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csf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913章 沒有存在感的胖子相伴-3jy38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经过调查,偷东西的人很快就有了新的线索。
其实这件事想要调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毕竟这偷东西的人,本身就存在了很多的漏洞。
做别的或许他还能做的专业一点,可在偷窃这种技术活上面,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所以说小偷是一种手艺,其实一点都不错。
天才神醫混都市
那种真正能偷窃之后,不留下一点痕迹,顺利逃脱,找不到丝毫踪迹的,那才是真正的贼。
獵殺鬼子 六合木木
当然了,就算是寻常的小偷,基本上也不会再现场留下这么多的痕迹。
丁凡提出的几个点,交给路队长,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盗窃者的身份就已经被锁定了。
车子是从东边的开发区出来的,开车的人是个小胖子。
虽然东边的开发区,这段时间到处都在施工,跟多地方连摄像头都没有,但东边的工地附近,可是开了不少小店的,这些店主平常也就是早晚的时候会比较忙碌,大部分的时间还是比较清闲一些的。
有些好信儿的老板会时常坐在外面看热闹,经过的车辆都会多看上两眼。
而这台白色的面包车,偏巧就属于是那还种经常出现在工地附近的车辆,时间长了这些人不难认出这台车子。
雲霄上的逸事 滄海一淩
带着照片,派出下面的民警到工地做了一些调查,根本就没用太多时间,就将这个人的身份找出来了。
这个在工地经常进出的白色车主,是一个小胖子,叫什么名字没什么人知道,只是听说这个小胖子不怎么爱说话,每天两次进出工地,将车上的吃喝用度全都送过来,随后就走人,跟这个工地里面也没有什么人走得比较近一点。
没有人提起的时候,这个人就好像不存在,直到有人出来问了,他们才会左思右想的回忆,可回忆出来的东西,往往叫人感到吃惊。
因为在工地混的最长的工人,差不多已经在这里干了一年多了,竟然没有几个人对他有什么印象,甚至就没有人知道小胖子叫什么名字。
醫藥巨頭 五彩貝殼
一个人没有存在感,已经够可悲了,想不到这个小胖子每天跟这些人息息相关,从他手上买东西的也不少,最后大家都不知道如何称呼他,就是相互之间提起他的时候也只是说一句‘那个谁’。
路队长跟丁凡说这件事的时候,都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已经给指出了详细的调查方向,剩下的就是排查工作。
可他自己最后竟然将排查工作做成了这个样子,连名字都没有查到,只是用‘那个谁’来代替,这算是什么调查结果?
不过路队长自责的事情,丁凡却并没有很在意,只是风轻云淡的点点头,嘴角略微带着一点笑容,说自己已经知道了,至于这个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工地那边的调查继续,但也不用太紧张,只是做做样子就好,卓胖子这边他会说一声,直接叫他销案就是了。
受害人销案,只是他一句话就能说的算,已经叫他意想不到了,丁凡有这个本事,路队长还能接受的了。
絕天武帝 蒼天霸主
可后面的调查,只要走过场,却不用详细的调查,又是什么意思他就不明白了。
其实丁凡本身也不希望弄出这么一个比赛来,当初是因为对于案子实在没有什么进展,而且他也比较着急。
凶手杀人没有规律,更加没有明确的目标,这种人不能早一天抓到,简直就是在彭城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爆炸。
碰巧卓胖子为了女儿能早点走出心里的阴影,不惜代价的弄出这么一个计划来。
想要吸引凶手自己跳出来,手段有点粗糙,但也算是一个不得已的手段。
丁凡当时就算想拒绝,可也不能伸手干涉的太多。
而且他也怕自己强行干涉进来,有可能会引起凶手的注意,到时候那就真是打草惊蛇了。
现在好了,奖品已经落在凶手的手上了,那么这一场所谓都比赛,其实有没有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路队长这边调查到的人,丁凡也基本猜到了是个什么人,剩下的也自然就没必要深究下去了。
路队长现在只需要借着一个调查小偷的理由,继续在东区的工地一代活动,逐渐的压缩生存空间。
直到最后胡德凯感受到了压力,不得不离开那里,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看出丁凡目的人,现在恐怕也就是刘健了。
毕竟跟着丁凡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对于这个老大的了解,很容易就能猜到他要做什么。
可是有一点他不明白,为什么不在确定了胡德凯的位置之后,就马上对他下手那?
这么危险的一个人,按说直接抓起来,应该是最适合的方式了。
在让他跑了,后面想抓到这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个存在感本身就很低的人,换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真的叫他跑了,在想抓到他那可就难了。
“老大,不如我带两个人,趁着今天晚上就摸上去,直接端了他算了!”坐在车上的刘健看到路队长已经走了,这才开口问道:“是不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跟这帮杀人犯交手,觉得有点手痒了?”
“老大,不是我说你,都结了婚的人了,你也多为嫂子着想一下,千万别干这种危险的事情,其实我也痛恨这个胡德凯,简直就是个疯子,杀人焚尸,我一想到他都想动手扇他两巴掌。”
“但是吧,咱还是要按照规章制度来,千万不能在干出格的事情了。”
听着刘健长篇大论,丁凡差点打开车门,一脚将他踹出去。
这死胖子跟着自己已经不是一两天的时间了,他将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你这个脑子,能不能将脑回路放在正常的频率上?”丁凡被刘健这番话气的直翻白眼,摇着头说道:“我之前不想卓胖子搞这个比赛,你知道为什么吗?”
刘健当然知道了,从一开始知道卓胖子这边的动作之后,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计划中存在着很大的漏洞,而且这个漏洞很有可能导致最后凶手逃窜,而他们所有的准备都将化成泡影。
最大的问题,当时就是这个凶手的身份一直没有查出来,二来这就是没有足够的人手能布置在现场。
现场人多,凶手保不齐就会趁着人多,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
只是这件事跟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凶手的身份已经得到了八成的正实,剩下的其实也就是确定他的位置,然后将他抓捕了事。
最後一次射門留給我
可丁凡明显还不满意,这是打算逼着嫌疑人出逃。
“你不会是打算吓唬他,等他失去了平常心,趁着机会将他短时间拿下吧!”刘建想了想,好像丁凡也确实不是那种人。
可除了这个可能之外,他也实在想不出来别的了,丁凡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你呀,胡德凯的情况,你应该有所了解吧!”丁凡靠在座椅上面,双眼冷静的看着远方,淡淡的说道:“胡德凯这个人十分危险,这一点你很清楚。”
“卓胖子弄的这个比赛,我当时心里都是很大的不愿意,彭城当地的警方没有办法给我们太多的支持,警力不足这是最大的问题!”
“现场一旦人多,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场面,但当时也是没有多余的办法。”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已经知道了凶手的身份,甚至长相都有掌握,那还有必要冒险吗?”
