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第八百一十八章 書生不簡單閲讀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茫茫水汽在西湖延绵开去,忽如其来的一场春雨,不少游客举着手臂遮掩头顶匆匆离开,铅青色的雨幕之中,遮挡雨水的俊秀青年仓惶躲去一颗树下,看着连天的雨帘,拍去肩头水渍,有些嘀咕的抱怨。
“这雨怎么这么怪,好好的天气,说来就来了。”
“还说去听听法会…..这下可好,淋成落汤鸡了。”
“不知这雨多久能停下……”
嘀咕的话语,传入远处两个女子耳中,看着狼狈躲雨的青年,其中白色衣裙的女子抿嘴轻笑了一下,纤弱手掌摘下一枚树叶,摊在手中一变,化作一把荷叶油纸伞,朝小青眨了眨眼睛,迈着绣鞋缓缓走去那边拍去水渍的身影。
“早知道要下雨,就不来,还不如就在姐姐那里待…..”
抱怨的话语还未说完,视野陡然阴了一阴,抬起脸来,就见头顶上方纸伞撑开遮在那里,青年偏头,只见一个貌美如画般的女子正抿嘴笑着,“这位公子,正好我这里有一把伞,一起共遮下这风雨如何?”
“这…..这…..姑娘,这不好吧。”青年赶忙垂下脸,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素昧相识,与姑娘同用一把伞,传出去对姑娘名誉有损,还是就此作罢。”
见他拒绝,那白衣裙的女子心里反而欢喜,走过去站在一起,手中撑开的纸伞正好将两人遮下。
“公子何必推辞。你看这雨天也不知何时停住,若是染了风寒,得不偿失。”
“不不…..”
青年又摆了下手,连忙跟女子拉开两步,那边小青看得着急,不时回头望去自己恩人离去的方向。
……我都还没报恩呢,要是先生等会儿走了怎办?
见姐姐要报恩的那人犹犹豫豫,心里更急了,索性走上前去,朝他喊了声:“犹犹豫豫的像不像个男人啊,我姐姐一介女流,都舍得脸面给你共用一把伞,你还嫌东嫌西,真是迂腐!一看就是个书呆子。”
一旁,白裙女子责怪的看来一眼。
“小青!”
“知道啦。”小青翻翻眼睛,又狠狠瞪了对面那书呆子,刚一转身,侧面林子‘呼’地吹起一阵,雨线自天空歪斜,啪啦啦的打在人脸上、林间树叶上,风像是不停的吹着一片片枝叶‘哗哗’直响。
“姐姐。”正欲离开的小青退回来,盯着这片狂摇的林子,低声唤了声,后面的白裙女子也停下话语看了眼林子,脸色忽然一变,手里的塞给了青年,推着他下了湖边一艘乌篷小船,叮嘱船家载他离开。
说完,拉着小青朝那片林子冲去,跌跌撞撞上了小船的青年,挥舞纸伞朝着那边,急的又喊又叫。
“哎哎…..两位姑娘,回来啊,我身上钱不够乘船…..”
雨线斜斜飘过夜空,湖边林子哗哗狂摇。
相携踏过树枝的两道身影,拖着白、青长袖飘然落下林间,风里狂摇的树枝,一片片树叶飘零而下,从身披袈裟的大和尚身前划过。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一道道佛音冲出飞快嚅动的双唇,在林中徘徊,落下的姐妹二人对视一眼,看去对面和尚。
白色衣裙的女子上前半步,微微福了一礼。
“这位大师,小女子白素贞,不知我姐妹二人与大师可有过节?为何忽然寻我姐妹麻烦?”
对面,竖印低头诵经的和尚忽然停下佛声,缓缓抬起头来,金钵托去身侧,另只手一卷佛珠,声音清朗威严。
“大胆!还在贫僧面前装模作样,哄骗得了常人,哄骗不得我,两个妖孽私降雨露,扰我佛法会,我要你二妖原形毕露!”
往前一步,落叶唰的激荡开去,卷着佛珠的手掌一翻,五指大张推了过去。
——大明尊降魔印!
瞬间带起大风,一抹祥光绽放而出,顿时照亮对面青白两道身影,“姐姐!”小青抬袖遮去照着脸上的佛光,想要挡去白裙女子身前,白素贞伸手抵去一掌,拉着身旁妹妹一跃而起,落在后面一颗大树‘嘭’的巨响,炸成两段,木屑纷飞,断枝纷纷扬扬坠下。
“大和尚,我姐妹二人与你无冤无仇,别欺人太甚!!”
白素贞呵斥一声,裙摆飞扬,步履点在附近树枝,树枝‘哗’的抖动,洒开无数雨珠的一瞬,与另一边的小青,俯冲而下,双臂长袖犹如两条长蛇飞射而出,卷去小腿、大腿、腰身、胸口……缠裹而上,短短两息,将法海包的严严实实,缠成了粽子。
精彩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八章 書生不簡單熱推
“妖孽,我有金刚佛光,雕虫小技也敢在贫僧面前班门弄斧!”
轰——
青白绸缎包裹的人身,嘶拉脆响,裂开的缝隙金光溢出,然后一声巨响炸开,满身绸缎犹如蝴蝶纷飞四洒出去,飘飘荡荡落去和尚僧鞋周围。
“原想留你二妖多活些时日,看来不用了!”
法海踏过一地碎布,目光威严,挂着佛珠的手掌竖去眉心,划到胸前刹那,手中佛珠哗啦响动泛起佛光,随手甩出。
“佛珠,世尊地藏,大威天龙!”
“好执拗的和尚!”
白素贞、小青一左一右排开,两人抬手合掌,陡然发力,妖风呼地吹起,与飞来的佛珠呯的抵上。
…….佛法与妖力相撞。
气浪成圆推开,相撞的一点上,那串佛珠陡然偏斜飞去一侧,几乎同时,林间沙沙的轻响,有着铜铃声叮铃咣当过来,小青下意识的回头,一个书生牵着老驴走进林子。
“先生,小心——”
那边的法海也惊了一下,以他宏源佛法之力,倘若打在普通人身上,非死不可,急忙收去佛法,隔空去抓那串佛珠时,那边一袭白色衣裙的女子也收了妖力,冲去那边的书生。
然而,偏转的佛珠撞去书生咫尺的距离,陡然泛起一道神光,顿时将一人两妖吓得停住脚步。
“这串佛珠,有些眼熟。”
淡淡的金色神光之中,陆良生声音平淡,抬了抬宽袖,将悬在那串佛珠轻描淡写的拿过手中把玩两下。
目光看去他们,温和笑起来。
“三位,不如都停手如何?”
