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cfe都市言情小說 完美重生 夜十三-470章 漂漂亮亮的走展示-3cyx7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那座下午还安静祥和的小院儿,此时灯火通明,不时的有人匆匆赶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悲伤,气氛有些压抑。
沈川把车停在了巷口,熄了火,大灯一关,打开车窗,然后闭着眼睛,靠着椅子一口一口的抽着烟,能清晰听到有人在哭。
黄国立也在后面吧嗒吧嗒的抽着:“你说人怎么会这么脆弱?确诊到现在才两个多月。”
浓浓的烟雾在沈川嘴里爬出来,他慢慢睁开眼,看着眼前飘散的烟雾如梦似幻。
“人那,生容易,活不易,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
“嘎啦嘎啦……”黑暗中传来了自行车链条摩擦链盒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黑影骑着自行车,在后面冲过来。因为天太黑,骑自行车的人也没打手电筒,到了近前才看到前面有辆车,吓得一声大叫,双手赶紧捏闸,可是闸不太管用,又叉开双腿,双脚死死的拖着地面,扬起阵阵烟尘。
“砰!”最后还是撞上了。
“我艹!”黄国立吓了一跳,急忙开门跳下车,只见一个黑影骑着自行车,双腿叉着,双脚撑着地,前车轱辘好像瓢了,顶着陆巡屁股,听刚才的声音,撞得应该不轻。
“喂……喂……你怎么样?”黄国强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捅了捅那个黑影。
黑影突然大喊一声:“我艹,完蛋了!”
听到声音,黄国立感觉很熟悉,试探的问道:“老胡?”
黑影一愣,下了自行车,然后把车子一扔,往黄国立面前凑了凑,终于看清了脸:“老黄,你比我远,怎么到的比我还快。”
“我也是刚到!”黄国立问道:“怎么样,你人没事吧。”
老胡哭丧着脸说道:“现在人是没事儿,一会车主找我赔钱的时候,就不知道有事儿没事儿了。”
妃子有毒
黄国立说道:“车主就在车上呢,
老胡吐槽说道:“刚才那么大声,他都没下车,还真车得住气,就不怕我跑了?”
黄国立说道:“他不怕你跑,他怕你讹他。不过,我保证,你要真往地上一趟,要多少钱,他就会给你多少钱,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
老胡哼了一声:“我老胡虽然是个穷教书的,没钱没势,但讹人这样的缺德事可做不出来。”
沈川坐在车里,听到黄国立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推开车门下了车:“胡老师,好久不见了。”
听到车上下来的家伙叫老师,老胡往前凑了凑,惊讶的说道:“沈二川,这车是你的?”
沈川点点头,刚才扔在地上的烟头居然还在燃烧,抬起脚踩下去,然后用力的碾了碾:“是我的。”
老胡长长吐口气:“既然是你的车,那我就不急着赔偿你了,等我什么时候有钱了,在赔偿你。”
沈川说道:“你是我老师,不要说只是碰了一下,就算把我车砸碎了,我也不能让您老人家赔偿啊。”
穿越之武通萬界 天機老夏天
“那可不行!”老胡很是大气的一挥手,“即使因为我是你老师,所以更应该赔偿。”
沈川还要说,老胡一拳捶在沈川肩膀上:“行了,你小子出息了,老师是真高兴。今天下去你回学校,我也听说了,就是觉得,你既然来学校,居然没来见见我,让我挺失望的。”
沈川苦笑一声,以前他在学校,除了班主任彭老师,没有一个得意他的,做人做到他这份儿上,绝对是前无古人,估计后面也无来者了。
“我哪有脸去见您。”
老胡说道:“谁还没年少轻狂过,就连校长开会的时候,每次都提起你。有的时候,我们大家聊天聊起你,都觉得不可思议,然后又为拥有你这个学生而骄傲,而彭老师更是时不时的把你挂在嘴边,有时候还肆无忌惮的嘲笑我们当初有眼无珠。”
说着老胡沉默了,抬头看向小巷里灯火通明的那个小院儿,语气低沉的说道:“我跟彭老师是同一年参加的工作,那个时候还没有恢复高考,二中还是工农子弟中学,因为某些原因,上课的学生并不多,每堂课能有小猫三五只的就不错了,但我们依然充满了工作的热情。当时出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趣事,因为彭老师特别漂亮,渐渐来上她课的学生就越来越多。恢复高考的那一年,举国欢腾,彭老师的班一共有三十六名学生,居然有十二个考上了大学,就连省里都轰动了,还要把她调到省城重点中学去,但她没有同意。”
經略大宋
这时远处出现一道手电筒的光线,还有说话声,但距离有点远听不太真切。越走越近,是两个人,对方也发现了前面有人,用手电筒照了一下。
“胡老师,黄老师!”因为沈川侧对着黄国立和老胡,对方只是看到了侧脸,没认出来。
黄国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赵主任,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来了。”
赵主任叹口气,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彭老师曾经也是我的班主任,教了我三年,谁不来我也得来。”
赵主任叫赵光明,南开毕业,二十四岁参加工作,二十八岁就是年级主任,今年刚三十岁,绝对的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跟赵光明一起来的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应该是学生,但三个人谁也不认识。毕竟二中七八百学生呢,作为老师的黄国立和老胡不可能都认识,而沈川也已经毕业两年了,更不可能认识了。
“咦!”一转身,赵光明就看到了沈川,“你小子也来了。”说完一顿,“也对,彭老师也是你的班主任,你小子能来,也算你有良心。”
沈川一撇嘴,他对赵光明的印象,说不上好坏。赵光明呢,年轻,有才气,三十岁的年级主任,前途光明,自然身上有一种傲气,但人还行,所以沈川就是有点看不惯他。
沈川懒得搭理赵光明,黄国立说道:“下午的时候,沈川就来看望彭老师了,那个时候还好好的,看起来精神也不错,可短短几个小时……”
黄国立没往下说,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走吧!”老胡说道:“进去看看吧。”
小院儿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多数都是街坊邻居,因为距离近,知道消息也是最快。而深更半夜能来的,都是热心肠。毕竟人刚刚去世,需要办的事情很多。比如通知殡仪馆,联系白事鼓乐队,还有找厨师,需要人挨家敲门借盆、借碗、借桌子,因为这个年代,尤其是小县城和农村,白喜事很少有在饭店的,都是在家里办。然后让人去街坊家里借来锅碗瓢盆,用医用胶布贴好,写上名字,到时候好归还,免得弄错了。
几个人进了外屋,东屋的门关着,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很快,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端着一大盆水出来。
老胡问道:“里面什么情况?”
女人说道:“刚给彭老师洗完澡,准备换衣服了。”
这时,又一个女人在东屋出来,匆匆走进西屋,然后抱着一套寿衣出来。这是早就买好的,虽然家里人都不愿意承认,但谁心里都明白,彭老师的日子不多了,该预备的都得买好,省得到时候抓瞎。
“等等!”沈川见到女人抱着的寿衣就是一皱眉,“给彭老师穿这身衣服?”
女人不满的说道:“这是寿衣,人去世了可不就穿这个嘛!”
沈川没有搭理女人,而是喊了一声:“吴佳颖!”
“嘎吱!”吴佳颖双眼红肿的推门出来,见到黄国立、老胡和赵光明,先是打招呼,然后才看着沈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包括黄国立和老胡还有赵光明,都是一脸懵逼。
沈川沉默一下说道:“佳颖,老师很爱美,也美了一辈子,你就让她穿这样一身衣服走最后一程吗?太丑了,老师不会喜欢的。”
吴佳颖问道:“那……那怎么办?”
沈川说道:“我记得老师有一件旗袍,过节的时候还有学校有活动了,她都会穿。”
吴佳颖心里一动,看着沈川:“我妈就喜欢那件旗袍。”
沈川点头:“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该怎么做,还得你自己决定。”
吴佳颖一咬牙:“爸!”
