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n0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龍城 txt-第二百八十四節 【喪鐘】的頭顱閲讀-gg4a0

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冲!冲过去!抄他们后路!”
阳钧大吼,身先士卒,带着组员们沿着街道呼啸。狂风呼啸混杂着引擎的轰鸣,两旁街道飞快倒退的模糊残影,都让他血脉贲张,热血沸腾。
只要穿过这条街道,他们就能冲到三个老阴逼的侧翼,完成包抄!
到时候他们一哄而上,打他们措手不及,云姐完成收割。
宮記·晏然傳
今天就是黄金三蹲的死期!
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一溜红色光芒一闪而逝,阳钧岩浆搬滚烫的脑浆瞬间降至冰点。
那是……光弹!
不好!有人偷袭!
禦龍劍之帝尊
阳钧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轰地一声,身旁的一架光甲炸成火球。几乎同时,又是轰地一声,另一架光甲被光弹击中,炸得粉碎。
一根炸断的机械臂砸在阳钧光甲的脸上,阳钧一个激灵,扯着喉咙喊:“是利昂!”
石川各组的头目和大将就那么几个,大家彼此交手不知多少次,异常熟悉。
利昂的光甲是【丧钟】,配置的远程武器是【绯红钟锤】榴弹炮,发射的光弹颜色带有淡淡的红色,在石川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利昂还是一如既往的滑溜,开了两炮就不见人影,只有迅速远去的轰隆脚步声。
反应过来的阳钧忽然想到云姐说【丧钟】的主引擎被轰爆
——真他娘的天赐良机!
换做平时,9级的阳钧知道10级的利昂守在外面,连绕道走都不敢。这家伙阴险卑鄙,根本猜不到会从哪里杀出来,或者在哪埋伏。
正面火拼,阳钧一点都不怂,更何况利昂光甲的主引擎还报废。
婚後再愛 佚名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阳钧脑子一热,怒吼一声:“先干掉利昂!”
说罢一马当先,控制光甲朝利昂藏身之处冲去,其他人也被激发起杀性,一边嚎叫一边跟着冲过去。都是热血男儿,对利昂这种老银逼,他们无不是深恶痛绝!
“干死利昂!”
“杀啊!”
一群光甲狂飙突进,杀声震天,声势骇人。
正在和昌舞云纠缠的诺亚和克劳德,忽然听到遥遥传来的怒吼,里面隐约有“利昂”的名字,两人不由大惊失色。
难道利昂没走?还是半路被堵住了?
坏事了!
如果利昂光甲完好无损,两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担心。可是利昂光甲的主引擎彻底损坏,对逃跑、隐匿大为不利。
对他们这个类型的师士来说,被包围就是极其险恶的局面,倘若主引擎还是损坏状态,那就是必死之局。
重生之愛妻如命 gl 赤炎火煉
救利昂!
两人极有默契,立即做出决断。一人作势佯攻昌舞云,另一人突然速度暴起,抽身疾退,立即摆脱昌舞云的纠缠,两架光甲在空中汇合。
“走!”
诺亚低吼一声,两架光甲连忙朝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昌舞云的【云霄】紧跟其后。
她简直气得半死!
阳钧这个白痴!
阳钧说得好听点,叫为人直爽没有太多心机,说得难听点,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脑子一热什么叮嘱都忘之脑后。
奈何这家伙从来不阳奉阴违,教什么学什么,训练从来不偷懒,头脑不发热的时候唯命是从,头脑发热起来连命都不要。
很多时候,昌舞云想骂也不知道从何骂起。
今天本来大好局面,只要阳钧他们完成包抄,诺亚和克劳德就在劫难逃。
搞定了诺亚和克劳德,只剩下一个光甲损坏的利昂,能翻出什么花浪?
煮熟的鸭子居然就这么飞了,气死老娘!
昌舞云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但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紧紧跟着冲过去。
逆行仙途 暮雨塵埃
楚少的二嫁閑妻 東隅晚晚
轰轰轰!
