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q54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垂釣之神 起點-第1565章 我名,韓非看書-imlfr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鱼傲海陨落,这是所有人类尊者的共识。
在他们看来,这鱼傲海,相当于以中级尊者巅峰的力量,去迎战半王,你不死谁死?
而韩非,竟然还装得挺像?
看起来,都像是被打残了一般……
可是,人族最强聚灵师的身份,让韩非的损伤,在顷刻间就恢复如初,连半点损伤都看不出来。
“吼!海妖贼子,瞧瞧,这便是我人族强者。”
“哈哈哈!傻眼了吧?尔等可知,我人族有如此强大的聚灵师?”
“嘶!我们不死城啥时候有这等强者了?”
“原来,这才是聚灵师的真正强大之处,这根本打不死啊!”
在后方一片嘈杂声中,韩非吸了不少无主之魂。自己的魂力再次损耗之后,距离恢复圆满,只差不到5000点了。只要再屠戮四尊,应该就可以补回来了。
至于生机?韩非早就补回来了。
不过,这次回去,韩非还打算宣称一下自己的生机不足……这样,再弄点灵果,疗伤个几万人,也就理所当然了。
那海妖半王,没想到一个聚灵师的杀伐手段,竟如此强大!
鱼傲海的体魄,可并不弱!结果,连一道雷霆刀锋,都没能挡住。
问题是:鱼傲海,本就极其擅雷霆战法。结果,最后被雷霆之刃给劈死了!这叫人如何不惊?
此刻,不少人纷纷抬头看向天穹,看着那血雨倾盆。
不少人都微微吐了口气。这几十年,人类这边,已经没能再屠海妖尊者了。
毕竟,从来都是海妖压着人类打。人类这边,该出场的人物,其实都已经出过场了。黑血城的这些尊者,对人类已有的尊者战力,可谓是了若指掌。
此刻,韩非作为一个全新的角色出现,手段奇多。之前,面对尘香的时候,他用的纯粹的战法,谁都能从韩非身上,感受到凶猛无比的力量。
只是,这一次,韩非完完全全用阵法,竟然就将一名中级尊者巅峰的强者,给灭杀了。或许,对那些探索者而言,韩非这一战打的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但是,落在人类尊者的眼里,韩非屠尊,便如同闲庭信步,信手拈来。
韩非的神色平淡,静静地看向那海妖半王,用清淡的声音在这海水哗啦,磅礴雨幕之中,侃侃而谈:“看,我不死城其实也没那么弱,黑血城也没有那么强。以前,你们是没见过聚灵师出手,今日便让你们见识一下,也好让你们这群鱼虾知道……尔等,都是垃圾。”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韩非随手一挥,翻滚的巨浪轰然倒塌,海面渐渐归于平静。
那一刻,韩非孤身立于沧海暴涛之中。一人,仿佛自成一条战线,骁勇至极。
尘香看着韩非这一幕,心中生出怪异的念头:是的,直到此刻,她都不认为韩非像一名为帅者。
为帅者,眼观全局,运筹帷幄。
为将者,御军阵,战四方,勇猛无敌。
为兵者,冲锋陷阵,攻城略地。
可以说,兵者尽己之力,将者尽人之力,帅者尽人之智!
而韩非,这三样,他一样都不占……
“嘶~”
尘香忽然想到:听不死城传来的消息,说韩非此人,自认自己为人王。假如……这话是真的呢?
这个想法,只是在尘香脑海中一闪而过,并没有深入去思考。
此刻,韩非依旧站在海中,目光直视那海妖半王:“今日我不走。中级尊者境,来者不拒!不论是谁,我都接战。”
韩非背负双手,高昂着脑袋。
顿了四五息,韩非咧嘴一笑:“想杀我?可能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没人来的话,我就走了。”
不少海妖尊者,纷纷皱眉,这人太邪了!鱼傲海才出手多久?就被一刀给斩了。
关键是,此人阵法无双,还能给自己治疗。必须得来爆发力极强,能够一轮轰爆他的人才行!
韩非又等了3息时间,目光扫视海妖阵营,不屑地说道;“一群废物,也妄图攻我人族……”
“站住。”
豁然间,只看见虚空撕裂,一名穿着厚重盔甲的长发青年,从虚空中爬出。
是的,就是爬出……
千妃太囂張
那人的下半身,一共八根触手,如同蜘蛛,却有蟹壳般厚重的盔甲。上半身为人,套着厚重到都能当盾牌的盔甲!
“嘶!”
看见这人的时候,人类这边无数探索者,纷纷吸了口冷气。
“是食蟹魔,这是个疯子。”
有人愤怒:“特娘的,这玩意怎么出来了?他什么都吃,凡是败在他手下的,都被他吃了。”
有不死者喝道:“屠了他。”
有人类尊者故意传音:“今日,要不要就此罢手?此人乃是身份奇特,拥有上古帝王蟹血脉,防御力惊人。大道……”
“嗡~”
却见那海妖,直接震荡虚空,崩碎人类后方传来的声音,只听他冷声道:“有些事,临场才说,不觉得已经晚了么?”
却见那食蟹魔,嗤笑道:“人类聚灵师?听说你中级尊者境,来者不拒?”
韩非微微耸肩:“我说的,来者不拒。”
食蟹魔的爪子,在虚空扎了扎,往韩非这边靠近了一些。因为他的爪子扎入虚空的速度太快,他的爪子每动一下,和空气都能摩擦出火焰,就像是踏火而行一般。
韩非一抬手,身体上空灵气风暴形成。
只听韩非道:“螃蟹,味道应该不错。”
“哼!”
羅 無
韩非的话音刚落,就看见虚空中,数以千计的刺影凭空扎出。
“叮叮叮~”
只是,在那些刺影出现的那一刻……
韩非身上,有甲盾飞悬。道纹六灵甲,凭空出现。
“突突突~”
却看见海面上,阵法连环。
一息之间,好几十道阵法凝现,速度快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盘龟阵,御魂阵,聚灵阵、六灵甲……还有一些看不懂的线条,竟然在海水中游走,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作用?
