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mha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拉馬克遊戲 線上看-1116 第二十一章下 頻伽鳥鳴之夏(第九節)分享-qvrpo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同一时间,战火纷飞的新燕都城。
被叼在狗嘴里的金面神使感觉到局势逐渐在脱离掌控,意识到自己不得不做点什么了。但一路上被狂奔狂甩他又很难集中起注意力来,更遑论撕开魔法卷轴这种精细的动作了。
于是这货不得不硬着头皮喊道:“这样一直被追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眼看着你的同伴们多多少少也都受伤了,不如先从我来的路径撤离避其锋芒。反正看现在的局势,如果你的目的是要全歼这些敌人也已经十拿九稳了。”
他说的是实话。尽管早有周详的布置,也没有人能够在成千上万的集团军集火下全身而退,更何况这过江之鲫般的敌人每一个都是拥有超凡力量的应选者。
云裳仙子们几乎人人挂彩,从占尽先手的开端到现在已经只剩下苦苦支撑。其中最惨的任姐整条手臂都被一道无形的能量射线裂解为分子散落得无影无踪。
在致命的陷阱与实力相当的龙隐界超人持续围堵中敌方战损已达到了十不存一的程度,但剩下仍在向着云裳仙府保持冲锋势态的无一不是点光阶以上的高手。
若是被这些家伙限制住被迫正面交战,即便有一位世界神压阵云裳仙府也注定分分钟化为会飞。
敌阵中更是有不少醒过味来的家伙开始借助单兵飞盘的力量升上半空对拖着一条长长尾巴的云裳仙子们围追堵截展开全方位立体压制,以毫无掩护暴露自己遭受更大伤亡的代价换取对目标生存空间的挤压。
自始至终,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音乐家的项上人头。只要达成这个目的,即便他们全军覆没也是值得的。
因为此刻他们在没有统帅亲临下被这音乐家打得有多惨,之后的决战中没有了音乐家坐镇的龙隐界就将面临加倍如今的压力。至少他们全身心信仰的统帅是这样告诉他们的。
神秘老公,太磨人
而此时的曲芸甚至还需要不时分心把零星超越维度限制,从三维地球上完全观测不到的诡异方向而来的高维打击封堵在降临之前。所幸她是在场所有人中进化程度最高的,敌人再多也不可能从跃维打击这方面占到便宜。
兼職白領
战场的局面格外惨烈。自古以来人类的战争大都是打到不足两成战损便足以分出胜负,剩下的无论是溃逃还是束手就擒都能保下一条性命。
但【清算】规则面前,所有妥协的道路都被堵死。战士们只剩下战死还是被世界规则抹消两条道路。哪怕不算上超人们毁天灭地的力量,这种不死不休每一个个体都爆发出生命最璀璨光辉然后如流星般消逝的战场也是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
少將的純情寶貝 楊子之愛
看着熟悉的战友剩下的残骸,有些人崩溃了。他们选择自暴自弃,在各式的能量飞舞中跪地哭泣,抱头颤抖。这样的人双方都有,但更多的人却对此无动于衷,继续麻木地挪动脚步奔向各自宿命的尽头。
没有人停下脚步用耳光将他们打醒,也没有督军经过时对懦夫补上一枪。在所有人真正意义上达成利益一致的情况下,任何集体意志裹挟的手段都失去了意义。
魔妃天下 安落離
新燕都城的战场上没有梦想,没有亲情友情爱情,也没有任何英雄主义的浪漫情怀和牺牲精神。每个人所需要面对的都只有一个最本质的问题,生存还是死亡?
地球上的人们会永远记住这一天,这一战,无论最后活下来的是哪一边的地球。而策划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在皮笑肉不笑地盯着狗嘴里吐出的神使讥讽道:
“呵呵,从你为依子留好的后路出去?然后是直接被卷入黑洞呢?还是会被送去你家那位藏头露尾的主子面前?我们之间的立场,什么时候关系好到为彼此身边的伙伴考虑的程度了?”
