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son优美都市小说 飛越泡沫時代 txt-664. 明酸暗酸分享-szmcd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中森明菜心中还在迟疑,渡边万由美却把话给大大方方说开了。如此一来,她多少如陷入被动一般的,又重新打了一次招呼。
只是,话一旦说开,心中浮现的念头被确认,中森明菜的心中,忽然感到一阵不自在。
野崎研一郎为他们三个做过介绍是不假,但是,在研音举办的聚会上被野崎公子介绍了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这件事被拿到台面上来说的同时,也就让中森明菜不得不想起另一件事。
在研音举办的聚会上的相遇,并不是她和渡边万由美的第一次见面。更早的时候……第一次见这位渡边桑,是在她被父兄逼迫、狼狈不堪的时候。
前妻不改嫁
想起这件事来,中森明菜面对着渡边万由美,谈不上是“高兴”。
不仅如此,渡边万由美一开口,轻轻巧巧,就占据了主动。
按说,中森明菜不归野崎研一郎负责,但渡边万由美这次送企划时联系了他,经了野崎研一郎的手,就把他又给拉了进来。
业界没有秘密,即使不明说出来,看动向也猜得出来。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退出乐队天国制作组,研音一猜就知道和燃烧系进场有关。他们撤出来没多久,野崎研一郎也决定离场。
弒天劍仙
BURNING的周防郁雄对这档节目虎视眈眈,背靠财团的研音未必把这个业界黑势力看在眼里,但也明白,一旦有搅屎棍入场,平衡被打破,节目也就前途有限。
落跑妃:王子算個啥 莫思
野崎研一郎早些年就想要开拓演员事业,为此还亲自体验,去兼职做演员了解业内的情况。现在,从乐队节目里离场以后,他转过头去,继续开拓他的演员事业。
离开了共同出力的项目,和渡边万由美之间倒是因为她现在主营演员,偶尔沟通个几次,但和岩桥慎一就没有再见过面。
这一次,岩桥慎一制作新企划,又把野崎研一郎给吸引了过来。但与其说是对企划本身有足够的兴趣,倒不如说是想听听这个外星人岩桥桑又有了什么新主意。
半世流離浮華盡
不仅如此,野崎研一郎从收到企划时,就在心里想,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够有缘分的。大赏时他助研音一臂之力,也帮中森明菜拿到了三连霸。现在,又找到她合作。
话不能说开,但野崎研一郎在收到企划时,想着岩桥慎一做过什么,就觉得哪怕是示好、还人情,也要给岩桥慎一助把劲儿,把中森明菜给推进企划里。
反正,由这个外星人牵头的企划,就算没有大水花,也绝不会起反作用。野崎研一郎对岩桥慎一有这样的信心。
大赏事件早已尘埃落定,背后曾经发生过什么,岩桥慎一这边也好,野崎研一郎背后的研音也好,无论哪边,都不会把运作大赏的细节再说出来。
有女長孫 神無葉靈
既不能让外界知道,此时此刻,野崎研一郎更不会把话在中森明菜这里说破。一旦被中森明菜得知研音在大赏事件前期的游移不定,必定会动摇到中森明菜对于公司的信任。
双方早已达成过共识,研音的野崎社长亲口和岩桥慎一说研音欠他一个人情,为了不和研音交恶,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更不会把这件事捅出来。
何况,岩桥慎一也不愿让中森明菜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不论如何,希望能够保护她的自尊心不受伤害。
事到如今,也只有他们三个人之间点到为止而已。
亂世塵雪
超女也戀愛
鋼鐵俠+復聯英雄姑娘 紅姜花
但也正因为只有他们三个人知情,当野崎研一郎提起这件事时,分明是此时此刻这场对话里四个人当中的一个,中森明菜却前所未有的体会到被排除在外的感觉。
莫非是因为她是“商品”,而他们三个人是决定“商品”命运的幕后黑衣人不成?中森明菜看着他们三个人说起话来,自己退后旁听。
“上次见到两位一起行动,是多久之前的事了?”野崎研一郎笑嘻嘻的和他们两个搭话,“我每次要见岩桥桑,还得万由美前辈帮忙。”
确实,岩桥慎一每次跟野崎公子见面,都是跟渡边万由美一起出现。
重生之淡淡茶花香
“哪儿的话。”渡边万由美一笑,“说的我像个什么恶人一样。”
岩桥慎一也随口跟上一句,自我调侃道:“说的我仿佛是什么个性恶劣、叫人相处不来的家伙。”
紀元二零一八
野崎研一郎接下他们两个的招数,“我可不是那个意思。”他笑着问岩桥慎一,“之后有时间一起去喝一杯吧,岩桥桑?”
