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xvk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txt-第526-530章 生命法庭·滅絕人類讀書-pm74w

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浩瀚的‘主宇宙’中,一道巨大的金色光团急速行进着,向着‘地球’的方向!
那‘光团’有一座小村庄的大小,里面包含着宇宙中的至高存在,生命法庭。
除生命法庭本身之外,金色巨蟒,‘混沌’与‘秩序’双头,连接着天秤也在其中。
这团金光,就像是一艘载具,载着生命法庭一系的所有精英干将,千奇百怪却浩浩荡荡。
“秩序。”
生命法庭神态庄严,声如古钟。
“你是否理解,我为什么要将三大宇宙中的地球人全部灭绝?”
“我理解,因为关于宇宙互通…造成失衡,目前只有地球上的人类屡次过犯,人类最容易做出这种事。”
秩序慢条斯理地说:“您一定觉得,抹除所有的地球人类,就不会再发生互通事件了吧?”
“是的,至少会大大减少,就是这个原因,我不带私怨,公平公正一心只为平衡,这就是三个地球上的高智慧生命必须灭绝的原因。”
生命法庭金瞳瞥了一眼秩序,补充道。
“你不要认为我是为了针对伊凡琼斯,他还不值得我针对,这不是私人的,是我出于对宇宙长远的考虑…所下的决定。”
“只是…值得吗?杀掉所有的…”
法庭的手下‘黄金巨蟒’良心未泯,如此发问:“一定的互通所带来的影响,仅仅是…您的力量减弱啊…”
“你在质疑什么?”
生命法庭声无波澜:“我是主宰宇宙并维护它的至高法庭,而它们地球人类…只不过是毫不影响宇宙大势的区区蝼蚁,现在我再问你,是宇宙的力量重要,还是蝼蚁的生命重要?”
巨蟒沉默了一下:“只灭绝‘人类’?”
“当然,那些不会思考的…无关的低智生命,我皆会保它们继续生存延续,唯人类,必灭绝。”
生命法庭面无表情道。
“如今,第一第二里层宇宙的地球人,‘应该’都被‘黄金平衡者’们屠杀殆尽了,两个地球已解决。”
它面无表情,摇指远方:“现在…只差这最后一个了。”
金色光团朝着地球前进着…
已不远了。

第二里层宇宙。
伊凡起身拍了拍手。
“呼,搞定了。”
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琴葛蕾:“可以起来了。”
琴葛蕾仿佛有些失神。
她缓了五秒钟,方才开口。
“刚刚…那就是…”
琴葛蕾回味着刚才的种种感觉:“那就是…注灵吗?”
“嗯,这就是注灵,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好,但我没觉得我性格变了。”
琴葛蕾的语气明显变得温柔起来:“但是…过程…挺好的。”
当局者迷,人是难以意识到自己本身变了的。
“而且,我现在心情很清爽!”琴品味着,“压力全都消失不见了。”
伊凡笑了笑。
“那就好,你看,我总归还是没骗你吧。”
“嗯…这个注灵,一共要注灵多少次?”琴缓缓直起上半身,坐在沙地上问。
“什么多少次?”伊凡挑眉,“一次啊。”
“额…一次?是一个星期一次吗?还是…每天一次?”
“你在问什么?”
伊凡愣了愣:“一次就行啊。”
“偶尔一次吗?”
“不是,你难道以为是吃药…按疗程计算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次!”
伊凡解释说:“仅这一次,你就永远好了,以后永远不需要再注灵了!懂了吗?”
听了这些话,琴怅然若失:“是…是吗?我以为…要定期注灵的…”
“哈哈,当然不用啦。”
伊凡爽朗一笑:“注灵是一劳永逸的。”
“那…那要是没病的话,注第二次灵…行得通吗?”琴突然问。
伊凡呆了呆。
这家伙…问的问题…好奇怪…
都说她已经好了!
是了…因为注灵特别舒服吧…
伊凡忽然思考起来,注灵到底有多舒服?
——可惜我不是‘可注灵体’,也没人能给我‘注灵’。
——啊唔!o(*≧д≦)o!可恶!那我永远也没法知道注灵有多舒服了!
——这是我人生的遗憾吗!
伊凡深吸一口气,不再去想‘注灵者永远无法体会被注灵’这件遗憾的事,他正面回答琴的问题。
“琴,我不会无缘无故给人注灵的。”
面对琴奇怪的提问,看穿她内心的伊凡是如此回答的。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琴听了更显失落…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那种舒服的感觉,并且一直在想:以后没机会体验第二次了!
“但是。”
伊凡朝她眨眨眼睛:“你要是多做一些好事,把除恶扬善实际行动起来的话,那就不是‘无缘无故’了。”
琴的眼睛发光了:“那…我一定会‘除恶扬善’的!”
伊凡很开心,自己这一番举动,无疑轻松且长久地解决了以后的生态危机,不少人的性命都会因为琴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方而被拯救。
当下欣然一笑:“加油!”
毕竟有琴的帮助,这第二里层宇宙的地球,再也不会有什么更为强大的邪恶了。
因为琴,就是变种人的天花板。
至少电影中如此。
但事实上,琴的力量已经超出了电影中的表现,虽然伊凡也知道不能完全拿电影衡量这个宇宙。
然而就算是在漫画,凤凰琴葛蕾的力量也是顶级的,变种人中无人可超其左右。
其原因在于,凤凰之力不属于变种能力,而属于宇宙级能力。
“呼!可算找到你了!”
