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7pb人氣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起點-第一百六十三章 姐妹情深,抵不過男人閲讀-hxwxc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柳云儿的脑袋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白痴,一时间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被抹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是接下来那动作却是第一次发生。
極品教主
好甜?
他所说的甜…是哪里甜?
汤圆的芝麻馅甜呢?还是说…
一想到这里,柳云儿的脸更加的红,甚至有些发烫。
“喂?”
“你…你说得是哪里甜啊?”柳云儿急忙转过脑袋,不敢直视林帆的目光,言语中带着些许的娇羞,糯糯地问道。
“哪里都甜!”林帆笑呵呵地说道。
顿时,
脸更加的烫了。
努力使自己恢复到平静中,可惜…柳云儿努力是白费的,她的内心就像小鹿乱撞般,嘭嘭嘭地跳个不停,一时间…意识逐渐丧失,剩下的只有强烈的幸福感。
“流氓!”
“一天天就知道占我便宜。”柳云儿努了努嘴,嗔怒地说道。
林帆却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以前那叫揩油,现在叫做…调*情,性质上完全不一样,以前最多判十五天,现在…正大光明!”
听到林帆的话,
气得柳云儿直吐血,似乎成为了女朋友后,他就找到了一个占便宜的理由。
“喂!”
“女朋友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给你占便宜的。”柳云儿白了一眼,气呼呼地说道。
“我觉得…”
“这两者之间是并存的。”林帆笑呵呵地说道。
“并存你个大头鬼!”柳云儿的俏脸红扑扑的,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帆,紧接着拿起自己的包,便走向了大门,刚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眼林帆,说道:“唉…大笨蛋!”
“呃?”
“怎么了?”林帆正在收拾碗筷,听到大妖精呼唤自己,好奇地看着他。
“…”
柳云儿抿了抿嘴,认真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要喊你一声。”
话落,
迟疑片刻,说道:“晚安。”
开门,
走人。
看着柳云儿离去的背影,林帆一脸的懵逼,这女人…什么情况?

翌日,
柳云儿在304房间吃着林帆做的早饭。
“今天是不是有你的课?”林帆帮柳云儿盛着白粥,好奇地问道:“我看到梁旭超这个臭小子,在朋友圈唉声叹气的…是不是昨天你把他们给弄惨了?”
“嗯…”
“昨天有课,今天也有课。”柳云儿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昨天比较忙,今天还好吧,就上午是有课的,下午就没有了…不过下午我要制定计划,这一届…要带好几个博士和硕士,还有几个博士后。”
林帆点点头,贱兮兮地说道:“可惜啊…我无能为力,否则我也很乐意帮你分担一下。”
听到这番话,柳云儿差点气死,明明他比自己厉害多了,结果整天就知道偷懒玩游戏,一点正经事都不干,还舔着脸伸手讨要零花钱,他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
“唉?”
“今天的零花钱!”林帆说道:“一百七十五块。”
“…”
“怎么又多了七十五块?”柳云儿皱着眉头,严肃地问道:“必须要把多出来的部分给我讲清楚了,否则我是不给钱的。”
“游戏时间快到了,我要买一张月卡。”林帆认真地说道。
“…”
柳云儿顿时头大了,自己的这个经历可以写成一本小说了…书名叫做《我的极品男友》。
最终,
在讨价还价之下,
柳云儿给了林帆一百五十块零花钱。
当她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柳云儿有些筋疲力尽…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马上就进入到了工作的状态中。
许久,
某教室,
梁旭超和自己的同学们,正紧张地等待着柳教授的到来,虽然柳教授的课是上一节少一节,但…大家都其希望不上她的课,她的课与其他的教授导师不一样,压迫力太强了。
片刻,
柳云儿拿着教材,面无表情地来到了教室,也没有点名…直接翻开书讲课。
“给定一维运动粒子的波函数做有关计算。”
“描述的状态,根据我所写的,归一化常数,求出粒子坐标的概率分布函数,动量的概率分布函数,同时求出坐标平方的期望值与动量平方的期望值。”
異世卡鬥
“先对波函数进行归一化,而这个归一化的条件为…”
柳云儿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着某个物理条件,此刻…学生们正在认认真真地记着笔记,不敢有任何开小差的行为。
“下面开始求粒子坐标的概率分布函数。”
话落,
接着写下面的内容。
这时,
眼尖的学生们发现一个问题,柳教授给出的答案与后面给出的标准答案不同。
“柳教授?”
“标准答案上面好像让我们…先求…”这位学生还没有讲完,就遭到了柳云儿的打断。
“那就是答案错了!”
柳云儿淡然地说道:“我的课…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说话。”
“…”
“…”
“…”
一群学生很无奈…答案都能错吗?
我家小姐不害臊 夏喬恩
有的学生看了一眼编教材的名单,都是来自京大的三位教授,似乎柳教授比这三位教授更加权威一些。
上午的时间,
柳云儿在讲课中度过,中午在教师食堂用餐,不过自从吃了林帆做的饭后,柳云儿对学校的饭菜有点无法下咽,并不是不好吃,只是没有林帆做得好吃。
此刻,
柳云儿一边吃着午饭,一边和林帆发着微信。
云:学校饭不好吃。
沃德天·泥维森陌·拉莫帅:免费的还想怎么样?
柳云儿皱了皱眉头,急忙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云:白痴!
云:一点都不懂人家。
沃德天·泥维森陌·拉莫帅:明天给你做…
顿时,
柳云儿的嘴角微微扬起,心情得到了一丝愉悦。
这时,
武靈天 頹廢的煙12
第一科室的主任刘建明路过,看到柳云儿后,急忙停下了脚步。
“柳教授。”
“你现在手上还有名额吗?”刘建明问道。
“…”
“没有了。”柳云儿摇了摇头。
“呃…”
“能不能挤出一个名额?”刘建明说道:“一个研究生想要在你那里。”
“硕还是博?”柳云儿问道。
王爺不可以
寒門閨秀 李箏
“硕。”
柳云儿沉默了一下,片刻之后,抬起头说道:“没问题…”
刘建明笑着说道:“谢谢了,到时候我会把这位学生的资料发到你的邮件,你记得查收一下。”
“好。”柳云儿点点头。
“对了。”
“关于你的量子自旋液体研究,其成果得到了院方领导们的高度赞赏。”刘建明很开心地说道:“上次的奖金是不是没有下来?我下午帮你催一下。”
“谢了,刘主任。”柳云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事。”
“应该的应该的。”
话落,
刘建明离开了。
而柳云儿和刘建明对话的这一幕,被张盼看在眼里…
作为第一科室主任的竞争者,张盼对柳云儿是相当的排斥,虽然竞争人员多达五人,可真正具有竞争潜力的只有她和柳云儿。
很明显,
现在张盼处在弱势,万万没有想到…柳云儿竟然那么快解决了量子自旋液体的研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把最好的两个人给抽了出去,结果…柳云儿还是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
这下有点棘手了。

下午,
柳云儿在办公室里写着自己的计划。
嘭嘭嘭,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小云儿?”
“在吗?”
宋雨溪的声音传了进来。
“…”
“进来吧。”柳云儿无奈地喊道。
片刻,
宋雨溪满脸微笑地走了进来,看到自己的好闺蜜后,笑着说道:“你老公呢?”
“…”
“男朋友!”柳云儿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跟他没有结婚呢。”
“快了快了。”宋雨溪说道。
柳云儿看着自己的好姐妹,迷茫地问道:“你今天是过来上课的吗?”
“嗯!”
“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外聘副教授嘛。”宋雨溪笑着道:“你和林帆什么时候领证?”
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喂…刚恋爱没几天就领证了?”
“人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为奋不顾身的领证。”宋雨溪说道:“差不多就领了吧。”
“太快了。”
“起码…等个两三年。”柳云儿抿了抿嘴,小声地说道:“我第一次恋爱…还没有甜蜜够呢。”
听到这番话,
宋雨溪心里很不是滋味,认真地盯着柳云儿,说道:“小云儿…你曾经告诉我,一起孤独终老的,结果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就和林帆堕入爱河,你对得起我吗?”
“我…”
“我…”柳云儿有点羞愧,吱吱呜呜地说道:“爱情来了…我能怎么办?”
这句话,
让宋雨溪简直气得爆炸。
姐妹情深…终究还是被一个男人给终结了。
“对了?”
“你找我做什么?”柳云儿问道。
“晚上请你们小两口去听音乐剧。”宋雨溪拿出两张票子,递给了柳云儿说道:“别人送我的。”
“你呢?”柳云儿看着宋雨溪。
“我也去啊!”
柳云儿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说,许久后…鼓起勇气说道:“要不…你别去了,你在身边…我和林帆都有点不好意思。”
帝集團:總裁惹火上身
……

