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rl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野蠻與文明 起點-第一千零三十七章、純粹的玩家戰爭(四)二合一推薦-rtvp8

網遊野蠻與文明
小說推薦網遊野蠻與文明
与叶子青等人的兴高采烈不同,返回本阵的宁远阴沉着一张脸,就差将不爽两个字直接写在脸上了。
“老大,你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不就是玩近身肉搏战吗?
你放心,就凭咱们这些兄弟的本领,绝对打得叶子青那群小白脸哭爹喊娘。”
看到宁远一脸的不爽,以为宁远担心战事的李建立刻出言安慰。
與狼共枕
“你个蠢货,今天晚上罚你去值夜。”
瞥了一眼还没反应过来的李建,宁远直接给了对方一个小小的惩罚。
“我之所以不爽,倒不是因为担心战事会对我们不利,而是不爽我们这么多人都被叶子青那个混蛋给耍了。
刚才都哪些人开口大骂叶子青来着?
燕青,你将这些人的名字都给我记下来,罚他们一个星期不许吃肉。”
“老大,我们刚才是想替你出气啊,你不能这么对我们。”
“是啊,老大,你不能好赖不分啊,刚才我们可都是为了替你出头。”
“老大,我们是知道你有碍于身份,不好意思开口骂人,所以我们才主动代劳的,你这样做是恩将仇报啊!”
雪滿弓刀
……
听到一个星期不让吃肉,刚才对叶子青破口大骂的玩家们顿时就急了。
精靈之外掛大師
现在的他们可以说是无肉不欢,要是一两天不吃肉还能坚持下来,一个星期对于他们实在是太长了。
特别是在别人可以吃,而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的情况下,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比直接杀死他们还要残忍。
“都给我闭嘴!”
见玩家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进行诉苦,宁远立刻发出了一声大吼。
待众人全都闭上嘴巴后,宁远沉声说道:“要不是考虑到你们的出发点是好的,老子早就将你们关禁闭了。
你们这群混小子,你们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们,老子才不得不答应对方提出的条件,将我们所有的远程攻击手段都给废掉了。
本来老子都准备反悔了,结果你们被叶子青那个老白脸一激将,就全都忍不住跳了出来。
茶花女
要不是为了顾及到你们的面子,你们以为老子会同意叶子青提出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这个老白脸是真TMD阴险,以后你们都给我记住了,遇到北伐联盟的那群老油条,千万别跟他们废话,打得过就直接动手,打不过就赶紧跑,不然说不定就被他们给绕进去了。
不行,光是惩罚你们一个星期不吃肉根本就不能让我解气,这样吧,现在不是有每天杀敌的战功系统吗?
燕青,将刚才那些开口坏事的家伙都统计出来,然后每天检查一遍他们的战功系统,看看他们都击杀了多少敌方的玩家。
如果他们每天击杀的敌方玩家的平均数量要是少于五个,将来的银都之战就将他们全部剔除在外,一个人都不准去。”
“行,老大,你就放心吧,这群混小子平时都被你给惯坏了,我早就想收拾收拾他们了,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偷偷放水的。”
看到很多玩家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燕青一脸的幸灾乐祸。
“好了,都别TM给老子装死了,今天我们被叶子青那个老白脸摆了一道,一会儿你们就在战场上给我将面子找回来。
你们也都听到了,如果答应了,这次的直播收入就全都是我们的,这可是一比十分可观的收入,正好用来填补我们神鹰帝国国库的空虚。
为了打赢这场战争,从身体和心理上彻底摧垮敌方玩家的心理防线,我已经命人将日本岛、台湾岛、海南岛等地的特产都源源不断的运送了过来,给你们提供最好的后勤保障。
总之,打赢了,所有人都吃香喝辣的,等以后统一了华夏区,老子就带你们去世界各地去欺男霸女。
要是打输了,哼哼,后果你们自己去想,到时候别说是喊我老大了,就是喊我老子,我也不会再心软了。”
与其他人给士兵们加油打气的方法不同,宁远给腾龙军玩家加油打气的方法非常的独特。
他知道腾龙军的玩家们都是有真本领的,士气也绝对不会差,但就是所有人都太骄傲了,所以他必须要提前给予他们一些警告,免得到时候他们杀疯了之后,会干出一些混蛋的事情来。