正在这时,天空一个女声由高到低传了下来。
这声音处在少女音与萝莉音之间的某种微妙平衡,伊凡一听就知道是谁…
他转身视之,果然…是自己的科学小助手‘迦娜塔’。
“忙着找我?怎么…成果出来了么?”
伊凡笑了笑,他对皮姆粒子战服的研究也并不是太注重,当初启动这个项目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想给迦娜塔找点事做。
但现在因为他好奇迦娜塔怎么会忙于找自己,故随口一问。
伊凡曾经交给迦娜塔两件事,一件是研发主宇宙和第二里层宇宙的量子通讯功能,以保证迦娜塔的那套通讯方法能在这个宇宙运作。
另一件事就是蚁人战衣,以及皮姆粒子的改良与研发。
本来第一件事更重要一些,毕竟第二件事,无非就是伊凡想变小,亲身体感一下放大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这个迟早能体验到。
所以伊凡对迦娜塔说,可以先完成第一件事。
但是迦娜塔偏偏放下了‘第一件事’,中途停工,一直专心搞‘战服’的事。
伊凡不知道为什么,但想着既然她想这个顺序,那就由着她好了。
他哪里知道,在迦娜塔心中,伊凡的个人分量极其之重,比什么都重要。
迦娜塔知道伊凡有‘体验变小’的愿望,故此很努力地完成着。
“不,不是科研汇报!”
迦娜塔面色稍显紧张!
悠悠我心(海賊王)
她把手里的‘伊凡定位器’放到口袋,深吸一口气。
“是…是永恒让我来…通知你…”
“永恒通知我?”伊凡心中一动,永恒每次有事来找自己,都是自己来的。
怎么这次…要迦娜塔来呢?
这意味着这件事不重要?还是意味着这件事更加重要,但它抽不开身?
又是什么事,能让一个宇宙顶神抽不开身呢?
“他说…”
迦娜塔微微仰首,看着伊凡:“生命法庭打算对我们主宇宙的地球人类进行抹除,而且已经在行动了…他希望你快点回去。”
“那就一定是真的。”
伊凡点点头:“了解。”
这没让伊凡感到太多意外。
当初他问黄金蛇人首领,主宇宙有没有被进攻时,那个首领对伊凡说的是——它通过同族感应,感应到主宇宙没有遗留的蛇人军队,所有黄金蛇人都被派往了第一第二里层宇宙。
这个回答也许无错,但现在想来,却是回答的有些巧妙了。
蛇人没在主宇宙逗留,不代表生命法庭‘本人’不进攻地球。
这也印证了伊凡的猜测,果然…
生命法庭是想一举灭掉三颗地球上的所有人类。
“发生什么了?你们…即将面对一个很大的危险,对吗?”起身的琴葛蕾问。
“是的,我们那边有些情况。”
伊凡笑道:“我先和迦娜塔回去了,你就留在这…”
“你需要帮助吗?”
琴赶紧问:“带我去你们那个宇宙吧,我和你一起面对那个…生命法庭?”
“不,不用了。”
迦娜塔还没等伊凡说话,就道:“你…帮不上什么忙的。”
“我觉醒的这股力量…我相信我自己。”
琴盯着迦娜塔:“无论如何,我比你强,论战斗在这方面帮不上忙的,只会是你。”
“好…好吧…”
迦娜塔不知道琴觉醒了怎样的力量,她才刚来,但琴的话,着实打入了她的心坎,让她感觉一阵难受。
——是啊,我很弱…一旦,一旦爆发真正的危险,以我现在的力量…
——不,无妨…我尽最大努力,帮上一点点就好!
迦娜塔仅用1秒便平复了负面心情,变得开朗——过一会,我去找父亲,让他也来帮伊凡!
“琴,你错了。”
伊凡察觉到迦娜塔被琴的话伤了一下,语声变得微微寒冷。
“当一个队伍中,已经有一个最强力量时,那么一个拥有最强智慧的人…就尤为重要,即便是战斗,智慧也在实战中有着不可取代的位置,因智慧能洞悉敌人的弱点,能察觉敌人的长短,能窥视宇宙的奥秘,它是智慧生灵最强的体现。”
伊凡注视着琴:“迦娜塔是一个科学家,她聚集了智慧的化身,请你谨记这一点,以后对别人说话…尽量,不要充满伤害!”
“明…明白了。”琴被训的一愣一愣的。
迦娜塔眼泪汪汪…她感觉到伊凡在护着自己,超级感动!
——开心!

镜头一转。
非同一时间·主宇宙地球。
烟尘弥漫在街道,城市中响着各式的紧急广播。
发达国家正疏散着人民前往地下避难。
英国伦敦的街道上,曾经在瓦坎达跑出来的狮子神,已断掉了一条腿,横倒在正街上奄奄一息。

美国纽约的街道上,钢铁侠和它的铁人部队疯狂射着冲击炮,对着一条膨胀到占满整个街道的黄金巨蟒射击!射击!
那蟒满身麟甲却犹如被神力加持,固如振金。
“詹姆斯,我是说战争机器,你清楚我们正被什么样的势力攻击吗?”
