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4b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八百一十四章 改變展示-q5joo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瞪了他一眼,这厮还是改不了好卖关子的老毛病。
曹诚光小眼睛眨巴眨巴,就是不急着说话,张弛对他太了解,也不追问,曹诚光终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跟你这种人说话真是没趣,你就不能装出好奇的样子问我一句?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
张大仙人笑道:“我偏不惯你这臭毛病。“
曹诚光哭笑不得,只能继续往下说:“白无天!那棺材里面躺着的人是白无天!“
张弛倒吸了一口冷气,白无天岂不是白云生的儿子,白小米的亲爹,秦君瑶的老公?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当年白无天和秦君瑶夫妇为了营救白云生,结果白无天惨死,秦君瑶得到纪昌的帮助,方才逃入了幽冥墟躲过一劫,为何曹诚光会见到白无天,而且他还躺在圣城废墟地宫的棺椁里面。
张弛道:“你认得白无天?”
曹诚光道:“我虽然不认得可是有人认得。”
“你是说纪昌?”
曹诚光点了点头道:“幽冥老怪让我们在他的身上寻找镇魔珠,纪昌先我一步找到,就在纪昌找到镇魔珠,刚刚拿到手中的时候,白无天突然坐了起来,他一把将纪昌给抱住,死死咬住他的脖子,用力吸他的阳气,我当时就想去救纪昌,可是幽冥老祖阻止了我,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这次不等张弛提问他就自问自答道:”我看到了一只白毛狐狸,白无天变成了一只白毛狐狸,它吞噬着纪昌的灵能和阳气。“
张弛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场景,可听曹诚光讲述也感觉到不寒而栗,白氏本来就是妖族,曹诚光看到狐狸应该就是它的真身。
曹诚光道:“纪昌将镇魔珠丢给了我,幽冥老祖让我把镇魔珠给他,我当时就想,如果我给了他,那么对幽冥老祖就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他一定不会管我的死活,于是我就带着镇魔珠想要遁入地下,可墓室内有灵能禁制,我无法使用灵能,当时的情形实在是险恶到了极点。”
张弛心中暗自奇怪,在当时的情况下曹诚光究竟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曹诚光道:“幽冥老祖对我动了杀念,他准备向我出手的时候,那白毛狐狸突然舍弃纪昌向他扑了过去,我本以为幽冥老祖杀死一只狐狸还不容易,可他却被那只狐狸扑倒在地,我看到机不可失,转身就逃。”
张弛暗叹,以外公的能力本不至于连原形毕露的白无天都打不过,应该是当时他刚好走火入魔,体内掠夺的各种异能相互冲突,导致他的能力大打折扣,也是曹诚光命大,居然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捡回一条命。不过换句话来说,如果当时他把镇魔珠给了向天行,也许向天行就能够镇住体内纷繁复杂的诸多异能,避免走火入魔的发生,可如果是那样,重新达到巅峰状态的向天行只怕要对昔日的仇人展开疯狂报复了。
洪荒之鴻蒙大道
曹诚光道:“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张弛点了点头。
曹诚光低声问道:“你有没有见到幽冥老祖?”
张弛摇了摇头。
“有没有见到那只白狐?“
张弛依然摇了摇头,心中却想到了白小米,白小米从来到幽冥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现身,从接触秦君瑶时和她的对话可以推断出,她们母女应该已经见了面,白无天就在幽冥墟,秦君瑶对此究竟是不是一无所知?
傲嬌屍兄賴上我
镇魔珠真正的作用是什么?是避免吸收大量灵能之后的走火入魔?还是真得可以用来对抗幽冥?
曹诚光道:“我现在想想自己辛辛苦苦跑到这里来,就干了一件事,取走镇魔珠,唤醒了白无天。“
张弛心中一动,彼之蜜糖吾之砒霜,镇魔珠对吸收大量灵能的人可以起到帮助的作用,可是对白无天之流的妖族,却意味着一种封印,曹诚光盗走了镇魔珠,同时也解除了白无天的封印。白无天因此而苏醒,而纪昌恰恰出现在白无天的身边,成为白无天复苏之后的第一个祭品。纪昌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他救了秦君瑶,也许还有白无天,到头来他还是死在了白无天的手中。
现在回头想想,纪昌也许也有动机,作为深井的典狱长,掌控着从天坑进入幽冥墟的传送阵,纪昌所知道的秘密要比一般人多得多,只是他人已经死了,他所知道的秘密也随同他一起永远埋葬。
秦绿竹此时开口道:“我听说真正的幽冥老祖其实一直都在圣城废墟的地宫中。“
思君能有幾多愁
曹诚光道:“无凭无据的事情你也相信?”
秦绿竹道:“可不是无凭无据,我们遇到你的时候,当时圣城废墟地动山摇,闪电不断击落在废墟之上。”
小红樱道:“就是,后来圣城废墟整个都陷落到了地下,在原来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大坑。”
楚江河在人群中走着,曹诚光的话他自然也都听到了,可是他并没有插话,他清楚别人怎么看自己,何必自讨没趣。
曹诚光忍不住笑了起来:“惦记镇魔珠的人还真不少,幽冥老祖和我们是第一波,张老弟你们是第二波,小红樱他们是第三波。”
秦绿竹补充道:“还有一波。”她所指得是秦君实和何东来,现如今二舅秦君实已经死了,而何东来也因为身受感染变成了幽冥,命运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曹诚光道:“无论第几波,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说这句话的时候抬头看了张弛一眼,张弛无疑是目前笑到最后的那个,只不过曹诚光并不认为张弛一定可以笑到最后,他们还没有离开幽冥墟,天知道还会有怎样的变化。
张弛道:“老谢一心想得到镇魔珠究竟有什么作用?“根据向天行所说,镇魔珠可以用来控制体内的各种异能相互冲突,也能够对付幽冥,可外界并没有幽冥,谢忠军显然不需要拿镇魔珠去对付他们,也就是说谢忠军很可能也同样面临体内异能冲突,难道他也可以吞噬他人的灵能?
