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cad超棒的言情小說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笔趣-第六百四十二章 破陣1相伴-4914v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白浪抬手送客,而那王子腾还要劝说,“朝廷军马十万,汝不过一万,哪里还能打得赢?听世叔一句话,还是降了罢,这荣国公家的外孙女还在等你呢。”白浪笑笑,“赢不赢得了,打过才知道嘛。世叔且回,明日战阵之上便见分晓!”
錯位姻緣 藍色冬天
晚些时候后勤部队也到了,白家兄妹都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消息。“果然那总督又反正了,不过他现在手里也没啥兵,城里除了一部分官吏之外那些将门被杀光,他确实弄不起多少兵,只能说这个是口头反正了。”总督可以扣着粮草不发,然而白浪的粮草本就是现地调达的……
归根结底,白浪手里没人,所以不可能在占领的地方建立政权。这人现在跟蝗虫差不多,属于不留后路的一波流,也算是所谓的“为王前驱”这种人。“乱天下者,必浪也!”
侯門毒妃
王牌刁妃 如沫
军心会涣散么?就白家那四个弟妹的经验跟统军能力,后路没有了的消息早已经在全军扩散了。按照道理来说,这时候就该是全军溃散趁夜逃亡的情节。然而逃散者不过十一之数,还是刚刚抵达的后军为主。他们连夜加固营寨,白浪倒是好好睡了一觉,天亮吃完早饭,白浪开始披挂,随口也布置下了作战方针。
“你们四个守住大营,白豹白彪看我旗号轮番出击。今天在吃晚饭之前就该结束这一战了。”白浪让两个妹妹替他披挂铠甲——那三个女人气力太小,铠甲的部件拿起来都费劲。白浪披上山文甲,戴上整理过帽缨的头盔。马已经备好,马身上前方也已经披上防箭的毛毡,脖子跟马头都已经穿上甲胄。
白浪提刀持槊翻身上马,引三百精骑出阵。身后是大营,同样白彪率一千枪兵在大营外拒马壕沟之后列阵。前方乃是州城,所谓的十万朝廷大军一半在城内一半在城外驻营,也是以为犄角之势。现在城门大开,一队队的兵马出城列阵。这大军之外当然也有拒马,而且最早出来的还就是长枪跟弓弩手先稳定阵脚免得被白浪冲阵。
大军出动也算是井然有序,这是用银子喂过而且晓得自己占据数量优势所以士气还不错的朝廷军队,而京营平日里干得最多的操练可不就是列阵给皇上看,所以布阵还是挺快的。他们看白浪出阵不过三百精骑,当下更是轻视,等到了辰时的时候,朝廷大军也算是准备完毕开始撤去拒马要主动压上来打战。
换成是塞外的蒙古人,他们就不会这样做,之所以如此还是习惯性地将白浪所部看成是跟他们相当的朝廷反军而已。白浪举起手里的长槊,一声呼哨之后便带着精骑开始小步跑。迎上来的自然是朝廷骑兵,这批骑兵还是从辽东而来的,其中一半都是番兵夷丁,是辽东将门从关外招来的女直骑兵。
白浪身先士卒,当先拨打掉对方射来的箭矢,一头撞入对面的骑兵军阵。这帮女直骑兵也是枪骑兵,身上还背着大弓跟软弓各一,马上用软弓而下马步战用大弓。现在软弓射出的箭矢居然被眼前这大将全部拨打掉,那下马步战用大弓重箭也来不及了,干脆举起虎枪对冲。再怎么说这些女直骑兵也配备了不错的铠甲,他们的将军也舍得为这些夷丁下本么。
白浪马快,他右手长刀左手长槊直接各自划了个半圆在前方马脖子下交叉然后反手再度分开,就这样一个动作,便已经斩杀十余女直骑兵,而且还是连人带马破开的。接下来他左手连连突刺而右手大开大合劈斩,几个呼吸之间便轻松杀透了对冲的军阵,留下身后一条血胡同。
两侧都是被他斩杀的女直骑兵跟辽东骑兵,以他为中线,左右各一丈之内所有辽东军皆被斩杀。现在白浪拨转马头,他部下三百精骑现在也是被白虎伥鬼附体,一个个都忘记了恐惧害怕,正在咆哮着突阵呢。白浪可不想自家的骑兵现在就有折损,他掉转马头准备继续杀,但是辽东军居然散了。
白浪一个人杀掉了最精锐的骑兵,余下的千余人居然丧胆。在咆哮着杀过来的白浪所部面前,他们斜刺里转开马头,绕个圈跑了。白浪失笑,“莫管他们,随某去践踏眼前军马!”言罢他直接就向着朝廷大军的正面杀去。迎接他的当然是箭雨,而白浪挥舞兵器将这些东西全部打飞,长刀挥舞之处那些枪头皆被斩断,下一刻大马就撞进了军阵。