托尼斯塔克远程通讯自己的军方老友。
“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和你一样,托尼,它自称是生命法庭,宇宙至高存在,牛逼烘烘的说是要给我们来一场灾难,说什么要在不伤及其他动物的情况下,屠杀全人类。”
詹姆斯·罗德斯远程回答:“其实要我说,就是又一波外星人来攻打咱们地球了,还记得齐塔瑞人吗?不过这次确实挺严重的,这次我们面对的是真正的怪物,我们的军队正大批量出动。”
砰!正这么说着,美国无数军营及武器库被天上降下的百道光柱砸毁。
那是天空中‘生命法庭’挥手所发出的力量。
地面上,一面飞速掷出的‘振金盾’重重击打在一个身着‘银甲’浑身‘银色皮肤’的人形生物身上。
未能击穿护甲。
下一秒,那人形生物把手一抬,就抓住了正打算弹回美国队长手里的盾牌。
“盾,不错。”
银人把玩着美队的盾牌,下一秒咔擦一声,将盾牌掰成了两半。
“就是脆了点。”
“你…你究竟是什么?”美国队长不敢置信。
“我叫中间人。”银人淡淡道:“生命法庭亲信之一。”
它是之前混沌头与秩序头下面的那个天秤变的。
中间人在‘沉睡时’就会化身天秤,在生命法庭需要它战斗时就会化成‘中间人’。
“你们有一个王牌,叫伊凡琼斯吧?”
中间人笑了笑:“他哪去了?叫他出来跟我们打,他为什么缩着不出来?”
迎接着子弹与超能的狂轰滥炸,中间人怡然不动,仿佛那些攻击都是在挠痒痒。
它继续道。
精神異能
“是不是因为生命法庭亲临,把他吓怕了?我听说过…这位伊凡琼斯之前可是把我的两位兄弟‘秩序与混沌’吓的很惨的。”
说完,他双掌一挥,将美队身后的两辆装甲车挥手击爆,整个大街被掀翻开来!楼房皆倒,兵死人埋!
紧接着美队但觉喉咙一紧,直接被中间人近身扼住了喉咙带上了天!
“我拥有一定的看穿规则的能力,我看到你身上有一种低级的规则,能无形中影响你的对手跟你耗时间,那很有趣。”
中间人邪笑说:“但很显然,事实证明你没法和我耗时间,因为我会把你带上宇宙,你就要死了!”
它话音一落,突然感觉手部银甲不受控制!自动松开了美国队长!
“这是…”
它微微诧异,随后就感觉自己全身铠甲都在被压缩!
一股疼痛感传来!
“不,是你要死了。”
媚娘不媚骨
万磁王在它身后,冷冷凝视着它,正是他用变种能力救了美国队长。
以万磁王为首的琼斯英雄协会,已全体出动!

“出乎意料,看来伊凡琼斯本人,并不在地球。”
生命法庭俯瞰着地球全局。
现在各大国家主要城市,都被成千上万的小金人进攻着,那些金人,是生命法庭的分身。
它竟把自己的力量分出去了十万份!用它们执行屠杀!
对生命法庭而言,它本可以一击爆掉地球,那样全人类就解决了,用不了一分钟。
但那样的话,其他生命,如猪、狗、鸟禽,一切地球物种皆会死亡,最重要的是损失了宇宙中一颗罕见旺盛的生命行星。
这就让它‘灭绝人类以维护平衡’的行为看起来不那么正当了。
至少它不杀其他生命,把人类单独拉出来惩罚,法庭自我感觉这样更能凸显人类的十恶不赦!
除此之外,还更方便向另外两位顶神‘湮灭’与‘无限’进行解释。
生命法庭不希望有舆论,它尽量在外界维护自己公正的形象。
像混沌之头,秩序之头,包括中间人,这些都是它法庭一系的内部人士,形象稍微损失一些是无妨的。
但湮灭与无限,同样是宇宙中的工作人员,它们却不是内部的。
它们不是所有事都百分百无条件支持生命法庭,它们可以听从法庭部分调遣,但绝不是法庭的死党,就和永恒与生命法庭的关系一样。
“人类面对我这样强大的力量,没有放弃抵抗。”
生命法庭自言自语道:“这个种族虽然弱小,但却很顽强,也难怪他们拥有着那么旺盛的探索欲,也难怪,他们总是尝试互通。”
“只是…他们真的弱小吗?”
生命法庭陷入了思考:“如果真的弱小,那‘伊凡琼斯’这样另类的存在…真的是这种族中的个体之一吗?”
它自言自语的过程中缓缓抬起单臂,金色的手掌对准了某国军事总部。
“把他们的灭亡,再加一下速。”
“放肆!”
在生命法庭的背后,一身黄色战服的‘哨兵’腾在半空,一拳砸向生命法庭的后脑,也就是那张被完全遮住的脸。
生命法庭闻声微微回头,正脸中了一拳。
砰!
然而这一拳却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就像普通人用拳头砸在了钢板上,法庭的脸纹丝不动,反倒哨兵的拳冒起了白烟。
“你距离我很近,你应该感到害怕。”生命法庭淡淡道。
下一秒,哨兵的拳化成了灰,紧接着生命法庭抬起手指,朝哨兵的胸口点去。
“不可能!”哨兵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突然!一条深蓝色的锁链从一旁揽住了哨兵的腰,嗖地一下将哨兵从生命法庭的指下救走。
那锁链,是古一法师使出的——伊凡琼斯的深蓝锁链!