aon7m人氣連載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ptt-第一百六十二章 嘴角邊的芝麻餡分享-01p35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老柳?”
“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对我们母女两人有点怨恨?”夏梅芳看着边上一脸沉闷的老公,淡然地问道:“是不是有点不服气?”
“哎哟…”
“你看你说的。”柳钟涛尴尬地说道:“我怎么可能对你们两人抱怨呢…我只是…反正就是有点…”
这时,
柳云儿看着自己的老爸,认真地说道:“爸…你是不是想要报复别人?”
其实柳云儿心里很清楚,老爸知道告密者是林帆,看着他一脸愤恨的表情,很有可能是要打击报复别人…换做以前和林帆处在暧昧期时,就不可能让他去报复林帆,何况现在都已经确定了关系。
“我是这样的人吗?”柳钟涛急忙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别我想得这么坏。”
还别说,
柳钟涛真没有资格去报复林帆,没办法…这小子的后台大上天了!
“哦…”
“爸、妈,我先走了。”柳云儿说道:“我明天还有课。”
“嗯。”
“你今天开车来的吧?”夏梅芳问道。
“嗯…”柳云儿点点头。
接下来,
夏梅芳急忙起身,给女儿张罗一些东西给带回去。
“老公?”
“上次老方送来的虫草放哪了?”夏梅芳焦急地问道:“我记得…好像放在这里的,是不是你送人了?”
“没有!”
“怎么可能,我动都没有动过。”柳钟涛起身前往了老婆身边,开始帮忙找着所谓的虫草。
柳云儿愣了一下,自己根本就不吃这种东西,沉思许久…不由感到了些许的慌张,难道…老爸老妈已经知道了?知道自己和林帆在一起了?不可能吧…昨天才确定关系的。
或许,
二老只是知道自己和林帆关系深,但肯定不知道已经在一起了。
这边的柳云儿还在自我催眠,而另一边的柳钟涛和夏梅芳两人,为了这一盒虫草开始争辩起来。
“我说…这盒虫草老贵了,给那小子吃是不是浪费了?”柳钟涛心里还是有点疙瘩,上次拿走自己一半的龙井,这次又要拿走自己心心念念的虫草。
而且,
刚刚因为那个臭小子,把自己那么多贵宾卡全部没收。
“怎么?”
“你女婿吃一些虫草怎么了?”夏梅芳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没好气地说道:“让女儿买一只鸡,然后做冬虫草炖鸡汤…这玩意非常补,补肾、养血、养肝、增加免疫力…”
“当初你不是有段时间很疲惫吗?”
“我给你做了冬虫草炖鸡汤,第二天是不是生龙活虎的?”夏梅芳面无表情地说道。
“…”
“女儿会做吗?”柳钟涛无奈地问道。
夏梅芳沉思了一下,认真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去菜市场买一只鸡,然后帮忙杀好,再按照食谱上面的步骤,一步一步来…这又没有什么难度的。”
“行行行!”
“拿走拿走!”柳钟涛一脸心痛地看着自己老婆,把一盒虫草放进了普通塑料袋里面,内心拔凉拔凉的。
大家都是女婿,
为什么自己和小林差别那么大?
柳钟涛想起曾经的自己,刚刚成为准女婿的时候,天天去丈母娘家里打扫卫生,每次去都是拿着各种东西,结果…到了林帆,连准女婿都算不上,各种倒贴他东西。
網遊之布甲騎士
这待遇相差太大了吧?
片刻,
夏梅芳提着一个塑料袋,走某个房间走了出来,笑呵呵地说道:“小云…这里面都是一些大补的玩意,最好做成药膳,要是实在不会做,你就随便找一家酒店,花点钱让他们的厨师帮你做。”
柳云儿点点头,默默地接过了老妈递来塑料袋子,很明显这不是给自己准备的。
“妈…”
“我走了。”
话落,
慌不择路地跑了。
“哼!”
“小丫头片子…还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夏梅芳叹了口气,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自语道:“你什么时候才公开啊?急死人了…难道要等到肚子大了那一天?”
嘶!
奉子成婚?
夏梅芳也不是什么封建之人,对着奉子成婚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能不能先把结婚证领了?
实在不行…
让民政局的领导亲自上门服务。
“唉…”
“头痛!”

白派傳人 q夜貓
当柳云儿回到公寓,已经临近八点多了,夜幕早就笼罩了这座国际大都市。
这次,
柳云儿并没有走楼梯,而是来到了公寓外,站在马路边上,放眼望去…灯光朦胧,仰望夜空…零星点点。
过去柳云儿对于夜幕的感觉,只有寂寞与孤独,而现在对于夜幕的感觉,却是充满了期待…期待着某个人准备的丰盛晚餐,期待着与某个人共处的时光。
虽然相处的时光,往往伴随着愤怒与无奈,可不知道为什么…依旧心甘情愿地靠了上去。
“回去了…”
“也不知道那个大白痴,有没有给我包汤圆。”
话落,
柳云儿提着给林帆的‘补品’,前往公寓里面。
一路到了304房间门,轻轻敲了一下房门,紧接着门被打开了。
“啥情况?”
“怎么这么晚回来?”林帆看到柳云儿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好奇地问道:“什么玩意?”
“…”
“路边捡来的,好像是…一些食材吧。”柳云儿随口说道。
话落,
把这个袋子递给了林帆。
而林帆接过袋子后打开看了眼,顿时吓尿了…全是大补之物,这是捡来的?确定不是买来的?
“哪捡的?”林帆笑着问道。
“不知道…”
“别问这么多,汤圆好了吗?”柳云儿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当然。”
諸天神話之主
“我包了很久的,猪油芝麻馅的。”林帆笑着说道:“这就给你下汤圆。”
重生之醋娘子
“嗯…”
紧接着,
柳云儿拿出手机,开始无聊地刷着微博。
不知过了多久,
感觉到些许的无聊,柳云儿偷偷转过脑袋,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活的林帆,发现他正在往锅里盛汤圆到碗里,结果…这个时候,有一颗汤圆掉到了地下,林帆看着那个掉在地上的汤圆,不禁陷入沉思。
什么情况?
掉在地上就扔掉呗。
这有什么好沉思的…
掙他一萬億 春夏秋冬眠
难道?
他还想准备捡起来不成?
下一秒,
林帆弯下腰,把汤圆扔进了垃圾桶。
这时,
柳云儿松了一口气,如果他敢丢到碗里,脑袋都把他锤爆!
“来了来了!”
“猪油芝麻汤圆来了!”林帆端着两个塑料碗,急匆匆地跑到了餐桌前,冲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柳云儿喊道:“开动了!”
“嗯…”
之后,
柳云儿走到了餐桌前坐了下来,紧接着拿起勺子准备吃汤圆,不过…由于刚刚出锅,打算放凉一点吃。
而就在这个时间段,柳云儿发现一个问题。
“唉?”
“为什么我的汤圆破破烂烂的,都是露馅的…你的却是完好无损。”柳云儿认真地问道:“我们换一下!”
林帆犹豫了一下,思索片刻…温柔地说道:“你知道吗?每一颗汤圆都是我对你的关心与呵护,或许是因为我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一不小心就在你的面前露馅了。”
听到这番话,
柳云儿真的是哭笑不得,这混蛋为了能吃到完好无损的汤圆,连这种谎话都编的出来。
重生之惜取未憾時
“滚!”
“你以为我还是小女孩吗?”柳云儿白了一眼,强行换了汤圆。
结果,
拿到林帆那一碗汤圆后,轻轻舀起一个,看着这一颗又大又白的汤圆,再看了一眼破破烂烂露馅了的汤圆,便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喂?当你吃这碗汤圆的时候,良心痛不痛啊?”
话落,
柳云儿瞪着林帆:“你能不能像正常的男朋友一样,坦诚相待?别这么多的套路?”
“…”
“被我包坏的汤圆太多了…我也没办法。”林帆无奈地说道。
我…
你…
柳云儿气得够呛,愤怒地说道:“大白痴!”
话落,
便咬了一口汤圆,瞬间里面的芝麻馅充满了口腔,虽然…这混蛋做出来的事情令人恼怒,可他的手艺的确没话说。
太好吃了!
这…
这家伙怎么做到,又这么的聪明又拥有那高的厨艺?
“还吃吗?”林帆问道。
“…”
寵妻成癮:老婆,你要乖 艾維斯.迪恩
“凑活。”柳云儿傲娇地说道:“下次努力再做好吃一点。”
“嗯…”
林帆点点头,认真地说道:“今天发挥失常了,平时包汤圆都是很快,而且包得贼好,结果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头总有一点慌,感觉过两天要出事情。”
柳云儿吃着汤圆,面部表情微微触动了一下。
因为一个小时前,
把你领导的贵宾卡全部给销毁了。
不过,
这件事情可不能告诉他。
许久,
柳云儿把所有的汤圆吃完了,满脸幸福地坐在椅子上,嘴角边还残留着些许的芝麻馅。
“你看你…”
“平时那么注重外表,在我面前却是一个女汉子。”林帆笑着说道。
柳云儿刚想反驳,结果看着林帆的右手,慢慢地伸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大拇指轻轻地抹了下自己的嘴角,那一刻…柳云儿的心跟着颤抖了下。
然而,
下一秒,
柳云儿眼睁睁地看着林帆,那抹了自己嘴角后沾有芝麻馅的大拇指,竟然嘬了下。
“嗯!”
“好甜!”
……