法海、白素贞愣愣的站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八百一十七章 雨落冰涼相伴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咚——
咚……
白云游走,鸟儿成群飞过浑厚有力的钟声,自远方净慈寺久久回荡西湖畔,香客齐聚山门外焚香礼佛,虔诚祷告,游览荷塘美景的游客来往长亭廊桥之间,一身洁白衣裙的背影显出窈窕身段,段桥之上,颇为惹人注目。
钟声悠远入耳。
陆良生收回目光,偏头看去远处高塔,随后朝身旁想要喊声:“姐姐!”的小青蛇,抬手插口进来,说道:“不用叫她,等会儿我便要离开。”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七章 雨落冰涼鑒賞
想起之前听到法海与青衣僧人的话语,是追两条蛇妖而来,眼下不就是面前吗?对于小青蛇,陆良生还是相信她并未做过什么恶事,不过最好还是弄清楚为妙。
“你如今在哪里修行,与你姐姐怎的来了杭州?”
那边小青仰脸想了想,似乎也并不是不可说的,尤其面前这位书生,可是她当年的大恩人,若是没有他点拨,自己或许还是一汪水潭里的小蛇,最多有些灵识罢了。
“回先生的话,小青现在跟着姐姐修行,还是当初先生提点,让我来的南方,没想到后来就碰上姐姐了,不过到杭州来,小青也不是情愿,可姐姐说她有恩情还,只好跟着来了。”
“心中记着恩情要还,想来你姐姐也是有情有义。”陆良生点点头,看她目光清澈,那方段桥上的白裙女子也丝毫没有凶煞恶气,说完这句,沉吟片刻,语气温和。
“那在此间好生游玩,腻了,就回洞府修炼,若是遇上一个讲理又执拗的和尚,莫要过多理会,迅速离开就是,不可勉强与他斗法。”
“谢先生知会,小青知晓了。”
听到这番话,岑碧青有些不解的看着书生,又聊了一会儿,隐约听到桥上女子唤她,陆良生正好也告辞,世间生灵各有各的活法,总不能时刻盯着,左右对方。
“先生不如与我们一起吧?”知道陆良生要走,匆匆一面,让小青蛇有些不舍得,她常听姐姐说有恩就要还恩,当年的点拨之恩,自己从未还过,心里多少有这些想法。
那边,陆良生大抵看出她心思,笑了笑,“不用了,你好生修行便是。”说完,带着红怜,牵着老驴转身去往别处。
“先生真是的,好见外啊。”
小青嘀嘀咕咕两声,两步一回头的望去人群里渐渐远去的牵驴背影,叹了口气,慢吞吞的回到段桥上,一旁白裙女子悄悄靠近,白色的裙摆如同荷塘莲荷微微抚动,螓首蛾眉轻蹙,唇角含笑,自有股清雅引人的气质。
女子顺小青的目光望去,纤柔手指轻轻推了下:“小青,你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我唤你好几声了。”
精彩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討論-第八百一十七章 雨落冰涼相伴
“没….没什么。”
慌乱的摆了摆手,小青反应过来,看到女子眼睛一眨一眨,顿时不干了,轻轻推搡一下,这才说道:“姐姐说什么呢,那位先生可是我恩人……当年…..”
“小青,快看,姐姐要等人在那边!”
陡然的话语里,白色衣裙的女子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侧身面向段桥对岸,脸上顿时泛起欣喜,那边雕琢刻纹的石栏后,一个青衣外罩褐褂年少郎君观赏荷塘风景,女子嘴角微翘,凑近一旁小青。
“直接过去,恐怕显得唐突,小青,不如来忽然降下一场雨,你觉得怎么样?”
小青蛇:“……”
…….
天空隐隐有雷声传来,林野繁密,交织的枝叶在风里微微轻摇,沙沙的声响之中,行人游客过往青砖石阶,陆良生领着红怜又逛了几处,牵着老驴走上夕照山,雷峰塔前文人雅客望着高塔摇扇吟诗,开怀大笑,也有坐在附近青石歇脚的寻常游人指指点点,牵驴过来的书生,将缰绳交给女眷,“红怜,你在此处等我。”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txt-第八百一十七章 雨落冰涼閲讀
言罢,只身走进塔门,塔内并不算宽敞,四周绘着满墙彩绘,多是佛陀、神女飞天,或坐祥云昭示世人,另一侧,缕空雕纹的漆红楼梯沿着墙壁旋转而下,还有不少游客走上面,来往上下。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八百一十七章 雨落冰涼推薦
与人擦肩而过,陆良生走到正中,站在一个信徒身后,朝神台上一尊金身佛陀随意拱了下手,眸底泛起淡淡法光,扫过四周,不久,走去神台两侧的帷帐后面,趁没有视线看来,身形渐渐变得模糊、透明,脚步声夹杂周围说话声里,走去神像后方,平坦的地砖下,有着肉眼能见的空洞。
书生微微蹙眉。
‘此处万灵阵的阵眼竟在下面……’
思绪闪过脑海,陆良生施出穿墙术,踩去那地砖,身形唰的穿了下去,上方的嘈杂渐渐变得安静。
下坠之中,陆良生掐出一段指决,身形轻飘飘的缓下速度,竖形的空洞并不深,鞋底触及到坚硬时,已是到了底部,视野里漆黑一片,难以视物,两侧洞壁湿滑,仅能通行一人。
顺着这条洞道大约十余丈,变得开阔,一缕阳光从上方山岩缝隙里照进来,落在一座四四方方的石台,陆良生挥袖抚去石台,吹出的冷风,将尘埃扫去四下。
一缕微光里,光尘飞舞。
石台上,亦如之前遇到过的万灵阵,满满都是法阵刻纹,正中靠后,有神龛静静摆放,片刻,陆良生告了一声:“得罪!”上前靠近,轻轻打开神龛的小门,里面是一尊看不清模样的石雕,年代太过久远,或失去法力的依附,早已风化模糊。
‘这下麻烦了。’
神龛中的雕像,与法阵刻纹相辅相成,倘若失去其中之一,就无法重新激活,这是之前陆良生从未遇到过的。
……暂且先出去,红怜还在外面等着。
