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fu优美都市言情 《人魔之路》-第1046章 兇蟲脫困展示-cfd7l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如果陌道友手中当真有龙血花,那我倒是可考虑,跟你交换你所需要的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不过……”
这时又听古姓修士道,话到最后,她还语气一顿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北河道。
“不过成熟体的龙血花虽然宝贵,但是一株可不行,至少也要五株我才会考虑。”古姓修士道。
“五株!”北河脸色难看,“古道友真当这龙血花这么好找的吗,能够找到一株都是运气逆天了,开口就要五株,是不是太过于狮子大开口了。”
北河手中的龙血花数量可不少,五株能够随意拿出来。但是刚才他可是将古姓修士听到成熟体龙血花几个字后,脸上的炙热给清晰的看在眼中,所以这让他有了警惕。如果轻飘飘的拿出来,对方或许会生出杀人夺宝的心思。
“哼!”
古姓修士一声冷哼,“那莫非陌道友觉得,区区一株龙血花,就想从我手中换取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不成!”
闻言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当初天水楼的一万生魂,他都用了十株龙血花才交换过来。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的价值,即便是不如十万生魂,但也不是一株龙血花能够交换的。
“若是陌道友能够拿出五株成熟体的龙血花来,那我二话不说,立刻将你需要的东西拿给你。”这时又听古姓修士道。
好春光不如夢一場 流年往事已塵封
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而是注视着对方,似乎想要看出了一点什么苗头。
而看到北河并未回答,而是陷入思量的样子,古姓修士心中隐隐有些激动。因为看架势,北河或许还真能够拿出五株龙血花来。
好片刻后,北河才吸了口气,看向古姓修士道:“此事我做不了主,要问问主事的人才行。”
“主事的人?”
古姓修士语气极为古怪。
他本以为北河前来此地,就是自己需要禁念盘和幻散毒丹,但是没想到是替别人办事。
细思之下,他又并不觉得奇怪了,反而觉得合情合理。
因为如果真有数量不少的龙血花,找个替身去交易,自己就能够避开一些麻烦了,同时也是对自身安危的一种保护。
这时只听古姓修士道:“你是指阵法外面的那位吧!”
“咦!”
最強醫生 半城煙沙
北河做出一副讶然的样子,而他这幅神情倒是半真半假,并继续知道:“看来古道友生神识过人,连这一点都察觉到了。”
“这么说来,我要的东西,也在你那主人的手中咯?”又听古姓修士看着他问到。
北河点了点头,“不错。”
古姓修士看着他,一时间没有开口,不知道对他的话是信了还是不信。
让人松一口气的是,下一刻此人还是打开了此地禁制,只见北河的身后,就露出了一个出口。
同时只听此人道:“外面那位道友,也进来坐坐吧。”
她的话音落下后,潜伏在禁制之外的冷婉婉微微一惊,她暗道神念族修士的神识果然强悍惊人,想要在对方眼皮子底下遁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跟北河之间早有约定,只见她身形显现了出来,同时开口道:“你这禁制强悍,我就不进来了。”
古姓修士嘿嘿一笑,倒是没想到冷婉婉如此直白。
同时她也对北河所说,对方是主事的人不由深信了几分。因为只有这样,冷婉婉才会让北河以身犯险踏入此地,而自己留在外面。
就在这时,只听北河道:“古道友稍等片刻吧!”
絕色仙醫
说完后,他就转身向着身后的出口掠去。
醫仙門診部
古姓修士的神识微微波动了一下,此刻她只需要心神一动,就能够将北河给禁锢在阵法中。
但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就被她给打消了。北河不过是个办事的人,真正要交易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的是冷婉婉,将北河给禁锢在此地,非但得不到她想要的龙血花,而且还会将外面的冷婉婉给触怒。
在古姓修士的注视下,最终北河离开了她布下的阵法禁制,出现在了阵法外。
来到了冷婉婉的面前,二人激发了一层能够阻挡神识探测,以及视线的罡气,而后就陷入了交流。
逍遙行之絕世天下
只是小片刻后,罩住二人的罡气就被撤下了,只见冷婉婉看向了古姓修士所在禁制的方向,开口道:“好,五株龙血花,交换你手中的高阶禁念盘以及幻散毒丹。”
“嘿嘿嘿……如此甚好!”古姓修士大喜。
这时冷婉婉一翻手,取出了一只扁长的木匣。在木匣中,正是北河拿出的早就准备好的五株龙血花。
将木匣拿出来后,就听冷婉婉道:“东西在这里,古道友出来拿吧!”
古姓修士身形一动,只见她头颅硕大的身躯,就从阵法中一掠而出,向着北河二人靠近,最终来到了二人丈许之外。
此刻她看着冷婉婉手中的木匣,眼中露出了一抹明显的炽热。
不止如此,她更是以神识将木匣给笼罩,似乎打算从缝隙中钻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龙血花。
只是冷婉婉手中的木匣可不凡,能够轻易阻挡此人的神识探测。
眼看神识无法查看,于是她想也不想的就伸出手来,对着冷婉婉手中的木匣抓去。
但是下一刻,冷婉婉就将木匣给收了回来,看向此人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见此古姓修士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她收回了手掌,对着腰间一只储物袋一拍,取出了一只宛如玉盘之物,而后又从另外一只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只黑色的玉瓶。
看到此人手中的玉盘后,北河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禁念盘,而且仅仅从外观上,就能够判断出此物比他手中的那一只,品阶要高。
至于对方手中的黑色玉瓶,想来其中盛装的就是能够让灵虫陷入昏迷的幻散毒丹了。
而且在拿出这两样东西后,古姓修士极为大方的,将手中的禁念盘和幻散毒丹同时向着冷婉婉一抛。
冷婉婉隔空将这两样东西给摄在半空,而后看了北河一眼。
北河便将这两样东西接过,他先将禁念盘拿在手中,并体内魔元鼓动注入其中。
下一刻他就露出了大喜之色,因为他瞬间就判断出来,这只禁念盘竟然的品阶,竟然高达七品,正是他所需之物。
将魔元收回来后,他又将黑色玉瓶给打开,并向着其中望去。
只见在玉瓶的底部,是十粒黑色的丹药,而且还散发出一股特殊的甜腥味。
英雄之國 象不語
虽然他从未见过幻散毒丹,但通过这一点,还是判断出来此物应该是幻散毒丹不假。
而且足有十粒,刚好够他用来收服那九只巨型伽陀魔蝗。
一念及此,就将北河将瓶塞给盖上,并向着冷婉婉点了点头。
见此,冷婉婉才对着手中的木匣,打出了数道法决,解开了木匣上的禁制后,将木匣向着古姓修士一掷。
古姓修士一把将木匣接过,拿在手中她几乎没有半分迟疑,立刻将木匣的盖子给打开。
下一刻,她就看到在木匣中,赫然是五株散发出异样甜香的龙血花。
“果然是龙血花!”
