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so7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長生種物語 ptt-1034.沒有需要的東西,自然也就不會被髮明出來……閲讀-mn58f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常言道:一个骗子的话从来都不会有人相信,但却总能骗到人。
明明星刻的话里除了“同龄男孩儿”这一点有待商定之外,其他都是真话,但总有那么一些关心则乱的人会从他的话里误解出奇奇怪怪的信息。
天诚可鉴,他星刻可是一句关于“李靖给哪吒安排了朝歌城的公子哥当相亲对象”的话都没说。
但很明显,敖冰已经擅自如此误会。
“……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沉默了许久,敖冰最终这样问道:
“姑且提醒你,敖斌已经游泳淹死了,我是敖冰,东海龙王之女……”
“要是连你自己都介意性别和种族之分的话,那不就真的完了吗?”
“……”敖冰被星刻一句话堵回去之后,很不甘心的咬了咬牙,自知没有了退路。
男兒本色 我是窮二代
“你想让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啊?就算是当街杀掉那个和哪吒约会的混蛋,你们之间的种族和性别也得不到根本上的解决,我哪可怜的妹妹总有一天也是要嫁人的……”
星刻见敖冰认输,转瞬间有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丧失了性质,懒懒的捡起一块茶点扔到嘴里。
“你、这邪道——”敖冰身上的寒气瞬间又精炼了一分,像是要刺入星刻骨髓一般:
“煽动别人的情绪,然后自己却要作壁上观么吗?!”
“哈哈,我这种人一般都被敬称为思想上的领袖,小冰你不懂吧?”
“……”
敖冰总觉得星刻这句话侮辱了很多原本应该可敬的人物,但是现在她因为气急攻心,一时间失语,不知道该怎么训斥星刻这货。
“嗯,话至如此,小冰你大概已经明白了——挡在你面前的大山,让你的道路受阻的人并不是我。”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敖冰也不是傻瓜,同样并没有哪吒那么天真,明白了星刻图谋。
“你……是想让我和这世间的【道理】相对抗吗?”
“如果这就是你所理解的话,那就没错了。”
“我?东海龙王的女儿,东海龙宫的公主?在你们人族的都城里?!”敖冰有些不可思议。
“很有趣,不是吗?”
星刻的笑容无论敖冰看过多少次都觉得他无比欠揍,想要立刻冰冻起来敲碎喂鲨鱼。
敖冰虽然不是很了解人族王朝的势力利益分配,但想必不会是像东海一族那样单纯的强者得到一切,她也听师父说过,李家在人族的地位应该不低才对。
所以,敖冰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星刻要做出这种怂恿异族,损害自己族群的行为。难道真的就是那什么思想上的领袖吗?
“……”
“我也没说让你一个人站在一整个殷商王朝面前,你可以召集很多伙伴嘛。我想这个时代和你有着不同的动机,但是却和你有着相同目标的能人异士应该还是不少的。”
星刻这个自认为了解了一些历史的剧透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放下手中的茶杯,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向敖冰问道:
“对于天资还算聪颖,但是实在太过天真的你,我就直接提问吧——你想不想和哪吒站在同一立场的统一战线之上,并肩作战呢?”
“……”
敖冰依旧是沉默,但善解人意的星刻当然知道她是默认了,只不过不好意思承认。
步步生情 童馨兒
“来人呢,给这位小姐上绳索。”
随着星刻的招呼,刚刚侍立在一旁,仿佛聋哑花瓶一般的侍女丫鬟们瞬间开始了行动。
一个人双手恭敬接过星刻手中的绳索,两个人毕恭毕敬的道了一声失礼,将敖冰的双臂架起。
虽然她们的行为让人根本联想不到恭敬,但这并不妨碍这些女孩子都是从小学习礼仪和技巧专门培养出来伺候大人物的专业【奴·隶】。
证据就是刻印在她们识海魂魄之上的【奴隶契印】。
而现在——
“敖冰,接下来你要被送到拍卖行去卖个好价钱,然后再被某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打上奴隶的契印……你猜会不会有人去救你呢?”
