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hr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不合理真相 愛下-第340章 指紋展示-6fp9z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苏平抬手,伸出大拇指。
见贺见面色有异,苏平又说道:“别误会,我不是夸你。”
傲嬌屍兄賴上我 卓墨墨
贺见:???
“是受害人双手拇指、食指的指纹损坏严重,以至于我们无法读取指纹数据,进行确切的身份鉴定。”苏平解释道:
“而根据我支队法医初步勘察表明,他有常年磨指纹的行为,具体方法应当为以徒手掐灭烟头的方式对指纹进行‘销毁’。”
“这……”贺见张了张嘴,随后摇头说道:“抱歉,警官,我真的不了解这事儿,没注意到过。
但……似乎他手指是有伤疤,我也不知道该叫伤疤还是茧子,反正十分粗糙,触碰到我的时候感觉十分粗糙。”
苏平了然的点点头,接着问:“他抽烟吗?”
“抽,很凶,一天两包。”贺见情绪比先前已然稳定了许多,虽然还有些哽咽,但已经基本不影响交流了。
“抽烟时,他是直接捏灭烟头,还是?”
贺见微微皱眉,回忆起来。
片刻后,她终于说道:“我似乎真的看过他徒手捏灭烟头,但应该就是这一两年才有的事儿,早些时候,他是在烟灰缸掐灭的。”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慕夕
“确定吗?”
“不……不确定。”贺见又摇头:“但感觉……应该不是非常频繁才对,否则我肯定会注意到的。
对了,烟灰缸。家里烟灰缸中的烟头,大部分都是正常掐灭的样子,不过确实有少数很碎,他应该是偶尔会捏。”
詭異再生之地獄遊戲 理查德唐僧
網遊三國之大漢征程
苏平思索一阵,接着又问:“他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受过什么刺激?”
“应该没有吧?”
“他发生了什么,都不和你说的么?”苏平微微皱眉。
贺见轻叹口气,又重新摸出跟女士烟点上,吞吐两口,接着说道:“警察同志,看你年纪,你也结婚好多年了吧?”
苏平点头。
“那你应该知道,一段感情,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发生一些难以捉摸的改变,刚开始如胶似漆,到了后来,因为太过熟悉,就不会再像原先有说不完的话了,也不会事无巨细啥都讲,彼此也难免有些小秘密,生活中更多是鸡毛蒜皮。”
“这我还真不知道。”苏平摊手:“我和我妻感情好着,除却按规定需保密的之外我也不会向她隐瞒任何事,结婚多年,女儿都二十二了,我俩还是如胶似漆,关系好的很。”
贺见脸色一黑。
祁渊也险些没忍住吐槽一句,扎心了老狗哔。
苏平面无表情。
九域天尊 上將司令
贺见别过头,说:“那你们的感情挺好,让人羡慕。可我们就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呢?”
“你们感情没经营好。”
贺见:……
苏平又问:“他得罪过什么人没有?”
