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ub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重返2008年 中二少年膚淺-第六百七十四章 過了期的小母貓-pzi8b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李达让王雪停止了跑步,且不说一边跑步一边打电话会很辛苦,光是那重重的喘息声,就会让人想歪了。
还是好好休息吧。
“我是有件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啊?要是很重要的话,应该回来和我面对面说。”
王雪慵懒地坐在了沙发上,运动过后,这种懒懒的感觉真好,这时候再和李达说上几句话,感觉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也没那么重要,就是冬青的爸爸给了我两个亿投资,说是以后冬青的嫁妆。”
王雪:“……”
听到王雪沉默了,李达还以为她是太兴奋了,这才调笑道:“是不是被吓到了啊?不过雪姐你得淡定一些,将来咱们公司的价值可不止两个亿。”
“嗯,放心吧,我知道的。”
王雪之所以沉默,却不是因为那两个亿。
她是因为“嫁妆”这两个字。
李达和洛冬青莫非是定亲了么?
也是,他们现在也和定亲了没什么区别,终究有一天,李达要和洛冬青结婚。
然后,离开她的世界。
比努力过后再失败更痛苦的,大概是还没努力就知道会失败。
都没办法鼓起勇气去拼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有时候王雪也想突破一下自我,放手一搏,但她可恶的理智总是阻止了她。
而现在,听着李达带着笑意说起洛冬青的嫁妆,王雪心里泛起了酸意。
李达察觉到了王雪的状态变化,一开始她的语调是懒懒的,又带着轻松写意,而现在,多少是有点沉闷了。
他不由地开始分析起王雪的心思来。
听到洛冬青带来了投资,王雪也不觉得开心,莫非,是因为这样会让她比较没成就感?
李达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个,也是,凭借王雪的努力,加上腾达现在也算是小有资本,不需要洛征远的投资,一样可以发展壮大,但有了洛征远的投资,感觉就像是变了点味道,仿佛腾达没有他的扶持就发展不起来似的。
或许,王雪是这样想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达也没什么办法好安抚她了,毕竟这个钱,在洛征远决定要给的时候,李达拿不拿,都已经是人情了。
而且,不给洛征远面子的话,李达也不知道洛征远会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人呢,也不能总是觉得别人会宽容大度,把别人往坏处想就对了。
再说了,洛征远可是老丈人,李达得罪不起。
所以李达也只能很干脆地接受了。
保守估计的话,腾达以后的价值也应该能有几十亿美元,洛征远这个投资肯定是赚的。
“雪姐,开心一点嘛,以后洛冬青也成了公司的股东,你们也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嗯。我不是很开心嘛。”
王雪在沙发上翻了个边,假装自己很高兴。
其实她现在不太想和洛冬青待在一起了。
并非是她不喜欢洛冬青了,而是和洛冬青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些心虚。
一方面是她没能帮她看好李达,让龙雅趁虚而入就算了,她还暗中给了龙雅一些支持。
这也就罢了,最过分的是,她自己都瞄上了李达,虽然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对李达做过什么,也谈不上对不起洛冬青,但这种事情,哪怕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心里清楚,她也会觉得愧对洛冬青。
喜欢上李达本身就是最大的错了,难道还要犯下更大的错才算是对不起洛冬青吗?
再有就是,洛冬青和李达一起出现的时候,两个人总是很腻歪,会让她觉得很酸。
所以,还是不要和洛冬青待在一起比较好,可是,李达还心心念念地想着让洛冬青多和她待一会呢!
王雪也纠结得很,又无法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
龍魂劍士
“明天我们就回来了。”
李达又开口说道。
“嗯。”
王雪回应很平静,李达又道:“冬青也成功被我说服,会跟我一起回SH的。”
此乃谎言。
李达都没怎么说,洛冬青就同意和李达一起走了。
王雪:“……”
她还没说话,李达就道:“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出去玩玩吧。”
王雪的内心是拒绝的,她已经预想到接下来的结局了。
因为她这里还有空房间,到时候,李达肯定把洛冬青往她这里一放。
好家伙,她天天就是和李达的女朋友呆一起的吗?
“你不要总想着玩,公司的事情不是很多吗?”
“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嘛,再说了,创办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赚钱,赚钱的目的是为了好好的生活,如果为了工作,就让生活变得很无趣,那不是舍本逐末了嘛?”
王雪:“……”
讲道理她好像讲不过李达,算了,她干脆不讲道理了。
“反正我的时间是挤不出来的,不过,你可以带冬青在SH好好玩一玩,反正你这个老板很擅长放松。”
李达:“……”
这语气好幽怨的样子……
其实李达自己不是很喜欢玩的,他只是觉得王雪太闷了,想带她出去走走。
“到时候我帮你挤吧!”
“才不要,我的工作又不是你安排的。”
王雪正和李达斗着嘴呢,忽然便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嗯?我们这小区有人生孩子了么?”
王雪很随意地说着,李达却是想到了那天王雪也说过,她听到有小孩子在哭。
他当时迷糊还真以为是王雪听到小孩子哭,后来回过味来才想起,说不定是他和唐悠悠的动静太大,让王雪笑话了。
这次又听到她说小孩子,李达才松了口气,原来王雪真的是说小孩子啊!
窈窕庶女之至尊狂妃 一朵葡萄
“又有小孩子哭吗?”
“是呀,这声音听着好吓人,我去把窗户关一下吧。”
王雪走到窗边,啼哭的声音更大了。
王雪把免提打开,道:“你听听,这声音是不是很恐怖?”
“是有点,不过听这声音这么近,应该就在咱们隔壁或者楼上楼下一层的样子。只是我记得楼上一层和楼下一层,他们都有孩子了,应该也没生二胎吧,咱们隔壁是个单身女人,看样子也不像是会有小孩的样子。”
王雪:“……”
为什么你能知道这么多?
王雪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
最为在意的是,隔壁的单身女人。
“你怎么知道隔壁的女人是单身的呀?”
王雪的声音很温柔,以至于李达都听不出她杀机暗藏。
话说,这个时候难道不是感受到恐怖吗,附近没有一个满足条件的家庭有孩子,但她确实听到了啼哭声,放在电影里,现在已经开始更换BGM了。
沈銀
但是王雪更在意李达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至于小孩子,万一是别人家来串门的呢!
“这个很容易判断的吧,咱们邻居经常晚出早归,而且是一个人,按照这种作息风格,有男朋友也迟早得分手。”
王雪:“……”
听到晚出早归,她下意识就想歪了。
“你还能判断人家职业的吗?”
李达:“……”
我也没判断啊!
这个问题还没回答,王雪又酸溜溜地道:“我也是住这里的,可没有关注过隔壁的女邻居。”
李达不由有些想笑,他解释道:“就是坐电梯的时候碰到过几次,楼上楼下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人。”
王雪:“……”
好像李达说的也有道理。
只是,她在电梯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关注其他人是什么样子,不像是李达,闲着没事就爱瞎观察。
“放心吧,隔壁的女邻居长得又不好看,我这个人其实也看脸的。”
李达觉得王雪是替洛冬青盯着他,自打有了龙雅的事情之后,他的个人信誉分已经被扣到无限接近零了。
还没归零,已经是她们对自己足够信任了。
可是,再出现别的女孩子,她们一个个都提起精神了。
李达也只好给自己加一个看脸的标签。
“是嘛?那我就得好好了解了,你看脸是个什么标准呢?”
李达随口道:“具体还得看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那用我来当界线呢?”
“雪姐当然满足我的标准啦,比雪姐稍微差一点点都可以哦!”
李达拍了个彩虹屁。
王雪脸一红,顺手把窗户关了,随意地转移了话题,道:“既然你说他们都没有小孩,那外面能是什么在哭?”
“说不定是谁家养了小母猫吧,现在正发情呢!”
王雪:“……”
说起发情这个词,她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明知道李达没别的意思,但还是感觉被冒犯了。
“现在又不是春天,怎么还有猫发情啊!”
王雪的认知还停留在以前,觉得只有春天动物才会发情。
李达随口解释道:“也有些猫没在该发情的季节发情,延后到这个时节了嘛。”
王雪:“……”
她又一次感觉到被冒犯了。
发情期延迟了的……
咳咳咳。
这是她自己对号入座了。
“算了,不和你聊这个了,我要休息了,你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明天回来再说吧。”
她继续和李达讨论发情的问题,会更加羞臊的。
李达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王雪说要休息,自然就让她休息了。
農門寡嫂:廚娘供出狀元郎
虽然时间还有点早。
他也想早点休息了,飞机是明天下午的,明天早上唐悠悠就会来郡沙,然后去学校拿一些东西,下午就可以飞走了。
等到开放志愿填报,填个志愿就好了。
而此时,在洛洛冬青的家中,却有暗流在汹涌。
洛征远和顾流萤的房间,洛征远坐在床头看书,安静地阅读,这是洛征远生活的情趣。
超級兵王在校園 洪七
生活不只是有工作,也有精神上的升华,这个时候他看书,也是享受精神世界的延展。
顾流萤洗了澡回来,穿着比较凉快的睡衣,很自然地坐在了洛征远的身边。
洛征远便将书放下了。
顾流萤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今天不用她暗示,洛征远反应这么快嘛!
