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3q1i人氣玄幻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隨時突發做空-fnui4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知道怎样能一夜暴富赚到百万美元吗?彩票?抢银行?贩毒……现在有一个非常安全又能暴富的办法,就是去买明尼苏达小麦的期货,买它买它买它,百万富翁就在向你招手!
电视里主持人开始说起了段子,不过他说的也并没问题,现在明尼苏达小麦的确就是美国最火爆的投资产品。
虽然开始的时候,周铭并没打算走媒体炒作消息,甚至还让甘特帮忙把相关消息压一压,但随着大量资本涌入,明尼苏达小麦的价格涨幅一天比一天夸张,第一天还只是十几美分,第二天就直接拉到了接近四十美分的涨幅,这让人瞠目结舌的涨幅,哪怕甘特都坐不住了。
周铭也明白一味的压制消息也没意义,因此就同意甘特报道相关消息,这才有了周铭看到的这个段子。
段子是段子,却很明白表现了当下明尼苏达小麦的涨幅情况。
四十美分听起来好像并不多,但要知道明尼苏达小麦近期最高的价格也才不过6美元,现在更是才刚刚回到5美元大关,也就是一天能涨接近9个百分点,这非常厉害了。
第三天涨幅有所回落,但这也是相对昨天而言,实际也仍然在三十美分的高位。
耳边传来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那是陈树和叶凝他们在根据模型计算着今天新流入市场的资本,周铭需要根据这个数据来确定下一步计划。
很快陈树把他们计算好的估值交到周铭手里,周铭看了看上面的数字,不过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却有另外一个声音道:“如果计算无误的话,那么流入的资金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了,足够把价格推高到7美元。”
陈树和叶凝他们都皱了眉头,显然对这个人的随便插嘴表示很不满意,而一向嘴快的李阳都直接说:“伯亚先生,我需要提醒你这里并不是你的新哈特福德庄园。”
穿越“男獸”國
異界修龍 楓葉戀秋落
伯亚也来到了旧金山周铭这里,周铭当接到这个请求第一反应是拒绝的,他可不想在自己这里养一个摩根的眼线。
不过周铭没想到的,他还没来得及拒绝,伯亚就已经坐飞机到了旧金山。
伯亚向周铭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做任何对周铭不利的事情,更不会去当什么摩根的眼线,他只是仰慕周铭做事情的方式,只想跟在周铭身边学习。
人家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现在又和摩根处于合作蜜月期,周铭只好答应带他了。
伯亚来了做事很积极勤快,什么事情都想要搞明白并发表自己的意见,这自然让陈树和叶凝他们不满了。
限時婚寵
好在伯亚也很懂,见陈树和叶凝脸色不好,他主动道歉表示是自己不对,然后这事就过去了,下一次继续……
但伯亚也不愧是摩根家族最出色的一代,就看了一眼数据,很快就计算出了明尼苏达小麦的相应期货价格,不仅是期货价格,还有后面的平均每天十五美分左右的涨幅幅度。后来陈树和叶凝计算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个数字,让周铭还是很佩服他的。
可也仅此而已了,周铭并没有根据这
个计算结果去盲目制定下一步计划,陈树和叶凝表示明白,但伯亚却好奇的问周铭为什么,现在明明已经到了临界点。
莉莉斯的祭品
周铭告诉伯亚原因很简单:“到了临界点这个消息,不光我们知道,对手一定也知道,现在到了对手的出招回合,我们只需要做好准备,根据对手的办法随机应变就好。”
但周铭也说道:“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可以做好随时突发做空准备了的。”
周铭随后想了想叫住伯亚,告诉他也通知摩根洛克菲勒和提斯曼那边,所有人都要做好随时突发做空的准备。
伯亚问周铭觉得麦克伦那边会放弃坚守?周铭告诉他自己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准备,以免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
事实也正如周铭所料,麦克伦那边也同样在根据现在的数据推算已经进入市场的资本规模和可能的对应涨幅,尽管相比陈树和叶凝他们在时间上晚了不少,却也仍然在晚上拿到了最后的结果。
7美元?
这是麦克伦之前非常希望能达到涨幅,但现在真实出现在眼前,却让麦克伦心里很慌。
不光是麦克伦,米德兰和丹尼斯也都淡定不了,纷纷劝麦克伦想想办法:“必须想办法给市场降降温,这么一直涨下去并不是好事呀!”
