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f3i人氣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txt-第八百九十六章:外援起飛分享-vn3sx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我叫阿良,是无罪之界中的一名普通玩家……
说真的,其实在一开始,我还觉得自己挺不普通的。
直到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历经挫折后看到了一篇名叫《来自全世界的恶意》的帖子,我才知道那些曾经被自己视为挫折的存在究竟有多么肤浅。
我没有给那篇帖子的作者,也就是受到无数水友膜拜的‘被超神般的杀戮’大佬点赞,只是带着稍显沉重的心情走到阳台,点了一支最近有点爱抽的《稻梅翠》,沉默了很久,很久……
要不是我妈用扫帚给我轰回了房间,我可能会沉默更久。
我想,我并不了解那位大佬,毕竟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幸如果换做我来承受,卧室里那台游戏舱估计早就被砸得稀碎稀碎的了。
但至少有一点,同样算是个爷们儿的我可以肯定,那位‘被超神般的杀戮’大佬写下这篇帖子,并不是为了博我们这些看客一笑,更不是在宣泄自己对这款游戏的不满,而是想要向我、向老高、胖洪、帅胡这些在那个世界中备受挫折的人传达些东西。
是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吗?
是坚持拼搏到底的执着吗?
是微笑面对不幸的豁达吗?
或许都有,也或许是另外一些现在的我尚且无法理解的道理。
总之,我觉得超神哥的初衷,并不是点赞、回复还有转载之类的无聊事物,更不是为了火上一把,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大愛晚成(金陵雪) 金陵雪
超神哥不是那种人,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但我却能理解。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也正因为如此,当我看到那阅读次数为205625808,总计被点赞205625808次的数据时,在最初的惊叹过后,竟然感到了一种悲哀。
超神哥并不想要这些,他只是希望我们这些看客能像他一样积极乐观的去战斗,去和那个过于现实的虚拟世界,去和那个无比荒谬的命运去战斗。
而不是让你们人手一个赞啊!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注定会被无数人口诛笔伐,但至少能让超神哥本人感到一丝欣慰的决定。
我,没点赞!
是的,尽管我在自己的所有社交软件上都转载了这篇帖子,尽管我直到宿命之日到来前每天都去那篇帖子下面回复一句‘谢谢’,但我,没点赞!
第二天,铺天盖地的声讨就出现了。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毕竟那篇精彩到让我这种猛男都红了眼睛的帖子,怎么可能有人看了不点赞呢?
水家風華
不可能,但那是不对的!
所以我站了出来,没去点那个赞。
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秘密,一方面是因为如果事情曝光的话一定会被人们用口水淹死,另一方面也是我这人比较容易害羞,不想让超神哥注意到我。
但我能想象得到,他一定会很欣慰的。
某个完整地看完了那篇帖子却没有点赞的人,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
百變妖鋒
你帮我,我懂你,一切,尽在不言中。
从那天开始,我虽然还是无法像超神哥那样能够坦然地面对一切不幸,却也没有被挫折击垮过一次,就算因为种种原因在各种事件中被干掉,就算每次死在无罪之界中的时候都难受到想死,就算再怎么心疼那些我苦心积攒下来的装备、技能、道具,我也咬牙坚持下来了,我的小伙伴们也一样咬牙坚持下来了!
強葷:豪門俏寡婦
直到……
直到特么的我们在某一次集体阵亡后统统变成了狗头人!
狗头人像话吗!?
凭心而论,无罪之界这游戏里的大多数种族其实都挺有意思的,我第一次就随机到的人类就不说了,跟咱在现实里一样精神,就算是其他游戏里造型比较糟糕的兽人,在无罪之界中的颜值上限都很高,哪怕是矮人,只要肯花时间也能捏出那种帅大叔的感觉。
而我一直所向往的半龙人,更是犀利到没死角、没朋友!
但是!
我一定要在这里说一句但是!
