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ymk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txt-第七十二章 廖行與顧青山讀書-5tycs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九面的声音没有再响起。
後現代修仙記 懵生
顾青山眼前,一行萤火小字飞快浮现:
“你的因果映射者拒绝了投降。”
“本次邪性之祭将正式开始。”
“廖行将陷入对他而言极度危险的境地——如果他不能活下来,你跟他都要死在这里。”
顾青山看完,望向对面。
只见廖行坐在床沿边缘,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舒服。
“刚才的伤严重吗”顾青山问。
“已经好了。”廖行道。
他从腰间口袋翻出一个烟盒,打开却是空的,随手便扔在地上,骂骂咧咧的问道:
“——烟瘾犯了,真该死,那个愚蠢的虫子,它怎么不拿包烟来诱惑我?”
顾青山道:“它大概懒得再搭理你,转而想办法去制造危险,以图干掉你。”
“哼,以你们这样的力量,想弄点什么手段出来杀我,岂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廖行斜着眼,满是警惕之意的问道。
顾青山回忆起死斗之祭,解释道:
“并非如此——其实这种献祭仪式是有讲究的,必须在某些方面达成平衡,才可以发动相关的因果律——如果直接捏爆你所在的世界,那根本就是对所有法则的侵犯与破坏,无法满足祭礼的要求。”
“具体在我身上,会是怎样的?”廖行问。
“一切以你的实力为基准,大概会出现一些对你而言极度危险的情况。”顾青山道。
廖行听了,神情变得严肃。
“实力……我他娘的只是一名科学家,哪儿来的实力。”
他站起来朝四周望去。
狭小的房间内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地上落满了灰尘,深色窗帘将窗户挡得严严实实,光线比较暗。
廖行转向顾青山,问道:“你虽然不能出手,但说话总是可以的。”
“对。”顾青山道。
“你有什么建议没有?”廖行问。
“我建议你记住一段呼吸调息的口诀,它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爆发出三倍的力量。”顾青山道。
“什么口诀这么厉害?”廖行动容道。
“炼气一层修行法。”顾青山道。
他指着门道:“我们边说边走,你得抓紧时间去外面看看。”
“我也是这样想的。”廖行道。
两人推开门朝外走去,沿着楼梯一路下楼,抵达了酒店的前台。
“要退房吗?先生?”
一名金发妇人站在柜台后问道。
“不,我只是出去走走。”廖行道。
他走出去几步,又退回来,露出微笑道:“女士,我知道也许这样很鲁莽,但我还是得真心的跟您说一声,您今天美极了。”
那妇人意外的看他一眼——
这人长的太帅了,而且不止是帅,还颇有男人气概,一幅风度翩翩的模样。
“谢谢。”妇人笑着应了一声。
廖行冲她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
“先生,你是想去哪儿?”妇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跟我的同伴第一次来这里,想去外面随便逛逛。”廖行道。
“你的同伴?”妇人疑惑道。
“对啊,就是他。”廖行指着身边的顾青山。
“——她看不见我,我等于是一个旁观者,并非在你当前这个世界之中。”顾青山飞快提醒道。
廖行顺势将手一扬,指向门外道:“——他早已在外面等我。”
“哦,”妇人恍然大悟,说道:“你们是第一次来的话,如果需要地图,我这里有售卖。”
地图!
顾青山神情一动,悄声道:“地图对我们挺有用。”
“但我没钱。”廖行悄声道。
“没关系,想办法看一眼。”顾青山道。
“女士,能让我看下是什么样的地图吗?”廖行笑着问道。
妇人拿出一张地图,展示给廖行看。
顾青山扫了一眼,说:“我记住了。”
“亲爱的女士,这张地图我已经有了,真抱歉。”廖行笑道。
“没关系,我只是想着你出差在外,也许有这个需要。”妇人将地图收了回去。
盛溺擄愛小寶貝 若凝、英
“多谢,多谢!”廖行冲她再一点头,转身走出门。
两人走在街道上。
四周的街景相当繁华,一派车水马龙景象。
——但很显然,这里并不是原初世界。
“瞧,那是电动车和汽油车。”廖行道。
“云层上有飞机飞过。”顾青山道。
“没有机甲。”
“人工智能也还处于初级阶段。”
“他们的兵器——”
總統大人,寵翻天!
两人四下一望,目光同时从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身上划过。
“是手枪……相当古老。”廖行道。
顾青山陷入沉思。
这里应该是一个古老的科技侧世界。
侯門庶妃 泛涼
——廖行是普通人类,能力也在科技范畴之内,当前世界正好符合他的实力与身份。
顾青山开口道:“等等,刚才给你的口诀背下来了么?”
異界狂仙 搶劫牛
“背下来了,我正在尝试调整呼吸的方式——我可是联邦第一科学家,玩这些东西根本不在话下。”廖行道。
“那你多练习,晚点我给你二层口诀。”
两人沿着街道朝前走,顾青山很快在一处橱窗前站定。
廖行也不得不停下来。
只见所有屏幕都放着同一幅画面。
一名政客模样的人慷慨陈词,历数着邻国的各种卑劣事迹。
“你在看什么?”廖行问。
“看你可能要面临的危险——”顾青山道。
廖行顿时恍然。
也是,出来已经数十分钟了,根本没发现什么非常危险的事。
难道……
他朝电视上望去。
只见电视上那人刚好说完一段话,这时便流露出严肃之色,继续说道:
“是的,我们要向他们宣战!”
廖行微微变色,扭头朝街道上望去。
只见街道上的行人纷纷加快了脚步,而那些车辆更是呼啸着远去。
一股莫名的气氛笼罩在整个城市之中。
“这里是靠近边境的城市,战争一旦爆发,这座城立刻就首当其冲。”顾青山道。
“原来如此……”廖行道。
用一场大规模战争,去杀掉一个人。
这也太过……兴师动众了。
但若是能杀掉顾青山——
九面恐怕恨不得让整个世界都毁灭,以此来毁灭顾青山。
“原来对于我来说,危险的境地就是一场战争。”廖行道。
“——可惜我们还不清楚,这个世界的科学技术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顾青山若有所思道。
“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战争将会如何展开。”廖行补充道。
他露出苦恼之色,沉吟道:“我现在没有钱,没有任何身份,在这个世界上也不认识任何人……”
藍顏亂世–銀雪傾城
“你已经有一张地图了。”顾青山指着自己的脑子道。
“一张地图能干什么!”廖行瞪着他。
“廖行,你是跟我同等水准的科学家,仔细想想该怎么应对——这可关乎你自己的性命。”顾青山抱着双臂道。
廖行认真起来,问:“有求职一类的地方没有?”
