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r9c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璀璨王牌》-第兩千零九十八章 三高戰之猛攻讀書-ukf97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遏制下来的攻势。
直接拿到的三个出局数。
虽然只是下位打线。
但可以这么轻易的拿到三上三下的守备表现。
无不证明了降谷并没有受到上一局里三高那位四棒本垒打太大的影响,这所调整回来的节奏,看着那从投手丘之上小跑而下的降谷身影,不只是一垒板凳席和看台上的青道高中所有人露出满意笑容,那些中立的观众们也是忍不住轻轻点了点头,只有这样的心态和器量,才有资格作为青道高中的下一届王牌候补,不同于去年的青涩和易碎,现在的降谷看起来要成熟了许多,王者就该有王者的风范!
非常干净利落的投球。
直接调整而回的节奏。
“第三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八棒,投手,降谷君。”
进入到的下半局攻击里。
同样是轮到降谷的攻击。
“嚯嚯,和豪腕后辈的正面对决嘛?近距离一看,的确也是一个池面啊,青道是池面聚集的队伍嘛?颜值真的是一个比一个都要高啊!”
踏立在投手丘之上的天久,看着那站在打击区之上神色淡淡的降谷,这位三高王牌也是忍不住眉毛微微一扬,又是在内心里开启的自我小剧场模式。
“但是,前辈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豪腕后辈君!”
微躬着身躯的天久,瞳孔里映入着降谷那修长笔挺的身影,轻轻一笑。
“playball!”
在那主审裁判的话语落下之际。
飞扬而起的臂膀。
集中于一点之上的寒芒。
“咻!”
飞射的球影。
直逼来到本垒面前。
迅猛无比的球锋。
原定计划里是要从正面压制住降谷力量的这一球。
然而!
“嗯!?”
定点之上。
这所被降谷捕捉到的轨迹。
当下之间。
没有丝毫的犹豫。
“唰”
那踏动而出的步伐。
所夹紧的臂膀。
迅猛挥舞起来的球棒。
顷刻间炸裂而出的力量。
“乓!!”
在那非常精妙的角度上。
所重叠而起的球影。
重生逆流崛起
“不是吧?”
应对着投手丘之上天久那略显愕然的表情。
“咻!”
“轰!”
荡漾而起的威势。
比对着那席卷而来的风潮。
呼啸而出的那一道寒芒。
宛如昨日:生存遊戲 蔡駿
“砰!”
迅速穿过了市大三高的内野守备。
在那二垒手宫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偏差较大的距离,所直接穿越过去的球影,径直落到更为深远的中外野草坪之上。
极显凌厉的一击。
“啪嗒!”
首球便是强袭而出的球棒。
“哒哒哒哒哒哒”
映衬着那弹射的小球。
“安全上垒!”
降谷晓带着一抹淡定的表情,轻轻松松踩在了一垒之上。
“首球!偏内一丝的迅猛直球,但是被打者降谷君精准抓住的球路,没有任何偏差的打击,强行轰击而出的中外野前安打,先头打者,率先登上一垒,这无可挑剔的一击,宛如就是在宣称着自己丢掉的分,要自己拿回来!”
“哈哈!降谷,可以的啊!”
“投打双开花,你这是要紧跟前辈步伐嘛!?”
“OK!OK!OK!”
“能打能投,这才是我们青道王牌的标配啊!继续啊,豪腕!”
“哟西!先头打者上垒!接下来再来一支大的吧!”
十分果断的一击。
最重要的是这所体现出来的个人实力和决意。
不只是青道高中一方。
那踏立在投手丘之上的天久看着那一垒之上的降谷,似是看到的茂野信的身影,一瞬间所出现的恍惚,旋即便是立即恢复到清明的瞳孔,紧盯着降谷的所在位置。
“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
天久的右手微微攥紧起来,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极其危险的寒光而来。
“第九棒,中坚手,东条君。”
第三局下半的攻防战。
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马上就要迎来的第二轮上位打线。
作为承上启下的打者。
每天學點心理學
片冈监督就是有考虑到这样的情况,才将东条安排在第九棒的位置上。
为的就是在这样的局面里。
青道高中同样有爆发一波的资本!
“注意偏低球路的压制,不要太在意变化球,利用大幅度的打击方式来拓宽打击范围!”
一垒板凳席里。
片冈监督也是给踏上打击区的东条下达了进攻指示。
“是,监督。”
深知自己任务的东条也是摸了摸自己的帽檐,旋即那大踏步走上的打击区,那直接明晃晃摆出来的强攻姿势。
还有一垒之上降谷那蠢蠢欲动的姿态。
映入到天久眼帘之际。
天久下巴微扬,微眯起来的双眼,于这一刻绽放出一缕森冷的光泽而来。
“想要强攻?呵呵!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了啊!”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一次意外。
不可能连续出现。
更何况。
东条固然球感很纤细。
但是在力量上。
“咻!”
“内角球!”
却和降谷比起来,要差上一个等级。
“乓!”
“!!”
即使天久并非那种以球质威力压制打者的类型。
但在球速高达150KM以上之后。
天久的球威也是达到了一个极限层次。
并且也算是强势的尾劲。
只要是稍微偏离一丝准心。
“砰”
“界外!”
东条就根本不可能拦截下天久的直球。
“第二球!曲线球!”
直接利用的直球强袭。
遏制下来的威势。
接下来,果断选择的高角度的拉扯弧线。
“咻!”
晃动的球影。
高空折射而下的吊球。
“唰”
“不好!”
跟不上的距离。
没有来得及拦截的东条。
“啪!”
“好球!”
直接空挥。
难以企及的球路。
东条已经是尽可能选择最大范围的打击模式了。
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精准打击的目标。
但是。
“第三球!”
生猛追逼的天久。
接连不断的强袭。
“纵向滑球!”
绝不会在下位打线浪费任何球数的投球。
果断而又直接投射出来的决胜球种。
“咻!”
凛然绽放的那一刻。
那所迫入逼近的小球。
“唰!”
即使东条的反应已经是很快了。
却还是无法跟上天久的这一记成名球种。
“啪!”
侧下位置。
所没入进去的小球。
“好球,打者出局!”