“流萤,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
顾流萤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事啊?”
“今天,你和你姐姐闹矛盾了?”
顾流萤这才知道,洛征远是为这事儿一脸严肃。
“也不算是吵架吧!只是问了个不太合适的问题。”
武俠之神級捕快
顾流萤多少有些心虚,她可没想到洛征远会问这个,但洛征远问了,她也不好说谎了。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否认是没意义的,洛征远总会知道。
“你怎么能在孩子们面前那样说呢?”
洛征远不满地道:“他们也不小了,你在他们面前这样子苛待冬青妈妈的话,她们都会对你有看法的。”
“我也不是想针对姐姐啊!”
顾流萤有些委屈地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问?”
顾流萤:“……”
她要是说实话,那夏瑾就惨了,洛征远也该头疼了。
但要是不说实话,洛征远肯定要觉得她是个小气鬼,还是个很刻薄的欺负落魄姐姐的女人,这个也不太行。
帝本紅妝:國公太腹黑
一时间,顾流萤也很纠结,她是该出卖夏瑾,保全自己,还是拼着让洛征远误会,也要保全洛夏瑾呢?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
终于,还是母爱占了上风。
虽然觉得洛夏瑾基本上没有赢的希望,顾流萤也想给她一个机会。
“我就是……看到夏瑾和冬青都坐在李达身边,然后下意识就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就问了他那个问题嘛,也不是故意针对姐姐的。”
洛征远摇摇头,看着自己的老婆像是个小女孩似的在他面前撒娇,他也没办法再生气了。
他只好无奈地叹息一声道:“其实我们对流芳也是有所亏欠的,所以,能让她的时候,就让让她吧,她其实也很可怜了。”
“我知道的。”
顾流萤这么说,心里却升起了危机感。
失策了!
今天让洛征远对顾流芳产生了愧疚,虽然是她做错的事情,但洛征远和她一体,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这……
亏大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逞强,跟顾流芳道歉就好了。
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
此时的顾流萤依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只觉得洛征远对顾流芳有了愧疚,这是个隐患,却没想到,受到刺激更大的是顾流芳……
她已经在磨刀霍霍,想要拼一把了……

o80yu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返2008年》-第六百七十三章 兩代人相伴-jw135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李达和洛夏瑾的眉来眼去,也被洛冬青看在了眼里,她瞥了李达一眼,也在桌子下踢了李达一脚。
这下好了,顾流芳看三个孩子眉来眼去,一时间有些迷茫,这……
咋回事?
总觉得看到这一幕,她又要想起一些往事了。
因为也只是感觉不对,顾流芳也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开始找话题和李达聊了起来。
她和洛冬青聊天还是会有压力的,倒是跟李达说话会自在一些。
“李达还三年就毕业了吧?”
“嗯,是的。”
天驕紅塵
李达已经很习惯长辈们问这种问题了,也从来没有觉得不耐烦。
“是打算毕业就和冬青结婚吗?”
李达:“……”
这个话题就忽然有些劲爆了。
不过,算算也是,等大学毕业的时候,李达也到了法定结婚的年龄,那时候洛冬青虽然还在上学,但也是到了法定年龄,可以结婚了。
洛冬青和洛夏瑾都看向了李达,显然,她们都很在意李达的回答。
顾流芳更是觉得奇怪了,洛冬青比较在意这个问题很正常,洛夏瑾又是怎么回事?
这孩子,不会和她妈一样,喜欢姐姐的男人吧?
顾流芳感受到了威胁。
这东西还能有传承的?
“嗯,确实有这个想法,不过,到时候具体的细节还要到时候再考虑。”
顾流芳便笑着附和道:“也是也是,三年之后的事情也说不准。”
这话说得,洛冬青的眼神顿时有些幽怨了。
这不是在暗示三年后可能他们就不在一起了吗?
“呃,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可能中途会遇到什么变故之类的。”
看到洛冬青的眼神变化,顾流芳也连忙解释,但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还好李达在,连忙打断她的话,道:“我知道阿姨的意思的,不过,不管遇到什么变故,我和冬青肯定都能一起度过。”
“对对对,只要你们感情好就可以了。”
顾流芳也是慌张了,在别人面前,她也不是不会说话,唯独在洛冬青面前,她太紧张了,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其实洛冬青也没有和她计较的意思,她知道顾流芳也不是怀着恶意说出的那番话。
洛冬青也不知道怎么和她妈交流。
其实洛冬青心里清楚得很,到现在,她和顾流芳之间,谈感情的意义其实不是很大,因为,她生命中那些空缺的部分,已经被其他人填满了,不过,她知道,顾流芳现在心里空缺着很多。
洛冬青还是选择了原谅她,至少,在自己要和李达离开的时候,让她妈心里舒服一点,也算是她仁至义尽了。
以后顾流芳要是老了,有需要帮助的,她还是会帮忙,但两人之间,肯定和别的母女之间是不同的。
“妈,你也差不多可以去找个伴了吧,不然以后一个人在家,会很孤独的。”
洛冬青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顾流芳顿时愣住了。
虽然洛冬青说得很别扭,但顾流芳还是感受到了她的关心,一时间,她居然有点想哭。
但顾流芳忍住了,她笑着道:“没事的,妈觉得一个人其实也挺好,再说了,年纪一大把,再去谈这些也不合适了。”
“这有什么,你看着也还很年轻。”
洛冬青说的很认真,但顾流芳还是没有这种打算。
她要是再找另外的男人,那不就等于又给洛冬青找了个爸爸?
本来洛冬青就不和她亲近,再来个外人,估计就真的不和她往来了。
再说了,她心里还对洛征远意难平,这辈子,她也没别的指望了,第一,就是和洛冬青冰释前嫌,第二,就是找顾流萤报仇。
上半场,是她输了,但她下半场,未必没有机会。
而这时,洛夏瑾也开口道:“大姨,要不我让爸爸给你介绍吧,他的朋友圈很广,肯定会有合适的人的。”
洛冬青和李达同时看向了洛夏瑾。
这孩子,是魔鬼吗?
李达给洛夏瑾夹了满满一碗的菜,道:“多吃点。”
“谢谢。”
洛夏瑾腼腆地笑着,完全没有读懂李达的意思是叫她多吃饭,少说话。
顾流芳也想吐槽,夏瑾这孩子,不太聪明的亚子……
李达看出顾流芳是真的不想找了,而不是不好意思,这话题不好进行下去,只好忽然提出个新话题道:“阿姨现在还是在做培训班么,我有个朋友也想开培训机构,您可以传授一些经验吗?”
洛冬青又踢了李达一脚。她知道,李达说的那个朋友就是龙雅呢!
哼,这个时候还想着龙雅,就别怪她生气了。
李达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踢,只好给了洛冬青一个认怂的小眼神,洛冬青这才安静吃饭。
“我其实也做的不好,没什么经验好传授的,你朋友要是想做这个的话,最好是先做好市场调研再入场,这个行业前景肯定是有的,但也没有那么容易做。”
顾流芳现在也多了一些烟火气了,以前她可是有着艺术家的孤高,对这种充满铜臭味的东西很是反感,现在却也能和李达讨论前景和市场调研了。
李达当然知道这些,他只是想要找个由头展开话题而已,真正办培训班的时候,还是得靠……
靠王雪帮忙。
聊起来之后,就可以转移话题了,李达终于还是将话题引导到了洛冬青的身上,也聊到了音乐。
这里就是洛冬青和顾流芳的交谈了。
顾流芳虽然没能成为知名音乐家,但她的阅历不是洛冬青能比拟的。
其实顾流芳也可以去找个大学当老师,以她的资历,肯定是没问题的,但她又比较讨厌那种环境,也不想去找人帮忙,所以才开办培训班。
现在和洛冬青讨论音乐,也能给洛冬青很多指点。
李达在一旁听着,全程都是会心的微笑。
因为他没听懂。
不懂的时候,笑就对了。
要是他毫无反应,说不定洛冬青和顾流芳又会说起别的话题,但她们两母女,大概也只有音乐这个共同话题聊起来话可能多一些了。
这一顿饭的气氛还是挺好的,为了不让洛夏瑾说话,李达给她夹了很多菜,洛夏瑾吃得也很开心,虽然顾流芳的厨艺不太好,但她觉得这顿饭很美味。
饭后,洛冬青还帮忙一起收拾了餐桌。
顾流芳倒是也想留洛冬青在这过夜,但想想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这才没有留他们。
洛夏瑾打电话叫来了司机,把她们送回去,李达则是另外叫了车,没有和她们一起回去。
洛冬青不太适合和他一起,李达也不适合在洛家过夜,他回王雪那边更自在。
洛冬青姐妹二人回到家的时候,没有看到顾流萤,倒是洛征远坐在客厅,两姐妹也很是诧异,一般顾流萤都是回家比较早的,而洛征远要晚一些。
“爸爸,你今天这么早回家了?”