多头不希望市场一直涨下去……
这听起来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但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也并不复杂。
原因很简单,说到底现在的增长并不是他们控制下的结果,而是周铭在背后推动的做多,甚至到了现在他们都不认为周铭是在单纯的做多,而是在进行做空前的拉升了。
要知道市场都有周期和极限的,现在周铭的做法显然通过资本强行违背了市场规律,那结果就很恐怖了,只怕现在涨的有多厉害,未来跌的就会有多狠。
“我明白了!”
麦克伦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周铭之前故意不炒作舆论就是为了吸引机构资本进入,而机构资本不同于散户,他们是不会轻易受舆论左右的,因此周铭这家伙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反正他们的做法也不可能瞒过机构资本。”
米德兰和丹尼斯也反应过来,他咬牙切齿的骂着周铭卑鄙,当然更多的,还是询问麦克伦他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等着周铭开始做空吗?
網遊之暗黑無雙 七聖鬼
麦克伦想了想告诉他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给市场降温。
“现在市场最大的问题是连续增长了十四个交易日了,这早就超过了正常的经济逻辑,所以周铭这个家伙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做多,因为他知道只要到了顶,市场就会雪崩般崩溃。而我们现在能做的最好办法,就是抛售一些手上的合约,在一定幅度上给市场降温,在一定程度上会有用的。”麦克伦说。
随后米德兰和丹尼斯就离开了,他们离开后,丹尼斯询问米德兰是什么想法:真听麦克伦的话,有限度的抛售吗?
米德兰摇头:“当然不,现在明尼苏达小麦危机已经近在
眼前了,我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跳车的机会我为什么不干?难道丹尼斯你现在还看好明尼苏达小麦吗?”
丹尼斯马上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看好:“这么多资本进入明尼苏达小麦,小麦已经资本化了,又是这么多的投机资本,让他的价格更大程度上是一种金融展示,很难让人看好,还是趁早跳车的好。”
米德兰和丹尼斯很快达成了一致,至于这么做是不是出卖了麦克伦?这个问题是他们需要考虑的吗?
而在华莱士家族的庄园里,麦克伦在送走了米德兰和丹尼斯以后,他也马上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几个投资经理,跟他们谈起了现在期货市场的情况,并询问他们的意见。
他的投资经理都一致的告诉麦克伦现在的情况会很糟糕,因为随着资本进入的越来越多,会让期货市场逐渐资本化,到时候期货就会失去商品本身的价值属性,到那个时候,期货的价格走向就不好说了。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就是说我们现在最好尽快跳车对吗?”
麦克伦看着自己的几个投资经理叹息道:“可是这样不等于背叛出卖了米德兰和丹尼斯先生吗?”
几个投资经理都劝麦克伦这个时候保住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麦克伦随后说:“那就这样吧,明天开盘你们就马上给我想办法把所有的合约都抛了。”
几个投资经理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刚才还大义凛然,认为出卖合作伙伴非常痛苦的老板,这转眼就卖的这么干脆吗?
有人还下意识询问麦克伦那米德兰和丹尼斯怎么办?需要通知他们吗?
麦克伦却摇头回答:“当然不需要,事后我会向他们道歉的。”
几个投资经理都如鲠在喉,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能在心底哀叹:自家老板还真是有够无耻呀!
谁也没有想到,明尼苏达小麦的暴跌会在一个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到来,正如之前的上涨一样。
当第二天早上,各个收音机和电视台里,主持人都还在称赞着期货市场明尼苏达小麦的一枝独秀,简直就是任何投资人最适合暴富的渠道时,陈树和伯亚却同时发现了期货市场的不正常。
“老师你看,从刚刚开盘开始,明尼苏达小麦的价格就非常平稳,好像没有动静一样。”
周铭顺着陈树指的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非常平静的明尼苏达小麦,没涨也没跌。
这听起来似乎没有问题,但没有问题本身就是问题,因为要知道明尼苏达小麦可是现在期货市场最火热的投资产品,昨天一天可是暴涨6%的,按理来说今天开盘会延续昨天的增长惯性,可现在偏偏没有动静。
那只可能有一个结果:有人在抛售,买盘和卖盘中和了涨幅,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獄鎖狂龍2之風雲再起
于是周铭当机立断:“准备好,十分钟后全面抛售!”