看到此物的刹那,古姓修士语气中满是难掩的激动。甚至仔细的话,还能看到她的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因为有这五株龙血花,他起码有五成把握,使得蓝色血池内他温养之物,爆发出血脉之力。
“桀……”
就在她心中如此想到时,突然间从她身后的阵法禁制当中,传来了一声仿佛能够将人神魂都给穿透的尖锐嘶吼。
“轰啦!”
而在嘶吼声落下之后,禁制内的蓝色血池轰然炸开,粘稠的蓝色鲜血,洒满了整个禁制内部。
“轰隆!”
接踵而至的,就是古姓修士布下的阵法,遭到了一记猛烈的攻击。
在这一击之下,三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地底都在剧烈地晃动。
随着一阵咔咔声,只见古姓修士布下的阵法,瞬间遍布裂纹,禁制波动都熄灭了大半。
田園佳婿
仅此一点,就能够看出那一击的威力,有多么的惊人,几乎堪比法元期修士出手了。
“该死!”
古姓修士脸色陡然大变,此刻她转身看着身后的阵法,呆滞的双目瞳孔一缩。
她在将手中装着龙血花的木匣给打开后,龙血花散发出才的独特气味,将温养在血池内的那位给惊醒了。
“轰隆!”
在她的注视下,第二道巨响再次传来。
这一次地底震动得越发的剧烈,同时前方此人布下的阵法,直接支离破碎。
一尊黑蓝色的巨影,撞开了阵法残余的阵基后,从中浮现出来,并散发出一股法元期的恐怖修为波动,注视着北河三人。
看到这尊蓝色的巨影,北河还有冷婉婉的脸上,具是露出了明显的吃惊之色。
仔细一看,这赫然是一尊丈许大小的黑蓝色蜘蛛。
这只蜘蛛长着八条腿,身上还还覆盖着宛如钢针一般的黑色毛发。
神鬼仙佛妖魔道 冬之雪花
除了占据身躯三分之二还多的肚子极为惹眼之外,这只蜘蛛的面部,是一个容貌娇媚无比的少妇,看起来极为诡异。

7vnbu超棒的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 起點-第1045章 神念族修士分享-n2mbl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几乎是刹那间,北河就反应了过来,以强悍神识将他给笼罩的那位,必然就是那神念族修士了。
并且他的反应也奇快无比,但听“嗡”的一声,他的神识之力亦是从眉心探开,顺着笼罩他那股强悍神识的源头方向而去,试图将那神念族修士给找到。
但是下一息他就惊讶的发现,那股强悍神识的源头,竟然飘忽不定,他想要顺藤摸瓜找到正主的打算直接落空。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足以看出了对方的神识之力,必然比他强悍得多,而且对方对于神识之力的运用,也远超常人的想象。
心中略有震动之余,他眉心睁开的符眼继续扫视四周。
但或许是对方深藏在阵法中的原因,加上本来就善于隐匿身形,他依然没有发现那神念族修士的踪迹。
不止如此,就在这时,北河感受到了一股危机突然将他笼罩。
似乎对方在施展什么术法神通,就要瞬间出手的样子。于是他想也不想道:“古道友,且慢!”
北河话音落下后,那股笼罩他的危机,就为之一顿,同时他耳中就传来一道诧异的神识传音。
“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我姓氏的!”
因为对方神识之力将他给笼罩的原因,所以这一道神识传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四面八方回荡,极为奇特。
不止如此,听声音这还是一个女子。
被北河称为古道友的这位,常年都在此地闭关,而知道他所在的人,只有两个。但那两个都是法元期修士,跟眼前不过区区无尘初期修为的北河,没有丝毫的干系。
因此北河的出现,让她有了警惕,之前更是打算直接出手。
闻言北河微微一笑,“在下姓陌,之所以知道古道友的名讳,是一位地精族的前辈引荐。”
“地精族前辈?”
驚世狂後:冥皇盛寵腹黑妻
暗中的古姓修士喃喃,不过她心中对于北河所说的话,倒是并没有什么怀疑。因为知道她名字,和她就在此地闭关的那两个法元期修士中,有一个就是地精族老妪。
“哼!”
饶是如此,也听此人一声冷哼,然后道:“她引荐你来此地干什么!”