远处传来的爆炸声,让诺亚和克劳德忍不住对视一眼,是利昂!他们能够从光弹的爆炸声,听出是利昂的【绯红钟锤】。
此时他们的疑虑全消,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下利昂。
阳钧这些小喽啰,没放在两人的眼里,难缠的是身后紧追不舍的昌舞云。利昂不喜欢面对昌舞云,他们两个同样不喜欢面对昌舞云。
诺亚飞快道:“待会你去救利昂,我挡住昌舞云。”
克劳德没有废话:“好!”
就在他们准备行动的时候,忽然前方的爆炸声消失,隐约听见嘈杂的人声。
“哎,人呢?”
“躲哪里去了?”
“怎么不见了?不会跑了吧!”
两人心中暗松了一口气,忽然他们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身后空荡荡,不见昌舞云的踪影。
“不好!”
两人异口同声惊呼。
当阳钧看到白色的【云霄】,忽然想起云姐的命令,滚烫的脑浆冷却下来,结结巴巴道:“云、云姐……我、我……”
昌舞云懒得骂这个憨货,劈脸便问:“利昂往哪跑了?”
阳钧脑袋一缩,下意识道:“我们追到这……就不见了。”
他们现在位于一个十字路口,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三个方向。
昌舞云目光扫过各个街道,立即锁定目标,沉声道:“走!”
说罢她便朝右边冲去,阳钧如梦初醒,连忙带着其他组员跟上。
原来的战斗计划被头脑发热的阳钧破坏,昌舞云随机应变,有了新的主意。诺亚和克劳德绝对不会坐视利昂被他们抓住,一定会来营救。所有只要盯住了利昂,就不怕另外两个会跑。
这恰恰是可以利用之处。
昌舞云压根没想过抓捕利昂,她打算用利昂做诱饵,干掉另外两个。
利昂的主引擎损坏,逃跑必须要靠双腿,必然会留下痕迹。她看上去在搜寻追击利昂,实际上却是暗中观察拖着他们身后的诺亚和克劳德,寻找机会。
前方街道拐角看到一架光甲消失的背影。
焚天之煞
“在那!”
“前面!快追!”
“干死利昂!”
四街的组员们情绪骤然高涨,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叫朝前方追去。
跟在他们身后的诺亚和克劳德心中一紧,他们也连忙跟上,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只不过昌舞云位置卡得极好,身形若有若无地摆动,好似随时会突然回头反击,令两人大为忌惮。
诺亚虽然也是11级,但是他擅长是隐匿和埋伏,正面交手不是昌舞云的对手。
太古劍主
前方街道灯光昏暗,【深渊凤凰】抱着一把黑色榴弹枪,跑得吭哧吭哧,罗姆嘴里还在小声嘟囔。
“什么破枪,真难用!”
他忽然抬头瞅了一眼两百米外的高楼,确定自己的安排没什么破绽,决定实施最后的计划。
【深渊凤凰】缓缓腾空脱离地面,贴地飞行身形一折钻进身侧的巷子,很快消失在巷子尽头。
八秒后,一群光甲出现在刚才他站立的地方。
“人呢?”
“果然老苟,太TM滑溜!”
昌舞云没有理会手下的咒骂,她目光扫过附近,足迹到此地消失。
利昂的主引擎被炸,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跑掉的可能性很低,十有八九是藏在附近。
会藏在哪呢?
她抬起头,目光缓缓扫过周围的建筑,当她目光落在左前方的大楼,眼前一亮。
大楼越一百米高左右的窗户外沿,有两道痕迹。
昌舞云的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场景,走投无路的利昂,把【丧钟】辅助引擎开到最大功率,全力跳跃,抓住窗沿借力,翻窗而入。
“在上面!”
她冲天而起,阳钧等人纷纷跟上。
然而,比她们更快的是诺亚和克劳德。他们和利昂配合多年,极为默契,当他们来到附近,第一眼就锁定大楼。
只有老阴逼才了解老阴逼!
利昂一定藏在里面!
当他们冲到近处,看到窗户的痕迹,更加确定无疑。他们对【丧钟】的性能了如指掌,主引擎报废之下,眼下的高度是【丧钟】跳跃攀升的极限。
利昂在里面!
