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3ju优美都市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五十六章:家園集團閲讀-mmcdy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这么多领导干部借钱入股合法吗?
不知道,但是肯定不违法,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要五年后才出台呢。
終極狼警
私人借贷只要不是放高利贷本应该获得法律保护的。
既然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已经达成共识,那就议一议公司全称,公司架构,公司级别,最起码决定由谁当总经理、党支部书记。
一番商议过后,宋解放拍板,三水县第一家股份制房地产公司叫做“家园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简称“家园集团”。
秦昆仑拿定了主意,有关于“家园集团”的事儿他不陈述自己的主张,随大流表态。
宋解放不知道秦昆仑是因为跟黄瀚家的私交,担心容易被误认为知道内情,为了防止瓜田李下,故意避嫌。
他还以为秦昆仑是为了更多地让给他表现的机会。
“家园集团”由县政府控股已经内定,董事长谁来兼职?
大家都瞧向钱国栋,因为他已经兼职好几家合资企业、股份制企业的董事长、董事,何不如再兼职一家?
“别看我呀!我已经是县里的董事长、董事专业户了,三天两头就得出席董事会,烦也烦死了!这一回我绝不答应再兼职‘家园集团’的董事长。”
许慕光打趣道:“你兼职、董事长、董事又不吃亏,最起码人家的年终福利少不了你的一份。”
“那些福利也不是好拿的,平时没少为他们操心啊!有突发情况时,半夜都能被电话吵醒了。”
“能者多劳呗!”
“不能不能,我认为兼职董事长的好事,应该让大家共同挑!不能都扔给我一个人。”
黄道舟知道秦昆仑刻意避嫌,使得钱国栋心里有点不踏实,故而不想太积极主动,打圆场道:
“我认为既然是老马审核国有、集体资产,计算估值,干脆一客不烦二主,由他担任‘家园集团’董事长。”
陈义华道:“我看行!”
许慕光道:“我赞同!”
钱国栋道:“老马曾经干过财务,擅长精打细算,他来担任“家园集团”董事长,我们最放心!”
宋解放问道:“谁有不同意见?”
没有人举手,这事儿就算定下了!
接下来讨论总经理人选。
这就不太好做主了。
因为黄瀚事先声明,总经理的能力关系到“家园集团”以后的发展,关系到所有股东的利益,关系到国有资产是否缩水。
娘的!总经理是负责具体经营的,万一自己推荐的人玩砸了,大家的投资都会打水漂,这责任谁当得起?
宋解放不怕承担责任,但是他来三水县还不到一年,根本没有熟悉房地产业务的人才可以推荐。
秦昆仑和钱国栋太熟悉黄瀚,知道他开口说出总经理必须慎重对待,心里应该是有了人选准备推荐。
先声夺人无非是吓唬住其他人。
见没人开口,他俩心里好笑!
他们其实最希望黄瀚幕后操控“家园集团”,根本没准备推荐自己熟悉的干部担任总经理。
不是为了其他,而是他们很相信黄瀚赚钱的能力。
许慕光和陈义华也心里有数,他们此时都知道黄瀚承诺借给大家五万块钱入股的目的是什么!
惑世帝女
陈义华心里叹息,开辟中苏易货贸易,前前后后为县里赚了上千万纯利润,物资局、外贸公司等等单位也赚得盆满钵满,而自己家,至今连五千块存款都没有。
他能够保持拒腐蚀永不沾,可是其他人呢?创造的价值跟得到的收入悬殊太大,难免有些干部承受不住诱惑。
很明显,黄瀚是准备让在座的所有人享受到投资收益,这才借钱鼓动大家入股。
这种方式是对是错无法定论,但是可以肯定,黄瀚是一番好意。
陈义华决定成人之美,打破沉默道:
“黄瀚,我知道你识人自有一套,想来你心中已经有了‘家园集团’总经理和书记的人选。”
许慕光知道黄瀚的本事,更加知道入股五万块意味着以后有可能获得远高于工资的投资分红。
他真心感激黄瀚,特想黄瀚能够操控“家园集团”,认为有黄瀚把关,“家园集团”肯定兴旺发达。
见陈义华开了口,他立刻表态道:“黄瀚,我信任你,支持你,以后肯定会支持你提议的总经理、书记的工作!”
马县长、高县长等等都不是傻瓜,其实能够达到这个级别的根本不会有傻人。
跟外国所谓的民主选举有可能选出一个根本没有从政经验,专门信口开河的总统相比较。
中国的干部任免就科学多了。
那都是要走程序的,一般干部、副科、正科、再到副处、正处,一级级的提拔过程中,不知道跑赢了多少竞争对手。
在座的前半生其实都是赢家,爱拼才会赢,他们当然都是高智商,都敢打敢拼。
此时纷纷表态信任黄瀚,以后肯定支持黄瀚推荐的总经理和书记。
心里高兴的马县长也赶紧投桃报李,他道:
“我们的股本都是黄瀚家出的钱,最要承担风险的就是黄瀚,他肯定得举荐能人啊!我们当然予以支持!”
额!既然常委们如此统一,那就不客气了,黄瀚开始要价,道:
“‘家园集团’最好给副处级。”
宋解放道:“现在不行,干出成绩可以考虑,现在只能给正科级!”
“怎么才能算干出成绩呢?”
“资本翻倍就算!”