周铭同时还让伯亚给家族联系,自己则联系洛克菲勒和提斯曼那边,让他们也准备好十分钟后抛售。

fozq5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 ptt-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悄悄的做多熱推-sxlta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当周铭这边在紧锣密鼓布局准备的时候,卡基集团和他的明尼苏达小麦的风头正盛。
一切仿佛都是麦克伦最理想的计划,当他在广播电视里发表了对周铭极其强硬的宣言以后,市场立刻听懂了明尼苏达小麦是不可能被做空的事实,各路资金纷纷投资进来,每天都不断推动着明尼苏达小麦积极上涨。
‘十天,明尼苏达小麦已经连续上涨了十个交易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要是我早十年提出这个事情,我的经济学选修老师一定会狠狠踢我的屁股,骂我是一个毫无常识的白痴,可是现在我想告诉我的老师,这种事情正发生在我的眼前!我有理由相信,这就是麦克伦先生宣示着的明尼苏达小麦的强势归来……’
电视里,播音员在毫不吝惜自己任何赞美之词的吹捧着明尼苏达小麦,这正是麦克伦想要的结果。
麦克伦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卡基集团在南美种植园里专门培植出来的咖啡,微笑着看着对面的米德兰和丹尼斯问他们:“现在相信了吗?我早告诉了你们,那个华人根本不足为惧。”
米德兰和丹尼斯只感觉不可思议,因为原本他们都认为麦克伦在广播上这么挑衅,那个周铭肯定要恼羞成怒接着报复的,为此在期货市场上来回拉锯甚至再打压到三美元的低价都是有可能的。
可结果谁知道居然就是明尼苏达小麦一路的高歌猛进,那个周铭连个声都没吭。
米德兰和丹尼斯都称赞还是麦克伦有水平,一个华人他凭什么在卡基集团面前叫嚣呢?他跟华莱士家族根本就毫无可比性呀!
其实就麦克伦自己心里一开始也和他们一样很紧张的,认为周铭还会做什么,毕竟麦克伦调查过周铭知道这位华人是盛名在外,不能不警惕的。可结果这么长时间过去,看来也就是个徒有虚名的家伙。
“不过我们还是要感谢周铭那个家伙的,因为有了他的帮助,现在我们的明尼苏达小麦正在一路走高,很有可能冲上七美元的高位!”麦克伦说。
米德兰和丹尼斯都笑了,他们也都说着感谢周铭先生的话,只是他们的笑容和语气,怎么看都有些嘲弄的味道。
不过麦克伦和米德兰丹尼斯他们在高兴之余也并没有注意到,在明尼苏达小麦的强势新闻之后,是一条关于各大啤酒厂调整销量的新闻,或者说就算他们注意到了也不会过多关注,毕竟这是啤酒厂自己的事嘛。
只是他们现在并不会知道,他们这个疏忽会带来多大灾难。
武踏星河
紹宋 榴彈怕水
……
而就在麦克伦和米德兰他们,准备靠着现在明尼苏达小麦的强劲势头,好好大赚一笔的时候,另一边的周铭也终于完成了准备工作。
在这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内,啤酒厂按照和周铭的约定,在配合媒体反复炒作调整销量和去库存的新闻,而芝加哥的谷物仓库也都在郎克家族的运作下,一个个到位,并且郎克家族还调配了相应的货品运进仓库,以免被相关委员会发起投机
调查。
现在的时间是12月22日,距离交割日还有一个多礼拜的时间。
皮耶罗为此笑着打趣道:“看来我们的准备太过顺利,时间太早了,要不我们等等?”
作为金融家族出身的皮耶罗很清楚要想期货做空成负价格,条件其实是非常苛刻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临近交割,因此如果太早动手,让市场发现问题,多头大规模离场,是达不到负价格效果的。
玲瓏曲笙歌 曾經的美好
周铭则表示:“我们应该要等,但我们已经等了十天了,再等下去可没意思,我们可以帮明尼苏达小麦热热场。”
皮耶罗诧异周铭要做什么,周铭告诉皮耶罗自己看过现在期货市场资金流动,虽然明尼苏达小麦目前的行情很好,但实际上投入炒作的资金并不算多。
“要想做空到负价格,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需要资本作为主导,所以我们需要帮忙推销明尼苏达小麦,吸引更多的资本入场。”周铭说。
“所以周铭你的意思是要我们接着炒作明尼苏达小麦的新闻吗?”皮耶罗问道。
周铭摇头回答:“如果只是炒作可能不够,必须真的是这样才行,我们得亲自下场悄悄的买进,打枪的不要。”
鳳舞天下
皮耶罗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周铭敢下这样的决心,不过事情也正如周铭说的这样,所有玩金融的豪门没有一个是笨蛋,如果他们不亲自下场,恐怕骗不过这些资本。
“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们就这么干。”皮耶罗对周铭说。
不仅是周铭和皮耶罗,随后周铭还联系了弗里曼和提斯曼,把自己的想法也告诉了他们,邀请他们一起加入买进明尼苏达小麦的行列中来。
于是就从第二天的开盘开始,人们就惊讶的发现明尼苏达小麦高开高走,开启了新一轮更猛烈的上涨。
这个情况惊讶了所有人,因为任何一个稍有金融常识的人都明白,任何涨跌都是存在一定周期的,不可能有只涨不跌或者只跌不涨的情况。
之前别看明尼苏达小麦吹什么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狂涨,但在明眼人眼里,明尼苏达小麦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没见近期几个交易日,增长幅度都在逐渐回落吗?
