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hmh精品都市言情 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討論-第523-525章 天啓(三合一)看書-mflfz

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靈能百分百
千钧一发之际,伊凡直接起脚,右脚瞬间灵能爆表!一记上勾踢直击‘琴’燃烧着的腹部!
命中!琴被这一脚以光速笔直射上了天!一霎就冲破了大气层!撞在了月球!
咣隆!
“卧槽!”
正和大预言家在月球蓝色广场上聊伊凡弱点的‘最重者’吓了一跳!
看着把宇宙金属制成的广场砸出了一个人形窟窿…平躺在里面的凤凰女·琴葛蕾!它和大预言家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此时,最重者并没有维持它原本2000米的体型。
事实上天神组的每一位成员,都能在一定范围内压缩自己的身高,一般极限是压缩10倍,但随着体型缩小,实力也会减弱,一般天神不会为了和低等生物社交而缩小自身体型。
普通天神500米,往往能缩到50米。
‘最重者’为了能和大预言家畅谈一番,把自身缩小到极限,可即便如此也有150米,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霸占了广场,在广场上聊天。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
最重者思索着,然而还没等它细想,它就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当下它顺着气息一看,就看到了位居月球上空临近‘宇宙面’的伊凡琼斯!
劍行九州 冷月小醫

伊凡,正被一层淡淡的蓝芒包裹,在这光芒下,他的皮肤被映成了蓝色。
此时伊凡在想…
——怎么每次往天上踢东西,都正好被月球拦截?
——我又不是故意往这上面踢的!
“不好意思,看来我打扰你们聊天了。”
伊凡笑了笑,以灵能传声‘单纯’地朝最重者打了个招呼:“真不是故意的。”
此话一出,最重者心中一惊!
——等等!这是不是说,这个女人是被他打到这里的?
——伊凡发现了我朝大预言家询问他的弱点!这个砸到旁边的女人…是对我的警告吗!
——而且他刻意强调了不是故意的,那是不是说他完全是‘故意’的!
——太…太可怕了,但…但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谈论他的?难道…难道这个大预言家…表面上说着不喜欢伊凡琼斯,实际…他和伊凡关系密切,是眼线?
——他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偷偷向伊凡暴露了我所问出的那些可疑问题?
最重者越想越害怕!
——我竟天真的认为能从这里得到伊凡琼斯的弱点!
——我…我还是赶紧解释吧!
“那个,事实上,我向大预言家问这些,并不是要采取什么行动,这不代表什么。”
最重者稳住气势道:“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伊凡一愣…什么?他向大预言家问什么了?
“如果你不喜欢被探听隐私的话,我以后不会了。”最重者拍着胸脯保证道。
伊凡眨着充满疑惑的眼睛——他在向大预言家探听我的隐私?
而此时大预言家一脸懵逼地仰头看着‘最重者’这个机甲巨人,他可看不到宇宙中的伊凡,只觉得这个‘最重者’在自言自语。
刚想开口问话,就在下一秒!一股灼热的高温忽然从旁边升起!
“别自顾自的谈话,我们…还没完呢!”
在不远处那人形深坑中,琴葛蕾缓缓坐起。
她脸上道道烈焰涌动,宛如一条又一条由火焰铸成的纹身。
其目光更加可怕。
“从未有人…能够做到…”
她恶狠狠道,身体缓缓悬浮…脚尖脱离了地面。
“伊凡琼斯,你的力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但这一切,已到此为止!”
随着她的语声,她脚下的那一小块地面已被高温化成了炭色。
紧接着,整个广场的表面红了起来,大预言家的鞋底被瞬间烫穿!
他刚要被烫出一声嚎叫!下一秒!随着伊凡微微一笑,一切‘转瞬成冰’。
就连琴葛蕾本人,也在这一刻被冻在了一块立方体冰块中,她的表情凝结在了先前‘狰狞’的那一霎。
“小小凤凰,还挺猛烈。”
伊凡淡淡一笑:“先帮你冷静冷静,一会就给你注个灵。”
就在这时…
“伊凡,我来助你!”