曹诚光将祸水东引:“楚江河,你应该知道他们要这颗镇魔珠做什么?你老子肯定会告诉你一些内情对不对?”
無敵黑槍 邊城
楚江河摇了摇头,言多必失,还是沉默是金。
曹诚光道:“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你保密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咱们弃暗投明,为人类的命运而战。”这番话他说得慷慨激昂正义凛然。
穿越之民以食為天
张弛都想为这厮的不要脸鼓掌,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一切從葫蘆娃開始
反倒是小红樱被曹诚光的这番话打动,一双明眸望向楚江河,目光中充满了鼓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她也希望楚江河能够有同样的觉悟。
楚江河道:“你刚刚说,白无天还活着?”
曹诚光点了点头道:“如果那只白毛狐狸就是白无天的话,那他自然活着。“
楚江河道:“谢忠军为何会和白云生合作?“
曹诚光道:“那还用问,自然是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利益,人类的世界岂容妖族横行?当初白云生也是神密局的七位创始人之一,他立下无数战功,可到最后还不是落到了被赶尽杀绝的下场。“
楚江河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人类被感染后会变成幽冥,而妖族不会。“
听到他的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雪花飘舞,冷风呼啸,秦绿竹的内心深处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难道克制幽冥大军的关键是妖族,可是只凭着一个白无天怎么可能逆转乾坤?
张弛想到了途中疯狂追杀他们的苍猿和雷鸟,忽然明白了什么,也许镇魔珠根本无法对付幽冥,可镇魔珠却能克制妖族的白无天,让他在圣城废墟长眠。
白无天的复苏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强悍如向天行都无法征服的幽冥墟,白无天难道可以做到?
秦绿竹紧紧抿着嘴唇,俏脸已经失去了血色,张弛留意到她神情有异,小声道:“你没事吧?“
秦绿竹摇了摇头。
远方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张弛惊喜道:“闪电!“他感应到了闪电的存在。
风雪中出现了几道模糊的身影,疾风之狼,越来越多的疾风之狼排着整齐的队列逆风而行,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张大仙人目力强劲,辨认出那是由疾风之狼组成的队伍。
秦绿竹的脸色越发苍白,颤声道:“疾风之狼是不会越过冰雪长城的。”
张弛道:“规则总是可以改变的。”心中也泛起了嘀咕,毕竟当时就因为这个规则,闪电才没有护送自己来到极北之地。
“原则却不能改变!”
疾风之狼已经开始加速奔跑,张弛试图建立起和闪电之间的联系,可这种感觉似乎近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边。
曹诚光敏锐地嗅到了危险,他惶恐道:“不对,它们好像不是来帮助我们的,这明显是猎杀的阵势。”
都市邪劍仙 失落葉
楚江河大声道:“把剑给我!”
秦绿竹冷冷道:“你以为可以对抗几千头疾风之狼吗?”
张弛道:“不用怕,我们去冰下躲躲。“
冰面剧烈震颤起来,初时他们以为这震颤是因为狼群奔跑而引起,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震颤来自于他们的脚下,冰面发出清脆的开裂声,一条冰封从他们的身后向脚下飞速蔓延而来。

nzcep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三章 無計可施相伴-zy0j4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举起龙鳞刀在前方冰壁上融出一个大洞,让秦绿竹和小红樱先进去,他回到楚江河的身边,笑道:“给你一个选择,跟我走还是留在这里自生自灭?”
楚江河一脸的生无可恋,到了这种时候,他还能有什么选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只能跟着张弛走了。
张弛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往里面塞了一颗药丸,强迫楚江河咽了下去。
楚江河知道张弛没那么容易放过他,可这手段也太卑鄙了些,咽了那颗药丸,惶恐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张弛道:“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跟我玩阴谋,我没理由对你以德报怨,这是给我自己留些保障。你小子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就让这幽冥墟变成你的埋骨之地。”他将楚江河放开。
楚江河道:“你吓我!”心中暗自琢磨,张弛塞到自己嘴里的或许不是毒药,只是他故意吓吓自己罢了。
张弛道:“你大可试试。”头也不回地向冰洞中走去。
楚江河心中恨极了张弛,可现在也无计可施,只能忍气吞声地跟着他往前走。
走出不远,看到秦绿竹和小红樱在前方停步,她们身边还多了一个侏儒,自然是真正的曹诚光。
曹诚光的脸色比楚江河更加难看,两人四目相对,都知道对方在张弛手上吃了瘪,现在他们的命运已经完全掌握在张弛的手中了。
曹诚光挤出一个笑容道:“想不到咱们这些老朋友又能齐聚一堂,真是开心,呵呵……”他干笑了两声,却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在笑,尴尬咳嗽了两声。
秦绿竹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我们要返回冰雪长城,对抗幽冥大军,何去何从你们自己掂量。”
黑科技研究中心 瘋狂的鯰魚
曹诚光忙不迭道:“我自然是要跟你们一起走,我要和你们有难同当,对抗幽冥乃是关系到人类存亡的大事,这么有意义的事情我当然要参与,义不容辞!”
小红樱道:“谁要和你有难同当,你这种人只顾着自己,哪还顾得上别人的死活。”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了楚江河一眼,看到楚江河面如死灰,神情颓丧,心中有些不忍,可想起他刚才的所为,顿时心肠又硬了起来。
张弛向曹诚光道:“你跟我回冰雪长城?”
曹诚光连连点头。
“你不怕有人为纪先生报仇?”
曹诚光倒吸了一口冷气,苦笑道:“你以为他是我杀的?他是我结拜大哥,我们虽然不是同年同日生,可我们立誓要同年同月死。”
秦绿竹忍不住抢白道:“你怎么不去死?”