甚至按照几家知名机构的模型分析,最多不超过三个交易日,明尼苏达小麦就会进入负增长,可结果到了预测负增长的时间,明尼苏达小麦却陡然如同嗑了药一样的猛涨,这无疑惊呆了所有人。
就连米德兰和丹尼斯也很意外怎么会这样,他们询问是不是麦克伦在背后动了什么手脚,但麦克伦同样的一头雾水。
原本麦克伦也想着等这一轮增长周期过去,下一轮周期再来做多的,谁知道现在就涨了。
“肯定是有其他资本进来了!”麦克伦十分笃定的说。
而资金结果也很快出来,就是摩根洛克菲勒花旗银行和唐人集团四家资本在大规模注入。
終極高手
这个结果让麦克伦他们都很迷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几
家应该都是和那个周铭合作的吧,他们不应该是做空才对吗?
甘特则直接打电话质问周铭怎么这个事情不告诉他,是不是想撇开他做什么。
周铭很直接告诉甘特:“我希望所有人都认可明尼苏达小麦是有投资潜力的。”
这句话听起来很不符合周铭的人设,但甘特却很快理解了周铭的意思:这是要把小麦价格拉高。
懂的都懂,所有做空都是从做多开始的,那么周铭也同样如此。
因此让甘特感到奇怪的是,既然周铭希望做多,为什么不联系媒体炒作新闻呢?这样不是事半功倍呢?
周铭对此的答案非常简单:“我希望让大家真的认为明尼苏达小麦值得投资,而不是单纯拔高他的知名度。”
的确,利用媒体炒作消息来达到推高期货价格的目的,这种手段只能骗骗散户和比较死板的机构,但在真正玩金融的那些人眼里就很不够看了。
试想如果周铭联系媒体大规模宣传明尼苏达小麦,那么大多数资本联系周铭之前和卡基集团的报复举动,以及麦克伦在广播里的挑衅,就能很快得出“这是做空前兆”的结论。
当然可能绝大多数都不认为周铭能再一次做空,但可以预见的是,大多数资本认为明尼苏达小麦会成为周铭和卡基集团新一轮的博弈场,涨跌会非常不稳定。这样一来,除了一些高风险对冲基金,绝大多数资本为了风险考虑,会选择避开这种风险投资。
这样会驱使大多数资金流出期货市场,这不是周铭想要的。
相反如果周铭一声不吭的投资明尼苏达小麦,就会给外界传递一个“这是有利可图”的信号,反而会吸引大量资本进入。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周铭联合摩根洛克菲勒和花旗集团一起大量投资明尼苏达小麦的消息传来,华尔街某著名投行马上召开内部会议,老总在会议上就直接宣布跟进事宜:“速度和效率,我们就是要以比任何人都快的把钱投进明尼苏达小麦里,抓住这一次多头的尾巴!”
書蟲成神記 啃魂書蟲
当然也不是没有高层存有疑虑,但这位老总解释说:“你们要明白周铭为什么大量买进明尼苏达小麦,他和卡基集团是有矛盾的人,如果不是他认定明尼苏达小麦有更强大的增长潜力,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这位老总还说:“你可以认为他是在拉高准备做空,但是我得提醒你,这个事情目前并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如果他要拉高,为什么不走媒体而是自己偷偷摸摸去做?就是因为他不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
“不过很显然这位华夏来的小兄弟他小瞧了我们美国的消息渠道,也小瞧了自己造成的市场波动,所以我们现在既然知道了,我们就要进去分一杯羹!”