原来丁凡想的问题,一直都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最好能兵不血刃的将人抓回来。
并不是因为刘健想象中那样,为了过瘾而已。
之前做了很多的调查,从很多人的嘴里对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胖子做了更加细致的分析。
由此判断,想要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生擒胡德凯几乎没有丝毫的保证。
“首先胡德凯这个人,杀人没有明确的目标,可以说他杀人很大一部分原因,只是因为脑子里面有这个想法!”丁凡尝试着分析了胡德凯的心理动态,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趋势,最后得到的结果并不是很乐观:“其次他之前在矿山工作过一段时间,你知道他做的是什么工作,在山上做爆破手,这个职业本身就存在着极大危险。”
“虽然后来没有人能证明,他离开矿山之后依旧有玩炸药的经历,但你能保证他不会偷偷的去制作炸药吗?”
“工地那个地方,人员密集,有经验的人甚至通过一些简单的设备,就能制造出爆破的效果,一旦有意外发生,我们想要控制现场,几乎不可能!”
“而胡德凯这个人,不会任由我们抓住他,所以他有极大的可能,会在我们着手抓捕的时候,通过威胁的手段,逼迫我们放他离开。”
空間重生之王妃十三歲 夏草沁夢
“到时候我们将一点退路都没有,所以我叫路队长继续带人简单的搜查,给他制造压力,就是为了敲山震虎,逼他离开那个人员密集的地方,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在对他下手!”
有些事情,在表面上确实看不出什么来,可真正细想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叫细思极恐。
就刚刚丁凡说的那几句话,刘健听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他之前没有想过那么多,可听了丁凡的话之后,他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
毕竟这可是炸药啊!
一声巨响之下,死伤根本就是不可控制的,尤其是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加上工地那种复杂的情况,别说是爆炸伤人了,就是踩踏都有可能要人命的。
“那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刘健打开车窗,大口的对着外面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一下情绪之后才问了一声。
但这一次,丁凡却没有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
“还不知道,至少我现在没有想到他会去的地方!”丁凡也不是没有想过详细的方案,可他对于胡德凯的另一个人格完全陌生,也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情况下转换主人格。
这样一来,方向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下来。

k883v人氣玄幻小說 平民神探 txt-第1911章 被盜了?相伴-5gpbe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事情安排完了,重新回到酒店的时候,秦璐早就已经回来了。
但是明显今天晚上秦璐不想丁凡进门,因为她约了爱丽跟她一起回来的。
丁凡只能无奈的回到了刘健的房间,反正这几天他都已经习惯了,每天爱丽都会跟秦璐住在一起,也不知道这些女人之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要聊。
但秦璐本身性格就不怎么热情,难得碰到一个能聊得来的朋友,两个人认识到现在已经有点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了。
封神蒼龍道 漢胄
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就是有说不完的话,甚至连老公都不要了。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无奈的回到刘健的房间,趴在那熟悉的床上,直接一觉睡过去,却不想外面的天还没亮,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
电话是刘健打来的,说是发生了点急事,叫他马上到卓胖子的游戏厅去一趟。
逍遙天尊在現代
丁凡一听是卓胖子那边出事了,还以为是不是卓胖子遇害了。
这两天他总是隐隐感觉,自己好像就要伸手触碰到这个凶手了,但跟这个凶手只是差了一点的阻隔,他就有点担心,这个凶手会不会在起什么幺蛾子。
谁知知道他会不会在做点什么事情出来……
现在一听说卓胖子那边出事了,丁凡首先想到的就是卓胖子会不会遇害的问题。
可想了一下,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
要是卓胖子真的出事了,刘健应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而是第一时间通知警局,保护好现场,随后打电话给自己,叫自己到医院在说这件事。
这一点先后的顺序,刘健还是能做出前后判断的。
松了一口气的丁凡放下电话,脸都没洗就直接出门直奔游戏厅去了。
到了游戏厅,外面的天都亮了,游戏厅外面有几个警察进进出出,丁凡看到这个场面,顿时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还没等他有所动作,身后的衣服就被人拉了一下。
丁凡转身一看,刘健这会儿正在他身后,鬼鬼祟祟的对他比划着,示意他不要出声。
随后刘健转身就往后面走去,丁凡看到他在这里,多少也放下心来,小心的跟在他身后,两人左拐右拐的走进了一家小餐馆里面,从餐馆的后门出来,转进了一个民房里。
一进门,就看到卓胖子正坐在床上唉声叹气的,身上披着一件棉大衣,整个人颓废的好像被人欺负的孩子似的。
不过看到卓胖子现在还能唉声叹气,而且还是活的,丁凡多少放心了一些。
跟着刘健走进房间,脱下了外套坐在了一边问道:“你知不知道,早上这个电话打过来,我差点被吓得给爱丽跪下,我还以为你也被人宰了!”
虽说丁凡对于刘健还算是比较信任,觉得卓胖子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但之前电话里面也没有多说,事情他依旧不能确定下来,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尤其是赶到现场,发现外面不少警察在围着,他还是有点心里犯嘀咕。
这会儿终于见到人了,丁凡这才稍微放心一点下来,只是看到卓胖子唉声叹气的,也不知道这是抽了什么风。
重生之不做皇後 雪舞冰凝
卓胖子看到丁凡过来,也就只是横了一下眼睛,在他身上扫了一眼,急着摇头叹气。
像极了路边摆摊给人算命的那些老道士,好像看出来什么东西了,摇头晃脑的就是不说话。
他这个德行,就连一边的刘健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大白眼一翻,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无奈的说道:“昨晚上遭贼了,东西丢了,他也就蔫了!”
“你这个臭嘴是不是管不住,我直接给你缝上算了。”刘健这一说,卓胖子马上就不高兴了,小眼睛一瞪,指着刘健说道:“非要往我伤口上撒盐,看着我难受你开心是不是?”
“撒盐算什么,我现在都想撒点辣椒面了!”刘健不服气的说道:“早就跟你说了,你这些东西收好了,别整天摆在那里,等着贼惦记吗?”
“你也不听啊,现在好了,东西全丢了,你这会儿想起来上火了。”
“还撒盐,我现在烤了你的心都有!”
