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6h4精华言情小說 明天下 txt-第六十四章人心是肉做的相伴-ttg64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六十四章人心是肉做的
“关中的桃子越来越好吃了。”
云昭在吃了一颗硕大的水蜜桃之后,有些意犹未尽。
“桃子寒凉,您还是别吃多了。”
云昭犹豫片刻,还是把手上的桃子放回了盘子。
“这桃子是玉山农学院弄出来的新东西,不但好吃,产量还高。”
云昭答应一声,又吃了一块西瓜道:“瓜子少。”
钱多多道:“也是玉山农学院的,听说一亩地产四千斤呢。”
云昭看了看篮子里装的瓜果梨桃,最后把目光落在一碗热腾腾的米饭上,取过来尝了一口米饭,然后问道:“宁夏米?”
钱多多点点头道:“宁夏米好吃,可惜只能种一季,农学院研究之后认为,产量不高,生长时间长的米好吃,产量高,时间短的不好吃,没人种。”
云昭看看钱多多道:“你的意思是说宁夏的粮食已经多到了人们宁愿种好吃的米,也不肯种产量高的米?”
“宁夏地广人稀,加上又趁着黄河发大水,在宁夏修建了四座巨大的水库,因此,种稻子的人多起来了,稻子多了,价钱就上不去,只好种这种好吃的大米了。”
永鎮八荒 八歸少年
云昭又道:“当初司农寺在岭南推广三季稻的事情,之所以没有成功,是不是也跟口感有关系?”
钱多多道:“这可要问司农寺主官张国柱了,去年叫停三季稻推广的可是他。”
云昭点点头道:“哦,既然是他叫停的,那么,就该有叫停的道理。”
钱多多把身子靠在云昭背上道:“洪承畴在安南种了太多的稻子,北海之上运送稻米的船只听说堪称把海面都覆盖住了,镇南关运送稻米的牛车,听说也看不到头尾。”
云昭点点头道:“粮食多一些总没有坏处。”
钱多多又道:“蜀中剑南春老窖的掌柜想要给皇家进贡十万斤酒,妾身不知道该不该收。”
云昭将钱多多扳过来放在膝盖上道:“你又参与酿酒了?”
钱多多道:“剑南春的窦长贵说,盛世到了,就该多卖酒,窦长贵还说,剑南春从唐朝时期就是皇室用酒,他认为这个传统不能丢。”
云昭笑道:“一个商贾敢跟你这么长气的说话?”
钱多多摸一下丈夫的脸道:“人家赚的钱可都是入了国库。”
“咦?官家的酒?”
“要不是官家的酒,您以为他窦长贵能见得到妾身?”
既然是国有企业,云昭自然没有什么话说,在这个时候即便以前剑南春不是皇家用酒,现在起也是了。
看样子这个窦长贵被蜀中的酿酒工坊弄得喘不过气来了,这才想起用皇家这个招牌来了。
想想也是啊,蜀中出好酒。
第二天,云昭打开《蓝田日报》的时候,看完政论板块之后,向后翻一下,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硕大的剑南春三个大字。
雷霆神鷹 繁空
这三个字非常的有气魄,笔力雄劲,只是看起来很眼熟,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这三个字应该是出自自己的手笔,只是,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写过剑南春这三个字。
唤过张绣一问才知道,这三个字是从他以前写的文书上拼凑出来的三个字,经过重新布置装裱之后就成了眼前的这三个字。
报纸上的广告非常的简单,除过那三个字之外,剩下的就是“御用”二字!
五个字占据了半个版面,看样子这个窦长贵还是有些手段的。
“二皇子……”
张绣见云昭心情不错,就说了“二皇子”三个字之后,就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等着云昭问。
云昭没有问,只是瞅着张绣等他说。
“陛下,二皇子在试图用钱来收买傅山,傅青主。”
云昭笑了,靠在椅子背上道:“他成功了吗?”
张绣摇头道:“没有。”
“显儿是怎么做的?”
天如月 a迷
“先是弄了二十万枚银元倒在了傅青主的家里,被傅青主集合全家之力把银元还回来之后,他又用这二十万枚银元贿赂了傅青主的家人,包括傅青主的母亲,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一个闺女。”
“目的!”
“二皇子认为他的幕僚群少了一个领头的人。”
“他这些天都干了些什么别的事情?”
“孔秀带着他拆散了一对名满长安的恩爱夫妻,让一个号称从不说谎的君子亲口说出了他的伪善,还让一个持闭口禅的和尚说了话,让一个号称冰清玉洁的女子陪了孔秀一晚。
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收买傅青主,这也是唯一持续了两天以上的事情。“
”他用了皇家名号去的吗?“
“没有,孔秀,孔青,云显都是以普通人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的,只有招揽傅青主的时候用了二皇子的名头。”
冷血傲妃:純情皇上追邪妻 紫幻迷情
云昭叹口气道:“孔秀不该这么早就让云显对人性失去信任。”
张绣道:“微臣倒是觉得不早,云显是皇子,还是一个有资格有能力争夺皇权的人,早早看清楚人心中的鬼蜮伎俩,对皇朝有利,也对二皇子有利。”
云昭仰天笑了一声道:“看那么清楚干什么,看的清楚了人这一生也就少了很多趣味,告诉孔秀,结束这种无聊的游戏。”
云显躺在母亲经常躺着的锦榻上,此时,他的动作很怪异,双脚搭在墙上,只用肩膀扛着身子,脖子扭曲成九十度的样子,翻着一双白眼仁看着母亲。
钱多多站在儿子不远处,几次想要把他的腿从墙上拿下来,都被云显避开了。
“快下来,再这么翻白眼小心变成斗鸡眼。”
“变成斗鸡眼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就算成了斗鸡眼,男人见了我还不是礼敬我,女子见了我就想嫁给我。
在父皇母后面前,我是不是斗鸡眼你们还是会如同以往一样爱护我。
所以说,只要我是父皇跟母后的儿子,我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其实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快下来,你父皇马上就要回来了,看到你这幅样子该生气了。”
“不下来,父皇早就修炼的喜怒不形于色,心如止水了,孩儿成了什么样子只要活着他就能接受。”
“要不,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云昭从外边走了进来,对于云显的模样果然不在乎,站在儿子跟前俯视着他笑吟吟的道。
“爹爹要打什么赌?”
