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mqw优美玄幻小說 蘭若仙緣 線上看-第四七二章 聞聽帝王登天梯展示-4s6xd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这一天,临安城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
我曾愛你刻入骨髓 羊咩咩
第二天,无生所在小院之外又多了个几个访客,他们敲门却无人应声,又不能擅自闯入,只能静静的等在外面。其实此时小院之中已经人去楼空。
无生已经不在这里,他甚至已经离开了临安城,他也没急着回兰若寺,因为他怕暗中还有人在盯着他,还有些人或许擅长一些莫测的神通和法宝,可能会追踪到他的根脚。
这一夜出名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没回兰若寺而是去了海陵城。
走走,转转,
海陵城还是他上次离开时候的那个样子,东海王离开这里赴京之后这里还是很平静,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无生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没有惊扰任何人。他只是突然想过来看看,于是就来了。
其实海陵城本来并不大,也没有太多的商贾往来,这里真正的繁华开始也不过十多年的功夫,正是因为东海王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坐城池。
他来到了自己曾经住过一段时日的那个小院,里面还有人,小叶和那几个佣人都还在。这是八方楼的掌柜特意安排的,无生是他们的贵客,不管他的人是否在海陵城,他住的地方,用的东西,侍奉他的那些人都要留下,即使他一连几年都不曾来过海陵城,那也要留着。万一他哪一天再回来呢!
对于八方楼,对于东海王府而言,一座小小的庭院,几个下人算的了什么,但是一位参天境的大修士那可就不一样了。值得他们如此去做。
无生没有惊动他们只是站在暗处看了看。
海陵城的某个幽静的院落之中。
亭台水榭,假山怪石。
凉亭之中,两人对弈。
一人中年男子,长相普通,穿着普通,一人三十多岁年纪,一身青衫,儒雅不凡。
“大掌柜的,昨天临安城发生的事情你可知道?”
“听说了。”
“那位先生还真是了得啊,若不是南海敖丰出手,说不定真就将那海将军斩了!难道他不知道海将军和王爷之间的关系?”
“不知,但是他应该能够猜到。他来历不明,只是八方楼的贵客,却为真正成为王爷的座上宾。”中年男子抬手、落子。
“这个仇结下了可是不好化解啊。”儒雅男子看着棋盘。“大掌柜的棋艺高深,在下佩服。”
“下棋如两军对垒,我是倾尽全力,你却是留着三分余力,还是你更胜一筹。”大掌柜的盯着棋牌,捏着棋子迟迟不曾落下去。
“不知王爷何时能回来?”
大掌柜的听后微微摇了摇头。
“京城的消息一点也无,这一次七位王爷人京城,进了皇宫之后就在无一丝的消息传出来,着实让人着急啊。”思索了一会之后,他手中黑子落下。
“王爷乃是身具大气运之人,不会有事的,大掌柜的且请宽心。”
“不咸山的人也到了临安城?”
“是,来的是牛山。”儒雅男子道。
“噢,那个看似粗犷实则心细如发的家伙?”
“没错,就是他,我还听说他和那位先生接触的很频繁,频频相邀,但是对方都没同意。”
“这段时间他们的确是不怎么安生,不咸山上的那位帝王静极思动啊!”
醫道丹途 天街小風
一阵风起,吹的院子里面树枝沙沙作响。那儒雅男子突然心生感应,抬头朝着外面望了望,眼中有光华闪耀。
“怎么了?”
“没事,心有所感,施法一看。”儒雅男子摇了摇头。
海陵城中,无生坐在一处小店之中慢慢的吃着东西。
吧嗒吧嗒,一架马车从不远处的街道上经过,看上去很普通,并无什么特殊之处。
无生手中的筷子悬在半空之中,望着不远处的那驾马车。
“好香啊!”
马车经过留下一阵浓郁的香气,这香气似乎在哪里闻到过。
无生仔细望了望那驾马车,在并不是很显眼的地方有一处标记,他曾经见过。
“江宁城,丁家。”
只是看了眼,无生便没有过多的关注。
吃过东西之后,他便离开了海陵城,临近傍晚的时候回到了临安。他所在的小院之外,还两位访客并未离开,看样子很是执着。
无生不想和他们打交道,人悄无声息的进了小院,他们愿意等那便让他们等下去吧。他刚刚坐下没多久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却是叶琼楼来拜访,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
两人来到了屋子里,叶琼楼施展法术封锁四周。
“我今天刚刚接到了消息,京城之中有七彩光华大盛,犹如一道虹桥,数百里之外都能够看到,那虹桥之上似乎站着一个人。”
“当今皇帝?”无生听后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
“除了他我想不到还能有谁?”
