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6z2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ptt-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這就是安國公?閲讀-dtkoq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维尼眼眸微凝,看着左飞,面无表情地道:“都铎国。”
都铎国……
左飞听见这话,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点点头道:“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和那些从西边来的胡人乃是同一个国度。”
维尼沉默,一句话也不说话。
左飞却是笑了,说道:“还好还好,少爷还没走,如何处置你,让少爷定夺就好。”
维尼听见这话,仍是面无表情,心里面却是在想:一个堂堂的将军,却是称呼那人为少爷,却不知道究竟是谁。
左飞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千夫长,吩咐道:“你把她押回津州府,交到少爷的手里,情况如何,全都给少爷说明白,本将军留下处理海寇一事。”
“是,将军!”
千夫长点了点头,看向维尼,冷冷的道:“跟我走。”
说完,就牵来了一匹马,翻身上马。
旁边又是牵来了一匹马,缰绳交到了维尼的手上。
维尼看着缰绳,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对自己如此的放心。
秦先生,別來無恙
或许他们是觉得,无论如何自己都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缰绳,翻身上马,跟在了千夫长的身后。
两人纵马狂奔,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到了津州府城。
千夫长转头看了维尼一眼,冷冷地道:“等会进城后,跟着我走,不要乱跑,否则我便杀了你。”
这话说的十分淡然,好似杀了她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维尼听了,眉头微微一皱,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城。
在这津州府,偶尔也能看到胡人,这里的偶尔指的是一年两年。
因此,此时此刻,维尼出现在街上,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不少人都是对着维尼指指点点,小声嘀咕一些什么。
维尼却是全然不在意,就只是跟在千夫长的后面走着。
很快便来到了一处宅邸。
千夫长站在府门前,端端正正的站好,看向门口的护卫,拱手道:“卑职乃是神机营千夫长,有事要禀告安国公,还请代为禀告……”
护卫看了他一眼,又是看了他身后的维尼一眼,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然后就转身走进了屋子。
维尼站在原地,脸上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诧异之色。
她从主动投降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还是第一次发生这么大的表情的变化。
因为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要见的人就是传说当中的安国公。
虽然是近乎与世隔绝的海寇,但是朝廷之上的许多事情,她还是略有耳闻的。
知道如今大楚的朝廷出了一位少年权臣,以一己之力把控着整个朝堂,被人称为小阁老。
除此之外,神机营也是他创建的,下南洋,也是他的吩咐。
也可以这么说,就是他一手扰乱了她的计划。
若是没有这位安国公,此时此刻的她怕早已经是东南道最大的海寇,在大楚帝国,或者是东北方向的倭国打拼出一片天地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她的表情变得有些恍然,一时间竟是有些手足无措。
多少个日夜,她曾经深深的想,若是没有这位安国公会怎样,若是自己能够见到这位安国公,会对他说什么,会对他做什么,这位安国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甚至,没有见过安国公,她的脑海里面都已经有了一个形象。
英俊潇洒,羽扇纶巾,指点江山……
不怕寵壞你
如今,自己却是真的有了机会见到安国公,她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楚人有个成语,叫做叶公好龙,此时此刻的她怕是跟那位叶公有着相同的心境吧。
她这么想着,府门再一次的被人推开,护卫走出来,看着千夫长,点点头,说道:“你们可以进去了。”
“好!”
千夫长点点头,看了维尼一眼,迈步走进了府邸。
维尼愣了一下,也是跟了上去。
此时此刻,院子里面正放着一张躺椅,旁边是一个石桌,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糕点,还有一些罕见的瓜果。
躺椅上面,躺着一个青年,的确是英俊潇洒,身上披着一件貂毛大氅,身旁站着一个清秀的侍女。
侍女时不时的拿起一块糕点放在青年的嘴边。
青年时不时的开口调笑侍女两句。
这幅画面实在是……
维尼见到这一幕,陷入了彻底的凌乱之中。
这分明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纨绔败家子的形象啊!
难道眼前这个人就是传说之中文曲星、武曲星下凡,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把控朝堂,创办神机营、报纸,一人保大楚五百年兴盛的安国公吗?
这……这怎么可能?
维尼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千夫长,很想问:你是不是搞错了,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安国公吗?
千夫长却是一脸的淡然之色,对面前发生的一切,好似习以为常,已经到了不以为意的地步。
这一下,维尼彻底的无语了。
狂醫聖手之至尊棄女
难道说安国公平日里也是这副纨绔败家子的做派吗?
这……
她陷入了混乱,一旁的千夫长却是端端正正的站好,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卑职参见将军。”
方休抬眸,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又是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维尼。
目光向下,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胡人女子的确是跟楚人不太一样哈……
维尼自然是注意到了方休的目光,眉头皱的更紧,对这位安国公的观感已经达到了最低。
方休移回目光,看向千夫长,问道:“何事?”
重生馭獸師 喬家小橋
禍國娘娘 小孩你過來
一寵到底世子 回眸千百
千夫长道:“回禀安国公,此人乃是从东南道流窜来的海寇,方才被左将军抓获,审问之下,方才知道,此人乃是都铎国人,与西边来的那群胡人乃是一个国度。
妖嬈之虞美人 柔情如海
都市邪君
因而左飞将军不敢擅自处置,想要让您来定夺。”
都铎国?
海寇?
方休微微一怔,看向眼前这个红发胡人女子,站起了身,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问道:“你为何来这里做海寇?是奉了谁的命令?”
维尼的个子很高。
方休看着她,只是平视。
總裁的天價寶貝
但是,维尼恍惚之间,却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席卷而来!

z3ie9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線上看-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前面有船!-081ht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十几名海寇手里拿着锋利刀剑,用力的劈砍铁锁。
其他的海寇则是站在旁边拱卫,谁要是被箭矢射中就拖下来,换他们上。
惡魔老公有點小
花開有夢―生命傳說 千雪封墨
要知道,人在面对危机情况的时候,是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爆发力的。
剩下的几百号人就凭借着这股子韧劲,竟是把敌人全都给赶下了船。
随着时间的流逝,风越来越大,乌云也是越来越近。
海浪拍打着船体,整个大海如同装在盆子里面的水,被人摇晃起来一样,好多人都是已经开始站不稳了,颠簸的要命。
丑狼等人见到这一幕,反应也是极为迅速,立刻命令手下的人撤回来,就地寻找可靠的岛礁,利用船锚,尽量的躲避风浪。
機甲兵手記 缺陷深度
狐媚等人也就是趁着这个时候,成功的逃离,但是他们知道回去一定是回不成的。
作为海寇,他们已经彻底的完蛋了。
从此以后,十五岛将会变为十二岛,再也没有他们的位置。
幹坤鼎 界刀
目前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个津州港口。
只有上岸,才有一点儿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于是,忠厚男人大喊:“把帆全都给我升起来,兄弟们再坚持坚持,到了津州港口,咱们休整一会,就往林子里走!”
