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ayc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命運織網者鑒賞-89un9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雷欧·多德,我叫雷欧·多德。”雷欧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说道。
听到雷欧的回答,命运织网者脸上的神色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无比惊讶的看向了雷欧,确认式的说道:“您就是雷欧·多德?希尔维亚·贝尔蒙特失踪了二十多年的那个伴侣?”
“是的。”雷欧闻言,点了点头,脸上又忽然露出了沉思之色。
命运织网者的话让雷欧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个认知错误,虽然在自己的感官中,时间仅仅过去了几天而已,但实际上维纶世界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而想到希尔维亚这二十多年独自抚养两个孩子,想到了孩子这二十多年来没有父亲,还想到自己在孩子成长的这二十多年所留下的空白,眼中就不禁露出了歉意和伤感的神色。
雷欧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情绪,一旁的命运织网者也清晰的感觉到了,她隐隐可以猜到雷欧现在的状态,所以她并没有记着继续问下去,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雷欧的情绪恢复正常。
尋爹記:盜墓娘親要淡定
这股强烈的情绪来得非常突然,突然到雷欧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而且情绪感染力之强是雷欧从未有过的感受,因此他也没有任何应对之策,或者说他并不想应对,因为获得人类正常情感不久的他完全没有过类似的感受,这种感受让他非常痛苦,但却又有些新奇。
所以他一边感受着这股强烈的伤感情绪,一边寻找调整情绪的方法,以至于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将情绪逐渐调整过来,时间久到当他恢复正常后,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
此刻,命运织网者依然平静的站在雷欧的面前,位置和最开始一样,显然在雷欧调整突然爆发的情绪时,她什么动作都没有,甚至都没有挪移一步。
命运织网者感受到了雷欧情绪已经恢复正常,便非常严肃的警告道:“你这种状态并不好,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跨过那道界限,成为半神的,但我可以肯定的说你如果不能够控制住你的情绪,不能够掌握你的精神,等到将来你创立教会,接受信徒祈祷时,你会无法承受无数信徒所产生的精神冲击,到时候你要么就自我崩解,要么就变成疯疯癫癫的邪神。”
听到命运织网者的警告,雷欧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他知道命运织网者肯定把他的生命进化方向和这个世界的神灵画上了等号,误以为他将来也会和其他半神一样走上创立宗教这条路,殊不知雷欧的进化方向完全是另外一个方向。
不过,这一句警告之言也让他从中窥探到了一点这个世界进化的方式。
显然这个世界的超凡存在在进化到了相当于七级灵能者的生命形态后,就可以说是半神了,并且也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教会,接受信徒的朝拜,而信徒祈祷、朝拜所产生的精神力会直接反馈给半神,而这个世界的半神应该拥有某种方法能够提炼出这种外来的精神能量给自己吸收,用于提升自己的能量品质和等级。
不得不说,这种方法虽然有些急功近利,但却是一种能够稳定产生出高等生命形态的有效方法,所以维纶世界才能够拥有这么多神灵和半神,如果按照一个区域的高等生命形态密度计算的话,维纶世界的高等生命形态是宇宙任何一个星区的高等生命形态密度的数千万倍以上,或许只有宇宙议会所在的星区才能与之媲美。
只是,这种情况在雷欧看来非常不正常,因为任何一个高等生命形态的产生都会需要消耗所在星球、星系乃至星域中的大量能量,这些能量中有常规可观测的能量,也有那些神秘到就连欧米茄级生命体都不清楚的未知能量,常规能量的损耗自然很容易就能够补充,但未知能量的损耗却不是短时间可以补充的,想要积累到可以让一个新的高等生命形态出现,或许需要数百、数千甚至数万年的时间。
然而,维纶世界却并不需要遵循这个宇宙定律,这让雷欧在惊讶之余,也感到了好奇,因为他也是这种特殊情况的受益者。