“我赌你收买不了傅青主。”
云显嗤的笑了一声道:“傅青主的母亲,妻子,儿女们已经进入了我的彀中,傅青主事母极为孝顺,投降就在眼前。
爹爹,我让那一对恩爱夫妻和离只用了五千个银元,让那个号称正人君子的家伙说自己的丑事,不过用了八百个银元,让闭口的和尚说话,不过是出了三千个银元帮他们寺庙修殿堂,至于那个号称冰清玉洁的女子在他父母兄弟拿走了两千个银元之后,她就松口陪了我师傅一晚,虽然我师傅那一晚上什么都没做……
爹爹,你以前欺骗我欺骗的好惨!”
云昭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嘿嘿笑道:“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龟兔赛跑是骗我的,好人有好报是骗我的,还不包括孝经里面说的那些屁话,仔细想起来,孩儿就是被您从小给骗大的。”
听儿子这么说,云昭就解下腰带,趁着他倒立的时候一顿腰带就抽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再看一起吃饭的云显,发现这孩子正常多了,虽然胳膊上,腿上还有不少淤青,至少,人看起来很有礼貌,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头。
絕色花叢
“回玉山大学堂的时候,记得找你师傅的麻烦,是他设计的这一套教育方式,你挨的这顿揍,也是他教学体系的一部分。”
云昭说着话,把一根油条递给了儿子,希望他能多吃一些。
穿越之九尾狐王妃
云显气咻咻的接过油条,在手里揉吧揉吧就两口吞了下去。
“爹爹,您真的认为我没法子收买傅青主?”
云昭点点头道:“人的修养到了一定的程度,意志就会很坚定,目标也会很清晰,只要你拿出来的钱财不足以实现他的目标,钱财是没有作用的。
手機系統有點坑
如果你给的钱财足够多,他当然会笑纳,就像你父皇,只要你给的钱财能让大明立刻达到你父皇我期望的模样,我也可以被你收买。
孔秀之所以会这么教育你,不过是想让你看清楚金钱的力量,善于使用金钱,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在权力面前,金钱不堪一击。”
云显听得愣住了,回想了一下孔秀交给他的那些道理,再把这些行为与父亲的话串联起来之后,云显就小声对父亲道:“我哥哥掌控权力,我掌控金钱?”
短篇小說集奔
云昭摇摇头道:“权力,金钱,以后都是你哥哥的,你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
天嫁妻約,總裁別霸道
“谁让你在我最初考验你们兄弟的时候,你就逃跑的?”
云显撇撇嘴道:“我们两个总需要有一个人先跑路的,如果总是不跑路,我们两个谁都别想有好日子。养蛊术我师傅跟我说过,我早就想明白了。
您知道,我的心很大,很野,大明之地锁不住我,我想去远处看看。
爹爹,您总要留点钱给我啊。”

o1cqj熱門都市小說 明天下討論-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推薦-n68oy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六十二章情谊变利益
發個微信去三國
对于云彰引进两万五千名异族劳工的事情,云昭从来都没有说过云彰,他希望这个孩子能够自己领会其中的意义所在。
他总要学会长大,不能像自己一样,在一个幼小的身体里装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
河南的灾情彻底过去了。
剩下来的就是大规模的重建。
关中人对于重建是有着绝对的话语权的。
仅仅是云昭就把关中重建了两遍,一次是洪灾,一次是地龙翻身。
云昭看的是河南重建的总纲,对于细节张国柱不跟他说,也没必要提。
原本只能拿出两千七百万银元的张国柱,这一次显得有些财大气粗,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亿的追加投资。
虽然这些钱是分三年才下拨的,数量依旧很大。
这就算是把丧事当喜事办了。
一个破旧的中原地,被洪水横扫了一遍之后,不出三年,一个经过严格规划的新中原就会出现在世人面前。
云昭之所以会这样做,就是在收买民心,让百姓们知晓自己的国家不但强大,富裕,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们,更不会只收税不干人事。
追加的一个亿的投资,不仅仅是要重建费用,还要对中原百姓的生存状态来一次彻底的改头换面,从关中淘汰的大量工坊,将会落户在中原,以后,这里不仅仅只有农业,工商业也将发展起来,最后达到辐射全国的目的。
看完总纲,云昭对张国柱他们这些人的能力再一次夸奖了一遍,就把监督这笔钱使用的工作交给了库藏跟监察部。
用印之后,这份总纲就被送去《蓝田日报》刊发。
靈域 逆蒼天
报纸出来之后云昭瞅着报纸上自己的印鉴,不满的抖抖报纸,对张绣道:“不清楚。”
张绣摊摊手道:“这就没法子了,他们特意做了模糊处理,免得被骗子有机可乘。”
云昭愣了一下道:“有人用我的印鉴骗人?”
张绣道:“有的,出现了三宗,都被砍头了。”
“有人信?”
张绣瞅着皇帝道:“凭什么会没人信呢?”
云昭点点头道:‘确实该杀。”
“陛下,李定国将军建议重建赫图阿拉城,并且重新起名曰:镇远。”
云昭头都不抬的道:“不念书就是这个下场,我们要什么镇远城,难道说城池以北的地方不要了?告诉他,朕不要什么镇北只要望北!”