t2rxs火熱都市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第一百六十章 借錢,買禮物,然後不還錢-jz595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听到林帆的话,夏梅芳露出一丝微笑,淡然地说道:“你有什么情报需要透露的?你夏姨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
“不不不!”
“这件事情您可能不知道。”林帆认真地说道:“其实吧…那天晚上的确是我提出来去洗澡的,而且我想让叔帮我付钱…不过我的想法很简单,真的只是去洗澡而已。”
“结果呢…”
“叔告诉我,只要您能够放叔出去,他不仅请我洗澡,还晚上一起出去喝一杯,喝完之后再去蒸桑拿。”林帆说道:“姨…知道魅力之都吗?对对对…就是申市最大的洗浴中心,叔有魅力之都的VVVIP会员。”
“…”
“他有那地方的会员?”夏梅芳黑着脸问道。
“可不!”
“他什么都有。”林帆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有的,叔告诉我…别人送他的。”
夏梅芳气得火冒三丈,当然也不能完全信林帆的话,很明显…自己老公和未来女婿已经进入到了‘极限一换一’的环节中,在这个环节里很有可能发生乱编事实的情况。
这种情况,夏梅芳见到很多。
“小林呐…”
“凡事都要讲证据,你这样诬蔑你叔,有点说过不去。”夏梅芳微笑地说道:“你有证据吗?”
“呵呵!”
“我当然有了!”
“不然我怎么会有情报提供呢?”林帆认真地说道:“我记得…叔又一次跟我和喝酒,他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家里的隐藏保险柜的密码告诉我了…好像是六个六,但在哪里我不知道。”
夏梅芳紧锁着眉头,其实她是知道自己丈夫有小金库这件事情,男人嘛…有个小金库挺正常,不过这个金库有点大了,都用上了小金库,估计里面有不少钱。
也不对呀…
自己把经济扼杀地那么死,他哪来的钱?
婚守初心 青衣
别人送的?
那也不可能…因为都上交了。
“里面是钱?”夏梅芳问道。
“是卡。”
“都是各个洗浴中心、会所的贵宾卡。”林帆说道。
“…”
“嗯…这个情报挺重要的。”夏梅芳点点头,又问道:“还有吗?”
林帆抿了抿嘴,其实他还有很多柳钟涛的情报,但…一下子把所有的情报卖出去,以后自己就没有了对应的筹码,这太危险了…没有了筹码就容易被针对。
“你小子…”
“还学会卖关子了。”夏梅芳笑着说道:“算了…我知道这个就行了。”
超級醫生 葉天南
不过,
夏梅芳心中有了一个计划,她现在有着和女儿同样的担心,就是怕自己老公和未来女婿两人,携手对抗自己和女儿…因为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太乙
“你有卡吗?”夏梅芳问道。
“呃…”
林帆陷入了犹豫中,他不仅有卡,而且还不止一张卡,都是和柳钟涛出去,别人经理强行塞给他的,沉思了许久,说道:“我也有…但我都扔掉了,姨…我有卡也没用,您想…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
“也是。”
“你还要交水电费,交房租等等。”夏梅芳点点头,虽然说这些卡在林帆手上,的确没有什么作用,但始终是一个危险…
“小林…”
“这些卡在你手上也没什么用。”夏梅芳说道:“不如今天晚上把卡交给你女朋友,然后把卡的来源告诉她。”
话落,
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就说是你叔送你的。”
“啊?”
“这…我会挨骂的。”林帆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说道:“她脾气挺暴躁的。”
“哎呦。”
飛升滅神
“越暴躁越说明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夏梅芳说道:“晚上你女朋友下班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上交那些卡,再把事情的经过讲一遍,我想…她会原谅你的。”
“要是你不说。”
“那我只能打电话给你女朋友了。”夏梅芳笑道:“我有她的号码,如果我打电话…事情可能并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姨的记忆力不太好,可能会出现某些偏差。”
林帆点点头,欲哭无泪地说道:“姨…我怎么感觉把我自己给卖了?”
“卖什么?”
“姨都是为你好。”夏梅芳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喝茶喝茶。”
超級古武 鬼谷仙師
这时,
夏梅芳看了一眼面前的林帆,之所以把女人也拉进来,因为女儿是整个计划中,作为关键的一个要点。
緋聞影後:總裁,太難纏 錦未央
相信当林帆把卡的事情告诉了女儿,首先肯定会痛骂自己的男朋友,然后所有的根源会放在老柳身上,紧接着会召开一次家庭会议,从而迫使老柳打开秘密保险柜。
当老柳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林帆这家伙告密后,从此翁婿两人…友谊就会更加破碎。
一胎兩寶:高冷老公呆萌妻
彼此监督对方,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相互告密。
如此一来,
相互牵制,又相互平衡。

下午,
柳云儿把车停到了公寓的地下停车场,一个人走上了楼梯,来到304房间门口时,从包里拿出一把钥匙,当扭动房间门的时候,她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这时,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305房间门,一个极其疯狂的想法浮现脑海中。
要不…同居了吧?
刹那间,
柳云儿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同居…这不是摆明让大笨蛋天天来欺负自己吗?
非常變身奏鳴曲 幽魂
不要!
不要同居…起码现在不要。
摇了摇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抛在脑后,紧接着便打开了房门,看到林帆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瞬间…幸福感爆棚,这家伙又变回了人。
“回来了?”
花魁當道:王爺你不行!
“刚好烧完菜,等我弄个鸡蛋番茄汤,就可以一起吃饭了。”林帆笑着说道。
“嗯…”
柳云儿放好包,坐在餐桌前,偷偷看向了厨房,此时林帆穿着一件围裙,正在做鸡蛋番茄汤,这幅画面让柳云儿的心都酥了,其实感动不需要那么的轰轰烈烈,有时候一个动作,一个行为即可。
唉…
摊上这么一个男人,又幸福又无奈。
“好了!”
“吃饭吃饭。”林帆端着鸡蛋番茄汤走了出来。
随后,
两人开始吃起来了晚饭,三菜一汤国际标准,可荤菜就只有一样,而且还是半荤半素的,这与柳云儿近期长胖有关。
“笨蛋?”
超級修真狂徒
“以后能不能不点外卖了?”柳云儿已经完全爱上了林帆的菜,认真地说道:“未来晚饭全部你来做。”
“…”
“我上班也很累的。”林帆一脸无奈地说道。
听到林帆的话,
柳云儿气得直吐血,满脸恼怒地说道:“你上班不是睡觉就是玩游戏,你跟我说累?你累的话…我怎么办?我上一天班还不得死了?”
“行行行。”
“做!”林帆说道:“但是零花钱多给我一点。”
“为什么?”柳云儿问道。
“买菜呀。”
“还有酱油米醋鸡精等等…”林帆说道:“不然吃空气?”
柳云儿抿了抿嘴,眉头微微皱起,说道:“我怎么感觉…我这是在倒贴钱?你看…把你工资卡拿走后,你肯定每天都要问我拿零花钱,标准一百块…一个月就三千。”
“房租和水电费又要从我这里拿,合着我每个月都要倒贴一两千块。”柳云儿说道:“是不是?”
“…”
“我涨工资了。”林帆认真地说道:“你不用倒贴。”
柳云儿眉头几乎拧了一起,严肃地说道:“既然涨了工资,房租和水电费加上日常开销,正好全部花完,请问…你还有钱给自己的女朋友买礼物吗?”
面对这个问题,
林帆思考了一下,急忙抬起头说道:“我可以问你借钱,然后去买礼物送给你。”
“那你还钱吗?”柳云儿问道。
“为什么要还钱?”林帆好奇地问道:“我都买礼物送你了,为什么还要还钱?”
顿时,
柳云儿炸了。
问我借钱,买礼物送我,还不还钱…合着人情全是他的?!
“你去哪?”林帆看到柳云儿放下了碗,往门口走去。
“去房间拿我的棒球棍。”柳云儿黑着脸说道。
“哎哎哎…”
“不至于…不至于!”林帆急忙拽住了柳云儿的芊芊细手,尴尬又不失礼貌地说道:“昨天刚刚恋爱,今天就挂了…”
“哼!”
“早点挂了好…省得天天气我。”柳云儿白了一眼,然后挣脱了林帆的猪蹄子,气呼呼地说道:“大白痴!别人都是把自己女朋友捧着手心里,生怕出现意外,你倒是好…天天折腾我欺负我。”
林帆无奈笑道:“吃饭吃饭,不然都凉了。”
随后,
两人又回到饭桌前。
“对了。”
“今天夏姨找我了。”林帆说道。
柳云儿愣了一下,急忙问道:“找你做什么?”
“聊聊天。”
“喝了下午茶。”林帆说道。
“聊什么?”柳云儿有点焦急。
“没什么…就是一些里外里的家常话题。”林帆吃着包心菜,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的卡,说道:“给…上交。”
柳云儿看着林帆掏出的一叠卡,迷茫地问道:“什么东西?你的游戏充值卡吗?”
“洗浴中心、KTV,还有一些会所的VIP贵宾卡。”林帆认真地说道。
刹那间,
柳云儿情绪崩溃了,这…怎么会这么多?!
……