“那就意味着两年内,“家园集团”的总经理和书记能够得到副处级?”
秦昆仑、钱国栋、成胜利心里有数,因为投资“事竟成宾馆”才四年多,资本已经翻了超过十五倍,基本上是一年翻一番。
注意,不是赚了十五倍,其中有房产增值带来的资本增值呢!
他们认为黄瀚这么说,仅仅是变相承诺两年翻一番,以他们对黄瀚的信任度,觉得真的不难。
其他人截然不同,一个个眼睛发亮,这意味着一年能够赚几万块,乖乖隆地洞,都达到他们总收入的几倍了。
宋解放惊叹道:“嗬!你这么看好‘家园集团’?”
“当然!要不然我干嘛竭力要求你们入股,还让我爸爸往外掏稿费?”
马县长道:“我知道你这是想提高我们的收入,谢谢你呀!”
“我认为高薪养廉是对的,最起码处理拿着高薪还贪腐的干部时,不会为他叹息!只会指责他人心不足。”
马县长道:“我明白你的言下之意,我如果收入能够翻倍,心里肯定好受多了,更加能够经得起腐蚀!”
高县长道:“你赶紧说推荐谁呀?”
“房管所副所长王慧同志我熟悉,能够胜任‘家园集团’总经理,黄陈居委会主任陆惠我也熟悉,她来当书记最合适!”
举贤不避亲,丈母娘是个事无巨细的性格,担任“家园集团”的书记,黄瀚放心。
萧妈妈王慧是个八面玲珑的性格,又有在房管所工作多年的经验,提点她搞房地产开发,何乐不为?
宋解放不熟悉这俩人,没有发言。
秦昆仑几个太熟悉她们俩,也知道萧蔷和陆瑶是黄瀚学习小组的同学,是黄瀚团队的主要成员。
但是秦昆仑没有表态,看向马县长。
“我同意!我建议举手表决。”见一把手让他做主,马县长毫不犹豫举起了手。
然后理所当然全票通过。
酒宴散了后,秦昆仑、成胜利、钱国栋三人没有各自回家,他们在宾馆小花园里的凉亭聊了一会儿。
等宋解放、陈义华等等走后,轻车熟路的秦昆仑三人从宾馆侧门来到黄瀚家的徽派宅院。
本来就处得不错,现在又有了利益瓜葛,跟他们用不着玩虚的,更加用不着喊口号。
几人围着葡萄架下的石桌坐下端起茶杯喝茶谈心,黄瀚明明白白告诉他们,道:
“房地产开发深圳已经在搞得如火如荼,接下来必然全国推行。
超神進化
“家园集团”先行一步必然领先一步,有我把握大方向,只存在赚多少的问题,不可能发生亏损!”
秦昆仑道:“我信你!我是来说一声,我们三个拿得出五万块,用不着借你家的钱。”
“别,你们得借,而且公开借条的内容。‘家园集团’的股票反正不记名,你们自己有钱完全可以多买些,真的包赚不赔。”
钱国栋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成胜利道:“我认为既然有得赚,单位也应该参股,我们交通局账面上有钱,拿出一百万不会影响什么。”
“完全可以!物资局的财务状况也很好,我建议让他们也出一百万。”
秦昆仑点头道:“我明天跟老陈说一声,由他去物资局传达。”
第二天,马县长通知王慧、陆惠俩人去县里谈心。
俩人一头雾水,然后俩人都觉得脑子拐不过弯,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马县长办公室的!
推着自行车和陆惠慢慢走着的萧妈妈道:“我俩怎么就忽然成为‘家园集团’的总经理、书记了呢?这也太突然了。”
“马县长刚才不是说了,是黄瀚举荐的我们俩。”
“唉!黄瀚也真是的,为什么不事先跟我俩说一声?这一惊一乍的,我的心脏受不了啊!”
“我心里不踏实,我现在就准备找去黄瀚家问一问。”
“我肯定也要去啊!我都不知道‘家园集团’该怎么开展工作。”
“我觉得工作不难做,无非就是砌单元楼卖钱,只要有钱有地方,哪有可能干不好!”
“嗯!把旧房子拆了重建,我以前就干过,是不难。况且我们还有县里的大力支持呢!”
“我现在特别想听听黄瀚这么说!马县长对“家园集团”的预期有些高啊!”
“是啊!两年资本翻一番,预估总资本两千万,我们岂不是在两年时间内要完成两千万的利税?”
“两千万确实太多了,我认为砌房子卖是能够赚到钱,但是不认为能赚这么多!”
此时此刻黄瀚当然不在家,而是在实验中学大礼堂排练。
这个情况王慧和陆惠都知道,当然是萧蔷和陆瑶说的。
她俩骑上自行车直奔实验中学,值班的看门人是“黄陈居委会”居民,认识居委会主任没有阻拦。
俩人刚刚来到大礼堂门口,就听到了节奏感强烈的迪斯科曲子,欢快的歌声传来:
“摆摆头、摇摇你的手,所有烦恼都在你的脚下溜走。跳跳探戈、跳跳哈嗦,不如来跳迪斯科,它花样最多……”
“哈哈,这声音好像是我家小燕子呢!”
“这首歌应该是跳舞的曲子吧!”