张绣笑道:“镇远二字寓意不足,不如望北,这就给他回信。”
“等等,云彰,云显今天去法部投案自首怎么样了?”
张绣愣了一下道:“自然是要先走手续。”
“走手续?”云昭放下手里的毛笔看着张绣等他解释。
张绣苦笑道:“獬豸能把二皇子怎么样呢,可是,又不能不理会,所以,只好走手续了,微臣估计,这个手续不走个三五年不算完,很有可能会走的没完没了。
这样,万一代表大会上有人提起来,他就能用正在办理的借口搪塞。
小魚快遊 羽霽
無痛不婚
微臣看来,二皇子杀的是云氏家臣,而这个家臣也并非是没有取死之道,造不出一个大的民怨,在代表会上被人提起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最后一定会以过了追诉期而不了了之。”
云昭瞅着媚笑的张绣淡淡的道:“不能不了了之,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结果,还需要将案子办成铁案!”
张绣呆滞了片刻道:“陛下,这有些欺负人。”
云昭道:“不欺负,我会命《蓝田日报》全程跟进!”
张绣叹口气,就匆匆的去找獬豸先生去了,这件事太棘手,从法理上来讲,云显明显是错的,从人情上来讲,云显的行为却是符合人们期望的,起码,在底层百姓看来这样的行为是对的。
大夏王侯
按理说,法理之外才是人情,皇帝却明显的站在了人情一方,也就是说皇帝选择了百姓,以一种蛮横的方式开始与蓝田王朝越来越严苛,越来越细致的由他制定的律法对抗。
所以,皇帝这一次做事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简单的想要了结此事。
絕世醜妃
这些年来,皇帝总共动用了六次赦免权,前三次都是大规模的赦免某一个特定的群体,可是后面的三次赦免的对象却非常的具体。
第一件便是庞姚氏杀夫案!
庞姚氏原本是徐州沛县庞氏的童养媳,自幼便生活在庞氏,年满十四之后就嫁给了庞升,庞升此人嗜酒,嗜赌,每每酒醉或者赌输之后就会把全部的脾性发在庞姚氏身上。
可怜庞姚氏为了两个年幼的子女,咬着牙强行忍耐,直到庞升赌输之后,将自家孩子也押上了赌桌,赌输之后回家强行要把六岁的长女给债主。
庞姚氏不从,死命与庞升抢夺孩子,却被庞升用棍子殴打的昏迷过去……闺女终究给了别人抵债。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一次庞姚氏在得知庞升把自己的儿子也输给了别人之后,又联合母亲将她欧打一顿,这一次,彻底的绝望了,在庞升喝醉酒睡着之后,用斧头剁死了庞升。
剁死了庞升之后,庞姚氏又把庞升的母亲一并杀死,然后就准备带着自己三岁的儿子逃跑,最后被官府捉住。
地方族老,以及慎刑司认为庞姚氏有预谋的连杀两人,虽然其情可悯,然连杀两人罪在不赦,遂判决庞姚氏秋后处决,孩子交付悯孤院抚养。
这个案子在沛县掀起了轩然大波,当地百姓纷纷上书慎刑司,请求对庞姚氏轻判。
庞姚氏的案子经过县,州,府三级核定之后维持原来的判决,将卷宗交付法部存档封存。
每年秋决之前,法部都会选择一些死囚的卷宗拿给云昭审核,云昭在看到庞姚氏的案子之后,第一时间就下达了赦免令。
嫡女為凰 姝沐
不仅仅赦免了庞姚氏,还直接命令监察部查明庞姚氏女儿的下落,将孩子交付庞姚氏,将参赌的那群人全部发配西域军前效命十年。
设计赌赢庞升,拿到人家闺女的那个赌徒,更是直接没收全部家产补偿给了庞姚氏,并发配马六甲遇赦不赦。
就这一个案例,就足矣说明,云昭制定的律法虽然严苛,但是也不是完全不讲人情,更多的时候,这一次判决,就是云昭个人意志的体现。
云昭先是准许了慎刑司的判断标准,但是,他又用自己的意志打破了律法的约束,判断的过程中完全没有遵守律法,完全以自己的心情出发,从而做出了最后的判断。
这一次也是一样的!
既然两次同样的案例,皇族用了同样粗暴的手段去解决,那就说明,皇帝对目前律法的执行是有意见的,律法需要进一步考虑到人性。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说法,张绣甚至认为,这是云昭对百姓施恩的一种手段。
张绣离开法部之后,大门上悬挂着一头用独角挑着一面天平的法部就彻底陷入了混乱状态。
只有云彰跟弟弟两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对这里的混乱不闻不问。
这件事应该在短时间内是处理不了的。
云彰就回到了蓝田县继续安静的处理自己的政务,而云显则回到了玉山大学堂跟着孔秀继续读书,哪里都不去,就等着法部唤他过去。
獬豸坚持了足足半个月,最后,他还是踏进了云昭的大书房,这让正在跟云昭讨论河南重建事宜的张国柱,韩陵山,钱少少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冷魅死神的小甜心
卢象升进门之后淡淡的道:“陛下的混账儿子罚钱一万赔给死者家属,禁足玉山大学堂半年,至于怎么说是我们法部的事情,陛下不得过问,这是我们最后的判决。
否则,就按照杀人处理,陛下再动用赦免权把你儿子捞出来。”
云昭笑道:“您是獬豸,又是最高大法官,您的审判我接受,不过,我皇家也有我们的说法,同样的,法部不得干涉。”
卢象升叹口气道:“法,就是法,是我们拿来维持国朝秩序用的,陛下不能总是这样抛出一个又一个的事件来让法部难堪。
另外,此次准许异族人在大明国土居住的政策老夫认为也有问题,不能是三十年,这个年限跟永久居留有什么区别?
