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ff扣人心弦的小說 《回檔少年時》-第三章 楷模展示-z23ch

回檔少年時
小說推薦回檔少年時
从94年6月末梢至7月中旬,市一中和其他学校一样,来到了这一整年最为关键的时刻,不仅仅是寻常的期末考试,中考高考这两个决定无数少年人命运的战役也轮番来袭,然而,因为初见的事情,在那段时日里,市一中校园内的上空多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初见出事那天,罗大海极早收到了消息。
这得益于王小凯反应快,第一时间找到156班班主任王明榛,王明榛立马给罗大海打了个电话,当时罗大海差点一口气没回上来直接栽倒下去,反应过来后,他立即向上面的校领导汇报情况,召集班主任开会,让各班教师稳住每个班的学生。
初见住院的当天,暗涌就起来了。
林子昊已经被带走,他家里就剩下一个还在为自己的丈夫林永强而心力交瘁的母亲,当林子昊的班主任跑到他家里把这个事情告知她时,她当场就栽倒在了地上。
当晚,这个女人跟着林子昊的班主任跑到市一医院,她在还没醒过来的初见的病房门口求了一夜,哭了一夜,跪了一夜。
一中方面反应迅速,开过会后,总的调调只有一个,现在人平安了,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这件事情不低调妥善处理好,某些人屁股下面的位置大概率是保不住的。他们不得不想办法进行民事调解,尽可能降低事件的性质,但眼下林子昊家里已经这个样子了,用一句“濒临绝境”来形容都不为过,想要民事调解也不可能拿的出钱来,罗大海提出给初见家里补偿2万块钱。
初见家里倒好处理,她妈妈蒋凤一个没有太多见识的妇道人家,又是为人父母的,耳根子软,实在受不住林子昊妈妈跪在她面前磕头道歉。说来说去,都是苦命人呀。她眼瞧着自己女儿初见度过难关一天天好了起来,心里的怨气也就慢慢淡了。
然而,有一个人十分难搞。
张云起。
罗大海那一杆子人心里都很清楚,想要用钱来安抚住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张云起是个什么样的人,罗大海是最清楚的,这家伙根本就不像是个学生,事实上,凭他现在办的那些事业,也完全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学生,以他现在的身家,别说两万,两百万也未必就放在眼里,当然,或许他的一些事情在学校里没多少风闻,但罗大海是知道的,校长王道忠也心知肚明,王道忠对市一中能培养出这样一个特殊的人才,还是非常自得的,他私下里就没少夸奖张云起,说他是他们市一中的骄傲,未来的前程不可限量。
相國 劉玉倌
盛少,蠢蠢欲動
鳳舞:馭獸太子妃 李箏
只是这个骄傲在罗大海眼里,可真是个大祸害,虽然平时在学校里从不招惹是非,和那些问题学生有着天壤之别,除了偶尔旷课,差不多属于那一波完全挑不出毛病的好学生,但是这小子办起事儿来心硬手黑,得罪他的人从来就没有好果子吃。他打交道几次了,次次遭殃。每每想起这尊大佛还是他亲自跑到穷乡僻野的龙湾镇请来的,就恨不得找一块豆腐直接撞死去。
就眼下的这桩事情,罗大海甚至连找张云起谈的勇气都没有,迫于无奈,他找到了156班班主任王明榛,希望他能够出面找张云起谈一下,尽可能地把这桩事情低调处理掉。
九界獨尊 兵心一片
王明榛德高望重,又深受学生们的爱戴,说话是很有分量的,但这个老头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懂得顾全大局,他对罗大海说:“学生要一个公平有那么难吗?让我劝,我开不了这个口。”
紅顏亂紅塵 末小汐
長安浮世錄 舊木已深
这话把罗大海气得够呛。
最后,找张云起谈的是校长王道忠。
那是一个阴雨绵延的午后,张云起和往常一样提着煲好的榴莲鸡汤去市一医院,在病房门口看见了房内的王道忠。
王道忠应该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奇怪的是,没有其他人陪同,他是一个人来的,当时正在床边和初见说话,语气和蔼,但张云起只听到了一句:“林子昊做错了事,而且是大错特错,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学生,也还年轻,直接一棍子打死,可能不太合适,是不是能够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张云起转身来到走廊上。
他倚在茶水间门口,点了一根烟。
并没有过多久,王道忠就出来了,国字脸瘦高个,五十岁出头,穿着白衬衣,有一些气度,他去电梯口的路上经过茶水间,看见张云起,怔了怔。
其实对于很多知道张云起的一些情况的学校领导来说,和这个学生的交谈都会显得尴尬,因为在他面前没有办法再像对待其他学生那样以师长自居,有时候想说他点什么,耍一耍领导范儿吧,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人家在外边混得风生水起,一天挣的钱,够自己一个破老师不知道要上多少年课的了,那还有什么资格对他指指点点的呢?