不过两人经验老到,并没有从昌舞云那边的窗户进去,而是绕到大楼的另一侧。
隔着窗户,由于角度的缘故,他们只能看到一个光甲的脑袋,是【丧钟】!
两人再无疑虑,直接冲进去。
而几乎同时,昌舞云阳钧等人从另一侧窗户闯入。
势如水火的两伙人同时照面,然而诡异的是,没有人动手,他们同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
空荡荡的仓库角落,灯光昏暗,一个随处可见的集装箱上,摆放着一颗光甲头颅。
像极了供奉在香火前的猪头。
乖嫩甜妻
光甲头颅烟熏火燎面目全非,但在场诸人全都一眼认出,那是……【丧钟】的脑袋!
再蠢笨的人,此时脸色都刷地变白。
不好,是圈套!
另一栋大楼楼顶,一架红色光甲端着枪站在露台,他前方1.2公里的大楼外墙上,喷涂了一个醒目的红色十字标记。
“雷兄保佑!”
【深渊凤凰】驾驶舱内,罗姆神色虔诚,嘴里念念有词。
啪,声音微弱,一记标准冷枪。
光弹出膛,划出一道笔直耀眼的光痕,精准击中红色十字标记正中心,瞬间洞穿坚硬的外墙,顺势没入墙后的集装箱。
轰!
一团炽烈的火球瞬间点亮、膨胀,恐怖的冲击波之下,大楼宛如酥脆的饼干,当场分崩离析。翻腾舒展的火焰如盛放的怒红花朵,在夜色中异常娇艳夺目。
【深渊凤凰】收枪起身,驾驶舱打开。
罗姆跳下驾驶舱,从兜里取出一根雪茄点燃,在嘴里狠狠抽了几口,明灭不定的些许火光照亮他略显慵懒的脸庞。
他找到一处被炸得松散的碎石,推成一座小山,小心插上雪茄,嘴里碎碎念叨。
完美保鏢 浪冰心火
“多谢雷兄炸得漂亮!给您上香!家伙什不齐全,雷兄委屈一下哈!莫怪莫怪!”
“雷兄你说我命不命苦?投二股东钱,干大股东活,待遇倒数小喽啰,上场帮阵嫌我挫。”
“说什么指挥人,指挥魂,指来指去只一人。”
“雷兄再保佑保佑!小店开张大吉!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额,这个还是不劳烦雷兄了,莫把我的小店给炸了……”
念叨完的罗姆心满意足,瞥了一眼远处被火光照亮的夜空,摇了摇头,转身跳上驾驶舱,关闭舱门。
【深渊凤凰】跃入黑暗夜色之中。

tvm7t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龍城 方想-第二百八十三節 這是神之戰閲讀-cr343

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漂浮在空中一轮轮形状各异的紫月,不是光影残留,那会是什么?
【冷酷爱丽丝】和【死神镰刀】划过,紫月都没有变化,除了微不可察的滞涩感,其他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
龙城对宗亚的刀术有着深刻的体会,对方绝对不会搞出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玩意。
【黑色极光】忽然一个侧闪,顺着惯性身形倾斜完成矮身,同时发力,如同出膛的炮弹,激射弹出。
刷刷。
一红一蓝的细长光痕在空中交织,迎向【眼镜王蛇】的腰部。
重生之醫仙駕到 冷家小妞
浴火重生:美人畫皮
面对龙城凌厉的攻势,宗亚夷然不惧,长刀【枪牙】横扫,封住正面,短刀【鬼瞳】犹如毒蛇吐信,倏地探出。
咻咻咻,一蓬大小不一的紫月刀光,宛如花瓣在他身前绽放。
乒!
【鬼瞳】在极短的时间练续击中【冷酷爱丽丝】和【死神镰刀】,由于太快,甚至只能听到一声撞击声。
炸裂的红色和蓝色碎芒飞扬,照亮周围的一切,然而已经不见【黑色极光】的踪影。
【黑色极光】宛如一抹残影,鬼魅般出现在【眼镜王蛇】身后。
宗亚如同身后长眼一般,刚刚横扫的【枪牙】突然加速,身体顺势转动,一记势大力沉的斜斩!
