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33c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超凡藥尊 線上看-第2640章 永不凋零相伴-i7ykk

超凡藥尊
小說推薦超凡藥尊
此时,刘浩混身上下的皮肤,全部干裂开来,就连血液也仿佛被蒸干了一般。
混身上下的肌肉,都是干扁的。
整个看上去,就仿佛一具干尸。
五色的天焰焰心笼罩在他的身上,仿佛要吞噬。
他咬着牙,坐了下来。
然后,将丹田之内的特殊火焰元力释放出来。
他要用自己强大的特殊元力去反击这些五色天焰,去给自己争取一点炼化的时间。
但,他纯粹想多了。
五色天焰实在是太强了。
都市異能狂兵
他体内的特殊火焰力量,虽然已经由三色神焰转变成了四色神焰,但,终究还是刚刚成型,还没有稳定,所以,总得来说,还是太弱了。
以至于,他用来反击的力量,都没办法从体内冲出去。
也就是说,五色天焰将他完全压制得死死的,让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不行,不能这样了。”
刘浩喃喃着,“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会死在这儿了。”
“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些天焰对我的影响才行。”
就目前的局面来说,刘浩如果摆脱不了这天焰的压制,就必死无疑了。
但问题是,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来解决这天焰的压制啊!
所以,刘浩的脸色也是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咦……”
正当刘浩感觉到绝望的时候,突然,他的身体有了一丝丝的悸动。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让他的身体有了反应,显得有些兴奋一样。
接着,刘浩的目光便是望向五色天焰的中心处。
“难道说,这种感觉是来至于那儿?”
刘浩喃喃着,“这五色天焰应该是天焰神龙留下来的,同为龙族,我身为族长,它应该是有所感应的。”
“当然,前提是,他得活着。”
“然而,事实上,他确实已经死了啊!”
“对了,他的灵魂可能还存在。”
想到这儿,刘浩咬了咬牙,站了起来,再次朝着天焰中心处走去。
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此时,他的身体承受已经到达到了真正的极限。
不论如何,最多还能撑半个时辰,就必死无疑。
所以,任何的可能性,他都不愿意错过。
他都想去试试。
咬着牙,强撑着,一步一步的朝着天焰中心而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此时,他的精神状态也已经到达极限了。
惡鬼紀元
整个人眼睛都是一眨一眨的。
他非常的疲惫。
“半个时辰只是理论上的身体极限!”
刘浩咬着牙,“事实上,我根本就撑不了那么久了!”
而此时,他距离五色天焰的心中位置,依旧还是差着大概三十米的距离。
正常情况下,哪怕是个凡人,也最多这就是三十步路的事情。
可现在的他,别说是三十步路,就是几步路都已经成了问题。
“拼最后一把?”
最后关头,刘浩的想法很简单,将体内的所有元力全部调动起来,不管外界的压制,强行冲刺。
也许,能够冲到那个地方。
也许,冲到一半就倒下了。
而且,就算冲到那个地方了,可能也没时间没精力,没性命去炼化这儿的五色天焰了。
因为,一旦他选择了这个办法,就意味着,他把命运交到了那个只是可能存在的‘天焰神龙’的灵魂之上。
不过,他已经没办法了。
没得选择了。
所以……
嗖!
他一咬牙,体内的特殊元力疯狂的调动。
然后,身体猛的前冲,直扑向了五色天焰的中心处。
十米,二十米,二十五米……
转眼之间,三十米的距离,就剩下五米了。
但,这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特殊元力已经非常的微弱了。
已经到了快要无法调动的情况。
前进的速度也是猛的大降。
连续三次前冲,就只前进了三米。
而这时候,体内的元力几乎接近无法调动了。
刷!
刘浩非常的果断。
初戀禁忌
身形一纵,直接就跃上了半空之中,朝着那五色天焰的焰扑了过去。
身体尚且还处在半空之中,体内的特殊元力就完全被压制了。
根本动弹不得。
同时,他的身体承受也达到了极限。
意识模糊了起来。
他控制不了身体,也已经感觉不到外界的情况。
砰!
下一刻,他的身体落地。
在落地的瞬间,刘浩只感觉自己好像是落入了一个岩浆池之中。
然后,意识就消失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之中,刘浩的意识缓慢的清醒了一些。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向四周,就见自己正被‘五色天焰’包裹着。
刷!
下一刻,一团五色天焰缓缓在他的眼前凝聚而成,化为一头小小的火焰神龙。
“龙族二代长老天焰,拜见少族长!”