这是要做山贼了?
狐媚和白面公子看了他一眼,都是没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他的想法。
另一边,维尼看着孤零零的一艘船朝津州港口驶去,眉头微微一皱。
仅仅思索了片刻,她就做出了决定:“告诉兄弟们,咱们跟上去。”
“这……”
老三听见这话,微微一怔,劝道:“头儿,他们已经回不来了,咱们再跟上去,对方万一要跟咱们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不太好收场啊……”
维尼看了他一眼,没有解释,只是重复了一遍:“我说,咱们跟上去!”
这一次,加重了语调。
老三听了以后,神色一凌,瞬间改变了态度,点头道:“知道了,头儿,如你所愿!”
然后,转身离开了。
很快,维尼的三艘船便朝着狐媚的那一艘船追赶上去。
其他的海寇头头见到这一幕,脸上的表情都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这个女人还真不是那么好惹的!
尤其是刀疤脸,看着维尼,脑海里面不由自主地想起之前他们十二个人密会的时候,这个女人说过的话。
从此以后,津州港口养不起十五支海寇……
现在想想看,这个女人怕是觉得这片地界也养不起十二支海寇吧,就是想要看看,她接下来会如何做了。
另一边,狐媚三人看着身后的船只渐渐地散开,都是长出了一口气。
我要當院長 李興禹
没想到啊,这样都还能活下来!
真是天助我也!
要是没有着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自己这些人这一次怕都是要栽在这儿了!
趙雲轉世之天妖變 魔孩
“特么的!那个狗老五,竟然敢阴我们!”
白面公子脸色阴沉,啐了一口。
忠厚男人看了他一眼,说道:“老五不会骗我们,他有把柄在我们手上,应该是维尼那娘们自己察觉出来了,将计就计。”
“特么的!”白面公子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开始一通破口大骂。
狐媚听见声音,柳眉微微一蹙,没好气地道:“我说哥哥,你现在就是骂的再起劲,又有什么用?
咱们都已经成这样了,还能改吗?
依奴家看,还是早点儿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更实在一些。”
白面公子瞥了她一眼,说道:“收起你那副狐狸模样,还奴家,奴家个屁!”
“你!”狐媚面露愤怒之色,掏出了腰间地匕首。
白面公子见到这一幕,眉头一挑,一把从身旁的手下的手里夺来了一把长刀,看着她,挑衅道:“怎么?还想跟爷过过招!”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视,碰撞出一阵火花。
旁边的忠厚男人见到这一幕,叹了口气,悠悠的道:“都歇歇吧,都已经这样了,咱们要是再打起来,那还有的活吗?
你们要是想逞能,刚才就不该上船,留下来跟他们继续打啊!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以一敌百!”
两人听见这话,都是冷哼了一声,收起了武器,但还没有说话。
忠厚男人却是开口道了:“依我看,无非就是落草为寇,上山呗,做海寇之前,大家又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蒼雷的劍姬
旁边的白面公子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邪少的獨家私寵
忠厚男人却是看了他一眼,悠悠地道:“当然了,你算是个例外。”
白面公子沉默。
忠厚男人继续道:“津州地那些官兵,有一个算一个,其实实力不算强,别说是跟咱们比,就是跟那些小喽喽比,也强不到哪里去,东南道那边出了事,来往的商船少了。
咱们也该给自己找一条出路,上岸没什么不好的……”
若是方休在场,听见忠厚男人的这通分析,定是要给他鼓鼓掌:小子,说的不错嘛,就差把产业转型四个字说出来了。
另外两个人却是压根没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把他的话当作安慰,仅此而已……
忠厚男人见到这一幕,知道这两个家伙肚子里面都是没什么货,跟他们聊不来。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三虎呢?
他们就剩下这点儿人,分成三个山头,定然是行不通的。
可是聚集在一起,又是牵扯到了谁老大,谁老二,谁老三的问题。
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番争吵,还真的有可能打起来。
哎……
重啟南天門 醜鬼周
真是一个麻烦事。
忠厚男人这么想着,忽然听到站在桅杆上瞭望的人大声的喊道:“老大,前面有船!三艘!”
话音落下,整艘船气氛瞬间发生了变化,所有人都是紧张了起来。
又是有船,还是三艘?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里都快要到津州港口的地界了,怎么还能有埋伏?
火靈鳳仙
这压根也不符合常理啊!
但是今天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既然躲不过去,那就硬拼一场!
看谁能活下来。
白面公子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呲牙咧嘴道:“特么的,今个儿爹不要命了,也要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旁边的忠厚男人却是想到了什么,问道:“看清楚是谁的船了嘛?”
桅杆上传来不确定的声音:“好像是……官兵。”

eboz0优美玄幻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笔趣-第一千零五十章 情況不對!閲讀-0s6w6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她凭什么?
她凭什么反攻?
狐媚死死的盯着逐渐靠近的船只,实在是想不出三艘船如何能够反攻七艘船,而且还是面对包围的情况下。
当然,这些目前来说都不是最为紧迫的事情,最紧迫的是这三艘船实实在在的就要跟她的船撞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很快,两艘船就被无数的钩锁连接在了一起。
海寇们发出一阵阵不明意味的嚎叫声,在这海上听起来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因为楚国不擅长造船,因而每一艘船都是十分的珍贵,即便是真的打起来,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大家也都是尽量的不破坏船体。
出乎狐媚的意料之外的,对方的确是没有想过逃跑,反而对方的海寇主动的冲上了自己的船只,挥舞着刀剑,叫嚣着。
这些海寇在船上行动,都是如履平地,颠簸的船体,凛冽的疾风对他们而言,好似不存在一般。
维尼的海寇嚎叫着,冲向狐媚的船只。
两拨人很快就缠斗在了一起。
瞬间,血肉横飞……
维尼站在船头,越过人群,目光落在狐媚的身上。
恰巧,狐媚也在看她。
两个女海寇头子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随即又很快分开。
狐媚的反应极快,从甲板上拿起一把精致的小驽,对准维尼就是一下。
愛之神 水加木
箭矢在半空转着圈,朝维尼极速逝去。
日向jojo的奇妙木葉冒險 纏論
维尼面露不屑,轻轻的挥舞了一下自己的佩剑,就把箭矢挡在了外面。
随即,又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来了几支箭矢,也是直直地冲向维尼。
维尼见到这一幕,眉头微微一皱,几个闪避,躲开了这些攻击,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船舱里面。
好似对外面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即便是自己不出手,手下的海寇们也能轻松的灭了他们。
棄妃傾城:一手遮天
狐媚的海寇们,不少都是见到这一幕,脸上皆是露出了愤怒之色。
这娘们,明明被包围了,还敢摆架子!
