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x59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922 目標 施文揮分享-mnzmz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今夜的月色可并不算好,在篝火旁有火焰的照耀还算清晰,可是看向远处却是一片模糊。
那撒完尿的伪军往回走的时候,篝火堆处的哨兵并没有任何怀疑,他们也是人,也早已经疲惫,只想赶紧值完属于自己的班,然后把放哨的任务替换给别人,哪里能想到,就是这么一跤摔下去,原本属于他们一方的伪军,就已经被桩子给替换掉了呢?
当时那名伪军被史小全拽下了坡之后,早就换好了伪军军服的桩子伪装成那名伪军重新爬了上去,然后放完了水,稍微低着点儿头,一路返回篝火营地。
营地的篝火旁,一圈儿的伪军仍旧沉沉的睡着,没有人注意到熟悉的伙伴已经换上了陌生的面孔。
桩子找到了属于自己伪装的那名伪军的空地,然后把头埋在了腿上,装作重新熟睡。
全过程的安排之巧妙,令敌人没有半分察觉。
至于那名被史小全拽到坡下的伪军,第一时间就被他打晕了过去,这个地方毕竟离得不算太远,万一这小子挣扎或者发出点儿声音,把自己一行暴露,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史小全将伪军打晕之后,把这伪军拖到了韩烽一行所在位置较远的地方。
他下手并不算重,随便找一把雪往这昏迷的伪军脸上一抹,冰冷的刺激便让这伪军立马清醒了过来。
猛然惊醒的伪军,眼见周边尽是陌生的面孔,还有一把顶在自己脑袋上的黑幽幽的枪口,当即吓得魂不附体,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在了敌人的手中。
他想呼救,只是被眼前那一道道凶残的目光一瞪,立马又把到了嘴边的呼救声咽了回去。
黑道之財色無雙 夜語
还是小命要紧。
这伪军倒是不傻,随便的在周围撇了一眼,没有看见篝火,也没有看见自己的伙伴,很明显自己被带到了一处偏远的位置,现在就是呼救,只怕也未必就能被同伴听到,说不定敌人恼羞成怒就把自己给杀了。
“不要想着有人来救你了,想活命的就好好配合,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韩烽沉声道。
“长,长官,俺俺叫刘三儿。”这伪军连忙道,老实了下来。
“很好,带队的是你们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火箭王 我是碼字狂
兩儀寶鑒
“是俺们营长,叫叫许长富。”
“没有其他人了?我明明看到又有其他的队伍进入药泉山。”韩烽诈道,如此质问的时候,他注意这伪军的目光之中有些躲闪。
难不成真有大鱼?韩烽暗自想道。
崩壞外的神明 徐人雙
眼见着似乎被韩烽看出了破绽,刘三儿不敢隐瞒,老实道:“是俺们施……施旅长。”
“施文挥?”朱国寿惊喜。
“是是的。”
“嘿嘿,团长,这还真是送上门儿来的,这个老汉奸可是可恶透了,我们抗联的人对这小子简直恨之入骨,这次要是能把这老小子的脑袋给砍下来,不知道能替多少弟兄报了大仇了。”朱国寿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坚决,看这样子,此刻就是拿他的脑袋去换施文挥的脑袋,他也绝无二话。
唐槍 大面具
刘三儿则是吓了一跳,一脸见了鬼的神情,“你,你们要杀俺们旅长……呜呜呜……”
刘三儿被史小全捂住了嘴巴。
韩烽冷笑道:“施文挥这小子可是鬼子的铁杆儿汉奸,在他手底下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抗联好汉,像这样的卖国贼,大汉奸,难道不是人人得而诛之吗?老子要杀他,简直都不用找理由的。
刘三儿啊刘三儿,你要是好好配合,老子饶你一命不说,你帮着我们杀了施文挥这个狗汉奸,也算是大功一件,替你小子这些年干的坏事儿赎罪了。
你要是还想护着这个汉奸跟老子玩儿心眼儿,史小全,先把他的两条腿给我卸了再说。”
“呜呜呜呜——”
倒黴天師
刘三儿拼命摇头,眼见着吓的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
“让他开口。”韩烽道。
史小全松开手,顺便狠狠地照着刘三儿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妈的,真特么恶心。”
刘三儿流着鼻涕眼泪道:“长官,俺要活,俺要活,你们想知道什么,俺一定配合,俺都说。”
韩烽道:“我问你,你们在药泉山上一共来了多少人?下山的隘口是不是都有人守着?过了药泉山之后,是不是还有人马埋伏,在等着老子呢?”
刘三儿道:“俺们在山上有一个营,还有旅长带来的一个警卫连,得有三四百人。
下山的路口的确都被旅长他们派人给封死了,再往后面是不是还有陷阱俺也不清楚,不过俺当时刚好离旅长不远,听到旅长和团长他们讲的在不远处还有关东军91旅团等着你们嘞!”
“施文挥那小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靠近那片很大的矿泉的岸边儿,俺们旅长在正中间的位置,篝火点的最大最旺的就是俺们旅长在的地方。”
徐梓琳道:“这汉奸头子倒是狡猾,背靠着矿泉,周围全是他的人,咱们想要摸过去怕是不不容易。”
韩烽思索了一阵,忽然轻笑起来,道:“这世上什么不容易的事情,只要能想出好法子来也就变得容易了,当施文挥这个老小子出现的时候,老子就已经想好要来一次斩首行动了,矿泉边,呵呵,看来就连老天爷都注定了给老小子要命丧今晚了。”
“团长,你想到什么好法子了?”朱国寿望见韩烽目光中的自信,情不自禁地问道。
韩烽看了刘三儿一眼,“咱向来不食言,把这小子打晕,塞上嘴巴绑了,是死是活,看他的造化。”
“是。”
“长官,长官饶命饶命啊……”
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韩烽笑了笑说道:“看来今晚的行动比我预料中的更加顺利,意外得知施文挥这个老小子也在这片儿山上,偏偏这老小子还不知死活的选择驻扎在矿泉的岸边儿处,咱们今晚的目标就是他了。”
徐梓琳道:“老韩,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法子?那矿泉可不小,岸边儿不可能没有伪军哨兵,周围除了那矿泉之外又是一片空荡荡,咱们想要避开哨兵的视线摸过去可不容易。
一旦暴露,别说是干掉施文挥了,恐怕咱们自己都得搭进去。”
棒打鴛鴦 夏家三千金
……

57bxs精品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 深思文學-916 潛伏的危機鑒賞-6d9gz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
“你是怎么判断出敌人会从南向突围出去,并提前在树林一带的南向布置下部队埋伏的?”
