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rtb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起點-第749章 禮下於人分享-2khae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秦琅送礼是很豪爽的。
追愛99天:教授大人,惹不起 萬千
给房玄龄一次性转卖八百石胡椒,让老房倒手就能赚起码五万贯。而给太上皇李渊,那更是起手就是一块价值三十万贯的龙涎香,另外加上一大罐郁金香。
当然,这还不是全部。
当秦琅呈给太上皇一张纸给他看过后,李渊望向秦琅的目光都变了。这张纸非常值钱,能保证每年起码十万贯的收益。
“朕不过是个退位幽居的太上皇,一个糟老头子而已,手上无半点实权,你为何这般讨好朕?”李渊问。
“臣父当年归唐,得圣人厚待,向来不敢忘记,臣不过一婢生庶子,圣人当年却也十分厚爱,更是没齿难忘。”
李渊叹了口气。
“难得你们爷俩还记的这些。”他摆了摆手,六十多岁的李渊怔怔的出神,似乎又想起了曾经的许多往事。
“你阿爷在剑南也好年没回京了,还好么?叔宝最是勇猛,万军之中取敌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有叔宝在,敌阵就没有将领敢嚣张跳跃。你小子不学有术,机智多谋,但是论起勇,却跟你老子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秦琅便笑着道,“臣的马槊之下可也是挑了许多名将呢,幽州罗艺,江东谢叔方,长安双冯,还有河东王君廓,吐谷浑伏允······”
“哼,那能一样吗,有哪个是真正被你所击败斩杀的?你不过是补个刀罢了。”李渊倒是不客气的拆除了秦琅。
说着说着,李渊又叹气了。
“朕老了,临死前能搬进这大明宫舒适一阵,也够了,没两年好活的了,自己身体自己知道,二郎是有本事的,朕承认当初确实看走了眼,白白误了大郎和三郎的性命,哎,不说这个了。朕倒早做好了准备随时能龙驭归天,只是有些舍不得那些孩子,朕走了,也不知道谁能照顾他们。本来我是安排让窦诞替朕管着,并将朕这几年积攒的钱财都交给他管理生息,可窦诞人品虽不会贪朕的钱,可本事却不行。”
他低头看着秦琅给的那张纸,秦琅在好几个赚钱的产业上,都给太上皇划了份干股,并表明这干股将来一直保留,分红取息用做补贴太上皇年幼诸王和公主们的开销用度。
三十多个皇子公主,一年十万贯的分红,平均下来每人也有起码三千贯了,这笔钱虽不算很多,但也绝对不算少,起码能保证他们衣食无忧,若是稍加节俭,还能余留不少置办庄园产业等。
就算他走了以后,李世民薄情寡恩不善待这些弟弟妹妹们,有这个进项也足够了。
“你想要什么?”
“我豁出这张老脸,二郎总也还得买一两次面子的。”李渊很爽快的道,虽然秦琅说是感激当年对他们爷俩的好,但经历过宫廷政变,被亲儿子赶下皇位的李渊,哪还知道这世上,什么恩啊情啊,都不如利益直接。
“安南有许多蛮夷,占据山林,对抗朝廷,阻拦商路,经常下山袭扰朝廷州县,是个严重的隐患危害。安南大都护府长史李大亮有意出兵讨伐,并征召三广之地的羁糜俚帅汉酋等响应出兵,为朝廷除祸患,开疆土,然圣人不欲对南蛮用兵,臣希望太上皇能够帮忙劝说一下圣人,其实用不着朝廷耗费粮饷军械,也不需要调动中原兵马,以蛮制蛮,缓步推进,逐步蚕食,完全能够把那些生蛮击败征服,若是朝廷能够打通安南与剑南,打通山南与三广之间,则不仅安南更加稳固,剑南也会更加安全,朝廷西南从此彻底安稳也······”
李渊认真的听着,然后露出了笑容。
做为大唐开国皇帝,许多人都轻视了李渊的才能,其实李渊的本事并不会比李世民差多少,李世民能有今日的成功,那也是站在李渊辛苦统一天下的成果之上的。
虽然李世民领兵征讨,平定半天天下,可若没有李渊的筹谋,当年隋季之时的李家偏居太原一隅,又哪有可能最后坐得天下?
这靠的可不是一时之勇,也不是一时运气,而全是对于时局的把控,对于战机的决策,李渊是战略大家。
不管是前期各种拉拢联盟,还是向突厥人称臣借兵,又甚至向李密示弱等等,这些不过都是战术,是为李渊的大战略服务的。
李渊的战略整个是成功的,只是最后没想到平衡儿子栽了。
这并不能就否认李渊的本事,就如杨坚雄才伟略,堪称汉魏之后三百年第一雄主明君一样,虽然他怕老婆,他也曾选错了储君,隋二世而亡,可并不能抹杀杨坚的了得一样的。
秦琅那点小心思,在李渊面前,根本无处隐藏。
不过秦琅也根本没隐瞒的意图,既然要找李渊帮忙,那么他事先就已经全盘考虑过,李渊毕竟是太上皇,要找他出手,那就得坦诚。
秦琅向太上皇表露出的是想借征讨南蛮之机,打仗攻寨抢蛮子夺牲畜钱财,是要发战争财,甚至还有想借机扩张一下自己封地的意图。
这些很直接。
李渊笑看着这个有些急不可耐的年轻人,“武安州偏僻南疆,真值得你花那么大精力?你就不怕有一天,南蛮四起,把你的封地踏平了,到时你无数的投入尽皆化为泡影?”
“臣想过,臣也很担心,所以臣不想坐以待毙,想要主动出击。如今借着海贸的大好形势,安南发展也还不错,趁着这东风,先下手为强,把南蛮子们打服,将那些空白蛮荒都编设州县,哪怕羁縻统治,也终究是纳入了大唐的管理,这样就不用再日夜担惊受怕了。”
“你小子想要的不仅是这些吧?”