“虽然说骄兵不一定会必败,但你们不要忘了,天空上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们呢。
如果你们要是表现拉胯,被有心人给记录下来,传到论坛上鞭尸,丢了我们腾龙军的脸,那到时候你们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将你们直接踢出腾龙军。”
见依然还有玩家心不在焉,宁远立刻用手指指了指天空,提醒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被无数双眼睛注视着。
听到最严重的惩罚是被踢出腾龙军,那些之前还不以为然的玩家们顿时纷纷收起了不以为然的态度,开始重视了起来。
现在他们已经习惯了在神鹰帝国的生活,习惯了享受神鹰帝国给他们提供的各种福利,他们可以接受任何的惩罚,但唯独不能离开腾龙军,因为一旦离开腾龙军,所有的福利待遇就全都没有了。
见腾龙军的玩家们终于开始重视起这场战争来,宁远暗自点了点头,然后大声宣布道:
“好了,所有腾龙军的玩家按照队伍各就各位,一会儿战斗开始后,一切听从你们指挥官的命令,一定要打出我们腾龙军的风采来,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谁才是华夏区真正的NO.1。”
说道NO.1时,宁远的面部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
“放心吧,老大,等这场战争结束后,我们保证想要加入神鹰帝国的华夏玩家会呈井喷式的爆发。
这一战,我们一定会彻底将对方打服,让他们以后再也没有脸去论坛上叫嚣。”
“老大,你不是老跟我们说要杀人诛心吗?
boss爹地,別惹火! 沐七夏
今天我们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杀人诛心。
我们不光要打赢这场战争,还要一举打垮敌人的自信心,让他们以后见到我们就不自觉的感到畏惧。
NO.1我们并不稀罕,因为即便是第一也不一定能够服众,我们要的是以后所有人见到我们腾龙军都感到惧怕。
我们要让敌人知道,在玩家军团之中,我们腾龙军是独一档的存在,我们要高于其他人一个大层次,我们要让他们永远仰视我们。”
“说得好,说的霸气,说出了我们所有腾龙军玩家的心声。
老大,这一战你就不要亲自上场了,给兄弟们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免得那些兔崽子们又要说我们只会跟在你屁股后面捡漏。
这回你也坐在指挥塔上喝酒看戏,享受一把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的感觉。”
……
宁远以为自己就够狂的了,没想到腾龙军的玩家比他还要狂。
听到腾龙军玩家们的豪言壮语之后,宁远直接朝众人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快步走向了指挥塔,准备体会一下腾龙军玩家们口中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虽然腾龙军的玩家们豪言壮语说得宁远都甘拜下风,但他们并没有真的狂妄到目空一切。
作为防守方,他们还是始终秉承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方针,等待着华夏公会联盟的玩家主动冲过来送死。
也不知道是为了烘托气氛,还是为了给更多想要观看现场直播的玩家准备时间,华夏公会联盟的军队在叶子青等人返回之后,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
面对着严阵以待的腾龙军,华夏公会联盟的玩家军队按照不同的种族分为了几个阵列。
分别是由熊人、牛头人、野猪人和虎人组成的高大兽人军团。
由狼人、豹人等敏捷型兽人组成的灵敏兽人军团。
由人族和一些异人种族组成的人族军团。
由精灵族组成的精灵军团。
由矮人组成的矮人军团。
五个军团的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不停的从由腾龙军玩家镇守的阵地前经过,既不主动发动进攻,又不想方法去填平腾龙军阵地前的壕沟,就那么直挺挺的走了过去。
“草,你们是来打仗的,还是来表演队列的,一群大老爷们,比TMD娘们还墨迹。”
“同志们辛苦了。
草,你们懂不懂礼貌啊,你们排队让老子检阅你们,老子都已经跟你们打招呼了,你们倒是放个屁啊,都是哑巴吗?”