“我这是在为了自己的性命考虑!真被逼到绝境时难道你们会放过我吗?!”神使嘶叫着,他也是真心没有办法了。
大多数人都在狼狈奔跑,然而曲芸却是始终飞在天上的。她还顾得上伸出手指对着神使摆一摆:
“你们这群傀儡早已放弃了自我,又怎么可能还存有求生欲?自从你被我们抓到第一时间没有选择立即自裁开始就已经彻底暴露了真正的任务目标。你这是在侮辱谁的智商?”
“所以你究竟打算要怎么办?在已经确保胜利的当下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一战死么?”神使也是急了。
音樂情侶
谁知,曲芸给出了让他毛骨悚然的回答:
“不不不,你那么卖力来安放监视器材,依子又怎么忍心让你白跑一趟呢?虽然没有可能蠢到顺着你们的算盘去钻那什么传送门,但好不容易让你家主子看到了我们卖力的表演,主菜之前可没有谢幕的道理。”
虽然第一次来这个世界的新燕都城,对本就是一半废墟一半工地的城市也很难形成具体的方位概念,但是稍稍回想神使还是能忆起这一路上经过了许多他曾经布设监视器,并留有一定印象的环境。
霸愛難歡,總裁戀人未滿 東方佳人
这样想来,难道在自己到来之前,这个音乐家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到来?这么说的话,那她其实不是把神主的计划都考虑到了?
可这又怎么可能?就连他自己都只是遵循那位的神谕而行动,根本不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背后蕴含着怎样的意义啊!
想到这里,一个动身前在使徒教团资料中看到过,但他却从未曾真正理解的可怕词汇浮现在黄金假面后的脑袋中:
妃誠勿擾 zxj小z
育成法。
六道蠱 夏洛克的卡卡
神主的意图不是他有资格去妄加揣测的,他也不相信音乐家一个凡人可以在智略上与诸神同场竞技。但至少具体到自己身上,恐怕从一开始便是在不知不觉中被眼前的少女在牵着鼻子走了。
等一下,我詭老公呢
前往龙隐界布设一系列监视器材的用意即便是让神使自己猜他也能想到肯定是为了方便神主监视此地的战况。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位音乐家只看一眼就明白了个中玄机。
股市教父 白丁
照常理讲,这可不是底层宇宙可以有办法获取的情报。

t3b1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拉馬克遊戲-1114 第二十一章下 頻伽鳥鳴之夏(第七節)鑒賞-i77dq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虽然通过出其不意的战略布局抢占了先手,但对面的统帅小姐可绝不是任人摆布的货色。一个小小的战术举措就反将了曲芸一军。
重生之豪門影帝
突入而来的玛塔尔神国超人战士们并没有选择站稳脚跟稳步推进的保守策略,也没有在发现第一目标后不过一切地直奔曲芸而来。
在解侣棽的考量中,这些对策肯定都会被音乐家事先想到。如果能在战场上见到曲芸,那就说明她一定早已备好了万全之策。否则她根本不必以身涉险。
于是,全体登陆者在云裳仙府出现的第一时间,便采用了自杀式的冲锋,冲向了……曲芸之外的每位团员。
统帅的思路十分清晰。她根本不指望这支登陆队能够独立胜过做好准备且有曲芸在现场指挥的龙隐界全军。他们出现在这里唯一的意义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围杀音乐家。
音乐家具体是怎么布置的统帅不可能猜透,但她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曲芸一定需要借助自己同团手足的力量来实现布局,这是两人前期隔着三大宇宙的距离远程交锋中她所看破的特点。
如果任由音乐家牵着鼻子走,那派去登陆作战的这支主力军就算是彻底废了。她相信曲芸绝对有办法以极少的伤亡换取彻底的胜利,因为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玛塔尔神国首都星域,她自己也有做到这一点的把握。
所以剩下的逻辑就很简单了,出其不意打击音乐家身边的人,而且是那种不计代价不死不休的冲锋,这足以打乱她原本完全的布局。
