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30o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七百八十四章 會心一笑情暗定展示-5dfjq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墨幽一说到太乙门等几个江湖宗门,墨罗眼中突然闪动着精光。
对于这太乙门。
墨门中所记录的,那可是与着太一门有着一样的背景。
娘親快逃,父王來了
均是来源于上古宗门。
不过。
这太乙门的记录时间,却是要晚于太一门。
而且据他们所知。
太一门与太乙门之间,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
随着墨幽的解释之后,墨罗心中也算是有了一个底了。
嬌寵萌後:逆天邪帝,別心急
“可有通知墨宗和墨派?”墨罗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就他墨门估计是无法对付这太一门的了。
即便不是对付。
对于太一门中存在着绝世高手之事,墨门自然是需要好好应对的了。
先不说会不会发生冲突。
可墨门想要从钟文手中得到那地下城的钥匙,他们就不得不好好应对当下的情况。
真要是发生了冲突。
墨罗都能想像到。
自己墨门必然会被屠之一空的。
连水妖这样的人物都死在了太一门,可想而知,太一门的强大,使得墨罗心中担忧不已。
“大哥,已经让人通知去了,另外,我还让乙儿传消息出去,通知所有墨门在外的弟子返回墨门。”墨幽点了点头回道。
“好,待墨宗墨派的人到了,你再通知我,我先稳一稳内气。”墨罗得了自己兄弟的话,随之再一次的返回密室当中去了。
被突然唤醒。
这已然是打断了他墨罗的闭关了。
说来。
墨罗每一次闭关散功,都会陷于沉睡当中。
而这一次散功也是如此。
一直站于一旁的墨乙,见自己的伯父返回密室当中后,担忧的问向自己的父亲,“父亲,那离儿怎么办?如果我们真的跟太一门发生了冲突,离儿必然会牵连其中的啊。父亲,还请赶紧把离儿带回来吧。”
“不可,离儿在太一门暂时还很安全,而且那小道士也未发现我的存在。如我墨家与太一门真要是发生了什么冲突,至少还有离儿在其中周旋一二。而且,据我所查,那小道士也不可能会杀了离儿的,所以你且安心吧。”墨幽到是看得明白。
就钟文还真不可能杀墨离。
对于钟文来说。
墨离就如一个刚出世的小孩一样,一切都如一张白纸。
想干嘛就干嘛,是非对错,在她的眼中,冒似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乃是她自己高兴了。
真要是如墨乙那般所想,两宗门发生了冲突。
估计钟文最多也只是会把墨离轰走罢了,也绝无可能杀一个啥都不懂的女人呢?
而且两人还相处了这么多些日子。
钟文断然也不可能痛下杀手的。
可这墨门却是并不知道。
就那地下城的钥匙,可真不是在钟文的手上,而是在李山的手上。
不过说来。
自己师弟的钥匙,也就等同于钟文的钥匙了。
不管那地下城中到底有什么,钟文也不可能直接把这钥匙交给墨门的。
李山的想法,才是重中之重。
此时。
龙泉观依然。
清晨起来做早课,傍晚再做一次早课。
就连钟文为了躲避两女的战斗,都已是加入到了早晚两课之内。
有道是眼不见心不烦。
耳不净,心难宁啊。
倍受两女的争吵之声,钟文每天过得还不如那火中老鼠,吱吱乱叫了。
好在早晚两课的时间,也能让钟文安静好半天。
这也算是躲清静了。
而这些天里。
曼清却是越发的冷了起来。
除了与钟文碰上面之时,她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的笑容。
“曼清,你最近怎么了?哦,对了,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正好今日墨离和龙玉跟着陈叔去利州城去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某日的上午,吃完早饭之时,钟文叫住离去的曼清。
说来。
曼清本来早就想着离开龙泉观了。
可有着墨离的突然出现,也使得曼清心里多了一股不服输劲头,再加上又有着龙玉的教唆。
这一住,又是好些日子过来了。
曼清见钟文喊住自己,脸色突然多了一丝的红晕,“九首,你跟我来。”
钟文心有不明,随即跟着曼清,出了龙泉观。
不可思議的戰國 眉毛會說話
片刻之后。
二人已是到了龙泉村的那条小河边。
此时的田间地头,以及小河。
穿越胤禛福晉 假駙馬
均已是一片白茫茫。
二人就如一片白纸之上的两个黑点。
曼清看着小河河面,似有所思,突然回过头来看着钟文,“我听你师傅说,你小时候经常在这条小河钓鱼,还经常在那片荒野地里猎野兔。我从小一直在殿中长大,没有体会过你的生活,也不知道你小时候生活如此困苦。”
“唉,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都快有些忘了。”钟文乍一听曼清突然提起这事,感觉有些诧异。
就这些事情,钟文说来也很是怀念。
但人随着渐渐长大,到了一定年岁之后,反到是对小时候的生活越发的怀念。
虽说当下生活越来越好了。
也学了一身的武艺,可钟文自始自终都没有忘记过那段日子。
紮鬼秘事
那段日子虽苦,可过得却是很快乐。
曼清盯着钟文,想从钟文的表情之上,看出些什么来似的,“九首,东极岛离开后,我遇到了水妖,后来听说水妖要寻你,我当时很紧张。我还特意传信回殿,可一直也没等到消息。”
“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钟文被曼清这一席话说的有些动情。
是的。
是有些动情。
曼清都如此直白了,钟文就算是再能装傻,也明白曼清这是在表白了。
“后来我听说江湖之上有不少人前来太一门拜师,我就知道你安全。在东极岛的时候,水妖杀了云罗寺的人,而我只能前往云罗寺通告一声,所以也没过来通知你。”曼清又继续说道。
钟文听后,刚才的动情,又突然变淡了。
或许并不是因为曼清的话。
或者有可能是因为天气有些冷的原故。
“我不知道你这一生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当时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让着我,还被我刺了一剑。九首,你是不是喜欢墨离?”突然,曼清话锋直上,问起了钟文喜欢墨离来。
这也让钟文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
钟文还以为曼清先跟自己表述一下自己的心思,然后说正事呢。
可没想到这话锋直上,问起他欢墨离来。
愣了一会儿的钟文,也看向曼清。
四目相对那会,两人的心脏,冒似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曼清的脸,在寒风之中显露出洁白无暇,可就在四目相碰的那一刻,顿时就红了起来,犹如红苹果一般。
而钟文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脸也开始有些泛红。
或许是因为曼清这张脸,太像当时自己刚入长安之时所碰到的女刺客青青吧。
而且。
曼清这张脸,除了像那位青青之外。
也像自己在长安城所抓的那个女子果果。
如果不知道他们三人的性子的情况,钟文都分辨不出她们三人谁是谁。
青青已是被自己杀死。
果果被自己放了。
这还是看在曼清的这张脸,钟文才放了那位果果的。
家有冰山夫
好多的画面,突然呈现在钟文的脑海之中,“曼清,你为何会有这么一问?喜不喜欢你还看不出来吗?”
钟文说来也并不知道怎么回答。
所以只能打太极了。
而这个太极打得,也算是合理。
至少此时的曼清却是会心的一笑,看着钟文,像是得到了一个很满意的回答一样。
曼清的会心一笑。
也让钟文见识到了曼清其实也是会笑的。
網遊之天下無賊 風吹發
曾经的钟文。
可真没有见过曼清的笑容。
曼清的笑,犹如熬过一个冬季的花朵,在春日里绽放一般美丽。
这也让钟文突然觉得,如自己真与曼清在一块,或许真如神仙眷侣一般,笑傲江湖呢?