補天
曹诚光脸皮再厚此时也感到尴尬了。
张弛道:“你们没必要勉强,就算你们想回去,我也不会拦着你们。”
楚江河心中暗忖,说的好听,天蓬尺全都被你夺走了,我拿什么回去?曹诚光和他也是一样的想法,没有了镇魔珠,回去也救不了曹明敏,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留在这里,希望有机会将东西夺回。
两人各怀鬼胎,跟在张弛身后默默走着,彼此目光对望,都明白对方想到了偷袭,可也只是想想罢了,张弛刚才展现出的强大实力已经将他们震慑,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秦绿竹道:“你猜他们两个心里想什么?”
张弛笑道:“自然是想着趁我不备偷袭我,将东西夺回去。”
秦绿竹咯咯笑了起来,小红樱没笑,过去楚江河一直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可今天形象完全崩塌,让她心中实在难以接受。
曹诚光在后方道:“我可没那么想,张老弟,我对你一直都是心服口服的。”
张弛道:“老曹,我对你的脸皮也是服气的。”
曹诚光叹了口气道:“张老弟,我是有苦衷的,我还不是被人胁迫方才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加害过你吧?我非但没有害过你,还帮助过你几次。”
“如此说来,我倒是应该感谢你了?”
曹诚光快走了几步,和张弛并肩行走,昂着脸,腆着脸皮道:“你我兄弟何必那么客套,都怪那个谢忠军,他卑鄙无耻,用小敏的性命来要挟我,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义,我这一生唯一深爱的人就是小敏,我最对不起的也是她,所以哪怕有一线机会,我也要尝试去营救她,你说我错了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巴巴望着秦绿竹,分明是想博同情。
秦绿竹道:“这个理由倒是充分。”
小红樱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一位大情圣。”
“大情圣不敢当,不过至情至圣的君子我勉强也算得上。”又看了秦绿竹一眼道:“至少比那几个伪君子强得多。”
神書
张弛道:“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
曹诚光道:“所以我后悔,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痛改前非,我发誓,从现在开始,我是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楚江河心中暗骂,这老狐狸当真不知廉耻为何物,为了保住他自己,连做人的底线都不要了。
秦绿竹道:“你要是无法完成任务,岂不是就没办法救曹主任?”
曹诚光长叹了一口气道:“大不了我用这条命来祭她就是,小敏在天有灵,知道我为她努力过就好,一个人不管生命长短,最重要是活过、爱过、来过!”
秦绿竹和小红樱听他这样说,内心居然都有些触动,忽然觉得曹诚光也的确有他的苦衷,一个深情的人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张弛见惯了曹诚光的套路,他喋喋不休说了那么多只当是耳边风,楚江河心情低落,一言不发,众人随着张弛在冰洞中前进,途中经过多处涌动的灵泉。
楚江河经过灵泉之时,心中越发懊恼,他距离完成任务只差一步,眼看就能够顺利完成任务离开这里,却因为张弛的出现而功亏一篑,人通常不反思自己的错误,通常习惯于将所有的错误和责任都归咎到别人的身上。
想起张弛还逼迫自己吞下一颗不知何物的药丸,楚江河忐忑不安,虽然认为未必真是毒药,可心理上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无论他承认与否命运都已经被张弛掌控。
曹诚光道:“咱们这是往什么地方去?”
张弛道:“摆脱幽冥的追踪。”
曹诚光道:“张老弟真是厉害,这冰洞都是你挖出来的?”
张弛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冰洞本来就存在,这片地方遍布冰洞,错综复杂,层层叠叠,我只需要在关键时刻,打通关键的环节即可。”
曹诚光恭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那种关键时刻能力挽狂澜的大人物,以后一定能够名垂青史。”
秦绿竹道:“张弛,他咒你死呢。”
曹诚光慌忙摆手道:“不敢,不敢,张老弟是我偶像,我怎么可能咒他死,赞美都来不及,我祝你们两个千秋万载永结同心。白头偕老,早得贵子。”
秦绿竹虽然明知道他说得都是恭维话儿,可仍然听得心花怒放,眉眼含笑道:“你这人就没一句实话。”
张弛示意众人停下脚步,和秦绿竹交递了一个眼神,秦绿竹利用灵能在他们的周围构筑起空静结界,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够屏蔽外界对他们的感知。
张弛指了指头顶上方,低声道:“有不少幽冥在我们的上方冰洞中,咱们歇歇再走。“
殺手巔峰
小红樱打了个喷嚏,楚江河将自己的皮袄脱下来递给了她,小红樱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秦绿竹伸手接了过去,然后递给了小红樱:“穿上!“
曹诚光看到眼前一幕,禁不住感叹道:“问天下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大宋桃源 白翼龍
张弛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真心想跟我合作?“
曹诚光道:“那是自然。“眼睛朝楚江河看了一眼。
张弛道:“你不用担心,咱们的对话他听不到。”他也从秦绿竹那里学会了构造空静结界的方法,将自己和曹诚光单独隔离开来。
曹诚光道:“我倒是有个办法,这小子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倒是一张不错的牌,咱们可以利用他来谈条件,他毕竟是楚沧海的亲儿子,楚沧海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张弛道:“你想用他交换曹明敏?“
曹诚光道:“他们敢做初一,咱们就做十五,张老弟,现在镇魔珠在你手里,楚江河也在你手里,这就意味着咱们有了谈判的资本,谢忠军想得到镇魔珠,楚沧海想保住他儿子的性命,咱们只要握紧了这两张牌,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张弛哈哈笑了起来。
曹诚光也跟着大笑:“我就知道咱们想到了一处,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回去。”
张弛却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曹诚光道:“怎么不是时候,夜长梦多啊,我的好兄弟。“
张弛道:“刚刚是谁说要为人类的命运而战,要和幽冥墟共存亡。“
曹诚光低声道:“你该不是真准备要留在这里和幽冥决一死战吧?“
张弛道:“幽冥墟如果守不住,这里就会完全被幽冥掌控,变成一个真正的人间炼狱,咱们既然能够到这里来,幽冥同样可以进入外面的世界,一旦发生了那种事,世界末日就到了,到时候别说是曹主任,就算是你我也难逃劫数。”
曹诚光道:“我死不足惜,可我岂能眼睁睁看着人类命运断送在我的手中,决定了,我和张老弟同进退,哪怕是牺牲掉我这条性命,也一定要将幽冥阻挡在冰雪长城之外。”
张弛对曹诚光的话是一点都不信,对待这种人必须要拿住他的七寸方才能让他老老实实配合自己。
秦绿竹看了楚江河一眼,向小红樱道:“以后要多点记性,不要听几句甜言蜜语就将一颗心全都扑在人家身上,要知道这世上的伪君子有很多。”
小红樱咬了咬嘴唇,眼泪就快流出来了。
曾國藩家書 曾國藩
楚江河道:“我从未想过害你,我只是想带你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小红樱道:“我也从未想过你会如此自私。”
楚江河叹了口气,不再解释,以他目前的状况很难再有翻盘的机会,且不说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张弛,就算秦绿竹他也应付不来。
幽冥远离这一带之后,张弛带着他们继续沿着冰洞前行,在冰洞中行走了大半天,张弛方才寻找了一个相对薄弱的地方,利用龙鳞刀开辟通道,几人先后来到了外面。
外面还是大雪纷飞,周遭寂静无人,秦绿竹在风雪中分辨了一下方向,指着东南方道:“咱们朝这个方向走,大概一个日夜就能够抵达冰雪长城了。”
綜瓊瑤重生繼皇後
小红樱将皮袄丢给了楚江河,看似不愿穿他的东西,可在另一种层面上,也体现出她对楚江河并未能完全忘情,秦绿竹看在眼里,心中暗叹,这小妮子只怕难以解脱出情网了,以后还需多加小心,提防楚江河再利用她。
曹诚光故意道:“这镇魔珠究竟有什么作用?为什么谢忠军想千方百计地得到它?”
