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u8s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即鹿 起點-第二十章 瑰麗朱陽殿 太后如神人分享-hht43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殿内已经点起了烛火。
殿门两侧,殿中各处,支撑殿宇的二十多根红色圆柱上,以及东西的殿墙上,或者摆放於地的青铜灯台中,或者镶嵌於柱、壁上的包金灯座中,都燃烧着小儿胳臂粗长的蜜烛。
从外头的黄昏中进来,恍惚间,就像是走入了白昼,而且是一个瑰奇奢丽的白昼。
只见那造型各异的青铜灯台、包金灯座,有的呈现蹲踞的虎形,有的呈现飞驰的马形,有充满西域风情的,是飞天舞女的形态,深目高鼻,衣裙裹体,踮着脚尖,双手高举,托起莹莹的光芒,有带着草原胡牧色彩的,是攫扑小兔的雄鹰模样,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於殿门侧边的那两座一人多高的灯台,也是以青铜制成,其形乃是大树,主干之上,分出了许多的枝杈,每个枝杈上,都放着一个烛盏,枝杈下边,则挂着玉石,烛光、玉光交映,当真是炫夺人目,——这两座树形的青铜灯台,是莘迩特地从蜀地带回来的特色,献给左氏和令狐乐的。
带路的宦者,留在了殿门外。
莘迩没有朝前多走,伏身行礼,说道:“臣莘迩拜见太后。”
“将军快快请起!”
莘迩起身,恪守臣子的礼节,垂着头,不往上边看,等着左氏叫他近前。
却先听到了从殿上下来的脚步声。
对左氏的脚步声,莘迩是很熟悉的,这阵脚步声,不是左氏的,听来比较沉重,像是个男子。
上帝是女孩 鄭非凡
莘迩略微举目,往步声来处看去,看着了个光头的和尚。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汀小紫
那和尚形貌俊美,只美中不足,脑袋有点扁,像是被夹过,非是别人了,可不就是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聪颖绝伦,佛法高深,自到谷阴以后,深得崇信佛法的左氏敬重,日常除了在四时宫中的译经室,领着一群西域、本地的和尚、文人们翻译佛经之外,便是常被左氏召见,讲经说法。莘迩对此早知,因见是他在殿中,并不觉得奇怪。
鸠摩罗什恭敬地合什,向莘迩行礼,说道:“多日未见了,君侯风采日日新也。”
莘迩不以鸠摩罗什曾是自己的俘虏而傲慢待他,还了一礼,说道:“大和尚你的风采也是日日有增。说来是有小半月没与足下相见了,三日不闻和尚讲经,我便觉鄙俗之心生矣!”
鸠摩罗什容色端洁,说道:“君侯忙於国政,治国理政,方是大道,吾教法门,小术是也。”
莘迩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治国固是大道,至若佛言,如能用之有方,也不能说是小术。前读足下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我反复读之,小有所获,时值宵半,我推窗览月,月色明净,万籁俱寂,澄澈无埃,而我心神空朗,仿佛沧海一粟,泛於苍茫汪洋之中。此经於修身养性,破妄除虚,实大有作用。”
《般(bo)若(re)波罗蜜多心经》,是鸠摩罗什於日前译出的一篇经文,这篇经文,就是后世有名的《心经》,是《大般若经》的核心经要,字数不多,鸠摩罗什译好的成文,总共才两百九十八字,然而字数虽少,蕴意深厚,诚然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其中所含的佛理足可以使人一再品味,而且每次品味,都像能使心境得到一次精进,故是此篇经文一经译出,马上流传开来,如今已是传遍谷阴,不仅本地的僧侣、佛徒,就是寻常的士人多也读过。
鸠摩罗什对他的这篇译文还是很满意的,今天左氏召他,为的也正是请他再讲一遍此经。
闻得莘迩赞许他的此篇译作,鸠摩罗什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此篇经文,不是贫道一人译出的,贫道述说此经要义,将之大略成文后,译经馆里的诸位居士,对之润色了许多。”
居士,在家的佛教信徒。鸠摩罗什说的便是那些在译经室里,帮他翻译佛经的定西文士们。
《心经》可谓是佛教最经典、流传最广的一篇经文了,莘迩前世时也曾读过此经,不过他所读的,是原本时空中,后来的玄奘大师所译之本,与鸠摩罗什所译的此篇有些不同,少了些内容,但相比下来,也就更加的简要精悍,这大概是鸠摩罗什此篇后不如玄奘那篇流行之故。
莘迩犹豫了下,没有把他前世所读的那那篇《心经》说出,毕竟,简略有简略的好,详备有详备的好,算是各有千秋。
却不看殿远处坐榻上,认认真真、倾耳聆听自己与鸠摩罗什谈说《心经》的左氏,莘迩信口背诵了几句鸠摩罗什所译版本的《心经》内容:“‘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此数句,阐说色与空的关系,把世间万物归之於空,此论之对错虽是仁者见仁,然辞约意深,委实高妙言也。”
鸠摩罗什合掌笑道:“不瞒君侯,贫道所以翻译此经者,其实还是因了君侯。”
變身最強主播 蒙著面的sama
莘迩愕然,说道:“因为我?”
莘迩贵人多忘事,他忘了数年前,他在建康郡守任上时,与道智头次相见那次,为了拒绝道智恳求建康郡府出钱,开山凿洞,建造佛窟的请求,他便是拿出了他刚才所念那几句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八字,来开示道智,“佛的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悟到了没有”。
他不记得此事了,鸠摩罗什却知此事。
道智当时无以回答莘迩,莘迩对他说的那些话他遂牢牢记在了心中,就在月前,与鸠摩罗什的一次闲谈中,说到莘迩对佛教译经事业的“鼎力支持”,他提起了此事。想那道智,本以为莘迩是记错了经文,把不知哪句佛经记错成了“色即是空”等八字,可鸠摩罗什遍读佛经,却是知此八字出处的,於是乃才有了他於不久后,也即日前,专门把此经翻译出来的举动。
见莘迩忘了旧事,鸠摩罗什不是话多之人,也就不再多言,亦不追问莘迩是如何在译文出来之前,就知道了“色即是空”此八字的,把之脑补为了莘迩可能是听哪个胡僧讲过的,微笑说道:“君侯与此经有缘。若是不嫌贫道字丑,改日贫道亲书写一遍此经,献与君侯。”
莘迩心道:“我怎就成有缘人了?”笑道,“大和尚你的亲笔经文,而今在谷阴千金难求,我听说就连那求子的,有的都把你写的经文裱挂墙上,日夜焚香膜拜!你如肯送我,我自是却之不恭矣。”问道,“不知和尚现下在译的是何经?”