“不瞒圣人,臣的封地现在很缺人,石炭厂,铁矿产还有盐厂、陶瓷厂、渔场、船厂等到处缺人,若是能够从蛮地抓些俘虏回来做奴隶,倒是能解决不少问题。”
“还有,若是把安北上游的几大蛮部征服,那么安南与剑南、黔中、云南、山南诸地的商路也就打通了,对于整个安南和我的封地武安州来说,都是极好的消息。”
李渊笑笑。
“你老实说,你就没想过趁机再扩张下地盘?”
“臣当然也想,但一切都听从朝廷的安排。”
李渊摇头。
“长安如此繁华,呆着难道不好吗?想不明白你们爷俩,一个呆在剑南松州就不肯挪窝回来了,一个在长安却天天想着跑去安南武安州,难道长安这么可怕?”
秦琅对李渊毫不掩饰的道,“有句话叫伴君如伴虎,还有句说叫名利场也是狩猎场,长安确实是龙潭虎穴,臣不过二十出头,这宰相都已经是三罢四任了,居安思危,想着给后人安排一条退路而已,若是子孙愚笨点,便让他们老实呆在安南边地,不要随便卷入这长安的争斗之中。”
这番坦白,甚至有些犯忌讳,可李渊却觉得很难得。
“难得你小子这么年轻,却还能想的这么长远,若是个个都如你,也不会有这么多是非事了。当年我让二郎去蜀地做王,二郎硬是要在长安争,哎。”李渊叹气,“你们爷俩但是看的透彻啊,可刘弘基、长孙顺德这样的老人,却看不透这点,临老还弄个晚节不保。”
“还有孝安、幼良他们,哎。”
“朕安排一下,明天便在宫里弄个宴会,便算是朕的乔迁新宫的庆贺,到时请了皇帝、太子他们过来,宴上朕找机会跟皇帝说说,成与不成,朕可不保证。你这礼物,朕笑纳了,事情不成也不会退回去的。”
秦琅连说,那是孝敬,与这无关。
念薇滿世盡妖嬈
两只狐狸便在那里笑了起来。
“对了,你难得来一次,正好把两圈麻将,我叫尹妃和张嫔过来一起。”
秦琅不太想跟太上皇帝打麻将,尤其是不太想跟太上皇的女人一起,可李渊牌瘾上来只好陪着。
霸愛:強寵緋聞妻 月下銷魂
尹德妃和张嫔,都还是年轻美丽,两人都为太上皇生了孩子,但却风韵不减半分,反而越发显成熟妩媚之态,不愧是最得太上皇宠爱的两个女人,确实好资本,身材高挑丰腴,两张脸也是非常的精致。
张嫔先前是张婕妤,两人先前跟太子建成交好,谁也没想到最后李世民成了大赢家,这几年陪着太上皇在宫里过苦日子,也是委屈了。
几个人牌技十分了得,秦琅倒是打的少,技不如人。
牌桌上,两位太上皇的妃嫔却是一边打牌,一边频频的跟秦琅在那玩笑,甚至不时的抛个媚眼送个秋波啥的,结果太上皇明明看到却也不理会。
下堂妃早當家:王妃休夫萬萬歲
曖昧三國
秦琅挺佩服李渊的大度淡定的,据说当年有人告裴寂谋反,李渊就派了两个妃子前去看望安慰,甚至还在裴府过了一夜才回,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多少劲爆内幕。
冷魅總裁的純純小丫頭 秋葉翩翩
不过再给秦琅十个胆子,他倒也不敢绿太上皇,这岂不是要给李世民当便宜爹?
没这胆子。
不过当着太上皇的面,跟两年风华正贸,年青美貌的绝色妃嫔一起,被她们这般赤果果的勾引,确实是够刺激的。
弄的他倒越发频频出错,十把倒是九把输!

8yf5q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第747章 黑金推薦-d0ftg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金殿早朝。
盛世蜜婚:闊少的千金新娘 米茶酥
太子承乾陈奏,请复卫国公秦琅之相。
坐在御榻上的李世民,望着年轻的太子,心中五味杂陈,太子于金殿之上,当着百官之面,要求复秦琅之相,这让李世民无法回避。
“朕今日正要说此事,太子倒与朕心意相通了。经御史台等三司联合调查,秦琅弹劾案已经查明,所弹劾罪名查无实状。”
“朕颁诏敕,复秦琅之相,进开府仪同三司,仍检校司空,太子詹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有官员注意到,皇帝是把太子詹事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一起念的,这跟戴胄先前所授的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国计有些类似。
这意味着秦琅是以太子詹事这个职事拜相。
吏部尚书现在是侯君集,兵部尚书是尉迟恭,都不可能再让秦琅担任,以太子詹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倒也合理。
一众大臣们跪坐在殿中,都不由的感叹,这位秦三郎还真是了得,这已经是四拜宰相了,跟萧仆射都有的一拼了。
超級黃金手
皇帝又继续开口。
“拜秦琅为观风俗使,巡省天下州县,观风俗之得失,察刑政之苛弊。”
这个观风俗使的差事一出,倒是让大家十分惊讶,这是个什么官?以前没有过,但听的出来是个临时使职,跟以往的抚慰大使、黜陟大使等倒是挺像的,有点类似一个强加版的巡察御史。
比观察使拥有更大的权力,可承制拜封,对各方面的事务都有处置之权。
早朝结束,秦琅被一道诏令召入宫中。
正在研究朝廷新颁布氏族志的秦琅接诏,赶到宫中。
“朕已经授周绍范为广州大都督府长史、广州刺史了,由他前去接替党仁弘。不过党仁弘不是个例,他是开国元勋,打仗勇猛,办事干练,太上皇和朕都十分欣赏他的才能,可没有想到,在广州这样的重任上,却贪污百万,完全辜负了朕。朕也知道东南吏治薄弱,天高皇帝远,党仁弘这样的人人肯定有很多,所以打算让你走一趟!”
“陛下,快过年了啊。”秦琅道。
这都腊月了,家家都在忙着准备年货呢,各地的朝集使们从十月开始就开始陆续进京了,这个时候让他出京,这不玩吗。
“你可以年后出京,重点巡查江南,先沿黄河到东莱半岛,再沿海而下,顺便考察诸港,检查市舶司,水师设置之事,也都交给你来主持。”
皇帝对秦琅倒还挺信任的,给了这么多权利。
“陛下准备建多少水师,可拔多少钱款?兵从何来,战船、军械从何而来?”
