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r9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十方乾坤討論-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一招推薦-id5ix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阿轩,此次会武,仍如往常一样,你尽全力,但也不必过于紧张,知道吗?”
傲神無雙 夕聿
远处观众席位上,有两名须发皓白的老者,还有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以及周围不少的师弟师妹。
这红衣男子便是冯玉轩,上一次的天下会武,他最终未能进入前百,但能够在几万人当中脱颖而出,虽说运气占了一定成分,但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两位师叔,放心吧……”
只见冯玉轩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浅浅自信的笑容,而刚才他身边两位师叔听见对手的名字后,也稍稍松了口气,这萧一尘以往并未听说过,想来并非什么厉害人物,倘若是遇见上次进入六十四强的人,那就麻烦了。
“去吧。”
“师兄,加油!”
周围的师弟师妹,也在替他打气,冯玉轩轻轻一笑,不再多言,便往那斗法台上飞了去,飘逸的身姿,丝毫不拖泥带水。
“是白月宗的冯玉轩……”
显然,这冯玉轩有些名气,下边有不少人都还记得他,遥想当年,再看今日,此人确实与当年大是不同了,想来这一次,只要不遇见易云风和剑仙飞雪那些人,他要入前百,是不成问题的。
此刻,冯玉轩站在台上,脸上神情自然,这一次,他可不是为了前百而来,而是六十四强,只要打入了六十四强,除了那些奖励,还有至高无上的荣誉,就连白月宗,往后也会因他更加鼎盛。
试想一下,一个门派当中,若有前六十四强的存在,那这天下间,将会有多少人趋之若鹜?争先恐后的拜入?
虽说现在世间各派林立,但其实收人也成了各门各派的通病,各派都想收天资卓越之人入门,可这天下哪有那么多天资卓越之人?何况一个天资卓越之人,又岂会拜入一个默默无闻的门派?
而一旦冯玉轩打入六十四强,那么到时候,整个白月宗都将扬眉吐气,不少人都会慕名而至,到那时,白月宗还愁收不到人?甚至连入门的门槛,都会提高许多,所以这一次,宗里诸位长老,也对他抱了不小的希望。
此时,那主持会武的长老也对他笑了笑,可是等了片刻,却不见那名叫萧一尘的人上台,过了一会儿后,人群里都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
“咳咳……”
那主持会武的长老清了清嗓子,再次向下边朗声道:“请萧一尘登台比试,一刻钟后,若未及时登台,则算作失败。”
过了一会儿,仍不见有人上台,人群里都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莫非这萧一尘是怯场了不敢来?
文聖 夜落影
这倒也不奇怪,若是自知不敌的话,可以主动认输,这样一来,还可保留实力应付下一场,争取在淘汰者里拿到更高的名次,否则的话,就像刚才那殷康一样,明知不敌,还以卵击石,白白伤了元气,弄不好下一场本来能赢的,结果却都输了。
“请萧一尘,登台。”
主持长老连续喊了几声,仍然没有任何人上台,这一回,不少人都皱起了眉,这要不打的话,那就认输好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可在这里白白拖延时间,后边还有几千上万人等着呢,每次就是因为有那些故意拖延时间的人在,才导致本来一个月就能结束的会武,非得打三个月才完。
俯瞰全場 枯葉無涯
许多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而在白月宗那边,师弟师妹们都高兴得欢呼了起来:“那个萧一尘,多半是怕了师兄,怯场不敢来了,嘿嘿……”
而在旁边,两位长老却始终端坐不语,斗法台上,冯玉轩起初默不作声,可干等了这么久,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向台下道:“那位萧兄,你在吗?若是不打,便出来说一声,如此白白耗费时间,算什么意思?”
台下依旧无人登台,可按照大会规定,就算那人不登台,也须等到一刻钟后,才算弃权,则冯玉轩这场,直接轮空晋级。
人群里面,已经开始吵吵嚷嚷了,各人左顾右盼,似是在寻找那个叫做萧一尘的人,而这时候,萧尘已经隐隐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这里似乎没有与自己同名同姓之人……
“萧兄……萧兄!”
就在这时,只见人群外面,三皇子宇文卿用力朝里面挤了过来:“让让……让让!你们让一让啊!喂喂喂,让一让啊!江湖救急,拜托拜托,让一让,没时间了……萧兄!萧兄!”
他好不容易终于挤了进来,大口喘气不止:“萧……萧兄,你怎么跑这边来了,我找了你半天……快,快,没时间解释了,快上台啊!”
“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萧尘眉心一凝,目光更是冰冷得有些可怕,宇文卿讪讪一笑,挠了挠头道:“嘿嘿嘿嘿……是昨天,我给你报名的,怎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哈……”
“你……”
政治意識與大局意識學習讀本 周永學,王霞
萧尘刚才一看见他,便猜到多半是如此,就在这时,台上又传来主持长老的声音:“请萧一尘登台。”
“萧兄快!来不及了……”
宇文卿回过神来,忙向那台上喊道:“哎哎哎哎,来了来了,穿鞋,穿个鞋子就来,马上,等等……”
他说完,连忙回过头来,使劲推搡着萧尘:“萧兄,你快去啊……来不及了,快啊!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众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见他二人推推搡搡,有人认出了宇文卿,一脸奇怪道:“那不是燕朝的三皇子吗?”
“此人……滑稽得很,莫去管他,你看旁边那白发男子,那莫非便是萧一尘?他刚才一直站在这儿,怎不登台?看上去也不差啊,奇怪……”
就在这时,斗法台上,冯玉轩也往这下边看了过来,冷冷道:“你到底打不打?”
“萧兄……快啊!”