農門飛出金鳳 暗香盈冉
“呵呵……”北河打了个哈哈,“此地不是谈话的地方,不如古道友现身一见如何,我等慢慢聊。”
听到他的话,暗中古姓修士一时间没有开口,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只是四五个呼吸后,就听对方道:“好,陌道友进来吧。”
说完后,北河就感受到他面前的禁制,出现了细微的波动,而后宛如水幕一样,打开了一个圆形的入口。
看着打开的禁制,北河摸了摸下巴,紧接着他就淡淡一笑踏了进去。
对方将他邀请入阵法内,乍一看可没有安什么好心,因为这古姓修士要对他发难的话,在此人的阵法中,他不说插翅难逃也差不多。
但是北河之所以踏入其中,自然是有些底气的。
此刻身形一动的同时,他手掌探入了袖口,将一张传音符箓给顺便捏爆了。
当他踏入阵法,就觉得身躯一轻,出现在了之前他以符眼术所看到的那间石室当中。
到了此地后,北河即便是不施展符眼术,也能一眼看到前方的那一方蓝色血池。同时还能够闻到,在石室中充斥的一股浓郁的腥味。
不止如此,身在石室中,他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蓝色血池中那一股含而不放的气息了。
他几乎可以肯定,在血池内应该有什么东西存在。他以符眼术扫了一眼,但只能看到一个狰狞的轮廓。
就在这时,北河有所感应的,看向了水池的边沿。
在他的注视下,一个高大的人影就缓缓显现了出来。
北河没想到对方就在水池边,但是他丝毫都没有发现。
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古姓修士以强悍的神识之力,将自身遮掩,而北河以神识之力催发的符眼,要找到这神识之力远超他的神念族修士,就极为困难了。
这时他看向对方,将其上下一番打量。
只见这神念族修士身高足有一丈,她的四肢和身躯略显得有些消瘦,但是一只头颅却硕大无比,几乎占据了身高的三分之一。
不止如此寸发不生,而且没有双耳,鼻子也只是两个小孔,另外也没有嘴的存在。唯独惹人注意的是,这神念族修士的脑袋上,有一双拳头大小的呆滞眼珠,此刻略显木讷的注视着他。
神念族修士的五官灵觉,其实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他们的神识,是天生的强悍,而以强悍的神识,能轻松的代替五官的感应。
看到此人的真容,北河只是略有些新奇,而后就向着此人拱了拱手,并含笑道:“这位就是古道友吧,在下陌都,久仰了。”
听到他的话,古姓修士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手指掐动,随之北河就感受到他身后禁制开启的入口关闭了。
不着痕迹的看了身后一眼,他就淡然的收回了目光。
“陌道友,不知道那位桑前辈引荐你来此地,是有什么事情吗。”只听古姓修士道。
而此人说话的方式,依然是以神识传音。
至于她口中的桑前辈,就是地精族老妪。
天演成神
对此北河早有说辞,只听他道:“既如此,那在下也不周旋了。实不相瞒,在下跟桑前辈结识,是因为在一场交易会上,在下想要求购一只高阶的禁念盘,外加幻散毒丹这种东西。而恰巧在下手中就有桑前辈需要的宝物,桑前辈就从在下这里,用古道友的下落,交换了她所需之物。”
北河的话音落下后,古姓修士古怪的看着他。
而因为此人形态木讷,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尊纹丝不动的木雕,细看之下,在这间昏暗的密室中,还有些渗人。
“你是说,你是冲着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来的了!”好片刻后,才听此人问道。
“的确如此!”北河颔首点头。
“嘿嘿嘿……”古姓修士一笑,“陌道友需要这两样东西,而且还指明了高阶禁念盘,应该是打算用来操控某种高阶灵虫的吧。对此我倒是极为感兴趣,不知道陌道友可否将那高阶灵虫拿出来看看呢!”
北河眉头一皱,“古道友虽然所料不错,但是如果那灵虫已经在我手中,在下又岂会来此地,找你要禁念盘和幻散毒丹呢。”
闻言,古姓修士木讷的眼珠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思量之色,只因北河所说并非没有道理。
这时又听她道:“那不知道陌道友想要收服什么灵虫呢!”
这一次,北河的脸色就微微一沉了,“古道友是不是问的有点多了。在下是来找你交换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的,可不是来让你打探消息的。”
见此,古姓修士眼中有两道不易察觉的冷芒闪过。北河不过区区无尘初期修为,主动送上门来,还敢这么豪横。
但是修为能够到他们这一步,可没有一个是傻子,北河既然敢找上门来,而且还敢踏入她布下的阵法中,必然也是有所仰仗。
助理媽咪:總裁爹地,乖乖投降
而紧接着,她就微微一笑,她似乎发现了北河的仰仗和底气所在了,应该就是此刻出现在阵法之外的另一个无尘期修士。
一念及此,此人心中讥讽一笑的同时,还是开口道:“不知道陌道友打算用什么东西,来跟我交换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呢。你应该知道,这两样东西的价值可不菲,而一般的东西我也看不上,必须拿出一点能够打动我的宝物来才行,否则只能让你白跑一趟了。”
闻言北河吸了口气,露出了一抹颇为自信的笑容,只听他道:“一般的东西古道友看不上,不知道古道友可听说过龙血花此物呢。”
“龙血花!”
古姓修士神色一动,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蓝色水池,而后又看向北河问道:“你有龙血花?”
北河将此人的举动尽收眼底,对方似乎在祭炼什么生灵,而龙血花此物,可是有一定的几率,让灵兽以及魔兽的血脉之力觉醒,所以就能够想象,龙血花对于眼下的此人,多么的具有吸引力了。
心中如此想到时,只见他点了点头,“不错,在下的确有龙血花,而且还是成熟体的龙血花。”
“嘶!”
拐個道士做老公
北河话音一落,古姓修士的淡然之色消失不见,只见此人微微抽了一口冷气。甚至北河还能看到,对方呆若木鸡的身形,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看来龙血花对于此人来说,吸引力比他想象中的更大。
不过这一刻北河看着面前的此人,心中的警惕莫名更甚了,暗道对方不会因此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吧。
(订阅下降的好厉害,希望在外站看的道友,能够多多支持一下正版吧!)