别看奴隶现在使用起来很顺手,过些年之后,老夫敢肯定,这些人一定会成为大明的动乱之源。”
云昭淡淡的道:“怎么拿我儿子跟这件事情作交换呢?”
卢象升继续叹口气道:“看不习惯的总要说一声,等我年纪过了七十岁,你求我说话我都不会说了,好不容易活到高寿,少一天都不愿意。”
云昭道:“那就加强管理就是了。”
“管理哪里比得上事先预防?”
“那就预防!”
“好,这件差事法部接了。”
愛的囹圄
卢象升说罢看看张国柱,韩陵山,钱少少三人冷哼一声道:“你们今天看老夫的笑话,来日有你们叫苦连天的时候。”
说罢,就背着手走了。
张国柱叹口气对韩陵山道:“看来一个亿的利益,触动了这个老家伙的心思。”
韩陵山道:“不插手,哪来的利益啊,老家伙这些年变得让人不认识了。”
钱少少笑道:“别的部门不停地发钱,发补贴,就法部冷冷清清的,这个老家伙麾下也有十来万人要张嘴吃饭呢。”
云昭笑而不语,他觉得这样挺好的。

zjn1q优美都市异能 明天下 線上看-第六十一章關上門,打開門相伴-tuls0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六十一章关上门,打开门
征天
瞧你那膩歪勁兒 正房
云显很大气。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感受过什么叫做穷困!
跟着父亲去终南山打猎吃一顿野菜,在他看来已经是他人生中最难受的事情了。
他天生就不喜欢吃苦,否则当年也不会因为受不了苦从宁夏镇跑回来。
事实上就是这一次逃跑,就把他的皇储位置给跑没了。
当时云昭什么话都没有说,甚至还很宽容的原谅了儿子,钱多多虽然知道儿子那一次任性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她还是没有跟儿子说过。
很多的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一旦说出来了就很伤人心。
不过这样也不错,云显的心本来就不在政治上,他喜欢满世界的乱跑,这一次去寻找黄河源头,他终究还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有心跟他竞争的人没有一个能竞争的过他,仅仅是去一趟黄河源,云显就带了六百多人,其中全副武装的战士就有五百多人。
所以,别人是去探险,而他纯粹是去远足,毕竟,他远行的时候还携带了三个厨子。
因此,当儿子跟他讲述绿草如茵的黄河源,给他讲述野牦牛跟野驴在白云低垂的黄河源上漫步的场面,云昭也听得心向往之。
出去了一遭,云显的学问长进很大,对于西北的地理山川说不上了然于胸,也算是清楚明白了,至于西北的民情风俗,他也知道的清清楚楚,还亲自帮着高原上的一个牧民去抢了亲,获得了一致的好评。
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就是路过他云豹爷爷的烟叶庄子的时候行为不太好,把云豹爷爷安置在陇中的农庄管事给一刀砍死了。
这个管事的也没有犯下什么太大的罪恶,就是喜欢在一群赌徒中间放一些烂账,然后收取高额利息,要账的时候手段狠辣了一些,还把赌徒的老婆弄回自己房间顶账。
那个婆娘在陪了管事几天之后说是把账目还清楚了要回家,还说想孩子了,结果那个赌徒的孩子就不小心掉井里淹死了,然后,那个婆娘不知怎么想的,也就投井自杀了。
赌徒什么都没了,就把管事告进了慎刑司,慎刑司查验之后发现,那个孩子真的是没人照看自己掉井的,而那个婆娘投井确实是自杀。
这么算下来,那个管事确实没有太大的罪,罚没了一些银钱给赌徒烧埋自己妻儿之后就被放出来了。
然后,云显就来了,那个赌徒在得知是二皇子驾到之后,把心一横,当着云显的面哭诉完冤情之后,就一头撞死在路边的石头上了。
情深致命 晨析
云显从小到大一直长在蜜罐子里,总觉得自己老爹英明神武睿智天成,将天下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物阜民丰四海升平的,那里听说过这么悲惨的事情,现如今,一个活生生的人当着他的面把脑袋撞得跟烂西瓜一样,这该有多大的冤屈啊……这简直是太没有天理了。
找到那个管事之后,二话不说就把人一刀给砍死了。
然后,他云豹爷爷在陇中的名声就臭了……
他的老师孔秀全程跟在边上,没有给谏言,也没有阻止云显的行为。
不作为就是怂恿,支持,以至于云显回来之后还把这件事当成一件丰功伟绩在父亲面前吹嘘。
等儿子义愤填膺的把这件事情说完,云昭看看钱多多,就对云显道:“儿子,你明天还是去法院投案自首吧。”
兩片楓葉
云显梗着脖子道:“我又没有做错!”
云昭笑道:“做错了,不过也好,考虑到你的年纪跟见识,还是去法院一遭比较好。”
云显不敢反对父亲的决定,就点点头道:“好,我明天就去法院投案自首,不过,孩儿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没有做错。”
云昭笑道:“那就要看獬豸先生怎么看了。”
云显走了,云昭就瞅着钱多多道:“可是咱们敦伦的时候姿势不对,怎么生下来的孩子会这么傻?”
钱多多道:“敦伦的时候我大半时间都睡了,都是你在忙,我怎么知道。”
“所以说,这都是我的错?”
“子不教父之过,圣人说的话不会错。”
“圣人没说过。”
“《三字经》里的,孩童都知道的道理,你就莫要怪我了。”
钱多多不说这些话还好,等她把这些话说出来了,云昭就皱着眉头道:“你怎么连豹子叔的财产都惦记呢?”