鸠摩罗什庄重而严肃地答道:“《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此经即是《金刚经》,也是后世著名的一部佛经。佛家八万四千法门,般若为其一种,宣扬的内容以空性为主,《心经》和《金刚经》都是般若法门中的经典。如果把《心经》比作般若法门的总纲,那么《金刚经》就是般若法门诸多佛经的一个略本,地位是相当重要的。
鸠摩罗什庄重的姿态与语调,既是因为《金刚经》在般若法门中的重要地位,更关键的,也是因为《金刚经》讲述的是大乘佛教的教义。
小乘佛教在中土大规模传播的时间早於大乘,所以小乘的影响,直到时下,仍比大乘广泛,贺浑邪帐下的佛澄和,——说来这个佛澄和与鸠摩罗什还有血缘关系,他亦是出自龟兹王族,但他来中原的时间早,那时龟兹还盛行小乘,未因鸠摩罗什而奉大乘,故是佛澄和学的就是小乘,又如江左现下那个与士人们交往密切的那个支姓名僧,起初学的也是小乘,定西亦不例外,境内的佛教徒,如今修行小乘佛教的还是为数不少,道智、竺圆融师兄弟,他们原先便是小乘弟子,甚至左氏,原先信奉的也是小乘。随着鸠摩罗什的到来,像龟兹的和尚们一样,受其感化,道智等尽管已陆续转投到了大乘的门下,左氏也改信了大乘,但到底大乘佛教还没有一统定西的僧界,更遑论北地、南方了,因是鸠摩罗什近年所译之经,多是大乘经籍,对现下正在翻译的这本大乘的重要经典《金刚经》,他当然也就会是非常的重视。
莘迩说道:“待此经译成,也请大和尚抄写一份,送我可好?”
最強靈魂醫師
佛教的推广和发展,离不开当权者的支持,虽是莘迩不肯浪费民力、财力,开凿佛窟,可他对译经事业的扶助和支持,已是令鸠摩罗什等得益匪浅,对莘迩的这个要求,鸠摩罗什求之不得,自不会推辞,爽快应诺。
防火墻之巔峰對決 斷章
应诺过后,鸠摩罗什转身,朝左氏行了个礼,再向莘迩行个礼,告退而出。
殿中没了外人。
左氏柔声说道:“将军,请你上前来。”吩咐伺候的宦者、宫女,“为将军设榻。”
鬼帝纏身:萌妻哪裏逃
鸠摩罗什刚才坐的榻是个独榻,只能容一人坐,太小了,左氏认为配不上莘迩的身份。几个宦者、宫女撤下了鸠摩罗什的坐榻,搬上来了一个多人可坐的大榻,放在丹墀的左侧。
莘迩行至丹墀下,行礼说道:“拜见太后。”
“快请坐吧。”
莘迩没有落座,躬身不动,说道:“臣不累,站着就好。”
“将军,我方才听你与鸠摩罗什对谈,没想到将军军政操劳之余,也是常读佛经的么?”
莘迩一本正经地答道:“上有好,下必甚焉。太后信佛,臣为人臣,便是政务繁忙,空暇之时,又岂能不学效太后,读佛经一二?”
左氏楞了下,旋即醒悟过来,这是莘迩在开玩笑,抿嘴一笑,说道:“是么?那我就要考考你了,看看你学效的成果怎样!我且问你,就你刚才背诵的《心经》几句,其意是何?”
这个考问难不住莘迩。
一边回答左氏,解释那几句的意思,莘迩一边心中想道:“《金刚经》此经,著名於后世,即使非是佛教信徒,多也知道此经,我虽没读过,但由此可见此经的传播影响。待至鸠摩罗什译成,送来我一观之后,我当设法,把此经和《心经》的译文传去关中、河北、中原、江南等地,最好能把鸠摩罗什、道智诸僧,在南北各地的佛家信徒中,借此塑造成得道菩萨的形象,以提升我定西佛教的名气,扩大我定西在南北民间、士流中的声望,等来日我有力量出陇,光复北地之际,也好给我军减少些阻力,使我能够更容易地收拢到民心、士心。”
超脫在幻想世界 幻想歲月
莘迩支持鸠摩罗什译经,闲时读经,却非是单只为了讨左氏欢喜,也不是因为他信奉佛教,而是因为他另有此种的考量。
左氏听莘迩解释得头头是道,与鸠摩罗什之所解,竟是意思一样,不觉赞叹,说道:“早知将军对此经领悟这般之深,我又何必召鸠摩罗什问询经义?请将军来给我解经就是了!”
“臣愚钝,所领会之经义,也许会有错谬,不能与鸠摩罗什比。”
左氏美目流转,心道:“自那晚大王急病,我晕倒阿瓜怀中后,阿瓜见我的时候,慢慢的不如以前拘谨了。”回想起那晚的情形,面颊飞红,虽是过去了许久,依然不免羞涩,但因莘迩从那之后,不复早前的那种拘谨,又生欢喜之意,想道,“刚才还与我说笑!哼,我却须得还击於他!”便启红唇,说道,“将军太过自谦了,我看你比鸠摩罗什强。将军,西苑城的新寺即将建成,鸠摩罗什说他需要专注译经,不愿出任寺主,要不?就烦请将军代劳?”
莘迩正色说道:“太后,臣六根不净,如出任寺主,恐怕会被人非议,说太后用人不明。为太后的美誉着想,新寺寺主之任,还是得鸠摩罗什去做。”
左氏笑出声来,说道:“你六根不净么?怎生个不净?”
