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ovy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第十三章 意外總比明天來得快看書-c6mrg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如果要选出这个世上最想长生的人。
皇帝无疑是位列前茅的人。
想想夏凡前世的历史便记载了不知有多少想要长生的皇帝。
可惜。
长生如同虚无缥缈的传说。
到头来所有人都化为了一抔黄土。
然而清微界不同。
长生不再是传说,而是真正能实现的事情。
只要满足法财侣地这四大修行要素,修行途中没有不幸夭折,不说长生,至少活个上万年是没有问题。
偏偏在这样的大环境下。
皇帝反而成为了“短寿”之人。
听上去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不仅是玉鼎王朝。
任何地方建立的王朝皇帝都无法逃过短寿的命运。
因为——
一个王朝的诞生会受到天地气运所钟。
而皇帝自然是气运眷顾之人。
问题在于。
受到王朝气运的影响下。
皇帝虽然同样能修行,可修行的结果却与寻常修士有着天差地别。
寻常修士每每修行到一个境界都能延年益寿。
但皇帝修行到一个点后便再也无法寸进,长生自然是无从谈起。
除非皇帝肯抛弃一切,自愿放弃王朝气运的眷顾,否则在王朝气运的影响下,皇帝永远都无法长生。
所谓凡事都有两面性。
诚然。
王朝气运确实会阻碍皇帝的修行。
但王朝气运同样对皇帝有着不同寻常的庇护。
修行界有一个默认的规矩。
凡是修行者都不得对皇帝出手。
无非是一旦对皇帝出手的话势必会遭到王朝气运的反噬。
如此一来纵然能侥幸活下来,未来都长生无望。
何况王朝气运的反噬可不单单是反噬一个人,甚至还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自己的亲朋好友与子孙后代,颇有点株连九族的味道。
以至于修行者们对皇帝出手这件事情都非常忌惮。
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出手的结果都一样。
或许是种族不同的关系。
反而是妖魔方面对人族皇帝出手却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如果有人类修士勾结妖魔干掉皇帝。
最终这笔账还是会算到这个人类修士头上。
再者。
末世血皇
皇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干掉的。
皇帝无法在修行有结果。
但这不代表皇室成员没有结果。
尽管皇室成员同样会受到王朝气运影响,但修行限制却没有皇帝这么严格。
有些皇室成员为了确保顺利修行。
甚至都不惜脱离皇室。
更有皇帝的继承人宁愿选择修行这条道路都不愿意成为皇帝。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有人向往长生。
自然有人向往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
当朝皇帝已经活了五百余岁。
不客气的说。
当朝皇帝可谓是玉鼎王朝历代皇帝中最倒霉的一个。
从他登基不久便碰上了妖魔与人类的全面战争。
这位皇帝并非雄才大略之主,顶多只能说是一位贤明之君。
这五百年来。
当朝皇帝无时无刻都不敢松懈。
除非他想要成为亡国之君。
毕竟谁都不敢保证玉鼎王朝是否能成功抵御住妖魔的大举侵袭。
所幸他在皇帝这个位置上干得还是合格的。
至少这五百年来他成功保住了玉鼎王朝,甚至在位期间于赤海一役取得了对妖魔前所未有的大捷。
眼看妖魔方面即将再次掀起决定未来胜负的大战。
可惜这位贤明的皇帝却自知命不久矣。
或许他等不到这场大战的到来便已经命归九泉。
“……皇帝已经安排好自己的后事吗?”
窦遥沉吟片刻道。
無極
他不在乎皇帝的死活。
但他在乎的是皇帝不能在关键的节骨眼上死去。
惹上大明星:偷心俏佳人
要知道一旦皇帝驾崩,整个王朝往往都会陷入短暂的动荡。
如同夏明渊所言。
妖魔很可能会以此为契机将玉鼎王朝打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些年陛下便准备提前传位给太子。”
夏明渊点点头道。
“如此便好……”
说完。
窦遥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莫名发笑起来。
“窦兄?”