最重者大吼,举起它那巨大的铁拳!
——这应该是伊凡的敌人。
——不过她已经败了,不能还手了,零风险!
——是时候彰显我的威风了!
最重者这么想着,无比巨大的铁拳重重砸在广场上,砸在了被冻成冰块的凤凰‘琴葛蕾’身上!
顿见广场上的冰层龟裂开来,下一秒,整个广场被映的通红。
烈火冲天!凤凰涅槃!
只听轰隆一声!最重者的‘拳’碎成了无数金属残块!
“这…怎么可能!”
最重者大惊失色,不仅吃惊于对方尚有还手之力,更吃惊于眼前这股力量远超它的预估。
——伊凡琼斯这个男人…平时都在和这种层次的敌人较量吗?
——我大意了!
看着自己碎成粉末的拳头,最重者不由如此想到。
——最重要的是…
——在伊凡面前出丑,这岂不是会让伊凡认为我实力弱小?
——这样岂不是…
——不行!我得说点什么,挽回尊严!
“有意思…我动用千分之一力量的出手,竟被挡下了。”
最重者淡淡道:“女人,你让我稍稍诧异了一下。”

火势中,琴葛蕾丝毫不理最重者,她冲天而起,向着宇宙的方向飞去。
她却不是往伊凡那边飞…而是朝伊凡相反的方向。
伊凡呆了呆…
——什么情况?她这是…不打了?溜了?
当下‘一个加速’,化作蓝光急追上去!拦在了琴葛蕾前面!
“你干什么?”琴注视着挡在面前的伊凡。
“什么我干什么?”伊凡挑眉,“我们不是在战斗吗?”
“我打不过你。”
琴冷哼一声:“不打了还不行吗?”
伊凡愣了愣:“可你之前…不还是挺有精神的…干劲十足的吗?怎么突然就…”
“我一发火,你就冻住,怎么打?”
琴道:“我认输,并且短期内不再尝试毁灭,你别缠着我了。”
“额…话虽如此,但…但有一点我必须执行…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要对你的身体…”
“哦对,我还记得呢,你打算强暴我。”
琴深吸一口气,就开始脱衣服:“来吧,快点,弱者从强,天经地义,上我吧!”
“等等等…等一下!停!你干什么!”
伊凡有点小慌:“我不是那个意思!”
说完一道念力发了出去,阻止琴手上的解衣动作!
“少废话,来吧!”
琴凤凰之力爆发!瞬间就将体表全部衣物震开!
“都说不是了!”
看着被震的满天飞舞的衣衫碎片,伊凡眼中蓝芒一闪,一瞬间那些飞舞的衣片开始疯狂旋转并重新聚集起来,在念力作用下光速贴合在琴的肌肤上!
一眨眼,已复原如初!
“我说了多少遍了!特喵的,我对你没有性趣!”
伊凡心脏砰砰直跳,他刚刚不小心看到了一副好身材!
非常致命!
“我…我说的东西,指的是我的个人能力,对你进行注灵!”
“注灵?那是什么?”琴疑问。
伊凡深吸一口气,解释道:“一个能改变你性格的…能力!你会变得温柔…无害…而不是像现在这么泼辣。”
“听起来像是邪术。”琴拒绝道,“绝对不要!”
“确实,这东西听起来很像是反派才会拥有的能力…我也曾经告诫自己,尽量不要再动用这个能力。”
伊凡缓声道:“但另一方面,我知道一个能力是否邪恶,不取决于能力本身,而取决于用它的人如何去用它。”
顿了顿,他继续道。
“你的性格暴躁,无理,充满破坏欲望,这会让你伤害别人,同时也会让别人伤害你。”
“别开玩笑了!除了你,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琴冷冷一笑:“你不管我的话,我把世界灭了也没人能伤害我!你是最强大的!而我第二!”