洛夏瑾欢快地跑到洛征远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
“今天没那么多事情,就先回来了,怎么样,你大姨家的晚饭好吃么?”
“还行吧。”
因为有李达夹菜,晚饭还是吃的挺香,但她大姨的厨艺比较一般。
洛夏瑾却是不知,只是这个评价,已经足够让洛征远刮目相看了。
一时间他也有些感叹,他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前妻,现在居然能肚子做出一顿饭出来,还能让夏瑾给出还行的评价,不容易啊!
“对了,我们还聊到了姐姐结婚的事情呢!”
洛夏瑾一开口,洛冬青连忙解释道:“就是我妈随便问了一句,说的是李达毕业之后的打算,不是说现在就要结婚。”
洛征远却是很认真地道:“现在不结婚也没关系,不过,你们倒是可以定个亲,说起来,我到现在也还没见过李达的父母,你和李达说说,看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见一见,把你们的事情定下来吧。”
洛冬青:“……”
这个是不是太突然了点?
杠上溫柔暴君
虽然她也很期待这个,但是……
想到还有一个唐悠悠,洛冬青也没办法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至少,要和李达以及唐悠悠商量过后了再说。
“这个还是先别急吧……”
洛冬青略显羞涩地拒绝了,洛征远也就随她了。
这时候的洛夏瑾也算是松了口气,她就不该说这个的,只是刚才没有想这么多而已。
还是不要提洛夏瑾的话题,聊她大姨的事情吧!
“姐姐的事确实不用急啊,爸你还不如替大姨操心一下呢,姐姐说她一个人肯定会很孤单,要不你给她介绍几个好一点的对象吧?”
洛征远:“……”
让他给顾流芳介绍男人?
洛夏瑾这脑袋瓜是怎么想的?
他忍不住伸手盘了盘洛夏瑾的脑袋,把她的头发弄得十分凌乱。
“小孩子不要操心长辈的事情。”
綜漫與原著人物一起反蘇
说着,他又看向洛冬青,道:“你妈是怎么想的?”
洛征远发现他对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坦然,知道顾流芳有要找男人的意思,他也有些急了。
洛冬青摇摇头道:“她好像不想找,你别听夏瑾胡说,既然她觉得一个人也挺好,那就别勉强她了。”
“嗯,你说的也对。夏瑾,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你姐姐这样懂事啊!”
洛征远教训着女儿,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还好,要是顾流芳真的让他介绍,他碍于人情,也会帮忙,但心里肯定会很不痛快。
现在的话,心情就舒畅了很多。
顾流芳虽然算不上年轻,但也绝对不老,加上保养得很好,这个年龄,想要二婚并不困难。
既然不愿意,心里多半还是想着他的。
“对了,冬青,我有些事要跟你说,夏瑾,你回房间去写作业吧。”
“我没作业了!”
洛夏瑾强调,她已经没暑假作业了,因为……
她也没暑假了。
“行,那你回房间去玩。”
漫威之隨機召喚
“哼!”
洛夏瑾生气地走了,却还是很听话,这次她没有偷听了。
客厅里只剩洛冬青和洛征远父女两人,洛征远才说起给李达投资的事情来。
“两个亿对于现在的李达来说,算的上是雪中送炭,要是在过几年,说不定锦上添花都算不上了,他现在成长很快,创办的事业也很有前景,爸爸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东西,但有一句话要送给你。”
洛征远是想起了自己以前和顾流芳的故事,长叹一声,道:“如果有一天,李达因为工作太忙,不能陪伴你,你千万不要跟他闹,你要相信,他的努力,有一半是为了你。”
“我知道的。”
洛冬青清楚得很,只要李达心里有她,是不是天天陪着她,这就不重要了。再说了,李达不能陪她,她可以去陪李达嘛!
反正,她和李达不会像她父母一样的。
重生之最強嫡妃 馨馨藍
洛冬青却也在心里吐槽,李达还有一半的努力是为了唐悠悠。
“对了,我还有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
“今天,你妈和你小姨是不是吵架了?”
洛征远一直惦记着这个事情,却又不方便问顾流芳或者顾流萤,现在总算是可以问一下知情人士了。
洛冬青点点头,道:“也不算吵架,不过,小姨给李达出了一道题目……”
洛冬青把题目的内容和李达的回答告诉了洛征远,洛征远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复杂。
即便是他,也觉得那个问题太扎心了。
对顾流萤不由也有些不满了。
他们之间的事情,怎么能拿到小辈面前说,还是当着顾流芳的面。
若非相信洛冬青不会说谎,洛征远很难相信,那个无理取闹的人,会是他素来知书达理的老婆顾流萤。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和别人说我问了你这个事情。”
“嗯。”
洛冬青心里暗想,她爸不让她说,肯定是有蹊跷的。
但上一辈的事情,她才不会掺和呢,她现在只想打电话去和李达商量商量,以后他们三个到底该怎么办。
另一边,李达也回到家,这个时候已经八点半了,他给王雪打了个电话过去。
“哟,稀奇啊,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这个时间,没有陪女朋友么?”
“我这是查岗呢,看你有没有加班。”
李达知道王雪跟他开玩笑,也就嬉笑着打趣王雪。
“切,你还想查我的岗,等下辈子吧!”
某美漫的一方通行
嘴上这么说,王雪心里却是在想,查岗不是男女朋友或者夫妻之间才有的么?
“雪姐你现在在干嘛呢?”
李达听到王雪的喘息声有点重。
“我跑步呀,家里买了跑步机,不用也是浪费。”
李达也听到了机器的声音,心知王雪应该是在跑步,但脑海中却下意识想到了一个内涵段子。
咳咳咳,雪姐的话,肯定真的是在跑步吧……

axmhd精华小說 重返2008年-第六百七十一章 偷家被反殺展示-5fcta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洛冬青送顾流芳离开,在门口寒暄了几句,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这里了,包括洛征远。
而这个时候,洛夏瑾却是悄悄跑到了李达休息的房间。
偷家,当然是要在没有人守家的时候偷,要是正面对抗,那就1v1真人大战。
说实话,洛夏瑾有些紧张,她坐在了李达的床边,明知道时间不多了,却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其实也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想和李达说说话,表露自己的心迹,这是洛夏瑾一开始的原动力,但等她到了这个房间,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铁憨憨。
如果说了,李达听不到,那她说了有什么意义?
但说了,李达听到了,那她也不用偷偷摸摸过来,还不如干脆一点。
所以,这个时候洛夏瑾又纠结了。
“算了,冬青马上就要回来了,我还是走吧!”
洛夏瑾来基地逛了一圈,又准备跑路了。
然而,这个时候,李达却是醒了。
他看到房间里的人,下意识觉得是洛冬青。
已经迷迷糊糊了,洛夏瑾和洛冬青又是同样的打扮,他哪里还能分得清姐姐妹妹。
“冬青,帮我倒杯水吧。”
“哦,好。”
洛夏瑾听到李达叫人,她也吓了一跳,但随后反应过来,李达认错人了。
这个时候,她却忘了,这种好机会她应该顺势旁敲侧击,操作一波才对,但她现在只想着赶紧糊弄过去,及时逃生。
免得呆会被洛冬青堵住了门口,无处可逃。
这时候,洛冬青已经走到楼梯了。
她并没有和顾流芳说太多的话,洛夏瑾自己也磨蹭了太长的时间。
房间里就有水,还是洛冬青刚才倒给李达的,准备给李达解渴,现在刚好用得上。
天書傳奇 東方學子
水杯端给李达,李达却没有自己喝。
“你喂我。”
洛夏瑾:“……”
什么鬼!
李达在洛冬青面前原来还是个会撒娇的小可爱吗?
这一点都不符合达叔这个称呼啊!
洛夏瑾忽然有些想笑,现在的李达,倒是可爱得很。
她便端着水杯,送到李达的嘴边喂他。
此时,洛冬青已经走到了门口。
考虑到李达在睡觉,洛冬青开门的动作也很轻。
刚推开一道门缝,便看到李达一把抓住了洛夏瑾的手。
洛冬青:“???”
怒气值瞬间叠满。
洛冬青差点就准备去厨房找刀了,却听到李达带着醉意道:“冬青,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吧。”
洛冬青:“……”
她设想过的认错剧情终于要发生了吗?
喝醉酒,认错,然后……
这连贯的剧情,让洛冬青气的浑身发抖。
她更气的是洛夏瑾。
之前她还在安慰她,但现在她却趁自己不在,来李达的房间。
洛冬青很失望。
李达喝醉了,不太清醒,难道你也不清醒吗?
愤怒过头了,洛冬青反倒冷静了下来,她没有立刻推开门进去指责洛夏瑾,而是站在门口观望。
反正她已经在这里了,不如好好看看洛夏瑾的真面目。
洛夏瑾骤然被李达抓住了手,心里也是一阵惊慌。
她想挣扎,却挣脱不开。
她也不敢太用力,免得被李达发现端倪,只好坐在床边,带着忐忑道:“达叔,你想说什么?”