应对着东条那无奈空挥的姿态。
高亢落下的裁定话语。
便是代表着东条被轻松拿下三振出局数。
高角强袭,低空折射。
完美的纵向变化球路。
一丝机会都没有流露出来的投球。
完全压制下来的第九棒打席。
“噢噢噢噢!Nice投球,天久!”
“光圣!干的漂亮!”
“OK!就这样压制下来吧!”
“GO!GO!三高!”
三垒板凳席里的三高众人也是爆发出一阵热烈无比的声援而来。
“第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手感彻底上来的天久。
面对着重新轮到的青道上位打线。
极其火热的投球节奏。
“咻”
“唰”
“啪!”
“好球!”
精准而又强势的投球。
“魂淡!”
仓持明明都已经是做好低空突袭,来直接强行跑垒的准备了。
可是!
天久就是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仓持。
第一球的侧下行进直球。
仓持空挥。
第二球,天久更是直接选择了内角拉扯的高点直球。
死祭 風似心
“咻!”
无比强硬的弧线。
刁钻而又凶狠的光影。
映入到眼帘里的弧线。
非常难以出手的角度。
“唰”
仓持只能是咬紧牙关,勉强出棒。
“乓!”
低端位置蹭到的小球。
“不好!”
不是朝前。
反而朝着后方反弹出去的小球。
“哒哒哒哒!”
本垒之上。
高见也是立即摘掉自己的面罩。
一个迅速的后撤步。
“啪!”
快速来到小球的落点位置上。
精准将小球囊入到自己的球套里。
“出局!”
劍起未來
本垒高空接杀出局。
一样是未能够发挥出自己优势的仓持。
第二次被拿下了出局数。
比及那主审裁判的话语落下时刻。
仓持的表情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你就算表情再难看,也改变不了事实啊,青道猎豹,虽然你能跑,但是我可是不会让你有起跑的机会啊!’
本垒方向。
即使仓持用着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天久。
但天久一点都不示弱的样子,面容上还带着一抹得意的表情。
那仿佛可以说话一样的眼神。
让仓持的心情变得更加恶劣起来了。
“第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明明是先头打者上垒的局面。
但因为天久那强劲无比的投球。
青道高中反而是连丢两个出局数,反向被追逼的场景,一垒之上丝毫无法动弹的降谷。
一垒板凳席里。
青道众人的表情也是相对变得肃穆起来。
“天久这家伙彻底进入状态了啊。”
“是啊,不只是直球,变化球的精准度也是提高了不少,接下来恐怕很难挑选到坏球来进行施压了啊。”
踏立在最前侧位置上的茂野和御幸也是面带凝重表情各自说道。
“咻”
“唰”
“哒!!!”
“砰”
“界外!”
已经可以说是彻底进入到肆意妄为层次里的天久。
强如青道打线。
都很难从天久身上找到进攻的必要空隙。
“唰”
“不好!是折角球!”
队伍里反射神经可以排在最前面,打击技巧最强的春市,面对天久的投球,都是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啪!”
屡屡挥舞出去的球棒。
反而是成为了对面给自己施压的方式。
“好球,打者出局!”
最终。
在折角球的选择上。
春市出现了明显的判断错误。
较大的打击偏差。
所脱离的角度。
夢中情聖 牛筆
未能够拦截下来的小球。
“三出局,攻守交换!”
第三局下半。
青道高中还是不能够推进自家队伍的攻击。
仅是留下降谷一人的残垒。
后续三个打者还是被天久轻松解决。
压制而下的局面。
三高还是保持住了自家队伍的一分领先优势。
这明晃晃被控制在三高手里的节奏主导权。
随之而后所进入到的第四局攻防战里。
三高也是越战越勇。
同样是重新轮到新一轮清垒序列的三高打线。
降谷便是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于名门市大三高的压力。
“唰”
“砰”
“界外!”
虽然还是借用着前面的优势节奏。
强行压制住了率先登场的二棒打者。
“咚!”
“好球!”
并且利用着快速指叉球的凌厉性。
诱导三高二棒对着刁钻球路出棒。
直接拿下了这位二棒的三振出局数。
但在后面的对抗序列里。
“唰”
“乓!”
隱殺
上一轮打席里被拿下出局数的三棒宫川。
在这一轮打席里。
明晃晃抓住了降谷外角直球不够谨慎的空隙。
華夏神龍 五蓮山樵
顺利拉打出去的右外野深远位置安打。
“哒哒哒哒哒!”
紈絝教師
直接登上了二垒垒包。
“哦哦哦!宫川!”
“干的漂亮啊,三棒打者!”
“宫川前辈,nice打击!”
“OK!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啊,星田!”
一人出局,得分圈里有人。
市大三高绝佳的追加得分局面。
并且还是轮到了在上一轮打席里敲出本垒打的星田守的打席,只是这一次的对抗里。
御幸直接改变了前面的节奏控制。
在不选择退让,而是冒着高风险强势对抗的情况下。
“唰”
“乓”
“砰”
“界外!”
屡屡借用高角吊球来引诱星田出棒。
但是偏偏又不给星田抓准最佳时机的投球。
“降谷”
“是,御幸前辈!”
这所达成合意的投球。
“下一球!”
完全利用起来的自家队伍在守备方面的优势。
“快速指叉球!”
布好局之后。
“唰”
“乓!”
利用着正中央弧线的强袭。
非常犀利的下坠球影。
令星田在这一轮打席里敲出了一支内野强袭滚地球。
固然力量足够生猛。
弹射的速度也非常之快。
“哒哒哒哒哒哒!”
但这样的打击。
根本无法穿越青道铁壁二游的拦截。
“啪!”
快速横向拉动的仓持。
轻松至极的将这一球拦截下来。
转移的视线。
在令二垒之上的宫川不敢动弹之际。
“咻”
仓持方才快速甩动自己的臂膀。
进而飞传到一垒之上的小球。
“啪!”
还没有等星田跑至进垒线一半的位置。
便是被直接拿下了封杀出局数!
“噢噢噢噢!降谷!”
“哈哈!就知道你肯定做得到啊!”
“二出局!二出局!二出局!”
“还有一个,直接拿下来吧!”
翻转而过的局面。
和第一轮打席里截然不同的结果。
这所被斩获下来的四棒三振出局数。
极大鼓舞了青道高中一方的士气。
随之而后的三高五棒打者——佐佐木,也未能在降谷身上讨到任何便宜。
便是被直接拿下了三振出局数。
“啪!”