“嗯!坝口广场跳舞的人经常放这样的曲子。”
選夫記之侯門長媳 水墨青煙
俩人乐滋滋进了门,发现这里太热闹了,少说有五百师生在观看排练,绝大多数都在随着节奏扭动身体。
萧妈妈瞧见了萧蔷,等一曲结束后,连忙挥手喊道:“小蔷,小蔷!”
“呀!妈妈,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们排练啊?”萧蔷跑过来问道,一脸惊喜。
“我们不是特意来看排练的,是想找黄瀚谈事情!黄瀚在不在呀?”
鳳在上一寵夫成癮 懸崖一壺茶
“妈,你没意思啊!你就不能哄哄我,说是特意来看看我!”
“唉!我今天心里有事,要立刻见到黄瀚。改天再哄你。”
“黄瀚应该在办公室偷懒呢,我带你去找他。”
陆瑶也跑来了,她同样一脸惊喜,问道:“妈妈,你怎么来了呀?”
陆惠立刻笑道:“来看你唱歌啊!你刚才唱的那首歌我听到了,真好听!”
替身庶女:愛上帥總裁 黛小咪
“骗人!这种歌你根本不喜欢!你肯定是有事情找黄瀚。”
额!陆惠被陆瑶噎着了,只得干笑。
看报纸是黄瀚的习惯,恐怕整个实验中学的学生,也只有他一人喜欢看报纸。
虽然黄瀚是先知,但仅仅是知道大方向而已,具体时间搞不清。
看报纸是个不错的方法,能够在字里行间看出形势的发展,也能更好地回忆往事。
见到了王慧和陆惠,黄瀚一点点也不意外。
因为她俩今天不来,待会儿也得让萧蔷和陆瑶通知她俩晚上来徽派宅院面谈。
分神 衷情反被衷情誤
运作“家园集团”千头万绪,要交代的事情太多了,黄瀚相信王慧和陆惠能够根据自己的思路展开工作。

uoduu優秀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四十四章:紅酥手熱推-mtj4o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感谢“聆听秋黄”书友打赏成为盟主,谢谢!今天爆更一万字答谢。一大章奉上。请书友们投票支持,谢谢!)
第二天中午,黄瀚刚刚回到家,就见到了在门口等着的周晓梅,她现在是“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的副经理。
秀儿、玉儿、张玉兰、俞勤等等来黄瀚家干了五六年的老人,除非太不中用和人品差的,其余都派驻大城市当最高层管理者了。
三水县的“事竟成宾馆”和两家“事竟成饭店”都交给刘晓娟负责。
周晓梅这个老实姑娘已经在“事竟成饭店”干了足三年,先提拔为小组长,再被提拔为领班,后来当上了大堂经理,现在是副经理主管“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
南大街店其实是资格最老的,每年都要从这里输出至少一百服务员、厨师。
近水楼台先得月,往往这些人都能够得到优先提拔,因为他们基本上都经过张芳芬、黄瀚掌眼,表现差的肯定会被剔除。
现在南大街店里还有一个老资格刘晓莲,她这个文盲磕磕巴巴学文化四五年,记个流水账写个便条已经没问题,如今当上了事务长,专管杂事。
刘晓莲也算中层干部,收入达到普通服务员的三倍多,她忠心耿耿,黄瀚家的家务都是她安排人来干。
学习小组的伙食也是她亲自安排,味道、食材是否新鲜,她都认真对待。
周晓梅见到黄瀚立刻迎了上来,道:“黄瀚,你爸爸让我来喊你去陪客人。”
“知道是什么人吗?”
“应该是个香港人,你爸爸喊人家金老板。”
“金老板?是做出版的吗?”
“好像是,反正你爸爸很高兴,跟人家很客气。”
“我洗把脸就到。”
“那你快点,我去店里了,今天中午店里又是客满。”
名气大、环境好、服务态度一流,又有各种光环,拥有强大的人脉网,“事竟成饭店”晚上客满已经是常态化,现如今已经发展到中午都经常客满。
黄瀚来到“事竟成饭店”的最小的雅间,看到只有黄道舟和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在聊着什么。
豪門闊少,我愛你 狐小懶
寒暄几句坐下后,黄瀚知道了,原来是书商金老板今天特意赶来三水县给黄道舟送票汇。
新书一百万册已经形成销售,按理说该给三百万,但是人家办了一张五百万的汇票带来了。
金老板跟黄道舟说得客气,他相当有信心,认为再版的二百万册不可能积压,很快就能销售一空,届时再补上剩下的分成。
送钱而已,那里用得着人家老板亲自跑?肯定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果不其然,两杯酒下肚,金老板就吐露心声,他恳请黄道舟再写一本小说,依旧按照三块钱一本的条件给稿费。
稿费都是小说书零售价的百分之三十了,这个价钱真的很高,黄道舟和黄瀚都是算账好手,认为金老板给出的这个价格大气,当然喜欢跟他合作。
精明的金老板要黄道舟的书稿不设前提,因为他看了黄道舟的全部作品,明白黄道舟的实力。
更加明白黄道舟的名气还在上升期,新作问世就是最大的卖点,至于是什么内容,真的不太重要。
黄道舟已经完成了《剑出吕梁》的大纲,写了两万多字开篇,黄瀚帮着看过了,并且进行了修改润色。
原本黄瀚给书稿起了名字《剑吼吕梁》,后来黄道舟认为《剑出吕梁》更加有味道,建议改一改。
黄瀚认为《剑出吕梁》更加跟《亮剑》暗合,连连夸赞黄道舟,夸他很擅长取名字。
然后黄道舟就开始嘚瑟,说黄瀚、黄馨、黄颦的名字都是他取的,多有内涵!
