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5i2精彩都市小說 《諸天領主空間》-2038章 仙路開,魚兒也進網了-zxyte

諸天領主空間
小說推薦諸天領主空間
更剧烈的异变来了!
天地浩荡震颤,北斗星域开始发生极恐怖的变化,东荒、北原、中州、南岭、西漠五块大陆全都开始发光,宛若五色祭坛一般发出不同的光,像是要复活了。
北斗上的五块大陆竟然是一座巨大的五色祭坛!
这般巨大的法阵,就连夏跃也为之震惊!
轰隆!
当五块大陆腾起朦胧的光辉后,荒古禁地外的虚空大裂缝更加巨大了,不断的炸开。
隐约间,有真龙咆哮,仙凰鸣九天的声音发出,响彻北斗。
仙路真的要开了,越来越近,所有修士似乎都感受到了仙域的气息,是那一界的仙灵在嘶吼,降临下种种气息与威严大势。
此等异象出现后,深渊外的诸多至尊、古皇全都默默的踏前几步,将裂缝前的入口堵得死死的。
面对这群老不死的,外围的准帝、大圣、圣人王、古圣们纷纷苦笑,他们心知肚明,除非前面这些至尊、古皇先进入成仙路,否则他们没有一丝机会。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敢直面至尊、古皇这些帝级高手。
只听嗡、嗡、嗡三声响,一柄神枪、一艘金船和一座三十三层蓝塔出现在深渊外,手持神枪、立于金船上的是两位准帝,他俩出现后,只是朝诸多至尊、古皇微微欠身行礼,然后便立于这些老不死身后,而蓝塔中走出的那位准帝却对至尊、古皇们并不忌惮,头顶着散发玄黄母气的蓝塔径直走到深渊边际,竟是隐隐要同帝级强者们平起平坐。
“哼……”有至尊冷哼出声,不满的瞥了他一眼。
“区区准帝也配同我等至尊、古皇者并肩?!”有至尊附和。
“神庭之主好大的气魄!看来我等久不问世事,连小辈都敢轻视至尊了!”有至尊想要动手了,原来这准帝是神庭之主。
臺海特工
“诸位前辈都是至尊、皇者,神庭无意冒犯诸位!”神庭之主虽然自傲,有底气,却也不想贸然同这么多至尊、古皇者动手,于是姿态放低,略微后退了半步。
但是,显然他之前的作为让这些帝级强者反感了,又或者神庭的存在让这些强者忌惮,有意打压一二,他此时方才退让已经晚了。
于是,来自不死山的至尊动手了。
一缕波动袭来,有天地大道碎片直接临时组成了一个大手,一把将神庭之主头顶的蓝色帝塔抓住,竟是要强行抢夺极道帝兵。
在他动手后,周围其他至尊、皇者们也微微意动,似乎都对三十三层的蓝色帝塔颇感兴趣,隐隐有围杀神庭之主的架势。
“我道你们一声前辈至尊,但并不怕你们!真以为你们还是昔日的成道者吗?!”神庭之主面色剧变,但仍然以神音大喝,竟然很是强势。
所有人都呆住了,竟然有这样的人,以准帝之身敢喝斥古代的至尊,而且还不是一位,是一群至尊、古皇者,这画面实在是太过让人震撼了。
“小辈,你这是在挑衅至尊的威严吗?!”有古皇者不满的大喝。
“什么至尊、古皇者!都是一群笑话,真正的大帝与古皇都死了!当世能称至尊、大帝、皇者的,除了太初教主,还有何人!”神庭之主大吼,声音震动整片北斗星域,惊的远远注视这边的准帝、圣者们全都发怔了。
这是何意,他是要否定所有古至尊、古皇者吗?!
那只由天地间的大道碎片临时化成的大手突然停了下来,而其他至尊、古皇者们也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任他说出来,全都波澜无惊,犹如看一个死人般望着他,显得耐性极好。
“我承认,当你们拼命,确实可以回到从前的至强状态,依旧会天下无敌!但是扪心自问,你们敢吗!?能有一次、还是两次那样的机会!?事后会发生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神庭之主似乎豁出去了。
陰陽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但这对于外面的其他准帝、圣者们来说,无疑是震撼性的消息,寻常修士怎会了解这些,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秘密。但他们更想不到,这样一位将成道者竟然将此中的秘密公然说了出来。
“不爆发全力,不全力恢复巅峰境界,你们纵然比我真身强,也不会是天地之差别!重登昔日最辉煌之巅,你们只会在仙路开启后才敢挥霍,在此前,你们真敢那样同我拼杀吗?呵呵,你们不敢!因为你们要是敢爆发,进入成仙路后就再也没办法恢复巅峰,面对太初教主,你们将不堪一击!我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并不想为敌,但你们若是相逼,想抢夺帝兵,吾亦无惧!”