“好球,打者出局!”
“三出局,攻守交换!”
同样顺利阻断掉了市大三高后续的攻击。
徒留下宫川一个残垒于球场之上。

erdfd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璀璨王牌 ptt-第兩千零九十七章 三高戰之中盤纏鬥展示-bh90j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激烈的夏季大赛。
在进入到半决赛之前。
青道从来没有落后过,更是连一分都没有丢过。
在刚刚被拿下领先打点,进入到落后局面时刻,青道高中的选手们一度的确是有些不太适应,但也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几乎就是在一局的时间里,青道高中的所有选手便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形态,前面的对手和半决赛里碰上的市大三高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被安打,被拿分,进入到落后局面里,这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他们所需要做的是稳住局面,沉下心来,稳稳抓住该把握的机会。
名门之争。
胜负往往不是局限于某一点。
或是一点决胜。
或是持久的拉锯战。
这是需要考验选手们综合素质的时刻。
青道高中一方明白这个道理。
市大三高那边亦然。
几乎就是第二局结束,两队换场之际。
回到板凳席里的青道和三高选手们都是收到了自己教练的训诫和警示。
这场比赛!
才刚刚开始!
看台之上,正在观赛的数万名观众也是在这一刻议论纷纷起来。
最前侧位置上。
青道高中的老熟人,峰富士夫和大和田秋子赫然在侧。
看着刚刚结束的第二局。
一旁的大和田秋子还在感慨两位王牌之间的本场比赛第一次激烈交锋之际。
‘这场比赛,青道高中可能有些麻烦了啊,天久君的状态太好了,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天久君,片冈监督会有什么事样的策略?’
峰富士夫的瞳孔已经是流露出一抹凝重的考究神色而来,看着那一垒板凳席里聚集而起的青道众人,特别是中央位置上的片冈监督,峰富士夫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最关键的滑切球。
青道若是无法攻略下来的话。
就谈不上击败天久。
嫡妻風華:紈絝世子傾城妃 魅魘star
从而拿下这一场比赛。
对于这一点。
青道高中上至片冈监督,下至茂野等人都非常清楚。
“撒,接下来就是轮到我们了啊!”
三垒板凳席面前。
天久套上自己的打击安全帽,带着一抹笑意,轻步走上了打击区。
“第三局上半,市大三高的攻击,第八棒,投手,天久君。”
脚步轻缓,面容上还带着一抹很从容的表情。
不是刻意的,而是天久天性如此。
从来只认为投球是自己的本质。
打击方面只需要尽力就可以了。
一丁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天久反而很容易在某些场合下敲出必要的安打而来。
当然,这也是需要莫大的运气。
就站在一般打者角度出发。
就连天久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三流打者。
‘三流打者就要有三流打者的觉悟,变化球一概放弃,就瞄准直球来吧!’
天久用力甩动着自己的球棒,在内心里默默想着。
天久的目标很明确。
同样也很简单。
但是!
青道的球场大脑可同样不是浪得虚名。
刻意进行变动的配球。
虽然是下位打线。
但是因为处于落后的局面。
御幸的配球也变得更加有针对性起来。
绝对不会因为天久是八棒,在之前没有任何出色的投球表现而小瞧这位三高王牌。
“playball!”
所直接在底下比划出来的手势暗号。
“嗯!”
目之所及。
那所飞快扬动起来的臂膀。
“咻!”
無良小民工 曾囈
猛然甩动而出之际。
飞闪的光影。
所比邻的本垒上空。
天久完全秉持着自己之前所定下的目标。
根本就没有多做思考。
瞅准的一般角度。
那便是径直挥舞而出的球棒。
“唰”
正面之上。
划过的弧线。
“嗯!?”
明晃晃的弯曲轨迹。
“不是吧?”
直接投出来的首球变化球。
非常犀利的纵向滑球。
毫无疑问的落空球棒。
“啪!”
坠落而进的小球。
“好球!!”
应对着身后主审裁判那高亢的裁定话语。
天久豁然转身看着身侧的御幸,面容上带着一抹惊奇的神色。
‘不是吧?青道的这位头目哦,对付我这个三流打者?居然还动真格了吗?’
这是完全超出天久预料的首球。
然而,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第一球的纵向滑球。
在明确看到天久全力挥棒之后。
御幸在内心里便是有底。
“第二球!”
旋即而后。
御幸那仍然还是比划出来的手势暗号。
直接放置在中央正下位置上的球套。
“快速指叉球!”
果断而又直接的判断。
伴随着降谷的振臂高挥。
“咻!”
那飞跃出来的白色小球。
于正中位置。
强袭下坠的那一刻。
“唰”
还是直接出棒的天久。
黃巾張狂
“咚!”
再次和小球完美错过。
“好球!”
二次空挥。
接连的变化球。
令天久的表情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仅是在那脑海里刚刚浮现出一丝杂念时刻。
“第三球!”
趁势追击的御幸。
直接移动到左上角,最内侧角度上的球套。
“咻!”
进而强袭而至的小球。
受制于前面两个变化球影响的天久。
这一次面对着直接而入的直球。
反而是出现了不该出现的身体僵直。
慢了半拍的打击。
“唰”
掠过的球棒。
窜入进去的小球。
“咚!”
“好球!!打者出局!”
明晃晃强袭而入的小球。
极其鲜明的对抗差距。
这所无法拦截下来的小球。
天久便是被轻松拿下了三振出局数。
“真干的出来啊,这个家伙!”
在主审裁判的高亢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天久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深看了一眼身侧位置上的御幸之后,倒也是没有多在意的样子,拎起自己的球棒,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了。
一如天久自己所说,自己就只是要尽力了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还是交给自己的队友们吧。
在打击这个方面。
天久光圣向来看的很开。
毕竟自己的确不是这块料嘛。
而看着那离去的天久。
御幸的双眼也是微微一眯。
“第九棒,二垒手,宫本君。”
先头拿下的第一个出局数。
瀆神曲 滌生
顺势占据的节奏优势。
况且这的确是属于市大三高的下位打线。
已经是重新找到手感的降谷。
根本就不会给三高的下位打线轻易找到机会。
“playball”
凌厉而又强硬的投球。
“咻”
飞闪的球影。
跳动的寒芒。
“唰”
我居然上直播了 Jenni
“乓!”