“你们这是在给自己寻找一个风水好的埋骨之地吗?
我劝你们还是别费劲了。
我们老大说了,你们活着没有任何的价值,只会浪费粮食,死后要让你们物尽其用。
等你们死后,我们会将你们的尸体全部扔进南溪河,让你们一路漂到太平洋,去为太平洋的渔业发展做贡献。”
……
看到华夏公会联盟又开始作妖,守在阵地前的腾龙军玩家立刻破口大骂了起来。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辱骂,那些被叶子青嘱咐过的华夏公会联盟玩家都始终一言不发,他们就当做是没听见一样,继续整整齐齐的从腾龙军的阵地前走过。
看到华夏公会联盟不立刻发动进攻,而是在己方的阵地前玩起了阅兵表演,宁远额头上的青筋也开始跳了起来。
深呼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之后,宁远立刻对着旁边的李军交代道:“李军,你去告诉各支军队的指挥官,兄弟们爱怎么骂就怎么骂,但谁要是敢私自冲出去,立刻踢出腾龙军,永不录用。”
虽然宁远也猜不透叶子青那群老狐狸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但他知道这肯定是敌人的又一个激将之计。
其目的不是为了引诱腾龙军的玩家们主动杀出去,就是为了挑动腾龙军玩家的情绪,让他们失去冷静。
就连他自己都已经被敌人的这种举动给弄得心烦意乱了,就更不用说在阵地前精神高度集中的腾龙军玩家们了。
所以宁远也不去制止腾龙军玩家们的谩骂,只要他们坚守在阵地上,无论怎么骂都行,但谁要是禁受不住这种挑衅,主动冲出去,那宁远绝对会对他们不客气。
其实宁远本可以不用那么生气的,完全可以笑看敌人在己方的阵地前耍猴。
鳳歌 靡靡之音
他之所以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主要还是因为之前被叶子青给算计的事情。
如果没有之前和叶子青的约定,那么他现在完全可以下令远程军队火力全开,将那些胆敢过来表演阅兵方阵的敌人给射成筛子。
可惜在被叶子青给摆了一道之后,所有的远程火力全都不能使用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在己方的阵地前装X、耍酷。
……
“华夏公会联盟的人在干嘛?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跟个老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
老子都TMD嗑完半斤瓜子了,你们倒是赶紧打起来啊!”
“一看你就是对兵法一窍不通,你仔细看看宁远的那张臭脸,黑得跟木炭一样,估计他现在都快要被活活气死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华夏公会联盟现在使用的正是攻心之计。
叶子青那个老狐狸也不知道怎么糊弄宁远的,竟然主动让宁远放弃了强大的远程攻击手段。
现在华夏公会联盟的军队在那里进行阅兵表演,就是在赤裸裸在对宁远进行讽刺呢,讽刺他不敢使用远程攻击。”
“草,老子可不管什么攻心计不攻心计的,老子只知道我花高价是来看打架的,不是来看阅兵表演的。
我严重怀疑这是你们华夏玩家串通好了的,要骗我们的钱,否则这场战争为什么只对你们华夏玩家进行现场直播呢?
他们要是在这里对峙一天,那老子今天的一百块钱岂不是白花了?
不行,老子不看了,退钱。”
一名花了一百块地球币高价来观看现场直播的外国玩家对于这种对峙的局面十分的不满。
瞥了一眼自己的顾客,那名华夏玩家立刻丢过去了一大包瓜子和花生,劝解道:“汤姆,你先不要着急,我敢用我的性命来保证,这绝对将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现在还只是处于前戏阶段,两支军队之间在进行斗智斗勇,挑动对方的情绪。
我估计他们很快就要打起来了,咱们稍安勿躁,一边嗑瓜子一边慢慢等待。
吹面不寒楊柳風
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好饭不怕晚,等到他们打起来之后,你就会知道你这一百块钱花的有多值了。”
“那他们要是一整天都不打起来怎么办?