y6260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老婆是女學霸 起點-第一百五十八章 夏姨的考驗看書-6zzr8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柳云儿的脸瞬间扭曲了,心心念念期待着离别前的拥抱,怎么就…就无法实现呢?当初欺负自己的决心去哪里了?
不过,
让柳云儿开口索求拥抱,她可拉不下这个脸。
从副驾驶位上拿过自己的包,打开抽出一张五块钱纸币,递给了满脸期待的林帆,认真地说道:“五块钱够不够?”
“唉?”
“五块钱买杯奶茶都不够。”林帆一脸黑线地说道:“加个零…”
“…”
“烦人。”柳云儿白了一眼,抽出一张红色的纸币,说道:“省点花…赚钱不容易,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又要交水电费,又要买游戏点卡,还要交房租…”
“我知道啊。”
“你不是挺会赚钱的嘛。”林帆接过‘零花钱’,笑呵呵地说道:“咱们有一个人会赚钱就行了。”
听到林帆话,
柳云儿气得七窍冒烟。
“喂!”
“你这混蛋…”柳云儿愤怒地说道:“你好意思说这样的话吗?”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要被世俗给蒙蔽了双眼…你所见到的或许并不是真相。”林帆认真地说道:“你身为物理学家,从事量子力学领域,最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双缝干涉实验已经说明了问题。”
柳云儿简直要气炸了,原本以为这家伙成为自己的男朋友后,会表现很体贴很关心人,没错…今早的时候,他的表现的确令人满意,但是…这仅仅只是一时的,而不是一世的。
他还是那个他,
攻妻99式,總裁大叔回家愛
没有一丝的改变。
为什么?
为什么别人的爱情都是那么的甜蜜,而自己…起起伏伏,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惊涛骇浪,时而阳光明媚…
柳云儿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认真模样的林帆,默默地回归到了平静,怨不得这个世界,也怨不得这个社会,要怨…只要能怨自己,谁让自己看上了他呢?
“唉?”
“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柳云儿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怎么会看上你呢?你看我…轻轻松松年入百万,而且社会地位又这么高,长得又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再看看你自己,天天就知道气我,结果我还喜欢你…”
林帆歪着脑袋,沉思了许久,小心翼翼地说道:“可能馋我身子。”
顿时,
柳云儿脸黑了,本来以为他会说‘因为爱情’,结果…蹦出这么一句话。
“滚!”
“马上从我眼前消失!”柳云儿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嗯…”
“路上小心一点。”林帆笑呵呵地走了。
看着林大猪蹄子的背影,柳云儿气得只咬牙,恋爱第二天…就显露原形,这也太快了吧?
原本柳云儿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可她错误估计了时间,同时也错误估计了林帆,以为甜蜜的恋爱期会持续一个月左右,谁曾想到…第二天这个混蛋原形毕露。
这时,
柳云儿想到了自己老妈,老妈的情况和自己差不多,因为老爸和林帆属于同个品种,但老爸在老妈面前服服帖帖的,这一点又和林帆不一样,老妈究竟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扼住经济?
没用呀…自己已经掌控了林帆的经济,可他根本无动于衷。
此刻的柳云儿很想跟老妈讨教一下经验,但是又不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她,犹豫了许久…选择了忍耐。
还是那句话,
这是自己精心挑选后的男人。

许久,
柳云儿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放好自己的包,直接躺在了椅子上。
恋爱的第二天,
身心疲惫。
突然,
柳云儿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者,是自己的老妈。
“喂?”
“妈…有事吗?”柳云儿问道。
“呃…”
“你爸在医院挂点滴。”柳钟涛的妻子轻声地说道。
“啊?”
“哦…”柳云儿瞬间就知道了老爸为什么挂点滴,默默地说道:“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对对对。”
“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呃…”柳钟涛妻子犹豫了半天,谨慎地问道:“小云…最近还不错吧?”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九九三
柳云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没明白老妈的真实含义,随口说道:“和以前一样。”
“…”
柳钟涛妻子沉思了半天,最终选择了放弃。
“妈?”
“呃…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柳云儿小声地问道。
“有呀。”
紅樓庶長子 天下白兔
“怎么了?”柳钟涛妻子说道。
“我想…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管住老爸的?”柳云儿说道:“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就是单纯比较好奇而已,你看老爸…呃…整天也是游手好闲的样子,可在你面前特别老实。”
顿时,
柳钟涛妻子明白女儿这是遇到了,曾经和自己一样的问题。
然而这种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每个人的性格不相同,需要的手段也会不同,针对老柳的手段,用在小林身上,可能不适用。
“自己琢磨。”柳钟涛妻子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我可是真心爱你老爸的,你老爸也是真心爱我的。”
“好了!”
“我还有点事情…先挂了。”
啪,
挂断电话,
柳云儿嘟着小嘴,陷入了沉思中。
算了,
他也是第一次恋爱,就别要求那么多了。
嘭嘭嘭,
办公室的门响了,
紧接着走进一位年轻的男子,他是量子自旋液体小组的组长。
“柳教授。”
“根据您的方案…我们已经完成了对量子自旋液体的相关研究。”这位组长面对柳云儿,满脸恭敬地说道:“相关的数据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里面。”
“嗯…”
“项目暂时告一段落,你让他们都可以回去了,关于表现我会在近期做出评估。”柳云儿淡然地说道。
“好的!”
随后,
这位年轻人便离开了。
其实对于一位教授,论文不一定非要自己写,可以他们的研究生写,甚至可以让他们的博士后写,但想法必须是教授的,然而柳云儿现在追求的是影响力,而不是论文的数量。
她已经不需要用论文的数量来标榜自己,她需要的是质量。
所有,
只要是她自己的研究项目,所有的论文都是由她亲自操刀,并且大多数都能够发在世界顶级期刊上,这与其他本院的某些教授相比,柳云儿属于异类,可他们对此又无可奈何。
吃鬼的男孩
从资历来言…大多数人都比柳云儿高,但从学术界的影响力来言,柳云儿已经彻底碾压了他们。
当然,
碾压的何止是影响力,单凭研究能力…就甩了好几条街。
这一点上,
柳云儿很有自信,这一股自信除了自身的实力,还有一个人给予了她同样的自信,那就是自己的男朋友,一个隐藏在人世间的顶级天才。
如果换做以前,柳云儿碍于面子并不会去求林帆,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计算问题,或者是理论问题,直接找到他,然后跟他说…
喂!
笨蛋,
青蓮之巔
解决一下!
寵妻1314:神偷傻妃
就是如此的理直气壮。
其实,
柳云儿并不需要林帆去帮她解决问题,她需要的是那种无微不至的体贴和照顾,在柳云儿的感官中…林帆只有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才会体现那极致的体贴与温柔。
如何在不生病的情况下,享受到那种体贴呢?
解决问题呗!
想象他坐在电脑前,陷入沉思的模样…这幅画面还真是令人心颤。
这时,
柳云儿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脸颊,从手心中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其发烫的热量。
什么情况?
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他…
他解不解决问题,关自己什么事情…就算他不解决,自己也能凭实力解决。
与此同时,
林帆正坐在电脑前,游览着《Nature》官方网站,虽然这个世界的他已经不从事物理研究,但还是比较心系物理前沿咨询,看看最近有什么全新的发现。
大致游览了一圈,
林帆也没有找到令他感兴趣的内容,随即关掉了网站,紧接着又点开了《物理评论快报》,搜索了一圈后,默默地再次关掉了网站。
打开战网客户端,林帆打算去下副本。
就在这时,
他突然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
“喂?”
“谁啊?”林帆淡然地问道。
“小林?”
“我是你夏姨。”柳钟涛妻子笑呵呵地问道:“呃…昨天晚上有没有拉肚子?”
“啊?”
“原来是我姨。”林帆笑呵呵地说道:“没有…好着呢!”
“噢…”
“那我放心了。”柳钟涛妻子认真地说道:“你叔今天在医院挂点滴…这几天不来上班了,你就辛苦一下。”
林帆苦涩地笑了笑,默默地说道:“我知道了。”
“嗯…”
这时,
两人陷入了寂静的沉默中。
“小林。”
“下午有时间吗?”柳钟涛妻子问道。
都市逍遙金仙 白雲閑
“有时间,怎么了?”林帆好奇地问道。
“姨有些话想要和你当面说。”柳钟涛妻子认真地说道:“我等下给你发个地址,你下午两点半到那里去,见到人报我的名字,夏梅芳。”
“哦…”
“姨…能不能先透露一下什么事?”林帆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这么严肃…我有点莫名的紧张。”
听到林帆的话,
夏梅芳笑了笑,随口说道:“别紧张,随便聊聊而已,顺便考验你一下。”
啥?
考验?
穿越誘拐我家爺
考验什么啊?
林帆一脸懵逼。
……

