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7bn優秀言情小說 尋唐笔趣-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赴死-f6eyz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任何一个大的战略在实施的过程当中,为了达到最终的目标,为了迷惑诱导敌人,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会成为牺牲的对象。具体到大唐这一次的对吐蕃的战役,位于玉树的阿不都拉所部,便成为了这个人。在吐蕃分别向玉树与昌都发起进攻的时候,阿不都拉放弃了根据地玉树,按照唐军的要求,向着李存忠大军所在的西宁方向靠近。
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当中,阿不都拉将承担起不可预测的风险,兴许,他在这个迁移的过程当中,就有可能被吐蕃军队追上,包围甚至歼灭。
对于阿不都拉来讲,他无从选择。
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出路。
否则呆在玉树,他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与薛氏多年经营的昌都不同,阿不都拉虽然得到了大唐的援助,但在力度之上却无法与昌都相比,更重要的是,阿不都拉毕竟是农奴出身,麾下也没有办法像薛氏那样集结起各种各样的人才。
所以,为了活着,阿不都拉只能冒险向着李存忠所部靠近。
而在昌都,为了服务于大局,这些牺牲者,便分布在了丁青,边坝,洛隆,类乌齐等地方,步步为营,层层阻滞,每一地都要殊死抵抗。但在这些地方,他们布置的力量与他们所要承担的任务是不相称的。
真正的精锐,主要的力量,全都集中在昌都,集中在乌察岗。
我懂你的憂傷 七天七天
各地拼命的抵抗,只是为了给吐蕃人造成一个错觉,让他们认为在层层的推进之中,已经将昌都反叛军的力量削弱到了一定的层次,每多消灭一部分反叛军,吐蕃人的气势就会更盛一分,就会认为他们在接下来的进攻之中,将要遭受的抵抗会更弱一分。
我會詛咒,請避開! 六六花花
这些地方的将领,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站在了自己的岗位之上。
而这些地方的守将,无一例外,全都是姓薛。
在吐蕃多年,这些人无比怀念他们在大唐,在河东曾经的辉煌岁月。
龍珠之超級仙豆 東門灌水
只是因为一步走错,他们就此踏入了深渊,眼见着整个薛氏家族,将就此一蹶不振,甚到到了覆灭的边缘,这是他们不能忍受的。
他们这一代人不行了就不行了,但他们不能承受他们的子孙,也将在社会的底层之中挣扎,在经历无数的岁月之后,终于消泯于尘世当中。
黑客
抗日小土匪
这是不可接受的。
想要重振薛氏,他们这一代人,就要像他们的先祖那样,承担起牲牺,承担起痛苦,而目的只有一个,为他们的后代,重新打下一个再次崛起的机会。
这就是中华传承永久,渊源流长的宗族观念。也是李泽念念不忘也要将其打破的一种社会关系。
其实李泽自己也很清楚,这种宗族观念,是不可能完全消亡的,因为他在悠久的中国历史之中已经融入到了每个人的血脉当中。而他能做的,只是将这种宗族观念,慢慢地减弱到以家庭为单位。
义兴社多年以来一直着力于打造的家国观念,就是针对的这一点。
李泽想要改变的是国人只知有宗族,不知有国家民族的这种恶疾。
化宗族执念为家国情怀,如果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原先国人对于宗族的忠诚,就成了对国家民族的忠诚的话,那么,这股庞大的力量,绝对可以让大中华无往而不利,前行路上,不会再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止他们前行。
而现在在昌都,薛氏一族,自然还不会有什么国家民族情怀,他们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自己的牺牲来换回大唐利益在吐蕃的实现,成为大唐吞并吐蕃的前驱,如此一来,即便李泽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功绩,如此,薛氏后代便会赢得偌大的声名。
而对于这样的大家族而言,只要名声还在,重新崛起并不是一件难事。
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缺少人才。
对于像薛氏这样的大家族而言,纫绔子弟多么?当然很多。不过这些人都是家族之中觉得无法培养来传承的废物,只不过因为有着家族的血脉,所以就任由着他们去浪荡,去胡闹,而真正的受家族重视的人物,从小就会接受极为严厉的培训和教育,他们所吃的苦,与那些平民百姓吃的苦虽然不太一样,但也绝不轻松。
所谓人家比你有钱,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这就让人更加地绝望了。
能传承千年的世家,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就像薛氏这样,举族到了吐蕃之后,昔日的那些浪荡子弟,很快就在严苛的环境之下沉沦,大多数人死得无声无息,而那些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是家族精英。为了家族的崛起,这些人毫不犹豫地便慷然赴死。
其实在他们带着这些兵丁,站到所要防卫的岗位之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如果这样的事情,能与国家大事的利益一致的话,那就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正能量了。
薛仁勇战死了。
洛隆的薛仁义且并没有后退半步,仍然牢牢地钉在自己的岗位之上,他本来是可以就此撤到昌都去的。
而在丁青的薛仁孝,在后路有可能被切断的情况之下,依然选择了留守丁青。他其实也还有选择。
但他们同时选择了驻守,要用自己的性命来完成这一次的任务。
“张淼,你走吧!”当边坝失守,曼格巴主力直趋类乌齐的消息传到丁青的时候,薛仁孝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对着张淼道。
张淼在磨刀,坐在黑暗之中,哧啦哧拉地磨着自己的横刀。在他的身前,还躺着一柄已经磨得雪亮的横刀。数天激战,他指挥下的远程压制部队所属的器械,终于是全部被摧毁了。现在这些珍贵的技术兵种,也被编入了预备队,随时准备上一线作战了。
听到薛仁孝的话,张淼抬起头来,龇牙一笑:“薛将军,这么看不起我啊?”