京城之中,能够弄出来那么大的动静,出了那位大晋的皇帝之外,想不出能有第二个人。
“这意味着什么?”无生疑惑问道。
“七彩长虹乃是天梯,立于天梯之上,意味着那位皇帝可能已经是人仙之上了。”
清史稿 柯劭忞
无生听后没有立即说话,低头沉思着。
七王进京刚好有段时间了,这位京城的皇帝弄出了这么一番的动静,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呢。
無限之愛萌
难道是看到几个很“争气”的儿子让他感觉到自己后继有人,感觉到了家的温暖,然后心有所悟,就上了七彩长虹,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位皇帝该不会是真的在他那几位儿子身上做了什么吧?”
“我在想那几位王爷在进城之前不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叶琼楼道。
“是啊,一个个都没有如期奉诏入京,而是各有各的办法去拖延,肯定是在做准备,我们都能够想到的事情,那几位王爷怎么可能没事想料到呢。”
两个人正在谈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东南方向传来一声巨响,好似天塌一般,紧接着临安城一阵地动山摇,原本明亮的天空瞬间就暗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地震了!”无生大惊。
他所在的庭院外面,临安城中,一片哀嚎之声。
临安城从南到北裂开了一道长达百丈的大裂痕,四面的城墙都裂开了大口子,北城墙直接倒塌了一片,城中不少的房屋倒塌,大量的百姓被压在里面,一片哀嚎之声。
这!?
看到这一幕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轉世巫女 玲瓏雨音
重生之這酸爽的人生 湖塗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无生一步腾空而起,来到了半空之中,运法眼望去,在半空之中看到了一片灰蒙蒙的不详气息笼罩着这一片天空,好似一片浮尘。
不管如何还是先救人要紧,无生和叶琼楼来到了临安城中,救助被困的百姓。
临安府之中,临安太守脸色白的难看。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糟了,这下子糟了!
无生和叶琼楼两个人在临安城不眠不休的忙碌了两天,这一座城将近四分之一的地方成了废墟。受灾之人救治的差不多了,这倒塌的房屋不是短时间内所能够建设好的。
他们两个人出了临安城一路向北,发现这一次受灾的地方不单单是临安城,还有其它的数座城池,情况都要比临安严重,在东海边上,大地裂开了一道数百丈长,深不知几许的沟壑。
地震之后紧接着就是乌云密布,鹅毛大雪。本来就冷的天气一下子又冷了几分。
房屋倒塌,无处可去的百姓在寒风大雪之中瑟瑟发抖。
叶琼楼见了脸色十分的难看。
“这该如何是好啊!”
“去找临安太守,杨州州牧,让他们想办法。”无生道。
若只是一城一地,他们或许可以想些办法,但是这一次灾难却是一州之地,数座城池,绝不是他们两个人所能够处理的。
“那我先去见见临安城的太守,然后再去江宁。”叶琼楼想了想之后道,眼看着发生了这样的灾难,他不能坐视不管。
婚到濃時,顧先生說愛你
“同去。”
两个人很快就见到了愁容满面的临安太守。本来这位太守是拒不见客的,但是这两位他推脱不得。
见到这位太守之后,叶琼楼直接道明了来意,请他想办法救助灾民。
“这件事情本官也很为难啊。”临安太守面露愁容。
赈济灾民说的轻巧,可是需要银钱,需要人啊!
“起码先要找些闲置的房屋,让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有个临时落脚的地方,否则这样寒冷的天气,得冻死多少人啊?”