宇文卿用力将萧尘一推,而萧尘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纵身一跃,一下落在了那斗法台上,顿时扬起一片尘土,心想他莫名其妙来参加这苦境的天下会武,也罢……倘若师父在附近,定能看见自己,就怕没找到师父,还反倒把太古轮回道的人招来了。
只见他站在斗法台边缘,肩后白发如雪,衣袖无风自动,这一刹那,台下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虽然他们看不透萧尘的修为,但这一看,就绝对不是寻常之辈。
“糟糕……”
白月宗那边,红衣老者脸色一变,立时暗道不妙,旁边青衣老者见他神情异常,问道:“师兄,怎么了?”
婚愛成劫
“不好,那人……”
只见红衣老者目光一动不动落在萧尘身上,这一刻,他竟心跳剧烈,这股隐藏的气息,难道是……
“糟了,轩儿恐怕不是此人对手!”
他话音未落,旁边的弟子们都大声欢呼了起来,而在台上,冯玉轩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冷冷道:“你若不打,早说便是,何必在此白白耗费时……”
“出手吧。”
萧尘一动不动,甚至连右手,也还负在身后,冯玉轩眼神一冷,不再多言,身形一动,有如一道疾风骤至,出手便是厉掌相向,不留丝毫回旋余地!
只见那台上,还残留了他的身影,这一刹那,台下众人皆屏住了呼吸,好快的身法,好强的掌力!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却见萧尘手掌一抬,“砰”的一声,冯玉轩到了他面前,竟是被阻,丝毫前行不得,而他却是寸步不移地站在原地,右手依然负在身后,连衣裳也未曾动过一下。
“萧兄……”
这一回,便是宇文卿,也不禁愣了一下,人群里更是鸦雀无声,在场之人,几乎都惊得目瞪口呆,远处白月宗那边,两位老者更是一下站了起来,周围的弟子,也都个个愣住了。
“砰!”
萌寶入侵:Boss娶一送二
又一声疾响,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冯玉轩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往后倒飞了出去,竟然是被他自己的掌力,给震伤了。
“轩儿!”
那红衣老者一瞬间飞到半空中,接住落下来的冯玉轩,一探之下,冯玉轩竟是断了几处经脉,他不禁双眼一下布起了血丝,此人好狠!
可这怎能算萧尘狠?刚才萧尘不过只是动用了一下大自在掌法而已,伤冯玉轩的,全是他自己的掌力,他自己出掌多重,那便伤多重。
红衣老者满眼怨怒之色,一下往台上看了去,然而在那斗法台上,却已经没有了萧尘的踪影,台下众人也都回过了神来,人不见了……
“萧兄……萧兄!你怎么又不见了?萧兄……”
宇文卿踮着脚尖,望着那台上,他刚才只是眨了一下眼,这人又不见了,就在这时,他身后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下次再给我乱报名,我就把你丢上去。”
“哎哟!”
宇文卿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只见萧尘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抚着胸口道:“萧兄,你这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心脏都给你吓出毛病了……”
萧尘没有转身去看他,独自往外面走了去,而此时在一座云台之上,那里站着一名白衣若雪的女子,正看着他远去。

6uav2熱門連載小說 十方乾坤 起點-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劍仙飛雪分享-g6k5i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萧尘目光一动不动落在那第一的名字上面,“易云风”三个字,显得尤为引人注目,这附近除了些五大三粗的老爷们,而在远处,也不乏一些容颜姣好的女子,她们看着那上面第一的名字,双手捂着赤红的脸颊,仿佛已经忍不住春心荡漾了起来。
对此一幕,萧尘甚是无感,只随意地道:“你刚才把她说得神乎其技,怎么?这第一却不是她?”
“啊?”
宇文卿正自沉浸在他自个儿的幻想中,此时听闻萧尘一语,方才回过神来,苦笑一声:“嗐!萧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剑仙飞雪,她是六十七年前被玄九前辈送到玄都来的,那时的她才十来岁吧,到上一次天下会武,满打满算,她也就十八岁,当时她才十八岁,却已是技压群雄了,你想她有多厉害?直接打到第二去了,可最后那场,她必然对上太初殿的易云风,就算她天赋再高,可毕竟只修炼了十年不到,而那易云风修炼了多少年?这能比吗?”
“所以呐……嗐!”
说到此处,宇文卿又惋惜一叹:“我当时在台下可是亲眼看见的,她勉力把玄霜心法运转至第二重,化作寒霜形态,结果……结果因支撑不住,直接昏迷了过去,这可不得了,我听说她昏迷之后,睡了整整七年才醒来,那次可是把云天阁三位长老都吓坏了,满世界去找玄九前辈,也找不到。”
听他口若悬河的说着,萧尘却不禁眉心一锁,整整沉睡了七年才醒来,为何此时听着……竟与未央有些相似?
暮色四合,广场附近的人却越聚越多,那白玉柱上光华笼罩,上面的名字,在夜色下,更加引人注目了。
“哎!萧兄!怎么一会儿不在,你就不见了,这大仙都大着呢,你可别迷路了……”
婚後霸愛:杠上特工甜妻
……
夜里的玄都,华灯万盏,从山上望下去,仿似星河倒悬,灿烂无比,她一身白衣如雪,站在玉栏前,不染尘世之气。
她凝望着那万盏华灯的玄都,仿似双眼,也倒映着星河。
……
接下来的几日,宇文卿带着萧尘在城里四处乱逛,逛了好些天,也没把整个玄都逛完,而这些天,玄都也来了不少人,苦境八方修者,齐聚玄都,好不热闹。
这一日,两人离玄都的中心已经近了,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那山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古堡。
刚刚来到这附近时,萧尘便感受到了,一道若有似无的强大气息,他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没将神识往那边探去,而短短一瞬间,那一道气息便没了。
“萧兄萧兄!你看见了吗?那里那里,那里就是云天阁了!”