钱多多道:“是豹子叔给的,不要都不成,他家里又没有男娃,偌大的财产怎么可能留给外人呢,陇中烟叶这些年下来,是一笔很大的买卖,尤其是制做成烤烟烟卷,水烟烟丝之后,利润丰厚的让豹子叔都不敢继续拿。
就干脆把陇中的烟叶产业给了显儿,他老人家就给自己闺女留了三成的份子,皆大欢喜。
至于那个管事,本就是新主人拿来杀鸡儆猴的。”
云昭再瞅瞅钱多多道:“以后啊,我儿子傻归傻,但是,你记住了,他老爹是我,不管我的傻儿子干了什么样地事情,都有他爹给他兜底。
我儿子的本性不坏,也干不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所以啊,我儿子要干的事情必须是他自己愿意干的事情,你们要是敢在背后呼风唤雨,就别怪我无情了。”
“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云昭看看钱多多细长的脖颈道:“这事干不出来。”
钱多多见丈夫不高兴了,就连忙服软道:“好好,我以后不插手了,你儿子就算是干出天大的错事,也别埋怨我。”
云昭道:“你要是不掺和,我儿子干不出那种事情,一个破烂烟叶产业而已,老子要是不高兴了,一句话就禁止了。
这一点上,你可没有人家孔秀看的长远,人家看的出来,我对显儿是一个什么态度,人家也知道只要是显儿自己的态度,他就会在一旁看着,只要不出大事,就任由显儿自己做主。
你要是喜欢控制男人,不妨控制我,别祸害我儿子。”
“我不敢!”
“这就对了,女人喜欢控制最亲近的男子这是本性,说白了就是从茹毛饮血的时期从祖先身上遗传下来的坏毛病,以前却以少吃的时候担心被打猎的男人抛弃,担心自己被饿死,现在一个个要是在做这种事情,就是吃饱了撑得。”
钱多多的性格是有缺陷的,很早以前云昭就明白,相比之下,冯英身上就没有这些坏毛病。
都是自幼就经历过艰苦生活的人,只不过冯英一直是自由的,身份也一直是高贵的,哪怕是吃糠咽菜,她的人格也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变化,算是一个茁壮成长出来的一个女子。
小修行
钱多多不一样,幼年时期她没有一天是安稳的,年纪幼小的她还要时时保护弟弟钱少少,所以,她的不安全感就来自那个时候,除非把自己的东西紧紧地抱在怀里,否则,她就不会安稳。
这一点从两个女人拥有的财富就能看的出来,本来是同样的份额,冯英只要手头有钱,就会毫不犹豫的花用出去,钱多多则相反,她喜欢存东西,也就是这个原因,钱多多的宝库比冯英的宝库大了十倍不止。
听闻云显明天要去法部投案自首,难得留在家里的云彰就匆匆赶来了,要为弟弟求情。
眾神本紀 紫瑟軒轅
他有办法将弟弟造成的影响降低到最低。
还说,这件事的重点不是弟弟杀人,而是弟弟这么做影响了司法公正,如果法部想要明正视听,他可以当众受刑,来阐释皇家对司法的尊重。
云昭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对钱多多跟一同过来的冯英道:“把门关上!”
钱多多立刻就关好了房门。
云昭就对云彰道:“关上门的时候,有很多话就可以说了,皇家的威严需要维护,而不是降低皇家的存在而去附和司法,立法,以及行政。
你父亲手中有赦免权!
这本身就是证明你父亲的权力高于司法的一个实际例子。
云显这一次做的事情从法部的角度来看是错的,但是,站在皇家立场上来看并没有大错,自古以来皇家就是高高在上,掌握雷霆的神。
我们一般不出手,一旦出手了,后果就一定非常严重。
我们不但要这么做,还要给百姓留下这样一个印象,那就是——皇族无所不能!
任何时候,权力是相对的,法律也是如此,如果全部都依靠法律,那么,就一定会有人拿着法律的武器来攻击皇族,到时候,会掀起更大的波澜。
这一次不管云显是怎么做的,那么,错误的一方一定是法部,这一点你一定要明白,在社会没有发展到真正文明的时候,我们的权力不能松手。
事实上,即便是我们不松手,皇族掌握的权力也一定会慢慢地流逝。
我的意见是能容忍慢慢流逝,却不允许大面积塌方,这一点,儿子,你明白吗?”
云彰想了一下道:“明白,父亲,明天我会带着弟弟一起去法部投案自首!压迫一下獬豸先生!”
云昭哈哈哈笑道:“现在可以把门打开了,我云氏就是如此的光明伟岸,不留半点阴私,是阳光下最光明的存在,却不容侵犯与亵渎。”

pjh9s優秀小說 明天下 愛下-第五十九章縫隙開了,狂風不止推薦-mzh97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五十九章缝隙开了,狂风不止
听了张国柱的话,云昭心里暖洋洋的。
张国柱还是钱多多口中的那个大牲口,不但忠心,还贴心。
奴仆制度,在大明还是有极高市场的,大家生活好了,谁不愿意躺在床上让别人帮自己赚钱,并且服侍自己呢?
以前是没有那个条件,现在,这个条件已经充足的不能再充足了,因此,所有人对云昭要求所有人继续戒骄戒躁,保持艰苦奋斗的生活很不满。
尤其是商人,以及一些拥有数百亩,乃至上千亩土地的地主们就对项规定很是有些怨言。
就像杭州的张德邦张老爷便是如此,他做梦都想着让朝廷准许自家购买异族奴隶。
明明家中已经不缺吃穿,老婆挂金戴银,浑身绫罗绸缎的却要下厨做饭,给全家洗衣裳,这样不好,老爷我明明月入上千个银币,家中的老婆却只生了一个闺女,再怎么努力都没有生产,眼看着万贯家财就要便宜别人,这如何是好呢?
雇佣大明人?