5i91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人魔之路 愛下-第1040章 迅猛出手(求訂閱)分享-1nfnx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嗖……嗖……”
这一日清晨,元魇城外两道人影,从城门激射而出,向着某个方向疾驰掠去。
这二人一个是十八九岁的少女,还有一个则是面容阴翳的耄耋老翁。二人正是冷婉婉还有北河。
此刻的二人,一路向着正北方激射,速快之快,片刻间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尽头。
“因为对方并非是在城池中,所以传送阵不太方便。此行路程,需要三个月左右。”
这时只听北河向着身侧的冷婉婉开口道。
“那一来一回应该要大半年,时间上倒也绰绰有余。”冷婉婉道。
北河微微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侯門醫
“对了,对方不在城中,又在什么地方呢!”思量间冷婉婉开口问道。
“那地方叫百毒沟,其中遍布各种毒虫,平日里即便是无尘期修士要踏入,都会受到诸多毒虫的严重阻挡,若是不小心谨慎,有着阴沟里翻船的可能。而此次我要找的,是一个神念族修士,对方精通驱虫还有御兽一道。”
“神念族修士……”冷婉婉神色微动。或许常人不知道,但是神念族可是跟她所在的族群一样,乃是驻守混沌之初外的几个种族之一。
虽然神念族修士人数不多,但是每一个神念族的修士,在驾驭灵兽或者灵虫之后,面对同阶修士,以一敌三不在话下。
倒是没想到北河要找的人,会是一个神念族修士。
思量间就听她道:“既如此,那我们就加快速度吧!”
“好!”
对此北河当然没有异议。
接下来二人将遁速一提,化作了两道模糊的长虹消失。
两个月后,北河二人出现在了一片广袤无垠的绿色草原上空。他们已经赶了一大半的路程,应该还有月许不到的时间,就能够赶到目的地。
不过这时的北河,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甚至目光时而就不着痕迹的望向身后。
一路走来,他始终有一种被人跟踪的感觉。
而且不但是他,就连他身侧的冷婉婉亦是如此。
紳男勝女,窩在一起
此时二人相视一眼,并默契的点了点头。
蓦然间,只见冷婉婉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下一息,此女的身形就从北河的身侧消失不见了踪影。
至于北河,在冷婉婉前脚消失之际,施展了力行真诀中隐匿身形的秘术,身形亦是从原地消失。
校草霸愛:丫頭,不許逃!
二人相继消失之后,广袤的绿色草原上,除了轻风吹拂,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两人消失后,直到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只听一声冷哼突兀的响起。
“哼!”
话音落下后,一道人影缓缓从原地显现。
仔细一看,这是一个手持拂尘,容貌俊逸无比的青年道士。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玄真子。
愛上傲嬌大小姐
玄真子在现身之后,目光扫了扫他的左右两侧,而后轻笑道:“二位道友不用藏了,出来吧。”
其话音落下后,只见他左右两侧两道人影,由虚而实从半空显现了出来。正是之前消失的冷婉婉还有北河。
此刻的两人一左一右,将玄真子给夹在中间。并且在看着他时,脸上的神情可不怎么和善。
尤其是北河,眼中的还有凌厉和杀机浮现。
在他看来,玄真子应该是冲着他,准确的说是冲着他身上澹台卿来的。
但是这一次他却想错了,玄真子只是讶然的看了北河一眼后,就将目光看向了冷婉婉,并道:“这位仙子还真是眼熟呀!”
闻言冷婉婉有些讶然,因为她可不认识玄真子,也不记得曾几何时在哪里见过此人。
玄真子话音落下后,北河心中微微一跳。
当年在南土大陆上,他将洞心镜给夺到手之后,可是当着一大群元婴期修士的面,带着冷婉婉遁入了充斥着法则之力的星云中。
玄真子当年或许没有亲眼看到冷婉婉,但是事后或许通过了其他人的口中,甚至是搜魂,得知了他带着冷婉婉逃遁的一幕。
他经过千眼武罗吐息,改变自己的容貌和气息后,玄真子认不出来,可是这些年来冷婉婉的容貌没有丝毫的变化,玄真子一眼认出来了倒也不奇怪。
“你是何人!为何会跟着我二人!”
听到玄真子的话后,冷婉婉沉声说道。
“仙子不认识贫道也正常,不过贫道对于仙子的事迹却是有所耳闻。”玄真子微微一笑,笑容莫名的给人一种亲切感,让人心中下意识就会对他生出一种信任。
奇女子之傾世紅顏
话音落下后,他又继续道:“仙子不认识贫道,但想来应该认识一个叫北河的人吧?”
这一次,玄真子话音一落,冷婉婉美眸微微眯了起来。
但她没有多看一眼不远处的北河,目光始终落在玄真子的身上,只听她道:“你到底是谁!”
“呵呵……贫道玄真子,乃是人族修士。”玄真子道。
“玄真子?”冷婉婉喃喃,心中也在仔细的回忆着这个名字。
下一息,她就陡然想到,当年在南土大陆上的时候,北河曾经给他提起过这个名字。
只听她试探着问道:“你是古武修士?”
“嘿嘿嘿,看来仙子似乎听闻过贫道的名号。”玄真子道。
“哼!你一路跟着我干什么!”只听冷婉婉开口。
闻言玄真子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一路跟着仙子,只是想打听一下那位北河北道友的下落。”
“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冷婉婉讥笑。
眼前的玄真子不过无尘后期修为,所以她心中没有丝毫的忌惮和惧意。
“贫道知晓,那位北道友就在眼下的万古大陆上,而当年在南土大陆你二人可是情意绵绵,想来眼下仙子之所以会出现在了这万古大陆,十有八九就跟那位北道友有关吧。”玄真子道。
说话时,他也始终都没有看不远处的北河一眼,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要找的人,其实就在他的眼前。
这其实是因为北河的容貌气息被大大改变的原因,所以他根本就认不出来。
而这一次,冷婉婉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回答。
“嘶啦!”