宇文卿指着那隐于云端的古堡,似乎显得非常兴奋,而这些天,萧尘也听他说了一些关于万丈苦境的修真势力。
太霄宫是万丈苦境一个极其庞大的势力,但并非是某个单独的门派,而是由下边,无数个门派势力组成的,其中有四个门派最为强大,这四个门派便是:云天阁、潇湘楼、太初殿、洛云宫。
这些年太霄宫各派间看似平和,实际上却是明争暗斗不断,私下里不断敛聚自己的势力,都想争个第一。
“嘿嘿,萧兄,我跟你说,这云天阁可是不得了,你看这些天,玄都来了这么多修者,可有谁敢在城中生事的?这么多天了,你都没有看见对吧?”
宇文卿笑嘿嘿道:“我跟你说,这云天阁以前,据说可是出过一位道境强者的,啧啧啧,厉害吧?虽然只是传说,但有个人,却是真真切切的,便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那位剑仙玄九,玄九前辈可是不得了,一身惊世修为无人能及,而且还听说,他本尊早已破碎虚空,去到九重天外,所以一直消失不见,而剑仙飞雪,便是他在六十七年前带回来的……虽说这些都是世人的臆想,但嘿嘿……总之非常厉害就是了。”
听宇文卿此时说着这些,萧尘并不感兴趣,唯一只想,找到师父的踪迹,师父那一身修为,当世少有人及,她若出现在苦境,又怎能不引起注意?可是这么多天了,为何他却一点也打探不到,有关师父的消息……难道她,并没有在苦境吗?
……
買斷撒哈拉 常豐
嫡女為謀
再过七天,便是天下会武的初试之日,到时会有数以万计的人参加比试,胜者入下一轮比试,败者可选择继续与败者之间进行比试,以便拿到更加靠前的排名。
比试区域分作八个,以云天阁为中心,分别是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也即是对应“震”、“兑”、“离”、“坎”、“巽”、“艮”、“坤”、“乾”这八个城区,最后四人决赛,则在云天阁进行。
而会武的规则也很简单,想要参试者,只须自行报名,交了灵石即可,然后随机匹配对手,一轮一轮往上,当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运气好,说不定能一路匹配到修为低于自己的对手,甚至轮空晋级,而运气差,则可能第一轮就匹配到上届前六十四强的人。
到了比试这一天,八个城区已是万人空巷,几乎所有人都去了会武台观看,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萧兄!萧兄!刚才还在,怎么一眨眼,又不见了……哎哎,让让,让让!萧兄!你在哪?萧兄……”
人群里面,宇文卿一脸着急地寻找着萧尘,而就在这时,只见远处天际一道人影飞了过来,那人白衣若雪,不染纤尘,宛若凌波仙子一样,来到了“震”区,轻飘飘落在了一座石台上。
“剑仙飞雪……剑仙飞雪!”
这一下,立时引得下方人群欢呼不已,那一位出尘绝世的白衣女子,她正是剑仙飞雪,这一刻,人山人海,呼声不断,而宇文卿本是在寻找萧尘,可这时目光落在剑仙飞雪身上,也似呆住了一般,好像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高台之上,只见她白衣飘飘,无双的容颜,美得无瑕,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只是那清澈的眼神里,藏着的三分彻骨之寒,却又令人不敢靠近。
她就像是那绽放在凛冬里的一朵绝世花,生于冰雪之中,寂于冰雪之中,满天的风雪,是她的歌舞。
此时在人群之中,萧尘也远远地看着她,第一眼看见她出来时,他脑海里面,首先想到的是千羽霓裳,但随后又觉得不像,千羽霓裳比她多了一些神秘,而她,比千羽霓裳更多了一股寒冷。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又有呼声响起,这一次来的,是一个身形俊逸的青衣男子,但见他剑眉星目,同样给人一股十分不凡的感觉。
“易云风……是他!他也来了!易云风!”
“易云风!”
“易云风!”
这一刻,下边不知有多少女子忘我地欢呼着,蝉联两届榜首的美男子,人气绝不会在剑仙飞雪之下。
太初殿和云天阁的长老们也在,下边更有不少人议论着,这两人,一个是蝉联两届榜首的天之骄子,一个是近几十年声名鹊起的天之骄女,剑仙玄九的传人,这一次的会武,终于有看头了。
“飞雪师妹,好久不见……”
易云风向不远处的剑仙飞雪看了去,主动打起了招呼,他脸上宛若春风一般的笑容,与剑仙飞雪那凛冬一般的寒冷,截然成对比。
下边人群也议论不止,这一次的榜首之争,恐怕是最为激烈的一次了,明着里是天下会武的榜首之争,可暗地里,又有几人知晓,太初殿和云天阁斗得多么激烈?
终于,第一场比试要开始了,只见那斗法台外面的白玉柱上,慢慢呈现出两个名字:飞雪、殷康。
“这……”
下边不少人均是一诧,剑仙飞雪他们再是熟悉不过了,可这殷康是谁?好像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人未免也太倒霉了吧,第一场就碰上飞雪了。
“第一场,飞雪对殷康!请两位在一刻钟内上场,否则视作失败。”
这时,震区主持会武的长老也登台了,易云风向剑仙飞雪看去,笑道:“想不到这第一场比试,便是飞雪师妹的主场。”
然而剑仙飞雪话语不多,双足一点,便往那斗法台上飞了去,至于这名叫殷康的参试者,却迟迟未有上台。
“殷师兄,你这也太倒霉了吧?这第一场,怎就碰上她了,要不还是认输算了,咱还能接着参加后面的淘汰赛,要不然受伤的话,可划不来……”
“认输?凭啥认输?俺们今个儿来了,还非得上台看看不可,倒要看看,她有没有传的那么神乎其技……”
總裁的逃跑新娘
只见一个身形壮硕的男子飞到了台上去,那男子体型异常高大,皮肤黝黑,手持两把大斧头,一看力气就十分大,和剑仙飞雪那宛若冰雪的柔美形态,成了鲜明对比。
文明之萬界領主 飛翔de懶貓
“嘿!俺们是个粗人,说不来那些客套话,剑仙飞雪,俺知道你的厉害,可你也不用手下留情,咱先承让了,哇呀呀呀!”
