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fif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五百四十二章 YES或NO分享-gbffk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在我婉拒了上船体验生活的请求后,那帮虎视眈眈的海员又提出了和我的切磋的请求,但是也被我拒绝了。
这些人的战斗都倾向于硬碰硬的力量比拼,打起来确实是虎虎生风、场面壮观,但是对我的帮助并不大。
海员们的锻炼方式,是依靠战斗不断突破自身的极限,磨练出超乎寻常的直觉,与我我靠着开发殖民者系统的潜力,在长时间的磨合后发挥出更强的战斗性能毫无相性可言——在离开边缘世界的前夕,我得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此时只想要消化这些技巧。
和他们打起来只有两种结果。
一种可能是我认真应对,他们所有人一起上,被我轻轻松松地一人一刀抹喉解决,留下尸横遍野的沙滩,原本在航海者联盟的崇敬声望跌为敌对,遭到不死不休的追杀。
另一种可能是我靠着切磋模式,把较量变成一群人在沙滩上玩老鹰捉小鸡般的辣眼游戏,他们全部累瘫了也不见得能决出胜负。
而且第二种战斗的场面,老让我想起“你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恶寒画面,就是心理上我也接受不了啊!
我没有答应他们任何一个请求,但是我还是在海边蹭到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古乐古友情提供的白色游艇,出于个人爱好配备了极为完备的烹饪设施,能做出任何口味的饭菜。
作为一个不好好钓鱼,就会被迫继承家业的后浪,古乐古也把享受主义发展到了巅峰,食材和配料都是市面上的顶级品质,因此所有的人都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友好态度,拼尽全力帮古乐古解决钱花不完的困扰。
“好家伙,你们都是饿死鬼投胎的吗!”
我对于烤、炸、煎为主的饭菜不太适应——主要是在荒原上吃伤了,因此撸串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在这帮猛男的面前,拳头大小的肉块来者不拒,一口一个地迅速消化着食物。
扎克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又埋头在烧烤架前,盯着一个刚刚放下去的烤串说道:“我们海员体力耗费比较大,平时就算没事也在切磋,所以胃口都很好!”
这根本就不是胃口的问题好吗!
这些人张嘴的弧度都超过下颌骨的极限了吧?真的不会导致颞骨紊乱吗!
我一直以为路飞吃饭是漫画夸张,没想到《海贼王》是一部写实职业漫画啊!
没办法,只好召唤外援了!
我:
()=>()
警豹:
(^^))))Σ≡=─(我来了!)
在吃饭这方面,我是被这些家伙完败,但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态度,我召唤来了垂涎已久的两头猎豹,一起加入了肉食盛宴之中。
奇怪的是,这帮海员看到灰色的豹子并未惊讶,反而友好地递过来两串用水冷浇过的烧烤,还夸奖了一声好俊的猞猁!
……猞猁就猞猁吧。
我总感觉这航海者联盟的锻炼方式有问题,很容易把胆子练大、把脑子练没,制造出一批没有爱的野蛮人。
扎克解释道,在他们的眼中,实力在自身之下的都不算什么威胁,因此也没必要去分辨是豹还是猫这些无用的细节。
但我认为,这个说法分明是给这些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开脱。
可惜即便有两头警豹的加入,我们三个最终也没打败任何一个海员。
灰色的大猫在美食面前没能保持警惕,往常的它们只吃个半饱,时刻保持着奔跑的能力。而现在囫囵一顿下去,肚子溜圆地躺在沙滩上,艰难地翻滚着张嘴晒太阳,连抬爪子都没有兴趣了。
“对啊……让它们这么吃下去,我完全可以说它们是猪被刷上花纹,精心训练成的警猪……”
我摸着下巴思考着可行性,就看到绑着头巾的哥茨向我走来,一手还拿着一瓶喝光了的啤酒。
“马库斯!你终于回来了!”
原本就高大魁梧的哥茨在这段风吹日晒后,皮肤黝黑得浑然一体,旺盛的毛发也缺乏打理,看上去就像是一头人立而起的巨熊,即便不说话也压迫感极强。
但我可不管这个,压迫感再强还能有四米高的深潜者吓人?我把巨大深潜者摔成阿斗的时候,可从来没感觉庞大。
“哥茨!”我一拳碰在他胸口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你跑出去这么久真的没问题吗?”