但是就算这游戏里的矮人大叔都可以很帅,‘狗头人’这个种族也算是绝对没救的那种,就算你再怎么眉清目秀,只要变成一只狗头人,那基本上也就可以告别文明属性里的‘魅力’项了。
重生之俗人修真 超級老豬
别的不说,单说小黎(游戏ID:李翠花)那丫头,本来挺好看一姑娘,结果变成狗头人之后那叫一个磕碜,长得丑不说,腿毛还浓密的不行。
不难想象,变成狗头人这件事对我们的打击很大,非常非常大。
说句心里话,就算当时我已经差不多能把超神哥那篇帖子背下来了,都忍不住想要当场自杀换种族了,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我们终究还是没那么做,一方面是因为怕疼,另一方面则是兄弟们都还惦记着之前那个奴隶交易的事,也就是导致我们齐齐阵亡的罪魁祸首。
所以在讨论了一番之后,我们决定在这轮游戏中把那件事追查到底,如果能顺利找到敌人的老巢,哪怕豁出这条狗命(字面意义上),也得把那些可怜的奴隶救出去,能成功固然好,失败了正好可以重新随机种族,还对得起良心,怎么算都不亏!
我们原本是这样想的……
结果当我们重新踏入了那个名叫紫罗兰的帝国后,才知道奴隶买卖的主使者已经被人杀了全家,连带着整个家族全都给灭干净了。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漫无目的的游荡,就像其他休闲玩家一样。
毕竟是练了好几个月的角色,这时候让咱为了换个种族去死一次,肯定是不能够的。
但要是这样一直用狗头人的身份玩下去,胖洪他们不说,我都忍不了。
再往后就是一段不值得提的垃圾时间,最后,我们来到了位于西北大陆,叫做工匠镇的地方!
在那里,我们遇到了那位传说中的人物——超神哥!
而超神哥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官方排行榜上第二的科尔多瓦大佬!
更重要的事,他跟我们一样,也是狗头人!
他……】
“嘿!”
狗头人状态的科尔多瓦一巴掌拍在阿良头上,很是蛋疼地看着后者:“发啥呆呢?思春了还是咋地?”
“啊,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阿良被吓了个激灵,缓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讪笑着冲科尔多瓦问道:“今天的调试这么早就结束了?”
科尔多瓦揉了揉鼻子,抱着铲子在阿良旁边盘腿坐下,摇头道:“没,我跟老不死的请了个假,晚点再回去配合他内活体实验,先过来送送你。”
“嘿,大哥你这话说的,那游戏里哪有啥活体实验啊。”
阿良咂了咂嘴,笑道:“我又不是没见过鲁维大师给你做调试,那个碉堡了的符文之躯我们羡慕还羡慕不过来呢。”
科尔多瓦冷笑了一声:“哦,那你要不要猜猜我在得到了这个碉堡了的符文之躯后死了多少次?”
“呃……”
魏侯
然后阿良就给噎那儿了。
这里,是天柱山第七外山某截悬崖前的空地,也就是鲁维名义下的地盘,时间是上午九点二十,除了科尔多瓦、阿良以及阿良身后那个看着跟洲际导弹似的玩意儿之外并没有其它物件。
至于那个造型酷似导弹的东西究竟是个啥,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所以咱们也就长话短说,大家直接将其理解为【绝对安全特快号】的轻量升级版就行。
“这东西的物品资料我已经好几遍了,感觉应该没啥问题。”
科尔多瓦转头瞥了眼那台造型充满了破坏性的一次性交通工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阿良正色道:“不过说真的,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毕竟这事跟晓鸽同学也有关系,我要是好好跟鲁维那老不死的商量商量,让他放我先去那边一趟应该也不是不行。”
阿良呵呵一笑,摆手道:“大哥你就别为我操心了,鲁维大师也说了,之前出过事的都是半成品,这次给我做的是完成品,安全很有保障的。”
“呵……”
科尔多瓦翻了个白眼,干笑了道:“你俩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啊。”
“咳咳,话不能这么说,我现在这个【试飞改良型特快号并存活】的任务奖励挺高,而且还能加鲁维大师的好感度,满满当当的都是好处。”
阿良颇有信心地回头看了那导弹一眼,然后在科尔多瓦还想劝点儿什么前抢着说道:“而且我和那些家伙也算是欠了他们几个的人情,正好趁这次给还上。”
“真遭得住?”
科尔多瓦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便宜小弟,纠结道:“晓鸽同学在消息里说得不清不楚的,只提了一句狗头人男性是重点,总觉得会有什么微妙的坏事发生啊。”
阿良耸了耸肩,很是没心没肺地笑道:“大不了一死而已,还正好方便我换个种族呢,大哥你就别担心了,多大点儿事啊,你看胖洪他们都没来送我。”
“他们可以不来送你。”
科尔多瓦拍拍屁股站起身来,然后又用刚拍过屁股的手拍了拍阿良的肩膀:“不过人家晓鸽同学叫的是我,你算是替我去的,我可不能不来送你。”
阿良当时就给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大哥仗义!”