吴维平在东屋出来,腰更弯了,满头的白发,人也瘦的不成样子,满脸的皱纹,谁能相信他还不到五十岁。看他样子,说他七十岁都有人信。
黄国立看到吴维平的样子吓了一跳,前几天来,吴维平还没这么瘦,脑袋上虽然有白发,但不多,可现在头发全白了。
“怎么还进去穿衣服啊,一会就不好穿了。”
吴维平说完,才看到站在一边的黄国立、老胡和赵光明,对着三人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但对沈川,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
“下午来,怎么不多呆一会,等我回来呢。也许,你多呆一会,彭老师也能多挺一会。”
沈川一直都不是个感性的人,他很少流泪,就是小时候被老爹拿着鞭子抽,都不带掉一滴眼泪的,可现在,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沈川给吴维平一个大大的拥抱:“叔,老师走了,其实这只是她另一段人生的开启,所以不要太难过。”
吴维平拍拍沈川的肩膀,看向吴佳颖:“什么事?”
见到父亲满头白发,吴佳颖的眼泪是唰唰的往下掉:“爸,我妈那么爱美,我不想让她穿这一身走,太丑了。”
滄狼行 指雲笑天道
前妻來襲爵爺請淡定
吴维平挺了挺腰身,尽量让自己站直一些:“那你想让你妈穿什么衣服?”
吴佳颖说道:“那件旗袍,我妈最喜欢的,就让她穿那件旗袍走吧。”
“不行!”抱着寿衣的那个女人说道:“人死后必须要穿寿衣,这里有很大的讲究,不能乱来。”
吴维平也是知识分子,对所谓的讲究他一项是嗤之以鼻,只是有些事情他没想那么多,自然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都是来帮忙的街坊。尤其是这种事情,很多人躲还来不及,能上赶着给逝者洗澡穿衣服,真都是感情好心地又善良的。
可现在闺女提出来,再加上他非常了解自己媳妇,所以想都没想就同意:“好,就让你妈漂漂亮亮的,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走完最后一程。”
“唉!”女人叹口气,也没再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家事,她有再多的理由也没用。
女人把衣服又送回了西屋,然后出来进了东屋,里面传来争议的声音,但很快就平息了。半个多小时后,东屋门开了。
灵台很简陋,就是一扇门板,下面用四个凳子撑着。彭老师脸上盖着一块黄布,头朝东脚朝西躺着。
老胡、黄国立、赵光明挨个给彭老师鞠躬,到了沈川这,他没有鞠躬,而是跪下来,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先不说师恩,就说彭老师对他的好,在这里吃了两年免费的饭,这三个头他都应该磕。
萬道殺神
跟着赵光明来的那个家伙,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畏畏缩缩的站过来,也跪下来磕了三个头。
“赵老师,这位是谁?”沈川实在忍不住,出了屋就问赵光明。
赵光明说道:“刘琦,他妈跟彭老师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出差了,明天下午才能赶回来。给我打电话,说要是过来的话,就把刘琦带过来,给他彭姨磕个头。”
仙幻傳說
沈川问道:“他爸呢?”
在他想来,刘琦的母亲和彭老师是闺蜜,现在彭老师走了,她暂时回不来,她老公才是最应该来的,怎么会让孩子来。
駙馬太花心
“我没有爸!”刘琦在后面说了一声。
刘琦的语气很冲,沈川没有再问,他不可能跟一个孩子一般见识,随然他比这个孩子,也大不了几岁。
“来,大家抽颗烟!”吴维平拿着一个盘子出来,里面放着一些瓜子还有烟。
沈川拿起一颗点燃,抬头看着夜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层厚厚的云遮住了整个天空。突然,一阵劲风刮来,爬了满墙的蔷薇,传来唰唰的响声。
妖界貴公子
“要下雨了。”沈川狠狠抽了口烟,“明天是不是就要火化?”
“对!”吴维平也点了颗烟,眼神有些虚渺的看着前方夜空:“按照咱这的风俗,人死了要在家停三天。你老师是九点多走的,只要在晚上十一点五十九走,那都算一天,所以明天就要火化。”
这时,风已经起来了,不大,但能预测到,雨很快就会下来了。
赵光明说道:“刘琦明天还要上学,这马上就要下雨了,我得把他送回去,明天早上在过来。”
吴维平点点头:“回去吧,这种事情,不能送客,赵主任您多多担待。”
赵光明摆摆手:“吴叔,您这话就太客气了,让我心里不得劲儿,以后别说了,太见外。”
吴维平笑笑:“好,不说了。”
下不下雨的,对沈川来说无所谓,他今天也没打算走,要留下来给彭老师守灵。而老胡和黄国立自然也不会走,万一有什么事也能搭把手。

w3aoq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完美重生 夜十三-467章 班主任老師看書-fnltl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这是三间普普通通的民房,靠着大凌河堤坝,小院儿不大,低矮的院墙爬满了蔷薇,院儿内开辟出了几个规整的小块儿,种着黄瓜、茄子、西红柿,一片绿意盎然。
沈川站在大门口,面前是用废木头钉的大门,高度只到自己的胸口,用手轻轻一推,都能让你怀疑,再稍微用点力,这个门会不会散架。
他走进院子,因为前两天下了一场雨,院子比较泥泞,只有中间铺着沙石土,看着还算干爽。
踩在沙石土铺垫的小道上,感受着脚下的松软,突然停止了脚步。看着面前低矮的房屋,房檐的一角已经塌陷,木质的窗框,经过不知年的风雨,刷的白漆早已剥落,有的玻璃也已不见,只用塑料布简单的钉在框上。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却没有力的咳声,在打开的窗户中传出。沈川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四十来岁的年纪,却白丝早生,在她严肃的面容下,还依稀能见到她年轻时的美丽。
彭艳茹,他高中班主任老师,他没有恨过,反而非常的尊敬,之所以不想见,是因为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滚刀肉,对彭艳茹这位班主任老师很是发憷,每次见的时候都有点紧张。
而面前这间房子,他是常客,经常被彭艳茹拎过来补课。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个大冬天,外面下着雪,他趴在小炕桌上写作业,彭艳茹就在他旁边批作业,她那个因病退休的男人,弯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给他包了一大盆饺子。
饺子的个头儿好大,咬一口油吱下窜出来,是纯猪肉馅的,那个香啊。他一个人吃了二十多个,老师的闺女比他小两岁,两人一直都不对付,见到他吃的那么多,气得直撅嘴。
“怎么不走了?”黄国立站在沈川身边问道。
沈川低下头,眼睛有些痒,鼻子有些堵,就像感冒了一样,有点不舒服,然后又抬起头来,鼻子不堵了,恢复了通畅,可是眼睛却慢慢的变红了。
“呼!”沈川长长吸口气,又长长呼出来,“我是对这里有阴影了,高一的时候,上半年还好,下半年我跟几个同学,经常被拎过来补课。那个时候有伴,倒也不抵触,可到了高二的时候,跟我一样的后进分子,都他妈的退学了,我就成了老师最受宠的那一个。后来我就开始逃课,老师不知道找了我多少回,跟我谈心,但我从来都没有听进去过,估计那个时候,她应该对我挺失望吧。”
“谁在外面!”一个清亮的女孩声音在屋内传来,然后窗内黑影一闪,一个女孩子的脸趴在了窗户上,透过玻璃,看到站在外面的沈川和黄国立,呀的一声,急忙跳下炕,穿着拖鞋跑出来。
“黄老师!”女孩跟黄国立打了个招呼后看向沈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川看着面前的女孩,正是老师的女儿吴佳颖,有六七年没见了,除却退了青涩变得成熟之外,没有什么太大变化,还是那么漂亮,而且媚眼之间越来越像老师了。
“昨晚回来的,今天去学校,听说老师病了,就过来看看。”
吴佳颖热情的说道:“快进屋坐。”
沈川进了这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屋子,即使是开着窗,浓浓的中药味也没有散尽。
“妈,你看看谁来了。”吴佳颖进屋,趴在彭艳茹耳边轻轻喊了一声。
“谁?”彭艳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脸出现在眼前上方,“沈川!”
