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yn3都市小說 南明洶涌 起點-第圩六章 暗黑的心推薦-mh9m5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南明军南线。关盛年突袭长沙得手,明军动作迅速让明李治下的百姓感到莫大的鼓舞。本来李存真在坐天山击毙顺治,南明的老百姓就认为满清回不来了,现在看到官军竟然迅速占据长沙,一股“速胜论”的基调在整个南明蔓延开来。有人甚至语言,用不了六年,吴王就要打上北京做皇帝了。
由于明军在前线表现出色,债券市场竟然呈现了暴涨的趋势。李存真因为长沙战役胜利竟然在短时间内“圈钱”四百多万两白银。
春華秋時
为了配合债券市场的“繁荣”,进一步使“热钱”流入债券市场,实现李存真“经济狙击”的战略目标,李存真特意将关盛年调回后方。
办法是,一个是让关盛年穿上关二爷的服装,拎着青龙偃月刀骑马在南京、镇江、扬州、常州、苏杭等地游街,坚定缙绅们认为的债券会继续上涨的预期;另外一个就是把关盛年和长沙突袭战的胜利画成画像印刷在债券正反面刺激购买。
这一招果然奏效了,“百姓们”见识了“关羽”的威力,纷纷认为债券市场有利可图,投入到一本万利的买卖中来;同时,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精美的债券,竟然对债券爱不释手。
关盛年被调回后方配合债券售卖宣传,同时长林军的三千多战兵也一同被调回江南。李存真让长林军押送了一部分清军俘虏回南京,在经历过诉苦大会后就把这些人编入长林军,同时又招募了大批的壮丁进入长林军。
李存真早就打算实现义务兵役制。但是后来发现很难做到。因为,此时的南明百姓大多数都没有土地,土地主要集中在缙绅手中。缺少自耕农,大多数农民感受不到南明为他们带来的成果也就不具备参军入伍,包围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冲动,更不可能像古罗马的公民那样成为具有荣誉感的公民战士。因此李存真此时仍然还是以雇佣兵制为主,只是在个别州、县实施义务兵役制,也就是那些缙绅系统被严重破坏的地区,比如镇江、江阴。李存真通过赎买和强卖两种方式实现了镇江、江阴的“土地革命”。由于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债券上,所以,镇江、江阴缙绅的哀嚎淹没在债券的狂喜中,而它们本来人数就少,也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寵妻成癮
杠上惡魔校草
长林军里的王辅臣、武世权两个部也被调回南京,李存真有心提拔二人,全部升为上校,独自带领一个团。而乔四和花果由于表现突出,升为千总,却不是在王辅臣、武世权下的千总,而是领导独立千总部,为以后升格为团打下基础。
南明军北线。李存真、李茂之、陈显祖等人认真讨论了“蛙跳”战术之后,便使资格较老的李茂之率领二百多南京讲武堂的学生兵前往明军前线,将李存真等人商议的战术传达给吕英杰等人。
吴王元年九月十五日,天阴沉沉的,长江之上的雾气久久不散。南洋芷兰岛海盗改编而成的南明江西军大将军长王金玉列席完李茂之召开的军事会议回到驻地。跟在他身边的便是中将师长王永昌和少将师长,拥有鸡昌外号的胡永昌。
王永昌和胡永昌两个一脸的不忿。鸡昌大声说道:“呸,李存真那家伙真是不要脸,让我们去挡住武昌的清军,他好顺路西进。这不等于是让咱们去送死吗?然后他自己坐收渔利?咱们的可都是小船啊,数量不足,哪里能载得下那么多人?”
王永昌也附和道:“可不是嘛。本来李存真跟顺治在坐天山玩命之前咱们江西军在江西就打得好好的,好几次我们都冲到南昌近郊了,可是就是不让我们攻城,非要让我们撤回来,说什么要以大局为重。不撤兵就军法从事。我就说不要听李存真的,直接拿下南昌,你们非说这会让尚可喜那老王八派兵过来。
结果怎么样?咱们没占南昌,尚藩还不是一样来了。现在可好了,李存真他自己发兵,把南昌、赣州全都给占了,景德镇也被他接管,咱们只有一个单薄的九江城。就这样了居然还让咱们叫江西军,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咱们?