张弛道:“你都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还费尽心机去偷?”
曹诚光苦笑道:“原因你都知道。”
秦绿竹道:“说说看,你是如何从圣城废墟盗得镇魔珠的?”
曹诚光长叹了一声道:“说来话长,我和我大哥……也就是纪昌,我们被幽冥老祖胁迫进入了圣城废墟,那幽冥老祖过去应该是去过圣城,所以他轻车熟路,他利用我们各自的特长,躲过寒潮,绕过荆棘迷宫,进入地宫,等到了地宫我们才知道这里面居然是一座墓葬,幽冥老祖之所以进入这里,他的目的是要得到镇魔珠。”
张弛听他一口一个幽冥老祖的叫着,心中暗忖,曹诚光应该早就猜到了幽冥老祖真正的身份。
曹诚光停顿了一会儿方才继续道:“他让我和纪昌去打开棺椁,等我们打开棺椁一看,里面躺着一具尸体,栩栩如生,你猜那人是谁?”

7l8fu寓意深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一十二章 原來是你熱推-zjude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曹诚光道:“什么玩意儿?”凑近想要看个究竟,楚江河却迅速将天蓬尺收了回去。
曹诚光切了一声道:“小气,一根破尺子有什么稀奇?”
楚江河暗自不屑,曹诚光真是有眼无珠,居然连这件宝物都不认得,如果没有天蓬尺,即便是身处灵泉遍布的猎风谷,他们一样无法离开。
楚江河道:“镇魔珠呢?”
曹诚光嘿嘿笑道:“等咱们回去,我自然会给你看。”目光在晕厥过去的小红樱身上看了看道:“这妮子你打算如何处置?你若是不要就……”
楚江河怒视他道:“我的事情你无需过问。”
曹诚光道:“你心中极其矛盾对不对?不带她走良心难安,可如果带她回去又担心对她无法交代,对神密局无法交代,还担心神密局会对她不利对不对?”
楚江河被他说中了心坎,抿了抿嘴唇道:“曹诚光,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是。”
曹诚光道:“你小子隐藏得也够深,连我都被你骗过,跟我说句实话,你打算将镇魔珠交给谢忠军还是交给楚沧海?”
楚江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脸上厌恶的表情已经藏不住了,如果不是曹诚光得到了镇魔珠,自己绝不会和这种人为伍。
曹诚光道:“你戒心可真重,咱们若是想合作就应当彼此信任,不如你把那根尺子给我看看。”
楚江河道:“除非你将镇魔珠拿给我看。”
曹诚光居然爽快地点了点头道:“好啊。
楚江河心中疑窦顿生,此前自己费尽唇舌,曹诚光都不肯拿出镇魔珠,现在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估计十有八九其中有诈,可转念一想,自己是曹诚光唯一的机会,除了自己以外他根本没可能离开幽冥墟,以曹诚光的头脑不会想不透这个道理。
楚江河向曹诚光伸出手去,让他先将镇魔珠拿出来交给自己。
曹诚光道:“咱们一起拿出来,谁也别想玩花样。”
楚江河知道他没那么好说话,做任何事都是斤斤计较,看到曹诚光从怀里摸索出一样东西,用两只小手捂着。
曹诚光道:“一起!”
楚江河将天蓬尺递到他的面前,曹诚光也将他的镇魔珠展示给楚江河,楚江河定睛望去,这镇魔珠晶莹剔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水晶球,不,更像是冰球。
曹诚光道:“拿去看仔细些。”他将镇魔珠向楚江河轻轻抛了过去。
楚江河探手接住,冰凉一片,他的注意力刚刚转移,曹诚光已经出手了,闪电般抓住了楚江河的天蓬尺,一把就夺了过去。
楚江河怒道:“你干什么?”
楚江河已经撒开两条小短腿向冰洞深处逃去。
楚江河握住那镇魔珠,掌心沁凉,他此刻的内心比掌心更凉,曹诚光这个老混蛋,竟然用一颗冰球来敷衍自己,利用冰球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趁机夺走了他的天蓬尺,楚江河顾不上多想全力去追赶曹诚光。
靈撼九幽
折盡長安柳
楚江河大声道:“曹诚光,你拿去也没用。”
曹诚光矮小的身影从前方拐了过去,等楚江河追赶上去,发现前方已经没了人影,楚江河心中骇然,功亏一篑,眼看就要成功,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可现在连天蓬尺也被曹诚光给骗了过去,这下只怕要困在幽冥墟了。
都市之齊天大聖
楚江河循着冰洞继续走了一段距离,发现曹诚光已经彻底失去了影踪,冰洞虽然很长,可前方笔直,一眼能够看到尽头,周围也无隐蔽之处,除非曹诚光可以钻入冰下,可据他所知,曹诚光应该没有钻入冰雪中的本事,难道这厮一直都隐瞒着他的能力?