極品房東
洛夏瑾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觉得洛冬青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看到她和李达手牵手,这她该怎么解释啊!
“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但千言万语,最后其实用一句话概括就可以了。”
“什么话?”
洛夏瑾有些好奇。
“我喜欢你。”
“……”
这一刻,洛夏瑾忽然有心脏被射穿的感觉,她脸一红,只听到自己心跳声噗通噗通。
只是,想到李达这句话其实不是对自己说的,她又清醒了很多。
门外的洛冬青也是这样,看到李达对洛夏瑾说喜欢你,她气的爆炸,但想到李达以为洛夏瑾是她,又没那么生气了。
有一点甜蜜,但看着房间里的洛夏瑾,她又感觉怪怪的了。
算了,继续偷听,正好也了解了解,李达在喝醉了之后,会和她说些什么。
酒后吐真言,洛冬青倒是想验证这句话的真假呢!
“我知道的。”
洛夏瑾配合着和李达对话。
李达却反驳道:“你肯定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以前的你肯定会相信的,但现在,你肯定会有所怀疑了吧。”
门口的洛冬青听到这里,心情也有些复杂,她知道,自从经过龙雅的事情之后,她和李达之间的信任就出现了裂痕。
就像现在这样,她会在心里怀疑李达,而李达也在怀疑她。
如果不是李达喝醉,她可能都不知道李达的想法吧!
洛夏瑾却是人傻了。
啥?
什么情况?
这话的意思是,李达和洛冬青之间出现了感情危机?
洛夏瑾不禁想到了她妈和她说的宫斗技巧。
女配修仙記 漫漫步歸
等待时机。
她之前都没想等,毕竟以李达和洛冬青的亲密程度,那感情得等多久才会有危机啊?
现在才发现,机会就在眼前?
洛夏瑾有些兴奋了,她好像有机会复刻自己老妈的成功?
但她没有说话,因为李达喝醉了酒话多,不用她回应,他也自己在那絮絮叨叨。
“你或许在想,在我心里,你已经不是唯一了。”
洛夏瑾:“……”
达叔,你在说什么呀,好肉麻……
这就是恋人之间的说话方式么,看李达这样子,应该是没有羞耻心的。
洛夏瑾一边听,一边在心里吐槽着。
洛冬青则是叹了口气。
李达果然还是很了解她,知道她在想什么。
然而,李达的下一句话,就对她造成了暴击。
“其实我最喜欢的只有你。”
洛夏瑾:“……”
原来没机会啊!
不过,李达只是和她说了这些,洛冬青不知道的吧?
洛夏瑾开始好奇起来,两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种感情维系,显然,李达应该是过错方吧,所以才一直在表露心迹。
洛夏瑾在心里进行推断,李达这会儿就自说自话地回忆起了他和洛冬青的初遇,把洛夏瑾的手也抓得紧紧的。
洛冬青站在门口听着,渐渐也有了笑容。
她也和李达一起在回忆。
那时候的确很美好啊。
其实,现在也还算美好。
洛冬青虽然在意龙雅的事情,但她也不是那么地不能理解李达。
现在又听着李达絮絮叨叨地说多喜欢她,说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就算是老夫老妻,也是会觉得肉麻的呀!
但李达不会。
女尊之鬥商 寺麒殿
他已经没了羞耻心了。
而对于洛夏瑾,她现在就是在强行被灌了一嘴的狗粮,中间还掺着柠檬。
好酸。
“差不多够了吧,我信你了,知道你最喜欢洛冬青了,不需要再说了吧!”
洛夏瑾都不想伪装了,洛冬青还没有回来,说不定是跟顾流芳走了,既然这样,她就没必要那么慌张,干脆地甩开李达的手走开就是了。
李达却还没有发现洛夏瑾这句话有问题。
人喝了酒,脑子转的比较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跟外界的互动慢了半拍。
他都没有去思考这里面有哪些不对,只听到洛夏瑾说信了。
李达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相信我就好,其实我一直都很怕,怕你要是生气,不理我了。”
洛冬青听着李达这可怜的语气,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从容自信,不禁在心里回应道:“以前觉得你聪明,现在才知道你这么笨啊,我怎么舍得不理你。”
话是这么说,洛冬青却也觉得心里甜了起来,之前因为龙雅而存在的怨气,不知不觉竟慢慢消散了。
我做古行的詭異經歷 彈指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的人生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够了够了,别说了,肉麻死了!”
洛夏瑾在心里狂喊受不了,却不得不假装洛冬青来安抚李达。
不安抚他,这个醉鬼估计能一直说下去。
她还要不要活啦!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不要你的。”
洛冬青却是傲娇地想着:“你不是还有唐悠悠和龙雅嘛!哼,说得好像没了我就不行,还不是天天和唐悠悠玩老板和小秘书的游戏!”
而对于洛夏瑾假装自己安抚李达的行为,洛冬青也默默记下了,等找到机会再算账。
鬼知道洛夏瑾这句话是不是她自己的真心话,如果是,这就不得了了。
房间里的李达总算是被洛夏瑾安抚好了,他笑出了声,道:“还是你最好。”
毒妃傾城,鬼王寵上天 淺月
“哼,那是。”
洛夏瑾和洛冬青达成了神同步。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和你说。”
李达调整了一下姿势,总觉得躺着不舒服,便拍拍身边,让洛夏瑾坐的近一些,然后才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洛冬青:“!!!”
她差点就推开门冲进去了,但她却听到了李达的话。
“我是想和你说夏瑾的事情。”
“?”
就因为这句话,洛冬青忍住,没有冲进去,打算静观其变。
只是靠一下肩膀而已,没关系的。
洛冬青安慰着自己,其实醋坛子早就炸了。
夏瑾,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夏瑾要知道洛冬青的想法,怕不是要委屈地求饶。
明明是你家男人做的事情,为什么要收拾我!
我也是拒绝的!
“什么事啊?”
洛夏瑾有些心虚地回应着李达,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好让李达和洛冬青这样子说。
“夏瑾她,是不是喜欢我啊?”
听到李达这句话,洛夏瑾心脏骤停。
许久之后,她才慌张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也是洛冬青想问的。
“没有否认,那我的猜测看来是对的。”
無限之英雄戰場 圓潤的精靈
这一刻,略显蠢萌的李达下线了,睿智形象的李达再次回归。
“很简单,你和悠悠都很担心我和夏瑾接触的样子,只是和她约了逛街,你们都狂吃飞醋,这很不对劲,所以我猜你们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只是没想到,夏瑾居然真的会喜欢我,唉……”
果蔬青戀 鄉村原野(熱點封面推薦VIP2014-03-08完結)
李达叹了口气,洛夏瑾却是不满地道:“怎么,洛夏瑾喜欢你是一件让你很痛苦的事么?”
李达摇摇头,道:“说不上痛苦,却也比较烦恼,也很担心。”
听到李达承认她喜欢他是件烦恼的事情,洛夏瑾也有些伤心了,她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会烦恼,夏瑾就那么糟糕么?以至于喜欢你,都让你又是烦恼,又是担心。”
“不,你错了啊,夏瑾很可爱。”
洛夏瑾:“……”
本来被李达暴击到残血,现在瞬间满血复活。
这个状态的李达说的都是真心话,也就是说,他真的觉得自己可爱。
洛冬青的笑容却是越发和善。
她已经没计较李达认错人的事情了,但是,假如里面的人是自己,李达也敢这么说话么,可真是大胆啊!
洛冬青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宠着李达了,以至于他都有些有恃无恐。
“既然可爱,那你烦恼什么?担心什么?”
洛夏瑾有些羞涩地说道,要说自己可爱,她还真是不好意思。
“因为我不想让她难过,也不想让你们姐妹的关系受到影响,可是,我并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洛夏瑾趁机提议道:“不能两全其美,你可以享齐人之福啊!夏瑾既然明知道你有女朋友还喜欢你,说明她不介意这个呀!”
洛冬青在外面听着眉头青筋暴起。
好你个洛夏瑾,果然是觊觎达叔之心不死啊!
连齐人之福都说出来了!
不过,她倒要看看喝醉了的李达会怎么说。
然而,李达以为这是洛冬青在说反话。
“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要是又撩拨了夏瑾,你和悠悠都会难过的,再说了,我也只是把夏瑾当妹妹看而已。我也没想到她会喜欢我,所以我既担心夏瑾以后没办法好好去恋爱,也担心你和家里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因为这件事闹僵。”
洛夏瑾:“……”
洛冬青:“……”
她们两个都只考虑到了对方的感受,完全没想过他们家庭的问题。
“所以,你是准备拒绝她?”
洛夏瑾又一次被暴击到残血了,她还是不甘心,问出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李达却是轻笑一声,道:“我只是和你聊聊,她又没有和我表白,又谈何拒绝,放心吧,我会好好装傻的。”
洛冬青:“……”
洛夏瑾:“……”
好家伙,原来你一直在装傻是吧?