这自称为天焰的火焰神龙,双手抱拳,单膝跪地,无比恭敬的朝着刘浩行礼。
“你就是天焰神龙?”
刘浩问道。
“是的!”
天焰神龙点点头,回答道,“不知少族长是第几任族长?”
“我乃龙族第八任族长!”
刘浩回答道,“只不过,现在的我,还太弱了,并没有肩负起震兴龙族的大任!”
“少族长能够得到众多龙族的认可,并且,获得‘祖龙传承’,那么,就说明您有这个资格和能力,带领我们龙族重新回归巅峰。”
天焰神龙回答道,“想当年,我比现在的您还弱,但,只要敢于去拼搏机遇,就总会有收获的。”
“您的胆识和能力,我相当认可。”
“这些年来,闯入此地的人,也有不少,但,敢于冲进来,能够冒死冲进来的人,却是一个也没有。”
“若不然,我这留下来的传承,早就给他们了。”
“也不会等到现在!”
一顿,又说道,“当然,现在这样也很好。”
“我的力量,由族长您来接任,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我能够感觉到,您体内是拥有着非常强大的神火力量的。”
“这就为您获得我这天焰力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族长,现在,摆在您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第一,我现在就融入您的身体之内。”
“有我的存在,我可以让您直接就炼化天焰,成为五色天焰的拥有者。”
“不过,如此一来的话,您就必须在这儿最少呆上百年的时间。”
“并且,由于您体内的四色神火,还没有完全的稳定下来,所以,融合之后,可能也到了五色天焰的级别,只能是达到四色神火极限。”
“第二个选择,同样是我直接进入您的身体之内,成为您体内的神火之灵。”
嫡女驚華 揚州半仙
“然后,您借此机会,先行炼化一部分天焰。”
“让您能够适应此地的五色天焰。”
“然后,等您离开之后,想办法提高实力,稳定住四色神火,并且,将四色神火的级别再提升一点点,颜色再深一些之后,再来炼化剩下的天焰。”
“如此,便可以直接达到五色天焰的级别。”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这儿的天焰就将成为无主之物。”
“您下一次过来炼化之时,可能就会非常的危险。”
“五色天焰的攻击性是非常强的。”
“它们也没有那么容易被炼化。”
“到时候,您可能也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不小的代价才能够将之炼化。”
“而且,就算是炼化之后,您可能依旧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在这儿将其稳定下来之后,才能离开。”
“毕竟,此地的空间波动,是因为我这个灵魂体的存在,所以,才会稳定住。”
“一定我的灵魂体失去对这儿的掌控,那么,这儿的空间波动,也就会更大了。”
“所以,您如果选择下次过来炼化,那么,要冒的风险,肯定是要更大的。”
听得此话,刘浩的脸色微微一凝。
这两个选择,让刘浩有点纠结了。
选择了后者,那么,这儿的危险,就只能自己面对。
其他的,到也还好。
主要是这儿的空间波动不受控制,那就真是危险了。
一个不小心,就随时会消失在这儿。
而且,这儿的天焰失去控制之后,波动空间肯定会更强,空间裂缝出现的可能性也必然更大。
可如果是选择前者,那就需要花费一百年的时间。
并且,还达到五色天焰的级别。
这实在是让刘浩的有点头疼了。
“少族长,我觉得,您最好是选择第一种。”
这时候,天焰神龙说道,“第一种,至少可以保证您的安全,不会让您再来冒险。”
“虽然,火焰力量会变弱一点,只有四色。”
“但,也是达到了天焰级别的。”
“以后,也是有机会进入五色天焰级别的。”
刘浩却是没有立刻回答。
而是微微思索了起来。
片刻之后,刘浩就问道,“一定要一百年吗?十年以内,能不能完成?”
“十年以内?”
天焰立马摇头道,“这不可能的,先不说速度上达不达得到,就算速度上达到了,这么庞大的天焰力量,在短时间内直接进入你的身体,也是直接爆体而亡的。”
“要知道,这是我毕生的心血。”
“我用了三万年,才形成了如此庞大的天焰焰心力量。”
“您现在只是神火级别,哪怕是我能够作为火灵,帮您引渡,您也根本扛不住的。”
听得此话,刘浩的眼睛微微一亮。
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帮我在我十年之内,将它们全部引入我的体内?”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
天焰就回答道,“但,这只是理论,您是根本承受不了,也扛不住的。”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刘浩就说道,“我只要你帮我全部引入我的体内就行,其他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可是……”
“不需要可是,出了事情,我自己负责。”
天焰还想再劝说一下,但,刘浩的态度非常的明确,“你放心,如果,我承受不住的话,我会让你停下的,但,只要我没让你停下,你就不需要管那么多。”
天焰眉头微皱的看了一眼刘浩。
问道,“少族长为什么这么急?”