楚江河无奈之下,只好暂时返回刚才的地方,来到外面发现原本被他打晕躺在地上的小红樱也不见了,楚江河心中骇然,今次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有得到镇魔珠,连天蓬尺也丢掉了,小红樱如今也不见了影踪,若是她有三长两短,自己以后恐怕要良心难安了。
楚江河继续向外走去,希望小红樱只是苏醒过来自行离去,如果是这样她走不了太远,走了几步,他又停下脚步,比起小红樱天蓬尺和镇魔珠更加重要,可现在曹诚光将这两样东西全都带走了,只怪自己大意,低估了曹诚光的卑鄙,楚江河越想越是懊恼,他决定回头再找一次。
没走出几步,就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定睛望去,却见曹诚光从里面出来,楚江河心中又惊又喜,这厮总算舍得现身了,既然他去而复返就证明他离不开自己,就算把天蓬尺给他,没有自己帮忙引路他也离不开幽冥墟。
楚江河怒视曹诚光道:“天蓬尺呢?赶紧还给我!”
曹诚光一脸无辜道:“什么天蓬尺?我何时拿了你的天蓬尺?”
楚江河见他到现在仍然还在歪搅胡缠,忍不住斥责道:“曹诚光,你到底还想不想离开这里?你再歪搅胡缠,错过时机,恐怕你我都要困在幽冥墟了。”
曹诚光长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把天蓬尺交给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
楚江河听他这么说顿时愣住了:“什么?”
晚漢 晚上去爬上
曹诚光道:“我刚刚被张弛给拖了下去,一定是他扮成我的样子,从你这里骗走了天蓬尺,你啊,怎么就这么大意,居然被张弛给骗了。”
楚江河手足冰冷,看曹诚光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他也知道张弛有一定的拟态能力,只是没想到张弛在这方面的实力如此强大,将曹诚光模仿得惟妙惟肖。
楚江河道:“你还不是一样,那颗镇魔珠还不是被他抢走?”
曹诚光嘿嘿笑道:“你当我像你一样蠢吗?“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灰蒙蒙的珠子道:”东西自然还在我的身上,除非是我死,任何人休想将这东西从我的身边拿走。“
楚江河心中暗叹,自己终究比不上这厮老奸巨猾。
曹诚光道:“现在我有镇魔珠,你却没有了回去的办法,看来我需要重新找人合作了。得嘞,告辞,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从今以后,大家听天由命。”他从楚江河身边经过,向洞外走去。
楚江河道:“曹先生,我既然敢来幽冥墟,自然有离开的把握。“
曹诚光看着楚江河道:“什么意思?东西没被他抢走?“
楚江河从怀中又掏出了一根天蓬尺,得意道:“来幽冥墟这危机四伏的地方就要做好两手准备,他怎么都想不到我还有备选方案。“
曹诚光啧啧赞道:“原来刚才那一根是假的。“
楚江河道:“两根都是真的。“
曹诚光道:“怪哉,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多?“
楚江河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咱们走。”
曹诚光道:“就这么走了?你那个小情人呢?“这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神女駕到,冥王夫君請小心 小色子
楚江河心中一阵刺痛,今次离去恐怕和小红樱再无相见之日,想起小红樱的笑靥,楚江河的意志顿时有些动摇,可想起自己此行的任务,心肠又硬了起来:“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曹诚光道:“让我跟你走也可以,你把天蓬尺交给我。”
楚江河听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由得打量了曹诚光几眼,曹诚光的衣服和刚才完全相同,如果说刚才那个是张弛所扮,那么真正的曹诚光哪儿弄这身一模一样的衣服?楚江河心中一凛,他向后退了一步,手落在剑柄之上:“你究竟是谁?”
曹诚光道:“要不要脸,不知道我是谁?你还要带我离开?”
楚江河一字一句道:“你是张弛,你不是曹诚光!”
曹诚光哈哈大笑:“楚江河,既然你如此多疑,还是自己一个人走吧,老子不回去了。”
楚江河突然拔剑出鞘,一剑向曹诚光的头顶劈去,曹诚光身材矮小,在这种对决中占尽劣势。
眼看大剑即将劈中曹诚光的头颅,眼前却突然失去了曹诚光的踪迹,楚江河的这一剑收势不急,砍在曹诚光刚刚立足的冰面之上,在冰面上砍出一道白印,剑刃劈斩的冰屑乱飞,楚江河没有砍中目标,定睛望去,周围哪里还有曹诚光的身影。
楚江河大吼道:“张弛,你出来,我知道是你!”曹诚光没有在冰中遁行的能力,刚才的那个十有八九就是张弛所扮。
楚江河举剑向前走去,走了两步,脚下发出冰裂之声,低头望去,只见冰面因为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而裂开,楚江河赶紧转移到别处,心中纳闷,脚下本该是坚实的冰面,怎么如此脆薄,一定是张弛在下方动了手脚。
移步右侧的冰面,还未站稳,喀嚓一声,冰面裂开一个大洞,楚江河内心一沉,身体向下方掉落,他应变也是奇快,赶紧纵身提气,意图在跌落之前,跳到上方。
可下方有人伸手抓住了他的足踝,楚江河被拖着向下坠落,他挥剑向下方砍去,剑刃中途遇到阻隔,却是一面冰盾挡住了利剑,楚江河身体在坠落的途中,腹部已经挨了重重一拳,这一拳打得他骨骸欲裂,还未等他恢复过来,面部又被一拳击中。
楚江河被打得眼冒金星,双脚刚刚落在地上,就被冰封住,双手下意识在冰壁上一扶,准备挣脱开来,可那冰面竟毫不着力,双手一下就陷入冰壁之中,这下双手双脚都陷入冰中,冰壁迅速凝固,将他困住。
楚江河内心惶恐不已,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远逊于对手。
火光亮起,火焰沿着刀身蔓延,燃烧的龙鳞刀照亮了黑暗的冰窟,楚江河借着火焰的光芒看到了对手,张弛笑眯眯出现在他的对面,向他点了点头道:“别来无恙?”