黄瀚腹诽,笔画这么多,考试时太吃亏了,叫黄一、黄义、黄乙多省事?
金老板千里迢迢赶来三水县预订书稿,这份诚意让黄道舟相当满意。
他正想着找个内行帮着看看开篇,立刻跑回家把书稿和大纲拿来了。
一本书的开头部分太重要了,如今的轮峰回笔可谓经验老到,明白不耻下问、集思广益更加能够提高自己。
他不怕人家挑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即可!
有闭着眼睛随口瞎喷而且没有经验值的,直接删帖并且给他禁言……
错了,写错了,那是网文的普遍现象,现在还没有进入网络时代,没躲在阴山背后放嘴炮的那种人,也没法禁言。
其实只要是面对面,人家给出的建议不可能离谱,开口就骂的人基本上不会有。
如果真的敢当面开骂,这样的人倒是值得尊敬,躲在角落里放炮的只能呵呵了。
金老板干出版这一行久矣,不仅仅知道利用名气,更加具备辨识作品的能力。
他认真看了开篇后立刻惊呼这开头太吸引人了,他现在就特想知道独立团正面突围会损失多少人。
他赞叹道:“黄先生,《剑出吕梁》的开篇太精彩了,我能够预见这本书肯定大卖,您能不能争取早些完稿?”
“我尽量快,但是要注意质量呢。”
“对对!我唐突了,您根据您的节奏来,我不着急。”
“我争取一个月写十万字左右,尽可能春节前完稿。”
“好的!好的!说不定您今年还要再上春节联欢晚会呢!”
“没有这样的可能性了。”
“为什么?”
與柒白頭
“没有新作啊!”黄道舟说这话时看了看黄瀚。
额!看来爸爸上春晚还上瘾了,是不是考虑再来一两首原创?
金老板道:“没有新作不要紧,可以买人家的歌来唱啊!
我香港、台湾的朋友很多,认识不少实力强大的词曲作者,您如果感兴趣,我可以帮忙联系他们为您量身定制作品。”
在商言商,黄道舟越出名越有利于新书的发行、旧书的销售,金老板此刻是真心希望黄道舟能够再上春晚舞台。
港台知名词曲创作人的好歌黄瀚哪有可能不知道?都可以依葫芦画瓢,犯得着花钱买?
况且谁都没法保证每一首作品都能够脍炙人口,写出一百首,能够火一首都属于撞大运了。
黄瀚道:“谢谢金先生了,暂时用不着,说不定我和爸爸就能够找到灵感,保不准下半年会有新歌推出。”
“太好了,你们父子俩的作品肯定比我那些朋友的更加好。”
这不是金老板的客气话,他心里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否则他也不可能在去年特意找上黄道舟,出高价买书稿。
金老板心满意足地走了,他是个大忙人,谈好了事情后连一宿都不待,和黄道舟父子一起吃完午饭后立马回沪城。
送走金老板,黄道舟见黄瀚要走,一把拉住,乐呵呵道:“你是不是已经酝酿了新歌?”
“没,是准备和你一起酝酿。”
“我就是个滥竽充数的,脑子里一点点感觉都没有,没酝酿的基础啊!”
“我准备来个宋词对唱,以你对古诗词的理解,应该有感觉的!”
“妙啊!你谱曲的《红藕香残玉簟秋》、《明月几时有》都妙不可言呢!”
黄道舟记不得歌名,但是记得歌词。他喜欢唐诗宋词立刻感兴趣了,追问道:“你准备给哪首诗词谱曲啊?”
“陆游、唐婉的《钗头凤》你记得吗?”
“陆游的诗词只要有点名气的我全部记得,他和唐婉的《钗头凤》太出名了,我现在都能背得出。
陆游的上阕是‘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唐婉的上阕是‘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黄道舟居然真的能背且一字不差,黄瀚笑了,道:“爸爸,别背呀,尝试着唱出来。”
“呵呵,我知道诗词就是就是当时的歌词,都是用唱的方法演绎的,只不过词流传至今,曲子失传了!”
“不是曲子没了,而是曲子必须与时俱进,过了时人家不唱了,因为一个调调听腻了、听烦了故而没人听所以没人唱。”
“胡扯淡,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言论。”
“你肯定没听说过,因为这是我的推测!”
“去去去,你还真把你当个人物了。”
“我难道不是吗?”
“别扯这些没用的,这词我没法唱,根本找不着调,没法开口。”
“要不我给你起个头,然后你今天好好琢磨、琢磨。”
“行啊!你起了头我肯定能够找得到感觉。”
于是乎,黄瀚开口了,他用的调子当然是借鉴了《知否、知否》曲子和演绎风格,仅仅是唱了两句黄道舟眼睛就亮了。
他道:“这么唱真的好听极了。”
黄瀚故意拉黄道舟成为曲作者,道:“灵感来了偶得佳乐,剩下的看你的了。”
“哈哈,被你这么一带我还真的有感觉了。”
下午“全力企业”总经理办公室门外,周小燕、王向春、丁俊等等十几个高管面面相觑,他们在门口听了有半个小时。
因为总经理今天太奇怪了,一直在唱歌,唱的歌好像没人曾经听到过。
“周主任,咱们黄总是不是在搞创作啊?”