如果按照雷欧自身可以感知的时间来计算的话,他从一个普通人进化到现在七级灵能者的层次,所用的时间不到十年,这种进化速度别说维纶世界了,就算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原初生命体也没有这么快的进化速度。
武皇之原力武者 冰凍黃瓜
这种不正常的进化速度除了本身血脉的原因以外,或许也和维纶世界这里的特殊环境有关。
“你身上的力量和我有些类似,或许我们可以相互参考一下,补足各自的不全。”雷欧的沉默不语让命运织网者认为对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警告,于是又更进一步的朝着她想要知道的主题建议道。
雷欧很轻易的就看出了对方的真实意图,对此他也乐见其成,所以没有隐瞒,而是非常爽快的说道:“我的力量叫做灵能。”
在说出灵能这个词语的时候,雷欧用的并不是英格语,而是宇宙通用语。
然而,在听到他的回答后,命运织网者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他想要的神情,反倒是一脸的疑惑和茫然,似乎是第一次听到宇宙通用语中的灵能这个单词。
对方这样的反应也让雷欧感到有些不解,因为在他看来对方听到自己的回答后,就算有疑惑,但也应该不多,脸上的神色应该惊喜和诧异为主才对。
“灵能?”命运织网者用并不标准的宇宙通用语重复了一声雷欧的话,又不禁好奇的问道:“这种语言的发音方式和世界其他语言都有着很大差异,能够告诉我什么地方的语言吗?另外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
聰明寶貝特工娘 糀飛
就在命运织网者询问的同时,雷欧也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没有回答命运织网者的询问,而是又重复了一遍之前同样的回答,只不过这一次他所用的语言不再是宇宙通用语,而是一个宇宙高等文明种族使用的特殊语言,这种语言以人类的发声器官是无法说出来的,只能够通过灵能制造声波振动,来模仿那种语言。
那种语言在那个高等文明听来就是普通的说话声,而在地球人类这种种族耳中,就成了某种优美至极的吟唱。
無限死亡領域
帶著神龍打工還債 敖少寶
虽然雷欧第一次通过灵能来模仿那种声音已经非常成功了,在他看来甚至不比自己以前通过科技装置模仿出来的声音差,但在这种使用特殊语言的高等文明种族听来,却和噪音差不多,不过是勉强能够听懂意思的噪音。
高等文明的这种语言本身就蕴藏了一种神秘的力量,由那个高等文明的种族中任何一个人说出来都能够对听者产生出强烈的精神影响,意志薄弱的甚至会产生出无法环节的幻觉,所以地球人类和这个高等文明种族的人交流时,都需要佩戴特制的装置增加一些噪音来缓解其中的力量,又或者是让雷欧这类机械心智的生化战士替他们与那个种族交流。
刚刚对宇宙通用语茫然疑惑的命运织网者这一次听到雷欧用一个宇宙高等文明种族的语言重复刚才的回答后,祂的脸上充满了雷欧预料中的惊讶神色,看向雷欧的视线中也充满了莫名的激动,就仿佛看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
侯門嬌:一品毒妻 墨雪千城
然而,不等命运织网者开口确认自己的猜测,雷欧就用英格语给予了对方一个失望的回答,说道:“我是一个人类,并非您的种族。”
极度的惊喜被打破后,自然也会带来极度的失望,命运织网者的脸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情绪,甚至这种情绪还以一种精神能量的方式扩散开来,影响到了岛上几乎所有的人类,那些人都在同一时间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失望情绪,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失望。
青春無罪
站在命运织网者对面的雷欧自然是首当其冲,不过他事先有所准备,所以在那种精神力量靠近的时候就通过灵能将其挡住了。
無限魂穿系統 三天鬥
命运织网者很快就将情绪调整了过来,让因为其失控情绪所产生的精神能量也很快消失,只是祂脸上的失望神色依然没有消失,但同样看向雷欧的眼神也充满了好奇,而这种眼神不需要开口询问就已经能够让雷欧知道对方是想要问自己为什么会懂得这种语言。
然而,雷欧并没有回答对方暗示性的询问,而是反问道:“我很想知道您对您自己的种族知道多少,或者说您拥有的传承记忆有多少?”
雷欧的询问让命运织网者稍微迟疑了一下,随后她也试探性的说道:“看来雷欧阁下对我的种族了解很多。”
重生都市仙君 久漠孤塵
雷欧点点头承认道:“是的,我对您的种族非常了解,甚至可能超过了现在您对自己种族的了解。”
命运织网者闻言,忍不住心中的期待,立刻询问道:“我的种族还有其他人吗?”