莫言鬼事
韩非依旧背负双手,口中淡淡笑道:“听说你很厉害?我很想看看,一只螃蟹,能有多厉害?”
“嘿……”
廢柴大小姐:魔妃難馴
日界線 夏茗悠
那食蟹魔的速度,快到连身体都消失了,围绕着韩非转了起来。转着转着,就转出了两个身体出来。
韩非感受了一下,竟然有点儿像是双子神术。一个是本尊,一个是阴影,但是论实力,两者似并未削弱。
韩非当时就明白了:也就是这人拥有的特殊本领,可以让他拥有两重身体。这和张玄玉的三元身,也有点儿像。
但是,不论是哪一种,都没有自己的双子神术厉害。若是自己施展双子神术,就这食蟹魔,上去一顿啃咬,就能啃死他。
韩非脚下一踩,只看见一只百丈巨龟,横卧沧海。巨龟咆哮,阵法玄妙。
只听韩非淡淡道:“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有可以与我争锋的错觉?”
“呵!狂妄自大的人类,你的确阵法无双。但是,这世上大道万千,你区区阵法,能守得了几个呢?想要一法破万法?哼……本尊可不相信!”
“嗡~”
只看见,那阴影食蟹魔,竟化成影子,无视了阵法,直接抓住了韩非的影子。在阴影透过阵法的一瞬间,韩非微微皱眉,掏出绣花针,做出了一个准备出击的动作。
只是,韩非万万没想到:那阴影竟然没碰到自己的身体,只碰到了自己的影子,就能与自己的神魂交锋。
海妖那边的尊者,看见韩非的影子被扣住的那一刻,纷纷露出笑容:这一下,没的救了。
被boss鎖定仇恨值該怎麽破 mijia
食蟹魔的大道:食影!
即便韩非知道,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招,何况韩非并不知道!
下一刻,韩非整个人都不动了。
只听食蟹魔嘿嘿一笑:“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总要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
只看见食蟹魔十刃旋转,硬生生钻破韩非的大盘龟阵。毕竟,这本来就是为了抵挡中级尊者巅峰的防御阵法。只要攻击强度足够,总是会破的。
就在那十根成锥状的蟹爪,到了韩非身前仅有10米之际,只见韩非忽然做出了捅枪的动作。
“嘭~”
只看见那食蟹魔身体,直接被炸出一个圆洞。一大片幽蓝神魂,直接被韩非硬生生给轰了出来。
“可惜了……”
“轰隆~”
天际之上,又一道红色裂痕出现,血雨范围更加扩大。食蟹魔于兴奋之中,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被韩非一枪叩天门,给扣死了!
这恐怕是黑血城到现在,死的最冤的一个家伙了!
他本以为,下一秒敌人会陨落在自己手下。然而,结果却是恰恰相反的。
韩非一把抓住食蟹魔的尸骸和日月贝,随手丢进了炼化天地,声音平淡地说道:“帝王蟹?味道应该不差……”
众人:“……”
却见那海妖半王的脸上,淡淡的微笑豁然间僵住,只见他一步跨到战场边缘:“你,到底是谁?”
韩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忽然咧嘴一笑:“吾!我想越级挑战。尔等海妖,有敢战的么?”
这半王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前几年,妖兽联盟发生的一件事……一个名为牛魔王的,三战斩七尊。杀的当时黑血城内的气势,都弱了三分。
今日,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只听这海妖半王喝道:“你究竟是谁?”
此时,韩非也知道是打不下去了。如果这时候,这黑血城还会上当,那应该就是傻了!
却见韩非微微仰头:“我名,韩非。”

2pwip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垂釣之神 ptt-第1559章 跟本帥說話,注意言辭讀書-bpc9o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韩非当然也明白。
自己刚到碎星岛的时候,碎星的范围大概是1800里纵横,常住人口在500万到600万左右。
其实,在碎星岛和海妖的战斗相对平静的时候,前线的驻军并不算多。绝大多数人,都待在岛中央。事实上,城中的人,多是境界比较高的。而前线的驻军,是最需要历练的。
跟碎星岛对比,这不死城外的岛屿上,危险性其实要比碎星岛要安全的多。如此,也只需常驻50万不到的人口。
一路飞掠,如这样的岛屿,就韩非看见的,就有四五十座了。
韩非不禁暗想:如果这么去算的话,那这不死城的总人口加起来,过亿那是肯定的。只是,即便如此,那也还是太少了。
所以,只能被黑血城逼至一角。
韩非带着三十万大军横行天际,全程只和龙溪有过交流。
总计飞掠300多万里之后,韩非再次看向龙溪:“禁忌之岛在哪儿?”
龙溪愣了半晌:“禁忌之岛?是在靠近最前线战场,大概50万里左右的地方。寒帅,我们可不能驻扎禁忌之岛。住在那里,是会出问题的。那岛上有太多威胁!只要上岛,就会出现危机。”
韩非道:“那周围有岛屿么?”
龙溪当即道:“有倒是有。在禁忌之岛附近三十万里内,有5座大型岛屿。我们若是去前线的话,最好是在前线十万里左右的岛屿上驻扎,或者直接在前线岛屿驻扎。如此,方能有效把握出动的时机。”
黑萌狂妃:極品煉藥師
韩非摇头:“不!带我去禁忌之岛。附近的岛屿,我要一座。”
韩非是带着幽冥的允许来的,要一座岛,无条件的一座岛。
按照幽冥的想法,韩非最好要最前线战场上的岛屿。凭借韩非尊者巅峰的战力,必能镇守一方。
包括龙溪等人也是错愕:韩非那么强势地跟幽冥大人要权利。可是,到了前线战场,你竟然要了一个距离最前线50万里的岛屿?
韩非说的话,都没有刻意瞒着。
所以,吕云天等所有尊者,都可以听见。
承諾後的藍色 螞蟻作家
此刻,这些人都有些疑惑:不是说兵贵神速么?难道,这是什么战斗策略不成?