“这些朕都交给你来筹备,该建多少水师,从哪募兵,从哪置船等等,你来负责。”李世民大手一挥,“朕还是相信你的能力的,朕知道你太平港造船厂现在一年起码能造六十条船,你一句话就能从太平港运八百石胡椒到长安城,水师对你来说应当只是小事一桩。”
八百石胡椒这是重点。
秦琅瞧了瞧李世民,皇帝那目光里带着丝一切尽在我掌握的意思,不过秦琅也没怕。有什么可怕的,八百石胡椒的事情确实有,而且这是秦琅跟房玄龄的一个交易。
但是,这桩交易不是赤果果的行贿送礼,是通过正常的商业手段进行的商业交易,出面的是四海商号和太行商号之间的对接,八百石胡椒三十万贯钱,也在正常的价格范围内,并没有什么不合常理的地方。
而四海商号的那八百石胡椒,从太平港北上,也是经过了正常的海关纳税的,货物清白,交易正常,皇帝就算清楚这里面的利益关系,也没法指责什么。
再说了,这桩交易的背后,是海贸新规的出台,李世民也是从中受益者。
“陛下,待新市舶法推行后,臣预估明年一年能够入港的胡椒能达到万石,如果按新市舶法,对胡椒抽解二成为税,朝廷仅此一项就能抽得两千石。若再发香料引,以其十税二,又可得两千石,则朝廷起码获利一百五十万贯,就算胡椒数量增加,导致价格可能下跌,但至少也能有一百二十万贯的收益,这还仅仅是胡椒的抽解和香引收益,陛下的内库还能博买一成出售,一千石赚几十万贯是至少的······”
李世民愣住。
“你怎么能算到明年起码一万石胡椒到港?”
“陛下,胡椒这玩意虽我国不产,但在南海有不少地方产,本也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东西,如今在我大唐卖的这么贵,胡商自然会拼命的贩运过来。这些数字,都是诸港与胡商们交易时的一些数字预测,我这还是保守估计,若放开点预计,三百万斤都不是没可能。”
李世民咋舌。
都市最強兵王 天下雄兵
“这也太多了点吧,这得拿多少钱帛来换?”
“臣建议市舶法中增加一条规定,对于胡商船舶来贸易,应当以物易物,如以丝绸、瓷器、白糖、纸张、茶叶等换胡商的货物,不能直接以金银铜钱等交易,尤其是对香料这样的贵重货物,更应当禁私下交易。”
说白了,就是要由朝廷垄断控制,以货易货,能防止钱币外流,还能控制输出商货,对大唐是有利的,也能加强对外贸易。
当然,重要的还在于朝廷掌控。
“胡椒不是产在天竺吗?”李世民问。
“胡椒从西汉时就开始传入,最早是随着开辟的丝绸之路进来的,都说是产自天竺,但实际上,天竺并不产胡椒,而是从天竺的东方所贩运过来的。”
胡椒的主产地在缅甸、印尼等地,包括许多香料,其实都是产自南洋群岛上,但是这个时代的许多人并不知道。
说产自天竺,只是最早天竺等商人从中南半岛、南洋等地贩运香料,经天竺输往波斯中亚,甚至是地中海欧洲等地,汉代时香料其实是绕了一个圈,从中亚经西域运到中原。
“陛下可知,在南洋的干佗利国,胡椒产地的价格是多少吗?”
李世民对这个什么干佗利国,没有半点印象,秦琅主动的要来了纸笔,先在纸上中心位置画出了一个点。
荒暴
“这是长安。”
然后画了黄河、长江,再划出了海岸线。
“陛下,这是广州,这就是钦州,这是安南交州,再往南便是林邑国,再往南是扶南国,再南便是南洋的群岛,南海中有几大巨岛,其中这个大岛便叫干佗利国,其俗与扶南、林邑略同,盛行大乘佛教,其地盛产槟榔、胡椒等。在干佗利国,胡椒很便宜,便宜到每石只要黄金二两!”
“每石黄金二两?”
李世民瞪大眼睛,在长安,秦琅八百石黄金卖了三十万贯钱,还有减价行贿之意,正常一斤估计得四贯以上,而如果是零售散卖,价格能卖到更高。
除了贵族,一般人谁吃的起胡椒?
扔一把进去,那都比羊肉还贵了。
黄金二两,也就值铜钱十六贯,而按先前秦琅的那笔交易,一石都卖出三百七十五贯钱了,翻了二十三倍半。
“这些该死的胡商,抢钱抢到朕头上了。”
真愛太淺,總裁要離婚
“陛下,胡椒在港口其实没那么贵的。”
在港口,胡椒平均一斤也就是一贯左右,但在抽解征税之后,价格立马就贵了,再贩运到长安后,其实已经可能是几经转手,所以就翻了几倍。
“就算如此,那些胡商从那什么干佗利贩运过来,都已经涨价十倍了!”李世民很不满,这是来抢大唐的钱吗?以往他觉得瓷器茶叶丝绸这些东西,卖给胡商卖了个天价,大赚。想不到,自己其实反被胡人赚大了。
“其实胡商也没赚这么多,另外这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虽然干佗利的产地胡椒确实是一石售黄金二两,但这些胡椒还得经过多道程序的加工,另外从干佗利运到大唐港口,这一路上可不容易,胡商们出来十条船,能有两三条到达大唐也算不错了。”
这还是如今从海上过来,若是以往商路,先运到扶南,再前往天竺,然后再到波斯,再到西域,再绕到大唐来,这一路几万里,可就更不容易了。
不过李世民不是那种吃亏的人,他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那一句话,胡椒产地一石才二两黄金。
“这个干佗利离大唐远吗?我们若组建水师舰队,能不能打过去?”