夏明渊见状不由面露疑惑道。
“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起一个有趣的事情……”
窦遥摆摆手笑道。
“我记得玉鼎王朝的太子如今都有四百多岁了吧?这个太子当得还真是够久的,最关键的是你们的皇帝竟然还老树开花,没想到最后还生出了一个年龄相差五百岁的十七皇子,哪怕他把自己的父亲与哥哥称呼为太太太祖父都不成问题。”
騎士亂武 無語淚千行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下界凡俗的话确实会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在清微界却是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情。”
夏明渊并没有觉得好笑。
“抱歉,我没有恶意,只是突然想起曾经游历下界的事情罢了。”
窦遥收敛了笑容道。
他对皇帝没有敬畏之心。
但身为镇妖司大司率的夏明渊却不同。
不说忠诚。
至少夏明渊对皇帝有着最起码的尊重。
“没想到在和妖魔大战期间,你居然还有闲心游历下界。”
夏明渊淡淡道。
“我可不是会压抑束缚自己的人。”
窦遥轻描淡写道。
他会选择下界游历。
无非是如今的清微界到处都是腥风血雨。
身为人族修士。
窦遥不可避免地会卷入这场席卷整个清微界事关人类与妖魔生死存亡的战争里。
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妖魔死在自己手里。
时间久了。
他都难免会感到心神上的疲惫与压抑。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如果长期压抑自己无法宣泄释放出来,心魔便会悄然不觉地滋生出来。
因此。
窦遥消失了一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他便前往了下界游历散心。
这是一个灵气枯竭武道昌盛的世界。
曾经的飞升者们留下了一段段神话传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多少万年后。
当世界的灵气开始枯竭。
百年孤獨
世上都再无修士神通者。
反而是另辟蹊径造成了武道昌盛的局面。
这一切在魂降到下界的窦遥看来。
这个世界的武者们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顶尖武者修炼出来的意境。
凡是修炼出意境的武者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的心神,甚至是爆发出极强的身体潜能。
可惜。
对方的打斗终究还是太幼稚了。
只要窦遥愿意。
他一个眼神便能杀死这个世上最强大的武者。
由此可见彼此的悬殊差距。
在这样的世界里。
尽管窦遥只能发挥出千分之一的实力。
但这千分之一的实力便足以让他成为下界众生眼里的神。
不过窦遥这个境界的人可没有在下界称王称霸肆意妄为的庸俗想法。
说是散心。
他就真的是散心。
如同一个观光客到处领略下界的每一个地方。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
他和如今的夏凡看似毫无区别。
只是彼此所处的高度不同罢了。
窦遥只能在下界游戏人间。
夏凡却能在清微界游戏人间。
这一对比便高下立判。
所以。
窦遥只能算得上一个低配版的夏凡。
自从与孟煜经过一番开诚布公的谈话后。
夏凡的生活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每天他都和往常一样前往崇文院按时点卯,时间到了便下班回家。
而孟煜同样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对谁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偶尔两者碰面。
夏凡行礼问候,孟煜颌首回应。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尽管有人对此感到奇怪,奈何夏凡与孟煜都三缄其口,直接让这些人悻悻而归。
平淡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夏凡身边的同僚都换了一拨又一波。
毕竟凡是有点志向的人都不愿意长留在崇文院,每逢京察考核期间,这些人都会四处活动,往往等到京察考核结束,即便无法获得满意的一官半职,最起码也能离开崇文院这个鬼地方。
我曾混過的歲月 無良80
这些年来。
夏凡都不知道见证了多少来来走走的同僚。
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他自己和孟煜。
夏凡和孟煜不同。
孟煜属于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人。
而夏凡则像是属于被遗忘的人。
再加上他又不会刻意去钻营,没人提拔也属于正常的事情。
“你想过要离开崇文院吗?”