女俠,放開那個長官 喵小殿
沈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侧身坐在了炕沿上,看着老师,一个好好的人,被病魔折磨得脱了像,眼窝深陷,整个脸颊也都凹了下去,人瘦的缩小了一截。
抓起老师干枯的手,好像没有肉了,就是一层皮包裹着骨头。曾经的点点滴滴,犹如老电影一样,在脑子里回放,心好像被一直无形的手抓了一下,有点疼。
“老师,我来看你了。”
昏嫁總裁
杠上惡魔冷少
“好……好……”彭艳茹脸上一直带着笑,看着沈川的眼睛也有了光彩,“我教了那么多的孩子,就你最捣蛋,但也是最聪明的,所以我一直坚信,只要你肯用功,一定能考上大学。”
说了几句话,好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彭艳茹不停的喘。
沈川急忙说道:“老师,您休息休息,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彭艳茹微微摇头:“没事,你来看我,我心里高兴,感觉到这病一下子好了很多。”
吴佳颖看着自己母亲的样子,有些担心,但也没说什么,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母亲是真开心。
彭艳茹又喘了口气:“你这个小子啊,就是不学,最后不要说补课,你连课都不上了,那一段时间我是又气又急,找到你谈了那么多次你都不听,最后我只能安慰自己,想你这样聪明的孩子,即使不念书,长大了也会有大出息的……果然……”
彭艳茹笑得像个孩子:“你写了一首歌,还上了央视春晚,然后又被水木特招,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那是相当得意啊。之后又听说,你还当了导演,在京城台导了台国庆晚会,我看不到这个急啊,托人找关系的,终于在京城买来一盘录像带。晚会真好,我还注意到了,有很多都是你写的歌……”
彭艳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很累了。
血誓——此生不換 雪鬽魎
“老师!”沈川轻声叫了一句,“我有一个问题,想了好多年都没想明白,您能告诉我吗?”
重生在臺灣
彭艳茹虚弱的说道:“问吧!”
沈川说道:“咱班同学,谁不听话,你都直接叫家长,可到了我这里,天天逃课,有时候气得您都要哭了,为什么不找我爸呢?”
彭艳茹笑了:“我怎么没找,有一天我就去你家了,然后就看到沈主任拿着一根棍子,在满院子追着你抽,后来我就不去了,是怕你再挨打。要是把你这个咱莱清的骄傲打出个好歹来,那我可就罪过了。”
沈川苦笑一声,把老师的手轻轻放到被子里,又把被子掖了掖:“老师,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您。等您的病好了,我带您去京城玩儿,看看天安门,看看升国旗。”
“好,好,好……”彭艳茹不停的答应着。
沈川站起身,看了一眼摆在地柜上的一张照片,那是老师年轻时照的,穿着旗袍,打着伞,站在阳光下笑着,真的很美。
黄国立弯着腰,低头在彭艳茹耳边说道:“彭老师,我也走了,明天我再和沈川一起过来。”
两个人出了屋,吴佳颖送到了大门口,沈川问道:“老师的病……”
吴佳颖眼圈一红,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但说话还是很平静:“现在是活一天算一天,谁也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她还能不能看到。”
神級整形師
沈川在兜里拿出烟点了一根,然后把半盒烟和火机扔给黄国立:“叔呢?”
吴佳颖说道:“学校已经半年没有开工资了,我妈查出这个病以后,家里的钱都用光了,该借的也都借了,没有办法,我爸出去打零工了,虽然一天挣得不多,但够给我妈抓中药了。”
“半年没开工资了?”沈川看向黄国立。
毒醫橫行 知樂
黄国立点头:“半年多了,据说县里财政也吃紧,没有钱。”
沈川点点头,这个他相信,这个年代,拖欠老师工资太正常了。
“你呢,回来多长时间了?”
吴佳颖说道:“已经两个多月了。”
沈川说道:“学校给你放了这么长时间假?”
“怎么可能啊!”吴佳颖说道:“我家里情况,老师都知道了,所以我修了半年学,老师也同意了。”
“你等我一下!”沈川转身跑向停在不远处路口车,然后在后备箱里拿出两万块钱。这是他在回来之前,在银行取的,就是应急用的。
“你这是干什么?”吴佳颖推开沈川拿着钱的手,“我不要!”
沈川说道:“你还记得,那一天下大雪,老师给我补课,叔给我包饺子,纯肉馅的,真香啊。因为我吃的多,你气得直撅嘴,你不知道吧,你越生气,我就越多吃。”
元始大帝 燕靈君副號
炫酷小妞狠搶手 小嬈
吴佳颖脸有些红,眼里还有泪痕,嘴角却翘了起来:“我生气,不是因为你吃的多,是因为我妈总是向着你,老是给你夹饺子,不给我夹。”
沈川一翻白眼:“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吃的太多了,撑到了,晚上肚子,给我妈吓坏了,去医院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上了厕所就好了。”
“哈!”吴佳颖笑出了声,“该!”
沈川抓住吴佳颖的手,把钱放到她手里:“两年多,我吃的可不只是一顿饺子,老师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着呢。这钱,就当我孝敬老师的,拿着吧。”
吴佳颖还想推脱,沈川说道:“别磨磨唧唧的,不行,就当这钱,是那两年的饭费。”
吴佳颖眼圈又红了,沈川说道:“别哭,我明天再来看老师。”
大明1624
沈川和黄国立上了车,打开车窗,对还站在门口的吴佳颖挥挥手,示意她回去。
“世事无常!”沈川嘴里叼着烟,双眼看着前方,双手扶着方向盘,车速却很慢,被一辆辆车超过去。
黄国立叹口气:“彭老师的医疗费学校能报销,但学校没钱,医疗费暂时也只能自己承担。”
沈川说道:“彭老师得了这么重的病,又半年多没有开资,学校就没有一点行动吗?”
“什么行动?”黄国立不明所以的问道。
沈川没好气的说道:“号召师生捐款啊。”
黄国立点头:“捐了,一万多呢,但彭老师没有接受,把钱又都退回去了。”

vyu9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完美重生 線上看-466章 警告看書-vbxo2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啊?”阎王语气迷茫的说道:“什么赵刚?我不知道啊。”
沈川冷声说道:“你是让我亲自去局里找你吗?”
一句话,阎王就挺不住了,带着哭腔说道:“老大,这真跟我们没关系,是国安那边插的手。”
“国安?”沈川一皱眉,“怎么扯到国安那边去了?”
阎王苦笑一声:“苏联解体之后,我们安排人包括大量外围人员在前苏联以及边境地区活动,为的就是尖端武器研发资料,而赵国威确实是个人才,他成功的跟前苏联航空发动机研究所所长伊万诺维奇进行了接触。经过一年多的秘密谈判,可谓是进展迅速,可谁能知道,突然走漏了消息,伊万诺维奇被逮捕,我们的这条线也断了。
我们给赵国威换了另一个身份,让他尝试接触航空发动机研究所二号人物,阿里耶夫。可就在他跟阿里耶夫接触的过程中,受到了国安的警告。因为国安方面,很早就跟阿里耶夫接触上了,只是阿里耶夫很贪婪,一直是狮子大开口,而他跟赵国威接触,其实就是待价而沽。我们当然不能内耗,所以就把赵国威撤了回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联解体带来的动荡逐渐平息,可国安那边一直没有进展,对我们越来越不利,等各方稳定下来,我们就会失去这个机会。所以,我们打算再一次启动赵国威,但那个时候,你跟赵刚发生了冲突,我们为了安慰赵国威,也是为了他心无旁骛的办事,才会干预地方,释放赵刚。”
说道这,阎王喘了口气,接着听筒里传来咔哒一声,好像是火机大火的声音:“这一次,赵国威的目标是航空发动机研究所的三号人物斯特列尼科夫,不要看他只是三号人物,斯特列尼家族在前苏联绝对是顶级存在,就算苏联解体,也没有太伤筋动骨。赵国威依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很快跟斯特列尼科夫达成了共识,虽然这个家伙也很贪婪,但在我们的承受之内。就在交易的前一天,又出现了变故,斯特列尼家族突然叫停了这次交易。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了安全,我把赵国威和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全都撤了回来,然后在边境待命。半个月后,阿里耶夫以叛国罪被逮捕,第三天在边境等待的赵国威就等到了斯特列尼科夫的消息,交易继续。到这时我们才明白,不管是伊万诺维奇还是阿里耶夫或者是斯特列尼科夫,他们都想跟我们达成交易,但又不想把利益分出去,所以伊万诺维奇这个最积极,最大领导第一个被干掉。具体是斯特列尼科夫和阿里耶夫谁出的手,我们也有分析过,阿里耶夫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我们跟斯特列尼科夫的交易,就是阿里耶夫匿名举报的斯特列尼科夫,但是他还是小看了斯特列尼家族,他的举报没过两小时呢,斯特列尼家族就收到了消息,果断了阻止了交易,然后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调查出举报者身份并实施逮捕。这个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次的功劳拿定了,可谁曾想,赵国威把这场交易主导权让给了国安,我们从上到下,忙活了好几年,白他妈的忙活了。”
沈川明白了:“他背叛我们,转投了国安,条件就是捞出他儿子赵刚?”