然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斩到!
龙城刚才只是虚晃,他的身形再次出现刚才的位置,而那里赫然正是宗亚刚才挥刀留下的刀光!
【黑色极光】如同一颗高速飞行的小行星,直接撞入那一团紫月刀光之中。
紫月撞上【黑色极光】的能量装甲,如同肥皂泡纷纷破灭。
鬼顏毒妃
密切关注光幕上能量装甲数值,发现能量装甲只有极其细微的波动,几乎没有伤害,他心头微松。
这些搞不清楚是什么的残留紫月刀光,没什么破坏力。
等等……极其细微的波动!
能量装甲数值波动幅度虽然很小,却是真实存在,刚才自己的判断没错,那不是残影!
龙城第一反应是通过某种技巧用刀身压缩空气形成的空气流。
但是从能量装甲波动的幅度来看,不是。能量装甲对能量的抵抗能力非常强,可一旦受到实体的冲击,波动会非常大。
这也是为什么能量装甲对合金弹的防御效果非常差。
如此微小的波动幅度,不可能是空气流。
类似的剑术被称为【大气层剑术】,龙城看过一些剑术大师的演示视频,他们出剑能形成极其锋锐的高压缩空气射流,可以轻松切开标准B级光甲的能量装甲。
以宗亚的刀术,如果是空气射流,能量装甲的波动绝对不会如此微小。
龙城怀疑这些残留在空气中的紫月刀光,是某种能量,微弱的能量。
虽然已经确定残留的刀光无法对能量装甲造成破坏,但是龙城依然保持警惕。
宗亚绝对不会搞出一个花里胡哨却没什么用的东西,这是一位对技巧有着极端偏执的家伙,虽然说话很蠢。
无论有什么玄机,总会呈现。搞不清楚,那就静观其变。
龙城没有改变自己的节奏,继续向宗亚施压。
總裁爹地要轉正 妖曜月
模糊的光甲残影和紫色湛然的刀光混在一起,清脆密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宗亚神经质的自言自语和狂放不羁的长笑几乎要撕裂人的耳膜。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月之华】!这就是【月之华】!这就是我宗亚所创的【月之华】!哈哈哈哈……”
周围围观的人们一片哗然。
“这就是宗神念叨了几年的【月之华】吗?”
“卧槽!不会吧!真的搞出来了?”
天然呆情人 布叮
玄幻都市之儒聖 嘞嘞嘞
“看上去没啥特殊啊……”
仙凡有界
“废话,你能看得出来,你还会囫囵整个儿站在这吗?”
“也是。妈耶,想想宗神以前还是宗砍砍,天天提刀上街找人打架的日子,连杨老虎都不敢出门。后来被他半路堵到云姐,真他娘的狠,连女人都打!”
“等等!云姐算女人?”
“要不然嘞?”
“女金刚、女钢铁人、女霸王龙……”
“兄弟,我录音了!”
“我也录了!”
“+1!”
“……你们这群……好兄弟!小弟错了!”
“亲兄弟明算账!只有发红包才能收买我!发得多兄弟情比铁,发得少兄弟发云姐!”
“+1!”
“+2!”
……
莫念我
¥¥¥¥¥¥¥¥¥¥
“忽然有点怀念啊。”
元志神情感慨。
杨老虎显然勾起不愉快的回忆,黑着脸冷哼:“有什么好怀念?宗砍砍搞出【月之华】早点滚出石川,麻蛋,老子看到他都烦!”
元志摇头悠然道:“你也太无情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老母亲看到自己家混蛋小子长大的感慨?”
杨老虎脸更黑:“哪个混蛋小子天天提着刀砍自己老母亲?”
元志点头:“也是,我被砍得少,感触不深。”
杨老虎大怒:“是要打一场吗?”