然而,雷欧再次给了祂失望的回应,摇了摇头,说道:“据我所知,您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普塔族。”
雷欧道出对方种族名称所用的语言是地球联邦语,而并非对方种族的语言。
地球联邦在和这个高等文明种族交流时,不得不给这个种族起的代称名字,因为对方的种族名字按照对方语言说出来不过是一个吟唱声而已,而以地球联邦语言来述说的话,就要用到五千多个不同的频率发音,最终地球联邦只能将对方语言发音中的首尾音来替代对方的种族名称。
“普塔族?这是我们种族的名称吗?”命运织网者充满疑惑的说道:“为什么我没有任何感觉?”
雷欧解释道:“这只是人类在和您的种族交流时对您种族的一种代称,您的种族名称以人类的语言很难完整的说出来。”
“人类和我的种族有过交流吗?”命运织网者又急切的询问道。
“是的。”雷欧点了点头,说道:“在很久以前人类和您的种族有过交流,并且也存在贸易往来,是人类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听到雷欧的回答,命运织网者脸上的疑惑更多的,而且看向雷欧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怀疑,显然并不相信雷欧的说法。
命运织网者很早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当时的人类才刚刚在黑森林形成部落文明,现在维纶世界的神灵还不存在,甚至不少真神都还是荒野中游荡的,没有智慧的强大怪物。
祂可以说是见证了人类文明的完整发展,见证了神灵体系的产生,甚至祂还是最初的神灵之一,只是信仰祂的部落就和当时黑森林绝大多数的原始部落一样,没有在维纶世界的历史中留下一点痕迹就消失了。
祂和维纶世界当时那些以本能作为行动基准的原始生命不同,祂从出生开始就拥有智慧,这种智慧源自于祂的血脉传承,只是这也是祂的痛苦来源。
想想看,在一个世界中,一个智慧生物出现在一群蛮荒野兽中间,祂想要和身边的任何一个生物交流,但得到的只是这些蛮荒野兽本能反应作出的回答,或是逃跑,或是攻击,这对这名智慧生物来说是多么的痛苦。
这种痛苦也使得祂在拥有了自保的能力后,就开始在维纶世界中寻找自己的同族,寻找可以和自己交流的智慧生物。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月荼
虽然祂找到了可以和自己交流的智慧生物,甚至其中还有很多强大到祂只能仰视的神秘存在,但祂却从来没有找到过和祂一模一样的同族,所以祂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然而,现在雷欧却信誓旦旦的告诉祂,祂的种族竟然和人类有过密切接触,甚至展开过贸易,这让祂感到了无比荒诞,甚至觉得雷欧只是个谎话连篇的骗子,浑然忘记了刚才雷欧用她记忆传承中属于自己族群的语言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语。
然而,祂并不知道雷欧所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交流对象并不是祂所认知的维纶世界的人类,而是地球联邦的人类。

dtkad優秀都市异能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愛下-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神權、教權、王權和政權鑒賞-g1kgy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英格王国会承认命运织网者教会的合法性,并不仅仅是因为白金汉公爵的暗中操作,也同样是因为英格王国的议会和王室都需要另外一个神灵教会来制衡王国内部日益壮大的海神教会。
雾灾之年后,消失多年的神灵显圣现象也开始在各个教会之中出现,哪怕是再怎么迟钝的人也能够感觉到神灵开始回归世界,所有人都认为神灵回归是为了拯救人类,所以所有的教会信徒都变得无比虔诚,以前有资格的神职人员很难从信徒中选拔出来,神职人员只能从小培养,而现在则是要从一大堆有资格成为神职人员的虔诚信徒中挑选最好的,而虔诚信徒就是教会的在这个灾难时代能够快速壮大的主要原因。
英格王国的情况和其他国家略有不同,其他国家的主要教会无一例外都是教会势力远远超出世俗的权利,各国政府的职能部门几乎都是教会信徒,所以即便有冲突但也不会很严重。
但英格王国在雾灾之年以前,教权和王权的争斗就已经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了,其实硬算起来这应该都是海神教会内部两个权利的争斗,因为王室本身就是海神血脉的拥有者,王室在王国民众眼中就是海神在世俗的化身,所以英格王室王权的核心依然是海神的信仰,这也是英格王室公开自己拥有海神血脉的目的。