我没有明说,哥茨却能听我的话外之音,哈哈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我现在好得很!”
边上一名剽悍的海员走了过来,埋怨地对哥茨说:“哥茨,你从来都不和我们切磋,我还以为你看不起我们呢!”
哥茨挠着头说:“没有的事!想和我较量的话,掰手腕先赢过我吧!”
等到海员走后,哥茨挤开了地上两头警猪,在我边上一屁股过下小声说道。
“马库斯,你这次失踪是不是和神秘事件有关……”
哥茨保持着灿烂的笑容,仿佛在和久违谋面的老友叙旧,却说着毫无关系的事情,“你失踪那天我是第一个发现的,屋子里满地都是镜子的碎片和翡翠粉末。卡特神父浑身酒气地赶来,和我一同打扫了房间,还要我向别人保证你是连夜离开的。”
我点了点头:“出了点小状况……具体你可以自己跟哈里斯打听。”
“哈里斯也回来了?!”哥茨惊喜地说道。
我回答道:“对。但我更担心的是,你这样贸然进入大海,会不会出问题。毕竟你们家……”
哥茨摸着棕色的蓬松胡子,“不,这次出海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在航海者联盟学到了一些有用的技巧。他们特殊的锻炼方法,很有利于我克服并控制天性中的负面成分,我觉得这个粗糙的锻炼法本就是用于制服人身上的动物性。”
我问道:“就那个天天打架的训练法?那你练到什么程度了?”
哥茨犹豫地说道:“一开始,我总是会听到大海里有奇怪的声音,还总是想游到深海里去。但我按照他们的办法,每天用超量的体力劳动和酒精麻痹自己后,我的体力却一直在突破……”
“有一天我钓鱼的时候,看见了一块礁石忽然有所感悟,就开始将自己想象成一块岩石,慢慢地自主控制精神上的波动,将意识锁定在平稳的状态中了。”
……这要是在主神空间,哥茨的深潜者血统估计相当于起手基因锁二阶,但是精神上有比较大的缺陷的那种。
航海者联盟的训练法擅长突破人类的上限,培养野兽般的直觉,其实是在解放并控制基因里的野性。所以这种办法对于海员有益无害,而对于哥茨更是天打雷劈地适合!
“几个月就达到初入三阶……你这种进度恐怕扎克能哭出来。”我拍了拍扎克的肩膀。
“你说什么?什么叫三阶?”哥茨问道。
不良之誰與爭鋒 撫琴的人
靈源 憶念
我摆了摆手:“没事……世界观不同,虽然我也有点担心,你会一觉醒来看见个大光球。对了,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哥茨在我神秘兮兮的语气里汗毛倒竖,坚决地摇着头。
我满意地说道:“以后看见这个选择题,记得选no知道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哼哼,妻女惨死,灰心厌世,身上还有着巨大的潜力——要是真的有主神空间,这样的人早就被拉进去了。
知道了哥茨是初入三阶、达到意识掌控的状态,那我就基本可以放心他的阳光不是因为变成基佬。
他的这种心理状态,其实应该更像是学会了模拟周边同伴的思维导致的。
“当年父亲在矿洞,也是靠着透支体力的方式控制住自己,直到死后才被侵蚀,而我现在也有同样的信心了。”哥茨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
哥茨想要离开矿石镇,本来就是因为“最终灾祸”已经被解决,而他感觉很可能成为新的不安因素,因此自我流放的,现在不用走了显然是一件大好事。能够完美地隐藏起负面情绪,也代表着他的情绪控制更上一层楼,不用太担心他暴走了。
但是我,不可能让他轻易闲下来的。
“哥茨,先别高兴得太早。双子镇的虫灾已经蔓延转移到了马德斯山里,作为对山最为了解的护林员,你还得想办法才行。”
哥茨闻言一惊,脸上终于露出了我熟悉的苦大仇深表情,“虫害……”
我正打算进一步介绍一下了解到的情况,只见哥茨已经一把将我拎起,声音低沉地说道,“和我一起上山!我需要到山上去看看!”