他一边说着,一边持双斧头朝剑仙飞雪挥舞了去,看得下边不少人都哑然失笑,这还真有不怕死的。
这人看似粗鲁,但实则却是皮糙肉厚,力大无穷,一般的青年小子,恐怕在他手里三招都过不去,却见剑仙飞雪依旧身姿嫣然,待其近时,手臂微微一抬,一股彻骨寒气,一下便将那殷康冻成了冰,接着又见她做了个轻轻弹指的动作,那殷康便似冰雕一样,飞了出去。
“噢!”
人群里一下欢呼了起来,但这并未出乎众人意料,很显然的事,这人便是再修炼个百八十年,也不可能是剑仙飞雪的对手,毫无意义的坚持。那白玉柱上,殷康的名字消失了,主持会武的长老苦笑道:“这一场,飞雪胜。”
只见她双足一点,轻轻飞离了斗法台,身后扬起点点雪花,众人皆似看得呆了一般,连离场的姿势,都这么好看。
重生之海耶斯旋風
片刻之后,那白玉柱上,又出现了两个新的名字:冯玉轩、萧一尘。
这两个名字,冯玉轩还有人记得,可这萧一尘,似乎不怎么出名,是以台下,逐渐安静了下来,主持会武的长老高声道:“下一场,冯玉轩对萧一尘,请两位……”
“嗯?”
萧尘还以为是听错了,但向那白玉柱上看去,只见那上面,确实是自己的名字,怎么回事……莫非竟有人与自己同名同姓?

r29cl好看的都市小说 十方乾坤-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奪靈脈熱推-14oez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第二天,萧尘来到一座山谷,但见谷中草木清奇,灵气蕴绕,而这一刹那,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灵脉之力。
“这座山谷之下,竟有一条灵脉分支……”
萧尘眼神一凝,没想到在这地方,还能遇着一条大地灵脉,楚孤鸿道:“此处地脉,必是有人凝聚,你若不想多生是非,还是尽快离开。”
“不急,去看看。”
萧尘又怎会错过如此强的一条灵脉,尽管这些年他已经聚集了不少灵脉之力,但仍不足以替未央逆天改命,上一次他从古仙界找回仙界雨露,却不知能够撑得多久。
很快,他已经来到谷中,此时所感受到的灵脉之力更强了,应是就在他的脚底下,然而正当他俯身探察之时,天上忽然一道凌厉剑气斩来,本能之下,他往旁瞬移出去,避开了这一道剑气。
“飒飒飒!”
鬼夫請你正經點 三妖
风声疾落,只见这山谷里,忽然多了七道人影,其中三名老者,四个中年人,七人手里皆持着长剑,衣着打扮相近,想必应当是某个宗门的人。
萧尘看着这七人不语,过了一会儿,只见中间一名老者冷冷道:“此处灵脉,已经有主,还请道友,移步别处采集灵力。”
“有主?”
萧尘向脚下看了一眼,一时只觉好笑,哪怕这些年他聚集无数灵脉之力,也不敢说他就是那些灵脉的主人了,淡淡道:“凡天地造化之物,其主必也为天地,你们莫非是凌驾于这天地之上?”
“你!”
听他如此一说,另一个中年人长剑一挺,立时怒斥道:“小子!刚才师兄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不要不识好歹!”
限量婚寵:神秘老公壞透了 沐沐琛
“也罢。”
萧尘衣袖轻轻一拂,而那七人听他说“也罢”,还以为他是要离开了,不料他却说:“既然你们说这灵脉有主,那这主人,便是我了,你七人速速离去罢,我要将我的灵脉带走。”
“你!”
七人又惊又怒,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难道不知道他们是谁?七人对视一眼,忽然持剑攻来,可又担心惊扰了此处灵脉,因此不敢大动玄力。
而萧尘同样怕惊扰到灵脉,所以只待那七人攻至时,脚下凌仙步一展,像是一瞬间化作七道身影,各在那七人胸口点了一指。
CARTIER俏名模
“呃!”
七人身中指力,顿时全身一震,如遭电击,不断往后退了出去,双腿发软,胸口剧痛,一时连站也站立不稳。
“再说一次,若是惊扰到了此处灵脉,休怪本座无情。”
萧尘抬起头来,向那七人看去,而这一刻,那七人看着他,目光里尽是惊恐之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修为,竟然远在他们之上。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剑光从天而降,瞬息之间,化作一个身着青衣,须发皓白的老者,但见那老者脚踏仙剑,眉心有着一道青色剑印,周身玄气流动,竟一下令这山谷里的风也停止了,一看便是修为不低。
“寒……寒长老!”