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工坊里雇佣伙计,织娘都必须在薪水之外,再给官府交老大一笔钱,据说这笔钱是等这些伙计,织娘们没了力气干活之后领的俸禄。
没错,就是俸禄,凡是官府发的钱都叫俸禄。
如果不交,假如让官府发现……秦老爷那么体面地人就因为这事,被自家雇佣的奴仆给告了,结果,罚钱十倍不说,还被重责二十大板,屁.股被打的血糊刺啦的还要游街示众。
遭受了如此奇耻大辱的秦老爷,回到家里一个想不通,就上吊了。
结果,官府在查验秦老爷是自戕身亡之后,就不理不睬,还严令秦老爷的家人,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里把罚款交上去,如果不交,就继续捉拿秦老爷的大儿子过堂。
钱交了,秦老爷的大儿子又把状纸递进了慎刑司,希望就这件事情跟官府讨一个公道,讲出一个明白的道理出来。
天才寶貝笨媽咪 天邊魚
结果,慎刑司给了明确的答复——官府就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而是一个讲法度的地方,地方族老控制的乡约民规才是讲理的地方。
慎刑司认为秦老爷触犯的是官府的规定,官府对秦老爷的处罚也在规定之内并无逾越,且量刑适当,至于秦老爷自杀了,这是秦老爷自己的事情,官府不管。
爱民如子?在蓝田皇朝是不存在的。
百姓遭灾,朝廷救助是他的义务,就像百姓一定要给朝廷缴纳钱粮赋税一样,官府如果没有做到这个义务,百姓就有权力告状。
谁的责任就是谁的,在律法上已经被分的清清楚楚。
烽火狼煙
每天清晨,张德邦老爷都要吃一顿响油鳝丝面,这面必须是邱老头亲自做的才好,最好是清晨的第一道面,吃起来才舒坦。
只是今天早上跟老婆吵了一架之后来的晚了,头道面没吃到,这让张老爷更加的生气。
杭州人习惯早上喝点早酒,所以,张老爷今天脾气不顺,早酒喝的有点多,吃了一碗面之后就准备再去洗个澡,好吧这个无聊的上午混过去。
自从朝廷推行什么卫生运动以来,澡堂子就成了每个城市乃至每个街道不可获缺的存在,这种原本在北方盛行的东西,传到南方之后,虽然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害臊,觉得赤身裸.体的站在旁人面前有失体面。
可是,在试用了几次之后,就会彻底的爱上这东西,被热汤煮一下,然后再被人用毛巾把沟沟坎坎的地方那么一搓洗,弄下一堆死皮之后,再去莲蓬头底下打上肥皂美美的冲洗一边,浑身都能轻好几斤。
最后找一个床榻倒下,抽点烟,喝点茶,吃点干果跟老客们聊聊天,一上午的时间就打发出去了。
誘寵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
“张老爷,小的又弄了几个扬州瘦马,您要不要看看?”
张老爷不用抬头都知道说话的是谁。
“方三,现在还有扬州瘦马?”
“张老爷需要,那是必须要有啊。”
张老爷哼了一声道:“上一次你给我看的扬州瘦马能叫瘦马?看起来比牛都壮实,另外,你敢牵着大明闺女当牲口卖,就不怕官府把你抓住送到西域或者马六甲去?”
方三嘿嘿笑道:“看您说的,就算是您借给方三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干贩卖大明闺女的事情,是那个闺女自己找上门来的,就想找个富裕人家把自己嫁掉,做小妾都无所谓。”
张老爷叹口气道:“长得跟狗熊一样的丫头都敢要价三千个银币,老爷我钱多,也不是这种花法,不过,你把那个丫头卖掉了?”
方三瞪大了眼珠子道:“后长街上的梁老爷买走了,您也知道,梁老爷跟您一个模样,家里只有三个闺女,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家婆娘的肚皮了,就花钱卖走了,昨天还听梁老爷说已经种上了。
將軍,你挺住
这次说不得要一举得男。”
张老爷用指头挠挠下巴,最终还是叹口气道:“下不去嘴啊。”
方三笑嘻嘻的给张老爷的茶碗里蓄满了水,小声道:“朝鲜那边过来的闺女张老爷不去看看?就一个字,便宜,两个字,好看!”
听方三这样说,张老爷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毛巾遮住私.处小声道:“你的胆子好大啊。”
不如擁抱到天亮 溫小米
方三小声道:“以前是不敢,不过,听说朝廷马上就放开异族人进入国内的政策了,前段时间,咱们的太子殿下为了开凿关中到蜀中的铁路,特意弄了好几万个奴隶,准备用呢。
您想想啊,蜀中的道路是人能修建的?即便是要修建,那也是那人命一点点填出来的,这种活计,陛下哪里肯让大明人上去送死,可铁路不修不成,所以,就在异族人进大明的国策上开了一条口子。
您也知道,这口子一开,再想堵住那就难比登天了。
这不,官府对于异族人进大明想出来了一个办法,叫什么三十年雇佣规定,就是说,一个异族人在大明国内最多能停留三十年,一旦年限足够了,就必须离开。
张老爷,三十年啊……您想想,仔细想想。”
张德邦并不担心方三骗他,像他这种人之所以能在杭州城里混,靠的就是一个信誉,如果自己把招牌给砸了,在杭州他可就成过街老鼠了。
迅速穿好衣裳之后,方三就用一辆马车拉着张老爷离开了杭州城,这种事虽然官府已经不太管了,可是,你要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么做,后果还是非常严重的。
杭城边上就是钱塘江,只要不是钱塘江返潮的时候,这条大江是可以通航海船的,而方三要带张老爷去的那艘船根本就没有靠岸,或者说不敢靠岸。
方三带着张老爷坐着舢板上了一艘巨大的三桅大海船,这不是一艘武装商船,因为张老爷没看见火炮。
招待他们的是一个面目阴鸷的男子,也不答话,随手指指船舱道:“第一层的一百个银元,只能买一个,必须是我大明的银元,第二层的八十个银元,最多买两个,底舱的人三十个银元,随便买。”
方三笑嘻嘻的带着张老爷就进了散发着恶臭气息的船舱。
“第一层是朝鲜女人,会说一点咱们的话,第二层的是倭国女人,特点是温顺,至于舱底的那些人,就说不上来了,男女老少都有,随张老爷的心意。”
才走进第一层船舱,张德邦张老爷就被一双忧愁的大眼睛给迷住了。
他没有再看别的女人,或者说,这一刻他的脑子里已经被那双大眼睛给迷住了。
方三何等伶俐的人,见张老爷愣愣的瞅着那个已经有一点年岁的女人,就在张老爷的耳边道:“张老爷,这个女人漂亮,可就是很麻烦,价钱还贵,咱们再看看别的。”
“多少钱!”