“要是不答应,可就要坐实个性恶劣了。”渡边万由美开他的玩笑。
岩桥慎一笑着摇头,“饶了我吧。”
霸道总裁不常开玩笑,偶尔开一个,就让人招架不住,让岩桥慎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话说到这个份上,别无第二个选择,自然是当场和野崎研一郎约定喝酒的时间。
“万由美前辈这边,这次就先算了。”野崎研一郎说。
岩桥慎一想顺口挖苦一句,“为了不坐实万由美桑‘恶人’这件事”,话到嘴边,到底没有说出来。
他看了看在那里旁听的中森明菜。她像个正在听一堂明明不感兴趣、却偏偏不能分神的课,板着脸,瞪着眼睛。
两人目光碰了一下,中森明菜扭过头去,仿佛无意识间避开了他的视线。
这时,听到渡边万由美自己先挖苦自己,“我要是也跟去,岂不是真的要成恶人了。”
野崎研一郎哈哈大笑,“我也正是这么想的。”
岩桥慎一岔开话题,“听说研一郎桑现在主要负责演员部门的事了。”他自己说,“我可对演员的事一窍不通。”
野崎公子笑眯眯的,“我自己不也是个门外汉吗?”
其他人过来之前,他们三个人聊得起劲。当幕后黑衣人和台上的明星共处一室的时候,都不必刻意,仿佛自然而然,就把一室划成两部分。
中森明菜和研音那边跟来的工作人员到旁边去坐下,碰头会还没开始,先觉得有点无聊,心不在焉。
一边放空,偶尔像是无聊一般的,把目光投向那边正在聊天的三个人。
另外两边的人怎么还不到啊?她心想。
仿佛听到了她的呼唤,不多时,华纳和东芝EMI的人也都到场。
又一轮寒暄过后,总算进入到了公事公办的商谈。

t472l優秀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660. 名啪有主鑒賞-zogml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樱桃小丸子》?”
星期天,岩桥慎一陪竹田印刷公司的川村董事到岐阜去打高尔夫时,忽然听他提起这部漫画来。
“曰本动画公司要负责这部漫画的动画化。”川村告诉他。
一般情况下,一部漫画在积累到了一定的人气程度以后,就会把是否能动画化提上议程。漫画动画化的流程,基本上来说,先由出版社方面来制作企划,再选择风格合适的、愿意接项目的动画公司来制作。
当然,无论是出版社还是动画制作公司,都不具备发行动画的能力,所以在这个动画化的企划阶段,不可或缺的还有发行方——也就是电视台。
至于如何进行更细致的企划、如何制作……这些就都是动画从业人员们的事了。
《樱桃小丸子》现在是《RIBON》的看板漫画,早在前两年,岩桥慎一新年归家时,连他家母亲都是这部漫画的忠实粉丝。
即使不谈“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先知先觉,光是摆在台面上的成绩,这部漫画会动画化是明摆着的事,无非或早或晚而已。
“企划开始之前的市场调查,这部漫画广受各个年龄层的好评,有相当的受访者认为这是部能够全家人坐在一起看的作品——对动画来说,这算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川村把他知道的都说给岩桥慎一听,“富士电视台对这部漫画非常有兴趣,已经说定由他们来负责发行,给的是星期天傍晚六点钟到六点半的时段。”
“这个时段原先一直播放儿童节目,不过近来收视不佳,富士电视台那边准备废档,改成动画栏目。”
“所以选中了《樱桃小丸子》?”岩桥慎一适时发言。
川村点头,“这个时段结束后,接档播出的是动画《海螺小姐》。考虑到《樱桃小丸子》也是以家庭和学校为背景的日常向作品,富士电视台那边认为放到这个时段,各方面来说都比较合适。”
川村说的《海螺小姐》是从1969年起在富士电视台首播、至今已经热播二十年、如无意外极有可能持续热播、直到曰本沉没的一部国民动画。
之所以敢如此断言,是因为这部动画收视率又高又稳,常年稳坐动画收视率第一名,七十年代时最高收视率将近四十,到现在全年平均收视率也在二十五以上。(注)
網遊之熱血狂戰 空空哥
把这部《樱桃小丸子》放到《海螺小姐》的前面,来个两部联播,可见富士电视台对《樱桃小丸子》的态度、以及对它动画化后的定位:
一部全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看的动画。