王道忠和张云起鲜有交集,有没有这样的情绪就不得而知了,至少那时他那张慈祥而大众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问:“张云起,来看初见呀?”
张云起点头:“是的,王校长。”
王道忠笑呵呵地走到他身边:“正好,我也想和你谈谈。”
张云起礼貌道:“你请讲。”
王道忠道:“林子昊做的事情,对你对初见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感到很痛心,幸好,现在初见平安了,要不然这个后果谁都承受不了,这几天里,我一直在反思,在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客观地讲,以前的林子昊是一个好学生,德育体美样样突出,我想,是他爸爸的问题导致了他的性情大变,犯下了如此愚蠢的错误,这个错误已经没有办法弥补了,他也应该为此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如果可以,能够给这个孩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想他经历了这些事情,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张云起猜到了王道忠要说的这番话,这番话即便不算虚伪,是真心实意为了林子昊这个有着大好前途的学生考虑,但他这个德高望重的老校长也远谈不上坦诚直率,根本就没有提及他今天来找他的核心目的。
当然,退一步讲,或许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道忠还真就有这么高风亮节,但是他对待这桩事情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王道忠找不找他谈,结果都只有一个。张云起说道:“王校长,你知道吗?我认识初见挺长时间了,初见这个女孩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得怎么拒绝,她这辈子遭遇的很多不幸,恰恰在于她缺乏这种拒绝的能力。很多时候,她害怕一旦拒绝别人,就会在双方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
说到这里,张云起打住了,其实他没把话说完说绝,他最恨别人利用初见的善良搞事情。
当然,以王道忠的境界未必就不能领会他的意思,王道忠问:“这么说,你是要替初见拒绝我的提议了?”
张云起道:“我不能,我替我自己,初见想怎么做,那是她的事,我没有权力干预,但我也是受害者,那一刀是对着我来的,不是什么无意,林子昊就是要我的命。”
王道忠沉默了一下,他早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人性格成熟,思维缜密,眼界和见识远非同龄人能相提并论,然而他的果决和心硬是王道忠没预料到的,这桩事情目前还没有定性,但他一口咬定是蓄意谋杀。
林子昊,算是完了。
王道忠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顿一顿,他又打起精神笑着说:“你年纪还小,还是少抽点烟好,能戒就戒了吧。像你这样出彩的学生,学校是管不住的,估计一些老师也不敢管,但希望你能给同学们做个好榜样。”
张云起道:“谢谢王校长教诲。”
穿越黑棺
王道忠摆摆手,踱着步消失在楼道口。
血劍紅塵 流雲過處
张云起提着保温盒转身去了病房。
初见正躺在床上看书,房间里很安静,处处是白,见他进来,初见清澈的眼眸里反射着窗外的阳光,小脸带笑:“云起你来了,王校长刚走不久,你遇到他了么?”
巫道真解
张云起点头:“遇到了。”
初见问:“说了些什么?”
张云起坐在床边,凑到初见面前,表情一本正经:“他说像我这么出彩的学生,万中无一,是市一中的楷模,全校学生的榜样。”
初见抿嘴笑:“我们要谦虚一点。”
逃婚小跟班 崗崗
张云起打开保温盒:“我也想谦虚呀,但是毕竟已经混的这么优秀了,一谦虚吧,别人就说我虚伪,诶,你不懂我这个境界,很难做人的。来,吃午饭了。”
初见说:“你又煮了什么好吃的?好香的味道。”
“榴莲炖老母鸡。”
“这么营养。”
“还不是为了把你养胖点,早点出院不要这么麻烦我。”
初见就红了脸,她看着张云起,细声细气地说:“可是,如果以后我一直想要麻烦你怎么办?”