“除了和他爸闹矛盾闹得比较凶,别的还好了。”贺见再吐口白雾,如是说道。
随后,她又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情绪,这才接着说:“他脾气死倔,像头蛮牛一样,认准了的事儿谁都拉不回来,人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倒好还非得试试能不能把墙给撞出个窟窿。
这种性子,太容易得罪人了,所以他压根就没几个朋友,但硬要说把谁往死里得罪了,也不至于。”
顿了顿,她忽的反应过来,微微皱眉,纳闷道:“等等,你们不是说阿华是被绑架的吗?怎么又问起他得罪人的事来了?难不成绑架的还是熟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苏平说道,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汪华磨损自身指纹的猜测——祁渊得知该情况的第一反应,是受害者可能为在逃人员,而苏平当时也不否认这可能。
虽然汪华并未“在逃”,可这不代表他不是“在逃人员”。
有可能,他犯过某事,留下了指纹,且指纹被警方发现、锁定、追踪,只是并未追查到“汪华”这个名字罢了。
愛從陽光的午後開始 冷月春風
电影《烈日灼心》中,就有类似桥段。
毕竟12年5月,新修订的身份证法才明确规定身份证信息包括指纹,并开始准备登记指纹方案,次年一月,全面启动指纹身份证申领、换领和补领。
而且理论上上,登记指纹需遵从自愿原则。
暂且不管自愿不自愿的事儿,巧的很,汪华赶上了最后一年,即12年换领身份证。
当年他26周岁,领取的身份证有效期为二十年,有效期范围内,完全可以继续如常使用。
这就为他“犯罪留下指纹,且指纹被警方锁定,但却未能追踪到他头上”这一可能创造了基础条件。
汪华也完全可能在事后查询了大量资料,得知了这一情况,推测自己并未完全暴露,才决定磨掉自己的指纹,避免被警方发现。
都是三十来岁的成年人了,没理由无缘无故的忽然产生个新的,让人难以理解的,挺疼的动作习惯。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至于32年换身份证的事儿——还早着呢,不着急。
苏平忽然向贺见提出这个问题,就是想搞清楚汪华磨损指纹的确切时间,然后派人去筛查该时间前后的未侦破案件,找出符合“锁定指纹但未锁定嫌疑人”这一条件的案子。
可惜,贺见并不能提供详细的时间,太过模糊,这筛查面就忒大了些。
却也只是可惜而已,苏平没有太往心里去。
能顺便侦破原先的那桩案子,自然最好不过了,无法侦破问问题也不大,汪华人已死,有罪无罪,也不那么关键了。
即使,这事儿可能与他遇害有关,但那可能性其实很小——如果他真是被绑架而遇害的话。
即使不是单纯绑架,调查方向也不仅仅只有这一条。
于是苏平又再次转移话题,问道:“贺女士,方便再问几个问题么?”
贺见回过神,轻叹道:“什么方便不方便的,直接问就是了。说吧。”
“除你之外,你丈夫与谁的关系最好?”
虽然贺见刚说过,汪华朋友很少,但不管怎么说,应当都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小伙伴才是。
“这……”贺见双眼微微上扬,做回忆状,尔后便吐出了一个名字:“纪黄安,他大学同学。”

janzk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不合理真相-第335章 巨人分享-5bno0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不一会儿,车门便被老魏打开,尔后便仔仔细细的围着车内车外勘察了起来。
苏平抱着胳膊,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
大唐第一莊 晨風天堂
祁渊倒是耐不住,在保证自己不会碍手碍脚的前提下,凑到车子前边去账目瞧着,想多学点东西。
“这凶手,确实十分谨慎啊,开车还带着手套。”不一会儿,就听老魏嘀咕了起来:“要不是这车内也满是灰尘,他恐怕半点线索都不会给咱们留。”
听了这话,苏平反倒精神了,立刻走上前来,问道:“怎么说?听你的意思,是有发现了?”
“可以根据座椅的位置和印记大致判断他的身高身材了。”老魏说道,随后又“指手画脚”的算了几秒,才接着说:“首先可以确认的是,嫌疑人的身材绝对当得上‘高大’二字。”
苏平盯着驾驶座看了几眼,点头:“这位置,我坐上去都嫌远了些,要换小祁上去的话怕是刹车离合都踩不到。”
而你憂傷成藍
祁渊:???
抱歉,我一米七给你丢脸了。
但他也没太在意这“人身攻击”,很快回过神来,微微皱眉,挠挠头,嘟哝道:“苏队一米九的个已经怪夸张的了,比苏队还高大的话……这不得破两米线了哇?”