与此同时,生命法庭发现自己本人已经置身于一个‘镜像世界’中。
“凡人的魔法吗…”
生命法庭直接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处于真实世界了。
它看到古一出现在半空,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穿着沉重铠甲’的男人。
铠甲男是史蒂芬·斯特兰奇,也就是奇异博士。
“为什么?”古一富含深意的一问。
“你想要什么?你的目的…就是让人类全死吗?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奇异博士连续问道。
他的声音闷在头盔里,听起来闷闷的。
“我说过,一切都是为了平衡。”生命法庭道。
“你现在哪也去不了。”奇异博士凝视着法庭,“你失败了。”
“是吗?”
像是在嘲笑,下一秒生命法庭体表黄芒骤发,瞬间灌满了整个镜像空间!
砰-棱-棱-棱~!
镜像世界…支离破碎。
“你对全宇宙最强的存在,说它哪也去不了?”
生命法庭语声变得高昂:“傲慢的蝼蚁!这就是你们对至高法庭的态度?死不足怜!”
巨大的能量风暴涌起,古一那单薄的身体直接被吹的倒飞出去。
奇异博士由于有伊凡赐赠的豪华甲胄,坚持了两秒,然后身上板甲龟裂,也跟着倒飞了出去。
即便分出了十万分身,本体已大幅弱化的生命法庭,镜像空间对它而言也如儿戏般。
此刻,乘着飞行器的蓝魔,以及少部分拥有飞行能力的英雄、变种人、反派,还有刚从阿斯嘉德赶来支援的雷神索尔,已经开始接近生命法庭!
同索尔一起来的,还有阿斯嘉德的现任女王,索尔的姐姐——海拉!
显然是被弟弟骗来一起保护地球。
这些强大的英雄、反派们,一同向生命法庭发动了齐攻!
一时间蓝魔的导弹、索尔的闪电、海拉的飞刺、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攻击一股脑地朝生命法庭轰了过去!
生命法庭冰冷地蔑视着群敌。
“哼!都是小菜!”
轰隆!随着一阵耀眼的金芒,向生命法庭进攻的所有‘投射物’皆被摧毁,‘所有人’全部被金色能量风暴掀飞了出去!
生命法庭本人,一丝也未动。
小小凡人修仙傳 至尊小寶
“你们刚刚的进攻,成功消耗掉我百分之一的能量,这很不错。”
它的声音,冷酷而充满威压。
“但你们,却因此受到重创,失去了全部的战斗力。”
解决了所有阻碍,得了空的生命法庭,把眼睛瞄向下方的地球战场。
战局激烈地持续着。
复仇者联盟,神盾局,政府军队仍在与‘金色巨蟒’和‘法庭分身们’斗争着。
万磁王与他的几个主要手下,仍然与‘中间人’缠斗,中间人差点就被万磁王秒杀了,所幸‘混沌之头’及时援助,把中间人的宇宙金属银甲脱了。
旺达,杰茜卡琼斯,小柯拉,绿巨人与‘秩序之头’交起了火。
快银的身影穿梭在城市间,救助着那些没来得及逃离的难民与孩子们。
战局,以一个微妙的平衡持续着。
看到这里,生命法庭清楚,自己只要稍微出手援助下方,局面就会一面倒。
人类,将再无反抗的余地。
它缓缓地…抬起了右手,金色能量在它手心孕育着。
索尔之流的空中战斗单位已经全灭,还有什么能阻止它生命法庭呢?
呼啦!
星辰的光芒交杂着强紫色光芒吹灭了法庭手心中的金色能量!阻止了生命法庭干预地面上的战斗!
这是两股力量的同时出击!
是永恒…与复仇女神!
他们出现在了法庭的身后!
“你还能战斗啊,看来之前,我应该把你伤的更重一些。”生命法庭对永恒说。
显然,这番话透露出永恒之前已经和生命法庭交过手了。
農女王妃:古代萬元戶
西遊大長官 浮雲如夢
永恒盯视着生命法庭:“我决定把我想做的事贯彻到底。”
“永恒,你应该清楚,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生命法庭冷冷道:“哪怕我不在巅峰期。”
永恒笑了:“我追求的…可不是打败你。”
此时永恒的心理活动。
重生之財傾天下 葫蘆熊貓
——之前…与生命法庭在‘太阳系内’第一次缠斗时,我已经通过极耗能量的‘系内定位传声’让那个名叫‘迦娜塔’的小姑娘去通知伊凡琼斯了。
——目前,一切的希望…都在伊凡身上,而我的工作,是在伊凡接到通知前,拖延生命法庭的进攻,和‘复仇女神’一起与它缠斗。
——伊凡琼斯回来只需要一个传送门,重点在于迦娜塔通知的效率,不知道她的科技有没有那么靠谱…只希望她速度点!
“你刚刚那个表情…是在笑?”
生命法庭凝视着永恒:“你退化了,永恒,你本不会笑的,那是蝼蚁的情感。”
“蝼蚁的情感,又怎样呢?”永恒敛容道。
“听,你也称他们为蝼蚁,我们是一类的存在。”生命法庭淡淡道,“别阻止我了,皈依我吧?”
“蝼蚁这个称呼在我这里不是贬义,只不过是我还尚未改过来的习惯叫法,仅此而已,但在我心中,已没有‘蝼蚁’这个概念,众生有强弱之分,却无高低之分。”永恒道。
“说的漂亮,我悟了,永恒,这些思想都是那个伊凡琼斯灌输给你的?”生命法庭讽刺道。
“是我在一次又一次忧郁中学到的。”
永恒说:“伊凡琼斯比我强大,但它不视任何生命为低级,与众生平等相处。”
“所以呢?”