詭醫嫡女
而这部《樱桃小丸子》也确实有这样的潜力。既能让小孩子看得津津有味,也能让经历过七十年代那段时光的大人,看着动画的场景会心一笑。
“曰本动画公司和富士电视台合作密切,富士电视台方面,在这次的企划上表现颇为积极,在动画制作公司的选择上,也就倾向于找他们熟悉的合作方。”
《樱桃小丸子》本身就是部日常向的动画,所以制作起来讲求四平八稳,交给制作了世界名作剧场的曰本动画公司,由他们做起来恰到好处。
而川村之所以对此事如此清楚,则是因为竹田印刷同时也是曰本动画公司的股东。
一部漫画决定动画化以后,既会为了分散风险拉拢投资方,同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相关企业们,也会趁机从中拿到能够为自己所用的机会。
川村会和岩桥慎一透底,无非也是因为同样接受了竹田印刷公司入股的GenZo,作为唱片公司,拿到动画主题曲的机会顺理成章。
而这也是岩桥慎一在决定要经营唱片公司、寻求竹田印刷帮助的时候所期盼的。
虽然第一单合作是《樱桃小丸子》这种没什么表现机会的日常向作品。
日常向的作品,往往一季的合约就签个两三年,每周播半小时,周周和观众见面,所以比起如何新鲜、如何刺激,更需要四平八稳、规范易懂。
不仅对动画本身的制作要求如此,在音乐方面同样讲求中规中矩,只要合乎气氛就好,除此之外并不会提额外的高要求。
首長的追擊:國民男神有你的婚書 阮阮ikun
回静冈老家时,被身为静冈人的母亲推荐《樱桃小丸子》,又把漫画当成静冈特产送给美和酱的时候,岩桥慎一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要接手《樱桃小丸子》的配乐制作。
和曰本动画公司当兄弟的时候,他也没想到会是这家公司接手《樱桃小丸子》的动画制作。
人生的骰子转来转去,停在一句“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上面。
歌都已经到了嘴边,随时都能唱出来——虽然是个中文版本。岩桥慎一从来不知道它的原版填了什么歌词。
身在八十年代末的曰本,前路没什么指引,唯有那句“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清晰。
岩桥慎一以为自己要在抄还是不抄之间做段心理斗争,但很快就发现这个心理斗争根本毫无必要——
匪途 土豆燒鴨
他尝试着去查询这句旋律的时候,发现曲库里已经有了这首歌。
待在圈外的人不清楚,但在乐界里摸爬滚打的人都知道灵感这东西有多么靠不住。偶尔一句天赐一般突然降临在脑中的流畅旋律,去查询一下会发现是已经存在的曲子。
不仅如此,一支新发行的单曲,曲子可能十几年前就已经被做出来,放在那里压箱底了。别的不说,美和酱跟中村兄两个人,压箱底的歌加起来上百首还多。
文抄公风险大,一不留神就是又丢钱又丢人。
魔法旋渦
查到了这首歌已经名啪有主,岩桥慎一有点好奇这曲子的作者是何方神圣。他心里琢磨,要是归属权不复杂、价格合适,就把这首歌买下来用。
仙界第一商販
要是太贵……那就只好替《樱桃小丸子》换一个主题曲了。
结果一查,发现这支曲子的版权在一家叫BEING的制作公司手里,作曲家名叫织田哲郎,是隶属于BEING的作曲家。
不仅歌曲名啪有主,连作曲家都有公司。中间多了个公司,沟通起来就麻烦多了。
岩桥慎一收到音协方面发来的传真,对着上面的信息,一时陷入沉思。

zzqx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飛越泡沫時代 ptt-654. 榨蒜能手分享-zr5ns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岩桥慎一有心要回个“不行”,奈何今天晚上确实没什么推不掉的安排。总不能没有安排也要自行安排,只为让她饶不了自己。
再说了,放着又香又软的女朋友准备好的又软又香的饭不吃,自掏腰包去请别人吃饭,这种事也有违他勤俭节约、将软饭进行到底的信条。
于是,他今天准时下班,哪儿也没去,直接回家——
然后就被中森明菜给扑上来讨伐了一顿,大头蒜当场被榨出蒜汁。
“平时装的跟个没事人似的!”