可当钟文一想到太一门的事情,以及天地宗的事情之后。
顿时这个念头直接就给消了下去。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小河边上。
谁也没再说话,谁也没再问话。
两人就好像这天空之下的两处静物一般。
而此时。
利州城中,却是上演着一场热闹。
龙玉指着墨离正哈哈大笑着,“哈哈,疯女人,我就说你就是个野人,吃了人家的东西都不知道付钱,也不知你家师长怎么教的你,跟你出来,真是丢了我的脸了。”
一边的陈丰,却是向那老板赔着笑,还一边付钱。
就在刚才。
墨离见这利州南城外的商贸场外,有一卖吃食的。
二话不说,就直奔了过去。
伸手拿了一个就往着嘴里塞。
这一塞,就直接进了肚中好几个。
这不。
正待墨离走人之际,人家老板可就不答应了。
墨离这是再一次的上演了她初到洛阳之时的那一幕了。
当时有钟文帮他周旋。
而这一次,也只能轮到陈丰来了。
“笑什么笑,我喜欢,你能怎么样?你个豆芽菜!”墨离心中根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与尴尬的。
吃了就吃了,付钱,总会有人付的。
再者。
墨离她也没有钱,想付也没那个能力。
“墨小娘子,下次你要吃什么,最好还是先跟我说一声,可真不要闹出什么大笑话出来。好了,你们也不要再吵了,在观里吵吵就算了,你们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吵闹,让人听了去,还不得笑话你们啊。”陈丰付完全,赶紧劝阻着二人。
今天早上。
要不是陈丰要来利州城采购些东西,龙玉说自己也要来利州城买些女儿家的事物。
这墨离也不至于跟过来。
龙玉乃是墨离的死号对头。
龙玉都来利州城了,她墨离自然是不可能不跟随的,至少,这一路之上却是不寂寞了。
二人一路吵,一路闹,到是把陈丰给吵得两耳都受不了了。
为了不想听到二人的争吵声,只得把另外两个道人以及两头驴子丢在后面,自行动用纵身术赶往利州城。
可这两位,却也如陈丰一般,纵身术一起,依然吊在陈丰的后头,一边纵身在后,一边一路争吵。

c2paa火熱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七百七十八章 鴨村見聞話養鴨推薦-c0fy5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李世民一行人一到三泉县,就已是有衙差盯上了。
着实。
外来人只要到利州各县,基本都会被盯上的。
当下的利州各县的衙差,可以说基本处于无事状态。
以前或许还有各种官司要处置。
几年下来,官司早就处置完了,哪怕连投诉都少的可怜。
不要说衙差无事可做了,哪怕是县尉,都闲得有些无聊,时不时还会离开县衙到处转转,或者下到各村去看一看。
经过几年的发展。
利州新律早已是改了又改,变了又变。
当然这种改与变化,必然是往着好的一方面而去的。
犯事者,越来越少。
为官为吏者,越是知道为百姓做事了。
某科學的能量操作
再加上时不时的宣传,百姓们的脑袋里面,早已是知道,哪些事情是不该行的,哪些事是可行的。
而且。
当下这个时代。
百姓普遍不识字,更是不怎么出远门。
骨子里还带着民怕官的思维。
想要犯事,也是少之又少。
即便是犯了一些小事,真要到了罚钱之时,百姓们更是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碰的了。
就好比各县的卫生情况。
無敵修仙系統 無罰
在县城随地大小便者,那可是要罚五文钱的。
虽说钱并不多,但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一次虽不多,但次数多了,那可就有些心疼了。
而李世民这一行人来到三泉县。
衙役们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属于外地人了。
外地人虽说也可以到三泉县。
但如果是行商之人,基本都是在利州绵谷县的商团总部,而不会前来三泉县。
在利州的商团总部,有着三泉县的官吏在对接这些客商,除有必要,才会带着客商来三泉县。
所以说。
除了利州治所绵谷县有着大量的外地人,番邦人之外。
其他各县,反到是少有外地人出现。
至于周边的县属人员。
这些人员基本都会在城门品造册查访。
所以只要他们一入城,或者多来几次,也就知道这些人乃是周边县属的人了。
而此时。
李世民一行数十人,一路轻装上阵,连车马都没有,轻快的已是抵达了离着三泉县十里不到的陈家村。
“主家,这里据臣打听,此地乃是名叫一个陈家村的村子,村子有着五十户左右人家,也算是一个大村子了。”亲卫小声的向着李世民介绍前面不远处的陈家村。
李世民看向不远处的陈家村,“村中情况可有查清楚?”
“回主家,据臣所查,陈家村虽说有五十来户人家,人口数大致在三百六十人左右,成年男性偏少,妇孺相对多一些。陈家村以养鸭为主,每户每年养鸭两批,每一批数量在五百只左右。”亲卫继续回道。
“哦?这么多?这陈家村养这么多的鸭,都是销往长安的吗?”李世民一听陈家村养了这么多的鸭子,着实惊了。
鸭子。
李世民也是知道的,而且到利州之时,也尝过利州出产的鸭肉,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可是一个陈家村五十户左右的人家,每家一年要养上千只鸭子。
这么细算下来,那可是一年五万只鸭子啊。
清和月
五万只鸭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当作兵马放在战场之上,那绝对是可以打一场大型战争了。
“回主家,这陈家村的鸭子,据臣所知,好像并不是销往长安的,而是卖给番邦人,而且价格还不错。至于长安、洛阳等地的鸭子,并非三泉县所出。”亲卫回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直接步入进了陈家村。
随着一行人进入了陈家村后,一股骚气迎面而来。
养过鸭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股鸭子的味道。
就陈家村一年养两批鸭子,一批就是两万多只。
可想而知。
陈家村的空气当中,必然是弥漫着一股鸭子特有的骚气味道。
再加之陈家村养鸭,并非集中养殖,而是各家养各家的,这也促使得陈家村这空气当中的味道,来得更加的冲且重。
但好在此时乃是冬天,又有着积雪。
这股味道到也没有像夏日里那般重了。
如果放在夏日里。
不要说李世民他们受不住这味道了。
估计就是连三泉县来的官吏们,都会掩鼻训斥这陈家村的村正不可。
如此重的味道。
这确实有些不好闻。
曾经。
钟本根也来过陈家村,还特意要求陈家村想办法去除这股浓烈难闻的味道。
可当下谁又有何办法呢?
最终谁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能不了了之了。
“主家,味道有些难闻,要不还是先别进去了。”王内侍走近李世民,小声的说道。
“算了,都已经到了这里,味道而已,先看看吧。”李世民不以为意。
着实。
人都到了陈家村了,还有什么可讲究的呢。
更何况他李世民此行可是专门下达到利州各县去调研的,真要是没看个仔细了,到时候他回到长安,还真不好与那些文官武将们论一论了。
此时的陈家村。
因为属于冬天。
自然而然的,这鸭子早已是卖了。
虽说鸭子已是卖了。
但各家也都会留上十来只,或者几十来只自家食用的。
重生名媛我最大 ms芙子
“娘,我不想吃鸭子了,我想吃青菜。”一户人家的小院当中,一个小男娃正在向着自己母亲说不想吃鸭子要吃青菜来。
那妇人此时正在收拾一只杀好的鸭子,听到自己儿子的话后,摇了摇头道:“你想吃青菜,我还想吃青菜呢,有鸭子吃就已是最好的了,还不想吃鸭子,以前咱家穷的时候,不要说吃鸭子了,一年到头一餐肉都吃不到,现在还会挑三拣四了,去一边去。”
那妇人说起话来,到也没那么客气。
哪怕是自家的儿子。
曾经的陈家村。
说穷也穷。
虽说离着三泉县并不遥远,但依然还是以农为本的村子。
该交的税一粒都少不得。
家家户户都紧着粮食过日子。
而随着利州衙门以及县衙门各官吏到各村调研后,给了这陈家村一个好的项目,就是养鸭子。
毕竟陈家村水域不少,这也促使得整个陈家村有几年以来,也算是富裕了不少。
曾经一年到头吃不到一餐肉食。
而如今,只要自家想吃,可以随时杀只鸭子来吃。
从那妇人的脸上,以及那小男娃的脸上就能看出,这家中必然是有粮有肉的了。
“娘,你也别说小弟了,小弟本就喜好青菜,娘,我来收拾吧,你去屋里歇着去吧。”此时,小院的灶房里走出一个小娘子来,十四岁左右的年纪。
这一户人家说话的声音,正好被路过的李世民一行人听在耳中。
“卫国,你去打问一下,问问能否到这户人家坐上一坐。”李世民听着这户人家的说话声,想入人家家中看看。
那名叫卫国的亲卫随即走了过去,“这位娘子,打问一下,我们乃是从长安而来,想看看陈家村的鸭子情况,不知道能否入你家坐上一坐?”
亲卫也着实直接。
就这户人家,可是没有男人的。
如此直接的话,让那妇人以及她那儿女都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那妇人听到亲卫说来自长安,又看了看院外十来人后,有些紧张,“大妞,你去村正家把村正找来。”
妇人虽说有些紧张,但在自家,又处于陈家村,心中稍稍安了安。
那小娘子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后,小跑着离去了。
片刻之后。
陈家村的村正来了,“诸位是长安来的?秀娥家没有男人,你们这前来着实有些不便,不过你们即是客,到也不拘泥于此了,请。”
夫猛如 左手天
村正看着李世民一行人穿着甚好,看似客商。
但此村正心里也在嘀咕着,这些长安的客商,为什么不直接去县衙呢?难道是要从我陈家村买鸭子不成吗?
