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7f5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空想之拳 起點-第二十一章.收容任務閲讀-80v6e

空想之拳
小說推薦空想之拳
“蓟马,主编有急事找你!蓟马!蓟马!”
焦急的声音在办公区上空反复循环,一册卷了边的日程笔记本扑棱着黑色封皮飞来飞去,不断地寻找,蓟马午睡的地方在哪里。
飞翔的日程本来回转了几圈,下面抬头看它的都是些胡子拉碴的老男人,不但不帮它,还有嫌它吵闹向它扔钢笔和墨水瓶的,久寻无果的日程本急得纸页哗啦作响,却始终不见蓟马的身影。
清穿之嫡長子 小夢兔
又是蓟马!怎么又轮到我来通知她!
这个新人编辑自入职以来就是文艺部的焦点人物,好几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摸鱼作者被她治得服服帖帖,一个个从拖稿惯犯变成了提前交稿的业界良心,前后变化比被打字机夺舍还大。
除了偶尔有作者跑到映雪堂哭着喊着想换责编以外,这个新人编辑的工作业绩优秀得没话讲,可她这个人也是出了名的没话讲!
平时从来不开口和同事打招呼也还罢了,好歹还会点点头表示见到了你这个人,不算完全无视,最麻烦的是她在非工作时间绝对沉默,别说普通同事了,连主编的消息都不回,一点规矩和礼貌都没有。
而且她一到午休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怎么找都找不到,每次都让它这个最讲效率的传令官急得脱页掉页。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午休,午休也算半个工作时间吧!
急着传令的日程本翻了个跟头,从夹缝里甩出一条书签带,一扫一收,准确地缠住了一支从下面扔过来的钢笔。
传令日程本用书签带操纵着钢笔,在空白的内页上画出一张张只有眼睛和嘴巴的人脸,画完后它在空中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将撕碎的人脸纸片向四面八方喷了出去。
“蓟马蓟马!主编有急事找你!快出来!”
“主编有任务交给蓟马,你们都来帮我找找蓟马!”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都别睡了,快帮我看看蓟马在哪!”
每一张人脸纸片都在重复相同的话语,噪音汇成一片恼人的蚊群,瞬间穿透了办公区里所有的折叠空间,无视一切隔音装置和术法,无孔不入。
在各自工位上趴睡的编辑们气得七窍喷火,恨不得把它揪下来搓软了擦屁股,这些文艺部编辑里不乏精通斗战杀伐的凶悍人士,可偏偏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动手。
这些传令官据说是雷霆纯宗杜公台还在映雪堂供职的时候亲手装订成册的,属于映雪堂书店的重要资产,平时扔扔墨水钢笔小打小闹无所谓,要是真的对它们造成严重破坏,那可是会损男德的!
霸道王爺極品妃
倒也不是怕,只是为了这些擦屁股都嫌硬的催命鬼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太不值得!
偵探工作室
茶水间旁边的墙上裂开一个黑色洞口,一个花斑环眼的豹头大汉探出半个身子来,长臂轻舒从正对面的工位上捞了一个铁皮文具盒回来。
豹头拉开文具盒,屈指将躺在里面睡觉的金毛犬弹醒。
“别躺尸了,这他妈还能睡得着吗,你动动鼻子,帮上面那本催命鬼把蓟马找出来得了。”
金毛犬拉下眼罩,没好气道:
“要找你自己找,我又没比你多一个鼻孔,烦我做什么,你们猫科就是有病。”
“每回人不见了都这么闹,你不嫌烦?
偷來的繾綣時光
她工作能力是挺强的没错,那也得学会合群吧,也就是主编惜才,要我看,这么没规矩,早晚有人治她。”
“惜才?呵呵,你没听说吗,人家是那一位亲自推荐过来上班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接了主编的班,一天派十几本催命鬼来治你。”
“那一位……哪一位?”