只听一道让人心惊肉跳的撕裂声响,陡然从玄真子的后背传来。
一杆矛头乃是法则之力凝聚的银色长矛,被北河单手握住了末端,而后向着玄真子的背心捅刺而来。速度之快,眨眼就到了玄真子身后一丈。
赫然是北河趁着玄真子跟冷婉婉交流之际,选择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还是偷袭,外加祭出了他手中威力最大的那件天尊级法器。
天使神劍 古嶽浪子
仅此一瞬,玄真子脸色大变,因为刹那间他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生死危机。
“嗡!”
与此同时,在北河出手的瞬间,冷婉婉翻手就取出了那杆古朴的木杖。
体内法力催发之下,木杖顶端的蓝色珠子光芒大涨,照耀在了玄真子的身上。
霎时,玄真子的身影当即被蓝光给禁锢在了其中,让他有一种无法动弹的感觉。
一时间此人翻手就要从储物戒中取出某种宝物的动作,也为之一顿。
妻無戲言 香彌
“噗!”
接踵而至的,就是一道清晰的利剑入肉之声。
魔神槍皇系統 燃燒飛鷹
北河手中的法则之矛,没入他的背心后,从前胸捅了出来。
还能看到一缕缕法则光丝,从矛头上弥漫,以玄真子的胸膛为中心,向着四方弥漫。

v1k1s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人魔之路 ptt-第1029章 進去就進去(求訂閱!)讀書-il039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嗯?”
比起澹台卿的错愕,北河的心中的错愕更甚,因为他没想到仅仅是叫了对方的姓氏,澹台卿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一念及此,他三角眼微微眯了起来。如今的他身份可不敢暴露出去,这让他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澹台卿虽然在当年的修行之路上,帮了他一些忙,但是恩惠和他的小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这时澹台卿也看到了北河眼中的杀机,这让她内心再次紧绷起来,暗道这么多年过去,北河莫非心性大变,对熟人都无比狠辣了不成。
而当看到北河满脸褶皱,三角眼中寒光闪烁的阴冷样子后,她觉得应该不会有错了。
而且根据她以往的经验,她所碰到外貌和北河相差无几的人,一般心理都较为变态。
尤其是再一想到刚才北河竟然撕碎她的衣衫,澹台卿对此更是确凿无疑了。
另外,北河认出她来,却没有跟她相认,而是用阴狠手段来逼迫她,这让澹台卿怀疑,莫非北河有什么见不得人秘密,所以才不敢将身份暴露在她面前。
也正因如此,北河将容貌都给大大改变了一番,变成了一个耄耋老翁。
至于北河有什么秘密,不用说也是洞心镜了。
此女心中念头转动之际,竟然将事实给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一念及此就听她道:“你……你要干什么!再怎么说当年本姑娘也给予了你不少的恩惠,莫非你想恩将仇报不成!”
闻言北河吸了口气,将眼中的杀机给收敛了起来,看向澹台卿微微一笑,“不知道澹台仙子是如何认出北某的呢!”
当看到北河脸色的神情缓和了几分,澹台卿内心稍稍一松,只听她道:“本姑娘离开南土大陆这些年来,都是以假名示人,你叫出了我的名字,定然就是南土大陆上的旧识,加上还修炼了冥炼术,很容易就猜出是你了!”
北河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使得他的身份暴露了。
思量间他心神一动,冰封的空间便缓缓的解冻,罩住密室的精魄鬼烟收缩而回,没入了他的袖口。
萬象神眼 為刀癡狂
不止如此,在他一招手之下,禁锢银甲女子的大网也被收了回来。
见状澹台卿一愣,而后就如释重负的甩了甩酸痛的手臂。
北河转过身来,向着洞府中的一张石桌走去,在澹台卿的注视下坐了下来。
澹台卿有些疑惑,不知道北河要搞什么鬼。
这时就听北河道:“澹台仙子,不如你我二人坐下来谈谈如何。”
澹台卿心中念头转动之下,最终还是向着北河行去,坐在了她的面前。而她的那具无尘期炼尸,则走到了她的身侧矗立着,双目略显警惕的看着北河。
见此北河微微一笑,对此极为满意。
若是澹台卿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掉头就逃,那他恐怕就真会考虑狠辣一点了。此女既然坐了下来,那对于他肯定还是有些信任的。这让北河心中的杀机,都消退了不少。
这时就听他看似打趣道:“澹台仙子离开南土大陆,就用了假名,莫非跟北某一样,身上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所以害怕被人发现。”
“你想多了,本姑娘能有什么秘密。”澹台卿摇了摇头,矢口否认道。
不过从她的眼神中,北河却是看到了一抹稍纵即逝的闪躲。
看来跟他所想的一样,澹台卿身上应该也有什么秘密。不过在他看来。跟他手中的时空法盘相比较,澹台卿手中的秘密就不值一提了。
对此他虽然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多问。只听他话锋一转,“澹台仙子似乎中了血毒呀!”
“如你所料,的确中了血毒。”澹台卿点头,而后又道:“不止如此,眼下还在被人追杀,只敢躲在这元魇城,祈祷对方不敢杀上门来。”
北河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并稍微施展了一下感灵术,而后他就发现了澹台卿竟然有着脱凡后期的修为。这一点,可比同为南土大陆上的天纵奇才赵天坤强不少。
而且以脱凡期修为,还能掌控一具无尘期的炼尸,这也是不简单的。
不过一想到此女本来就出身专门走炼尸一道的天尸门,对此他又释然了。
“姓北的,你怎么也会出现在这元魇城?”这时只听澹台卿问到。
“北某出现在元魇城,是为了躲避万古门的追杀而已。”
“躲避万古门的追杀?那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还敢跑到元魇城来?”澹台卿就像是看待一个傻子一样看着他。
“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北某走投无路,也只有出此下策了。”北河道。
棄後謀紅妝(全)
“那你为何会被万古门给追杀?”澹台卿看着他,一副极为感兴趣的样子。
“怎么,你确定你想知道吗?”北河反问。
“这……”澹台卿一愣,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那还是算了吧,我怕知道了你杀人灭口!”
