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7ot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愛下-第六十一章.申公豹:新婚賀禮看書-6yic6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旭日东升,一束如利剑般的金色烈阳透过窗沿,射进帐中,陆植有些出神的望着那阳光中飞舞萦绕的细小粉尘,许久后才反应了过来,自己今日居然忘记了做早课。
自从他习练了朝阳食气法后,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怠惰了,未有早起采服那先天紫气。
而原因嘛…他低头瞥了一眼倚靠在自己胸前,还在睡梦中的龙吉,一时间还是感觉有种不真切之感。
恰在此时,龙吉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注视,轻轻的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了他的目光。
龙吉神态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然后也不起身,只是柔柔的说道:“陆郎,你醒了啊。”
“嗯。”陆植应了一声,然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又过了半饷,他才想到了什么般的说道:“这,公主..龙儿,已经快到辰时了,我也要去大帐点卯…”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龙吉打断了,她在陆植怀中扭了扭身子,说道:“陆郎,婚宴可是要持续三天呢,而且昨晚将士们饮了一夜的酒,此刻哪会有人去帐前点卯报道,再歇一会吧,陆郎。”
陆植:“…..”
温香软玉在怀,他好像…又醉了..
獸撩嬌妻:狼性老公難伺候
超能轉盤
西岐大营之中,一片张灯结彩,将士们也难得的有了几天休憩的闲暇,解除了三天的禁酒令,当真是全营上下都一片喜庆。
但偏偏,总有人不长眼,非得在这种欢庆时节跳出来恼人!
一阵沉闷的空爆轰鸣声中,一只巨大无匹的金色鹏鸟自天际而来,不过瞬息间,便已经飞到了西岐大营的上空,从天上投下的巨大阴影,甚至将下方的整个大营都给笼罩在了其中!
“陆植!姜子牙!出来见吾!”
那大鹏鸟口吐人言,大声喝骂,指名道姓的要让陆植与姜子牙出去见他,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似是与他们有何深仇大恨一般。
但奇怪之处就在于,陆植根本就没有见过这只大鹏鸟,也未与其有过任何的交际,却是不知他为何会做此寻仇般的姿态了。
那大鹏鸟喝骂一声后,便猛地巨翅一扇,一扇之下,高空之上便是万丈飓风涌出,化作阵阵呼啸狂风往下方的大营冲刷而去。
恐怖的飓风袭过大营,瞬间将大营之中的营帐掀飞,几座瞭望哨更是被直接吹散成漫天的碎末残渣!
许多将士都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那呼啸而来的狂风卷带着拔地而起,打着旋被抛飞了半空,重重砸落,顿时伤了不少人!
“报!元帅,不好了!天边忽然飞来一只巨大无比的金翅大鹏鸟,在营中肆虐,扇出狂风破坏营帐,数万军士皆被那狂风袭伤!”雷震子前来陆植营帐报信道。
陆植出了营帐,身上已穿戴好了甲胄,手中提着真武皂雕旗所化的长枪,渊虹剑悬挂于腰间,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冷厉,显然是被那捣乱的大鹏鸟给惹得有些恼了。
他说道:“本帅知晓了,随本帅一同去斩了那扁毛畜生!”
“是!”
陆植抬头看向高空,只见杨戬等人已经与那大鹏鸟斗上了。
尤其是李靖,在一战中表现极为的出彩,放出一颗定风珠,直接便定住了那漫天狂风,让大鹏鸟一身掀起飓风的神通本领就此哑火,护住了下方的西岐大营与将士们不受狂风肆虐袭扰。
这李靖,连吃了数次亏,被人以神通法宝擒拿了几次之后,他的师傅度厄真人也终于看不下去了,特地将将自己的镇山之宝,定风珠赐予了李靖傍身。
还有先前之时,陆植破开了那洪锦的七宝黄金玲珑塔后,也将此宝收起,而后转赠给了李靖,毕竟李靖手上要是不托上座玲珑塔,总归是有些怪怪的。
反正料想那燃灯也不敢找陆植索回,干脆便送给李靖当做个挂件吧。
“元帅,你来了。”陆植到场之后,姜子牙赶忙便一催座下的四不像,赶了过来,像是告状般朝他说道,“这次,又是那申公豹搞出来的好事!”