话问出口,左氏立刻后悔,觉得问错了话。
莘迩默然了下,答道:“臣俗念杂生,是不净也。”
左氏心中一动,很想问问莘迩,他的俗念都是什么?但已觉前话问错,这个问题却是不好追问了,知错就改,遂不在这个话题继续延伸,换忙换了话题,问道:“将军入宫,是为何事?”
“臣求见太后,是有件好消息上禀。”
“好消息?你纳秃发勃野妹妹为妾的事定下来了?”
左氏的此话,是莘迩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惊讶之极,“啊”了一声,说道:“不是。……太后怎知臣将要纳勃野之妹为妾室此事?”
“神爱前日进宫,我听她说的。”
“原来如此。这件事还没定下。太后,臣要禀报的好消息是张韶大败秦军,擒获啖高,已为我定西打下了朔方!”
左氏大喜,说道:“打下朔方了么?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将军奏请攻打朔方之日,朝中颇有反对意见,於今看来,对的还是将军!明天我就召开朝会,将此消息宣示朝野!”开心十分。
人开心时,下意识地会寻找对方的视线,通过眼神的交流,分享喜悦之情。
莘迩一直低着头,没法看到他的眼睛,左氏就说道:“将军,你抬起头来!”
我不是醜小鴨 墨筱笑
向来是左氏说什么,莘迩就做什么的,可此时,莘迩却没有听从左氏的命令。
左氏奇怪地说道:“将军?”
“臣不敢抬头。”
“为什么?”
“太后容光,如似神人,臣不敢看。”

hb1yq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即鹿-第十九章 入宮知天威 少年漸成人鑒賞-fmcbx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莘迩问道:“什么流言?”
唐艾说道:“传言说明公欲借胡人,尽灭陇州士族,且说明公有不臣之心。”
莘迩讶然,问道:“怎会出现此种流言?”
唐艾说道:“想是应与景桓提出的唐胡联姻有关。”
“与此事有关?”
想来还真有可能,唐士是瞧不起胡人的,视胡人为禽兽,那么搞什么唐胡联姻,虽然不是强制性的,但不免还是会引起唐士们的抵触,如果这种抵触,被莘迩的政敌利用,借机污蔑莘迩轻视唐士,甚至危言耸听,说他这是在意图收买胡人,起了不臣之心,的确是不无可能的。
唐艾说道:“以艾估料,十之八九。”
莘迩又惊又怒,说道:“这种无稽之谈,也有人相信么?”
“明公,小民愚昧,有什么是他们不信的呢?”
惊怒之下,莘迩暂时无心纠正唐艾的这错误说法,问他,说道:“可知流言出处?”
“我也只是听说了,不知出处何在。”
莘迩唤堂外的侍吏,令道:“召乞大力来!”
莘迩手下的情报系统,主要由张龟职掌,为了给张龟弄些军功,好做升迁,这回张韶攻打朔方,张龟被莘迩派去了从在军中,现下在京师的情报系统的主官,便是曾任刺奸司校事,在对付宋方之案中立下过大功的乞大力了。
不到两刻钟,乞大力就应召而来。
较以傅乔的形容惨淡,乞大力倒是满面红光。
他晃着肥胖的身体,迈着轻盈的步伐,入到堂中,拜倒行礼。
莘迩这会儿已经镇定下来,放缓了语气,说道:“大力,京师近日流言,你有无闻知?”
乞大力呆了呆,说道:“流言?什么流言?小人并无闻知。”
莘迩熟识他稍顷,暗中长叹,想道:“长龄要是在谷阴,这流言,我早就知道了!”做出了决定,决意撤掉乞大力的情报副手之任,却不必当下就说,也没有责备於他,示意唐艾把那道流言告诉了他,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查,看这道流言是起於何时、起於何人!给你三天时间,必须查清楚了!”
乞大力怒形於色,骂道:“哪里的混账东西,乱嚼舌头,胡说八道!吃饱了脱裤子,闲放屁!”大声说道,“明公放心,三天之内,小人一定查出到底是谁传出的这道流言!将之擒来,任由明公发落!”
“不!你查清了后,禀报与我即可,不要拿人,也不要走漏风声。”
乞大力转着眼珠,说道:“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學霸的科技帝國
“你去罢!”
乞大力应诺,熟练地趴到地上,恭恭敬敬地再次行了个跪拜的大礼,保持伏拜的姿势,撅着屁股,倒退到堂门口,倒着爬将出去,又扣了两个头,这才站起离去。三天的时间很紧,任务很重,相比来时的轻盈,乞大力出府的步伐,显得沉重了许多。
唐艾怀疑地说道:“明公,三天?他能查出来么?”
乞大力的政治敏感性不强,但执行能力还是不错的,要非如此,莘迩也不会拔擢他做张龟的副手,因是,对乞大力三天内查出流言来源,莘迩还是有信心的,说道:“看看吧!”
唐艾说道:“明公,这道流言其实不用查,出自何处、起於何人,一猜即知。”
“是么?”
丈夫的秘密情人
唐艾冷笑说道:“除了氾宽、宋闳的党羽余孽,不会有别人了!”
飛越泡沫時代 斜線和弦
宋闳、氾宽两人现虽都被逐出了朝堂,皆赋闲在家,可是他两人毕竟是陇州阀族的领袖,围聚在他两人身边的定西官员、士人着实不少,用后世的话讲,已是形成了一个颇为强大的在野党势力。施行三省六部制的时候,他两人的党羽就说了许多的怪话,散布了许多的非议,改世兵制为征兵制此政,於今尽管尚未正式推出,但消息已经传开,亦引来了他们的抨击。
莘迩参政至今,早知为政之难,知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听了唐艾之话,虽是唐艾与他的推测相同,但没有因此露出什么异样,摸了摸短髭,容色不变地说道:“是否是宋公、氾公的门人子弟所传,现下尚是未知,且等大力查明再说。”
“查明之后,明公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莘迩说道:“彼等都是士流衣冠,不管怎么处置,总归得讲个体面才是。”
唐艾才不信莘迩这话,摇起了羽扇,说道:“体面?”观察莘迩神情,说道,“明公,我看你像是已有主见,对我还不能直言么?”