神庭之主放狠话,同时心中也隐隐在后悔,之前来此时真不该如此托大。
武傲重生
后方的准帝、圣者们全都目光炯炯的注视着中心焦点处,想看看至尊们、古皇们会如何办?
嘭!
不死山的主人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那只临时的大道手掌重重轰击在永恒蓝金铸就的帝塔上,神庭之主根本来不及反应,帝塔瞬间就脱离掌控飞了出去。
接着,下一刻就有数道强大的神念探来,不止一位至尊、古皇出手,似乎都要抓走由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
毫无疑问这仙料,让古之大帝一级的人都动心了,在成仙路中,有帝兵、无帝兵,实力是天壤之别,所以由不得他们坐视。
轰!
然而,就在此时,不知道是谁出手,突然将此塔震飞了,而且应该是不止一位至尊、古皇动得手,直接将帝塔打进了荒古深渊中。
显然,有至尊要试探深渊中的存在,或者说想看看狠人大帝还在不在深渊里!
啪!
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方才离去的狠人大帝似乎并未远离深渊,只见一只玉手突然从虚空中探出,对永恒蓝金帝塔根本不在意,不想夺塔,不趟浑水,一巴掌扇在帝塔上,声音清脆。而后是炸裂的声响,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崩碎了,化成一大片蓝色的光雨冲到了域外,将诸多星辰震成齑粉,消失在宇宙深处。
“真是浪费啊!好歹也是极品的材料啊!就是让我用来加持不死侍卫也好啊!”夏跃静立虚空乱流中,目睹狠人大帝轻描淡写将永恒蓝金帝塔摧毁后,有些可惜的叹道。
“吼……”
就在帝塔被摧毁的同时,浩瀚的宇宙深处,一座悬浮在混沌气中的宏伟天宫中,一声怒吼响起,他竟然接到了帝塔一角晶莹的碎片,拈在指端,眸子深处是无穷的冷冽。
“日薄西山,垂暮老矣,就让你们逞威一时,他日我若君临宇宙,将改写一切旧秩序!”他的帝塔被毁,这个被混沌雾霭淹没的雄伟身影端坐在最高宝座上,神色冷漠,声音低沉的立誓道。
外围的准帝、圣者们全都震惊了,好强大,一巴掌而已,就将永恒蓝金铸成的极道帝兵三十三层帝塔打成了碎片,狠人大帝到底是何等境界了?!
荒古深渊外,古至尊、古皇者们都是一脸漠然,刚才明显是有人想挑事,掂量狠人大帝,不曾想就这般落幕了。同时,别看他们都是一副淡然的态度,表现的非常平静,其实内心中早已波澜滔天。
那可是极道帝兵!
轻轻一巴掌就将一件成名已久的极道帝兵毁掉,狠人大帝的实力让他们心惊胆战。
此时那道仙路大裂缝越发巨大,而五块大陆亦发出微弱的光,巨大的五色祭坛像是在复活中,即将打开一道大门。
没人敢再挑事了,众修士都在等待成仙路的开启。
万古的等待,只在那一瞬间开启,闯进仙域,成道飞仙,是每一个修士的梦想。
仙不可见!
似乎从来没有人成功杀进仙域,一切的问题都积累到了这一世,神话时代古天尊的希冀,太古时皇者的希望,荒古人族大帝的期盼,都即将落幕,要有一个结果了!
这是暴风骤雨前的宁静!
北斗星域,葬帝星。当五块大陆呈现五色祭坛模样的那一刻,就成为了宇宙的焦点。之前只是一些知道神话时代、太古时代、荒古时代秘闻的强者赶了过来,但此时却不同了,因为大家都猜出北斗星域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一刻,紫微星域、勾陈星域、通天星域、阿弥陀星域、火桑星域、羽化星域、永恒星域等诸多生命地全都蜂拥而动。十万骑神魔踏宇宙,百万强者渡北斗,整个宇宙都疯了,隐忍了万古,所有修士、诸多强者全都坐不住了,有能力者皆在赶过来,就连某位骑着青牛的老者,也忍不住朝这个方向来了。
而在夏跃的袖中,一位中年模样的僧人,满面苦色的坐在须弥山顶,身后跟着金蝉子,而山中更有不计其数的打坐僧人,安妙依也在其中。
山顶僧抬头望天,其他僧侣望着他。
雷鋒系統
被人一锅烩了啊!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全都知道,佛门祖庭被大能者给一锅烩了,所以希望全寄托在了山顶的中年僧身上。
中年僧满面苦色,根本没有一丝要破局的打算,因为他知道是谁动得手。
家養小萌妃 水水夢
“成仙路已开!但是,太初教主,唉……”他转头朝着最重视的弟子金蝉子哀叹道。
后者闻言,一张脸瞬间苍白,身子都忍不住摇晃了一下。
轰!