令打击区之上的宫本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很难捕捉到的弧线。
最重要的是难以遏制的力量。
“砰”
“界外”
哪怕三垒板凳席里的田原监督给出了一定退步等待机会的指示,但在青道投捕这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宫本的每一次挥棒都变得举步维艰起来,很难找到的突破口。
“咚!”
“好球!”
侧上到侧下。
各自大幅度边缘位置的球路。
便是直接追逼了宫本。
在利用外角坏球刻意诱导了打者注意之后。
“第四球!”
御幸那飞快在底下比划出来的决胜暗号。
“是,御幸前辈!”
瞩目的角度上。
“咻”
那又是迅猛跳窜出来的寒芒。
直线紧逼到本垒上空。
冷冽的寒芒。
森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之际。
宫本仅是只能做出最低限度的反应。
“唰”
那所挥舞而过的球棒。
勉勉强强跟上的弧线。
隨身帶著一畝地
却还是在时机上偏差一个基准度的打击。
“咚!”
交错而过的弧线。
那所没入而进的小球。
“好球,打者出局!”
在这第三局上半的守备里。
降谷以着自己刚猛的投球姿态。
刀尖上的搏殺
接连斩获了两个三振出局数。
“OK!OK!OK!”
“投球不错,降谷,二出局了!”
“还有一个,直接干掉吧。”
“豪腕投手,全力输出吧。”
“要的就是这种狂暴啊,降谷君!”
高涨而起的声势,不单单只是青道高中一方,那些中立观众们在看到降谷的投球时刻,瞳孔里也是满是流光溢彩,对于他们而言,看到卓越的打击,出色的守备,精彩的投球就是最大的享受,不吝啬于任何一方的掌声和欢呼,高强度、高水准的激烈对抗,才是他们这群人的至高追求。
而于此刻。
底下的这位青道豪腕投手无疑也是满足了这一点。
从降谷身上。
他们已经是可以看到近似于茂野信投球的几分风采了。
‘真的是有够tricky的投捕啊,御幸boy和降谷boy。’
三垒侧,市大三高板凳席面前,负手而立的田原监督看着投手丘之上的降谷,然后又将视线转移到本垒之上的御幸身上,本来还以为茂野没有登场情况下,他们三高可以多占据一些攻防战的主导权,但没有想到青道双投已经是成长到这个地步了,若是都按照这样的节奏进行下去,这场比赛他们三高未必可以占到什么便宜啊。
而建立在这样的情况下。
刚刚第二局里那领先的一分。
就会变得至关重要起来了。
老公寵妻太甜蜜 薏米
“第一棒,左外野手,千丸君。”
二出局,所再次轮到的上位打线。
虽然局面是已经相当之劣的这一局攻防战。
田原监督却仍然给出了极其激进的进攻指示。
原因也很简单。
现在处于领先的是他们市大三高。
哪怕是多承担一些风险也无所谓。
要的便是最高强度的攻击,来尽可能压缩对手的守备空间!
高风险的正确选择!
至少当千丸还是摆出强攻姿态时刻。
本垒之上的御幸也是略感头疼。
本来还以为二出局。
可以让三高打线稍微收敛一点,
至尊邪皇 蝦米xl
没有想到他们反而是变本加厉。
“唰”
“乓!”
极其果断的挥棒。
“砰”
那所弹射出去的小球。
“界外!”
刚猛而又强劲的响声。
令御幸的眉头都是轻蹙起来。
只不过总体而言。
还是青道投捕占据了优势主导权。
只是千丸本身并没有被限制住打击。
屡屡果断挥舞出来的金属球棒。
“唰”
所行进的弧线。
一般情况下。
也很难封杀住千丸。
颇为擅长技巧性打击的千丸。
利用自己的低角空间转圜。
安打难度是有点高。
却是可以利用左右横击。
将局面牵扯在界外球之上。
已经是被纠缠到第五球的千丸。
极力彰显出了这位三高第一棒打者的韧性。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
让御幸看穿了千丸的打击上限。
特别是在力量层面上的弱势。
明断的局面。
非常果决摆在中央位置上的球套。
“来吧,降谷!”
所不要求的角度。
而是需要的最大程度力量爆发。
“是,御幸前辈!”
投捕所达成的合意。
投手丘之上。
降谷那顷刻间所摆动起来的臂膀。
“咻!”
迅猛而出的亮影。
飞奔的小球。
“轰!”
下一秒。
破空声起。
凌厉强袭至本垒正中位置的球影。
打击区之上。
“嗯!?”
那映入到千丸眼帘里的小球。
“正中央直球!?”
“唰”
脑海里所作出的判断。
身体下意识跟上的反应。
夹紧的臂膀。
千丸那极致甩动的球棒。
正面角度上。
所撞击在一起的小球和球棒。
“乓!!”
蹭到的前端球锋。
感受着那剧烈的冲击感。
萌寶無敵:拐個總裁當爹地
“好重!”
较之前面的几球要更显强势的球威。
“轰!”
炸裂的音爆声。
对应着那迸发开来的火花。
“咻!”
难以克制下来的小球。
倒飞出去的那一刻。
所径直越过的内野高空。
千丸虽然说是拼尽自己的全力,强行将这一球拉打出去,也是飞跃了内野范畴,但这十分勉强的打击,明显被压制住的力量,飞行的小球,比邻的中左外野高空,晃晃悠悠的弧线。
“哒哒哒哒哒哒”
已经是提前一步来到指定位置上的茂野。
“啪!”
几乎都不需要耗费多少精力。
那所伸直的臂膀。
便是稳稳将这一球囊入到球套里。
没入进去的光影。
比对着那所落下的清澈响声。
“出局!”
刚想起步的千丸,在看到这一幕之际,也是无奈停下自己的步伐,脸色略微有些难看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拎起自己的球棒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
“三出局,攻守交换!”
“第五球!非常强硬的正中央直球攻势,凭借着超强力量所压制下来的打击,即使千丸君抓准了挥棒时机,却是在球心上偏差一丝,更是被这一球的恐怖球威所压制住,软弱无力的外野高飞球,被茂野君顺利接住,接杀出局!第三局上半,先发投手降谷君牢牢压制住了三高打线,没有容许再次被敲出安打!”