宋起波斯灣
薛仁孝拿手一阵乱摆:“这是哪里话?只是张淼,你是武威军事学院毕业的,前程远大,本来按照以前的计划,我们在这里抵挡十天之后,便可以撤退的,但现在,我们几乎是无路可走了。大部队绝对无法走脱,但小股人马,还是能觅一些隐秘的通道撤回昌都的。你给我的帮助已经太多了,现在走,还来得及,犯不着和我在这里一起死扛。”
“大唐军人,从来没有临阵脱逃的先例。”张淼淡然道。“前段时期的大唐周报登载的湘潭候刘元的事情你也看了吧?刘候爷在连续击溃了数股敌人之后,他也是能走的,但他为什么没有走?因为他的眼中,不止有自己的性命和安危,还有整个大局。为了最后的胜利,他无惧于生死。刘候爷正是我辈楷模,他那时所处的环境,与我们现在何其相似?张某人没有别的能耐,但流尽自己最后滴血,还是可以做到的。”
张淼嘴里的刘候爷,正是在古寨镇血战到最后一人的刘元,刘元战死之后,他在湘潭与洙州之间的数场战例被选进了军事学院的经典战例教材,而他本人,也被追封为候,虽然是不世袭的候,但对于军人来讲,几乎已经到了荣誉的顶点了。
新婚總裁狠神秘
薛仁孝沉默了片刻,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惭愧的感觉。
“我没有他那么高贵,张淼,说句实话,我现在所做的,不是为了大唐,而是为了我薛氏一族,我们只不过是想求得皇帝陛下的原谅,从而让薛氏后代在未来有一条光明大道。”
天崩之前
张淼嘿嘿一笑:“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能够在最后击败吐蕃人,彻底吞并这片高原。不管你是为了谁,我们都在朝这个目标努力是不是?谁还没有一点儿私心呢?我要是真死在这儿了,封候估计没指望,但连升个三级,大概是没有问题的。当初我们来的时候,上头就承诺了,活着回去的,上浮一级任用。我想要是战死了,升个三级是妥妥的。”
網遊之戒律牧師
“你还年轻!”薛仁孝讷讷地道。
“薛将军,我从十八岁就开始上战场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打了整整七年的仗,在这七年中,许多比我更年轻的人,就倒在了我的面前。”张淼摇了摇头:“生死于我而言,早就看淡了。”
薛仁教沉默了半晌,终于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还是老规矩,我上,你就不上,你上,我就不上,轮着来。”
“当然!”张淼抬起刀子,用手指试了试锋口,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确脖子,绝对能做到一刀两断。”
“代恩措巴要发疯了。”薛仁孝道:“曼格巴已经突破了边坝,他这股兵马要是不能按时抵达的话,曼格巴的一侧便有漏洞,所以从明天起,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压上来的。”
“能顶一天是一天,能多杀一个是一个!”张淼提起了两把横刀,道:“明天早上到你先上,现在你去睡吧,我去巡城。晌后,就轮到我了!”