v9ml8優秀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起點-第一百五十七章 該流氓的時候卻很紳士推薦-dlouf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此刻的柳云儿又尴尬又幸福,尴尬的是林帆预判了自己的操作,而幸福的是他竟然能够那么早起来为自己做早饭,平时这个混蛋休息的时候,不睡到大中午可起不来的。
话说成为了他的女朋友后,能够享受到这么温柔的待遇,自己早应该逼着他理顺关系。
亏了!
“还愣着做什么?”林帆笑着说道:“赶紧过来吃早饭,吃完早餐可以上班了。”
“嗯…”
柳云儿刚想走进去,想到手上提着买给林帆吃的豆浆油条和包子,一时间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
“你把脑袋转过去。”柳云儿急忙说道。
“啊?”
“哦…”林帆并没有迟疑,默默地把脑袋给转了过去,和柳云儿相处的这段日子,林帆也知道了一些她不为人知的事情,比如这妖精要求贼多,脑补能力非常强,同时…非常大。
片刻,
柳云儿溜到了房间,急忙坐在餐桌前,手上还提着给林帆买的早餐,只是…暂时没有拿到桌子上。
“给!”
“你的排骨粥。”林帆盛了一碗排骨粥,递到了柳云儿面前。
紧接着,
林帆准备给自己盛一碗排骨粥之际,发现大妖精的手上提着什么,好奇地问道:“你是不是拿着什么东西?”
“…”
“呃…”柳云儿犹豫了许久,面无表情地说道:“没什么…我…我给自己买的早餐…还有你的。”
说完,
把手上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而她急忙低着头喝着粥,生怕林帆看到自己略微发烫的俏脸。
看到这份早餐,
林帆瞬间懵逼了…这个两人份的?这分明就是一个人的量。
民間絕密檔案
想起早上大妖精偷偷摸摸开门的场景,林帆知道了这份早餐是给谁的,不由笑了笑…女人呀,嘴真硬!
这时,
林帆放下了手上的空碗,默默地坐在柳云儿的对面,拿起柳云儿买来的一个包子,直接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
史上最強包養女綜漫 disy}
“你不吃排骨粥吗?”柳云儿偷偷瞥了一眼林帆,发现他在吃自己给他买来的包子,内心荡漾之余,不由多嘴地问了一句:“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光的。”
玄天一劍
“噢…”
“等一下我会吃的。”林帆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刷着微博,随口说道:“先把你买来的吃完。”
柳云儿的内心更加荡漾了,不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过再怎么加快也抵挡不住刚出锅的排骨粥其烫嘴的热度…最终还是慢慢吃着排骨粥,然后又夹了一块蔬菜煎饼。
不得不说,
大笨蛋做得东西的确好吃。
对了,
自己是他的女朋友,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不用学厨艺了?
好像自己学厨艺,跟他会不会做饭也没有太大的联系,总不能每天让他做饭吧?偶尔自己也要做做饭。
这时,
林帆抬起头看着柳云儿,认真地说道:“把你的右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啊?”
“哦…”柳云儿伸出自己的右手,紧接着被林帆给抓到了手里。
不过,
柳云儿明显已经习惯了。
“呃…”
“你的生命线有点长。”林帆皱着眉头说道:“我正好是你的一半。”
“…”
“你还信这个?”柳云儿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作为一个相对论领域的研究人员,你怎么能信这种东西?你连宇宙的起源,和宇宙的终结都知道,居然还信这个。”
“没有…”
“我刚刚看到一篇关于手相的文章,按照上面的教程…看了下自己的生命线。”林帆严肃地说道:“我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柳云儿好奇地问道。
“既然我的生命线这么短,那是不是养老保险就不用交了?”林帆说道。
柳云儿气得半死,这家伙每天都在想什么?什么生命线太短,是不是不用交养老保险了…这…这竟然是一位物理顶级天才口中讲出来的话。
许久,
柳云儿也坦然面对了现实,没办法…自己找的。
“唉?”
“我…我昨天见到大妈了。”柳云儿说道:“她的变化很大,人憔悴了很多,头发也没有了。”
“啊?”
“发生了什么?”林帆满脸诧异地问道。
柳云儿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她没有和我说…关于自己的事情绝口不提,我怀疑…大妈似乎得了某种病,目前正在化疗阶段。”
“那她还会出现吗?”林帆问道。
“…”
“应该不会了。”柳云儿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她把自己养的两只猫都交付给了我。”
林帆陷入了沉默中,思考了很久,问道:“你见到大妈的时候,她的脸上是不是挂着笑容?”
“嗯!”柳云儿点点头。
“或许…”
“她不想告诉你一些细节,只是不想让我们去打扰她,或者是不想让我们担心。”林帆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不过…我无法想象大妈一个人背负着所有秘密,独自面对死亡的时候,需要付出多大的勇气。”
柳云儿抿了抿嘴…认真地说道:“之前大妈一直撮合我们,现在…我们两人终于在一起了,结果大妈却看不到…”
说到这里,
柳云儿抬起头,看着林帆说道:“大笨蛋…所以你不能把我抛弃!”
“我哪敢啊。”林帆无奈地说道:“我怕当天和你提出分手,第二天就见不到太阳了。”
“哼!”
柳云儿冷哼一声,默默地说道:“我的恋爱…是没有分手的,只有意外死亡。”
林帆:@#¥%…&
太恐怖了!
这尼玛…
感觉上了一条贼船。
“喂!”
“下午没事的话,你去宠物店看看大宝和二宝怎么样了。”柳云儿吃着煎饼,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急忙说道:“算了…你别去了,宠物店的店长挺漂亮的。”
“不是…”
“宠物店的店长漂不漂亮,和我去那里有什么关系啊?”林帆无奈地说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
柳云儿瞪了一眼林帆,气呼呼地说道:“需要我多说吗?”
“…”
“我只对你耍流氓。”林帆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
听到林帆这句话,让柳云儿又生气又无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怒道:“能不能像个正常人?再说了…我都已经是你的女朋友了,迟早都要…”
惡化
忽然,
柳云儿愣住了,因为接下来的话有点…羞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讲出这样的话,幸好反应及时…否则丢人丢大了。
“迟早什么?”林帆好奇地问道。
“迟早打死你!”柳云儿俏脸略带微红地白了一眼林帆,沉思了一下,说道:“把你工资卡交给我。”
林帆愣了下,虽然这一天总会到来,但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最终,
林帆还是默默地交出了工资卡。
之后,
柳云儿吃完早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起身离开房间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她停住了。
偷偷回头看了眼正在收拾的林帆,柳云儿迟疑了许久,轻声地说道:“唉…我要去上班了。”
“去呗。”林帆收拾着碗筷,随口说道。
“我…我去上班了!”柳云儿再次重申了一下。
“…”
“我知道呀,去呀!又不让你不去。”林帆头也没回,还在收拾着碗筷。
柳云儿气得直跺脚,鼓起勇气说道:“喂…我现在要去上班了…我要走了,从现在开始到下午五点,你都见不到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帆回过头,一脸懵逼地看着她:“什么?”
“自己想!”柳云儿愤怒地说道。
“…”
“路上注意安全。”林帆说道。
柳云儿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大笨蛋,此时她有点猜不透,林帆是故意在捉弄自己,还是真的不知道。
“我要上班去了…你是不是要…”柳云儿说到这里,急忙低下脑袋,轻声地说道:“表示下?”
“表示?”
“怎么表示?”林帆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目送你离开怎么样?”
柳云儿气得天灵盖都要炸了,这混蛋…该流氓的时候却一本正经的模样,该一本正经的时候却浑身都是流氓气息。
“林帆!”
“你去死吧!”
话落,
满脸愤怒地转身离去。
此时,
林帆英俊的脸庞上,写满了对人生的疑惑,这女人…来时候好好的,去时候却吃了炸药一样。
亲戚来了?
“哎呀!”
“卧槽…差点忘了!”

地下停车场,
柳云儿满脸恼怒地打开车门,坐在车里静静地生着林帆的闷气,此时的她像一个得不到丈夫关爱的怨妇。
突然,
地下停车场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跑了过来,好像…好像是林帆!
这一刻,
本来还处在怨恨中的柳云儿,心跳急剧加速…呼吸渐渐开始不匀畅,期待中又带着些许的紧张。
嘭嘭嘭!
逆水行周
林帆站在车边,轻轻敲了一下车窗。
柳云儿急忙平息了自己激动的情绪,按了一下电子车窗键,紧接着…车窗缓缓下降,柳云儿面无表情地问道:“怎么了?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林帆看着柳云儿,张了张口,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就快点说…我马上要上班去了。”柳云儿还是一脸平静的样子,但内心深处早就迫不及待了,一只手放在安全带的卡扣处,准备随时解开安全带,下车去享受离开前的拥抱。
“呃…”
林帆缩了缩脖子,谨慎地问道:“能不能…给点零花钱?”
刹那间,
气氛变了。
……