rut0z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璀璨王牌笔趣-第兩千零九十六章 三高戰之被壓制的王者鑒賞-eucho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第一球!偏下位置的强袭球路,仍然还是高达151KM速度的强劲直球,打者茂野君选择正面出棒,直接轰击而出的小球,一垒偏差一丝,界外打击!”
细腻之上的触感。
这不是如同主持人所说那偏差较小的打击。
更是根本没有抓准的打击。
只是单纯凭借反应和力量横拉到左侧而去。
但凡茂野自己的反应亦或者力量稍慢一丝,这一球就会朝着前侧位置反弹出去,大概率情况下自己就是要被封杀或者接杀了,非常精妙的控球,看来这位三高王牌不只是学会新球种,这非常精妙的控球,很容易给打者带来打击空间上的压缩,让进攻方感到极其的难受和膈应,至少刚才的那一击,茂野就真的是没有把握到位,反而是被天久给紧逼了,这样一来,攻守之间的主导权就是控制三高投捕手上。
“烦人的家伙啊!”
看着那流露出一抹得意表情的天久。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裏漢 蜜小棠
茂野深吸一口气,面容上浮现出一抹非常不愉快的表情。
而也是可以清晰看到茂野表情变化的天久,那面容上的神色变得更加愉悦起来。
身为强投统一‘坏习惯’
那便是最喜欢‘戏耍’那些真正的顶尖打者。
茂野是如此。
天久亦然。
“第二球!光圣!”
第一球里所占据的主动权。
高见打算进一步将其扩大化。
即使是占据领先节奏的情况下。
高见也不会有任何的松懈。
那所直接比划出来的手势。
入目之处。
“嗯!”
天久重重点了点头。
網遊之近戰法師
旋即高扬而起的臂膀。
定点于高空之上的寒芒。
“咻!”
耀现之际。
“来了!”
那所强袭而进的小球。
打击区之上。
茂野那转动的眼球,所迅速捕捉到的轨迹。
前压的身影。
那原本想要甩动的臂膀。
下一刻!
所跳动的轨迹。
茂野动作一顿,那所强行克制下来的球棒。
“啪!”
弯曲折射的弧线。
那掠过的轨迹。
没入进去。
“坏球!”
偏差稍显过大的小球。
没有进入到好球带里。
“第二球!偏下侧的曲线球,较为微妙的角度,但是打击区之上的茂野君看的十分清晰,果断止住的球棒,坏球!”
天久的控球是很好。
不管是直球,还是变化球一样非常犀利。
但其控球水准还没有达到杨舜臣、向井太阳那个地步。
变化球里。
低空的变化球或许还不太好判断。
但这种高点变化球,而且还不是天久目前变化速度最快的滑切球,茂野还是有七八成把握可以做出精准判断的。
“还真是令人讨厌的眼神啊!暴君殿下,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一球又如何呢!?”
高点之上。
看到茂野在最后时刻强行止住的球棒。
天久眼角一弯,流露出来的一缕笑意。
想到什么。
就来什么!
“第三球!”
踏前的脚步。
“轰!”
那朝前猛然挥洒而出的臂膀。
“咻!”
振臂之间。
一道亮光飞闪而出。
飞扑而进的小球。
似是直球,又似是晃动的轨迹。
“滑切球”
一瞬之间。
茂野那脑海里所浮现出来的唯一念头。
身体所作出的本能反应。
大脑随之运转而来的思绪。
调整的姿势。
“唰!”
侧前角度上。
那迅捷挥舞而起的金属球棒。
绽放的光影。
于空中折射而动的轨迹。
凌厉而又极速。
重叠的双影。
那不到零点一秒之间的碰撞。
“就是这里!”
一点之上的集中爆发。
茂野信那强行拉升而起的球棒。
“不要小瞧我啊!天久君!”
轰然而响的音爆声。
“乓!!!”
下一刻。
那重重撞击在一起的小球和球棒。
“不是吧?”
“什么?”
比对着天久那略显震惊的表情。
那所被茂野强行按下来的小球。
“咻!”
飞闪出去的那一刻。
“砰!”
“二垒手!”
狠狠砸在了一二垒中间地表之上。
于天久侧首,高见厉声喊道之际。
“哒哒哒哒哒哒!”
茂野也是迅速扔掉球棒。
“哦哦哦哦哦哦!?”
仙閣
“茂野!”
“信君!”
“跑起来啊,王牌大人!”
在一垒板凳席里自家队友们的一片欢呼声中,朝着一垒方向狂奔而去!
临近的角度。
“魂淡!”
飞扑而上的宫本。
这位三高的二垒手反应已经是非常之快了。
但茂野的这一击显然更快。
低空强袭打击。
浓缩到极致而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
虽然还是在时机上偏差了一丝。
但茂野还是强行将这一球轰击出去。
凭借着自己的力量。
“可恶!”
极限角度上。
宫本那没能够拦截下来的小球。
“啪嗒!”
所进而弹射到更加深远右外野面前草坪之上的小球。
“安全上垒!”
比及那赶来的右外野手堪堪捡起小球之际。
茂野已经是稳稳踩在了一垒之上。
那落下的裁定话语。
于这一刻。
投手丘之上。
天久看着茂野的身影,瞳孔里都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惊叹的神色而来。
“这都可以拦截下来吗!?真不愧是暴君殿下啊!”
对于茂野信敲出安打。
天久并没有受到哪怕一丝的打击。
但还是对茂野的这一击感到一些惊讶,毕竟从他的角度看来,刚刚那一球的弧线明显让茂野错失了最佳挥棒时机了,而且还是低空角度的横击,自上而下,这很容易成为内野强袭滚地球的打击方式,这位暴君殿下居然还是强行轰出了一支右外野前安打来。
天久自然是感到佩服了。
虽然说在投球方面,天久自认为不会输给茂野,但唯独在打击方面,天久是真的认为茂野信是当世所有强豪队伍王牌里最强的存在了。
毕竟是可以将自己的投球轰出安打的男人啊!