自从那次交谈后。
夏凡都忘记有多少年孟煜都没有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过。
如今夏凡的形象已经大变。
不再是曾经宛如翩翩公子的年轻形象,而是一个充满儒雅书卷气息的中年男子,甚至连耳鬓都有些略微发白。
而孟煜依旧精神矍铄看不出和原来有什么区别。
这天。
夏凡正准备回家的时候。
孟煜的声音忽然在耳畔边响起。
“没有。”
夏凡停下脚步轻声道。
“你知道陛下准备传位给太子了吗?”
孟煜站在不远处的一个书架前,手里看似随意翻弄着书架上的书籍漫不经心道。
“知道。”
夏凡语气平静道。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孟煜紧接着道。
“我的看法很重要吗?”
夏凡不答反问。
“是的。”
孟煜沉声道。
“多事之秋要到了,大幕即将拉开了。”
夏凡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此言何意?”
孟煜直接道。
“很快你便知道了。”
留下这句话。
夏凡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崇文院。
翌日。
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城。
太子昨夜神秘暴毙。

qkrxp優秀都市言情 我明明超兇的 ptt-第九章 錯覺與假象相伴-0htjg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夏明渊终究是抽调了镇妖司的人手前往黄沙郡进行秘密调查。
然而。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派往黄沙郡的人手都接二连三的神秘失踪死亡。
这似乎从侧面证明。
潜伏在玉鼎王朝的妖魔大本营便在茫茫沙漠瀚海。
为此他都不得不麻烦窦遥再次亲自前往黄沙郡坐镇,同时还给他配备了大量的人手。
随着窦遥来到黄沙郡后。
尽管负责调查的镇妖司司卫们依然出现神秘失踪死亡的情况,可次数却比原来直线下降,明显是妖魔方面都对窦遥非常忌惮,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对付镇妖司的司卫们。
可惜。
即便在窦遥的坐镇领导下。
镇妖司司卫们的调查至今都毫无所获。
与此同时。
皇城方面终于张贴了大考的结果。
夏凡毫无意外地高中进士,并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玉鼎王朝最清贵的部门翰林院。
这次夏凡的大考成绩可谓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才不要戀愛遊戲 尺間螢火
论及风光自然是不如位列前三甲的学子们。
再加上他鲜少与人交际来往的关系。
以至于他在高中的学子们间都如同小透明一样。
而这正是夏凡想要的结果。
自从进入翰林院后。
每天他都按时点卯,时间一到便直接回家。
凡是能拒绝的应酬他都全部通通婉拒。
时间一久。
往后便再也没有人愿意过多搭理夏凡。
甚至不少同期高中的学子们都在背后指指点点,直言夏凡不会做人之类的云云。
可夏凡却依旧我行我素,丝毫都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大坏人,本王听说你在翰林院的口碑很差啊!似乎同期高中的学子们一个都不愿意与你来往,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去受这种气。”
小花猫趴在石桌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她摇晃着尾巴看着眼前坐在摇椅上悠闲淡然地夏凡,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
“如果一个人不合群的话自然会受到集体的孤立。”
夏凡不以为意地说道。
修羅訣
“但这却是我故意为之的结果。”
沈木江
“为什么?”
小花猫奇怪道。
“因为清净啊!”
夏凡耸了耸肩道。
“问题是你想要清净的话,当初根本不必去参加大考啊……”
小花猫不解道。
“不一样的。”
夏凡摇摇头道。
“参加大考只是我觉得有趣就参加了,更重要的是玉鼎王朝的翰林院有太多太多我想要看的珍藏书籍,同时翰林院的大学士们也是我目前较为感兴趣且愿意交谈的一批人。”
“可是……”
小花猫愈发困惑道。
“可是像我这样的人明明有更便捷的方式便能获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何必要如此麻烦呢?对吗?”
夏凡直接抢在小花猫之前说出了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所以本王才会觉得非常疑惑。”
小花猫忙不迭点头道。
“因为这只是我出于对玉鼎王朝最基本的尊重罢了。”
夏凡轻描淡写道。
“尊重?”