这件事要从昨天晚上说起,这几天时间,卓胖子的游戏厅重新做了装修,吉明的表哥知道消息之后,二话没说,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就过来帮忙了。
用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将整个游戏厅翻新了一边,重新装修好的游戏厅在不像之前那惨兮兮的模样了。
虽然没有什么设计感,但也还算是不错,至少看上去不会那么单调阴暗了,整个游戏厅里面,灯火通明,竟然还有点大商场的感觉。
鉆石寵妻
陰婚不散 鳳唯心
就是卓胖子看了都有种兴奋的感觉,专门叫人弄了几个玻璃柜,将这一次比赛的奖品都摆在了里面。
说是为了展示一下他诚意,而且摆在这里,所有人进出都能看到,一定能激发他们参赛的积极性。
当时刘健就在一边看着,还提醒他,这些东西价值不菲,摆在这里还能容易遭贼惦记的。
一直提醒他摆一会儿就得了,没有必要一直放在那里。
不然勾起来的未必就会积极性,也有可能会激起小偷的贪欲,搞不好晚上没人的时候会来光顾一下。
可惜卓胖子觉得自己当年在外面混的时候,多少有点名号,这些年在这里开店,也没有人敢动作自己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小偷不长眼到这里偷东西。
根本就不听他的劝告,依旧美滋滋的将东西摆在玻璃柜里面。
昨天晚上,所有的装修工程基本上都完成了,剩下的就是通通风,等里面油漆味道全都散尽,这里就可以正式营业了。
至于外面的墙体绘画,吉明的表哥也答应了找人给他画出来,这方面他还是有些人脉的。
为了感谢吉明的表哥帮忙, 卓胖子十分大气的请客所有人一起吃顿饭,算是感谢大家过来帮忙。
临走的时候,他只是将铁栅栏门关上了,但是铁窗户他就忘了。
之前的窗户上确实有栅栏,但是为了通风口不会被东西堵住,过消防的安检,他就叫人将栅栏拆掉了。
这一拆不要紧,等他带着人喝的五迷三道的回来,发现自己的游戏厅被人盗了。
之前准备好的奖品,竟然一件都没有剩下。
那些东西价值不低,但对于他来说价值也十分有限的很,而且刘健之前也没说错,游戏机已经不是原版了,之前甚至有人玩过一段时间,就是个二手货。
但就算是二手货,在国内也十分吃香的。
再说了,这最后的决赛已经快开始了,他已经在准备筹划了,可现在奖品没了,那他不是白准备这么长的时间了?
卓胖子当时看到东西丢了,差点就当场昏过去。
不是因为东西价值很高,而是他开店这么多年,平常就是大门不锁都没有人敢到他这里偷东西,真的没想到会有人偷到自己头上来。
完全是因为面子过不去了,气的血压都上来了。
卓胖子当时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手下的兄弟们,叫他们到处找找,是谁敢到自己店里偷东西。
可当时刘健在一边死活拦着他,不让他轻举妄动,还及时报了警,跟丁凡汇报了这件事。
绞尽脑汁说破了嘴皮子,才还不容易将卓胖子拦住了,还将他按在了这里。
其实刘健的做法,一点都没错。
卓胖子在外面确实有人脉,而且他手下的人也多,找一两个小偷不成问题。
“你认为是小偷来偷的东西?”丁凡坐在一边琢磨了半天,听着刘健讲述了这件事的前后因果才开口问道:“你从外面弄回来的东西,你觉得很值钱吗?”
卓胖子好奇的看了一眼刘健,发现刘健没有搭理他,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丁凡,小声的说道:“我也花了好几百块那!”
果然,那一箱子东西,他也就是花了几百块钱买回来的。
按说这些东西,通过一些正当途径买回来,确实价值上万块。
但他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托人带了一些二手货,也就没有那么值钱了。
这臭不要脸的,之前还跟自己说什么投入多大,好像丁凡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似的,闹了半天也就是装修之类的东西花了点钱而已。
“先不说你花了多少钱,你也知道这些东西在外面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市场!”丁凡靠在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小偷为什么偷东西,无非就是为了钱罢了!”
“你店里的钱被偷了没有?”
我的哥哥們 瀝青
卓胖子没有回答,反倒是刘健帮忙回答道:“他店里一分钱都没有,这段时间人来人往的,他早就把钱都存他闺女存折里面了,我昨天看过了,现场很整齐,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丁凡点点头,继续说道:“那就对了,寻常的小偷会将偷来的东西,送到地 下 钱 庄去,可是这些东西要通过地 下 钱 庄的评估价值。”
“你买来的那些东西,在地 下 钱 庄估计连三成都拿不到,小偷能拿到一百块钱就算多的!”
“你觉得有这么傻的贼吗?”
听丁凡这么一分析,卓胖子也绝的很有道理,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光着脚丫子就跑到了丁凡的身边,急忙的问道:“那还有谁能这么做?”
丁凡要饿了摇头,脸色很难看的说道:“很多,而且这个人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出入你的游戏厅,他对于这个游戏也十分喜欢,而且知道你有这么一套东西,摆明了就是为这东西来的。”
“而且这东西到手之后,他就没有想过要卖掉,而是打算留在家里玩的。”
“这样一来,东西你基本上别想找回来了,因为只要他不承认,现场也没有什么能指认他的东西,那么这件事你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卓胖子一听,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撇着嘴说道:“钱倒是小事,可我这边做了好大的宣传,最后奖品拿不出来,我这张老脸算是丢光了。”

46icc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平民神探 愛下-第1903章 區別待遇-rgun6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很多人都觉得丁凡这个人有点奇怪,明明年纪也不是很大,可那双眼睛中,似乎总有一些别人看不透的沧桑感。
或许很多老人的眼中都有这种沧桑的感觉,那是因为多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让这些老人早就已经心如止水,在没有那么多的丰富情感。
就好像很多事情*人家都见过了,并不觉得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他们还能有什么可紧张的,这些老人往往就连情绪都会很少有。
这些发生在老人的身上,其实还算是说得通,毕竟老人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吃的盐比年轻人吃的米都多。
可丁凡今年才三十岁上下,他眼神中的淡然,已经远远不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了。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中,丁凡基本上已经忘记了发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大部分时间看到的他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文娛大崛起
除了那些真正跟他比较熟悉的人,恐怕就在没有人见过他发火的样子了。
确认了朱振宇没事之后,丁凡也不想在医院多待下去了,这会儿看到朱振宇,他就一肚子的火,这会儿警局还有一堆事情,这个案子现在还没有结束,什么时候案子结束,这边的破事他现在也不想在管了。
神龍爪 石劍
前脚刚刚走进警局,马上就有一个警员迎面跑了过来,小声的在丁凡耳边说道:“丁处,那两个货的家长过来了,这会儿正在局长办公室里闹那。”
警员嘴里说的那两个货,丁凡也不用多想就知道是两个伤人的孩子家长来了。
早不出现,这会儿来了,只是现在来的有有用吗?
现在整个警局的所有警员都知道这件事了,人人都为朱振宇的事情憋了一口气,看到这两家的父母过来,一个个都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
丁凡点点头也没打算去局长的办公室,直接就去了审讯室。
结果一进门,这两个小子竟然还在里面聊天那,看到丁凡进来了,穿着一身黄色衣服的小子,顿时笑了起来,对旁边一身蓝色衣服的小子说道:“怎么样,我就说吧,很快就会有人来了,就刚刚哥们儿上去的一下,绝对打出了气势,像不像红星浩南哥。”
“你还好意思说,今天要不是你过生日,我都去参加比赛了!”蓝衣服的小子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可是够意思了,带着我最近刚刚在外面交的女朋友,特意给你庆祝生日,结果就喝了两瓶啤酒,条,子就上门了。”
“你这个生日过的可真是够晦气的,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当初就生在茅房里了。”
“你是不是最近在外面干什么大事了,怎么条 ,子都找你家里去了?”