但随着雾灾之年后,神灵回归,民众的信仰重心开始转移到了教会,毕竟相比起一个血脉稀薄的神灵血脉继承者来,神灵本身才是信众的信仰核心,而且教会的神职人员也在神灵回归后,开始拥有且掌握一些过去只有高级神职人员才能够掌握的神术,比如几乎所有经过考验的神职人员都会被海神赋予祝福神术等等,这也是神灵回归的标志之一。
感觉到危机的英格王室即便依然掌握了海神神器,让不少国民相信海神回归后,必然能够赋予王室更大的力量和权利,但面对海神教会的壮大,王室还是慌了神,所以开始和同样对教会不满的议会、贵族和学者们开始联合起来,压制海神教会。
緋聞逃妻 粒粒橙
只不过,在这个神灵能够在教会仪式上显圣,神职人员能够在普通民众面前展现神术的时代,任何针对教会的压制都是徒劳的,能够对抗教会的也只有教会。
想明白这点的英格王室和议会就想要利用扶持在英格王国同样有着广泛信仰的湖中女士教会来对抗海神教会,可惜湖中女士教会似乎洞察了王室和议会的想法,也或许是湖中女士教会的发展重心已经转移到了各个大陆上,所以并没有理会王室和议会抛出的橄榄枝,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做着自己的事情。
对此,英格王室也毫无办法,虽然湖中女士教会在英格王国的信众远远无法和海神教会相比,但几乎所有英格人都对湖中女士有着一种非常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就仿佛孩子对于母亲一样,和湖中女士相关的一些信仰仪式已经成为了英格人的日常仪式,湖中女士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海神教会远远无法和湖中女士教会相比的。
在湖中女士教会拒绝合作提议后,英格王室和议会只能另外寻找合作者,最开始他们想到的是在英格王国已经成型的萨满信仰。
只是萨满信仰要么就是太过原始,有着大量骇人听闻的血祭,在英格王国内一些和超凡力量相关的案件几乎都和萨满密教有关。
要么萨满信仰就太过深奥,一些原始教义已经转化成了萨满哲学,只在学院一些学者中流传,根本不会被普通民众接受。
所以在英格王室和议会在为一个合适的、可以抵挡海神教会的合作者感到头痛的时候,白金汉公爵带着他的命运织网者教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加上一些威逼利诱之类的操作,原本属于白金汉公爵领地内部的地下教会,就成了英格王国的合法教会,开始在英格王国各地建造教会圣堂。
海神教会自然不甘心被动接受这一切,所以也在之后提出了白金汉公爵领地开放传教限制的要求。
白金汉公爵对此并未拒绝,也没有提出特别苛刻的额外条件,只是要求海神教会公开承认命运织网者是真神教会这一点就可以了。
一个教会是否是真神教会并不是由某一个教会承认与否来决定的,而是由正教庭各个真神教会的代表讨论后,通过各种仪式后获得的神启来决定的,所以海神教会就算承认了命运织网者是真神教会,一旦离开英格王国,命运织网者教会依然是地下教会。
海神教会知道自己承认与否,对于命运织网者教会是否为真神教会都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对白金汉公爵的这个要求他们很快就答应了。
而白金汉公爵也知道这一点,他只需要一个由头而已,更何况真神教会的确认仪式和过程并不对外公开,只有各个教会高层和正教庭高层才知道,普通民众并不知道这一点,在普通民众眼中当一个真神教会承认另外一个教会是真神教会时,那个教会就是真神教会。
也正因如此,当海神教会承认了命运织网者教会是真神教会之后,命运织网者教会在英格王国内的传教也变得顺利很多,特别是命运织网者教会举行的各种仪式中出现的神灵显圣现象比起其他教会要多出一倍以上,这个普通民众一种神灵在时刻关注着教会的感觉,进而使得命运织网者的信徒快速增加。
面对命运织网者教会带来的压力,海神教会也加强了对白金汉公爵领地民众的传教力度,只不过白金汉公爵早已协助命运织网者教会将领地内的信徒打造得如铁桶一般,使得海神教会的传教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这也使得海神教会不得不将传教方向转移到了白金汉公爵的一些新兴领地中,莫洛克岛就是这样一个新兴领地。
因为知道莫洛克岛成了跨大陆航线的核心中转站,所以命运织网者教会在白金汉公爵的帮助下,先行一步在莫洛克岛最高的山峰莫洛克火山口建造了一个大型的教会圣堂。
这座圣堂的地基面积之大超过了命运织网者教会其他所有的圣堂地基,因为其地基支撑柱覆盖了整个活火山的火山口,而圣堂主体就在火山口的中心地带,下方就是滚滚流动的岩浆,整个建筑在常人看来堪称神迹。
路鳥