“那还用说。”
科尔多瓦咧嘴一笑,然后看了眼系统时间,沉声道:“行了,时候也差不多了,良子你趁早上路吧。”
阿良:“……”
五分钟后
游戏时间AM09:30
承载着精壮帅气的狗头人武僧阿良,由战斗部、弹体支撑结构、动力装置以及制导系统组成,由鲁维·菲兹尔班大师与夜歌女士联名设计的【绝对安全特快号·岸舰轻量型】成功点火,打着旋地蹿上了高空,并在于第七外山上空盘旋了数圈后向东呼啸而去。
“芜湖~”
科尔多瓦跳着脚冲那枚怎么看怎么像是战略兵器的空中载具挥了挥手,直到后者消失在天边才很是遗憾地叹了口气,一边转身向专门用来给自己改造的车间走去,一边小声骂着以‘老不死’为核心所展开的脏话。
然后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鲁维用打铁锤子给拍地上了。
“还敢背后说老子坏话?!”
尽管是个科研人员,还是个岁数不小的老科研人员,但鲁维的力气可不是闹着玩的,手里那柄工程锤的分量就算比起攻城锤也不逞多让,要不是此时此刻的狗头人科尔多瓦并不是真的狗头人,估计早就被这老地精给一锤子砸没了。
“胡说八道!”
好不容易才从锤子底下挣扎着爬出来的科尔多瓦暴跳如雷,大怒道:“老子说你坏话还分正面和背面呢!?”
“少废话,你个倒霉催的,赶紧过来试试我打算给小良子他们用的东西。”
鲁维随手把工程锤收进腰间的银色符文片里,抓着科尔多瓦的尾巴转身一路小跑。
“我不是倒霉催的!”
科尔多瓦一边与地面疯狂摩擦一边大声嚷嚷着,然后猛地挣脱鲁维的钳制,皱眉道:“等会儿,不是继续调试老子的符文之躯吗?”
鲁维抱着膀子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下午再调么?”
“不是,我是说了下午再调,但你也不能……”
“下午再继续调试的话,现在就干点别的呗,那些东西是给小良子他们定做的,我一时间也找不到其他命硬的去测试原型机,正好赶上你有空。”
“我没空啊!”
“你现在不就闲着呢嘛。”
“那是因为我跟你请假了啊!按理说我现在应该在配合调试符文之躯啊!”
“所以现在不用配合调试符文之躯的你就没事了,有问题吗?”
“我特么……”
“少废话,跟过来。”
鲁维不耐烦地瞪了科尔多瓦一眼,大步流星地冲向后者平时几乎没怎么去过的第二小车间。
“我说啊……”
科尔多瓦一边不情不愿地跟上鲁维,一边撇嘴道:“你刚才说的定做是几个意思?量身定做?”
拷住極品美男子 未央之時
“差不多吧。”
“那你这老地精块头跟狗头人也差不多,为啥不自己试?”
“我太强。”
“啊?”
“就是说,我太强了。”
“几个意思?”
“就是不容易死。”
“所以你这是想找个容易死的志愿者?”
“不尽然。”
“怎么说?”
“你命不值钱,可以控制实验成本。”
“艹!我要是真死了呢!?”
“那证明我找对人了。”
“MMP!?”
第八百九十六章:终

j26ub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八百九十五章:新生活熱推-hui28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AM04:41
血之傳承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闲着也是闲着~”
【重连开始……】
狂梟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混乱中立的檀莫,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自由之都无夜区,凯沃斯庄园主楼,莎莉娅·凯沃斯的房间
海賊之法師 三弼
“啊哈,是少女闺房的味道~”
墨檀在恢复意识之后先是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才一边笑盈盈地睁开双眼一边从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直起身来,并在看清楚站在床边的人后瞬间敛起了笑容,‘噗通’一声躺了回去:“怎么是你啊?”
侍立在床边的年轻盗贼科尔·舒伦尴尬地笑了笑,低声道:“蕾莎女士和小艾正在处理一些我理解起来很费劲的工作,所以……”
“所以我就要忍受一睁眼就看见个男人站在床边的不幸吗?”