戀上你是我的錯 阮文易羽
“先前我曾向你大鹏鸟询问过,他与我等究竟有何冤仇,要前来袭击我大营…我原本还在想,莫不是又是那截教之中的道友,因师门好友,出山来与我西岐为难的。”
網球王子:櫻淺月,你別想逃!
洪荒聖主 天空光明
“却不成想,那羽翼仙却言道,是我与元帅辱骂于他,他不忿之下,才特来寻仇的,再一问他从何得知的此事,果不其然是那申公豹从中挑唆,挑拨离间所致!”
陆植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姜子牙说道:“那元帅觉得,此事应该如何处理?我先前曾用打神鞭斗过那大鹏鸟,不过那大鹏鸟却是全然无事,定不是封神榜上有名之人。”
“若不然的话,我等便上前与他说清了误会,然后打发他离去吧。”
噬天仙道 追夢尋緣
那金翅大鹏鸟,体型巨大无匹,一双垂天之翅,一个扇动,便能掀起百里狂风,修为亦是不俗,以至太乙之境。
纵然是被杨戬,哪吒,李娟等人围攻,也根本无惧,几人的攻击打在他身上,对他那庞大若太古神山般的巨大体型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甚至连那一身金色翎羽都根本破不开!
所以这等麻烦的对手,姜子牙是真心不想要招惹,既然他也不是榜上有名之人,那还是将他打发走了的好,也省的麻烦。
陆植问道:“那姜丞相你先前可曾试过与那金翅大鹏鸟解释澄清过误会吗?”
姜子牙点头:“我当然与他说过,一切都是那申公豹的挑唆,我与元帅也从未说过他的什么坏话,但奈何那大鹏根本不听,定要与我等为难。”
陆植说道:“那不就得了,这大鹏,显然是刻意如此的,仅凭那申公豹几句话,他便深信不疑,到我西岐来为难,这其中,怕是没那么简单。”
姜子牙想了想,也觉得陆植说的有理。
“如此的话,却是有些麻烦了,不知元帅可有对付那大鹏鸟之法?”
陆植淡淡的说道:“那就要看看,他是否能挡得住本帅剑锋之利了!”
说着,便见陆植抬手将手中的长枪往那上空一掷,化作一面玄色旌旗,旗面飘荡扩散,瞬间化作一道遮天蔽日的漆黑天穹,遮蔽了星辰日月,将高空封锁。
骤然间,白昼化黑夜,一面遮天蔽日的大旗,将场中封锁遮蔽,那金翅大鹏鸟也被吓了一跳,瞬间便抬起一只巨翅扫向那旗面所化的天幕,不过却是丝毫无用,一身排山倒海的巨力根本就打在了空处。
而陆植已经化作了一道金虹冲天而起,瞬息间便冲向了高空之上,拔剑便是一道璀璨的金色剑光暴涨而出,将那金翅大鹏鸟整个淹没!
“唳!”一声厉啸。
纵然是那金翅大鹏鸟,也同样被陆植这一剑给斩伤,在其胸腹之上斩出了一条长达十数丈的深长剑痕,金色的碎羽,伴随着鲜红的血珠从半空飘零落下,下起了一场血雨!
“元帅!”
“陆元帅。”
见到陆植到来,杨戬,哪吒等人纷纷出声招呼,陆植转头冲他们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便又将目光转回到了那金翅大鹏鸟的身上。
不得不说,这金翅大鹏鸟不愧是天地间少有的仙神异种,除了体型庞大,神力惊人之外,一身肉/身亦是强悍至极。
纵然是陆植持渊虹剑之利,全力一剑斩下,也只是伤了他几分,未能起到决定性的效果,又见那大鹏鸟身上神光一闪,那道狰狞的剑痕顿时便愈合了大半,不再有血液涌出。
“你这该死的道人,竟然敢伤吾!看吾不吃了你!!!”
那金翅大鹏鸟怒喝一声,瞬间便化作了一道残影朝陆植冲来,速度之快,就连陆植都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身影,甚至锁定不了他的气息。
直到身后传来的那道急促恶风声,陆植才惊觉那大鹏鸟居然已经瞬移到了他的身后!