楚江河一时间万念俱灰,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被张弛掌握了,现在落在他的手中,已经是大势已去,他叹了口气道:“好手段,输在你的手下,我无话好说。”
张弛道:“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成对手,因为你不够资格。”
楚江河咬了咬嘴唇,他向来高傲,可如今却不得不接受自尊被张弛无情践踏的事实。
张弛来到他的面前,伸手从他怀中摸出了另外一根天蓬尺,楚江河没有任何的反抗,他的内心已经崩溃,已经从心理上放弃了反抗。
张弛看了看这跟天蓬尺,又取出刚才抢来的一根,两相对比几乎一模一样,这东西全都是高仿复刻版,和秦君卿给他的无论材质还是外形细节几乎都一模一样,由此可以基本推断出,秦君卿、楚沧海、谢忠军三人必有勾结,背后的布局人很可能处在他们三人之中,也许他们三人全都参与其中。
先生你哪位 微藍
起源探秘
张弛道:“这天蓬尺是谢忠军给你的?”
閃婚神秘老公
楚江河道:“他哪有这个本事。”
张弛道:“那就是你爸,新世界集团自然有这个本事。”他将天蓬尺全都收起来,向楚江河道:“说说看,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楚江河道:“从我这里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我知道得东西未必比你多,只不过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次的任务是重返幽冥墟找到镇魔珠并带回去。”
张弛道:“你和曹诚光从一开始就串通好了?”
楚江河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有人会配合我,但是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和白小米中的一个,并不知道是曹诚光。”
张弛道:“白小米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上方忽然传来脚步声,不多时听到秦绿竹的声音道:“张弛,外面来了许多幽冥武士,已经将洞口封住了。”
富貴皇華 肖某某
张弛道:“不用慌张,你下来吧。”
秦绿竹从洞口跳了下来,紧接着是小红樱,楚江河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狼狈无比,他不想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被小红樱看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小红樱只当没有看到他。
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襲
张弛等她们下来之后,伸手一挥,只见上方的冰洞慢慢融合,楚江河看在眼里,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这小子不知得了什么奇遇,实力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xd96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替天行盜 ptt-第五百零六章 珍惜眼前人鑒賞-myq3u

替天行盜
小說推薦替天行盜
所有人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听平安话里的意思,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人在这个地方。
张长弓循声走去,因为不知平安口中的叔叔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是坏人,那么情况只会变得更坏。
没有听到回答,平安道:“叔叔,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瞎子听到这里,暗骂了一句,要不要脸,怎么会有个男人光着屁股在这里?
张长弓来到平安声音发出的地方,发现了一道裂缝,声音是从石壁里传来的,虽然能够听到平安的声音,可是也要打通这道石壁方才能够见到他。
叶青虹也赶到这里,颤声道:“平安,你还好吗?”
江湖絮影
平安没有回答,仿佛根本听不到他们的话。
叶青虹用力拍打着石壁,大声呼喊着平安的名字。
张长弓让叶青虹暂时让开,他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向石壁击出一拳,他的力量可以开山裂石,连续三拳,终于将石壁打穿,手脚并用扩出一个可以容纳成人通过的洞口。
张长弓爬了进去,此时他的视力渐渐恢复,眼前开始有了光感,前方波光荡漾,似乎有一堵水墙挡在那里。
叶青虹几人也随后进来,不过他们的视力暂时没有恢复光感。张长弓伸出手去,触碰那堵水墙,他的手并未感到任何的阻力,甚至没有任何的感觉,张长弓让众人不要擅自行动,他率先走了进去。
张长弓进入这道墙的时候眼前出现了强光,他提前就已经将眼睛闭上,虽然如此仍然感到难以承受。突然身上一轻,水波一样的墙壁凭空消失了。
此时叶青虹几人的眼睛也渐渐恢复了光感,他们看到张长弓呆呆站在原地,如同被封印了一般。
平安就站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在平安对面的岩壁下,靠着一个赤裸身体的男人,那男人长发垂肩,胡须也到了胸口,身体苍白而瘦弱。
麻雀吓得赶紧捂住了眼睛,叶青虹的目光却定格在那男子的身上,她几乎在第一眼就认出他是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梦中人,他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爱人,自己的生命——罗猎!
罗猎望着叶青虹,他温暖的目光充满了欣慰,他说不出话,只能用目光和她交流,他刚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光之旅,他无法形容这趟旅程的辛苦,几度迷失方向,几度想到了放弃,可他最终还是熬了过来,最重要的是他回来了,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平安朝着叶青虹跑了过来,伸出手臂想要一个拥抱,可向来疼爱他的妈妈却视而不见,叶青虹迈着前所未有的艰难步伐走向罗猎,她的身躯在不断颤抖着。
罗猎说不出话只是静静望着她,叶青虹来到他的面前,出乎意料地扬起手来打了他一个耳光,然后紧紧抱住他,生怕一松手他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罗猎瘦削的手臂慢慢抬了起来,他搂住叶青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他想说自己回来了,想说自己会陪着她,想说自己再也不会走了,可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铁娃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距离新年到来只剩下十分钟了,估计同伴们不会准时回来了,自己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里辞旧迎新。铁娃叹了口气,用树枝在雪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福字,虽然他的字不怎么样,可大过年的,也算添点儿喜庆。
铁娃拿起桌上的酒壶,自语道:“大家平安就好!”拧开壶盖准备自己喝上一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瞎子的声音:“铁娃,快来帮忙!”