我可是听说你们华夏古代的一些将领都十分的有耐心,为了消耗掉敌人的精气神,他们往往都非常的能够忍耐。”名叫汤姆的外国男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样吧,如果他们今天不打起来,晚上我们几个开直播的人就请大家喝个痛快,你们今天交的钱,我们一分不少的都花在酒肉上,大家一起干掉那些买来的酒肉,怎么样?”
那名华夏玩家为了稳定住这些出手大方的顾客,直接给出了一个备选方案,他认为即便是叶子青等人再有耐心,今天也一定会对腾龙军的阵地发动一次进攻的。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他们很快便彻底傻眼了。
也不知道华夏公会联盟的军营中有多少军队,反正这场带有挑衅意味的阅兵演习一直进行到傍晚时分才宣告结束。
在这一整天的时间里面,华夏公会联盟一方一直没有发动任何进攻,而腾龙军也没有主动攻出来。
面对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华夏公会联盟玩家,腾龙军的玩家们骂着骂着便彻底没有了声音。
不是他们不想骂了,而是真的骂不动了,由于一开始没收住,现在很多腾龙军玩家的嗓子都变得沙哑了起来,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喝水都有些费劲。
在不得已之下,宁远只能让人用胖大海和金银花进行泡水,然后给前线的玩家们送了过去。

w753c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野蠻與文明 起點-第一千零一十五章、獸人永不爲奴(三十)三合一,求訂閱分享-91fva

網遊野蠻與文明
小說推薦網遊野蠻與文明
返回地下网络后,狐人少年立刻顺着地道找到了正在指挥兔人们挖掘陷坑的玉辉。
“玉辉叔叔,现在李柯基正率领着虎人军团和丛林象军团离开聚集地呢。
虽然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刚才看到巴斯将军率领着银飞马骑士团飞往李柯基大军的后部了。
我估计一定是敌人的后方发生了什么变故,否则李柯基是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率军离开的。
他现在只留下了猿人军团继续进攻聚集地,面对着那些身手灵活的猿人战士,我们挖掘的陷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我想请玉辉叔叔你能带人去阻击那些想要撤退的兽人军队。
我们虽然无法与敌人进行正面的抗衡,但却可以利用那三道壕沟防线延缓敌人撤离聚集地的速度。
敌人越是着急离开,我们就越是不让他们如愿。
只要我们能够拖住敌人,不让他们离开聚集地,那么战局很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化。”
时间紧迫,狐人少年找到玉辉之后,迅速的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看了一眼不停喘息的狐人少年,玉辉立刻就猜到狐人少年应该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
虽然现在聚集地的下位兽人们都十分的信任狐人少年,但玉辉十分清楚一旦自己答应狐人少年的这个请求后,他们兔人一族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危机。
出于谨慎,玉辉没有立刻点头答应,而是郑重的询问道:“青山,我们去阻击敌人,真的能够帮到巴斯将军他们吗?
你要知道,聚集地是我们这些人的命根子,巴斯将军他们随时都可以从空中离开,而我们却不行。
照现在的情形看,如果那些猿人一心想要烧毁那些粮仓,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他们。
如果聚集地今天晚上注定是要失守,那我们还不如将地道挖到粮仓下面,在敌人烧毁粮仓之前,尽量多抢救一些粮食出来。
如果聚集地最终失守了,粮仓也被烧毁了,那我们就一无所有,只能等死了。
青山,我们虽然不怕死,但聚集地中还有不少的老幼呢,他们如今正躲在地下网络之中。
我们就算是不为自己,也应该给他们留一条后路吧!”