“不要这么暴躁嘛!”元志轻笑一声,忽然话题一转:“和宗神打了那么多场,你应该知道【月之华】吧?宗神一打起来话就停不下来。”
杨老虎沉默片刻,道:“知道一点。”
“那你怎么看?这真的是【月之华】?”
杨老虎再度沉默片刻:“没想到他真的能搞出来。”
元志赞叹道:“真是厉害啊。不愧是宗神。”
杨老虎也不知为何,只觉得莫名烦躁:“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怎么对付这罗拆甲!”
元志啊地一声:“这有什么好讨论?”
杨老虎气得差点从光甲里跳出来:“姓元的,你TMD消遣老子?”
元志语气突然变得极其严肃:“既然宗神出了【月之华】,在我看来,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宗神胜,罗拆甲自然会死,不死也无伤大局。王栋死了,宗神志不在此,一定会离开石川,去砍更强的师士。可如果连宗神的【月之华】都对付不了罗拆甲,你我一起上能对付得了?”
杨老虎哑然。
精靈轉校生:花樣少女轉到愛
“老虎,你反应慢了。”
元志语气淡然:“这场战斗,在决定石川所有人的命运。”
“这是神之战。”
杨老虎看着场内激战的两个身影,沉默片刻,沉声道:“我不甘心!我们就这么看着?我们一起上,说不定可以宰了罗拆甲!”
“宗神会先砍了我们,你比我更了解他。”
杨老虎一口气憋在胸口,气得光甲一拳砸向旁边的护栏,嘭,粗壮的钢铁护栏如麻花扭曲变形。
元志幽幽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老虎,神是神,人是人。”

bdy4z優秀都市小说 龍城 ptt-第二百八十二節 他沒有機會讀書-5k6vu

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罗姆偷摸着回去没有空手。
扛着集装箱,他一路心惊胆战,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脸色通红,汗水就没停过。
苍天有眼,他飞出了有史以来最丝滑的航程,唯恐动作稍微大了点,路上颠簸什么的,不小心引爆集装箱。
他不想英年早逝。
这个世道怎么了?开个收购站怎么比当海盗还要惊险刺激?
还没有抵达【大郎火烧】,远远地就能看到到处乱飞的光弹和爆炸的火光,不时有光甲划破夜空。
小心地把肩膀上的集装箱放下,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罗姆长松一口气。
回想刚才,龙城带着一溜集装箱那副淡定的模样,仿佛里面装的不是高爆雷而是一箱箱冻猪肉。
像铁头娃这样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家伙,就应该去打打杀杀,做个海盗王,最不济也得是个帮派头目才像话,种什么地务什么农啊!
有没有志气!
是不是年轻人!
只有像自己这样乖巧老实充满梦想的温暖中年,才应该去开家小店,在阳光下系上围裙拆卸光甲,嗅着机油的芳香,感受岁月静好。
罗姆一边唏嘘着生不逢时造化弄人,一边小心把高爆雷集装箱在角落摆好方位,对着窗户仔细校正方位。
一切完好,黑暗中,他对着集装箱拜了拜。
“雷哥保佑!待会好好炸!回头给你上香!”
¥¥¥¥¥¥¥¥¥¥¥
阳钧一个翻滚,躲过远处激射而至的光弹,落在白色的【云霄】旁。
他怒吼道:“姐!是五街那三个老阴逼!”
“姐知道。”
昌舞云的语气很镇定,让阳钧的愤怒稍稍冷却一些。
阳钧下意识降低语气:“姐,咱们死了三个,还有两架光甲受伤。”
昌舞云的声音还是那么冷静:“利昂的主引擎被姐炸了。告诉大家,受伤自己撤回去。”
阳钧压力陡然大减,兴奋道:“好!我去告诉他们!今天干死这三个老阴逼!”
黄金三蹲虽然人数少,但是实力要强悍得多,诺亚11级,利昂和克劳德都是10级。
而他们这边,云姐11级,他阳钧只有9级,其他队员都是8级。看上去人多势众,反而是弱势的一方。
利昂主引擎爆炸,战力锐减,如果不脱离战场,那就是待宰的羔羊。
少了利昂,阳钧他们压力大减。
揚劍天穹
昌舞云提醒道:“从后面绕过去,不要原路返回。待会听姐指令,记得演练过得侧翼突击吗?”