“陛下,很远,从交州港航行到干佗利,沿海岸航行大约得有一万两千里,实际航程要远的多。”
李世民捏着下巴,“一万多里,朕觉得并不远啊。”
豪門軍少寵妻無度
秦琅心说,听起来当然不远,关键问题是出了交州港,一路上可就都是茫茫大海,沿海岸的林邑真腊等,那也都是完全陌生的敌国了。
“你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那你有没有考虑过组织商船前往干佗利采购胡椒?”李世民问。
“陛下,其实干佗利国人早把胡椒管控的很严,有专门的胡椒管理官员和衙门,他们会自己运送胡椒到各地贩卖,以赚取更高的利润,或换取他们所需要的货物。”
“我们直接运他们需要的茶叶丝绸瓷器这些过去跟他们交换胡椒,他们难道还不愿意?朕觉得可以一试。”
秦琅想不到皇帝这以贪财。
“陛下有没有想过一件事,胡椒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仅是点调味料,也可以做点药用,所以以现在一年万石的量,其实完全是充足了。如果胡椒的量不断加大,那必然导致价格的不断下跌,总的来说,其实没什么变化的。”
如果把胡椒这玩意一年进口几百万石的,那到时就跟盐一样了,家家老百姓都用的起,就算跟盐一样专卖加税,可总收益其实没什么变化,却变相的把胡椒的税和利都压到了百姓头上了,这跟现在胡椒只是供给贵族官员有钱人,相当于一种变相的富人税,完全不一样了。
“一年一到两万石胡椒进口量,我们能把价格控制到每斤入港价在五百钱以下,税后在千钱以内。”
李世民想了想,心里默默的算了笔账,原来一斤胡椒入港价在一千多钱,朝廷抽解关税一次,然后香引再税一次,实际等于是十税其四,一斤胡椒起码要抽税五百钱。
如果按秦琅说的,胡椒进口量增到一年两三万石,到港价降到五百钱以下,则朝廷的税收,起码要损失六成,一斤最多征到二百钱,两百万斤也就四十万贯钱,这进口的越多,反而税越低了。
“其实要想税收不减倒也简单,适当的控制胡椒进口数量便是,我们可以把入港价控制在五百钱一斤以内,但是全部博买入库发行香引贩卖,可以把胡椒售价定在每斤两三千左右,这样每引十税二,一斤能税二三百钱,加上入港抽解,实际上就能保持税利不变。”
“当然,这样做的话,会加剧胡椒走私的可能,毕竟利润太高,肯定会有人铤而走险。”
李世民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那对香料加课,从十税二,变成十税三,或十税四如何?”
十税四,亏你也说的出来,世上就没有这么高的税率好吧,你这不明摆着要让别人骂你吗?
官場紅人
你收税倒是收的爽了,但估计所有用胡椒的人,每次吃胡椒的时候,都会狠狠的诅咒你的。
本来胡椒就够贵了,一斤就得上千钱,你再征个四百钱税,坑爹嘛。
不过想想历史上,唐朝对盐税的加税之厉害,倒不觉得稀奇了,他们可是敢把盐税直接在盐价上加十倍征税的,而盐这玩意还是人人都要吃的,不管穷富都吃,硬生生的把盐变成了一种人头税。
这么一想,征四成税,倒还挺仁慈了,你征四倍税都可以嘛。
舞顏虐色
想想南北朝时的南朝,对胡椒这样的紧俏香料,完全就是垄断贸易的,往往是直接加价十倍出售的。
嗯,好像后来宋朝也是这么搞的。
到了明朝就更坑爹,直接把所有的胡椒官府垄断,然后拿来当钱发官员俸禄。
产地一石二两黄金,港口价如果翻倍成一石五两黄金,朝廷翻个十倍,卖一石五十两黄金,那就相当于四百贯一石,一斤也就三贯多点,跟海贸兴盛前,价格似乎还有点下降啊。
这么一算,李世民跟秦琅爷俩,都不由的有点大眼瞪小眼了。
“胡椒的税低了。”李世民喃喃念道。
秦琅配合的道,“胡椒太便宜了不好。”
“要不,胡椒每引一石,税后四百贯?”
“臣觉得要不干脆四百八十贯一石好了,这样一斤刚好四千钱,好算,没零头!”
李世民瞧了秦琅一眼,觉得这家伙也太心狠了。不过心里默默一算,如果控制到港博买后再专卖四十贯一石,一年两万石,那就是八百八十万贯了。
动人心啊。
不过这样一来,朝廷每石售价就四百八十贯,那商人们再贩卖岂不得六七百一石?胡椒比现在可就要涨一倍了。
李世民既想赚这个钱,心念念着一年八百八十万贯,又怕别人骂娘,一时有些左右为难在那。
秦琅却故意不接话,反正就不主动来提这事,免的给李世民背黑锅。

03imb優秀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第745章 程處默推薦-jr0et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程家老男人回京了。
秦琅亲自到咸阳迎接,几年不见,边塞的朔风把程处默晒的黝黑,人倒是更加粗壮成熟了。
两人相拥,秦琅拍打着程处默,“这满脸的络腮胡,够密啊,人黑了,肚子也胖了。”
程处默哈哈一笑,“在塞上,整天不是牛羊肉就是奶酪,想不胖也难啊。再呆下去,我估计就得三百斤了。”
“现在这样也得二百来斤了吧?”
“二百多点。”
落塵劫
秦琅咋舌,当初老程跟着他到丰州时,也就一百多斤,现在都得有二百五了,河套的牛羊是真肥美养人啊。
“三郎还是没变啊,依然跟个小白脸似的。”老程笑道。
“走,我在平康坊潇湘馆为你订了席,安排好了姑娘,为你接风洗尘!”
“那可好,记得叫上尉迟老二他们,一离好几年,在塞上可是想死你们了。”
老程这次调回京,算是升官了,他原本是检校胜州刺史,后来转正胜州刺史,不过胜州属于下州,贞观之初一座空城,秦琅干掉梁师都、苑君政,赶走突厥人,才算是重新恢复了州治。
此后东突厥灭亡,胜州做为河套边上的城池,也算是较为紧要,朝廷往那边年年移民屯边,发配罪犯,又安置了许多突厥降部,人口倒是上来了,只是那地方不是沙漠就是戈壁、草原的,一时也难以发展起来,还是靠着之前秦琼秦琅爷俩在任时,主张修建的河套运河,才让胜州能够有点发展。
魔王神官ii
这几年靠着边塞太平,搞点牲畜加工,靠着边市,倒也还好。
老程在那里硬杵了几年,没功劳也有苦劳,这次考课后评了个上等,于是升迁了。
“知道调哪了吗?”