天久是一个自傲的王牌大人。
自然更加会佩服将自己轰出安打的家伙了。
而那踏立在一垒之上的茂野也是眼角含笑,在内心里悄然松了一口气。
‘呼,幸好稍微调整一些打点基准度了,这家伙,变化速度居然这么快,差一点就要被逮住了啊。’
拆下的护具,微躬而起的身形。
茂野看着那投手丘之上的天久,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强如茂野也必须承认刚刚那一球有很大运气成分在里面,不是真的实打实完全凭借实力,正面轰击出去。
茂野明显可以感觉到天久光圣这位三高王牌真的是要比春季强上太多了!
不过!这第一回合的较量,终究还是自己先拿下一城了。
第一支安打!
即使效果很微弱,但一定可以在心理层面上给三高投捕施压。
‘撒,让本王牌看看你接下来会怎么投球吧?天久君!’
而也是在茂野登上一垒之际。
“噢噢!侧下位置,有点勉强的打击,但却是足够迅猛的一击,直接贯穿的三高守备,仍然是技高一筹的暴君殿下!还是要靠这个男人!敲出了青道高中第一支安打!!”
解说台上的主持人也是在这一刻爆发出一阵极其激烈的解说话语而来。
“哈哈!这就是暴君殿下啊!”
“干的漂亮啊,茂野君!”
“哇,那样角度都可以轰出去吗?”
“天久已经是投的很不错了吧?”
“啧啧,所以才说了,这就是青道高中的茂野信啊!”
“厉害啊!青道王牌!”
看台之上的氛围也是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热烈起来。
即使四棒是御幸,哪怕在最近半年来,御幸作为四棒也的确展现出了四棒该有的威势,尽到了四棒该尽的职责,但站在很多人的视角看来,人们还是习惯性的将所有目光聚焦在茂野身上,青道高中唯一的核心——东京暴君殿下!
往往于青道处于绝境时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茂野身上。
哪怕是青道其余人都变强的现在。
亦是如此。
无他。
仅是因为茂野信身上的光芒太耀眼了!
那在一垒板凳席里的春市、东条、泽村、麻生、白州等青道众人也是在这一刻高声欢呼起来。
“阿信这家伙,真的是初见都可以轰出安打啊!”
“所以才说了,这是我们最可靠的王牌大人啊!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去年的秋季,那种事情,我可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啊!”
活人回避 風塵散人
最右侧位置上,青道高中的两位副队长大人面容上都是流露出一抹肃穆的神色而来。
仓持更是咬紧的自己的牙关,脑海里似是浮现出去年秋季自家队伍在半决赛遗憾败北的场景,那一场比赛,就是自家王牌大人竭尽全力都无法挽回败局,而他们这些人?却只能是在一旁无力看着,从那一天开始,仓持便发誓,不管是作为队伍一棒,还是作为副队长,亦或者是同级生,绝对不能够再让自家王牌大人‘孤军奋战’了,即使外界的目光仍然只是聚焦在茂野一人身上,也无所谓,重点是在于,自己到底能否帮上茂野信!
“是啊!我们一定要成为阿信的助力才可以啊!他才是最有资格登临巅峰的王牌!”
一旁的御幸也是重重点了点头。
看着那一垒之上带着一抹高兴神色举起右手,朝着自己等人挥手的茂野信,御幸深吸一口气,瞳孔深处里浮现出一缕亮丽的光泽如此说道。
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存在。
自家王牌大人。
是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第六棒,一垒手,前园君。”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攻守两方都是各自占据了一定的主动权。
在这样的场面之下。
守备方虽然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但这绝不是天久光圣的性格。
况且!
‘只是对付一只大猩猩而已’——天久语。
“根本就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啊!”
集中于一点之上的神经和力量。
“playball!”
几乎就是在主审裁判的话语落下之际。
重生幸福時光
天久便是径直摆动自己的臂膀。
朝着打击区之上的前园发起强袭。
“第一球!”
最先所集中在内角之上的直球。
“咻!”
折射的弧线。
凌厉的光影。
“唰”
“乓!!”
一如天久和高见投捕的预料。
前园有些疲于招架。
“砰”
“界外!”
利用角度的挤压。
这所无法充分调动起来的力量。
“唰”
“啪!”
“好球!”
仅仅只是三球之后。
前园便是被直接追逼。
趁胜追击的三高投捕。
“咻!”
所直接投射出来的大幅度折射曲线球。
“唰”
“乓!”
前园还是明晃晃错失了最佳时机和角度。
好在最后临头的关键调整。
强行改变的打击弧线。
硬生生将其横扫了左侧稍显刁钻的角度上。
前园自己是难逃封杀出局。
“哒哒哒哒哒哒!”
但因为这争取而来的一丝丝时间差距。
让一垒上的茂野避免被夹杀的风险。
“安全上垒!”
“出局!”
茂野以着较为惊险的姿态,勉强登上了二垒。
这也让天久稍微高看了一眼前园。
毕竟可以将力量释放到这种层次的打者,在高中阶段下也算是较为罕见的存在了。
不过,在天久这里,也就是这样了。
于其‘骄纵’的本心而言。
会在态度上重视前园,却绝对不会真正认可前园。
这和前面的茂野信有着本质差别。
一如所有卓越的王牌一样。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的天久不会在任何比赛里,小瞧任何对手,更加不会自以为是,但每一个王牌大人独有的骄傲,却也会在天久这里‘发扬光大’!
“第七棒,三垒手,金丸君。”
遏制下来的攻势。
直接拿到的两个出局数。
第二局下半的守备局面,也是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即使茂野踏进了得分圈范围。
但很明显。
第一轮打席的金丸根本无法威胁到天久丝毫。
堪称是被玩弄于鼓掌之上的对阵。
“唰”
“乓!!”
“不好!”
只是两球。
金丸便是被迫轰出了一支内野滚地球。
非常勉强的打击。
“哒哒哒哒”
“啪”
市大三高的游击手,安达根本都不需要大幅度的移动。
便是轻松拦截下这一球。
“咻!”
所飞快传递到一垒之上的小球。
“啪!”
一样轻松至极的拿下了金丸的封杀出局数。
“三出局,攻守交换!”