话到此处,澹台卿还将北河给上下打量了一番。数百年不见,北河竟然有了无尘期修为。而且其实力之强悍,就连她身侧的炼尸都不是对手。
一看到北河苍老的模样后,此女淡淡道:“不过还是你当年的样子看起来好看一点,眼下也着实阴森了一些。”
北河不以为意一笑,“一具皮囊而已,我等修士以修行为重,又岂会在乎。”
说完后,他看向澹台卿似笑非笑道:“对了澹台仙子,现在可以将那冥炼术相互吞噬需要施展的秘术,告诉北某了吧。你放心,北某不会对你下手的。真要动手的话,刚才就将你拿下,搜魂后北某一样能知道答案。”
如果愛,請深愛 六月潯
对此澹台卿陷入了思量,一时间没有回答。片刻后她吸了口气,而后就点头道:“好!”
格林狼叔,抱抱
接下来,她就告诉了北河,有关于冥炼术之间相互吞噬的具体情形。
听完她的话,北河只觉得啧啧称奇,没想到还有这种秘术。
他好奇之下问及了澹台卿,是否有吞噬过其他修炼了冥炼术修士的神魂。而此女告诉他,还真有。
那时的澹台卿还是脱凡中期修为,吞噬了跟她修为相当一个修士的神魂后,其神识之力还有精神力,足足涨了一成。
妖鼎
一成,看似不多,但是细想之下,只要吞噬一个跟自己修为相当,并修炼了冥炼术的人,神识以及精神力就大涨一成,那么吞噬十个,就能大涨一倍了。
又将心中的诸多不解,向着此女提出来后,北河终于了然。
就在这时,他看向澹台卿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接着翻手就取出了一物,那是一面造型古朴的古镜,此物正是时空法盘。
“这是什么?”
看到北河手中的古镜后,只听澹台卿问道。
北河含笑道:“此物叫时空法盘,也就是洞心镜。”
“洞心镜!”
澹台卿极为讶然,更是盯着北河手中的古镜仔细打量。这件宝物,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紧接着,她就有些疑惑的看着北河,而后道:“姓北的,你将洞心镜拿出来给本姑娘看,是什么意思。”
“我想告诉澹台仙子,此宝乃是一件空间法器,内部空间大得很!”
“然后呢?”澹台卿狐疑更甚。
“然后北某想请你进去坐坐,毕竟眼下你知道了北某的身份,还知道我就在元魇城,为了小心起见,北某只有先将你带在身边一段时间了。”
“你……”澹台卿恼怒的看着他。
不等她开口,北河有继续道:“若是仙子不愿意的话,那说不得北某就只有狠辣一点了,到时候做出什么诸如灭口之类的极端事情,还望澹台仙子不要心生怨恨,毕竟北某也只是想要自保而已。”
澹台卿银牙紧咬,只见她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向北河怒目而视,道:“进去就进去!”

bkkuu火熱都市小说 人魔之路 起點-第1027章 尋跡而至(求訂閱)-c6xuq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冥炼术,是北河当年在南土大陆上,还是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时,用师弟陌都,从天尸门太上长老手中交换而来的。
此术无法施展什么实质性的攻击或者防御神通,但是却能够强大自己的精神力,增强自己的神识,以至于记忆力都会变得超乎寻常的强悍。
他也是仗着此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给他的修行带来了诸多的便利。
而冥炼术除了修炼速度缓慢之外,这些年来,北河倒也没有发现此术有何不妥。
他是没有想过,冥炼术竟然还能生出某种奇特的感应。
不止如此,就在那种奇特的感应刚刚生出来,并让北河警觉之际,突然间又消失了。
一连两次的相同表现,让北河当即变得越发警惕。
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万古门的高阶修士发现了他,应该仅仅是冥炼术自身的原因。
在他看来,或许是有什么能引起冥炼术感应的宝物,或者是能引起冥炼术波动的人,就在他所在这座矮山的上方。
沉吟间北河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而后看向身侧的银甲女子含笑道:“老夫先行告辞了。”
说完后,他便拄着拐杖,一路向着山下行去。
看着他的背影远去,银甲女子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好片刻后她才收回目光,而后向着矮山的山峰上行去。
不消片刻,她就来到了一座洞府前,而她还没有来得及有何动作,洞府中的主人仿佛已经感知到了她的到来,只见洞府的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银甲女子对此并不觉得奇怪,迈步就踏入了其中,接着洞府的大门又无声的关闭。
踏入洞府后,银甲女子径直向着一间密室行去。当她来到近前,密室的大门也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此女再次踏入其中。
这时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在密室当中的石床上,盘坐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裙,容貌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少女。
此女有着一双大眼睛,乌黑的眼珠转动间,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只不过这时的她,脸色却有一种不正常的殷红,浑身的气血也起伏不定。
黑裙少女保持着手指掐诀的动作,眼看银甲女子到来,她掐动法决的动作一变,随之其体内一股剧烈的波动荡开。
“哇!”
馭靈主 當木當澤
黑裙少女张嘴之下,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只是仔细一看,她的鲜血赫然是黑色的,方一喷出口,落在地上后黑色鲜血还在自主蒸发,发出了一阵呲呲之声。
同时一股淡淡的黑烟冒了出来,弥漫在整个密室中,使得密室中都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道。
对此银甲女子视而不见,她走上前来,将手中从北河手里交换而来的两仪丹给奉上。
我的師弟是九尾狐
看到银甲女子手中的玉瓶,黑裙女子一把将其抓过,扒开瓶塞后,倒出了其中的那一粒黑白二色的两仪丹。
随着丹药在掌心滚动,此女眼中非但没有高兴,反而露出了一抹浓浓的警惕。
“对方真是无尘期修士?”