这不是找死吗!
狐媚的海寇们纷纷上前,想要突破对方的组成的防线,直取维尼。
维尼手下的海寇自然是不会坐视这一幕的发生,都是一对一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两方人马又一次的缠斗了起来。
在火炮还没有普及之前,海寇之间的战斗其实和陆地上的战斗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搏杀,没有那么多的战术。
谁的力量强,谁能稳得住,就能赢。
偷心遊戲:馴服冷酷總裁
当然,这是建立在两方的船只都是差不多的水平的情况下。
若是一方船只比另一方船只更大,那压根可能就用不到搏杀了。
一只船直接撞散另一只船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
但是海寇们之间搏杀,为了保留船只,大部分的人都不会采用以船体相搏的方法。
奪池
此时此刻,毫无疑问是维尼的人占据了上风。
虽然都是身经百战,但是狐媚的人数更少,配合也是比维尼的人差了许多,短时间内就损失了不少人。
维尼这方的海寇都是两三个人组成一个小队,围攻一个人,无论是面对什么情况,他们都是尽量的保证自己的身后是自己的队友,而不是敌人。
而狐媚的人更倾向于单打独斗,互相打自己的,不管对方……
平常人数差别不大的时候,两方战术的优劣还是体现不出多少,但是人数的差别稍微多一些,就能明显的感受到两边的诧异了。
五艘船连接在一起。
其他的几艘船看着前面发生的战斗,却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即便是自傲的白面公子,看见这一幕,眉头都是紧紧的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维尼那娘们还真是两把刷子……”
忠厚男人也是皱起了眉头,道:“速度快点儿!维尼的人比上次更拼!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我把精神提起来,谁要是死在这儿了,我没工夫给你们收尸!”
两人都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不再绕弯,加速前行。
但即便如此,等他们赶到的时候,狐媚的人还是折损了不少。
甚至狐媚本人都被逼到了一艘船的犄角旮旯。
“狐媚,你还有没有点儿用?这才多久,就被人家给打成这样?”
禽獸不如的穿越女 從零開始099
白面公子跳上甲板,随手砍下一名海寇的脑袋,咧开嘴,无情的嘲笑。
狐媚听见白面公子的声音,先是一喜,随即,又是火冒三丈,破口大骂:“你个喂鱼的狗东西,特么的怂货!躲在后面,还好意思说话?
你算是个什么男人,娘们玩意儿,he……tui!”
这狐媚在人前一副娇媚的模样,遇上了事情,就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白面公子听了,又是咧开嘴笑了。
狐媚骂的越凶,说明她的损失越大。
说不定,这一次乃是一箭双雕。
既能得到维尼的那一份,又能得到狐媚的那一份。
他这么想着,整个人都是有些激动了。
另一边,维尼的海寇见到突然之间多了这么多的人,并没有慌乱,反而是露出讥笑的表情,动作却是没有停,继续向前逼近。
忠厚男人站在自己的船上,见到这一幕,心里面瞬间忐忑起来。
为什么这些家伙不害怕?不绝望?
这压根也不符合常理。
这些都是海寇,再如何也只是海寇,压根没有什么家国情怀,只有利益至上,只有小命重要,他们做事情遵循的便是这两点原则。
因而,压根就不会出现什么知死而死的情况,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大义。
这个时候,这些家伙看见自己被这么多人包围,几乎没了生存的希望,他们就算是不逃跑,反抗的心思也会弱很多。
紧接着就是会出现投降的情况,这并非是他的幻想,而是向来都是如此……
不要以为海寇就多么的凶残,他们也是知道扩充自己的力量。
如果对方的人数少到了自认为可以掌控的地步,他们不介意对方投降,把对方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的。
因此,投降是很常见的情况。
但是眼前却是没有一个人有投降的意思。
不知怎么的,忠厚男人想到了之前的那一抹烟火……
下一秒,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眸微微一凝,心沉到了谷底。
情况不对!

3t9lb優秀都市言情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txt-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識字課分享-hrx7q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锐听见这话,一时无言。
一开始的时候,看见左飞在安国公面前如此的谄媚,他还以为这左飞只是一个只知道谄媚上官的佞臣,却是没有想到,与左飞相处了一段时间,忽然发现这个人跟自己想象得完全不一样。
在安国公的面前虽是谄媚了一些,但的确是有很强的能力,而且做事雷厉风行,颇有气势,统率神机营的兵卒,也是完全能够镇得住他们。
跟自己印象当中的名将完全不是一个形象。
看来这安国公府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高深莫测……
赵锐这么想着,看向左飞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就带上了一分崇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左飞又是跟赵锐讲了很多,赵锐也都是认真仔细的听着。
穿越之華山江不歸
津州府周围的海域也都是逛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
相比于东南道的海域,这里的海域相较而言,岛礁更少,但是岛礁的面积比较大。
这样的话,有好处,也是有坏处。
好处自然是搜索海寇的时候,较为的容易。
庶難從命
坏处也是很明显,那就是单个海寇的势力要比东南道强大的多。
婚不過三
这就有点儿麻烦了。
要知道,当年压根没有海上战斗的经验的神机营能够轻而易举的战胜海寇,最为依赖的其实是精湛的武器,主要的是神威。
面对小股的海寇,神威能够发挥出巨大的作用,能够在短时间内击散海寇,消灭海寇的有生力量,让他们生不起反抗的心思,然后逐个击败。
但是面对大股的海寇,情况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神威的发射需要有一定的间隙,若是无法做到一击必杀,那么海寇便可以反击。
海寇的战斗经验丰富,相比神机营,水性也是更好,要是近身,胜负犹未可知。
当然了,那只是以前。
左飞这一次领出来的神机营,乃是跟着他在南洋身经百战的一千人,对于刀剑和火铳的应用可谓是达到了极致。
最強神犬系統
即便是海寇近身,也是能够占据绝对的优势。
以一敌十或许有些困难,但是以一敌五,问题还是不大的。
五千人的海寇……
即便是再大的岛礁也不可能出现这么强大的海寇势力。
因为这样强大的海寇势力,必定会吞并其他的海寇,这样的话,需要的物资便是一个天文数目,来往的商船绝对无法满足他们。
毕竟,海寇的物资,除了来往的商船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其他的海寇,两者相互补充。
若是出现了一股实力远超其他海寇的海寇势力,那么物资的来源就只剩下了来往商船,时间一长,必定会分散成不同的小势力,再次互相攻伐。
上司大人,非誠勿擾! 禪心月
因此,一千神机营够用了!