解侣棽的算盘无疑是成功的。原本打算推进百米试试水的云裳仙府在前进了不到十米后便开始在曲芸的指挥下后撤。
其间不断有龙隐界的超人团队从两侧对冲锋的战士们进行夹击,在仙子们筋疲力尽地退出战圈时,地上已经留下了长长的一排神国战士的尸体。
不过局面也就此打开了,后续不断涌出的登陆军再也不必在布置好的陷阱中逐渐被引入包围圈。
他们像海啸来临前的旅鼠一般前仆后继地向云裳仙府所退去的方向冲锋。任何挡在这条路前面的阻击者都只会被毫无疑问地碾为齑粉。
在这一往无前的冲锋直指的方向,云裳仙府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像是事先就演练过无数遍一样保持着与敌军先锋的安全距离稳步后撤,时不时还能斩杀几个速度特别快甩开大部队的追杀者。
仙子们的从容不迫让随队行动的金面神使感到极大的压力。他十分狼狈地被冲在最前开路的刻耳柏洛斯叼在嘴里。眼光不时扫过隐藏在废墟中的摄像机,留下了冷汗。
另他心寒的是,战斗早已超出了早先被霍悯阳用飞弹炸毁的街区。然而一栋栋新起的建筑物甚至尚在施工的工地中全都部署有陷阱和埋伏。
无论统帅预想的战略目的是怎样的,这一路上神国军所付出的代价都绝对超过了她的预计。
至于音乐家,她或许确实被指向同伴们的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云裳仙府并不是一人团队,里面的每一位仙子都早已成为了实打实的一流强者。
而最可怕的还是,局势明显在向着音乐家预计的方向发展。看了二十分钟金面神使算是彻底明白了。无论第一时间云裳阁周边的战场局势如何,音乐家都一开始便计划好了要拖着神国登陆军沿着目前的线路稳步撤退。
育成法最大的力量便在于入局者自身的动机。既然无论如何都清楚自己始终是第一目标,那么曲芸便有得是办法请君入瓮了。
大多数情况下,超人间的战斗都进行得很快。
相公,我家有田
一对一的生死对决往往发生在转瞬之间,而眼前这种举世罕见的大规模会战……也比凡人间的火力冲突要更加猛烈和短暂。
神国一方始终把目标盯在曲芸身上。通常来讲在如此近距离的追击下即便她已经跃维成神恐怕也插翅难逃,但是令人绝望的是这一路上毫无止歇的杀机与埋伏始终像致命的流沙沼泽一样拖住他们冲锋的脚步。
这种有劲使不上的无力感简直让人发疯,而处于疯狂边缘的战士,则是形而上殿学派法师最喜爱的祭品。
名門索愛:冷情首席的獨寵妻
誤嫁宅門 香彌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秋如水
追杀队伍中的一些团长到现在才想明白音乐家为什么要撤离新燕都城的民众。这小疯子哪有那么好心关心民众的死活?她是要把整个城市布置成一座杀阵,用来一个不剩地将踏足龙隐界地球的侵略者葬送干净啊!
若现场但凡有一个远见卓识的将领恐怕早已看出个中玄机,选择稳扎稳打的办法破灭掉音乐家的布局。但显然对方就是有不会被即时看破,或者即便被堪破也没有指挥官能够稳住局势的自信。
老婆,我認栽:流氓總裁不離婚
这样说起来,那些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将领,似乎大多都已经死在【清算】初期对她进行的围杀行动中了……
说起来身为应选者,在场的每一位战士都早已习惯了生死有命的日子。【清算】的客观规则也早已抹杀了他们的侥幸心理。每个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情踏上战场的,这一点对于信仰者而言绝对要比无信者更容易做到。
這崩壞的女主gl 樓衣君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接受自己的牺牲毫无价值。事到如今,冲锋的队伍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战士醒过味来。他们所了解甚至信仰的统帅绝不可能就这样愚蠢地把手牌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敌方,事后才因自食恶果而懊悔。
那个女人是从未失败过的!在把一支缺乏足以临场应变的天才将领的主力军仓促投放到一位杰出的战术大师经年累月布置好的陷阱中时,她绝对已经预料到了此次行动的后果。
那么问题来了:统帅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見鐘情:夫人別想逃 切糕寶寶
