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1f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txt-第一百一十章 怪物的姿態(1)看書-0il86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震惊的声潮轰然响起,凡是观看了戴沐白那个擂台斗魂的观众无不被这一场转瞬即止的战斗所震撼!
太快了!
历时不到一分钟的斗魂,这种压倒性的局面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同阶层的魂师战斗之中?
擂台上,尚未退出武魂附体状态的戴沐白可不管周围人是什么想法,只见他高高举起了手,在裁判判决声响起的同时畅快一吼。
“啊啊啊啊!”
这一幕落在观战席上无数人的眼中,他们看到的,是属于三十九级白虎魂尊的霸气与狂傲!
……
下一场。
“一对一五号擂台斗魂即将开始,红方为柔骨兔战魂尊,小舞!蓝方为牛角瞪羚战魂尊,索巴斯!本场斗魂将在倒计时三十秒后开始,计时即刻开始!”
裁判已然开始倒数计时,擂台上所能看见的,一个为一身斯巴达装扮的牛角瞪羚战魂尊索巴斯,一个是身姿修长绰约的柔骨兔战魂尊小舞,两人相隔不到十米面对面站立。
倒计时在进行。
索巴斯不出意外,乃是近日索托城外来的魂师,其实力强劲且手段果决狠辣,这些时日已经在索托大斗魂场打出了些许威名。
这个索巴斯的胜率,高达87.5%!
与之严阵以待、全身上下都蠢蠢欲动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舞悠然自得、浑不在意的模样。
九夜凰圖:傭兵大小姐 花期未末
小舞眨巴着大眼睛端详眼前的这个大个子,看似呆萌。
“十……”
倒计时快要结束了。
而就在倒数计时进行到最后三秒的时候,那索巴斯看着对面的小舞,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一!斗魂开始!”
早已飞至空中的裁判断然声落,小舞双腿暴动前冲,速度竟是快到在观众眼里呈现出原地消失的效果。
待到索巴斯双眼瞳孔再次聚焦之时,小舞的一条腿已经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胸口!
“呜哇!”
惨叫一声,索巴斯双脚不停地踉跄后退,但他凭借自身强悍的力量硬生生刹住了车,姑且没有退出太远的距离。
踹出一脚的小舞落在索巴斯上一秒还站着的位置上,俏脸微冷,全然不见十几秒前的呆萌可爱。
进入战斗状态的小舞看到自己这一脚并无建树,不禁黛眉微微皱起,但转眼又平了下去。
索巴斯抬手扫了扫胸前,脸色稍显难看地撇头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只是他的脸上没有半点慌乱。
由此便可知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最多也就是被小舞突然暴起的速度打了个措手不及罢了。
“呵,敏攻系魂师……速度么……”
情定星娛 愛翁
索巴斯想笑。要比速度的话……
他索巴斯姑且还没怕过谁呢!
牛角瞪羚,附体!
“呀啊啊啊!第一魂技,崖涧飞跃!”
这一次,观众们看到身影消失的人,已然换成了索巴斯。而且隐约间,索巴斯的速度恐怕比小舞还要快上不少。
一个眨眼,索巴斯的身影重新回到了先前的位置上,这时,一对硕大的锋锐牛角朝小舞的腰腹间发起了冲撞!
草莽龍蛇傳
惑天下,王的傭兵毒妃 菲菲木
……
于此同时,同为地上第七层的十号擂台上。
在这个擂台上,同样有着一方魂师是不属于索托城的外来者。
獨裁之劍
主攻防御力的山猪战魂尊,其名纲鬃。
纲鬃是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子,他光着上身,加上武魂附体后体毛浓密的样子属实算不得雅观,但却生得一张憨厚朴实的脸,连带他的话语也充满了傻大个的味道。
“哈哈哈,妹砸,俺老鬃虽然比不得你的速度,可你的爪子跟给俺挠痒痒一样,可不嘚劲儿哦!”
幽冥灵猫附体的朱竹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人的戾气,可眼前这个胖子却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自顾自地站在那里被她攻击。
“哼!”冷哼一声,对纲鬃的话语朱竹清全然不为所动,继续疯狂地倾泄攻击。
那速度快到足以缭乱人眼,无数的爪影连成一片笼罩在纲鬃的身上。
渐渐的,纲鬃感觉到压力在悄然间变大,原本以为眼前这个少女没有威胁的他,已经无法再淡定地任由朱竹清施展手段了。
“啊啊,还是跟挠痒痒一样不得劲儿。”一股厚重的气势以纲鬃为中心迅速扩张开来。
这突如起来的气势让感官机敏的朱竹清霎时间收拢攻势迅速后撤,身形微伏地紧盯着纲鬃的一举一动。
纲鬃迈出一步,顿时身上的肥肉都止不住抖了三抖:“好了妹砸,俺老鬃没心思陪你玩了,接招吧!”