異界橫行之錦衣衛
“可能得有两米一甚至两米二。”老魏指了指车顶:
“你们瞧,这里被蹭掉一大块灰,估计是被驾驶员的头发给蹭掉的。这说明,他坐在这脑袋已经近乎顶到车顶了。另一方面,他不仅仅长得高,还长得挺宽,从车座上的印记判断,我估计体重也得有一百公斤往上。”
“这家伙……篮球运动员么?”苏平吐槽道:“一般的篮球运动员都没那么高吧?我记得姚明也才两米二六。”
“也才?”祁渊悚然一惊:“苏队你吃错药啦?”
苏平斜了他一眼。
老魏干咳了两声,接着说:“两米二可能是夸张了,但两米一估计有,再不济也是接近。”
“能不能给个准确的数?”苏平撇撇嘴,说:“这动动嘴皮子就跑出来十多二十公分的误差,案子还怎么破。”
“关键我也没见过这么高的个儿,缺乏足够的数据,不好判断。”老魏也有些为难,说:
“应该是两米一上下,误差大点倒也无妨,也照样是个相当重要的指向性线索,毕竟全余桥几百万人里也拎不出几个这么高的。”
苏平嫌弃的噫了两声,随后说:“也行吧,我通知老荀去安排这事儿,另外也调取附近探头再确认一下,看看他是真的这么高,还是搞什么手脚。”
“搞手脚?”祁渊挑眉:“踩着高跷,屁股底下再垫个高垫子这种?不至于吧?凶手当真还能做到这一步?”
“以防万一呗。”苏平摊手:“我倒也更倾向于认为,凶手该是百密一疏才是。不过这个身高……确实夸张了。”
祁渊没再吭声。
于是苏平便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又几分钟后,他收到一张照片,挑眉:“这家伙……看姿态,貌似还真就那么高,开车的时候都有些佝偻……让他挤进这驾驶室开这辆老古董上路,还真难为他了。”
说着,他将手机翻了过来,让祁渊和老魏也看了眼。
那是路面的交通探头截图,似乎已经经过了锐化和降噪处理,能比较清晰的看到个“小巨人”正佝偻着身子坐在驾驶室当中。
傾城醫妃擁帝寵:宮醫嘆
他脸上带着口罩,但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标志性的身高已然将他完全出卖,是否获取他的面容信息都不那么重要了。
“而且,你们看,通过照片咱们能很明显的判断出,此人骨架极大,确实相当于把‘小祁’等比例放大了一般,并非是通过垫子高跷之类的道具来对身高‘造假’。”
雙面少東:獨寵芒果未婚妻 魚小溪
“所以为什么是相当于把我等比例放大了?”祁渊有些不爽的看向苏平。
“有意见?”苏平目光斜了过来。
祁渊脖子缩了下,连连摇头:“没有,挺好。”
“噗嗤,”老魏忍俊不禁,直接笑出了声,调侃着说:“小祁你不能这样子,你要不畏强权!放心吧,我们都站在……”
“嗯?”
“我们都站在苏队这边!”
祁渊扶额。
妾道
“行了。”苏平摆摆手:“再查查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吧。虽然这一条线索就已经足够,但这玩意,你懂的,多多益善。”
最強特種兵之戰鷹 小小青蛇
“成。”老魏颔首,接着又说:“交警那边呢?看样子,成功调取到监控了?”
“这方面倒是不难。”苏平说道,接着对着那辆老捷达努了努嘴,说道:“这车曾经卖的挺好,但这年头……路面上很难见了,太有标志性,一查一个准,改车牌号都不好使。”
“所以凶手干嘛要开这辆车,增大自己暴露的可能性?”祁渊纳闷的问:“这显然和他尽量隐蔽的目的相违背啊。而且这车都快报废了,他就不怕开一半熄火再也启动不了?”