從死後開始忽悠諸天
很遗憾,这些入侵地表的战士们已经无法或者等到自己渴求的答案了。当交战双方中一方不顾一切朝着一个方向猛冲,而另一方包夹在另外三侧不断输出火力收缩阵线的时候,由冲锋演变成一场屠杀也是迟早的事情。
在超人的世界里,这个过程总要到来得更快那么一点。

vzqzh熱門連載小說 拉馬克遊戲 愛下-1112 第二十一章下 頻伽鳥鳴之夏(第五節)讀書-91bhg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曲芸还做不到龙女姐姐那般收放自如,因此便是身边的同伴们也纷纷颤抖了身躯,抵抗着想要远离或是匍匐的本能。
归根结底,神使只是失去了大部分自我的凡人。一切常人眼中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力量,皆为外物,借助了自己所信仰存在施舍的微末之力罢了。这样的工具人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一文不值。
靈異之驅魔天師
藥門重生:神醫庶女 巧克力糖果
就在金面神使放弃抵抗的一瞬,尹熙颐在他背后的阴影里悄然现身。在神使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对曲芸比了个手势,指了指隐藏在墙壁中的“摄像机”。
曲芸微微点头,在行云流水转身而去的动作中做了个轻压手掌的姿势,似乎明明早已意识到了那东西的存在,却并没有打算做什么的样子。
“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押解金面神使回云裳阁的路上,夏子衿仍旧有些耿耿于怀地问向曲芸。
谁知,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是啊,自然高兴。能在此时见到这货,说明至少之前答应龙女姐姐赢下【清算】的事情,十拿九稳了。”
乞丐轉世到異界
夏子衿闻言呆呆站在原地半天没再跟上队伍,搞得此时已经被魔法阵拘束住双手的金面神使也不由得转过毫无表情的纯金面孔向她看来。
子衿妹妹并未质疑或者再开口询问什么。曲芸说有把握,便是有把握;她不说,便有她不说的道理;这一切值得相信,只因她是不断创造奇迹从未真正是失手的音乐家。
全世界没有人可以做得比她更好,所以大家才心甘情愿把生存的希望交到这个本无心入局的少女手中。
同样的,她也更加清楚自己因为曲芸“无动于衷”而发脾气是在无理取闹,她只是需要什么途径将心中的痛苦与积郁发泄出去。而本应最应需要安慰的曲芸,却用无声的温柔包容了所有这些。
暴君蛇王馭狂妃 柳支支
正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云裳阁方向传来爆炸与嘈杂的战斗声。
強攻的乖寵 豆豆愛小宇宙
假偶天成 簫貍
她们出来抓人本就行了不远,现在战斗的轰鸣连她都能听到了,眼前那人恐怕早就知道。但她偏偏无动于衷,始终漠然地前行至此……
像所有仙子们一样,夏子衿把疑惑目光投向曲芸。
“这种时候会发生战斗,应该是敌人的登陆部队了。个人认为按那个统帅的一贯风格,这次出现的如果不是精英强者,那恐怕就是大批主力部队了,”突然出现在曲芸身侧的尹熙颐冷不丁提醒道:
“无论哪种都十分麻烦。考虑到他们的行动目的,我们是不是该规避一下?你之前不是力排众议在地球上做了很多布置么?”
“嗯,正戏终于开始了,”曲芸显然早已知道云裳阁附近发生的战斗,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精致的面孔上勾勒出残忍美艳的笑容:“不过主角可不能少了戏份,我们终究是该去露个脸的。”
首席的錯位蜜寵
说着,她不经意间用眼角的余光扫过老老实实跟在队伍中间的金面神使。
神使暗暗心惊。在出任务之前他也是曾经大体了解过此次清算双方详细情况的。在至高神圣裁判团的授意下,他手中掌握的情报甚至比音乐家和统帅各自能了解的都要更加全面。