zzj4t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尋唐 txt-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議戰鑒賞-1ghqr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唐得功给二人倒了一杯青稞酒,看着两人,道:“这一次攻打昌都的吐蕃主将是曼格巴,系吐火罗长子。吐火罗共有两子,长子曼格巴,次子阔勒登。”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李睿笑道:“这一次他们两兄弟都来了吗?倒也好,正好一次性解决了。”
悠思似夢
唐得功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阔勒登离我们这里远着呢。吐火罗临死之前,知道凭曼格巴的能力,无法与德里赤南相抗衡,所以与德里赤南做了一个交易。曼格巴带着当时吐火罗麾下的大军归顺德里赤南,从而使两股势力合一,重新完成吐蕃的大一统。但是阔勒登却并没有来。而是带着其余部众,退回到了吐火罗家族的根本之地,大小勃律。从而形成了曼格巴在外征战,阔勒登守家的格局。”
虛妄的袖口
帥哥靠邊閃
薛仁忠接着道:“如此一来,就确保了曼格巴在德里赤南麾下不会被下黑手,要是曼格巴莫名其妙的死了,阔勒登在大小勃律必然会再一次叛乱的,在那里,其家族势力还是根深蒂固,相当庞大的。”
“阁勒登既然距离我们如此遥远,那对此战的影响就没有啥了,老唐,说说曼格巴这一次来袭的情况吧!”李睿道。“等以后我们再慢慢地一个一个地去收拾。”
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
末世殺戮進化 仿徨遠行
唐得功点了点头,脸色却是显得郑重了起来。
“从起义军占领昌都开始算起,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前些年,虽然德里赤南忙着与吐火罗拼斗,但也并没有忘了这里。所以,他对于昌都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这一次的进攻,德里赤南倒还是相当重视的。曼格巴所属精锐力量,算是倾巢而出了。一共两万战兵,注意了,是两万真正的战兵,另外再加上五万民夫,号称十万大军,携带了大量的粮草,辎重,军械,其中,重型的攻城武器便有相当一部分,很显然,他知道现在的昌都城寨林立。”
“七万人,号称十万,倒也名符其实了。还真是大阵仗,德里赤南与吐火南打了这么久,都没有进行过如此规模的战争。”薛仁忠道。
“德里赤南与吐火罗都是吐蕃贵族中的精英,两人虽然都想灭了对方,但更多的是从政治之上着手,想分化拉拢对手的部众,瓦解对方的实力,所以,双方的冲突,仅仅局限在一些小规模的冲突交锋之上。大规模的会战,是两方面都不希望进行的。因为大规模的会战,不管是谁赢,损失的都会是吐蕃的实力,而大唐强龙窥伺在一侧,两人可不想鹬蚌相争,最后却便宜给了我们大唐。”唐得功道:“所以,他们镇压农奴起义军是不遗余力,但彼此之间,虽然恨不能食对方之肉,寝对方之皮,去仍然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七八万之众,的确够喝一壶的了。”李睿笑道:“整个昌都,所有人加起来有多少?”
“统计是我们的强项啊!”唐得功道:“从大唐来的官员,还有那些行走各地的红教喇嘛们,都负有统计的职责,人口统计便是其中的一项。整个昌都大约有三十万人口,不过却分布在这偌大的地区之内,所谓百里无人烟,倒真是没有错的。其中我们现在所在的乌察是重点经营的地区,集中了七八万人丁,已经是极难得的了。其它几十万人,八宿、左贡,察雅,江达等地人口稍多一些。这些地方,也基本在我们的控制之内,其它地方,则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一些部落,其中有倾向于德里赤南的,也有明哲保身的,不过他们实力弱小,并不重要。”
“八宿我很清楚,人丁集本上汇集在那片平原之上。”李睿道。
唐得功接着道:“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节节抵抗,步步为营。用一场场的血战,来消耗曼格巴的实力,一点一点的激怒此人,让他不顾一切地向着乌察方向挺进,从而为李睿将军最后的致命一击,创造出最好的机会。”
農門悍婦
鬼夫難纏 淺月
“薛氏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是姓薛的,就没有想过还能活着下战场!”薛仁忠咬着牙道。