施文辉混成旅临时指挥部,当山本三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施文辉的脸上浮现起一抹自信。
“旅团长,要说是大规模的正面作战,就是我十个施文挥绑在一起也远不是您的对手,但要是说到对付像这种抗联的队伍,我却自信不属于任何人。
抗联的队伍有个特点,他们喜欢打游击战,喜欢搞突围战。
再加上他们的人数本来就少,是以小股作战,分散作战为主,这样的队伍具有很强的机动性。
所以面对这样的敌人的时候,就好比在江河里捞鱼,咱们一网下去,或许能捞到很多鱼,却未必能抓住咱们想要的那条鱼。
对付这样狡猾的鱼儿,一张网是远远不够的,咱们绝不能自信一张网就能抓到这条鱼。
对这样的队伍进行围剿的时候,我一般会做两手准备。
一面是围剿他们,另一面是随时在他们有可能逃脱出去的方向继续布置下陷阱埋伏他们。
所以当这支队伍开始与咱们的人交手,战斗声第一次传出开始,我就发现这支队伍有向南逼近的趋势,我料想他们的突围方向肯定就在南向。
这也很好理解,过了老黑山和树林地一带,再往南向基本上都是一些视野开阔的平原,就是想要作战,也没有掩体,这样的地形对于兵力薄弱的远东团来说是大为不利的,他肯定会向药泉山一带逼近,因为那里是山区,只有到了那里,这群人才能够通过游击战继续与咱们周旋。”
“原来如此,所以,你把队伍提前埋伏在了快要抵达要潜山的必经之路上。”山本道。
老師嫁不嫁 惜瘋
“是的。”施文挥道:“我派兵埋伏的地方易守难攻,再加上现在天色已经彻底亮了,敌人想要借助夜色的遮掩与咱们周旋的优势荡然无存,这支远东团队伍只要踏入我设置的包围圈,即使不死,也得脱层皮。
若是他们能侥幸再次逃脱,旅团长您的队伍继续在其他方向负责围追堵截,谅这支队伍也插翅难逃,活捉韩疯子只是迟早的事情。”
施文挥说到这里的时候甚至感觉有些庆幸,说实话91旅团这次闹出的动静儿可真是不小,这么的重重包围,他还真是担心韩烽一行人逃不出来,他自己做的这一切布置也就白费心机了。
好在远东团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居然硬生生的从91旅团的合围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时候施文挥就知道,属于自己表演的机会来了。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輕花雨
只要这一次他能成功地消灭这支远东团,并活捉韩疯子,他施文挥必将声名大振。
大創造者
这次覆灭远东团的大功劳,他施文挥拿个首功,也是板上钉丁的事情。
娛樂系統大亨 學生奶
再加上他帮着91旅团洗刷了耻辱,说不定就连山本三郎也得对他刮目相看。
嗜血的皇冠:大結局 曹昇
一想到这里,施文挥的内心就越发的火热起来,他的目光透过指挥部,跨越空间,似乎已经飞到了韩烽这边儿来。
却说这时候天色已经大明,应该是凌晨七点左右,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已经普洒在大地上,将遥远的山色照出一片暖意,似乎就连这春日最后的料峭也一并驱散了。
烏龍遊
望着已经在不远处的药泉山,经过一夜作战,早就有些疲惫的远东团战士们只想着能早点儿进来山里,然后摆脱掉日伪军的追击,好好的休息上他三天三夜。
这一路战斗至此太不容易了,跟着韩烽的三十位精英弟兄,此刻就只剩下了十几人。
想起之前与关东军山野小队的作战。别看朱国寿与战士们说笑中一片轻松,那场战斗的艰难和对手的强悍,朱国寿却是心有余悸。
“这些狗日的,反应力奇怪不说,拼刺刀的功夫更是了得,老朱我差点儿都给栽进去,幸好团长你提醒得快,能用子弹解决的就绝不动手,咱们一梭子扫下去,任凭那小鬼子咿咿呀呀的如何凶残,照样被咱们撂倒。
可谁也没想到这些小鬼子都他娘疯了,眼见着打不过咱们,居然一个个抱着手雷,硬是和咱们玩儿起了同归于尽来。
我亲眼看到一个鬼子肠子都快打烂了,还硬生生的把手上的手雷朝着咱们战士丢了过来。
还有个小鬼子,明明已经七窍流血,可没有死透,咱们几个战士刚经过他边上,这狗日的就拉响了手雷。
团长,虽然是敌人,老朱我也恨透了小鬼子,可不得不说,这些鬼子还真他妈是条汉子。”
韩烽道:“这可是关东军,属于日军战斗序列里边相当强悍的一流战斗部队,每一个士兵都是经过长期的军事训练,并通过实战,甚至是从多场战争中活下来的老兵,战斗力自然不会弱了。”
史小全道:“团长说的一点儿不错,我之前就注意到那些倒下的小鬼子,大部分的嘴上都长着胡子,这说明这些家伙可都是身经百战的老鬼子。”
韩烽道:“不过大家也不用为此忧心,这样的精英鬼子对于日军来说也是死一批少一批。
再加上这些年伪满州区的大量关东军精英部队都被调往欧洲等战场,留在这片土地上的,真正具有强悍战斗力的关东军也不多了。”
朱国寿乐道:“就是,团长说得好,咱们可不能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管他娘的什么精英队伍,不照样被咱们打趴下了嘛!
流蓮記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層層
老朱我现在就想着早点儿钻到那药泉山里,好好的吃上一顿,睡上一觉。”
黃易短篇小說 黃易
说起这个,韩烽道:“兄弟们,咱们先把身上能吃的都吃了,身上没剩下食物的,找其他的同志均一均,填饱了肚子再说。
另外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谁也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鬼子埋伏,后面的鬼子什么时候又会追击而至。
之前一带是平原,一眼望过去能望见千米之外也就算了,再往前你们注意到没,已经是一片有沟壑的地带,那一带咱们可得当心了,侦查的队伍必须提前主力部队出发,务必确定前方是否有敌人埋伏。
古人常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简单点讲就是,越是你觉得安全的时候,或许就越是最危险的时候,91旅团的包围圈咱们都突围出来了,可不能在这时候小水沟里翻了船。”
徐梓琳道:“老韩说的是,同志们,希望大家打起精神来,一鼓作气,等到彻底摆脱了敌人,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咱们再好好的整顿休息。”
“是。”队伍应声道。

38937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抗戰韓瘋子 txt-914 血戰讀書-fshwe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迂回前进的命令下达之后,突击连的战士们借着最后的朦胧天色,迅速隐匿在林子之中。
从最外围工事后方的关东军的视角看来,韩烽一行像是撤退了。
“一群怂包。”关东军小队长骂了一句,整支队伍的警惕倒是放松下来。
一个下属道:“山野君,万一这个皇协军说的是真的,那个被咱们打死的皇协军排长果真有机要情报向指挥部汇报,咱们该怎么办?”
山野冷笑道:“不要相信这些中国人的鬼话,他们为了逃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们逃到这外围的目的以为我不清楚吗?不就是害怕那支所谓的远东团嘛。
就算刚才那个皇协军说的是事实,他们忽然出现在这外围阵地,而且没有得到上面的命令,这种情况下本身就很值得怀疑。
咱们执行的是山本旅团长的命令,谁也不敢有二话,你可明白?”
“嗨!”
山野想了想,道:“有些表面功夫还是需要做给这些中国军人看的,派几个人去把那几个伪军的尸体带到阵地后面来,然后处理掉。”
“嗨!”