“所以他很快乐,天天在笑。”
永恒说:“每次我暗中偷窥他,十有八九他都在笑,和他的朋友们,而这种快乐,你能享受的到吗?”
“我…我不…”
生命法庭直勾勾地盯着永恒,情绪随着他的金色身躯微微颤抖:“我不需要那种快乐,那是蝼蚁的东西…那是低级的快乐!”
“你既把快乐定义高级和低级,那么…”
永恒凝视着生命法庭:“你有高级的快乐吗?”
“住口!”
生命法庭突然大吼:“我说了我根本不需要快乐!我可是生命法庭!我无欲无求!是宇宙至高无上的顶点!你们谁都没有我厉害!包括你说的那个伊凡琼斯,都是比我低级的存在!我,我的境界!处于至高点!怎容你们揣测!”
金芒随失控而爆发,一道光柱笔直射向永恒。
复仇女神咬紧牙关暗想——完了,永恒的嘴炮已经无法拖延它的进攻了。
——我遇见永恒时,永恒就已经被生命法庭重伤,这生命法庭的暴怒一击它绝对接不下来。
——永恒不能被击败,它还有‘时间管理’这个拖延技能没有使用,现在永恒比我重要的多,我得帮他争取时间。
想到这里,复仇女神挡在了永恒身前,启动了体内‘注灵力量宝石’的全部力量。
顿时深紫涌动,源于宝石的能量全然释放!
轰隆隆!
紫与黄的能量场在天空蔓延开来,把苍穹染成了双色,一半紫一半黄。
神醫棄女:高冷殿下狠撩人
而复仇女神本人,仍挡在永恒身前,表情冷酷,一丝也未动,一步也未移。
生命法庭惊了——这家伙,竟如此轻松的击退了我的攻击?这…这女人,不可小视。
永恒深吸一口气,没想到面前这位复仇女神这么厉害,硬抗生命法庭一击纹丝不动,看这架势是比自己还厉害啊。
“永恒。”复仇女神冷声叫永恒的名字。
“我…我在。”永恒忙回应。
“听好了。”
复仇女神面容冷峻,微微眯眼:“我有个计划。”
“什么计划?”
“你使用时间管理。”复仇女神说。
永恒点了点头,静静等待下文。
三秒了,复仇女神还没开口。
“然后呢?”永恒追问。
“没有然后了。”复仇女神冷冷道。
永恒愣了愣:“这…这算什么计划???那你呢?你干什么?”
“我。”
复仇女神语声忽然发虚:“撑不住了。”
说完身子一软陷入晕厥并咻地一声从天上掉下来,给大街砸了个坑!
永恒呆住了。
“哈哈哈哈!”
生命法庭大笑:“真是吓了我一跳,我还真以为她抗住了我一击,装的还挺像,但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它缓缓抬起金色的右手:“看来,我,就是绝对的正确!”
【时间管理!】
永恒二话不说,眼看生命法庭又要抬手,一个时间管理就使了出来!
那是他的惊世绝技,一个照面,无形的规则就将生命法庭的动作…暂停了!
但仅仅是一秒钟,生命法庭的右手拇指就挣脱了,第二秒,它整个右手掌也挣脱了时间管理,第三秒,挣脱的范围蔓延至手腕。
“它太强大了…”
一股绝望升腾在永恒的心头。
仅用3.2秒就挣脱了手部,当初伊凡也是用了几秒挣脱手部,它当时没数是几秒,但永恒凭感觉断定,伊凡的用时一定比生命法庭长。
——只有真正撕破了脸,我才知道生命法庭有多强大…
永恒双臂发力,操纵着时间的规律,一丝也不敢松懈。
——所幸的是…生命法庭没有‘终极抹除者’,无法直接破掉施加在它全身的时间管理。
此时的永恒把自己全部精力都用在修补时间管理被破坏的规则漏洞上,但它修补的远远没有生命法庭破坏的快。
十秒,右臂已经挣脱。
“放弃抵抗吧。”
生命法庭慢条斯理道:“永恒,你支撑不了多久。”
永恒不吭声,他连一点神都不敢分。
“你比谁都清楚,我比你强大的多。”
生命法庭已经挣脱了右上半身加头:“不懂事的蝼蚁,会在今天被我全部杀绝,而你…你还有机会重新归附我。”
永恒全身上下,星辰图案不断颤抖…能量急剧消耗着。
而生命法庭,已经挣脱了半个身体,它挣脱部分的体表透出金光,强烈腐蚀着永恒的身体。
永恒痛苦,它在内心呐喊——迦娜塔,快点啊!把伊凡带来啊!再不来就撑不住了!
让它失望的是,没人回应它的呼唤,而生命法庭…已经完全挣脱了!
沐浴在金芒中,生命法庭单手一抬,便将永恒吸抓在手中。
“你选择的机会,没了。”
它冷冷地凝视着永恒:“不要祈求宽恕,你会很痛苦。”
这句话无疑宣判了永恒的死刑。
它强大的右臂开始发力,能泯灭一位顶级神明的力量,穿透并疯狂贯入永恒体内。
那么…永恒将死吗?
并未可知。
可知的是那一瞬间!一道湛蓝色的传送门在天空忽然打开!迫的云层四散!一个单薄的男人出现在了万米高空!
他俯瞰着被破坏的满目疮痍的街道,俯瞰着还未停歇的死斗,又俯瞰到下方中空处…单手捏着永恒的生命法庭!