……
大部队出行,速度自然是比较慢的。而前线,此时也已经得到了来自不死城的消息。
屌絲道士
所以,当韩非大军飞入前线百万里内的时候,人族各大岛屿,就已经开始传令了。
入前线又50万里,韩非发现:在自己的行军路线之上,有人早已等候在那里。
韩非喝令:“全军,停。”
韩非脚踩虚空,一步百里,直接跨到那些人前。
韩非身后,仅有龙溪相随。
等候韩非的,是两名巅峰尊者境的强者,一名不死者,一名人类女性强者。
那女子,面相清冷,却极具强者风范。发丝和长袍随风飘扬,一身青甲,双拳微握。长相倒不是漂亮的那种,脸型微方,极符合她的气质。
却见这女子端详了韩非一眼:“你是韩非?”
韩非嘴角含笑:“你是哪位?”
只见这女人脑袋微扬:“碎星岛第726任最高统帅。”
韩非咧嘴一笑:“吾!你是在考验我的记忆力?碎星岛历史,并非贯穿末法时代至今,而是起于25000多年前。而今,到我这一任,是第886任。726任,也就是3800朵年前,年代倒不是太过久远的……女性最高统帅……呵,你是尘香?”
在碎星岛的历史上,女子掌权的情况不在少数。800多任最高统帅中,如果韩非没记错的话,有269任女子最高统帅。
在韩非追查唐衍信息的时候,将这部分历史看了一遍,自然能记得这尘香是谁。
可以说,每一代最高统帅,都是一代枭雄。
尘香这女人,最出名的,不是她在任的时候,而是她的最后一战。
据说,在一次强者征伐战中,她被人合围。
当时,仅有初级尊者巅峰的她,曾凭一人一刀,横击五大海妖尊者。最后,天际三道裂痕,血雨降临……
而尘香,自此再未出现过。
所有人,都以为尘香死了。但是,她的功绩是在的。毕竟,以一敌五,诛杀两大尊者,杀到了海妖心寒。
可现在看来,其实不然,这女人当时连诛三尊后,最后是逃进了死亡之壁。
那是3800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尊者还多,韩非回忆起这一切,笑道:“知道你,可惜战绩不如我。”
韩非一如既往的强势。面对尘香,依旧傲慢。
尘香在刚才……韩非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眼睛就已经亮起来了。只是,以韩非的个性,真的适合当最高统帅么?
天價豪門:億萬總裁千金妻
尘香开口道:“听说,你解放了碎星岛?你是指碎星岛外的海妖,诛杀殆尽了?那可是数数以千万计的海妖吧?”
韩非嗤笑一声:“我说的是尊者。尊者一死,寻常海妖,谁敢作乱?不过都是人类历练的踏脚石而已。”
尘香皱眉:“外界尊者很多?不见得吧?区区3800多年,能诞生几个尊者?”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韩非,想看看韩非如何回答?
毕竟,这是那什么碎星岛最高统帅的两任继任者。对那碎星岛,应该很是了解。
韩非道:“黑刹螺王投影降临,三尊半王级投影,外加草玄、紫玉川、墨鳞等人,超过十尊……吾尽诛之。怎么,你是在审我?”
尘香微眯着眼睛。她自然是听过来自不死者的消息。且不说黑血城的人怎么出去的,可即便加上草玄、紫玉川这些人的名字,又能如何?
尘香担心的是:海妖有手段化成人族,而韩非出现的太突然,一来就夺权要人,还扬言屠戮十尊。还将不死城另一边,所有伤员都带来了。这要是一出事,那代价是惨痛的,是不死城根本承受不起的。
韩非见尘香的表情,嘴角勾起:“吾!看来,你不信?”
尘香:“想让我信,便说出让我信服的理由。你能说出我名字,我承认你肯定和碎星岛有关。但是,这不够。我怎知碎星岛有没有覆灭?怎知你是否为鲛人王族?”
韩非心中一动:尘香知晓鲛人王族?
那看来,鲛人族变身后,是完美的。
就如同夏小蝉一样,那完美程度,人类五大职业,人家学起来也轻轻松松。
韩非歪着头道:“那你怎样就信了?”
尘香:“得看你,还能拿出什么理由来?”
韩非冷笑:“你觉得,我非得征求你的同意?”
尘香:“事关不死城数十万人族。既然你为碎星岛的最高统帅,那解释你的身份,乃理所应当之事。”
韩非淡漠道:“那我得看看……你对碎星岛知道多少了?首先,你知道阴阳天么?”
尘香微微皱眉:“哪儿?”
韩非嗤笑:“千星城之上,中央圣城可以通往的地方。”
却见尘香更加皱眉:“你说的是,那从来都未有人能进的中央圣城?”
韩非淡漠道:“阴阳天不知道。那暴徒学院,你是否知晓?”
尘香点头:“知道。八大学院之首,李大仙一人盖压千星城。”
韩非心说:老李挺能活的啊!3800年前,就已经盖压千星城了?还挺溜的。
韩非耸肩:“吾,我暴徒学院的。”
尘香:“怎么证明?”
韩非当时,差点儿就发飙了,眼皮跳了一下,忽然反问道:“你如何证明你是尘香?”
尘香:“……”
韩非瘪嘴:“就凭你一句,你是第726任最高统帅?”
旁边,不死者道:“尘香来不死城3800年,诸敌过十尊,可以证明她的身份。”
韩非嗤笑一声:“黑刹螺王倒是可以证明我的身份,就不知道你能不能信?我曾亲手斩其投影!要不你们问问他,且看他作何反应?若再跟我胡搅蛮缠,否则别怪我翻脸……让开。”
尘香和那名不死者,倒是不急。
但是,韩非队中,王鹤心头一动,默默记下。
只听尘香道:“好,你说你曾镇杀黑刹螺王半王投影?你我一试便知。我看看你中级尊者境,怎么斩半王?”
“尼玛~”
豪門少爺倒插門
韩非当时就操蛋了。未曾想,不死者那边说通了。到了前任碎星岛最高统帅这边,竟然说不通了?