铁娃赶紧将酒壶放下,循声跑了过去,只见出去探险的同伴从远方走来,叶青虹抱着平安,瞎子背着麻雀,张长弓的背上也背了一个人。明显多了一个,铁娃以为他们途中救了一个,可就算他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竟然真得把失踪三年的罗猎找回来了。
铁娃道:“谁?”
小平安开心到了极点,大声宣布道:“我爸,是我找到的!”
叶青虹此时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她这三年的等待没有白费,如果不是儿子,谁也不会想到罗猎居然会在这里出现。罗猎是她的骄傲,儿子是他们的骄傲。
急案特攻
铁娃激动地跑到张长弓面前:“罗叔,太好了,太好了,我来背您!”
瞎子气喘吁吁道:“你丫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我……快累死了……”
张长弓心情也格外愉悦,哈哈大笑道:“我没事,去帮你瞎子叔。”
瞎子将麻雀交给了铁娃,麻雀抱怨道:“人家张大哥背了一路也没像你这么矫情。”
瞎子叫道:“能一样吗?罗猎皮包骨头,比你轻多了。”
麻雀呸了一声:“胡说八道。“
罗猎虽然身体瘦弱,可精神还算凑合,只是他短时间内还无法开口说话,叶青虹看到他如此模样,知道他这几年一定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猜测到罗猎应该有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不敢给他直接吃饭,先盛了些肉汤喂他。
虽然是肉汤罗猎喝下去也感觉仿佛有刀子正在撕裂开他的食道,他小心翼翼地喝着肉汤,叶青虹望着他的样子,心疼地落下泪来。
虽然对父亲早已没有了印象,可血脉亲情是极其玄妙的,小平安一直守在爸爸的身边,寸步不离,还乖巧地问:“爸爸,你累不累,我给你捶捶腿。”
叶青虹破涕为笑:“小滑头,怎么不见你对我这么好过?”她向罗猎道:“真不知道你有什么魔力,我辛辛苦苦带他三年,感情还比不上你们这会儿功夫。”
罗猎笑了笑,他仍然说不出话,就算能够开口,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目前脑海中还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他伸出右手,瘦骨嶙峋的大手中握着紫府玉匣,左手中握着玄冰之眼。他将两样东西递给了叶青虹。
叶青虹将这两样东西小心收好,找到罗猎的时候,他赤身裸体,身上只带着这两样东西,可见这两样东西意义重大。
豪門緋聞:總裁寵妻無上限
罗猎喝了碗肉汤,身体舒服了一些。叶青虹让铁娃带着平安先去睡,柔声向罗猎道:“你累不累?睡吧,我守着你。”
罗猎摇了摇头,指了指帐篷外面。
叶青虹道:“你想去外面看看?”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搀起了他,现在的罗猎弱不禁风,叶青虹握着他瘦骨嶙峋的手,鼻子又有些发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罗猎终于回来了,只要悉心调养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就会康复,叶青虹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再让他离开。
罗猎在叶青虹的搀扶下走出了帐篷,外面的雪停了,其余人都回到营帐内休息,毕竟这趟探险已经让大家筋疲力尽,累到倒头就睡,累到他们忘记了今晚还是除夕之夜,睡醒后就是新的一年。
叶青虹惊奇地发现湖水神奇地上涨到了最初的平面,夜空中群星璀璨。罗猎抬起头,出神地凝望着星空,此前发生的一切宛如一场幻梦,从儿子的模样已经推断出自己离开了三年,这三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叶青虹的目光舍不得离开罗猎,柔声道:“前面不远有个温泉,你要不要泡个澡?”
罗猎笑着点了点头。
罗猎恢复的速度要比叶青虹预想的更快,他已经可以自己脱去衣服,进入温泉,虽然动作还是有些迟缓,可比起最初找到他的时候已经进步了许多。
叶青虹帮助罗猎剪短长发,又小心帮他将胡须刮得干干净净,她发现罗猎虽然瘦弱,可是三年的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他皮肤的状态很好。
叶青虹道:“我还以为你回来会变成一个老头子,可想不到还是那么年轻,可是我都已经老了。”
罗猎转过身,双手捧住叶青虹的俏脸,他摇了摇头,以这种方式告诉叶青虹,她一点都不老,在自己心中她永远都是那么美丽。
叶青虹在罗猎灼热的目光下居然又感到他们恋爱时的心动和羞涩,凑上前去,匆匆在罗猎干裂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迅速逃开,柔声道:“老实点,养好身体再说。”
燕歸梁
罗猎的笑容在叶青虹的解读中有些痞坏,叶青虹意识到可能是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脸红得越发厉害,娇羞满面的叶青虹让罗猎怦然心动。直到现在罗猎仍然没敢接受已经回来的事实。从颜天心那里得知通天塔可以穿越时空,利用紫府玉匣和玄冰之眼,可以增强通天塔的能量,只要利用通天塔达到两个时空之间频率同步,那么他就可以从未来时空返回到现在。
理论上并不困难,可是在实际的穿越中却状况百出,罗猎不慎进入了时空的乱流,长时间找不到过去世界的时空坐标,最后还是依靠和儿子之间的意识联络,方才重新找回了时间线,突破了空间壁垒,回到了如今的时代。
罗猎从儿子的年龄推断出自己离开了三年,而自己在时空乱流中迷失方向应该有接近一年了,现实中的一年,在时空乱流中会被放大成一个遥远且漫长的时间段,罗猎此前甚至认为自己在孤独中走过了一声,如果不是拥有着超人的意志,他的精神早已崩溃,他会放弃,彻底迷失在时空乱流中,永远没有挣扎离开的机会。
往事不堪回首,离开的这段日子对他而言充满了悲情,他最终无法挽救林格妮的生命,也无法阻止颜天心的离去,幸好他还有机会回来,避免这一时空悲剧的发生。
清晨,罗猎醒来,他发现妻子仍然紧紧拥抱着自己,他理解叶青虹的患得患失,生怕放开自己,自己又会凭空消失,罗猎轻轻移开叶青虹的手臂,虽然他很小心,可是这动作仍然将叶青虹惊醒了。
叶青虹睁开美眸,看到罗猎,马上下意识地紧紧将他抱住,罗猎笑了起来:“傻丫头……”这是他回来后开口说得第一句话。
叶青虹听到亲切熟悉的声音,泪水簌簌而落,在外人面前素来坚强的叶青虹,在罗猎面前顿时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小丫头。
罗猎拍了拍她的肩头,提醒她道:“儿子……”
叶青虹此时方才留意到小平安不知何时从帐篷外钻了进来,看到父母抱在一起不由得有些发懵。
叶青虹红着脸放开罗猎道:“平安,你怎么不敲门啊?”