一身黄衣服的小子,只是扫了一眼丁凡,也不知道背人,直接就开口说道:“也没干什么,就是前几天,我跟人在酒吧喝酒,当时看上了一个小妞儿,我就上去跟她聊了几句,谁知道那娘们儿上来给我一巴掌,我当时就火了,抄起酒瓶子就给她一个爆头,八成就是这件事吧!”
丁凡进门就没有搭理这两个人,手上拿着一份资料,上面写着面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信息,以及当初他们为什么被抓进去。
黄衣服的这个叫黄路明,蓝衣服的叫吴超,之前并不认识,一个住在城南,一个住在城西。
黄路明是因为盗窃被抓,吴超则是因为跟人打架,把人打伤了才被抓进去的。
只是当时这两个人还不到十八岁,属于是未成年人,所以他们当时只是被送到了少管所,接受一段时间的教养,也就是差不多两年左右就从里面出来了。
当时跟他们住在一起的就有胡德凯一个,这三个人关系也就一般,甚至胡德凯在里面也没少被这两个人欺负。
这两个人都是上个月才刚刚出来,这才没有几天的时间,就在外面又惹了事情,看到警察上门了,竟然想都不想就跑。
从这两个人的话中也不难听出来,之前将朱振宇一板砖拍倒下的,应该就是这个黄路明了。
“聊够了没有,聊够了,我有问题要问一下!”手上的资料看的差不多了,这两个人也说的差不多了,丁凡将文件往边上一丢,指了两人一下问道:“今天上门找你们的人,有没有在你们面前自称是警察,并且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黄路明和吴超相互看了一眼,轻蔑的一笑,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的嘟囔着什么。
很显然,这两个小子也是在外面混过的,家里平常也没有人管他们,算是给他们养成了一身的臭毛病。
这些没有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孩子,总是有种天老大地老二的他老三的想法。
反倒是那些真正在外面混过的人,才真正明白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没有办法才在外面混,真的有点一技之长,谁都不想一辈子晃悠在外面。
毕竟常在河边走,就没有不湿鞋的,真的湿了鞋,后悔肯定是晚了。
我的初戀妻子
真正的老江湖,一个个都活的通透,也算是在外面混明白了,知道该低头的时候一定要低头,在硬的脖子,也比不上钢刀。
反倒是这些连混都算不上的小混混,往往什么都不懂,就敢在外面耀武扬威,对什么都不怕,不怕死也不怕进去。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们都想着所谓的江湖义气,往往都是被当个顶包的货色来用,偏偏他们还不自知。
“行,你们不说也无所谓,反正现场证人也不只是你们两个!”丁凡扣上了手里的本子,对身边的警员摆了摆手说道:“这两个人不用问了,故意伤人,年龄现在也够十八岁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我想你们应该还没去过劳改农场吧,这一次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了,哪里的风景外面绝对看不到,因为你们还不知道真正的绝望是是什么。”
“这一次我相信你们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了,今天是你们十八岁生日,好兄弟,一前一后都满十八岁了,我应该恭喜你们的,成年人了,负起成年人的责任。”
黄路明和吴超显然还没有想过劳改农场是什么意思,但是以前也看过一些电影,那种监狱里面也有真感情,对于这些他们多少还有点小向往。
这会儿还不知道什么犯愁是什么意思,轻松的坐在一边,等着警员将一份笔录送到他们面前。
丁凡指着上面的文字记录说道:“都认识字吧,那就不用我多说了,黄路明故意伤人,外加袭警,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些,什么酒吧动手打人的事情,我会叫人进一步核查,不过就从现在这些东西上来看,你应该会在监狱里面度过你人生当中十分宝贵的十几年。”
“至于你,吴超,你比他强一点,至少你还算是比较聪明,自己在外面做的事情你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你在外面喝酒交女朋友的事情,你家里知道吗?”
“知不知道也不重要了,那毕竟是你的家事,相比之下,你还是比他聪明的。”
有些东西,点到即止,丁凡也不需要说的太多,两份口供都放在他们的面前,顺便叫人将手铐打开,叫他们自己签字。
可是黄路明这会儿已经懵了,看着面前的这份口供,整个人半天都没有缓过来。
十年的时间不短了,年轻人对于十年似乎并不会很在意,可这是最宝贵的十年时间,人生中最年轻十年,过去了就在也回不来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一点,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朋友吴超,一起蹲过少管所的兄弟,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跟自己一条心那。
對不起,我愛你
现在回想一下,刚刚吴超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另有深意在里面。
人工造星
“吴超,你他*妈是故意!”黄路明这会儿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僵硬转过头看了一眼已经在签字的吴超,瞪着一双大眼睛愤怒的吼道:“从一开始你就跟这个条,子一伙儿的是不是?”
首席命令:追捕偷心前妻
鬼馬喜劇之王
“骂的,我当年是兄弟,你当我是傻*逼吗?”
吴超当场就懵了,也不知道黄路明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好像个疯子一样竟然对他发火,自然也不甘示弱,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伸手就推了他一把说道:“你放屁,人本身就是你打的,本来我还想着兄弟一场,我出去了找我爸帮你找两个律师,到时候你未必就有事,可是你竟然不相信我!”
重生之農女學霸 於隱
这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火烟味越来越浓郁了,反倒是丁凡坐在一边看上了热闹,时不时的还开口说一声:“不用费劲了,我已经跟省城那边打了招呼,你们两个已经被拉近了所有律师所的黑名单。”
“知道什么是黑名单吗?”
空帝
“就是你们这种人,这个社会上的垃圾,不会有律师愿意为你们这种人辩护,给多少钱都不会有,死心吧!”
黄路明之所以敢嚣张跋扈,不只是因为他家里有点钱而已,很大一部分原因,还在于他舅舅就是做律师的。
在他的印象中,不管他在外面惹了多大的事情,只要找上他舅舅,事情很快都能摆平。
只是他没有想过,当初他能被放出来,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他舅舅有本事,而是因为那时候他未成年,他舅舅算是钻了空子。
可现在这个案子落在了丁凡的手上,他就有把握将这个案子办成一个铁案,一点缝隙都别想有人钻的过去。
“看看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你们熟不熟悉,你们刚刚说的话,这里都有现场录制的,我什么都没有问过,你们自己说的!”丁凡伸手在旁边的录像机上面拍了两下,脸色轻松的对他们说道:“黄路明,你不是很讲义气吗,你都拿他当兄弟了,干脆一点,所有的事情你都扛下来算了,反正你现在也不够判死刑的,只是十来年之后你出来,我怕你连电话都不会打,你父母在外面的生意也不会好做,毕竟有你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儿子,我是不会愿意跟这种人做生意的!”