对于直接面对客商,村正心中同时也在想着这事可行还是不可行。
陈家村的鸭子,以前都是由着县衙派人过来收购的,价格一直也没有起落。
村正想着要是自己直接面对客商,是不是可以把价格提高一些,也好给陈家村带来更多的利来。
“老丈客气了,请。”李世民伸了伸手。
不久。
無限狂屍進化 曹滸
李世民几人落坐于那名叫秀娥的家中,有着村正以及几个村老和妇人陪着。
这也算是不失了陈家村的村风,也不败了秀娥家的名声。
随着李世民由浅入深的打问着陈家村的情况。
李世民越发的惊起了这陈家村的富裕来了。
“老丈,刚才听闻你陈家村各户一年至少要养一千只鸭子,县衙派人来收购,一只鸭子去本也能得利二十五文左右的钱,那一户人家,一年也就可以挣二十来贯钱,这可不少啊。”李世民笑着看向那村正说道。
“客人算的到是也不差,但这养鸭子难免有死亡的,而且说不定还会有疾病,指不定一年一文钱都挣不到,还要搭上一年的心血。”村正到是希望年年顺顺利利的。
身为农户人,哪有不知道万贯家财,带毛的不算啊。
“这到也是,那不知道陈村正有没有想过集中养殖呢?刚才我入陈家村之时,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味道,这要是集中养殖,想来这味道也能去除一些,而且集中养殖的话,还可以扩大数量。”李世民脑中突然多了一个提议。
“哈哈,客人有所不知,此方法到也不是不行,但你也知道,各家有各家的情况,如放在正常的村子来说,集中养殖到也可行,可放在我陈家村,却是不行的。”村正听着李世民的话后,哈哈笑了一声,示在笑李世民不了解陈家村的情况。
李世民一听之下,也着实不了解。
在李世民的心中,集中养殖,那绝对比各户分养要好管理,更能挣更多的钱财。

pus9m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七百七十六章 二荒將等無消息閲讀-3v6bl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你们兄妹两,这是出去了之后就把阿爹阿娘都给忘了是吧?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翅膀长硬了,可以远走高飞了是吗?”秀一直激动的责怪着自己的这两个儿女。
对于秀来说。
哪怕有着小武,可钟文兄妹二人依然是她的心头肉。
自打钟文兄妹二人从家中离开,已是好一段时间了。
这不得不让秀心中难过。
以前虽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但至少还有信件回来。
可这一次,哪怕连封信件都没有,这不得不让身为母亲的她担忧不已。
而当下钟文兄妹二人终于是回来了,秀这嘴就停不下来了。
说来。
钟文并没有离开家多久。
狂少誘寵小嬌妻
算下来,也就将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可这两个月的时间里。
哪怕连小花都没有回家看一看,这才是使得秀责怪不停的原因。
“阿娘,是我们做的不对,事出有因,这才回来的晚了,还请阿娘息怒。”钟文见自己阿娘一直骂着他们兄妹二人不停,着实有些难过。
自己兄妹二人也着实做得有些过了,受些责骂也是应该的。
秀见钟文说事出有因,知道自己儿子事情多,但对于小花却是又开始念叨了起来,“你是事出有因,那小花呢?她这么久怎么也不回来?是不是你也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不要阿爹阿娘了?”
“阿娘,不是的,我拜了一个师傅,所以我也没有时间回来的。”小花见自己阿娘指着自己,赶紧辩解。
“阿爹阿娘,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解释,前段时间小花拜了一个师傅,最近小花的师傅要求小花学习,所以小花也着实没时空回家的,而且以后估计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回不了家,还请阿爹阿娘莫要怪。”钟文赶忙补充着。
钟木根夫妇二人听说小花拜了一个师傅,也知道这事他们不好掺和,只得默认了。
但对于小花的这个师傅,却是说要见上一见什么的。
“阿爹阿娘,小花的师傅可不好见,他们可都是居住在深山老林之中,不过小花的师傅我是认识的,所以阿爹阿娘你们放心吧。”父母说要见伯溪,钟文自然是希望还不要见的好。
天地宗目前来说,真可谓是处于危机当中。
如自己父母真要是见了伯溪的话,如无人知晓到还好说。
可真要是被另外两荒的人知道了,自己父母的安全,可就难说了。
即便武道之境的高手之间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存在,不杀普通人。
可在大仇面前,这些冒似根本不管用的。
水荒虽说被灭了。
可依然还有着天地二荒存在的。
而且天地二荒的人,也还有着不少。
虽说理竺二人认识这天地二荒的人,可钟文并没有见过,并不知道谁是天地地荒的人。
除了那位老驼之外,天地二荒当中,钟文可以说一个都认识。
哪怕面对面,钟文都无法确定对方是谁来。
钟木根听后,只得同意道:“那行吧,这事就先这样吧,如以后得了空,我们定当要去拜见一下小花的师傅的。”
至此。
此事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三斗村。
有着刘谷他们在,一些小事情他们也能帮着解决。
而且。
钟文还教授了他们一些简单的武艺,也算是给他们各自一些保命的手段,更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姐姐,我要跟着你。”小武见事情算是结束了,赶忙跑过小花。
小花摸了摸小武的脑袋,“姐姐现在可没有时间跟你玩了,你现在都这么大了,以后可得要好好读书,可不能像姐姐这样没读过多少书。你以后可是要做大官的,阿爹的爵位以后还要传给你呢。”
现在的小花。
也算是越发的懂事了。
毕竟年龄也越发的大了,再不懂事的话,可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
小花的身上,或多或少有着钟文的影子。
小武听着自己姐姐的话,有些不高兴的模样,“姐姐,那以后你还回来吗?”