实力高超的山猪魂尊紧接着一声大吼:
“第二魂技,碎岩奔踏!”
一时间,这人形山猪身的第二魂环光芒动荡,而他也朝向朱竹清发起了冲撞!
不过以朱竹清的速度……
不!纲鬃自己非常清楚敌我之间的速度差距,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发动大概率会被躲开的攻击呢?
猫眼竖瞳的朱竹清盯着那冲自己而来的笨重身躯,身形轻盈地朝侧边跃起,不出意外的话是能够躲过这一击的。
但是……
骤然,奔袭而来的纲鬃看到已经做出闪避动作的朱竹清,愣是生生止住了前冲的趋势,后脚止住,抬起的前脚携带着难以估计的力量狠狠地踏向擂台地面!
轰——
恐怖的震荡之力呈波纹式朝四周扩散而去,速度奇快,即使是已经闪躲到一旁的朱竹清也在转眼间被笼罩住。
无比坚硬的擂台地面竟罕见地出现了裂纹,保持着践踏姿势的纲鬃咧嘴一笑,看着被践踏引起的剧烈震荡轰飞的朱竹清的身影,脸上尽显憨厚。
观战席上买了纲鬃赢的观众看到这一幕无不大声欢呼,而属于史莱克教师队伍的那一角看向擂台时依然淡定无比,丝毫不慌。
“嗯?”纲鬃皱了皱眉。
奇怪,明明那姑娘是被击中了没错,可为什么……没有惨叫声?
山猪魂尊除却一身引以为傲的强悍防御力外,对于自己第二魂技的威力也是无比自信。既然被他的第二魂技正面轰中,就凭朱竹清那瘦弱的身体,没道理能够无伤承受下来。
很快,纲鬃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人呢?!”
一时间,就连一直观看十号擂台斗魂的观众们,视野中也突然失去了朱竹清的身影。
忽然,一道冷冽而娇媚的声音在纲鬃的背后不远处响起:
“哼,只有这点程度而已么?”
纲鬃一惊,猛然转身。他看到了朱竹清傲然挺立的身姿,少女的嘴角挂着一道血丝,精致的脸上也透显出轻微的苍白。
但,朱竹清那双变成猩红的竖瞳肆无忌惮地向外宣泄着危险的光芒。
“什……”
震惊的话语梗在喉咙还未来得及完全说出口,纲鬃的双眼瞳孔猛然一缩。
爆闪的第三魂环被朱竹清那恐怖的速度化作了一道妖异的紫色流光,而这所带来的,是靠近死亡的危险气息!
“第三魂技,痛苦刻印。”
足以酥透男人骨髓的娇媚声线发出的极其淡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阴冷的气息直逼山猪魂尊通体汗毛倒竖。
豆大的冷汗凝成圆珠重重地低落地面,纲鬃僵硬地低下头,看着与自己喉咙仅有半指之隔的爪刺,他艰涩地咽了口唾沫。
“咕呜……”
腿软之下纲鬃轰然倒地,朱竹清放下左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我我认输!!”
纲鬃失声大喊,憨厚的脸上第一次失去常态,即便以莫大的定力控制自己不要恐惧,但声音还是难以避免的带着颤抖。
他刚刚,是不是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死了?
纲鬃的喊声一出,空中的裁判适时落回擂台,以审视的目光各自看了朱竹清和纲鬃一眼,随后果断下了判决:
“本场斗魂,为蓝方幽冥灵猫战魂尊朱竹清获胜!”
一时间,逐渐反应过来的观众们讷讷地听着擂台的判决。
“喂喂喂,真的假的?纲鬃输了?”
“什么!假的吧,纲鬃认输?”
“搞什么啊!刚刚不还占据优势呢吗?”
“纲鬃竟然输了……”
“……”
观战席上渐渐升起质疑的声音,唯有还站在擂台上的纲鬃脸色泛白地看向朱竹清,心中不住的震颤。
这个少女,简直就是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