莘迩含笑不语。
就在等乞大力来的那一会儿,莘迩确然是已经想到了,能从流言此案中,得到什么好处,但他之所以此时不说,却非是因为信不过唐艾,而是因为究竟这个好处能否得到,还得看乞大力查案的具体情况。现在情况不明,说了也是白说,所以他干脆不说。
唐艾见问不出什么来,就也没有追问,告辞离去,回中台,找麴爽,请他召集户、兵、工各部的官吏,讨论分朔方西安阳西的河北草场给张韶部的士家兵卒和赵染干部的胡骑事宜。——户部管民,兵部管兵,改士家为编户齐民,同时牵涉到户部、兵部,这两个机构参议是必然的,工部参与的缘故是其下边有个司,名叫虞部司,虞,便是“即鹿无虞”的虞,管的是山林草泽,河北的草场当然是草泽,属其掌管,故此户部、兵部之外,工部也得参议此事。
莘迩亲自送唐艾到堂门口,待他走远,转回堂上坐下,继续接见外头候见的各官廨之官员。
忙到中午,稍微吃了点饭,外头的官员还没见完,又忙了两个时辰,天色将暮,再晚点,左氏和令狐乐就要回寝宫灵钧台了,莘迩便传出话去,令仍在等待的那些官吏明天再来,吩咐府中备车,动身前去四时宫。
是你賜我的星光
莘公府离四时宫不远。
出了府门向北,过两条街就到。
自西域重被纳入治下以来,在沙州三大营的保护下,西域到谷阴的商道畅通无阻,这两年或专来谷阴买卖,或途经谷阴南下、东去的西域胡商日渐增多。谷阴城中,而下近半的外来人口都是西域的各国胡人。车行於街上,不时可以听到外头传入进来的龟兹、粟特等话,行到头条街的拐角处,莘迩听到了一阵驼铃声,拉开车帘的一角,看到七八头骆驼停在路边,骆驼上驼满了装着货物的袋子,十余个剪发齐眉,碧眼高鼻,穿着裁剪贴身的白衣,配着珠光宝气短剑的西域人跪拜在地,迎他路过。莘迩不用问亦知,这显是刚进城的一个西域商队。
一股香气缭绕鼻尖。
莘迩叫车夫驻马,吩咐侍卫从行的魏咸,说道:“去问问,他们带的什么货物?”
魏咸很快回来,说道:“香料和葡萄酒。”
莘迩说道:“去把他们最好的香料买下。”
魏咸过去,也不下马,把要求说与那些西域商人。商队中的通译把话翻译出来,西域商人们手忙脚乱,赶紧把带来的最好香料取出,奉给魏咸。魏咸取钱与之,他们不敢收。魏咸懒得多和他们废话,直接把钱丢到了地上,带着香料折返车侧,呈给了莘迩。
香料不多,装了两个巴掌大的锦袋而已,莘迩拿到鼻尖嗅了一嗅,把之放在了榻边。
魏咸问道:“明公,是要献给太后的么?”
“路边之物,焉能献与太后?”
魏咸恍然,说道:“那是送给翁主的了!”
魏咸说对了。莘迩最近太忙,好些日没有陪过令狐妍、刘乐了,适才香气扑鼻,故是随即起意,想着买些,回家后送给令狐妍和刘乐,权作讨些她两人的欢喜。
车驾接着前行,不多时,到了四时宫的宫门外。
通报之后,左氏传旨,准他觐见。
莘迩下车,没带魏咸等侍卫,解下佩剑和蹀躞带上的短匕,一人进宫。
魂武至尊 唯我一瘋
暮色已至,夕阳的余晖洒遍宫中,绿的树,红的花,洁白喷涌的泉水,远近各色的殿墙,一同浴於透黄的光下,给人以五彩斑斓,静谧而又深远的感受。
此情此景,被一队披甲持槊的宫禁卫士夹着,单身徒步,行於宫中路上的莘迩,却忽觉空落落的,似乎四下不沾,乃竟如有惶恐。他往腰上摸了一模,佩剑不在,短匕也不在。“这就是哪怕枭雄如曹孟德,也会惧怕进宫的缘由,这就是所以会说天威难测么?”他这样想道。
时当夏季,左氏在宫中主殿谦光殿四座殿,用於夏季三个月的南边的朱阳赤殿里等待莘迩。此殿的殿墙与殿内的器物,以红色为主调。远远的,莘迩就看到了殿墙的那一抹红。
随着与殿墙距离的接近,先是隐约,继而变大,分明是喊杀之声,清晰地随晚风飘来。
莘迩变色止步,说道:“什么声响?”
引路的宦者笑道:“莘公敢请勿惊,那是大王在操练阵型。”
莘迩放松下来,说道:“连日无雨,天气酷热,怎好由着大王操练?万一中暑,如何是好?”