逆命者曹丕
从收到企划起就在中森明菜心里憋着的话,憋了一整天,总算一句不少,当面丢给了正主。
她张牙舞爪,虚张声势,可讨伐了没几句,瞄一瞄岩桥慎一的脸,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盯着她看,一下想起送去事务所的那首歌的歌词,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不容易提前酝酿出来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
中森明菜一边笑,一边对着他嘀嘀咕咕,“……真会装蒜。”嘴巴继续嫌弃,身体却黏过去。
岩桥慎一伸手接住她。
被她紧紧搂着,就深刻体会到商店街孩子的肌肉有多货真价实。
極品工程師 和平向往神鷹
“过来很久了吗?”他问。
中森明菜枕着他的肩膀,一摇头,蹭得唰唰响,“也没有很久,我结束工作以后来的。”
话匣子一开,对着他喋喋不休,“今天被你吓了一跳,突然就听事务所的人说什么GenZo的岩桥桑送了企划和歌曲小样过来……”
“你事先什么也没说。”她小声抱怨。
但听这个语气,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撒娇。
大明二十四監
岩桥慎一倒也不是故意要瞒着她,只不过,越是做起来难度大的事,就越是不好提前声张。免得白白期待一场,结果却落了个空。
这样的道理,中森明菜也不是不明白。但懂得道理是一回事,酝酿气势在他一进门的时候把他的蒜汁给榨出来又是另一回事。说到底,这么“教训”岩桥慎一一下,不是因为他瞒着自己做企划,而是他若无其事装蒜的态度。
总之,女朋友想生气的时候,就让她把气好好生下来,以免过后更麻烦。
“企划书和曲子怎么样?”岩桥慎一旧话重提。
“竟然连特蕾莎邓桑、八代亚纪桑都能被你说动。”中森明菜又开始佩服他。
“开始就去邀请,肯定说不动的。但是,先把企划稍微做大一点,再去邀请就不一样了。”岩桥慎一和她解释,“如果能请到那样的人物,邀请你自然也名正言顺。”
中森明菜听他解释,但在明白他的手法、知道了他是怎么靠着借力做到这一步以后,比起觉得岩桥慎一这个人厉害,心中更多的,是一种被前所未有的重视过的感觉。
是因为她提过想让他制作歌曲,所以才有了这次的企划。
中森明菜抬起头,盯着他的脸,“那样的曲子……是你故意选的吗?”
“有一点。”岩桥慎一承认。选那首歌,除了歌曲本身不错、又贴合中森明菜现在的状态以外,还有他自己的私心。
“真会装蒜。”
中森明菜又这么说了一次,偷偷笑。不过,这次的装蒜所指的又是另一回事了。岩桥慎一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又问她,“怎么样?”
