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don超棒的都市小说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第二百二十三章 馬拉松決賽讀書-qyfmi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小說推薦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有人提议:应该从图里伊军营附近出发,跑到温泉沼泽,这样既有非常重要的纪念意义(大沼泽歼灭战是戴奥尼亚的奠基之战),又能充分发挥图里伊选手的能力(参加马拉松长跑的图里伊选手都是第一、第二军团的年轻士兵,他们常年在图里伊军营附近进行军事拉练,完全适应那里的地形)。
也有人建议:应该从图里伊港口附近,一直跑到图里伊内城,同样具有很好的纪念意义(当年戴弗斯率领雇佣军在图里伊港口登陆,最后在图里伊城建立了戴奥尼亚王国),而且也有利于最后的颁奖。
还有人建议:长跑路线的起点应该从在图里伊港口附近,终点定在阿门多拉腊山下,同样具有很大的纪念意义,毕竟当年戴弗斯国王率军从图里伊港口登陆大希腊,首先是在阿门多拉腊站稳了脚跟,而且这条路线有利于所有参赛选手的发挥。
克洛托卡塔克斯带领筹备组经过反复考虑,最终采纳了第3个建议,其主要原因就是:这条路线平坦开阔,能够尽量帮助所有参赛选手顺利完成比赛,毕竟马拉松长跑是第一次举行,如果比赛太难,很多选手都无法完成,不利于以后的推广。
入侵輪回
自运动会开赛以来,马拉松长跑就一直很受戴奥尼亚民众和异邦游客的关注,而且它和船只比赛一样,由于比赛范围太广,不可能收门票,所以在比赛的当天,图里伊及其附近的民众、包括游客都纷纷的赶到赛道的两旁,将图里伊港口到阿门多拉腊山下的沿途围得层层叠叠。为了防止比赛被干扰,克洛托卡塔克斯甚至调来了军队,来维持比赛的秩序。
观众的声势浩大,而参赛选手的阵容同样庞大。在两年前戴奥尼亚运动会筹备组对外宣布创立马拉松长跑之后,有一个说法就逐渐在希腊世界里慢慢流传,“能够跑完马拉松全程的运动员才算是真正的运动员”。在这样的舆论的影响下,报名参加这个项目的选手超过了200名。
没有预选赛,没有半决赛,就是一场比赛决胜负。
高亢的开赛口哨吹响之后,选手们一窝蜂的都冲上了跑道,在观众们的助威声中慢慢朝着终点跑去。
在长跑的终点同样是人山人海,考虑周到的运动会筹备组在附近的一个小山丘上设立了贵宾席,可以居高临下的俯瞰最后一段赛程的情况,现在王国各地区和各城邦的代表使者正在陆续的坐到贵宾席上。
佩洛皮达斯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结果发现紧挨着他的就是雅典的使者,立刻笑着说道:“卡利斯特拉图斯将军,恭喜恭喜,祝贺你们雅典取得在戴奥尼亚运动会的领先!”
“只是暂时的。”卡利斯特拉图斯谦虚的摆摆手:“运动会还没结束,一切都不好说。再说,我们都明白,所谓的第一、第二没有多大意义,戴奥尼亚各个地区所获得的分数加起来,远超过了我们所有城邦加起来的总和,戴奥尼亚不过是在用它的一个个地区和我们整个城邦相比而已。”
“那又如何,既然戴奥尼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比较各个城邦运动竞技能力的强弱,那么输了就必须要服气。”佩诺皮达斯理直气壮的说道:“更何况戴奥尼亚的图里伊地区,无论是人口、还是土地面积、还是繁荣程度都超过我们的城邦,所以能够赢就是实力的体现。”
露水陰緣
“你说的也有道理。”卡利斯特拉图斯看起来回应得有些敷衍,事实上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如今雅典无论是军事实力、人口数量、土地面积、贸易水平都大大的落后于图里伊,但至少在运动竞技上雅典还占据优势。
“听你俩说话,好像第1名已经稳拿了。但我告诉你们,我们阿卡狄亚和雅典也就相差两分而已,说不定等马拉松长跑结束,阿卡狄亚就能反超,因为我们有好几个长跑能手。”在一旁突然插话的是吕科美德斯。
筹备组安排奖牌榜前几名的城邦使者坐在一起,实在是用心良苦。
“要说长跑好手,我们皮奥夏联盟也有好几个,其中潘塔克里斯还在之前3千米的长距离赛跑比赛中夺得桂冠,这一次也都报名参加了马拉松,最后的冠军一定属于他!”佩罗皮达斯颇为自得的说道,刚才还向卡利斯特拉图斯表示祝贺,现在却露出了要将奖牌榜第1名抓在手中的得意神情。
“三千米的比赛能跟马拉松比吗,那可是将近十里的超长距离!”刚才一副谦虚神态的卡利斯特拉图斯此刻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戴奥尼亚运动会之所以有这个比赛项目,那是因为雅典辉煌的会战——马拉松!我们报名参赛的选手就超过了15人,这一年多来他们天天坚持不懈的训练,就是要将这本应属于雅典的荣耀带回雅典!”