“等一下!我还可以再吃一串!放我下来啊!”我挣扎道。
哥茨毫不理会我的感受,和海员们打了个招呼之后,让扎克继续招待这些功臣们,就拎着我抄近路冲入了马德斯山。
…………
拎我一路狂奔的哥茨,到了熟悉的林间小屋前终于恢复了我的自由。
“终于肯把我放下来了!”
我隐晦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看着面前荒草丛生的林场小屋,感觉即便是夏日里吹来的风都格外阴冷,茂密的林中虽然不可能有人出没,看上去却影影绰绰。
“你好人有好报!你火化必出舍利子!你车祸对方必全责!你坐牢必被减刑!”
哥茨打开了门上落着的重锁,屋子里有于空置已经落了一层的灰尘。他抬出桌子下的大箱子、打开门后的木柜、掀开床铺的木板,从各种隐蔽角落翻找着合适的工具堆成一座小山,看得我眼皮直跳。
寶井
扳手、铁锤、刨锛这些我都能接受,半米长的斧子、散发冷光的锯片、锋利耐用的撬棍我也不跟你计较,但你藏着的三管猎枪、带倒刺的铁叉、开好了刃的猎刀是什么情况?
i.diot 請別傷害我
你的护林员工作到底是要解救上山迷路的居民,还是打算射杀闯入你领地的无辜者啊!
拷走拷走!通通拷走!我作为小镇唯一指定代理警长,这就把你逮捕了再说!
“马库斯,山上不能出岔子……”
哥茨的表情无比严肃,多年的山间生活依旧让他保持着冷静与警惕。
他背对着我翻箱倒柜,往身上配备着各种可疑的凶器,“胡克老爹走之前,曾经说过马德斯山是一个特殊地方,既是保证和平的稳定器,也可能是引发灾难的源头。虫害背后如果是别有用心的举动,那么危害将无限放大……”
他检查了枪支的弹药,在身上带好了足以应付紧急情况的火力储备,转身拿着一把斧子问到:“你需要什么武器?我这有斧头和腰刀……”
但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已经在地板上手工加工点,完成了最后一道上弦的工序,拿着一把刚刚出炉的短弓说道:“不需要了,我发现还是适合当一个弓兵。”
哥茨愣在了原地,良久才感叹一句:“不管看了多少次……还是没办法接受啊……”
“习惯就好了,你能变身低配绿巨人的设定我都接受了不是?对了,斧头就别带了,我怕掉到河里出来一个奇怪的男人,问我是要金斧头还是银斧头……”
哥茨呵呵笑道:“你也听过湖中仙女的传说呀?那只是哄孩子的故事罢了。”
我严肃地反驳道:“千万不要大意了!毕竟……银河也是河啊……”
啊对了,山上的水元素我也得去看看。
虽说收容物跑了是基金会的常态,但是这样脑子不太好使、自称女神的水元素跑了,还是很容易给居民造成困扰的。
整备完毕后,我和哥茨沿着山路上山,哥茨依靠着丰富的野外经验,很快就追踪着泥土与草叶上的痕迹,追踪到了山上乱逛的克里夫。
“哥茨,这是克里夫。一个因冒名顶替刚刚被开除的虫害防治专家!”
“……幸会幸会。”
“克里夫,这是哥茨。一个混了几十年啥也不顶用的马德斯山专家!”
“……久仰久仰。”
“我就不用介绍了大家都很熟悉,只要我插手的事情就没有不复杂化的!克里夫,把发现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有了我们三个专家强强联合,一定能找到虫巢的!”