他身后的骑兵也接二连三地跟着他冲入了军阵之内,白浪只是斩杀着眼前所有的敌军,便是那指挥军阵的将军,在他面前也只是一槊捅下马来而已。长刀闪过,那将旗也被斩落。白浪斩将刈旗,所向无前,直接便击溃了眼前的朝廷第一阵,驱赶败兵冲击中军。他摸了一把战马的脖子,手上全是汗水。
誘妻成婚 妖孽花

隱婚之患:歡喜冤家
“继续下去会伤了马力,虽然还可以冲锋几次但是没必要。”白浪直接便在阵中换马,反正被他击破的军阵之中多得是无主的战马。命手下精骑看著自家的战马,白浪继续策马扬刀冲击第二阵。辽东军迎上,他们毫不犹豫地射杀戳死敢于冲击本方军阵的败兵,于是白浪看了之后直接弃马。
“我看用马很难撞进去,尔等且待某家破开阵势再行追杀,举旗号!让白豹带他的本部军马来战。”白浪吩咐之后,直接便下马步战破阵,两翼都有朝廷的军马包抄过来,甚至山东军还直接去攻打白浪大营了。白浪不管不顾,包抄过来的军马又如何,现在他的那些骑兵部下也是纷纷下马准备步战破阵。也是顾不得身后包抄过来的敌军。
白浪长刀挥舞将眼前枪头砍飞,长槊顺势横扫这兵卒直接便被成行斩首,这等非人的手段一出,后阵的朝廷士卒就开始动摇了。白浪杀人犹如风暴般,他滚过去便是血肉横飞,他手下的士卒随着杀人越来越多,这身上的煞气跟单纯的力量也越来越强,望之俨然非人。

q7qy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愛下-第六百四十章 上洛閲讀-d5bep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城下军卒都散了,白浪取下门闩,拉开了沉重的城门,他的弟妹带着精骑直接冲了进来。白浪也是翻身上马,“走!去武库!去粮库!去总督府!”他命令一个弟弟带一个妹妹跟二百骑兵去武库,另外两人带二百骑兵去粮库。
至于他自己,带余下的几十个骑兵直接杀向总督府,经历过白虎军气的滋养,哪怕这帮兵丁确实比较废,现在也已经用敌军的性命成就了还算能打的部队了。尤其是在白浪的威压下令行禁止,没人敢于战场逃跑,这就更加算得上是朝廷经制之兵里最为精锐的。
白浪他们都早已经换上了西方的高头大马,因此脚力极快。而白浪在城头干事也确实又快又干净,那一群士兵连同将领统统被杀光,总督府里只晓得有乱事,但是不知道具体到底咋回事,这时候白浪已经杀上门来了。
“唷!各位同仁,好久不见。你们身体还好么?这不是总督大人么?怎么样?最近可还好?”白浪耀武扬威地走了进来,此时恰好庭参总督大人之后商讨这城门有变之事,于是正好被白浪堵在总督府里一网打尽。
帝血武尊 欲不死
劍戳
压制武库的骑兵一轮冲锋就摧垮了守军,压制粮库的甚至都没动手,而压制总督府的白浪也没有亲自动手,他手下的四十余骑兵就已经策马杀散了总督标兵,随后下马步战也是将诸将的家丁一击而溃。自身居然没有伤亡。
那是因为他们身后就是白浪,这天下无双的猛将压阵,这帮兵卒当然士气高昂嗷嗷叫,披着重甲都能奔跑如飞。本来他们就跟那些将领的家丁处于同一水平,现在被白浪养了一下之后就超过他们甚多了。
白浪走进这大堂,看着眼前这帮同僚,“这城归我了,谁赞成谁反对?”堂中诸人看着在白浪身后涌入的手里拿着滴血的刀子的兵卒面子上,纷纷如同锯嘴的葫芦不发一言,这帮人出城作战都不太敢,那就更别提在刀子下说“我反对!”了。
倒是总督阁下,这个看上去极有气质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双指指着白浪,“天水伯!汝可是要反!”总督大人少年进士及第,宦海生涯二十年爬到如今这个位置,以兵部尚书衔挂总督印,乃是朝廷重臣。
重生蓮亭追東方 衣落成火
白浪只是笑,“听说皇帝发了张圣旨说削了某的爵位,总督老大人可是说错了,不能说某天水伯,直接说白浪便可嘛哈哈哈哈。不是说还要抓了某去京师问罪么——不就是杀了个太监么。”白浪笑嘻嘻地全不以为意,“圣旨?老子当他是圣旨那才是圣旨!老子不认他,不过就是张手纸罢了,搽屁股还嫌硬呢!”