对于明显拥有碾压己方数量的敌人应选者很可能已经开始大举入侵正面突击的局面,所有仙子们都表现出一副从容的姿态,就连跟在最后打酱油的甄辉齐都没有多少紧张的神色,这让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事实上,大家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曲芸并没有像统帅所预言的那样将主力部队派去防卫“龙隐界翻盘的唯一希望”欧里庇得斯之泪或者去阻击并未被方舟自爆全灭,仍旧拥有几天时间内将整个地球洗地彻底耕耘一遍的灭世能力的舰队残部。
当然,她也没有脑残到把本就处于兵力劣势的军势按照敌方部署一一对应地三分防御,而是吃力不讨好地,把龙隐界几乎百分之百全部的玩家战力全部投入在了地表,更确切讲就是云裳阁周边地区。
这无疑是超出所有人意料的布置,不过反正龙隐界这边是没有人提出异议的,因为这才像是“音乐家的手笔”。
按照常理来讲,上策无疑是竭尽全力守卫住能够一击逆转胜负的欧里庇得斯之泪。这样无论母星本土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也还有机会得到最后的胜利,就像引路人文明曾经做到过的那样。
而退之一步讲,把全部军势用于突袭敌方原本已经受到损失的舰队,发挥应选者近距离上巨型科技武器无法抗衡的灵活性优势作战也是可以接受的中策。
将敌方短时间内足以歼星的力量彻底毁灭,或者至少压制到不足以毁灭地球的程度,至少可以保持彼此间的均衡,还有机会寻找转机。
至于地面登陆作战的超人大军……说实话就算毫不抵抗,就凭这些家伙想要彻底消灭一颗星球上全部的人类和生物根本就不可能在【清算】的最后阶段结束前完工。
如果是爱民如子的龙女姐姐指挥作战,或许还可能为了保护普通民众选择如此下策。但统帅深知自己的对手音乐家是个怎样的家伙,那孩子是像她自己一样,挥手屠灭个把世界所有生灵也内心毫无波澜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不久前曲芸以“发动魔法大阵将会波及无辜”为由迁徙走新燕都城所有居民的时候并没有引起解侣棽任何的警觉。只当是音乐家应当时还在的龙女要求进行了控制战损的举措。
至于传说中将要在云裳阁发动,可以将龙隐界全部战力直接传送到玛塔尔神国首都的魔法大阵一说,统帅小姐没有全信,也没有不信。
留守神国的魔法师此刻全都在破解曲芸在使徒地下大圣堂留下的魔法阵了。想要这些下位者真的破解曲芸留下的东西,时间上肯定是不可能的。
強行占有 夏末秋
不过他们的工作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解侣棽此刻已经清楚那是一座包含有“转移传送”以及音乐家最拿手的形而上殿学派精神魔法要素的高级魔法阵。

iuuy9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拉馬克遊戲討論-1111 第二十一章下 頻伽鳥鳴之夏(第四節)鑒賞-56261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至于你,子衿妹妹。”曲芸说着冷脸转向了站在院子正中的夏子衿。
“干嘛?!”这个动作把小丫头吓得直接向后蹦出三步远,宛若受到惊吓的幼猫炸毛一般全神戒备。
任谁使出压箱底的本事攻击别人结果被人家像弹烟灰般挥手掐灭,大概都会萌生出这种生命不再由自己掌控的绝望。
“跟我来,帮个小忙。”曲芸冰冷的面孔瞬间换成了那种面对可爱女孩子时特有的温柔。
走出两步,又回头补充道:“人还有用,别杀了。另外,注意一下……摄影机。”
重生之九尾巨星 羽翼停冰
那一瞬间曲芸确实在犹豫该让自己露出怎样的神色,这样的心情下正常人大都应当愤怒,应当绝望,应当痛苦,应当悲伤。
但她本非常人,也做不到像常人那般自然流露自己的感情。她的表情全都是在与外界互动中,经过深思熟虑后逐渐养成的“最优方案”。
对于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无论惊喜,剧痛,恐惧……她都会在身体做出自然反应之前先进入一种待机运算的状态,直到通过理性思考出一种恰当的神态。
此时的心情她确也未曾经历过。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那便用微笑吧。
从体内每个细胞深处,她感觉到那个人会是这样期待的。
说到摄像机,距离云裳阁不远的废墟中此刻就有这么一台。