6hkj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返2008年笔趣-第六百七十章 有因必有果分享-fbooq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洛夏瑾也没想到顾流萤能问这么多,但关于李达的事情,她并不想和顾流萤多说。
少年真正开始成长的时候,大概就是不再听从父母的话,也就是所谓的叛逆期。
洛夏瑾并非如此,但她也的确是有了自己的主见,以前她在顾流萤面前可是没什么挣扎反抗的力量,但现在,她已经能勇敢地说不了。
“你不要乱说,我和李达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我果然是误会了。”
顾流萤在心里低语一声,洛夏瑾虽然不配合回答,但她也大概能猜到了。
一时间,她不禁有些失望。
她还以为自家女儿是在宫斗中战败了,结果现在才知道,她压根没入场。
就这啊?
顾流萤的心情一时也变得有些微妙,本来以为洛夏瑾都已经和李达是那样的关系了,现在想来,既然什么都没发生,那个酒店什么的也应该是误会咯?
不过,发生什么事情能让李达和洛夏瑾一起去酒店?
然后洛夏瑾明显是喜欢李达的。
顾流萤有些头疼。
“然后呢,你就打算这么算了?”
顾流萤心情有些复杂,她其实知道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她这个家庭复杂得很,特别是和洛冬青扯上关系,又牵扯到男人的问题,就容易牵连到上一辈的那些恩怨纠葛。
所以,能少生事端是最好的。
但顾流萤看着洛夏瑾心情郁郁的样子,却不像她就这样放弃了。
她很想教给洛夏瑾一个道理。
人生很短,而这短暂的岁月中,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去争取,而不是想着放弃,以后还有。
不会有的。
就算有,也不会真的比之前的好。
而你能放弃第一次,也就会有下一次。
“不用你管。”
重生末世之雙寵 白小貞
洛夏瑾展现出了叛逆期的特质,顾流萤的笑容不禁和善了许多,一伸手就揪住了洛夏瑾的耳朵。
“小家伙翅膀硬了啊?敢在你妈面前耍横了?”
“嗷呜,疼疼疼……”
洛夏瑾帅不过三秒,就被顾流萤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我能不能管?”
“能能能……”
洛夏瑾含着眼泪求饶,顾流萤这才放过她,教训道:“别说她们现在还没结婚,就算是结婚了,你也还有机会,不到最后的时刻,一定不要轻言放弃,知道吗?”
洛夏瑾顿时脱口而出道:“所以,当年,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顾流萤:“……”
这憨憨女儿,能不能塞回肚子里重造一下?
不过,她还真的说中了,但正因为说中了,恼羞成怒的顾流萤便捏住了洛夏瑾的脸颊。
“现在你听我说就可以了,少插嘴。”
“呜呜。”
洛夏瑾话都说不出,只好呜呜两声表示知道了。
“如果你对李达的感情比较淡,那你就放弃吧,反正不过是初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到了那种无法割舍的程度,你就勇敢地去争一下吧。妈知道这样做不是对的,但人呐,总会有那么一两件事情,知道是错的,也会坚持做下去,因为有值得坚持的理由。”
顾流萤说着说着就开始感叹人生了,她的感叹,洛夏瑾是不会懂的,但是,洛夏瑾却燃起来了。
是啊,她知道自己是错的。
但是……
她至少想努力一下。
即便是现在,被顾流萤教育了一番,她也还是没有生出从洛冬青身边抢走李达的念头,但是,她想要让李达知道她的心意。
这样,她也就没有遗憾了。
人的想法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在之前,她只是想着不让李达知道,现在却又变成了想让李达知道。
“我明白了。”
洛夏瑾郑重地对顾流萤说道。
顾流萤点点头,道:“你现在想和冬青争的话,难度太大了,他们两个人感情正浓,你现在去做什么,都不会有什么效果,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润物细无声。
总有一天,李达和洛冬青会激情冷却,洛冬青很漂亮,会弹琴,但没别的本事,而且娇生惯养,而李达出身普通,就算现在开始发达了,但两人的观念一定会有些不同,相处久了,这种差异之处自然会有摩擦,到时候,你的机会就来了。”
顾流萤对洛夏瑾传授起了自己的战斗经验。
总结一下,就是避其锋芒,猥琐发育,等待时机,一击致命。
洛夏瑾还是第一次学到这种知识,一时间也难免有些兴奋。
“不过,那我得等多久?”
“慢慢等吧。”
顾流萤暗想,只要等下去,再等几年,她可能会选择算了,发现李达不过如此,又或者,依然喜欢李达,无法自拔。
时间和成长,会让洛夏瑾明白,她到底要的是什么,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也不会错过自己真的在意的东西。
洛夏瑾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她不想和洛冬青争抢,所以,她不用等太久,只是去找李达表白就好了。
告诉他,她喜欢他,然后,这份喜欢,很快就会结束的。
学到宫斗技能,她很兴奋,但她终究还是有理智的,没有被冲昏头脑。
对了,今天李达不是喝醉了么?
趁着他喝醉了,跟他表白和告别,也算是对自己这份感情做一个了断,日后,李达说不定都不会记得现在的事情。
这就是我要的机会啊!
白崇禧傳 程思遠
那呆会只需要把洛冬青支开就好了。
洛夏瑾心里盘算着,顾流萤见洛夏瑾听进去了,便觉得也差不多了。
美麗中國與頂層設計
她会继续关注的。
顾流萤却是不知,她在教洛夏瑾偷家技巧的时候,自己也被偷家了。
顾流萤离开之后,餐桌上就只剩洛征远和顾流芳了。
喝酒的人吃饭会慢一些,其实顾流芳饭已经吃完了,但她却找洛征远要了个酒杯,并且满上了。
“来,李达倒下了,我陪你喝一杯。”
洛征远现在略有几分醉意,以他的酒量,这点醉意算不得什么。
他现在清醒得很。
“不用了,你本来就不太喜欢酒的味道,不用勉强自己,再说,小酌半杯就够了,我也不是嗜酒之人。”
洛征远拒绝了顾流芳的陪酒,顾流芳便自己端着杯子,仰头喝了一口。
本来就不太会喝酒,喝得这么急,下场自然不出预料,她被呛到了,不停地咳嗽,又辣到了喉咙,眼泪都流出来了。
洛征远看她这么狼狈,赶紧拿了两张纸给她。
“谢谢,让你见笑了。”
顾流芳擤了鼻子,随意地用手扒拉了一下受了刺激流出的眼泪,但却是越擦越多。
“你今天是怎么了?”
洛征远看得出来,顾流芳情绪不对,不然的话,她喝酒干嘛?
“没什么。”
顾流芳擦了擦眼泪,哽咽着道:“就是看到你们都很幸福,冬青也找到了值得依靠的人,有些激动。”
洛征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这眼泪流的,明显就不是高兴的眼泪啊!
他多少能理解顾流萤现在的心情。
大家都幸福,只有她孤单。
虽然说今日之果都有他日之因,但可怜还是真的可怜。
过往的种种,洛征远差不多都释怀了。
当年离婚的时候,他是又怨又恨,觉得顾流芳亏欠他很多。
但时间会让人的想法慢慢改变,以前责怪别人,后来也会在自己的身上找问题。
时间久了,洛征远自然也没办法责怪顾流芳了,唯一值得怨怪的,就是她不该丢下洛冬青。
但这其实也和他有关。
当时争夺抚养权,顾流芳完全没有可能争得过他,尽管在婚姻中他属于过错方,和小姨子搞到一起了,还有了个私生女。
可是那个年头,他们又不是走法律流程离婚的,而是协议离婚,顾流芳一气之下,把闺女连着老公一起丢了,远走海外。
她的确是有错,但他洛征远就那么干干净净吗?
和小姨子有染是既成事实,而顾流芳可没有在外面找男人。
无非就是追逐梦想,这也并非不可饶恕的过错。
是他和小姨子搞到了一起,却让前妻宛如大恶人。有时候换个角度,事情的对错真的就不一样了。
总之,人一旦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就更容易原谅他人,理解他人。
过去的对错且不论,现在最凄凉的,的确是顾流芳。
她没有新的家庭,也就是说,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再找男人。
这一点,洛征远还是心里有一点暗爽的。
男人的心思都差不多。
顾流芳要是和别人在一起了,他肯定也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会有些不愉快。
毕竟是曾经同床共枕的女人,被别人肆意爱怜的话,那感觉不怪么?
而顾流芳不找男人的话,是不是心里对他旧情难忘呢?