“那你就等着变成一百八十斤的大胖子吧。”张云起打了一碗榴莲鸡汤,一口一口耐心地吹散了热气,然后端到初见面前。
******

gquwr精品都市异能 回檔少年時 起點-第二章 追星星的人相伴-chi3r

回檔少年時
小說推薦回檔少年時
“吃完了?”
重生之華陽廢後
“吃完了。”
“好吃吗?”
“好吃呀。”
“以后天天给你煮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不好?”
“你忙,以后上学我给你煮。”
这是一个明媚的正午,阳光透过窗户前的香樟树照在初见身上,纤细柔软的女孩一勺勺吃着银耳羹,眸子里有两湾清水一样的光。
一直到吃完,张云起收起保温盒,初见笑:“回家啦?”
末世重生之桃花債 秋天來了
张云起也笑:“回家了。”
初见从床上下来,抱着衣服去卫生间。
马尾起落,纤纤细细,张云起看着女孩的背影,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初见总是显得安静和沉默,这时候却不了,张云起感受得出她眼里的快乐,只是张云起还是心有余悸,那天发生的事情,一直像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不断回放。
那天他抱着初见冲进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晕过去了,满身的血,几个护工熟练地打开担架接住了人,那一头细笔软直的长发被干涸的血迹粘在脸上。
他妈妈知道这事,带着蒋凤几乎是后一脚赶来的,当时蒋凤凑到前头一看,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凄厉地叫着!但是,那个可怜的哑巴说不出话来,只会“啊呀啊呀”地叫。在平车推进急救室前的那一刻,他妈妈拉着医生的胳膊哀求说:“您可一定救救她呀,她才17岁!她还要考清华北大的!”
哐当一声!白色的铁门关上了。
门上的红灯亮起,“手术中”三个字异常刺眼,过道的两排长椅上坐满了陆续赶来探望初见的人,有市一中的校领导、老师以及156班的同学,还有一些亲戚朋友。他们全都围着一身是血的张云起,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云起靠在墙角跟里,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初见妈妈凄厉的叫声在拥挤的过道上回荡着,就像一把铁锤,一下,一下,砸在他胸口上。
無賴神醫
时间就在这种窒息的氛围里静静流逝着,慢的犹如刀割,一直到透过窗户洒进来的日光变得恍惚,手术室门前亮了不知道多久的灯终于灭了,手术室的门打开,仅仅是开了一条缝,急救中心嘈杂的声音就像潮水般退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望向从那条缝里现身出来的主刀大夫。
满脸倦容的主刀大夫没说话,冲着外面的一大群人,缓缓地点了点头。
初见妈妈“哇”地又哭出了声。
后来,医生告诉他说,初见的伤口就在心脏部位,有3厘米深。值得庆幸的是,刀子扎进体内时发生了偏离,是侧着进去的,虽紧靠着心脏,但并未对心脏造成伤害,如果是正着扎进去,人就没了。
極品尋寶王
伤口缝合后,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初见错过了期末考试。这倒无所谓,关键是过了观察期后,没有再出现什么问题。
到了七月末,初见已经可以回家休养。衣物初见妈妈蒋凤都已经整理好,结了账,张云起开车送初见回家。
回的不是红山弄,是初见的新家。
新家位置就在张云起家住小区里,市教育局边上,一环内少有的几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豪門重生之百草醫仙 心之音
房子是张云起私底下让王贵兵帮忙找人买的,老早就买了,86年的框架式建筑,两室一厅的楼房,78个平方,面积不大,不过是当前的主流房型,正好够一家三口住。房子精装修过,各式各样的家具一应俱全。不过初见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事,大家想给她一个惊喜,她看着前面专心开车的张云起,问:“云起,省体彩中心真的给补发奖金了么?”