psn5j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穿越從武當開始 txt-第五十九章.準提:該到收成的時節了讀書-nen81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有至圣大能自西方而来,一时间,天现异象,虚空中传来阵阵梵音,有灵机汇聚,化作漫天金莲,铺就出一条千里金虹,就连天地都为之降下异象神光,作为排场。
那宏伟浩大的景象,不禁吸引了场中众人的注意力,燃灯脸上更是瞬间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赶忙便转身朝着西方遥遥拜下,礼敬道。
“燃灯恭迎两位西方教主法驾!”
众人亦是神情动容的往那西方看了过去,正见两名身披麻衣的道人踏着那亿万金莲汇聚而成的千里惊鸿,不紧不慢的朝着此方走来。
当前那一人,身材干瘦,面色蜡黄悲苦,看起来就与那凡尘俗世中的穷苦老农无有多大的区别。
而另一人,却是体型富态,面色红润,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微微的笑意,不禁给人一种和善,热情之感。
似乎是注意到了陆植的目光打量,那人将头转了过来,看向了陆植,当即便是目光一亮,脸上的笑容也更甚了。
大話西遊系統 斷一刀
陆植顿时被其那和善热情的姿态所打动,心中不禁对其生出了几分敬仰之情,颇有种憧憬向往之感。
啞醫
然后,他便看到玄都大师兄突然走了过来,一步挡在了他与那人之前,隔断了两人的目光对视。
“青植,不得无礼,怎敢直视圣人之尊?”
陆植看着自家大师兄的背影,先是一愣,随后才猛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他刚才,居然对那位准提道人生出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憧憬之感,对其大生好感…这简直了!
若不是玄都大师兄上前隔开了两人,且陆植心中本身便对那位准提道人有所了解,已经对其有了个明确的印象了的话,恐怕就这一番先入为主的感觉下来,他说不得还真就将那准提道人当做是道德高人了呢!
陆植不禁心头一阵后怕,到了现在,他又如何能再反应不过来,自己定然是中了那准提道人的招了!
虽然以其圣人之尊的身份,大概还不屑于以幻术魅惑这般的下作手法来影响陆植,但光是他圣人之尊自带的无上之能,只需要透露出来一丝,便能让人轻易拜服,于无声无息之间,在他人心中留存下一个高山仰止的神圣印象。
壞小子是我的王子
陆植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翻腾的情绪,也不敢再继续抬头直视圣人。
“玄都拜见两位天尊。”玄都大法师抬手向两人行了一礼,问道,“不知二位天尊,今日缘何至此?”
准提与接引两人对视了一眼,准提笑道:“哈哈,今日我与师兄,却是算到此地有与我西方有缘之人,特意降临,接引有缘人到我那西方极乐世界之中,享大超脱,大自在。”
玄都大法师目光一闪:“哦?那不知,天尊口中,有你西方有缘之人,却又是何人?”