一阵对话的功夫,韩烽率领着队伍绕了个圈儿,又继续摸近。
这时候正好有七八个鬼子从阵地后方走出来,看样子是准备去收拾刚才被他们打死的伪军排长,和那几名伪军士兵的尸体。
“团长,打不打?”史小全压低了声音道。
韩烽观察了一阵,他注意到眼前这支关东军的警惕性明显比先前低了很多,“打,政委和朱队长他们两边的人马也已经就位了,告诉弟兄们,不要打死,打残这几个鬼子,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就行,战场之上打伤一个鬼子,可要比打死一个鬼子作用大得多。”
“嘿嘿,俺明白,团长,这招儿叫围尸打援,老队长教过咱们这招儿。”史小全乐道。
韩烽笑道:“你小子学的倒是挺机灵,告诉弟兄们,听我命令,准备动手。”
“是。”
韩烽说罢,借着枯叶的遮掩,横起了枪口。
砰——
嘹亮的枪响声打破了黎明将来前夕的宁静,以高速射出的子弹在惊人的转速中击中了不远处正在拽着一具伪军尸体的鬼子的腹部。
“打——”韩烽怒吼下令。
以枪声为号,吼声壮势。
霎时间枪声大作,最先被韩烽一枪命中腹部的那个鬼子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只是因为没有被射中要害,虽然因为剧痛失去了战斗力,整个人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着,却并没有死亡的征兆。
每天都在被刷新人生觀 葉悠悠
大小姐的貼身兵王 三眼貓
这小鬼子也就是个新兵,可能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直面死亡的场面,求生欲让他忍不住哀嚎,不断地伸手向周围的同伴求助,“救救我救……救我……”
只是他再抬头望去,周围的同伴也尽数都被打倒,情况和他如出一辙,一个个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却没有人立刻死亡。
工事后方的关东军小队长山野彻底懵了。
这偷袭来的莫名其妙,他甚至没有回过神来,才出了工事的八个士兵就当场栽倒。
山野不敢耽搁,连忙在怒吼中下令向韩烽一行开枪的方位猛烈射击掩护,然后下令一个小分队迅速出击救回被击倒的士兵们。
这电光火石之间,山野大概也想不清楚眼前的战斗究竟是不是陷阱。
才派出去的一个小分队还没有到达被击倒的那七八个关东军士兵身边,又再一次被韩烽一行的新一轮火力射倒。
鍛煉 茅盾
突击连战士们的枪法之精准,让躲在工事后方怒吼着指挥的山野有些心惊肉跳。
小兵張愚
他这才意识到敌人这是典型的围尸打援,自己派出去的两支队伍都没有直接被敌人打死,而是打伤,等待着自己继续愚蠢的派队伍出工事救援。
转眼之间就折损了二十多人,尽管这外围的山野小队是一支加强小队,山野的心头也在滴血。
就是这眨眼的功夫,他着一方的战损已经有三分之一了。
風華
可眼见着就在工事外几十米开外的地方,二十多个士兵正在痛苦地哀嚎,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满是哀求。
山野目眦尽裂,他怒吼着开火。
他这一支加强小队,不仅加强了人数,还加强了装备,光是歪把子轻机枪就足足有六挺,掷弹筒分队的掷弹筒也加强了三门,弹药数量更是在短时间之内取之不尽。
轻机枪的猛射与掷弹筒的炮轰中,山野视野之中,判断出的隐藏有敌人的方位的树木被炸了个七零八落,坚硬的子弹在满是枯皮的树木上印出一个个弹坑。
迅速弥漫的硝烟很快就将韩烽一行的视野笼罩。
史小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底暗自嘀咕:这小鬼子人数不多,火力倒是够猛的,幸好团长及时下令让所有战士都分散开站位,这才避免了过大的伤亡。
“团长,鬼子像是发了疯了,咱们接下来该怎么打?”
韩烽道:“急什么,接下来就是政委和朱队长他们上场表演的机会了,鬼子用炮弹轰炸咱们这边儿,为的就是给他们制造出救人的空隙。
我想鬼子这会儿已经出了工事,准备把先前被咱们射倒的鬼子给救回去。
咱们这边儿是被烟雾给遮盖了视线,但政委和朱队长他们那边儿现在可正是大好的进攻机会,咱们就等着瞧吧!”
话音未落,左右翼猛烈的枪声忽地传出。
史小全乐道:“团长,你这仗指挥的,可真是太神了。”
韩烽顾不得史小全的马屁,徐梓琳和朱国寿两支队伍那边的喊杀声已经传出,他率先直起身就向着日军的工事冲锋,一边怒吼道:“同志们,冲——”
最后的决战瞬间开启,正如韩烽所料,山野果然趁着硝烟笼罩韩烽一行视野的时候,派了队伍出工事救援。
徐梓琳和朱国寿这两支队伍抓住时机,从左右翼的方向向山野小队发起骤然进攻。
宦海弄波 石板路
再加上韩烽这个方向的冲杀声,一时之间像是四面埋伏,山野小队终于慌了,山野本人一时大惊失色。
他这才意识到敌人的狡猾,原来根本就不止眼前这一路,而是早就派了队伍从左右进行偷袭呢!
冷愛公主vs風雲四王子 魚小溪
生死关头,山野猛地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睛,又刷的睁开,“万岁万岁万岁!”他连吼了三声,所有的关东兵士兵立马瞪圆了眼睛,像是死神附身一般,悍不畏死起来,最终决战终于彻底爆发……

r10rj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抗戰韓瘋子 愛下-913 戰術閲讀-bdo9f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此时,由于日军的开火突兀,猝不及防之下,排在韩烽一行队伍最前面的伪军排长当场死亡,跟在这伪军排长身后的七八个伪军也倒下去了五个,突击连的战士们有几个受了轻伤。
情况似乎很不妙,也就是突击连的战士们训练有素,及时躲避在周围的树木掩体后,却仍旧没有第一时间还击,而是在等待着韩烽的命令。
突发的状况下,侧身隐蔽在一颗水桶粗细的树干后的韩烽,在脑海中迅速地思索着眼前的事态。
原本他是准备立刻下令还击的,但此时的日军明显已经摆好了继续进攻的架势,自己一方是猝不及防,而敌人却是严正以待。
这样的战斗即使有胜算,也难以规避伤亡,得不偿失,这可不是韩烽想要看到的结果。
徐梓琳和朱国寿一行面色难看,谁也没有想到,一路顺顺利利的抵达这里,居然又栽在了这个地方。
细心的韩烽却很快注意到一个问题:在那边缘地带,早就构筑好工事,躲在工事后疯狂射击的关东军的火力逐渐地减弱下来,枪声甚至渐渐地淅淅沥沥起来,直至停止。
甚至有谈笑声传来,一个个曰本人的面孔上显露着讥讽和不屑。
最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并没有继续射击,将韩烽一行彻底消灭的打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一行人从刚才的边缘地带后撤了下来?所以鬼子不再继续追击?
至尊無賴 跳舞
都市全職男神 風過無痕
韩烽忽地抬头,他想起了伪军排长死此之前的那番话语。
恍然大悟。
“明白了。”韩烽下意识地开口。
跟在韩烽身旁不远处的徐梓琳问道:“老韩,你明白什么了?”