克里夫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你这么说……明显希望更渺茫了啊……”
重生之大亨傳奇
但是出于解决问题的愿景,他还是把手上的证据先展示给了我们。
“这是我刚才发现的不明物质。昨天降落的空投舱砸裂了地面,塌陷出了地下一块被掏空的区域。在那里面我发现了一窝畸形的虫尸和这个胶体……”
一块拳头大小的绿褐色不明物质出现在他手中,并没有异常的气味。上面密密麻麻的啃咬痕迹,表明这东西应该也是虫子的食物。
“你在怀疑虫灾的出现和这个有关?”我问道。
克里夫年轻的脸上神色凝重地说道:“不仅如此,我怀疑就是这个东西,引发了虫子的变异!发现的地下塌陷有明显的土壤回填痕迹,虫巢一定离那里不远……”

6bq6g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ptt-第五百三十八章 多特醫生的故事閲讀-8v9vv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夏夜的氛围不同于往日,是一种喧闹中的安静。
熏风南开吹化了耳畔的声音,家家户户的声响此刻都生动无比地出现在我耳边,草丛的鸣鸣、树梢的栖鸟此刻也都低唱着,将夜里的小镇装点得生机勃勃。
我从达特老板的酒馆走出,踏在石板路上,浑身轻松地右拐进入了一条小路,出现在了小镇的另一条街道。
有了荒原流浪的经历后,我变得更加喜爱这座小镇的烟火气。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哈里斯会不厌其烦,一遍遍在屁大点的矿石镇上巡逻,我也开始理解为什么荒原上离开聚落的人,最终还是会不自觉地抱团。
毕竟,人是群居动物啊。
在房屋造型古朴典雅的杂货店门口,我透过窗户看见原本为会客厅、现在成为了展示区的大厅中,卡莲在和奸商杰夫老板据理力争。从只言片语听,两人似乎在谈论着卡莲想要旅游的事情,而一位外表和卡莲有几分相似的妇人正站在边上,无奈地看着这一幕。
加油啊,怕老婆的杰夫老板!一定不要输啊!
作为罪魁祸首的我赶紧低头弯腰,从窗户外迅速闪过,来到了多特医生的医院里。
“医生,镇长醒过来了没?”我径直推门而入,果然找到了天黑后还在工作的年轻医生。
多特医生正困扰地抓着黑发,听到我的问话后欣喜地抬起了头:“啊,是马库斯!镇长在你走后不久就醒过来,哈里斯陪他一起回去了!”
我放了心,就顺便寒暄道:“医生,这么晚了你还在忙呀?”
多特医生使劲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显然刚才在和桌上的书本较量着,神情极为沮丧。
“我把研制的药品寄回了样本给老师,但是临床试验上出现了一些的不稳定性,所以我现在还在找原因……”
你的研制的药品?除了一口下去当场去世的麻药,就剩那种一抹下去半条手臂在酸疼的此世全部之恶了吧?这种玩意儿不是应该直接当做禁药销毁的吗?
“这样啊……多特你上次给我的药还有没有,一定用不完吧?我想带一点回去。”
不过想起了那种药膏的奇效,好像储备一点也挺有用的。因此我一边这么说着,视线一边就往药品架上面看,却没有看到熟悉的黑泥。
多特医生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制作的药品除了试验消耗的部分,我都寄给老师进行成分分析了,所以外伤药Mark II也没有存货了……”
我有些遗憾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不对劲。
煉欲魔帝
“不过我研制的Mark CX已经完成,只要一口下去,你就能和我一样保持连续24小时的经历旺盛!不如你带上两瓶回去,明天告诉我使用后的体验,让我看看有没有个体差异!”多特目露狂热地说着。
差异个头啊!
差点忘记这家伙是个人体试验狂魔,是个药就想找小白鼠试验。
而且这研发速度也太快了吧!按照他的编码法,CX那不就是一百一十号药物了?这家伙难道保持着一天一种新药的速度,不停地躲在这里肝进度吗?!
好家伙,这人和赵子龙一样浑身是肝啊!
这种熬夜党的修仙神药听上去有用,但毫无疑问还是有着副作用。
比如这家伙现在的情绪就变的极易波动,一会儿在烦闷中郁郁不乐,一会儿又激情澎湃地向我推销药物,三秒内就能把情绪从刹车给到满油,我都怕他一脚下去把自己给轰漏了……
“不了不了,这药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本门修仙从不靠外物!”
智能劍匣
我赶紧严词拒绝,让他把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拿远一点。
看见我拒绝的态度强硬,多特医生立马又进入了沮丧模式,低声说着:“好可惜……只要你用过一次,绝对会想要再试试的……”
这东西的副作用……还有成瘾性问题?!