即使偶有意外,被茂野轰出一支安打。
但后续的打者。
还是被天久轻松镇压下来。
径直拿到了三个出局数。
也是再次零封了青道打线。
保住的一分领先优势。
也是令三高在初盘的节奏争夺里率先占据了一丝主导权。

she7f优美都市小说 璀璨王牌 起點-第兩千零九十五章 三高戰之各自的強勢鑒賞-yoroa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临空飞接!明明是触及不到的距离,但青道高中的这位游击手仓持君仍然是以着最极限的角度,利用自己的球套强行改变小球折射方向,随之而后,赶至而上的二垒手小凑君非常精准的接住这一球,默契十足的二游搭档,完美的配合,直接拿下了市大三高六棒安达君的一垒封杀出局数!!”
“卧槽!?不是吧?那个角度都可以吗?”
“用球套去碰撞,厉害了,仓持君!”
“小凑表现也很出色啊,这个配合,绝对是全国最顶尖的二游搭档才可以呈现出来的守备表现啊!”
“啧啧,不然那一击妥妥是外野前安打啊。”
“这要是窜连起来就不得了了。”
“所以才说青道是最顶尖的豪门队伍啊。”
“这下就是二出局了,真的是身后守备完美支援了投手丘之上的降谷君啊。”
超出预想的守备表现,这极致卓越的配合。
在令看台之上的观众们啧啧称奇,惊呼不断之际。
不提那被拿下出局数,还有点没有回过神来,目瞪口呆的安打宏树。
那三垒板凳席面前的田原监督也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家队长的打击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也就是在力量上被稍微压制了一点,角度上也略微偏差一丝。
但按照常理来看。
那一击是应该成为安打的。
而对面居然可以拦截下这一球,那就只能是称赞对面的守备。
‘仓持boy,真的是一个amazing boy啊!’
天久光圣也是带着一抹惊奇的表情看着仓持。
“原来你也不仅仅只是会跑啊,不良少年君!”
用着一抹饶有兴致的语气如此说道。
非常完美的守备表现。
这所直接斩获下来的第二个出局数。
令本垒之上的御幸松了一口气。
‘洋一,干的漂亮!’
有这样的野手在身后支援着。
这真的可以给投手丘之上奋战的投手带去极大的勇气,因为这样一来,投手就可以变得跟更加大胆和自信起来。
“降谷!已经二出局了!大胆进攻吧!后面有我们在呢!”
猎豹大人也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看着投手丘之上的降谷,大声喊道。
“是!”
于这一刻。
降谷更是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安心感。
握着自己的帽檐,重重点了点头。
“第七棒,捕手,高见君。”
惊险而又刺激的攻防战。
连斩两个出局数,反向追逼三高打线之后。
这第二局上半攻防战的主导权也是被青道重新抢夺回来。
二出局,垒上无人。
所迎来的第七棒打者。
纵使身为捕手。
高见拥有着极强的嗅觉和果决的判断能力。
但在御幸面前。
就显得有些孱弱。
一旦降谷重新找回状态。
高见就很难找到突破口。
“唰”
“乓!?”
“砰”
“界外!”
在刻意利用两个外角直球,一个好球,一个坏球,都逼迫着高见出棒,敲出界外,顺利追逼这位三高正捕手之后。
“降谷!”
“是,御幸前辈!”
入目之处。
御幸那所果断比划出来的决胜暗号。
降谷当下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
顷刻间所摆动起来的臂膀。
“咻!”
脱手之际。
一道亮丽的白芒飞窜而出。
笔直朝着本垒方向突袭而至。
临近的角度。
侧前下坠的弧线。
“糟糕!”
“唰”
判断失误的打击。
只能是强行下压,勉强蹭到的一丝球锋。
“乓!!”
十分无力的打击。
“咻”
倒飞出去的那一刻。
“砰”
“哒哒哒哒哒哒”
“啪”
降谷也是侧身小跑而下投手丘。
轻松将这一球拦截下来。
随之而后,飞传到一垒之上。
“咻”
“啪”
直接斩获了高见的封杀出局数。
“出局!”
“三出局,攻守交换!”
气势十足。
更是凶猛异常的市大三高第二局攻击。
在明明身为先头打者的星田都敲出本垒打的情况下。
仍然还是止步于一分。
未能够继续扩大的分差。
也让市大三高的领先优势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nice,降谷!”
“OK!这就投的很不错了,那一分是意外,不要在意!”
“保持住啊!降谷!”
“降谷前辈,投的漂亮!”
“一定要坚挺,降谷君!”
返回而至自家板凳席里的降谷,看台之上的青道高中应援团们也是为自家这位豪腕投手奉上最大的声援。
踏步之际。
板凳席最前侧位置上的片冈监督也是迎着降谷的身影,轻轻点了点头。
“投的很不错,就这样的节奏,那一分是对面打得好,不要因为这个乱了自己的步调。”
“是,监督!”
降谷摘下自己的帽子,深吸一口气,神色坚毅的应声回道。
“没错!没错!过去的事情已经无可奈何了!要注意的是接下来的事情,降谷!可不要被自己击败啊!”
在降谷退进板凳席之后。
泽村习惯性的很是熟练的直接递过一杯温水来。
在降谷喝水之后,泽村也是在一旁很有活力的大声喊道。
“当然!你如果真的撑不住的话,那就换我来吧!我一定会压制住对面的!”
然后不到三秒。
就立即露出‘真面目’的泽村童鞋。
降谷就是轻哼一声。
“不用!在轮到你之前,你就好好在板凳席里看着吧,荣纯!”
降谷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泽村,直接反击说道。
不提一旁已经是见怪不怪的小正太和小狼崽双捕。
这也让刚刚返回而来的茂野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降谷的状态是不需要担心了呢。”
“啊,毕竟都是成长了许多呢,这两个小子。”
脱下捕手护具的御幸也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的回合了啊,对面可是给我们可爱的后辈这么大一份见面礼,咱们对那位天久君可同样不能太小气了啊!”
转身而立的茂野信。
看着那从三垒板凳席小跑而出的天久光圣,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淡淡厉芒,沉声说道。
“啊!”
一旁的御幸一样轻轻点了点头。
以牙还牙,这才是王者本色。
这所丢掉的第一分。
可以说是被抢先占据而走的主导权。
这下半局的攻击里。
青道高中是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抢夺回来。
“上吧!青道,接下来是我们的回合了啊。”
“冲啊!冲啊!青道!”
“清垒打线!御幸!茂野!”
“让三高见识一下我们的强大吧!”