张德邦没走,直接问价钱,在他看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也在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
“两百!”明明说好的是一百个银元,方三这一刻毫不犹豫的加了一倍的价钱,卖人跟卖货不同,只要看对了眼,就有涨价的资格。
张德邦连讨价还价的兴致都没有,从怀里掏出一张两百两的银行票据,拍在方三的胸口上道:“快把她放出来,这他娘的就是一个狗笼子,不是人待得地方。”
方三收起银行票据,看都不看,就让水手把那个女人从笼子里放出来。
竊道諸天
“求求你,求求你……”
这个朝鲜女人被放出来之后,立刻就跪在张德邦的脚下不断地哀求他。
方三见张老爷跟这个朝鲜女人说不清楚,就笑嘻嘻的道:“这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娃子,跟两个老女人,看样子在朝鲜也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妇人,她想让您把另外三个一起买下来,还说,您要是买了,让她们不要分开,给您做牛做马都成。”
张德邦见这个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心头一阵阵的发疼,回头看着奸笑不已的方三道:“让你得逞一次,说说价钱。”
“五百!”
张德邦瞅着方三道:“你在欺负你家张老爷是吗?一个丫头片子跟两个老女人能卖五百个银元?还是他娘的大明银元?”
方三二话不说就走进了舱房深处,不一会拖着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闺女从里面走出来,捏着小姑娘的脸蛋冲着张德邦道:“张老爷,您看看值不值?”
张德邦瞅着方三道:“我不是畜生,我闺女也就这个岁数,买这个女人就是为了给我张家留个后,小闺女长得再好看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看在她母亲求我的份上,我不会要。”

eju6n人氣小說 明天下-第五十八章權力就是這麼一點點丟掉的閲讀-66t1s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五十八章权力就是这么一点点丢掉的
河南被淹了五十二个州县,损失惨重。
一百七十万人受灾,死亡一万九千六百余人,失踪七百二十一人,失踪的人估计是找不回来了,即便是能活着,也是小概率的事情。
人们来不及悲伤,甚至来不及悼念死去的亲人,就全员上了堤坝,如果不能把洪水堵住,家园就彻底完蛋了,这一点,农夫们远比官员来的坚强。
水灾发生以后,燃料的重要性甚至比粮食还要大。
人两天不吃饭,还饿不死,但是,不喝水是不成的,虽然遍地都是水,官府却不允许百姓们喝,话说的很明白,水,已经全部被污染了,喝了会得疫病,除非将水烧开了喝。
也就在这个时候,火车的威力终于显现出来了,从潼关出发的火车,四个时辰就跨越了五百里的路途,拖着上百万斤的物资就抵达了洛阳。
当然,第一批物资基本上都是燃料跟药品。
至于粮食,那些被修建在高处的粮库里还有一些,加上夏粮刚刚收割,官府通知大家撤离的时候多少都带了一些,目前而言,还能支撑。
云昭一直留在中牟杨桥这道足足有两里地宽的大溃口处,他准备亲眼看着这道溃口被堵住之后,再离开。
黄河的第一道堤坝已经完蛋了,不具有恢复的必要了,但是,第二道河道保留的相对完整,且有铁路从堤坝边上经过,在派人探查过铁路路基还算完整,于是,云昭下令,命一辆火车满载石料,方笼趟着水开进了溃口处。
至于火车,他是不打算要了。
眼看着火车沿着损毁严重后,被简单支撑过得铁路缓缓在水中向前,站在堤坝上的人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每个人都希望最前边的火车厢能走的更远一些。
只可惜,在走出数十丈之后,最前边装满石料的火车车厢却一头扎进了水里,看来,哪里的铁路已经被冲毁了。
傍晚的时候,将近四十丈宽的溃口已经被堵上了,同样的,对面的河堤也采用了同样的法子,正在逐渐延伸堤坝。
同时,堤坝上也修建了矿山用的简易铁路,一矿车一矿车的石料被投进水里,根据水利官员说,不出十天,就能把这道溃口给堵上。
将这里的事情全部交给张国柱之后,云昭就退进了洛阳城。
河南的灾情虽然严重,却不是大明政务的全部,所以不能占用云昭所有的精力跟时间。
有各地调过来的军队,大量的水利官员以及着急重建家乡的百姓们的努力,水灾迟早都会过去。
也就是在这一刻,云昭辛苦多年的布置,终于发挥了定海神针一般的作用。
河南地里的一百一十六处粮仓,虽然受损了七座,但是在云昭一声令下之后,剩余的粮仓就在短时间里筹办出八十万担粮食,而今,正在全力以赴的向灾区运送。
与此同时,医疗部的赵国秀已经就近调集了两千余名医生赶赴河南灾区,在救治伤者的同时,也开始了防止瘟疫发生的工作。
一时之间,洛阳城变成了一座巨大的仓库。
死掉的人没法子再活过来,这是唯一令人感到伤痛的地方,至于这次天灾造成的财产损失,在被广袤的大明均摊之后,并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在听到官府宣布的补助条例之后,受灾的百姓的心也就安定了下来,在官府的组织下,老弱妇孺开始离开黄泛区,去干燥的地方生活,只留下壮劳力,全力参加河堤修建的事情。