墨檀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滚下了舒适的大床,一边抓起叠在旁边的月光白长袍往身上套一边头也不回地问道:“所以现在是怎么个情况?我之前昏死过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科尔立刻下意识站直身体,恭谨地说道:“是这样的,先生,在您失去意……”
“在你失去意识之后不久,我那些被篡改了命令的族人就返回了庄园,带着血翼家族的中坚力量。”
稍显沙哑的惑人声线在门口处响起,依然穿着那袭红色长裙,手臂、裙摆、脸颊处皆沾有点点血迹的蕾莎·凯沃斯缓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轻笑着看向科尔:“可以让我们两个单独相处一会儿么?小艾在楼下的茶室等你。”
科尔并没有第一时间遵从房主的要求离开,而是将目光投向负手站在窗前的‘先生’。
特種兵之神級技能
重生之甜情澀愛 夢夜的天空
注意到前者视线的先生言简意赅:“滚。”
于是科尔便在分别对二人行过礼后飞快地离开了房间,顺便贴心地带好了门。
并没有气氛微妙的沉默,就在科尔关门离开后的下一帧,靠在窗边俯瞰夜景的墨檀便转头对房间的主人莞尔一笑:“我还以为守在床边的人会是你。”
“我并没有哄你睡觉和叫你起床的义务,除非你入赘凯沃斯家,让我血拥。”
蕾莎俏皮地眨了眨眼,带着尚未散去的血腥味走到窗前与墨檀并肩而立:“血翼家族已经成为历史了。”
墨檀吹了声口哨:“哦豁,你把那些人都杀了?”
tfboys愛上你 2580
“其实没杀几个,毕竟莱昂纳尔和迈克尔·血翼两兄弟的尸体还算比较有说服力,所以我只是在小艾的提议下处理掉了几个不服气或者可能不服气的、非常忠诚或者疑似非常忠诚的家伙,名单则是科尔提供我的。
蕾莎先是给俩孩子在墨檀面前‘美言’了两句,然后才简短地总结说道:“之后又按照你之前的那套说辞简单解释了一下,那些血翼家族的成员就臣服了,比吟游诗人口中的故事还要简单。”
“故事之所以是故事,就是因为它注定不会简单。”
墨檀耸了耸肩,显然对这个结果并没有感到丝毫意外,事实上,如果最终不是这个结果的话,他才会觉得奇怪。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包括莎莉娅与蕾米莉亚如此轻描淡写地合而为一,血翼家族对凯沃斯家族干脆利落的臣服在内,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超出墨檀的预料。
倒不是说一切的发展都与墨檀的计划分毫不差,而是这些可能性都被他化做一个个变量融入到对事态的推演中,进而达成了这样一幕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没有超纲的结尾。
“这样啊……”
穿越之絕戀
老大威武 莫大叔
蕾莎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月光下的庄园,过了好一会儿才似笑非笑地转头向墨檀问道:“那么你在这个故事里,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无足轻重的龙套而已。”
墨檀洒然一笑,摊手道:“不久之后,整个自由之都的二流和三流势力都会知道,一位名叫蕾莎·凯沃斯的觅血者成功融合了‘猩红魔音’的源血,并在同一天亲手杀死了半年前通过卑劣手段坐上家主之位的亲舅舅,顺便还在一场不公平的决斗中击败了莱昂纳尔与迈克尔·血翼,当晚便收编了弃暗投明的绝大多数血翼家族成员。”
蕾莎表情微妙地翻了个白眼:“我听完之后竟然没觉得有哪里夸张……”
“没错,这确实不算夸张,但绝大多数人都会把里面七成以上的内容当成屁话。”
墨檀伸出食指轻轻刮了下蕾莎的鼻尖,莞尔道:“我不在乎他们是否相信这个故事里面的内容,甚至他们自己都不会在乎自己信不信这个故事里面的内容,那些有资格而且还低级到足以在乎这份情报的人只需要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凯沃斯与血翼这两个觅血者家族已经正式合而为一,而它们的新领袖蕾莎·凯沃斯女伯爵有着至少也能同时干掉两个史诗巅峰者的实力,就足够了。”
蕾莎微微眯起她那双惑人的凤眼,捏着墨檀那只不安分的爪子苦笑道:“但是……我现在的实力其实只有初入史诗的水平而已,就这还是因为那滴源血强行拉高了我的体质,在一场战斗中击败两个史诗巅峰什么的,不借用伊莉莉的力量根本做不到。”
“代价是什么?”