1x4aj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平民神探-第1889章 安全區域鑒賞-8ybru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为了这些案子,丁凡牺牲的还少吗?
要不是突然发生在这里的案子,丁凡这会儿应该坐在船上钓鱼,喝着小酒搂着媳妇儿看日出。
邪王的金牌寵妃
现在已经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难道还差一点别的牺牲吗?
可当他看到卓胖子给他准备的衣服之后,丁凡就有点后悔了,这个牺牲实在有点太大了吧!
“你这是打算给我穿的?”
丁凡先看着面前摆放的一箱子衣服,就算是卓胖子不说,他也大概能猜到一点了,咧着嘴说道:“我这都一把年纪了,你叫我穿这个,被人看到八成都能被人笑死。”
一脸嫌弃的将衣服推到一边,死活都不同意穿着一身,实在不想跟这帮妖魔鬼怪同流合污。
追夫系統
真實幻景 倪匡
“我都已经穿成这样了,为了你这个案子,我头发都剃光了,牺牲不比你大吗?”卓胖子好像就打算看丁凡出丑一样,伸手摸着自己的大光头,脸上竟然还有几分得意的说道:“这身衣服算是最好看的了,你看我这一身,好像刚洗完澡似的,这个天气抱着一个暖水袋或许能舒服一点,抱着个铁球你试试!”
正在两人说着,刘健手上的传单已经发出去了,手里拿着几个包子,进门看了一眼笑着说道:“还真别说,老大你穿这一身,还真有几分神似,外面的那些小姑娘一个个看到八成都能炸锅了。”
“八神庵这一身衣服,说实在的确实很帅,但也不是谁都能穿的,没有一定的好身材,这一身衣服基本上就是白给了。”
丁凡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箱子衣服,咬着牙说道:“我活了三十年,就没穿过这么一身,就只是看着这些衣服,我都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我还是没有勇气穿着一身,胖子你穿什么?”
胖子双手一伸,转了一圈说道:“我随便穿,毕竟我是参赛选手,没有必要穿着一身衣服,穿着一身的人都是卓哥的人,参赛选手都随便!”
“看看卓哥很细心的给你选了一个红头发,假发都准备好了,多么性*感,哈哈哈!”
丁凡想来想去,最后只好伸手将桌上的衣服拿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事情回头在说吧,我现在要回去找人商量一下你的计划,毕竟你的计划中有太多的漏洞了,这些漏洞要全都填满,确保这一次的抓捕,万无一失!”
“回头你在头上打点蜡,看着不是很和谐。”
说完,丁凡实在不想留在这里看着两个胖子那一脸猥琐的笑容了,至于说这一身衣服,干脆就回去在说吧!
……
带着一箱子的衣服,回到警局,小江已经把之前丁凡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好送来了。
一张全新的彭城地图,上面已经标注了所有整个彭城里的所有地点,包括正在施工的地方。
其中危房区的位置,已经被标注出来了,吉明死亡的位置也已经做了标注,以及最近一次,郑南成的死亡现场也在上面。
暴君霸寵庶女妃 有錢的主
丁凡站在地图前,沉默许久,一直盯着地图研究,跟在他身后的小江却不明白他究竟在看些什么。
这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小江甚至都有站不住了,可丁凡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总不好直接坐下来。
就在他即将站不住,打算找个理由,出去活动一下,站了半天的丁凡突然动了一下,伸手拿起桌上的笔,走到地图的边上随手在地图上画了几笔出来。
小江看的出来,丁凡这几笔画下来,明显是将地图上的几个点都连在了一起,地图上的线条全都是按照公路的路线绘制出来的。
“丁处,您画的这是什么?”小江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只能小声的问道:“上面的这些都是公交路线图吧!”
其实,丁凡画的还真是公交路线图。
之前已经确认了凶手的手上应该是掌握了一辆车子,这辆车子跟随凶手一起行动,几乎在两处凶案现场都有出现过。
所有人都觉得,出门开车应该是更加稳妥的方式,而且抛尸自然是自己的车子最为方便了,谁会搬着一具尸体去做公交车那?
“凶手有车,难道就不能做公交车吗?”丁凡面无表情的点着面前的地图,冷静的看着上面的位置,时不时的还要在上面画上两笔,低声说道:“路上的监控不是很多,但是交通巷的位置,一定会装上监控设备,这是彭城最近一年之内的工程,而这一整个区都已经完成了。”
“凶手想要选择一个适合的杀人地点,事先一定做好踩点的工作,危房区就不需要了,因为他很熟悉。”
福至農家
“但是他知道危房区不能放火,他所制作的紫色烟火,温度不低,容易引发周围的大火,对于他来说这不是好事。”
“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适合处理尸体的地方,所以他需要一个踩点的计划,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在踩点,那么他的车子就不能经常出现在摄像头里面,如此一来公交车就成了他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
“而这个幺零三路公交车,刚好行驶在这一区之内,行进路线几乎涵盖了之前他处理尸体的所有位置,中兴站远远望去就能看到烂尾楼的位置,老年公寓站所对应点就是西苑小区旁边的花园,最后这辆车子还会经过和平路,江夏路,这一路上几乎都可以为他提供一个观察路况的机会!”
经过丁凡的分析,小江差不多就明白了一些,可是有一点,他依旧想不太明白,比如说这凶手为什么最后会现在这一区作案,而没有对外面的人下手那?
按照丁凡的分析,凶手杀人几乎没有直接性的目的,也没有杀人动机,杀人完全就是随机性的,但他动手的地点几乎都在这一区里面,其他的几个区都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这一点看上去十分奇怪,他就在想是不是这件案子里面,还有什么疏漏,凶手之前或许跟着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也说不定。
兼職王妃好難踹
“凶手跟死者之间,难道真的一点联系都没有吗?”小江的想法,其实并不难理解,丁凡甚至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
所以摇着头笑了一声,伸手指了一下这个区域说道:“不难理解,死者跟凶手之间几乎,没有联系,甚至都没有见过面,两个死者完全是不同的人生经历,身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唯一的一点相似,也就是性别了。”
“一个是装修工人,生活圈子很小没有多少朋友仇人,社会背景简单,而另一个,以前是个老板,现在是个到处流浪的乞丐,社会阅历不少,朋友或者仇人应该很多,但这两个人之间不会有丝毫的交际。”
“两个被害人之间不存在任何交际,最后却死在了同一个人的手上,这本身就不合理,除非这个凶手是个专业的杀手,但杀手不会找上吉明。”
“专业的杀手杀人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也没有这么处理尸体的,看上去表演的成分实在有点多。”
“至于凶手为什么只在这一个区里面动手杀人,按照我的猜想,他应该就住在这个区,或者多年来他都在这个区里面工作,对于这个区域十分熟悉,自然也就将这个区当成了他的安全区!”
