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n0i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逆天邪神笔趣-第1781章 溟神大炮相伴-wjh2g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砰————
三阎祖之力齐轰溟皇结界,那一刹那的轰鸣之音宛若万界崩塌,星河断裂,原本浅现的金色结界骤然炸开蔽日的金芒,在剧烈的外凸中蔓开万千金痕,并伴随着一阵撕空裂魂的悲鸣。
但马上,一股巨大无比的反震力从溟皇结界反噬而至,将三阎祖狠狠震开,三阎祖全部闷哼一声,远远而落,手臂一阵剧烈的酥麻。
而在他们落地之时,结界上的金芒已快速收束,随之连刹那蔓延的金痕也消失无踪。
“嘶~~”三阎祖口中同时发出一声低吟,他们看着非但没有崩碎,反而转眼恢复如初的结界,目中闪动着些许的惊色和无比可怕的黑芒。
“哦?”云澈似乎颇为意外,低声道:“连我身边的这三个老鬼都破不开,这龟壳倒是有点门道。”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神情毫无动荡,这个结果在他们看来毫无意外。
三生三世醉紅顏
我的貼身老板娘 朱寶寶
天墓
三阎祖之力下,溟皇结界毫无无伤,但,南溟上下却无一人嗤笑出声,反而在同一个刹那现出了深深的惊容。
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在三阎祖的爪下,溟皇结界竟出现了裂痕!
虽然短暂,且马上恢复……但那是真切到不能再真切的裂痕!
三阎祖的可怕,他们早有耳闻,宙天界在有着六个守护者留守的情形下,被碾压式覆灭,便是因为这三个老怪物的存在。强大的灰烬龙神,在他们的压制下亦是毫无反抗之力。
但这些加起来,都不及方才的裂痕所带来的冲击,因为他们太清楚溟皇结界的强横,在他们的认知之中,溟皇结界根本不可能被打出裂痕——哪怕历届南溟神帝!
溟皇结界被重击的那一瞬间,每一个溟神都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轰穿,那细密的裂痕,也是蔓延在他们的肝胆之上。
南溟神帝的面孔也出现了长达半息的僵硬,随之迅速恢复傲然的淡笑:“云澈,你尽管白费力气,你身边的这些老怪物的确了不起,但要破开溟皇结界,也不过是痴人说梦。”
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三阎祖方才那一击在给溟皇结造成裂痕的同时,也在他心底留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裂痕,让他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想……
这三个老怪物若是持续攻击,说不定真的有强行破开的可能……一个时辰?甚至可能更短!
这样的怪物,这样的威胁……岂能留!
“呵呵呵,”云澈低眉冷笑:“区区一个龟壳,居然让你得瑟成这般德行,你南溟神帝就这点能耐和出息?既然对这龟壳如此得意,你南溟神界不妨更名为龟壳界,如何呢?”
“哼,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出声的是南千秋,他丝毫没有了先前谨慎和畏惧姿态,脸上一片从容以及数分难掩的期待,他语带怜悯的道:“不过,想笑的话,就尽管笑吧,因为下了地狱,怕是就永远笑不出来了。”
“王上。”北狱溟王忽然低声道:“夜长梦多。”
显然,三阎祖将溟皇结界打出裂痕的一幕,也让他深深心惊。
南溟神帝金眸微眯,缓缓伸手,曲张的五指伸向云澈所在的方位,仿佛已牢牢扼住了他们所有人的命运:“云澈,睁大你的眼睛,这可是本王这一生,送出了最大的大礼,好好享受这绝望的荣光吧!”
蕩寇誌
天眼大贏家 阡陌楊柳
他的五指猛然收拢。
轰隆!
神坛中心,一道金芒忽然爆射而出,穿过结界,直贯苍穹。而破空的金芒之中,一个庞大金影从分裂的神坛中心缓缓浮现。那些金芒,来自无数个堆叠连结,闪耀流转的玄阵,而这些玄阵所笼的中心,一个漆黑的洞口指向了云澈的所在,不过半丈,却仿佛足以瞬间吞噬万界诸星。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神坛在震动,南溟王城在震动,整个南溟神界都在震动……甚至,南溟之外,无尽星域开始了颤荡,卷起着一个又一个灾厄的宇宙风暴。
“呃!!”