小花猫呆呆地看着夏凡。
你在逗我玩吗?
“有的时候吧,我确实是一个无视规矩礼法率性而为的人,但有的时候,我又算得上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对方没有主动招我惹我。”
夏凡淡淡道。
“在我和玉鼎王朝没有任何矛盾之前,我自然会给予对方最基本的尊重。”
“……”
小花猫闻言都不由沉默了下来。
实在是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或者说她完全不理解夏凡的脑回路。
尊重?!
或许在她们妖族的世界里。
絳雪玄霜
唯有对方有实力才配得上自己的尊重。
到了夏凡这等境界的大人物。
不客气的说。
他甚至可以不必将玉鼎王朝放在眼里。
“忘了我之前还对你说过的话吗?”
夏凡瞥了小花猫一眼道。
“身为观众就要有观众的自觉。”
“……那敢问我们的大观众现在发现了什么?”
小花猫回过神后顿时没好气道。
“你家小姐来了。”
夏凡语气平静道。
“什么?!”
小花猫先是怔了一下,紧接着猛地炸毛跳了起来,目光死死盯视着夏凡不敢置信道。
“而且你家小姐身边还跟随着一位妖族大圣,看样子应该是你家小姐的保镖。”
夏凡继续说道。
“你,你,你……”
小花猫看向夏凡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丝骇然与恐惧,说话都变得磕磕绊绊了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她踏入皇城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
夏凡突然朝着小花猫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怎么?害怕我对你家小姐不利吗?”
這是個遊戲世界 重新飛起來
“我,我……”
小花猫一时语塞。
“别担心,如果我想要对付你家小姐的话,早都抓过来与你为伴了。”
夏凡收敛笑容道。
“但现在我只是想要好好瞧瞧,你家小姐这次又在打什么歪主意,毕竟不管怎么说,你家小姐也是这场大戏的参演者之一,既然身为观众,自然便不能干涉这场大戏的正常演出。”
“……也就是说,我这些天暗地里的所作所为其实你都是心知肚明的?”
小花猫沉默良久。
錦繡良婚 六月雪
目光极其复杂地看着夏凡道。
“你以为呢?”
说着。
夏凡一个提溜便将小花猫抱在了怀里轻抚起来。
“小猫猫,或许由始至终,你都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我错了,本王真的错了……”
小花猫任由夏凡揉弄着自己,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都变得黯淡了下来。
假象!
一切都是假象!
她让夏凡表现出来的假象给欺骗了。
美女的妖孽保鏢 一劍封喉
夏凡是什么人?
身为阶下囚的小花猫非常清楚。
毫无疑问。
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修行者。
甚至是可以媲美妖族大圣的强者!
然而夏凡却与自己见过的强者都不一样。
因为。
在她面前。
夏凡从来都没有摆过任何架子。
莫名其妙便会让人感到亲近与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夏凡的态度都愈来愈放肆,偏偏夏凡却一直都没有生气动怒。
当从夏凡口中得知。
对方一早便知道小姐身在皇城,连自己暗地里的小算盘都一清二楚后。
小花猫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
大宋梟途 任鳥飛
眼前这个看似脾气温和无害的年轻人一点都不温和无害。
她想起来了。
为何自己会对他产生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因为。
滿級賬號在異界
她在夏凡身上感受到了妖皇陛下的影子!
换而言之。
对方很可能是与妖皇陛下同一个层次的大能者!

0nj64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 起點-第六章 當一個站在上帝視覺的旁觀者鑒賞-6jfzr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事实上从夏凡踏入皇城的那一刻。
他便敏锐觉察到皇宫有问题。
因为——
他感知到了一股妖气。
而这股妖气自然是来自皇宫内部。
问题在于这股妖气隐藏得极其深,若非夏凡这等境界的大修行者根本都难以发现。
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可是玉鼎王朝的皇城!
