻很天真之后,又马不停蹄的上粉丝论坛袒露心声;张白汁的新广告火爆网络;萧丫轩亲写博客与“某照门”划清界限;蔡衣淋更是悬赏一亿湾湾币讨清白云云。
更有一位不知名的新加坡女作家向记者透露自己曾经被陈老师勾引邀开房。
当贺新看到这条新闻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这位新加坡女作家该不会就是自己公司的合作伙伴六六吧。
我只想安心修仙
不过转念一想,陈老师应该不会口味那么重。即便是勾引,那么谁勾引谁,可能就是一个问题。
不过话也说回来如今的六六早已不是什么不知名的新加坡女作家,她也火了。如果说《双面胶》只是让她作为编剧在圈内崭露头角的话,那么《王贵与安娜》的火爆荧屏,让她彻底出圈了,名气从圈内延伸到了圈外。
滅域
原时空中,《王贵与安娜》先是在各个地方台播出,播着播着就火了,然后四大卫视黄金档同步播出。
但是现在不同,随着新皓传媒出品的电视剧屡创佳绩,《王贵与安娜》早已被四大卫视买下了首播权。
开年大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元旦的开年大戏,一种则是春节后的开年大戏。只是今年元旦后的开年大戏,除了央视一套的《闯关东》收视成绩斐然,叫好又叫座之外,其他各大卫视的开年大戏如梅亭主演的《兵变1938》、高西西的《男人底线》、张大胡子的低调之作《碧血剑》,以及王京的《雪山飞狐》纷纷都哑火。
这个时候《王贵与安娜》横空出世。首先作为题材相近的年代戏,不得不说多少沾了点去年热播的电视剧《金婚》的光。
当初小豆丁和导演程强还想蹭热点,把片名改成《我们的金婚时代》,结果被贺新和六六的联手反对,这才依旧选择了小说的原名。
其次演员阵容选择了郭韬和蒋琴琴这两位相对观众缘都极佳的演员。而且相比原版作为知性风格的人物,蒋琴琴显然比海青更加合适,至于郭韬嘛,只要看过《父母爱情》,就知道他在年代戏里的成色。
最后就是元旦的开年大戏几乎清一色都是男人戏,难得有部温馨的、烟火气十足、吵吵闹闹,又带点喜剧色彩年代家庭温馨情感剧,就格外受到观众的青睐。
根据京城卫视的收视率统计,《王贵与安娜》的收视率达到了8.1%,高峰时甚至都超过10,这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無限驚悚遊戲 歸去塵寰
六六之所以说出圈了,就在于电视剧在宣传的时候,她作为主创之一频频亮相各种访谈节目,以敢说、直接、说话风趣等种种极具鲜明的性格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尤其是当电视剧播出之后,有人质疑郭韬扮演的这个有着一身恶习的王贵和大城市出身的安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差太大。
对此,六六在电视上就表示,这样的婚姻在那个年代是共性,不是个性。这是时代的印记,很多人都是这样结合的,包括她自己的父母也是这样的组合。
然后又金句连连,比如什么“那个时代婚姻与爱情关系不大,而是生活互助组”。“现在也差不多,只不过改了名,叫股份公司”之类的。
不过这人真的经不起念叨,贺新刚想着谁勾引谁的问题,就接到了六六打来的电话。原来她去年年底刚刚新出版了一部小说《蜗居》。由于《双面胶》和《王贵与安娜》的火爆,别不少影视公司盯上了。
新皓传媒和六六之间,有点相互成就的意思,而且六六又跟两部戏的女主角程好和蒋琴琴都相处的很不错,便直接打给电话给他,如果新皓传媒要,那么她很乐意继续合作,如果不要,后面排队的多的是。
贺新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但马上又意识到要不起。
《蜗居》有多火,他当然清楚,上辈子他可是一集不落的追过。而且《蜗居》捧红了好几位明星,张佳译、小文等就是从这部戏开始红起来的,海藻甚至还因此嫁入了豪门。
但是最后的结局却是只播放了一轮即被封杀下架。表面上的原因是被总局领导点名批评:《蜗居》是靠荤段子、官场、性等话题来炒作,社会影响低俗、负面。
但真实原因在于剧情几乎集结了当下社会弊病的所有关键词:小三、高官、房奴、腐败等等,不但引起了观众强烈的共鸣,甚至还成为了海外解读中国社会的新样板。
美漫之手術果實
特别是剧情中的人物、事件等等都能在现实社会中找到原型。更把官商勾结,一起推高房价,将房地产行业的操作手法和利益链揭得干干净净。
所以尽管小豆丁强烈要求一定要把《蜗居》拿下来,但他还是行使了作为董事长的一票否决权。
对内没有理由,小豆丁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而对外则是婉转的表示,公司今年要投资大项目,资金不足。
六六遗憾的同时,转身就卖给了华艺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