fnqki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當我不存在?-y1lcr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柳云儿特别恼怒,但又有点好笑…这混蛋刚和他恋爱,就开始动手动脚了,这以后还得了?!
“我…”
“我们讲点道理行不行?”林帆捂着酸溜溜的鼻子,满脸气愤地说道:“谈恋爱不就是正大光明耍流氓嘛…不能正大光明耍流氓,谁还去谈恋爱,再换个说法…正经人谁谈恋爱!”
听到林帆的话,
柳云儿气得直咬牙,愤怒地说道:“你…你胡说八道,谁说谈恋爱就一定要那样的?”
林帆顿时泄了气,或许是自己太心急了,想想也没有错…刚刚才确定关系,就对别人动手动脚的…其实挨这么一拳还是轻的,幸好当时这女人手上没提着棒球棍。
“大流氓!”
將門鳳女:狂妃戰天下 絳美人
“天天就想着占人家的便宜…”柳云儿白了眼,一脸忧郁的林帆,犹豫许久…轻声地开口道:“疼吗?”
“我说不疼你信吗?”林帆满脸无奈地说道:“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哼!”
“谁让你上来就对我动手动脚的。”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
林帆沉思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
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你是不是不做那些事情,就会马上死掉啊?你就…你就好好的照顾我,体贴我,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哄我,在我危险的时候保护我,在我饿了时候做饭给我吃,这么多事情可以做…偏偏…臭流氓!”
我…
这和平时没区别啊。
不是你男朋友的时候,不也整天哄你吗?不也给你做饭吃吗?生病的时候还送你去医院…
但是,
林帆倒是很快想通了,凡是都需要一个过程,再加上这个女人挺特殊的,单身二十九年的女教授,想想都觉得可怕。
“你在想什么?”柳云儿望着林帆陷入沉思的样子,好奇地问道:“是不是又在想怎么变花样欺负我?”
“…”
“没有…我在想…算了算了。”林帆笑着说道:“上车吧…外面怪冷的。”
“哼…”
足球豪門 陳愛庭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柳云儿白了眼,和林帆一起坐上车。
此时,
两人坐在车里,没有任何的话语,享受着黑夜的宁静。
“唉…”
“大笨蛋?”柳云儿轻声地说道:“成为情侣之后…真的一定要那样吗?”
“哪样?”
林帆问道。
“你…”
“你…”柳云儿突然满脸羞红地说道:“就是你刚刚打算的那样…”
“哦…”
“我也不知道。”林帆耸了耸肩,淡然地说道:“或许吧…不过也不一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柏拉图式爱情,一种追求心灵沟通和理性的精神上的纯洁爱情。”
听到林帆的话,
柳云儿陷入了沉默中,自己需要的是这种吗?
生猛辣鳳 手雷斬雲
不!
当然不是这种。
但是现在的自己最多只能接受身体上的拥抱,至于其他的…会无端产生一股抵触和恐惧感,这也是无意识揍了林帆一拳的原因。
“我…”
“我现在只能接受拥抱…”柳云儿轻声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你准备亲我的时候,我…我很害怕,超级超级的害怕,然后无意识地就给了一拳。”
关于柳云儿的这种情绪,林帆大概可以给出答案…就是单身太久了!
“呃…”
見習考古生
“我有一个解决办法。”林帆转过脑袋,认真且严肃地看着柳云儿,说道:“你要听吗?”
“…”
無往而不勝的童話 明曉溪
“你说吧。”柳云儿点头道。
“你之所以有抵触的情绪,最大的原因可能就在于我欺负你的次数不够多,程度不够猛烈!”林帆说道:“为了让你从抵触变得习惯,我决定未来的日子对你加倍欺负,并且程度更加猛烈一点。”
神逛天下 唐初九
话落,
林帆笑着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刹那间,
柳云儿从内心深处涌现一股怒火,人家好好地跟他说事情,他又开始动起歪脑筋,什么叫做以后加倍欺负?还程度更加猛烈一点?
气死我了…
为什么自己偏偏就看上了这么白痴的家伙?
“你在找什么?”林帆看到柳云儿探过身子,伸着手在后排车座上不知道翻什么,好奇地问道。
“棒球棍。”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柳云儿黑着脸说道。
“哎哎哎…”
“不至于不至于…”林帆急忙握着了柳云儿的手,尴尬又不失礼貌地说道:“我要是挂了…谁来照顾你啊?”
“哼!”
“我之前二十八年都是白活的?”柳云儿虽然被林帆握着手腕,可现在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感觉,那种浑身触电感,随即面无表情地说道:“别把我想着那么生活无能。”
“…”
“其实你少算了一年。”林帆提醒道:“应该是二十九年!”
话音一落,
柳云儿原地爆炸了,愤怒地说道:“松开!今天一定要让你进医院!”
说完,
柳云儿开始挣扎起来,企图挣脱林帆是大猪蹄子,或许是幅度太大了,导致这辆白色的奥迪车发生了轻微的晃动,而这晃动…给林帆却来了极大的伤害。
林帆突然脸色一变,感觉到一股强烈至极的呕吐感。
完了!
开始了!
夏姨的红烧肉酝酿完毕…它要发威了!
顿时,
林帆急忙跳下了车,跑到了路边的某个角落。
此时,
柳云儿也吓傻了,自己…自己只是吓唬吓唬,怎么可能会真的揍他,而且真的揍下去,疼得又不是他一个人…人家心里也会痛的嘛。
不过柳云儿发现林帆并没有跑多远,而是在某个角落弯着身子,似乎…在呕吐。
急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包纸巾,跳下车来到后备箱处,打开后从里面拿了瓶矿泉水,直接跑到了林帆身边。
“喏。”
“漱漱口。”柳云儿递给林帆一瓶矿泉水。
“嗯…”
林帆漱着口,然后接过递来的纸巾,擦了一下嘴,深深地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差点没有死了…这夏姨的红烧肉威力太大了,真是捡了一条命。”
“…”
“真的那么难吃?”柳云儿觉得林帆夸张了,自己老妈做的菜,虽然有时候是很难吃,可也不至于呕吐吧?
“其实…”
“不是那么的难吃,就是量太大了。”林帆无奈地说道:“你知道盛酸菜鱼的盆子吗?对…今天就是用那盆子装的红烧肉,足足有这个高的高度。”
看着林帆做出的手势,柳云儿好奇地问道:“你一个人全吃了?”
“那不是…”
“和我领导一起吃的,我把好吃的全部自己吃了,剩下那些焦黑肥大的肉,我全部送到他的碗里了。”林帆笑着说道:“我估计…我领导现在很痛苦。”
听到林帆话,
柳云儿头发都在发麻,可对此又无可奈何,如果可以的话…柳云儿希望那一盆红烧肉全部给老爸吃,反正他都吃了三十多年,估计已经吃习惯了,但林帆不一样,他暂时还习惯不了。
“你明天就别去上班了。”柳云儿说道:“好好休息几天。”
“嗯…”
“我估摸着我们领导这几天也不会来。”林帆说道:“休息个两三天再去上班。”
话落,
林帆叹了口气,极度懊恼地说道:“本来我和我们领导都约好了,吃完饭一起去洗澡,然后在去喝酒,喝完酒再去蒸桑拿,但这次把他坑得那么惨,估计要赖债。”
柳云儿沉默许久,抿了抿嘴唇…轻声地问道:“唉…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
林帆愣了下,惊恐地看着柳云儿,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就是大妖精…
完了,
不小心说漏嘴了。
“还洗澡?还喝酒?还蒸桑拿?你今天晚上准备干什么?”柳云儿黑着脸,平静地说道:“以后你下班参加任何活动,都需要在我这里提前报备一下,事发突然…临时报备,晚上回来第一时间跟我说明情况。”
林帆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是不是有点痛苦了?”
“谁叫你那么不让我省心。”柳云儿淡然地说道:“当然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全部解除,但现阶段…甭想了。”
林帆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啊!
当着女朋友的面,把这些事情讲出来…人家肯定会生气。
“唉?”
“以后少跟你领导混在一起。”柳云儿认真地说道:“我怕他带坏你。”
林帆急忙点点头,认真地说道:“你说得太对了!我也是这么觉得…以前我挺老实的一个人。”
柳云儿白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走吧…回去了。”

若即若離(兩個人的下雪天)
许久,
两人回到了公寓,
当林帆正在开门的时候,柳云儿突然说道:“给我一把你房间的钥匙。”
“哦…”
林帆把备用钥匙递给了柳云儿,然后眼珠子那么一转,微笑地说道:“那是不是也该我给把你房间的钥匙?”
“不给!”
话落,
考研愛情故事
柳云儿走进房间,急忙把门给关了,生怕下一秒大猪蹄子冲进来。
放好钥匙,
柳云儿急忙来到自己卧室,扑到了大床上,脑袋直接埋着被窝里,同时不停踢着小腿。
终于…
终于结束了自己二十…二十八年的单身。
这时的柳云儿又幸福又兴奋,她现在需要找个人倾诉一下,而这个人…就是最好的姐妹,宋雨溪。
“喂?”
“小云儿,怎么了?”宋雨溪的声音传了出来。
身為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麽辦 劍舞傾城
“雨溪!”
“我…我恋爱了!”柳云儿含羞又带着些许幸福地说道。
刹那间,
宋雨溪都傻眼了。
……