“还能是哪一位。”
超級兵王 白與黑o
金毛犬扬起尾巴向上一指,飞翔的传令日程本封底依稀可见一个褪了色的三字签名。
豹头大汉松开文具盒,唰的一下缩回了洞里,只留下几根因为紧张掉落的长毛。
金毛犬看了传令日程本最后一眼,拉上眼罩翻了个身。
“吵吧,吵吧,我们怕你,她可不怕你。”
……
“蓟马!我看到你了,快出来!”
進擊在電影世界 小陀螺
大声领诵的传令日程本喊完这句,突然觉得封皮有点冷。
文艺部办公区的天花板下,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阴沉的雨云。
“蓟马,你要做什……”
“吵死了。”
这句简短的抱怨混在了绵密的雨声中。
古墓詭事
钢青色的暴雨轰然落下,刹那间便将空中飞舞的人脸纸片尽数射落钉在地上。
传令日程本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罡气针汇成的烦躁瀑流卷着它在雨中翻滚,直到它被暴雨打成一团纤维碎屑,这场带着起床气的怒雨才渐渐止歇。
被打成雾状的传令官发出害怕的呜咽声,勉强将自己拼回原来样子后便颓然坠落,翻滚之间,一张小纸条从笔记本里掉了出来。
曾经是文艺部办公区的废墟中央,蓟马抬手接住了飘落的纸条。
其上并无一字,她运起武者灵觉一扫,主编留在纸里的信息便流入了心中。
“带上它去彼岸706号世界蓝星,妥善收容万物万象之书残留的碎片,界内坐标……联系人……”
读取完成后,那张纸条扭动着头尾相接,自己变成一个莫比乌斯环套在了蓟马的尾指上。
她想着联系人的名字发了一会儿呆,便展开穿界门走了进去。
……
彼岸706号世界,怒潮封锁区。
梁德已经整理了一份万物万象之书的相关资料交给文仲素与何共济,并告诉他们会有专业人员过来对其进行妥善收容。
给完资料,封锁区便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跨界旁观的栗知弦也罕见地沉默着。
梁德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心里想着映雪堂的人怎么还没来。
他大概能猜到文何二人此刻的心情,但无法体会。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感同身受这回事。
他又能说什么呢?
说万物万象之书其实和地震洪水之类的灾害差不多,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挂怀,因为挂怀也没用?
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人生在世难免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但是,但是……
“梁先生。”
第一个开口的人,是文仲素。

zwzc0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空想之拳-第十九章.怒潮之怒看書-u02s0

空想之拳
小說推薦空想之拳
栗知弦点开梁德发到她邮箱的怒潮事件记录,一边喝着手里的拳击猫凤梨淡啤,一边浏览着记录里的图片和文字。
梁德从星球记录里得到的原始信息非常繁杂,光是视角就有好几千个,这还是他尽力控制检索范围后的结果。
这种数量级的信息要想全部转录出来太耗时间,也没有必要,所以他只是把怒潮事件的几个关键点列了出来,附了几张带字幕的动图,连声音都没有。
但这已经足够了。
木葉的不知火玄間 想不想吃西瓜
如果一个事件本身就极有力量,那么它不需要浓墨重彩的描述也可以触动人心。
而且梁德知道,战士和战士之间是可以互相理解的。
虽然不在同一个世界,但为了守护他人而战的信念是相通的。
她一定可以明白。
瘫在沙发上的栗知弦喝酒的速度越来越慢,看到末尾时,她放下手里的酒挺直腰背,端端正正地坐着,沉默地向记录里那些前仆后继、死不旋踵的身影致以敬意。
向被留到最后,背负着所有牺牲者的鲜血活下去的那两个人致以敬意。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给梁德发去新的消息。
“我看完了。
文仲素在怒潮事件里表现得很率直,是那种简单直接的性格,但是已经过了二十二年,她在秘务部主官的位置上坐了这么久,今非昔比,老梁你还是多点戒心比较好。”
“我的判断和她的性格无关,和她的选择有关。”
異能失控者的穿越日記
梁德回复道:
“她是不是真的相信蓝星末日不重要,对文仲素来说,这个国家的末日和这颗星球的末日没区别。
我已经展示了自己毁城灭国级的破坏力,你不要看她现在说话还算硬气,在她有信心控制住我之前,一定会尽量满足我的要求。
然后,弦哥你应该也清楚,只要我想跑路,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控制住我。”
“放屁,你上次在南条山古墓不就被人家关起来了?”