听琴这么说,伊凡忽然想到一个词——井底之蛙。
——也许是她过往只跟教授万磁王他们打交道,才导致她认为这宇宙间能制裁她的只有我吧…
“你大错特错了,琴,比你强大的远远不止我一个。”
伊凡淡淡道:“还记得先前那个捣乱的大块头吗?就是一拳把你从冰层中砸出来的那位,它叫做‘最重者’。”
“记得又怎样?很明显,它不过是一个身材庞大的废物罢了。”琴葛蕾冷声道。
“你错了,它的那一拳,只动用了一小部分力量。”
伊凡说:“若它全力以赴,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是伊凡的潜意识直觉,因为在追琴葛蕾时伊凡匆匆一瞥,瞥到了最重者那被摧毁了的拳头仅仅是数秒,就重新生长了出来。
直觉很正确,最重者那一拳确实放水严重,前面提到天神组成员的体型能缩小10倍,而随着体型缩小,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最重者原身高2000米,当时缩小并保持在了150米,力量无疑远远低于常态水准。
再加上当时最重者以为对手已经被冻住,所以即便是处于150米的状态,它的一拳也是未尽全力的,这就导致那一拳的力量弱上加弱,很容易就被凤凰之火反噬了。
“所以你给我注灵,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
她朝伊凡道:“别当我傻瓜!你分明是想保护‘除我以外’的所有其他人的安全,你声称要把我变得‘温柔’,殊不知越是软弱的性格越是容易被欺凌!”
“温柔和软弱,从来不是一码事。”
伊凡温和一笑:“我就是一个温柔的人,那么…你觉得我软弱吗?”
琴葛蕾一愣…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錦夜
她遽然回想起伊凡在X学院生活的那段短暂时光。
伊凡待人友善,温和尔雅,身俱最强力量,却从不对那些年轻的学员们搞威压那一套。
其为人平和,易于相处,令人如沐春风。
可即便伊凡待人已如此温柔,旁人仍然对他充满敬畏,甚至是畏惧!
“你…你当然不软弱,也没人欺凌你,但…”
琴做最后的反驳:“但那是因为你有强大的力量!”
“你难道没有吗?”
伊凡微笑:“你也有的…那么,拥有强大力量的你,温柔一些又何妨?”
这话直接穿透了琴内心的防线,打入了她的心坎。
她的心灵也因伊凡的话从坚硬…开始变得柔软。
——温柔一些…又何妨?
——是啊…何妨呢?
她的语气软了下来。
“好…好吧,我…我以后尽量…温柔的与人们相处,我…我能做到,所以…注灵什么的…就,就不用了!对吧?”
“不对!”
就像大多数小孩子害怕‘打针’一样,琴葛蕾对于注灵这种‘未知事物’抱着本能的恐惧与逃避!
听得伊凡还想给自己注灵!她立马掉头!打算开溜!
然而刚一转身,就被伊凡一把拎住后颈。
“啊!”
朝地球的相反方向打算开溜的琴葛蕾,但觉自己整个人失去了控制…
被伊凡拎着后颈掷向了地球!

镜头一转。
仍旧是第二里层宇宙。
地球,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古城‘开罗’边缘的沙漠区域。
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皮肤灰蓝的怪人站在沙漠上,正望着天上的太阳喃喃自语。
野有美人
他…是‘天启’,出生于公元前3000年的埃及第一王朝,地球历史上第一个变种人。
在无尽的岁月中,他有过许多名字。
上帝,耶和华,神,太阳神,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这些都是古代人赐予他的尊称。
人们敬畏他,仰慕他,恐惧他,他就是一切的主宰!
而今…主宰已经苏醒!在凤凰能量的辐射下封印解除,天启彻底苏醒了!
“这个世界,现在是何年月?”天启冰冷冷道:“被谁所统治?”
他凝视着天空,仿佛那里有着答案。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苏醒,神已苏醒!”
天启张开双臂,抬高声线:“属于我的时代,来临了!”
咣隆!他话音刚落,就被一个急速坠落的红点砸中!