“是是是,叶先生说的对,只是临安城房屋倒塌了不少,闲置的房屋也不多了。”
“那就征用一些无人居住的房屋。”
临安城太守听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你说征用就征用,那些闲置的房屋大部分都是临安城富贵人家的房子,一个个盘根错节,岂是那么容易松口的,你一个高高在上的修士不好好的在书院安心修行,管这些事情做什么?!”这位太守暗中腹诽不已。
他抬头望了一眼一旁的无生,发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冷,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说实话,他内心深处对无生的畏惧要远胜于这位的书院夫子亲传弟子。
因为叶琼楼到底是书院弟子,有书院的规矩可以约束他,他虽然有一身的大神通,但是不会乱来,会讲规矩,但是的那一位不知道什么来路的修士可就不同了,连八方神将说打就打,还差点斩来,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与那海平潮相比,他一个临安太守论地位可是要比人家低的多。
清宮年妃傳
关键是他那点修为在对方眼里根本就不够看的,估计连对方一剑都挡不住。
“下官立即去做。”没办法,他只能先应承下来,想办法送走这两位瘟神再说。
“我现在已经违背了书院的规矩了。”从临安官府出来之后,叶琼楼叹了口气。
“怎么?”无生闻言一怔。
“书院弟子是不能干涉朝政,更不能强令各地官员。”
“你这是为国为民,救助百姓,夫子会理解的。”无生在一旁宽慰道。
规矩固然重要,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墨守成规的。
非常时期,非常事情要用非常方法。
按道理讲,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朝廷会派遣钦差大臣来杨州,但是现在这个情形,估计朝廷未必能够及时的管这件事情。
叶琼楼其实想的很多,本来他这一次下山之前,夫子特意叮嘱过,让他凡事都要深思熟虑,不要张扬,避免牵扯到朝政之中来,他都应下来,也知道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其他的修行之地都在约束门人,不让他们下山,就是怕牵扯过多,书院能让他下山相助苏家已经很难得了。、
他这次做的事情相当于是强令一城太守做事,其实已经算是干涉到政务了。
“要是叶兄真是觉得太为难,你给我指个道,我却找那劳什子杨州牧。”从临安太守府出来,无生就发现这叶琼楼的表情不太对劲好像在担心什么事情。
“临安的太守既然都已经找了,那江宁自然是要和王兄一起去的。”叶琼楼闻言道。
穿越陸依萍 竹子花千子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受灾的百姓被活活的冻死。
他们两个人从临安到江宁,一路而来,所过之处又看到几座城池守在,到了江宁,这座雄城也未能幸免,不过情况要比临安城稍稍好一些。
两个人一同到了位于江宁城的州府。
进了这座府城之后,他们两个人没直接去找杨州牧,而是现在江宁城中迅速的转了一圈,发现这里的有官府派人帮忙救灾,而且已经专门开辟出地方收治江宁城的流民,应对之法要远胜于临安太守。
听到有书院夫子亲传的弟子来访,这里的杨州牧亲自出来迎接两位。
这位杨州牧也姓杨,四十多岁年纪,七尺身材,有几分英武之气,见到两人之后急忙行礼。他除了是大晋的州牧之外,本身也是修行之人,只是自身的修为比不上他们两个人罢了。
“杨大人,打扰了。”
“两位道友客气了,不知两位为何而来啊?”杨州牧急忙道。
“为了这次突然发生的天灾。”
“噢?”杨州牧听后微微一怔。

fi34v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四六四章 美人美酒 醉生夢死推薦-hbm4a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诗蓉又回到了小院之中,与那牛山一通进了屋子。
“先生似乎是失算了。”
“嗨,本身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能来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我就是想见见他这个人。”牛山挥了挥手,并不怎么在意。
“先生见过了,觉得如何?”
“先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他看我的眼神很正,丝毫没受我法术的影响。来的路上我走在前面,他却故意走的较慢让我不得不放慢速度,他可能是在观察四周,小心。根据我们的消息,他和苏家并无太多的瓜葛,却愿意以身犯险。”诗莹停顿了片刻。
“他应该是一个持心很正,做事较为谨慎的真修。”这是她最后得出的结论。
“不错,观察的挺仔细,思虑也比较的周祥。”牛山笑着道。
“我也赞同你的这这些说法,只可惜这个人来历不明,不知他是一介散修还是某系门派的高足。”
牛山坐下,看着屋子里一桌子美味佳肴。
“菜都备好了,想请的客人却没留下,也别浪费了,来咱们边吃边聊。”
“是先生。”诗蓉坐下,摘下面纱,露出美丽容颜,再配上那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绝色。
“刚才你该摘下面纱的,说不定他会动心的。”牛山笑望着诗蓉,眼神之中满是欣赏。
“先生说笑了,参天境的大修士无一不是心智坚定之人,岂是美/色所能动摇的。”
“唉,那可未必,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牛山喝了一杯酒。
“好酒啊!”