愛我就不要拋棄我 湛亮
这一次又是这样,让他自己人去什么蛙跳,跳过武昌,去进攻岳州,让咱们挡住清军。清军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这摆明就是让咱们损失,他好从中渔利。”
在南洋的时候,芷兰岛和白家岛的争端由来已久,但是王大锤和白大炮两个总体上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和谐。直到李存真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作为白家岛干将,李存真的崛起使白家岛实力大增,远超芷兰岛。到了最后,李存真居然敢当着王大锤的面杀芷兰岛的人,王大锤都毫无办法。
两家一起出海“做生意”,李存真这王八蛋就是把一些废铜烂铁给了芷兰岛,可是出力的时候芷兰岛却一点都不能马虎,不然李存真就要找芷兰岛算账,到时候是绝对不会给芷兰岛一点面子的。上一次王金玉向李存真伸手要东西,李存真竟然给了一堆破烂甲胄和淘汰火绳枪,这让王金玉更是大为光火。随着江西军的扩张,李存真的心思更加暴露无遗。
江西军驻防九江,防着江西和湖广两个方向的清军,几次挡住了董卫国和张长庚等人的水陆人马。为了能够更好地配合南京之战,江西军扩军到七万人,可李存真只给三万人的粮饷,好在占据九江可以做一点瓷器生意,让江西军勉强支撑了下来。
但是,自从什么狗屁“江西债券”开始售卖,瓷器生意全部被李存真抢了回去,这可让江西军犯了难。现在,江西军将近十万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差不多是所有军队中装备追查,战斗力最弱的部队了。
一桩桩,一件件,芷兰岛和白家岛的恩怨哪里那么容易说清楚?现在又让芷兰岛挡住武昌清军,这摆明了就是让他们打头阵,芷兰岛三人众心中难平。
王金玉听了自己左膀右臂的话说道:“刚才在军帐里,李茂之作军事部署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说?”
“说了有用吗?”鸡昌说道,“他们都是存心的,就是要让咱们江西军去送死。”
王永昌也说:“就是,咱们那时候说什么都白费,那李茂之的嘴巴就像灶坑,什么东西都能喷出来,到时候强词夺理也会让咱们去挡住武昌的清军。弄不好,咱们还惹一身骚。”
“是啊!”胡永昌说,“大头领,咱们人虽然多,可是禁不住打。能打的就是咱们一开始带出来的五千人,加上这些日子训练的,作战的,一个带三个,加在一起,战兵也不过两万而已。李存真经常给咱们缺粮断饷,咱们的火药还不足。其他东西更是短缺。武昌我听说有清军的三万多人驻扎,全是战兵。”
“你们两个叽叽歪歪的,什么意思?”王金玉问道。
王永昌凑近了说:“这一次这个蛙跳战术,其实很是凶险,大头领你看出来没有?”
王金玉长于军伍,当然能看得出来,却问道:“怎么凶险了?”
胡永昌说道:“大船载着人马辎重一股脑冲过去。朔流而上,如果清军拼了命,从中间截杀,前军进了岳州,可是后军若是进不去怕是便危险了……嘿嘿……”
王金玉听罢直摇头说道:“不是的,没有什么辎重船,大船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其实每艘船上都有辎重粮草,为的就是避免这个事。”
胡永昌又说:“岳州乃是要地,城高池深,万一难以攻克,如何是好?”
王金玉说:“谁能想到居然还有他妈一个蛙跳,草!我都没想到。马进宝带回来不少战舰,那上面的火炮威力巨大,大军一个蛙跳,突然袭击怕是很容易攻克。如此一来,长沙、岳州连成一体,倚靠湘江,联络沟通,很快就能拿下湖广。”
鸡昌此时阴森森地说道:“大头领,这一切都在于突然袭击,偷袭岳州。万一清军有准备,你说会怎样?”