“啊——”
“这……这是!?”
南域三帝骇然失色,虽已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准备,但金芒破空之时,他们依旧如被重锤轰身,天槌震魂。
因为,覆于他们身魂的,是一股强大到超脱认知,超出当世界限,在劫天魔帝离开后,根本不该存世的威压!
“溟……神……大……炮……”释天神帝紧咬着牙,从牙缝中生生挤出了那战栗而扭曲的字音。
金玉無悔 淺淺煙花漸迷離
那始终被他当成无稽之谈的隐秘记载,居然在今日,在他的眼前化为现实!
“……”轩辕帝和紫微帝没有出声,因为他们已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溟神大炮,身为南域神帝,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名字。但,他们所知道的溟神大炮,是上古时代,南溟一族的镇族之器,在记载中,有着“一瞬弑神”之名,是神族诸器中,最为可怕与禁忌的那类存在。
而如此可怕的东西,怎么可能留存到现世!
他们不知道,也不敢相信在眼前呈现的是那个远古传闻中的弑神之器,但,此刻覆身的威凌,哪怕隔着一层溟皇结界,依旧让他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在无比剧烈的发抖。
结界之中,风暴骤起,云澈的黑衣、黑发被狠狠带起,猎猎作响,三阎祖全部变了脸色,面对那黑暗的洞口,本就丑恶的面孔扭曲的比真正的炼狱恶鬼还要狰狞。
“唔!”古烛向后踉跄一步,身体一阵摇晃,才重新站稳。
虽然古烛的元气未完全恢复,但他毕竟是十级神主,竟被单纯的灵压逼退了一步,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如有无数个星辰生生压覆在了身上,云澈虽然傲立不动,但已无法呼吸,他缓缓抬手……而仅仅是抬手这个动作,便已是格外艰难。
“主人,这个东西……不太对劲!”阎一转目,嘶哑着吼道。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哈哈哈哈!”南溟神帝双臂张开,放声大笑:“云澈,本王特意为你奉上的这份大礼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他亦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南溟禁忌之器的神威!他的身体在发抖,但他的灵魂却在兴奋,血液如沸腾一般翻滚着!
因为,这是属于他南溟的力量。
“……”云澈没有说话,缓缓动了动手指,似乎在测试来自溟神大炮的威压究竟可以将他压制到什么程度。
“南溟!”释天神帝沉声道:“你们居然一直藏着……这种东西!”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吟道:“难怪……难怪龙皇经常拜访东神域,却从不踏足你南溟神界半步!”
南溟神帝没有回应,他在享受着南溟大炮的神威带给他的战栗,更迫切的想要欣赏云澈接下来的恐惧……以及死亡!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对视一眼,然后抬步向前,站在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前方。
千叶雾古道:“老朽本以为,册封太子的仪式只是仓促之下顺手借之,原来竟大有其因。这为太子祭天而升的神坛,其下的高塔,便是这溟神大炮的能源所在吧。”
擎起神坛的高塔何其之巨,其中所暗蕴的能源,更是庞大到一个常人千生万世都无法想象。
“没错。”南溟神帝傲然而笑,他脚步前抬,却终究没有落下,因为那来自溟神大炮的威压,竟让他不敢靠近,这种恐惧反而让他更加的兴奋,声音亦开始愈加的张狂:“你们可知,这份大礼,本王是多么的不舍!可惜啊可惜,相比于这份代价,本王却不得不宰了这只疯狗!”
“论及心机与狠绝,你犹胜你的父亲。”千叶秉烛道:“不过,你可曾想过,此处是南溟神界的核心,溟神大炮之下,你南溟将承受巨大的灾难。”
“那有如何?”南千秋傲然冷目道:“浩大东神域,在云澈魔爪下狼狈溃败,丑陋不堪,整个神界如今都浸于北域魔人的恐惧之下,而我南溟今日诛杀魔主云澈,这份功绩,将为当世赞颂,后世铭记,纵南溟受损,亦是为天下而损!”