阳钧更加兴奋:“记得!姐,要包抄他们吗?”
“等姐指令。”昌舞云冷笑:“他奶奶的,烦这群土耗子很久了,今天把他们一锅给炖了!”
一寵到底,愛上男閨蜜
¥¥¥¥¥¥¥¥¥¥¥
利昂郁闷至极,他觉得今天实在太倒霉。
先是被人摸到身后没有察觉,被人利用,引起和四街的混战。这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昌舞云那娘们随手一炮,直接击中他光甲的主引擎。
气得利昂就差点把主控台给砸了,昌舞云和自己就是犯冲!
不远处的诺亚对他做了个撤出战场的手势,现在双方交火非常激烈,诺亚和克劳德都无暇赶过来。
利昂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撤出战场是最好的选择,不要拖累同伴。
可是一想到躲在暗处的神秘敌人,他就如芒在背。
不行!必须告诉诺亚!否则今天大家都可能交待在这!
下定决心的利昂从藏身之处猛地冲出来,主引擎损坏,他就索性控制光甲迈开双腿狂奔。
利昂的突然举动,让交战双方都大吃一惊。
诺亚和克劳德到底和利昂更加默契,克劳德立即猛烈开火,掩护利昂。而诺亚一边开火一边接应利昂。
利昂10级师士也不是白练的,动作敏捷灵活,居然毫发未损冲到诺亚面前。
接应到利昂的诺亚松一口气,但是下一刻怒火暴涨,低声怒吼:“你疯了吗?”
盛世嬌寵之契約軍婚
利昂沉声道:“第一枪不是我开的。”
诺亚愣住:“不是你开的?”
利昂郑重道:“不是!是从我后面射过来!你们小心,有人埋伏在暗处!”
诺亚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难怪!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心中最大的石头落地,利昂也轻松不少:“我先撤了,你们小心!”
诺亚郑重道:“好兄弟,路上小心!”
目送利昂消失在身后的街道,诺亚放心下来,他对不远处的克劳德做了个汇合的手势。
有人埋伏在暗处……会是谁呢?
利昂驾驶着受伤的光甲,迈开步伐,远离战场。主引擎彻底损坏,只是借助辅助引擎,沉重的光甲踏过街道,落地声也十分微弱。
他非常机警,不时借助建筑的阴影掩护身形,光甲的武器更是随时做好开火的准备。
只要稍有点风吹草动,他就会毫不犹豫一梭子过去,把对方轰成马蜂窝。
没有主引擎,缺乏机动能力,遇到昌舞云这样的高手没有还手之力。但光甲其他能力还在,也不是普通小喽啰能够觊觎的。
行走在黑暗中的利昂,心中警兆忽生。
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轰地一声巨响,光甲仿佛被人从后背猛地推了一把。
不好!
中弹了!有人从后面向他开火!
利昂的反应极快,借助光弹爆炸的冲击力,光甲顺势向前扑去,落地瞬间一个翻滚。
轰轰轰!
重炮狙
刚才他所立的位置,已经炸成一片火海。
硬挨了一枚光弹,光甲的能量装甲大幅度下降。好在刚才那枚光弹击中的位置是能量装甲最厚实的区域之一,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災難遊戲 禦阪二三三
利昂一边疯狂闪躲不断呼啸飞来的光弹,一边看着能量装甲正在迅速恢复,非常冷静。
火力不强!
从火力判断,偷袭者只是一架光甲。
利昂心中大定,他一边闪躲,一边耐心等待反击时机。
身法是利昂最擅长技能之一,尽管没有主引擎导致他有很多技巧无法使用,但是他依然借助步伐和辅助引擎,走出飘忽难测的走位。
就这点水平也想偷袭他?
利昂耐心计算着对方的攻击节奏。
哒哒哒、哒哒哒……就是现在!