不觉间,男人的双瞳充满冷漠的杀意!
在他变换眼神的那一刻,世界的颜色开始被涂鸦!一切化成了蓝与白的抽象!
楼房,不再被破坏,人们,不再被屠杀,每一位与法庭化身交战的人类,都被灵能选中庇佑!套上了蓝色的罩子!
痛苦与哀嚎,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两强的对决!
“生命法庭,初次见面,我叫伊凡琼斯。”

bhhmh精品都市言情 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討論-第523-525章 天啓(三合一)看書-mflfz

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千钧一发之际,伊凡直接起脚,右脚瞬间灵能爆表!一记上勾踢直击‘琴’燃烧着的腹部!
命中!琴被这一脚以光速笔直射上了天!一霎就冲破了大气层!撞在了月球!
咣隆!
“卧槽!”
正和大预言家在月球蓝色广场上聊伊凡弱点的‘最重者’吓了一跳!
看着把宇宙金属制成的广场砸出了一个人形窟窿…平躺在里面的凤凰女·琴葛蕾!它和大预言家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此时,最重者并没有维持它原本2000米的体型。
事实上天神组的每一位成员,都能在一定范围内压缩自己的身高,一般极限是压缩10倍,但随着体型缩小,实力也会减弱,一般天神不会为了和低等生物社交而缩小自身体型。
普通天神500米,往往能缩到50米。
‘最重者’为了能和大预言家畅谈一番,把自身缩小到极限,可即便如此也有150米,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霸占了广场,在广场上聊天。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最重者思索着,然而还没等它细想,它就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当下它顺着气息一看,就看到了位居月球上空临近‘宇宙面’的伊凡琼斯!
劍行九州 冷月小醫

伊凡,正被一层淡淡的蓝芒包裹,在这光芒下,他的皮肤被映成了蓝色。
此时伊凡在想…
——怎么每次往天上踢东西,都正好被月球拦截?
——我又不是故意往这上面踢的!
“不好意思,看来我打扰你们聊天了。”
伊凡笑了笑,以灵能传声‘单纯’地朝最重者打了个招呼:“真不是故意的。”
此话一出,最重者心中一惊!
——等等!这是不是说,这个女人是被他打到这里的?
——伊凡发现了我朝大预言家询问他的弱点!这个砸到旁边的女人…是对我的警告吗!
——而且他刻意强调了不是故意的,那是不是说他完全是‘故意’的!
——太…太可怕了,但…但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谈论他的?难道…难道这个大预言家…表面上说着不喜欢伊凡琼斯,实际…他和伊凡关系密切,是眼线?
——他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偷偷向伊凡暴露了我所问出的那些可疑问题?
最重者越想越害怕!
——我竟天真的认为能从这里得到伊凡琼斯的弱点!
——我…我还是赶紧解释吧!
“那个,事实上,我向大预言家问这些,并不是要采取什么行动,这不代表什么。”
最重者稳住气势道:“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伊凡一愣…什么?他向大预言家问什么了?
“如果你不喜欢被探听隐私的话,我以后不会了。”最重者拍着胸脯保证道。
伊凡眨着充满疑惑的眼睛——他在向大预言家探听我的隐私?
而此时大预言家一脸懵逼地仰头看着‘最重者’这个机甲巨人,他可看不到宇宙中的伊凡,只觉得这个‘最重者’在自言自语。
刚想开口问话,就在下一秒!一股灼热的高温忽然从旁边升起!
“别自顾自的谈话,我们…还没完呢!”
在不远处那人形深坑中,琴葛蕾缓缓坐起。
她脸上道道烈焰涌动,宛如一条又一条由火焰铸成的纹身。
其目光更加可怕。
“从未有人…能够做到…”
她恶狠狠道,身体缓缓悬浮…脚尖脱离了地面。
“伊凡琼斯,你的力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但这一切,已到此为止!”
随着她的语声,她脚下的那一小块地面已被高温化成了炭色。
紧接着,整个广场的表面红了起来,大预言家的鞋底被瞬间烫穿!
他刚要被烫出一声嚎叫!下一秒!随着伊凡微微一笑,一切‘转瞬成冰’。
就连琴葛蕾本人,也在这一刻被冻在了一块立方体冰块中,她的表情凝结在了先前‘狰狞’的那一霎。
“小小凤凰,还挺猛烈。”
伊凡淡淡一笑:“先帮你冷静冷静,一会就给你注个灵。”
就在这时…
“伊凡,我来助你!”
最重者大吼,举起它那巨大的铁拳!
——这应该是伊凡的敌人。
——不过她已经败了,不能还手了,零风险!
——是时候彰显我的威风了!
最重者这么想着,无比巨大的铁拳重重砸在广场上,砸在了被冻成冰块的凤凰‘琴葛蕾’身上!
顿见广场上的冰层龟裂开来,下一秒,整个广场被映的通红。
烈火冲天!凤凰涅槃!
只听轰隆一声!最重者的‘拳’碎成了无数金属残块!
“这…怎么可能!”
最重者大惊失色,不仅吃惊于对方尚有还手之力,更吃惊于眼前这股力量远超它的预估。
——伊凡琼斯这个男人…平时都在和这种层次的敌人较量吗?
——我大意了!
看着自己碎成粉末的拳头,最重者不由如此想到。
——最重要的是…
——在伊凡面前出丑,这岂不是会让伊凡认为我实力弱小?