“呵呵,说得很好。”南溟神帝赞许道。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千叶雾古双手抬起,低声道:“神帝……”
轻轻一顿,他的音调再次轻了几分:“影儿,溟神大炮断不可能呈现远古之威,凭我们与三阎祖之力,或许会有抗下的可能。若得一分生机,定要全力遁之,万不可逞强。”
声音落下,千叶秉烛与千古雾古的瞳孔之中已同时凝起暗沉的金芒……
那分明是准备强焚梵魂。
“退下!”千叶影儿冷冷出声:“我再说一次,这里轮不到你们自作主张。”
焰色妖嬈
语气冷绝,但她的目光却随之稍稍软了那么一分,终究还是传音道:“他自有计较,你们退后。”
“……”轻微的讶异在他们眼底最深处晃过,短暂的迟疑,两人终是从命。
“云澈,这份大礼,你觉得如何呢?”南溟神帝看着云澈,悠然说道。
穿越:奴逗邪王
“还算不错。”云澈微笑道:“总算没有让我太过失望。”
“失望?”南溟神帝一脸笑眯眯。
“这溟神大炮在现世的威力究竟如何,想必你南溟神帝也从未真正见识过吧?”云澈依旧一脸微笑,任何人都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惶恐:“你就那么确信,它能杀得死我吗?”
南溟神帝笑意更深:“坦白说,本王倒还真没有万分的把握,毕竟你身边的这几条忠狗,可是远远超过了本王的预期。若他们全力用命护你,你或许真的有那么些微的可能活下来。”
这番话,无人觉得讶异。
三大阎祖,两大梵祖,还有古烛和千叶影儿,若他们当真全力护云澈一人,谁也不敢保证他没有在溟神大炮之下活下来的可能。
“但退万步讲,你就算真的能活下来,也不过残命一条,又能走得出我南溟吗?”
“再退万步,你就算最终能活着离开这里,没有这些忠狗,你又拿什么去镇住东神域,拿什么来抵御我南神域和已被你彻底触罪的龙神界呢?”
“只是……”南溟神帝缓缓摇头,一声短叹:“可惜了本王的影儿。不过,相比于你如今为魔所污,本王会让记忆中的影儿亡于五年之前,虽香消玉殒,但依旧那般孤冷高傲,白玉无瑕。”
千叶影儿唇瓣轻抿,一个为不可察的动作,却勾勒让人失魂的风情,她向前半步,轻偎于云澈之侧,淡淡说道:“我千叶影儿宁愿做恶魔的玩物,也不愿被你南溟多看一眼,毕竟你在我的眼中,始终都只是一条摇尾求睐的玩具犬而已。被你记着,都让人有些犯恶心呢。”

rdw61熱門都市小说 逆天邪神-第1780章 南溟底牌推薦-eqhpt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这一瞬间,不止是神坛,仿佛整个南溟神界的苍穹都变得幽冷死寂。
不仅仅是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等人,就算一众溟神,也分明露出了措手不及的惊容。
这忽然的变脸实在太快,太过突然,而且极不明智。虽然云澈身边不过寥寥几人,但他们恐怖的实力以及狠绝的手段宛如黑暗噩梦,南溟神帝怎会在这个地方、这个时机忽然去触罪这个连龙神都不放在眼里的戾鬼!
唯有北狱溟王和东狱溟王,他们没有转身,双目之中蕴起越深越浓郁的金芒。
南千秋缓缓抬首,刹那震惊后,他马上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咧,低吟道:“不愧是父王。”
“南溟神帝,”轩辕帝向前道:“盛事在前,又何需这些不合时宜的玩笑。”
“玩笑?”南溟神帝低笑着道:“本王从不开玩笑。疯狗不但要抹杀,而且要越早越好,要抹杀到一块犬骨,一丝毛发都不能留下。否则,南神域说不定就是下一个东神域,魔主认为如何呢?”
“没错,一点都没错。”云澈微笑,声音幽然:“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被逼成狂犬,连本魔主,都经常感觉到恐惧害怕,而你南溟,现在领灵魂是不是也在瑟瑟发抖呢?”