前后相差3800多年,世事变迁,唐衍所造成的大杀伐时代,她没经历过。暴徒学院覆灭之事,她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只要心中不信,还是可以找出无数个理由来。
只见韩非身上气机疯狂飙升。
豁然间,龙溪等人纷纷悚然,感觉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韩非身上杀意沸腾。
“来!”
只见韩非一步千里,单手扣向虚空。只看见三百里浮云,被韩非扣于手中,万千刀影汇成一剑。
那一瞬,天地失色,黯淡无光。
四方,无数观战的尊者纷纷骇然:这尼玛是中级尊者?谁特么在逗我?
龙溪等人,直接看懵了。
有人傻眼:“这,怪不得敢如此之狂!”
“我滴个乖乖。”
吕云天瞪大眼睛,这一刀,自己要怎么接?
尘香也是骇然,韩非这一击,太过恐怖,都抽吸了身边海量的力量!
只听她喝道:“你疯了,在这里打?”
韩非喝道:“不死城都已经废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打的?”
尘香催动大道,周身无形空气波动,滚滚而起。
原来,尘香的大道,竟是控制天地间空气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无非是压力的运用。
枕上男神,溫柔寵
只看见虚空“嘭嘭嘭”疯狂爆开。尘香尊者巅峰力量全力爆发,连轰七次,这才堪堪将韩非一击轰碎。
“咻!”
然而,下一刻,此地禁法。
一根大棍横空,一击叩天门,无视空间,时间,几百里距离,瞬间而至。
尘香哪里反应得过来?
瞬间被禁法了。顷刻,就被一击轰掉了半边身体,只剩下半个脑袋和一条完整的黄金手臂了。
韩非一瞧,冷冷一笑:“金身?就这么点金身,也跟我呜呜渣渣的。”
“住手。”
“韩非,留手。”
“韩非,你疯了,要同族相残?”
俩人虽在万米高空,可恐怖的力量,震动四方天地,无数尊者狂飙而来。有半王横渡虚空,挡在韩非身前。
遠影如黛
吕云天这些天,全力抵御虚空风暴。这尼玛,一击下来,可以直接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碾碎成渣。
“哼!”
韩非冷冷一哼:“证明这个,证明那个……说到底,还不是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下回再跟本帅说话,注意言辞。”
所有人:“……”

107ft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垂釣之神笔趣-第1556章 韓非點兵-jqtal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死亡岛,距离不死城所在的岛屿,大概有30万里。
等韩非到达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某一片区域内,摆放着数千具人类尸骸。
文竹偷偷打量了韩非一眼,解释道:“这应该都是今年陨落的人。因为他们的尸体完好,所以被带了回来。须得等上一段时间,然后带入不死城,接受死气的侵蚀。然后,再带向死亡谷。”
“死亡谷?”
这个名字,韩非当然是听过的,他还亲眼见过,也正是死亡骨埙由来的地方——也就是那个玉女守护着的地方。
韩非眼珠子一转:“现在,你相信我是个人类了?”
文竹的脸庞,顿时就是一红,低声道:“那之前……的确,的确难以置信啊!”
韩非笑道:“跟我说说金童玉女,以及他们所在的那座岛。如果我说的不错,那座岛屿在五年多前,应该消失了一阵吧?”
文竹讶异地看向韩非:“这你也知道?”
韩非手中,随意地抓起死亡骨埙,丢着玩,悠悠道:“要不然,你以为这玩意,我哪里弄来的?”
文竹的神色复杂:这么看来,就合理了。
韩非是在外界,拿到了死亡骨埙,那就不用走黑血城和妖兽联盟的方向了。
文竹道:“金童和玉女大人我不清楚。但那座岛,名为禁忌之岛,是我们人族的绝对禁区。除了不死者可以靠近,寻常人不得登临。”
一切從葫蘆娃開始
“哦?禁忌之岛?”
韩非不禁就来了兴趣。当初,跟他一起上岛的人,可不在少数。
只听韩非道:“如何个禁忌法?”
只听文竹道:“据说,那岛上常有血气冲天,有大凶之物。那岛上,还有诡异妖植,无差别地狩猎。那岛上,还有一片走上去必然会消失的草原。还有,就是你知道的,那座岛上有传说中的死亡谷,那是转化不死生灵的地方。那岛上……”
上古卷軸之天際至高王 簡竹間
只听文竹,咋咋呼呼地说了一大堆。
最后,文竹道:“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没去过那座岛的。你……韩非大尊,你不是去过么?”
韩非撇头,看了文竹一眼:“叫我韩非,或者寒帅都可以。”
韩非略一思索,没再追究。随意寻了块空地,直接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摆出一口大锅,撸起一只高级探索者级别的碎晶大龙丸,也就是大龙虾。破壳,取肉,一系列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
“咕嘟!”
文竹咽了口唾沫,她没有看那龙虾肉,而是看着碎晶大龙丸的虾壳,有点可惜道:“韩非大尊……呃,寒帅,这虾壳就这般打碎了?是不是太可惜了点?”
韩非愣了一下,然后想起:龙溪现在用的,都是中级神兵。好像那玩意,也只是这大龙虾虾壳的档次。
韩非不禁看向文竹道:“你们是不是很缺少武器?”
文竹点头:“其实,武器并不缺,只是高级武器比较缺乏。比如,龙溪本来是有一柄高级神兵的。后来,她重伤之后,就解除了武器认主,将武器给了其他人。”
韩非:“……”
韩非无语道:“所以,就是很缺武器了?”
韩非微微摇头,却见他瞧了一眼那龙虾壳,撇了撇嘴。
“呼啦!”