作为中洲最强盛的王朝,玉鼎王朝的皇城无疑是天底下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之一。
更别说是皇城内重中之重的皇宫了。
偏偏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出现了隐秘的妖气波动。
诚然。
妖魔或许的确有办法潜伏入皇城隐藏起来。
但皇宫不同。
毕竟皇宫是整个皇城戒备最森严的地方。
即便是妖魔中的大圣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悄无声息地潜入皇宫不让人发现。
偏偏如此离奇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无怪乎夏凡会生出兴趣。
今夜。
皇宫里有一个即将临盆的女人。
毫无疑问。
对方乃是皇帝的女人。
但女人肚子的孩子是否皇帝的种便不好说了。
通常情况下。
借婚試情:高冷首席寵上癮
皇帝的女人如果敢和其他男子私通无疑属于罪不可赦的行为,往往未等孩子出世便已经秘密处死。
毕竟这种事情属于宫廷丑闻。
皇室方面断然不会让这种事情流传出去。
既然这个女人在临盆之际都没有处死。
说明这个女人必然是怀的皇帝的孩子。
然而。
皇宫内的妖气正是来自于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夏凡可以确认一点。
这个女人与当朝皇帝都是血脉纯粹的人族。
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却怀了妖种?
夏凡有两个猜测。
要么是这个女人曾与妖族私通。
要么是有妖族施展秘法夺舍了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而夏凡更倾向于后者的猜测。
只是有一点他不太明白。
当朝皇帝子嗣众多。
且不提皇女公主。
光是皇子便有十六个。
其中嫡长子早早便确定了太子之位,同时太子为人宽厚仁德,乃是朝臣们都认定的下一代储君。
最关键的是当朝皇帝与太子的父子关系非常和睦。
常说皇家无情。
但凡事都有例外。
放棄我,抓緊我
凡间王朝的帝王会忌惮太子皇子们,无非是担心太子皇子们夺权篡位。
在权力的诱惑面前,任何亲情都是苍白无力的。
但位于清微界的玉鼎王朝却并非寻常的凡间王朝。
事实上如果玉鼎王朝的太子皇子们想要夺权篡位的可能都微乎其微。
如果想要夺权篡位。
摆在这些太子皇子们面前的首要难关便是如何解决皇家供奉。
这些供奉无一例外都是实力超绝的修行者,且效忠的对象便是当朝皇帝。
在这些皇家供奉的保护下。
倘若没有抗衡这些皇家供奉的力量,夺权篡位都无从谈起。
再者。
这些皇家供奉背后大多都依靠着强大的宗门。
换而言之。
玉鼎王朝与各大宗门属于相互合作的关系。
想要夺权篡位当皇帝?
你还要问各大宗门答不答应先!
在重重保障下。
可想而知夺权篡位的难度。
当然。
延续万年的玉鼎王朝并非没有发生过太子皇子夺权篡位的情况。
问题是这些夺权篡位的例子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便是当朝的皇帝干了天怒人怨的事情失去了各大宗门的信任与支持,从而给了那些篡位的太子皇子们可乘之机。
为了避免影响彼此未来的合作关系。
以至于每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各大宗门都会选择作壁上观,绝不插手玉鼎王朝的皇位之争。
虽说如此。
可暗地里各大宗门是否有支持便不得而知了。
如今当朝皇帝乃是一个合格的守成之君。
只要当朝皇帝不是昏君。
基本上都不必担心太子皇子们的夺权篡位问题。
因此。
夏凡不明白的地方在于。
即便那个女人怀里的妖种顺利出世。
对方当上皇帝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除非太子和其他皇子们都全部暴毙了才轮得上对方当皇帝。
为什么是当皇帝呢?
无非是皇帝掌握着玉鼎王朝最大的权柄。
未来妖魔一旦与玉鼎王朝再次开战。
有个内鬼皇帝的话。
玉鼎王朝与各大宗门直接便提前输一半了。
“狸猫换太子?!什么意思啊?!”
对于不了解这个词汇的小花猫无疑是费解的。
“掉包懂吗?”