“借用那份的力量可以让我短暂获得近乎于半步传说的实力和传说阶巅峰的境界,满月时可以持续半小时,最短的新月是十分钟,之后必定会持续至少一个月的虚弱状态。”
蕾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自己最大的底牌曝光在了墨檀面前,没有半点保留:“如果一年内超过十次,我的灵魂就会直接溃散,身体则成为伊莉莉·巴托里复活的媒介。”
后者则是毫无紧张感地笑了笑,感叹了一句‘还真是宽松的要求呢’之后便陷入了沉默,顺着蕾莎的目光将视线投到了庄园内某片草坪上。
那里或许有着旁边这个女人与父母、舅舅或者其它什么东西的宝贵回忆,但在墨檀眼里,那些一文不值的内容并没有被自己剖析或深究的资格,所以他尽管在转瞬间就联想到了不少东西,但很快就强迫自己放空大脑,进入了单纯的看风景模式。
“我小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经常陪我在那里玩,但因为他们总是很忙,所以仔细算下来的话,还是克雷伯舅舅陪我的次数最多。”
蕾莎温和地笑了起来,殷红的双眸有些闪烁:“他们……”
“他们已经死干净了。”
墨檀轻描淡写地打断了她,嘴角上扬:“你的道路也好、未来也罢,都与他们无关了,当然,和我应该是脱不了干系的。”
蕾莎拉着墨檀的手,温柔地把后者的食指掰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轻哼道:“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在这个故事里只是个龙套吗?”
“没错,在‘这个故事里’我就是一个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龙套。”
墨檀俯身轻吻了一下蕾莎那只刚刚掰断了自己食指的纤手,微笑道:“因为那是讲给别人听的故事,并不是那个自湖光城邂逅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蕾莎看向墨檀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过了好一会儿才面色微红地问道:“什么故事?”
墨檀托着下巴思考了半晌才迟疑着开口道:“呃,实验日志……?反正不可能是爱情故事。”
“为什么不能是爱情故事!?”
蕾莎用对她来说十分罕见的高分贝音量叫了一句,然后就好像自己把自己给吓着了一般僵在了原地。
墨檀并没有回答,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只是单纯地透过窗户欣赏着夜幕下的凯沃斯庄园。,
“我……我是说……”
蕾莎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抓住墨檀的领口将其拉近自己,破罐破摔般盯着后者那双看起来恬淡平静,此时此刻却让自己浑身发冷到近乎于窒息的眸子,磕磕巴巴却又十分坚定地说道:“我,我不是说现在就……就要变成爱情故事什么的,但……但是‘不可能’之类的话,不要随随便便就说出口啊!”
说到最后一句时,这位整整一晚气质都无限接近于‘莎莉娅’的蕾莎·凯沃斯俨然已经带上了哭腔。
“哦?是这样么?看来确实是我的疏忽啊……”
墨檀咧嘴一笑,将面前那位比自己还要高半个头的、忽然变得有些失控的女伯爵拉近怀里,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光芒,柔声安抚道:“那么,请容我收回前言。”
“嗯!”
“好像‘未知的故事’也挺有趣的啊。”
“嗯!”
“不过是不是有些俗了点?”
“唔……嗯!”
“算了,本来也没必要非得取个名字。”
“嗯。”
“今天能处理的事,都已经处理完了吧?”
墨檀轻轻地推开将脸颊埋在自己怀里的蕾莎,对后者那梨花带雨的俏丽脸庞莞尔一笑:“虽然我没能陪你到最后,不过你身边毕竟有小艾在,应该不能出什么岔子。”
蕾莎抿了抿嘴,抬手拭去了眼角的几缕湿润后用力点了点头:“虽然时间比较紧张,但我有利用伊莉莉那份力量存在的最后几分钟强制让血翼家族的几个人与我签订了主从契约,他们都是在失去了莱昂纳尔和迈克尔后在家族中颇具威望的人,也还算识时务。”
墨檀微微颔首,随口问道:“内部呢?”
“很稳定。”
蕾莎笑了笑,带着稍显疲惫的表情缓步离开窗边,慵懒地倚在床头对墨檀眨眼道:“大家看到我没事都很开心,虽然也都为舅舅的死感到难过,但好像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好好和伊娃姐姐他们了解过情况,毕竟……”
“毕竟?”
墨檀很是无辜地歪头看着蕾莎。
“毕竟要是大家的说法跟你告诉我的那些内容不一样,总觉得会有些尴尬。”
三國尋美錄 天易人1
蕾莎拉过旁边被墨檀起床时弄得乱七八糟的被子盖在身上,慢慢合上了双眼:“所以如果你想要善后什么的,最好抓紧时间。”
结果墨檀却是快步走到床边蹲下,抓着蕾莎的手满脸人畜无害:“说啥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根本就是多到数不过来吧!”