“人才市场在你前方左侧三公里的距离。”顾青山道。
“走!”廖行立刻道。
他们紧赶慢赶,终于抵达了人才市场。
这里是一个相当空旷的广场,到处摆着桌子,站着人,等待着有求职者上前询问。
廖行仔细看了一圈,说道:“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他们说得都是人族语,但文字跟我们不同。”
“是的。”顾青山道。
文字不通,连对方招什么人都搞不清,这可怎么办?
而战争已经迫在眉睫——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有人在大声的呼喝着,想要招收一批人手。
廖行静静听了一阵,低声问:“你觉得怎么样?”
顾青山道:“这几人眼神有些慌乱,但勉强装出了镇定的样子。”
“报酬给的丰厚。”廖行道。
“招收的人多。”顾青山道。
“左边那人身上有枪。”廖行道。
“他们这样大声喧哗,已经破坏了这里的秩序,但那些维持秩序的人都不敢去招惹他们。”顾青山道。
“虽然穿着便装,但行为举止很有规矩。”廖行道。
“不少人争抢着想被聘上。”顾青山观察四周道。
两人对望一眼。
廖行徐徐上前,略一调整呼吸,顿时爆发出力量,挤开四周的人,来到桌前大声道:“我!我!我!”
“你会什么?”站在那桌子上的一人问道。
行屍亂葬 心有明月
“开车!”廖行道。
生子醜妻:薄情總裁的烙痕 憶昔顏
四周顿时有好几个人一起大声道:“我也是司机,我也会开车!”
“我还会维修各种车!”廖行恶狠狠的朝身后瞪了一眼。
“哦?”那人眼睛一亮,问道:“你都会修什么?”
“市面上的各种车,我都会修。”廖行拍着胸脯道。
这话说出来,后面的声音就歇了。
——不仅是老司机,还是维修工,这样的人确实不多。
“你真会?”顾青山问。
“我连迁跃器都能发明出来,何况是一辆结构无比简单的老式汽车?”廖行淡淡的道。
那人打量他片刻,说:“我带你去后面——正好我们有一台车出了点小问题,你去看看,如果修好了就算他过关。”
廖行被带到了会场外。
“就是这一辆。”那人指着一辆大卡车道。
“什么毛病?”廖行问。
“开着开着老是报故障码。”那人道。
億萬寵妻
“这么小的问题,难道没人修?”
廖行笑了笑,伸手道:“钥匙给我。”
那人看他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便把钥匙递给他。
廖行上了车——
顾青山忽然道:“有机群来袭,三分钟左右就到城市上空。”
廖行眉头一跳。
原本是想借势生存的,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发动了车子,车子上果然响起了阵阵警报声。
汽车屏幕上显示出一串故障码。
——准备开路!
廖行冲下面那人道:“我开两步看看。”
那人不放心,说道:“我也上来。”
廖行就要蹬油门——
“这人有枪,藏在背后。”顾青山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廖行顿时把脚从油门上挪开。
——还有不到三分钟。
那个死虫子一定会让炸弹落在自己头上。
“您先上车。”廖行道。
说完,他便径直跳下车,在油箱位置狠狠踹了两脚。
霎时间,屏幕上的故障码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那人惊奇的道。
妖孽學生
“油压器故障,你们踩刹车踩太猛,就容易出这问题,但我这是治标不治本,下次再出问题要更换零件。”廖行道。
“没错,我们正是缺零件,所以才没弄好这台车。”那人竖拇指道。
廖行拍着方向盘道:“我这人从小玩机械,你就是给我一台古式陆地坦克,我也给你修好。”
“你被聘用了。”那人宣布道。
他怀里突然响起一道铃声。
只见他拿出一个长方块模样的通讯器,连接了通话。
一道急促的声音从话筒里响起:
“注意,轰炸就要来了,另外对方发动了生化攻击,丧尸已经出现!”
那人顿时变色。
顾青山和廖行却有些迷惑。
——丧尸?
什么东西会被叫做丧尸?
那人挂断电话,冲着廖行道:“走,去防空洞!”
“哪个方向?”廖行问。
“西南方向——走环城三路。”
“是!”

oehsc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txt-第七十一章 男人的信念!分享-vjtju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世界变得虚幻。
顾青山、谢霜颜、幕和所有尘封世界的灵全都困在原地,无法动弹。
“我的咒用不出来了!”死胖子大声道。
“我们的攻击都陷入了停滞——女士!怎么办!”彩葬大声问祭舞女士。
“我从未见过……”祭舞女士摇摇头,没有说下去。
幕低头看看手中的万物摧毁者,只见这柄长矛上的七彩之芒全部收敛起来,不复任何威势。
“了不起……我从未见过这种层次的力量。”幕低声喃喃道。
顾青山皱眉道:“可是……如果邪魔能禁止我们所有人释放攻击,那它们应该早就拿下了洪荒纪元,所有生命都已化作飞灰,根本不至于拖到现在还在跟我们打。”
他下意识的望向谢霜颜。
——她来自无穷岁月之前,见识过邪魔的诸多手段,一定知道些什么。
谢霜颜叹了口气,说道:“这大概是邪魔的某种刺杀之术,无法对我们造成伤害,但是——顾青山,我们护不住你了。”
话音刚落,只见那只血肉模糊的手臂直接炸开,化作一场血雾。
明灭不断的诡异符文从血雾之中飞快闪现,迅速释放出难以言喻的术法波动。
一行行萤火小字跳出来,显现在顾青山眼前:
“九面虫魔发动了某种未知的邪性献祭。”
“九面虫魔正在挑选你的因果映射者。”
“该因果映射者必须参与过你的许多事情,必须曾影响过你的某种决定,才可以与你建立因果关系。”
“当因果映射者被毁灭之际,你也将陷入同样的命运。”
“注意!”
“这是九面虫魔的终极力量,如果你能在本次情况未知的献祭之中活下来,那么你将战胜九面虫魔。”
“如果你失败了,那么九面虫魔将凭借本次献祭恢复所有力量,而你则会陷入永恒的毁灭。”
顾青山一眼扫过。
忽然,四周所有人消失不见,而他身上出现了无数丝线。
“命运之丝?”顾青山奇道。
“不,因果律之线……它们将帮我挑选符合献祭条件的存在。”九面虫魔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无数历史片段在虚空之中浮现。
顾青山看到了许多人——
在原初世界,张英豪、叶飞离、廖行与自己并肩作战;
在修行世界,谢道灵、冷天星、宁月婵、公孙智一一出现;
在悬空世界,小蝶出现,还有晴柔与婉儿;
在九亿层世界,则是巴利、小喵、黑海女士、萝拉;
劍尊邪皇
在九亿层世界之外,幕、鸦、飞月随之出现;
……
顾青山一生所有战斗之中,那些与他并肩作战的人纷纷显现成一片光影。
“我实在不懂,你到底想干什么。”顾青山看着那些历史片段,忍不住出声道。
九面虫魔那得意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顾青山,我说了,从现在开始你的命运已经由不得你自己——”
“在你所有的战友之中,将有一个倒霉鬼,被投放至某个对他来说无比危险的境地。”
神混都市
“——当他死亡之时,顾青山,你的一切将会陷入毁灭,而你只能眼睁睁看着,毫无挽回之力。”
顾青山听完,反而长出了一口气,露出镇定自若之色。
九面虫魔奇道:“你这是……已经放弃了?”