冥夫臨門:猛鬼先生別咬我
“啊?”王金玉一愣,说道,“你的意思是……”
王永昌赶快对着王金玉摆了一个手势,让王金玉禁声,毕竟情报局的眼线到处都是。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会心一笑……

4ysh3人氣言情小說 南明洶涌-第圩四章 刺客的誕生1相伴-5bkqr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且说,多模被发配宁古塔为奴。罗珞却带着咸猪腿一直藏匿在自己家水井的井壁洞穴里。饿了就吃猪腿,渴了就喝井水。这一躲就是半个月,硬是避过了风头。
一天就要天亮的时候,罗珞终于逃出枯井,跑到了自己一个死党的家里。这才知道多模没死。
本来罗珞以为多模肯定是凶多吉少,就算不被凌迟,那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听说多模花言巧语为自己留下了一条命,朝廷将他发配宁古塔,罗珞反而欣喜起来。
罗珞知道多模没死,却也不敢去宁古塔找多模。告别了自己的死党,在城门刚刚开启的时候,罗珞便混出了城去。罗珞是乔装打扮出城的,北京已经呆不下去了,索丰等人认识自己,而且,自己投奔的人家说是自己的“死党”,但是罗珞遭到索丰背叛已成惊弓之鸟,谁也不敢相信。他正是趁着快天明逃出枯井,然后又赶着刚一开门便飞奔出北京。
这些都是他计算好的,防止在死党家里呆时间长了,死党去告发他。
金剛葫蘆蛙
出了北京城,罗珞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去投靠襄主子。
浮屠(全) 格力空調
罗珞是个满人,其实这很不方便,因为满人想要出满城必须核准,如果在规定的时期不回,按照逃旗处理。罗珞拿的是自己死党的通行证,他让自己的死党跟朝廷说他的东西被偷了,以此躲避惩罚。所以,罗珞只能白天赶路,晚上睡在野地里。
一路辛苦,到了山东,这才听说皇帝要打大仗了。罗珞哪里敢露头,躲了起来。过了几个月,罗珞听说“皇上”死了。一打听才知道,顺治皇上战死在感恩寺了。
皇帝死了,这让罗珞震惊不已。自从他们满人兴起以来,从老汗到当今皇上还从来没有如此大败。特别是皇帝都战死了,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难道汉人要崛起,满人的末日要来临了吗?
海賊之我真不是克洛克達爾
但是罗珞转过来又一想,打败皇上的是襄主子,襄主子也是满人,汉人还不是给满人当刀使?终究这天底下还是满人说的算,如此一来,心理便好受了不少。
既然皇上死了,襄主子岂不是马上就要成皇上了?自己可就是开国功臣了,一边开心地想着一边南下。
过了山东,就要到达徐州的时候,罗珞听见了一阵噩耗——襄主子阬杀满兵,据说尸体已经塞满了整个长江。
罗珞自然是不信的,襄主子怎么说也是满人,不可能对自己人下如此狠手。肯定是有人造谣生事,想要抹黑襄主子。
此时,明军正在攻打徐州,罗珞进不了城,也没有办法南下。城外面全是明军,罗珞根本也过不了徐州。他怕万一自己被抓住肯定就会被当成奸细砍头,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满人。
等了不到五天,徐州被明军拿下,安定下来之后,罗珞便进了徐州城。
此次战役明军并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因为坐天山之战清军已经被打败,占据徐州不过是收复此前为避清军锋芒而故意放弃的失地而已。
重生三國混帝王
清军根本就无心恋战,面对明军的攻击,不过象征性地在外围抵抗了一下便收缩回城。好在徐州是一座坚城,明军没有办法立刻攻克。于是,清军将领也没有带着士兵立刻出逃。但是好景不长,当清军看到明军已经围城,又在城外掘土的时候,清军将领便知道明军这是要“引天雷”,城墙就要不保了,便连夜突围,趁着明军半夜“睡熟”的良机,一举出城。
夫君,我們一起來種田吧
不过,明军的将领是有“神枪”之称的赵无极。早就算到了清军会趁着夜晚突围,便在清军可能路过的几处地点设下伏兵。当清军突围路过的时候,明军大呼杀敌,清军被杀得大败。徐州城两万清军除了一千多人突围之外,其余或死亡或被俘。
天地奕
收复徐州之后,赵无极出榜安民,徐州城很快平静下来。
罗珞进徐州城的时候,徐州战争的痕迹已经被全部打扫干净,此时根本看不成徐州经历过万人级别以上的大战。
此时的罗珞头上还留着辫子,毕竟此前是在大清的地盘上行走,现在的罗珞戴了个帽子,把自己的脑袋遮起来。不过麻烦的事情是,他的两鬓和后脑勺也没有头发,这就让他一时之间手足无措。最后,他想了个办法,就是用红布把头包裹上,然后再带上帽子,虽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是终究好过让人看到他脑袋上的金钱鼠尾辫。
罗珞进了徐州城便急忙来见赵无极。
炮灰難為 席禎
“谁?”徐州城内淮东军大将赵无极问道。
無限之深淵契約 劍若生
“他说他叫罗珞。还说是你的亲信,而且还是……”
只為遇見你 桑榆未晚
“是什么?”赵无极问道。
“说是吴王殿下亲信。”
赵无极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说道:“叫他进来。”
罗珞得了通传,赶快进去见赵无极。一进门立刻就匍匐在地大喊:“奴才罗珞见过无极主子!”