这时候。
夏凡突然转身不再面朝窗外。
他来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神色淡然地抿了一口才悠悠说道。
“你们妖族有人秘密顶替成为了当朝皇帝刚刚出生的皇子。”
“什么?!这怎么可能!”
小花猫闻言一怔不敢置信道。
虽然她从未来过玉鼎王朝的皇城。
但这不代表她不清楚这座戒备森严高手如云的皇城乃是妖魔的禁地之一。
全盛状态下。
纵然是她都必须在这座皇城夹着尾巴做妖。
否则暴露的话。
她压根逃都别想逃了。
结果夏凡现在却告诉自己。
她们有族人不但潜入了这座皇城的皇宫,甚至还替代成为了当朝皇帝刚出生的皇子。
怎么听都感觉像是个无稽之谈。
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
稍微了解一点夏凡的小花猫非常清楚。
对方这等人物是不屑于在这种事情戏弄自己的。
也就是说。
他说的可能都是真的。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
夏凡放下茶杯耸了耸肩道。
“不过话说回来,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你们妖族暗中的图谋吗?”
“我……哼!就算本王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小花猫张了张嘴,紧接着便娇哼一声撇过头去。
但经过夏凡的提醒。
小花猫却忍不住仔细想了想。
虽然她确实鲜少会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又或者说现在的她根本没有资格参与了解到妖族高层密议的内容。
小七爺在修仙的那幾年 小柒爺
可身为妖皇陛下的侍女,大小姐最疼爱的贴心玩伴(小花猫自认为的)。
偶尔她倒是能从大小姐又或者龚伯口中听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这次大小姐带她偷溜出来。
尽管大小姐没有告诉自己偷溜出来的原因。
都市修真太子 塵土人生
问题小花猫又不是笨蛋。
认真思考的话总是不难发现一些端倪。
她记得在偷溜出来前。
龚伯和大小姐谈论过一件事情。
只是当时小花猫在睡觉,迷迷糊糊中只听了一些关键词。
什么大战,安插,颠覆,决胜之类的词汇。
不感兴趣的她醒来后便差不多忘了。
在她落入夏凡手里。
尤其是从夏凡口里得知妖族的境遇与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后。
小花猫都有些恍然所悟。
这次大小姐偷溜出来很可能便与未来决定妖族命运的大战有关。
如今听闻妖族有人替代成为了玉鼎王朝当朝皇帝刚出生的皇子后,她心里都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但她是不会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夏凡的!
谁让夏凡是欺负自己的大坏人!
“呵呵,就算你不说我迟早也会知道的。”
夏凡显得无所谓道。
或许小花猫的确知道一些什么。
但她知道的绝对有限。
原因很简单。
她的层次太低了。
随后一段时间里。
夏凡并没有在这间客栈长久住下来,而是选择在皇城内城买了一间普通的宅院,顺便连管家丫鬟厨娘护院等都雇佣了一批,尽量避免引人生疑。
毕竟偌大的宅子只有一个人住,怎么看都会觉得有点古怪。
对外夏凡宣称自己是赴京参与大考的大家子弟。
身份方面完全经得起查证。
说起大考。
这和前世古代的科举类似。
而且同样有文武之分。
文方面自然不必多说。
武方面便是考核一个人的修行天赋。
可惜。
由于有各大宗门的竞争。
往往参与朝廷武考的考生鲜少会出现出类拔萃的修行天才。
要知道这类天才一经出现便会成为各大宗门哄抢的对象,无论是修行指导还是功法方面都是玉鼎王朝难以比拟的。
但各大宗门总归有看走眼的时候。
再者。
既然质量比不过,难道玉鼎王朝不能和你比数量吗?