“好吧,那我什么时候骗完你还需要善后?”
“唔……”
“我不是你的监护人,亲爱的。”
墨檀一边有些恶趣味地将蕾莎的发丝绕在自己手指上,一边亲昵地笑道:“尽管我答应过你会在闲暇时间以凯沃斯家族顾问的身份提供一些帮助,但从现在开始,要如何把这条路走下去还是要看你自己,我的女伯爵,我可不会像之前那样养着你了。”
蕾莎并没有睁开双眼,只是皱着鼻子轻哼了一声:“我可以养你了。”
“现在的你还养不起,不过我会表示期待的。”
墨檀戏谑地笑了起来,然后附在蕾莎泛红的耳边轻吹了口气:“好好休息吧,新的生活会在你下次睁开眼后开始,这段时间我会让小艾留在这里陪你,名义是你雇来帮忙悼念已逝双亲的神官,相信我,自由之都的太阳教会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对你好感大增的。”
“好。”
蕾莎温顺地点了点头,坏笑着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要一起睡吗?”
“不了,一点挑战性的都没有。”
墨檀站起身来,冲正对自己眨眼的蕾莎耸了耸肩:“更正一下,新生活将在你这一觉睡醒后开始,晚安~”
重生在南宋
“虽然天都快亮了,但是……嗯,晚安。”
蕾莎把杯子拉到自己的下巴处,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个莫名其妙就把所有事情解决掉,把这个房间还给自己顺便还搞到了许多赠品的家伙,直到后者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一分钟后
“更正无效。”
重新合上眸子的女伯爵紧抱着枕头,仿佛梦呓般呢喃道:“我都已经失去那么那么多了,如果新生活的第一眼还没有你在的话,就太没意思了呀……”
……
“晚安,檀莫。”
……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
第八百九十五章:终

1lomu玄幻小說 四重分裂笔趣-第八百九十四章:脅相伴-21b2d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PM21:27
龙冢深处,无名墓室
“辛苦了,斯派罗先生。”
墨淡淡地瞥了一眼身侧面色铁青的龙巫妖,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轻声道:“接下来,请让我们两个单独谈谈吧。”
后者深深地看了面前这个难以捉摸的年轻人一眼,沉声道:“你会履行诺言吧?”
我真不會推理 文若不成
墨轻笑了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你现在还活着,不是么?”
“我会等在外面。”
短暂地沉默后,斯派罗深深地叹了口气:“祝你顺利,年轻人。”
说罢便伴随着一阵扭曲的银光消失在了原地。
一时间,面积甚至还没有墨檀那栋出租公寓客厅大的墓室里只剩下墨一个人。
当然,说是墓室,这方狭小的空间自然不足以容纳一只成年巨龙的尸骸,事实上,这里只有一方风化痕迹极重的石碑,上面潦草地写着【波什·伽隆】这个名字,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穿越隨我心 我心飛揚獨醉
聖門
四面光秃秃的黑色墙壁,一块廉价的照明用魔晶石,一方被岁月侵蚀到看不出原样的石碑,就是这间墓室的全部。
“不会觉得这片安息之地有些过于朴素了么?”
片刻之后,墨缓步走到房间中央那方石碑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上面那【波什·伽隆】四个字,一字一顿地说道:“龙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
墙面上那颗用来照明的魔晶石微微摇曳了几下,紧接着便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首先,我必须更正你刚才那句话中的两个点。”
有着一头暗金色长发,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墨背后,用他那轻佻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微笑道:“第一,我并不是龙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第二,无论这间小小的墓室是否足够朴素,都注定无法成为我的安息之地,因为我从未安息过哪怕一分一秒。”
墨转过头去,看着面前那位数月前曾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面孔,微笑道:“仅仅只是‘首先’而已么?”
“其次就是……”
法師兇惡
身穿一袭华丽繁复的礼服,造型宛若某个大贵族的波什·伽隆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可不是斯派罗·达维安,你那些乍听上去似乎很有诱惑力的说辞,对我起不到半点作用。”
墨看起来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微微挑眉道:“所以说……”
“所以说,我并不认同这场交易,年轻人。”
末代龙王的回响耸了耸肩,将一杯突兀出现在手中的冰蓝色酒液一饮而尽,爽朗地笑道:“我并不知道你在外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毕竟这个地方已经脱离世界太久了,但我能感觉得到你对这个世界究竟抱有这怎样的恶意,或者说,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世界的一种恶意,若是站在你身后,龙族总有一天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成为永世不得翻身的罪人,要来点儿吗?”