在看到巴斯率领着银飞马骑士团停留在人工湖的对面,不敢重新返回聚集地之后,玉辉对银飞马骑士团的信心一下子就降低了一大半。
他们之前之所以敢于反抗李柯基等人的残暴统治,主要便是因为有银飞马骑士团给他们撑腰。
是银飞马骑士团的出现,唤醒了他们埋藏在身体里面的血性,是银飞马骑士团给了他们对抗李柯基等上位兽人的信心。
可是现如今,作为给了他们最大勇气的银飞马骑士团却被敌人给挡在了人工湖那里,聚集地中只剩下了他们这些实力战五渣的弱势兽人在抵挡李柯基的兽人大军。
他们自身的实力低微,又能拿什么去抵挡李柯基的兽人大军呢?
豪門獨寵萌妻 蝴蝶妃妃
虽然在上了银飞马骑士团的战车之后,他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但有些时候,不是光凭不怕死的勇气就能够战胜敌人的。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是你有天大的勇气,也无法弥补那如同天堑一样的实力鸿沟。
我的詭異老婆
在巴斯不敢率领银飞马骑士团返回营地救援他们时,玉辉就已经对保住聚集地没有太大的信心了。
他之所以还在率领族人们进行抵抗,无非是不想就这么认命,同时也在期盼着能够有奇迹发生。
就在刚刚,他已经悄悄命令一部分族人去挖掘通往粮仓的地道了,为的就是在银飞马骑士团撤走之后,他们能够有一些果腹的食物,他已经在为聚集地的兽人们寻找后路了。
看到玉辉眼中的那一丝消沉和犹豫之后,狐人少年再也顾不上长幼尊卑了,他用手指着玉辉的鼻子大声斥责道:“玉辉,亏你还是兔人族的长老,你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从我们投靠神鹰帝国,帮助银飞马骑士团抵抗李柯基大军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如果要是让李柯基赶走了巴斯将军的银飞马骑士团,那我们这些参与到叛乱的人就全部都要死,李柯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难道你们兔人族能够一辈子都躲在阴暗潮湿的地道中吗?
就算是你们能够一辈子躲在地底下,难道李柯基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们了吗?
你忘了李柯基以前是怎么虐杀那些躲藏进地道里面的兽人了吗?
你忘了你的两个女儿是怎么失踪的了吗?
如果你们兔人族怕死,那你就尽管带领你的族人去寻找后路。
修羅 秋風有點涼
我们狐人族可不像你们兔人族这么没种,这么犹犹豫豫、瞻前顾后。
狐人族的勇士们,我们走,为了我们的后代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们跟李柯基那群王八蛋拼了。”
美女闖古代 藍靜悠
劈头盖脸将玉辉给损了一顿之后,狐人少年立刻率领着一众狐人青壮顺着地下网络去阻击李柯基的兽人大军。
其实狐人少年本可以心平气和的去劝导玉辉,但现在的时间实在是太紧迫了。
一旦让李柯基率领着兽人大军通过那三道壕沟防线,他们这些聚集地里面的弱势兽人便再也不可能阻止敌人的离开了。
所以在不得已之下,狐人少年直接使用了激将法,希望能够借此激怒玉辉,让玉辉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在鼠强率领着鼠人族离开聚集地之后,想要阻止敌人离开,就只能依靠聚集地里面的兔人一族。
如果兔人一族不愿意参加阻击战,那么他们便只能目送着李柯基大军离开聚集地了。
狐人少年的这个激将法也算是一招破釜沉舟,就看老谋深算的玉辉会不会中计了。
对于狐人少年先前的那些话,玉辉虽然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但并没有动摇心中的想法。
不过当狐人少年提到玉辉那两个失踪的女儿时,一下子便触及到了玉辉心中的逆鳞。