韩烽自信道:“老徐,我懂了,眼前的情况并没有咱们想象的一样糟糕,眼前这一支关东军并不是冲着咱们来的,而实际上也无不证明如此,他们并没有消灭咱们的打算,只是想要把咱们打退下来。
撒旦首席盛寵暖妻 浴水涅磐
你还记得那伪军排长之前说过的话吗?山本那个老鬼子下的命令,让施文挥旅的所有伪军负责在包围圈内搜捕我们,并三令五申,伪军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绝不允许向包围圈外围撤退。
所以方才这支关东军并没有识破咱们的身份,他只是把咱们当成了那违抗命令的伪军,所以执行了射杀逼退的任务。”
徐梓琳恍然道:“你的意思是,山本这个狡猾的老鬼子先是让伪军代替他的队伍进行搜捕工作,避免自己队伍的伤亡,然后把自己的队伍驻扎在外围,避免咱们趁机逃脱。
至于不让伪军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向外围后撤,可能防的就是咱们混进伪军队伍,趁机从包围圈逃出去。
所以这外围的关东军绝不允许伪军接近,一旦伪军接近,他们便会开枪射杀,以逼退他们。”
这时,就连朱国寿这个粗人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团长,政委,这么说的话,鬼子见了接近外围的伪军就开枪,倒是也能起到一个试探的作用,要是刚才咱们就开枪反击的话,咱们的身份肯定就暴露了,小鬼子可不会把咱们打退了就了事。”
韩烽道:“老朱说的不错,方才那些关东军就是在嘲笑咱们这一点,往往伪军遇到他们胡乱地开枪射杀,也只会慌乱地逃窜,根本没有勇气反击。
錯惹花心首席 吉祥喜
现在想来,山本这个老鬼子不止是狡猾,而且还狠毒。
如此费尽心机地对付咱们,居然连自己的队伍也不放过。”
“团长,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朱国寿问道。
韩烽道:“咱们的身份没有暴露,不远处的那支关东军目前又慢慢地对咱们失去了警惕之心,外加上咱们一路伪装成伪军抵达这外围,已经从日伪军最密集的包围圈走了出来,现在咱们的敌人,可以说只有这外围的一支关东军,敌人的具体位置咱们又一清二楚,这是咱们可以利用的一点。
但现在的情况紧急,这枪声一响,周围的鬼子会迅速过来支援,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出现,眼前这支关东军是必须干掉的。
这样,伪军排长的牺牲还可以加以利用,一会儿我与日军沟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聖皇男子學院:霸道少爺乖乖聽話 草芯茶
老徐老朱,你们各带一支队伍从两翼包抄,一定要注意隐蔽,一会儿我这边儿枪声一响,你们两边抓住时机,同时发起进攻,我也带着同志们紧随其后。”
“好主意。”徐梓琳表示赞同。
队伍迅速行动起来,徐梓琳和朱国寿各自带了一对从左右包抄的时候,韩烽则是隔着树干后,用日语冲着外围的关东军喊话道:
“太君,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胡乱开枪呢?我们的排长都让你们给杀了,我们排长可是团长的亲戚,你们把我们排长杀了,我们怎么回去交差?”
王爺,哪裏逃! 月下黑夜
外围的关东军们一愣,一个个听着韩烽这娴熟的日语,非但没有解释的意思,反倒是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深了。
正如韩烽推测的那样。
外围的关东军正是执行的山本三郎下达的死命令,为的就是提防伪装成伪军队伍从外围离开的远东团。
面对韩烽的质问,那关东军小队长不屑道:“这是旅团长下达命令,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服气的可以去找他质问,倒是你们,不老老实实的执行搜捕任务,为何向这外围退却?”
韩烽唬道:“这是我们排长的事情,他有机要情报想要通过你们迅速向旅团指挥部报告。”
我是風流大法寶 柳江南
“什么?”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可我们排长现在却被你们射杀了,万一耽搁了情况,我看你们吃罪得起吗?”
对面的关东军小队长似乎迟疑了一下。
道:“总之这是旅团长的命令,你们皇协军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向外围接近,就可以直接开枪射杀。”
“你们曰本人可真是太不讲道理了,我们排长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上,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他太可怜了。”
“八嘎,住嘴,你们赶紧离开,否则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韩烽似乎是识相地选择了闭嘴,他朝左右两方看了看,两支队伍基本上已经抵达了预定的位置。
“迂回前进。”韩烽低声下令……

h7fv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笔趣-912 暴露分享-luwrl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无法避免的战斗似乎要一触即发。
但韩烽十分清楚,这场战斗一旦出乎意料地爆发之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这一次,他是伪装成伪军的队伍前行,又有着伪军排长打掩护,队伍一路行至此,周围的情况全无探查,万一战斗起来,附近有成队的日军存在的话,韩烽一行想要及时抽身脱离出去,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搞不好被敌人一网打尽,再无逃生之路也未必没有可能。
所以在无法确定自己一行彻底暴露的前提下,韩烽绝不愿与这对伪军发生冲突。
同样不希望这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的不仅是韩烽,还有这伪军排长,他知道一旦战斗爆发,最先死的肯定是自己等人。
他在心底再次把同伴老陈的祖宗几代给问候了一遍。
然后说道:“这是我姐夫征兵之后又给我这排调的一队人马,几个新兵蛋子,你们自然是没有见过,老陈你小子还真是的,这一惊一乍的把老子吓一跳,我还以为老子的队伍里混进来了远东团的人马呢!”
老陈大笑道:“去你的吧,你咋不说韩疯子就在你身边儿站着呢?真要是那远东团的人马混在你的队伍里,你老冯的脑袋早就搬家了吧!”
開個店鋪在天庭 天啟少爺
“……”伪军排长老冯一滞,老陈这老小子还真是一语成谶了。
老郑则是羡慕不已,“啧啧,关系户还真是令人羡慕,有个姐夫团长就是不一样,每一次征兵过后,你老冯的排总是最先得到补充,现在你这一个加强排的人马都他娘快赶上一个连了吧!”
“不和你们扯了,这次搜捕任务结束之后,有时间一起喝酒。”
韩烽已经低声下令,让伪军排长不要耽搁。
伪军排长当即与老陈二人作别,带着队伍迅速离开。
一直到队伍渐远,徐梓琳和朱国寿一行这才如释重负。
这一次还真是一波三折,弟兄们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上了,幸好有惊无险,总算是顺利的逃脱。
伪军排长也吓得不轻,这时候开始邀功,“韩长官,这次兄弟我表现的不错吧!刚才差点儿被吓个半死,老陈那个混蛋,下次见了面,我非狠狠地揍他一顿不可。”
韩烽没有理会伪军排长的废话,只是道:“咱们继续往前走,遇到日军的可能性有多大?”
伪军排长道:“可能性很大,我们的队伍与91旅团替换之后,他们的人马就在这包围圈的外围守着。
哦,对了,韩长官,当时山本旅团……那老鬼子还下了命令,我们这些皇协军必须一直在树林里,按照原本的命令进行搜查,在没有抓到你们之前,绝对不允许撤离,也不允许向外围跑。”
徐梓琳道:“可我们要想突围出去,只能继续向外围走。”
“那山本那个老鬼子有没有说过,如果你们这些伪军接近外围圈,会怎么样?”韩烽问道。
伪军排长摇了摇头,“这一点儿倒是没说清楚,但我想,无非就是把我们再赶回去。
韩长官,我们接着该往哪个方向走?”
“继续向南走。”
“可是再往前走的话,马上就要遇到日军了,他们在外围守着,咱们只怕不好出去。
您知道的,我们这些皇协军在鬼子眼里就是条狗,说话不作数的。”
韩烽道:“那就想办法接近他们,让他们降低警惕,之后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战斗爆发之后,你们就可以逃了。”
逃?