“回来,不过回来的时间会少很多,以后你可得要好好听阿爹阿娘的话,好好读书。”小花抱了抱小武,心中有些感伤。
小武对小花的依赖,比起钟文这个大哥来说,要强烈的多。
或许是因为小武打小就与着小花一起。
而小花也非常的疼爱这个小弟,这也使得小武对小花非常的依赖。
如今已是四岁多的小武,在三斗村一间学堂读书。
三斗村的这个学堂。
也是钟文提议建立的。
说来。
钟文提议建立这个学堂,主要还是为了钟家的小娃们。
当然。
有了这么一个学堂。
这三斗村的小娃们,自然是要进入学堂读书的。
反正又不收学费,而且还管吃。
三斗村的村民们,必然是会拍手赞成的。
在这个时代。
读书才是出路。
况且他们经过教书先生们的宣导,也知道朝廷有科举。
即便科举不利,他们家的小娃们,真要是读书有成,也是可以到三泉县为吏的。
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谁让钟本根乃是三泉县的县令呢。
而当下的三泉县。
虽说比不得州治所的绵谷县。
但依着利州府衙的政策,可以说各家各户的条件,也是越发的好。
就好比三斗村。
因为地处山林之中。
所以最为便捷的致富道路,自然是养殖了。
三斗村的村民们,除了钟家少部分人没有养殖之外,所有的人都参与养殖当中。
而且。
还成立了养殖场。
其养殖的物种也单一,就是鸡。
养鸡的量也大,单那个养殖场,就有着近五万只鸡。
如加上各家各户所散养的鸡来说,都已是近六万只鸡了。
如此多的鸡,半年一卖,三斗村不富都难。
而三斗村出产的鸡,为了卖个好价钱,村正还特意请了钟木根这个国公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三彩鸡。
价格嘛,或许会比其他地方的鸡要高上那么一些。
怎么说。
这三斗村还有着一个国公在呢,而且还有着好几个勋贵呢。
这利州商团收购三斗村的鸡之时,也着实会照顾一番,稍稍提了一点点的价格。
一连好几天。
钟文兄妹二人一直待在三斗村。
这也算是在自己父母跟前尽孝了。
而此时。
远在金州(安康)等候着消息的天地二荒的人,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金州东南方向。
億寵成婚,總裁圈住愛
有一住高山,名为女娲山。
女娲山南边五里外,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道观。
此座道观,名为天宇观。
天宇观并非什么大宫大观,但三荒之人,都知道此观,而且只要无事都会来这天宇观坐上一坐。
天宇观对外是天宇观。
对内,却是为三荒的碰头点。
而此时的天地二荒的人,等了两天之后,一直未得见老驼以及地煞返回,两荒之人这才有些坐不住了。
“天折,他们二人已是去了两日了,依理来说,早就该返回了,为何到现在还未回来?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了吗?”地岩心中有些焦急,向着天折打探着。
仙俠六界3
天折最近这两天也是纳闷不止。
对于老驼,他可是知根知底的。
他派出老驼前去太一门,与着地煞一起,依着理来说,本是不会发生什么大事的。
可这都好几天了,都未得见这二人返回来的消息,这也使得天折都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地岩,看来老驼他们已是凶多吉少了,这太一门的底细,看来不是你我所能知道的了。你看我们又重新派去水荒的人也返回了,这太一门那名叫九首的小道士,敢把东极岛的高手都毁了,水妖带着水荒的人前去了太一门,连水妖都不见了,可想而知,这太一门必然是个龙潭虎穴了。”
“那该如何?要不我们前去查看一番?”地岩担心地煞性命。
如今的地荒,如地煞都灭了,那他地荒的人也就只剩下三人了。
这可不是他地岩愿意看到的。
“不可,水妖过去都没了消息,就别说我们了,难道你不知道水妖的战力吗?就算是你我联手,也只能与水妖战一个平手,能把水妖留下的宗门,留下你我,估计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天折一听地岩之言,立马反对。
虽说天折与地岩以前乃是老对头。
腹黑天尊:女人別撒嬌
可当下三荒已是出了大事故了,再这么内耗下去,三荒到最终还会剩下多少人,谁也不知道。
随后。
二人又是商议了好些事情之后,只得对太一门查探之事暂罢。
不过。
二人到是商议了过一段时间再好好议一议这太一门之事。
三國之博弈天下
不久之后。
天宇观中奔出数人。
天地二荒的人随之往着利州方向奔袭而去。
到了天黑之际,众人这才抵达了利州,随即也不停留,直接过利州而不入,往着西域方向而去了。
在不明情况之下的天地二荒之人,谁也不敢前往太一门一探究境。
在天地二荒的人抵达玉门关附近之后,这才分道扬镖。
地荒的人回地荒驻地。
而天荒的人,在天折的带领之下,返回他天荒驻地。
地荒的驻地在图伦碛(沙漠)之下,离着玉门关到也不是很远。
而天荒的驻地,却是离着玉门关有些距离。
天荒的人想要回到他们的驻地,那得经穿整个吐蕃国。
对于吐蕃国的现状。
天荒的人可以说最为清楚了。
而且。
天荒也把整个吐蕃国,当作他们的后花园。
就如东极岛一般,视作为水荒的后花园。
反观地荒。
不要说后花园了,估计连棵树都没有。
这西域诸国,可不是他们地荒的人所能控制得住的。
当下的西域,说乱也乱,说不乱也不乱。
在李靖他们这些武将的带领之下,已是攻下了西域大半领土了,都已经打到了于阗了。
再往西,可就是吐火罗、月氏的地盘了。

5ibx6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七百七十四章 墨離一語驚鐘文讀書-r6x18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九首,还不去看看曼清!”已是知晓些端倪的李道陵,赶紧出声让钟文去看看曼清去。
而钟文突闻自己师傅之言,顿觉有些不解。
曼清这是自己离开的啊,怎么还需要自己去看呢?
戀愛攻堅戰 兮同
这没受伤没干嘛的。
钟文还以为自己师傅这是有事让自己去找曼清,或许是因为曼清有话与自己要说。
随即也不多话,小步的往着居所方向走去了。
至于墨离。
嘴角突然上扬,皱着鼻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随即捧着那块熏肉返回饭厅去了。
理竺与伯溪有些莫名其妙的相互看了看,“李道长,这是怎么了?”
“理前辈,难道你们二位没看出来吗?昨夜九首带着这位墨离回来,慈航殿的这位圣女就已是有些不高兴了。看来,这位圣女啊,是对九首暗生情愫了。”李道陵望了望居所方向,小声的向着理竺他们说道。
理竺一听先是一愣,“啊?李道长你没看错?”
“哈哈,没看错,没看错的。”李道陵哈哈一笑。
理竺又是与看了看自己的师弟,两人眼中突然也多了一丝的笑意。
对于慈航殿。
他们二人可谓是清楚的很。
上一任的圣女,好像入世修炼之时,就与这太乙门的某位高手发生了感情,而后还闹得江湖之上的各高手非要找太乙门的麻烦。
直到那位殿主出面,这才平息了那一次的江湖之乱像。
不过。
至此那位圣女也就成了慈航殿中的某位坐殿信女了。
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圣女之位,自然而然的就给丢了。
不过。
这位圣女冒似到了后期,这慈航殿的殿主,却是把慈航殿的殿主之位传于那位本已是取消圣女之名的坐殿信女。
这也使得有些知情的宗门甚是不解。
官途借勢 鳳淩苑
但人家慈航殿的事情,也轮不到外人去管。
哪怕就是三荒也管辖不到。
而这上一任的圣女,也就是曼清和龙玉二人的师傅,也正是当下慈航殿的殿主。
可如今。
李道陵的话,这让理竺师兄弟二人突然想到许多年前发生的这件事来。
同时也觉得这样的事情,估计这慈航殿又要上演一次了。
慈航殿的圣女动了情,这放在慈航殿是不允许的。
否的的话,那必然是要被取消圣女之名的。
甚至回了慈航殿的话,会直接降为坐殿信女。
坐殿信女。
这并非什么好事,也非什么大人物。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说白了,就是永远不得离开慈航殿,更是永远不得与任何男子相见,而且连下山的机会都没有。
说来。
就是直接老死在慈航殿。
至于是与不是,外人也知道这么一些,但想来坐殿信女肯定还有着其他的含义与惩罚。
三人相视一笑后,随即往着居所方向行去。
而此时。
钟文已是入了曼清龙玉二人所居住的屋子。
“曼清,你这是怎么了?”当钟文来到曼清的屋子后,发现曼清眼睛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曼清刚才好像是哭过的。
钟文还以为曼清这是有什么伤心事,心下还在想着该如何安慰对方。
对于女子哭泣之事。
钟文可以说是最怕了。
这到了嘴边的话,冒似有着什么东西堵着一样,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想安慰都不知道怎么安慰。
被钟文瞧着自己窘迫样子的曼清,侧着身子有些不好意思。
可这心中,却是异常的开心。
海賊之最強海王類 夢舍離二號
我成了人工智能
“九首道长,我师姐想我师傅了,昨夜还哭了呢。”一边的龙玉却是以为自己知道自己师姐的心思。
随着龙玉的话一出口后,曼清真心想要打死这个丫头了。
心里还想着,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好吗?
更或者,还想把龙玉轰出去不可。
钟文看了看曼清,又看向龙玉道:“原来是想师傅了啊,不过也是,当年我离开龙泉观去长安的时候,年岁也小,一离开之下到是没怎么想,可随着时间久了,越发的想师傅了,想着赶紧回龙泉观。”
曼清侧着身,听着钟文的话,心里暗骂着钟文就是一个木头。
自己哭是什么原因,难道刚才还没瞧出来吗?