没有众人预想中的暴怒、凶戾或狂笑,云澈的反应平淡的有些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云澈的身侧,千叶影儿的反应也颇为平淡,只是静静的听着,甚至没有侧目看向南溟神帝一眼,仿佛事不关己。
倒是三阎祖,他们的老目之中猝然释放出骇人的黑光,宛若在这南溟王城的上空投下六个足以瞬间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渊。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对视一眼,随之目光同时瞥向脚下,面色逐渐变得沉重。
情債難還
云澈的反应,南溟神帝毫不奇怪。身侧七个十级神主跟随,其中的五祖更是恐怖到骇世,换做谁,面对这忽然的“翻脸”,都根本不会惊慌和愤怒,说不定只会感觉到可笑。
“没错。”南溟神帝缓缓抬起手臂:“能让本王从魂底瑟瑟发抖。云澈,你这条狂犬着实了不起!本王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还如此彻底的,将本王逼到这一步!”
之前还算是“暗指”,南溟神帝这次开口已是彻底的撕开。他话音落下之时,释天、轩辕、紫微三帝眼神同时出现了奇异的剧荡,而南溟神帝身上金芒骤闪,抬起的手臂绽开一个耀目的金印,刹那轰出。
而这道金印,却不是打向近在咫尺的云澈,而是直轰后方,罩向了立于一起的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三人。
而三大南域神帝也奇异的无一人抵御和避开,反而在金印罩身之时,整齐划一的同时借力后退,如三道流光般射出,一瞬间远远飞离神坛。
三帝被骤然轰出神坛的刹那,一道金虹在南溟王城的上空铺开,无声的笼罩在了穿云的神坛之上。
“嗯?”看着南溟神帝一掌将三帝轰飞,云澈似乎很是意外。
而在这时,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那一直古井无波的身姿同时微晃,他们的身影碎裂空间,蕴含着庞大梵帝神力的手臂抓向了同一个人……
而让这两大梵祖同时猝然出手的目标,赫然是神坛中心的南千秋!
但,南溟神界现存的两大溟王都在南千秋的十步之内,他们似乎早就预知了这一幕的到来,几乎在两大梵祖出手的同一时间,他们的身影骤转而过,早已暗中凝聚的力量瞬间释放,化作一个耀金色的守护屏障,毫无慌乱的迎向两大梵祖的力量。
铮!!
四个十级神主的力量正面碰撞,刹那的力量爆裂之音几乎要将苍穹撕裂
虽同为十级神主,但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的力量终究太过浑厚磅礴,非东狱溟王和北狱溟王可比。但一方猝然出手,一方蓄势待发,两大梵祖的力量和身形都被两大溟王之力牢牢阻滞,未能近身,更未能伤及南千秋分毫。
而一个刹那便已足够,两溟王手臂同时一推,借力暴退,带起脸上毫无慌乱的南千秋,远远飞出了神坛之上。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没有追及,亦没有再看向远遁的南千秋一眼,以他们的辈分与身份却联手向一个小辈忽然出手,在这他们“生前”,是断然做不出的事。
重生美人相玉
“迟了。”千叶雾古一声短叹。
千叶秉烛转目,淡淡道:“南溟,好手段。”
“呵呵,两位前辈过奖。”南溟神帝笑呵呵的道:“非常之时,非常之人,当用非常之手段。”
他说话之时,神坛之中的众溟神已全部瞬身于南溟神帝之后,身上金芒微闪,释放着在世人眼中宛若神灵降世般的威压。
“你们在做什么?”云澈微微眯眸,盯向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语气颇为不善,显然在怪罪他们未经命令而擅自出手。
“溟…皇…结…界。”千叶影儿唇瓣微启,缓缓说出四个字。
FGO闖異界
“那是什么东西?”云澈瞥了一眼笼罩神坛的淡淡金虹,这一系列的变故,没有淡去一丝他眼中的狂肆,而这世间的结界,在他眼中,仿佛皆为笑柄。
千叶影儿垂眸道:“你应该没忘记当年邪婴问世前,星神界忽然张开的那个‘星魂绝界’吧?这个溟皇结界,大概便和那个星魂绝界相似。”
她微微抬眸,声音低沉了几分:“同样有着当世认知之力不可摧灭的强度,同样唯有身具相应的血脉和神力才能穿过。”
云澈:“……”
当年,星神界准备献祭茉莉和彩脂时所张开的星魂绝界,据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强破,闻声而至的一众神帝都被隔绝在外,唯有拥有星神神力或星神血脉者才可出入。
当然,最后是被苏醒的邪婴之力所破。
“不愧是影儿,我南溟已有数万年未曾张开溟皇结界,你定是从未见过,却一眼识出,看来即使是黑暗的魔污,也没有噬掉你的聪慧。”南溟神帝微笑而赞,随着南千秋被安然带离,他脸上的笑意已更为的安然从容,眼中的神光,也逐渐变得幽邃。
神坛之外,南域三神帝目光紧凝,在南溟神帝出手前,他们已接到其传音,所以很是配合的在溟皇结界张开前瞬间遁出神坛。
只是,他们却看不懂南溟所欲何为。
南溟的言语和忽然爆发的煞气,无疑是要不惜一切灭杀云澈。
但,且不说云澈自身那鬼神莫测的实力,他身边七个人那可怕的实力,南溟神界纵为南神域第一王界,也断然不可能在这七个人的手下强杀云澈。
溟皇结界虽然牢不可破,但能做的也仅仅是将对方禁锢……难不成,是要将他们禁锢于此,然后等暴怒的龙皇和龙神们降临此地,合力剿杀吗?