和仙子们之前几次游戏中见到的都有不同,这台摄像机藏得十分巧妙。它的大部分体积穿透墙壁,隐秘在原本室内一侧的家具残骸中,唯有镜头寸许透过墙壁对向能够行走的街道,还偏偏掩饰在一连串的弹孔末端。
蔡駿隨筆集 蔡駿
这种东西看得见摸不着,对于曲芸建立在三维空间基础上的辩音成像能力而言也无疑是位于侦查死角的,可以说对云裳仙府或者绝大多数玩家团队都具有相当的克制效果。
更令人在意的是,摄像机周边正在缓缓消散于虚无的法阵印记。如果曲芸能看到眼前一幕一定会十分惊讶,这是一座相当高端的魔法阵,上面的每一个字符,皆有贤者符文所书写。
书写这些符文的人仍旧在废墟中徘徊游荡。他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即便曾经有过,也早都已经舍弃了。
通常来讲,每一颗地球上像他这样的人只会有一位,所以大家只需要知道他称谓神使便足够了。
就好像对人类而言满天星斗皆需有名,天津四,北斗星,贪狼,破军,半人马座α,仙后座β……即便如此,你也未必认得出每颗星星各自是谁。但太阳不需要名字,所有人都认得它。
作为背后操控人类历史,政治,经济,宗教的黑手,使徒组织中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位置,金面神使们却并非像他们的面具一样金光璀璨。当你带上金面的那一瞬,便意味着你舍弃了生而为人的身份,自愿成为一件没有感情的工具。
但就是这样一位舍弃了人类情感的存在,在见到将自己包围的阵容时还是产生了一种想要转身逃遁的冲动。他没有这样做,仅仅是因为背后的路也被堵住了。
“有意思,又一位金面神使?”神使背后的夏子衿笑眯眯捏着拳头。她急需什么东西来发泄一下心中的积郁,眼前这曾与龙女姐姐争斗过许久的秘密组织似乎正是一个好的沙包。
“世界的稳定需要神使,所以我们总会到来。”对于背后冷不丁突然出现的声音,神使没有要逃的意思,也未曾凝聚起力量备战。
“你知道你为什么身处此地吗?”正面飞来的曲芸张口就问出了一个让神使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神使当然知道自己为何在此,但这是能和敌人通风报信的东西么?所以,身负重大使命的他只能给出一个无关痛痒的答案。“我主的意志,又岂是你们这些凡人可以揣测?”
殊不知这样的回答只能让他自己连带着主子都被眼前之人小看。曲芸叹了口气道:“有这样的领袖,无怪连神国那边也能轻轻松松把你们踢出场外。依子记得不错的话,你某位同僚的脑袋此刻还在人家统帅卧室里当摆件呢。
其一,我们会在这里等你自然是有备而来。不出所料的话,留给你的时间刚刚够你完成上一部分的工作不是吗?
其二,你只知道自己是按照那主子的意志行事,却又怎么知道你家主子的动作是完全遵循本已,而不是在被人引导操控呢?
其三,你是哪只眼睛,看出依子还是凡人的?
重生之縱享人生 蘇老大
嘛,虽然和你家主子还差着不少距离,但这并不能阻止依子在棋桌上给,他,好,看!有本事叫他亲自下凡来打我啊。”
曲芸知道神使会出现并非是因为进阶恒火提高了辩音成像能力所涵盖的范围,而是因为她一早就预料到了金面的到来。或者说哪怕不是金面,也会是他背后代表的那势力的某种试探的到来。
天命悍匪 浪漫煙灰
至于来的是什么人,带着怎样的姿态,其实便是曲芸有意对这方势力背后存在的以此考验或者说试炼。
令人有些遗憾又有些宽慰的是,看起来那些位于诸天万域顶点的存在也并非全知全能。甚至于其中某些存在在智略上很是逊色,逊色到远远及不上自己那个远坐神国的对手。
紅塵寓所前傳 楊千意
朕的財迷小仙妻 蘭旭靜
收回调戏般的笑容,曲芸换上了一副轻蔑的面孔:“现在,是你自己乖乖跟我们走,还是等我们把你的脑袋扭下来装在罐头里带走?
抗日之鐵血征程
啊,依子建议你还是不要做些多余的事情了。卷轴这种东西,信不信依子唱一个音节就让它无法生效?”
獵隼1937
對不起,我愛你 小阿妝妝妝
世界神级的威压一出,眼前的金面男子毫无征兆地立即瘫软下去。离开了地下大圣堂祭台的加持,他无法直接从主子那里借来力量,在一位真神面前连动一动手指都成了一种奢望。
他不得不下意识地抽出长袍袖口中持握卷轴的手撑在地上,避免摔个狗啃泥让自己所代表的主子脸面上更加难看。即便如此,如奴仆般匍匐在地的姿态与平日里高悬神坛上的身影那强烈对比也足以颠覆任何一位使徒的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