“对,他明知道我们跟国安是竞争关系,还是毫不犹豫的投了过去,背叛了我们。”阎王气得破口大骂,“我一直以为,养的是个人才,没想到居然是条狗,还是一条呲牙会笑,但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反咬主人的狗。”
沈川说道:“他这是在报复你们,在赵刚问题上没有帮他,但这样他就不怕局里找他算账?”
阎王叹口气:“我们和国安是竞争关系,也是合作关系,有些情报还是共享,包括人员也经常借调。赵国威又不是叛国,只要完成了任务,上面才不管这么烂糟事呢。况且他还是外围,国安要收他,连借调函都不用。”
沈川哼了一声:“就这样算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阎王说道:“我们被国安摆了一道,虽然窝囊憋屈,但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只能以后找机会,把这次丢的脸再挣回来。”
沈川说道:“替我去国安走一趟,告诉他们,看好赵国威这条狗,把他的狗崽子给我送回监狱。别让我亲自去找他们,到时候撕破脸就不好了。”
“没问题!”阎王精神抖擞的喊了一声,“我现在就去,老子是真受够了这窝囊气。”
沈川把电话扔在副驾上,看着前方,眼神有些涣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才眨巴眨巴眼睛,莫名其妙的笑了一声,启动车子,又开始漫无目的的瞎逛。
县一中,姚均晟,就是那个特别崇拜沈川的小兄弟,蹲在大门外墙根下一口一口的抽着烟,他身边还有几个家伙,一个个无精打采的。
“晟哥、大黑,你们真的不念了?”铁杆儿跟班孙远军很有些伤感的问。
姚均晟要狠狠嘬了一口烟:“反正也考不上,天天坐在教室里还难受,没意思。”
大黑皮肤黝黑,身体却是这群家伙中最壮实的,也是个子最高的,才十八岁,身高都快一米九了。
“是我爸和我妈不让我念了,说我不是念书那块料,我也这么觉得。”
一个瘦瘦的家伙嘴里也叼着烟:“有去处吗?”
大黑说道:“我二舅是开大货车的,我妈让我跟我二舅学开车。”
“学开车好!”孙远军说道:“听诊器,方向盘,走到哪里都赚钱,这两个职业可是香饽饽。你小子有个好二舅,可以学开车多爽。”
小瘦子问道:“老大,你呢?”
姚均晟说道:“我爸给我安排到了酒厂销售科。”
“哎呦!”旁边一个小胖子说道:“老大,咱酒厂的销售科可肥得很,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兄弟们。”
姚均晟叹口气,屈指把烟头弹了出去:“可我不想去。”
“啊?”几个家伙诧异的看着姚均晟。
孙远军说道:“晟哥,要是我家里能给我安排这么好的工作,我肯定回去的。”
小胖子问道:“你不上班你想干啥?”
姚均晟说道:“我想做生意。”
“做生意?”小瘦子打量了一下姚均晟,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一样,“你有本钱吗?”
姚均晟很诚实的摇头:“没有!”
小瘦子说道:“没有钱,还做个屁的生意。”
小胖子很有点头脑:“我手里有三百多块钱,你们手里有多少,我们几个凑凑,一起搞点什么怎么样?”
生化之末世傳說
“我艹!”孙远军骂了一声:“你他妈的怎么有这么多钱?”
小胖子说道:“我家开小卖店的嘛,平时偷点儿纸盒还有酒瓶子出去卖,好几年才攒这么多。”
孙远军哭丧着脸说道:“我兜里只有一块钱。”
大黑说道:“我也没钱。”
逼婚奪愛:厲少的香妻
小瘦子说道:“我有一百多,是这些年压岁钱攒的。”
姚均晟说道:“我手里有一千多,我们凑凑能有两千,可这点钱能干啥?”
小胖子眼睛闪着光:“我们卖磁带吧,就卖盗版的,进价便宜,我们可以先少进点货,等卖完了再去进。”
江湖中的任務系統 胖胖哥愛吃肉
姚均晟眼睛一亮,又在兜里拿出烟,给几个人分了一根,自己又点了一根:“你这个主意不错,我觉得可行。”
豪門小媳難養
小瘦子说道:“那能赚几个钱。”
小胖子说道:“不管做什么生意,都得从小开始,然后慢慢才能做大。”
“晟哥!”孙远军想参与,但是他没有钱,只能无聊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大马路。
“你看,陆巡,我要是能有这样一辆车,这一辈子就知足了。”
几个人抬头看去,只见一辆白色陆巡急速驶过来,然后很意外的停在了学校大门口,紧接着,看到在车上下来的人,几个人眼睛瞪得溜圆,尤其是姚均晟,噌的一下站起身,激动的喊道。
“川哥!”
“川哥!”孙远军几个家伙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沈川走过来,揉了揉姚均晟的脑袋,这小子想躲,但是没敢。
“怎么都在大门蹲墙根不去上课?”
小瘦子说道:“我们老大要退学,我们正在商量干点什么。”
“退学?”沈川看着姚均晟,“你不打算念书了?”
“不念了,忒没意思,上课就犯困,老师讲的啥我都听不懂,尤其是英语物理,考试的时候让我照着书抄,我都不知道哪个是准确答案,因为我根本就看不懂。”
沈川问道:“你不想念书,你家里知道吗?”
姚均晟说道:“就是我爸不让我念了,给我安排进了咱县酒厂销售科,但我不想去,就是想自己干点买卖。”
沈川说道:“改革开放,全民下海,现在正是好时候,你的决定也是正确的,可做买卖,无论大小,总得有本钱吧,你有吗?”
姚均晟说道:“有,我和猴子还有胖子,我们三个能凑两千块钱,准备卖盗版磁带。”
沈川不得不对这几个小子另眼相看,像莱清这样的小县城以及周边乡镇农村,没有人会愿意花十多块二十几块钱买正版磁带。可以说,小县城和农村地区,是盗版磁带最终消化地。而他们本钱不多,卖盗版磁带是最好的选择。本小,利厚,无风险。
也许他们并没想这么多,就是因为没有多少钱,才选择卖盗版磁带,但能想到这个方向,也是有点小聪明的。
“你们都吃饭了吗?”
几个家伙摇头,姚均晟说道:“我们准备晚上聚餐,所以中午就没吃。”
沈川笑着说道:“走吧,请你们喝羊汤,吃烧麦。”说完,转身走向对面的孙家羊汤馆。
“老板!”沈川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六碗羊汤,六屉羊肉烧麦。”
“来了!”老板是回民,估计是吃牛羊肉的关系,看起来膀大腰圆的。脑袋上还带着个白色的帽子,也叫礼拜帽。
“呦!”老板见到沈川很意外,“二川,听说你被特招进了水木,这还没放假呢,怎么就回来了?”