“因为,我只能在这儿呆几年的时间,不能呆太久!”
刘浩回答道,“不然,会连累很多人被杀。”
天焰疑惑的问道,“人类?”
刘浩点点头,回答道,“对,人类!”
天焰就不满的说道,“为什么要管这些人类?您是龙族的族长,我们只需要管好自己就行了。其他种族的生死,与我们何甘?”
刘浩就说道,“我也是人类!”
“您也是人类?”天焰惊呼道,“这怎么可能?我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您体内最纯正的龙族族长的血脉力量啊!”
“我之前是人类。”刘浩回答道,“我是无意中获得祖龙传承之后,才开始将血脉转变为龙族血脉的。”
又道,“按照你的说法,我的生死,是不是也不需要管?”
“……”
天焰愣了愣,似乎还有点没法相信这个消息。
國士無雙 驍騎校
不过,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就摇了摇头,道,“这不一样,您就算以前是人类,现在也不是了,是最纯正的龙族血脉,您是神龙。”
邪肆老公纏上門
“我觉得我还是人类!”
刘浩回答道,“我不会忘记,也不会放弃我人类的身份。”
“为什么?”天焰就不理解了,“龙族乃是神族,我们……”
“不要跟我提什么神族!”
刘浩手一摆,说道,“如果龙族真的是神族,就不会没落,不会成为现在这个鬼样子,更不会让我一个人类来继承祖龙血脉。”
“……”
“还有,天焰,你好好听着,所谓的‘神族’,只是说,你们的天赋高一点,并不是说,龙族就是神!”
刘浩再次说道,“既然你们不是神,就要活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之中,而在这个世界之中,规则之力的影响下,没有谁是可以永远强大的。”
“所以,一个种族,他要一直强大下去,永不衰落,它就必须学会去和其他的种族勾通,合作。”
“就像人族!”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最强大的势力之中,永远少不了人族的身影?”
“因为人族足够聪明,他们会学习别人的强大之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
“所以,哪怕他们天赋不够,他们也依然强大,且,永不凋零!”

q3tui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超凡藥尊-第2623章 拜師看書-wsemh

超凡藥尊
小說推薦超凡藥尊
听得昆仑剑祖此话,剑无伤便不再多言。
对方不是自己,不可能会尽心尽力的去帮刘浩。
能够给予刘浩一些方便,已经是很不错了。
所以,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墳地裏的婚禮 神筆馬良
“行了,你下去吧!”
昆仑剑祖手一摆,说道,“我现在越看你,越生气,还是眼不见为净!”
剑无伤脸色微凝,却是没动。
“还有事?”
昆仑剑祖见剑无伤没动,不禁皱眉问道。
剑无伤略作犹豫,便是双手一拱,再次说道,“域主,我还想向您求两株万年灵药!”
“……”
昆仑剑祖的脸色有点难看了起来。
非常不满的说道,“我记得,之前的你,如果被我这么嫌弃,早就乖乖的离开了,从来不愿意多看别人的脸色,今天,为了一个刘浩,你居然连脸面都不要了?”
事实上,昆仑剑祖刚才的那翻话,本就是故意在给剑无伤脸色看,难听话,也同样是故意说给剑无伤听的。
其目的,就是不想这剑无伤,再因为一个刘浩来麻烦自己。
中場 水木紋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最听不得话的剑无伤,居然还是厚着脸,将请求说出来了。
昆仑剑域未来的域主继承人之一,昆仑剑域重点培养的对象,这颗心居然早就属于了别人。
昆仑剑祖心里怎么可能舒服得了?
“域主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剑无伤也不说废话,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昆仑剑祖便是说道,“什么要求都答应我?你确定吗?”
最強後衛 紅墨鬥
“只要我能够做到的!”
剑无伤回答道,“只要不违备我原则的,我都可以答应。”
昆仑剑祖微微一笑,道,“我现在最想让你做的,就是和这个刘浩断绝联系,你做得到吗?”
剑无伤直接沉默。
不说话了。
看到这一幕,昆仑剑祖就有些无语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
说着,手一摆,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这件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以后必须住在域城,而且,必须跟在我的身边。”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你必须要按照我的安排来办事。”
“这一点,总该没有违反你的原则吧?”
“你总没有借口说做不到了吧?”
听得此话,剑无伤眉头微微一皱。
却是再次沉默了。
“怎么?这样也不愿意答应?”
