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n1w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夜歌銀魅討論-獨孤玉番外之二:原來是“毒姑”(3)鑒賞-f6kgd

夜歌銀魅
小說推薦夜歌銀魅
试了几次药,独孤玉终于决定了用哪种药方,但却缺了一味主药。
她记得在西恒王家猎场采集毒物的时候,好像见到过那种药草,当即决定去采回來。
她出门后,百里金才刚刚醒来,没有找到她的人影,问了侍从才知道她采药去了。
“去哪里采药了?”百里金随口问道。
“好像是去王家猎场了。”侍女想了想,才答道。
“王家猎场?”百里金眉头忽然一皱,“不是有人说看到那里有熊么……”
———————————–
幻想世界逍遙行 坐著吃飯的豬
独孤玉在猎场里转了近半个时辰,忽然眼睛一亮:“在那里!”
一株粗壮的参天大树下,生长着几株小草样的东西,草叶形如蝴蝶。
独孤玉将几株药草尽数采下,贴身藏好,就准备回去了。
不滅的男神
不远处的林木突然哗啦啦一阵响,一种古怪的气味隐隐随风传了过来。
独孤玉眉头微皱,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乍然看见林木间一张丑陋的大脸。
她愣了一下,脸色骤然大变,那是……熊!
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叫,那只熊带着笨重的身躯冲了过来!
独孤玉当机立断,扬手一把毒粉撒了过去,随即转身就跑!
身后不断传来枝叶折断的声音,虽然她用了最厉害的毒粉,但毕竟距离太远——她总不能等到熊靠近她才动手,再加上熊的身躯庞大,毒药起效总要时间。
她尽力不去多想,逼着自己尽量跑得再快些。
只可惜,她终于还是看到自己的身躯被庞大的阴影笼罩住,熊已经追到她身后了——
無限求仙
她突然想起她对十一说过的话:武功废了又怎样?我毒术精湛,也没人欺负得了我!她嘴角忽然泛起一丝苦笑,喃喃道:“看来我还是高估自己了……”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独孤玉心头一凉,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预料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发生,她察觉有异,回头看去。
却见熊头上插着一翎长箭,熊的后背上,吊着一个人,身形看起来有些熟悉……
那人用匕首狠狠地扎进熊的心脏,转头对独孤玉大吼道:“还不快跑!”
独孤玉愣了一下,蓦地瞪大眼睛,尖叫出声:“百里金!”
那熊连番受到重创,狂性大发,狠命地晃动身躯,百里金一个抓不稳,重重地摔了下来,独孤玉下意识地冲过去想拉他,那熊却暴怒地举起巨掌就要向两人拍下来!
陸門 七年顧初如北 殷尋
危急之际,百里金翻身一把扑倒独孤玉,把她整个人挡在了身下。
熊吼声萦绕在耳边,突然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王爷,王爷,你没事吧?”耳边突然响起侍卫们焦急的声音。
百里金起身,看到侍卫们围了过来,开口道:“熊呢?”
“王爷放心,熊已经死了。”侍卫赶紧应道。
百里金转头看看,果然看到那只熊庞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他展颜一笑:“死了?死了就好。”然后,他张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
————————————
染愛成婚,總裁,娶我!
百里金缓缓地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四下看了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玉……”
独孤玉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为什么要救我,你不要命了?”
百里金顿了顿,笑笑道:“你是为了给我采药才去猎场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话未说完,他突然瞪大了眼睛,颇有些惊慌失措道,“你……你怎么了,你别哭啊……”
独孤玉狠狠地抹了一把脸,转过头去;“别再做这种蠢事,下次你未必有这么好运气……”
“侍卫不是及时赶到了嘛……”百里金小心翼翼道。
独孤玉回头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是侍卫救了你?要不是毒粉正好起效了,你早就……”
“毒粉?”百里金诧异道,“那么大一头熊,用毒粉也能放倒?”啧啧两声,又道,“原来毒粉这么厉害,玉姑娘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
独孤玉“哼”了一声,懒得理会他的插科打诨,道:“我拟了个药方,主药也已经到手了,明日就给你试试,若是能顺利解了你体内的残毒,再好好调养个一年半载,你应该就能跟普通人一样了。”
百里金怔了怔,蓦地目光一亮:“你是说,解了毒,我也不再有弱症了?”