“你想多了吧,卡利斯特拉图斯。”吕科美德斯冷笑道:“虽然马拉松长跑确实是因雅典而起,但是如今的雅典选手能够在这项比赛中获得好名次吗?我并不看好,马拉松长跑需要的不仅仅是充沛的体能,更需要的是坚强的意志,才能将这么长的距离跑下来,习惯于享受的雅典人能够吃得了这种苦吗?我觉得很够呛!倒是我们阿卡狄亚人,天天跋涉在山岭之间,更能够吃苦耐劳。”
“最能吃苦耐劳的是农夫,你的意思是只要派上一位农夫就能够获得这个项目比赛的冠军?!”
……
閃婚之談少的甜妻
伊帕密隆达在一旁看着这三位可说是希腊本土城邦中最有权势的人物在为自己的城邦最后能否获得运动会积分榜的优胜而争执时,心中不禁暗暗一叹:想想在运动会开幕式上,他们个个神情轻松,既充满好奇、又带着一丝看笑话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完全陷入其中。不光是他们,看看周围的其他城邦使者,同样如此。戴奥尼亚人虽然是初次举办运动会,但就像他们做其他事情一样,应该同样是大获成功了。
詭出租 明天的執念
伊帕密隆达心里想着,嘴上说道:“你们不用争了,我觉得这马拉松长跑的冠军很可能会被戴奥尼亚选手获得。”
“为什么?”佩洛皮达斯知道自己的这位挚友平时不爱说话,但每一次发言都必有所持。
伊帕密隆达认真的说道:“以我对戴奥尼亚军队的了解,戴奥利亚神圣王国年复一年对公民进行着长期的军事训练,而且训练项目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武装长跑,几乎每7天就要进行一次长达5里以上的长跑训练,所以戴奥尼亚军队在战争中的行军速度很快,而且能够持续作战,在多个戴奥尼亚军队参与的会战中都体现出这个特点。”
卡利斯特拉图斯、佩洛皮达斯、吕科美德斯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不说话了。
無猜相公良宵妻
尽管伊帕密隆达说得在理,卡利斯特拉图斯他们仍然抱着侥幸,在一个多小时的等待之后,参加比赛的选手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但是任他们如何瞪大眼睛、凝神关注,跑在最前面的选手中并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反倒是赛道两旁的观众欢声雷动,甚至齐声喊起选手的名字。
卡利斯特拉图斯他们顿感沮丧,因为占据绝大多数的戴奥尼亚观众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跑在前面的几位选手只可能是戴奥尼亚人,甚至极可能是图里伊人。
他们的推断没有错,跑在最前面的几位选手都来自于图里伊地区,而处在领先位置上的选手名叫阿尔西尼斯,此刻的他在经过长时间的奔跑之后,不但没感到疲劳,反而越来越兴奋。
和5年前的稚嫩相比,如今的阿尔西尼斯已经在第一军团中担任主力,并且在年初还晋升为分队长,还娶了一名军中元老的女儿为妻,今年对他来说是大喜之年,而两天之后就是他生父的忌日,他决定要获得马拉松长跑的冠军,然后将这份荣耀献祭到生父的墓前,以告祭这位他未出生时就战死的父亲:孩儿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在爱丽舍乐园的他完全可以放心了!
天雲帝尊 魚落竹林
今天的天气难得凉爽,海风夹杂着湿气吹拂在脸上,听着观众们高声呼喊着他那和生父相同的名字,他的双脚越迈越大,越来越快……
………………………………………………………………
俠骨柔心睨天下
马拉松长跑的前三名最终被戴奥尼亚选手夺得,而且这三名选手均来自戴奥尼亚第一、第二军团,从而使戴奥尼亚图里伊地区的运动会积分一举超过雅典,夺得积分榜第一。
这让卡利斯特拉图斯等人的期盼落空,也让其他城邦使者心中松了口气,毕竟这几年来受戴奥尼亚强大国力的影响,让他们产生这样的想法很正常:戴奥尼亚夺得运动会第一是理所当然,雅典凭什么压在我们头上。

d8wt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愛下-第二百一十七章 射箭比賽展示-x0vjd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小說推薦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过了一会儿,三支箭射完之后,观众们才又活跃起来,热烈的猜测胜负如何。
很快,报靶员们就举着两个圆形木板,来到了选手和观众们的面前,而裁判的声音也再次响起:“26:26,双方打平——再加赛一轮!”