“师姐打小就跟着师傅,没爹没娘的,而且师傅对师姐也最好,不像我,师傅都不疼我,每每有事都是让我去做。”一边的龙玉听后,反到是说起自己的不快来了。
“龙玉。”曼清怕龙玉多言,赶紧出声喝止。
钟文感觉有些不便,在这屋子里与着两位女子说话,赶忙说道:“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即然无事,那我先离去,要是你们有什么事,尽可来寻我,我还有事要去处置。”
话一说完的钟文,也没多想曼清如何,直接出了屋子去了。
他是言靈少女
这让曼清心情顿时又从高处跌落低处。
鶴形十二 陳青雲
早饭前。
理竺现伯溪二人带着一些食物回去了。
平日里。
理竺他们的吃食,基本都是由着伯溪过来领取带回去的。
对于两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子在山洞之中,想要生火做饭都难。
再加上小花嘴又挑,吃不惯二人所做的食物。
所以伯溪每天都得来龙泉观领取两餐之食物,这也算是对自己新收弟子的疼爱了。
话说此时的饭厅之中。
却显得异常的诡异。
不知怎滴。
随着曼清与龙玉二人坐下后,墨离直接就坐在了二人的对面,而且还带着一副挑衅的姿态看向二人。
坐于不远处的李道陵,瞧着这场无声的硝烟,顿觉自己还是赶紧吃完闪人。
哪怕陈丰以及其他的弟子也均是如此。
反到是钟文。
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
心中认为,只要她们不争不吵即好。
“师傅,看来我们还是去外面吃好了,这里还是留给她们吧。”有些受不住这气氛的陈丰,压着声音向着李道陵言语道。
無道宗 我需要好運
李道陵随之也是点了点头,往着自己碗里扒拉了些菜肴之后,端起后直接向着其他弟子使了使眼色。
随后。
众人就这么端着饭碗离开了饭厅。
只留下曼清、龙玉,以及墨离,还有正在奋力吃着盆中的饭菜的钟文四人。
对于自己师傅他们端着饭碗出去吃饭的钟文,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奇怪。
这样的场景,在龙泉观也不是没有过。
说来,钟文到是想端着一起出去。
可钟文除了自己跟前的那一盆米饭之外,还有着一盆菜呢。
就钟文想端,也着实有些不好意思端。
正当钟文奋力吃着饭菜之际,龙玉见当下已是没有什么人了,向着坐在她们对面的墨离冷哼了一声。
墨离本就是带着一股挑衅的姿态,又哪里受得了龙玉的这一声冷哼声,“你哼什么哼,豆芽菜,别以为你们有两人我就会怕你们。”
“你才是豆芽菜,身为客人,一大清早不告而取,就吃了主人家的熏肉,现在又吃这么一大盆的饭食,就是山林中的野猪,也都知道哼哼两声。”龙玉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这不。
直接说墨离即是山中的野猪,也不如野猪了。
“你才是猪,你全家才是猪,我这叫能吃是福,就你这豆芽菜,吃这到一小碗,难怪长得跟根豆芽菜一样,胸前连块肉都没有,还好意思说我,哼!”墨离被龙玉这么一说,顿时就站起来指着龙玉叫骂了。
而墨离指着龙玉叫骂之时,还不忘向着龙玉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向着龙玉展示一下她傲人的胸襟一般。
随着这二人讥骂声,不远处的钟文直接给噎住了。
这清早就闹出了这么一出。
而现在这早饭时间又给闹出了这么一出。
位面征服系統
而且墨离这展示之下,更是直接把钟文都雷得有些外焦里嫩了。
着实。
墨离的身材,那绝对是丰满之极。
反观龙玉,娇小不说,还如平地一般,这不让墨离找着了攻击的对像嘛。
龙玉见墨离如此羞辱自己,顿时就委屈不已,“师姐。”
曼清一直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饭菜,两人的争斗,好像跟自己无关一样。
不过。
曼清虽低着头,但这眼神,却是时不时的往着钟文瞟去。
我的絕美女校長
说来。
钟文也是莫名其妙的。
这两人为什么这才刚见面,刚认识,为何就如仇人一样见面分外眼红呢?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非得吵上两句分出个你我对错来。
“我说二位莫要吵了,这也没啥可吵的,吃饭吃饭。”钟文做为主人,自然是要出声劝阻的。
可随着钟文这一出声后。
龙玉却像是找到了帮手一样,直接走向钟文,“九首,她欺负我,还欺负师姐,你可得帮我们。”
“这~~我怎么帮?你们女人的事情我可不好插手。不过,墨离啊,你能不能少给我找事啊,这一路之下,你可给我闹出太多的事情来了,我龙泉观乃是修道之地,你这一闹,是要把我龙泉观给折了不成吗?”钟文也知道自己再不说话,这女人的战争必然是不会停止的。
钟文的话,说来完全是就是阻止这女人的战争而已,不过这话里话外,冒似好像全是往着墨离去的。
墨离一听之下就不高兴了,腾腾腾的直接来到钟文的身边,“九首,你是要轰我走吗?你是不是想要跟这两个狐狸精好?然后把我一脚踢开,我可告诉你九首,没门,哼!”
墨离话一说完后,还不忘踢了一脚钟文,随即抱起自己的两个如钟文一般饭盆,丢下三人直接离开饭厅去了。
墨离的话。
说的真是没头没尾的。
墨离说话,也从不跟钟文讲路数,更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就是这么直接。
至于你怎么理解,那是你的事情。
而此时的曼清这脸,却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反到是龙玉,却是恨恨的跺了跺脚。
反观钟文。
这头可谓是大的很。
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曼清。
可这一看,却是让钟文有些心慌了。

u67ra好看的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七百七十二章 三女相見眼分紅熱推-t01jn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一大清早。
钟文就已是起来了。
当然。
李道陵他们也已是起来了,包括观里的其他人也基本是如此。
对于昨夜发生的事情,他们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哪怕钟文和曼清二人离开的动静,他们都未察觉到什么。
“师傅,请随弟子来一下。”钟文走近李道陵,小声的言语了一声。
李道陵有些不解。
自己这个弟子昨夜才回来,今天怎么一大清晨的还有什么事不成吗?
李道陵跟随在钟文身后,“九首,有何事吗?”
“师傅,昨夜有两人闯入我龙泉观附近,其中一个逃走了,而另外一个被逃走之人杀了。”待钟文引着李道陵快要出了龙泉观后,钟文这才向着李道陵说了昨夜之事。
李道陵乍听一下,先是一愣,“怎么回事?这两人是冲着我太一门来的还是路过此地?”
“弟子暂时也不知道。”出了观门后,二人往着龙泉观左侧山林边方向行去。
片刻之后。
李道陵已是瞧见了一个早已死去多时的老者。
“九首,此人你可识得?”李道陵心中有些忧心。
钟文指了指那死去的地煞,“师傅,此人弟子并不识得,昨夜听慈航殿圣女曼清所言,此人乃是地荒之人,至于叫何名,弟子不知。想要知道此人的具体身份,一会我得去把二师傅他们请过来看一看。”
“嗯,这事是得让他们过来看看。那另外逃走之人你可有什么眉目?这二人又为何在我龙泉观附近撕杀?”李道陵对于死的人乃是地荒之人,心中更是紧张不已。
傾國皇後
地荒。
李道陵虽不是很了解。
但也听钟文以及理竺他们聊过。
知道这地荒乃是三荒之一。
每一个三荒中人,均是武道之境的境界。
而这地荒的人突然出现在龙泉观附近。
可想而知,李道陵心中猜想着这是不是冲着太一门来的。
更或者是冲着理竺他们师兄弟二人来的。
“师傅,这事我也猜不出什么来,只有请二师傅他们过来看过之后,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原由。”钟文连死去的地煞是何人都不知道,他哪里又会知道逃走的人是谁,而这二人又为何在此拼杀呢?