这时她抬头看着银甲女子,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货真价实。”银甲女子点头道。
闻言黑裙少女陷入了沉吟,接着她就将手中的两仪丹,翻来覆去的检查了起来。过程中她不但以神识查看,而且还用来一种灵液,来检测这枚两仪丹的气息是否有问题。
最终她又用了一面古镜,照耀在了两仪丹上,查看其内部有没有禁制手段之类的。她之所以落得眼下的下场,就是因为服用了别人给的丹药,因此可不想重蹈覆辙。
罪女成妃
直到好片刻后,她脸上才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神情来,因为从她的检测来看,这枚两仪丹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这样的话,反倒让她越发的疑惑了。
因为她怀疑北河修炼了冥炼术,所以这一次是特意冲着同样修炼了冥炼术的她来的。所以才想办法靠近了银甲女子,并交换给了银甲女子一粒两仪丹,从而好在丹药上动手脚,轻松拿下她。
但是一听到北河是无尘期修为,因此要对付她这个脱凡期修士的话,只要趁着银甲女子不在,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她又有些怀疑了。
重生之人工智能
所以现在看来,北河用两仪丹换取那尸解化元大法,的确只是对这门术法神通感兴趣而已。
氣破鴻蒙 瀟夢哲
至于北河修炼了冥炼术,那应该只是一个巧合。
不过这依然让黑裙少女内心,生出了十二分警惕。只见她一挥手,一具金色的棺椁就被她祭了出来,并凌空大涨,轰隆一声落在了地上。
随着棺盖的翻飞出去,一侧的银甲女子有些疑惑,但还是闪身踏入了其中。接着,黑裙少女就将金色棺椁给收了起来,并身形一动,离开了洞府。
虽然不知道北河到底是冲着尸解化元大法,还是冲着她来的,黑裙少女都准备先离开眼下的此地。
不过这时她却没有发现,在她手中的玉瓶底部,有一滴小小的血珠。而这一滴血珠,赫然是北河施展的血神晶丝,他能够凭借此物循迹而来。
当黑裙少女再度出现时,已经在元魇城另外一个方位的一座品阶更高的洞府中了。
此刻她挥手祭出了那具金色棺椁,从中放出了银甲女子。
当看到出现在了另外一座洞府后,只听银甲女子道:“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黑裙少女就道:“刚才跟你交换两仪丹的那位,修炼了冥炼术!”
“什么?”
银甲女子一惊,而后道:“那两仪丹有没有问题?”
“应该没问题,”黑裙少女摇头,而后道:“应该只是一个巧合。”
“此事可大意不得,”银甲女子道,“修炼冥炼术的人,相互之间只要吞噬了对方的神魂,都能让精神力和神识大涨,万一他……”
话到此处,银甲女子顿了下来。
而黑裙少女则明白她的意思,只听此女道:“此地在元魇城,加上有你的存在,他即便是想打我的主意,恐怕也而不敢立刻动手。”
“那对方给的丹药……”这时又听银甲女子道。
闻言黑裙少女再次取出了那只玉瓶,而后放在了面前。
她已经查看过了,丹药应该没有问题。
“嗯?”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间她美眸一凌,当中遍布冰冷的寒光。因为她神识一扫之下,发现在玉瓶的底部,竟然有一滴小小的殷红血珠,而且从此物上,还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法力波动。
仅此一瞬,她心中警惕大起,没想到她没有在丹药上查出什么,但是玉瓶却被人动了手脚。
混沌元天錄 鬼刀刀
“谁!”
与此同时,银甲女子一声低喝,看向了二人所在洞府的一处角落。
“嘿嘿嘿……”
而她话音一落,只见角落的地面金光一闪,而后一道人影从地底遁了出来。
仔细一看,来人正是之前离开的北河。只是这时的他,容貌看起来更加年轻一点,这赫然是因为他恢复了些许魔元,从而方便施展金遁术的原因。
出现后,他只是看了一眼银甲女子,而后目光就落在了黑裙少女的身上,并将她上下打量一番。
数百年不见,澹台卿除了容貌变成了二十出头,以及眼下气色不怎么好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gqxd6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第1026章 冥煉術的感應(求訂閱)-sfq5c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银甲女子离开交易会后,一路在街道上慢步行走着,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
北河则跟在对方的身后,并没有隐匿行踪的意思。
而后他就看到,银甲女子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座矮山的山脚下。这座矮山上,是一座座供修士租赁的洞府。由此可见,这银甲女子应该是在此地租赁了一座洞府。
不过当他一路跟着对方来到矮山的山脚下时,银甲女子却停了下来,并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北河的身上。
银甲女子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当看到跟随她一路走来的,是一个修为跟她相差无几的人族老翁后,只见她柳眉微蹙,神色略显不善道:“这位道友,一路上跟着小女子来到此地,不知道有何贵干呢!”
錦瑟問 杜娘
闻言北河并未回答,因为此刻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跟他隐隐相连的心神感应。只是就在他仔细去感受的时候,那股心神感应又突然消失了。
邪魅魔君 落寞年華
这让北河心中生出了一丝疑惑,以及一丝警惕。
“这位道友!”
就在这时,前方的银甲女子的一句话,将他的心神给拉了回来。
北河回过神,看着此女时一阵啧啧称奇,因为即便是相隔如此之近,他也并没有察觉到对方身上的尸气,而且这银甲女子神情跟寻常修士一般无二,不知道的话,是绝对无法看出她炼尸之体的。
左右看了看,接着北河就微微一笑。银甲女子其实早就察觉到了他的跟随,此刻故意将他给引到了山脚下一处较为偏僻之地来。
这时就听他道:“呵呵……老夫跟着仙子,其实是对仙子手中的那门名叫尸解化元大法的神通感兴趣。”
“既然对此法感兴趣,为何之前在交易会上不站出来,却要一路尾随至此,道友的举动会让小女子警惕万分呀!”