那七人浑身一颤,脸色仍是十分煞白,这一刻再向萧尘看去,眼神里明显带了几分恶毒。
而那御剑的青衣老者,目光也落在萧尘身上,许久才道:“这位小友,还是请离去吧。”
唐僧誌
显然,他也感觉得出来,萧尘的修为恐怕不在他之下,一来他不想与对方交手,二来更不想惊扰了此处灵脉。
毕竟这条灵脉,是他缥缈剑宗好不容易在十年前发现,又让人在此守了近十年时间,才终于等到灵脉稳定下来,等再过些时日,灵脉彻底稳定下来了,那时便可引回宗门,此时又岂会拱手让人。
然而这条灵脉,萧尘也是志在必得,既然好不容易碰上,又岂会让别人拿走?倘若这些人非要与他争的话,那他不介意杀了这些人。
茅山術之捉鬼人 夜雨夜語
不想飛升 無名劍客
只是眼前这个御剑的青衣老者,没想到居然已经冲破第九境,踏入了太圣之境,虽然目前还处于玉清境初期,可一个玉清境的修者,哪怕只是初期,也绝非九境之人可比。
倘若是之前的话,萧尘必然不敢大意,可现在他历经凌音的千世劫,又以九天仙尘重凝肉身,再加上前不久三十三重离恨诀得以突破,别说玉清境的修者,便是上清境,他也能从容一战。
“嗯?”
感受到此时萧尘身上逐渐起来的杀气,这一刹那,那青衣老者也凝神戒备了起来,眼神之中,也多了一缕杀气:“看来小友,是执意要染指此处灵脉了……”
萧尘没有说话,但身上这股逐渐寒冷起来的杀气,却是在告诉对方,没有人可以阻止他拿到灵脉之力,若是有,那他必会以性命相拼。
倘若是一些上古功法,仙剑法宝,灵丹妙药,这些他都可以不要,但灵脉之力一旦遇见,那就必须取得,没有人可以阻止。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不再多言,那青衣老者身形一动,如疾风剑影一般,猛然攻至,出手便是十分迅捷凌厉,后边七人皆屏住了呼吸,生怕寒长老这一出手,就会惊动此处灵脉。
然而,修为到了太圣之境,对于玄力的掌握,早已非下边的修者可比,此时这青衣老者,能够在不惊动地下灵脉的情况下,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你是世間的奇女子
只见他两指一并,指尖所凝聚的真气,比任何剑气都要凌厉凶猛,身中指力之人,必是筋断骨折,魂飞魄散。可这一刹那,萧尘却突然自原地消失了,“砰”的一声,他这一指点出去,只将远处石壁,打穿一个洞。
“嗯?”
青衣老者立时暗道不妙,好快的速度,果不其然,等他反应过来之时,萧尘已如鬼魅一般,瞬息间出现在了他身后,可他毕竟修为不凡,这一瞬间便转了过去,同时全身罩起一层金光,以防对方攻来。
然而终究是差了一步,这一刹那,萧尘已将全身真元凝于掌心,“砰”的一声,重重一掌打在他身上,那一层金光,顿时应声而碎,青衣老者身中掌力,登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往后倒飞了出去。
“寒长老!”
那另外七个人皆是一惊,万万不敢相信,此人身如鬼魅不说,只一掌,竟然破了寒长老的护体罡气,将其重创!难道……难道竟是一位上清境的强者!
“呃……”
那青衣老者落地站稳后,迅速点了自己胸口几处大穴,及时护住心脉,以免伤势扩散,而这一刻他再抬起头时,万难相信,这样一个年轻之人,竟然已有上清境的修为?甚至可能还不止……
萧尘慢慢将手放下,目视着远处那几人,淡淡道:“现在,我可以取走这灵脉了吗?或者,连你们的性命,也一并取走。”
听见此言,那七人皆是一颤,而那青衣老者脸色煞白,咳出一口鲜血,看着他道:“此处灵脉,乃是我缥缈剑宗十年前在此发现,又让人在此守护十年,小友执意取走,寒某今日固然阻止不了,可此处之事,宗门里的几位长老,神念必已感应到,小友就不怕将来……”
“等等!”
就在这时,魂玉里面,楚孤鸿忽然向萧尘传去一道神念:“你听他刚才所说,可是缥缈剑宗?”
萧尘微一凝神,向玉里传回神念:“怎么?莫非前辈知晓这个门派?”
心想楚孤鸿已经在那虚空混沌里被困三千多年,若是他知晓的门派,那必然也是三千多年前的门派,底蕴必定十分厚。
楚孤鸿道:“你问问看,他们的祖师,可是名为‘玄天幽’。”
闻言,萧尘凝了凝神,遂向那青衣老者问道:“我问你,你们的祖师,是否名为‘玄天幽’。”
听他一下道出祖师“缥缈剑尊”的名号,后边那七人皆是一怔,此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而那青衣老者,也变了变脸色,但很快便凝定下来,说道:“祖师当年,早已破碎虚空,踏入九重天外,小友既然知晓我派祖师,今日莫非还要抢这灵脉吗?”
萧尘没去管他说什么,只向魂玉里传去神念:“是叫这个名字。”
魂玉里不再传出声音了,过了许久,才听楚孤鸿道:“这八个人的生死,小友自行定夺吧。”

oedha熱門玄幻小說 十方乾坤笔趣-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守護讀書-2m5gl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月牙泉外,太古轮回道四名长老久攻不破,又见那一道道玄光冲天而起,此时已是有些心急,可奈何此处结界太厉害,又有着三皇族氏的众多祭司在里面支撑,现在就差这么一点,竟无法攻破进入。
“你四人,还在作甚!”
時石拾 何書林
就在这时,太虚幻境里面又传出了玄冥二圣的神念,收到玄冥二圣的神念,四名长老均是心神一颤,彼此对视一眼,再也不做多想,同时催念起咒诀来,一时间,满天玄力涌动,狂风不止,一股恐怖的气息,直从四人身上腾起。
“糟糕……”
结界里面,风长大祭司暗道不妙,果不其然,下一瞬间,这四人玄力聚在一起,“轰隆”一声,整座结界,顿时应声而破,那四人一刹那便飞了进来。
最強農民混都市
“阻止他们!”