“还不知道,跟我说说调哪?”老程倒是有些好奇。
“东宫,左卫率,旅贲中郎将,还是正四品下,不过你的本品给你提上来了,壮武将军。”秦琅没有告诉老程,说他能调回京,还是他检校吏部尚书搞考课时安排的,包括他本品提升到正四品下,也是他在政事堂上提的。
“谢了!”老程倒是门清,论起资历、政绩等,他没这么快就能升到正四品下,东宫的旅贲中郎将虽也是正四品下,跟他之前的下州刺史一个级别,但差别还是巨大的。
首席老公,強勢愛!
胜州刺史品级挺高,可做为边疆下州,其实是高配的,若是调任他职,有时可能还要下调。
东宫的旅贲中郎将可不一样,管着一千旅贲军,东宫的实权军职,尤其是能成为太子亲信,前途光明。
没有点关系,怎么可能进的去?
别说穷州刺史,就是诸卫的中郎将,都未必能平调进去。
再想想前几个旅贲中郎将,高甄生梁建方高侃他们,如今可都已经是三品职了,全升了陇右都督了。
平康坊。
尉迟宝琪兄弟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还有好几个在京的旧时伙伴。
兄弟俩是随着父亲尉迟恭回京的,尉迟恭在山南冷静了好几年,这次突然被提拔为兵部尚书还入政事堂为相,兄弟俩也跟着就被调回京。
“狗日的,居然忠武将军了,呸!”
尉迟兄弟俩见到程处默,听到这家伙迫不急待的炫耀,都是一口唾沫过去,兄弟俩因为父亲这几年被贬山南,所以仕途也是大受影响。
“宝琳宝琪啊,你们这次回京,是何职务啊?”处默很装逼的问。
“长安武库署令!”宝琳倒也没隐瞒,这是卫尉寺下的长安武库长官,掌藏兵械,从六品下的职事。
“宝琪你呢?”
“左卫仓曹参军!”宝琪没好气的答道,这仅是个正八品下的小官,跟程处默的正四品下旅贲中郎将相差太远。可没办法,谁要当初玄武门后,他爹膨胀的不得了,动不动就敢辱骂宰相尚书,还敢在宫廷宴会上殴打王公,差点把李道宗的一只眼睛打瞎,膨胀的太过份,让皇帝十分不满,最后将他赶到鄂州,错过了这几年的所有重要的战事,打突厥没份,打吐谷浑没份,征西域又没份。
在鄂州任都督,也干的不好,数次遭弹劾。
本来玄武门是功居第一,跟秦琼长孙无忌他们一档的,结果几年下来,秦琼都是太尉了,长孙无忌也是司徒了,连个侯君集都二度拜相。
爹被按地上摩擦,当儿子的当然也好不到哪去,地方上辛苦几年不得升迁啊,如今能回朝,也算是时来运转了。
人家老男人程处默运气好,早先跟着秦琅去丰州,打突厥,镇胜州,捡了一个无人的胜州呆了几年,于是居然也能一路加官晋阶,如今都他娘的实封开国侯,正位四品了。
想想就能吐血啊。
两兄弟不止一次想过,当初怎么就没有好好呆在河套呢,宝琪当年可也是与程处默一去随秦琅去的丰州,甚至也领兵出镇一城,可后来为何要回去,这一回去倒好,几年之后,跟程处默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人家正四品的实权正职旅贲中郎将,他只是个左卫仓曹参军。
“都才二十出头,为何这么官迷?有才能本事,还怕没机会吗?走,进去喝酒!”秦琅不屑的看着这几个在那里比拼官位的家伙,几年不见,还那么幼稚。
“切,你秦三郎早就官居一品了,当然不稀奇了。”几个人一起对他鄙视。
潇湘馆依然还是长安三大名馆之一,秦琅是这家的大股东,平时有林三罩着,所以也没有人敢乱来。
馆里的姑娘红了一个又一个,全是些卖艺不卖身的红倌人,勋戚名门家要搞宴会,一般都是请她们去主持,主持一场就得费钱十万起,还得看她们的档期。
不过今天,潇湘馆早早接到了林三的亲自通知,卫公要在这里招待朋友,所以推掉了一切应酬,封馆,姑娘们也不出去接活,全留下来招待卫公。
最高规格的招待。
炮灰逆襲系統快穿
“一别几年,长安的姑娘还是这么漂亮啊!”