“赵校尉,今日我所说的,你可记住了?”
左飞看向赵锐,开口问道。
赵锐回道:“记住的有十之七八。”
他也是实话实说,没有隐瞒。
左飞点了点头,道:“能记住十之七八已是不易,这次回去以后,我会差人把我方才所说的记录下来,送给赵校尉,赵校尉只要研读便可以了。”
“……”
赵锐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左飞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有何不妥吗?”
一向面瘫脸的赵锐,此时此刻,一张脸竟然是憋得通红,许久方才缓缓地说道:“我不识字。”
“……”左飞听见这话,微微一怔。
他倒是还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也是,军屯制的屯兵世代都是屯兵,识字也没什么用处,识字干什么?
他想了想,说道:“不识字不是什么问题,神机营每天都有识字课,若是赵校尉不介意与兵卒们一起,可以跟着一块上课。
当然了,赵校尉也可以自己请个说书先生,只是需要的银子稍微多了一些,这记录的事情,我可以派个神机营的兵卒,跟在赵校尉的身旁。
赵校尉若是想要看,便让他都给你听便好……”
赵锐听见这话,又是一怔。
神机营的兵卒?
莫非一个小小的兵卒,都能识字,而且还能完整的读书?
这……
要知道,这个时代,能够写出自己的名字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能够读懂一本书,更是算得上饱读诗书了。
要是秀才,那更是了不得了,功名在身,那在很多人的眼里,已经是文曲星下凡了。
京都府都是如此,更何况是津州府呢?
網王請叫我神
兵卒能识字,那他们还做什么兵卒,为何不去考取功名呢?
即便是赵锐,脑海里面也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这个想法。
左飞看见赵锐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解释道:“安国公的命令,神机营即便只是小卒,也是要读得懂兵书,读得懂命令。
因此,识字乃是必须的,每个神机营的驻地都是会有教书先生,这教书先生也是要随军出征的,即便是明日便要征战沙场,没有命令,训练都是要继续,识字课都是要上的。”
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据我所知,水师新军乃是按照神机营的模式创建的,这识字课定然也一定是要有的。
赵校尉去参加识字课,也是可以了解一下识字课的来龙去脉,到时候请教书先生,如何的管理,也是更加的清楚。”
赵锐听见这话,有些恍惚。
很多东西,他以前压根就没有想过。
尤其是这识字课,这从戎还需要读书,古往今来,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实在是……
一时之间,他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丫鬟宅鬥指南
想了许久,只好点头答应道:“既然如此,今日回去以后,我便去参加神机营的识字课,只是短时间内怕是认识不了多少字,所以……”
左飞点点头道:“这是自然,我会派人跟着赵校尉的。”
“多谢了。”赵锐又是拱了拱手。
“无妨。”
老子是太清 千葉少卿
两人相对无言。
左飞转过头,看向兵卒,正准备下令返航。
这个时候,桅杆上的瞭望兵却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大声的喊道:“东北方向,有情况!”

2j6l0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鮮蔬果的重要性看書-cz162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锐跟在左飞的身旁,看着迅速开始投入到训练中的兵卒,感慨良多。
修真的電腦程序員 沖鋒劍客
这般的精锐,绝非是依靠训练就能造就的。
他们有自己的信念,有信念作为支撑,所以许多的事情,不需要一直盯着,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命令就能让他们倾尽全力。
北齊皇室的變態生活
这一点,若非是安国公为将军,其他人很难做到。
赵锐看着训练的士卒,眸光沉沉,陷入了沉思。
旁边,左飞忽然开口道:“赵校尉,你随我一同上船,探查一下附近的情况。”
赵锐转头看向左飞,点了点头,道:“好。”
安国公并没有说他们究竟的品级究竟是如何的。
他们一个乃是神机营的,另一个则是新军水师。
按照常理,即便是品级不同,地位也是大概相同的。
当然,作为一个学生,赵锐还是尽量的表达了自己的尊敬,只是因为个人性格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的明显。
两人一同走上了船。
左飞摆摆手,道:“出发!”
然后,船锚便被拉了上来,风帆扬了起来,几艘大船再一次的出海。
赵锐站在船板上,看着在自己的视线里越来越小的津州港口,眼眸之中流露出淡淡的激动。
作为水师新军第一营的校尉,他还是第一次离开津州港口,第一次踏上船只,第一次出海。
一时间,他感慨万千,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脑海里面却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因此只是沉默。
左飞站在他的旁边,看了赵锐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问道:“赵校尉乃是第一次出海吧?”
異靈傳
赵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那赵校尉能做到这一步,倒还可以。”左飞道:“我第一次出海还是很久以前了,是奉了我家少爷,也就是安国公的命令,前往南洋,几天的时间,我吐的不成样子,到了南洋,感觉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
赵锐听见这话,脸上露出恍惚之色,他还不知道原来出海会出现这种情况。
成神之路之元神傳
“为何会如此?”赵锐不解的问道。
左飞听见这话,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赵校尉应当以前从没来过港口吧?”