宦者答道:“也是已到傍晚,不如白天时热,太后这才许大王操练一二。”
听的是左氏允许,莘迩不再多言。
操练也者,操练的不是正经兵卒,是莘迩前后送给令狐乐的那些玩伴、陇州诸部胡人送进宫的质子和陇州士族送入宫中伴读的子弟们。
令狐乐年岁渐长,他生长乱世年间,日常接触的不乏战争,对征战之事是越来越有兴趣,他现今还没亲政,没有机会领兵打仗,遂把这些玩伴、质子、伴读组织了起来,选其精壮者,共百人,编成营伍,给以甲械,经常亲自按照兵法所教,对他们进行操练,也算过过瘾。
行到朱阳赤殿近处,莘迩瞧见,令狐乐披挂着给他量身打造的小号铠甲,持弓按剑,雄赳赳地站在殿外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台下分作两队,一边五十人,总计一百人,都是十来岁的少年,年长者无非十四五,年少者不过十一二,亦皆披甲,各持兵械,正在进行攻守演练。
这些少年,有的是唐人,有的是西域胡人,有的是鲜卑等胡。
總監大人是鬼畜
西域胡人是西域诸国的王子、宗室们,是莘迩讨定西域后,送给令狐乐的玩伴;鲜卑等胡是陇州各部胡酋送来的质子;唐人,则即是陇州大士族家中的子弟,因其族势,入宫伴读的。
令狐乐居高临下,早就看到了莘迩的到来。
他有心在莘迩面前卖弄,没有下台,也没有叫停下边的演练,反而授意身后的宦者,摇动旗帜,催促台下的两队“敌我兵士”展开更加激烈的对抗。
網遊之神荒世界 暮念夕
一时间,杀声震天,惊动的附近园囿中的鸟雀都慌张乱飞。
莘迩站在场外,观看战斗。
那些“兵士”的年纪虽不大,但他们的出身都很好,打生下来起就营养充足,且又是令狐乐精挑细选出来的,因个个身高体壮,有些比普通的成年人还要高大壮实,打斗起来,不仅进攻、防守的阵型变化似模似样,互相的冲击、搏斗也是虎虎生风,亏得他们用的兵器,环刀没有开锋,长槊没有装槊锋,要不然,只怕必会出现伤亡。
饶是如此,在对战中,也有几个少年先后负伤,退出了战局。
最终,这场战斗,以西边那队获胜,夺下了东边那队的军旗告终。
令狐乐跃下高台,到了场中,把手中的雕弓赐给了西队的头领,威严地说道:“干得好!”
西队的头领洋洋得意;东队的首领垂头丧气。
令狐乐板起脸,对东队的首领说道:“你上次就输了!这次又输!事不过三,下次你如再输,孤就撤了你的职,把你赶出宫去!”
随之,令狐乐到那几个负伤少年的身边,弯下腰检查他们的伤势,令宦者立刻传医官过来,给他们裹创疗治,并拿出了几个金质的钱币,分别赏给他们。
办完了这几件事,令狐乐才来到莘迩这里,负手说道:“阿瓜,你看孤的兵如何?”
“大王的兵,堪称精锐。”
“比你的兵怎样?”
“臣没有兵,臣帐下的兵都是大王的。”
“就你帐下的那些兵,与孤的这些兵比起来,谁更强?”
“十个臣帐下的兵,也比不上一个大王的这些兵。”
令狐乐绷不住了,欢快地笑起来,说道:“阿瓜,孤知你是在哄孤,不过这话,哄得孤开心!”
莘迩诚惶诚恐,说道:“臣岂敢哄骗大王!”
“你进宫来,是有事奏禀母后么?”
“是。”莘迩顿了下,说道,“大王,臣今天收到了张韶的捷报,朔方郡已大半为我军所得!”
令狐乐大喜,说道:“打赢了?哎呀!这可是件喜事啊!”转而狐疑,说道,“为什么是大半为我所得?剩下的呢?”
莘迩当下简单地给令狐乐说了下情况。
令狐乐听完,脸上满是怒色,抽出剑来,狠狠地劈了一下,说道:“胡虏见利忘义,真不可信!阿瓜,等我长大,我要亲自带兵,踏平代北,砍了拓跋倍斤、贺兰延年的脑袋!”还剑入鞘,仰脸想了想,说道,“张韶虽未尽得朔方,也是有功,当得给以赏赐!”
莘迩恭谨地说道:“是,臣谨遵大王旨意,明天就请中台议出赏赐,报与大王。”
令狐乐泄了口气,说道:“报给孤有何用?还是报给母后吧。”
莘迩没有接令狐乐的这句话。
令狐乐挥了挥手,说道:“母后在殿内等你,你去见母后吧。”
最強農戶 無欲 無求
莘迩行了个礼,应道:“诺。”
临转身去殿中前,他望了眼在场中休整的那百名少年甲士,又看了看令狐乐逐渐长成的身形,后知后觉似的注意到令狐乐唇上已生了淡淡的一层茸须。
可不是么?令狐乐的生日在仲夏下旬,便在上个月,才庆祝过他今年的生日,算其年岁,已经十五了。去年过生日时,他还如个孩子,短短一年,不知不觉的,今年他就成熟了很多。
缓步前行,莘迩入到殿中。

5u07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即鹿 趙子曰-第十三章 輕騎趁夜東 貧道方外人(上)相伴-yn2xq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杨贺之对张韶说的是:“下官於城外循抚诸部,闻说贺兰延年佯於城东筑营,而兵已趁夜东去。下官急赴城东,见城东虽有若干鲜卑胡骑驻留,而估算其人数,留者不到千骑,少了三千余骑!下官求见贺兰延年,被几个鲜卑小率百般寻辞推脱,终究是未能见着於他!”
杨贺之的这番汇报,算是个“简报”,限於紧急的程度,一些东西他没有时间细说。
比如那个“闻说”,告诉他此事的,不是定西军的将士,而是牵羊担酒、特地跑来慰问“王师”,以向定西示好的广牧县外的唐人豪强。
又比如“估算其人数,留者不到千骑”,事实上,城东鲜卑骑兵的驻地上,树立的旗帜、点燃的篝火着实许多,如只从旗帜、篝火判断,大概得有三四千骑,这个数目恰好与贺兰延年带来的部队人数相当;但杨贺之是个机灵、心细的,通过数次强行接近其驻地之腹心地域,却拨开了这层迷雾,从中察到了真相,得出了留者其实不足千骑的判断。
再又比如他求见贺兰延年时,阻挡他的那几个鲜卑小率的“推脱”之辞,先说贺兰延年正在忙於军务,继而又说发现了温石兰的残部,贺兰延年打算调兵去追,等等好几个的借口,有的借口,像“发现温石兰的残部”,简直荒唐之极,据贺兰文悦之前的说法,温石兰於漠中兵败之后,便向西逃窜而去了,又如何会於此刻在广牧城外发现其踪?一听便知是敷衍之语。
张韶定住心神,目光找到了贺兰文悦,徐徐说道:“贵军已往东去了么?”
贺兰文悦讶然,不答反问,说道:“将军此话何意?”
“贺兰大人到现在还没进城,贵军东去的部队,是不是他亲自率带的?”