—·—·—
另一边,哪吒和星刻一起,一路不怎么通畅的从朝歌城底层上升到了中层,然后两个人现在又搭上了从中层通往上层的直梯,向着目的地进发。
说起来很奇怪,明明朝歌城有着许多能够供人上下阶层的【直梯】,但是一路过来却没有一次都没见到过更加方便行人通行的【自动扶梯】。
这也怪不得当初星刻在和金吒提出扶梯设计方案的时候,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了。
至于这种现象的原因,根据星刻和哪吒一路走过来的遭遇……其实也不难理解
“哼,哥锅,刚刚那些人为什么要拦着咱们啊?”哪吒一边收起手中燃烧着火焰的巨大尖枪,一边似是不忿地说道。
而且,看她现在一身红色劲装,脚踩烈焰双轮,炙热的灵气缠绕在身边的形象,星刻总觉得这孩子未来可能真的会像神话故事里一样,成为一个文明的图腾化人物。
年少、纯净、锐意进取、不为旧观念所束缚、热情似火一样的人物,这样的祂象征着什么,不言而喻。但是目前而言,她还没到那种程度。
“那些守卫着通往上层和外层关口的家伙们,只是上层统治者手里的工具而已,你也别和他们多计较什么了,自己的格调会降低的。
而真正拦着咱们,不想让民众乱跑的,其实是那些为了维持自身地位而采取物理隔绝法的上层大人物们。”星刻轻描淡写的将事实告诉哪吒,但也没有指望她能理解。
而对于朝歌城这种立体结构下的分层都市里,有着隔绝各个区域的暴力机关这种现象,星刻也并不感觉新奇。
毕竟物理上的阶.级分化已经出现了,物理上的阶.级固化出现也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低阶修士和下等人想要通往其他不符合自己身份的区域肯定是有人不想看到的现象,所以理所应当会被拦截、筛选。
所以星刻和哪吒刚刚想要通过一个关卡坐直梯上升一层的时候,当然也被守关的城防兵要求出示家族、部落的文印之类的证明自己的身份,或者接受一堆麻烦的步骤证明实力之类的。
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星刻果断选择性忘记自己手里有李家给他的家徽文印存在,选择了让哪吒上去硬闯……理由是他们要赶时间来着。
就这样,因星刻而起的一场闯关式的3D格斗RPG游戏在朝歌城上演了——
一路而来,他们没有潜藏、没有掩饰,光明正大的靠着硬实力和朝歌城的城防兵硬刚。每条街遇到十来个练气期的小兵,一个或者两个筑基期的精英怪;每个区域碰到两三个结丹期的大BOSS;每个阶层碰见一个金丹期实力的木甲机兵器作为守关大将……全都被他们打败了。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被哪吒一个人给打通关了。
2P星刻就是个一路赏光看戏的废物观众。
但非要把这种状况描述成“星刻和哪吒携手逛街约会”……那也没什么错。
“可是哥锅,你说的那些大人物,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啊?咱们不能到上面去吗?”
哪吒小妹妹爬在透明的直梯侧壁上,看着外面中层繁华的市景,有些不解的追问道。
“不是啊,咱们是上等人,当然可以到上面去。”星刻好笑道:“他们要拦着的其实是比咱们弱小,也比咱们穷的一些人。”
“唉……!?要拦的不是咱们啊?”哪吒更不明白了,转头看向星刻,接着问道:“那咱们刚刚那是为什么……”
“哈哈,哪吒你说是为什么呢?”星刻坐在直梯里相当豪华的软木椅子上,有趣的笑道。
“额……是因为哥锅你没有拿出他们要的身份证明吗?那种东西很重要吗?”哪吒问。
“不,不重要,就是块防伪的青铜牌子而已。”星刻答。
“那是因为咱们没有遵守他们的规矩吗?而且还是咱们先出手打了人。”哪吒问。
“不,也不是。实力强的人可以不遵守规矩,实力强的人可以因为自己的爱好而打人、杀人,只不过同时也要做好被打、被杀的觉悟就是了。”星刻答。
埃爾德蘭的天空 此間的白楊
“那、那是因为什么啊?”哪吒越来越不满星刻卖关子了。
“因为啊,咱们的行为戳穿了某些人创造的一个谎言。”星刻回答道:
“大家之间是有差别的,实力强的人就是了不起,有钱的人就是了不起,王宫贵族就是比一般人高一等,所以理所应当要受到敬仰,一般人理所应当被压迫被欺负——这就是某些家伙用几千年、几万年来创造出的谎言。
但是啊,咱们明明是大家族的子弟,也明明有很强的实力,可却因为没有拿出一块家徽就被拦了下来,不允许通往上层。
这不就恰恰说明了一个真相吗?”