话不多说。
最佳特攝時代
李道陵心中焦急,差了钟文去几里之外去了。
没过多久。
钟文来到理竺他们所居住的山洞。
“哥,哥。”当在山洞外习练功夫的小花一见到钟文后,就兴奋的直扑自己的哥哥。
而钟文见到小花后,也是欣喜不已,“不错,看来我家小妹不用两年就可以突破到先天之境了,你可得好好学,说不定到时候你都能打败哥哥了。”
“哥,我很努力的,只是师傅说最近我不能回家,我想阿爹阿娘和小弟了。”小花以前或许不怎么念家。
可自打来到这山林之中后,却越发的开始有些念家了。
或许是因为没有玩伴,也没有能说话之人。
除了理竺和伯溪二人,能找着说话的对像,估计也就是这山林之中的动物们了。
况且。
依着小花的性子。
以前可是满山遍野的跑。
而当下成了天地宗的弟子,又成了伯溪的弟子之后。
錯進洞房:天才萌妃戲邪王 雪之晨
她的好日子,也算是到了头了。
这不。
每日的作息时间,基本都被伯溪给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識翠
神寫之無盡空間 君可安好
天不亮就得起来练气。
然后习练拳脚。
到了午时再练气,下午练兵器。
而到了晚上,那更是需要与自己的师傅对打一番。
睡觉前,还要练气一个时辰。
就这样的作息,小花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想别的。
除了依着计划来,她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这不。
当小花见到自己哥哥之时,这兴奋之色自然而然的起显露了出来。
好在小花很少有哭鼻子的,要不然的话,换一个人非得抱着钟文哭天喊地了。
再加上小花也都快十五岁了。
都这么大了,想要哭鼻子估计也难了。
再者小花性子本就要强,想让小花哭鼻子,估计得是很伤心的事情了。
“没事,等年的时候我跟师叔说一声,到时候你也可以回家去看望阿爹阿娘他们。”钟文摸了摸小花的脑袋安慰了一声。
“小文,何时回来的?”正当钟文与小花说话之际,伯溪突然出现在山洞门口处。
钟文见伯溪出来,赶紧上前行礼,“弟子见过师叔,我于昨夜才回的,今日前来拜见二师傅和师叔,顺便有件事情还想请二师傅和师叔出山一趟。”
“哦?何事啊?”伯溪走近钟文。
而此时。
理竺也从山洞内走了出来,见到钟文后也是一喜。
“弟子见过二师傅。”钟文又是行礼。
“好,回来就好,刚才听闻你有事让我们出山,难道龙泉观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吗?”理竺走近钟文,拍了拍钟文。
钟文见二人已是到场,直言而道:“二师傅,师叔,昨夜地荒的人出现在龙泉观附近,另外还有一人出现,那人杀死地荒之人后见我追袭而至,被迫逃离进了这山林之中去了。”
当钟文的话一起后,先是一惊。
随后二话也不说,直接纵身往着龙泉观方向奔去。
钟文见二人如此,只得转向自己的小妹交待道:“小妹,哥还有事要做,你好好在这里习练天地宗的功法,等年节之时,我再过来。”
“好的,哥。”小花嘟着小嘴,无奈的点了点头。
没过多时。
理竺师兄弟二人已是到了龙泉观附近,见到李道陵后直接落下地。
钟文也是紧随其后。
“师兄,是地煞。”伯溪见到已是死去多时的地煞后,急声望向自己的师兄理竺。
理竺蹲下身来,把地煞反转身来查看了一下背后的伤口,“地煞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龙泉观附近?难道地荒的人已是发现我们的踪迹了吗?”
着实。
理竺师兄弟二人到了这龙泉观。
这地荒的人就出现在龙泉观附近,这不得不让理竺心中怀疑了。
从伤势上看。
理竺想不到能杀了地煞的人是谁。
依着理竺所知。
地煞后背的伤口,绝不是他所认识的人所为的。
这背后到底是因何而起的,理竺也想不出原因来。
但对于地煞突然现身于龙泉观,这不得不让理竺心中担忧。
“二师傅,昨夜那逃走之人,其纵身术很是高绝,估计连我施展轻功都不一定能追得上,而且那人见我追击而至后,像是怕我见到此人似的,二话不说就把这人杀了逃离,那人会不会是天荒和地荒之主?”钟文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伯溪闻言后,直接反对,“不可能,天折杀人喜欢从正面而进,而且天折绝不会从背后下手的。”
“是啊,你师叔说的对,天折杀人绝无可能会从后背下手。而地岩那更是不可能了,因为地岩最擅长的是刀法,剑法虽说也不错,便刀法才是他最为拿手的。再者,地岩也没有理由要杀地煞的。”理竺也是反对钟文所提出的疑问。
而且。
理竺也未把话说透。
伤口就能说明一切。
更别说他们二人对于天折以及地岩二人可以说最为了解的了。
正当钟文他们在龙泉观外说着此事之时。
守墓人
观内这才将将起床的墨离,顶着一个鸡窝似脑袋,从自己的屋子走了出来。
而巧不巧的,正好遇上从屋中走出来的曼清与龙玉二人。
当曼清瞧见昨夜偷听钟文师徒几人对话中所提及的女子墨离,这一乍见之下,曼清突然发现这墨离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
而这个好。
取决于墨离此时的形象。
曼清身为慈航殿的圣女。
形象可以说最为注重的了。
每日里,总是会花去不少的时间洗漱装扮。
可眼前的这个墨离,看起来犹如一个乡下丫头一般,一点都没有所谓的大家闺秀模样。
墨离盯着曼清与龙玉二人。
曼清与龙玉同时也盯着墨离。
此时的她们三人,各有心思。
墨离心中却是在想着,这太一门怎么还有这么美艳的女子?难道这太一门人喜欢收一些美艳的女子成为弟子吗?
曼清的美艳是淡扫蛾眉的淡雅之姿,而龙玉的美艳乃是雍容华贵。
反观墨离。
墨离说来也是不差的。
墨离的美,用裸袖揎拳一词来形容也不为过。
因为此时的墨离,除了脑袋顶着鸡窝状之外,臂袖早已是捥到了臂膀了,显露出好一片白来。
更甚者,这衣裳也是上下不齐,一看还以为就是一个村姑。
三人六目相对,谁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瞧着对方。
此时,从饭厅回来的陈丰,正好瞧见三人的状态后,赶忙走上前去介绍道:“几位娘子安好,想来你们并不认识吧?墨离,这二位是曼清和龙玉。二位,这位是墨离。”
当墨离得了陈丰的解释后,嘿嘿一笑道:“陈道长,你们龙泉观怎么跟别的门派不一样啊?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啊?”
可随着墨离的话一出。
大聖王系統
这下算是双方都给得罪了。
这也使得陈丰显得异常的尴尬。
着实。
在龙泉观当中,除了有曼清龙玉二人之外,还有不少的女子。
当然,这些女子非龙泉观或太一门的弟子,但基本都是各道人的家人。
说这些女子是龙泉观人也不为过。
而曼清龙玉二人听了墨离的话后,眼神顿时就有些不悦了,率先说话的自然是龙玉了,“你不也在龙泉观吗?不过我看你虽是女子,怎么像是一个村妇一般。”
“我是村妇?你见过我这么漂亮的村妇吗?你才是村妇,你全家都是村妇。”墨离见龙玉出声讥笑于她,立马就遭到了墨离的反讥了。
陈丰见这像是泼妇骂街的状态,赶紧劝阻,“二位莫要如此,你们都是我龙泉观的客人,切莫要伤了和气才是。”

dcy05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七十章 墨幽保孫怒出手閲讀-mhge6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曼清见龙玉醒来,赶紧擦了擦眼睛,“我没事。”
曼清话一说完,也不待龙玉多话,直接把油灯吹灭,躺在床榻上和衣而眠。
如此囧态。
曼清可不想被龙玉给戳了。
毕竟。
曼清在慈航殿当中,可以说一直以高雅的形像存在的。
曼清如何。
此时的钟文却是不知的。
钟文从自己师傅的屋子里出来后,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墨离已是安顿好了。
根本不需要钟文多去操心。
况且。
自己一个大男人,这半夜三更的跑去见一个女子,也着实有些不方便。
哪怕墨离是新来的客人,钟文身为主人家,也不能在这个时间前去看一看的。
就更别担曼清这个圣女了。
而此时。
龙泉观外不远处。
老驼与那地荒的地煞二人,已是停步不前,望着不远处的龙泉观。
二人此时的心思各有不一。
老驼希望地煞率先进入龙泉观。
而深知老驼狡猾的地煞,心中也期望老驼先行入龙泉观。
二人就这么僵持着。
谁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什对方先行。
这一等,却是过了一刻来钟的时间。
老驼可以说是一个老江湖了。
而且依着老驼的本性,他自然是不会走在前面的,即便他的境界比地煞要高,可老驼本性多疑,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景,均是如此。
即便他天荒的荒在此,估计老驼也不可能先行的。
而且。
老驼也属于那种耐性实足之人。
对于地煞都不先生,老驼更是愿意一直等下去了。
老驼可不想进入到这样一个未知之地去。
即便他知道一些关于龙泉观的消息,可他一样不敢入内。
老驼能等,可地煞却是不能等了。