只看见韩非一边做火锅,左手抬起,一把抓住那龙虾壳。
“哗啦”一下,灵火蒸腾。
五十余息后,韩非随手丢出几件材料,然后,见火锅还在烧着。
韩非将右手空出来,拎起一只大锤,整个人刹那间,就出现在万米高空。
“铛铛铛……铛铛铛……”
文竹只看见天穹之上,人影闪烁,大锤横击。虚空震荡,涟漪如刀,直劈天地,却没有一道会落在火锅这地方。
约莫又过了50余息,韩非“嗖”一下,就出现在火锅前。
随手一丢,将一根蛇形长鞭丢了过去:“操控师,用鞭子会好一点。”
文竹下意识地接过长鞭,感受到如山的重力。那精光流转,坚韧的手感,比她摸过的所有武器,都要好。
文竹震惊地看着韩非:“这是……上品神兵?”
韩非撇了撇嘴:“说实话,极品神兵的确是难得的,需要的材料众多。一只尊者境大妖的尸骸,根据境界的不同,也就只能炼制一至五柄极品神兵。嗯……且等过段时间,找个机会,先去猎他几尊回来,我才可以造点好一点的武器。”
“咕嘟!”
文竹当时,就咽了口唾沫:狩猎尊者回来?就为了造武器么?外界的人类,都是这么凶狂的么?
她不禁就想起:韩非说他已经诛敌20余尊,还斩过半王的战绩。
文竹心说:尊者在韩非这种人的眼里,也就是一柄武器罢了?
“咕咕咕~”
片刻之后,火锅开了。
韩非捞起一大块龙虾肉,就开始吃了起来,直到将手上那两三斤的肉吃完,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呢。
他当即冲文竹道:“你坐下来,也吃两块。好几百万里的路呢,哪怕他们全速赶来,也至少需要半天的时间。”
早在之前,韩非烧烤的时候,文竹就已经想吃了。
这会儿,韩非都已经确定是人类了,而且还成了自己领导,吃两口应该没事的!
当文竹捞起一块虾肉,塞进嘴里,当时整个人都迷了,连嚼动的牙齿都僵硬了一下。
她震惊地看着韩非,心说:这是什么神仙滋味?
韩非则没关注文竹,而是淡淡地看向虚空一角,淡淡道:“几位,不来吃两口么?”
悠閑修真之萬年成神 神尊貴族
文竹连忙抬头,看向四周,根本什么都没发现。
然而,虚空中,却有声音传出:“不死者……是没有味觉的,这也是代价之一。”
韩非微微耸肩:“可惜了……对了,阁下可否让人去万兽岛,帮我送个口信?”
“嗡!”
却见一名不死者,出现在韩非的身边,淡淡道:“你从万兽岛来?”
三國之平穿歲月
韩非笑道:“问题不在于我从哪儿来。让人去万兽岛,跟羊神机说一句,让他们往后几年,在生死峡,稍微施加一些压力。”
黑袍不死者:“你能影响妖兽联盟的决议?”
韩非抬头,冲他微微一笑:“在这囚笼之中,妖兽是人族的天然同盟。我既然来了,就不会白来。为将者,即便个人实力再强,面对实力悬殊的战役,也不会孤军奋战。”
黑袍沉吟了一下:“好!”
然而,韩非却忽然道:“算了。待会儿,我还是用我自己的人!”
黑袍不死者:“……”
韩非是高估了龙溪他们的速度。可能是上百万里的范围,的确比较大……
始於超凡
所以,足足过了一天的时间,才有大片人群飞掠而来。
“咻咻咻~”
只看见天上,如同下饺子一样,大量的强者降临。这些人,清一色都是探索者境界,没有一个是探索者之下的境界的。
韩非还发现:这里没有小孩。
那么,按道理,探索者之下的境界和小孩什么的,应该都是在不死城另一边,去往战场的方向上。
韩非正在吃早餐,他给自己顿了一锅蟹黄羹。
此时,花猛轰然落地。
微愛無聲 莫因
只看见这魁梧的光头男子,恭敬道:“韩非大人,所有人全部通知到位。因为动用了不少人力,所以来的慢了些。”
在花猛身后,那空旷之地,一群群人落地。这些人,全都看着坐在最前方,正在喝汤的韩非。
“吸溜,啊~”
韩非头都没抬,淡淡道:“等人齐。”
又过了一个时辰。
天空人影就没消停过。
然后,才看见陈月、龙溪纷纷落地。
待到这三人都齐了,韩非知道:这会儿,人是齐了。这会儿,他喝了半锅汤了都。
韩非抬头,扫了一眼,初级尊者18尊,中级尊者5尊,高级尊者一人。
韩非看了眼那名高级尊者,心说:高级尊者既然会被送到后方,那必然是伤势极重了。
韩非不禁感叹:得亏自己现在,可以用天启大道。而且,自己的实力,已经成长到了中级尊者境。
否则,想治好这些人?根本没可能。
即便是现在,以自己的生机本钱,都不可能将这些人全都治好。
但是,花一段时间,狩猎些海妖,吞噬些生机回来,也是可以的。
毕竟,自己现在的虚无之线升级了,生机转化也多了起来。
在韩非打量这些人的时候,这些人无不都在打量韩非。在他们看来,韩非既然能治好龙溪、花猛、陈月三人,那么其他人,肯定都不在话下。
只看见韩非伸手一挥,身前的汤锅被收了起来。
韩非并未起身,只听他悠悠道:“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我韩非的人了。你们以后,可以称我为寒帅。你们不认识我,不要紧。你们觉得我是外来者,也不要紧。你们不信任我,依旧不要紧。但是……”
神級修真農民 徐徐蒼藍
只看见韩非脸色一变,身上煞气浓郁,威压降临,声音冰寒:“但是,你们需要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虽然我不会让你们去死。但我要说的,即便本帅叫你们去死,也不准任何人发出异议。听清楚了吗?”
韩非豁然起身,眼神俾睨,仿佛一尊巨人,缓缓站起身来。

s6k21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垂釣之神 會狼叫的豬-第1547章 古冢深處有祭壇-kcnxn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韩非自己都不知道,战神精血并没有彻底被自己炼化、溶解。
在自己的精血之中,还有着一丝战神精血的残留。
如果不是因为进入这个圣境,韩非都不会发现这个问题。天知道,它是不是个隐患?