光甲猛地一个侧闪、扭腰、举枪,一气呵成,瞬间锁定远处楼顶的目标。
利昂的光甲名为【丧钟】,意为丧钟为谁而鸣!
视野目标放大,一架火红的光甲,枪口还冒着袅袅黑烟。
等等!
一、二、三……六个黑漆漆的枪口指着他,而冒烟的枪口只有一个!
利昂眼前弹出红色警报
——“您已被【地火-03】锁定!”
不好!有阴谋!
利昂知道中计,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明明有更强的火力,却没有开火。
但是此时他已无暇去思考,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跑!
一枪未开,【丧钟】抱着枪,翻身就地一滚。
当利昂起身习惯性找掩护的时候,忽然发现他身处一处空旷的小广场,周围空无一物,最近的建筑也在六百米开外。
利昂的心倏地沉下去,他现在才明白对方为什么明明有六把枪,却只有一把开火。
对方故意把他驱赶到这个空旷小广场,想利用的就是主引擎损坏的【丧钟】缺乏机动能力,然后再集火灭了他。
好阴险!
对方有绝对的火力优势,自己身处绝对的劣势环境。
知道今天难以善了的利昂,反而平静下来,他大声喊:“好手段!让利昂死得明白,你到底是谁?”
農女珍珠的悠閑生活 千墨
罗姆居高临下俯瞰对方孤立无援的身影,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
莫名地,他感到生命脆弱和无常,心中满是唏嘘和悲悯,于是放缓语气柔声道:“我叫龙……茉莉!”
说话间,肩膀的两管短炮幽幽无声伸出、变亮,六个枪口同时开火。
利昂没有抵抗,一个在如此绝对优势下,还会继续偷偷加码的对手,比他们三个更阴险、更卑鄙、更苟!
他没有任何机会。

c0kmn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龍城 ptt-第二百七十八節 黃金埋伏點-i1giy

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在距离【大郎火烧】两公里外,罗姆就放慢了脚步,【深渊凤凰】低速贴地飞行,以避免被敌人发现。
但凡是喜欢藏在暗处阴人的老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高度警惕。
他绕了一个大圈,来到【大郎火烧】后面街区的一栋高层建筑。这栋楼楼顶的霓虹灯招牌很漂亮,“娜娜美容中心”,不过整栋楼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一个人影。
罗姆有些啧啧称奇。
这石川市果然有些与众不同,偌大个市区,晚上除了帮派份子,居然看不到一位市民。
难道帮派晚上会把市民都赶出去?市民们都住哪?
真是奇怪。
【深渊凤凰】悄无声息飞到大楼楼顶,这里的视野不错,恰好能看到【大郎火烧】的后墙。
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罗姆把光学模块的倍率放大,小心地搜索。
咦。
罗姆有些意外,从他这个位置,几处标注的隐匿点,要么被其他建筑物挡住,要么角度不好,他居然没看到敌人的光甲。
是自己疑神疑鬼吗?
至尊農女千千歲
罗姆重新打开三维地图,略微思忖片刻,开始行动。【深渊凤凰】伏低身体,来到楼顶西北角,然后翻下西北角,沿着墙角下降,悄无声息降落地面。
落地之后,【深渊凤凰】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
呈现在罗姆视野的,是两栋建筑之间错开的一条极细的缝隙,只有3度左右的视野角度。
放大光学模块的倍率,罗姆果然发现了黑暗中小半边光甲身躯。
罗姆暗骂了一句老阴逼!
你们果然在这里准备阴劳资!
眯起眼睛的罗姆杀心暗起。感谢麦考斯提供的详细资料,罗姆从光甲的露出来的半边身子,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霸天神決
第五街区大将利昂的光甲,【丧钟】!
原来是你们三个!黄金三蹲!