“仙子想多了,老夫若是图谋不轨,又岂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跟着你,而且此地还是在元魇城中。而之所以在拍卖会上没有站出来,是因为老夫手中并没有仙子所需的驱煞丹。”
“哼!”银甲女子一声冷哼,“既然没有小女子所需之物,那道友现在跟着小女子,又有什么意义呢!”
天使派了個EXO來拯救我 霧都孤兒
“非也……”闻言北河却摇了摇头,并道:“不如你我二人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如何,仙子放心,老夫定然不会浪费你时间的。”
“哦?”
这一次,听到他的话后,银甲女子有些惊讶了。
思量间此女道:“此地可以租赁洞府,我等去租赁一间洞府来商议你看如何!”
“如此甚好。”北河对此极为满意。
现租赁一间洞府,双方都不用担心对方会布下什么陷阱之类的了。当然,这种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而当两人再度出现时,已经在矮山山腰上的一间洞府内了,并相对而坐在一张案几前。
让北河无语的是,租赁的洞府的灵石是他掏的。用银甲女子的话来说,那就是他有事相求,所以灵石自然应该他来掏。
火藍刀鋒續 海中的魚
“道友有什么就直说吧,希望你可不是在浪费我的时间。”这时只听银甲女子直言不讳的说道。
闻言北河淡淡道:“放心吧,老夫可没有那个闲工夫。”
说完后又听他道:“不过在此之前,老夫有一个问题想要先问问。”
“但说无妨。”银甲女子抬了抬头。
“仙子之所以要驱煞丹,应该是为了解除血道禁制的吧?”
“这是自然。”银甲女子并未否认。
別鬧!我的大魔王 奇露亞
说完后,此女却看着他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之色,“怎么,道友莫非还想打我什么主意吗!”
北河无语摇头,并道:“如果是的话,老夫虽然没有驱煞丹,却有效果比起驱煞丹更胜一筹的两仪丹。”
“两仪丹!”
北河话音刚刚落下,银甲女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他时眼中满是震色。并且紧接着,这一抹震色就变成了浓郁的惊喜。
“道友手中当真有两仪丹?”只见她看着北河,神情略显激动的问道。
“老夫早就说过,没有闲心来浪费你的时间。老夫说有,自然是有。”
银甲女子激动之情更甚,而后道:“若道友真有两仪丹,那小女子可以立刻将那门尸解化元大法交给你。”
“既如此,那仙子就先拿出来看看吧。”只听北河道。
闻言银甲女子却有些迟疑,但紧接着她就一翻手,取出了一枚玉简,并放在了二人面前的桌面上。
见状北河将玉简拿起来,当着银甲女子的面,就贴在了额头查看了起来。
都市奇人錄 杏林春暖
银甲女子没有打扰,而是静等在原地。
只是小片刻,北河就将贴在额头的玉简给拿了下来,并看向了银甲女子含笑点了点头。
这术法神通跟银甲女子所说的相差无几,按照其上的描述,的确可以将高阶尸身给分解,化作精元融入炼尸体内,从而提高炼尸的修为。
“道友满意就好,若是可以的话,我等就直接交换吧。这枚玉简中只是大纲,小女子可以立马将详尽的原版给你。”
“不急,”北河却摇了摇头。
见此银甲女子眉头一皱,不知道北河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又听北河道:“这术法神通要施展的话,需要以跟被分解的尸身,相同属性的五行之力来炼化。而之前老夫听仙子说,如果想要分解天尊级的尸身,需要一定的条件,不知道是什么条件呢。”
“天尊级的尸身?”银甲女子怪异的看着他,没想到北河还会问这种问题,而她可不认为北河手中有天尊级修士的尸身。
但她还是道:“如果要分解天尊级修士的尸身,需要用到五行之宝,才能将其肉身通过五行循环之力给分解。因为天尊级修士的尸身,已经达到了肉身不灭的程度,一般的办法可不行。”
“五行之宝……”北河喃喃。
这种级别的宝物,通常只有法元期修士能够炼制出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不过只要他的五光琉璃塔祭炼完毕,此宝就是货真价实的五行之宝。
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北河道:“好,此术我换了。”
闻言银甲女子大喜,而后她再次取出了一枚玉简。
这一枚玉简的体积,明显比刚才那枚更大一些,品阶也更高。
可就在北河准备将玉简从对方手中接过来时,银甲女子却将手收了回来,看向他道:“道友是不是可以先将两仪丹给我看看呢。”
穿到星際當花匠
闻言北河先是一愣,呵呵一笑之后,就翻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只精致的丹药瓶,并放在了二人面前的桌面上。
银甲女子立刻将丹药瓶拿起来,打开后向着其中望去,而后她就看到瓶底有一粒黑白二色的丹药。
此女将其倒出来,放在了面前嗅了嗅。从这一粒丹药上,她感受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
“果然是两仪丹!”只听银甲女子略显激动的说道。
只听北河道:“仙子可以将尸解化元大法的正片给我瞧瞧了吧。”
黑色家族的秘婚:魅寵7分77秒 絳美人
银甲女子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激动后,将手中的玉简放在了二人的面前的桌面上。而后她就再次仔细的检查起了北河给她的那枚两仪丹,此物事关重大,可容不得一点闪失。
北河将玉简贴在额头仔细查看,这一次他用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将此术给查看了一遍。
将玉简放下后,他看向了银甲女子道:“不错不错……”
“既如此,那就合作愉快了!”
银甲女子向着他抱了抱拳,接着就将丹药放回了玉瓶,并将其收了起来。
接着二人又寒暄了几句,而后就起身离开了洞府。
不过就在他踏出洞府大门的刹那,之前那股跟他之间的感应,再度出现了,而且北河还有一种双方相隔极近的感觉。
不止如此,这一次他清楚的感受到,那是他所修炼的冥炼术,生出的奇特感应。
仅此一瞬,他心神就微微紧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