4qwvc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老婆是女學霸 愛下-第一百五十四章 談戀愛不是耍流氓閲讀-ptv7f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对于柳云儿来讲,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丢人的时刻,是她提出了想要和林帆一起恋爱的决定,这意味着自己正在追求边上的大猪蹄子,想想都觉得很丢人。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恐怕这个白痴永远都会选择逃避。
少爺,你就從了我吧 習炎
别看一副很勇敢的样子,其实就是一只大怂包!
超级大怂包。
此时,
作为怂包的林帆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本来以为这都过去了…自己也表明了心意,这一层窗户纸算是被捅破了,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走什么样的剧情,完全看上天的安排。
然而柳云儿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她捅破窗户纸后并没有离去,反而丢了一把火进来,她打算自己写剧本。
“我…”
“我没谈过恋爱…没有经验呀。”林帆小心翼翼地说道。
顿时,
柳云儿气得够呛,愤怒地说道:“你以为我谈过很多次?我不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吗?”
话落,
满脸恼怒地问道:“别给我浑水摸鱼…我就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谈恋爱?”
这时,
林帆看着略微焦急的大妖精,再联想到后排车座上那一根崭新的棒球棍,一个恐怖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如果现在拒绝了柳云儿的恋爱要求,恐怕第二天的申市晚间新闻,就会播报一条简讯。
某二十五岁青年在早上发现死于路边…
卧槽!
今天大妖精是有备而来呀!
拒绝就是死!
“呃…”
“呃你个头!”林帆刚刚‘呃’一声,结果被柳云儿粗暴地给打断了,愤怒道:“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
“不是…”
戲鬧初唐 活著就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我有一点措手不及。”林帆笑了笑,默默地说道:“你先让我缓缓…”
花經理 余宓
柳云儿的俏脸始终带着一丝红润,悄悄瞥了一眼身边的大猪蹄子,故作淡然地说道:“喂…你最好给我答应,不然我会很没有面子的,如果拒绝的话…我…”
“不不不!”
“我永远不会拒绝你任何的要求。”林帆微笑地说道:“永远不会…”
“…”
“既然不会拒绝,那你答应呀。”柳云儿感到浑身有点热,主要是脸有点烫。
“嗯…”
“那就一起恋爱吧!”林帆笑道。
刹那间,
柳云儿的心跳开始急速,呼吸也有点不顺畅起来…本来以为这个大猪蹄子还会磨磨蹭蹭起码一个小时,谁知道稍微逼他一下,就直接给答应了,答应的这么快…
私人書館
等等,
是不是答应太快了?
“…”
“唉?”柳云儿小声地问道:“你…你怎么突然答应那么快啊?”
“你不是让我快一点吗?”林帆迷茫地说道。
“我…”
“你可以稍微…稍微慢那么一点点。”柳云儿说道。
“哦…”
“要不我们现在分手,你重新问我一遍?”林帆笑着问道。
听到林帆的话,柳云儿气得浑身都在颤抖,这是人能讲出来的话?什么叫做现在分手了,然后再去问一下要不要恋爱,这谁干得出来。
“滚!”
“大白痴!”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
话落,
车内气氛回到了平静与祥和之中,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话说…”
“你后排车座上的一根棒球棍…究竟是怎么回事?”林帆轻声地问道。
“你别问!”
“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大。”柳云儿有点难为情,她可不想告诉林帆,这是专门给他准备的,如果拒绝一起恋爱的要求…那就送林帆去医院,住个一个月的时间。
林帆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我拒绝的话,你是不是要送我去上头条?”
“什么头条?”柳云儿问道。
人嬌寵
“就是…”
“就是某青年死于棒球棍的头条。”林帆说道。
“…”
既然被猜到了,柳云儿索性破罐子破摔,硬气地说道:“以后你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这根棒球棍就是凶器!”
“那可能你这辈子都无法使用这根棒球棍了。”林帆笑着说道:“我会用我一生的爱来陪伴你,用一生的温柔来呵护你,让你感觉到人间还是挺值得的。”
現代封
这番话对柳云儿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这番话以前也讲过,但以前那都是调戏,而现在却是表白。
“你…”
“你真的愿意一生都陪着我吗?”柳云儿淡然地问道:“还只是说说而已?如果未来出现一个比我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你会不会把今天跟我讲的话,去跟她讲?”
“不会呀。”
“怎么可能…”林帆认真地说道。
“但是…”
“让你一辈子对着同一个人…你肯定会厌倦的。”柳云儿轻声地说道。
“其实…”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事物都有保质期,时间到了…就会发生变质。”林帆认真地说道:“但也有一些事物,永远会保持着最开始的样子,其中…就有我对你的感情。”
话落,
林帆转过脑袋,看着黑夜中柳云儿那模糊的轮廓,笑着说道:“或许真的如你所说,时间长了会变得厌倦,不过…我认为感情淡了可以再培养,无话说可以找话题,不适合就再磨合,如果累了…那就停下来休息一下。”
“总之…”
“只要你还在身边,我永远不会结束对你的好。”林帆温柔地说道。
这一刻,
柳云儿彻底被俘获了芳心,她甚至想大声地告诉全世界,身边的这个大猪蹄子…就是自己的男朋友。
“大笨蛋…”
虽然,
柳云儿很感动,可还是骂了一句林帆‘大笨蛋’,不过这恰巧又是她最温柔的情话,因为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成为柳云儿口中的‘大笨蛋’,只有林帆才有这个资格。
这时,
林帆有点挣扎…现在和柳云儿成为了情侣,那么是不是可以做一些情侣之间可以做的事情呢?
按理说,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后排车座上的棒球棍实在太危险了。
怎么办?
如何优雅地向大妖精,提出一些以前不敢提的事情呢?
要不…
先试探一下?
“唉?”
“你在想什么呢?”柳云儿听到林帆的呼吸声似乎有点急促,好奇地问道:“你好像…有点呼吸急促。”
“啊?”
“呃…”林帆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我女朋友?”
“…”
首席的騙婚新娘 一萬萬
“嗯…”柳云儿突然含羞地承认了,糯糯地说道:“从…从某种层面来讲,我…是你的女朋友了,话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林帆沉思片刻,轻声地问道:“我能不能抱一下?”
这时,
柳云儿陷入了艰难的选择中,不过仔细想想…抱一下也没有什么,他是自己的男朋友,而自己又是他的女朋友,连抱都不让人家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嗯…”
柳云儿的声音很轻,细如蚊蚁般。
“那赶紧下车!”林帆催促道。
“你好像很焦急的样子?”柳云儿发现了林帆一些诡异的举动,皱着眉头问道。
废话!
豪門盛寵,我的千金小姐 石榴小姐
当然急了!
“咳咳…”
“我没有抱过嘛。”林帆笑道。
“…”
柳云儿没有说话,默默地和身边的这个大猪蹄子一起下了车,看着不断靠近的大笨蛋,柳云儿非常的紧张。
“那我开始了?”林帆问道。
“嗯…”柳云儿微微地点点头。
下一秒,
柳云儿感觉到被一股力量所包裹着,然后直接被推进了大笨蛋的怀中,脑袋紧紧贴着他胸膛,这一刻…柳云儿全身僵硬,呼吸随之停止,心跳开始急剧加速,意识已经一片空白。
几秒后,
大脑稍微有了那么点意识,虽然还是非常的含羞,可柳云儿似乎习惯了被林帆抱在怀中的感觉,也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大笨蛋的胸怀是那么的宽阔和充满安全感。
这时,
无处安放的手臂,下意识地想要去搂住大笨蛋的腰,可是…柳云儿不敢这么做,最终选择静静地贴着他的胸膛,享受这温柔又安全的感觉。
与此同时,
林帆却是另一种感觉,因为拥抱的姿势,导致柳云儿的第二大体腔局部区域,紧贴自己的胸膛…这种柔软的触感让他有点浮想联翩。
要不要…
继续下一步?
林帆正在犹豫,犹豫中是否要进行一个环节。
沉思了许久,
最终…选择了大胆前进!
彼此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就在这时,
林帆松开了自己的手臂,这让沉浸在拥抱中的柳云儿甚至迷茫,为什么不抱了?
忽然,
迷茫的柳云儿被林帆捧住了脸颊,顿时让她有一种浑身过电的触感,不禁颤抖了起来。
他…
他想要做什么?
紧接着…便看到眼前的这个大猪蹄子,慢慢地…慢慢地把脑袋凑了过来,似乎…似乎要做出某种羞耻的举动,此时的柳云儿要窒息了。
可是就当林帆要得逞的之际,
万万没有想到,
极度惊慌的柳云儿,下意识地举起拳头,对着林帆鼻子就是一拳…
“哎呀!”
林帆又挨揍了…这是他第二次被柳云儿给揍了。
看着眼前一脸痛苦的林帆,柳云儿真的是又气又恼。
“喂!”
“我警告你!”
“谈恋爱不是让你正大光明耍流氓!”
……