看完靶上的箭矢、确定裁判的判决无误之后,观众们沸腾起来:“比赛太精彩了!两名选手水平相当,一时难决胜负,导致比赛延长,票价绝对值了!”
麦加基德斯再一次看向斯塔西浦斯,而斯塔西浦斯则微笑以对,这更激起了麦加基德斯的好胜心。
再一轮比赛开始,观众席上变得更加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两名选手身上。
但是命运女神再一次开了玩笑,双方选手又一次打成平手,只是成绩更低了些:22:22。
cs-邊城浪子
乞丐西遊錄 池塘邊
观众席上就像是刚烧开的沸水一样,热闹异常,尤其是那些买了“提诺的祝福”的戴奥尼亚观众更是高度紧张,都在急切的盼望着自己挑中的选手会获胜。
而裁判和工作人员则聚在一起,神情凝重的在讨论着什么。
二胎奮鬥記
只有两位选手安静的坐在木椅上,闭目养神以恢复一些体力。
裁判走到了两名选手面前,大声说道:“考虑到两名选手已经赛了5轮,射了15支箭,体力消耗很大,因此裁判组经过商议后决定,用一箭来决胜负!”
确实,在正常的战斗中弓箭手连续射出6支箭,就会胳膊酸胀、拉弦困难,虽然射箭比赛中选手们可以不断的休息恢复,因此比赛持续了快3个小时,但15支箭也几乎耗尽了两名选手的体力,导致他们的命中率逐渐下降。
“要是下一箭,他们再一次打平怎么办?!”有不少观众大声问道。
裁判毫不迟疑的回答:“那就再射一箭,直至决出胜负!”
观众席上一阵骚动。
村花的北宋市井生活
坐了好一会的麦加基德斯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搭弓上弦,只是在拉弦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了胳膊传来的阵阵疼痛,他咬着牙勉强将弓弦拉至耳际,持弓的左手在微微的颤抖,根本无法像最初时那样做较长时间的停留,稍作瞄准就放弦。
箭刚射出去,他的感觉就不太好,心里暗叫:糟糕!
这时,他看到对手的箭矢也很快射出,经验丰富的他一看那箭矢的力道和走向,心里顿时大定。
果然,等到报靶员把木板拿到近前,观众们一片哗然。
麦加基德斯射出的箭矢斜插在圆形木板的最下端,堪堪进靶。而斯塔西浦斯所射的木板上空无一物,他脱靶了!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
麦加基德斯看向斯塔西浦斯,但他的神情显得很平静。
重生之愛妻如命 gl 赤炎火煉
这时,裁判走到选手面前,高声说道:“根据比赛结果,我以诸神之名宣布,麦加基德斯获得戴奥尼亚运动会射箭比赛的冠军!”说完,他抓住麦加基德斯的手高举起来。
观众席上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当然其中也夹杂着不小的叹息声。而斯塔西浦斯也很有风度地微笑着为其鼓掌。
信仰諸天 朝不保夕
接下来就是颁奖仪式,工作人员将麦加基德斯引领到观众席前方的最中央,在万千观众的瞩目下,裁判神情庄重地为其带上了用白杨树枝编织的花冠,并递给他一个用金丝编织的小布袋,布袋里是20枚刻有戴奥尼亚运动会字样的金币,而最让克里特观众们激动的时刻到来了:两名工作人员展开一面克里特城邦旗帜,递给了冠军麦加基德斯,他像之前的其他比赛冠军一样,高举着这面旗帜,缓缓地绕场一周,接受来自地中海各地的观众们的欢呼。
克里特运动员代表团的官员们都在观众席上,在这时候无不激动万分。从开赛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戴奥尼亚运动会上强手如云,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在前几天的个人射箭晋级赛中除了麦加基德斯之外的其他克里特选手都被淘汰,让他们沮丧的发现:即使是在克里特最有信心的射箭项目上,他们也没有信心获得冠军!然而今天,麦加基德斯最终捍卫了克里特盛产弓箭手的名誉,怎能不令他们惊喜!
所以等麦加基德斯下场之后,他们立刻迎上去,在大声夸赞他的同时,也关切的问寒问暖。
平民出身的麦加基德斯被这些克里特贵族官员们簇拥,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祝贺你,冠军麦加基德斯!”