“……”赵锐想了想,说道:“去年,港口刚刚建成的时候,为了防止海寇偷袭,我曾经带着屯兵们来这里看守过一段时日。”
这就对了嘛……
但凡是在港口待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不可能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左飞也不厌烦,耐心地解释道:“原因很简单,船只太过颠簸,如今还好,若是时间一长就受不了了,而且现在是风平浪静的时候,船只的颠簸还不算是太明显。
若是遇见了风浪,尤其是一些大风浪,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人在船舱之中被甩来甩去,一刻也不得安宁,不熟悉水性的人,最多须弥,便会觉得头晕头痛,恶心想吐,即便是有经验的水手,超过一刻钟,也是难以忍受。
但是这风浪一旦来袭,经常可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乃是正常的。”
原来如此……
赵锐点了点头,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若是一个人不停的被另一个人晃悠,也会产生类似的感觉,更何况是颠簸的海面。
如此一来的话,自己手下那些从没有来过港口的兵卒们,第一次上船岂不是会难受的要死……
任重而道远啊!
赵锐心里面默默的感慨了一句。
旁边左飞继续道:“这海上有许多的情况,我要提前先给赵校尉说明,首先便是疾病的问题,每次出海,我们都是会准备足够多的食物,各式各样的都要有,尤其是新鲜的蔬果,更是要有,若是没有的话,隔一段时间便要上岸补充,并非是矫情,非要吃新鲜的蔬果,而是没有新鲜的蔬果,极容易生一种病。
这种病会导致人打寒战,生出风寒,极难以治疗,一旦得了,几乎就是一个死字,但是有了新鲜的蔬果,这种病几乎就没有了。”
赵锐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郑重之色。
南柯 羨宇幸
肆虐華娛之爛劇為王 萌萌的小瓏包
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啊!
若非是左飞告诉自己,他哪里能知道这些。
橙紅年代
鳳逑凰:嬌妻莫逃 半點心
自己虽是心细,却也压根想象不到新鲜的蔬果竟是能有这样的作用。
若只是自己,即便是出海带上新鲜的蔬果,也绝不会带上很多,到时候若是染上了这样的病,便是一个大问题!
可能付出很大的代价,付出很多的生命,最后也未必能够找到原因,更是难以找到应对之策。
替嫁王妃好調皮
如今只是一句话,却是挽救了不知道多少的生命。
因而,赵锐更加的认真。
左飞则是继续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疾病,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风寒,也是要极其的重视,海上不比陆地,出现了情况,很难应对,只要是具有一定的染病的风险的疾病,全都要将病人安排在一个单独的船舱,安排专人照料,这样可以减少其他船员染病的风险。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海上的原则,比如没了罗盘,如何判断方向,比如如何判断这海上的风浪即将来袭,如何应对忽然来袭的暴雨,这些都是需要经验,并非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
因此,到时候,定是要请一些在海上谋生活的水手作为补充,若是实在找不到,我可以从神机营抽调几人到水师第一营。”
赵锐听见这话,拱了拱手,真切的感激道:“多谢左将军!”
人類清除系統
他是个粗鄙的武夫,不会阿谀奉承那一套,在安国公的面前都是如此,在左飞的面前也是说不出谄媚的一些话。
只是感激,但是这感激却是无比的真诚。
因为他能感受到,这位左将军乃是真心实意地教给他很多东西,并非是敷衍,或是为了应付。
经过这一会的相处,左飞也是对赵锐的性格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他能说出谢字,已是很不容易,看了他一眼,笑着摆摆手道:“新军水师乃是安国公倾心打造的,我教你这些,乃是本分之事,更何况,即便你不是安国公的麾下,为了津州府,乃至大楚的百姓,我也会好好的教你,不必言谢……”

5c17c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趙子平的想法展示-940lt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赵子平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抬眸看去,然后便看见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兵卒,身上披着轻甲,站在原地,如同一棵棵笔直的松树,只是看一眼,便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难以言说的气质。
即便是站的很远,也能够知道,这些人的强大实力。
“这是……”赵子平发出疑问。
空間之旅
李正冠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神机营。”
神机营?
竟然是神机营?
怪不得!
赵子平看着面前的这些兵卒,嘴巴微张,一脸的震惊。
真没想到,刚刚提起神机营,这神机营就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更没想到,这神机营看上去竟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悍!
要我放開你除非我死 北雨
这已经不单单是令行禁止了。
没有任何的命令,没有任何人看管,他们还能站成这样,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些人已经形成了习惯,毫不夸张的说,怕是安国公让这些家伙去送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竟恐怖如斯……
不止是赵子平,其他的新卒们也全都是被神机营的气势给震住了,虽然知道对方压根不会关注自己,压根也不会看自己,但是他们还是下意思地挺直了腰背,想要给自己留一些面子。
系統美女導演
任何人都是有尊严的,即便这些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卒,原先更只是小厮。
李正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自己训练的这些小卒的变化,他的脸上露出微不可察的笑容,瞥了他们一眼,悠悠的道:“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们,一个个的简直就是废物!让你们跑几圈都跑不下来,让你们训练还不愿意训练,若是真的在沙场之上,你们遇见了像神机营这般的精锐,你们自己觉得,你们有多大的可能活下来?”
赵子平等人听见这话,都是保持了沉默。
并且出奇的没有小声的抱怨。
他们以前见过最为精锐的兵卒也就是津州卫所的兵卒,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在他们看来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一件事情了。
可是,今日看见了这些神机营的兵卒,他们方才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跟真正的精锐相比,津州卫所的那些兵卒压根就不算什么。
如此说来,津州卫所的那些兵卒都是打不赢海寇,那他们若是不更加努力的训练,以后若是真的与海寇搏杀,岂不是更没有活路了。
想到这,忽然有人猛地反应了过来,脱口而出道:“神机营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话音落下,众人纷纷露出恍然之色。
是啊!
神机营乃是真正的精锐,加在一起也只有两万人,每一个兵卒的调度都是要安国公亲自过问,乃是安国公立足于朝廷的真正力量。
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儿?
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理由——安国公!
是安国公让他们来这儿的!
那么安国公为什么让他们来这儿,原因定然也只有一个,剿灭海寇!
若是如此的话,他们岂不是不用跟海寇博杀了?
成皇霸業
想到这,众人的脸上都是露出惊喜之色,同时都是感觉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也终于是得到了一些放松。
李正冠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却是轻蔑的看了这些新卒一眼,悠悠地道:“一个个的都是想些什么呢?你们现阶段的任务乃是剿灭海寇没有错。
但是你们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真正的身份并非是津州卫所的兵卒,而是新军水师……
安国公训练你们,乃是为了让你们以后加入新军水师,乃是为了应对西边来的胡人。
那从西边来的胡人,便是神机营都是在他们的手上吃过亏,压根不是海寇们能比的,你们高兴什么?啊?”