“没有,只是你大概有些误会。”顾青山道。
“误会?”
“你可能不知道,我在挑选战友的时候,比你想象的还要挑剔,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好手,绝不会轻易死在对于他们而言危险的境地。”
九面虫魔一阵沉默,忽然道:“你错了。”
“我错了?”顾青山道。
九面虫魔道:“在你所有战友之中,我已经选定了一个家伙……他实力低微,不思进取,浑身都是恶习,更不会把心思放在战斗上……这次他将连累你……你们会一同陷入毁灭。”
“是谁?”顾青山问。
九面虫魔不答,低喝道:“多重命运毁灭之祭,启!”
霎时间,四周一切消失。
……
廖行睁开眼。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唔……真见鬼,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从床上坐起来,朝四周望去。
只见这里是一处狭小的房间。
在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名年轻的男子。
“你醒了?”年轻男子出声道。
“你是……顾青山?”廖行眯着眼打量对方道。
“对,是我,想必你从外太空回来之后,苏安已经跟你说过我们的事。”年轻男子道。
“是的,公正女神把未来的事都跟我讲了——竟然有人能从未来返回这个时代,这真是科学史上的里程碑!”廖行兴奋起来。
“但眼下我们有一个相当棘手的新问题。”顾青山道。
“什么?”
“你陷入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术……”
顾青山把当前局面说了一遍。
廖行沉思道:“我的命运和你连接在了一起?那么,你能跟我一起战斗吗?”
“不行,我将作为一名看客——最多只能和你交谈。”顾青山道。
“也就是说,如果我要死,你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廖行问。
“对,然后我会陷入永恒的毁灭。”顾青山道。
廖行顿时咒骂起来:“真是活见鬼!那个该死的虫子!本大爷刚从外太空回来,连酒都没来得及喝,就要干这么危险的事!”
下一瞬。
整个房间突然冒出一股股灰色气流。
这些灰色气流在虚空之中来回游动,散发出某种邪性的气息。
九面虫魔的声音随之响起:
“恶习缠身的渺小存在……我现在给你另一条路……”
随着它的声音,虚空中的所有灰色气流猛然一顿。
这些灰色气流纷纷朝廖行身上涌去,瞬间便全部没入他的体内。
廖行顿时从床上跌落地上,口中狂吼道:
“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好疼疼疼疼——”
他满头冷汗,在地上不停打滚。
小金杯與大寶馬 天瓶座
顾青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无法帮上他半点忙。
九面虫魔的声音再次响起:
“廖行,你是我选中的器皿,专门用来灭杀顾青山。”
“只要你现在立刻放弃抵抗,做出投降的决定——”
它故意顿了顿。
地上,廖行的胳膊渐渐变成粗壮的肢节,背上也生出了甲壳,身体渐渐变得如有虫类。
九面道:“只要你肯投降,我保证让你转化为虫魔,作为我的扈从,拥有进入新纪元的权利——”
廖行不住喘气,低声道:“新纪元?”
他的双目渐渐变成一对复眼,忍不住喃喃道:“真是奇妙,我体验到了——我能看见许多虚空之中隐藏的世界!”
“你想要什么进化,我都可以赐予你,廖行!”
九面的声音猛然提高:
“只要你投降,你身上所产生的进化都将继续保持,你会获得永久的生命,再也不受死亡的胁迫!”
超級丫鬟的反擊
“永久……的生命?”廖行痛苦的呻吟着。
他身上处处渗出鲜血。
显然,从一个人族进化为魔虫,并非是简单的事。
九面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不仅如此,你会成为虫族中让人生畏的强大战士,掌握邪性的真谛,你会成为虚空之中的强者——看看你的前爪,它可以直接捏碎一颗星球!”
廖行低头望去。
只见自己的双手已经化作利爪,开合间充满了强大的威势。
这是无法想象的力量。
“强大……真的无比强大!”廖行兴奋起来。
九面轻笑道:“对,你会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来吧,立刻投降,连这个房间都不要出,宣布自己放弃抵抗,这样的话,我就把一切赐给你。”
“我会成为虫魔中的一员?”廖行问道。
“对。”九面道。
“无穷的生命?”
“对。”
“还有什么?”
“权势——你可以凭借我的名头,在新纪元之中拥有崇高的地位。”
廖行仿佛有些动心,不停打量自己的新身躯,陷入沉思。
时间仿佛已经凝固。
须臾。
他忽然望向顾青山。
九面立刻出声道:“放心,他阻拦不了你,只要你投降,他只会陷入永恒的毁灭!”
國子監緋聞錄
“所以,我现在的决定,直接影响到你们之间的胜负?”廖行问。
“正是如此,否则我绝不会随便收一名扈从,这是你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机会,廖行。”九面道。
廖行点点头,再次望向顾青山,问道:“你虽然帮不了我,但难道没有任何话跟我说吗?”
顾青山摊手道:“我大概只有一句话。”
“什么?”廖行道。
“你可以问问它,新纪元之后,众生是什么下场。”顾青山道。
廖行怔了怔,果然对着虚空问道:“喂,新纪元之后,众生是什么下场?”
九面道:“将不会再有什么众生——廖行,听我说,我知道你的心冰冷无情,你根本不在意那些愚昧凡俗的人类,难道不是吗?”
“是的,我讨厌那些笨蛋,你说的一点没错。”廖行道。
“投降吧,只要你说出‘投降’或‘放弃’,你身上的所有进化都将立刻生效!这是我身为九面虫王的承诺。”九面虫魔道。
廖行脸色渐渐变的冷漠。
他又望了顾青山一眼。
顾青山耸肩道:“大家都会死,没有酒吧,没有科学技术,没有音乐,甚至没有你最想要的那些,唯有你自己活下去——作为虫魔。”
九面道:“他不在乎其他人的性命。”
顾青山笑笑,不再说什么。
廖行忽然插话道:“是的,我才不在乎其他人的性命。”
九面狂笑起来。
“顾青山呀顾青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因果毁灭,我猜你内心一定充满了绝望。”
虚空之中,渐渐有一座祭坛的虚影显现。
重要的时刻已经来临。
“廖行,面对祭坛,说出‘投降’二字——只要这样做,你将不用经历接下来的任何危险!一切直接就会结束!”九面高声叫道。
廖行果然走到祭坛前。
他开口道:“我拒绝投降。”
话音刚落,他立刻惨呼一声,再次滚落地上。
他身上那些虫化的特征飞速消退。
这似乎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廖行滚来滚去,口中不住发出呼喊!