要是选这首歌来唱的话,就要和他一起装蒜了。
但中森明菜不假思索,回答:“喜欢。”
她心里涨得满满的,连故意戏弄他、和他说“要是回答‘不怎么样’,慎一君要怎么办?”的话也不想说。就想紧紧抱住他,和他说“喜欢”。
她搂住岩桥慎一的脖子,把嘴唇凑过去。
“坠入爱河,每当炙热的接吻时,看到透明的梦在燃烧。”
中森明菜的心越涨越满,说不好是期待激烈的爆发、还是想要刺破心灵、将正在内心翻涌的情感释放出来。
但唯有一点可以确认,不论是哪一种,离开岩桥慎一都不能做到。
她像是只爬树的考拉,一下跳上来,结实有力的两条细腿缠到他腰上。岩桥慎一配合默契,习惯性地托住她,盯着她湿漉漉的嘴唇看了看。
“你洗澡了吗?”他问。
亲切的语气当中,带着些许的诱惑,像个邀请客人去看他的什么收藏品的主人。一边问,忽然想起这位客人已经把主动权交给了自己。
既然如此,也不在乎答案到底是什么,自作主张,带着她往浴室那边走。
我和美女老板
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 初晴時
……
中森明菜结束了工作就到他这儿来,等着岩桥慎一下班的时候,顺手准备了晚饭。来这里还没几次,她就把岩桥慎一的厨房给摸了个差不多——
然后,两个饥肠辘辘的家伙就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吃着重新热过的饭菜。
妝嗜寵
“总之,企划的事,就是答应了?”岩桥慎一跟她确认。
中森明菜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一下下点头,笑眯眯的回道,“答应了、答应了~”一边说,一边觉得,把工作的事给带到私下里来,这样的情形怪有意思的。
“那庆祝一下。”岩桥慎一说着,抬起手来。
中森明菜会心一笑,“啪”一下,和他击掌,“这次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是两个人都参与的事。
她心满意足,收回手,挥舞筷子,高高兴兴把饭送进嘴里。
……
隔天,岩桥慎一接连收到渡边万由美那边和研音那边的电话,告知中森明菜同意参与企划的事。
守護甜心來自地獄的天使 水藍色薔薇
岩桥慎一继续若无其事装蒜,只不过这次是桃浦斯达陪他一起装。答应归答应,过后还要先跟研音和华纳的相关人员见面,再叫上东芝EMI那边的人一起开会。
幕后黑衣人们的第一轮沟通结束了,之后才要跟中森明菜这个台前的明星打交道。
有之前的经验在,沟通的事做起来容易许多。岩桥慎一翻翻行程本,安排过后的应酬。
明天星期五,晚上有ZARD的最后一场演出。去看最后一场演出,这算是个约定俗成的惯例。
岩桥慎一先前安排的时候,早把这一天给空了出来。
到了晚上,峰岛突然给他打传呼。

ehbkd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 起點-653. 裝蒜達人展示-7ietr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总之,就是那位岩桥桑的企划。”
中森明菜去休假,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还是照样忙忙碌碌。星期二大本去事务所开会,野崎研一郎先把企划相关的事跟他和负责歌手业务的第一制作部部长透了个底。
按说,野崎公子不负责中森明菜的业务,但到底是渡边万由美找到他那里,为了学姐和岩桥桑,就由他亲自出面传达。
大本听到“岩桥桑”的名字,脸上显露出些许的讶异,但很快收敛起来,和野崎研一郎表态,“明菜桑明天来事务所,到时就把企划和歌曲小样拿给她定夺。”
事务所上下达成共识,歌曲小样这东西,除非她本人点头说好,否则不管是什么大人物送来的也没什么用。
鳳妻獨霸
就算那位岩桥桑跟明菜桑有点交情也一样。
大本还记得,自己不止一次见过中森明菜和那位岩桥桑在偶然相遇时聊天互动,虽然不清楚他们交情怎么样,也不知道这样两个没有交集的人是怎么认识的。
初次见岩桥慎一的时候,他才是个普通工作人员,没多久就成了研音的座上宾。现在,更是已经成了唱片公司的负责人,还送了企划过来。
大本收到企划,想起这位“岩桥桑”来,有种见证了他从小喽啰成长到了现在的感觉。
……
“新企划的邀请?”
異能種田奔小康
隔天,休完了演唱会以后的三天假,中森明菜到事务所这边来报道,听取她接下来的安排。
先是例行公事般的几个音番节目的安排,新单曲虽然丢了周冠军,但宣传期里,该做的一样也不能少。之后还有选曲会、广告拍摄、演唱会赞助商开的答谢会……
听了一会儿,话题转到了新企划这一项上面来。
“是GenZo的岩桥桑牵头做的企划,阵仗还挺大的。”大本一边说着,一边把前一天从野崎公子那里拿到的企划书,又放到中森明菜面前。
岩桥慎一送了企划书到她的事务所来?!