这位老总剖析的很细致,并且大手一挥开始投资,可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就在他所在的金融大厦里,至少有一百个办公室里在谈论这个事情,也正因如此,大量资金纷纷涌入期货市场,涌进明尼苏达小麦。

whbbv精品都市异能 重生之商界大亨 ptt-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我們需要跟隨周銘讀書-lb4jf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纽约曼哈顿新哈特福德庄园内,皮耶罗拿着电话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在这一刻他甚至都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老皮是个什么鬼?还有狠狠踢屁股,这是你周铭的台词吗?
皮耶罗感到十分莫名,但……这他吗好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新来一遍。
要从自己这里借期货合约去做空明尼苏达小麦?
作为摩根家族出生的人,皮耶罗当然很清楚周铭这是打算干什么,无非就是想利用金融杠杆来进行做空,这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周铭他居然要做空明尼苏达小麦期货,他这是疯了吗?
遺恨六百年
当然,如果明尼苏达小麦期货的做空成功,是能狠狠打击华莱士家族的,因为尽管华莱士家族产业众多,但明尼苏达小麦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商业来源,从公开的信息来看,能达到卡基集团营收的近四成。
或许作为私人资本公司,这种公开披露的信息存在一定水分,但也足以说明明尼苏达小麦对华莱士家族的重要性了。
只怕这也是周铭会这么选择原因所在,可问题在于这种设想根本不存在呀!
的确自己手里有不少明尼苏达小麦期货合约,也可以借给周铭,甚至周铭还可以再找弗里曼和提斯曼那边重复这个过程,借到更多的期货合约,然后把这些合约全砸进期货市场,可这样就能冲击明尼苏达小麦期货价格了吗?好吧就算能影响,但这个影响幅度又能有多大呢?
要知道不管是自己还是弗里曼和提斯曼,自己的合约可不会无偿借给他,而且一般来说这个费率还不低。
也就是说如果周铭不能把明尼苏达小麦的期货价格打压的足够低,那么这个操作就是亏本的。或者周铭干脆违约不还了,借助华夏的力量逃回国去?那这样做还不如亏本了,因为这样做等于把所有国外的产业全卖了,而且以后也没办法再出国做生意,就是急于融入国际市场,急需引入国际资本的华夏官方也不会支持他这么做。
首席校草的訂婚新娘 抹茶
这样皮耶罗就搞不懂了,周铭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自己肯定会亏的操作。
旁边伯亚见他愣了这么长时间,不免好奇问他究竟什么情况,皮耶罗就把刚才周铭的话给复述一遍,也问他:“伯亚你说这个周铭是不是疯了?”
然而伯亚却并没有支持自家叔叔的判断,并且还唱起了反调:“我认为我们或许需要跟随周铭先生了。”
聖光時代 醉傾楓
如果其他人,皮耶罗肯定会怒斥他是不是疯了,但伯亚他却知道不是胡乱放炮的人。
皮耶罗思虑再三问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伯亚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周铭会怎么做,但他却明白周铭肯定已经有了办法,否则他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搞期货。
皮耶罗也明白这点,如果只是虚张声势,那这赌注就太大了,最重要是赢的几率非常小。毕竟要不是伯亚考虑多一层,自己肯定会不干的,那么自己这么想,弗里曼和提斯曼他们那边也
是一样。
想通这一点,皮耶罗随后马上分别打电话联系弗里曼和提斯曼他们,甚至还打电话给麦克伦,希望能借来一些明尼苏达小麦期货合约握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
伯亚仍然坐在那里,他思前想后好半天,却仍然想不出周铭究竟会怎么办,最终只能哀叹自己还是比不上周铭。甚至自己连周铭会从哪里入手都毫无头绪,要是周铭对付的是自己……这种想法只是想想就让伯亚感到不寒而栗。
而另一边,弗里曼提斯曼还有其他资本豪门的态度也非常微妙,他们理智上也和皮耶罗开始一样,不相信周铭能有什么办法,甚至当周铭打电话给他们,向他们借明尼苏达小麦期货合约以后,他们仍然认为周铭不过是虚张声势,做空明尼苏达小麦期货是不可能的。可后来当皮耶罗再打电话过去,这些人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因为一个人可能是特立独行,但两个人做同样的事,那就不能不耐人寻味了。
弗里曼为此都在电话里直接问皮耶罗:“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或者你和那位周铭先生在计划什么?”