“什么?”赵无极吓了一跳。心道:这都他妈什么称呼,奴才主子的,这可是大明,你以为是大清吗?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赵无极突然感觉被一道闪电击中,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什么,忙说道:“抬起头来。”
罗珞赶快抬起头,一脸谄媚地笑着看着赵无极。
“你……你……你真是罗珞?”
“是奴才啊!”罗珞一听说赵无极认他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原来,南明吴王李存真当年想要学古人搞反间计,间谍战,就谎称自己是已经死去了的满清襄亲王博木博果尔,成功骗了几个满人给他做奸细。这其中就有一个是罗珞。赵无极是知道这个事的,但是主要还是李存真自己和常琨两个负责,自己也是仅仅有点印象而已。所以一时之间怎么都没想起来。如今,赵无极看了看地上的罗珞,便一切了然了。
“你……你……你还活着?”赵无极跟了李存真十几年,早得了真传,当下一阵煽情地说道,“我以为你为……为……为襄……为……大明尽忠了!”

ssy7g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南明洶涌 ptt-第圩三章 一意孤行分享-gnu21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朕不需要任何人负责,朕自己负责!”朱由榔听武丹说自己没用,当下血气上涌。
武丹从来也没把朱由榔放在眼里,不过是因为李存真告诉他一定要对西营诸位大将,特别是李定国、白文选这些人客气,更要尊重永历皇帝,他这才不得已说话客气许多,若是放在平时,管你什么皇帝、晋王,统统大耳刮子此后。打你个傻逼,让你犯糊涂!
如今听得朱由榔竟然耍起了脾气,武丹心中一股无明业火升腾而起,他也不去搭理皇帝,对着李定国大喊:“晋王,这里你说的算,你说怎么办!我武丹忠心耿耿,一心为了汉家江山,皇帝一意孤行,如果去了昆明,吴三桂若是反正还好,若是有什么变故又该如何?有一个闪失你承担得起吗?”
媚青之顏 第二部 紫艾月櫻
江水為竭 遊牧禾子
梟雄賦 煙雨門
这句话终于说动了李定国。其实李定国心中也很是纠结,更多的是对吴三桂的不信任。毕竟两军交战多次,岂能说尽释前嫌就全都不计较了?
本来李定国认为皇帝陛下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昆明的,身为晋王的他认为自己对皇帝还是有所了解的。果然,在第一次廷议的时候,永历表现出了自己的“犹豫”。但是,让李定国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天,皇帝陛下居然点过头来,一反常态,要只身犯险为使吴三桂反正而去昆明。
李定国稍微有一些震惊,但是过了一小会便“明白”过来。皇帝这是“以进为退”,毕竟如此重大的事情,只要吴三桂反正便很可能不战而平南方,皇帝说自己胆小不该去是不可想象的。而皇帝陛下又着实胆小不敢去,于是干脆说自己要去,只身前往,这么一来众人必然反对,皇帝陛下也就可以顺势而为,不再提去昆明的事,就可以顺理成章留下来了。
李定国认为,皇帝陛下的盘算是非常正确的,实施也是非常巧妙的。南洋的武丹大叫着反对也是好的。万一以后西南地区展开大战,今天的讨论也可以给西营一些“帮助”。
因此,当武丹拼命反对的时候,李定国在一旁一直也没有做声,尽管武丹十分粗鲁李定国也没有插话。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李定国想的那样发展。字里行间,李定国听出皇帝陛下不是什么“以进为退”,反而是真的想要去云南,这就让李定国坐不住了。
这是谁使的坏?陛下怎么突然非要去昆明?
無限之作弊修
親愛的鬼神大人
当武丹叫嚷过后看向他的时候,李定国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沉默了,立刻对永历说道:“陛下,忠言逆耳。武丹将军说话虽然粗犷,但是确实是句句在理,臣以为陛下昆明之行应当三思。”
其实,李定国这就是在旗帜鲜明地反对永历去昆明。听得李定国都如此说法,永历一时之间还真的没了主意。
白文选在一旁思量再三,趁机说道:“臣也以为此行不妥。虽然说若是押宝开对了,能有大利益。但是需知道陛下安危最重,岂可当成筹码?不管吴三桂是否诚信邀请都不该去昆明。”
此时,马宝开口说话了,此时的马宝还是一头的短发,因为曾经在吴三桂手底下呆过一阵子,不得已才剃发,现在回归大明,虽然剃发,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束起发髻。
由于在吴军中呆过,所以对吴三桂非常了解。此时,马宝听了众人的话之后说:“某听得众人议论,其实认为武丹将军所说非常有道理。某观吴三桂,其实是个很重家庭的人,看中亲情。若是想要陛下去昆明,怎地也需要吴三桂出个血亲过来。”
“他能让谁来?吴应熊吗?那家伙现在在北京呢。”
马宝说道:“可以让吴应麒来。吴应麒是吴三桂次子,早些年过继给他哥哥,名义上是吴三桂的侄子,其实是吴三桂的次子。”
武丹嗔笑一声说道:“吴三桂最爱大狗熊,你让二麒麟来做什么?怎么说那都是他哥哥的儿子了,不是吴三桂儿子,你们这些中原人不是注重伦理的吗?既然过继了就是过继了,还说什么次子?”