老男人程处默在胜州吃了几年沙子,平日里能见到的母的不是母羊就是母牛,女人那是难得一见,看到个突厥老妇人,都觉得眉清目秀的,这一回来,乍看到潇湘馆这些无论是兼容还是服饰,还是身材脸蛋都是顶级的姑娘们,那真是差点就扑上去了。
“先去洗个澡吧,给你们安排了姑娘,好好搓一搓泡一泡再来喝酒,要不然你们身上这股着膻味,都能把姑娘们熏吐了!”秦琅摆手。
程处默等一干家伙,立即笑眯眯的去了。
潇湘馆的红倌人卖艺不卖身,但是还有色艺双绝的姑娘嘛。
几位当家的红倌人围着秦琅大献殷勤,都在问最近有没有新出什么香水,相比起传统的焚香熏香,秦家的香水更加新颖别致,不说包装的漂亮,那精美的玻璃瓶造型,就是香水的使用上也方便的多。
大隋帝國風雲 猛子
而且这些香水香型多,最关键在于贵和稀有。
平康坊的姑娘们最喜欢在一起聚会的时候,掏出一瓶秦氏的香水,当众那么一抹,那个有牌面啊。
修真星途 鐵手無情
越是稀少越是昂贵的香水,越发的能压倒群芳,越发有面子,比起在屋里熏香,可是大有不同的。
混沌天道 伊天辰
半个时辰后。
冥婚惡靈:我的驅魔戀人 不過奈河橋
陰陽師第三部
程处默等一群人出来了,一个个神清气爽,火气尽去。
有着长安顶级的姑娘们活跃气氛,这酒喝的都更爽些。
酒席结束前,秦琅给每人一张纸。
你不愛我了,我還剩什麽
这是秦琅给各家安排的香料引数,香引划分,是一个排座吃果果的游戏,按照各家的实力划分,充分考虑到他们在朝堂上的官职爵位和民间地方的影响力等,可谓是人者有份。
实力强的,份额分的多,拥有的是最顶级的那些香料的划分,而地位次点的,分的就是利益少点的香料。
总之,各方面都考虑到了。
程家尉迟家等这些军功新贵们,秦琅都考虑到了他们的利益,为他们争取了不错的份额,这些人是秦琅的基本盘,他当然会优先照顾。
“这就划分好了?那些人不闹了?”程处默虽刚进京,也知道最近有不少人喊着禁海,程家跟着秦琅,不仅投资入股了四海商行,本身也在沿海有建立自己的作坊,还有自己的海船等。
“市舶之利最厚,动以百万计,只要各方都能照顾到,这事当然就能继续下去。谁要是还不满,仍然想掀桌子,那他就得看看桌边坐的这些人肯不肯了。”秦琅笑着道。
经过这一轮利益的重新分配之后,秦琅虽然依然保留了很大的份额,但也确实让利不少,程家等新贵也割了肉,但损失最大让利最多的,其实是东南沿海的那些豪强们,他们的份额被挤占最多。
可这是利益的重新分配,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尽量让大家都满意,当然也还会有人不满,可谁有本事再跟整个利益群体做对?
想掀桌子,就得跟所有人为敌。
“跟你们阿爷说下,这次呢大家都出点血让点利,但是我为给大家补偿的,只要这桌子不掀翻,我们就不会亏,若是大家仍然信的过我秦琅,不妨加大点筹码,多往东南下点注。如今朝廷要新开二十多个港口,这可都是机会,千万别错过了,谁先出手,谁就能抢占更多先机,香料虽赚钱,可毕竟是有数的,海贸可不仅仅是那点香料!”
程处默瞧了眼自家分得的份额,嘿嘿一笑收入怀里,“三郎怎么说,那就怎么定,咱们向来是相信三郎的,我当年跟着三郎陪太上皇打麻将赚了第一桶金,这些年紧跟三郎,如今都已经获利万贯了,还有啥可说的。”
尉迟兄弟一听,忍不住说了声卧槽,跟秦三郎比不上,没想到还要处处被这程家老男人压制,官当过他,这赚钱也比不过他。
不信邪了,回头就把所有的家当弄出来,全交给三郎,娘的,万贯身家啊,这个该死的程处默,让人羡慕妒忌恨啊!

7hazf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笔趣-第742章 海禁相伴-7vjdx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有人要搞秦琅。
老房透露出来的信息,秦琅是绝对相信的,这位在朝中平时老好人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默默的充当着皇帝的老黄牛,但是这位的能耐绝对比整天喷人的魏玄成要强。
这两位曾经都在河东大儒王通名下听过课的同学,走的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路子。魏征是咬定要做个孤臣,奉行不结盟策略,逮谁喷谁皇帝都不放过,可他越喷的狠,皇帝却越高兴。
相反,房玄龄却很少喷人,老房喜欢交朋友,也喜欢提拔人,三省六部九寺五监一台,哪里都有老房的朋友,他也是为皇帝举荐人才最多的宰相,甚至当年连杜如晦都是他举荐的。
朝中的风吹草动,丝毫瞒不过老房。
这方面,秦琅都比老房差许多。
跟老房分手后,秦琅立马就让人给许敬宗去了封信。老许回京任转运司,最近挺忙,事情也办的挺不错,反正李世民对他挺满意,观感改变了不少。老许甚至能经常仗下奏对,甚至参加廷议。
“有人要对海贸下手!”
老许收到秦琅的信后,直接约了秦琅在曲江畔会面。
“对海贸下手?为何?”秦琅搞不明白,海贸这几年得到皇帝和朝廷的大力支持,可谓是发展迅速,号称海上丝路,实际上仅贸易量来说,甚至已经超越了传统的西域丝路了。毕竟船比可骆驼要装的多。
朝廷设立的市舶司,可也没少收税啊。
要知道,市舶司不仅对进出港口的船只都按船只大小、货物价格抽税,甚至对一些比较有价值的进口货物实行抽解,就是十抽一的抽货,然后自己去卖。
有时甚至搞起了博买,就是在港口就直接以市价买下商船上的货物,搞垄断经营。
现在市舶司的收入,可是已经在大唐两税正税之外,占有极大的比重,是仅次于盐税之外的第二大税,比茶税酒税矿税还要收的多,靠的就是正常关税之外的抽解和博买赚钱。
其中最赚钱的,就是香料。
本来大唐对外贸易,出口茶叶、丝绸、瓷器、漆器等,一开始是纯顺差的,赚回来了大量的金银铜铁料以及奴隶,象牙犀角等,但胡商也聪明,尤其是这种海上贸易里,是大唐商人为主导,他们更清楚知道唐人想要什么。
于是渐渐的,外来的商货里,以香料为大头,各种各样的香料,一船船的运过来,其货物价值也一年比一年高,如今甚至有逆差的风险。
“有人弹劾海贸让我们开始流失金银,又有人弹劾海贸带来了太多的奢侈无用的香料、珠宝等物,换掉我们的丝绸布匹茶叶等,而这些丝绸等耗费了我们无数的百姓人工,占用了许多土地等等,另外海贸又带来了许多走私和海盗,既流失税收,又威胁了沿海的治安······”
许敬宗对于秦琅毫无保留,把自己收集到的消息都告诉秦琅,“我本来也正要来面见三郎,跟你说这些的。”
秦琅给许敬宗倒了杯茶,“知道是哪些人在煽动海禁吗?”