“杀人是个有风险的工作,他想杀人,同时又不想被抓到,那么他就只能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下手,这个位置至少是他觉得比较安全的!”
小江看着的刚刚画出来的一个范围,吃惊的说道:“难道他就住在这里,可这一片区域也不小,想要将他找出来,八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吧!”
这一点,其实也是比较苦恼的。
虽然猜到了这个凶手可能住在这里,但是这个地方并不好找,人口不少,又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身形,就连凶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想要搜捕确认身份,简直难上加难!
“我跟卓胖子已经联系过了,他会将这一区的所有拳皇爱好者都集中起来,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将人在现场抓到吧!”说道这里,丁凡不由得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一箱子衣服,苦笑着说道:“要不你试试那身衣服,到时候你到现场看看,最好是能将那个嫌疑人当场揪出来!”
说起来,小江对于这套衣服,看上去还挺感兴趣的。
不过看到箱子里面的红色头发,他又想到了案子上的事情:“丁处,之前那个马路说,见到凶手似乎是红头发,你说他不会也是带着假发呀?”
还真别说,假发的可能确实很大,毕竟红色的头发看上去确实有点眨眼。
到是戴假发的时候,似乎就不那么引人注意了。
杀人之后,身上的衣服可以换掉,假发也摘掉,转眼之间就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一想到这里,丁凡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伸手按在了他身上问道:“彭城什么地方能买到这东西,卖假发的地方不多的话,这种另类的假发应该就更少了吧!”
别说这件事丁凡还真是问对人,因为小江的家里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他笑着说道:“何止是少,压根儿就没有人买,塑料的假发是根本没有办法用的,因为上面有静电,带在头上很快就会飘起来,所以现在买这种假发的人都会买高档一点的,但是材质好一些的假发,根本就没有这种颜色的。”
全職守夜人 永無止盡
“要想弄到这种颜色,还要有这个发型,恐怕要去国贸才行,那里有家假发专卖店,他们的假发是可以临时染色,还能修形状,我上次在国贸见过一次。”
妃常難嫁,一品女神捕
关键的时候,这个小江还是有点用处的。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丁凡第一时间给秦璐打了电话,叫她别再盯着衣服的这条线了,将目标放在假发上面,小江一会儿会在国贸外面等她们。
而小江今天的任务,就是陪着秦璐逛街,查一下这个红色的假发,究竟有什么人买过。

ys75t火熱連載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888章 作爲父親的瘋狂展示-8doc8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其实丁凡也有想过,有没有可能从外在的着装上找出这个人。
可第二天他再一次来到卓胖子都要游戏厅门前,差点认不出来这是个什么地方。
门口的一帮牛鬼蛇神,也不知道都是从哪里来的,一个个身上穿的乱七八糟的,头上的颜色更是花花绿绿的。
其中还有几个人,一身造型看上去还有几分眼熟,刚好就是昨天在漫画书上面看到的几个人,好像是在格斗场上十分火爆的人物,除了主角之外,这帮人也算是有点名气了。
但这一时间还真是有点叫不上名字来,不过丁凡实在想不明白,这一晚上的时间,这个游戏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情况,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婚婚欲睡:總裁駙馬別霸床 金野
不少人正在往里面搬运设备,之前就说要增加一些游戏机,想不到卓胖子动作还挺快的,这才一晚上的时间,他这边已经开始进货了。
就在丁凡好奇的功夫,刘健从后面走了过来,显然是之前就看到了他,手上还拿着没有吃完的早餐,晃悠着走了过来说道:“震惊了吧!”
“其实我比你还震惊,我在这里睡了一晚上,一睁开眼睛,我都以为是不是我也被那个游戏机吸进去了,这身边的人一个个穿的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巫鎮蠻荒 血夜狂刀
“你要是不看到这一幕,我都没有办法跟你形容我当时有多崩溃!”
丁凡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健,这一身看上去还算是正常,总算也是放心了不少,至少这胖子还算是比较正常,他要是穿着一身武道服,丁凡保证能就地吐出来。
死亡詭記 吊絲教父
“卓胖子那?”丁凡这会儿是真的以为卓胖子有点要疯了,这一晚上时间他能闹出这么大的花样来,也真是叫人感到意外。
当然这会儿他最意外的,还是周围看热闹的这帮人,一个个看到这里奇形怪状的人,似乎还觉得很正常,竟然还能看的津津有味。
丁凡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在人群中间,将穿着一身白色武道服,手上扛着一个大铁球的卓胖子找了出来。
鴻蒙帝尊
说真的,这要不是他穿了一双鞋子,就他现在这个扮相,正常人都看不出来,他是那个彭城以前有名的大佬。
亂世紅顏:冷王的寵妃
这一脸大胡子,都已经快立冬的天气了,他还坦露着胸口的毛毛,一脸的大胡子,手上抱着一个比他头都大的铁球。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就是叫你重新开业,把这个游戏厅弄的正式一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诶呦我的天!”看着他现在的德行,丁凡都有点说不出话来了,揉着太阳穴说道:“你这是要上天那?”
“这都是哪里来的一帮妖魔鬼怪呀?”
卓胖子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对于自己这一身还挺满意的,不以为意的对周围的人招了招手,从怀里还拿出了一张花里胡哨的传单出来,塞给一边的刘健叫他到一边发了去。
随后拉着丁凡就往游戏厅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说道:“其实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帮你,那我索性也就帮到底了!”卓胖子带着丁凡不紧不慢的往里面走,之前狭长的走廊已经被他叫人全都刨开了,这会儿已经开始在周围封墙了。
“我昨天问了一下那个小胖子,你们所怀疑的方向,其实我也有怀疑!”卓胖子不只是有经商的头脑,其实他的脑子一点都不笨,以前只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他要是真的想调查什么事情,很多江湖上发生的事情还真的瞒不住他。
案子现在还没有结案,按说这个时候刘健是不会透漏内情的。
不过卓胖子毕竟差点就成了吉明的岳父,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也不错,这件事跟他基本上不会有什么联系。
而且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至少丁凡找上他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多说半句话,直接就找人帮他办事情。
想来着一次他也是希望这个案子能早点结束,他女儿也能早点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你就打算用这帮妖魔鬼怪,将那个杀人凶手引出来吗?”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想做点什么,但是看到外面的这些人,还有他已经准备好的传单,丁凡八成也能猜到一点什么东西了,只能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这个凶手下手的时候多有凶悍吗?”
“你手下的这些兄弟们一个个敢打敢拼,这一点我相信,但是那个凶手敢杀人!”
“我可以跟你说句实话,我当警察这么多年,见过不少凶杀案的现场,比他下手更加凶残的没有多少,年纪不大,手段凶残,这不是你能想象的。”
“计划成功了还好说,我将人当场抓住,大家都皆大欢喜,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这件事出现了一点点的纰漏,人没有来,或者我没有将人当场抓住,最后你的结果是什么,他有可能会对你女儿下手的!”