这也是命运织网者教会想要达成的目的,他们就是想要让来往两块大陆的人看到这个神迹一样的建筑,将命运织网者的名声传播出去。
而海神教会因为种种原因比命运织网者教会慢了几步,直到命运织网者教会的圣堂主体都已经差不多建完的时候,才姗姗来迟。
虽然海神教会迟了一步,但他们并没有就此放弃,反倒奇思妙想一般一改过去教会圣堂那种拱形、立柱状的建筑形式,而是根据现在所处的岛屿环境和航线状态,将教会圣堂建造成了一个尖锥状的灯塔圣堂。
因为白金汉公爵限制出售莫洛克岛的可用土地,所以海神教会的这个灯塔圣堂的根基部分并不是在岛上,而是在海中,而且其根基面积也非常巨大,换算下来相当于莫洛克岛整体面积的六分之一。
灯塔圣堂直接从海中冒出来,以八面尖锥的形态向上延伸,到了最顶端的时候,正好超过了命运织网者教会火山圣堂的高度。
如此巨大的灯塔圣堂在很远的海面上船只就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并且在圣堂建造完成准备安装导航灯的组件时,海神在圣堂显圣,在无数信众和非信众面前赐予了灯塔一朵长明之火,从此这座灯塔圣堂的照明灯不需要任何燃料,也能够灯火长明,而且灯火的强度哪怕是在最大的风暴中,也能够被附近的航船看到,指导着航船进入到岛屿的避风港中。
毫无疑问无论是灯塔圣堂、还是火山圣堂都是非常成功的教会建筑,在这两个教会建筑出现后,与之相关的教会信众也开始快速增加,命运织网者教会更是不再仅限于英格王国内部传教,开始在其他大陆上传播开来,只不过因为不是正教庭承认的真神教会,所以依然是被其他大陆教会打压的地下教会。
不过这两个教会争斗而产生的奇思妙想,也开启了现在各个教会的奇观圣堂时代,各种彰显神灵威仪其奇观式圣堂开始在各个教会的总部或者重要的教区出现。
在希望之星号驶向莫洛克岛的时候,同船上其他乘客和船员一样,雷欧也看到了莫洛克岛那两座奇观建筑,只不过和其他人的略有不同的是更为壮观、给人更多压迫力、拥有不灭神火的灯塔圣堂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反倒是火山口的命运织网者圣堂更吸引他的注意力。
網遊之三界最強
以雷欧的眼光,灯塔圣堂虽然更加雄伟、更加震撼,但建筑难度却并不是很大,以现有的工业水平,加上超凡力量的介入,在财力和人力允许的情况下,任何一个非教会势力都能够建造出一个类似的建筑,所以灯塔圣堂很难和神迹画上等号。
極品武道
至于灯塔圣堂顶端的不灭神火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火,和海神没有半点关系,那上面是一台还能够运转的母舰级战舰上才有的出舱口引导灯。
这种引导灯的主要材料是源自某个中等科技文明无意中研发出来的特殊材料,这种材料被称作永恒光能金属,它能够始终向外散发出一种特殊频率的光波,产生出并不强烈,但在宇宙中那种特殊环境下也能够让人清晰可见的光芒,而且在不破坏其原子结构之前,几乎永远不会减弱。
午夜開棺人 唐小豪01
几乎所有以受光视觉为主的宇宙生物所建造的母舰舰船上,都会在舰载机的出舱口安置这种特殊的金属,用来引导战机回舱。
海盜獵人愛神號2 夏日紫
龍戲花都
很显然,海神教会应该是从某个损毁的母舰飞船残骸上发现了这块还完好的永恒光能金属,于是就将这金属当作是海神神迹,安放在了灯塔圣堂顶端。
相比起灯塔圣堂这种建筑结构简单,由工业、超凡力量和宇宙文明科技混合而成的奇观建筑来,火山口上那座纯粹以超凡力量建造而成的火山圣堂反倒更加吸引雷欧,因为他感应到建造这座火山圣堂的超凡力量并不是比他强大太多,仅仅相当于一个八级灵能者,和全盛时期的真实之眼差不多,这也让雷欧猜测到这个被白金汉公爵支持的命运织网者应该是一个半神。
危險總裁欺上癮
同过去雷欧在感觉到半神力量后,只会觉得这种力量非常强大,而不会有更多细节不同,现在已经达到七级灵能者的他也可以被称作半神,而他感觉到其他半神的力量时,已经能够分析出更得的细节,只是这些细节往往给雷欧带来的是更多的疑问。
这些疑问的产生除了源自于雷欧本身强烈的好奇心以外,更多的也是他对自己未来的灵能等级提升储备知识。
因为随着他步入七级灵能者后,发现自己获得的那套完整的灵能传承知识,除了常规的灵能技能知识依然有用以外,其他和灵能等级提升相关的知识却因为种族文明等等差异,能够给他提供的帮助已经很小了,甚至绝大部分内容都只能被当作参考资料。
雷欧感觉随着生命形态进化到了七级灵能者的层次后,灵能等级的提升已经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通过原始积累或者取巧的方法来提升了,至于如何才能够继续提升到更高层次,雷欧现在也感到茫然。