这样子的话,男人心里会暗爽是很正常的。
于洛征远是如此,但对顾流芳而言,就只是孤独了。
没有人疼爱她,关心她,她最在意的女儿,现在还没和她和好,而且女儿都有了男人了,以后和她这个当妈的,更难有感情。
这样一想,顾流芳确实是挺惨的。
洛征远心里产生了同情,只得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了,冬青现在也长大了,她会慢慢释怀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她不和你和好的事情,这不是有李达嘛,他是个好孩子,我会和他好好说说,他肯定也会帮你的。”
“嗯。谢谢你安慰我,我心情好多了。”
顾流芳又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就是让你看了笑话。”
顾流芳这样子,倒多了几分少女感,让洛征远有种重返少年时的错觉。
他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他是下意识这么说的,但顾流芳却是脸一红,嗔道:“你少乱说。”
洛征远:“……”
他这才发现,他刚才那句话还挺暧昧的,虽然说的是真话。
他们以前是夫妻,当然什么样子都见过了,可现在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个,他一开始没多想,但顾流芳害羞了,搞的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却下意识回想起了过往恩爱缠绵的日子。
岁月能让人变得温柔,洛征远将那些不快的过去都放下了,遗忘了,但那些美好的记忆,还留在心里。
现在回想起来,竟有种莫名的感觉。
两人对视一秒,又分开,洛征远也有些不自然。
眼看着气氛越发暧昧,顾流芳连忙道:“说起来,饭也吃饱了,我也该回家去了。”
洛征远也连忙道:“我叫人送你吧,对了,正好让冬青也送送你,你们也可以多聊聊天,我去叫他。”
我是半妖
“谢谢你,阿远。”
洛征远顿时愣住了,这个称呼,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只是恍惚了一下,洛征远又很快反应过来,走到楼道喊了一声:“冬青!”
洛冬青没出来,倒是顾流萤走出了房间,回应道:“怎么了?”
“叫一下冬青,送一送她妈妈。”
“好。”
顾流萤去叫洛冬青了,而顾流芳也勾起了笑容。
她刚才有八分真情流露,但也有两分,是心存报复。
顾流萤,你欺人太甚,既然这样,就别怪姐姐我无情了。
姐妹二人,攻守互换。
这波啊,这波叫两极反转。
洛冬青很快就下了楼。
李达已经睡下了,她没有什么好照顾的,送一下顾流芳也好。
顾流芳没想到洛冬青真的会答应来送自己。
其实就是送她到外面的院子里上车,洛冬青又不会开车,当然不需要她亲自送顾流芳回去。
紧紧如此,顾流芳依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进步。
如果顾流萤这个讨厌鬼没有一起跟过来就好了。
“姐姐有空常来玩啊。”
顾流萤客气地说道。
抗戰之鋼鐵風暴 搞個錘子
豪門虐戀:緝拿小逃妻
顾流芳也笑道:“好啊,我会常来的。”
就怕你到时候不欢迎呀!
洛冬青一直没说话,直到把顾流芳送上了车,她才平静地说道:“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对身体不好。”
她闻到了酒气,也看到了顾流芳微红的眼睛。
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还是叮嘱了两句。
态度不算友好,但顾流芳一度怀疑自己是产生了错觉。
洛冬青这是在关心她么?
“嗯嗯,我以后不喝酒了。”
她连忙做出保证。
洛冬青便摆摆手道:“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我回去就休息。”
这对话,顾流芳倒像是乖巧的小女儿似的……

99a9t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返2008年-第六百六十六章 太敏銳也不是好事閲讀-uyo8r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人一旦忙碌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李达考了试,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了机场。
同行的还有唐悠悠,她这个也算是公费出游了,这一度让唐悠悠觉得,她这个秘书好像那种不太正经的秘书。
各项条件也蛮符合的,工作能力一般,却受老板器重,出差的时候还带着,上班的时候还要负责取悦老板。
“成绩马上就要出来了,你紧张吗?”
唐悠悠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达却是问起了她高考的事情。
天星戰紀 吳圩fly
唐悠悠笑道:“考都考完了,有什么好紧张的。”
“你就嘴硬吧,我当初看成绩的时候心里慌慌的,就像是买了彩票等着开奖似的。”
李达说的是原来的自己,这次高考他太忙了,以至于都没有顾得上紧张,再有就是现在比较自信,对高考的成绩就没那么在意了。
“达叔你也会紧张害怕么?”
唐悠悠有些不信,李达不禁调笑道:“我怎么就不会紧张害怕了?昨天不就被你吓的很紧张很害怕么?”
唐悠悠白了他一眼,嗔道:“那能怪谁呢?”
“当然是怪我。”
李达认错态度很端正。
“哼哼,看来冬青给你的教训也很深刻啊,以后乖一点,不要对别的女孩子太好哦,毕竟家里两个醋坛子,可够你喝一壶的。”
唐悠悠也承认自己是个醋坛子了。
他们并没有把这个话题深入展开,唐悠悠又忽然道:“李总,我可以请假回一次家么,等高考成绩出来了,我爸妈肯定也很在意的,既然我都回来了,还是回去和他们聊聊吧。”
唐悠悠原本没有打算回去的,因为从SH回一次郡沙也挺远,只是讨论志愿的话也没必要,反正她已经决定了方向。
只是现在既然李达被洛冬青安排得明明白白,也把她带回来了,那不回一次家就太过分了。
“好啊,不过唐秘书,请假也是有条件的。”
唐悠悠知道李达是什么意思,便眨着眼睛,一脸可怜的样子道:“李总,小秘书可经不起你摧残,要不,你去祸害冬青吧!”
“就不能两个一起祸害吗?”
“那李总能受得了么?”
唐悠悠和李达玩角色扮演玩得不亦乐乎,而且车速渐渐快起来了。
也是,毕竟他们现在都是飞在天上的。
到达郡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夜幕深沉,李达和唐悠悠走出机场,正准备先去落脚的地方休息,明天再去找洛冬青,结果走到外面,便看到一对姐妹花举着牌子。
两姐妹从上到下都是一样,服装发型都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李达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洛冬青。
举着牌子的是洛夏瑾,站在一旁的是洛冬青。
“达叔达叔,猜猜我们哪个是你女朋友!”
刚走过去,洛冬青就表现得很不似寻常,李达秒懂,她这是在演洛夏瑾呢!
洛夏瑾则是在演洛冬青,她表现得像是默默看戏,也很符合洛冬青会有的样子。
两姐妹合起伙来搞事情啊!
李达本来想将计就计,逗她们一下,好让她们知道谁才是最强大脑,但在脑海中预演了一下自己的操作,比如假装认错,或者先逗逗洛冬青……
这都是要命的操作。
眾神空間 羽民
所以,他很干脆的把洛冬青搂到怀里,道:“我女朋友当然是最可爱的那个。”
怀里的洛冬青却是挣扎起来,羞涩地道:“达叔,别这样,我是夏瑾啊!”
外星操作系統 球胖子
“啊”
李达不禁僵住了。
他又仔细地看了看眼前一脸羞涩的女孩,终于松了口气。
洛冬青真的是越来越坏了,搞的他差点都不自信了。
“还调皮,我都认出来了。”
李达捏了捏洛冬青的脸蛋,洛冬青这才不装了,露出甜甜的笑容道:“达叔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这还用看,你们两姐妹虽然长得很像,但还是有一点点不同的。”
连双胞胎都可以有分辨的特征,何况她们还不是双胞胎,看着是很像,但李达这种亲近的人要是都认不出来,那也活该被洛冬青教训了。
“那你刚才就这么抱过来,万一抱错人了怎么办?你是不是在想,就算抱错了也不亏?”
李达:“……”
残酷的修罗场这就开始了吗?
都市逍遙邪醫 木燃
唐悠悠在一旁看戏,也不禁捂嘴偷笑。
看到洛冬青一出场就给李达来了个下马威,她也不禁在一旁摇旗助威。
“干的漂亮,冬青!”
一旁跟随的洛夏瑾也有些羞涩,早知道,她就应该抢角色了,要是她迎上去,李达抱她一下,那么,她就可以借题发挥了。
可惜。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接我们啊?”
李达很干脆地选择转移话题,刚才那个问题,不管怎么回答都会陷入洛冬青设置的陷阱当中,只有不回答才是最正确的。
反正洛冬青又不是不知道他和洛夏瑾清清白白,那个问题就是故意捉弄他的。
“你不是说了上飞机的时间么,刚好我和夏瑾也没什么事,就来接你了,顺便一起去逛街呀。”
洛冬青这是敢在明天高考成绩出来之前让李达履行和洛夏瑾一起逛街的条件,这样一来,这次逛街就不是因为她和唐悠悠的输赢而进行的赌约,而是她发起的大家一起逛街的活动。
对洛夏瑾来说,也算是一种弥补了。
“好啊,说起来,我还没好好在郡沙逛过商场。”
李达是算上未来在郡沙打工的时间,沉迷工作,无法自拔。
这一晚,倒是可以好好体验一下。
“那在SH有好好逛过了么?”
洛冬青很随意地问道,李达便道:“之前也没什么机会逛,只有上次悠悠过去,才稍微逛了一下。”
“啊?你们两个偷跑了嘛?我还想着以后到SH去我们三个人一起逛逛呢!”