韩非道:“老元,我这精血,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老乌龟道:“问题应该是没有的,之所以你没能炼化完全,应该只是因为你的境界和实力的原因。你的实力,还不够消化掉这精血的力量。毕竟,这是帝血。你只有通过不断地变强,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血脉强度,最终才能完全吸收帝血。”
韩非的嘴角勾起:“现在,帝血出问题了。”
虽然这战神精血出了问题,但是,韩非并没有太担心。毕竟,九宫气运尺上写着的是大吉,这就是自己当前的气运。
既然自己没能找到路,也没能看见阵,那就只有两个办法了。
愛是一場奮不顧身的冒險 走天涯
韩非解除了融合,让小黑、小白出现。
韩非对小白道:“闺女,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天大的好处?帮爹地我寻条路出来。”
小白眨巴着大眼睛,一连转了好几圈道:“爸爸,感受不到。”
韩非微微皱起眉头。
自己并没有立刻使用航海万象仪,毕竟,航海万象仪可以干的事情非常多。而自己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如果自己能够走到这圣境的深处,说不定,航海万象仪还有大用……
情有毒鐘
可现在,韩非不得不用。
收起了小黑、小白,韩非伸手一抓,航海万象仪就出现在了手中。迅速的,航海万象仪就指出了一个方向。而且,这个方向是在不断变动着的。
“嚯!无形阵法么?”
韩非心头讶异。
既然这行走的方式是有节奏,有规律的,那么这结界,依旧逃不出阵法的概念。
只是,这个阵法的境界,都已经高到了自己看不见、摸不着,也根本无法去揣度的程度了。
韩非暗暗记下:这妖兽圣境里,这处结界本身,也是一座宝藏。如果将来,自己的实力足够,可以再来看一次。看自己能不能凭自己的实力,走出结界?
至此,韩非的速度变得非常快了。
航海万象仪持续性地在变幻,所以,并不算使用了很多次。约莫转了300多个指向,走了前后不到百里,韩非“啵”的一声,就走出了雨幕结界。
这一刻,韩非的眼中,没有雾气,没有雨水,眼下竟然是一片草原。
只是,在这草原之上,一座祭坛吸引了韩非的目光。
看见这祭坛的时候,韩非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是……战神祭坛?”
韩非感受自身血脉的火热,已经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战争巨人族的祭坛?难道说,这个秘境,是曾经战争巨人族的领地?
韩非踏空而起,举目四望,但并没有看见巨人王城的存在。这让韩非又有些不太确定。或许,这只是后人搭建起来的祭坛。
毕竟,十万大山打了太多次的仗,可能巨人王城早就在战火中崩毁了也说不定……
在战神祭坛的四个角外,有几堆篝火木,但并没有燃火。
韩非挠了挠脑袋:难道,自己要祭祀?
很明显,这处祭坛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祭祀。
重生抗戰之軍工強國 那年那兔
在祭坛之上,还有两口方形青铜鼎,里面什么都没有。
韩非还记得:那里是要燃烧火焰的。当火焰成幕,会出现神谕。
老乌龟不禁道:“咦!祭坛?”
韩非忽然轻笑一声:“老元,你相信神灵还活着么?”
韩非心底,老乌龟身体一颤:“不可能。诸神时代已经终结,神灵已经陨落。”
“哦?是嘛?”
“哒!”
韩非一个响指敲起,四团篝火燃起,祭坛上的两只青铜鼎也燃烧起来。
篝火木既然存在,总不能啥也不烧吧?做做样子,也得做做样子吧?
于是乎,韩非就在那火堆旁边,架起了烤架,有烤鱼,老龙虾,空蚌肉、靠海参……反正就是烤了一堆。
重生都市那些事兒 黯奴
紧跟着,韩非自己往祭坛上一站,稍微回忆了一下。然后,用一根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口中念念有词:
伟大的战争之神
十万大山
大地的眼睛
远古的涛声
在遥远的黑石城的目光中
神圣的巨人之城俯视之下
一祈战争之凯旋
二祈我王之平安
三祈战士归故土
四祈山岭永不灭
愿您能聆听子民虔诚的祈福
吾愿您的光辉永恒
请您诞下神谕
……
虽然十万大山、黑石城、巨人之城、啥啥玩意都没有了,甚至连这种祈愿好像也不存在了。
但是,韩非觉得:这样,有可能让战神知晓,还有人在呼唤他。
结果,韩非愣是等了半天。
穿越淪為小後媽 兜兜小後媽
不时地,韩非还回头看了几眼,发现根本就没有火柱升起。
“不对么?词不对,还是祭祀的方式不对?”
重新捉摸了一下,韩非一挥手,在四个篝火处,摆上了几尊半尊境的傀儡尸骸,帮他们做出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的动作。
然后,韩非又丢了上千具探索者境界的尸骸,一一盘坐在祭坛下方。
再然后,韩非酝酿了半天,这才再次喊道:
伟大的战争之神
战争巨人族的信仰
大地的眼睛
远古的涛声
在被永封的囚笼之中
万兽岛无尽兽族诚恳的期待之下
山裏悍妻:將軍的小嬌娘
一祈巨人永不灭
二祈兽族觅安处
三祈海妖尽得诛
四祈我韩非可成王
愿您能聆听子民虔诚的祈福
吾愿您的光辉永恒
请您诞下神谕
……
韩非心里面琢磨着:这词儿,应该是可以改的。毕竟,当初巨人祭祀,也是这么去祭祀的。那会儿,他们还在发生大战。所以,祈愿的部分,是根据那场战争来的。
絕世武帝 天巖
韩非心说:自己已经没词了。如果还是不行的话,我特么就得挖祭坛了……
等了两三息,韩非正转头往回看呢,只听“呼啦”一声,身后的火焰,直接蹿升老高了。
却见那火焰之幕上,扭扭曲曲地写着几个字:“你真无耻。”
韩非:“???”
韩非顿时吸了口气:“卧槽!您老还在呐?”