看着泛动微光的溟皇结界,这大概是南域三帝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只是,溟皇结界强大的同时,所需要的能量消耗亦无疑巨大无比,每一息的消耗都巨大的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真的要强行维持到龙皇和众龙神从遥远的龙神界到来吗?
左擁右不抱 榕上紙鳶
“呵呵,”和南域三帝的凝重不同,南千秋却是发出了一声低笑:“这个魔鬼,终究还是要死在父王的手上。”
南域三帝同时皱眉转目。
“哎,代价太大了。”东狱溟王一声轻叹:“不到万不得已,王上绝不愿走这一步,都是那云澈狂傲无度,自寻死路!”
南千秋和东狱溟王让南域三帝更为惊疑。这时,释天神帝忽然瞳孔一缩,失声而语:“难道是……”
哥哥別不疼我
话未出口,他已猛的抬头看向了神坛,剧荡的眼瞳之中,赫然带着一分战栗。
“是什么!?”轩辕帝和紫微帝同声追问。
苍释天却毫无反应,双目死死盯着前方,双手转眼间已攥紧到发白。
云澈目扫四周,忽然狂笑一声:“哈哈哈哈,南溟,本魔主还期待你一番狂言之后会摆出多么高明的手段,结果就铺了这么一个龟壳?”
“难不成,你是想要本魔主笑毙在你这让人笑掉大牙的蠢行之下么?哈哈哈哈哈!”
南溟神帝咧嘴而笑,不紧不慢道:“云澈,你猜今日这神坛,究竟是为谁而升呢?”
“然后呢?”云澈淡笑森然。
雷拳霸世 齊彥
南溟神帝背过身去,缓步走向结界边缘:“虽然筹备良久,但本王还是希望这里只是吾儿封禅之处,可惜啊可惜,你云澈并非疯子,而是疯狗,那就让你肮脏的魔血,在我南溟的远古天威下,永恒的绝灭吧。”
声音落下,他的身影也已来到结界之前,然后毫无阻隔的一穿而过,来到了神坛之外。
众溟神亦在他的手势之下,全部退散,同时毫无阻滞的退到了结界之外。
云澈没有试图出手,神坛就这么大的地方,想要将全力退离的溟神强行留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南溟神帝。
“就凭你?就凭这么一个可笑的龟壳?”云澈嗤笑出声,他缓缓眯眸,视线中的溟皇结界气息微弱,若有若无,但就是那一缕浅薄的气息,带给他的,却是无比清晰的“不可摧灭”感。
星魂绝界的强大,是因它的力量连结着众星神的星神源力,而这个溟皇结界却显然并非如此,其力量来源,最大的可能,便是脚下的神坛,以及神坛之下的穿云神塔。
“魔主,”千叶雾古出声:“可还记得老朽先前告知你的……”
“闭嘴!”云澈却是低冷出声,打断千叶雾古之言,然后前指,蔑然道:“阎一阎二阎三,去试试这龟壳。”
南溟神帝的狂妄和触罪,早就让三阎祖心中戾气滔天,但直到南溟神帝和众溟神安然走出结界,云澈都没有下令出手,他们险些憋到魔血爆裂。
此时云澈号令之下,阎魔三祖同时狂嚎一声,三只黑暗鬼爪虚空闪现,直撕前方世人认知中无可摧灭的溟皇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