“那都过去多久了,今非昔比你明不明白,我的武学境界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狡兔也就三窟,我现在比狡兔还多一窟,别说两个界内白级,就是二十个界内白级也碰不到我一根头发。”
“老梁你就吹吧。”
栗知弦嘁了一声,正要继续安静围观,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老梁你已经查了星球记录,对怒潮封印的位置一清二楚,完全可以自己去看怒潮之源吧,还说什么要人家帮忙验证,浪费时间等人向上请示,不对劲,你有问题。”
梁德马上回道:“我能有什么问题,远来是客,客随主便,我做一个尊德守礼的东国人也有问题?
最了解怒潮的还是她和何共济,有这两个人陪着一起去看更加稳妥。
我还不至于多看了点资料就觉得没有人比我更懂怒潮,贸贸然冲过去,谁知道会怎么样,别到时候真的是我引发了末日,那也太蠢了。
而且,让他们通知上级多做点准备也好,末日一来,一个半径十五公里的无人区能管什么用。”
“解释这么多,你绝对有问题。”
栗知弦道:“你该不会是想要从守护公园里的普通人快进到提前星际移民拯救全人类吧。”
“弦哥你这格局也太大了。”
梁德笑了笑回道:
“这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
我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界原行者罢了。”
……
飛虎騎兵團 文學新秀
磨刀
半个多小时后,文仲素传送回了灰鹭公园。
所谓的向上级汇报只是一个说辞,自从她上任后,超自然事件一向由秘务部全权处理,特别是和怒潮有关的事项,一直是由她和何共济掌握最高决策权。
离开公园的半个多小时里,她亲自面见知会了十几位担任重要职务的同志,尽力做了一些聊胜于无的安排部署。
愛上惡魔少爺 千以陌
也只能是聊胜于无。
蓝星末日的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这整件事甚至有些荒诞的意味,如果能早一些……早一些又能做什么呢。
面对一个星球的末日,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末日,一个普通人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不可能不遭受惨痛的损失。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与那个叫梁德的界外来客合作,调查出末日的根源。
文仲素拂去脑海中的杂念,走到梁德面前,让何共济打开了一扇穿衣镜大小的白色光门。
“请吧,梁先生,我带你去怒潮封锁区。”
梁德散出武者灵觉往白色光门后扫了一扫,确认安全后便和文仲素一起走了进去。
光门后是一条四面都是铅板的方形通道,
“文部长,你和何主任都曾经与怒潮之源短暂融合过,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它的人,我想请教一下,魂藓这种生物有没有可能让怒潮复苏呢?”
文仲素还没回答,她脑后的发夹上闪过一道亮光,一个大腹便便的虚胖中年出现在梁德身旁。
“文部长要主持秘务部,这些年主要是我在看守封锁区,算是和怒潮之源接触得最多的人,我来说吧。
蓋世天尊
魂藓这东西非虚非实,铜墙铁壁也拦不住,这二十多年里早就有魂藓碰到过怒潮,但是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我们被怒潮直接凭依过,知道它是靠什么壮大自身,怒潮的食粮是字里行间的怒意,和魂藓没有关系。
你说蓝星末日和魂藓有关,我也想不明白,也许末日中心在怒潮的附近只是一个巧合,说不定……。”
“到了。”文仲素停下脚步,伸手指向前方。
梁德沿着文仲素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除了一面黑墙什么也没看到。
“稍等,我再开个门。”
何共济搓了搓手指,在黑墙上开出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空隙。
白色空隙的中间漂浮着一个深铅色的楷体“怒”字,这个字框架工整,法度森严,但每个笔画的边缘都有些微残缺,留着极为细小的不规则锯齿。
梁德武者灵觉触及那个残破“怒”字的瞬间,眼前倏地多了一副细边眼镜,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武道元神深处的另外四分之一枚万卷书签也忽然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