終焉領主 隱語者
我的英雄聯盟紅包群 齡夏
麦加基德斯回过头,就见那个叫斯塔西浦斯的对手微笑着站在他身后。
这让他突然间感到有点羞愧,有些歉意的说道:“我不过是仗着体力好,侥幸赢了你。”
斯塔西浦斯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在你这个年龄能有这样出色的射术,我见过的人中寥寥无几!”
斯塔西浦斯的话远比克里特官员的夸奖更能让麦加基德斯振奋,但接着他又听斯塔西浦斯说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戴奥尼亚?像你这样出色的射手正是戴奥尼亚军队所急需的!”
麦加基德斯愣了。
还没等他回答,克里特代表团的负责人立刻大声的反驳道:“麦加基德斯是赫拉克利翁的公民!是我们克里特的荣耀!他只会留在克里特,绝不会加入戴奥尼亚!”
“哦?”斯塔西浦斯瞥了他一眼,冷笑着问道:“留在克里特,他能获得大量的份地吗?他能够像你们一样进入城邦的议会,担任要职,讨论和制定任何决议吗?麦加基德斯,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是一个平民,即使是冠军,在贵族掌权的克里特不可能有出头机会,但是只要来戴奥尼亚,凭借你的才能,土地、财富、地位都可以获得——”
“别骗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要想成为你们戴奥尼亚公民没那么容易,据说要在这里生活10年以上,才有可能获得!”西里泰奥斯在后面大声提醒麦加基德斯。
斯塔西浦斯看了他一眼,依旧对麦加基德斯认真的说道:“那是王国给普通的流民制定的法令,而像你这样有才能的人,军务部一定会倍加重视,向陛下提出申请,虽然不可能立刻就让你成为戴奥尼亚公民,但却可以缩短你成为公民的年限。只要你提出申请,你很快就能被军务部召入军营,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应该很快就能成为戴奥尼亚预备军团轻步兵大队中的分队长或者连队长,经过两三年的服役期,就能成为戴奥尼亚公民,并且还可能转为正式军团中的队官,享受民众的尊敬……
悍妃駕到:王爺請溫柔
作为戴奥尼亚第一军团前轻步兵大队长,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愿意,可以来图里伊的军务部找我,我在那里担任军训官的闲职,可以直接带你去找军务大臣奥利弗斯。”
斯塔西浦斯说完话,勉励似的拍了拍麦加基德斯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或许是“戴奥尼亚第一军团、图里伊军务部”等名词吓住了克里特代表团的负责人,在说话的过程中他都没敢冒然打断,直到斯塔西浦斯走远,他才挥舞拳头喊道:“我要向戴奥尼亚运动会抗议!你们这是……”
麦加基德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被斯塔西浦斯这一说,一时间脑海里一团乱麻。
在他身旁的西里泰奥斯却是非常的羡慕,他没想到自己这些天想尽办法在赛场上引人注目,但美丽的梦想也没能达成,而这个天天只知道训练的穷酸平民却得到了戴奥尼亚军官的认可。
看到代表团的官员们围在麦加基德斯身旁,苦心孤诣的劝说他“不要听斯塔西浦斯的蛊惑,他现在是克里特的英雄,克里特城邦绝对不会亏待他”等等之类的话语,西里泰奥斯不自觉的撇了撇嘴巴。
麦加基德斯一行人出了赛场、返回驻地的途中,由于他头戴桂冠、身披旗帜,这一戴奥尼亚运动会冠军的标准打扮立刻引起了沿途民众的关注,他们纷纷向其投以崇敬的致意,并积极的向旁人打听其夺冠的事迹,还主动为其让道。
这一路上欢呼不断,无数艳羡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
但麦加基德斯却显得有点心事重重,无心享受这样的荣光。
等到了运动员宾馆,代表团的官员们和麦加基德斯分开之后,西里泰奥斯就立刻凑到了他的身旁,小声说道:“嗨,麦加基德斯,对于那个戴奥尼亚军官所说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在赛场上沉着冷静的麦加基德斯此刻却显得犹豫不决:“我……我还没有想好……”
“还想什么呀!多好的机会啊,错过了,就没有了!”西里泰奥斯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想想咱们到这里之后所享受到的一切,这里简直就是运动员们的爱丽舍乐园!再想想这座城市,图里伊的繁荣和戴奥尼亚公民的富有远远超过了我曾经去过的雅典,和这里相比,克里特的赫拉克利翁简直就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我要是你,我立刻就去图里伊的军务部,找到那个军官,求他帮忙加入戴奥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