“我觉得像,应该是在创作新歌!”
“黄总太厉害了,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呀!”
“你佩服算个屁,我们黄总连市里、省里的领导都万分佩服呢!”
“王经理,要不你进去问问。”
“我不,万一打扰了黄总影响了他的创作,我担不起责任!”
“你个胆小鬼!”
“你胆大,你来。”
“我不,我就这么听着。这首歌真的好听极了。”
“我也觉得太好听了,咱们黄总太有才了!”
“是啊!保不准黄总又在为上春晚创作新歌呢。”
“十有八九!”
眼看着就是七月一号,三水县召开继续深化改革“抓大放小”的会议。
会上宋解放总结了食品公司、饮食服务公司下岗分流的成功经验,表扬了贡献突出的李建国等等领导干部。
他明确指出改革必须加大力度,我们县是省里给予肯定“敢为天下先”的先进典型,不等不靠是我们的风格,必须率先主动打破铁饭碗。
宋解放底气很足,因为他去首都跑“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批文时见到了几个长辈,谈了谈“抓大放小”。
并且如实汇报了三水县食品公司和饮食服务公司的改制成果。
几个大领导特别希望听到来自最基层的消息,不仅仅听得认真还都记录了重点。
最后领导们都给了宋解放准话,年轻人要有干劲、闯劲,莫要有思想负担。
只要不存在贪污腐败,不发生恶劣的群体事件,完全可以大胆探索,出了问题有他们兜着。
如果“抓大放小”的改革成功了,率先干成的三水县将要再次成为典型,成为全国县、市学习的榜样,三水县的领导干部肯定能够被提拔。
黄瀚知道“抓大放小”是必由之路,早就要求秦昆仑、钱国栋、陈义华、宋解放等等县领导莫要犹豫,放开手脚干。
得到了上面的肯定后,秦昆仑、宋解放等等的胆儿更加大了。
蔬菜公司积重难返工资都快发不出必须改革,没有好办法,只能选择下岗分流。
豆制品公司也不行了,仅仅是比蔬菜公司强一点点,如今工资已经发不全。
这两家单位不可能生存,因为改革开放后,农民做豆腐卖,种出的蔬菜瓜果自己卖!
犯得着麻烦那些捧国家饭碗的营业员?
蔬菜跟猪肉不同,生猪检疫、统购统销的制度还在,食品公司还可以利用这个优势跟个体户竞争。
蔬菜此时根本没有准入门槛,蔬菜公司当然形同虚设。
集体做豆腐可想而知,哪有可能跟起早贪黑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的个体户竞争?
这两家单位婆婆妈妈一大堆,面临下岗分流的四零五零人员高达二百多。
大领导都忌讳发生群体事件,三水县当然要慎重对待,必须妥善解决大部分职工的下岗分流重新就业。
秦昆仑和宋解放要求与会的各单位一把手拿出态度,为县里排忧解难。
“全力企业”又要扩大再生产,需要技术工,也需要劳动力,黄道舟表态接收一百下岗工人。
他提出不能一刀切,要进行搭配,接收两个小伙子或者青壮年职工必须搭配一个四零五零人员。
黄道舟胸有成竹,“全力企业”现有职工干部一千多,风气正,进来的新人不足百分之一,用不着三个月就能同化。
万一少量四零五零人员没有体力干不了重活儿,负责厂容厂貌,搞搞卫生总行吧!
黄道舟还不怕人家装象,目的就是为了逃避劳动。
因为“全力企业”的工资、奖金跟工作难度、生产效率挂钩。
打扫卫生这种低端且是个人就能干的活儿,仅仅拿档案工资而已,奖金有,最低标准,还必须通过考评,不是人人有份。
“全力企业”工作表现一般,技术一般般的普通工人,平均月收入已经达到二百块。
然打扫卫生的连六十块都勉强。
木葉之輪回族 圈跪大俠
想在“全力企业”混日子不要紧,混来混去混自己。
因为同样是工作八个小时,哪怕是没有技术的搬运工,只要肯出力,月工资都能拿到手超过一百五十块。
在有奔头,能够挣更多钱的前提下,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勤劳的,“全力企业”的多劳多得提现得淋漓尽致,并且上不封顶。
适应了“全力企业”的管理制度后,基本上不会有人明明能干体力活儿,却故意扛着扫把打扫卫生。
现在的三水县,“下岗工人”这个新名词已经流传开,出处当然是黄瀚跟宋解放、秦昆仑等等县领导的谈话。
宋解放是大学毕业,原本是用“失业人员”这个词,听了黄瀚的新词后觉得妙不可言,跟大领导们汇报工作是用上了“下岗职工”这个新词。
大领导们觉得这个词很好,社会主义哪能存在失业现象?都是暂时性的,下岗的目的是为了重新上岗。
無限之拯救女神 邪惡眼球
宣传“抓大放小”必不可少,宋解放把“下岗职工这个词”写在讲话稿里了。
这段讲话内容不仅仅在县电视台三水新闻播出,还在三水人民广播电台早、中、晚播放三次,联播一个星期。
连黄瀚都从坝口广场的大喇叭里听见了宋解放慷慨激昂的声音:
“下岗不可怕,大不了从头再来,只要踏实肯干,走上新的工作岗位肯定能够得到更多收入!