“谢谢。”
墨伸手接过波什递来的冰蓝色酒液,轻笑道:“你多虑了,波什陛下,就凭龙族现在那形同虚设的社会结构,最后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只会是你们这些残魂而已,绝不会是整个龙族族群。”
波什哑然失笑,好奇道:“这又有什么区别呢?要知道除了那位已经被负能量侵蚀到了灵魂深处,早已丧失了正常判断力的守门人之外,每个跟我一样保有意识的同胞都不会选择与你合作,而绝大多数心智不坚者,则早已在漫长的岁月中魂飞魄散了。”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我对斯派罗先生施加的‘影响’。”
墨与波什碰了下杯,轻抿了一口那散发着浓郁果香的酒液:“好东西。”
“单纯用来解馋的思念体而已,好处是不走肾不上头,坏处是每一杯都会燃掉我二十年左右的时间。”
遭遇史前文明 書心
英俊儒雅的末代龙王冲墨檀手中的饮料扬了扬下巴,然后才有些兴致缺缺地说道:“至于你那些影响斯派罗的小手段,我确实也是发现了,但就算你只是单纯地用语言去说服他,那个近几百年来精神状况愈发不如原来的老前辈恐怕也会被你说服吧,但我不一样,年轻人,我的心智要比斯派罗·达维安强得多。”
“没关系,毕竟他已经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价值。”
墨不甚在意地转头看了一眼斯派罗消失的地方,喝光了手中那杯被波什称为‘思念体’的饮料,抱着胳膊倚在冰冷的石壁上:“那就是把我带到这个地方。”
俠武大宋 寂寞宇宙
波什·伽隆夸张地瞪大眼睛:“哇,你的方向感会不会也太差了一些啊!?”
墨:“……”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抗日之國恨家 森環宇
末代龙王哈哈一笑,摆手道:“简单来说就是斯派罗的态度对你来说根本无足轻重,我这位被你点名要见的龙才是重点。”
“可以这么说。”
墨随手扔掉了那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一边目送着后者仿佛溶解般消失在空气中,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所以,我还是很希望可以通过和平的方式说服你的。”
波什嗤笑了一声,再把最后几滴思念体酒液倒进嘴里后也学着墨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杯子,桀骜咧开了嘴角:“你可以试试,傲慢的年轻人,或许已经被消磨了多半灵魂力量的我无法战胜你,但就算如此,你也绝不可能让我妥……卧槽,你这是在干什么!”
“想测试一下你这缕残魂是否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坚定。”
墨平静地回答道,擎在身前的右手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团……视觉效果极度接近‘黑暗’,却又比常规意义上的‘黑暗’更加空洞的存在。
波什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毕竟在他的认知中没有任何一种‘力量’会以这种甚至会被基础法则排斥的形式出现,因为那种就连空间体系都会在其影响下不断崩溃的存在根本没可能被驾驭。
但墨手中那团空洞的‘黑暗’,却颠覆了波什的认知,让这位打从出生开始就活得游刃有余末代龙王难得地感到了恐惧。
很少有人知道,波什·伽隆对各种知识的涉猎之广仅次于他在泡妞领域的造诣,就连天柱山的那位有着【叙事者】之称的高阶观察者都对其刮目相看。
这是一个将长生种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活得过于充实的巨龙,哪怕现在只剩下一缕残魂,波什也依然可以游刃有余地跟威廉·伯何聊聊怎么做生意、与修·布雷斯恩谈谈布局规划、同卢娜一起研究研究人体炼成术、跟夏莲·竹叶探讨一下棍法,甚至就连工程学方面都能在速读过图纸之后给鲁维打打下手,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全才!
而在力量体系这方面,刚满一千岁就跟自己的发小,龙族天才中的天才,当代龙王法芙娜大打出手甚至还睡了人家的波什更是所知甚广,抛去龙族本身的战斗天赋与龙语魔法不说,光是元素魔法的造诣他甚至都不比身前的法拉·奥西斯要低,战斗方面更是堪称全系精通,放玩家身上至少也得是十个50级传说阶职业打底的水平!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下意识地去分析墨手中那团诡异的存在并分析出了个寂寞后,波什才会如此震惊。
这是博学者的通病,知道的东西越多,对未知的恐惧就会越强烈……
“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力量,波什陛下。”
墨莞尔一笑,平静地说道:“你可以将它理解为某种根源之上的力量,性质的话,或许在概念上与负能量有类似之处,但也只是有些相像罢了,用途很多,从最基础的破坏到短时间内同化一条巨龙灵魂的全面侵蚀都做得到。”
“侵蚀?”