“将军,我不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霸少奪愛:女人,別怕
张韶紧紧盯着贺兰文悦,观察他脸上的神情变化,说道:“贵军忽往东去,是要去哪里?”
贺兰文悦镇静得很,一本正经地说道:“将军,什么是我军忽往东去?我军现明明就在城东,哪里来的东去?我不懂你的话。将军到底何意,还请明示。”
张韶知从他这里是问不出了,便向杨贺之、张龟使了个眼色。
杨贺之拉着张龟,两人出到堂外。
杨贺之把听来的情况又对张龟说了一遍。
张龟顿时震惊,略作忖思,立刻命值守的亲兵把赵染干找来。
不多时,赵染干来到。
院中不但有张韶的亲兵,也有贺兰文悦带来的鲜卑精卒,张龟故意大声对赵染干说道:“庆功宴就将举行,贺兰大人尚未入城。你现在去城东,务必把贺兰大人赶紧请来!”放低了声音,说道,“闻报有不少的拓跋骑兵似已离城,往东去了,你去到城东,切将此事探明真假!”
赵染干应命,便带了几个随从,出城前去请贺兰延年。
却是为何找赵染干去验证、查实此事的真假?如前文所述,铁弗匈奴与拓跋鲜卑因为占据的地盘邻近之故,两下於早年间结为过姻亲,赵染干的母亲就是来自拓跋部,他的弟弟赵孤塗现且犹在拓跋部中寄住,是以,赵染干与拓跋鲜卑的贵族们大多相知,这是一个缘故;再一个,贺兰延年是匈奴人,赵染干是铁弗匈奴人,铁弗,指的是父系为匈奴者,也即是说,他两个族属近类,两个缘故结合,杨贺之求见贺兰延年,鲜卑人可以随便找借口推脱,赵染干身为铁弗匈奴部大率而今第一位的继承人,他求见贺兰延年的话,鲜卑人就没法胡乱推拒了。
张龟没有回到堂上。
在赵染干离开后,他负手院中,勾着头,瘸着腿,拐来拐去的来回踱步。
杨贺之放慢脚步,跟在他的身边,轻声说道:“张公,鲜卑骑分兵东去的事情,料来不会是假。张公觉得,他们往东去,会不会是为了……?”
张龟的年纪比杨贺之大不少,如今在杨贺之这类的后来之秀面前,他凭借着他从附於莘迩微时的资历和历年来为莘迩立下的功劳,与傅乔等一样,也已是混到了“公”的尊称。——却好在他不是和尚,时下对名僧的惯例尊称,是在其姓或其名之后,加一个“师”或“公”字,姓后、或者加个师字也就罢了,若是在其名之后加个公字,在莘迩听来,怕就未免不雅了。
广牧的东边,沿黄河行百里,是朔方郡的郡治朔方县;朔方县再往东百余里,是河阴县;河阴县再往东,即是代北了。贺兰延年如果真的是分兵东去,那么他的目的很明显,只能是一个,便是抓住啖高被擒、朔方秦军主力覆灭的良机,抢在定西军之前,夺下朔方、河阴两县。
张龟喃喃说道:“贺兰延年若果亲率骑东去,首先当然不可能是为了返回代北,如此,他就只能是欲抢占朔方、河阴!朔方、河阴如被其夺据,我军虽得广牧,然朔方郡不能为我有矣!”
朔方郡囊括了黄河“几”字形的整个上端,号为河套者是也,占地颇广,东西长约六百里,而从朔方郡西部的边界到广牧县,东西长才二百里而已,换言之,若是东边的朔方、河阴等县被拓跋鲜卑占据,那么就等同於朔方郡的大部分地界都落入到了拓跋倍斤的手里。
重生盤古
定西与朔方之间,本就有千里漠海为隔,补给、后援困难,要想长期的驻军於此,势必就十分依赖从本地获取给养,若是朔方郡的多半部分地区再被拓跋部得到,则只凭西端的广牧、临戎等寥寥三两县城,地瘠民少,且胡牧占民之多数,定西显然就会更加难以在朔方立足了。
杨贺之说道:“事急矣!张公可有良策以对?”
急切间,张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问杨贺之,说道:“君有何策?”
杨贺之知道此事的时间早,在入城来向张韶禀报此事的路上,他就在考虑对策,倒是已有了主意。他说道:“贺之有上下两策。”
“上下两策?”
“是。”
张龟顾不上“上下两策”的这话有些耳熟,急忙问道:“上策是何?”
門派養成日誌
“我军入朔方不久,竺圆融就派了两个土著弟子过来,为我军向导。贺之听说他原是陇地高僧,此人应是可用。他现在朔方县,可以马上遣使,星夜赶赴朔方,示警於他,命他组织人手,守御朔方县;同时,遣兵东向,争取在贺兰延年部打下朔方之前,到达朔方!此为上策。”
竺圆融,便是之前高充出使朔方,见赵宴荔时,随行带去的那个定西高僧。他与道智是师兄弟的关系,一心发扬佛教,后来在赵染干的邀请下,留在了朔方。再后来,定西招揽赵染干,竺圆融於其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不过,在赵染干接受定西招揽,率部投定西时,竺圆融没有跟着赵染干回定西,仍是留了下来。朔方县是朔方郡的郡治,民口多,唐人的富绅、胡人的豪酋也多,县之所在的位置也较为居朔方郡之中,宜於传教,他现下就在朔方县。
张韶率部进入朔方郡后,竺圆融派了两个本地出身的弟子过来,说是给他做向导,但其本意,却是人人皆能看明,与其说是做向导,不如说他是在表明心意,表示他依旧心在定西。
“竺圆融?”
杨贺之说道:“竺圆融居朔方数年,今於朔方,名望高远。贺之从他的那两个弟子处听闻,朔方县内的唐人大姓、胡人酋率,不少都是他的信徒。若是他肯从令,聚集县中的唐、胡勇壮守御城池,以贺之度料,多不敢说,至少还是能守上个一两天的,足可等到我大军赶到了。”
異能武王 月華淚
杨贺之说竺圆融“今於朔方,名望高远”,这话不错。靠着精湛的佛学学问和从西域僧人那里学来的“法术”,竺圆融的名望在朔方郡可以说是日隆,信徒甚多。若是他肯遵从张韶的命令,组织人手守御朔方县的话,大概还真能守上些许时段。
誘妻成癮:腹黑老公太纏情
张龟点了点头,问道:“下策是何?”