食品公司、饮食服务公司绝大多数‘下岗职工’都成功上岗并且拿到了比原单位高的工资,还开始拿奖金……”
黄瀚笑了,因为他听到了“从头再来”这个词,条件反射般想起了刘欢那首励志的公益歌曲《从头再来》。
宋解放真的有才,居然足提前五六年高调宣传下岗不算啥,大不了“从头再来”。
重生洪荒情
我是不是顺势而为把《从头再来》占为己有?
这可是一等一的好歌,难能可贵!
记忆中这首脍炙人口的第一励志歌曲应该诞生在九十年代末,那时的黄瀚觉得特别好听,去歌厅必点。
黄瀚这辈子没被动下过岗,都是主动下单位的岗,其实不太能够体会下岗职工的酸甜苦辣。
但是《从头再来》这首歌的歌词完全记得。
佳作难得,这首歌的意义不同凡响,一旦推出影响力巨大,一定要谋划好了,把好处拿足了,不能暴殄天物。
首先当然是考虑爸爸,作词、作曲必须有他,宋解放有水平不贪婪,顺手为他的仕途助一臂之力也是可以的。
他的讲话稿里不是有“大不了从头再来”吗?
就让黄道舟言辞凿凿,创作灵感的来源就是宋解放宣传讲话的内容。
就是为了鼓励三水县的下岗职工莫要为前途担心,大不了从头再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再树立几个典型,下岗职工中肯定有不少以前拿过荣誉的干部职工。
昔日的成绩也没能撑住日薄西山的单位,他们下岗了。
先是想不通,迷茫、痛苦且无助,然共产党的天下哪能让人就此颓废?
县领导们给予关怀,不厌其烦地做思想工作,他们放下思想包袱重新上岗了,然后他们又有了第二个春天……
可以想象得出,推出脍炙人口好歌的同时,还伴随着正能量的故事,记者们肯定能够发挥出想象力。
他们没故事还要编故事呢!有如此正能量且励志的大故事,哪能没有觉悟?
原本《从头再来》就是经典,黄瀚带有目的性的推波助澜,让这首歌提前十年火遍全中国仅仅是其次。
下岗潮还没到来呢!到了那个时候,再来细想《从头再来》的故事,大家意识到什么?
干什么都有前瞻性的三水县领导班子真是名副其实的“敢为天下先”啊!!三水县的领导干部当然要优先提拔!
人就是如此,三水县的领导黄瀚熟悉呀!况且秦昆仑、宋解放包括陈义华、许慕光等等人品总体上都说得过去。
让他们走上高位说利国利民有点夸大其词,有利于三水县毋庸置疑!
私心肯定有,这些人以后当然都是黄瀚家的人脉!
一个星期后,黄瀚结束了高一的期末考试。
黄道舟简直是迫不及待,立刻拉上黄瀚听他唱《红酥手》。
都市曖昧高手
他认为歌名依旧叫《钗头凤》不好,因为这是词牌名,其实是当时的曲调名。
他完成的曲子跟原曲肯定完全不同,当然要换个名字!
至于叫什么名字,黄瀚本着无所谓的态度,只要老爸开心就行。
黄道舟真的有才,根据黄瀚唱的几句完成的整曲韵味十足。
俩人又探讨、研究、修改,然后黄道舟唱陆游的词,黄瀚唱唐婉,也结束了期末考试的小颦弹钢琴伴奏。
一时间黄瀚家的徽派宅院里被浓浓的艺术氛围填满了。
唯一的观众加听众张芳芬陶醉其中。
没想到真的和儿子共同完成了谱曲,黄道舟兴奋得比出版了新书还要高兴。
因为这首歌才是他真正的处女作,绝大多数曲子是他谱写的。

zheos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六百四十二章:修改重發搞,書友們莫要重複訂閱分享-bj2zz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感谢“聆听秋黄”书友打赏成为盟主,谢谢!明天爆更一万字答谢。请书友们投票支持,谢谢!)
已经进入夏季,“全力空调”的销售节节攀升,水空调、电空调双丰收,冬天生产的库存已经所剩无几。
按照黄道舟的估算,七月份肯定做得到零库存。
四月份开始,“全力企业”的月销售额一举突破两千万,五月份肯定突破两千八百万,预计六月份有望营收四千万达到今年的峰值。
七月份开始逐月下降,空调毕竟是个季节性特强的产品,不指望淡季也能做到零库存。
保守估计加上阀门、卫浴配件、波纹管、膨胀节、液压元件等等产品。
“全力企业”今年必然确保两个亿的产值。
此时的国内,除了央企、部属、省属国营大厂,产值过亿的县办企业真的不多,能够过“双亿”简直是凤毛麟角。
黄道舟这个先进典型太有榜样效应了,能够想到的荣誉他都得到了,其他企业领头人想象不到的荣誉,他也拥有好几个。
比如说最当红的大作家,词曲创作人,著名的歌唱家,实力派大书法家。
这些荣誉都不是权力和金钱能够换来的。
省领导再次亲切会见黄道舟,比较正式,排名最靠前的几个大领导陪同省一把手跟黄道舟平等交流。
秦昆仑的老首长当然也在列,他应该是三把手,他最了解黄道舟最热情,握手时还问了问黄道舟有没有新作。
晉末雄圖 尚書臺
获得这种优待不仅仅是因为“全力企业”今年的产值将要突破“双亿”。
主要原因是黄道舟居然写出一本雅俗共赏、励志且正能量的畅销小说《一九八一年》。
省里几个大领导都看过了这本小说,对黄道舟的看法拔高了几个层次。
人总是佩服真有本事的人,黄道舟不但才华横溢,而且懂经济、能管理,更加重要的是,他至始至终保持政治正确。
最上层的领导之一都曾经跟苏南省的一把手聊过黄道舟,发出人才难得的感叹,就可见一斑。
省领导们和黄道舟聊了很久,得知黄道舟为了培养技工主动开办“全力职中”。
并且承诺不要学费,贴补伙食费、给奖学金,相当于让初中毕业生免费学习、实习三年,大加赞赏!