“这倒确实是个好问题,或许是指向破案的关键方向。”苏平点点头,说道:“拿纸笔,把它记下来吧,别回头就忘了。”
祁渊侧目看了眼老捷达,嘟哝两句。
“什么好问题……感情苏队你压根没在意……得,又是那类逮到人就能告破的小谜团,完全吸引不了苏队的好奇心啊。”
嘟哝归嘟哝,他还是乖乖把刚刚提出的问题记在了本子上。
苏平斜了她一眼,轻笑道:“破案最重要的不是好奇心,而在于缜密二字……当然,好奇确实也是相当重要的品质,只是大多刑警,包括我,在漫长的从警生涯当中,都因为疲倦,因为见得多了,而逐渐丢下。
一年了,你依旧保持着足够的好奇,这很好,也希望你能继续保持。”
“是啊。”老魏嘴角微微扬起,说:“我当初……害,我应该是国内比较早干物证鉴定、痕迹检验这一行的刑警了,印象里是三十三年前,八七年的时候吧?开始时确实也很新奇,但还没一星期就……呵呵。”
苏平深以为然,点点头:“我从警之初也很兴奋,但兴奋没超半个月。怎么说呢,兴趣化为了工作,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oot6t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不合理真相 起點-第333章 死因相伴-9wyk5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不知道。”
匀了两口气后,老魏轻轻摇头,说:“塔吊操作间内倒是有大量的指纹之类的痕迹存在,都提取固定了。但……如果说已经确定尸体是那个老毕吊上去的的话,那这些痕迹就都没啥实际价值了。”
苏平轻轻颔首,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在内个谁将老毕扭着带过来时,苏平就有所预料。毕竟对操作间进行勘察也只是为了确定操作工,而此时操作工已经被提前确定……
“先待命吧。”苏平说道:“不一会儿,或许就能发现新的需要你们进行勘察的东西。”
“好。”老魏自然没什么意见,就站在了一旁。
不一会儿后,他也留意到受害者的指纹,不由咦了一声,凑前两部,盯了几秒,说:“这家伙的指纹……”
“我们刚提过了。”凃仲鑫说道:“此人指纹异样,可能是在逃人员,也可能是别的情况。老苏说暂且不管,想办法确认他身份再说。”
随后他摇摇头站起身,继续说道:“初步判定,受害人死亡于昨晚十点到十一点之间,距今约十个小时上下,死因当时内脏破裂引发的损伤性休克。
網配之獨家授權 荷尖角(焱蕖)
另外,受害人体表伤痕极多,时间跨度也较长,部分伤痕已初步痊愈,四肢可见约束伤……所以,不排除多人作案乃至多人多次作案的可能。”
苏平啧一声,接着问:“这个‘多人’……是几人?”
“按照体表徒手伤、钝器伤的形态及严重程度判断,恐怕至少有两人,一人力量极大,另一人力量较小。”凃仲鑫回答:“时间跨度应该在四十八小时左右,偏差不会太多。
次数的话……至少三次,至多五次,有三类伤,从伤创形态与愈合程度来看,彼此间隔时间不长,但‘手法’有所改变。”
苏平默默翻开笔记本。
于是凃仲鑫接着说:“第一次损伤,应当是发生在六十个小时之前,或者说死亡前四十八小时,即大前天晚上。
穿裘皮大衣的維納斯 [奧]利奧波德·薩克·莫索克
黑道縱橫
此时,他后脑受创,推测是被凶手自身后偷袭,以砖头拍打他后脑,打了三次,致受害人昏迷,之后被凶手踢了几脚,拉走了,留下些许擦伤和淤痕,除却后脑部损伤外,其余伤痕已恢复许多。”
苏平记下,点头,示意凃仲鑫继续说。
“按照五次伤害来算吧,第二、三、四次,应当发生在前天晚上到昨天凌晨之间,距离死亡时间约二十四小时。”于是凃仲鑫便低头看了眼尸体,又继续说道:
火影之超級系統
“此时受害人手腕被束缚吊起,手指肢端缺血严重,出现小部坏死,并先后遭受两次棍棒击打,一次徒手殴打,殴打区域集中在大腿与躯干部位,两次棍棒击打之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但不算太长。”
老魏挑眉,嘀咕道:“这都能看得出来?”