众人听见这话,恍惚了一下,随即全都泄了气。
因为他们知道李正冠说的没错,安国公这么大费周章的训练他们,绝非是为了一个小小的海寇。
他们也是听说了,原先的津州军屯全都改为了新军水师。
悠悠愛情 老者幕
这新军水师是做什么用的,不用想也能猜得出来,因此,他们这些家伙最后也一定是加入新军水师的,哎,本来还以为自己终于能够解脱了,却是没有想到,最后还是没能摆脱训练的命运。
众人一脸的颓然,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道声音。
“立正!”
定影劍 危龍
声音十分的洪亮,众人都是下意识地抬眸往去。
然后便看见一个将军打扮的人站在神机营的最前面,锐利的目光扫过神机营的每一个兵卒,然后,大声地道:“目标,城外空地,任务,扎营,听我命令,出发!”
没有任何的回应。
所有的兵卒同时启动,迈着整齐的步伐,朝城外走去。
上千人,动作竟是如此的整齐划一,就好像是一个人一样。
赵子平等人看着他们的动作,又一次的被震撼到了。
这要经过多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到这个地步啊!
魔獸永恒之 紅塵九千
这些神机营的兵卒,多强!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
神机营之所以能够纵横天下,依赖的绝不仅仅只是他们的武器,重要的还是他们的那股精气神,还有那长年累月的训练。
而且,这些神机营兵卒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是有铁血的气息,明显能够感受到他们都是经历过沙场的磨练的。
怪不得安国公仅仅凭借一个神机营,就能控制整个朝堂,便是当朝诸公们,也要给安国公一个面子,原来如此……
最強臨時工 青磚
赵子平面露恍然,看着逐渐离开的神机营,眼眸之中闪过了一道光。
不知怎么的,他脑海里面忽然想起了看戏的时候的一句话:大丈夫当如是也!
他不渴望成为安国公那样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成不了安国公那样的人。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也是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不适合读书,更不适合做一个读书人,
或许,从戎对自己而言并不是一个太坏的选择。
若是能够成为一个将军,一言九鼎,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言能定人生死,一言能……
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瘋狂醫神 臉上的腳印
赵子平看着神机营的背影,忽然想:做一名将军也挺不错的!

48ute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ptt-第一千零四十章 小人度君子熱推-w6ccs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屋子的门被推开,一个小卒闯了进来。
津州知府和周晨都是皱着眉头看向了他,表情十分的不悦。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津州知府更是没好气的斥责了一句。
那小卒听见这话,忙不迭地站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
周晨见到这一幕,道:“以后做事情沉稳一点,也是老大不了的人,遇见什么事情,都要做到面不改色,像你这样,算什么?”
那小卒听见这话,面露愧疚之色,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卑职知错了。”
津州知府看着他,悠悠地开口:“说吧,出了什么事了?”
他其实内心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这津州府能出什么大事?
无非也就是海寇。
海寇都已经袭击了津州卫所了,他们就算是再胆大包天,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总不至于围攻津州府城吧?
那未免也太疯狂了!
死亡網吧
那小卒听见知府大人问出这个问题,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可是想起之前两位大人说的话,他只是强压下了内心的激动,缓缓地开口:“禀告知府大人,城门外来了一队兵卒,身上的装备都是十分的精良,卑职上前询问,他们自称是神机营的人。
乃是奉了安国公的命令,前来剿灭海寇。”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寂静。
嗯?
这和自己想象得不太一样啊!
知府大人和城守大人这几日不是因为海寇的事情,焦头烂额的吗?
按照常理,这两位大人听说神机营来了,应该欣喜若狂才是!
为何表现的如此平淡?
小卒想到这,忽然想起了两位大人之前说的话:也是老大不了的人,遇见什么事情,都要做到面不改色。
他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崇敬之色,要不怎么说人家能做大人呢。
这份气度,这份修养,这份稳如老狗的心境,自己就是几年也学不会啊!
小卒这么想着,抬眸看了两位大人一眼,却是怔住了。
只见两位大人的表情简直如出一辙,都是瞪大了双眼,嘴巴微张,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哪里是什么稳如老狗,明明就是太震惊了,震惊到说不出话了啊!
“咳咳……”小卒忍不住的开口,提醒两位大人:“卑职想要问一句,要不要让他们进城?”
没人回话。
小卒又是重复了一遍:“大人?”
津州知府这才猛地回过神,看着小卒,大声地道:“这还用问!神机营愿意来帮咱们剿灭海寇,这是天大的喜事啊!还不快点儿去把人家给请过来!”
“你个没用的东西,刚才怎么搞得,禀告个消息,动作这么慢,等你禀告完,黄花菜都凉了!”
小卒听见这话,一脸的委屈。
刚才说做事情要稳重的是你们,嫌弃自己焦躁的是你们,现在嫌弃自己动作慢的还是你们!
感情什么话都让你们给说了!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陌曉暄
老子做什么都是错的!
小卒心里面十分的郁闷,脸上的表情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变化,低下了头,小声的认错道:“大人,卑职,卑职知错……”
津州知府见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就是一脚,没好气的骂道:“知错你个屁!还不快点儿去!要是惹恼了神机营的将士们,神机营不愿意帮咱们了!
本官就你绑起来,送给那些海寇!”
“是是是,卑职这就……”
噬魂至尊 虔誠的魔鬼
后面一个去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看见知府大人一脸不善的盯着自己。
他顿时不敢说话了,忙不迭地跑了出去。
小卒离开了以后。
津州知府站在原地,内心无比地激动,克制不住地在屋子里面踱步起来。
周晨站在一旁,也是跟着踱步。
两个人都是十分地激动。
甚至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好一会,津州知府方才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天无绝人之路,车到山前必有路,朝廷不愿意帮助咱们,这神机营竟然是来了!
哈哈哈哈哈!还好朝廷没派人来,要不然跟神机营撞在了一起,本官要不要把他们赶回去呢?”
旁边的周晨也是眉开眼笑,说道:“卑职之前就说过了,国公大人不是那种看重金钱的人!
国公大人对海寇绝不可能熟视无睹,大人还说,安国公便是这么一个人,还说什么小人,什么君子……”
说到这里,他忽然察觉到了自己说这些话好像有些不太合适,停住,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津州知府却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你说的没错,你说的没错啊!本官乃是以小人度君子之腹,安国公乃是真真正正的君子,顶天立地的君子,本官乃是一个小人,彻头彻尾的小人,哈哈哈哈哈!”