想着,朝神龛拱了拱手,书生不再停留,沿着远路返回,回到塔内,在神像后面显出身形,闲逛一般悠转出来,陡然发现塔中游客却是少了许多,红怜牵着老驴站在檐下,此时外面‘哗哗’的正下起大雨。
“公子,刚才天还好好的,怎么说下去就下去了?”红怜抱怨的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绵绵细雨接连天地,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
陆良生抬头望去天上,眯起了眼睛,轻声说了句:“呼风唤雨,有人在用神通。”
随即,目光望去净慈寺的方向。
“那边的法会,怕是办不下去了。”说着,书生取过书架上的纸伞撑开,遮去女子,相拥着,一道踏出屋檐,走在哗哗的雨幕里。
聂红怜歪着脑袋,靠在书生的肩膀上,笑嘻嘻的打趣一句:“和尚怕是无所谓,那些香客可就惨了。”
雨点哗哗打在林野,走下夕照山,红怜还在说笑,走在一侧的陆良生忽然停下脚步,握住身旁女子的手,两人互相牵着站在那儿,老驴也跟着停下,扇着长耳,好奇的从后面伸长脖子,探出驴脸张望。
前方,一道披着袈裟的身影,一手托金钵,一手捻着佛珠,雨中龙行虎步,余光瞥见这边撑伞的男女,停了停,卷起佛珠挂在虎口,朝陆良生竖印一礼。
“这位施主,今日早早离去吧。”
言罢,过往行人一阵惊呼里,纵身一跃,踩过池塘荷叶,飞去了前方林野,陆良生笑笑,牵着红怜继续朝前过去。、
所行方向,正是和尚去的那片林子。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第八百零三章 爲饕餮,可吞萬物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阳光推着黑暗的边沿照过一片片狼藉的山麓、原野,人的身体拖着长长的法光从天空坠去妖星上方,看到这一幕的蛤蟆道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吗,皇帝杨广、李渊冲去墙垛,李元霸大声呼喊,翻墙就想跳下,被宇文成都合腰蹬着墙垛死死抱住。
才跑入长安范围的道人,满身大汗,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天上坠下的人影,以及渐渐展开的巨大虚影,也大喊了一声,迈开磨穿来的布鞋,就朝那边冲去。
二十多里外,悬浮天空的红芒妖星,光团蠕动,向上翻出人的眼睛,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从天而降的身影直接砸入它光团边缘,穿过袅绕扭动的红芒,压在它眼睛附近。
陆良生半跪上面,一双眼睛通红的盯着对方巨大的红眼。
“你完了!”
沾染血迹的嘴角挤出这道话语,陆良生瞪着巨大的眼珠,抬手握手猛地砸去一拳,手掌陡然张开,五指插入它眼眶附近,陷了进去。
“吼——”
此时,凌空浮现的虚影,化作羊身两肋生眼的巨兽,张开满嘴虎牙的血口,牵着丝丝粘稠的唾液,咆哮一声,舔着圆鼓鼓的舌头,咬了下来。
“良生……”
红芒好似惊慌一般,扭动变得飞快,陡然响起慈祥而威严的话语,陆良生视野之中,一个须发皆白,着儒袍老人单手握着一本书卷浮现。
“良生为何助灭我家国之敌,你我师生当同心竭力才对,收手吧,恢复南陈,广惠恩泽天下黎民。”
陆良生眼中凶狠渐渐少了些许。
‘恩师……’
“哥…..不要守着这个隋国了,你太辛苦,什么也没得到过。”已妇人的陆小纤抱着孩童,站在红芒里,眼里露出心疼。
‘小纤?’
陆良生眼中怒意稍减,呢喃里,妹妹点点头,摸出一杆笔,“哥…..我还想看你画一幅飞鸟,再画一次吧。”
胡须映着红光在风里微微飘荡,陆良生转过目光,花布头巾包裹发髻的李金花站在灶头前,盛起一碗菜肴,擦去脸上汗渍,露出慈祥。
“良生,回来了啊,把东西放下,快去叫你爹回来吃饭。”
房檐下,敲着车架的温吞男人放下木槌,拍了拍衣裳沾染的灰尘,笑起来,揽过儿子的肩头,仿佛孩童时那般,一起走进灶房。
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八百零三章 爲饕餮,可吞萬物讀書
“陆良生!小心,别上它当!”
远远传来哪吒稚嫩的话语回荡耳边,陆良生嘴角咧开,忽然勾起了一丝笑,眸底散去的猩红,猛地剧增,顿时红光大盛,射出双目。
“呵呵…..呵呵哈哈哈——”
陆良生彤红的视线,看着一个个熟悉、亲近的身影,大声笑了起来,笑声猖獗、响亮。
“我娘和恩师可不会说这些话……知道眼下情景,他们只——会——说……”
风里抚动的苍白须发飞舞,头颅仰起,身后凝实的巨大凶兽,随着陆良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话语声一字一顿,重重落下。
“——杀得好!”
天空上,仰起的无眼头颅一口咬了下来,比人还粗的一颗颗虎牙上下啃住球形的妖星光团,里面浮现的一个个陆良生熟悉的身影,张大嘴发出刺耳的尖叫,反受而去的力道受在饕餮身上,微微颤了一下,甩着口中粘稠的唾液,不顾传来的剧痛,仍旧贪婪的吞咽口中的妖星。
咵~
咔~~咔~~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第八百零三章 爲饕餮,可吞萬物熱推
有迸裂的声响在妖星光团上一声声传开,“哇啊啊——”妖星发出恐怖的尖啸,大量的红芒涌聚冲去巨兽血口,夹杂饕餮下颚的陆良生身子几乎弓了起来,体内的山海之力与红芒妖星的力量相冲、撕扯,挤压下,他皮肤、口鼻泌出密密麻麻的血珠。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歇斯底里的狂笑震彻这片天地,站在墙垛上的蛤蟆道人望着满身星纹的巨兽一点点的咬下妖星,沉默下来。
‘烂好人…..’
他呢喃一声。
……
咔!