意思是要放他们走。
伪军排长面色一喜,一会儿眼前这支抗联队伍真要是与外围的关东军爆发战斗,他们这些俘虏趁乱逃出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毕竟天色只是刚刚放明,只要往周边的树林子里一钻,小命也就无忧了。
“是,韩长官放心,我和弟兄们一定全力配合。”伪军排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队伍继续行进的时候,有了伪军排长积极配合的先例在前。
再加上伪军排长的一番话,什么我等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没人愿意真心给小鬼子做狗,韩长官你就放心吧,一会儿真要是打起仗来,我等甚至可以为韩长官冲锋陷阵。
韩烽自然不会相信伪军的鬼话,什么狗屁的冲锋陷阵,说不定是临阵脱逃。
但想了想,韩烽还是答应了伪军排长。
毕竟接下来面对的可是日军,这伪军排长是个聪明人,现在他们可以说是和韩烽等人坐在了一条船上。
就算是临阵倒戈,鬼子也未必会选择相信他们,说不定会一起射杀。
韩烽索性调整了队伍的站队组成:由伪军排长和他的七八个士兵站在队伍的最前方领队前行,韩烽则是带着突击连紧随其后。
其实这个时候伪军排长心里也在打着小算盘,他想通过这种手段让韩烽等人不能近距离的控制他们。
一会儿与外围的关东军接触之后,身后这些抗联人马一旦开火,他就会第一时间向两旁的树林里窜去。
至于身后的士兵,他管不了这么多,说不定正好可以帮自己挡些子弹,自己能活命就行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
队伍就这样调整之后继续前行。
很快接近日伪军的包围圈外围,果然在必经的隘口处有一队日军看守。
在伪军排长的率领下,韩烽一行脚步不停。
會計十年 舊時皓月
只是双方刚刚隔了四五十米,那边的日军就喊起了话。
星空第一紈絝
意思简洁明了,让眼前这支皇协军立马掉头回去,继续进行搜捕任务。
伪军排长开口,常年与曰本人打交道,他倒是精通日语,说道:“皇军,我姐夫是邹团长,邹团长你认识吧,我们旅长是施文挥,我姐夫是师旅长的兄弟,我们准备……”
“八嘎,开火——”
这伪军排长话音未落,那边的关东军居然就猛的开了火。
色娘在現代
韩烽原本正在提防着这伪军排长用日语向鬼子透露什么情况呢!
就连他也没有料到,三两句话没有说完,鬼子居然就动了手。
猝不及防的伪军排长老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死的这么憋屈,眼看着就要从曰本人都谈之变色的韩疯子手里存活下来了,居然被自己人给一梭子撂倒。
满眼的不甘心下,老冯轰然倒地。
韩烽立马反应过来,眼前这支关东军压根儿就不在乎老冯等人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皇协军,他们的任务大概只要有一个,胆敢接近外围的伪军……一律射杀。
为的或许也只有一个目的: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这也就意味着,韩烽原本想要借着伪军排长的关系接近这支关东军,然后突然袭击的计划泡汤了。
原本的突袭计划反倒是变成了眼前的被动,这边的枪声一响,四面八方的日伪军或许就会迅速地增援过来。
现在撤离的话,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可就功亏一篑了。
錦繡凰途 冷青絲
眼前这场战斗,避无可避……

7bamr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抗戰韓瘋子-911 波折看書-zt3tc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这伪军排长倒也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精明人,三两句安排下去,手底下那七八个伪军们,一个个连忙称“是”。
天边偏偏在不知何时露出了一抹鱼白肚。
今天的黎明似乎比往日来得更为提前。
韩烽知道,再要不了多久天色就要彻底放明了,到那个时候,这树林子的四面八方都是敌人,对于突击连一行的隐藏与作战可是大为不利的。
必须得趁着天色彻底明亮起来之前突围出去。
不远处的那一队伪军越发的接近了,韩烽用手捅了捅伪军排长的后背,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想活命的话,我想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长官放心,我一定积极配合。”伪军排长没有二话,连忙应道。
“少嬉皮笑脸,正经点儿,不要让你的同伴看出了破绽。”
“是是是。”
金主的橫刀奪愛:新娘19歲 葉非夜
伪军排长说着扭过头去,恢复原来的煞有其事的神色,步伐不作停留地领着韩烽一行继续前行。
他这一支队伍原本就是一个加强排,剩下的人数加上突击连一行,倒是与作战之前的队伍人数差不太多。
天色依旧是恍恍惚惚的,一眼望过去,树林里遭遇的队伍只能凭借着军服的颜色区分彼此的立场。
两方愈发的接近了,即使天色不是很明亮,韩烽甚至也能看清楚迎面而来的那支伪军领头人的面孔。
那似乎是由两个伪军排组成的队伍。
为首的伪军目光从韩烽身上划过的时候,韩烽平静地与他对视了一眼,然后从容地移开了目光。
这一下子遇到两支队伍,似乎有些麻烦,韩烽有些担忧,若是对方的官职比这伪军排长的更高,强令他与队伍汇合一起进行搜索,那可就麻烦了。
若是这几支队伍彼此之间再认识,韩烽一行陌生的面孔可是立马就暴露了。
韩烽与徐梓琳对视了一眼,俩人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忧虑。
突击连的战士们彼此之间颇有默契,大家都感到了情况的不妙,一个个已经在暗中随时准备好战斗。
倒是被战士们拿枪顶着后背的伪军士兵们一个个身子一僵。
那伪军排长随一瞥,立马注意到周围的突击连战士们一个个面露杀意,他连忙摆正了身子,再也不敢打什么歪主意。
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他可是见识过的,自己一个加强排,也就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被打没了。
眼前来的这支队伍,虽然人数比自己的加强排更多,想来也不可能是这支敌人的对手。
就算是他们能拖到日军赶来支援,自己都牺牲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真心的给鬼子做走狗不成?小鬼子可从来没真心拿他们当人看过,伪军也是人,也是有自尊的,要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背着汉奸的名头,让人戳着脊梁骨痛骂?
在这一瞬间,伪军排长在心中权衡好利弊。
“老郑,老陈,你们两个怎么也搜到这里来了?”
伪军连长隔着老远就喊了起来,果不其然,他和对面过来的那两支伪军领头人是认识的。
“是老冯,老冯,你不是在那儿东南方向进行搜索吗,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那边传来质问,倒是没有怀疑其他。
伪军排长身旁的韩烽默不作声,只是淡淡地望了他一眼。
“咳,你俩还不知道我的,胆子怂着呢,那边儿战斗一打响,我连忙就带着弟兄们往这边儿跑了。
咱寻思着,万一运气不好让远东团的给撞上了,那可是要人命的事儿。
还是过来躲躲风头的好,你们这两支队伍联合在一起,不也是害怕遇到远东团的队伍,被人家直接给一锅端了嘛!”
那边传来大笑,明显是被这伪军排长给戳中了事实。
两方队伍再一次接近,“老冯,要我说咱们三方一起联合起来,这么大一支队伍,就是远东团看到了估计也得绕着走,你说呢?”