“……真相?”
“咱们这样的大少爷、大小姐,如果不特意证明自己的话,和那些一般人其实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星刻伸手拍了拍哪吒的小脑袋,好似真诚的说道:
寵妻,婚然天成 小妖重生
“王宫贵族和咱们,根本就没有谁是从一开始就了不起的——这就是很多人想要用谎言掩饰的真相啊。”
閃婚契約:陸先生,別來無恙! 吳六姑娘【完結】
正因为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正因为要靠实际的作为和功绩来证明自己的“高贵”非常困难,所以才会有人需要衣服、首饰和住址这些外物来快捷便利的彰显自己的高贵。
然后用谎言欺骗所有人——穿着华丽、打扮漂亮、礼仪达标、住在上层的人,就是高人一等。
也正是因为如此,偌大的一个朝歌城,上下阶层之间的关系才会固化,寿命悠长的高级修行者和高高在上的王宫贵族们只在阶层之间建立了限制上下流量的直梯,而没有可以源源不断交换新鲜血液的自动扶梯……
毕竟,没有需要,自然不会被发明出来。

iyyeq火熱言情小說 長生種物語 ptt-1033.光挖坑不填坑還整天想着炸坑是一種怎樣的體驗?看書-yd6yg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哥锅,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嗯……你到了就知道了,反正咱们没有迷路,有你哥我在,怎么会迷路呢?”
“哦…~…可是咱们还要走多久啊?这里味道好难闻的。”
“难闻就别闻了,憋气……反正也快到了。”
星刻和哪吒走在腐朽但依然坚固的木桥道路之上,穿梭在见不到阳光的木楼塔群之间。
周围的环境并不昏暗,也没有湿热沉闷到不能居住的程度,风系灵石和阵法起到了类似空调的作用,大量长明灯也带来不亚于金乌的光和热。
但是,正如哪吒所说,周围的味道不是很好闻。
萌萌獸寵:小吃貨,生個崽
只不过“难闻的味道”并不是什么蔬菜瓜果腐烂在了街边,也不是有刁民随地大小·便——毕竟大家都是能够修行的强者,最低也是练气期的小超人,朝歌城的城市卫生管理还是做的不错的。
哪吒说这里的味道不好闻,其缘由因为这里的居民和行人。
人心的腐烂和负面的情绪散溢在空气当中,无论多么清澈的风都吹不走,散不开。
作为朝歌城的最底层,这里的灵气环境与陈塘关有很大不同。由自然孕育的灵宝哪吒当然会感觉味道难闻。
故此,什么憋气之类的都是玩笑话,修行者与天地灵气之间的交互根本不是想呼吸那么简单就能够停下的。
“噗——哇…哥锅,人家憋不住~”
“……!?”
在此之前,我更加因为你真的尝试而感到囧迫,但是现在我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吐槽才好了。哪吒你小小年纪说话这么有颜色·气,敖冰回伤心的。
“好吧,咱们也别慢慢悠悠逛街了,加快速度吧。”
“哦!~”
其实星刻还想看看这一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类似扒手、纵马、出逃大小姐之类的支线剧情呢,但是很可惜到现在也没遇到。
在这里,朝歌城的最底层虽然街景算是看得过去,人流也不少,店面也很多,但就是这些居民路人的就仿佛被饲养的家畜一般,无论年龄都是满脸的暮气和死气。
妖孽之極品狗剩
大家走在路上都是急匆匆的,很沉默,也很有戒心。
那些招揽客人的店面小二、花枝招展的俏.女.郎们倒是热情,但是只要灵觉稍微敏感一些的高等级修行者就能够察觉到他们脸上的笑颜有多么的虚假。
……而且,习性观察的星刻可以看到,稍微隐蔽的角落里和阴暗的小巷里,某些落魄懒散的靠在墙边的人影们,他们正往嘴里塞着某种可以的药丸。
看他们吃下药丸之后,脸上浮现出短暂的痴笑,想必也不会是什么好药了。
“唉……早些离开也好吧。”
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哪个时代,只要是王朝终末期,总少不了那些迷幻药一般的东西,看多了也是对自己眼睛的毒害。
抗戰之後勤主任 導軌
……
“敖冰呀,你有没有过感到自己很渺小,无论如何努力也是到处失败,面对庞然大物和这世间运行的规则无法反抗的时候?”