破碎的声音响起,一颗颗虎牙再也没有阻碍的咬进光团,浑身染红的陆良生,张开嘴扒着妖星眼眶,向后猛地一吸,巨大的凶兽同样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重合在一起。
静止的空气陡然流转,向着一人一兽吹动起来。
“哇啊啊啊啊——”
妖星刺耳尖叫,疯狂的扭动,然而,蔓延周身丝丝红芒,向着陆良生与饕餮巨口倒伏,呼啸风声里,抽丝剥茧般,脱离光团飞进血口。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第八百零三章 爲饕餮,可吞萬物推薦
哇啊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尖啸刺耳疯狂持续,被吸去的红芒脱离本身,原本巨大的光团转动着,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小,地上倾斜的林木狂摇,土壤间静谧的尘粒、细石被转动的狂风卷上天空,携着风、土的法术想要做最后的一搏。
漫天烟尘遮蔽这方阳光将巨兽、陆良生、妖星一起笼罩了起来,只能看按到无数褐色的尘埃、参天大树半天卷动,形成龙卷风柱,撕裂出罡风,让飞来的红怜,以神魂状态都不敢靠近,飘出身子往前一截的长袖瞬间被撕的粉碎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八百零三章 爲饕餮,可吞萬物推薦
三太子哪吒也远远避开,瞪着大眼,看着从未见过的景象。
无人看到的龙卷风障之中,中间,缩小到极致的妖星伴随尖啸渐渐消失,最后一缕红芒飞入陆良生口中,皮肤闪烁着一道道红色的纹络,顺着颈脖延伸整个身躯,胸腹、后背、手掌、大腿,双唇合拢闭上的一刻,饕餮仰天嘶吼,满足的消散,化作一道法光缩回老人身体,顷刻,苍老的面容上,紧闭的双目睁开。
下一刻。
卷动的龙卷风障停滞,漫天泥土沙尘静止,簌簌往下来,站在原野上的红怜、飘在半空哪吒、城墙上所有人的视线之中,那渐渐散开的烟尘里,显出斑驳红色纹络与淡蓝法光的身形,一红一蓝的眸子如同妖魔般望来。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八百零三章 爲饕餮,可吞萬物
“陆良生?还是妖星?!”
距离最近的哪吒吓了一跳,要是妖星还未被灭,与陆良生合为一体,那就真的麻烦了,更糟糕的是,妖星还为主导……他不敢继续往下想,持着火尖枪降下地面,警惕的开口,朝那边问去一声。
“你是陆良生?还是那个红芒妖星?”
弥漫的烟尘降去步履,麒麟氅在风里动了动,陆良生双唇飞快抖动念着什么,举步迈开,径直走去远方躺在地上的一道身影。
以及,俏立那里的聂红怜。

ou8ff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九章 夜宴(下)展示-neo5s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掌门出去了,怎么办?”
“吃吧,那头猪妖等会儿生起气来,咱们打不过。”
“不过,这饭食味道倒是不错。”
五人夹着菜肴堆到碗里,筷子触着碗底‘哒哒’的往嘴里扒拉饭粒,埋头露出的两只眼睛不停偷看周围妖和人。
那边穿着一身大氅的威猛汉子偏来脑袋,嘭的在桌上拍了一下,赶紧收回视线,埋头飞快夹菜刨饭,公孙獠起身看了下四周,好像确实对之前猪刚鬣要过朱二娘的事并未放在心上,颇为热心的叫上左正阳、燕赤霞
“开宴的话,此间怕是坐不下,干脆摆到外面去,那里宽敞!对了,开宴岂能少了酒水,本王去弄一些过来!”
陆良生见他出门,叮嘱一声:“记得付钱!”
远远传回一声‘本王知晓’的声音,陆良生抬手阻止燕、左两人将桌椅搬去外面,笑着示意了一下,袖中取出的一杆毛笔,“二位忘了,在下幻术了?还是吃些饭菜,等他们过来吧。”
两人想想也是,现在时辰尚早,先吃些东西也是不错,地上的蛤蟆道人瞄了眼那头老狼离开,闻着饭菜的香味飘过鼻子,索性也不装了,收起的肚子一鼓,顶着袍子跃上矮凳,借力一跳,双蹼扒拉着攀爬上桌。
“终于可以吃饭了……”
然后,两只手伸来,一推一托,将蛤蟆举起放去了肩头,陆良生暂时不想吃饭,心里装有事,还需要跟师父商议一番。
“师父,留着晚上一起吃吧,我们去湖边走走。”
坐在肩头的蛤蟆道人双蹼交叉抱着胸口,像是生气般,瞪着蟾眼,理也不理徒弟,看着桌上渐渐远去的菜肴,两腮都鼓的老高,还是忍不住吸溜一下漫过嘴角的口水。
知知……
知知知…….
蝉声在山门林野间此起彼伏,远去的芙蓉池,湖风吹拂过水面,立在岸边的芦苇荡轻摇慢舞,此时阳光微微偏西,正是明媚,蝴蝶、蜜蜂飞舞花草间,随着人的脚步走过来,惊慌飞远。
“师父,良生把你叫出来,其实想问你一件事……”踩过松软的湖边泥壤,留下一连串的鞋印,沿着岸边缓缓前行的陆良生,看着远处石栏那边垂钓的老蛟,轻声问道:“当年师父也是女娲补天石一块,那师父可知,还有其他办法补上天上的窟窿。”
“饭都不让老夫吃上一口,朕看是皇帝!还想问,就算知……”
怀抱蛙蹼的蛤蟆道人愤愤嘀咕一句,听完徒弟的话语,陡然反应过来,偏头看去苍老的侧脸,睁大眼睛:“刚才你说什么?补天?”