张云起笑着点头:“是啊,其实是这么回事儿,我哥今年国庆节应该就要结婚了,我准备送他一套房子和一辆桑塔纳,前段时间买房子的时候顺带就多买了一套。刚好,省体彩中心给你家补发了桑塔纳和奖金,我就跟你妈妈商量了一下,她觉得桑塔纳用不上,就按原价转让给了我。至于这房子呢,也是我按原价转给你家的。发生了这么多事,阿姨也想着红山弄住不下去了,而且那土胚老屋冬冷夏热,一到暴雨湿热的天气都是蚊虫,环境太差,摧残精神不说,对人身体也不好,你正要恢复身体呢。”
初见没作声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中午的饭菜很丰盛,也很热闹,张云起爸爸妈妈还有春兰小小都来了。
下午的时候,蒋凤和张妈去鱼粉店忙事。
惟有時光負盛名
初见在卧室里休息,几个小孩子在客厅里看电视玩闹,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的春兰看见她二哥去了初见的卧室,撇了撇嘴巴。
初见的新卧室不算大,但布置温馨。
地板是木质的,天蓝色的床单,床头摆着一只一个人大的棕熊布偶娃娃,左侧是一扇蓝色窗户,窗户下有一张书桌,一整排的书橱里被各式各样的书籍塞得满满当当,窗前的香樟树叶繁茂苍翠,有风,映着光,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
刚到家时,初见被几个小孩带着每个房间都看过一遍,然而第二次走进这间卧室时,还是有些发愣,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个温暖的家,像做梦一样,可是,尽管在家人面前表现的很高兴,妈妈也告诉她说买这个房子的钱是继父初大鹏中的奖金,省体彩中心已经宣布那张彩票是真的,但她总觉得不对劲。一个人最可怕的样子,大概是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的馈赠吧。
初见摸了摸书橱里的书,都是崭新的,带着墨香,很多她都看过,喜欢的,她拿了一本坐在床头上看,翻了十多页,张云起就敲门进来了,她怔了怔,小脸就红了。
直闯女孩的闺房,张云起倒是一点也不害臊,他直接坐在床边上,盯着初见笑,初见抿了抿嘴,那双清澈的眼眸也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她忽然伸出手放在他的手心里,小脸变得有些认真:“云起,你早就准备好这套房子还装修好了的吧,我住院才十多天,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装修好。而且,我不知道我继父那张彩票是不是真的,就算那张彩票是真的,市体彩中心应该不会这么快把奖金发下来的。”
张云起没想到初见还在想这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啥,他握着眼前女孩有些冰的手,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道:“初见,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买这个房子吗?”
初见问:“为什么?”
张云起说:“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国人和老外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爱存钱,可能是很多人都穷怕了,惯性思维里觉得钱就是以后幸福生活的保障。幸福就像存款一样,可以以后拿出来用,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人生的每一个瞬间,只要错过了那一刻,就会永远消失了,永远找不回来了。所以,现在就要幸福起来。”
初见红了脸,她轻轻“嗯”了一声。
张云起笑:“彩票的事情有点复杂,警方那边还在调查,不过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那张彩票应该是真的,到时候奖金发下来,就一样了,你没必要为这些事情胡思乱想,我理解你的想法的,初见。”
初见抿了抿嘴,说好,过了会,她忽然又说:“云起,以后,你可不可以叫我煜?”
“为什么?”张云起问。
“因为……煜是你的光。”初见细声细气地说。
窗外有风,吹得香樟树叶哗哗作响,在投射进来的碎光里,张云起怔怔地看着眼前脸红的清澈女孩儿,那一刻,窗外的花草疯长,夕阳下坠,张云起感觉他的心都要融化掉了,他摸了摸她微微有些烫的小脸,笑:“煜,累了吧,要不要睡午觉?”
本宮就霸王:駙馬有種別回家
初见乖巧地钻进被窝里,又在被窝里晃了晃脑袋,嘴角带着甜蜜的笑:“不要,你给我讲故事吧?云起,住院的时候无聊你都给我讲故事的。”
张云起想了想,笑着说:“前段时间,彗星撞击木星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我倒想起这样一个故事。”
重生2008 獅子歌歌
“什么故事?”