“很多,以关陇贵族为主。”
一句关陇贵族,让秦琅感觉头很痛。这不是一个人在发难,是一群人在发难,尤其这群人还是势力顶天的。
论民间影响力,毫无疑问,山东五姓七家为代表的士族最强,但若论在朝堂上的影响力,那五姓七家拍马也赶不上关陇名门,这可是军头跟士族的联合,是建立过西魏北周隋唐四个王朝的强大势力。
就算在隋朝时,关陇集团的根子已经被杨坚砍掉了,他们失去了控制府兵和乡兵的核心权力,但凭借着门荫制度加上关陇本位,关陇集团依然牢牢把持着政治权力。
当他们联手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相当可怕的。
我的職業是劍仙
关陇集团,海禁。
秦琅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在海贸兴起之前,中原对外贸主要就是丝绸之路,而丝绸之路不论是起自洛阳还是起自长安,其实都要经过关陇。
关陇就是丝路的大本营。
关陇集团对丝路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他们甚至垄断了许多丝路上的生意,每年赚的盆满钵满。
而当海贸兴起之后,虽然如长孙无忌、高士廉等许多关陇豪门,也迅速冲进去,但他们的根基终究在关陇,而不是在东南沿海。
反倒是许多南方士族豪强,甚至是以往那些百越俚酋蛮王们,也坐上了顺风车大赚特赚,关陇集团向来是高高在上的,玩文字玩学术玩不过山东五姓七家那些千百年的大士族,他们服。
可凭什么现在那些南蛮子也能骑到他们头上,压着他们?
凭什么他们日赚斗金?
最要命的还在于海贸越来越兴盛,已经开始影响到丝绸之路的贸易量了,朝廷虽然在近年的吐谷浑之战和西突厥之战中,接连大胜,直接把兵驻到了天山,可这依然没有改变对外贸易重心已经开始往海上倾斜的事实。
许多资本、工匠等开始往东流,这是他们无法容忍的,再加上秦琅主张的两都中心制,要加强洛阳东都,要把长安的许多人口作坊等迁往洛阳,必然再次削弱长安。
有人要反击。
一呼而百应。
他们从各个方面挑刺,最终目的很直接,想要禁海。
秦琅是海贸的主张者,也是海贸的利益既得者,他的封地就在海边,他投入了无数的钱财正在营建武安州太平港,若是禁海,秦琅的封地就废了。
“你是转运使,下面管着市舶司,你应当知道,如今海贸带给朝廷,带给皇帝内库的巨大收益吧?陛下不可能会同意禁海的。”
许敬宗当然清楚这些帐,海贸现在一年千万贯的收入,这还仅是市舶司关税的收入,还没算上朝廷通过抽解、博买拿到紧销的胡人商货后再加价售卖赚的差价呢。
劍神遊夢錄
“可就怕架不住那些人。”
皇帝虽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但皇帝也不会逆势而行,没有哪个皇帝会跟杨广一样刚正面的。
很多时候,不在于对与错,而在于站在对面的人有多少,当站在对面的人足够多,哪怕他们是错的,可皇帝也不敢无视,甚至得妥协,这就是权力的本质。
“山东五姓七家也开始蠢蠢欲动了,三郎当要小心。”许敬宗又说了个不好的消息。
关陇集团并非没在海贸中得利,只是他们觉得利益分少了,并且影响到了他们传统的核心利益,所以现在想要反击。
洛杉磯之王
至于五姓七家为代表的关东士族,他们纯粹就是落井下石,其实也就是想趁机重新划分海贸利益,想分到更大的蛋糕。
秦琅想起了老房,老房为何给他透露这个,绝对不只是听三国上瘾这么简单,老房估计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那天最后说的白糖和棉花份额,看来是个很直接的提醒了,老房是宰相,但他也是天子亲家,更重要的是老房的老妈是五姓的陇西李,妻子是五姓的范阳卢,所以老房本身虽是山东豪强,是军功新贵的,但他的屁股,一直是往关东大士族集团坐的,老房其实也想成为五姓一样的大士族。
在这次的搞事情中,估计老房就是那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了,而他秦琅,就是那只被关陇集团想要捕的蝉。
秦琅是海贸派的代表,搞掉秦琅,关陇派自然也就能重分海贸利益。
这么说,老房应当算是个可以拉拢的盟友。
盜靈空間:詭殺兇案 龍竹
“老许,麻烦你替我盯紧点,若有变化,赶紧通知我。”
许敬宗见秦琅倒还很淡定的样子,也是佩服万分,这难道是要一人单挑整个关陇集团?
秦琅让人给许敬宗两包香料,一包胡椒,一包乳香,这玩意都是如今海贸进口的大宗货,但价格却不便宜。乳香如今一年从占城等地进口三十多万斤,入关的价格从几百钱到十几贯一斤分为十三等,当然还有顶级版的小量货,一斤得三百多贯。
胡椒这玩意也贵,分了数等,一斤也是几百钱到数贯,最好的胡椒一斤值黄金一两。
玉紅頂
胡商凭着胡椒乳香等上百种的香料,来换取大唐的丝绸瓷器等好东西呢,而朝廷、皇帝还有秦琅他们,也靠着这玩意转手就赚大钱。
乳香这样的玩意,海关价跟长安的零售价,最大的能相差十倍。
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可想而知,怪不得有人眼红。
两包香料,各重约十斤,已经值不少钱了,都够的上受贿的标准,不过老许却笑着收下了,秦琅送他的东西,别说香料,就是送他黄金,明知不合适,也得收啊。
坐在书房整理了会思绪,秦琅换上熏过香的衣服,直接去隔壁务本坊找老房去了,顺便带上了三国第六回的稿子。
冷君的嬌妻
老房看到三国第六回的稿子,再瞧瞧秦琅,笑了。
“焚金阙董卓行凶,匿玉玺孙坚背约,光看这回的回目,就知道肯定精彩,三郎且待我先一览为快!”