昆仑剑祖沉声道,“如果,你连这一点都不答应,那么,就不用求我了。”
听得此话,剑无伤也没有再犹豫,点点头,“好,我答应!”
“这不就行了吗?”
昆仑剑祖满意的笑了。
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递给剑无伤,说道,“这令牌以后就是你的了,你想要什么东西,自己去药库中拿,每一年,你都可以从域城的药库之中拿到两株这样的灵药。”
“一旦超出限制,你就必须向我申请。”
“除此之外,这块令牌,也将是你在域主的身份令牌。”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你将事情处理完了,就立刻回来报道。”
“到时候,我还有事情安排你去做。”
说完,昆仑剑祖起身,欲要离开。
不过,就在他刚想转身离开之际,突然,又是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剑无伤,说道,“记住,他只能在剑域呆十年的时间,十年之后,他如果还没有离开,我会亲手将他抓住,送到人族去。”
剑无伤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拱手,便是转身离开了。
看到剑无伤离开,昆仑剑祖的眉头也是再次皱了起来。
喃喃道,“这家伙,怎么就如此不知好歹呢?”
……
云城。
烟雨楼。
江湖掌門人 風吟長空
丹房外。
此刻,余华还在这儿守着。
他并没有离开。
准确来说,他是不甘心离开。
丹房就这样输出去了,他不在意。
但,莫名奇妙的输了,他却非常在意。
他很想知道,对方是怎么将人救活的。
他想知道这个方法。
他也想知道,这个刘浩到底是何方神圣。
怎么就会有如此之强的能力?
所以,他打算在这儿等着,等刘浩出来。
或者,等楼主回来。
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如果,不将这件事情搞清楚,他心里就不舒服。
所以,这一等,就又等了一天的时间。
眼看着这一天来到了傍晚时分。
嗖!
突然,一道身影急速而来。
落在了丹房外。
看到来人,余华脸色微喜,立马挡住了来人的去路。
“楼主,里面的那位刘浩到底是什么人?”
余华连忙问道,“我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咱们剑域还有这样的炼丹高手。”
“不要说是剑域了,就算是人族那边,应该也没有这样的炼丹高手啊!”
“您和他关系这么好,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
剑无伤听得此话,皱眉看了一眼余华。
脸色微微一沉,“你想认识他?”
“是的!”
余华立马回答道,“我想认识他,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可以拜他为师!”
“拜师?”
剑无伤沉声道,“你之前挺看不起他的吗?”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余华回答道,“楼主,我知道,我之前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可以道歉,我可以认错!”
“我也知道,您之前提醒过我,是我愚钝,没有反应过来。”
“在这儿,我也向您赔个不是。”
“但现在,我非常想要您帮我介绍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再帮我说点好话。”
“您也知道,我这人,也就这点爱好了。”
“如果,我不搞清楚,他是怎么将人救活的,我可能就会纠结在这儿了。”
“还请您务必成全我!”
说完,双手一拱,请求道。
剑无伤想了想,问道,“你真想拜他为师?”
余华脸色一喜,立马回答道,“是的,真想!”
危險關系 李彧卿
“我不确定他一定会答应收你为徒,不过,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或多或少会指点你一下!”
剑无伤回答道,“但,不管是指点你,还是收你为徒,你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不喜欢那种很高调,很嚣张,很跳,而且,会去质疑他的人。”
“他喜欢那种听话,且执行力非常强的人。”
“假如说,你让他不满意了,那么,到时候,可就不是他不收你为徒这么简单了。”
“可能,你在烟雨楼都会呆不下去。”
听得此话,余华却是毫不在意。
拱手说道,“只要他愿意指点我,或者,收我为徒,我愿意无条件服从他的一切命令!”
又补充道,“楼主应该知道我之前的师傅是怎么对我的,我当时都能忍受,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
剑无伤点点头。
也就不再废话。
直接来到了丹房门口,敲响了房门。
房门打开。
刘浩出现在门口。
剑无伤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直接将手中的灵药递了过去。
刘浩接过灵药一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谢谢!”
剑无伤说道,“和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刘浩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只是问道,“有没有麻烦?需不需要我帮忙?”
剑无伤自然知道刘浩问这话的意思。
这摆明就是在问自己,这‘两株灵药’拿到手,有没有损失。
需不需要补偿。
所以,他果断的摇了摇头,道,“我在剑域,还算有点地位,这点事情,不算太难。”
刘浩点点头,又问道,“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不要客气,你我之间,应该也没必要再那么客套。”
剑无伤就说道,“你明白就好!”