话听起来很正常,但意思很明显,你小子不是被退学了吧。
沈川笑了笑:“回家有点事,顺便到学校来看看。”
老板没有再说什么,他可知道沈川的脾气,就是属驴的,惹急眼了,把他店砸了,即使找到说理的地方,那也憋屈啊。
很快羊汤和烧麦端上来了,沈川已经吃完了,但还是要了碗羊汤,跟着一起呼噜呼噜的喝起来。
“你小子想做买卖,你爸你妈能同意吗?”沈川夹了个烧麦,咬了一口。
姚均晟说道:“我的人生我做主,他们管不着。”
師妹養成記錄
“小孩子话!”沈川把嘴里烧麦咽下去,“回去跟你父母商量,只要他们答应你做生意,我出钱找个项目给你做。做好了,五五分账,做不好,赔了算我的。”
“啊?”姚均晟张大嘴,汤都在嘴角流出来了,紧接着反应过来,抬起胳膊,用衣袖在嘴角抹了一下,兴奋的说道。
“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沈川说道:“我还没那么无聊,骗着你玩儿。”
姚均晟激动的脸通红,“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项目?”
“还没想好!”沈川拿起桌子上的胡椒粉,往羊汤里撒了点,“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只有说服你父母之后,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
“好!”姚均晟握着拳头,狠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我肯定会说服他们。”
“嗯!”沈川说道:“我还能在家呆一个礼拜,你也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去说服你父母,不然就得等到我春节回来了。”
姚均晟坚定的说道:“三天时间就够了,我有信心。”
沈川笑了,对姚均晟这孩子,沈川还是比较喜欢的。虽然有些跳脱胡闹,但谁还不是年轻时过来的,尤其他沈川,那个时候还比不上姚均晟呢,那可真的是,整天招猫逗狗,惹是生非。
“行了!”沈川把羊汤喝没了,吃了两个烧麦,拿着餐巾纸擦擦手,“我去学校找黄老师,你们慢慢吃吧。”
沈川站起身,又揉了揉姚均晟的脑袋,既然这孩子有心做生意,就让他试试,培养培养。能培养起来最好,要是培养不起来,这小子不是做生意的料,到时候再说。
“哇哦!”见到沈川走了,孙远军几个人兴奋的高呼起来。
沈川已经过了马路了,听到身后羊汤馆里传来的欢呼声,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
黄国立正在大办公室跟坐在他对面的老师聊天,突然他右眼跳了一下,开玩笑的说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早上就开始跳,这都大半天了,我晚上都不敢回家了。”
坐在他对面的是个女老师:“你放心,你这个灾难绝对不会发生在回家的路上。”
黄国立立刻来了兴趣:“我说马老师,你还会算命咋得?”
邪皇霸寵:呆萌煉魂師 赤玥
马淑红哈哈大笑,指了指办公室门口:“你看看,是不是你的灾星来了。”
黄国立位置是背对着门的,听到马淑红的话,一转身,就看到沈川笑嘻嘻站在门口。
“我艹!”黄国立很没有形象的爆了句粗口,“你怎么回来了?不会是惹了祸,被开除了吧。”
沈川一翻白眼:“什么叫我被开除了,你就不能念我点好?”
“呀,沈川回来了!”一名年轻的女老师听到马淑红哈哈大笑声,奇怪的转身看,然后就看到了沈川,有些惊喜的喊出了声。
其他几个正在批作业或者备课的老师闻言抬起头,见到真是沈川,尤其是几个年轻的女老师,站起身就把沈川围住了。即使是她们对沈川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沈川从人见人厌的坏学生,到成为著名的词曲家,然后又被几所名校特招,实在是太传奇了。
沈川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恭敬的给各位老师问好,那个态度好的,让黄国立啧啧称奇,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陪着老师们聊了会天,吹了会牛逼,然后在老师的恋恋不舍中,拦着黄国立就跑了。
“我的天!”出了办公楼,沈川拍拍胸脯,“以前不管是哪位老师,只要认识我的,碰到都要训两句。可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我还会这么受老师的欢迎,热情的都让我有点怀疑人生了。”
黄国立说道:“你要不要去看看,那些教过你的各科老师?尤其是你曾经的班主任,这两年可是一直把你的名字挂在嘴边,逢人就说你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沈川一撇嘴:“以前他也经常把我的名字挂嘴边,那是逢人就骂。”
黄国立说道:“那是恨铁不成钢。”
沈川说道:“那也不去!”
卡王
黄国立有什么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你要是没回来也就算了,既然回来了,就去看看他吧。”
“嗯?”沈川感觉到黄国立语气不对,“怎么了?”
黄国立说道:“癌症,日子不多了,不管你对他有什么不满,但毕竟他曾经是你的老师。”
沈川迈步就走:“他在医院还是在家?”
黄国立快步跟上来:“医生说没有治疗的必要了,一个月前就在医院回家了。我周日去看他,精神还算好,但医生说顶多还有一个月。”

rjxma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完美重生 ptt-465章 我需要一個解釋鑒賞-aj0im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沈川真的很意外,当初他和刘海设局,安排一个叫李俊国的小偷进了拘留所,然后故意跟赵刚发生冲突,最后被赵刚咬断大拇指,造成重伤。在沈川预计中,怎么也得三年五年的,而且看这家伙活得这么滋润,估计早就出来了,刘海居然也没有告诉他。
“谁他麻痹这么会说话啊。”一个留着飘逸长发,身高不到一米六,光着膀子,前胸后背纹龙刺凤的家伙,拎着酒瓶子站起来,然后摇摇晃晃的转过身,显然没少喝。
“哈!”沈川哈哈大笑,那个家伙长得太有特色了。细长脸,泛黄的槽牙,年纪不大,但只要他脸上带一点表情动作,额头上就满是皱纹,尤其是他有点内凹的小短腿,居然穿着一双男士的高腰靴子,再加上他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怎么看都像一只变异的人种。
“我艹你麻痹的!”那个家伙估计没少被嘲笑,听到沈川的笑声,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拎着酒瓶子就过来了。
赵刚见到沈川,脸色就是一变,眼中充满了恨意,那种恨意已经深入骨髓。他大哥手脚筋被挑断,这辈子都不可能站起来了,他爸在他进去之后也走了,据说去了北边,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要不是有这个五金店撑着,等他出来,他妈和他哥的坟头草都长出来了,他怎么能不恨沈川。只是,在恨的同时,他也怕。
实在是沈川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在他记事那天起,他就知道,他们家有大背景,他可以在莱清为所欲为。果然,跟他想的一样,无论他跟他哥惹多大的祸,他老子都能摆平。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跟他哥刘勇也慢慢长大,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也变得越来越跋扈,越来越嚣张,越来越狠辣,也越来越享受那种被人簇拥,让人惧怕,高人一等的感觉。最后他哥刘勇统治了莱清地下世界,就是在锦川都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而他在学校更是成为了一霸,但他却很不服气,因为有一个名字一直在压着他,那就是沈川。
他跟沈川不在一个学校,而且差着两届,沈川又经常逃课,他堵过几次都没堵到,直到他也进入了一中的奋进班,终于碰到了沈川这个一中的钉子户,然后很果断的制造机会挑衅,要把沈川这个钉子锤弯拔掉,奠定他的地位。
七種武器-長生劍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一行动,给自己家带来了多大的灾难,被沈川坑的差点家破人亡。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他赵家不是太阳,不是谁都得围着转,他老子也有平不了事儿的时候,甚至也差点把命搭上。
他不想报复沈川吗?他想,而且做梦都想,但蹲了一年多的窑子,他也成熟了不少。知道,自己想要报复沈川那就是找死,所以他在等,等他老子回来。他相信,他老子也不可能咽下这口气,到时候他们爷俩联手,搞死沈川一家子。所以他出来之后,就把他哥的那些手下接了过来,但一直都老老实实。
“长毛,回来!”赵刚喊了一声。
变异的人种长毛脚步一顿,疑惑的回头看向赵刚:“老大,这小犊……”
“让你回来就回来!”赵刚脸一沉。他心里清楚的很,现在绝对不能跟沈川发生冲突。
沈川眯了眯眼睛,用手指了指赵刚:“赵刚子,你肯定不服气,在等待机会报复对吧。你一定要想清楚,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旦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悔活在这个世上。千万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你心里应该清楚,我说到就能做到。”
秀爺的星際之旅 悠悠仙
沈川脚下一轰油门,摆摆手:“再见!”