“他便在此地。”
准提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燃灯,笑道:“燃灯道友,当年你我二人,于你那灵柩山中相遇,坐而论道,阐述大道之理,相谈甚欢…”
“当年你便与我相拜,欲入我西方,不过我当时以时机未到,道友与玄门缘分还未尽为由,让道友暂且稍待。”
“如今,却已到时候了,只待道友最后与玄门了结过因果,道友便随我等一同回去西方吧。”
燃灯不由的脸色一喜:“贫道谨遵教主安排。”
玄都大法师见这准提三言两语便定下了燃灯的去留,一言而决,也未出声说什么,毕竟以其圣人之尊,姿态强势些也无可厚非。
不过这西方二圣今日想要如此轻易便把燃灯捞走,也是绝不可能的。
“二位天尊。”玄都大法师抱拳行礼道,“二位欲接引燃灯副教主入你西方极乐世界,自是一件功德无量之事。”
至尊醫女:軍醫王妃不好惹
“不过玄都亦是领了家师及元始师叔的法旨,要带燃灯副教主上天拜会过两位教主,查明原委,了结因果。”
“所以还请两位天尊稍待片刻,待吾领燃灯副教主见过两位教主,交了法旨之后,两位天尊再寻燃灯副教主商议入西方之事。”
燃灯不禁心中一紧,抬头看向了准提与接引,期望他们能出声,保下自己,毕竟若是他真的被带到太上与元始面前的话,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接引道人不置可否的冲准提微微点了点头,准提当即会意。
“此事,倒也不急。”只听准提慢悠悠的说道,“在此之前,我等却还有一件紧要之事…你等且往天上看。”
众人依言抬头往天上看去,正见一身着大红锦袍的月下老人从天宫而来。
准提轻轻一笑,说道:“诸位却是不知,贫道算到,此番大劫顿起,劫气充盈三界,恐会酿成毁天灭地之恐怖灾劫。”
“贫道忧心之下,便起了一卦,寻找解救之法,最终寻得了一‘天婚冲煞’之法门,得了天道认可,借此来驱散劫气,实乃解救天地众生之妙招。”
说着,便见其转头往场中扫了一眼,扫过玄都大法师与陆植,最终将目光放到了一直游离在场外边缘的龙吉公主身上。
“龙吉公主,你便是那天婚姻缘当中的一位,另一人,则是那洪锦…只因你们当年曾在蟠桃会上结缘,所以便注定了你与其将有这场天地姻缘。”
“此乃天道大势,亦是消弭劫气的必要之法,无人能够更改。”
说罢,他也不理龙吉公主那勃然色变的神情,转头便看向了陆植。
“陆植,如今你可知,你究竟犯下了多大的过错否?”
“那洪锦,乃背负重要天命之人,命中注定要与龙吉公主结合,阴阳交泰,龙凤和鸣,以解这天地劫气,乃是天道运转之大势,你又如何有那胆子,与大势对抗?!”
“先前你残暴,不顾大局斩杀洪锦,如今却是要背负起这份因果来…”
“便以你的造化青莲为洪锦重塑一具身躯,然后以九转金丹为心窍,助其还阳重生,否则,若赶不上吉时,月下老人无法结上姻缘红线的话,那滔天业力,转瞬即至!”
陆植目光一凝,却也并不答话,如今的事态,早已经发展到他根本插不了手的地步了,还是看大师兄与老君与那准提斗法吧。
只听玄都大法师轻笑道:“天尊又何必着急,何不先等月下老人到来再说。”
准提目光闪烁,不知为何,看到玄都那副似乎早有预料的淡然模样,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不太妙的预感。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位自天宫而来的月下老人便已经降下了遁光,来到场中,见到场中众人,脸上本就肃然的神色不禁更加凝重了。
早在他领命下凡来之时,便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这一次的这趟差事,怕是没那么简单,这其中水深之程度,甚至隐隐涉及到了天帝陛下,太上圣人等存在的博弈。
他也不敢打听此事,更不敢深思细想什么,只想要赶紧完成本分,然后远远离去,以免把自己也失陷在了那大能们的博弈之中。
“有人族陆植,德才兼备…天帝感其功德,特赐下天婚,许龙吉公主为妻…”
准提猛地转头看向了面露笑意的玄都大法师,一双眸中,顿时绽放出慑人神光。
千年之蓮
他的预感果然成真了!
可是,事情为何会发展成这般?这天命之人,为何会变成了那陆植?!
古今混血兒的極品王子 楚淚·夢
他目光幽深的仔细打量了陆植几眼,以圣人之能返本归元,重新推演,理清了事态的发展。
然后他才发现,原来早在当年,他们在蟠桃会上算计龙吉公主,让其与洪锦强结孽缘之时,陆植便已经介入了进来,强行让他三人的因果纠缠到了一起。
再然后,陆植斩杀洪锦,不止是了结斩断了他们之间的因果纠缠,甚至连同洪锦的存在都被他所顶替了!
准提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就像是他辛辛苦苦种下了一颗桃树,花费了无数的心血与精力,才最终让桃树结果,正要摘下这辛苦成果之时,一旁突然伸来了一只手,先他一步把桃子摘走了一般!
隐约间,准提似乎看到了,那位太上道人正在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