九面虫魔那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不!你明明愿意,为什么又要拒绝!”
廖行在地上滚了一气,身上所有的变化彻底消失。
他再次变作了一个人类。
只见他跪在地上不住喘气,口中骂骂咧咧的道:“该死的虫子,你以为我会放弃这个时代?”
九面虫魔低沉道:“你明明没有任何正义与慈悲的心,又愿意得到永生与力量,为何拒绝?”
廖行目光中闪过坚定之色,冷声道:“顾青山提醒了我——而你永远不会明白,这是我身而为人的执念,也是一个男人的信念——”
“什么?”九面虫魔问。
“老子要泡妞,老子要女人啊啊啊啊啊啊!”廖行怒吼道。
四周一静。
许久许久,九面虫魔的声音都没有再响起。
顾青山无奈的耸了耸肩。

hsq21人氣都市小说 諸界末日在線笔趣-第七十章 時光靈技!閲讀-apm5k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一切陷入停滞状态。
只见一名少女悄然出现。
——谢霜颜!
她飞快说道:“听好了,我如今只有一招之力,如果杀不死它,那所有人都得立刻逃!”
顾青山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们曾杀死过邪魔吗?”他连忙问。
“没有。”谢霜颜道。
“那还打什么,直接带我们所有人走。”顾青山道。
“但这个邪魔与其他邪魔不同。”谢霜颜道。
“你是说——它可以无视各种法则的压制和伤害?”顾青山立刻道。
谢霜颜跃跃欲试道:“对,而且这次机会很好,只有它独自一个在此,没有任何邪魔照应它——历史上简直很少有这样的机会!”
顾青山喝道:“那就出手!”
谢霜颜将手伸在虚空中,顿时有环形的水波从她手臂周围扩散开来。
时光奥秘灵技——
万水分流!
一瞬间,战场上开始陷入一种怪异的状态。
只见九面虫魔身周所有黑暗全部收了回去,它站在原地发出怒吼:“吧死去都人有所们你在现,束结经已斗战!”
除了它,其他人却又处于另一种状态。
祭舞女士依然在释放圣愿之祭。
无穷的白色光团飞出去,在虚空之中不断飞舞。
就等你上線了 羲和清零
相应的,九面虫魔的身体里腾起一道道黑雾,仿佛正承受着祭舞的无形攻击。
幕所有的动作重新收回去,然后从顾青山身边一掠而出,长矛绽放出重重七彩之芒,狠狠朝九面虫魔身上刺去。
——刺中了!
他刚一刺中,立刻又倒回去,再次飞上前,再次刺中!
寵妻成癮 果秦秦
刺中!
痞子天尊 世家子弟
刺中!
刺中!
顾青山看着这一幕,忍不住道:“你把他们的时间都分开了?”
谢霜颜道:“对,我让邪魔的时间彻底倒退,而其他人将跳回攻击之前的时刻,不断重复他们攻击的过程,以造成多次伤害。”
她伸手一指死胖子。
只见死胖子朝顾青山飞了个眼神,拿起话筒就唱:
“——去去去去去去死死死死死死——”
也不知道在这一瞬间,他究竟用了多少次龙咒。
顾青山朝九面虫魔望去,只见它身周那些围绕的符文急剧腐蚀,被龙咒消灭得一干二净。
“这一招太了不起了。”顾青山叹道。
谢霜颜焦急道:“不行,我这一招消耗甚大,可邪魔还是没有受到足够的伤害!”
九面虫魔站在虚空中,纵然被祭舞的力量一直影响,纵然被幕不断刺击,纵然承受着歌舞操纵者的控制与死亡之龙的攻击,但它还活着!
顾青山抽出地剑道:“我上。”
“你实力太差,小心别碰它身周的任何符文,否则必死!”谢霜颜叮嘱道。
“明白。”
顾青山飞掠直上,扬起地剑照着九面虫魔当头斩下。
嘭!
一声闷响,虫魔的头顶出现了一道白印。
——没有破开表皮!
地剑嗡声道:“不行,实力差距太悬殊,它就是站着不动让你砍,你也砍不动它。”
顾青山避开一道残缺的符文,回头道:“谢霜颜,麻烦把幕的攻击停住。”
“我的力量快用完了!”谢霜颜咬牙挥手道。
幕顿时停滞在半空,不再作出攻击。
顾青山将地剑收回来,鼓起全部力量,用力朝前一刺!
在他背后,同时有两柄战旗显现而出,散发出绚丽光彩。
地与水!
只见一行行萤火小字浮现在虚空之中:
“你发动了地神之锤。”
“你发动了海命。”
“你的攻击已经等同于灵技之威,同时你为敌人赋予了新属性:皮肤脆弱。”
“由于皮肤脆弱是极其容易赋予的属性,而对方处于时间的终极秘术之中,无法反抗你的任何举动,所以本次属性赋予成功。”
“对方的皮肤陷入极其脆弱的状态,受到任何攻击都将产生破碎!”
顾青山一剑挥出——
唰!
地剑化作一抹寒光,直接在九面虫魔的身上扫了一遍。
九面虫魔身周表皮顿时碎裂。
一行新的萤火小字跳出来:
“你对九面虫魔造成了创伤。”
“地剑的力量被触发。”
“神通:斩灭,举世唯一。”
“发动此神通,只需对敌人造成任何创伤,便可直接斩灭对方!”
轰!!!
九面虫魔的左半边身子炸裂开来,直接被斩成支离破碎的血肉飞沫。
明日之劫 熊狼狗
——成功了!
谢霜颜顿时精神一振,双手朝着顾青山虚按,高喝道:“献出我所有的力量,给我狠狠轮转他身上的时间!”
顾青山的时间顿时也被改变了。
只见他飞回去,又扑上来,朝着九面虫魔挥出一剑。
这一剑出完,他立刻再次飞回去,又再次扑上来,继续斩出同样的一剑——
斩!
郡主別跑,師兄喊你雙修 梅若卿
斩!
斩!
斩!
斩!
连斩七剑,顾青山终于停住。
“快退,我的术法马上要结束了!”谢霜颜喊道。
只见她脸色苍白,站在虚空之中摇摇欲坠。
諸神之戰
顾青山毫不犹豫的朝后飞掠,一直退到谢霜颜身边。
谢霜颜见他安全了,便将双手朝回一收,低喝道:
“解!”