“我艹他妈的!”一个家伙猛然站起身,手里的酒瓶子也飞了出来。可沈川已经走了,酒瓶子啪的一声落在马路牙子上摔得粉碎。
“老大,他是谁?”长毛瞪着充血的双眼,看起来是真没少喝。
赵刚说道:“我进监狱就是被他陷害的。”
“我艹!”几个人同时骂了一句,长毛更是怒发冲冠,“老大,那你怎么还让他走了,就应该废了他。”
“这个仇一定会报,但不是现在。”赵刚摆摆手,“来来来,我们接着喝。”他可不会告诉这些人,沈川有多恐怖有多阴险。因为他要报复沈川,这些人肯定是冲在最前面的炮灰。
沈川拿着电话打给刘海:“赵刚出来了,你知道吗?”
刘海沉默了一下:“知道!”
沈川说道:“知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刘海又沉默了一下:“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觉得事情就这样过去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鈔煩入盛
“你知道个屁!”沈川嗤笑一声,“你信不信,赵刚肯定会对我进行报复,尤其是我的家人。”
刘海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火影之遠途
純禽老公不靠譜 囧囧有妖
沈川问道:“告诉我,是谁把他弄出来的。”
刘海很无奈:“我也不清楚,赵刚进去半年之后,他就开始各种立功,连续减了几次刑,不到一年半就出来了。”
沈川把车停在了路边,又找到烟点了一根:“不清楚?你认为我信吗?”
刘海急了:“我们两个啥关系,要是知道,怎么可能会不告诉你。”
“狗屁!”沈川骂了一句,“咱俩有个鸡毛关系,赵刚出来了你都没跟我说。”
刘海叹着气说道:“他都已经出来了,我跟你说什么,还惹得你生气,不值得。”
“行了!”沈川没好气的说道:“我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跟109局有关。”
商河奔流 光玄
刘海这下来精神了:“109可是你的地盘,他们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居然还有脸问我,你是怎么混的。我要是你,赶紧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沈川没再搭理刘海,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打给阎王,很快对方接通:“老大,你终于想起我了。”
沈川哼了一声:“关于赵刚的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

7rlrr火熱都市小说 完美重生 txt-463章 人生路上兩茫茫相伴-ywipg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黄红章哈哈大笑,听起来那叫一个开心,而这个笑声,也让赵剑刚紧绷的心彻底松弛下来。因为他知道,黄红章虽然比他资本要厚实点,但一千多万扔里了,那也得掉层皮,这一段时间并不比他轻松,现在听到黄红章的笑声,显然事情是真的解决了。
機甲之死神號傳奇 齊天小猴子
靈異實錄:荒山驚魂 烈焰長空
黄红章说道:“改规划那是犯法的,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商人,怎么能干违法的事。”
赵剑刚嘴角一抽搐,最先提出来找某部门改规划的就是黄红章,钱花了不少,人也找了不少,最后还是没办成。因为自己在地产领域就是新人新丁,两眼一闭冒冒失失就闯进来了,没有靠山,没有后台,不被骗不被坑才是奇迹呢。
虽然老人家说过,要摸着石头过河,失败了不要紧,就当交学费了。可他们这个学费交的实在是有点贵,一多半的身家扔里了,妈的,连个响都听不到。
貼身妖孽保安
“行了,快点说,我都要急死了。”
黄红章装逼的问道:“听说过审前资产保全这个词吗?”
赵剑刚很老实的承认:“没听过!”
黄红章嘿的一笑:“我跟你说啊,我认识一个能人,绝对牛逼的那种,这个词就是他告诉我的。”接着,他把沈川的话复述了一遍。
赵剑刚拿着电话愣了好一会,然后一个激灵:“这能行?”
黄红章说道:“这个人家里就是搞房地产的,跟人家比,咱就是重孙子辈儿的,他既然这么说了,绝对不会有问题。你现在就找人操作,但你一定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打欠条,别忘了让他们也打欠条。不过也不能让人家白忙活,该给的钱不要省,而且要多给。”
赵剑刚深深吸了口气:“这法律上的事我们不懂,我现在就去找钱律师,让他帮着操作。”
“行!”黄红章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现在就去,有什么进展了,给我个电话,不然我这心也放不下。”
愛妻入甕
“好!”赵剑刚挂了电话,看着自己老婆,跟黄红章一样,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哈哈大笑,这一段时间的压力,也释放了出来。
“媳妇,事情有办法解决了。”
钟玉梅说道:“什么办法?”电话的声音不小,但听得也是隐隐约约,不太明白。
赵剑刚说了一遍:“我去找钱律师,这事还得他帮着操作才行。”
钟玉梅想了想:“我也去!”
莱清,高雅放下筷子,拿着餐巾擦了下嘴:“我吃完了。”
沈川说道:“我也差不多了。”
“等我一会!”刘海把半盘油焖大虾拿到自己面前,“我把这盘虾消灭。”
“嗝!”沈川打了个饱隔,“嫂子,你一个女人,而且还这么漂亮,怎么会想到当刑警?忙得时候,风里来雨里去的,没个消停时候,重要的是,整天跟尸体打交道,你不怕吗?”
高雅笑着说道:“我要是说,因为刑警每月比其他部门多了八块钱的出勤补贴你信吗?”
“信!”沈川点头:“我偷了家里五毛钱,我爹都拿着鞭子在后面追着我抽。你为了八块钱去当刑警,我有什么不信的。”
“噗嗤!”高雅忍不住笑了一声,一开始对沈川她没什么印象,可越是接触越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真的假的呀!”