果然一说到女儿的问题,卓胖子整个人沉默了起来。
他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早就没有那个冲劲儿了,现在他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生活,希望看着女儿有一天幸福的走进新婚礼堂,跟相爱的人相守一生就够了。
这一次之所以会拼尽全力,帮着丁凡找这个杀人凶手,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女儿想要找到这个人,他自己也觉得吉明死的冤枉,他想在最后帮帮吉明这孩子。
可他真的没有想过,丁凡刚刚说的那短短的几句话,真的有万一,他应该怎么办?
他能将女儿留在身边吗?
这一点他心里有数,这一点他根本就做不到,爱丽从小身边就没有父亲,他出来的时候,爱丽已经上小学了,性格上十分刚毅,外貌看上去软弱,但性子跟他一样倔强。
真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女儿也不会听他的。
到时候他就真的鞭长莫及了,他也年纪大了,终究是保护不了女儿一辈子,虽然他很想这样做,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你会出现失误吗?”卓胖子叼着香烟,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幽幽开口问道:“你当警察这么多年,有出现过失误没有?”
他不说这个问题还好,被他这一说,丁凡不得不承认,当年要不是他的失手,阚亮或许也不会死!
这些年来,丁凡一直将阚亮的死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也是因为这件事,丁凡做事也收敛了很多,他会更多的考虑身边的人,尽量将风险都抗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其他人。
看到丁凡沉默了,卓胖子反倒是放心了很多,在自己的店里看了一圈,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失手过,我就放心了,我最怕的就是那种从没有失手过的人,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一次失手,之后所要付出的代价,自己要承受什么样的结果。”
嫌妻當 芭蕉夜喜
“更加不知道,一次小小的失误之后,是任何努力都没有办法弥补的。”
“因为我们都懂,所以我放心,放心的将一切都交给你!”
说了这么多,想不到卓胖子最后依旧没有要更改计划的意思,反倒是更加坚定了信心。
嫡女傾權:廢材召喚師 莫菀沁
看来他这是铁了心要将这个杀人凶手引出来,一次性的解决后患了。
他都这样说了,丁凡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开口对他问道:“你的计划是什么,我必须知道你的全部计划,另外将你这里的装修图纸都给我拿一份,我会叫人过来将周围做出一个严密的布控,尽量将意外的风险降到最低!”
卓胖子似乎早就已经想好了,手上拿出一份地图放在了桌上说道:“我的计划,就是三天之内,将这里的所有装修工程全部搞定,所有跟赌博相关的设备我全都清理出去,只留下格斗机器,游戏的世界里,他们能搞一场格斗大赛,我就在现实的世界里,也弄一场,比的就是技术!”
“这件事我一个人搞不定,所以我联系了一些朋友,周围的几处酒吧,那些老板我都会跟他们商量,今天就开始,最后的总决赛就在我这里,到时候来的都是高手,我希望这个人会在这些所谓的高手中间!”
“宣传单我已经准备好了,总共有一千份,上面就有报名表,到时候他们会将报名的资料全部都投递到报名处,到时候这些人要如何分析排查,就看你的了!”
听了卓胖子的计划,丁凡简直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说这个计划有多庞大,有多完美,而是因为这个计划简直就是漏洞百出。
“你这里只设置最后的比赛,你这里的场地不小,但也说不上太大,在这里布控不难,但是在这里抓捕就有点难度了,毕竟到时候会有很多人过来,有参加比赛的,同时也会有人来看比赛,到时候现场会很难控制,有警察过来控制场面,凶手很有可能就不会出现了,他的反侦查能力看不出来,但是他的胆子不大,不会冒险来参加比赛!”
卓胖子似乎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走到柜台边上,搬出一个大箱子摆在桌上说道:“不来也得来,最新款掌上游戏机,国内有钱都买不到,只有港城那边才有货,一部上万块,这一套光碟,全都是这个漫画做出来的衍生品,还有漫画书,剩下的这些东西,虽然价值不高,但是这些东西胜在稀罕,国内不常见,我这一次大出血,全都拿出来作为奖品,我就不信他不来!”
还真别说,卓胖子这一次确实大出血了一次,这些东西拿出来,就他自己都有点肉疼了。
但是为了女儿,他也真是绞尽脑汁了。
“刘健游戏玩的还不错,叫他在你这里在练练,到时候叫他从别的地方参赛,希望他能混进最后的决赛中!”丁凡现在能想到的,也就是刘健了,只是可惜他自己不会打游戏:“可惜我不会打游戏,不然我还能更加放心一点!”
夢幻小莊園 鉑金
卓胖子上下打量了一下丁凡,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也不是不行,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牺牲一下?”

cy2gs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討論-第1887章 難熬的一晚上熱推-49cax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又是一个不眠夜,丁凡手上抱着一箱子的漫画书,紧锁着眉头坐在桌边,一片接着一片的翻看着上面的每一段文字。
丫頭,不要跑
秦璐虽然不懂东倭文字,但是她能看懂这些漫画中画出来的都是什么人。
为了研究这本漫画,她转成找来了爱丽跟她一起研究,两个人趴在床上不断的翻看,自然因为这件事,卓胖子又跟丁凡好一顿啰嗦。
直到他明白秦璐是丁凡的妻子之后,脸色这才好一点,不过依旧有点不高兴。
毕竟他现在是为了吉明的事情,跑前跑后劳心劳力,甚至将自己的店面都拿出来了,他也没有多余的一点怨言,但这不代表他就愿意让他女儿也参与到这件事当中。
丁凡当然明白这一点,可惜他现在没有时间,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个案子确定下来。
从吉明死亡的案子,到现在为止,时间只是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修真高手在現代 紫氣東來
而半个月的时间之内,接连死了两个人,所以丁凡判断,凶手杀人的周期,很有可能就是半个月一次。
系統之拯救炮灰
郑南成的这一次杀人,明显时间就有点紧张,所以对于这个周期的问题,丁凡才做出了一个简单的判断。
凶手杀人,很有可能是根据月相时间的变化,做出的杀人时间分配。
也就是说,下一次的杀人时间,很有可能是半个月之后,但是这种周期,会不会存在一定的变化,这一点谁都不能做出保证。
所以丁凡无奈之下,也只能尽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个凶手的心理状态摸清楚,最好能连带着将他的外形也做出一定的判断。
只是可惜,对于马路的接连调查之后,在凶手外形这一项上面,丁凡几乎已经放弃了。
马路当时看到的东西太少了,加上他当时惊慌失措,对于凶手的外形,他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知道凶手长发,头上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只有这些东西,丁凡从漫画书上面也能推测出来,可这些东西没有办法明确的指出凶手究竟是个什么人。
所以丁凡干脆放弃了,将调查的方向锁定在心理这一方面上。
从已知的这些线索当中,基本上能猜测的出来,凶手会在杀人之前,专门穿上八神庵同款的服装,白色的长款衬衣,深蓝色的短款外套,高腰红色休闲裤,双*腿会有两根紧腿带,还有鞋子……
“为什么不是皮鞋?”丁凡看着手上的漫画书,突然想起之前在现场发现的脚印,突然开口问道:“之前现场发现的鞋印,似乎全都是运动鞋,但是八神庵应该是穿皮鞋的,这一点我这个新来的都能看的出来,这么细致的凶手,应该不会看不出来吧!”