“嗯。”
陆良生将今早猴子对他说的话重复一遍,也将关于妖星的事一并讲给了蛤蟆道人听,说出来也好多一个商量,看能不能想出对策。
笑看风云之枭雄崛起 笔墨章鱼
湖面波光粼粼,身形停下来,望去反射出的水光,说起这些事,终究还是想看看有没有办法做到。
“妖星重聚,若是敢来长安,为师一葫芦砸它魂飞魄散!”蛤蟆道人站起身来,怀抱蛙蹼昂起下巴,蟾眼眯起来,望去湖面。
远处石栏,老蛟又钓起一尾鱼,啪啦啪啦拍打着水面,这边,蛤蟆哼了声,摆了下蹼。
“不过也别惦记为师……为师才不去补天,你叫那猴子去。”
“师父,我可没说过。”
“想也不行。”
大抵说笑了两句,蛤蟆话语顿了顿,望去染起彤红的湖面,抿了抿蟾嘴,“想再多也无用,真到时候再说,为师去老母庙求求骊山老母,看能不能求个方法出来。”
陆良生没有说话,缓缓转过身,朝前面走去,跟老蛟打了声招呼,继续前行,斜去的阳光照在他脸上,轻声呢喃。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先布一些法阵,布大一点…..到时说不得还能派上用场。”
薄 情郎
像是在跟蛤蟆道人说,也像是自言自语。
微斜的日头,化作一片霞光照来。
夕阳西下,万寿观呈出喧嚣,陆良生回去观里,挥出笔墨在霞光之中,绘出一幅幅桌椅屏风,五个剑修呆呆的坐在屋檐下,看着那片空地上,一张张案桌、矮凳凭空升起,一张硕大的夏日纳凉的屏风显现,惊得手里法剑呯的掉去地上。
老驴顶着花白母鸡,像是嘲笑般,丫儿昂哼的嘶鸣走过。
喧嚣的广场,燕赤霞、左正阳将向着丝竹的另一扇屏风抬出安置,片刻,陆良生挥开宽袖一招,上面画幅,一个个乐师排着队吹奏喜庆动听的声乐缓缓走出。
一袭红裙的舞伎跃出画幅,落去席间最中间,踏着裸足挥舞长袖,看的红怜撅起红唇飞去阁楼,翻出一幅幅好看的衣裙,原地一旋,身上改换了颜色样式,对着铜镜看了看,这才露出笑容,回去下面。
陆良生转过头,看着朝他转动裙摆的女子显出甜甜的梨涡,也跟着笑起来,回应的是,窈窕的身影踮起脚尖,俯身轻轻在他脸上一吻。
霞光照在人脸上彤红。
映着夕阳老松下,陆良生揉揉刮刮她鼻子,沐着夕阳依偎一起望去下方山门,看着远远走来的人。
李随安亦如从前,搭着师兄的肩膀比划手势,有说有笑的过来,上了山门,宇文拓见到这边的身影,恭敬的行了一礼。
后面,四个书生提着油布纸包裹的礼物,嘀嘀咕咕的说着话,互相推搡着踏上山门的石阶,随后被草丛探出的一颗小脑袋吓得差点跌倒。
明月笑嘻嘻的做了一个鬼脸,洒开脚丫子跑远,惹得四人愤愤叫骂。
蝉鸣恼人,收了鱼竿的老蛟,满意的手中斑斓颜色的一尾大鱼,这是今夜他送人的礼物,走过的道路,两辆马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山门。
穿着常服的杨广朝想要跟上的宇文父子呵斥两句,另一辆马车,李渊带着李元霸看着被留下的宇文父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邀着一起同行。
不久,夜色落下。
嘈杂的万寿观里,阁楼一片火热。
灶间吹的火焰烧的铁锅沸腾,灶台立着的油灯,照出显出数足的影子投去墙上,一条虫足夹着铁铲翻炒,一条虫足传去柴禾,另外几条虫腿忙碌摘菜、洗碗……延伸去的案台上,猪刚鬣握着菜刀咚咚的剁着鸡鸭。
夜风跑过广场,陆陆续续走上观中的人,被燕赤霞、左正阳人情的邀请入座,相互认识的、不认识的,就连神位中的一个个阴神也都出来,坐在席间拉着旁人倒上酒水说起话来。
喧嚣吵杂,还没开宴就热闹的紧。

7fv2g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 ptt-第七百七十八章 夜宴(上)閲讀-a1fy4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咯咯…..咯咯….
楼外花白的母鸡使劲刨着坚硬的地砖,歪着脑袋看着抓出一道道的抓痕,随后四下张望,寻找熟悉的短小身影,听着恼人的蝉鸣,扇开翅膀冲去跳去指头,啄下一只大蝉叼在喙下,落去匍匐树荫的身影头上趴下。
老驴睁了睁眼,炎热空气里,恹恹喷了一口粗气,阖眼继续瞌睡,
天光微微倾斜,阁楼后厨响起‘嗤’的油煎炒菜的声响,远来的沧澜剑派弟子看着自家掌门在另一边与国师说话,渐渐安下心,陆陆续续坐去‘木床’变回的圆桌四周,法剑搁在桌上,打量大厅陈设,屏风上孤舟逆流而上,河岸两岸山崖林野摇晃,另外一扇屏风响起丝竹声乐,屏风中美人儿长袖弄影翩翩起舞,这样的道法,让他们感到新奇。
“良生,可是为师徒孙来长安了?”
陡然一声威严话语响起木阶,刚安下心来的几人偏头,看到一个戴着冕冠,身披黑底金纹袍子的蛤蟆负着双蹼站在楼梯拐角处,本能的抓过上法剑,握住剑柄往外一拔,那边与随安说话的陆良生偏来目光,抬手一按,几人手中拔出一半的剑身,唰的一下,齐齐归鞘。
令得五人惊骇的望过来,片刻,才反应过来,论用剑一道,这位国师可还是自家掌门的师父,那是明悟剑意、剑心的人。
“不得乱来。”李随安赶忙起身让他们坐下,随后走去楼梯口,朝上面那身形短小的身影,躬身拜下:“徒孙随安,拜见师公。”
“…….”五个剑修微微张开嘴,看着掌门拜去的竟是一只蛤蟆妖,大脑瞬间陷入混乱,毕竟修道中人啊,那国师也是,怎么拜了一个蛤蟆妖为师……
那边蛤蟆道人脸色肃穆的朝徒孙点点头,一步一跳,下来楼梯,负起的双蹼抬起,拍拍徒孙裤腿。
“行了,师公很满意,改日,封你一个大将军当当。”
“呃…..”
李随安有些发怔,这才几年不见,怎么感觉师公变得神神叨叨的,下意识的看去师父时,蛤蟆道人背对着他摆了摆蛙蹼,口鼻间哼了哼,走去门口照进的阳光。
“师公可不是说笑,当年你们师兄弟四人,就属你最有孝心,师公怎会忘记,哼哼,如今师公可不一样了……”
负蹼走去门槛,微微仰去天空的蟾眼,余光里瞥到外面树荫下,匍匐老驴头上的花白母鸡,后者也唰的抬起脑袋望来时,蛤蟆道人跨出的脚步顿时收回去,向后又连退几步,蛙蹼放去下巴,干咳两声。
咳咳…..
“师公还是觉得修道中人远离世俗,别学你师父这般,成天到晚四处奔波。”
话还没说完,外面一道身影拂过外面老松,带着一连串叶子落下来,将准备冲来的花白母鸡吓得四处乱飞,落下的身形披着一件大氅,脚步豪迈的走来,看到厅中的蛤蟆,张开双臂哈哈大笑进来。
“老蛤蟆!!”
