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ke好看的都市小說 諸天萬界監獄長 愛下-第五十四章 一萬年啊推薦-3d05f

諸天萬界監獄長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監獄長
疯了!疯了!
增寿万年的不死神药意味着什么?
各大家族,各方势力,那些个阳寿耗尽,即将寿终正寝的老家伙,都会为了它不计代价,付出一切。
包括王家家主在内,若让他二选一,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荒塔,选择不死神药。
帶著芯片去修仙 這些年來
因为他有足够的自知之明,就算得到荒塔,他也登不了天,成不了帝,这辈子能活到一千岁也就撑死了,到顶了。
可若有一株增寿属性的不死神药,轻轻松松就能获得几千年的阳寿,甚至和大帝一样活到一万年。
谁不动心?
尤其是他们这些有着一定身份地位,时时刻刻享受着奢华和强权的人,更不愿意死,更不舍得死。
“给我!”
“我的!”
“这株神药是我的!”
和现场很多人一样,此时的王家家主脑子里自然而然升起来滔天贪念,再看到唐锋咔咔两口,把神药咬掉了差不多四分之一,哪还能坐得住坐得稳呢。
“住口!”
他也是最早蹦起来的,最先控制不住往前冲的那批人。
帶刀後衛 不如踢球
放下它,让我来!
这种时刻别扯什么道德法律,是非对错,天赐的宝贝谁抢到算谁的,这可不是身外之物啊,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万年寿命。
好吧,被那混蛋啃了两口,药效损失,兴许只剩六七千年了。
那也是最最珍贵的宝贝啊,天底下不会再有什么东西能胜过它了。
冲!
阻我者,杀!
拦我者,死!
嘭嘭嘭嘭……
结果,冲在最前的几十人,全都狠狠撞上了一堵无形气墙,坚韧无比,极具弹性,冲得越猛,撞得越狠,弹得越远,当然也摔得越重。
槍火皇後:穿越絕色天才妃
唐锋的神念隔绝气墙,现场这些人加起来,也别想刮下来哪怕米粒大的一点,他们那点力量,给大帝挠痒痒都嫌不够,何况唐锋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普通大帝不知道多少。
嘭!
王家家主也是一头撞上气墙,他的修为层次在这里面算高的,所以就撞得最重,反弹得最狠,若不是宝贝儿子王腾在后面拉了一把,他都能飞出去几百米,把沿路上的各式建筑撞踏个十几栋。
“啊!”
網遊之妖花 柳柒柒
王家家主先是痛苦惨叫一声,接着破口大骂:“混蛋,放手,别拦我,不死神药是我的,咱们王家的!”
在他的概念里,我王家人视线范围内发现的好东西,都是我王家的。
王腾死死拽着老爸,盯着唐锋那边,神情无比凝重。
“厉害!邪门!”
王腾可不像其他人那样利令智昏,始终头脑清醒,当然就看得明白:这道无形气墙太厉害太强悍了,瞬间挡住这么多实力强悍的修炼者(包括父亲在内),唐锋所在的那一边却没有一丁点反向震荡。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现场这些人在他眼中都属于蝼蚁级别,随便弹一下就能弹飞出去,却不会对他构成任何触动。
怪不得他敢携带荒塔,大摇大摆地出现于蟠桃盛会,敢情是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怕。
“荒塔,不死神药……”
王腾这就心中有数了,想要从唐锋手上抢夺宝物,难度远超原本所想的一百倍,一千倍。
砰砰砰砰……
因为有前车之鉴,后面的人没有再拿头撞墙,而是止步于气墙跟前,手脚齐上,施展全力拼命敲打。
最癫狂者,甚至掏出兵器法宝,运用出最为强力的攻击法术。
但没用,气墙巍峨不动,坚韧异常,不存在丝毫崩溃或穿透的迹象。
奇怪的是,血参神药的药香味,却可以渗透出来,并且越来越浓,清清楚楚地告诉大家:没错,这就是不死神药的神圣气息,随便吸几口都能让你们受益无穷。
更使得他们越发疯狂,一个个哇呀呀叫喊着,敲击着,拍打着,眼瞅着唐锋在里面慢悠悠,施施然,这就要一口一口把整株神药吃光了。
现场还能保持理智的,也就只有叶凡,王腾等少数几个人了,可就连叶凡,此时此刻都想阻止唐锋:哥啊,这么吃掉太糟蹋神药了,暴殄天物啊,浪费了,可惜了。
可惜,唐锋不为所动,还是不停手不住嘴,捏着人形血参的最后一段,也就是它的头部,叭叭嘴:“味道很一般,吃到后面有点苦了。”
马勒戈壁,X你妈的!
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骂他,当然也有人直接骂出了声。
“这就是人性啊,明明是我的,你们却还是控制不住那点可怜,可悲,又可耻的贪念。”
感慨之余,唐某人血盆大口,把最后一段血参咔嚓掉了。
吃完了?
吃光了?
就这样被他祸祸掉了?
眼瞅着不死神药彻底消失,有些人从激动甚至疯癫中清醒过来,停止无谓的拍打,却又一屁股坐到地上怪声怪调放声哀嚎,好像挂掉了亲人,被一群胸毛大汉现场糟蹋了他们的老婆,或是被妖怪现场吃掉了他们的孩子一样。
不死神药啊这可是,这辈子第一次亲眼看到,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啦。
刚刚触手可及,好像差一步就能抢过来,抢到手了,却被他一口一口祸祸掉了。
王家家主也是哭丧着一张脸,扭头训斥儿子王腾:“儿啊,你是咋想的,为什么干看着啥也不做?不死神药啊,我的一万年寿命啊!”
平时哪舍得对这个宝贝儿子有一句重话,此刻实在是控制不住,呜呜呜,心碎了一地。
一万年寿命,若能抢过来,那就是何等幸福!
重生之獸魂
眼睁睁瞅着它,没有了,被那该死的混蛋糟蹋掉了。
王腾相当无语,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老爹,只能在心里说:你糊涂了,我可不瞎,我若冲过去,同样破不开那层气墙,那可就颜面尽失,名声丧尽了。
只要我不动手,就不能证明我不行。
至于接下来如何争夺荒塔,这个就必须从长计议了,嗯,从长计议……
呼……
正说着呢,无形气墙猛地一下向外扩张,把围聚在前出尽洋相的那帮人狠狠地推了出去,好似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滚开,都离我远点,好戏还没演完呢。
因为那唐锋,又慢悠悠拿起了第二块石头,自然又把众人的关注目光死死地吸扯了过去。
第一块石头开出了不死神药,第二块石头呢,又能整出来何种花样?
有些人停止哭嚎,瞪大眼瞅着里面,死盯着切台上的那个混蛋,心中无比忐忑,忍不住祈祷:上天保佑,别再开出来不死神药之类的宝贝了,别再被他糟蹋掉了……
要是再来一次,我就,我特马就……
好像靠它奶奶的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当场自杀,以死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