只要能够剿灭海寇,别说是做什么小人,他就是不做人都愿意!
周晨听见这话,算是松了口气。
他对知府大人还是比较了解的。
知府大人这人从不说什么家伙,什么样的心情就是表现什么样的表情,此时此刻,他开怀大笑,说明他心里面的确是这么想的。
又是哈哈大笑了一会。
津州知府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安国公的面前,好像还给了安国公脸色看,虽是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可是很显然,安国公那样的人物,一定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自己应该前去给安国公谢罪。
角落貓落淚 櫻之信
现在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津州知府觉得自己很蠢。
当时安国公明明说了他已知晓此事,自己还穷追不舍的问。
神机营的调动,乃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事,哪里是自己一个小小的津州知府能够过问的。
即便是安国公当时有心想要调动神机营来到津州府剿灭海寇,也是决计不会告诉自己。
自己竟然还这么不知趣的一直问。
而且,仔细的算一算,从京都府出发到这里,刚好时间对的上。
九界仙尊
也就是说,海寇一攻击了津州卫所,安国公便下决心要剿灭海寇了。
津州知府想到这,忽然感觉脸火辣辣的。
亏自己自诩聪明,竟是连这些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哎…..丢人啊!
津州知府想到这,也是下定了决定,道:“本官要给安国公谢罪!”

1dd0r精品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ptt-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被襲擊的港口相伴-qcgst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方休看完这封信,微微一笑,十分的不屑,直接回信:“只管招兵,能招多少就招多少,本公照单全收!”
旁边的秀儿又把一块糕点放在方休的嘴边。
方休吃了以后,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方休眉头皱了起来,颇为的不满。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人找事?
方休抬眸望去,不出他所料,果然是有人来府邸。
但是来的人却是方休没有想到的。
竟然是津州知府。
自己不是已经答应过他,不让他侄子上战场,还来拜见自己做什么?
津州知府匆匆忙忙地赶到方休地面前,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然后道:“安国公,出大事了!”
方休看着他,眉头紧皱,问道:“什么事?”
津州知府一脸的焦急,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才缓缓地开口:“国公大人,那些海寇无法无天,竟然趁着夜色攻上了津州港口,津州卫所……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
方休也是一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津州知府喘了口气,道:“下官,下官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些海寇好似是打了鸡血一般,冲上了津州港口,然后便跟津州卫所的士卒们交上了手。
再然后,津州卫所全军覆没,一艘巨船被掳走,另外两艘还没有完工,仍旧停在港口。
海寇们留下了一部分人在港口,剩下的人现在想来应该已经撤回去了。”
这岂止是无法无天,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自己不整治他们,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人物?
方休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要用这些海寇练一练手,给新军的水师长一长经验。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他们竟然胆子达到了敢袭击津州港口的地步,若是还是放任不管,那日后必成大患!
方休想到这,已经是做出了决定,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道:“这件事情,本公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这……”
津州知府听见这话,怔了一下,站在原地,有些犹豫。
看安国公一脸淡然的模样,显然是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啊!
津州港口可是津州府的命脉所在,津州卫所更是津州府的最大的依仗,如今这些东西都是没了。
这可该如何是好?
而且,那些海寇们肆意妄为,可不仅仅是造成了这点儿损失,最重要的乃是人心。
几个小小的海寇都敢袭击津州港口,若是传出去了以后,百姓们会如何想?
还不是觉得朝廷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之徒,什么都做不了?
长此以往,是要出大问题的!
總裁:意外寶寶
虽然安国公乃是一个大人物,小小的津州府对他而言,实在是不算什么。
可是安国公您如今毕竟人还在这儿呢!
津州知府看着方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点儿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重生之九尾兇貓 狩獵仟佰
方休见状,抬眸看了他一眼,声音变得有些冷:“怎么?本公方才说的话,你没有听见?”
强大的气场压的津州知府说不出话来。
他还想站在这里,甚至想要叱责安国公:身为堂堂的国公,万千楚人爱戴的对象,如今海寇横行,你就躺在原地,吃着糕点吗?
这成何体统?
但是,终究还是不敢说出来。
只是拱手行了一礼,用冷冰冰的语气回了一句:“下官告退……”
方休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人,喜怒哀乐都是表现在脸上,倒也没什么不好的。
原來就是你
总比六部的那些家伙,笑里藏刀,表面上一口一个国公,叫的亲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你背上来一刀,那谁受得了?
只是……
这海寇的问题的确是一个麻烦。
要知道,这津州府的海寇素来都是十分的强悍,即便是英国公筹建的津州卫所也仅仅只能勉强保证商人不受这些海寇的侵袭。
可是如今,因为南洋的问题,东南道的附近,神机营时不时的就要出去灭一灭海寇。
海寇们待不下去,只能北上,来到津州港口附近。
这海寇越来越多,原先足够用的津州卫所就不够用了,早晚是要出事情的。
只是,方休预估等到水师第一营训练的差不多了,这津州卫所就可以撤下来了。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意外来的如此之快。
这才短短的几天的时间啊,海寇们竟然已经胆子大到了敢袭击港口。
若是再给他们一点儿时间,他们还不得上天了!
魔主問天 藍色眼眸
可是单单凭借津州府的力量,却是无论如何都对付不了这些海寇的。
方休眉头紧皱,片刻后,终于是做出了决定,调来神机营!
于是,又拿起了笔,再一次写起了信。
…………
另一边,津州知府离开了宅邸,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难看,甚至比进去之前还要难看了一些。
等在外面的周晨见到这一幕,一颗心瞬间凉了。
上司猛於虎:進擊的小助理
莫非是安国公训斥了知府大人?
倒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这海寇都已经敢袭击津州卫所了。
必定是说明在以前的时候,知府大人没有对海寇产生威慑力,这是知府大人的责任。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禀告给安国公总归是没有错的。
堂堂的国公殿下,若是想要剿灭一支海寇,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若是交给津州知府,那就是无比的困难了。
要知道津州卫所就是津州府的几乎全部的力量了。
剩下的这些城防军压根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就算是加上屯兵,也绝比不过津州卫所。
更何况屯兵如今还已经取消了。
怎么可能打得赢连津州卫所都打不赢的海寇?