人们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这很重要,天灾是不可预知的事情,朝廷在灾难发生之后的行为,让百姓们没有了后顾之忧,这才能保证受灾地能平和的进行重建。
云昭到底还是批准了云彰启用奴隶修建通往蜀中铁路的计划,不过,却把云彰从执行者的位置上揪下来,呵斥了他这一不误正业的做法,治理好蓝田县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云昭在潮湿闷热的洛阳停留到了八月份,此时,河堤已经完全合拢,水灾给广袤的河南大地上留下了一座又一座的水塘……想要开始重建,至少要等到一年之后。
旧有的河南地貌完全被打破了,倒塌的房子超过了三十万间,损毁的水利工程超过两百多出,水渠被填埋了六千多里,损失牲畜三十余万头只。
实际上洪水带给河南百姓的不仅仅是伤害,从某些角度上看,这场灭顶之灾的洪灾,对河南百姓未来的生活却有着极大地好处。
暴虐的洪水强劲的冲刷着黄河河道,致使河道生生的被洪水向下切割了一丈多深,而原本淤积在河道里的泥沙,被溃口带走,铺在了河南这片被过度开垦的土地上,再加上被强迫休耕一年,土地会变得更加肥沃。
千年一遇的洪灾,也彻底的将不适合修建住宅的地方清晰地标注出来了,这让河南本地的官员们在重新筹建城池,乡镇,村庄的时候会变得更加容易,更加的有目标。
笑傲武俠世界
这场洪灾对河南百姓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可是,在长安,在蓝田,却有更多的商人们在弹冠相庆。
虽然他们一个个说起河南水灾表现的如丧考妣,等到外人离开之后,他们就立刻铺开地图,开始在黄泛区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意。
国家重建黄泛区这是一定的。
重建黄泛区一定会有海量的资金拨下来。
不论是道路,桥梁,城市,乡镇,村庄的任何一处重建,都需要海量的物资支持,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场场的商业盛宴。
鬼手狂醫
在收获之前,这些聪明的商贾们,首先就派出最精干的人手,带着最便宜,最优良的物资烟尘滚滚的奔赴黄泛区,他们不求这些物资能赚钱,只希望自己一心为灾民的考虑的心思能被当地官员们看在眼里,继而参与到重建黄泛区的工作中来。
“两千七百万银元的总价!”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张国柱在黄河溃口全部被堵上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懒懒的倒在一张躺椅上对身边的云昭漫不经心的道。
“这点钱不够!”
天後的紅鏡子
云昭翻阅了重建计划之后摇摇头道。
“国库中能拿出来的钱都在这里了,再拿,就会影响大明今年的总体发展。”
“能不能从银行里借一些钱呢?”
“可以啊,如果库藏不问我要利息,我准备先借他一个亿。”
“侯国玉可能不干。”
“陛下要是出马想必侯国玉会给您几分薄面,我听说侯国玉对陛下后宫的库藏已经垂涎很久了。”
云昭瞅着张国柱道:“国家的事情需要我动用老婆的体己银子吗?没这个道理。”
“陛下既然不同意从银行借钱,不如就把广州市舶司开放如何,我以为,一张海上行商证,弄他一百万银元不算难事,不多,您给我一百个名额就成。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然后,河南的事情陛下就不用再操心了,出了任何事情都可以唯我是问。”
“不成,海贸如今还不宜全面展开,需要再等两年,等韩秀芬在印度站稳脚跟之后,我们才能有来有往的做生意,这样,才能赚大钱,免得那些黑了心的商贾把我大明的宝物给贱卖了。”
“也有道理,现在开放海贸确实吃亏,要不然,陛下准许微臣在澳门开放永久雇佣权如何?如果永久雇佣权不妥,三十年雇佣权陛下以为如何?”
云昭摇头道:“不成,国门一旦打开,异族人就会蜂拥而入,到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会弄出更大的麻烦的。”
张国柱沉吟片刻道:“陛下,我听说您拿掉了皇长子云彰的铁路总管的职位?”
云昭点点头道:“修建入蜀铁路要用到大量的奴隶,云彰参与此事不妥。”
张国柱点点头道:“没错,皇朝的继承人不能坏了名声,不如,我们这样做,在澳门成立一些人力公司,由异族人来管理这些公司。
人的来源他们自己处理,等到这些人没有了劳动价值,再由这些公司负责把人弄出大明国境,陛下以为如何呢?”
云昭见张国柱这个混蛋对自己已经用上了话术,就有些不满的道:“你以前不用话套我。”
张国柱笑道:“那是因为您以前做事总是以百姓为先,动用钱多多宝库的事情多了去了,以前您怎么不说那是您私人的,现在却要把它跟国家切割的如此清楚呢?”
“家国一体不好。”
“既然家国一体不好,您为何又要把所有的权力都攥在您的手心呢?”
“朕是皇帝,本身就是权力的集中点。”
壽衣
“我不得提醒陛下知晓,代表大会已经开始研究三十年雇佣权,您要是再不松口,恐怕会成为代表大会上的少数派。”
云昭瞅着张国柱道:“不可能!”
张国柱点点头道:“您只要在当然不可能,就怕您不在了,积压了很多年的意见会在那个时候统一爆发,就像目前的黄河泛滥一般,虽然我们的官员很用心,陛下更是千叮咛万嘱咐,百姓也算给力,可是,黄河水泛滥的时候,不管我们做了多少准备,他想溃堤的时候可是没半点法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