三位大祭司一瞬间上前,还有另外几位祭司,以及大巫祝等人,可他们苦撑三日之久,到今日已是元气大耗,此时焉能抵挡住这四人?
“找死!”
结界一破,四人脸上顿时凶光毕露,一掌拂去,“轰”的一声,立时震得不少人吐血往后倒飞了出去。
“噗!”
风长大祭司替众人硬抗这一掌,更是气血翻涌,身受内伤,鲜血夺口而出,连他也抵挡不住,另外的祭司,又岂能抵挡得住?便是上去再多,也只是送死而已。
“勿让他们靠近生命之泉……”
月牙泉那边,圣女再次疾疾传来一道神念,显然,这四人一旦靠近生命之泉,想要阻止凌音,那就只有一个方法,便是彻底毁去生命之泉和轮回树,这样一来,方能阻止萧尘苏醒。
“这四人想要毁去生命之泉和轮回树……拦住他们!”
三皇族氏里面,许多长老祭司,都往这边飞了过来,甚至连族里一些弟子,都不顾生死冲了上来,或是御起法宝,或是启动族里的阵法。
可光凭他们,又焉能抵挡住四个已经踏入太清境三重的高手?除非是当年出去寻找阻止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干涸枯萎方法的那几位祭司回来。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一刻,四人脸上凶光毕露,如同俯视蝼蚁一般看着这些冲上来阻止的人,玄武长老手掌一抬,一道玄黑色的掌力,直朝这些人打去,满拟能够一掌将这些人打得魂飞魄散,不料他这一掌打出去,却被这些人凝聚起来的一道神力所阻,反倒是震得他自己往后一退。
“找死!”
玄武长老目光一冷,顿时脸现怒容,一掌拍出,一下将几个离得近的人震为了一片血雾。
他之所以愤怒,似乎是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在他们面前,便如兔子一样只能乖乖受死,而他刚才,竟然被兔子跳起来反咬了一口,那他便要将这兔子扭断四肢,活活折磨至死。
可他似乎忘了一点,今日他们才是入侵之人,难道在别人的家里,还不允许别人出手反抗了?这是何等凶狠暴戾。
“别在这里耗着,去阻止那人!”
青龙长老所修炼的功法与玄武长老不同,身上戾气也没有那么重,此刻他一心只在阻止凌音,其余人对他而言,杀不杀那都无所谓,又或者,等回头铲平这里便是。
“拦住他们!”
风长大祭司又一瞬间飞了上去,可他已经受了伤,哪怕燃烧三皇神族的血脉之力,又焉能挡得住这四人?
“砰!”
一声巨响,大祭司被青龙长老一掌打中胸口,登时筋骨寸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往后倒飞了出去,连同后边跟上来的几位祭司,都被这股恐怖掌力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玄燁修仙錄
“啊!”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那人不是别人,却是大巫祝,只是此刻,她已不再是那风烛残年的样子,反倒是一身灵力,比谁都强!
“大巫祝!”
远处弟子们皆是一惊,只见大巫祝双眼灵光绽放,这一刹那,仿似身形放大了许多:“今日,谁也别想从老身这里过去!”
她话音落下,将手中木杖重重往地上一插,双手快速结印,口中咒诀不断,身上一股如山似海般的灵力,顿时汹涌而出。
不单单是她身上这股灵力至强至极,而且她还能凝聚三皇之力,只见那高耸入云的三座石像,这一刹那,放出万丈光辉,照在她的身上,令满天灵力,瞬间形成一道结界,将那四人阻拦了下来。
“大巫祝!”
远处许多神农氏的族人都在这一刻红了眼,大巫祝这是燃烧了她本命真元,燃烧了她自身全部灵力,可她灵力耗尽,必死无疑……
“轰!轰!轰!”
四人不断朝结界轰去,一时间天地俱震,却始终无法轰破这结界,但他们每轰击一次,大巫祝脸上,便又少了一分血色。
“巫祝……巫祝婆婆!”
“炎烈……别过去!”
炎心死死将炎烈拉着,两只眼睛,也渐渐布起了血丝,只能看着,只能看着由大巫祝一个人支撑起来的结界,其余人过去,在那四人攻击之下,没有活命的机会。
追魂記
“这臭老太婆……有点本事。”
禁屍
玄武长老目光凶狠,却又无可奈何,本来已经攻破这结界,就差一步了,可现在却又让大巫祝给阻拦在了这里。
“燃烧生命?哼!看你还剩下多少生命来燃烧!”
青龙长老目光冰冷,话音甫落,双掌一运,太古神功骤现,一刹那在虚空中形成了一道黑白“太极印”,猛朝大巫祝凝起的结界打了去。
“轰!”
“轰!”
“轰!”
在四人不断轰击之下,大巫祝脸色越加惨白,而这一刻,她似是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阿妍……”
只见她轻轻转过头,向月牙泉那边,抵抗天罚的圣女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回过了头,双手放在胸前,将毕生的灵力,尽数释放了出来。
“大巫祝!”远处,三皇族氏的弟子声嘶力竭地呼喊,可是谁也阻止不了什么。
“巫祝!不要啊!二哥,你放开我,二哥!放开我!”
炎烈双眼噙着泪,不断挣扎,他们兄弟几人,是大巫祝带大的,如今却要看着大巫祝死去么……
“炎烈!你冷静!”