皮耶罗回答:“我可不知道什么,只是现在小麦期货的涨势很好,我觉得未来可期,多弄一点握在手里总是好的。而且我这也是对周铭先生有信心,我相信他能赢科特一次,也同样能赢麦克伦,我算是先做准备。”
皮耶罗的回答倒也并不完全是扯淡,因为皮耶罗确实不知道周铭的情况,也不知道周铭打算怎么做,只是猜测周铭有动作,自己依靠过去的经验信任周铭,觉得未来可期,就先做准备了。
可这话听到弗里曼耳朵里就完全成天方夜谭了,仅凭一个直觉就参与这么大的事情,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心理上不能接受,但实际上弗里曼也同样留了一个心眼,他告诉皮耶罗自己的小麦期货已经全借给了周铭,自己手上现在也不剩下什么,自己也需要从其他地方或买或借。
皮耶罗表示没有关系,他希望弗里曼如果有新的期货合约要联系自己,弗里曼也保证一定联系。
虽然弗里曼的态度恳切,可实际上不管皮耶罗还是弗里曼,他们都没把这保证当回事。
淩藍雕
同样的,皮耶罗再打给提斯曼和其他人的电话,得到的也都是同样的结果。
这让皮耶罗有些不开心了,他说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无形中帮了周铭一把。
伯亚则笑着开导让他不要纠结,因为他们和卡基集团的合作很成功,卡基集团愿意出借大量的期货合约给自己。
穿越之農家子 玉生煙雪
“只要我们手握大量的期货合约,周铭先生一旦开始动手,我们跟着抛售就能获得大笔利益,而弗里曼和提斯曼他们的加入,就能更好帮助我们得到这个结果。”伯亚说。
皮耶罗也明白这个道理,毕竟做空这种事情,总是能带动更多的资本加入进来,效果就能更好的。
随着皮耶罗弗里曼和提斯曼这些人纷纷开始持有期货
合约以后,很快引起了麦克伦和米德兰他们的注意。事实上,当皮耶罗他们开始动作以后,市场上的明尼苏达小麦期货合约由于被大量持有,因此价格在迅速攀升,这个情况下,麦克伦他们想不注意到都难了。
聖手邪醫 賤走偏鋒
米德兰和丹尼斯马上去打听情况,得到的结果就是从周铭这边开始的。
周铭要做空明尼苏达小麦期货,所以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全线在囤积合约。
这个结果让他们全都感到头皮发麻,没想到这个周铭的号召力真的这么大吗?他一句话,就能影响整个美国资本界?
麦克伦让他们不要着急:“事情肯定不是这样的,我承认周铭这么做肯定有做空的想法,但如果只是想法,没有相应事情的配合,是不可能做到的。”
米德兰和丹尼斯也明白这一点,虽然你周铭一句话能让所有人开始准备,却并不意味着能让他们为你冲锋陷阵,他们可不是你的部下。
但同样的,他们也希望麦克伦这边做好准备,毕竟周铭这么来势汹汹,让人不能不防,他猜测会不会再来一个克莱恩烧粮仓呢?
麦克伦摇头表示这不可能,在圣卡多粮仓被烧以后,卡基集团甚至雇佣了最精锐的雇佣兵看守粮仓,除非出动轰炸机,否则要想地面过来烧粮仓,是绝对不可能的。并且更重要的,一旦粮仓被烧,明尼苏达小麦减少,市场上供不应求,价格反而会上升才对。
麦克伦说着笑了:“如果这个周铭打的是做多的主意,那我可要感谢他了,因为这等于就是给我们送钱呀!”
米德兰和丹尼斯也都笑了,他们也希望周铭能多多给他们送钱。
不过面对眼下这个局面,他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麦克伦最后决定他们先暂停出借和转让期货合约,看看局势发展再做决定。
这个时候的麦克伦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非常稳妥进退自如的,不管周铭打算做多还是做空,自己手里握着大量的期货合约,主动权就在自己这里。
米德兰和丹尼斯也不屑的认为:想要在明尼苏达小麦的战场上,和明尼苏达的主人华莱士家族动手,这个周铭真的失心疯啦!
毕竟在他们看来,周铭做多,他们手上大量期货合约,就是给自己送钱;就算做空,由于大量合约在他们手上,周铭没有足够的合约抛售,达不到让市场恐慌的效果,他们不管怎么样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正是这样的决定,让他们蒙受了巨大损失。
就当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在到处借入明尼苏达小麦期货合约,麦克伦他们掐断供应,导致期货价格节节攀升的时候,一条很不起眼的消息,悄然上了哥伦布电视台的晚间新闻。
圣卡多地方法院就克莱恩案件进行第一轮开庭,嫌疑人克莱恩在被询问到纵火动机的时候,讲述了一段很骇人听闻的故事,这个故事也让克莱恩的代理律师萨皮罗当场表示要上诉至明尼苏达高等法院……

clx8o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閒子的意外之喜展示-ugbrc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太好了老师,刚才摩根那边说会投资十万美元跟我们一起进期货市场!”