花邊女王
罗姆恍然大悟。
警备司提供的资料上有标注,第四街区的三人喜欢一起行动,而且非常擅长埋伏,被称为黄金三蹲。
不过这三个老苟对埋伏的擅长程度,大大超出罗姆的预料。
閃婚纏愛:腹黑老公爆囧妻
三人选择的埋伏地点极其讲究!正面完全看不见,从其他方向,只要距离稍远点,就会被其他建筑物遮挡,也难以发现。
除了罗姆这条理论上的视线,想要确定是否有埋伏,只能靠近。
田園五兄妹
如果靠近……无论从那个方向前进,罗姆都能画出数种交叉火力布置,以及交替火力掩护撤退的方案。
这三个埋伏点,堪称绝对的黄金埋伏点。
黄金三蹲,名不虚传!
而且他们主动关闭光甲引擎,大大增加隐蔽性。罗姆猜测,这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一种常用战术,他们的光甲十有八九经过专门的改装,拥有极短的启动时间。
啧啧啧,阴人阴到如此境界,也是厉害啊。
罗姆没有选择开火,他的射击视界太小,对方的光甲只暴露半边,哪怕自己开火也只能击伤对方,而无法击毙。
反而自己会暴露位置,陷入危险之中。
漫畫屍
根据资料,黄金三蹲,一个11级两个10级,自己一个10级,迎面正刚肯定是刚不过。
等等!
你们一个11级,两个10级,这么豪华的实力,还这么猥琐跑去蹲人?
都市最強修仙
罗姆有点想骂人,对方实力比他强,打法还比他猥琐!
上次遇到这种人还要追溯到……几个月前,龙城不就是这种人吗?好气!
想到自己栽在龙城手上的全过程,罗姆越想越气,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最恨你们这些老阴逼!搞不死龙城还搞不死你们吗?
嗯,罗姆忽然发现,有一群光甲正在朝这边靠近,眼睛一亮,顿时有了计划。
【大郎火烧】店铺后面的诺亚,也注意到有人靠近,立即打起精神。
無限之愛萌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三人蹲守的那架形迹可疑的【地火-3】没有露面,令诺亚有些失望。不过这就是蹲守战术的缺点,无论埋伏点选得再好,对方不来那也没办法。
不过三人早就习以为常,心态端正。
你看,逮不着兔子却来了羊!
等等,羊?
大家打了这么多年,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诺亚一眼就认出来对面为首的光甲,眉头立即皱起来。
这可不是羊……
走在最前面的那架白色光甲,【云霄】,第四街区大将昌舞云的光甲。
昌舞云,石川市最强女师士,11级,战斗力极其强悍。
第四街区也是唯一拥有两位11级师士的街区,除了昌舞云,头目杨老虎也是11级。
正是依靠两位11级师士,第四街区成为仅次于拥有宗亚的第三街区的石川第二势力。
昌舞云,不好惹!
诺亚决定按兵不动,他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和指示,他相信自己的同伴能够领会他的意图。
关闭引擎的光甲就是个铁疙瘩,丝毫没有任何存在感。
三人选择的埋伏地点距离主干道还有点距离,如果不靠近,诺亚有绝对的把握昌舞云发现不了。如果他们不主动进攻,埋伏在暗处,宗亚也未必能发现。
他们黄金三蹲,可不是浪得虚名……
哒哒哒!
三枚光弹忽然划破夜空,扑向最前方的【云霄】。
诺亚脑子脸色骤变,光弹……是从利昂方向飞出来的!
该死!利昂这个混蛋脑子又犯抽了?
诺亚忽然想起来,利昂在昌舞云手上吃过亏!诺亚对此一直没在意,在昌舞云手上吃过亏不稀奇,在昌舞云手上没吃过亏倒是稀奇,这婆娘凶地很!
躲在暗处的利昂看到昌舞云的【云霄】,想起不愉快的回忆,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看老大没有动手,利昂心头不由微松一口气,他可不想再和昌舞云打。
忽然几颗光弹从他头顶呼啸掠过。
利昂愣了一下,旋即脸色大变,自己身后……有人!
被人摸到身后,他竟然一无所觉!
身为黄金三蹲之一的利昂,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已经陷入危险之中。
然而此时所有的通讯都被屏蔽,他无法在队内频道和老大示警。
等等……光弹从他这个方向发射……不好!
诺亚和克劳德同时向昌舞云猛烈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