——这样岂不是…
——不行!我得说点什么,挽回尊严!
“有意思…我动用千分之一力量的出手,竟被挡下了。”
最重者淡淡道:“女人,你让我稍稍诧异了一下。”

火势中,琴葛蕾丝毫不理最重者,她冲天而起,向着宇宙的方向飞去。
她却不是往伊凡那边飞…而是朝伊凡相反的方向。
伊凡呆了呆…
——什么情况?她这是…不打了?溜了?
当下‘一个加速’,化作蓝光急追上去!拦在了琴葛蕾前面!
“你干什么?”琴注视着挡在面前的伊凡。
“什么我干什么?”伊凡挑眉,“我们不是在战斗吗?”
“我打不过你。”
琴冷哼一声:“不打了还不行吗?”
伊凡愣了愣:“可你之前…不还是挺有精神的…干劲十足的吗?怎么突然就…”
“我一发火,你就冻住,怎么打?”
琴道:“我认输,并且短期内不再尝试毁灭,你别缠着我了。”
“额…话虽如此,但…但有一点我必须执行…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要对你的身体…”
“哦对,我还记得呢,你打算强暴我。”
琴深吸一口气,就开始脱衣服:“来吧,快点,弱者从强,天经地义,上我吧!”
“等等等…等一下!停!你干什么!”
伊凡有点小慌:“我不是那个意思!”
说完一道念力发了出去,阻止琴手上的解衣动作!
“少废话,来吧!”
琴凤凰之力爆发!瞬间就将体表全部衣物震开!
“都说不是了!”
看着被震的满天飞舞的衣衫碎片,伊凡眼中蓝芒一闪,一瞬间那些飞舞的衣片开始疯狂旋转并重新聚集起来,在念力作用下光速贴合在琴的肌肤上!
一眨眼,已复原如初!
“我说了多少遍了!特喵的,我对你没有性趣!”
伊凡心脏砰砰直跳,他刚刚不小心看到了一副好身材!
非常致命!
“我…我说的东西,指的是我的个人能力,对你进行注灵!”
“注灵?那是什么?”琴疑问。
伊凡深吸一口气,解释道:“一个能改变你性格的…能力!你会变得温柔…无害…而不是像现在这么泼辣。”
“听起来像是邪术。”琴拒绝道,“绝对不要!”
“确实,这东西听起来很像是反派才会拥有的能力…我也曾经告诫自己,尽量不要再动用这个能力。”
伊凡缓声道:“但另一方面,我知道一个能力是否邪恶,不取决于能力本身,而取决于用它的人如何去用它。”
顿了顿,他继续道。
“你的性格暴躁,无理,充满破坏欲望,这会让你伤害别人,同时也会让别人伤害你。”
“别开玩笑了!除了你,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琴冷冷一笑:“你不管我的话,我把世界灭了也没人能伤害我!你是最强大的!而我第二!”
听琴这么说,伊凡忽然想到一个词——井底之蛙。
——也许是她过往只跟教授万磁王他们打交道,才导致她认为这宇宙间能制裁她的只有我吧…
“你大错特错了,琴,比你强大的远远不止我一个。”
伊凡淡淡道:“还记得先前那个捣乱的大块头吗?就是一拳把你从冰层中砸出来的那位,它叫做‘最重者’。”
“记得又怎样?很明显,它不过是一个身材庞大的废物罢了。”琴葛蕾冷声道。
“你错了,它的那一拳,只动用了一小部分力量。”
伊凡说:“若它全力以赴,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是伊凡的潜意识直觉,因为在追琴葛蕾时伊凡匆匆一瞥,瞥到了最重者那被摧毁了的拳头仅仅是数秒,就重新生长了出来。
直觉很正确,最重者那一拳确实放水严重,前面提到天神组成员的体型能缩小10倍,而随着体型缩小,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最重者原身高2000米,当时缩小并保持在了150米,力量无疑远远低于常态水准。
再加上当时最重者以为对手已经被冻住,所以即便是处于150米的状态,它的一拳也是未尽全力的,这就导致那一拳的力量弱上加弱,很容易就被凤凰之火反噬了。
“所以你给我注灵,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
她朝伊凡道:“别当我傻瓜!你分明是想保护‘除我以外’的所有其他人的安全,你声称要把我变得‘温柔’,殊不知越是软弱的性格越是容易被欺凌!”
“温柔和软弱,从来不是一码事。”
伊凡温和一笑:“我就是一个温柔的人,那么…你觉得我软弱吗?”
琴葛蕾一愣…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錦夜
她遽然回想起伊凡在X学院生活的那段短暂时光。
伊凡待人友善,温和尔雅,身俱最强力量,却从不对那些年轻的学员们搞威压那一套。
其为人平和,易于相处,令人如沐春风。
可即便伊凡待人已如此温柔,旁人仍然对他充满敬畏,甚至是畏惧!
“你…你当然不软弱,也没人欺凌你,但…”
琴做最后的反驳:“但那是因为你有强大的力量!”
“你难道没有吗?”
伊凡微笑:“你也有的…那么,拥有强大力量的你,温柔一些又何妨?”
这话直接穿透了琴内心的防线,打入了她的心坎。
她的心灵也因伊凡的话从坚硬…开始变得柔软。
——温柔一些…又何妨?
——是啊…何妨呢?