洛冬青一脸幽怨,这下唐悠悠也没法置身事外了,她连忙解释道:“我们不是两个人去的,一起去的还有大叔的姐姐,还有雪姨。”
还有龙雅,但唐悠悠没说。
其实洛冬青之前就知道了,唐悠悠和她聊天的时候,就说过李达带她去买了衣服,洛冬青还很羡慕,也就是那个时候两人才聊起制服相关话题的。
现在又吃醋了,估计是她忘了吧。
“那,等我去了SH,我们三个再一起逛吧!”
洛冬青挽着唐悠悠的手,一脸憧憬地说道。
李达却是在心里吐槽,上次不是一起在SH玩过了么?
难道一定要一起逛商场才能算逛过了?
“达叔这次回来会呆几天呀?”
趁着洛冬青和唐悠悠聊天,洛夏瑾也走到了李达的身边,和他搭起了话。
“两三天吧,等你姐姐处理好了学校这边的事情,就一起去sh.”
“好羡慕你们呀,我再过几天就要开学补课了。”
軍婚霸愛
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洛夏瑾道是想和洛冬青一起去时候玩,但是根本没时间,马上她也是要升级到高三的人了。
寵物嬌妃不要臉
暑假削减得只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其他时候基本都是在补课。
洛夏瑾心心念念的电影拍不了不说,连出去玩的资格都没有。
只能在家呆着了。
“等熬过高三就好了,加油学习吧,到了大学……”
李达本来想说到了大学再带她玩,但想到两个醋坛子就在附近,肯定能听到他在说什么,他敢说带洛夏瑾一起玩,醋坛子们肯定事后要收拾他。
“等到大学,你就可以自由一点了。”
“那我可以去找你玩吗?”
洛夏瑾一脸天真烂漫地说道。
走在前面的洛冬青和唐悠悠顿时停下了脚步。
她们也不说话,却让李达感受到了空气变得有些凝重。
“你可以去找你姐姐带你玩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也是要去SH读书的。”
李达面不改色,心里却是越发觉得奇怪。
这不对劲。
这很不对劲。
他倒是知道洛冬青和唐悠悠都是醋坛子,但她们并不会乱吃醋。
但是,她们对洛夏瑾的态度却诡异得很。
防火防盗防小姨子?
没必要的吧!
洛冬青和唐悠悠光顾着警惕,却忘了李达也是个心细如发的男人,之前因为他和洛夏瑾约定逛街的事情,她们吃醋还有理有据,李达可以理解,但现在洛夏瑾只是说要去找他玩,这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
可是,两人都产生了反应,如果只是一个人,那李达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但两人都如此,李达再想不发现问题都难了。
难道……
李达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虽然有点大胆,但却是在他思前想后,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可能才得出的结论。
他不动声色地按下了心里的情绪,开始暗暗观察洛冬青和洛夏瑾以及唐悠悠的反应。
听到李达的答复,洛冬青和唐悠悠都还挺满意,洛夏瑾则是有一点点失望,但没有表现得很明显。
“好吧,反正到时候你们比我熟悉地方的话,可不许不带我玩。”
李达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接着,四人便开始进店逛了起来。
洛冬青和洛夏瑾看起了同款的衣服,这是在挑战李达的眼力,以至于李达逛个街精神都非常集中,生怕认错了女朋友。
唐悠悠就乖巧许多了,她没怎么买东西,到是看得多一点。
李达始终在暗暗观察,这一观察,便发现了很多细节。
两姐妹穿同款的衣服到他面前展示,如果不仔细想,还觉得她们是在秀姐妹亲情呢,但李达深入思考一下,才发现,这不是两姐妹在争风吃醋么?
她们在比较,衣服相同,发型相同,李达更喜欢哪个,她们谁更有魅力。
好家伙,看似平静的日常生活都有这么多暗流么?
而李达更在意自己得出的结论。
洛夏瑾,难道她也没逃得过么?
事实上,李达现在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桃花运太强了,以至于身边的女孩子,有一个算一个,都对他产生了好感,所以,现在他怀疑洛夏瑾也喜欢自己的时候,他接受度还挺高。
因为有太多例子了。
李达之前还觉得洛夏瑾不太可能喜欢他呢,但现在,李达持怀疑态度了。
越是暗中观察,李达发现的细节就越多。
到最后散场各自回家的时候,李达的心情也是相当复杂了。
洛冬青和洛夏瑾也逛累了,顾流萤打电话催洛夏瑾回家,两姐妹便叫来司机回去了。
李达和唐悠悠则是去了王雪的房子。
这也是李达在郡沙的落脚点。
房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住了,李达简单地收拾了一下。
他其实也可以去住酒店还方便得多,但这毕竟是王雪的家,李达也希望这里更有家的感觉。
哪天王雪回来,也不至于只是看到一个冷冰冰的房子。
唐悠悠跟李达一起打扫了卫生,忙碌了半个小时,他们先把今天要睡的卧室收拾好了,凉席洗一下挂在阳台晾着,便坐在沙发上休息了。
呆会洗完澡,凉席应该就干了。
现在天气热,干的快。
“达叔,你先去洗吧。”
唐悠悠随手撒了擦额头的汗水,让李达先去洗澡。
相思已是不曾閑 席絹
李达却没有急着动身。
洗澡的事情不急,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唐悠悠。
不过,他在问出来之前,又有些犹豫了。
有句话说的好,难得糊涂。
異聞錄
有时候,太聪明了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彩雲歸
自己找唐悠悠询问,验证这个事情,其实也没什么意义。
知道了洛夏瑾喜欢自己又如何?
无非是加重了心理负担,以后面对洛夏瑾的时候,也不能再那么自然了。
而不管自己知不知道洛夏瑾喜欢自己,他都应该和洛夏瑾保持距离,因为洛冬青和唐悠悠会吃醋。
所以,问了也不如不问。
干脆继续装糊涂更好,至少给洛夏瑾留点面子吧,洛冬青和唐悠悠都没有直接说这件事情,大概也是不想让他知道,他就不要辜负她们的心意了。
“你有心事?”
李达在思考的时候,唐悠悠有偷偷看他,发现他在想事情,便开口询问了一句。
“是啊,我是在想,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我们一个个去洗澡是不是太浪费时间了,不如一起吧?”
唐悠悠:“……”
他刚才一脸沉重的样子唐悠悠还以为他在想什么大事呢!
结果,就这?
诶,不对,现在该轮到她思考问题了……

7dzdv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重返2008年-第六百五十四章 這一刻,洛冬青宛如戰神-0af7l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在洛夏瑾说出那句话之后,洛冬青的表情就很僵硬。
好家伙,原来洛夏瑾的心思已经这么重了!
还好她听了唐悠悠这番话,过来找她聊了天,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你真的铁了心要这样?”
洛冬青铁青着脸看着洛夏瑾,显然已经生气到了极点。
原本很有勇气的洛夏瑾,见状也开始心虚了。
“你别生气嘛……”
洛夏瑾弱弱地道:“我就是想想。”
洛冬青:“……”
认怂这么快,但又不改,洛夏瑾这是跟谁学的啊!
總統少爺跪地唱征服 蝶影兒
她下意识想到了李达,李达也是这样子的,认错认得比谁都快,但这次犯错,下次还敢。
“行,既然你这么勇敢,那我现在就告诉达叔,我家妹妹一直喜欢着他,看他会怎么决定吧,要是连他都说和你在一起,那我真不拦着了。”
洛夏瑾拿着手机,找到李达的电话,直接拨打了过去。
洛夏瑾看得出来,洛冬青说的就是气话,这会儿气势汹汹地跟李达说这件事,李达敢接受她才怪呢!
说不定以后她都没有机会了。
洛夏瑾连忙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啊!”
洛冬青:“????”
怎么,你再过段时间你就有信心拿下达叔了?
洛冬青那个气啊!
但这会儿,电话已经接通了。
李达的工作虽然忙,但有些人的电话是必须要接的。
看到来电是洛冬青,李达也觉得有些奇怪,洛冬青一般不会白天给他打电话,通常,白天他都有工作或者学习,两人都是在晚上说些情话。
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难道说,她决定来SH了?
想到这个可能,李达也开心起来。
接通电话便道:“冬青,你是决定要来SH了么?”
洛冬青现在正生气呢,听到李达的声音,却是把他也算进去了。
要不是李达,她也不至于和洛夏瑾吵架了。
“不去,我得在家里带着。”
洛夏瑾一脸恳求地看着她,洛冬青又有些不忍心了。
于是,这个时候和她通话的李达就撞枪口上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呀,我想你了。”
“是嘛,既然你想我了,为什么你不回郡沙,而是要我去SH呢?每一次都想要我妥协吗?”
李达:“……”
忽然被洛冬青凶了一下,李达也是一脸懵逼,我就是说想你了嘛,怎么就扯到这上面去了……
不过李达很快反应过来,洛冬青现在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生气了,女孩子在生气的时候,看待一个问题,往往会扩大化处理,就像现在,李达只是说想她了,问她什么时候去sh。
她就觉得李达每次都要她妥协,也是因为之前龙雅的事情,她心里还有余怒未消,现在算是又爆发了一回。
李达赶紧安抚道:“你要是想我的话,我明天就考完了,可以抽空回去看你。”
这样回答总没问题了吧!