“若是顺利,应该是这样。你并不是体弱,只是娘胎带来的残毒未清而已。”独孤玉道。
“太好了,你真是我的贵人!”百里金难掩欣喜,笑得有些傻气。
独孤玉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嘴角却不自觉地带上了笑。
————————————-
独孤玉家学渊源,再加上近一段日子以来潜心钻研,毒术更是突飞猛进。
只要找准了百里金究竟中了什么毒,要解毒,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
果然,连续喝了近半个月的药,百里金的气色明显地一日日变好,几乎再没有发病。
只要再好好调养一段日子,他就能完全康复了。
那么,她也差不多该走了吧?
独孤玉盯着药罐,出了会儿神,轻轻叹了口气,将药倒在碗里端了出去。
————————————–
“好苦……”百里金吐吐舌头,忍不住道,“虽然说良药苦口,但是你能不能稍微加点什么甜的东西进去?我喝了这么久,还是觉得苦啊……”
独孤玉扫了他一眼,淡淡道:“放心吧,喝完这次就不用喝了。”
第一王妃綜 木妖嬈
百里金怔了怔,还没来得及高兴,又听独孤玉接道,“你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以后注意保养就行了……我明天就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百里金骤然心中一紧:“明天就走?干嘛这么急?”
“我在这里耽搁多久了?”独孤玉道,“我是来看病的,你病好了,我就该走了。”
“可是……”百里金赶紧道,“你不是说我还要调养吗?你就不管我了?”
“不是还有太医吗?太医难道连调养都不会?”独孤玉转过头,应得很快。
百里金默然一阵,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要是非要走,那我也不能拦你……不过,太医都不能解我的毒,说不定也不知道怎么给我调养,你能留个方子么?”
独孤玉顿了顿:“你就这么信不过太医?行,不就是个方子,我等会儿就给你写。”
“那要是我的病又复发了,你能再来给我治么?”百里金追问道。
“我说过了你只是中毒,不会再复发的!”独孤玉眉头微皱。
“那要是哪天我又受了什么伤,能找你治吗?”百里金又道。
独孤玉豁然转头瞪着他,恼怒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百里金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那要是我想娶你,你能嫁给我吗?”
独孤玉的怒容还没敛去,又变成了一脸惊愕,一时间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真愛惡作劇 齊妍
百里金展颜一笑,又一字字道:“独孤玉,我想娶你,你能嫁给我吗?”
独孤玉没有说话,只是突然转身冲了出去。
—————————————
一大早,独孤玉又独自一人上了山,漫无目的地在林间缓缓穿行。
薄薄的晨雾笼罩住她的身影,让她更像一个坠入凡间的仙女。
走了一阵,她随意找了块大石头,坐在石头上,脸上的神色依然复杂。
“我说你每次选的地方,怎么都要费点劲才能上去呢?”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将她从沉思中惊醒,她下意识地站起来,却不料石头上沾了晨雾,脚下一滑,她竟直接摔了下去!
“喂喂,小心!”一个人影冲了过来,她整个人落入了他的怀抱里。
她定了定神,赶紧从他的怀里跳下来,着恼道:“你怎么每次都神出鬼没的?”
百里金满脸无辜道:“什么神出鬼没?是你想得太入神了,没听到我的声音。”
独孤玉“哼”了一声,道:“你又上山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我的未来王妃啊。”百里金一脸理所当然道。
独孤玉心中一震,转过头去:“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
“昨晚我一夜没睡,认真地想了想,其实你嫁给我,没什么不好的,你想啊……”百里金认真地扳着手指,一样样数着道,“我有俸禄和属地,就算什么也不干,也吃穿不愁……我爹娘都不在了,你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没人能约束你……我没有权势,当然也没什么责任,你想去哪儿,我非但不会拦着你,还能陪你一起去……最重要的是,你毒术精湛,如果哪天我惹恼了你,你随手就能把我放倒了,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独孤玉先是有些怔愣,后来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再后来听他越说越不像话,终于听不下去,一甩袖子转身就走:“一大早听你胡说八道,我真是疯了……”
百里金追了上去,道:“我不是胡说八道,我是认真的。”
独孤玉看也不看他,仿佛有什么急事似的行色匆匆。
百里金亦步亦趋,又开口道:“那你答应嫁给我了吗?”