99天契約:神秘總裁二手妻 納蘭雪央
霎时间,时间的支流彻底消失。
一切恢复正常。
虚空中,尘封世界的灵、幕、顾青山和谢霜颜一起朝九面虫魔望去。
只见九面虫魔的身躯支干已经彻底分离,被斩得几乎全部灭去,只剩下一根血肉模糊的手臂。
“他死了没有?”死胖子大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
——唯有谢霜颜想了想,说道:“它这种等级的邪魔从来都没有死过,所以不知道。”
“大家注意,它还没死!”顾青山突然高声道。
——战神界面并未提醒他战胜了对手!
虚空之中一片沉寂。
都被打得只剩一根手臂了,还活着?
这也太邪性了。
紧接着,死胖子立刻嚎道:
“那还等什么,继续打啊!”
暖香
突然,异变陡生——
只见那根血肉模糊的手臂朝顾青山一指!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幕已经挡在顾青山身前,谢霜颜也勉强挥动手臂,再次释放出一道迟缓类的时间术法。
祭舞女士远远的喝道:“众祭之灵,护卫!”
围绕着顾青山身周的虚空之中,一位接一位强大的尘封之灵出现。
那根血肉模糊的手臂上,放出一道灰色的长线,却在半途就被密不透风的防御术法消弭得一干二净。
顾青山被护在所有人中间,近乎没有任何死角。
“九面,你还没死?到底要怎样才可以杀掉你?”顾青山远远的问道。
那手臂却发出一道尖锐的虫鸣声,以近乎疯狂的诡异音调嘶吼道:
“顾青山,这是你逼我的。”
“——我当献祭此躯,与你一决胜负。”
“绝望吧,这将是你无能为力的术,你所有的聪明才智,乃至你所有的实力,在这个术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话音落下,一股诡异的气息从手臂上散发开来。

ap7ly精品都市异能 諸界末日在線-第六十九章 前往未來推薦-388zr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无穷无尽的炽烈光点从长剑上散发开来。
剑身上渐渐浮现出一个又一个金色的符文,这些符文顾青山从未见过,但每一个符文显现之际,长剑四周便显现出无数异象。
数息之后。
一柄锐光盈润的金色长剑出现在顾青山眼前。
“山女?”
顾青山试探着呼唤了一声。
长剑上没有任何回应。
顾青山立刻就按捺不住了,伸手一握,将长剑抓在手中。
霎时间,所有异象全然消失。
长剑上的一切气息断绝,化作一柄石剑。
一行行萤火小字飞快跳出来: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請節制
“你再次获得了此剑。”
“此剑已断绝一切气息,陷入沉睡状态,直到它被一名掌握了混沌之力的使徒唤醒。”
“此剑具备六界神山剑之四门神通,以及新的神通:”
“重铸。”
“秘匙。”
“风烟。”
“……本序列只探索到这么多,具体情况需要身为末日的你唤醒长剑之后,才可以得知详情。”
黑夜監督會
顾青山细细看完,明白过来。
——这是一柄归属于混沌的剑。
掌握混沌之力的使徒,也就是末日身份的自己。
必须由身为末日的自己握住此剑,才可以重新唤醒山女。
身为众生的自己,没有资格唤醒此剑。
顾青山屏息片刻,轻声道:“飞月。”
虚空一动,无数水流涌现。
绯影显现在他面前,面色无比凝重,说道:“我感受到了命运的沉重——仿佛整个虚空一切众生的命运都已压在我身上。”
顾青山喟然一叹,说道:“没有办法,现在我唯一能信任的只有你,也只有你能去到未来,把此剑交给另一个我。”
绯影露出忐忑之色,摇头道:“仅凭我自己的力量,我没有信心能将此剑安全的送到未来。”
顾青山缓缓点头。
隐隐之中,他也有所感应,这一次把六界神山剑送到未来,是极其关键的一步,容不得半点差池。
绯影望着他,轻声道:“青山,现在的你完全没有任何力量,能做到这么多事已经是极其了不起了,但现在这种情况,不如呼唤另一半的你回到此刻,握住此剑。”
顾青山摇头道:“混沌之中,藏着过去的秘密,另一半的我如果回来,我们便无法洞悉混沌中的真相。”
绯影担心道:“可万一那虫魔脱身而出,以你如今的实力,只有毁灭的下场,你想过没有。”
顾青山看着她,出声道:“飞月……你觉得我如今只有筑基期……所以生怕我被邪魔干掉,对吗?”
绯影点点头。
武入魔途
顾青山俯在她耳边,轻声道:“修为只是一个真实的诱饵,其实在修为之外——你觉得我真的没有力量?”
绯影有些疑惑,忍不住望向他:
“按照法则的规律,你回到闭环之中,必须失去所有力量,难道不是吗?”
“是这样,可是那个带我穿越回来的力量,始终在我身上。”
顾青山颇有深意的道。
不自觉的,绯影松了口气,甚至还多了些许别的情绪。
这个人。
谁都不知道他有多深的谋算,更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手段。
但他一直在做的事,都是拯救与守护。
这样的男人……
“……我相信你确实有些不为人知的力量,”她的目光在他脸部轮廓上来回游离,继续道:“——比如让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你。”
顾青山立刻接不上话了。
绯影露出笑容,主动把话题扯回去,说道:“时间紧迫,我要去未来见另一半的你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手段能保我一路平安,请用出来。”
顾青山定了定神,上前一步,低头望向绯影。
“飞月,你信我吗?”顾青山轻声问道。
绯影垂目道:“若非如此,我为何一直在你身边。”
——仪式完成!
伴随着对方的话语,顾青山将手轻轻点在对方眉心。
“我想了很久,现在唯有一种力量适合给你。”
只见一柄战旗悄然浮现在他身后,散发出阵阵绚丽光辉。
某种力量顺着他的手指,瞬间没入绯影的眉心。
只听他轻声道:“那么,我祝你好运。”
一行萤火小字飞快浮现于虚空:
“四圣柱之魂器的力量虽然注入战神界面之中,但依然具备原本的力量。”
“作为地神,你为你的信徒加持了地神钱币之力。”
“她获得了‘真实幸运’。”
“时限:十二小时。”
“她获得了地神的庇护,得到你的力量加持,其名为:地之身躯。”
“一切众生万物的身躯,皆应安然无恙,有如大地。”
婚情蜜意,首席的神秘新娘 花間溪
绯影立刻便有所察觉。
她抬起手,只见一根根命运丝线从手臂上冒出来,显现出雀跃与活泼之姿。
“一切与命运有关的法则都在为我欢呼,无数的灵与相位世界隐藏在我身周,随时准备帮助我……”
她忍不住喊出声:“这是真实幸运!”