“主要两次棍棒击打用的‘棍棒’并不相同,损伤部位生理学、病理学形态具有较大差异,比较好判断。”凃仲鑫解释说:
“死者一部分受击打部位存在长条状的皮内出血带,中心部位较重,两侧逐渐减轻,边界相对模糊、不清,腹部处的损伤还有中空性皮内出血现象,伤处无明显表皮剥脱。
烽火耀中華 三人笑
大屍潮
综上,仔细结合损伤部位性状与长条形的出血带形状,这部分损伤应当为表面相对光滑的圆柱形棍棒所致,且棍棒为木质,直径较大,上粗下细,可能为棒球棍;
另一部分损伤,大半为界限清楚、宽度均匀的带状皮内出血,宽度约三点八公分,伴有孤岛状表皮剥脱,胸腹部位同样可见中空性皮内出血。
暴風少年
此外,又有部分槽状中空性皮下出血,中空处近长方形,长约三点七公分,宽约零点六公分;另有部分条状擦伤、挫伤存在,损伤中心处明显较重。
综上,可以确定这部分损伤,致伤物为扁平的,大部分均匀但局部粗糙的方柱形棍棒,宽度约三点五到四厘米左右,厚度约零点五到一厘米间,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到。
对了,这部分损伤相对较轻,可以判断致伤者的力量相对要弱许多。”
總裁圈寵美味嬌妻
苏平轻轻颔首,表示了然。
迅速过了一眼笔记之后,他接着问:“还有一次徒手伤呢?”
凃仲鑫再次低头瞥一眼尸体,帮助回忆,随后才接着道:
星羅大陸 三年萬象
“徒手伤没什么好说的,拳打脚踢罢了,拳击伤主要集中在面部,足踢伤则集中在受害者腿部,从尸表情况判断,并未对受害者生命造成实质性威胁,顶多就是个轻微伤。
不过由此倒是可知,这名施暴者力量同样较小,而且并不懂拳击,攻击受害人可能纯粹只是为了泄愤。”
“泄愤的话,可以确定本案为仇杀了么?”祁渊出声问道。
“大概率吧,但也不排除情杀。”凃仲鑫说道:“还有一种可能,凶手是单纯的暴力狂。”
“暴力狂……”苏平捏着下巴,嘀咕着这三个字。
凃仲鑫挑眉:“怎么了?”
“没事儿。”苏平摆手,接着问:“最后一次呢?”
“最后一次间隔时间比较长,应该也是致死原因,在昨天晚上。”凃仲鑫又说道:“这一次依旧还是徒手伤,但凶手力量强了许多,下手极重,且都是对着死者的胸腹部击打,可以扪及肋骨至少断了两根。”
祁渊翻翻自己的笔记,问道:“就是这次攻击,导致死者内脏破裂,最终引发损伤性休克死亡?”
“对,但暂时不确定破裂的是肝脏还是脾脏。”凃仲鑫说:“这两处内脏所在部位相对浅表,人体骨骼与肌肉对其保护不太周全,本身血管又是极其丰富,一旦受到较大的外力打击就很可能破碎,并导致人体迅速死亡。”
苏平嗯一声,表示了然,道:“现场勘察的差不多的话……就将尸体带回去吧。”
“我先拍点照片吧。”老魏出声说道:“受害人指纹缺损,咱们恐怕只能通过照片向社会征集尸源线索了。”

x9of4精彩都市小说 不合理真相-第329章 難理喻-qwygk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与此同时,祁渊已是满腹感慨。
这两桩命案,关系着实凌乱的很。
在事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洛羽菓竟然在一次接触之后,就盯上了步骏允,并为此展开了详细的调查与自我培训……
真爱?