看这意图,对面的伪军想要与韩烽这边儿汇合。
韩烽低声道:“找理由避开他们。”
鬼夫難纏 淺月
伪军排长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连忙冲着不远处摆手道:“老郑老陈啊,还是算了吧,这要是让团长或者是曰本人知道了,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咱们来是进行搜捕任务的。
因为怕死聚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儿?要我说你们两个也赶紧分开,各到各的地方好好的呆着,别再落了把柄。”
伪军老陈和老郑似乎愣了下,两人一琢磨,倒也觉得有道理。
伪军排长接着道:“那兄弟我就先到令一方去搜查了。”
蘿莉與大叔的日常
韩烽一行当即改变与对面的伪军继续接近的方向,另选了方向前行。
对面的伪军对于韩烽一行并无察觉,那伪军老陈和老郑目送着韩烽一行离开。
这时的天色更亮了,纵然是有已经生出些新绿的各色树木遮掩,林子里的视线也清晰了许多。
或许正因为这视野的突然清晰,对面的伪军老陈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就在韩烽以为有惊无险的避开了这次危机的时候,老陈突然高声喊住了伪军排长老冯:
“老冯,等等,不对劲儿,不对劲儿啊!”
一语激起千层浪。
舌尖上的皇後 玉舒眉
韩烽猛地顿住脚步。
朱国寿下意识地端紧了自己手中的自动步枪。
突击连的战士们一个个神色越发警惕起来,食指迅速地搭上了扳机。
權力危機 牙爽
伪军连长老冯脸色一僵,心道这该死的老陈,你们以为老子愿意忽悠你们啊,老子这是救你们命呢,你们哪里知道老子现在这支队伍是那随时能要了你们命的阎王嘞!
强行稳住心中的慌乱,伪军排长骂道:“老陈,你发什么神经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老陈忽地大笑起来,道:“谁不知道你老冯最是贪生怕死,这次居然主动要和我们两队分开去进行搜捕工作,就这点儿,老子觉得太不对劲儿了。”
伪军排长像是气急败坏,“去你大爷的,你以为老子想啊,老子原本是搜查东南方向那片儿的,现在听到战斗躲到这边儿来了,要是再不积极点儿,就算老子是团长的亲戚,回头照样也会被责骂。”
哈哈哈哈——
老陈和老郑大笑,伪军排长说的倒是实情,两个人再不打趣。
伪军排长这才松了口气,侧身望了韩烽一下,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继续带着队伍前行。
可队伍刚还没有来得及走上两步,老陈忽然又喊了起来,“老冯,说归说,你带的这支队伍里边有几道面孔,老子怎么觉得有些陌生呢?”
旅行時代 上善若無水
霎时间。
韩烽一行僵住了。
魔法變 曬死的螞蟻
难不成已经被那伪军老陈看出了什么,暴露了?
朱国寿倒吸了口凉气,情况大大的不妙呀!

lb8qy優秀玄幻小說 抗戰韓瘋子-910 混出去分享-im5a3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真是够倒霉的,这下子死定了……”
以远东团之精英,外加上强悍的自动火力,对阵本就是杂牌队伍的伪军队伍,这场战斗没有任何悬念。
战斗刚刚爆发,就在匆匆中结束,伪军排长的脑海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听到对面的敌人喊道:“缴枪不杀,想活命的就把手给老子举起来。”
僵屍老公求放過
啥?
还能活命?
这只是伪军排长下意识的第一想法,周围的伪军士兵们却非常的务实,直接把手上端着的步枪往积雪上一扔,两只手就伸过了脑袋,老老实实地举着。
伪军排长只是犹豫了两三秒,内心那“宁死不屈”转眼之间就被活命的想法击碎,被抛到爪洼国去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能让他活着,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伪军排长连忙也把手上的枪支给扔在了雪地上,连忙喊道:“抗联的兄弟,别开枪别开枪,我们投降,都投降了。”
朱国寿一脸不屑地从隐藏的地点走了出来,“团长,真让你说对了,只要投降就能活命,这些家伙肯定没有二话。”
超智慧進化 輕舟煮酒
老实说,刚才的一通混战,大多数的伪军们甚至还搞不清楚,远东团战士们的射击方位究竟在什么地方。
韩烽笑道:“当年他们就是这样投降曰本人的,可心底多少还有作为中国人的耻辱,此刻投降咱们,他们的心底就更加的顺从了。”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位伪军排长兄弟肯定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其实走的不过是曲线救国的路线,暂时投降曰本人罢了,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对对对,长官说的一点儿不错,您真是太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了,您放心,您现在把我们放了,一会儿鬼子和其他人来了,我们肯定说什么也没看到,不知道你们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同林鳥
韩烽的嘴角挂起了一抹轻蔑的笑,一眼望过去,伪军排长投降了,身边还有七八个弟兄。
歡喜甜園
情况比韩烽预料的还要好,他原本只是需要伪军排长这么一个活口的,现在留下的更多的话,倒是更为稳妥。
这群只图活命的家伙,倒是不用担心会出什么岔子。
韩烽干脆开门见山道:“好,都听好了,咱们各取所需,你们只是想要活命,而我们则是要借助你们从这次的包围圈里突围出去。
絕世醫妃,病嬌王爺太腹黑
方法很简单,这场战斗结束之后,我会带着你们从另外的方向走,我手底下的人会换上你们人的衣服。
而这位伪军排长还有你的兄弟们,则是需要帮我们打掩护,帮着我们逃出去,当然,如果中途你们想打什么鬼主意,老子可以保证提前先杀了你们所有人,然后再杀出一条血路,一样的突围出去。”
伪军排长打了个寒颤,连忙道:“长官,放心我们一定配合。”
“很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烽,至于外号我想你们应该也都清楚。”韩烽说着,扭头看向另外七八个伪军士兵,嘴角歪笑道:“你们的排长已经做出选择了,至于你们呢,是要死,还是要活?”
早在听到眼前的年轻人就是那传闻中杀鬼子不眨眼的韩疯子、韩阎王时,这些伪军,甚至是这伪军排长都快吓傻眼了,哪里还有敢有二话,连忙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要活,我们要活。”
伪军排长更是不敢再有任何心思了,他的心底在腹诽,这次可真是够倒霉的,遇到伏击不说,还遇到了韩疯子这个要命的敌人。
听说好多关东军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吓得两腿发抖,更别说是自己了。
突击连的战士们这时候也已经趁着韩烽与伪军排长等人说话的功夫打扫完了战场,弹药要再一次得到补充。
奇怪的队伍重新组合起来。
突击连战士们与伪军错开队伍,三两个并排着前行。
只是在前方视角看不到的方向,突击连战士们拿手枪顶着身旁的伪军前行。
被挟持着前行的伪军们手上倒是也有枪支,只是枪里边早就没有了子弹。
一个个在小心翼翼中前行,又心惊胆战,生怕身旁的阎王一不小心就给自己一枪,直接要了自己的性命。
穿越諸天的死神
死亡的威胁下,伪军们一个个倒是极为配合。
文豪的悠閑人生
至于这伪军排长,由韩烽亲自操控着。
韩烽只是轻松地跟在这伪军排长的左边,甚至没有拿配枪或者刺刀威胁对方。
这位伪军排长的脑门子上却冒着冷汗,丝毫也不敢有反抗之心。
方向是韩烽选的,离方才战斗的位置渐远。
“原本不是91旅团负责围剿的吗?怎么又突然换上了你们?”行进途中,韩烽低声询问。
尋龍密卷 懂事已晚
“长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就是收到命令来和91旅团替换,然后负责以地毯式搜索向东南方向的树林彻底合围。”伪军排长不敢隐瞒地解释道。
“你们是哪支队伍?”