波什警惕地往后退了半步,尽管这个动作对于灵体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但他依然下意识地与墨拉开了距离,或者说是与墨手上那团诡异的存在拉开了距离。
“没错,侵蚀。”
我的28歲女老板
墨檀微微颔首,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毕竟这种被我擅作主张定义为‘罪’的力量并不具备任何正面意义,而‘污染’二字又多少显得有些夸张,所以还是侵蚀与同化相对贴切一些。”
波什并没有说话,只是面色阴沉地盯着墨檀手中那团被解释为‘罪’的力量。
之所以沉默,之所以面色阴沉,是因为波什虽然没有足够的理由,却依然觉得面前这个家伙所言非虚。
“我并不是一个很喜欢把时间浪费在谈判上的人,所以你现在有一共两条路可选,波什陛下。”
墨随手散去了手中的‘罪原体’,缓步走到波什面前,淡淡地说道:“第一条路,将你……或者说是龙族的尊严与骄傲坚持到底,忤逆我的决定,然后被规模数十倍于之前那点罪原体的‘扭曲’冲刷一段时间,最终变成某种忠诚而奇怪的存在,成为一件姑且算是好用的工具。”
波什干笑了一声,嘴角抽搐着说道:“第二条路呢?”
“第二条路就要轻松多了,首先,我会用‘罪’的力量修补你的灵魂,而不是直接让刚才那种相对粗暴一些的罪原体与你同化。”
墨的表情恬静而淡然,微笑着缓声道:“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将那些多余事物的比例控制在一个刚好能够将你填补到全盛状态,又不至于直接将你转化成另一种存在的程度,换而言之,尽管仍然要接受洗礼,但只要你的意志足够坚定,就能在一切结束后保留自己的心智。”
对于灵魂学方面也颇有一定造诣的波什皱了皱眉,过了好半天才一针见血地沉声问道:“什么意思?就算我配合你也依然有可能在一切结束后变成疯子吗?”
“你说得对,尽管我手中确实存在更加安全的技术,但却无法适用在你身上,波什陛下,毕竟你的灵魂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磨灭了大半,又分出了不少力量维持着这片龙冢的异位面结构,本就已经很不完整了。”
墨檀微微颔首,言简意赅地解释道:“而想要将你的灵魂彻底修补完整,就只能用‘罪’的力量进行填补,而这个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可控,至少你稍微露出一点点破绽,都会被直接扭曲掉本质,进而失去自我。”
波什眯起双眼,提议道:“那么,如果就让我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呢?就算不是完整的灵魂,我依然……”
“不要耍小聪明,陛下。”
墨轻描淡写地打断了波什,古井无波地说道:“尽管我需要的确实是名为‘波什·伽隆’的存在,但灵魂不完整的你对我来说毫无价值,而且我也不可能会允许身上没有‘附加保险’的你跟在我身边。”
波什叹了口气,却并未露出明显的失望之色,只是有些沮丧地喝了一口金黄色的思念体饮料,无奈道:“所以你果然是馋我的身子啊,少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身体应该就‘挂载’在我们现在所置身的这片空间外,安眠在某个独立的异位面里。”
墨转身看向身侧的墙面,似是在注视着并不存在与自己身前某个地方,轻声道:“如果想让你重新回到自己的躯体中,就必须保证你拥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灵魂,并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重新激活那具千疮百孔的躯体。”
“你想让我变成骨龙?鬼龙?还是尸龙?”
波什饮尽了杯中的酒液,转头对墨正色道:“虽然我并不介意被转化成亡灵生物,或者说……我现在就是个亡灵生物,但你要知道,就算我们这些灵魂尚存的巨龙都变成不死者,实力也绝对不会超过身前的六成。”
“尽管那并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东西,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无意将你和你的族人变成不死者。”
墨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并在沉默了良久后转头对面色阴晴不定的波什轻笑道:“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作为报酬,我可以放过法芙娜女士,让她继续享受安眠。”
“什……”
“还可以告诉你那枚龙蛋……呵,现在应该是幼龙了,没错,就是你那个龙嗣的下落。”
“……”
第八百九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