无生在回去的路上还在想刚才自己见过的牛山和诗蓉的身份。
南海水族?亦或者他就是那个临安城中的大妖。
无生回去的时候看到路上有些流民,这些都是家园被毁无处可归的百姓,他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这些人是熬不过这个寒冷的冬天的。
他扭头看看临安城,转身而去。
到了冬日,天色黑的本来就早,再加上天空阴沉,下午早早的天色就暗了下来。
临安城已经实行宵禁很长一段时间了。宽阔的街道上空荡荡的,除了在夜里巡逻的兵士之外,再无一个行人。
我在泰國賣佛牌的那幾年 鬼店主
作为自古繁华之地,临安城中自然是少不得富贵人家。
一处庭院之中,有乐声从那房屋之中传来,屋子里精致的火炉,美酒佳肴在前,几位身穿绸缎的美人偏偏起舞,几个锦帽貂裘的男子靠在软榻之上,手端玉碗,饮美酒,赏美人,不亦乐乎。
“也不知这临安城什么时候才能太平?”
“何兄一向消息灵通,可打听到什么消息?”
“一群神仙打架,我们跟着遭殃,这临安城的事啊一时半刻完不了。要不是三代家业不好割舍,我早就走了。”
至尊盛寵:權少的致命嬌妻 紅小狼
“走,去哪里啊?你们只看到临安城的风雨却不知道外面也乱的很呢!照我说就呆在临安城里,有美酒美人,能快活几日算几日噢!”说着话,他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前面一个婀娜的美人。
喝了口酒,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上前去。
嘎吱门突然半开,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几个人一哆嗦。
廢材逆襲:腹黑爹爹特工娘
“谁啊!”这家主人喊了一声,回头一看却没见到有人进来,一旁的下人急忙将打开的门关上。那男子回过头来却发现一旁的两个朋友脸色很难看的望着自己,就好像是看到了鬼一般,前面美人也停止了舞蹈。
“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身边不过三尺之外的地方坐着一人,身穿粗布衣服,正笑望着自己。
这,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是刚才门开的时候,他稍加思索便想到这人是刚刚门开的时候进来的,只是那个时候没人发现。
外面的院子里还有护院,其中还有修士。这么一个大活人进来都没发现,难道他们都是瞎子吗?显然不是,应该是这个人的本事比他们高太多了。
白駒過隙你是誰
“这位朋友深夜拜访不知有何贵干?”
晨曦之劍 蔥爆紅燒肉
先婚後愛:澤少的萌妻
“美酒佳肴,美人歌舞,真是会享受,你们继续不要害怕。”无生对那些不知所措的女子道。
“快,快,还愣着干什么,都跳起来啊!”这家主人听无生这么说立即对那些女子喊道。
靡靡之音再次响了起来,美人翩翩起舞。
旁边这几个人却是如坐针毡,小心翼翼的看着无生,不知道这位主今天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您请。”这家主人小心翼翼的端了一杯酒放在无生的面前。
无生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色狐裘大衣,脸色红润,眼神有些迷离的男子。被他这么一看,这人脖子缩了缩下意识的低头,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无生又转头看着那些正在偏偏起舞的美人。
“您看上哪个了?”旁边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响起。
无生瞅了他一眼。
賤骨頭
我就显得那么饥渴吗?
那人旁边几个朋友听到他这话恨不得上来掐死他。
異世神君 必做小四
封神之余元 臨朝
人家大晚上的跑来是为女人来的!这是什么脑子?
“外面钱塘发大水了,死了不少人,还有很多人流离失所,这事你们知道吗?”
“知道,知道”。几个人急忙点头。
这事但凡临安城的人都知道。
“外面那么多人流离失所,你们在这里锦衣玉食,醉生梦死,合适吗!”
“不合适,不合适。”几个人同时摇头,跟拨浪鼓似的。
“得做点什么吧?”