“长官,我们是施文挥旅的。”
“施文挥?”
“那是我们旅长,这可是个能耐人儿。”
一旁的朱国寿听闻这个名字,恨得咬牙切齿道:“团长,我听说过此人,这家伙是个刽子手,专门儿针对咱们抗联,当年有好几次的讨伐队围剿都是这家伙组织的。
这狗日的还喜欢培养叛徒,专门儿放在咱们抗联的队伍。
当年这狗日的是咱们抗联的头号敌人之一。”
徐梓琳道:“老韩,难怪我之前还在奇怪,山本这个老鬼子怎么忽然变得狡猾起来,还设下如此精妙的陷阱来引诱咱们上钩,看来是来了能人儿了。
这个施文挥和当年的抗联队伍打过多次交道。
怎么对付抗联肯定是很有经验的,这样的人存在,对于山本来说简直如虎添翼,咱们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那就宰了他。”韩烽道。
伪军连长表面笑呵呵,心里却是一阵鄙夷。
心道这个抗联的韩疯子果然名不虚传,是个疯子,现在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被围控在这包围圈里,还得靠着自己等人狼狈地突围出去。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尼圖
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要杀施了旅长,简直是痴心妄想。
“狗日的,你什么眼神?你小子是不是不相信我们能宰了施文挥那个混蛋?”朱国寿揪住伪军排长的衣领。
伪军连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长官,我没有。”
正说着,飞毛腿迅速的返回,道:“团长,不远处有一队伪军出现。”
听闻这个消息,伪军连长几人面色一喜,只是很快又沉寂下去。
他们很清楚,越是在这样紧要的关头,韩烽等人越是随时可能要了他们的性命。
“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配合好抗联的长官们,咱们这一次也做一回中国人,别他娘尽干汉奸的事儿了。”
伪军连长像是讨好似地看了韩烽一眼,对着自己身后的七八个兄弟说道。

1cp6n超棒的都市小說 抗戰韓瘋子 ptt-908 山本的滅韓計分享-r83se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所以我可以断定,这个韩疯子肯定还在咱们的包围当中。”
江山為枕
参谋感慨道:“虽然是敌人,但这样的敌人令人佩服。”
“佩服归佩服,这样的敌人若是不除掉,咱们只怕要寝食难安了。”山本现在是越发打定了要尽快消灭韩烽的主意。
参谋道:“旅团长,咱们的队伍虽然被这个韩疯子偷袭过多次,他们也因此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现在这支敌人就在这片树林的西南方向,东北方向的那股敌人已经逃窜了出去,为今之计,咱们可以把兵力调转过来,全部聚集在西南向,以地毯式搜索,让敌人逃无可逃,活捉韩疯子此人。”
山本道:“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个法子,咱们的对手诡计多端,这次若是再让他逃掉,再想抓住他可就难了。
不过进行地毯式搜索的工作就用不着咱们的人了。”
“您是说……”
“不错,韩烽此人很有些手段,为了避免咱们的继续伤亡,施文挥旅就在附近,外加上从附近抽调的讨伐队,让他们进行搜寻工作即可。
咱们的队伍与他们的队伍替换,暂时撤到外围。
看看这天,应该再有一两个小时就该亮了,等到这天一亮,躲在树林里的敌人就更加的无处可逃了。”
“是。”
誓情衷 樓雨晴
總裁的7日戀人
******
这一点山本判断的倒是不错,在掩护和尚等人离开之后,韩烽一行出现在西南方向的位置自然也暴露了。
日伪军大量兵力倾斜过来,将西南向的树林地团团围困,韩烽一行即使是伪装成日军,也暂时没有法子能够混出去。
好歹是有惊无险地干掉了几支日军小分队。
物资的缴获以使战士的口粮和弹药暂时不会短缺。
甚至可以说是富的流油,朱国寿看了看自己腰上挂着的五六个子弹盒,嘴巴都快乐歪了。
这辈子他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兜里也能揣上个两三百发子弹。
桩子在嘀咕着,鬼子的子弹和不实用,装的太少,不如咱八路的子弹袋,容量够大,来多少装多少。
徐梓琳则是有些好奇,与鬼子打交道多了,她也听得懂一些日语,“老韩,你之前怎么突然想起来质问他们口令的?”
許你七世溫柔
韩烽道:“这很简单,小鬼子不傻,咱们偷袭了他们的队伍,还扒光了他们的衣服,意图自然是暴露无遗。
我要是日军指挥官,这个时候自然也会下传口令,以避免敌人洪水摸鱼。
而咱们不知道口令,我的军衔又比对方的军衔高,自然可以提前质问,鬼子的阶级服从思想让对方不敢质疑我的命令,这么一来,咱们避免暴露的同时又可以得到鬼子的口令。”
“原来如此,但是山本那个老鬼子肯定很快就能察觉到咱们掌握了他们的口令,他下一步又会怎么对付咱们呢?”徐梓琳说道。
老公接招吧 六少
韩烽沉默了片刻,道:“和山本这老鬼子打了这么多次交道,以这老鬼子谨慎的性格,咱们这边儿战斗一爆发,他立马就会加派人手封锁咱们周围的方向。
二次元島主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咱们现在已经被困死在这树林子的西南方向了。
接下来如果我是山本的话,办法很简单,瓮中捉鳖,直接以地毯式搜索的大合围压缩敌人的生存空间,甚至最终将敌人全部活捉。”
一旁的朱国寿一直没有插话,听到这话却是有些忧心起来,“团长,鬼子要是真的这么干的话,那咱们得怎么应付?”
韩烽无奈道:“到那个时候,咱们也没什么法子了,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从西南方冲出去。
从树林的西南方突围出去之后,咱们可以直奔药泉山一带,借助那里的地势继续与日伪军周旋。
怎么样,弟兄们,怕不怕?”
官場壁虎 李咨默
“怕个球,娘的,大不了就是一死,咱们这一路杀了这么多鬼子,就是我老朱这一晚上杀的鬼子,就比以往一年杀的还多,早特么赚大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朱国寿说的十分决绝,这决绝的话语让周围战士们的目光也越发的坚定起来。
韩烽道:“老朱啊老朱,说什么丧气话?现在的情况虽然有些糟糕,但只要咱们能够把握时机,突围出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一旦冲出这片树林抵达药泉山一带,咱们的活动空间立马就是千里万里,到时候就算鬼子有千军万马,也没有那么容易拿得住咱们。”
“团长,你还有法子?”朱国寿惊喜道。
韩烽道:“哪有什么法子,但总得试一试,要是就这么在这里认命的话,岂不是白白的便宜小鬼子了。
般若
同志们,现在已经接近黎明,想来顶多再有一个小时天就要放亮,这夜色是很好的掩护,一旦天亮,咱们的隐蔽工作就会麻烦很多。
鬼子现在应该已经行动起来了,咱们穿的这身皮也没有什么用处了,这鲜艳的色彩还容易暴露,都把衣服重新换上。
咱们得趁着天亮之前,从这树林的西南方向突围出去。”
命令下达之后,战士们立刻行动起来,大家把鬼子的军服脱下来,史小全还别出心裁的在军服的下方布置了诡雷,战士们也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
队伍很快又换上了与雪地的颜色相近的雪地服。
然后向着树林的西南方向继续摸进。
……暂时陷入死寂的南向树林很快被几声爆炸声打破了。
望着那几个在手雷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在血泊中的同伴,周围的鬼子们吓坏了,狡猾的敌人居然在他们的军服下面设置了诡雷。
几个同伴刚想把那些军服收起来,顷刻之间被炸得血肉模糊。
縱兵奪鼎
这时也有随行的伪军,一个个吓得面色煞白,他们是施文挥旅的,才被派到这里,负责以地毯式前进,搜索敌人。
而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他们接到的是一份什么样的任务了。
这根本就是在和死神开玩笑。
“鬼子拿咱们当炮灰呢!听说91旅团已经在这支远东团手上栽了不少跟头了。”
“嘘嘘……,少说两句吧,一会儿让小鬼子听到,咱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要是万一遇到抗联远东团的人?”