李阳兴冲冲的向周铭汇报着自己刚刚得到的成果,可面对的却是周铭有些错愕的表情,还有陈树和叶凝他们也都是异样的眼神。
李阳这才反应过来十万美元投资期货?如果散户这可以算得上是一轮豪赌,但对于摩根这样的豪门来说,这不等于是在打发要饭的吗?自己还这么兴高采烈的,这就有点自轻自贱了。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批评和指责李阳,毕竟这也不能怪他,之前米德兰丹尼斯那边不断传来糟糕的消息,就连弗里曼这边也委婉表示他们并不愿意继续跟自己合作这种无聊的事情了。这让他们都感到十分沮丧,现在摩根这边说仍然愿意支持合作,李阳下意识就高兴上天,忘了力度。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一个积极的好消息嘛。”周铭说。
安抚了李阳几句,周铭让他继续关注期货市场股市和其他市场的动静,凯特琳这边告诉周铭现在的情况就是非常糟糕的,由于华莱士和米德兰丹尼斯联手,除非有同样量级的粮商进场,否则这个市场没人能撼动。
王府裏的小娘子
凯特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在这个市场里,恐怕就是摩根和洛克菲勒都没用。”
“没有办法从局势本身下手吗?”周铭又问。
言傷 松小妖
周铭从来没打算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现在也是如此。
凯特琳还是摇头,她说局势同样很难改变,而且就算改变局势,也只可能是为对手做嫁衣,比方自己炒作粮食绝收的消息,只会不断推高粮价,这正顺应了卡基集团的心意。相反自己如果想要做空粮价,可自己手里并没有这么多粮,可怎么抛?利用金融杠杆吗?
但要知道华莱士米德兰和丹尼斯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他们把自己抛出的期货全部吃下,再卡住杠杆合约,自己不就成送钱上门?
在这一刻,周铭真有一种进退两难的困境,不过周铭并没有放弃,周铭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再难的局面也总有应对的办法,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
这时,凯特琳的电话响起,是她对接的萨皮罗事务所那边的电话,是萨皮罗将他准备公开的信息告知凯特琳,好让凯特琳有准备。
这原本只是公事公办,周铭连过问都不需要的,可偏偏周铭这时为如何解决眼下局面的事情心烦意乱,就和凯特琳一起听了听。
“先生女士,在克莱恩的身上,我发现了一起十分严重的种族事件,我认为这个事情的舆论可以有效的左右案件的审判结果……”
萨皮罗随后把克莱恩身上的故事告诉了周铭,作为两世都生长在红旗下的人,周铭对克莱恩这种只因为父亲没工作到位就被挖掉眼睛的做法简直没法想象,更可怕的是这并不是一个个例,除了克莱恩还有其他更多人的手脚被砍掉,仅仅只是作为“不努力劳动的惩罚”。
周铭当即表示必须让华莱士的那些杂碎们付出代价,为此周铭不仅会帮忙在媒体方面做文章,还允许萨皮罗重新就这个案子向法院提起诉讼,甚至还说:“哪怕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也一定要把这个公道给讨回来!”
有了周铭的答复,萨皮罗跟他的团队立即开心的准备去了。
而周铭这边在挂掉电话以后,则不好意思的问凯特琳自己是不是太意气用事了,毕竟这种事情或许在殖民时代是很正常的,全世界的种植园里这种事情都不少见。
凯特琳却十分肯定周铭的决定:“我并不是在宽慰,我是真的认为这个事情或许能成为一个打开缺口的机会!”
周铭知道凯特琳并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更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
周铭问她是怎么想的,凯特琳告诉周铭可以利用这个事情给卡基集团和其他传统农场贴上一个罪恶的标签,然后号召整个美国来抵制所有带有“卡基”标志的食品,人为的把卡基集团从市场上隔离出去。
人为的把卡基集团从市场上隔离出去?
武當爭雄記 陳青雲
陈树和叶凝他们是对此存疑的,因为卡基集团的规模太大,不说他那么多的产业和子公司了,就是他农场里出产的小麦玉米和牛肉,人们在吃的时候可不会去翻有没有卡基集团的标签。
凯特琳这时就强调了小麦:“按照期货市场的标准,明尼苏达小麦基本都属于卡基集团供应,我们的主要目标也就在这!”