虽然他现在才刚刚步入七级灵能者的阶段,就连提升后的力量都没有完全掌握,生命形态所产生的生命信息更是不受控制,无时无刻的不在向外散发,对任何靠近的人都造成影响,但他本能的觉得应该为后续的灵能等级提升做准备了,当想到要提升的时候再去准备那就晚了,所以当命运织网者这个现成的参考对象出现在他眼中,他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eiu4f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叛徒和底牌閲讀-zp8lg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费蒙小队能够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除了坎托·费蒙本身的能力以外,也是因为他拥有一些非常有能力的手下和兄弟,而在这些手下和兄弟中公认的最忠心、最有能力、也最不可或缺的人就是坎托·费蒙的左膀右臂,被称作管家的石心林德。
林德是从费蒙小队建立之初就加入进来的,可以说是费蒙小队资历最老的人,曾经无数次的随着坎托·费蒙出生入死,在遭遇死亡的时候,彼此舍生救过无数次,可以说是真正的生死之交,无论是林德、还是坎托都不止一次提到过如果不是对方,自己早就已经在某次冒险中死了之类的话。
在其他人看来,费蒙小队的成员都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出卖小队,出卖坎托·费蒙,唯独林德不会。
可现在,这种看法被打破了,被认为最不可能出卖坎托·费蒙的人竟然是一个出卖者,费蒙小队的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在费蒙小队中,坎托·费蒙的声望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几乎所有加入小队的人都是冲着坎托·费蒙的声望来的,但在小队内部,论及和队员的亲密程度来,林德反倒在坎托·费蒙之上。
因为无论是小队成员的筛选、培养,以及头几次的冒险任务都是林德在主持,几乎没有小队成员都是林德一手培养起来的,甚至可以说每个小队成员都有一次、或者多次被林德救过性命的经历。
现在林德的背叛对小队士气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甚至此时此刻已经有些队员在考虑是否应该跟随林德一同背叛小队了。
截教小徒 睡成神仙
“为什么?”在沉默了一下后,坎托·费蒙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很想知道的一个问题,道:“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林德平静的看着坎托,说道:“我累了,想要找个地方定居下来,娶个妻子,生个小孩,但你的做法让我根本无法安定下来,天空之主的教会武装肯定会找到我,我不想像瓦尔里一样一家人被绑在木桩上以渎神者的身份被烧死。”
听了林德的话,坎托·费蒙并没有显得多么愤怒,反倒像是非常理解林德的处境一样点了点头,说道:“我能够理解你的想法,但我不会原谅你的背叛。”说着,他用极为正式的口吻,说道:“我同意解除你的费蒙小队成员身份,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费蒙小队的成员了。”跟着他又朝小队其他人说道:“你们中间如果有想要跟他离开的人,现在可以离开。”
原本眼前的局面就非常糟糕,怎么看费蒙小队都已经没救了,一些新加入的队员心中忐忑不安,加上林德的背叛,让这种不安愈发的强烈,而且他们和林德的关系非常好,都被林德救过,也都曾得到过林德的指点,所以现在听到坎托·费蒙的话,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他们也都下定了决心,从队伍里面走了出来,站在了林德的身边。
原本只有十几人的冒险小队,现在算上坎托·费蒙加起来也只有七人了,这七人中只有一个人是新人,而其他人都是跟随坎托·费蒙的老队员,这也使得这个新人显得格外突出。
“小贝兰托,你为什么没有离开?”坎托·费蒙转头看着那个新人,问道。
这个新人平静的回答道:“因为我觉得队长你还有能力翻盘,就像解决那个虚无魔一样,谁都以为我们完了,你却留下了一张底牌,我觉得这次也差不多。”
法師網 星天螢火
新人的声音不大,但却能够传遍整个舱室,而听到这番话后,海盗们都感觉到可笑,在他们看来坎托·费蒙这些人已经毫无胜算,拿下他们只是迟早的事情,但林德那些离开费蒙小队的人却感到一种莫名的心慌,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这个曾经的同伴所说的或许是真的。
然而,坎托·费蒙听到了自己手下的话,忍不住笑了笑,跟着视线在船舱众人身上扫看了一眼,最终充满深意的落在人群中一个人的身上,说道:“动手吧!”