庞大的妖气弥漫,刚落座的五个剑修屁股像被电了一下,顿时跳起来,这种妖气,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又要去摸桌上的法剑,然后,目光下意识的看去那边坐着的陆良生,手停下,齐齐收回放去身侧。
蛤蟆道人连珠帘都懒得拨开,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负蹼转过身去,“哼,打架不见你,混吃混喝,就跑来了。”
“其实本王一直都在。”
进来的身影正是公孙獠,笑着说了句,抱拳朝这边走来的陆良生重重拱了一下手,“陆国师,本王特来恭贺!”
随即又朝李随安、燕赤霞、左正阳拱手一圈,寒暄几句,那边后厨一道窈窕的女子端着饭菜出来,看到门口站着的公孙獠,愣了一下,连忙将饭菜放去桌上,恭恭敬敬的低下头,身子有些颤抖,低声唤了声:“大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朱二娘也在,多日不见了。”公孙獠朝她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后厨的过道里,膘肥体壮的猪刚鬣抱了饭桶出来,铜铃般大眼在朱二娘、公孙獠身上来回扫了一遍,饭桶重重放去一边,一把揽过有些颤抖的肩膀,朝白狼妖昂起下巴。
“二娘现在跟了俺老猪!”
微微偏脸,朝低首的女子瓮声瓮气说道:“俺老猪给你撑着,往后见他不用这般低三下四!”
朱二娘抖了一下,慢慢抬起脸来,瞧了对面一眼,那边,公孙獠浑不在意,甚至笑出声来,一掀大氅,过来坐下:“老猪,不用这般紧张,本王可不是那般小家子气的人,你要她跟你,那就跟吧,别伤了和气,你说是吧,老蛤蟆?”
蛤蟆道人瞥了一眼,哼了声又将脸转开:“关老夫屁事。”
呵呵…..
陆良生看着厅里一幕,轻笑出声,呢喃:“一群妖一台戏,红怜都不敢这样演。”
“公子,你叫我?”
楼梯上,红怜飘然而下来,探出脑袋笑嘻嘻的问了一声,那边四个剑修无动于衷的站着,看着忽然出现的一只女鬼,脸上表情已经掀不起丝毫波澜,都有些麻木了。
“我说他们。”
伸手掐了下蹦到面前的红怜小鼻子,陆良生还是过去打了一下圆场,这么多人啊妖啊齐聚,一扫之前妖星的阴霾,挥挥手让那一猪一狼二妖停下话语。
综恐这坑爹的世界 梦廊雨
“难得人凑的这么齐,不如今晚开宴,大伙齐聚一堂,也为赶走那帮神仙庆贺一番,如何?”
这话顿时让在座的人、妖满意的点头。
“这不错,老猪煮饭,我也信得过,他肯定学了不少来凤楼的菜式。”
猪刚鬣不干了,一搂袖子坐到凳子上,将身子转去一边。
“合着俺老猪就是一个伙夫啊?这么多张嘴,俺可忙不来,不干!不干!”
“我帮你。”一旁,朱二娘伸手搭在他肩膀上,“我……我手多…..只要你不嫌弃。”
顿时厅里响起一片唏嘘!
臊的朱二娘脸颊都红了起来,转身跑去了后厨,猪刚鬣瞪了瞪他们,也是一拂袖子连忙追上了上去。
“那就这么办吧。”
见众人都没反对,陆良生回过头朝李随安说道:“你去城里叫上你师兄宇文拓,也一起过来,对了,你三师弟也在,顺道一起叫上,另外,你二师兄应该会带小师弟来,到时你也可以见见。”
“还有小师弟?生的如何?那我可要好生教诲一番!”
李随安一听多了师弟,眼睛都冒起光来,也不吃饭了转身就朝外面走,那边剑派中弟子要跟上,被他瞪回去。
“我去见师兄,你们路上不是嚷着饿了吗,就在这里吃饭,等我回来。”
“掌门…..可是…..”
“俺做的饭菜必须吃完!!”
一道吼声随妖风冲出后厨走廊,扑在五人脸上,吹的须发乱摆,下一刻,立马坐下飞快拿起碗筷,就在一堆妖、鬼、人殷勤注视下,胆战心惊的往嘴里刨起饭食,感动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外面,阳光倾斜,渐渐有黄昏余晖洒出云隙。

eyf4m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笔趣-第七百七十七章 聚長安相伴-xbhhx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日头升上云间,驶出皇城的马车在安上门停下,陆良生下了车辇,让驾车的士卒回去,“我自己走走。”
妖星啊……
举步迈开慢慢远离了皇城城郭范围,走入最近的一条街道,吵吵嚷嚷的喧哗在耳中变得清晰,令得他烦躁的心情,反而安稳了些许,负着手走过一家家店铺,看着店家伙计兜售布绸、胭脂水粉,嘴角含着笑继续沿着街边前行,远处,一个少年杵在前方,怀里抱着一只花白母鸡正望来。
“先生,我回来了。”
“才回来的?”陆良生过去,伸手在他头顶抚抚,笑道:“怎么不回万寿观?”
孩童正是明月,一路过来终究还是没赶上,入了城里感觉到这边的气机,便直接寻了过来。
感受头顶温热的,明月笑的灿烂,“闻到先生气味了,就先寻先生。”说完,还将怀里的母鸡举起来。
“我还把它也带来了。”
花白母鸡抖动鸡冠,歪了下颈脖,好似有情绪的眸子冰冷的盯着面前的老人,然后被拍了一下脑袋,老实的缩去孩童怀里不动。
一大一小在街上边走边说起话,小人儿显得格外兴奋,蹦蹦跳跳的在前面,不时转回身来:“先生不知,明月回来的途中,还碰到孙道长还有叔婶了,带着一帮观中的孩子回栖霞山,叔婶还让我给先生带话,说事情办完了就抽空回栖霞山小住。”
长安离栖霞山千里迢迢,一个南下,一个北上,途中相遇也是有可能,陆良生负着手跟在他后面,微笑着点下头,将话记下了,只是猴子告知的妖星一事,不知何时会来,现在更加不敢随意离开。
“对了!”
无限之网游 4440784
抱着母鸡的明月一下站定,转身又道:“进城的时候,还遇上三师兄,他带了些剑修也入城了,明月还跟他说了些话,这会儿可能已经在观里等着先生。”
随安?