“嘘。”顾青山道。
绯影立刻捂住嘴巴。
她是命运之女,又转生为时光一族,自然知道诸界之中的一些奥秘。
工業之王
——幸运这种事,就像埋在一整碗米饭下的肉,只需默默去吃就好,不宜到处宣扬,否则会减弱它的力量。
幸而四周只有顾青山这位地神。
“这是我最重要的一柄剑,请务必把它送到未来。”顾青山道。
他双手托着石剑,郑重其事的举在绯影面前。
愛上假面壞小子
“我这就去,一定将这把剑带给另一个你!”
绯影道。
她抱着石剑,身形飘荡而起,双足化作长长鱼尾,轻轻一动便穿过无数虚幻的水流。
很快她就消失了。
顾青山只停顿了一息,立刻道:“我们走。”
“好。”幕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两人腾空而起,迅速穿过重重虚空,径直朝某处未知的地方飞去。
幕在半空凝望数息,忽然道:“找到了,战斗在那个方向打响,那是一个相当宽广的相位世界。”
“快去——他们就算有灵技,也肯定打不过九面虫魔,我们得立刻前去帮忙!”顾青山催促道。
两人身形一闪,瞬间穿过漫长虚空,正要进入那一方相位世界。
霎时间,异变陡生——
只听一道震怒的声音从那世界之中响起:
“你们惹怒我了!”
轰!!!
整个相位世界开始崩溃。
一瞬间,相位世界从虚空之中消失,九面虫魔再次出现在黑暗虚空之中。
尘封世界的诸位灵也随之出现。
“咦?它好像看上去很狼狈。”幕惊奇的道。
極品小和尚 顏天一
无比神圣的吟唱声响彻虚空。
只见祭舞女士站在一束光芒下,双手合在一起,仿佛作出祈祷。
一团团白色的光影在空中不断缭绕,形成了一场庄严神圣的祭礼。
——圣愿之祭!
九面虫魔被那纷飞的光影照见,身周不断冒出破碎的符文,更有一股股浓烟从它身上腾起。
顾青山认真看着,低声道:“可惜杀不死它。”
下一瞬。
只见九面虫魔似乎要作出什么反抗——
一名女子悄然出现,凌空劈了个叉。
唰!
这个叉劈的又爽又飒,九面虫魔立刻跟着劈了个叉!
它的动作立刻被打断。
顾青山望向那女子——
是幻想乡歌舞团的团长!
紧接着,只见彩葬拍了拍手。
一名胖子从虚空跳了出来。
顾青山忍不住道:“死胖子!他什么时候加入了尘封世界!”
——仔细说起来,死胖子是死的,又是龙族,想成为尘封世界的灵,似乎也不存在什么障碍。
只见那胖子朝顾青山飞了个眼神,拿起话筒就唱:
“去——死——”
龙咒!
只见九面虫魔身周的符文不断加速腐蚀,几乎再也无法笼罩住它。
顾青山心头一动。
难道这次能赢?
可是,真的能杀掉九面吗?
幕看出机会,将肩膀上的长矛取下,喝道。
“我也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只见他身影一动,立刻出现在九面邪魔面前。
长矛绽放出重重七彩之芒,狠狠朝九面虫魔身上刺去。
刺中了!
九面虫魔爆发出一道凄厉惨叫,突然又狂笑道:“能让我伤到如此地步,你们已经足以自傲。”
无穷的黑暗从它身上散发出去。
幕见机极快,脸色一变就朝后飞退,大声道:“别碰这玩意儿!”
众灵只得朝后退去。
九面虫魔恶狠狠的道:“战斗已经结束,现在你们所有人都去死吧!”
黑暗暴涨,朝所有人身上袭去。
危急之时,只见整个虚空之中所有一切陷入停滞。
顾青山背后,那柄代表了风的战旗猛然显现而出,迎风招展,放出绚丽光影。
一道女声从虚空响起:
“顾青山,我来了。”

i67i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線上看-第六十五章 離魂之主!讀書-7oe71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铁围山内。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地狱洞窟之外。
顾青山盘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说:“……以上,就是全部情况,大家都明白了吗?”
在他四周,种种黄泉神器漂浮不定。
忘川离魂钩出声道:“也就是说,你来自未来,现在要拯救六道世界,所以必须先夺得鬼王之位?”
“对。”顾青山道。
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鸟,绕着顾青山飞了一周,站在他肩膀上,出声道:“兄弟,就算我们看在山女的面上都捧你,可你实力这么差,怎么去争鬼王啊。”
众多神器纷纷点头。
“少废话,”山女冷冷的道,“我家公子打遍亿万世界,一路腥风血雨,从来都没输给过谁,你们这群蒙眼短视的家伙,却只看修为?”
忘川离魂钩叹了口气道:“不是只看修为的原因,一刻钟前,鬼王争雄之战已经在十八重地狱之中开始了,他一个筑基期的活人,怎么可能战胜那些凶恶无比的亡者?”
“对啊,那些家伙都是沉眠了许多岁月的恶棍!”一柄铁锤瓮声瓮气的道。
其他神器附和起来。
顾青山笑了笑,说道:“正因为我如今实力不够,所以要借助大家的力量。”
“我们的力量?你是想让本鸟认你为主?”那小鸟瞪着他,问道。
“并非如此……而是通过你们来找一些帮手。”顾青山道。
“本鸟一直混黄泉,除了这些兵器兄弟们,倒不太认识什么帮手。”小鸟道。
“你且过来,我试一下。”顾青山道。
“我可是一柄刀,明白吗?你别喂我药丸什么的……”
小鸟嘟嘟哝哝的说着,忽觉有人在看自己,一扭头,只见山女面笼寒霜,一双明眸带着煞意,若有若无的剜了自己一眼。
小鸟心里一突,立刻转变口气道:“为了黄泉,为了兄弟们,本鸟就当一次实验鸟也无妨。”
众神器之中,一柄长刀飞来,落在顾青山面前。
小鸟飞入长刀之中,将刀柄对准顾青山。
“——来吧!”
长刀上响起小鸟哆哆嗦嗦的声音。
“放心,不会伤你。”顾青山道。
他握住刀柄,浑身猛然放出深暗色的光影。
霎时间,一行行萤火小字出现:
“你获得了削骨鬼卒刀的临时使用权。”
“你发动了洪荒暗神通:乾元唤灵。”
“依凭某些事物,找寻它与众生万物的联系,呼唤那些曾与之接触过的灵,立刻让其出现在你面前。”
“——让一切再续前缘。”
顾青山握住长刀,脸上微微浮现出紧张之色。
秦小楼说,这神通乃是洪荒的盖世神通。
他虽然平时没正形儿,但其实做事极有分寸,又是火之圣柱的使徒,在这种事情上应该不会吹牛。
那么,这个神通能验证自己的一些想法吗?
顾青山静静等待。
一息。
两息。
三息。
难道猜测是错误的?