朝歌城外围一处视野很好的高台酒楼上,仿佛高雅贵公子一般的星刻捧着茶杯,微笑的和眼前银发清丽的冷面少女聊天。
妙手空花 花藏禪
“当然有。”敖冰闻言,依旧冷然的闭着眼端坐在精雕的玉座之上,淡淡的回答道:
“我只恨自己没有实力碾碎你给,这让我感到自己还是太弱了。”
星河九轉
说话的同时,仿佛水晶精雕细琢而成的少女完全没有在意眼前精致奢侈的茶点,也没有去关注楼台外鬼斧神工的朝歌城市景,她被星刻强制性绑架之后,在一睁眼就被卖到了万里之外的朝歌城。这让她感到了无比的耻辱。
如若星刻是什么人口.贩.子之类三教九流人士的话,以她身为纯血龙族和东海一族公主的双重身份,打上奴,隶,烙,印之后送上拍卖场,朝歌城的某些大人物一定会出很高的奖钱吧。
这种操作在这个半奴.隶半封,建制度的商汤王朝并不罕见。东海一族每年被捕的鲛人、妖姬数都数不过来。只不过海族数量太多,失踪人口早已习以为常了而已。
虽然敖冰也想要相信星刻不会那么丧心病狂,但是想想他平日里的作为……敖冰还是决定化耻辱为动力,加紧修炼,早日成仙,以求自保。
所以,她现在根本没有注意到,星刻能在物价昂贵到原地飞起的朝歌城摆一桌天台景观的下午茶,在这样的高档场所里身后站了一排低头缄默的貌美丫鬟,他可能并不缺那点儿灵石。卖龙女给别人为奴什么的……他还不如留着自己用。
“哈哈,小冰呀,别这么说,我会害羞的,咱竟然在你心目中有这么高的地位。”星刻无耻笑道,然后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无论是敖冰还是哪吒,她们都是才出生不到三年,而且一个出生在一方诸侯家中,另一个又是一族的公主,都太不可能对那些终日生活在长明灯下的奴隶和下等人有什么认知,也太不会对朝歌城的繁荣是建立在尸山血海之上这一点有什么感触。
所以,星刻他自己也就不在意了。无论这个世界再怎么压榨低等级修士,无论阶级固化多么严重,反正他手里握着从父亲、兄长那里讨来的大量灵石财富,身份好歹也算皇亲国戚,自身也有规格之外的强大实力,站在阶级的最顶端。
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底层群众的死活关他什么事儿?
推翻残暴纣王的统治,那是姬发和姜子牙戏份,星刻也没理由去抢。
“呐……小冰,你知道吗?其实哪吒现在也在也在朝歌哟?”星刻语气怪异的叫这个情报告知敖冰,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反应。
“……”
然而,敖冰依旧闭着眼睛默不作声。
所以星刻叹息一声,继续说道:“我知道的,你父亲老龙王不让你和哪吒来往,他痛恨所有人族,尤其还是李家人。”
“……”
这很好猜,敖冰对此无动于衷。
“想必你的那个师父对哪吒也不抱有好的感观吧?你的身边没有一个支持你和哪吒的…友情?”
“……”
超級狂暴吞噬
对此敖冰心知肚明,甚至脸色更加沉静了一分。
“当然了,我家的父亲大人他同样也不是那么喜欢所谓的异族妖人啊。哪吒想和你要好,你觉得他会怎么想呢?”
“……”
星刻说到这里,语气无比悲叹的画风一转,道:
“唉——!我们这些大家族的子弟呀,别的倒是还好,就是有时候连自己要交往的人、喜欢的人都要看父辈的脸色和立场,实在是束缚的紧啊!~”
傲帝
“……你想说什么?”敖冰皱眉,她不太清楚星刻话中到底有什么图谋。
“嗯,你听我说嘛。”星刻的眼神此时变得非常真诚,道出了一个事实:
“哪吒呢,她现在就在朝歌城,而且不骗你,她现在正遵从父亲大人的安排,和一个非常帅气潇洒的同龄男生在一起逛街约会,培养感情。”
“……!?”
重生特工玩轉校園
傲世藥神
“而我,现在正和你在这里喝茶,那么你觉得,哪吒身边的那个同龄男生会是什么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