随着,坎托·费蒙的话音刚落,船舱里面数十名海盗瞬间倒地,他们或是被人从背后刺穿胸口,或是直接被人砍下了脑袋,而这倒地的海盗中赫然还有刚才一直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众人面前的利齿和老海狗,而杀死他们的人正是他们的盟友海巫女及其手下。
这一幕不仅仅刚才脱离费蒙小队的人惊呆了,就连坎托·费蒙身后的队员也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才的敌人竟然是坎托·费蒙的人,也怎么也想不到局面会在一瞬间完全扭转,而这种情况正如刚才那名新人所说的那样,和当初遭遇虚无魔时是何其的相似。
雪刃之偵察兵的故事 讓你窩心
在震惊之余,林德等人也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因为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叛徒永远要比敌人更加可恨,特别是危难之际的背叛更是无法原谅的罪行,想到这里林德他们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紧张的注视着周围。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坎托·费蒙转头看向林德他们,说道:“我不会原谅背叛者,但我也不会杀死救过自己性命的兄弟,林德,你带着他们走吧!坐救生船离开,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因为下一次看到你们,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们。”
林德没有想到坎托·费蒙会放过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他只是点点头,然后朝跟在身后的人示意了一下,便踩着满地的海盗尸体朝舱外走去。
其他人虽然也后悔之前背叛费蒙小队的举动,但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所幸石心林德的声望也一点不比坎托·费蒙差多少,而且同样有着丰富的冒险经验,林德离开后完全可以自己组建一个冒险小队,而他们这些人也同样可以跟在林德身边,获取失落之城的那些财富。
想到这里,这些背叛者沉重的情绪也稍微好了一点,脚步也轻盈了很多,快步跟上了林德,陆续走出了舱室。
在这些人走后,坎托·费蒙转头看向了海巫女,问道:“已经下手了吗?”
“你放心,他们没有人能够逃过海洋的制裁。”海巫女笑了笑,说道:“留在他们身上的小玩意会吸引周围最凶残的海兽,一艘小小的救生船可没有办法让他们避开海兽的攻击。”
听到两人的对话,众人愣了一下,很快就意识到了两人所说的人是刚才的林德等人,显然就在刚才海巫女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在林德他们身上做了手脚,而林德等人的离开就等同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也让众人不由得生出一丝寒意。
拐個王爺來撐腰
或许是感觉到了手下的情绪,坎托·费蒙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其实不想杀他们,只要刚才他们对我说一句对不起,我就会放了他们,可他们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显然他们认为背叛不是一件大不了的错事,像这种人不值得原谅。”
坎托·费蒙的解释并没有彻底改变手下的情绪,但却缓解了坎托·费蒙暗中下手所产生的反感,因为他们意识到在背叛这件事上,坎托·费蒙和他们才是受害者,而那些背叛者才是加害者,不值得同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坎托·费蒙又转头朝海巫女说道:“尽量不要伤到船上的人,我们或许还能够借着这件事和海妖航运进行一些合作。”
“事情就交给我吧!”海巫女点点头,又问道:“不过我们的关系暴露了,不会影响你吧?”