中森明菜没去碰那份企划书,先皱起眉来。把她这反应收在眼里,第一制作部的部长心里悄悄喊不妙。
搖身一變他愛她 水晶娃兒
明菜桑好像对这个企划完全没有兴趣、甚至还有点排斥的样子。
中森明菜被这份突如其来的企划书袭击,反应了一会儿。松开眉头,这才把手伸向那份企划书。
之前是和他说过,想要让他帮忙制作歌曲。那时候,虽然她把话说出来,但自己也知道,这中间牵扯的东西太多太复杂,不是她想了、岩桥慎一答应了就能够实现的事。所以,那时说过一次,过后就没再提过。
结果,现在不声不响,突然间就把合作的企划书送过来了……仿佛只要是岩桥慎一,就没有他这个人办不到的事。
是因为她提起过,所以被岩桥慎一给放在心上了?
穿越在聊齋 踏雪傲紅塵
靈域
她翻开企划书,一点点往下看。看了两行,“咦?”了一声。
大本问她,“有什么问题吗?”
“这份企划做得这么大。”中森明菜一半是敷衍。企划做得大是真的,悄悄准备了几个月,却一点也没有跟她透过底,结果现在突然袭击也是真的。
平时见面的时候,装的像个没事人似的……
妖妃養成記
第一制作部的部长还记着刚才中森明菜听到有这么个企划时的反应,这时想着替这份企划说点好话,大力称赞,“岩桥桑可是制作人里的名手,这次的企划也相当有魄力……”
不仅是制作人里的名手,装蒜的本领也是一流。
中森明菜悄悄在心里念岩桥慎一。
一边念,一边有点坏心眼的希望他现在打个大喷嚏。可是,企划书越往下看,被他给悄悄瞒住了的小小不满逐渐烟消云散。
把岩桥慎一“男朋友”的身份放到一边,去看他作为“制作人”准备的这份企划,她渐渐被吸引。
虽然装蒜的本领一流,但也确实是制作人里的名手……
“和ORIGINAL LOVE……这支乐队来合作单曲?”中森明菜询问面前的两名男性,向他们要随企划书送来的歌曲小样。
“是的。”
明知她看了企划,大本还是以回答她问题的口吻说话,“岩桥桑的想法,是分别制作两个版本的单曲,首版以明菜桑你的名义发行,之后再发行乐队的版本。”
说白了,就是要借中森明菜的名气来推销这支乐队。ORIGINAL LOVE的唱片公司支持这个企划,也是因为企划能成,他们可以拿到乐队出道以来的最大号宣传。
给大牌歌手提供歌曲,哪比得过直接跟大牌歌手同台共演。
“嗯、嗯。”中森明菜不是刚出道的白纸偶像,一听就明白。
大本准备好了磁带机,把送来的歌曲小样、歌词纸也都交给她。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中森明菜的脸,似乎想知道,她收到熟人送来的企划,是什么反应。
但中森明菜只是普通的接过来,把磁带塞进去,扫了一眼歌词的标题。
《接吻》。
摁下磁带机的播放键,有点缠绵的旋律响起。
“漫长而甜蜜的接着吻,想要深入无止境的去了解你。”
中森明菜听着歌,目不转睛,看着歌词的标题,不由自主,露出个小小的笑容。
……
快到下午五点,岩桥慎一人待在唱片公司的办公室里,这时,传呼机响了。把电话回过去,对面是中森明菜。
“今天晚上去你家,行吗?”她问。
岩桥慎一答应着,“行啊。”一边说话,想起她差不多已经收到了企划书和歌曲小样,随口问了一句:“企划书和歌曲小样收到了吗?”
若无其事的语气,中森明菜听在耳朵里,又开始感到一丝微妙的不爽。
真会装蒜!
“收是收到了。”
清情無悔
“怎么样?”
她跟岩桥慎一较劲儿,故意卖关子,“嗯……”
“嗯?”
中森明菜加入迫害猫的队伍,岔开话题,“慎一君今天也要在外面待到很晚吗?”
“唉。”岩桥慎一叹气。
话说到一半,这种事最让人觉得难受。
“能早点回来吗?”
她若无其事,完全不认为自己在伤害猫,对着他又像是撒娇,又像是命令,“我想早点过去,你早点回来。行吗?”
这个语气,要是说“不行”,估计过后不会轻易饶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