炎心将炎烈死死拉住,而他此时看着大巫祝,又何尝不是满眼泪水?大巫祝的占卜之术从未有过失误,今日一切,她又怎能没算到……
“巫祝……”圣女转过头来,看着远处的大巫祝,整个人,一下呆住了。
……
“阿妍,你看见了吗?将来,你要守护好这一切……”
“嗯……巫祝婆婆,你说的是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吗?”
“以性命去守护,守护生命之泉,守护轮回树,守护族人,守护这里的一切……”
“嗯嗯!等阿妍长大了,一定会保护好这里的一切……”
……
蜀山妖道
醫道魔途 戒煙
“巫祝……不要啊!”
在圣女声嘶力竭的呼喊中,只见大巫祝全身灵力释放了出来,这一刹那,像是在月牙泉前面,形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只是她原本高大了许多的身影,这一刻又慢慢缩了回去,一点一点,变得白发苍苍,满脸皱纹。
“这臭老太婆……”
玄武长老双目欲裂,就差一点,可现在四人却没有办法攻破进去了,而在远处,今日已经来了许多修真人士,各人都怔怔地看着那一幕,沉默不语。
罗云身在一旁,也心急如焚,现在怎么办?只怕那结界也撑不住多久,可他现在又能帮上什么忙?纵然是将通天十三卷运转到极致,也不可能阻拦得下这四人……
若是将通天十三卷逆行运转呢?
霸道總裁溫柔妻
这一刹那,在他脑海里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他从来没有主动将通天十三卷逆转过,但他深深记得当年义父传他通天十三卷时说过的话。
“通天十三卷,这千万年来,都始终无人解开其中玄功奥秘,义父资质有限,纵然这些年苦心孤诣,也只微微触摸到其门槛,不敢轻易施行,阿云,你的天赋无限,远在义父之上,也许将来,你能解开这通天十三卷里,前人都无法解开的玄功奥秘……”
这一刻,罗云脑海里思绪混乱,当年义父的天赋,其实算是唐门一代奇才了,可他也无法解开通天十三卷里的玄功奥秘,自己要如何解开这里面藏着的秘密?
难道……
这一刹那,在他脑海深处,忽然有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一闪,却深深烙在了他脑海深处,难道……竟是要将通天十三卷逆行修炼!
旋風百草4:愛之名 明曉溪
想到此处,罗云心里顿时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回想这三百年来,无论他如何苦心钻研,明明有着完整的通天十三卷,却只能修炼前面一两卷,后面的根本无法修炼,会不会是……要将通天十三卷逆行修炼?从最后一卷逆过来修炼,或能找出其中的奥秘……
“轰隆!”
就在他陷入沉思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恐怖巨响,一下令他回过了神来。
“糟糕!”
罗云立时暗道不妙,果不其然,只是他短短失神的刹那,凌音布下的太虚幻境,竟然让玄煞和尸冥二人,给冲破了!

wsqj0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十方乾坤 神出古異-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生命之泉·輪迴樹讀書-shl0l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须臾子单膝跪在地上,不敢出声,青衣男子站在一旁,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玄煞和尸冥向他看来:“须臾子,你所言,可是无误……”
“千真万确!”
须臾子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连忙点头道:“据我所知,她已经动身前往一际红尘极西之地,梦幻仙林了……”
“呵呵……”尸冥阴森森一笑,舔了舔猩红的舌头,向旁边玄煞看去:“师兄,你以为如何……”
玄煞沉默不言,显然他知晓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须臾子感受到了他此时的目光,不敢有所隐瞒,立即道:“在她身上,有着一样对太古轮回道而言,十分重要的东西,我必须将其取回,所以这一次,才来血尸界,打扰二位前辈修炼……”
“呵呵……”尸冥笑了笑,说道:“你不必如此害怕,起来罢……”
……
梦幻仙林,凌音随炎心两人来到一座古仙地,但见此处古木参天,繁花似锦,当中还有着许多上古阵法,尽管这些阵法,如今大多都已失去灵力,可仍然给人一种震撼之感。
遊戲達人異界縱橫 小小天下飛
而这里最为显目的,无疑是那三座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像,这三座石像,正是上古大神伏羲、神农、女娲。
“凌音仙子,请。”炎心走在前面,伸手向凌音摆了一个请字,炎烈则在旁道:“仙子你看,那便是伏羲,神农,女娲了……”
三座石像,高耸入云,凌音一动不动看着,就这样站了一会儿,才随炎心炎烈兄弟二人,往里面而去。
到了里面,灵气更加充沛,建筑也十分雄伟壮观,而烈山部的人见有外人进来,都十分好奇的围了上来。
醫寵成歡:禦獸狂後
“姐姐,姐姐……哇,姐姐好漂亮啊……”
烈山部里,有许多乖巧可爱的少女,还有一些调皮捣蛋的少年,彼此追逐着往这边跑了过来:“炎烈哥哥!你回来了!快救我,风夕他又疯了,他要打我,哎哟……”
“炎烈哥哥,是他先动手打我的……咦,这位姐姐是谁啊?她怎么来族里了……”
此时有许多少年少女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凌音,而凌音看着眼前这些少年少女,还有远处那些三皇族氏的人,他们虽是神族后裔,但如今看上去,却更加像是人间的人了。
她不禁想到,万年之前,神族和人族冲突不断,而今再看,这烈山部,羲皇氏,娲皇氏里,并非人人都有着正统的神族血脉,看来他们也与人族之人联姻。
“咳咳……你们不得无礼,还不让开。”
就在这时,人群后面传来一个沙哑的老妪声音,一众少年少女立即往两边让开了:“巫祝婆婆,你出来啦!”
只见人群后边,徐徐走上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那老婆婆手里拄着木杖,走路有些蹒跚,炎心和炎烈立即走了上去:“大巫祝!”