她的语气软了下来。
“好…好吧,我…我以后尽量…温柔的与人们相处,我…我能做到,所以…注灵什么的…就,就不用了!对吧?”
“不对!”
就像大多数小孩子害怕‘打针’一样,琴葛蕾对于注灵这种‘未知事物’抱着本能的恐惧与逃避!
听得伊凡还想给自己注灵!她立马掉头!打算开溜!
然而刚一转身,就被伊凡一把拎住后颈。
“啊!”
朝地球的相反方向打算开溜的琴葛蕾,但觉自己整个人失去了控制…
被伊凡拎着后颈掷向了地球!

镜头一转。
仍旧是第二里层宇宙。
地球,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古城‘开罗’边缘的沙漠区域。
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皮肤灰蓝的怪人站在沙漠上,正望着天上的太阳喃喃自语。
野有美人
他…是‘天启’,出生于公元前3000年的埃及第一王朝,地球历史上第一个变种人。
在无尽的岁月中,他有过许多名字。
上帝,耶和华,神,太阳神,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这些都是古代人赐予他的尊称。
人们敬畏他,仰慕他,恐惧他,他就是一切的主宰!
而今…主宰已经苏醒!在凤凰能量的辐射下封印解除,天启彻底苏醒了!
“这个世界,现在是何年月?”天启冰冷冷道:“被谁所统治?”
他凝视着天空,仿佛那里有着答案。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苏醒,神已苏醒!”
天启张开双臂,抬高声线:“属于我的时代,来临了!”
咣隆!他话音刚落,就被一个急速坠落的红点砸中!
那是被伊凡掷向地球的琴葛蕾!
——什么东西!
被砸的趴在沙地上的‘天启’只觉腰部剧痛,他背上压了个女人!
“该死!”
他刚想起身把背上的女人拱开,就见天空又急速落下了一个蓝点!
紧随其后的伊凡琼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骑在了琴葛蕾身上!
伊凡知道琴葛蕾‘凤凰’的脾性,反复无常难以驾驭,如不注灵,她自己是不可能控制住心中的恶魔的,迟早犯病。
而注灵是最无害的解决方法,只要注灵成功…以后就不会有人被突然暴走的凤凰害死。
“别挣扎了!相信我,注灵一会就好!”
伊凡灌满灵能的单手大力按住琴葛蕾:“何况你又跑不掉。”
“法克!”
天启顿觉背部压力骤增!身上压了两个人!
尤其是伊凡按住琴葛蕾的那股巨力也施加在了他的身上,使他根本拱不开身上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天启大声质问!
没人理会天启,伊凡和琴葛蕾正斗争着!
“不!我不想注灵!”
就像哭着‘不想打针’的孩子,凤凰人格的琴葛蕾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无力…
——根本…无法反抗吗…
正这么想着,琴激灵一下!
她感觉一道又一道奇异的力量不断涌入身体…涌入体内躁动的凤凰能量之中。
——这就是注灵吗…没…没想到…
琴的表情,渐渐从抗拒…变得享受起来。
——好…好舒服啊…
——人间…竟有这么舒服的事情可以做…
——我…嗯…
她低吟了起来。
“法克,你们是什么人!”
天启暴怒:“快从我身上滚下来,你们在我身上干什么呢?!”
趴在地上的天启,试图扭转脖子去看自己身上的两位在干啥,无奈他的脖子没那么灵活。
“你们压着神了!凡人!”
天启怒极:“我是苏醒的上帝!万物的主宰!给我起开!”
耳边低吟声不断,天启想歪了!他以为这两个人竟公然在自己身上做上了不可描述之事!
当下怒不可遏的发力!爆发出能毁灭数个街区的强大爆发力想要把身上的两人拱开!
然而身上的两人纹丝不动,继续做着他难以理解的事。
——这他吗到底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挣不脱?难道我的力量不够?
——有人比我的力量更强大?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苏醒后遭遇的第一件事,这么离奇!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缓了口气,天启觉得蛮干不行!当即一翻白眼就发动了变种能力【分解基础物质】。
下一秒,天启肚子下面的沙子就软了下来,他整个人融入沙中。
而后就像钻地的鼹鼠一样,他在距离旁边四米左右的沙地中重新钻了出来。
“总算摆脱了,就是你们两个给我制造麻烦?”
天启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冷冷凝视着伊凡:“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伊凡一手搭在琴葛蕾颈部,正聚精会神地注入灵能,心无旁鹫。
注灵进度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了。
眼前这幅画面,和天启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
“我在跟你说话,小子,上帝在跟你说话。”
天启压制怒气重复了一遍,心想再不说话就把这一男一女化成灰。
但还是没人理他。
天启怒发冲冠:“你们他吗的在进行什么古怪的仪式!上帝问话你竟不答!你找死吗!”
话音一落!天启只觉眼前一蓝!似是有一道蓝光从自己的右半身撞过!
下一秒,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眼球转动…斜视向自己的右半身…
他发现自己的整个右半身体…
没了!
喷出的血液蒸发在了灵能中!!!
“呃…呃…”
天启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因为声带已不完整…什么也说不出。
仅剩下半具尸体缓缓仰倒在沙漠之中。
“好弱的上帝。”
伊凡嘟囔了一句,继续为琴注灵。
位面之代行者 迷茫的蛇

穿越遠古 莫邪
“话说…刚刚那家伙…怎么有点眼熟?”
伊凡忍不住思索了一下。
“有点像我看过的那部漫威电影中的终极反派…天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