美人如玉
“在很多年以前,美国NASA的一位工作人员偷偷修改了一条卫星轨道,导致150万公里外的太空中,一颗即将退休的卫星点火变轨,借助地月引力弹向更远虚空。当时虚空的深处,哈雷彗星正穿越76年轮回,向地球飞驰而来。欧洲、苏联、日本为此发射了8架探测器,组成浩荡的哈雷舰队。当时NASA削减预算,没钱参与,那名工作人员才偷了一颗老卫星观测哈雷,并且在1986年与哈雷相遇,成为人类第一个飞过彗尾的飞行器。”
異界之無堅不摧 哀傷的鮑魚
“西方媒体因此掀起哈雷热潮,但是我们中国却反应很沉闷,在杭州,我知道有一个叫做吴晓波的年轻人,当年他参加高考,晚上想看哈雷彗星,他的父亲训斥他说:彗星重要还是高考重要?吴晓波失落地看了眼星空,回屋备考,并发誓一定要离开家乡。后来,他考进了复旦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现在又回到了杭州,写专栏。”
“在深圳,还有一个叫马化腾的年轻人,他用天文望远镜观测到了哈雷彗星,并写下观测报告,得了三等奖。那台望远镜是他父母花了七百块钱给他买的生日礼物,是他父亲四个月的工资。”
“你知道诗人西川吧,他那首著名的《在哈尔盖仰望星空》就是在那天写下的:在这青藏高原上,一个蚕豆般大小的火车站旁,我抬起头来眺望星空。”
“哈雷彗星缓缓划过苍穹,76年物是人非,但那时愿意远望星空的人并不多,只有偶然抬头的人,才能听到星辰间的旋律,西川望星那年,有一个叫南仁东的首都天文台助理研究员前往荷兰天文机构当访问学者,他级别不够,不能坐飞机,只能坐火车横穿西伯利亚,取道东欧,前往荷兰,一路海关盘剥,索要贿赂,没到荷兰,兜里已经没钱了,于是他在路边卖起了画,他画着许多陌生面孔,但心里装的一定是满天星辰。有一次,他去日内瓦的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总部参观,大厅内,各国都摆出了最骄傲的展品,中国的展品是景泰蓝花瓶,而美国的展品是一小块月岩,而且摆了几十年无人超越。”
“南仁东念念不忘星星和月岩,可是当年那些兴奋眺望哈雷的人,大多数都已经低下了头,忙碌繁乱人生。1993年年初,也就是去年年初,央视经济频道成立,去年年尾,《公司法》颁布,在这个时代,对普通人来说,没什么比钞票更有魅力,追星星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这倒也没什么问题,人是要吃饭的,不过我一直记得去年诗人西川写的一句诗:我无法叫大雨停住。”
初见问:“那对你来说,钞票有魅力,还是追星星有魅力?”
张云起想了想,笑道:“人小的时候都喜欢追星星,我也一样,但是我没那个条件,当然,可能这样说也不太对,有点把责任推给客观因素的嫌疑,还是恒心不够吧,也可能是以前穷怕了,总之,我要努力追钞票,这样,当身边的人想追星星的时候,就不会追不起星星了。”
初见许久没有说话,她把张云起的手握在手心里,抿着嘴说:“故事的后面呢?”
张云起说:“1993年,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在东京召开,提议建新一代大型射电望远镜。南仁东开始在国内选址,筹建射电望远镜。工程名称很霸气,中国天眼。”
“因为贵州有大量喀斯特洼地,可省下挖掘成本,南仁东带着团队去了那里,翻越一座座西南大山,寻遍上百个山谷,大雨时常不期而至,山洪在索桥下咆哮,有时密林无路,他们就用柴刀劈路。大山中的村民迷惘地望着来客,最开始的传言是‘有矿了’,后来变成‘发现了外星人’,可能,山外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就是太空。”
“中国天眼有了落地之处后,南仁东开始四处推销他的天眼梦,他跑遍了中国大学,立项著书,频繁参加国际会议,上各大电视,那个满身风尘的老人,戴着墨镜,用吉林普通话向全国观众发问: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否孤独?”
张云起看着被窝里的初见,笑着说:“故事讲到这里,其实已经结束了,但是,也没有结束,因为我们这个国家还有无数追星星的人前赴后继正在续写着这个故事。中国天眼,一定会有建成的哪一天,它会以世界上最先进的射电望远镜屹立在地球上,倾听宇宙深处的旋律,寻觅那些星星藏在宇宙里的奥秘,成为走出星海的坐标。”
“好美的故事呀,云起。”
“煜也好美。”张云起摸了摸女孩儿的脸颊,女孩的眼睛里仿佛蕴着夏晚的露水,就要流淌下来,他笑着低头亲她的额头:“睡吧,说不定梦里会有浩瀚星空。”
“还会有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