个鬼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哪可能信这种破话。
只能说现在有些年轻人的三观,让祁渊无言以对。而且,她竟能为了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目光,就果断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或许,那次长三角碰面,已不是她第一次付出行动了,只是之前始终没能找到机会与步骏允搭上线,没能给步骏允留下半点印象。
甚至于,她的目标可能都不止步骏允,很可能是“放长线钓大鱼”与“广撒网多收获”两大“战略”相结合。
回忆下与洛羽菓接触的一幕幕,祁渊不得不承认,他当真没法将这一切与洛羽菓这个人联系起来……
所以,说起来,洛羽菓在这方面的天赋还挺强,甚至可以说是天生的交际花了。
其实她不论在哪个领域,应当都有很大的机会成材,可她偏偏选择了让步骏允包养。
且在其后也并未利用步骏允的资源让自己更进一步,而是完全寄生在了步骏允身上,沉沦于“舒适圈”中。
当然了,即使如此,这段经历她仍旧是她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黑历史。不过现在她人已经没了,再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也是祁渊从警时间还是短了些,不过一年出头,才会有这么多的感慨,换做苏平,顶多在心里吐槽一句狗血罢了。
……
一小时后。
苏平、祁渊与步骏允三人自询问室走出来,回到接待室当中。
步骏允的妻子立马站起身,满脸期待的看向步骏允。
而此时,步骏允却轻叹口气,忍不住别过头去。
逍遙行 離歌笑
再怎么攻于算计的老狐狸,此时恐怕都难免心虚,无法面对、无法直视自己的妻子。
如果妻子追问,心虚之下还可能恼羞成怒。
而……
见他这般模样,他妻子明显想岔了,身子晃了两晃,脚下发软,又跌坐回了位置上。
祁渊眼疾手快,立刻上前两步,扶住她座椅后背,避免她仰面跌倒。
步骏允再次叹气,尔后张了张嘴,却又吐不出话来,明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过了半晌,他妻子似乎终于勉强调整好了心态,张嘴颤声问道:“怎……怎么说?”
“对不起……”步骏允没回头,依旧不敢直视他妻子。
她有些诧异、错愕。
几秒后,她再次问:“到底怎么回事?”
步骏允忍不住看向苏平,投来个求助的眼光。
至于他妻子身后的祁渊……他不敢看。
苏平瞥了步骏允一眼,轻哼一声,随后又看向他妻子,说:“女士,咱们……借一步说话?”
她又迟疑了一阵,尔后轻轻点头,苏平便打开执法记录仪,示意祁渊看好步骏允,便带着步骏允的妻子走出接待室。
不过他们并未走远,就在门口,苏平仅仅只带上了门,且没上锁,只是虚掩着。
步骏允时不时的往外看,拳头攥紧,指节发白,显得非常紧张、心虚。
偶尔他还瞥向祁渊,但祁渊却只盯着自己的鼻尖,丝毫没透露出想与他交流的意愿。
此时此刻的祁渊,仍旧有着较为浓重的道德洁癖,瞧不起出轨的步骏允,不乐意和他多说哪怕一句话。
而步骏允此时心态全无,沉稳不在,心虚加内疚到了极限,不时又想起自己女儿犯的罪,终于忍不住开始在接待室内胡乱的踱步,时不时的唉声叹气。
武俠世界大明星 殊彥
不知究竟过了多久,门终于被重新推开。
步骏允的妻子宛若行尸走肉,浑浑噩噩的走进接待室,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老……老婆?”步骏允躲得远远地,有些心虚的看向她,轻声喊道。
婚情告急
声音太小,祁渊都险些没听清,正出神的他老婆就更不用说了。
而他吐出这几个字,似乎也耗尽了所有勇气,嘴唇在那不停的蠕动,但最终却半点声音都没吱出来。
又半晌,他妻子终于机械的扭过头来,看向他,目中恢复了些许神采,却是明显的熊熊烈火。
她开了口,咬牙切齿的说道:“步骏允!离婚!”