戀上嗜血墮天使 薌旖
顾青山的心渐渐沉下去。
长刀上响起小鸟虚惊的声音:“什么嘛,原来只是如此,伙计,你这神通让我没有任何感觉,这可无法战胜那些恶棍。”
曖昧 鵝考
星獸王
顾青山松开长刀,思索片刻,目光投向山女。
“公子,怎么了?”山女道。
我的貼身女總裁 夏冰
“山女,来。”顾青山道。
山女顿时化作长剑,飞入他手中。
顾青山再次发动乾元唤灵——
依然毫无所获。
众神器哄然议论起来。
顾青山松开手,问道:“山女,是谁打造了你?”
山女不料他有此问,想了一下,才道:“当年不周山碎为铁围,我便孕育其中,渐渐有了灵智,等到洪荒六分之后,我便安顿于黄泉,有时会出世助黄泉诸神行事,事后又归于铁围山之中沉睡,直到妖魔携七彩长矛侵蚀黄泉——后面的事,公子应该都知道了。”
顾青山微微点头。
——六界神山剑乃是天生的神兵,一直没有真正的主人。
他又望向削骨鬼卒刀,问道:“小家伙,你以前可有主人?”
小鸟的声音从长刀上响起:
“我诞生于地狱鬼火之中,无数年来,那些厉害的鬼卒都会带着我一起砍人,怎么着?你想找它们?它们都死光光了。”
顾青山笑道:“难怪如此。”
他目光在众多神器之中游寻,忽然落在忘川离魂钩上。
王俊凱你還是我的嗎 夢星冪
忘川离魂钩发现他在看自己,主动说道:“我是洪荒时代的神兵,当年主人是一位实力超群的道法尊者。”
顾青山眼睛一亮,拱手道:“还请让我一试神通。”
“你的神通究竟是什么?”长钩问道。
“暂时还不能说……但请你相信我,就像你信任山女那样。”顾青山道。
长钩叹口气道:“也罢,既然你是剑修,我便看在你是山女之主的份上,让你一试神通。”
它飞到顾青山手中。
顾青山全身冒出暗沉沉的光影,再次发动了神通——
乾元唤灵!
长钩一动不动。
一息。
两息。
三息。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一道暗绿色的火焰从长钩上熊熊腾起,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势。
成了!
谁知那火焰似有灵性,乍一出现,立刻就要缩回长钩上,敛去所有气息。
顾青山心中立时便有感应,低喝道:“前辈别走,请来助我一臂之力!”
那火焰不动,似乎有几分迟疑。
顾青山催动神通,低声道:“决战的时刻已经要到了,前辈还要藏到何时去?”
火焰摇晃不定,突然暴涨而起,化作无尽的火光之墙,瞬间密布整个空间,将顾青山隔绝其中。
只见虚空中飞快跳出一行新的提示符:
“你呼唤了忘川离魂钩的初代主人,他作为深藏于黄泉之中的灵,正在从未知的相位世界之中赶来。”
“注意,你们要见面了!”
地狱、忘川、铁围山、众神器从顾青山眼前一晃而去。
黑暗中响起了一道沉沉的声音:
“你怎么会想到用神通找我?”
伴随着这道声音,一道人影穿过火墙,轻轻落在顾青山对面。
这人影全然由烈焰组成,看不清五官,但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道法气息。
——洪荒圣人!
这是一位洪荒圣人所化的灵,而且他身上没有丝毫邪化的意味。
顾青山一笑,说道:“我时常在想,整个洪荒纪元的所有圣人都投靠邪魔——这件事也太扯了。”
“你可有证据?”那人影继续问。
“我看到……有人喝忘川水。”顾青山隐晦的道。
是的。
陛下請臣服 莫雪菱
谢孤鸿告诉幕,他乃是洪荒时代的圣人。
这是三个秘密之中,可以说的秘密。
也就是说——
当六道与邪魔进入最后决战之时,当过去纪元的使徒们也纷纷现身之际,谢孤鸿认为——
属于洪荒圣人们的秘密,已经到了可以解开的时候了!
因此他才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这个秘密,将会对接下来的局势发挥重大的作用!
那人影安静了许久,才出声道:“原来如此……然后呢?”
顾青山道:“当我知道这件事后,我就想,假如我是洪荒圣人,如果实在不想投靠邪魔,那么最好的办法唯有躲起来,或变成其他某种存在,让邪魔一时找不到,留着有用之身以待未来。”
那人影问道:“所以你就推断黄泉还有秘密?”
“纪元的使徒不会给我一个毫无意义的神通,他一定知道什么,只是不好说,那么我就用这神通来试试——结果真的找到了前辈您。”顾青山道。
那人影悻悻然道:“哼,那个家伙怕死的不得了,生怕自己一死,身后的纪元就完蛋了,实在是没意思。”
壞蛋是怎麽泡妞的
顾青山拱手道:“还请前辈为我解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人影道:“这事说来也简单,就是我们打不过邪魔。”
顾青山疑惑道:“在当年,洪荒乃是正纪元,前辈们的实力应该是最强大的,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人影踱出几步,回忆道:“其实在洪荒时代,我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诸界的顶峰,然后我们创立了六艺,以发扬修行文明,其中最为强大的便是卦数——”
永恒劍主 滾開
成神之路
“我们算出了过去纪元的沉睡之地,混沌。”
“我们也算出来过去纪元的实力,并将之与洪荒纪元进行对比,然后发现——”
“四个最强的纪元,与我们洪荒纪元的实力不相伯仲。”
“——但即便是它们,最终也陷入了毁灭。”
顾青山道:“如果我是你们,一定会想办法避免洪荒时代也落得那样的下场。”
“对,”那个声音接话道:“所以我们这些最强的圣人们聚集在一起,做了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呼唤了你,混沌意志的代行者,顾青山。”

ve02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諸界末日在線-第六十四章 迎敵看書-yku1k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黑暗洞窟之中。
两道身影疾速飞驰。
幕忽然顿住,出声道:“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顾青山问。
“我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仿佛前方有什么东西,跟我有着命中注定的关联。”幕说道。
顾青山朝洞窟深处望去。
只见在洞窟的尽头,似乎有着一道道凌冽的气息。
忽然。
所有气息消失了。
一道黑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只见这是一名漂浮在半空的道人。
他看着两人,面上露出温和笑意道:“贫道在此等候已久,本以为只是一步闲棋,想不到真的等到你了,顾青山。”
“这是什么人?”幕暗暗传音问道。
“没见过。”顾青山道。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露出笑意,朝那道人抱拳道:“久仰!久仰!”
下一瞬,无数冰霜从黑暗中骤然涌起。
只见这些冰霜迅速化作一块密布天然符文的巨大冰块,将道人被封印其中——
轰!!!