小平安道:“没有门啊,妈咪!”乌溜溜的大眼睛仍然盯着罗猎,昨天见到父亲的时候,他还是长头发大胡子,今天因为剪短了头发,剃掉了胡须,明显年轻了许多,小平安有些不敢认了。
罗猎笑道:“儿子,让爸爸抱抱!”
平安望着妈妈,叶青虹嗔怪道:“这是你爸爸,你平时整天都喊着要见爸爸,怎么?他回来了你不敢认了?”
平安道:“爸爸……”他打开身上的护身符,看了看里面的照片,然后和眼前的爸爸比对了一下,照片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眼前的爸爸虽然比照片上瘦了一些,可是平安仍然确定是同一个人。
罗猎道:“乖儿子。”他伸出双臂,平安终于勇敢地扑入了他的怀里。
一家三口人离开营帐来到外面,闻到一股诱人的肉香,麻雀他们正在准备早餐,看到罗猎出来,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张长弓将斧头楔在木桩上,乐呵呵望着他们一家三口。
麻雀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包饺子,在煮肉的铁娃道:“罗叔!”
罗猎点了点头,笑道:“铁娃,壮了,也高了!”他将儿子放下,来到张长弓面前,伸出手去,和张长弓满是老茧的大手紧紧相握。瞎子也走了过去,在他肩上捶了一拳:“咋瘦了那么多?”
罗猎转过身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瞎子感动地流下泪来:“你小子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叶青虹忍不住道:“差不多得了,不知道还以为你们是两口子呢。”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罗猎最后来到麻雀身边,微笑望着麻雀,麻雀的脸红到了耳根,轻声道:“吃了不少的苦吧?”
罗猎道:“还行。”麻雀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曾经遇到了未来老去的她,还见证了她的离世。想起麻雀孤独的一生,罗猎心中不由得生出怜意。
麻雀道:“回来就好,大家都想着你呢。”
罗猎道:“饺子包的不错。”
麻雀道:“今儿是大年初一,带的面不多,凑合着吃,怎么都得来一顿饺子。”
叶青虹道:“麻雀真是心灵手巧。”
麻雀不好意思道:“我可比不上你。”
叶青虹道:“饺子我可不会。”她坐了下来跟着麻雀学习怎么包饺子。
罗猎和张长弓、瞎子凑在了一起,瞎子摸出一盒烟,罗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戒烟了。
张长弓道:“他身体那么弱,别给他烟抽。”
愛妃,給條活路:爆笑獸妃 九半兒
瞎子道:“得,我也不抽了,罗猎,你跟哥们透个底,这三年你跑哪儿逍遥去了?”
罗猎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
瞎子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嘿嘿笑道:“那就多说几句,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罗猎道:“我现在脑子有些糊涂,要不等以后再说?”
瞎子道:“滑头,你丫还是个滑头。”
罗猎岔开话题道:“陆威霖和阿诺他们最近怎么样?”
张长弓道:“阿诺回了欧洲,这几年都没过来,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假象,陆威霖去参加了抗日军,整天东奔西走,居无定所的,我们也不好联络他。”
瞎子道:“这次如果不是为了找你,我们也不会聚到一起,现在大家各有各的事情,很难像过去那样聚在一起了。”他停顿了一下道:“不过现在你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长弓道:“过阵子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聚聚。”
瞎子道:“对了,黄浦现在有些麻烦。”
张长弓慌忙给他使眼色,提醒他不要说,毕竟罗猎刚刚才回来,没必要给他增加心事。瞎子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也算不上什么大事,等以后慢慢说。”
罗猎仍然处在慢慢的恢复过程中,虽然很想敞开吃一顿饺子,考虑到自己的胃肠功能仍未恢复正常状态,只是吃了几个,又喝了一碗叶青虹为他熬得野菜粥,罗猎感觉自己的体力正在慢慢恢复,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上午的时候又飘起了鹅毛大雪,他们决定下山,返回杨家屯。这里距离狼牙寨不远,罗猎和狼牙寨的现任当家遁地青龙岳广清也非常熟悉,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可罗猎素来不喜欢麻烦别人,而且三年的时光可以改变许多事,他无法保证现在的岳广清仍然和过去一样。
离开之前,罗猎又来到火山口,小湖已经恢复了原貌,有些自然现象无法解释,昨天剧烈下降的水位今天居然就神奇恢复了,可水位上涨之后,水温发生了变化,
在目前的气温状态下,一夜之间湖面已经封冻,雪落在上面,掩盖了整面小湖,看上去就是一片平整的雪原,罗猎记得这里就是当年火山喷发的地方,他和颜天心、方克文三人在火山喷发之时死里逃生。
那场火山喷发毁掉了连云寨的数百年基业,颜天心不得不带着部族西迁,想起颜天心,罗猎的内心不由得感到失落,如果不是颜天心的意识夺回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他也不可能在她的帮助下回来,而颜天心却永远留在了遥远的未来时空。
罗猎知道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颜天心无法保证她可以永远控制那具身体,她担心有一天龙玉的精神重新夺回了控制权,那么她会做出对罗猎不利的事情。
经历了这场时空之旅,罗猎对生命已然有了重新的认识,有些事注定无法改变,珍惜现在,珍惜身边人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