步骏允脚下一软。
苏平看他一眼,没搭理。
而此时,他妻子站了起来,同样攥紧拳头,歇斯底里的吼道:“离婚!”
“我……我……”步骏允哆嗦一阵,随后终于鼓起勇气,赶忙说道:“老婆!你冷静点,有事我们回家慢慢说,误会,误会啊!都是误会,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离婚!”
“你在给我一次机会!你打我也好,骂我也行,我改,我一定改!”步骏允语无伦次的说道:“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求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离婚!”他妻子依旧重复着这两个字,牙龈都咬出了血来。
“老婆!”
“闭嘴!”他妻子终于吐出了不一样的字眼,怒斥了一声,但紧跟着却又还是那两个字:“离婚!”
祁渊在边上默默的看着,不发一言,只在心里默默支持步骏允他妻子的决定。
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所以对此零容忍是应该的,决不可原谅。
凑凑活活的过一辈子,未免也太憋屈了。
当然,要人家夫妻俩乐意各玩各的,那也没话说。
極品美女養成系統
“老婆,老婆!”步骏允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抓住他妻子的手,跪在她面前,说:“原谅我,原谅我!”
“你哪来的脸叫我原谅?”他妻子冷笑起来,抬手就要给他一个耳光。
祁渊微微皱眉,眼疾手快,迅速冲上前扣住她的手腕。
步骏允立马投来个感激的目光,然而祁渊却压根没搭理他。
事实上,祁渊也并不是在保护他,而是保护他妻子——这一巴掌打下去,多少会给她带来一点麻烦。
他倾向于同情这个女人,不想让她再多惹上些事。
苏平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由得他吧,只要不过节,做什么也不打紧,苏平总归是想让祁渊多保留点人性,不要像部分刑警一样渐渐麻木的。
好在……
支队大多数人,依旧保持着人性,会怒会乐,苏平很喜欢这种感觉。
重生瀟灑 時光飛天
可惜,闹腾了一阵后,步骏允的妻子似乎还是软了下来,不再说离婚,只提回家。
步骏允自然大喜过望,连连答应,赶忙搀扶着他老婆离开接待室,似乎将女儿涉嫌杀人的事儿给完全抛到脑后了。
祁渊微微皱眉,纳闷道:“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没什么好问的了,走就就吧,”苏平摆摆手说:“人家自个的家事,还是让人家自个儿去解决的好。不然你还真想促使他们离婚呐?你有啥子立场介入进去?”
祁渊别过头,轻叹口气,摸出烟点上,又说:“可我总担心,他们回家后会爆发矛盾,打起来,甚至冲动之下……到时候吃亏的还是那大姐。”
不滅巔峰
“所以我会恰好时间打电话回访过去。”苏平说道:“并且叮嘱她做好心理准备,留心观察,告知一些自保的小法子,发现苗头及时报警,并安排附近派出所的同事多留意一二。”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毕竟,咱不能因为步骏允可能会暴力犯罪,就将他给拿下,没有这道理,只能想方设法规避,以及做好应急预案。”
“明白了。”祁渊回一句,接着又说:“不过我感觉这对夫妻蛮奇怪的,步骏允似乎……很害怕和他老婆离婚?”
“可能涉及到家产分割什么的吧。”苏平撇撇嘴:“更何况……你觉得世界上能有多少人能真正白手起家的?说不得,步骏允能有今天,还靠的他老婆娘家呢。”
“也不是没可能。”祁渊摇摇头。
“行了,休息吧,这桩案子,可算告一段落了。”苏平吐槽道:“明明时间不长,事儿可真多,一波三折的……赶紧睡,明儿一早再跟我去一趟精神卫生中心。”
“好……啊?”祁渊刚点头答应,跟着又纳闷道:“去那干啥?”