都过去一刻来钟了,地煞越发的心急了起来。
在来之前。
他地荒的荒主地岩交待过,一定要查清楚这太一门的底细,哪怕受点伤,也要弄清楚这太一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反观此时隐于山林之中的墨幽。
墨幽身为一个早已是步入到武道之境的高手,而墨门又善于隐匿,他墨幽更是耐心实足了。
不过。
墨幽此时心中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两个武道之境的人出现在龙泉观外,而且行迹可疑的很。
墨幽心中猜测,这两个武道之境的高手,在这半夜出现在龙泉观外,到底是因为何事而来。
而且。
墨幽从二人的服饰上可以看出。
这二人出自三荒之人,而且还是天地二荒的人。
墨幽虽少有在江湖之上行走。
但对于三荒,却是深知这三荒底细的。
而墨门一直隐于白山黑水之间,其一个目的,当然是躲避这三荒的人察觉。
三荒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会聚天下武道之境的高手。
绝不允许有武道之境的高手存在于江湖之上。
鳳舞的銀河系
而墨家三门最怕的也是这三荒的人。
这也是在江湖之上,墨家三门少有名声的原因之一。
“从这二人的行为上看,这二人与这太一门好像有仇又无仇,然道是为了那小道士来的?据消息所知,这太一门好像只有那小道士乃是武道之境的境界,难道这天地二荒派出人来,是为了把那小道士弄进天地二荒?”墨幽越看越觉得有些意思。
墨幽能这么想,其实也是正确的。
老驼曾经来过龙泉观,其目的也是如此。
只不过老驼的目的只是希望钟文能被他控制在手中罢了。
随着老驼二人继续僵持之下,地煞终于是忍不住了,“老驼,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二人此次前来是为了探一探这太一门,你不前行,我不前行,那必然会落了两位荒主之意的,老驼你境界比我高,理应你先前去查探。”地煞压着声音小声的说道。
“地煞,你也不用激我,境界我虽比你高,可谁又知道这太一门是否还有其他的高手呢?如我冒然闯入其内,遭到对方袭击,你觉得你又能逃离吗?我觉得还是你先行吧。”老驼闻话后,心知肚明。
他可不会冒这个险。
如老驼如地煞这般,估计坟头上都早已是小草变大树了。
篆香錄 水際
“那你说怎么办?水荒的人也不知道在哪里,至于是不是在这观中,我们也不知道,如水妖真的在这观中,依我的身手,想来在水妖的掌下也逃不过五招,而你我二人联合,说不定他水妖也不会乱来的。”地煞又放言。
老驼一听到水妖二字后,全身就紧崩了起来。
着实。
他们从水荒离开后,老驼心里一直觉得这水妖就在这龙泉观。
或者水妖本来就出自于太一门。
水妖未成为水荒之主之前,来处谁也不知。
即便天地二荒的荒主,天折与地岩,也不知道水妖的底细。
而且。
自打水妖掌管水荒之后,这水荒的实力就越发的增大。
而且更甚的是,水妖的实力,比起天折以及地岩来,更为强大。
拉模拉樣gl
这也是老驼惧怕水妖的原因。
从种种迹像表明,水妖有可能就是在这太一门。
可是。
老驼心中又有着很多的疑问。
就太一门的那个小道士,在东极岛毁去了不少的先天之上的高手,可如果这水妖又是太一门的人,这又好像说不过去。
可是水荒的人去了哪里,谁也没有一个数。
再加上太一门的那个小道士如此年轻就已是成就了武道之境,更是达到了武道之境五层以上的境界。
这就不得不让老驼心中生疑了。
“水妖在不在这太一门,我无法确定,但我肯定,这太一门中,必然还有其他的高手,要不,我们先回去向两位荒主禀报?”老驼依然选择退去。
地煞一听后反对道:“那可不行,我荒主说了,此行我们势必要查清楚这太一门的情况,反正我们已是到了这太一门了,以你我二人的身手,即便这太一门有高手存在,大不了我们把这观中的人作为人质,晾他们也不敢造次。”
地煞之言。
老驼心中是反对的。
可老驼反对虽反对,但最终还是向着地煞点了点头,“那行,不过一会你先进去,我殿后。”
二人均是如此小心,连这商议都好像成了一场决斗一样。
商议结束,二人也随之准备再次移步闯入龙泉观中去。
可他们二人并不知道,地煞的这一席话,却是让隐于林中的墨幽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拿龙泉观的人当作人质。
这是他墨幽绝不允许出现的。
自己墨门的希望可是在这龙泉观中呢,而且那个希望还是他墨幽的孙女,他怎么可能会放任自己的孙女处于危险当中呢。
哪怕他墨幽想用这二人试一试钟文的身手。
他也不敢拿自己孙女的性命当作筹码。
就在老驼与地煞二人运气准备闯入龙泉观之时,墨幽却是率先动手了。
墨幽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直击老驼。
“咻”的一声。
老驼突然感觉不对,耳中传来破空之音,闻声后,顿时紧张的纵身飞退而去。
地煞先是慢了一拍,但也同时纵身飞退。
二人这么一飞退。
根本不顾他们这一次的任务,纵身没命似的要逃命去。
就刚才那破空之音。
响彻在他们二人的耳中,哪里会不知道这破空之音是出自于一位武道之境高手之手的。
如此变局。
可以说全部来源于老驼的狡猾了。
二人飞退之际。
墨幽也随之纵身追了过去。
话说钟文。
不久之前,墨幽那掷出的小石子的破空之音,使得本来欲将睡下的钟文,惊得心中起了疑。
就连曼清都听到了这石子的破空之音。
“九首你回来了。”当曼清从不远处的屋中出来之后,正好碰上从屋中出来的钟文。
钟文看向曼清,脸上淡淡的笑意展露,“曼清你可还安好?”
如沐 小隱隱於林
当钟文这笑意一出,曼清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暗自神伤流泪,一切都成了泡影一般。
随之曼清笑了笑,“我还好,你呢?”
钟文见此时不是说话之机,只得抱以歉意,“当下不是叙话之机,刚才观外有破空之音,我得前去查看一番,待明日我再与你叙话如何?”
“好。”曼清听后淡淡的回道。
至此。
钟文也不再多言,身着曼清点了点头后,纵身往着观外而去。
观外。
片刻之后。
一追二逃之下,已是到了龙泉村的那条小道远处了。
纵身追击的墨幽,身在半空之中,手持利剑,向着前方不远处的二人大喝一声,“给我留下吧!”
老驼与地煞二人一边奔袭逃离之时,一边回过头来看向追袭他们二人之人。
墨幽他们二人根本不识得。
可对于对方的纵身术,却是惊得无以复加了。
有着如此的纵身术,片刻就已是追击到了他们二人。
可想而知。
追击他们二人之人,绝对是一位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哪怕最为擅长纵身术的老驼,都对于后面的那位武道之境高手佩服不已,同样也是心惊不已。
论纵身术。
老驼自认为自己的纵身术,放眼天下江湖,绝对可以排第三。
而那排第一之人,即是那水荒之主水妖。
指第二之人,是天荒的荒主天折。
哪怕就是地荒之主地岩的纵身术,都要逊色于他老驼一筹。
而这位追击他们二人的高手,其纵身术,可以说能与那水妖相媲美了。
随着墨幽的利剑下挥。
撒旦總裁的獨寵玩具 桔末末
“扑”的一声。
地煞背部直接中了一剑,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去。
“前辈且慢。”老驼见那陌生的高手见面二话不说就开打,其纵身术又是高绝无双,惊得大声一喝。
“哼!你也留下吧!”墨幽此时根本不在意老驼的话,什么劝阻不劝阻。
想要拿龙泉观的人当作人质,墨幽可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更何况,还是要拿他的孙女作为人质,墨幽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的这两个人呢。

yb0ih優秀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七百六十八章 半夜返觀墨幽現分享-7z54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前面亭台在说话。
转角处却是在偷听。
随着钟文他们三人不再聊关于男女之事后,墨离也随之离开了。
而离开后的墨离,却是好像懂了一些什么似的。
下午时分。
钟文叫住正欲出府的墨离,“墨离,你看我们在这长安也待了好几日了,而我也是该到离开的时候了,你要是不想回你墨门的话,那你就继续留在长安吧。”
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
墨离有些不解,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的不好意思来。
或许是因为午时之时,钟文他们三人的谈话,影响到了她。
情赎初开的墨离,被钟文突然这么一叫住,难免小鹿乱撞,脸更是红了起来,“啊?九首,你要干嘛去?”
“这眼见要到年了,我也该回去了。”钟文解释道。
虽说当下离着年还有着一个月的时间,可钟文却是想回去了。
长安并不是钟文自己想待的地方。
这里没有亲人,没有自己的师傅。
长安的一切对于钟文来说,也只是一个暂住的地方罢了。
墨离依然有些不解,“回哪里去?这里不是你家吗?”