“大逆不道!反了!反了!”总督也是失色,白浪看着他,“你们去两个人告诉白豹白彪,开始扫荡全城,不服者杀。”白浪面色稍微正经了一点点,他微微低头,双眼从眉毛下方扫过了全场,顿时所有人都仿佛被一头大虫盯住了一般。
舞動乾坤
“至于这里,留了也无甚用,干脆杀了干净。”白浪露出了狞笑,然而他此刻手里空无一物并没有拿着兵器。可惜的是那些武将不过是来庭参的,也已经将武器放在了外面——带着兵器去参见总督,你想干啥?
这些人听到白浪说了这句话,也晓得不拼命不行了于是折断桌椅腿拿在手里当兵器。白浪直接扑出,“难得活动下。”他说完这句话,厅里所有的武将皆已经停顿了动作,下一刻血线飞溅,这些人纷纷化为了肉块滑落到地上。
白浪直接面对总督,“若是投降,可以饶你不死。”白浪平平淡淡地说道,那总督汗如雨下,最后只是一言不发下拜。白浪笑了一声,扬长而去,“洗地!”他对那些兵卒说了一声。
接下来的七日,边关仿佛人间地狱,城门大开兵卒疯狂逃跑,但是很快就会被数十骑乃至于十几骑兵驱赶杀戮,最后跪在路边请降。白彪则是带着百余骑兵压着上千投降的步卒扫荡整个边关附近的军户之地。将那些并吞土地的家伙全家杀光,当然白豹也是配合着将一个个城内的官老爷挂到了城墙上。
“这个呢就叫放风筝!”白豹如今也是一条凶残的好汉了,他将一根绳套套在已经瘫软在地不断求饶的官吏脖子里,“别哭了,也别求饶啊。爷们一点,你动手抢俺家穷军户地的时候可是没那么软蛋啊,不是还活活打死人了么?”随后白豹提起那官儿,随手往外面一抛,这家伙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飞落了下去。
盛似舊愛
“直接拉断颈椎,其实一点也不痛苦的……”白豹点评了已经飘荡在城墙上的那官儿一句,“就算没拉断,撞在城墙上的话脑壳也应该碎了。”
白浪放手让自家弟妹带着兵大肆杀戮,威吓城内城外之人,他自个儿则是在计划突袭都城的路线。这城里有不少官吏投降,而白浪在杀了其中三分之一以后余下的人也都继续用下去——只不过他安排了监视者,一旦出现什么让他不满的立刻就杀。
也有监察者跟被监察者勾结的,然而白浪能够感应到异常,那就干脆一起杀——“要说学李二肯定还不成,学朱八八还不容易?”白浪抄家灭族,居然在边关这种穷地方给他抄出来数十万两纹银跟数万石的粮草。但是边关的兵卒军饷从来没有发全过,即使是号称“九边精锐”的部队也是常年面黄肌瘦。
剪紙
東南亞邪術怪談 赤塵
兵员数肯定是不足的,虚报兵数跟上面的漂没加在一起还能抵消,但是喝兵血就根本不可避免。白浪也不多说,直接将这银子发足了饷还补了一部分,粮草也是分下去不少——总之能让这些兵卒家里种田坚持到新粮收割。
至于突袭京城?白浪准备带上骑兵步兵一万足矣,后路就给投降的总督看着——这货白浪敢肯定他一旦带兵走了,这位总督绝对是要反正的。白浪也不在乎他反不反正,总之他已经将刀枪发给了军户,也安排好了他们的编制,“能不能保住你们自个儿的田,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白浪编制军队也很快,反正一个个千人队嘛,万人之中有四千人是负责后勤运输的,其余六千人之中他的弟妹各统带一千五百,他自己也就带着亲卫数十足矣。“这也算是赶鸭子上架,就看看十多岁的你们能不能带千人兵卒了,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