角色互换,所要进入到的青道强攻序列。
“第二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四棒,捕手,御幸君。”
傲然挺立于高点之上的天久。
看着那从板凳席里踏步而出的御幸,那并没有流露出多么磅礴或者凌厉的气息,但仅仅只是和御幸那平静幽深的眼神对上之际,天久便是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深处里的刺骨寒意。
“可怕,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家伙啊!真不愧是青道四棒,啧啧,颜值也是最高的吧?唔?那个暴君殿下好像也一样是池面啊!又帅,棒球实力又高?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开挂的吧!?但是啊!正是这样,你们才更有击败的价值啊!御幸君!茂野君!”
微躬而起的身影。
那悄然上扬的嘴角。
不只是御幸,还有那蹲坐在打击准备区里的茂野信身影在映入到这位三高王牌眼帘之际。
天久光圣的瞳孔里闪烁出一缕靓丽的光彩而来
发散而出的强烈气息。
轻步走上打击区的御幸眉毛也是随之一扬。
时隔两个多月后的再次对决。
有点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感觉。
御幸深吸一口气,选择靠中位置站立的笔挺身影。
在其刚刚摆定好打击姿势之际。
“playball”
应对着那所落下的高亢裁定话语。
高点之上。
一股磅礴气息呼啸而至。
“轰!”
轰鸣之际。
“嗖!”
那所飞闪而出的极光。
直逼来到本垒面前。
耀眼的光泽。
凶狠的气息。
田園重生:火辣嬌妻猛漢子
“嗯!?”
迅捷捕捉到的轨迹。
那略显微妙的角度。
御幸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
“唰”
前踏而出的步伐。
那下压的身体重心。
御幸那果断夹紧臂膀从而摆动起来的金属球棒。
凶猛挥舞而上。
侧前角度里。
權寵妖妃
那有所偏差的弧线。
错过而过的小球。
“啪!”
径直没入进去。
“好球!”
落下的清澈响声。
打击区之上御幸神色微微一变。
‘这个家伙的控球有这么细腻吗?还是说碰巧?’
御幸轻轻摆动一下手上的金属球棒,眉头微皱看着那投手丘之上似是带着一抹得意表情的天久,忍不住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碰巧的话。
还好说。
但若天久光圣的控球真的精准到这个程度。
那之前自家等人的预定计划就要推翻大半了。
会如此精妙控球的投手。
很难露出他们之前所想象那样的空隙。
那蹲坐在打击准备区里的茂野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冷峻起来。
‘再试一次看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春季大赛上的策略恐怕却不太实用了。’
御幸深吸一口气,微微前移的站位,愈发用力攥紧自己掌心之上的金属球棒。
注意到御幸站位变化的高见,双眼微微一眯。
那在底下所飞快比划出来的手势。
“啊,我明白的,高见!没问题的啊!”
陡然之间所变得愈发凌厉起来的眼神。
瞅准的位置。
那所笃定的目标。
天久豁然挺直的身躯。
所高高举起的臂膀。
掌心之上。
那闪烁的白影。
“轰!”
刹那间。
“咻”
女驅鬼師 了不起的拖拖李
又是径直飞扑到面前的寒芒。
这一次。
刻意调整了待球姿势的御幸。
天機秘術 繁塵夢
稍显克制下来的挥棒。
目标之处。
孤島求生之重生狂蟒 望穿冬水
等到那最极限的时机和距离之际。
“唰”
那方才是迅猛舞出的球棒。
这一次,角度恰好。
“乓!”
正面强袭而下的小球。
然则。
那有所偏差的挥棒时机。
“慢了一点点吗!?”
控制不太稳定的打击。
“咻”
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重重砸在了三垒面前地表之上。
“哒哒哒哒!”
身形飞快前压的三垒手——森。
“啪!”
伸直的球套。
稳稳将小球囊入到其中。
还没有等御幸起跑几步。
田外肥仙
“咻”
那便是用力甩动起来的臂膀。
将小球朝着一垒方向甩射过去。
“啪”
窜入进去的球影。
“出局!”
这所落下的裁定话语。
御幸也是被迫停下脚步,皱着眉头深深看了一眼投手丘之上的天久。
返回而去时刻。
“阿信,他之前的投球还有保留,他的控球变得更加细腻起来,要小心边缘球路的压制。”
经过茂野身侧,御幸压低声音说道。
“嗯,我知道了。”
笔挺站立而起的茂野,也是神色肃穆的点了点头。
很显然,这位天久光圣君是想要利用球路的微妙差距所带来的偏差感克制他们青道的打击。
而且茂野若是没有猜错的话。
这样的投球。
大概只会对他和御幸投出来的。
‘面对不同的打者,就用不同的实力吗?还真是从容不迫啊,天久君!那就让本王牌看看,你到底有多强吧!’
大踏步走上打击区的身影。
“第五棒,投手,茂野君”
茂野侧身之际。
看着那投手丘之上的天久,握紧的球棒,眉宇间一缕煞气浮现。
“近距离看,还真的是池面啊,就是这表情有点太渗人了啊,我觉得吧,池面还是要多!”
“笑一笑!才好啊!茂野君!”
“轰!”
落下的裁判话语。
那猛然挺直的身躯。
“咻”
探前之际。
那所极致摆动起来的臂膀。
飞闪而出的小球。
于空中化作一道亮丽的光泽。
朝着茂野信方向飞驰而去的那一刻。
扑面而来的森冷气息。
直面感受到的茂野眼神一凝。
那所飞快转动起来的眼珠。
迅速捕捉到的小球轨迹。
前点角度上。
夜帝冥王
茂野右脚果断朝前踏出。
美男無敵 山頂的草
自下而上的方式。
横扫而起的球棒。
“唰”
切入进来的小球。
比邻的高度。
“乓!”
下一秒。
所重叠起来的双影。
落下的刺耳响声。
感受着那球棒上所传递而来的剧烈震动。
茂野神色未变,仅是更加用力下压的金属球棒。
朝着右侧挥洒时刻。
“嗖”
那所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便是重重砸在了一垒面前地表之上。
极速窜脱出去的小球。
在星田没能够及时反应过来之前。
星航客 清心居士_91
“啪嗒”
落到边界之外。
“界外!”
垒审的裁定话语也是同步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