9g6n4小說 《貞觀俗人》-第741章 起風鑒賞-mqye5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明明是三国历史,可经秦琅一支笔,却完全变了,以往人们崇拜的是魏武曹操,这是个能文能武十分了得的人物,可三国才连载了五回,一句‘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便让杀了吕伯奢一家的曹操被无数人唾骂,而刘备三兄弟更是主角光环开满,异常耀眼。
那位红脸的关公,与黑脸的张飞,更是在民间拥有超强的人气,据说现在屠行已经直接把张飞像请进去,当起他们的祖师爷来拜。
冥嫁:冥夫臨門 羅小琪
而关二爷更受欢迎······
睡美人皇後
本来秦琅以为杀猪的们会把大将军何进供起来拜呢,毕竟古往今来,杀猪屠夫能混到何进这等地位,可没几个,连屠狗樊哙也没这么牛啊。
可大家还是喜欢那个怒鞭督邮的猛张飞,真性情人。
“三国志我读过无数遍,可却从没有你写的这么精彩。”老房感叹着,“你这笔真是太厉害了。”
“三国志是记录历史的史书,我这是以历史为依据改编的小说故事,不一样的。史书重点是记录真实的历史,而小说讲究的是故事的精彩。”
老房还是很佩服秦琅,“同样的故事,不同的角度,写出来却完全不同,也不知道百年之后,后人又如何写我们。我们俩到时在那史书或故事里,是忠还是奸呢?”
“房公你肯定是留名青史的大忠臣,还是大能臣,开国贤相,世代名相!”
“至于我嘛,我秦三郎也许将来会被人称之为幸臣,又或奸臣?其实也无所谓了,到那个时候,也看不到了。”
亙古守護者 未朗
“房公,明天一起去钓鱼如何?”
農門醫香之田園致 妖妖金
老房摇头,今天来大戏院,主要是来听伍先生讲最新一回的三国的,至于明天,哪有这么多时间跟秦三郎瞎混,“你有时间,不如在家多写两回三国。”老房道,“至于我嘛,秋风起,草木枯,这秋收在即,我准备去我京郊的庄子转一转。”
“秋收还早着呢,这才八月。”
秦琅现在去庄子较少,主要是庄子虽多,用不着他去管理,反正都有管理层替他管着,他需要的是制订框架、定好规矩就行。
“你家封地今年又能进项不少吧?你那块封地真是个宝地,听说土地都能一年两熟,还能种甘蔗炼糖,种白叠花织布,又有个大石炭矿?”
秦琅知道这事早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实了,没什么可隐瞒的。
我的妹妹是偶像 趙青杉
“其实不瞒房公你,我那封到三年了,至今还一直在往里面砸钱呢,前前后后砸进去的钱,价值三千万匹绢了,净亏!”
三千万匹绢,就算现在每匹绢值钱二百,这也意味着价值六百万贯,这些铜钱若堆一起,估计能把长安都给淹没。
而若是换成粮食,三千万石粮,长安百万人口,有吃十年。
老房更惊讶的还在于,秦琅三年就往里砸了六百万贯,他这是在其它地方赚了多少钱,身家有多丰厚啊。
“哎,我真老了,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老房摇头。
“房公有啥事直说。”
老房有点不好意思,扭捏了半天才道,“就是贱内让我问下三郎,今年的霜糖,我们跟卢家能多分点吗,还有这白叠布,我们也想要点!”
“当然没问题。”面对房玄龄的提议,他痛快的就答应了,不就是点白糖和棉花嘛,秦家现在可是最大的白糖商,也是最大的棉花商了。房家跟卢家联手经商,这几年也是涉猎很广,什么赚钱就干什么,白糖棉花这些值钱的紧俏货,他们自然也有在做。
“近年白糖越来越紧俏热销,如今不仅安南岭南遍地兴起甘蔗园,连江南也开始大量种甘蔗了,好多原本是稻田,现在也改种了甘蔗,这事已经在地方上引起沙官员的注意,朝中也有官员对此事进行讨论了,如今有一股议论,认为种甘蔗只能制糖,而糖并非人人需要的民生之物,只是富贵人家享受的奢侈品,占稻田种甘蔗制糖,这是在抢夺百姓的口粮,认为这是一件坏事,请皇帝禁止种甘蔗。”
这种议论,秦琅当然也早就听说过的。
段愛重生
其实从某方面来讲,种粮是维稳,保证粮食安全,也就是保证国家王朝的稳定,毕竟民以食为天。
但另一方面,种植本身也是经济行为,市场会影响到百姓耕种。
就好比这种甘蔗和种棉花一样,同样一块地,尤其是在岭南的地,种稻子的收益是很低的,因为岭南人少,可岭南雨水充足,一年可以两收,因此岭南那边并不是太缺粮食,粮食运去中原路途遥远成本高,粮食少外运,更加使的本地粮食较充足,粮价也少波动。
但甘蔗和棉花这些新兴的经济作物,提炼出的白糖和加工的棉布,现在却是价格贵重的奢侈品,外贸市场上越来越大的需求量,也使的原料价格不断上涨,种甘蔗种棉花的收益越来越高。
妖孽 小豬兒
种一亩甘蔗或棉花,远远超出种一亩水稻两季的收成,百姓也不傻。
靈魂球神
于是大家纷纷增加这些经济作物的产量。
甘蔗、棉花,甚至是桑、麻等种植面积在不断增加,稻麦等在不断减少。
人在夫檐下
这样下去当然会有危险,房玄龄提醒秦琅,也算是投之以李报之以桃,让他早有准备,免的措手不及。
“房公,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商讨的余地,朝廷确实需要干涉管理,但也不能一刀切。在保证基本农田,保证口粮、皇粮情况下,发展一些经济作用,既能让百姓增收,也能让朝廷增税,这是双赢的好事。”
“南方向来就穷,尤其是岭南、安南之地,现在借着贸易之利,因地制宜在保证本地粮食生产供应的基础上,发展经济作物,创收增收,这是好事啊!”
房玄龄呵呵笑道,“我知道你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事呢,你得掌握主动,只要能够有充足的理由说服陛下,那么相信陛下也是会支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