马惟兴说道:“某以为还是应当争取一番。让吴三桂送个人之过来也是好的。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去昆明虽然冒险,但是陛下义薄云天,实在令人敬佩,去了昆明当有大益!在下愿率亲兵护卫陛下去昆明。”
江湖美人恨
武丹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以为你是赵子龙吗?护着刘备去江东?我跟你说,你不要太过乐观。孙权怎么说也是英雄,终究要脸,吴三桂是个什么东西,王八蛋一个,若是要脸怎么会和满清混在一起?出尔反尔正是他的拿手好戏。你以为带着亲兵护卫去就没事了吗?你才几个人,吴三桂有多少人,你的人跟没带是一样的,你等于这是让陛下自己去。你这一去,搞不好你也会深陷其中。毕竟你现在是大明的人了,吴三桂还会对你客气吗?”
马惟兴刚要说些什么,马宝却抢先说道:“吴三桂不是这样人,我等几个在他手下供事,对他多少有些了解。吴三桂断不会如武丹将军所言。”
“哎呀!”武丹心中十分气恼,怎么这些人油盐不进呢?说道:“当年王莽大家都觉得好,还记得吗?为了一个家奴的命都能让自己的儿子去死。可是结果怎么样?你能保证吴三桂不是第二个王莽吗?我和你们说他最擅长作秀了,什么为崇祯皇帝报仇不全是作秀吗?”
驚世第一殺手妃:邪王狂妻
然而,武丹的话好似大家都听不到一样。
马宝说道:“陛下若是去昆明,某也一起去,拼着性命不要也要保着陛下万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最终晋王、巩昌王等人都“劝谏”皇帝陛下不要去昆明。
武丹见众人终究还是有明白事的,便放心满意地回去了。
五天以后,武丹正在操练人马,忽然有人来表现说:“武爷……武爷……武爷,不……不……不……不好了……那个什么……”
異界之無限煉金 永遠的逗號
“妈的,都告诉你叫我武将军了!猪脑子吗,记不住!”武丹狠狠地瞪了自己亲兵一样,“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别他妈结巴!”
小北的得意人生之女尊 月光梅影
旁边的人赶快递给那人一碗水,那人也顾不得礼仪,其实根本也没有礼仪,接过水来一饮而尽。
然后擦了擦嘴说道:“武将军,不好了,永历跑了!”
“跑了?”武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跑……跑哪去了?”
“去昆明了!”
“什——么?”这个消息着实让武丹吃惊不小,转而又说,“不可能!绝不可能!”
“真的!武爷,你信我。永历偷偷跑的,跟着的还有马宝和马惟兴,一起去了昆明,去见吴三桂。”
武丹听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如同抽空了的皮囊堆在一边,兀自说道:“马宝、马惟兴都在吴三桂手底下干过。这是自认为自己懂吴三桂。永历肯定是打算在复明大业上立上一功。如果吴三桂反正,那便是千军万马都做不到的事,他永历凭着一张脸做到了,这可是千古奇功啊!可是,吴三桂是什么人,大头领在的时候不是没讲过,那是汉奸,出尔反尔的杂碎啊,永历这傻逼,一直胆小如鼠,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然在清军的进攻下能活这么多年?现在可好了,去送死去了。我武丹……妈的,对不起大头领,对不起吴王的嘱托啊!”
说完,这汉子竟然哭了起来。
一边的亲兵全都傻了眼。报信的亲兵安慰道:“武爷,晋王亲自去追了……”
“追不上,你们看吧,肯定追不上……”武丹说道,“没了永历,西南方面怎么打?以后搞不好会收到永历那傻逼让西营退兵的敕令,或者是调令。到时候,咱们也得跟着吃锅烙……你们说我怎么这么笨啊!”武丹捶打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就没派人盯着白皮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