“反正是要暴露的,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跟海盗关系密切的人又不是我一个,那些家伙不会自讨没趣的。”坎托·费蒙摇了摇头,然后朝自己手下吩咐道:“你们去帮莫塔娜,听从莫塔娜的吩咐就可以了,这次行动所有的战利品归你们自己所有,能够得到多少算多少,不必上交小队,重新分配。”
听到坎托·费蒙的吩咐,费蒙小队的人全都眼睛一亮,其中两个老队员都不约而同的扑到了已经死掉的利齿和老海狗身上割下了他们的人头,显然光这两人的赏金就已经是很大一笔收入了。
坎托·费蒙做好安排后,没有再理会外面的事情,转身回到了舱室内,对海巫女的能力了如指掌的他毫不担心接下来的战斗,他只需要在舱室内等待最终的结果就可以了。
回到舱室的他一改刚才的平静和坚毅,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疲惫之色,同时眼中也多了一丝悲伤,虽然在外人看来坎托·费蒙无情至极,但实际上他和石心林德的情谊远非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毫不夸张的说石心林德的背叛对他造成的伤害非常巨大,远远不是身体的伤害可以相比,他甚至为此产生了隐退的想法。
带着心中强烈的伤感,坎托·费蒙来到了舱室的酒吧台旁从酒柜中取出了一瓶酒和一个杯子,为自己满满的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随后便看到他猛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特制手枪,同时另一只手也抽出了腰间的骑士长剑,对准了房间的沙发上,而沙发旁边就放置天空之主教会神物的盒子。
不知什么时候,本应该只有坎托·费蒙一个人的舱室内多出了一个人,这个人相貌看上去很一般,但却显得威严,而且身上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尊贵气质,比坎托·费蒙看到的任何一个贵族和神职人员都要高贵,让人看到他就忍不住想要低头臣服,坎托·费蒙如果不是意志极为坚定的话,此刻恐怕已经跪在地上了,更别提拿出武器了。
如果是其他时间,看到了这样一个气质出众的人,坎托·费蒙会很愿意与之结交,但现在这种场合显然不是交朋友的好时机,而对方现在坐着的位置让他不由得产生一些猜想,这时候他想到的是以前听到过、但没有得到确认的传说。
億萬總裁,枕邊奪愛 最愛吃柳橙
在传说中,各个真神教会和邪神教会都发现了世界正在变化,神灵正在回归,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在神灵回归前,让教会得到更多的信仰,所以他们在试图通过一些古老的仪式,来制造传说如同神灵化身一般的神子,而这种神子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拥有一种让人自愿臣服的神灵气质,感觉和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有些类似。
只不过,在坎托·费蒙的记忆中,传说这种仪式无一例外都失败了,甚至还制造了一些危险的怪物,对各个教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以至于各个教会将这种人造神子的事情被列为异端行为。
“难道有教会成功了,把神子藏了起来,以免被围攻!”这时候,坎托·费蒙的心中产生出了一些推断,并且觉得推断或许是真的,更推断这个成功的教会或许是天空之主教会。
戀戀風塵:冷面總裁不可以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坎托·费蒙朝着这个神秘人问道:“阁下是冲着这件神物来的吗?”
“是的。”神秘人完全无视坎托·费蒙手中的武器,平静的点点头。
得到答案的坎托·费蒙不由得轻笑道:“没想到我坎托·费蒙竟然这么重要,为了对付我,天空之主教会甚至连他们秘密藏起来的神子都派出来了。”
“神子?”神秘人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说道:“我想阁下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天空之主教会的神子,我叫雷欧·多德只是刚刚被船长救上船的一个落难者罢了!”
“落难者?”坎托·费蒙不禁感到对方完全像是在开玩笑,他怎么看都看不出对方哪点和落难者一样,要知道海上落难者不仅仅身体会非常瘦弱、而且皮肤也会有严重的晒伤,而眼前这人没有一点特征和他记忆中的落难者相符。
“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为了这件天空之主教会的神物而来的就可以了。”雷欧看了看身边的盒子,说道:“盒子里面的东西属于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她和我的妻子关系很密切,我出了一趟远门准备回家,正好缺了一个送给妻子的礼物,这件礼物是再合适不过了。我想你既然原本就打算将东西送去拍卖,倒不如现在卖给我,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