这时候,无穷的邪气才刚刚从他背后腾起,具现为一颗颗头颅,浮现在道人身后的虚无之中。
那些头颅纷纷蠕动不休,想要从虚无之中显现,可惜——
道人被封印住。
最终,所有异象只得渐渐消散。
最後一次射門留給我
“好险,还好你出手快一些。”顾青山道。
“这里竟然会出现邪化的修行者——话说他刚才那个术看上去好像很棘手。”幕收回手,说道。
顾青山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幕走上前就要细细查看。
顾青山盯着那道人,忽然喝道:“再封一遍!全力!”
強扭瓜甜,某某太難纏
话音未落,只听“咔擦”一声——
那重重冰霜的表面迅速爬满了裂痕,眼看就要彻底崩开。
好在幕反应够快,又得了顾青山提醒,立刻挥动双手,再次布下重重冰霜末日封印。
以他的全力施为,那冰块终于稳住了。
两人再次望去。
只见那道人头顶出现了一盏琉璃灯,手中出现了一张符,那符几乎只差一点便释放出去了。
“好险,这家伙实力不弱啊,究竟是什么来路?”幕问道。
“符是传讯符,琉璃灯是命灯——杀不得他,他一死立刻就会给他身后的存在报讯。”顾青山道。
咔嚓——
只见冰块再次产生了一道裂痕。
两人同时变色。
以幕全力的施为,竟然还是无法封死对方!
“洪荒圣人!这样的实力很可能是邪化的圣人——我们走,立刻去黄泉!”顾青山道。
“我们一走,这冰块似乎封不了他多久,他很快就会脱身。”幕为难道。
“能封多久就封多久,眼下必须去黄泉看一眼。”顾青山道。
“你怀疑黄泉出问题了?”幕问。
“如果真出问题了,就不会只派一个邪化的洪荒圣人在此,刚才他自己也说是一步闲棋——但我赌不起。”顾青山道。
山女。
山女还在黄泉之中啊。
——不管如何,她一定不能出问题!
顾青山心中默念着。
幕瞄他一眼,心中渐渐明白过来,说道:“也罢,等我再封它一道!”
他手臂一挥,再次放出无数充满毁灭气息的冰霜,将其威力控制在身前范围,径直落在那冰块上。
冰块上的裂痕再次消失。
整个寒冰封印迅速变成了一根冰柱,连通了黑暗洞窟的上端。
“你带我全力赶路,我们要直接进入黄泉世界。”顾青山道。
“走!”幕抓住他肩膀道。
两人直接从原地消失。
唯有那冰柱还立在原地,散发出恐怖的森森寒气。
一息。
两息。
三息。
那道人似乎动了动。
咔嚓——
冰柱上产生了些许轻微的裂痕。
……
黄泉。
风,嘶吼。
灰暗的铅云中,一柄长剑疾速穿梭,不时直冲下去,朝着铁围山顶狠狠斩去——
叮叮当当叮叮!
一道道撞击声响起。
长剑被狠狠击飞,在半空发出不甘的剑鸣声。
铁围山顶。
一柄七彩长矛散发出千百道光芒,将整个黄泉之中的一切摧毁殆尽。
长剑在天空之中转了个圈,就要再次俯冲而下。
忽然。
天上传来一道声音:
“幸好你没事。”
长剑在半空一滞,忽然抛下那长矛,再也不顾其他任何事,发疯似的冲上天穹。
一只手轻轻握住长剑。
“山女!”顾青山低声道。
機械神皇 資產暴增
“公子,我等你等的好苦!”山女欣喜的声音响起。
“我该早点来。”顾青山叹气道。
一行萤火小字飞速出现在虚空中:
“黄泉神器:六界神山剑已认你为主。”
“她对你毫无保留,所以你立刻知道了她的一切神通,就像从前一样。”
顾青山微微一笑,问道:“黄泉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提前了,那些妖魔把长矛运来之后,便开始邪化,不得不暂时退走,而黄泉之中的一切神灵都被那长矛杀死,只剩下我还在想办法。”山女道。
“难道你不记得了,只凭你自己是无法打败它的。”顾青山道。
“我想把它推到一个角落去,这样至少给大伙儿一点空间。”山女道。
顾青山顺着她所指,朝下方望去。
只见忘川之中敞开了一块,诸多神兵悄然藏身其中,正朝天空望来。
顾青山又望向大铁围山顶,看见了那柄长矛。
他拍拍幕的肩膀:“这矛——你要还是不要?”
幕面色复杂,也望向铁围山顶。
下一瞬。
却见虚空之中所有矛影全部消失。
我的美女主播姐姐 舊生
七彩长矛收了所有凶厉矛影,径直冲天而起,落在幕的面前。
“它记得你。”顾青山道。
幕叹口气道:“当初我为蕾妮朵尔铸造此矛,从没想过再得到它……”
七彩长矛似乎听出他的意思,围绕他不断打转,发出一道道哀鸣之声,听起来颇有几分凄惨之意。
幕陷入沉默。
顾青山收起六界神山剑,说道:“接下来我们有两场仗要打。”
“为什么是两场?”幕不解道。
“我去地狱夺镇狱鬼王杖,你要在这里挡住那些邪化的家伙,我猜他们马上就要来了。”顾青山道。
幕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
——刚才那道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诡异的气息,若不是自己抢先出手,还不一定能封印住他的邪术。
如果与那道人正面打一场——
胜负还不一定!
顾青山也正了正神色,说道:“我保证会以最快的速度夺取镇狱鬼王杖,而你一定要撑住,不要被那些怪物打垮。”
“可你只有筑基修为,要怎么夺鬼王之名?”幕忍不住问。
“我会想办法。”顾青山道。
“好吧,你放心去完成鬼王争雄,这里交给我。”幕深吸口气道。
“靠你了。”顾青山点点头,身形一纵,朝着地狱的方向落去。
幕站在半空,朝顾青山的背影望去。
只见他手持六界神山剑,乘风而下,依稀还可以听见他和剑灵的对话声远远飘来。
“公子,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好像瘦了。”
“哪有的事。”
奪命稻草人
“真的,你看你的下巴都尖了。”
“我倒是一直没时间吃饭……”
“拿下鬼王杖之后,我来给公子做顿好吃的吧,反正你会的我都会。”
“行。”
幕收回目光,朝天空深处望去。
一股沸腾的邪气从天穹深处悄然落下,就像一场遮天蔽日的幕布,把整个世界变成黑暗。
他想了想,望向长矛道:“其实说起来,很多事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又何必怪你?”
七彩长矛顿时雀跃的叫了一声。
小園春來早
它落在他面前,再也不肯移动分毫。
幕轻轻握住长矛,嘴角露出笑意,轻声道:
“随我迎敌。”
他手持长矛腾空而起,迎向天空深处的无穷黑暗。
千百万道七彩矛影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布满整个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