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按照古法,把他绑起来进行戒断,发作一次打一次,打到他瘾头彻底消除为止?
我靠近了多特医生,手掌微微运上力道,表现出关怀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多特,你的状态不太对,可能需要休息一下。”
格雷听到这句话,神情忽然间激动了起来,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抗辩自己的状态,却被我压制着无法动弹。
我的手掌再次落在了他的左肩,连拍三次之后,他神情勃然的面部忽然呆滞住了,嘴里的话也没能说出口。
很快他因激动的面部潮红和眼里的血丝,就都慢慢随着神色黯淡了下去,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出一种疲惫。
“对不起……马库斯,我……”
多特恢复了往常的正直脸,颓丧地想要道歉,却被我制止住了。
“你没做错,只是节奏掌握得不好。其实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我调整一下思路再开始研究。”我语带关怀地说道。
这人没做错,研发的药品也确实有可取之处,但是他在理论方面已经上头了,过度痴迷于自己在小岛上发现的新药物,却对这些药物的副作用视而不见。
小樓聽雨 十世
坑爹萌娃:總裁爸爸糊塗媽咪
我教给他的炮制法确实能够帮助制备药材、削减副作用,但是我认为,这一切如果未能立足于对药材的充分掌握和分析,也要经过成百上千个临床案例测试、漫长时光考验后到达“验方”的程度,才称得上是医学上的突破。
像多特这样毫无顾忌地进行新药研发,顶多算是一种取巧的未知探索,成败与否都取决于天意。
“你说的对……”多特强打精神地笑了笑,身体却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老师也指出了我研究上的瑕疵,但我之前坚持认为只要再多一点突破,就能把之前的经验总结提炼成功,所以继续加快进度……”
想法很危险啊,小伙子!
要是你在密大上的学,就你这作死的态度,地球可能已经被核平两次了!
“对了多特,你是哪个学校医学毕业的?”我猛然问到。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医学院,怎么了?”多特一脸无辜地问道。
……没有问题,果然是人才辈出啊,比我的母校阿卡姆也一点都不差。
多特见我没有继续问,就笑着说道:“其实我本来一点都不想走这条路的。我的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护士,从小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日复一日空荡荡的家,因此哪怕是按照父母的意愿就读医学院,我对医学也没有一点的兴趣。如果不是碰见了老师,我现在恐怕已经因为成绩问题被开除了吧……”
我震惊道:“就你这样的肝帝都会被开除!你们学校其实是衡水中学附属医学院吧!”
多特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我本来是想反抗一下父母,被学校开除再去干自己喜欢的事。讽刺的是,当我的老师让我真心体会到了这份事业的高尚,激励我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时,我却濒临末位退学的处境……”
“……所以你来了这里?”
多特医生说:“没错,这是老师帮我争取的机会,就是用支援海外地区的方式保留学籍,让我花几年时间把之前的学业补上。其实我去年就有把握回去参加毕业考试了,但是在这里,我更深入地体会到了医生的意义,我很想帮这个小镇做一些事情,所以才拖到现在……”
仙途正道
这个故事是多特的不幸,但却是小镇的幸运。小镇上的人也多有不幸,但能来到这里,同样是这座小镇的幸运。
而这个小镇最大的幸运,就是冥冥中聚集了这么多志同道合,热爱着矿石镇的居民,才组成了我现在的热爱着的地方。
九轉輪回經
“多特,你真的不想回去吗?”我问道。
多特的眼中带着经历世事后,依然保持着的热情目光:“现在的我心里想的是,只要能作为医生帮助这里的居民,我就很开心了!”
“呃……所以你还是和家里人闹翻了?”我继续问道,看来原生家庭中的童年记忆,让面前这个人的叛逆并没有停止,只是以他独有的执拗,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着。
多特笑了笑:“对,我拒绝了父母喜在家族医院的安排,然后宣布自己的独身主义选择来到矿石镇的那时,我就和他们没有联系了。来之前,我的老师弗朗西斯·摩根教授告诉我,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总是孤独而不被理解的,也只有光彩绽放的那一刻,才能找寻到真正的同伴。”
这话说的没毛病,但是对人来说未免也太残酷了。估计也只有多特这种从小对于家庭生活没有归属感的人,才会把这样的格言奉为圭臬吧?