韩非琢磨:这尼玛,都十万年过去了,战神就不会老的么?说不定,他也老死了……结果,自己随便胡扯一段祭祀致词,竟然有反应了!
只看见那火焰幕布上,快速地出现一行字:“吾非兽族之信仰。”
韩非看见这字的时候,当场就愣住了。
韩非想起了巨人王曾经说过的话:他说战神如果状态好的话,他能跟战神唠嗑……
之前,韩非都当那是胡扯。现在看见战神这打字的速度,韩非是彻底信了!
韩非连忙道:“战神前辈,我韩非啊,就是王寒!在末法时代,十万大山那会儿,您还给我算了一卦。现在,历经悠悠十万载,战争巨人族已然不知去向,兽族被困于囚笼,饱受摧残。海妖肆虐,霍乱万族……您老大人,有没有啥办法?”
火焰之幕,快速回应道:“靠我,不如靠你。”
韩非无语:“哎,不是……如果靠我的话,那您老人家的祭坛,怎么还在这?”
火焰之幕:“不知道谁摆的。”
韩非:“……”
韩非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这不是坑爹么?合着……闹了半天,我就是为了找一无用的祭坛?
韩非当即道:“战神前辈。你怎么说,也给点儿提示,或者好处吧……人家兽族苦苦十万年,想要进入这个秘境,找到这祭坛……结果它们愣是没能找到!现在,被我找着了。我要是出去,总不能跟人家说,我就过来跟您老大人唠嗑唠了一会儿吧?要不,您瞅瞅,给我提升提升实力?比如,将我的实力,拔升到半王境如何?”
火焰之幕:“滚蛋!天上不掉馅饼。”
不負江山不負卿 阿敏子
韩非也不恼,耸了耸肩:“那行吧!不过,战神前辈,神灵真的都陨落了吗?为什么大家都东渡去了?东边到底有什么?将来,我们还要东渡吗……”
还没等韩非说完呢,火焰之幕上就写道:“停……不成皇,勿来东方。否则,有死无生,其它不关你事。”
韩非心头一震:那么危险的么?看来以后得小心点了。咱还是老老实实先把阴阳天和水木天混好。然后,把三十六玄天和鲛人族的事儿处理好,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吧?
韩非又一想:自己堂堂大吉之卦,凭啥什么好处都没?
韩非又道:“战神前辈!那个,你不给我提升实力,这没啥……不过,您这十万年出现一次,好歹留点好处啊!我韩非一人之力,要拯救兽族、人族、天擎一族、虫族、妖植一脉……我很累的呀!压力很大来着……”
韩非巴拉巴拉,好不容易,能跟传说中的战神聊一次天。这不得多唠唠?怎么说,自己得弄点儿好处来,是不是?
许是战神觉得韩非说的话,可能还真有那么一丁点儿的道理。只看见那火焰之幕,忽然翻涌而起,疯狂地包裹向韩非。
那一刻,韩非身体一僵,脑海中仿佛一瞬间看见了千万画面。
却道是,自己曾经学习过的,研究过的,体悟过的……所有的力量,被自己急速地吸收。
待到这些彻底消失,韩非如老僧入定般,矗立在祭坛上,一动不动。
祭坛之下,千尸保持着一根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的动作,似乎在向韩非参拜。
陛下他總是假正經 初雲之初
而韩非心头,似有一句文字浮现:“黑暗将至,不祥笼罩,帝路无归,万族将寂,去寻路吧……”

rasah熱門玄幻小說 垂釣之神 線上看-第1544章 妖獸聖境推薦-tweqs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韩非本以为:自己伪装得天衣无缝了。
谁知道,自己竟早就暴露了?他还误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呢……
面对羊神机的问题,韩非淡淡道:“如果一定要出去,我目前最多能做到……临时带几个人过去。但是,他们的境界不能太高……”
韩非抬头,看着天穹,又看向四方道:“老羊,在外界,这个地方被称为死亡之壁。大家都以为:这里蕴藏着无数的危险。实际上,这里的确危险。我只是运气好,一不小心,恰好在妖兽联盟的领地出现。这意味着:即便是尊者境,一旦进来,只要出现的地方不对,比如在黑血城、恐怖森那里,很难有活下来的机会。”
老羊正在静静地听韩非述说。
只听韩非继续道:“大约是从数百年前开始,黑血城那边,发现了死亡之壁有些地方的封印变得脆弱。于是,黑刹螺王开始布局……直到三年前,或者更早几年,他们打通了第一条出去的路……”
“嘶……”
老羊心头一震:“黑血城的人,可以出去了?”
韩非摇头:“很难!以黑血城的实力,用了数年光景,应该消耗了不少资源,也只送了十来位尊者过去,连一尊半王也没有。最强的一个是尊者巅峰,名为草玄,你应该知道吧?”
老羊吸了口气:“怪不得,怪不得几年前,我掐算草玄的时候,发现竟算不到此人,还以为他的实力达到了半王境,避开了我的掐算呢……还有呢?”
韩非道:“后来,我与人类诸尊,在外发动了一场大战,斩杀了那些来自黑血城的尊者。到这时,死亡之壁才引起我的注意。于是,我寻遍千万里死亡之壁,终于找到一处封印薄弱之处……”
老羊当即道:“在哪儿?”
韩非笑道:“那个,只是一道缝隙,我过来都困难。您老和万兽岛上的大多数人,暂时可就别想了。”
韩非悠悠道:“此番,我可以进来,代表着死亡之壁的封印在削弱……”
老羊:“我可不想我兽族、海妖等到这囚笼削弱,自然崩解的那一天。”
無上仙庭 萬古青蓮
韩非笑道:“相信我,不会很久。我猜测,即便是现在,强者应该也是能撕开囚笼一角的。但是,不能这么做!”
“为何?”
韩非:“如果老羊你精通阵法,就知道,阵法一途,一个地方出现问题,那么会立刻加速其它地方出现问题。如果出问题的地方多了,这个阵法会自然崩解。如果我们现在就撕开囚笼一角,后果不可估量……届时,一旦黑血城和恐怖之森的人出去……你想过后果吗?”