就这样,随着陆陆续续数百万修士抵达,十天之后,北斗星域发生惊天巨响,中心生命大星葬帝星上冲出一股盖世神力,快速扩散向宇宙中,诸多星辰全部炸开了,很多没能及时登上葬帝星的修士也被这神光化为齑粉。
荒古深渊外,那道大裂缝崩开了,一下子扩张到了上万丈长,然后直接没入了深渊中。
“仙路要出现了,真的要在这一世显化世间了!”
“天门大开,仙域将要出现,期待了数以百万年的终极古路要横贯两界了!”
一股恐怖的神光自深渊中冲霄而起,毁灭葬帝星外诸多星辰的盖世神力正是源自那里,极度璀璨,成仙路将要出现了,深渊上方正在崩碎。
除了葬帝星,似乎整个北斗星域都在崩碎,在炸裂,仙路就在这不断的炸裂中渐渐显现。
砰!
仙路炸裂,一具尸体落下,让蠢蠢欲动的诸位至尊、古皇瞬间按捺住冲进去的心思。因为这具尸身不是古皇就是古天尊,那服饰太熟悉也太过古老了,但是紧接着尸体就化道了,成为冲霄的光芒之一。
接下来,他们无比庆幸自己的决定。
因为,随着仙路展开的越多,掉落的尸体也越来越多,冲天的神芒也越来越密集。
在不断碎裂的喀嚓声中,裂缝中一座若隐若无的虚影显现,在黑暗中耸立着,在混沌中不朽,巍峨高大。然后,无尽的仙灵之气喷薄而出,在场的所有修士都在贪婪的大口大口汲取,就连至尊、古皇也不例外,因为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随着呼吸这些仙灵之气,他们渐渐枯竭的本源竟然在缓缓复苏。
海賊之忍者號 瓜子嗑
轰隆一震,大裂缝崩!
无数瓦砾飞了出来,裹着仙气,带着不朽的力量,隐约间大家听到了仙凰的鸣叫,透过一丝缝隙看到了草木丰盛的大荒仙界。然而,阴云一转,又将那一切都遮住了,所有的一切都被阻挡在另一面。
“出现了,就是这一日!”
“终于等到了,果然就是这一世!”
“等待了万古,终于出现了!”
……
至尊们、古皇们沧桑声音响起,叹息声中包含了无数辛酸与无奈,等待了漫长的岁月,付出了难以挽回的代价,终于见到了这一世。
轰!
天崩地裂,仙域大裂缝释放了夺目的光,乱石、枯木、瓦砾等一起飞溅,而后化成飞灰,混沌气被震散了,露出一座巨大的雄关。
那不是石头堆砌而成,完全是由法则凝聚的,诸位至尊、古皇者们立身在裂缝前,忍不住开始颤栗,他们根本就站不住。
“嗷吼……”
仙路上传出了生灵的咆哮,与此同时,一头朱雀自那雄关中飞出,在那里徘徊,炽火滔天。
“吼……”
又是一声大吼,一头雪白的巨虎出现,宛若白玉雕成,散发着滔天的威压。
“是朱雀,那是属于仙域的生灵!”
“又一头仙灵,又一个仙界中的生灵下界了!”
“即便立刻死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见证了仙路的开启!”
……
外围,一些寿限将至的老修士纷纷惊呼,一个个眼中满含着泪水,见到了仙灵,觉得纵死也无憾了!甚至,两头仙灵出现,让他们根本顾不得前方阻路的至尊、古皇们,纷纷等不及的飞向那道大裂缝,试图朝关城冲过去。
这是对至尊、古皇的冒犯,但显然情况不对,禁区至尊、域外古皇们面对这些小修士们冒犯的举动,无动于衷,视若不见。
教我妖術的女孩 麟曇
果然,就在这些老修士冲入大裂缝时,便一个个在热泪盈眶中化道,成为光雨,成为了天地道则的一部分,归于自然大道中。
“这不是仙灵!”
“这只是仙域的法则,仙门紧闭,还没有打开,这是法则在交织,守护这座巨门,不让人临近。”
终于,后方的修士中有人也看出来了,纷纷出声提醒,这才让寿限将至者按捺住冲动。
大家的目光开始转向前方的数十位至尊、古皇们,以及不断自虚空中而来的其他帝级强者,期待他们能打破关城,将仙域大门轰开!
虚空乱流中,夏跃也睁眼起身,目视虚空外聚集在关城的诸多强者,“呵呵,仙路启,鱼儿大部分都进网了,我也该出去收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