“但是也不能蛮干。”唐得功摇头道:“曼格巴兵分两路,一路走的丁青,类乌齐,另一路走的边坝,洛隆,最后两路大军汇集于乌察。而李睿将军藏身于八宿的河沟地区,需要等到他们兵临乌察之后,才能出手,而在此之前,不管我们有多大的牺牲,李睿将军也不会出手的。但是仁忠,你要记住罗,如果到时候我们与对手来一个同归于尽,又有什么作用呢?所以步步为营,节节抵抗,并不是玉石俱焚。”
薛仁忠拱手道:“受教。”
“曼格巴的两万战兵,是吐蕃王朝一股重要的力量,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而且在政治之上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能全歼这支军队,那么吐蕃损失的,可不仅仅是军队这么简单。至少,曼格巴或死或败,都会对大小勃律的阔勒登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唐得功道。
“每一仗,我们的军队都需要尽力抵抗,尽可能地消耗对手。然后再慢慢后退,我只有三千人。”李睿道:“而且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击不能竞全功,就要陷入消耗战,而我一旦现身,德里赤南就会大致明白我们的意图了,肯定会派兵来救援,那时候,不免打成一场烂仗了。虽然不见得会败,但对于我们来说,日子就艰难了,因为我们从现在开始,已经是极难得到补给了。”
“李将军说得不错。”唐得功道:“德里赤南派遣了曼格巴来,并不是轻视我们,而是他不知道这里有李将军的三千铁骑,也是因为他认为曼格巴有能力消灭我们。所以他的战略重点,仍然是李存忠大将军的本部,他想诱使李大将军深入吐蕃,方便他本土作战。一旦我们的补给线拉长,则德里赤南的机会就来了。”
召喚之魔帝崛起 小萌靚
“而李存忠大将军为了给我们创造机会,也会顺着德里赤南的意思来。”李睿轻笑起来:“左武卫大军,真得是会向吐蕃境内推进的。只不过速度很慢就是了。仁忠,你现在明白了吗?我们抵抗的时间越长,李大将军的兵马便会前进的愈深,而同样的,德里赤南也会向前走很远。到了那个时候,战局陡变,我们全线击溃曼格巴,然后如同一柄利刃,直捅德里赤南的后方,到了那个时候,后勤堪虞的可就不是我们了,而是德里赤南自己。李大将军纵然此时也是后勤不济,但我们做了多年的准备,却是可以支持一段时间的,而在相同的条件之下,大唐军队与敌作战,还从来没有输过。”
唐得功微笑着道:“不妨给仁忠透个信儿,皇后娘娘现在可不在河套城,而是已经到了李存忠的军中,所以,现在后方不管是其它各部援军,还是后勤补给,各路官员们,哪一个敢有丝毫的怠慢。而总兵力,也不仅仅是左武卫的人马。战争的后期,还会有更多的兵力加入进来。”
武田的幕府 湘中大將
“一战功成?”薛仁忠有些激动。
“我们就是想这么干。”李睿道:“说一战就将德里赤南的势力完全剿灭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一战之后,便控制了大局,从此由我们来决定这片高原之上局面,却是我们想要的,从那个时候起,德里赤南将很难再有一块固定的立足之地,因为他走到哪里,我们就会撵到哪里,一点一点的将整个高原全部拿下。”
“整个经略吐蕃的规划,从现在开始算起,长达五年,今年是第一年,但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年,今年成功了,才能说上以后,这一次若失败,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一切回到原点,而我们这些人,只怕也不可能活着回去了。”唐得功笑着道。
“我们当然能成功!”薛仁忠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得功,再说说曼格巴本人吧!”李睿道。“我和仁忠,对于这个人都不太熟悉。”
“曼格巴本人,绝对算得上是一员勇将!”唐得功道:“此人带兵作战,颇有一套。所以,在战术之上,我们绝对不能小看此人。单论打仗,他算得上是一把好手,在军中,也极有威望。只可惜此人在政治之上的素养太差,又兼之脾气暴燥。而其弟阔勒台,比起曼格巴还不如,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吐蕃贵族,能按部就班地做些事情罢了,这也是吐火罗后继无人,不得不在最后将一切托付给大敌德里赤南的原因所在。曼格巴二万战兵,其中一万骑兵,一万步卒,而其中战力最强的,并不是他麾下的骑兵部队,而是曼格巴亲手训练出来的三千步卒。这支军队,有点类似于我们大唐李瀚率领的陌刀队。”
“什么?”薛仁忠与李睿都吃了一惊。
“只是类似而已。”唐得功道:“他们可没有陌刀队那样的重甲,也没有陌刀,不过倒也是披了甲的。而且在整体作战性上,比起我们大唐军队,也是远远不如。三千人,全都使用的是如狼牙棒,大刀,铁棍等重武器,单兵作战能力,极其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