“即刻遣兵东去,追赶贺兰延年部!此下策是也。”
國際銀行家
贺兰延年部都是轻骑,行速快,便是现在就派兵追赶,一则也不易追上他们,二来,贺兰延年留在城东的那些剩余部队,亦有可能会在贺兰文悦的带领下,对定西的追兵进行骚扰、截击等活动,这就会进一步地延迟定西部队的行军速度,使之越发追赶不上。
逆行萬年 章渝
因有这两条弊端,所以此策是下策。
听完杨贺之的两策,张龟有了决断,说道:“卿上策佳!你即回堂内,将此上策献於将军!派去朔方县示警、传令的人,也不必选别人了,就使融师的那两个弟子去!立即去!连夜去!”
杨贺之应诺,便回堂中,把自己的计策私语与张韶。
张龟在院中继续等候赵染干。
……
广牧城东。
夜色暗淡,一支三千来人的胡人轻骑,沿着黄河的河道,向百里外的朔方县疾驰奔行。

7536v人氣都市小说 即鹿 起點-第十二章 延曹奪槊精 賀蘭威名震(六)鑒賞-n6i5i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高延曹策骑白马,披挂银铠,身后红色的披风,挟黑槊,骋到那鲜卑军吏的面前,兜马旋转,喝问说道:“是你么?”
網遊之幻影劍聖 星星辰
那鲜卑军吏握着骑槊,昂着头,挑眉瞧绕他转圈的高延曹,轻视之意尽显面上,也不知他是不会说唐话,还是故意不说,用鲜卑语,呜呜啦啦的,回答了几句。
太马营里的甲骑虽多唐人,然亦有少数的胡人,高延曹懂些鲜卑话语,大致听懂了这个鲜卑军吏是在说些什么,不外乎嘲笑定西兵士无用、不耐打之类的大话。
高延曹大怒,说道:“你上马去!”
那鲜卑军吏却是傲然,站着不动。
高延曹便勒住马,跳下来,说道:“我不占你便宜。”把自家的骑槊亦插到地上,空手而前,在离那鲜卑军吏十余步的地方站定,伸出右手,朝他招了招,说道,“你来!”
先前两边打斗的时候,已有一些的双方将士围了过来,这个时候,附近的人更多了。
第一殺手夫人
雲家大少 資深小狐貍
鲜卑人不认识高延曹,定西的将士都认识他,皆知其勇,当下见他要为挨打的同袍出头,气愤那鲜卑军吏骄横的也有,看热闹的也有,及那好事者们,无不叫嚷,为高延曹打气。围在一边的鲜卑兵士们不甘下风,在几个小率的带头下,也纷纷鼓噪,举起刀、槌,用力敲击。
城头上。
张韶有心制止这场纠纷,但转目看到贺兰文悦嘴角的那抹冷笑,再听到他一会儿一声的“嗤”,便是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况乎张韶毕竟是久掌杀伐兵权的定西大将?
张韶心中想道:“啖高兵败被擒,朔方郡所余下的朔方等县,群蛇无首,我遣一偏师即可取之。朔方郡,如今已是稳稳地落入到了我定西之手。但虽然如此,朔方此郡,邻近代北,也就是说拓跋部离它近,我陇州离它远,观贺兰文悦及这些鲜卑胡虏,许是自以为没有他们,我定西就打不下朔方么?却是俱皆狂傲,个个无礼!今日若是不杀一杀他们的气焰,也许等我大军回陇以后,说不得,他们就会要在朔方搞些事端出来!不利於莘公日后的战略。贺兰延年打着温石兰的旗帜,不告而来,吓唬於我的事情,我可忍让;这件事,却不能忍让了。”
他想到此处,就收起了制止的念头,摸着胡须,静观事态的发展。
贺兰文悦说道:“将军,这场比斗,最好不要打。”
张韶问道:“为何?”
贺兰文悦说道:“将军大概不知,下头的那个小率,是我代北著名的勇士,力可搏虎。前年从军讨伐柔然,他孤身一人,冲陷柔然坚阵,阵斩柔然甲卒数十!将军,既是此等的勇士,贵军的兵卒打不过他,没什么丢脸的。只不过,打不过一次无妨,二次若还是打不过?呵呵,未免就、……,将军,你懂的。是以,我劝将军,最好不要让那骑白马的人再去自讨其辱。”
张韶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城下。
那鲜卑军吏见高延曹赤手空拳,便也空手迎上。
高延曹让开他的来拳,按住他的肘端,向外轻轻一送,把他推开,摇着手指晃了两晃,示意他去拿槊,说道:“我不是说了么?不占你便宜。你去把你的槊拿了。”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高延曹只是简单的一按、一推,那鲜卑军吏马上就觉察出了此人非是寻常,犹豫了片刻,却还是不肯拿槊,挥拳又来。一如方才,再次被高延曹轻巧推开。
魔修
周围的定西兵士为高延曹纷纷叫好,鲜卑兵士的叫嚷声则顿为之一落。
那鲜卑军吏的脸面挂不住,究竟是从了高延曹的意思,回去把槊从地上抽出,牢牢攥住,双眼圆睁,气沉丹田,迈步疾冲,往高延曹刺去。
高延曹这次不再躲让,双脚微分,稳当当地站着,眯眼觑准槊尖的来处,直到快刺到自己的身上时,乃身形陡动,却是周围的人看都没有看清,只听到“哎呀”、“噗通”两声,再看时,那鲜卑军吏已是手脚朝天,被高延曹不知怎的打倒,而他那槊,落入到了高延曹的手中。
“哎呀”一声,是鲜卑军吏被打中时的痛呼;“噗通”一声,是他摔倒之音。
高延曹抛了两抛夺来的槊,丢回给那鲜卑军吏,招了招手,说道:“再来?”