独孤玉没有搭理他,走得更快。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百里金一击掌道,“太好了,我马上回去准备。”
“谁答应你了!”独孤玉柳眉倒竖,“百里金,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
篡秦 千年龍王l
“比起娶王妃,脸算什么?”
“滚!”
日头渐渐升起,林间的薄雾慢慢散去,日色透过枝叶照在正忙着斗嘴的两人身上,在他们身后拉出了长长的影子,随着他们的走动,两条影子越拉越长,终于慢慢交融在一起,仿佛再也不会分开……
(番外完)

jp3wx精华小說 雙龍鎖 線上看-第177章 歲月靜好(結局)閲讀-2e8sv

雙龍鎖
小說推薦雙龍鎖
赫连夏默然一阵,抬眼道:“当初我只答应郁大叔找回金龙锁,现在我已经履行承诺了……我本来就不是江湖人,以后也不会是。”
兵王也瘋狂 公子辰
雍鼎寒早已猜到赫连夏会这么说,顿了一顿道:“你为了龙门之事险些丧命,我等自不能再强迫你做什么,只是……”
赫连夏忽然一笑,道:“副教主,我既然搅和进来了,也不能真的就丢下个烂摊子不管了。”从怀里取出一本薄薄的绢册,“我已经把敛云掌的掌法口诀记在这绢册上了,给你。”
七界劍皇 邵小白
鬼大巴 陰險的悟凈
“你这是……”雍鼎寒眉头微皱。
“既然我不能继任教主,那就把敛云掌再传下去就行了。”赫连夏笑笑,“副教主,你习得敛云掌,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任教主了……反正教中事务一直是你在掌管。”
親愛的別咬我好嘛
雍鼎寒盯着赫连夏瞧了好一会儿,才接过绢册,叹了口气,道:“你倒是早有准备……也罢,我总归不能负了教主的嘱托……”
——————————
待萧昭雪回来,只瞧见赫连夏一人还留在原地。
怦然婚動
“雍副教主已经回去了?”萧昭雪走到赫连夏身边。
“是啊,才刚回去。”赫连夏转头应了一声,拉着她一起坐回树底下。
“那你们说了很久的话了,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做?”萧昭雪语声略急。
官門 叨狼
赫连夏微笑道:“我该做的事都做完了,这回算是做个了结吧。”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是嘛……”萧昭雪觉出自己的着急,不禁有些讪讪。
赫连夏忽然凑近她,似笑非笑道:“我和腾云教的事了结了,我和你的事什么时候了结?”
萧昭雪怔了怔,忽然脸色一热:“什么我和你的事,有什么事嘛……”
“今天风和日暖,真是个好日子,人说择日不如撞日……”赫连夏自语一阵,忽然站起身来,回身又把萧昭雪拉起来,“走吧。”
萧昭雪站起身子,有些不自在:“去……去哪里啊?”
赫连夏拉着她的手,举步便走:“我带你回西夏。”
“回……”萧昭雪愕然,随即急急缩手,“什么回西夏,我还没……我爹还没说话呢……”
“谁说你爹还没说话?”赫连夏回头,振振有词,“你爹早就答应我了,只要我不再涉足江湖中事,他便允你和我在一起。”
尋龍 魔樂
“我……”萧昭雪神色扭捏,声音低如蚊蚋,忽觉身子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昭雪,你可不能反悔……跟我回去,我们不用再管什么武林是非,我们一起去看西夏最美丽的景致,不再分开,好不好?”赫连夏低低道。
萧昭雪心里一热,忽然反手抱住了他:“我不反悔……但是,你一定要对我好,对我很好,否则,就说不定了。”
赫连夏失笑,紧紧拥住了她,郑重道:“好。”
林木间,两条人影紧紧相偎,轻风微拂,岁月静好。
星際之永恒傳說
(完)
妃子笑 人海中
(更了大半年,总算顺利完结了,好感动……这么久以来一直支持我的亲们,衷心感谢!)