“嗯……”
这白发老妪,正是烈山部的大巫祝,此时只见她慢慢走到了凌音身前,缓缓道:“仙子……你来了。”
凌音看着眼前这位巫祝,一时只觉有些熟悉,但却又说不上来,说道:“晚辈凌音,前辈知晓我今日到来。”
尋寶檔案之九轉靈童 佛動凡心
“嗯……凌音仙子,你随我来。”
大巫祝转过身,缓缓向山上走了去,凌音随她一起,来到一座繁花似锦的山巅悬崖处,大巫祝才道:“想必凌音仙子,这一次是为生命之泉和轮回树而来吧……”
听她一下道出自己此行目的,凌音倒也并不惊讶,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微微点头:“不错,凌音此次,正是为生命之泉和轮回树而来,倒也不相瞒,我需要这两样事物,救我一个徒弟。”
“唉……”
總裁傾心愛戀之3個寶貝 十年揚州夢
听完之后,大巫祝望着远处天边,白云悠悠,轻轻叹了声气,凌音道:“前辈何故叹息?”
“唉……”
大巫祝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凌音仙子来得……有些不是时候啊。”
霍先生,請自重
“嗯?”
闻言,凌音双眉一凝,心想来的时候,她一路听炎心炎烈兄弟二人提到了鬼天族、黑巫族,莫非与此有关?问道:“前辈此话怎样?”
大巫祝转过头来,看着她道:“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已经在七年前干涸枯萎了……”
“什么……”
凌音眉头一皱,怎会这样?怪不得来的时候,她确实感受到了一股生生不息的生命气息,可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看来果然是有些问题,既然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已经干涸枯萎了,那这源源不断的生命气息,又是从何而来?
大巫祝向远处白云看去,缓缓说道:“其实早在三百多年前,生命之泉和轮回树便已有干涸枯萎之象,那时三族里面,各派出一位修为顶尖的祭司,三位祭司去寻找阻止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干涸枯萎的办法,却一去至今,都杳无音讯……”
她说到此处,停了停,转过身来,看着凌音道:“百年前的时候,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已经快干涸枯萎了,之所以现在还有着生命之力,是当时圣女,以她一己之身,支撑起来的……可百年过后,唉。”
话到最后,大巫祝只是不断摇头叹气:“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已经干涸枯萎七年了,如此下去,圣女的生命之力,也终有枯竭之时……”
听完之后,凌音不禁深深锁起了眉,她还指望能够以生命之泉和轮回树替萧尘重凝肉身,可现在看来,除非是能够令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再“活”过来。
“前辈方便,带我去看看么?”
“无妨,凌音仙子,你随我来吧。”
当下,凌音便随大巫祝往生命之泉而去,途中想起鬼天族一事,问道:“来之前,我听说鬼天族入侵,巫祝前辈可否告知,这又是怎么回事?”
“嗯……”
大巫祝微微点头,说道:“鬼天族和黑巫族,他们觊觎生命之泉和轮回树,早已不是一两日,可大概他们也不知晓,生命之泉和轮回树,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干涸枯萎了,这段时间,不止鬼天族和黑巫族,其他一些地方的修真人士,也有不少来到梦幻仙林的,想来目的,多半也是与生命之泉和轮回树有关。”
两人说话之间,已经腾云驾雾来到生命之泉附近,远远看去,那泉便像是一个月牙,而这附近依旧草木繁盛,灵气充足,只是月牙泉里,已经干涸无水了。
在月牙泉的上方,便是轮回树,整棵树大约有三层楼高,从前是枝繁叶茂,但如今也已经枯萎了,而在树上有着一人,那人便是三仙族的圣女。
但见她长发如瀑,赤身于树干之上,为树藤所缠绕,双目轻闭,双手轻轻交叉放在胸膛,四周浮现着点点翠绿的生命光华,令她看上去,更加的纯净圣洁。
“巫祝,是谁来了……”
近身安保
圣女的声音,轻轻传来,似风铃一般婉约动听,大巫祝缓缓上前,说道:“在我身旁的,是凌音仙子,她从仙元古地而来……”
“仙元古地……”
圣女依旧声音轻轻动听,她似乎知道仙元古地,凌音走上前,看着已经干涸的生命之泉,和这枯萎的轮回树,还有那树上,圣洁无比的圣女,这一切,仿似在梦里见过,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却又说不上来。
现在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已经干涸枯萎了,全由圣女一人支撑,可就算圣女灵力再强,也终有耗尽的一天,凌音回过身来,向巫祝问道:“前辈可知,生命之泉和轮回树干涸枯萎的原因?”
“这……”
大巫祝想了想,一边往前走去,一边缓缓说道:“干涸枯萎之象,是从三百多年前开始的,但至今……也没有找出任何原因来。”
“这样么……”
凌音也走了上去,来到月牙泉旁边,感受着此处的生命气息,若不能令月牙泉和轮回树重新“活”过来,则无法替尘儿重凝肉身,现在要如何办?
就在这一刹那,她忽然感受到一丝异常的虚空气息,而这气息,似乎是从月牙泉后边传来。
她一步步慢慢往月牙泉后面走了去,而那气息,也越来越强了,就在这时,轮回树上,圣女忽然又传来了声音:“凌音仙子,小心……不要再过去了。”
誰動了我的老婆
“嗯?”
與妖同萌:腹黑學院煉妖傳
腹黑爹地寵妻成癮
闻声,凌音随即停了下来,可这股异常的虚空气息仍在,这时,大巫祝走了上来,看着那月牙泉的后面,忽然间聚起的阵阵黑雾,不禁脸色一白,喃喃道:“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