異能教師 心在流浪
那鲜卑军吏倒是勇悍,从地上爬将起来,抓住槊,还真要再来与高延曹拼斗,然而他只往前奔了半步,腿下一软,喷出口鲜血,即再次摔倒,想再爬起,挣扎了好一会儿,究是无法。
冥王的寵妃
龍鳳石
周围的鲜卑兵士、唐人兵士都不解其因,但无损唐人兵士兴高采烈的大声喝彩,鲜卑兵士无不瞠目结舌。有几个鲜卑兵士叫了起来,高延曹听得清楚,他们是在说高延曹用了巫术。高延曹心道:“无知蛮虏,这与巫术何干?”却是他力气雄浑,夺槊时,先打到那鲜卑军吏的那一手,力透进了那军吏的脏腑,那军吏起先不觉,而当其再奔跑欲斗,故是喷血栽倒。
围观的鲜卑兵士中,两人骑马,各持槊入场,分从左右来斗。
左槊稍前,右槊稍后。
高延曹闪开前槊,候这鲜卑骑士的战马奔过,垫步朝左,回转身来,张开右臂,用腋窝夹住了随后刺来的右槊,右手趁机抓住槊柄,腰往后撤,硬生生地把马上的鲜卑骑士给扯了下来。
都市煉妖爐 雪落書窗
左边的那鲜卑骑士刺空之后,绕到高延曹的身后,再次刺来。周边的定西兵卒登时惊叫。高延曹不慌不忙,好像背后有眼也似,右腿半屈,身往右落,恰好那槊从他的左肩上擦过。高延曹反手抓住槊柄,借槊前刺之势,往前猛抽,把这个鲜卑骑士也给拽落坠马,随后,敏捷地跳到旁边,让开了停不下冲刺的奔马。鲜卑骑士是从马头的方位上掉到地下的,他却是躲不开自己的战马,被那马践踏后背之上,惨叫连连,如那头个鲜卑军吏一般,也是口喷鲜血。
周近的双方兵卒沉默了稍顷,但很快,定西兵卒的欢呼就呐喊出来,震耳欲聋。
高延曹叉腰而立,站在倒地的三个鲜卑勇士中间,睥睨四方,问道:“还有谁?”
凡被他目光落到的鲜卑将士,无论是兵卒,还是军吏、小率,不管有无敢战骁勇的名声,都是大眼瞪小眼,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敢接腔答话。
高延曹等了下,见没有鲜卑人再应战,就取回了自己的骑槊,施施然地回到坐骑边,不用马镫,翻身跃上,——这一跳,又赢得了旁观的定西兵士的喝彩。高延曹兴致勃发,持槊驱马,便在众人的环围下,在这块狭窄的场内腾挪奔移,前驰如风,转弯轻灵,竟是表演起了马术。
却高延曹此马,是秦州战后,莘迩送给他的,产自西域,足有八尺高,诚然龙马是也,神骏异常,高延曹喜爱至极,为了配此马,遂把日常穿用的铠甲也换成了他现下身上所穿的这套白色铠甲,此时奔腾兜转,端的是马雄人俊,特别是飘扬在他身后的那个红色披风,与他手中的黑槊,与此白马白甲形成了强烈的色彩反差,更加令人看上一眼,就难以忘掉。
城头上。
那三个相继败给高延曹,被高延曹把槊夺走的鲜卑军吏,定西的将士不知是谁,贺兰文悦可是知道的。这三个人,无一不是拓跋部的头等猛士,乃是贺兰文悦专门挑出来,用在这时的。
——至於为何贺兰文悦会选出三个拓跋部的勇士,在这时寻事,却不像张韶想的,他不是单纯地为了耀武扬威,实是另有目的。
贺兰文悦失色,结结巴巴地问道:“这是谁?”
张韶没有当即回答他,而是问道:“代北有虎么?”
贺兰文悦愕然,说道:“什么?”
“你适才说那人力可搏虎,……代北有虎么?”
代北多草原,老虎多生活在山林地带,代北此地,还真是没什么老虎。
贺兰文悦说道:“没有。”
张韶笑吟吟地指向城下驰马奔腾的高延曹,说道:“那今日就让你见见什么是虎,此我定西螭虎是也。”
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邴播等人,都颇有扬眉吐气之感。平时看高延曹,觉他狂傲的,这会儿看他,也多了两分顺眼。听得城下,高延曹驰马横槊,意态飞扬,大声说道:“几个软脚虾,打赢了也不值得什么,没什么可炫耀的。唯是朔方,我华夏之故地也,沦陷虏手已近百年,此回张将军遵莘公之命,率领我等,度越沙海,奔袭千里,攻拔广牧,生擒啖高,朔方全郡的光复已然指日可待了!我忽生雅兴,欲作诗一首,以记其事,君等可愿闻乎?”
底下唐人兵士们的欢呼喝彩,压住了高延曹接下来的话语,他究竟作了什么诗,贺兰文悦没能听到。随着张韶等下城楼之前,贺兰文悦再三顾首,看那白马银甲的定西螭虎,心道:“尝闻高延曹之名,却不料他居然猛锐至斯!而且还是个文武双全的?定西虽小,不可轻视啊!”
……
处理完安抚百姓、打扫战场等政军诸务,夜色已至。
攻克广牧、擒获啖高,这是一场大胜。於情於理,晚上都该庆祝一下。却是宴席已成,仍不见贺兰延年进城。张韶等不及了,召贺兰文悦询问,说道:“贺兰大人怎么还没入城?”
贺兰文悦说道:“不是已经禀过将军了么?我从父料理完军务,自就会入城来与将军相会。”
“什么军务,要料理到现在?”
“这,我就不知了。”
张韶吩咐张龟,说道:“劳烦参军派人去找一找贺兰大人,请他进城参宴。”
奉令循抚各部伤员,督促治疗事宜的杨贺之,从城外回了来,他匆匆地登入堂外,看了眼贺兰文悦,快步走到主案边,凑近张韶,与他耳语了一句。
张韶神色微变,急抬眼去寻贺兰文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