i579l精品都市异能 天泓劍 起點-第二百一十五回 大千世界(大結局)讀書-z6glh

天泓劍
小說推薦天泓劍
上官弧叹了口气,道:“冤冤相报,怎么说得清楚!虬龙老人虽杀了司徒,但那只因他当时神智已不清楚了……你们大概不知道,所谓的‘武林二宝’其实只是一宝,《虬龙录》为主,而‘冰火丸’为辅,《虬龙录》若无冰火真气相助,练之则日损神智。”
凌元峰、柳文青不禁听得一震。
“所以,虬龙老人乃是错手无意,不能怪他,更何况他已负疚自尽,他们的仇怨已自了了。”上官弧接道。
柳文青喃喃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他忽然转向凌元峰,淡淡一笑,“凌兄,这么说,我们之间的梁子还是只有你的丧妻之痛了。”
凌元峰盯着他,神色古怪,淡淡道:“你的意思,可是想要我向你出手,报杀妻之仇?”
召喚之門 紅耳釘
柳文青神色从容:“我虽是还没活够,但若是我该偿之债,我也不会逃避。”
凌元峰瞪着他,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杀你容易,但我儿就难免要走上我的老路了……罢了,为了我儿,算你命大!”
柳文青看着他,忽然也感慨地叹了口气。
上官弧哈哈一笑,忽然重重地拍了拍凌元峰的肩头,朗声道:“其实,这也是很公平的,柳家虽害你失去了妻子,但却要把唯一的一个女儿赔给你做儿媳,也算弥补了。你做长辈的吃一点亏,也就算了吧!”
外門弟子不好當 沈青鯉
凌元峰、柳文青听得匪夷所思,这帐可以这样算的吗?
漪生不負流年意 卿花慕沐
凌元峰扬着眉,也只好苦笑一声道:“前辈倒真是爽朗……”
轰动武林的虬龙帮一事终于了结了。众人在山中歇了一晚,第二天便下山去,各自打道回府。
柳家夫妇也启程回归柳家堡。舒月明看着柳文青,忍不住问道:“昨日你们在竹林里,到底是说了什么?”
前夫很冷酷
女人,安分點 零下高溫
柳文青淡淡一笑:“夫人,等回去后我再跟你细说吧。”
“这……好吧。”舒月明只好点点头,忽又问道,“对了,倚云呢?她怎么还耽在山里没有出来?”
柳文青忽然握住了舒月明的手,微笑道:“不必担心倚云了,夫人。从今以后,有人会替我们好好照顾她了。”
柳倚云一袭粉衫,静静地坐在水边,盯着水里的游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马蹄的“得得”声响,打破了这种沉寂,柳倚云转头,便瞧见了一匹神骏的枣红马,但更神俊的是马上的人,一身白衣如雪。
鬼寢
凌剑云跳下马来,也在水边坐下:“你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
柳倚云微微一笑,道:“凌大哥,你看这样的水,这样的山,真是别有韵味又充满灵性,难怪师公和上官前辈都选择在这里隐居。”
球場刺客 頸部
凌剑云忽然一笑,忽然把她拉了起来:“倚云,来,上马!”两人坐上了枣红马,柳倚云有些奇怪:“凌大哥,为什么要上马,我们这就要走吗?”
凌剑云笑道:“天下的好山好水可不止这里,你既然喜欢,那我就带你游遍天下好山好水!”
柳倚云嫣然一笑,忽又问道:“对了,凌大哥,你这么仓促之间去哪儿找来的这么神骏的马?”
凌剑云忽然大笑道:“这是我师父的马,我借来的,不过还没跟师父说。所以我们还是快走吧,要不然,师父大概要追上来了!”
笑声中,枣红马如一道红烟般疾往山下奔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