一想起那两个失踪的女儿,玉辉的眼睛立时便红了起来。
他望着狐人少年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青山,你说得对,是叔叔我异想天开了。
来人啊,传我命令,立刻将所有的兔人都召集过来,我们去阻击李柯基的兽人大军。”
听到玉辉同意之后,狐人少年那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转身对玉辉说道:“玉辉叔叔,时间紧迫,我们需要尽快赶到壕沟防线那里,将敌人填出来的通道给统统破坏掉。
挖掘地道你们兔人族最为擅长,所以接下来就全看你们的了。
你们的任务是尽量阻止李柯基手下的那支丛林象军团离开聚集地,至于那些虎人们能阻止就阻止一下,阻止不了就不要去管他们了。
一会儿我会率领一部分狐人和猫人帮你们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的,你们只需要破坏掉所有的通道,阻止敌人离开便可。
至于刚刚的冒犯,如果我们要是能够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小侄儿到时候会亲自给您赔礼道歉的。”
说罢,狐人少年朝玉辉抱了抱拳,然后便和玉辉等人分开行动去了。
在狐人少年劝说玉辉时,李柯基已经率领着兽人大军接近了第三道壕沟防线。
由于兔人们挖掘的壕沟是贯通了营地两侧的,所以整条壕沟上只有三处被填平的地方可以通过。
由于当时填出来的通道宽度有限,所以当兽人大军的先头部队来到壕沟旁边时,便只能暂时停下来,然后一批一批的顺着通道过到壕沟的另一边。
虎人战士的速度要比丛林象快得多,所以他们是第一批通过壕沟的兽人军队。
就在有上千名虎人战士已经顺利到达壕沟的另一边,并开始通过第二道和第一道壕沟时,三道壕沟上面的通道突然发生了塌陷,很多没有准备的虎人战士纷纷掉到了壕沟之中。
与此同时,在遍布了聚集地的地道口处出现了大量狐人和猫人的身影。
这些下位兽人出现后,立刻将手中的石块和尖竹扔向了附近的上位兽人,扔完之后便迅速转身钻进了地道之中。
“这些贱民。”
看到壕沟上的通道纷纷发生坍塌,很多的下位兽人开始骚扰自己手下的兽人大军,李柯基的眼中立刻出现了一丝阴霾。
“鹰云,立刻带着你的手下去将那些地老鼠给我杀光。
去将猿人军团给我调回来,让他们配合虎人军团一起给我挖土填壕沟,一定要尽快填出一条离开营地的通道来。”
危險關系
对于那些骚扰自己大军的狐人和猫人,李柯基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他现在最在意的便是那些正在地底下打洞的地老鼠们。
虽然他一直看不起那些只会打洞、挖土的地老鼠,但术业有专攻,他手下的兽人大军现在要去挑战那些地老鼠们的专业,所以他不得不将前去破坏粮仓的猿人军团给调了回来。
收到李柯基的命令之后,留在他身边的最后一支鸱鸮军队立刻沿着壕沟盘旋了起来,虎人战士们也全都开始用手中的大刀开始往壕沟里面挖土。
普洱地区的那些下位兽人们之所以被李柯基给吃得死死的,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李柯基手下有一支克制他们的鸱鸮军团。
就如同是猫头鹰在夜晚捕食老鼠一样,当鸱鸮战士们沿着壕沟开始低空盘旋之后,在很多地道的出口位置便不停的传来一阵阵惨叫之声。
在鸱鸮战士那无声无息的俯冲突袭之下,很多不小心的狐人和猫人都惨死在了他们的利爪之下。
“立刻去通知大家停止骚扰行动。”
眼见一瞬之间便有几百名狐人和猫人阵亡,狐人少年立刻终止了骚扰行动。
营地中的这些下位兽人们虽然都不怕死,但他们的骚扰行动其实对敌人的影响并不是很大,真正起到阻敌作用的是那些并没有露头的兔人们。
所以面对着鸱鸮战士无情的杀戮,狐人少年只能选择带领着其他兽人在一旁静观其变了。