“别,你这个乌鸦嘴,我宁可没有遇到。”
搜寻中的施文挥旅的伪军们有一句没一句地嘀咕着,一个个在神色警惕的同时心惊胆战。

q505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深思文學-906 分兵閲讀-keq8p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战斗结束之后,队伍再次深入树林之中,借着夜幕和茂密的林地与日伪军周旋。
不远处的树林子,隐隐约约可以看得见,更加的茂盛起来,韩烽忽然停下脚步,后面的队伍为之一震,神色愈发警惕起来。
敌人?
朱国寿却不以为然,他将耳朵贴在地上,屏声静气听了一阵,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现在咱们已经成功掩护王文礼同志他们撤离,咱们的队伍继续聚拢在一起已经是不明智的,这样的环境下,队伍越大,目标越大,越容易被发现。
从现在开始,队伍兵分两路。
我亲自带一路,另外一路,和尚、老徐你们两个负责。
我现在需要三十位弟兄,多的我也就不说了,你们心里也应该明白意味着什么,愿意来的就站到我这边。”
理想豐滿
哗啦——
韩烽的话音未落,经过方才的战斗之后,即使大胜,也折损了几人的队伍,只剩下六十多号,齐齐的站了过来。
韩烽黑着脸道:“我可不需要这么多人,你们好好想清楚,抓紧时间站回去。”
却没有人动身,对面儿和尚和徐梓琳孤零零的站着。
“好,那我就点人了,现在是老子的命令,哪个要是再敢不遵命的话,那就是抗命。
突击队全员给老子站过去。”
韩烽说完,突击队的成员们动了,有四个人却没有动。
“你们四个愣什么呢,没听到老子的命令?”
史小全挺直了身子道,“团长,你就是说破天,我是答应过我哥史营长的,也是答应过老队长他们的,遇到危机的时候,必须和团长在一起,这是我亲口答应过的事情,你就是枪毙我,我也必须得完成。”
飞毛腿,四眼儿,桩子对视了一眼,忽而一齐笑了起来,笑容之中,目光越发的坚定了,齐声道:“团长,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
韩烽还想再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更清楚这些愿意陪自己留下来的弟兄即将接受怎样的命运。
徐梓琳却道:“老韩,你就不要再难为他们了,你把大家当兄弟,却不让大家做兄弟应该做的事情,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穿梭時空的時崎狂三
神秘老公,寵妻請低調 洛青青
都市之王途
“就是,咱政委说话就是中听,要俺说……”
眼见韩烽瞪了过来,和尚的声音戛然而止。
咕咚——
“和尚,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我交给你多少弟兄,你就得给老子活着带出去多少弟兄,少了一个,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致命案件之教授太兇殘 昔拉
“是,保证完成任务。”和尚并没有犹豫,话语信誓旦旦。
眼见着史小全四人目光灼灼,韩烽终于不再坚持了,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又朝着已经站过去的那些跃跃欲试的突击队队员喝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就别多想了,要想跟着老子打仗,以后就把训练给老子提上去,桩子他们四个是突击队弟兄里边最有能耐的,我带着他们四个也说得过去。”
剩下的突击队员们一个个把脑袋垂了下去,桩子四人越发地挺直了胸膛。
“组长,俺们这次是不能跟着一起去了,你们可一定要保护好团长。”
史小全道:“兄弟们放心,就是我们四个全牺牲了,也不会让团长少一根汗毛。”
“他娘的,史二号。”韩烽低喝。
“到。”桩子连忙应声。
無雙輪回 興霸天
“你小子要是不会说话的话,就给老子站过去。”
“报告团长,我不会说话,但我可以保持沉默。”
“……”韩烽。
“剩下的成员并成一排报数,单数全部跟着和尚和政委离开。”
韩烽就这样很公平的把人员划分成两部分。
只是到了作别的时候,徐梓琳却又站到了韩烽的队伍里。
韩烽头疼,“老徐,你……”
徐梓琳平静道:“老韩,政委就应该跟团长在一起,老徐也应该跟老韩在一起,先前我已经做过一次决断,你也见识过我的决心,现在时间紧迫,你不用浪费口舌,放心,我绝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唉,总是拗不过你,那就这样吧!
和尚,当年特训的时候,你小子这野外生存的能力就比段鹏还强,咱们这次遇到的环境未必就比当年特训的时候还艰难,你带着队伍想办法给我摸出去,往东北方向走,火烧山和五大连池一带山地不少,咱们这么小的队伍,只要躲在里边,鬼子人数再多也拿咱们无可奈何。”
和尚应道:“是,三哥,你也一样,可得保护好自己,还有咱政委。”
徐梓琳笑道:“和尚,你少瞎操心,等下次回来团部,我还得让你抄三字经呢!”
“……”和尚,转身带着三十多人的队伍,在韩烽和徐梓琳的目光相送中,借着夜幕,很快便消失在树林之间。
“老徐,老朱,咱们也走吧,从相反的方向走。”韩烽开口道。
朱国寿点了点头,这是他的选择,紧随着韩烽。
他只是有些困惑,“团长,和尚他们不是准备向东北方向摸进,然后突围到火烧山和五大连池一带吗,咱们为什么要从相反的方向走?”
韩烽道:“正因为如此,咱们要替和尚他们打掩护。
你想想,如果把咱们的身份和敌人的身份调转过来,你现在是日伪军的最高指挥官,就在这片树林子里,你包围了一支队伍。
结果在向东北方向摸进的地域,接连爆发了两场战斗。
这个时候傻子也能看得出咱们的意图了。
鬼子的兵力肯定会向着树林的东北方向倾斜。
所以咱们从相反的方向走,率先闹出点儿动静儿,这能够为和尚他们的突围分担很大一部分压力。”
“就不能一起突围出去吗?”朱国寿疑惑。
“难,猫抓老鼠,你想想,两只老鼠从同一个方向一起跑逃生的概率大一些,还是两只老鼠从两个方向跑,逃生的概率更大一些?”
“这……自然是从两个方向跑,逃生的可能性更大。”
“这就对了,出发。”
徐梓琳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难为老韩了,能给朱国寿这样的武夫解释的如此通俗易懂。
另外,从方向上讲,和尚率人往东北方向前进,这是向日伪军的包围圈外部走。
而韩烽一行则是恰恰相反,越发地向着日伪军的包围圈深入了。
如果从韩烽方才猫抓老鼠的比喻上讲,韩烽这只老鼠,明显就是要拿自己的命来换取另外一只老鼠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