他不该是沧澜剑派待着,跑长安来做什么?转念猜到大抵可能看到封神的天象,陆良生便让明月加快脚步回去,虽说长安已是多事之秋,但还是有几年没见到这个弟子了。
转过街角,无人注意的视线之中,身形隐去,举步跨出数丈,消失扰扰嚷嚷的人潮当中。
回到芙蓉池,湖边石栏那边,老蛟少有的没出去沿河行善帮人,化作人形拿着一根鱼竿坐在石墩上钓鱼,瞅到回来的一大一小,脸上笑起来。
“陆国师回来了啊。”
陆良生带着明月过去,上前托袖拱手:“齣道友今日怎的有闲心在湖边钓鱼?”
“近日都不出去了。”
老蛟看着水里的浮漂沉了沉,一拉鱼竿,扯上一尾草鱼,捏在手里胡乱摇摆尾巴,取下它口中鱼钩,随手一抛,又将鱼丢回湖里,看得小明月眼馋的紧。
“就这么丢回去,还不如不钓呢。”
老蛟只是笑笑,重新将钩抛回水里,荡起的涟漪里,回头看去陆良生带着嘟囔的小人儿离开走去山门,叹了口气,转回视线看着起伏的湖面,想起清晨听到国师与猴子说的话,拿着手里的鱼竿继续垂钓,大抵这段时日,打算寸步不离长安。
……
风吹山阶两侧树枝摇曳,飘下叶子拂过山门落去人的脚下,陆良生走上山道,感到了几道修为不算浅的气机在上方广场,另外还有几道阴沉的神力。
果然,上了石阶来到广场,视线前面,乌江水神项羽、伏魔元帅关羽等阴神持着兵器与一拨修道中人对峙,拔剑出鞘的几人服饰统一开敞蓝衫,里着黑色长袍,为首那男子腰悬一白一黑两柄长剑,正抬手让身后这些剑修放下法器,“莫要紧张,都收起兵器,此处万寿观,乃我师父修行之所,这些应该都是前日我师父敕封的阴神。”
几人听到掌门如此说,警惕的缓缓将法剑插回去鞘里,他们很少出山行走人世,对于阴鬼妖魔,还是阴神都有些忌讳。
一片剑身擦过鞘口‘哗’的声响里,李随安察觉后方石阶有视线看来,连忙回头,稳重的脸上顿时洋溢起往日笑容,脚步飞快迎上去,一掀袍摆,单膝跪去地上,拱手低头。
“弟子李随安,拜见师父!”
身后,几个剑修见掌门下跪,又看了看对面须发皆白的老者,几年前,他们也是见过的,也不犹豫,握着剑鞘一字排开恭敬合手拜下。
婚前 试 爱
“拜见国师!”
陆良生看着性子已变得沉稳许多的弟子,将他搀扶起来,也朝那边一排沧澜剑派弟子抬了抬手,“你们也不必多礼,都起身吧。”
广场上,关羽等阴神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如今他们庙观还未修筑,灵位供奉在观里,朝陆良生抱了抱拳,化作一道道阴风,吹进阁楼,敞开的窗棂呯的关上,将阳光挡了下来。
阴神一走,几个剑修警惕的神色才有所收敛,这边,陆良生笑着摆了摆手:“不用那般紧张,这些都是往日历朝历代的英灵,暂且居住观里,往后就会各自回去庙观。”
说着,与弟子随安举步走去阁楼,问起他家中可好,过来的缘由。
“回禀师父,家里一切安好,再过几月,弟子也快做父亲了。”说到这里,李随安想起留在派中的妻子,以及还未出世的孩子,脸上忍不住笑起来,“前些日子看到天空显出异象,几道流星从长安飞去各州郡,弟子担心师父,便带了门中弟子过来看看,若是有棘手之事,也好助阵。”
‘呵呵呵!’
陆良生跟着笑了笑,抿着嘴唇走进屋檐,“随安有心了,不过这里的事暂时已经落下,用不着帮衬了。”
听到这话,李随安愣了愣,脸上有些遗憾,好不容易有了些许能力,可惜都没派上用场,一旁陆良生拍拍他肩头,一起走进厅门,笑着道:“既然来了,就好生待上几日,顺道叫上你师兄,我们师徒好生聚聚,另外若是有空,也可去承云门拜会一番,云机一脉除了道法,也兼修剑法,两派交流,也可取长补短。”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谢师父教诲!”
言语间,厅里睡觉的猪刚鬣、燕赤霞、左正阳等人被吵醒过来,打着哈欠坐起身,还有迷糊的看着进门的师徒,老猪搂上裤子,将钉耙一收,下意识的应了句,转身走去离间灶房。
“随安回来了啊,你坐,俺老猪煮饭去。”
携子敬白首
走到一半,又停住,挠了挠脸上黑毛,一脸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俺这么自觉干嘛……”
阁楼上,蛤蟆道人听到喧闹穿着短褂从楼上下来,见到下方多了那么多人,连忙搂着短褂蹬着两条小短腿又跑了回去,推开房门,跃上床沿,脚蹼悬在外面使劲踢腾几下,才翻上去,红怜从画里探出脑袋,看着半个身子埋进小衣柜的身影,问道:“蛤蟆师父,你这是做什么?”
那边,蛤蟆道人翻翻找找,丢出几件衣裳,终于寻了那身黑底金纹的帝袍穿上,戴上冕冠,一脸肃然的转过来,跃到地上,负起双蹼,啪嗒啪嗒的脚蹼踩响,重新走去房门。
“老夫好歹是半个皇帝,怎能在外人面前有失威风!”

jlfz4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七百六十九章 不停的腦補讀書-dnowg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天光拂过山麓,照去渭水映出一片波光粼粼,起伏的水面倒映出一道道举着长兵、或旌旗的身影走过,黑压压的军队没有尽头般朝南延绵而去,只是行进间,速度极为缓慢。
末世天瞳 大星星
“……人界兵法有云,风林火山,行军如山,要像山一般稳重,不在意一寸一地的得失,保全军中士卒性命、不让敌人偷袭为主!”