“果然是个假名啊。”
我没再多说,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早点休息吧,但要是再乱磕药……”
多特点了点头:“你放心!下次试药我一定找专人试验!不会再乱吃了!”
……喂,你不要一边说这样的,一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好吗!我又不是什么医用的小白鼠啊!
嗯,果然还是不能让这家伙闲下来,否则肯定想尽办法来骚扰我……
“多特,我给你的那个包裹里,有我从外面带来的药物,在外伤治疗、杀菌祛毒方面效果很好,你可以试一试。但是量不多,用完我也没有了啊!”
我这么说,就是想让他把注意力放在边缘世界的野生药草上。和矿石镇上效力极强、副作用也极大的药草不同,边缘世界的野生药草有着温和无副作用的药效,和极为适用于动物的特性,我怀疑它也是“双星”计划的基因改造产物。
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是不是就能创造出见效快、不良反应小的新型药物了呢?
反正这种事情,就让多特去掉头发吧。
…………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 匪我思存
“自行车!要啥自行车!”
回到了黑漆漆的牧场时,我将塞巴拉玩笑般的人力发电机扔到了一边去。这东西在这里除了搞笑还有什么作用!我蹬一晚上,都不见得够烧开一壶水吧!
随后我从门后边拿出了一个手提箱大小的装置,与牧场的电力系统连接在一起,按下了电源开关。
一瞬间,整座牧场的灯光都亮了起来!
光芒沿着主屋、马厩、鸡棚、仓库亮成了一圈之后,又延着牧场的大门中轴线依次点亮,创造出一条上连接着小镇路灯、下照耀牧场道路的光照区。
在电力的传输下,塞巴拉提供的蓄电池不到两分钟,外壳的温度甚至极具升高,摸在外壁上极烫,仿佛要燃烧起来。
“这是哪来的伪劣产品!该不会是塞巴拉自己做的吧!”
我眼疾手快地拔掉了蓄电池的连接线,终于避免了一场电流过载导致的火灾。
便携式反应堆,封闭式结构可携带式设计,是历史上第一个小型反应堆图纸,也第一次实现了反应堆的微型化。
和我拿到手时“双星计划”的军用版本相比,这个便携式反应堆已经过了哈里斯那支舰队科学家的重新改造,补充能量后重新能够投入使用。如今使用的是闪耀世界推出的能量块,里面装载微量铀燃料块经过了特化处理,即便短路也不会原地种出蘑菇。
这种封锁技术十分严密,将电力上限锁定在了1800W,也就是每小时1.8度点,确保了安全稳定。
这个便携式反应堆是我从边缘世界特意带回来的,就为了让我的牧场能够重见光明。
“啊……有光的感觉真好啊……”
我走出了屋子,开心地看着牧场灯火通明的模样,陶醉于户外灯散发出的淡淡黄光。这座沉寂已久的牧场,终于再一次恢复生机,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在场上疯跑的马儿们被突然的亮光吓到,野马们惊慌失措了一会儿,就没有了畏惧感,反而主动向亮起光的地方接近,来到我的身边亲热地蹭着,只剩下表情包小马还是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原地不动……
(;°ロ°)!
你这家伙,真是给马丢人……嗯好像不对……给人丢马?好像也不对,那就是是给马丢马!
我上去拽住它的缰绳,牵到了马厩前的灯光下适应光亮,顺便打马厩想要把它送进去。但下一刻,鸡棚里就飞出了两道白影,熟练无比地窜上我的肩头,一左一右抱住了我的脖子,试图躲在衣领里面瑟瑟发抖。
……这两只战斗鸡,怎么也跟表情包小马学坏了?
不远处,两头猎豹的眼睛也在草丛里若隐若现,明显也被这里的变故影响到,因此躲在草丛里暗中观察。
哎,看来还是睡不了觉,我还是先把这些动物重新安顿一下,让它们融入牧场的新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