q4kyd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txt-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想不到的人相伴-71gyt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柳钟涛看到眼前的这块红烧肉,内心深处充满了凄凉感,自己最亲近的人,甚至把他内定为了唯一女婿,然而…就是他,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
唉…
本来想着联合抗敌,现在看来…想多了。
这家伙就是叛徒啊!
一看情况不对,第一个就叛变了。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吃呀!”
“叔…是我姨烧得不好吃吗?”林帆说完,急忙夹起一块品相接近完美的红烧肉,直接放进了自己嘴里,刹那间…那种无法言语的味道直冲大脑,好像…盐放得比较多。
“呃…”
“美味!”
林帆一脸享受着地说道:“这简直就是我吃过世界上最美味的红烧肉了。”
“好吃吗?”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柳钟涛的老婆看到林帆一脸享受的样子,发自内心的欢喜,笑着说道:“还是你懂姨。”
“嗯嗯嗯…”
“这是当然了,没有人比我更懂如何品尝红烧肉。”林帆笑着又夹了一块品相完美的肉,送到嘴里,紧接着瞥了眼柳钟涛,满脸迷茫地问道:“叔…我都吃两块了,你…你怎么还不动?这要趁热吃才好吃。”
刹那间,
柳钟涛妻子瞪着自己的老公,严肃地质问:“小林都已经吃两块了,你怎么还不动筷子?是不是我做的太难吃了?让您难以下咽?”
“我…”
“我…”
柳钟涛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这臭小子都是吃最好最小的肉,给自己的却是最差最大的肉,明显就是让自己上套,关键…这个套必须上,否则…今晚要睡沙发了。
沉思许久,
心一横,牙一咬。
直接把这块最黑最大的肉,送到了自己的口腔。
顿时,
脸就绿了。
“怎么样?”林帆急忙问道:“叔味道怎么样?”
“…”
“好…好吃!”柳钟涛忍着强烈的不适,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对着自己老婆说道:“老婆…你做的红烧肉太好吃了!”
没等妻子开口,柳钟涛眼睁睁地看着林帆,又夹了一块又黑又大的红烧肉过来,直接放在了自己的碗里。
“叔!”
“那再来一块!”林帆说道。
这臭小子有点狠啊!
为了躲过红烧肉,连自己的老丈人都敢坑。
柳钟涛很无奈,但又找不到什么解决的办法,首先…老婆很是相当中意小林,其次…老婆又相当恨自己,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无解的局面。
此刻,
柳钟涛的妻子懒得再去搭理老公,对着林帆说道:“来来来…小林别光吃肉,多吃点蔬菜也挺要紧的。”
话音一落,
重生未來之復興
给林帆夹了一筷子的蚝油生菜。
“嗯!”
“姨…您果然是完美的女人。”林帆认真地说道:“我叔能娶到您,简直…简直太幸福了!”
柳钟涛的妻子笑了笑,瞥了眼满脸忧愁的老公,淡然地问道:“你幸福吗?”
“…”
掌家萌妃求下堂 G T M
“当然幸福了!”柳钟涛急忙点头道。
说完,
急忙喝了一口雪碧。
爆寵無良妃 一世尋安
没办法,
实在太咸了。
其实,
林帆看到柳钟涛如此痛苦的表情,内心也很无奈…可终究有一个人要把焦黑肥大的红烧肉给吃掉,不是自己就是叔…在自己和叔两者之间,林帆选择了叔去吃。
而林帆的战术很简单,就是果断夹肉…虽然果断可能会白给,但犹豫绝对要败北。
“叔…”
“这么幸福,那就再吃一块,让幸福加个倍。”林帆再次给柳钟涛夹了一块焦黑肥大的红烧肉,紧接着…给自己选了一块比较好吃的,放入嘴里,说道:“嗯…我也幸福了。”
这一连串的马蚤操作,柳钟涛都看傻了,这臭小子平时在学兵法吗?
学完了,
用在老丈人身上?
别说,
就今天这个表现,很难让女儿嫁给小林!
但是,
柳钟涛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发现她看待林帆的眼神,就像看自己的儿子那样…充满了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爱。
不得不说,
这小子的路越来越宽敞了。
在此后的时间,
林帆基本上吃得都是好肉,虽然有点咸了,但起码不是焦的,不过…柳钟涛却倒了大霉,吃得的全是又焦黑又涩口的红烧肉,然而这又怪不了别人,因为这些肉都是他买的。
本来是去祸害林帆,结果自己死在自己设置的套路上。
终于,
在林帆和柳钟涛的共同‘努力’下,一盘红烧肉全部吃完了,两人躺在椅子上,不断打着嗝,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啊…”
“吃得好饱啊!”林帆虽然很难受,但他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洗碗洗盘子。
此时看到柳钟涛妻子正在收盘子收碗筷,急忙起身说道:“姨别动…这些粗话我来干,您赶紧去休息,烧了那么多的菜,肯定很累了。”
“没事没事。”
“你就陪你叔看会电视。”柳钟涛妻子满脸笑容地说道。
“哎呀!”
殘暴公主,柔弱夫
爛尾鼠
“姨…让我干吧,再说了洗洁精可能会伤到您的手。”林帆伸出自己的手,认真地说道:“我没事…我的手皮糙肉厚,不怕被伤到。”
说完,
直接抢过柳钟涛妻子手中的碗筷,然后就冲向了厨房。
看着已经穿上围裙,正在努力洗碗筷的林帆,又看了眼躺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自己男人,这一刻…柳钟涛妻子的内心有点不平衡。
女儿找到的老公。
那么体贴,那么顾家,那么会讲话…
自己找到的老公。
什么都不做,沙发上一躺当大爷,关键还天天气自己。
“把脚拿开!”
柳钟涛妻子坐到沙发上,瞪着自己的老公,一脸愤怒地说道:“吃完饭什么都不做,往沙发上一躺…你看看人家小林,吃完饭立马就跑进厨房洗碗洗盘。”
“行行行…”
“我也去洗。”柳钟涛无奈地说道。
“洗什么洗?”
“人家都快洗完了,你跑过去?”柳钟涛妻子白了一眼。
柳钟涛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婆…吃饭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小林在给我上套,我吃得全是大块肉,他吃得全是小块肉。”
“我当然知道,这点套路还看不明白?”柳钟涛妻子淡然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柳钟涛诧异地问道。
“我乐意!”
柳钟涛妻子没好气地说道:“你买那么多的肉,还故意把味精换成了盐,我说怎么会那么咸,不就是祸害小林吗?没想到小林误打误撞把你诡计给破了,你说我会阻止?”
柳钟涛尴尬地笑了笑:“原来…原来你都知道?”
“哼!”
“我不管小林是不是装出来的,总之他让我很有面子,再看看你…吃一块肉就好像要你命似的。”柳钟涛妻子恼怒道:“我警告你,不要因为今天的事,给小林穿小鞋。”
武林歪俠傳
“…”
寵妻3650次:老婆大人萬萬歲 情迷日落
“我哪敢。”柳钟涛一脸苦涩地说道:“这小子有咱们女儿护着呢,我根本就动不了他,现在你也护着…我更加不敢动了。”
这时,
林帆洗好了碗筷来到客厅,马上被柳钟涛妻子叫到了边上。
“小林来来来。”
“坐到姨身边来,咱们聊会天。”柳钟涛妻子满脸微笑地说道,眼神、表情以及言语中,充满了对林帆的喜爱。

某公寓,
305房间。
柳云儿坐在电脑前写报道,不过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手指从键盘上离开,默默地托着自己的脑袋,脸上写满对林帆的担心,这个大猪蹄子现在做什么?吃完饭有没有帮老妈洗碗。
柳云儿很期待林帆能够在自己母亲面前,能够拥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印象,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唉…”
“好烦…”柳云儿叹了口气,默默地起身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她打算出去透透气。
当走到二楼的时候,
柳云儿突然发现二楼天台的大门,竟然是开着的。
虽然这里从来不上锁,但几乎没有人会去,以前倒是大妈会去…不过也是去喂喂猫。
猫?
刹那间,
柳云儿感到深深的自责,她想起了大妈养的那两只叫大宝和二宝的流浪猫,也不知道大妈不在的这段时间,两个小家伙怎么度过的。
想到这里,
柳云儿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冰箱里拿了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比如牛肉干火腿肠之类的。
当她来到二楼天台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陌生人正蹲在角落,从这个背影来看…似乎是一个女人,不过这个女人有点奇怪,光头…没有任何的头发。
“喵~”
“喵~”
猫叫声让柳云儿感到些许诧异,很明显应该是大宝和二宝,不过…大宝和二宝对陌生人非常警惕,为什么对这个奇怪的女人却…却没有任何的防备呢?
“慢点吃。”
異界玩家 新鮮的白豆腐
“大宝!”
“不要去欺负自己的媳妇,免得又挨揍了。”
简单的几句话,让柳云儿不由瞪大了双眼,这…这声音好像是…310大妈的声音!
“大妈?”
“是您吗?”柳云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话音一落,
那奇怪的光头女人转过脑袋,看到站在门口的柳云儿,露出了一丝亲切的微笑,说道:“哎呦…闺女。”
这一刻,
柳云儿被眼前女人的模样给吓到了,这不到两周的时间,大妈究竟经历了什么?
怎么会变成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