沈川冲刘海努努嘴:“不信问你男人,他知道,我爸肯定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暮小雨
刘海点点头:“据我所知,这小子小时候没少挨他爸揍。”
无意中,刘海一抬头,就看到四粒红和那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过去。
沈川见到刘海的神色,回头看过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姐姐,自从第一次相识之后,我对你可是日思夜想,但自觉平庸无华,不敢造次,所以只能是人生路上两茫茫了。可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真是心中欢喜。”
这种不文不白的话,听得四粒红一愣,而于婕却嘴角抽了抽,看着沈川的眼神是满满的鄙视。
“噗嗤!”四粒红愣了一下之后,笑了出来。她心里可清楚,不要看这个家伙嘴这么贫,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要是发起火了,真的很吓人,就是她也顶不住。
“沈先生,您的话真有点让我受宠若惊。如果我再年轻几岁,真的会被你这张嘴骗走了。”估计是因为于婕在场,这女人收敛很多,不在像第一次见面那样露骨的挑逗沈川,甚至连小兄弟都不叫,直接称呼沈先生,来表达自己的尊重。
四粒红说完,一拉身边的于婕:“我妹妹,这家店就是她开的,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请沈先生多多照顾。”
沈川拿起烟点了一根,眼睛一眯:“我说姐姐,你说这话,是在臊我呢吧,四粒红的妹妹开了家店,哪需要我照顾啊。”
覓仙屠 風中的稭稈
四粒红手里端着一杯白酒,就是那种三两多的杯,一斤白酒,正好能倒三杯:“我四粒红是混江湖的,但从来不做亏心事,更不做违法的事。可是混江湖就是混江湖,没有人认为我是个好人。而我妹妹出身青白,还是大学生,有文化,在外企工作过,我必须要跟她保持距离,因为她有她的人生和生活,我不能参与太多,让人认为她跟我一样是个坏女人。”
“这杯我敬您!”四粒红说着一举杯,很豪爽的把三两多白酒一口喝了下去。
“于婕!”四粒红给于婕使了个眼色。
“沈先生,这杯我敬您,以后小店还需要您多多照顾。”于婕拿的是一杯啤酒,也是一口干了。她是瞧不起沈川的,但四粒红对沈川这么重视,她也不得不把这杯酒喝了。
沈川看了于婕一眼,突然笑了一声,这女人心里怎么想的,眼睛里完全表现出来了:“姐姐,我身边坐着的这两位,可是人民警察。你说这样的话,是对他们的不相信,是对他们最大的羞辱,你这样让他们情何以堪?所以啊,以后店里不管发生什么事,要找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不过,你敬的这杯酒,我接下了。”
沈川站起身,“这里菜的味道还算可以,结账吧,顺便把剩下的菜给我打包。”
沈川没有答应,也在四粒红的意料之中,毕竟像沈川这样的人,岂会因为一杯酒,就随便答应你什么。她这次最主要的,还是跟沈川接触一下,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等下次有机会再见面可定不会这样。
“沈先生能来小店捧场,那是荣幸,这顿饭我请了。”
沈川摆摆手:“今天是我请我哥和嫂子吃饭,我不结账,他们怎么能领情。”
他对四粒红的印象还算不错,虽然是混江湖的,但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容易。但好感归好感,一顿饭就想让他欠个人情,真当他沈川脑子有水啊。

cop8k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完美重生 ptt-462章 黃達的求助讀書-2315r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认识吗?”沈川问刘海。
刘海点头:“四粒红,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高雅皱着眉说道:“她怎么会跑这么远来县里吃饭。”
沈川说道:“看到那个穿黑色职业装的女人了吗?她就是老板,叫四粒红嫂子。”
高雅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沈川扣了扣耳朵:“当然是听到的。”
高雅张大嘴:“这么吵,而且距离这么远,你都能听到?”
刘海说道:“这丫的很邪性,在他身上,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得可能。”
沈川一拱手:“夸奖夸奖。”
刘海一翻白眼:“我那是夸你吗?”
沈川嘿嘿一笑:“我是当你在夸我呢。”
因为要的菜都比较好做,很快就上来了,最后服务员问道:“先生,你们要喝点什么吗?”
沈川问刘海和高雅:“喝酒吗?”
高雅摇头:“下午还要上班,不喝酒。”
本来刘海是要喝点的,毕竟跟沈川好久没见了,就是他上次回京,都没来得急见,可听到高雅说不喝,他也就没吱声。未来媳妇说话,那就是天,再说,自己这个领导,要是还没有一个小女子觉悟高,实在不像话。
“行吧!”沈川对服务员说道:“那就来三碗米饭吧。”
服务员怪异的看了三人一眼,转身离开,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吃海鲜不喝酒而要米饭的。
四粒红跟打招呼的人摆摆手,对于婕说道:“这太吵了,先安排个包房。”
“走吧!”于婕转身往楼梯上走。
四粒红刚走上步梯没几个台阶呢,脚步猛然一顿,因为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她。慢慢的转过头,然后就看到她两年来都没有忘记的脸。
于婕疑惑的回头一看,就见到十六号桌一个男人在摆手,四粒红则是微笑的一点头。
“嫂子,你们认识?”
几个人继续往上走,四粒红说道:“一面之缘,你一会儿跟我去敬杯酒,结识一下,对你有好处。”
于婕说道:“他身边坐着警察呢。”
四粒红笑了一声:“我不杀人,不放火,怕什么警察。”
于婕张了张嘴,但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行!”
刘海好奇的问沈川:“你认识四粒红?”
沈川说道:“磕巴你见过吧。”
刘海想了想:“有点印象。”
沈川说道:“王洪生你认识吗?”
刘海拿起一只螃蟹,拔开盖说道:“去北山宾馆吃过饭,见过几次。”
沈川夹起一直大虾,把虾头揪下来,连壳咬了一口:“磕巴喜欢上一个叫陈红梅的女人,是王洪生的情妇。两个人是郎有情妾有意,但王洪生就是一头拦在两人中间的饿虎。我这人心肠儿热,最见不得的就是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所以我当了一回打虎英雄,王洪生被我收拾了一顿,老老实实的把人放了,成全了磕巴和陈红梅两人……噗!”沈川把嘴里的虾壳吐了出来。
高雅忍不住说道:“这跟四粒红有什么关系?”
逍遙小鎮長
沈川说道:“我在北山宾馆跟王洪生谈的时候,四粒红碰巧赶上了,就这么认识了。不过,也就那一次见过面,没想到她还记得我。”
刘海把螃蟹壳扔在桌子上,拿着餐巾纸擦了擦手:“四粒红这个人很复杂,她父亲是个烂赌徒,不但输得家徒四壁,还经常酗酒家暴,她母亲忍受不住,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跟人跑了。没有了发泄的目标,他父亲就开始殴打她,有一次她父亲又喝多了,差点把她打死。那一年她十一岁,趁着她父亲熟睡的时候,拿着剪刀,刺向了他父亲的心脏。因为年纪小,没有负刑责,家里也没有亲人,相关部门就把她送到了福利院。
在福利院呆了三年,突然就消失了,不知所踪。那个时候社会刚刚稳定没多久,人丢了也就丢了,没有人会去找,很多人都以为她死了。谁能想到,十年后,也就是七年前她突然回来了,仅仅两年时间,她就在锦川地下站稳了脚跟,手下养了不少刑满释放人员,但她从来不做违法生意,对手下人的约束也很强,那些刑满释放人员也没有在犯过案。”
穿越之嫡女當家 已兒
沈川夹了块海参段儿放到嘴里:“这是一个行走在黑白边缘的女人。”
刘海说道:“刚才你说,那个女人叫四粒红嫂子,我能查到的资料显示,她并没有结过婚。”
沈川笑着说道:“她十一岁把自己老子送上了奈何桥,在福利院呆三年,也就是十四岁失的踪,十年后回来的,她都已经二十四岁了。在这失踪的十年间,她就不能认识一个男人?”
沈川的手敲了敲桌子,回头看了一眼楼梯:“冠豪酒店,你说这个冠豪,会不会是个人的名字!”
高雅眼前一亮:“这个还真有可能,那个女人如果真是老板,这个冠豪的名字,很有可能是她哥哥,四粒红的男人。”
“有意思了!”刘海也抬头看了一眼楼梯,“四粒红消失的十年到底在哪里,都遇到了什么。”
“她遇到了什么,跟我们有毛关系。”沈川一摆手,“吃饭。”
我那不堪回首的婚約
京城,火车站出站口,人群涌了出来,接站的也是人山人海,两股人流汇合到一起,叫声喊声响成一片。
黄达站在人群中,很快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因为个子比较小,又蹦又跳又喊又叫的挥手。
“爸,妈,在这呢。”
黄红章和尚月琴听到喊声,抬头望过来,看到是自己儿子,也高兴的挥挥手。
“爸妈,你们来怎么提前打个电话啊,都上车了才打电话。”黄达接过黄红章手里的行李。
尚月琴说道:“上车给你打电话还晚吗?”
黄达叹口气:“我爸不是说,要见我同学沈川嘛,人家不在京城。”
黄红章一愣:“不在?”
黄达点头:“我都不知道他在忙啥,前几天给他打电话,他说要回家,有重要的事情。”
黄红章不满的说道:“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黄达一翻白眼:“你都上车了,我告诉你,你就不来了吗?”
黄红章被噎的差点背过气去,狠狠瞪了黄达一眼:“走吧,坐了一夜半天的火车,先找个酒店住下休息休息,明天再去看看你说的房子。”
黄达抱怨的说道:“你才来,要不是沈川面子在,房子早就没了。”
尚月琴叹口气:“你也别怪你爸,这一段时间他都快愁死了。”
黄红章不满的说道:“跟孩子说这些干什么,帮不上忙,还跟着担心,耽误学习。”
黄达的心一跳:“怎么了?”