因此,说到底,他们其实也就只有向安国公求援这一条路。
不管怎么说,向安国公求援,总归是要比向朝廷求援来的好一点吧。
如今所有的强悍的卫所或者是重镇,都是安国公府的。
朝廷最多也就是调动亲军十六卫的一部分人。
那些家伙,都是缺乏战斗的经验,装备虽好,却是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城防军,跟重镇就更没法比了。
而且……
这件事情若是让朝廷知道了,更是不好。
因此,周晨问道:“大人,事情怎么样了?安国公怎么说?”

4aj2e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ptt-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卑職沒有經驗閲讀-a87cf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锐听见这话,心里面感觉有一道暖流涌过,拱手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完后,又是转头看向自己的手下,问道:“我给你们时间好好的想一想,究竟要做什么,我从津州府城回来以后,做出决定想要加入新军的便站到左边,想要另谋出路的人便站到右边。”
網遊之超級代練 簫亦
众人面面相觑,随即拱手道:“是,大人!”
赵锐看向赵峰,微微颔首道:“走吧。”
两人骑着马来到了津州府城下。
此时此刻的津州府城城门已经开启,不再设防。
赵锐就这么直接的走进了津州府城,跟着赵峰转了几圈,到了一处宅邸。
敲门禀告后,走了进去。
宅邸的面积很大,前后各一间院子。
前面的院子里,护卫们正聚在一起聊天,看见赵锐,都是投来审度的目光。
赵锐目光直视前方,没有看他们,但是他却是能够感受到,这些护卫看上去平平无奇,实则各个都是顶尖高手!
路过马厩的时候,看见一个老农模样的人正在马厩里面喂马。
美漫次元化
正是那日一鞭把自己击飞的半步宗师!
堂堂的半步宗师,在安国公的身边也仅仅只是一个马夫吗?
当然不会是这样,或许只是为了掩盖身份罢了。
朝廷的供奉关系与安国公府并不是太好,绝不可能追随安国公。
因此,这马夫只有可能是江湖上的半步宗师。
而半步宗师极为罕见,每一个人都是有名有姓的,却没有听说哪个人做了安国公府的供奉。
却不知道这位马夫究竟是谁。
赵锐这么想着,已经到了内院。
寸芒 我吃西紅柿
院子里面摆着一个躺椅,一个俊朗的青年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身上披着一件大氅。
旁边站着一个清秀的丫鬟,时不时的拿起一块糕点放在青年的嘴边。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定是会觉得眼前这个人定是某个世家大族的纨绔败家子。
谁又能想到这位不羁的纨绔就是堂堂的安国公呢?
真是不可以貌取人啊……
赵锐感慨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端端正正的站好,恭恭敬敬地行礼:“卑职津州军屯千夫长赵锐,参见安国公!”
方休听见声音,抬眸看了赵锐一眼,脸上露出笑容,道:“来了……本公已经等你很久了,新军的事情,赵峰跟你说过了吧?”
赵锐点了点头,道:“回安国公的话,卑职听说了,国公大人要组建一支新军,一切都是参照神机营。”
方休看着他,道:“有些地方是参照神机营,有些地方却也是未必参照神机营,尤其是你们,本公知道你们这个地方临海,因此,便想着若是你愿意加入新军。
便让你筹建一支津州水师,阻拦海寇……”
津州水师…..
阻拦海寇?
赵锐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方休看着他,说道:“至于福利待遇方面,则是和神机营一样,方才赵峰应当已经告诉你了,普通士卒二两银子,然后往上递增,家室可以住进本公为神机营建造的宅邸。
只是这宅邸短时间内未必能够建好,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赵锐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想了想,还是道:“可是安国公,卑职没有领兵水师的经验啊!”
顿了顿,又是补充道:“卑职手下的屯兵们也是没有与海寇搏杀的经验,虽是杀过海寇,但那是在岸上,若是在海里碰见,他们怕是连站都站不稳……”
他说的是实话。
津州府虽是临海,但是他们这些屯兵以前都是负责剿匪,剿的乃是山贼、强盗,从没有剿过海寇。
说的夸张一些,绝大部分人可能都没有看过海是什么样子的,更不用说坐船了。
妙手無雙
他原先坐过一次船,船只在海里跌宕,若非是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很难站稳脚跟,更不用说跟海寇博杀了。
方休听见这话,看向他,淡淡地道:“本公实话告诉你,整个大楚就没有哪怕一支像样的水师,否则本公也不会想着筹建新军,一个神机营足以本公纵横天下!”
语气虽是淡然,说的话却是十分的霸气。
赵锐也无法否认,安国公大人说的没错,神机营的一小部分都能击退草原诸部,更何况是整支神机营。
只是……
新军的情况和神机营毕竟有所不同。
他犹豫了许久,还是道:“大人,您容我再想一想……”
方休点了点头,说道:“本公不强求你,若是你实在无法接受水师,留在陆地也并非不可以,只是你现在是千夫长,新军筹建起来,还只能是千夫长。
但是这水师新军若是能办得好,本公任你做将军!”
赵锐听见这话,眼眸微微一凝,一颗心不争气的猛跳了起来。
安国公所说的可并不是中郎将,而是将军,实打实的将军!
将军是什么概念?
千夫长之后是校尉,校尉之后是右中郎将,右中郎将之后是左中郎将,左中郎将之后才是将军!
這麽帥氣怎麽可能是少女
等于他一下子从一个小小的千夫长跳了三个层次,直接到了将军。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但是,他虽然激动,却还保持着冷静。
他知道,机会若是把握不住,那就等同于没有。
他没有指掌水师的经验,更不懂海战,如何能够胜任这个职务?
正在犹豫的时候,又听见安国公道:“本公知道你的顾虑,天下万事,开头是最难的,莫说你没有水师的经验,整个大楚都是没有水师的经验。
那又如何?就不去做了吗?放任海寇和胡人横行霸道?当然不是!
哪怕是筹建起的水师,一开始连海寇都比不上,这水师也一定是要筹建的!
你没有经验,你手下的兵卒没有经验,这些都不是问题,没有人一开始就是有经验,包括海寇……”
说到这,方休眉头一挑,看着赵锐,用揶揄的语气道:“若非是本公出现在这儿,你现在不也是已经落草为寇,做了海寇吗?
难道你从前便有做海寇的经验吗?”
赵锐听见这话,微微一怔,老脸经不住的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