一声声战马唏律律的嘶鸣之中,长龙蜿蜒行进的队伍一侧,数道身影或骑马,或漫步河岸草间,望着前方阳光照射的山麓河流,安静的听着四个书生模样打扮的青年,王风单负一手,忆着脑中陆良生往日的风姿,昂起下巴,面容露出微笑,一手微微抬起,指点不远行进的军队。
怒焰神子 風起17
“…..后撤之中,要如风般迅捷,不给尾随追杀的敌人可趁之机……”
“天王,此兵法我上界也略有耳闻,好像不是这般解读。”骑在马背上的翼火蛇梁师都甩着鞭子,皱眉思虑,目光有些狐疑望去前面四道背影。
早先他也有过怀疑,可人是黑煞星寻来的,不好多说,而且在上界,四天王跟随李靖日久,不敢轻易得罪,加上对方也是能感受到神位在身,更不好多说,那日夜里被偷袭,若非土柳獐说是四天王赶走了最后偷袭的阴神,他早就出手拿下,验明真伪。
一旁,提着铁鞭,同样骑马的黑煞星回头看他一眼,声音爽朗,笑道:“兵法运用之妙,岂能那般死板,这行进如山倒也有妙处,稳如山岳,唔……除了慢些,你看那几个狡诈多段的阴神可还来偷袭?”
随即,看了看前面昂首阔步负手而行的四人,骑马贴近过去,黑煞星用手肘轻捅两下,压低嗓音。
“你还看不出来啊?李天王被打回上界后,四天王又跑下来,分明是要把李天王那份功劳挣回来,走这么慢,肯定先让其他三面打上几场,这边就能轻而易举的去拿锅里煮好的肉了。”
翼火蛇皱起眉头,看着前面四人,细想了下,眼睛都亮了起来,抚过须髯,轻轻点了下头。
……难怪要走如此之慢,原来是这个理,跟随李天王日久,果然深通兵法、计谋,如此一来,他们在那边打的越是厉害,这边就越来是轻松,想必之前几个阴神不出现,该是悄悄抽调去其他地方。
想到此处,翼火蛇目光投去一旁的黑煞星,脸上顿时有了笑容,竖起拇指,“端的是高啊。”
“想明白了?嘿,我也想了一夜才明白过来。”
黑煞星颇为得意的挑了一下下巴,挥起鞭子抽去马臀,“走,去前面督促一番,别走的太快,后方闲差就让四天王坐镇,也算咱俩结交李天王的示好。”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末日的世界 冰之葬礼
“有理!”
两神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托塔天王李靖名头,与他二人这种众星宿大有不同,能结交上,好处自然是有的,旋即,促马过去前面朝那四个书生拱了拱手,说明了差事,便离开。
呼呼呼~~~
四道重重的出气自昂首点头的四张脸上吐出,挺起的胸膛待人一走,顿时驼了下来,迅速凑到了一起,低声交谈起来。
“又过了一关……”
“三兄弟,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做?那几个阴神也不来了,再待下去必是要露馅儿。”
“放心,为兄觉得为国做一些事总是好的,经此一事,何人不敢高看我等?何况国师都开始封阴神了,怎么得也要把这路解决掉?”
“嗯,官没捞到,封神总是能捞……”
一旁,王风‘啪’的拍去最小的赵傥后脑勺,“封的是阴神,你想死啊?”
后者颇为委屈的揉了揉后脑,瞥去兄长一眼,嘀咕:“再走下去,不也快了么?”
嘀嘀咕咕的交谈里,前面督促巡视前军的二神,不时用神念朝传令兵发出命令,一旁骑在马背上的翼火蛇阖目养神,微微摇晃间,仍旧觉得有些问题。
印法通天
童末现拥有的一切故事
“黑煞星,为何我总感觉哪里不对,有些心神不静…….”
契约军婚
吩咐一道命令下去,黑煞星收回神念,偏过头来,浓须舒张,朝他大笑:“被偷袭你就静了?要我看呐,西面的胃土雉、南面奎木狼他们还巴不得,真想看看他们打生打死到了长安,却是已看到我俩随四天王站在城头的表情…..”
一想到这,黑煞星不由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正午的阳光正倾泻云隙,他口中提到的二神,正遇上比较大的‘麻烦’。
——七月十三,梁王李轨率五万军队进攻天水,被‘灵佑武安王’白起抵挡,原本区区千余阴兵,并不放在眼里,然第二日上午,多出了十万兵俑,于十四日下午反被包围……
同日,南面孟海公奎木狼北上长安,攻上洛、浙阳两郡,于汉水受阻,河面大雾弥漫,阴船来往密切,渡河而击之。
不过那已是昨日的事了,正赶往长安的黑煞星、翼火蛇尚不知情。
知知知~~
知知~~
影帝是怎样炼成的 意马星
风吹过林间,一阵一阵恼人的蝉鸣忽然瞬间安静下来,灼热的天光里,前方行进的队伍停下,正说话的二神耳中听到的,是仙兵元魂传来的一段话。
“那几个阴神又来了,挡在前面。”
黑煞星、翼火蛇对视一眼,促马飞奔过去,炽热的阳光渐渐隐没云后,天色在视线里阴了阴,二神前方,那三个阴神提着各自兵器挡在大军行进的途中,袅绕阴气,在白日里看上去飘忽不定。
此方大军汇集,黑煞星、翼火蛇自然不惧他们,傲然的抬起手,朝前方的三个阴神指了指,打出手势。
蜿蜒的长龙迅速改变阵势,踏着轰轰的脚步组成几支方阵,在原野依次排开,长枪如林,泛起金光,从天空俯瞰而下,隐隐能看出一座法阵成形。
轰!
都怪老婆太温柔
轰!
脚步踏着大地整齐的响动,令得二神享受的微微仰起脸,军队布阵的动静,永远是那般美妙……嗯?
黑煞星忽然睁开眼睛,“脚步声不对!”
听到声音的翼火蛇顺着还不在不断传来轰轰的阵列踏出的动静望去,前方那三个阴神两侧,一道道高大的身形整齐列队,脚步整齐划一般迈开,高举缓缓走到项羽、吕布、李广三位阴神前方。
毒压六宫:鬼医邪王
合拢的一瞬,长戈如林,顿去脚边,又是齐齐‘轰’的声响。
游云飘走,阳光落出一角,照出屹立不动的身影,显出石质的颜色,雕琢的面容间,幽冥绿火亮起的刹那,吕布、项羽唤出战马,翻身而上,看着对面阵列,咧开嘴角,笑出狰狞。
妖妻當家
“又可率兵冲阵了,真怀念啊……”
唏律律——
赤兔、乌骓扬开蹄子,人立而起,高亢长嘶,下一刻,铁蹄落地的一瞬,卷起两道尘烟唰的飞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