然而狐人和猫人好对付,那些始终躲在底下的兔人们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利用着自己的种族天赋,兔人们拼命的破坏着壕沟上面搭建的通道。
敌人在哪里进行填土,兔人们就去将哪里的地基给挖坏。
当敌人以为自己已经填出了一条通道之后,他们刚刚踏上通道,通道便立刻发生了坍塌。
“这群该死的贱民,别被我抓住,不然一定将你们挫骨扬灰。”
看到一条条好不容易才搭建起来的通道转眼间便坍塌了下去,李柯基顿时暴跳如雷。
“别都傻呵呵的填土了,赶紧出去一队人给我找一些干柴过来,给我用烟熏那些贱民。”
想要对付兔人族的这种地道战,最好的办法便是将他们给围困起来,然后往地道里面灌水、灌烟。
等到地道里面的兽人们食物耗光之后,他们如果不想活活饿死在地底下,便只能冒险出来了。
而只要他们敢从地道里面走出来,那么在天空上盘旋的鸱鸮战士就会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
以前李柯基对付那些躲藏起来的兽人时,使用的就是这种围困的战术,基本上是百试百灵。
这个战术虽然好用,但却需要一定的时间。
如果兽人们没有在地道中储存多少食物,那么短则几天,长则半个多月,他们就会坚持不住。
如果兽人们要是准备充分,那么这个时间就不好说了,这种围困战术很可能会持续几个月的时间。
然而此时此刻,李柯基最缺的便是时间,而且他手下兽人大军也缺少足够的工具,所以他的这个命令根本就是病急乱投医。
傲世高手 大大紅辣椒
猿人战士们的动作非常快,他们很快便将附近倒塌的木屋拆卸成了一快快木板,然后将搜集起来的木板堆放在了一个个洞口位置。
待将木板点燃之后,他们又将一些潮湿的东西放在了火堆上,开始造烟。
等到浓烟升起之后,他们拿着木板开始拼命的往地道里面扇烟。
在猿人战士的用力煽动之下,浓烟顺着地道便开始一路钻进了地下。
然而任凭猿人战士们多么的用力,浓烟在地道中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便开始往回倒灌。
青蓮太初 沙子上的樹
随着滚滚浓烟从地道中倒涌出来,附近的猿人战士纷纷被熏得双眼通红,满脸都是泪水。
原来敌人想要放火的举动早已经被狐人少年给看了个一清二楚,在发现敌人想要使用烟熏战术之后,狐人少年立刻让兽人们守住了每一条地道。
一旦发现那条地道里面有浓烟灌进来,守在那里的兽人就会立刻用泥土将那条地道给封死,阻止浓烟的前进。
以前李柯基使用烟熏战术之前,都会先让人往地道里面灌水。
水有着十分强大的渗透力,只要灌进去的水足够多,那么泥沙封洞战术就将会遭遇到失败。
先往地道里面灌足够的水,躲在地道里面的兽人便只能挖掘一条排水沟,引导水流向下流动,然后他们自己躲在靠上的部位。
在这个时候再往地道里面灌烟,那躲在里面的兽人就很难躲得过烟熏了。(小时候就这么对付田鼠的,百试百灵)
以前李柯基有的是时间,他手下的兽人军队也拥有足够的工具,所以可以十分从容的去虐杀那些躲入地道之中的兽人。
而在今天晚上,很多事情都是事发突然。
影視空間之強者降臨
在他派出的猫人刺客全部被巴斯给揪出来之后,他根本就不知道聚集地这边的具体情况,所以并没有准备那么多的工具。
而且就算是他提前准备好了工具,聚集地这边也没有条件给他们施展,因为这是战场,不是他以前虐杀那些兽人的游乐场。
在发现烟熏战术失败之后,李柯基的眼睛立时便红了起来,他的目光不停的在虎人战士、猿人战士和丛林象身上徘徊着。
在扫视了一圈之后,李柯基突然飞到了一队丛林象的头顶上大声命令道:“第一小队丛林象战斗集群听令,立刻驱使丛林象下到壕沟里面,然后使用长钉钉杀丛林象。”
“将军,您这是…。”
听到李柯基下达的命令后,一众骑乘在丛林象头顶上的猿人象奴顿时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了李柯基。
当为首的猿人小队长想要向李柯基求情时,立刻被李柯基无情的给打断了:“执行命令,如果你下不去手,那你们猿人一族就替丛林象去死。”