“可能是因为贵吧!”爱丽趴在床上,一边翻看着手上的漫画书,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一身衣服不便宜的,我之前穿的那一身,还有吉明穿的一身衣服,都是之前找人定做的,就只是一身简单的衣服,从量身剪裁,到后面的打版完成,最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品质好一点的,价格就更加高了,吉明就是喜欢,也不会一次买下一整套,两套衣服他整整找人零零散散的做了近一年的时间。”
都市瘋神榜 一起數月亮
“衣服就已经够贵了,那一双鞋子,还想要皮鞋,做衣服的地方不跟你要个千八百的,都算是比较善良了!”
丁凡一听,手上的书渐渐的放下了,歪着头问道:“我到是忘了问你了,你们做的这种衣服都是在什么地方做出来了?”
爱丽抬头看了丁凡一眼,翻了个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回想着之前自己去过的那个服装城,最后摇头说道:“不是服装店,是一个专门卖半成品的店面,那个店面不大,他们店里卖的都是一些半成品,还有一些布料。”
“吉明说他们生意不是很好,但是去年的时候,他们开始做这种衣服衣服,好像销量还不错,现在有不少人都在他们的手上买这类手工服装。”
“好像是在永清大市场,之前去过一次!”
之前没有想过这个方向,或许除了车子以及心理方向调查,说不定还能从着装上面入手,搞不好还真的能将发现点什么东西来。
“这种衣服做的人多吗?”这一次,丁凡没有开口,到是秦璐想猜到了他的想法,急忙开口问道:“这种衣服应该也不是很多人都买得起,定做的人应该不会很多吧!”
“如果我们只找一种,是不是有机会将这个做衣服的人找出来那?”
其实这个想法还真的有可能成功,毕竟这种衣服不是常服,穿着这一身衣服出门,都有可能将人吓死,只有少部分的人会在一些活动上面穿成这个样子。
仙淵錄 名尊
可惜,秦璐这一次也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爱丽瞥了一下嘴说道:“其实一点都不少,很多人在玩过这个游戏之后,甚至真的模仿这上面的人物穿衣服,只是这些衣服现在外面没有卖的,这些人才渐渐的将眼光瞄在了定做这条路上。”
“一年之前还没有几个人购买或者穿这种衣服,也就一年多一点,现在市场里面很多人家都能做这种衣服。”
“其实这种衣服,难就难在第一件打板会有点难度,只要选材料不是最好的,其实这一套衣服下来,很多都是比较廉价的,真正比较贵的还是鞋子!”
只是一个贵的问题,还真是说道正点上了,那种鞋子还真是挺贵的,一般人家穿一双皮鞋就已经很不错了,谁会花钱买上一双一年都穿不上两次的皮鞋回来,整天就摆在家里,当个摆设看那?
“这书上的文字我都看的懂,可是为什么我就看不明白他的故事情节那?”丁凡丢下了书,伸手在眼角处揉了几下。
说实在的,丁凡看书从来,没有这么吃力过,以前看本书,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想不到现在看个漫画书,竟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爱丽手上拿着一张游戏说明,递给他说道:“看不懂其实关键还在于这些故事情节,本身就是后来加上去的,游戏出的比较早,看到游戏市场不错,这个公司才随后开发了这部漫画,但是一些前情提要,基本上都在游戏中能看到,甚至一些游戏中会有一定的介绍。”
“这些东西都是书中没有的,新人想要了解这东西,最好是从游戏中找找那种代入感。”
“对,之前吉明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他就是在游戏中找到了一种代入感,他跟我说,他玩这些游戏,可以从游戏机外面感受到游戏中这些人物的感情,听上去是不是很可笑?”
爱丽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是在笑,只是丁凡能感觉到,她的笑容中也同时带着苦涩。
八成是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她随之想到了当初的吉明,一想到那个男人,爱丽的心中终究还是苦涩居多。
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或许换成任何人都很难轻易放下吧!
“明天你有时间吗?”丁凡看了一眼秦璐,转而对爱丽问道:“要是有时间的话,你陪我老婆上街转转吧,游戏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这上面的一些衣服,看上去还算不错,有点意思,陪她吊挑两件做出来看看效果。”
“顺便从这些老板的嘴里套点话回来,我想这种工作,你们就要比我这个男人来做容易的多!”
对于女人来说,疗伤的最好办法,应该就是逛街和购物了。
虽然爱丽受伤的事情,跟丁凡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件事毕竟也算是他挑起来的,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些了,或许两个女人之间一起在外面走走,散散心对他们两个都有好处。
至于男人,就有点命苦了,在这个案子侦破之前,丁凡算是彻底被套在这里了,别想有任何一点轻松的时间。
都市悍賊 南閑
朱振宇已经去核对彭城所有的烟花作坊了,短时间之内能不能有消息,直到现在还是两说。
其实这个烟花的事情,还真是很难叫人联想到,毕竟这里是沿海城市,空气潮湿度本身就很高,这种空气程度很难保证烟花的制作。
但丁凡问起这件事的时候,罗队长竟然想都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说是彭城真的有烟花爆竹加工的作坊。
神瞳變 羽毛枕頭
只是这和作坊不大,而且一年前就已经被查抄。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罗队长也是回忆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说是当时这个作坊被人点出来了,因为他的生产,影响了别人家的耕地,只是以为他家里在做一些化学用品。
谁都没有想到,找到他家里的时候才发现是在做假冒伪劣的烟花爆竹。
小作坊不大,工人几乎就没有,夫妻俩带着一个外甥一起干的,老公负责进货出货,他老婆负责点货收钱,那个外甥就专门负责将烟花做出来,送进仓库里面。
听说这个年轻的小外甥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就在烟花厂工作过,所以他做出来的烟花跟正牌货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因为成本低,连带着售价也不高,周围人家半点喜事之类的,都会从他们家里走货。
当时这一家人被抓的时候,他们家的后院几乎都被烟花爆竹堆满了,抓这三个人,当时火警喷了一车的水。
所以这件事,罗队长还是记忆犹新,一说到烟花的事情,他就跟着揪心,赶忙就叫朱振宇去调查这件事,生怕这件事里面还能揪出来几个黑加工点之类的,为此专程跟治安大队打了招呼。
至于这些东西能不能有结果,其实丁凡还真是有点拿不准。
现在一切都只能是尝试着调查,能查到多少,就查多少,实在不行还有刘健那边,说不定东边不亮西边就亮了也说不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