“得做,得做。”异口同声,是生怕自己说慢了。
具体该做点什么他们是一点也不知道,但是这事你得先应下来,要是不答应的话说不定小命就没了。
“准备做点什么啊?”无生接着又问了。
“我,我准备明天施粥济民。”此间主人试探着说道,同时望着无生,观察他的表情。
“嗯,不错。”无生点点头
“我,我也施粥济民。”另外一个中年男子道。
“嗯,很好。”
“我也施粥济民。”一个十分富态的男子跟着道。
“不要总想着粥,想的别的。”
“嗯,那我煮肉给他们吃。”这人眼睛一转道。
无生听后一下子愣了。
真是富贵人家不知道百姓的贫苦,连这么奇葩的法子都想出来了。自古从来都听说只有施粥济民,还得往粥里加些麸子,就怕富贵人家趁机占便宜,却没听说过煮肉济民的。
这些寻常百姓家一年下来估计吃不了多少肉,真要是煮肉济民,那不管是不是流民都会过来争抢,到时候那还不打破头,肯定是会引起乱子来的。
这让无生想到了那句,何不食肉糜?
发现这个人冷冷的望着自己,肥胖的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脖子的有些冷,缩了缩脑袋。

lecq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蘭若仙緣-第四六一章 神通難測展示-51fzg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王兄为何要这样做?”叶琼楼听后很是惊讶的望着无生。
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显了,苏和、苏永兄弟二人都受了伤,再加上先前受伤的苏诚,苏家基上算是废了。而对方刚刚离开的那三个人却是没有多大的问题,更不要说他们可能还有后手,现在追上去,他们两个人是孤立无援的,很危险的。
说得直白一些,是冲动,再重一点,是不理智。
“做了一番坏事,致使两岸百姓无辜枉死,就让他们这么轻松的离开,我不甘心。”
这……
叶琼楼望着无生,他又何尝甘心,可是这世间有很多的事情不是你一句不甘心就会发生改变的。
“还是算了吧?”他这话刚想说出口可是看到无生望着自己的眼神,他觉得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跳动了一下,是一团火,是一股冲动,是一阵豪气。
危险怎么了,孤立无援又如何?
自古猛将冲锋限制何惧千军万马,
什么是书生意气?逆流争锋,这便是!
“那便同去!”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一阵风起,两人消失不见,钱塘之上,风波不止。
那三人此时已经在数百里之外。
镇河塔之事败露,他们走的很干脆。
“剩下最后一座镇河塔该如何毁掉?”
“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而且最后一座镇河塔与前八座不同,不那么容易毁掉的。”孙铁城道,他知道苏家绝大部分的秘密,也探查了几座镇河塔,却没想到最后一座看起和其它的几座没什么两样,实际上却是大大的不同的,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想到用什么办法毁掉它。
“以后再想办法吧!”
斯人獨憔悴 白黑
“今天明里暗里的多少人盯着我们。这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你的身份暴露了,我的身份怕也藏不了太久了。”那使用观天阁神通的修士道。
“你现在赶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西遊卻東
“怕是已经迟了。”
突然间,三人头顶突然飞出一座高山,压在三人头上。
“书院千重山,还有书院修士在此?”那瘦削修士猛然一惊,手中法宝飞出,浮在半空之中。
一枚小小的铜钱挡住了一座万丈高山。
三个人的眼前浮光一片,然后出现了一片山河,悬在半空之中,再一晃眼,他们人已经在这片山河之中,被困其中。
一夜”情”深
“山河图,可惜时是假的!”