国家这几年狠抓治安,但是由于待业青年太多,全国的压力都不小。
大BOSS才是真絕色
初中毕业生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叛逆期,最容易误入歧途。
因此全国都在大办职业中学,不仅仅是为了培养技工,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缓解就业压力。
網遊之雙劍傳說 無霜
企业办学,并且承诺給所有的毕业生提供工作岗位。
这种企业没有哪个领导不喜欢。
省一把手当场表态,实践出真知,观察三年,“全力职中”的办学预期能够达到,届时省里可以给级别。
他还和颜悦色询问黄道舟,目前企业面临什么困难。
黄道舟肯定打蛇随棍上,他现在组织语言的能力不是盖的。
他先口出豪言,“全力企业”明年完全有产值突破三个亿的潜力。
在场的所有省领导立马眼睛亮了。两个亿的产值已经相当难得,三个亿的县办大集体绝无仅有啊!
然黄道舟话锋一转,一声长叹,说了但是。
省领导最不喜欢听但是,最不能容忍但是,坚决把“但是”转变成为“但不是”!
不就是受限于进口压缩机和进口面板吗?难道我们省没法解决?省一把手提出疑问?
在场的大领导们立刻表态大力支持“全力企业”发展,必须想方设法保证压缩机等等的供应,支持各显神通保证货源的供应。
行啊!既然领导班子高度统一,这件事就算决定了,一把手把这件事交给了分管外贸的一位大领导。
如果黄道舟遭遇阻力,面临事难办,或者需要补办什么需要省里批准的手续,完全可以越级请示这位大领导。
有了这尚方宝剑,压缩机的事儿就不是个事儿。
“全力企业”一方面尽可能跟省外贸公司沟通,要求增加进口数量。
一方面可以委托秦淑洁代购压缩机直接进口,届时补交关税即可。
不会出问题,香港公司代办进来的进口压缩机,价格肯定不会比通过省外贸公司进到的货贵。
黄瀚届时完全可以指示秦淑洁参照省外贸公司给“全力企业”的价格下浮两三个百分点定价。
估摸着代购压缩机、面板的利润小不了。
见省领导不仅仅承诺命令省外贸公司增加进口额度,还原则上同意了“全力企业”自行想办法进口压缩机。
黄道舟哪能辜负省大领导们的殷切期望?投桃报李必须有!
他当场表态,“全力企业”明年确保产值三亿五千万,争取三亿七千万。
一干大领导都很满意黄道舟的态度,一把手发话了,都三亿七千万了,再加把劲,干脆凑个整,目标四个亿吧!
四个亿真的有难度,黄道舟不是做不到,加大投入即可。
但是投入资金的缺口蛮大的。
黄道舟直接开口要贷款,他告诉省领导,如果省工商银行今年能够再给五千万贷款额度,“全力企业”明年四个亿产值不是梦想。
一把手立刻瞧向分管银行的一位大领导,那位连一丝犹豫都没有,承诺待会儿就会安排,一个星期内“全力企业”就可以拿到省工商银行的贷款。
黄道舟心里乐开了花,因为黄瀚一直在说人民币会持续贬值,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贷款一到手就换美金下单购买压缩机多多益善。
换美金对于黄瀚家也不是事儿,三水县出口创汇的企业越来越多,“华美风”箱包出口的收入都是美金。
成为合资企业后,“华美风”拥有外销自主权,早就不给三水县“外贸公司”经手,下单的都是黄瀚和秦淑洁合办的美国、香港公司。
省领导原则上同意了“全力企业”自行进口,那就不客气了。
“华美风”的美金可以堂而皇之少上交或者干脆不上交,全部提供给“全力企业”用于进口压缩机。
遭遇阻力不是个事儿,一起去省里请主管大领导裁决即可。
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有可能吗?省大领导当然知道没有美金哪有可能买得到进口压缩机?
“全力企业”自己有路子换美金,哪有可能不开方便之门?