那是被伊凡掷向地球的琴葛蕾!
——什么东西!
被砸的趴在沙地上的‘天启’只觉腰部剧痛,他背上压了个女人!
“该死!”
他刚想起身把背上的女人拱开,就见天空又急速落下了一个蓝点!
紧随其后的伊凡琼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骑在了琴葛蕾身上!
伊凡知道琴葛蕾‘凤凰’的脾性,反复无常难以驾驭,如不注灵,她自己是不可能控制住心中的恶魔的,迟早犯病。
而注灵是最无害的解决方法,只要注灵成功…以后就不会有人被突然暴走的凤凰害死。
“别挣扎了!相信我,注灵一会就好!”
伊凡灌满灵能的单手大力按住琴葛蕾:“何况你又跑不掉。”
“法克!”
天启顿觉背部压力骤增!身上压了两个人!
尤其是伊凡按住琴葛蕾的那股巨力也施加在了他的身上,使他根本拱不开身上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天启大声质问!
没人理会天启,伊凡和琴葛蕾正斗争着!
“不!我不想注灵!”
就像哭着‘不想打针’的孩子,凤凰人格的琴葛蕾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无力…
——根本…无法反抗吗…
正这么想着,琴激灵一下!
她感觉一道又一道奇异的力量不断涌入身体…涌入体内躁动的凤凰能量之中。
——这就是注灵吗…没…没想到…
琴的表情,渐渐从抗拒…变得享受起来。
——好…好舒服啊…
——人间…竟有这么舒服的事情可以做…
——我…嗯…
她低吟了起来。
“法克,你们是什么人!”
天启暴怒:“快从我身上滚下来,你们在我身上干什么呢?!”
趴在地上的天启,试图扭转脖子去看自己身上的两位在干啥,无奈他的脖子没那么灵活。
“你们压着神了!凡人!”
天启怒极:“我是苏醒的上帝!万物的主宰!给我起开!”
耳边低吟声不断,天启想歪了!他以为这两个人竟公然在自己身上做上了不可描述之事!
当下怒不可遏的发力!爆发出能毁灭数个街区的强大爆发力想要把身上的两人拱开!
然而身上的两人纹丝不动,继续做着他难以理解的事。
——这他吗到底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挣不脱?难道我的力量不够?
——有人比我的力量更强大?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苏醒后遭遇的第一件事,这么离奇!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缓了口气,天启觉得蛮干不行!当即一翻白眼就发动了变种能力【分解基础物质】。
下一秒,天启肚子下面的沙子就软了下来,他整个人融入沙中。
而后就像钻地的鼹鼠一样,他在距离旁边四米左右的沙地中重新钻了出来。
“总算摆脱了,就是你们两个给我制造麻烦?”
天启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冷冷凝视着伊凡:“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伊凡一手搭在琴葛蕾颈部,正聚精会神地注入灵能,心无旁鹫。
注灵进度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了。
眼前这幅画面,和天启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
“我在跟你说话,小子,上帝在跟你说话。”
天启压制怒气重复了一遍,心想再不说话就把这一男一女化成灰。
但还是没人理他。
天启怒发冲冠:“你们他吗的在进行什么古怪的仪式!上帝问话你竟不答!你找死吗!”
话音一落!天启只觉眼前一蓝!似是有一道蓝光从自己的右半身撞过!
下一秒,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眼球转动…斜视向自己的右半身…
他发现自己的整个右半身体…
没了!
喷出的血液蒸发在了灵能中!!!
“呃…呃…”
天启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因为声带已不完整…什么也说不出。
仅剩下半具尸体缓缓仰倒在沙漠之中。
“好弱的上帝。”
伊凡嘟囔了一句,继续为琴注灵。
位面之代行者 迷茫的蛇

穿越遠古 莫邪
“话说…刚刚那家伙…怎么有点眼熟?”
伊凡忍不住思索了一下。
“有点像我看过的那部漫威电影中的终极反派…天启?”