“……”
剑无伤这是还在怪罪刘浩刚刚说了谢谢。
当即,也是苦笑了一声。
“你这边还要忙多久?”
剑无伤却是再次说道,“我在这边只能呆三天,三天之后,我得去域城,可能,回来的时间就不多了,所以,有些事情,还需要跟你说清楚。”
刘浩想了想,说道,“最迟,明天晚上就差不多了,如果,那家伙的本事和我预想的差不多的话,应该明天中午就有时间。”
剑无伤点点头,道,“行,那我就等着你,出来之后,直接来六楼找我。”
说完,剑无伤转身就走。
曙光予你 美人九
走到余华身边之时,剑无伤停了一下,“刚才的交待,你记住了吧?”
余华点点头,“记住了!”
“过去拜师吧!”
剑无伤丢下此话,便是不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
“……”
余华到是愣了。
拜师?
你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我怎么去拜师?
我过去拜师会不会挨打?
之前,余华是觉得自己的实力要强于刘浩的。
但现在,余华可不这么认为了。
冷静下来之后,他已经明白,那个境界等级明显比自己弱的刘浩,其实力,恐怕是远在自己之上的。
要不然,不可能轻松的将自己击晕。
所以,他心里也是有些没底。
迟疑着,不是很敢过去。
但,当他看到刘浩转身进入了丹房之后,却没关门,便眼睛一亮,立马跑到了丹房门口。
不过,他还是没敢进去。
只是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张望着。
“看什么看?”
拿到灵药之后,来到了丹炉旁边的刘浩,都没瞧他一眼,就说道,“滚进来,把门关上!”
这虽然是一句喝骂这语,但,余华却仿佛是听到了世间最美好的声音。
立马兴奋的进入了房间,悄悄的将房门关上。
夫君難調教 夜の夢
然后,来到了刘浩的身旁。
双膝跪地,双手一拱,道,“弟子余华,拜见师傅!”
正在准备炼药的刘浩,转头看了一眼余华,沉声说道,“我是看在剑无伤的面子上,答应指点你一翻,但,你记着,我只是收你做记名弟子,不会收你做徒弟!”
又道,“还有,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只能是勉强指点你一翻,你不要有多的指望!”
“多谢师傅!”
余华毫不在意,立马拱手说道。
醫路花途 西瓜澤
之前剑无伤就已经提醒过他了,刘浩这个人喜欢那种踏实,认真,执行力强的人。
廢後不容欺 南風知意
不喜欢那种质疑,高调,跳脱的人。
所以,他很乖。
刘浩说什么,他都应了下来。
而且,他也很清楚,一个能够将自己认为的必死之人救活的人,是肯定有东西教自己的。
再者说了,对方之前还曾经说过,会让自己炼制出‘超品元丹’来的。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若是能够炼制出‘超品元丹’来,那是绝对可以让烟雨楼的名声,再上一个台阶的。
“过来!”
刘浩见对方还算听话,便满意的点了点头,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命令一下,刘浩便是转身朝着另一个小丹炉而去。
“是!”
余华立马站了起来,跟上了刘浩。
刘浩一边走,一边问道,“刚才,听你说,你非常想知道,我是怎么将人救活的?”
余华点点头,“还请师傅指点。”
“救人的办法说起来,其实很简单。”
刘浩回答道,“用‘地王参’配合着一种特殊的,拥有一定生命力的,且,可以融于血脉的药脉,将人的生机保住,再吸收掉‘地王参’的药效。”
“之后,便强行将元力输入到两人的身体之中。”
“如此一来,两人体内的生机保存的同时,还可以吸收到元力,就可以保证身体的强度。”
“这就算是救活了。”
听得此话,余华点点头。
说道,“师傅,‘地王参’的效用,我能理解,但,那种拥有‘生命力’,且还可以融于凡人血脉,却并不会造成药效过甚的药物,我却是听都没听说过啊!”
“还有,就算有了这样的药物,也保证了身体的生机和强度,但,之后呢?”
“他们应该也活不了太久吧?”
“毕竟,外来的元力,终究是外来的,他们本身的体质,是很难自我吸收,并且消化元力的。”
“丹田终究还是破损了啊!”
刘浩微微一笑。
回答道,“我说的药物,你虽然没有听说过,但,并不代表不存在。”
“比如,一些不算太强的妖兽,或者人类的血液。”
“只要这些血液能够和这两人的血液产生融合,‘地王参’就可以产生出效果。”
獸神
“只是,正常情况下,要找到这样的血液,会比较困难而已。”
“至于说丹田破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