加上省领导今天承诺的五千万贷款,“全力企业”的贷款额度已经高达一亿五千万。
五六月份的去库存做得好,能够回笼资金至少五千万,加上七八九三个月,应该有一个亿。
黄道舟已经在心里盘算,九月底之前,压缩机和控制面板就必须压一个亿以上的库存。
铜材、镀锌板、冷板等等压五千万,然后拿这些库存再申请短期贷款作为流动资金继续加库存加班加点生产。
不怕贷款多,越多越好。
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投入的回报率远大于银行利息。
手掌幹坤 石老虎
企业做大做强了更加会得到重视,更加容易拿到政策倾斜。
“全力企业”不可能办砸了,银行一亿五千万甚至于两个亿巨款完全可以乐滋滋拿利息,不可能打水漂。
因为“全力企业”真的一直在盈利,不算上虚无得没法得出结论的品牌价值,总资产的价值减去贷款,净资产不低于五千万。
这个数额都没算上土地、房产的增值。
最后省大领导特意告诉黄道舟,有可能最上层的领导要安排他去首都见面。
这就是名气太大并且政治正确带来的好处,也是黄道舟的书中弘扬改革开放精神,表忠心坚持党的领导不动摇得到了认可。
否则一个县处级干部哪有可能成为省领导的座上宾?哪有被最高层注视的可能性?
能够见到最高层的领导,哪怕黄道舟只是个小小的副县长,都会引起重视。
省领导跟黄道舟交流过后,明白黄道舟下定决心做大做强“全力企业”,没有来省里任职的欲望。
由此可见,这个人是个踏实肯干型的好干部,不想爬上更高的位置。
省领导最是喜欢一心做企业的好干部,企业做大了比什么都强,“全力企业”有发展成为万人规模的潜力,还能够带动诸多配套厂家。
不能让黄道舟这样的领头羊吃亏呀!给政治待遇、给虚职、给荣誉必须有。
“全力企业”今年产值能够过“双亿”,明年目标已经确定,超过三亿五千万力争四个亿。
完全可以提升这个企业的级别,冠以省属大企业的名头,黄道舟的级别自然就能够提上去了。
所以,省一把手在鼓励黄道舟加油干的同时给了态度,“全力企业”年产值达到四亿之时,省里铁定给厅局级待遇。
黄道舟清楚这个级别意味着跟地级市一把手的级相同。
他当然高兴,肯定要表决心,他的口才不是盖的,一番慷慨激昂后,赢得大领导们赞叹不已。
一把手和其他大领导离开时跟三把手点头示意。
秦昆仑的老首长立刻笑嘻嘻喊住黄道舟,让黄道舟坐下,他还要和黄道舟好好聊一聊。
还要聊?聊什么呢?黄道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原来是领导们关心黄道舟,防止他去首都见最上层大领导时由于没有经验应对不得体。
因此秦昆仑的老首长特意面对面传授经验。
回三水县之时,黄道舟真的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酣畅淋漓。
他太需要和人分享快乐,太想和儿子、妻子喝一杯诉诉衷肠。
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十点多,黄瀚和黄颦刚刚回家,黄馨还没放晚自习课。
高考最后十七天倒计时,高三同学都开始玩儿命,黄馨坚持了六年的晨跑都在两个月前停了。
寒窗十一年,一朝见分晓,黄馨将要面对改变命运的高考,又爱又恨的高考……
原本轨迹,她就成功通过高考“跃农门”,现如今她将要飞得更高。
喜形于色的黄道舟一进门就道:“来来来,黄瀚、小颦你们都来陪爸爸!芳芬,你打电话让人送几样菜来!我要喝点。”
你被誰牽引 今早安
如今的三水县今非昔比,哪怕夜里十二点都有大排档在营业。
此时给“华美风”传达室打电话,接到董事长亲自交代的任务,值班的门卫哪有可能怠慢?半个小时内肯定有人送菜上门。
张芳芬道:“用不着叫菜,冰箱里有现成的,我炒几个,热几个就行了。”
“呵呵,其实有点油炸花生米就行了。”
这年头的寻常人家基本上没有微波炉,拥有冰箱的人家也不多,但是黄瀚家应有尽有。
这些电器当然是进口货,都是秦淑洁带回来的。
不是黄瀚崇洋媚外,而是当下国产的家用电器不仅仅贵而且少,质量和性能只能呵呵。
支持国货不能狭隘,在同等条件下,国货哪怕稍逊一筹,黄瀚肯定优先选择。
但是差得太多,黄瀚就不可能犯傻。
亂世塵雪 芊末寒
落后不是保护主义能够解决问题的,就应该让落后太多的产品早日寿终正寝。
顺手就能买得到性价比高的进口货,用不着矫情。
黄瀚最喜欢父母高兴,此时立刻凑趣道:“正好我也有点饿了,想吃点,咱俩能不能喝点呀?”
“能!肯定能,今天陪爸爸喝二两茅台。”
“从省里回来这么高兴,一定又有好事了。”
“哈哈,今天下午,省里的主要领导一起接见我,他们……”
黄道舟把下午的经过一五一十说了,黄瀚得知“全力企业”受限于进口配件的问题解决了,还争取到了五千万来自省工商银行的贷款,真心高兴。
“全力企业”的贷款相对容易,因为银行只会锦上添花,不可能雪中送炭,优先大企业是银行的惯例,而且一直都是。
但也得是建立在银行有钱可贷的基础上。
三水县工商银行的额度是有上限的,从省里拿到的额度属于净增加,用不着挤掉其他单位的贷款额度。
“爸爸,真是省领导表明态度,只要明年你们的产值达到四个亿,就把你们单位升级为省属?”
“千真万确,省一把手表态的时候,省里的一大半常委都在,人人都点头同意了!”
“爸爸,你太不简单了,我由衷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