所有人这才恍然明白,的确,为了期货的公平公正,所有货品都有相应的标准,而小麦由于各地气候和土壤条件以及种子等等东西的不同,出来的质量也各不相同。
絕世劍聖 小樹吹風
期货交易所为了方便交易必须划定标准,比如堪萨斯小麦和明尼苏达小麦等等,而明尼苏达小麦的标准就是卡基集团在背后推动建立的,同样的卡基集团也供应了期货交易所里超过70%以上的明尼苏达小麦。
“卡基集团的名声臭了,那么他出产的粮食也将变成毒药被人抛弃,如果我们稍微带一下节奏,很有机会做空明尼苏达小麦,而只要做空成功,卡基集团作为最大供应方,就将蒙受巨大损失!”
但凯特琳迟疑一下最后还是保守了:“不过这只是最乐观的结果,最多只有一半的把握。”
凯特琳是想告诉周铭这个事情需要美国人民的配合,需要舆论滔天,因此成功把握并不大,不过在周铭看来:“居然还能有一半的把握,太让人意外了,就这么干!”
唐然当然很支持周铭这么做,陈树和叶凝尽管同样没想到周铭当初预留的一手闲子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意外的巨大回报,但却认为周铭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太冒险了。
周铭的道理很简单:“难道我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一句话把陈树和叶凝他们全问住了,的确,现在他们除了这个,根本想不到其他可行的办法。
周铭随后还说:“都别这么苦大仇深的,虽然我们这么
腹黑王爺小小妃
做有些冒险,但我认为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毕竟我一番演讲就能激起克莱恩的复仇欲望,就证明美国人民积攒了很多怨气的。而且更重要的,我们是在帮过去种植园农场里受压迫甚至虐待的人们讨回公道,我们是在做正义的事!”
終極宿舍
陈树和叶凝他们这才重新打起了精神,他们告诉周铭他们会尽快做出投资模型,给出期货的投资方案,也会开始启动杠杆合约,准备更多的小麦期货准备抛售。
都市之無敵修神 情梅獨鐘
而且陈树还问出最重要的问题:需要私下进行吗?
陈树就是想问这个事情要不要让摩根和洛克菲勒他们知道。
周铭的答案很直接:“当然不需要,就找摩通和其他的投资银行,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准备开始大规模做空明尼苏达小麦了!”
陈树和叶凝他们眼神火热,因为对于麦克伦的强势威胁,还有米德兰和丹尼斯的阴险背叛,他们就是该进行大胆反击,这太对他们的胃口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反正现在的事情已经明显超出正常金融的范畴,任何金融精英恐怕都没法做出准确判断,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就只能相信周铭的判断。
唐然很快带着陈树和叶凝去安排工作,在离开之前,唐然对周铭做了一个加油的表情。
“看来然然也发现了,其实周铭你并没有什么信心。”凯特琳说。
这时候只剩周铭和凯特琳了,周铭再没有之前在陈树和叶凝面前的那份轻松自如和信心满满,而是变得有些苦涩。
“我们现在只是不得不这么做,就算局面能朝着我们预想最好的结果发展,中间也存在太多的变数,这种情况我能有什么信心呢?”周铭说。
諸天起源聊天群 諾諾還沒老
不过周铭却需要在陈树和叶凝面前做出轻松和自信的样子,哪怕这只是内部会议,参加会议的也只有他们也一样,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们真正相信。
但面对凯特琳就不一样了,因为凯特琳太聪明了,什么都骗不过她。
“只是没想到然然居然都发现了,看来我这次的演技有些捉急了。”周铭说。
凯特琳却摇头告诉周铭:“其实唐然非常聪明,只是她在你面前不表现。”
周铭当然也明白唐然肯定不会真的像看上去那么憨,如果真是这样,凭她一个人也没办法收拾好这个四分五裂又混乱的唐家。
“好了,唐然和陈树他们做自己的事,我们也不能拖后腿呀!”
周铭说着拿起电话拨通了皮耶罗的号码:“老皮你好呀,我这边有个事情需要跟你商量下,放心不是需要你多出钱进期货市场,只是我准备做空明尼苏达的小麦,但是你知道我手上没有任何期货合约,所以需要从你这里借,全都按照市场流程来,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可不准扣着合约或者给我涨价,要不然我一定会狠狠踢你的屁股!”
在皮耶罗之后,周铭又分别拨出电话给弗里曼和提斯曼等其他金融豪门,所提的要求也全都是希望从他们哪里获得期货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