墨离也着实没有问过钟文的家在哪里,甚至连太一门在哪里,墨离都从未问过。
“不是,这里只是我的一个暂住的居所,我的家可不在长安。如果你不想回墨门的话,那你就留在长安吧,我得回去了。”钟文解释道。
奪情邪魅狂少 匿緋初
墨离自打出生。
就一直在白山黑水之间生活。
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显得好奇。
而钟文这么一突然说要离开长安,这使得本就处于好奇之中的墨离,显得有些不舍。
墨离心中思量着。
自己是继续留在长安好,还是跟着钟文去钟文的家乡看看。
长安都没有看够,玩够,这么一突然的消息,让墨离不舍得很。
可真要是她自己留在长安,冒似好像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想到此间,墨离随即向着钟文问道:“九首,你家离长安远吗?要是不远的话,我能去你家看看吗?”
钟文被墨离这突然一问,顿觉有些茫然。
而且。
墨离这样的问话方式,以及表情形态,越发的有些不像墨离了。
“有些距离。”钟文回道。
对于墨离说要去钟文的家乡看看,钟文真的无法回应。
回利州,那是必然的。
可真要是带着这么一个疯婆子回利州,如果被自己阿爹阿娘瞧见了的话,自己可就又要头疼几个月了。
不过当钟文一想到自己师傅后,到也没觉得什么了。
就当墨离是拜山门吧。
“那什么时候动身,我去收拾东西去。”墨离也没在意钟文有没有回答,丢下一句话就蹦蹦跳跳的去收拾东西去了。
钟文看着蹦蹦跳跳离去的墨离,又一次的哑了言了,“这……”
随后不久。
钟文把徐福找来,交待了一些事情。
当夜天色一黑之后。
钟文与墨离二人随之纵起身形,出了长安城。
以着二人的身法,守城的将士是无法发现的。
再加上天气寒冷,又下着小雪。
随着二人一离开长安城之后,在钟文的带领之下,往着终南山方向纵去。
“九首,你家在也在这山林之中吗?这里有小黑吗?”一入终南山后,墨离犹如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一般,一直向着钟文问个不停。
打小在山林之中长大的她,见到山林,比见到什么都显得亲切。
钟文一路之上到也不急奔赶回龙泉观,只要墨离开口所问之话,钟文基本都会回应,“差不多吧,至于有没有小黑,这可我不知道,毕竟黑色的老虎,可是少见的很。”
二人冒着风雪。
一路有说有笑的往着龙泉观方向所在纵去。
而在钟文与墨离离开长安城之际的墨幽。
再一次的无语了。
本来这些天在长安城过得还挺安逸的他,今日不知道怎么滴,瞧见钟文带着自己的孙女又跟着这个小道士跑了,这让墨幽倍感辛酸。
“我说离儿啊,就算是你真喜欢这个小子,也不用这么折腾你祖父我吧,这还没好好安稳几天呢,你又跟着那小子东奔西跑的,也不体谅一下祖父我。”跟随在后的墨幽,暗自感怀。
墨幽不敢跟得太近。
一直吊在钟文他们身手的几里之外。
海賊之超級金鐘罩 血筏
墨幽当然明白。
武道之境的高手,耳聪目明的。
如自己稍跟得太近了,就很容易被对方发现。
所以墨幽一直就吊在二人身后至少五里之外。
这也使得耳朵听力甚好的钟文,从洛阳到现在,也一直未发现这老头的出现。
在长安这些日子里。
墨幽每天如他那孙女一般,也是到处晃悠着。
逆光重影
他只要知道自己孙女的安全,墨幽就心安。
可随着钟文与墨离二人一入这终南山不久之后。
墨幽开始抓瞎了。
他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二人的身影了。
“这到底是该往哪个方向?太一门在哪个地方?”驻足于终南山某树顶之上的墨幽,瞧不见远方,也瞧不出自己身在何处。
片刻之后。
墨幽随即往着南面奔去。
可半刻钟后,墨幽再一次的返回。
墨幽一返回后,直接跃下地面,眼珠瞪得奇大,观望着地上的痕迹。
在这黑天里,想要看清楚地上积雪之上的痕迹,可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好在积雪还能反射一些光亮。
要不然墨幽只能待天明或者弄个火把才能探查到钟文与墨离所离开的方向痕迹了。
“原来是这个方向,难道这太一门在终南山中?”当墨幽发现钟文他们二人所离去的痕迹是通往终南山西部去之后,墨幽自言自语的说道。
追寻着二人离去的痕迹,墨幽可谓是走走停停。
每隔个十里左右,墨幽都得仔细查看钟文他们所留下来的痕迹。
犀利萌妻 甜豆
甚至还有两次他都走错了方向。
刚入子时时分。
钟文带着墨离终于是回到了龙泉观外。
“九首,这里怎么是龙泉观?不是太一门吗?”墨离一落地后,瞧见道观大门上方写着三个大字,心中有所疑惑的向着钟文求解。
墨门所得到的消息。
墨离虽有听过,但听的却是不全。
而且墨离也不关心外面的事情,哪怕事关她墨门之事,墨离也都没放在心上。
毕竟。
老婆乖乖只寵你
她墨离之上,除了有一个父亲之外,还有一个祖父。
更有一个祖伯祖父(伯公)在呢。
她墨离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一切从她那本就容量小的脑袋里抛却了。
要不然。
她也不至于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钟文看着背着大包袱的墨离,笑了笑道:“龙泉观就是太一门,太一门就是龙泉观,以前我太一门名声不显之时,都是以龙泉观之名行走江湖的,自从我太一门正了名之后,基本都是以太一门之名行走江湖的。”
墨离听后点了点头,随之看向龙泉观大门。
一旁的钟文,随即走近观门,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两响。
此时。
正在说着话的陈丰以及李道陵二人,听见有人拍观门的声音,心中惊奇不已。
“这半夜不会有人前来挂单吧?”李道陵起身狐疑道。
着实。
这半夜能敲观门的人,而且还是敲两声的,基本都属于挂单的行式。
如下面的龙泉村村民有事,一般都是一道急拍。
而钟文每一次回来,从来就不敲观门,都是直接纵身入观内。
陈丰此时更是不解了,“这半夜想来也不会有人来挂单,有可能是哪里来的游人路过此地吧。”
师徒二人带着疑问,往着观门而去。
随着二人来到观门前,陈丰打开观门后瞧见的乃是钟文后,这疑问就更甚了。
不过。
titan arum
總裁的緋聞前妻 許墨城
当陈丰瞧见空地前还有一人之后,这才明白过来。
“师傅安好,师弟安好,弟子九首回来了。”钟文立在台阶上,第一眼瞧见陈丰,笑了笑了后随之向李道陵行了一礼。
李道陵瞧着有外人在,赶紧说道:“回来了就好,你我师徒就不要这般客套了,还不赶紧请客人入观。”
“李道长安好,陈道长安好,我叫墨离,半夜前来打扰,请多多见谅。”墨离走向前来,向着李道陵二人模有样的行了礼,说起话来,可谓是让钟文都另眼相看了。
这可是钟文第一次见到墨离如此的客气,还知道见人行礼。
这也算是开了钟文的眼界了。
说来。
墨离这也是第一次向外人行礼,也算是开了一个先河了。
“好,好,好,还请入观吧。”李道陵也没想到,背着一个大包袱的还是一位小娘子,顿时让李道陵喜上眉梢,都快有些无言以表了。
墨离也不再客套,随着钟文入了观内去叙话了。
正当钟文他们入了龙泉观,坐在屋中说话之际。
青春捍衛愛情
山下的龙泉村却是迎来了二人。
此二人不是别人。
其中一人乃是天荒的老驼,以及地荒的一位名叫地煞的门人。
老驼与地煞受到两位荒主之令,前来太一门先行打探。
老驼这也算是第二次来到太一门了,也算是熟门熟路了。
随着二人一到龙泉村后,老驼这狡猾的性子立马就展现了出来,“地煞,小山头上的那座道观就是太一门所在了,要不你先上去探上一探如何?”
“老驼,你怎么不去?为何要我去?太一门你不是最熟的吗?此事本该是我两荒之事,让我一人前去,你不怕你们荒主对你有意见吗?”地煞深知老驼的本性,对于老驼的话,完全无视了。
老驼尴尬的笑了笑道:“好吧,那你我二人一同前去。”
可老驼话虽说的好听,可这腿吧,却是不曾移动。
好半天后。
直到地煞先行之后,老驼才不紧不慢的往着龙泉观走去。
是的。
是用走的方式往着龙泉观而去的。
正当二人快要行至龙泉观空地之时,一路追寻着钟文与墨离二人的痕迹而来的墨幽,却是止住了身法。
因为他发现前面不远处的一座道观前,有两个行迹可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