“连回来看我都是要抽空,看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也不过如此。”
李达:“……”
妈耶,到底是谁惹洛冬青生气了,居然把女孩子生气的究极形态都解放出来了,洛冬青以前也会撒娇,但从来不会无理取闹。
像这种时候,李达说了有考试,而且这个抽空就是考试之后的意思,她依然曲解了,按照洛冬青的意思,他得现在马上立刻回去才是对的。
李达朝着谁惹洛冬青生气了这个方向一思考,瞬间明悟,除了他还有谁?
一定是唐悠悠把他和洛夏瑾的赌约告诉洛冬青了。
她们两个总是共通情报,这一点李达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只是没想到,洛冬青会这么生气。
看来,她们都对这个赌约比较重视,连唐悠悠都阴阳怪气了那么久,也难怪洛冬青会生气了。
李达连忙道:“要不,我马上去定机票?”
“不用了,你要是真心想回来的话,就不会和我商量,直接买票了,再说了,你不是要考试吗,我可不想成为那种只顾着自己生气,完全不顾正事的女朋友。”
李达:“……”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我好麻烦,开始讨厌我了?”
洛冬青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哭腔了,李达连忙道:“怎么会,我最喜欢你了。”
“哼,我不信。”
洛冬青气鼓鼓地说着,她现在已经忘了,一开始要给李达打电话,是想和他说洛夏瑾的事情的。
洛夏瑾也是一脸懵逼地看着洛冬青。
帝妃難為 蓮華
好家伙,这是一个从未见过的洛冬青!
李达在她心里一直都是成熟与智慧,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那种,碰到这样形态的洛冬青都招架不住。
这个形态,洛夏瑾想学一下。
而李达知道,现在到了展现真正的技术的时候了。
洛冬青现在很生气,这件事必须要妥善处理,否则……
分手不至于,但矛盾总是越积越深的。
以前洛冬青和他都没吵过架的,有了龙雅的事情之后,两人却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矛盾,虽然因为洛冬青对他的感情是在太深,才没有走到决裂的地步,但李达心里一直充满着危机感。
人心是会变的,不要因为对方现在很包容自己,就肆无忌惮地放纵。
对方越是包容得多,就越是要小心,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最后一根稻草就会出现。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李达想尽可能地宠着洛冬青,给她一点慰藉。
“你不信的话,那我就只能给你证明一下了。”
“你要怎么证明,把你的心挖出来给我看吗?”
李达:“……”
零號傳奇 老狼愛吃雞
想到洛冬青发的菜刀表情,李达头皮发麻。
大馬主 泉釋一切
屍頭鳥
妈耶,洛冬青真的朝着病娇的方向在发展了,你快停下,别继续黑化了呀!
如果两人就在一起的话,李达倒是有办法展开更多的操作,但现在只是通话,甜言蜜语,李达觉得效果不大,洛冬青已经不是最开始那个说一句情话就会脸红心跳的洛冬青了,她已经进化了。
油嘴滑舌,反倒会让她更加不满,甚至会觉得他过于熟练了。
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呢,是不是因为撩了太多妹子?
天可见怜,李达表示,他活了两辈子,都不太擅长撩妹子,除了洛冬青是他主动撩拨的以外,其他人都是被动的。
他压根就没有去撩过别人!
至于独特的技巧,纯粹是因为他是个作者,没事就爱瞎捉摸这种套路,才会让洛冬青觉得他很会撩。
假的,都是假的。
可没办法证明。
所以,这会儿不能太秀了。
秀只会把自己秀死,李达干脆地转移话题,道:“你是不是因为夏瑾的事情生气?”
“嗯?你知道了?”
洛冬青心里一惊,她下意识就想到,李达莫非知道洛夏瑾喜欢他?
这一下,她就不是表面生气了,刚才她和李达斗嘴,只是在撒气而已,倒没有真的往心里去,但现在不一样了,如果李达也知道洛夏瑾喜欢他,却又装作不知道,这问题就很严重了。
洛冬青只是下意识这么想了,对李达却还有这最基本的信任。
否则,跨服聊天又要开始了。
李达道:“能让你这么生气的,我就只能想到夏瑾的事情了,是悠悠告诉你我和她的约定了吧?”
洛冬青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李达这一次没有辜负她的信任。
“还不是因为你我才会生气!”
洛冬青气呼呼地说道。
李达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把夏瑾当妹妹看而已,你们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会和她保持距离的。”
洛夏瑾就在房间里,她一直都没有出声,李达自然不知道洛夏瑾也在,最坑的是,洛冬青还是开着免提的。
因为之前就是存在让洛夏瑾听听李达怎么说的念头,所以电话打过去就是免提。
听到李达这么干脆地就说和自己保持距离,洛夏瑾只觉得心里一酸,她微微低下了头,还是没有出声。
洛冬青看到洛夏瑾难过,心里也不禁有些不忍。但这会儿她也不方便安慰洛夏瑾,于是,对洛夏瑾的心疼,就转变成了对李达的怨念。
“达叔,你有没有好好考虑过夏瑾的感受啊!我只是气你擅自和她约定逛街,这不就像是约会一样吗?夏瑾虽然是我的妹妹,但她也是个女孩子!”
“哈?约会?哪有这样的约定啊,虽然是逛街,但我可没和夏瑾说是两个人,我还想着,如果她赢了,我就带你们一起去逛一逛呢。”
洛夏瑾:“……”
现在的她,宛如败犬,还在被公开处刑。
洛冬青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把免提关了,免得再次打击到了洛夏瑾。
洛冬青对洛夏瑾的感情也很复杂,一边觉得生气,但看她伤心失落,又心存不忍。
“那你不说清楚,万一夏瑾误会了怎么办?”
洛冬青还是接受了洛夏瑾的恳求,没有表露她对李达的喜欢。
李达哪里知道这些,他现在才知道洛冬青生气的根源是什么。
他虽然觉得洛夏瑾肯定不会喜欢他,却也不敢再辩解,这个时候,不要去解释你的理由,老老实实认错就对了。
“抱歉,我确实有些欠考虑了。”
洛冬青的气果然消了一些,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爽约吗?”
官路法則 深藍的國度
“我可以带你和她一起逛街吗?”
大牌校草專屬丫頭 無淚的寶貝
“你的意思是觉得我会输咯?”
洛冬青可没忘记,李达是选择的她会赢。
李达:“……”
我太难了。
洛冬青已经进化了,不是他能轻易打败的战五渣了,她现在宛如战神,打得李达头都抬不起来。
“没有,我这不是说万一嘛!至于补习,我大概是没时间帮她了,只能让她自己好好学习,不过你们倒是可以给她找家教吧。”
“原来你这么忙吗?”
“嗯,最近公司有个比较大的动作,所以我的事情也多起来了,学校还有考试,所以时间特别紧。”
逍遙小子修真記
“那能让大忙人忙里偷闲跟小女子打电话,真是荣幸之至。”
好家伙,这里还有一个大阴阳师呢!
李达算是知道了,洛冬青和唐悠悠她们两个是一起进化的,互相学习了对方的技能,融合自身的优势,总之,他现在谁都斗不过,沦为战力底层了。
从王者降级到青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这感觉反正是挺不妙的。
但李达也不会轻易服输,就是现在,在洛冬青攻势最强的时候,她一定会疏于防备,也就是自己反击的时候。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比你更重要,如果你想见我,即便明天公司就倒闭了,我也会用最后的钱,买一张机票,飞到你的面前。”
李达信誓旦旦地说着,他公司发展好的很,明天不可能倒闭。但女孩子肯定喜欢这种被在乎的感觉。
洛冬青却是傲娇地哼了一声,道:“那你飞吧,你公司倒闭的话,我来养你。”
北亞熙熙——我來自外星球
这是霸道总裁风的洛冬青。
洛夏瑾不禁为李达点了三秒钟的蜡,这不,那边都没声音了,肯定是无言以对了吧?
这个时候了,洛夏瑾还有心情为李达操心,也只能说她是天生乐观了。
一开始因为李达的话有些伤心,现在又像是没事人了一样,看起了热闹。
洛冬青霸气侧漏地把李达安排地明明白白的,这看起来也很有趣的样子。
虽然她心里想着的应该是李达轻描淡写地把洛冬青哄的眉开眼笑才是最有可能的,但这样子的反转,却也在意料之中呢!
“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生气了?”
洛冬青见李达安静了一会儿,不由有些紧张,这还是她头一次和李达这么闹,生气一时爽,现在回想起来,要是李达一气之下不理她了怎么办。
洛冬青又心慌起来,一脸凝重,她的表情变化,都被洛夏瑾看在眼里。
得了,刚才还以为你是个王者,没想到你霸气不超过三秒钟啊!
不过,这倒是可以利用的地方呢?
洛夏瑾眼里闪着诡异的光,她还没有认输。
但这个时候,李达的声音响了起来。
“没有,我刚才让秘书去给我定机票了。”
洛夏瑾:“……”
你就这么宠她吗?你的考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