尚月琴说道:“孩子大了,家里的事情,他应该知道。”
黄红章没有说什么,尚月琴说道:“你爸不是跟你赵叔合作弄了个地产公司嘛,然后通过所谓的朋友,得知了一些内幕,市里做出了未来十年发展规划,城市要向东发展。然后经过他们那个朋友介绍,花了一千三百万,把城东老砖厂那块三十亩地买下来了。”
黄达眼睛瞬间瞪得多大:“一千三百万,买了城东老砖厂那块地?”然后看向黄红章,“爸,你跟赵叔被骗了吧?”
尚月琴哼了一声:“他们可不就被骗了吗?人家一伙人,花了两百多万,买下了那块地,然后编了个故事,演了场戏,就把你爸和你赵叔套里了。”
黄达顿时急了,那可是一千多万,要是套里了,他家也得伤筋动骨:“那块地手续有问题吗?”
黄红章冷哼一声:“你还真当我跟你赵叔是傻子?要是手续有问题,我们怎么可能会买?”
尚月琴嘲讽的说道:“你们不傻,怎么会被人骗?”
黄红章气势顿时一弱:“那……那不是……”
“那不是什么?”尚月琴很不客气的打断黄红章,“那个许岩我一直都说他不是好东西,少跟他有什么往来,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我是对的也晚了。”
黄红章是真的后悔了,就是因为他太讲义气,相信朋友,然后把另一个真正的朋友给连累了。
黄达说道:“别吵了,既然手续没有问题,那就开发。”
尚月琴说道:“不能开发!”
黄达一愣:“地皮的手续不是没有问题吗?为什么不能开发?”
尚月琴说道:“如果市里真有十年规划,城市向东发展,一千三百万买下那块地,盖上楼就有赚。但市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规划,楼建起来了,谁能去那个破地方买?所以啊,不开发是赔,开发了更赔,到时候,我们家就得去要饭吃了。”
黄达说道:“我听沈川说,城市的发展会越来越快,土地也会越来越值钱,既然现在开发会赔钱,那就等几年在开发,地在那里也丢不了。”
黄红章叹口气说道:“我跟你赵叔也想等几年,但是不能等。有规定,两年内必须开发,如果不开发,土地资源部门会收回,土地出让金也不会退还。”
黄达说道:“没找找人,把土地规划改一下?”
黄红章说道:“我跟你张叔的关系都用到了,但是没有结果。”
黄达张大嘴,好一会才说道:“没有一点办法吗?”
黄红章摇头:“没有!”
黄达想了想:“我打电话问问沈川!”
黄红章说道:“这样的事情,你问他有什么用。”
黄达没有搭理他老子,拿出手机打给沈川。
沈川正抱着一个螃蟹在咬,蟹钳被他咬得嘎嘣嘎嘣直响,这是兜里的电话铃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黄达的。
“喂,找我什么事?”
黄达说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沈川一皱眉:“什么大事?”
黄达唉声叹气的说道:“我家里的大事,要是解决不了,你弟弟我可能就得去要饭吃了。”
“呸!”沈川把嘴里咬碎的硬壳吐在桌子上,“少废话,说,出啥事了。”
黄达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下,沈川说道:“就这点事?”
黄达不满的说道:“这事还小吗?这可关系到你弟弟我下半辈子,是左拥右抱,大富大贵,还是凄风冷雨,吃糠咽菜。”
“哈!”沈川笑了一声:“你小子就贫吧。”
黄达很认真的说道:“老大,一千多万,对您老人家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我家来说,真有会要命。”
沈川说道:“这事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
黄达精神顿时一震,眼睛都射出了光:“老大,我就知道你会有办法,快点说说,我家老头急得都快上吊了。”
这时,听筒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嘈杂,好像黄达按了免提。
沈川把电话往耳边挪了挪:“审前资产保全,听过这个词吗?”
牛氣沖天小農民 紫水清
黄达说道:“没听过!”
沈川说道:“找两个信得过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亲戚,都无所谓。让你爸拿那块地做抵押,给对方两个人分别打个五百万的欠条,然后让其中一个到法院去起诉你爸,要求审前资产保全,然后这块地就会被法院冻结。为什么会冻结,因为不知道这块地将会归谁,这种案子一般在司法程序里,三个月最多六个月以内,就必须会开庭。然后,让对方找个律师跟法院沟通,必须要晚开庭。为什么晚开庭,因为在开庭前一周,让律师去法院撤诉不告了。
逆仙
这种案件属于自诉案件,不告了土地就会解冻,我们国家跟全世界差不多,法院冻结涉案资产会很迅速,但要解冻会很慢,没有半年,程序走不完。然后再让另一个人去起诉,土地会再一次冻结。也就是说,两个人告你爸一次,土地就会冻结一年,听明白了吗?
而土地被冻结叫司法程序,土地不开发收回在法律上叫行政法规,司法程序的权力高于行政法规,所以被司法程序冻结的土地,行政法规是不能执行的。等啥时候地价合适,房价涨上去了再开发。然后就彻底撤诉不告了,因为已经开发了,有关部门就无法再收回土地了。当然了,虽然你找到人是朋友,是亲戚,但以防对方假戏真做,也要让对方两人分别给你爸打个五百万的欠条,互签欠款,这叫对冲,谁也不怕谁。”
沈川的话,听得刘海和高雅目瞪口呆。而此时的黄红章和尚月琴张着大嘴,看着黄达手里的电话,刚才里面的声音,仿佛给他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儿啊。
黄达收了电话,眼睛贼亮贼亮的,样子那是相当得意骄傲:“我说了吧,我们老大绝对有办法。”
黄红章砸吧咂嘴,一搂黄达的脖子,兴奋的说道:“儿子,你这个同学可是个能人啊。你知不知道,你爸我和你赵叔,找了很多人,就连律师都问了,没辙!”
“那是啊!”黄达笑嘻嘻的晃了下脑袋,“他也是搞房地产的,西城·壹号可不是假的,这样的小事儿怎么可能难倒他。”
黄红章说道:“这次我肯定是见不到他了,等放假的时候,邀请他到家里玩儿,我一定要亲自谢谢他,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没问题!”黄达答应的很痛快。
黄红章拿出电话:“我给你赵叔打个电话,先把事情安排一下,等过两天我回去,再研究怎么实施。”
江浙省,温洲市,因为是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此时的温洲对比内陆,甚至是京城都要繁华很多。
处在城市最中心的一个高端小区,一栋高层住宅内,赵剑刚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他的媳妇钟玉梅脸色也不太好,正在桌子前,捧着饭碗扒拉着饭往嘴里送。
吃着吃着,砰的一声,钟玉梅重重把饭碗放在桌子上:“当初我就说,你们不懂房地产,老老实实做皮鞋挺好,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被人家骗了,一千三百万,再加上保证金,将近一千五百万,全都扔里面了。”
钟玉梅说着,眼泪下来了,狠狠的用衣袖一抹:“当年我跟你起早贪黑,从一个小作坊做到现在拥有三家皮鞋厂,容易吗?这可是一千五百万,是我们这三家厂,七八年的利润,现在可好,全都赔进去了,连周转资金都变得紧张了,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赵剑刚张嘴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说,对自己媳妇,心里是真的有点愧疚。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想什么都没用。
“唉!”赵剑刚只能叹口气。
“叮铃……”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老黄的!”说完按下接听键,“你不是去京城了吗?”
黄红章说道:“我刚下车,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们的事情有办法解决了。”
“什么?”赵剑刚猛的站起身,抓着电话的手都抖了一下,“老黄,我心脏可受不了,你可别跟我开玩笑。”
黄红章说道:“我都快上吊了,哪还有闲心拿这事跟你开玩笑。”
赵剑刚激动的说道:“是不是你找到了什么人,把规划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