所以玉鼎王朝能与各大宗门平起平坐的地位,正是因为玉鼎王朝方面培养了大量的修行者。
你們都是我的夫 糊糊
这些修行者同样清楚。
以他们的修行资质即便能加入各大宗门都无法得到资源上的倾斜,更无法受到重视重用。
但朝廷不同。
只要加入朝廷,至少修行资源与地位方面都完全不必担心。
图的便是一个稳定。
何况即便有修行者突然开窍修炼到一定程度脱离了玉鼎王朝。
可顾忌到这份香火情与因果。
一旦玉鼎王朝发生情况他们都不可能会置之不理。
其实相较于武考。
玉鼎王朝更重视文考。
毕竟治理一个庞大的帝国需要数量众多的官员。
这些官员才是真正稳定王朝统治的基础。
夏凡对武考没有兴趣。
说一句不客气的。
玉鼎王朝没有人能配考自己。
至于文考方面。
玉鼎王朝还是不乏能与自己说道说道的大学士。
这些大学士虽然没有修行的天赋。
可在思想上他们便相当于修行界的巨人。
这些年来。
夏凡看过不少大学士们编撰的书籍。
他不得不承认。
部分大学士的思想真的很高。
夏凡倒是有和他们讨论讨论的想法。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当朝皇帝十七皇子的诞生并没有在皇城造成什么波澜。
不像是太子刚出生的时候。
当朝皇帝甚至都大赦天下。
然而谁也不知道。
这位十七皇子在未来会给玉鼎王朝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有意思的是这位皇子诞生之后。
原本对方身上隐蔽极深的妖气突然没了。
以至于皇室在检查确认孩子是否皇室血脉的时候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莫非是哪位妖族大能的转世吗?”
关于这点。
雌雄同體 闕兒
夏凡倒是有个猜测。
大能转世。
很久以前便有人曾怀疑过夏凡同样是大能转世。
对此。
夏凡还专门去了解过一番所谓的大能转世。
大能大能。
何为大能?
大能当然是指修行境界极高的修行者。
比方如今的夏凡便已经称得上一位大能。
而大能转世通常意味着对方在修行上遇到了瓶颈,又或者因为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不得不进行转世重生。
这类大能的转世之身往往都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神异。
有的人生而知之极为聪慧。
有的人修行天赋堪称不可思议。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有的人气运无双奇遇不断等等。
但大能的转世之身都有一个共同点。
在没有达到前身的境界前。
彼此是无法寻回前身的记忆。
简而言之。
转世重生的大能已经完全是一个新生之人。
如果夏凡是某位大能转世。
他压根都不用多想,只需要按部就班地修炼到前身的境界,一切都会自己揭晓。
有人曾猜测夏凡是域外大能。
这倒是不难理解。
我的神棍老公
毕竟有些大能存在着仇家。
倘若在自己的世界里转世,很可能会遭到仇家封印甚至彻底磨灭神魂印记。
为了避免这类事情发生,这些大能当然要选择仇家不知道的域外世界转世重生。
如此便能解释夏凡为何会莫名其妙穿越到石小飞他们的世界。
三國第一棍客
毕竟只要大能的神魂印记不灭,大能便不会真正死去。
黑帝斯便是很好的例子。
夏凡虽然看似杀了他。
可他的神魂却没有磨灭。
只有给祂机会,祂便能再次转世重生过来。
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谁知道祂下次转世重生是否能顺利拿回自己的力量。
如果刚出生的十七皇子真的是妖族大能转世。
那么便不难解释对方身上的妖气为何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因为祂都已经是一个新生之人。
问题又来了。
即便这位十七皇子未来修行天赋和自己一样开了挂,等他成长起来重新寻回自己的记忆,恐怕妖族与人类的战争早都结束了,压根都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
除非——
妖族方面有办法在他成长起来前便寻回记忆。
“最近潜伏在王朝内的妖魔们果然消停了不少。”
与此同时。
坐在有间客栈临窗角落位置的窦遥看上去有些意兴阑珊道。
自从他顺藤摸瓜剿灭了一部分潜伏在王朝境内的妖魔后,其余的妖魔们都彻底没了动静,这让窦遥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下手。
“别着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夏明渊一如既往地冷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