“再和赵晗晗接触接触。”苏平说道:“她精神还是出了点问题,正在那儿接受治疗,不过大体还算好,没出现器质性病变,医生初步诊断,只要好好配合,应当可逆。”
“哦。”
……
翌日清晨。
祁渊早早赶到支队,吃完早餐就给苏平打了个电话。
此时苏平才刚起床……
于是祁渊又等了他二十分钟,方才驱车赶往精神卫生中心。
问清楚赵晗晗的病区之后,两人便直接寻了上去。
此时赵晗晗正在看书,瞧着神态还蛮宁静的,给人的感官着实不错。
很快,她听见了脚步声,好奇的抬起头,尔后轻笑道:“两位警官,你们来啦?坐,不用跟我客气,就跟自己家一样。”
祁渊脸一黑。
她却噗嗤一笑,尔后默默的放下书,说:“小哥哥还真是开不起玩笑呢,一句话竟然就黑脸了。”
怎么说呢……
她声音很好听,但祁渊仍旧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其实是典型且传统的直男,别看嘴上玩笑随便开,但只要一想到赵晗晗曾经是个男人,这会儿却在他面前卖嗲,就有些难以接受。
“赵女士,”苏平干咳两声,说:“这次过来,是想向你了解一些……”
“关于甄雄坤的,对吗?”赵晗晗嘴角微微扬起。
苏平轻轻颔首。
“行啊。”她说道,同时从床边拿起保温杯,轻轻抿了一口,尔后就将杯子捧在手心,轻声道:“他……确实是个让人十分着迷的男人。”
“哪怕……其实你明知道他只是在‘利用’你赚人气?”
赵晗晗轻笑:“警官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并非是看出来了,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这么蠢。”苏平说道:“甄雄坤的手法并不高明,何况步华一次次的打你,他却在边上无动于衷。”
鋼之聖戰 閑者無敵
“也是。”赵晗晗点头道:“毕竟曾经我也是个男人,即使很不想承认,但总归说,应当比一般的女人更懂男人些的。”
略一顿,她又道:“但那又何妨呢?一开始我也只是和他各取所需。我承认,我就是馋他身子,我下贱。”
祁渊嘴角一抽。
这时,赵晗晗双眼却迷离起来,说:“但……渐渐地,我却发现,他身上竟然散发出一阵阵该死的,让人难以抵御的魅力。
離歌3
深入了解他之后,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看似坚强,实则脆弱,却又很有担当的男人。他心理素质并不强,抗压能力也不强,但遇事却绝不会退缩,也绝不会轻言放弃。
对我而言,在我真正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女人之前……他,是我羡慕的样子……而我,对这样的,几乎是我梦想中自己的模板的人,往往态度上又非常极端,要么是出离的厌恶,要么,是难以自拔的沉迷,就如飞蛾扑火。”
苏平嘴角一扯:“你还挺浪漫的。”
“如果不浪漫的话,我又怎么会毅然而然的变成女人呢?”她轻笑:“我其实没遭遇过太多社会的毒打,所以……总归还是向往浪漫与虚幻的吧?或者在你们眼中这算是中二?”
轻轻撩了下刘海,她脸色又渐渐黯淡下去:“可惜……这样的男人,总归花心,花心不已。不过也多亏他花心,我才发现他真的喜欢上了我,让我……也不受控制的一阵欣喜。”
祁渊挑眉。
这个上字有点调皮,天知道赵晗晗究竟想表示什么意思。
好在赵晗晗解释的挺快,自然而然的接着说:“早在年初,他就跟我坦白了,说一开始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流量,吸睛,但渐渐地,再也离不开我。
妹控即是正義
我……愿意支持他的事业,但我其实分不清他究竟是在蒙骗我,为了提高视频质量,让他的短视频更自然,还是确有其事。毕竟,他对我是真好,可他正牌女友打我时,也是真的狠。
直到……他向我坦白,早已攒够了娶他女友的钱,可他仍旧在犹豫,到那时候,我才相信,他心里是有我的。
因为他在纠结,纠结是娶步华,还是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