看到李柯基那绝情的眼神,为首的猿人小队长不敢再进行反驳,他十分不舍的摸了摸身下那头丛林象的头顶,然后驱使着丛林象走向了壕沟。
对于丛林象来说,猿人象奴就是一手将它们拉扯长大的父亲,所以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们为什么要让它们下到深深的壕沟里面,但出于对父亲的信任,它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下去。
当一头头丛林象在猿人象奴的驱使下跌落壕沟之后,骑乘在它们头顶上的猿人象奴纷纷眼含热泪拿出了专门用来处决大象的长钉,然后用力将长钉钉入了丛林象的头颅中。
随着一阵让人心痛的悲鸣声响起,二十几头巨大的丛林象被并排处决在了壕沟之中。
“快,赶紧往丛林象的尸体上填土。”
看到二十几头丛林象的尸体直接搭出了一条通往壕沟另一边的通道之后,李柯基立刻命令虎人战士们开始往丛林象的尸体上填土。
随着一阵尘土飞扬,很快一条几十米宽的临时通道便搭建出来了。
“让丛林象军团先行通过,其他人紧随其后。”
通道搭建完毕之后,李柯基立刻命令丛林象军团开始先行通过。
然而对于李柯基下达的命令,那些骑乘在丛林象身上的猿人象奴却好像没听见一样,在李柯基下令之后,所有的丛林象都依然停留在了原地。
在丛林象眼中,猿人象奴是它们的父亲,在猿人象奴眼中,从小养大的丛林象就是他们的孩子。
虎毒还不食子呢,他们又怎么能忍心亲手杀死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孩子呢?
所有猿人象奴都十分清楚,接下来李柯基肯定还要牺牲几十头丛林象通过另外两条壕沟。
谁要是先通过壕沟,那么谁身下的丛林象就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牺牲目标,没有人愿意牺牲如同是自己孩子一样的丛林象,所以所有人都不愿意先行通过壕沟。
看到所有的猿人象奴都在装聋作哑,李柯基立刻大怒道:“怎么了?耳朵都聋了吗?
我让你们立刻通过壕沟,你们还杵在那里干什么,难道还想让我亲自过去请你们不成?”
骂过之后,见象奴们依然在装聋作哑,李柯基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他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劝说道:“我知道让你们亲手杀死从小培养大的丛林象,你们心里面都十分的难受。
你们以为我心里面就十分的好受吗?
丛林象军团是我们普洱城的最强战力,但凡要是有一点办法,我都不会选择牺牲它们的。
现在在我们的后方出现了大量的象人叛军,他们正向着聚集地这里冲过来。
如果要是让他们先赶到营地外面的那条通道那里,那我们就将会全部被堵在营地里面。
蔡康永的說話之道
等到天亮之后,银飞马骑士们恢复全部的实力,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那些象人叛军杀过来之前,先一步离开聚集地。
现在这里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在那些地老鼠的捣乱之下,我们根本就修建不起来可供丛林象军团通过的通道。
如今我们想要离开这里,便只有目前的这一个办法可以选择了。
你们放心,只要我们这次能够平安出去,将来我会重新给你们发放丛林象的魔兽蛋的,让你们重新拥有丛林象。
好了,没有时间在浪费下去了,第二小队和第三小队听令,接下来就轮到你们去填平另外两道壕沟了。
以后我会补偿你们的,现在立刻执行命令。”
恰好春風似你
随着李柯基的直接点名,被点到名的两支丛林象小队十分不情愿的向着由丛林象尸体搭建出的通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