身形微胖的那个修士手中五彩天罗飞出,化为一片云彩罩住这片山河,顿时山河晃动,就要破碎。
突然一道金光飞出,打在那催动五彩天罗的修士脸上。
啊,他发出一声惨叫,脸庞仿佛被一团火迎面撞上,灼痛无比。
孙铁城身上虽然有法宝护住,却被一股浩大的法力冲出去百步之地。
无生一步来到了那被他以“昊阳镜”晃瞎了眼的修士身旁。
一道白金色的亮光,这一次他用的是佛剑。他手中另外一把剑虽然也算是不错的法宝,但是比之三佛铸造而成的佛剑差的可不是一星白点。
在在临安钱塘江上,有不少人在暗中窥探他们之间的争斗,那是他没法动用一些手段,此时此地,就他们几个人,风险自然要小的多,再者,不用这些手段怕是对付不了这几个人。
那人已经将五彩天罗收了回来,也不管四周的山河图,先保住自己要紧。
无生感觉手中的剑仿佛刺进了一片柔韧的软甲之上,佛法催动,剑上有火焰生出。
右手持剑,左手拢在袖子之中,手中“昊阳镜”直接印在那片五彩光华之上,两件至宝同时法力,在浩大的佛法加持之下瞬间将这五彩天罗打散,护体的光华散去,化为巴掌大小的一物,飞回那人身上,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佛剑已经透体而过,然后回鞘,接着又是一掌。
那人掉落下了半空,就在此时一道流火飞来。
无生回身一剑横斩,以攻代守。火在半空之中爆开,将他人一下子冲出去。
“好强的法力!”无生持剑的右手微微颤抖。
刚才那孙铁城奋力一击冲击力极强,手中那仿照“降龙桩”铸造而成的配合苏家祖传的神通自然是威力不凡。
无生一步再次近到身前。
半空之中,剑虹和流火不断的碰撞。
只婚不愛:前妻,晚上見! 簡尾喵
籃壇之嘴炮巨星 周問行
离开的三人已经有一个被无生一下子重创,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正在和无生交战,另外一个则被叶琼楼拦住。
那孙铁城除了手中那件兵器之外,还有一件护身的法宝,散发出来黄土一般颜色,不知道是什么,却是极难破防。再者那孙铁城很是小心,不求能够战胜眼前之人,而是先求立于不败之地。
那瘦削男子以手中金钱破开了千重山,然后一片银光从他的身上飞了出来,似是星辰点点。叶琼楼中铁尺洒出一片光辉,挡住那片银光。半空之中无生与那孙铁城争斗一时也是难分胜负,这孙铁城一身本事不差,无生也有些压箱底的本事没有用出来。
此时的孙铁城是有苦说不出,眼前这个修士剑道确实厉害,但是他自付也挡住,但对方还有一门十分诡异的神通。莫名其妙的他就会挨上一下子,若非他这衣服下面还有一套护体的宝甲,只怕早就深受重伤了。
就这样他也不好受,那神通悄无声息,瞬间临身,如一杆长枪一下子捅在身上。
不仅如此,他始终在留意无生的双手,他不止一次看到眼前这个修士使用神通法宝将自己的同伴重伤,其中他袖中有一道金光极其厉害,刚才那使用五彩天罗的同伴就是措不及防被那道金光打伤的,而且他还能发出一道白金色剑虹红,犀利无比。
不知道是神通还是法宝,却能够将观天阁之中大名鼎鼎的“五彩天罗”破开,可见其厉害,而他的手中又无这般重宝,自然是更要小心。
只是他的见识到了无生使用这两件法宝,却不知道他还有别的神通。
在争斗的片刻功夫里,无生也发现了孙铁城似乎十分小心,看那眼神似乎是特别留意自己的双手,很快他就猜到了什么,定然是自己使用“昊阳镜”和“佛剑”给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因此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中了招。
想到这里突然灵光一闪。
右手持剑,左手袖袍飘动,其中隐隐可见金光一点。。
不好!
孙铁城见状立即后退,同时将手中的法宝一横,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特别护住了脸,一层土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体。
他这一挡虽然护住了脸,但是也挡住了他的视线。
煙雨傾城
无生一步消失不见,
一道白金色的长虹从他的身后出现落在他的护身光华之上。
坏了!
孙铁城咯噔一下子,他运起神通就要躲避,却是慢了半刻,身上的光华一下子黯淡下去,护体的法宝被破开。
唵,
突然一声响,炸在了他的耳畔,他整个人在半空之中晃动了几下。
他见识过了无生很多的手段,却是没听过这佛门的六子真言,无畏音的神通。
言情集序 殤淚
无生这一声佛呵,以法力束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犹如一道大河,直接冲在了孙铁城的身上,而且是近距离的冲击,他根本没法抵挡。脑子嗡的一下子,好似爆开了一般,那一刻人好似傻了!
這個修士很危險
一剑穿过了他的身体,一指点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