老羊沉默了片刻道:“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韩非也沉默了半天,然后才悠悠道:“等等我。”
“嗯?”
韩非:“等等我成长起来,等我到半王,或者……等我成王。”
老羊刚想说话,韩非补了一句:“百年为期。”
“百年?”
老羊都听懵了,真尼玛能吹牛逼!你现在才初级尊者巅峰,即便你拥有越境而战之力,但是想成王?算你天骄绝世,你百年内,能不能到中级尊者巅峰……都是个问题?
似乎是知道老羊不信,韩非笑道:“老羊啊!我今年……28岁了。”
“噗……”
当时,老羊就是腿一软,差点儿趴地上去。
老羊一脸震惊地看着韩非:“多大?”
豪門總裁的過氣老婆
韩非幽幽一叹:“一转眼,已经不再年轻,我已经奔三了……”
“嘭!”
下一秒,就看见韩非被一脚,踹飞了几百里远。
大裂峡另一头,一群还在胡吃海塞的尊者,纷纷一愣,笑谈声纷纷戛然而止。
只听老羊道:“继续吃你们的,我给他说媒,他不太肯。”
機甲戰神
牛大力一听,当时就皱起了眉头:老羊也真是的!这事儿,我现在都没那么急了。现在逼迫太甚,不太好吧?
马麒麟悠悠道:“啧啧啧,牛兄他不知福啊!”
“啪~”
鳄铁一巴掌拍过去:“你懂啥?你现在,应该想想你该找哪个媳妇?水灵儿,咋样?”
鳄铁的话音刚落,一根寒冰长矛,就扎在了他的屁股上,一只水麒麟歪着头道:“鳄铁,你皮痒了?”
無盡穿越次元之旅
这边,又闹成了一团。
韩非被老羊踹飞这件事儿,顿时间,已经被大家给遗忘了。
这会儿,韩非已经飞回,一脸幽怨:“咋好好的,还踹人呢?”
老羊没好气道:“下回好好说话……你确定,你今年28?我知道的,你在末法时代,应该就待了不久吧?”
韩非愣了一下:“那个也算么?如果那个也必须得算的话,那我今年……卧槽,我都77了。我成老头了?”
“嘭……”
对面,闹腾之声,再次安静下来。因为,韩非又飞了。
狂狮唏嘘道:“看来,老羊很执着啊!”
闪电悠悠道:“看起来,牛兄也挺硬气,这样都不撒口。”
牛大力红着脸,气哼哼地对着牛可欣和倪盼盼:“走,回家修炼去。你俩百年内,给我入尊,不然敲断腿……”
點痣相師 步爭
牛可欣和牛盼盼,当时脸都绿了:不是,这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啊?
大裂峡这头,韩非又飞了回来:“哎哎哎,老羊,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好不好?”
老羊道:“那就百年为期。你既已出现,我相信你既然能让十万大山都教你绝学,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
韩非笑道:“自然。不过我有个问题……”
老羊:“???”
韩非的脸色微微收敛:“战争巨人族,可还有族人?”
兽族、天空一族、妖植一脉,都有生灵存在。
冥煞涅槃 豬奇駿
独独这战争巨人族,韩非到现在,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看见过他们存在的痕迹。
老羊被韩非这么一问,微微摇头:“战争巨人族,在后世之战中,因为巨人王的陨落,后来多次征战中,陨落许多……后来,跟着神舟东渡,从此音讯全无!至少,在这囚笼之中,是没有战争巨人族的存在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东渡?”
韩非长长松了口气,不是全灭了就好!总得留点儿香火才行!就是不知道,那些东渡的人,最终都怎么样了?
确认了百年之期,老羊当时心情就放松了许多,他看见了出去的希望。
囚笼虽大,那也是囚笼!而且,这里的环境相当恶劣,没人会喜欢这里。
老羊的大多数知识,是从末法时代留下的古玉传承中得知的。
而且,万兽岛就这么大,居住着一代又一代的妖兽。年长的妖兽,会给小妖兽讲故事,讲来讲去,都是那么些个故事。
緣落韓娛 雲落竹
其实,老羊知道的并不多。
只是,独独关于十万大山那部分的记载,因缘巧合的,就这么流传了下来。
韩非跟老羊聊,也聊不出什么来。因为老羊知道的,自己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跟他问一句西门凌兰是谁,这家伙竟只知道西门凌兰是正义之城的城主,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话题一聊开后,老羊道:“本来,我已经准备让牛大力叫你出来了。但是,你既然从闭关中出来,那就正好。兽族圣境,你得去看一看。那个地方,存在太久了!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反正,就是在很久以前开始记载,就没人能够走入圣境的深处。没人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但是,你不同。你可能经历过那个时代,影响过那个时代……”
……
韩非对于这什么圣境,是一脸懵逼。
至少,自己在十万大山那会儿,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圣境的说法。
也可能是后来,有人打造的这个地方。
老羊自然不会现在就把韩非的身份说出去……毕竟,这太过离奇,而且也太伤牛心了。牛大力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同族,内心还万分期待呢!
老羊觉得:人类又如何,牛又如何?咱又不是变不成人形。牛大力论外表,又不比人族女人差多少……其实,也是可以的嘛!
……
三日后。
万兽岛上,啸声不断,韩非修炼了三天的《大荒体术》。虽然没有用,不能突破现在的瓶颈,但至少是一种尝试。
靈丹妙妃 火茵
这天一早,牛大力就叫起了韩非,领着牛可欣和牛盼盼,一起往圣地出发。
牛大力:“妖兽圣境,一点都不危险的。偶尔会有人,在里面遇到一些小机遇。但是,那种机遇没有规律,只是偶尔会有。我和可欣、盼盼进去过很多次了,但什么都没遇见过,只能看你了……或许,那里能有我水牛一族老祖的传承。”
韩非心说:你水牛一族的老祖?它帮我打过架。
就冲着这份关系,我都不能泡你的嘛!这都隔了多少代了……
韩非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